『燕影劇』/白蛇傳

Top / 『燕影劇』 / 白蛇傳

一 白蛇傳

借雨傘

(出文生)

瀟洒風流遠凡俗  日長午夢深然處
山中高臥一寒儒  但讀人間有用書

學生姓許名仙字漢文。本貫杭州府錢塘縣人氏。不幸父母雙亡。兄弟俱無。怎 奈家業蕭條。縱然胸藏綿繡。只可付之無用。今逢五月中天。荷花正盛。不免拿定雨 傘。閉鎖門戶。觀景一回。有何不可。

浪翻拿柄輕擔傘  醉倚雕欄玩碧流

(下又上)出得門來。但見暖風和。雲淡花香。好不瀟洒人也。(唱)

手拿雨傘出茅舍  要賞荷花到西湖
心頭懶觀路邊景  縱有那草木芳菲無意圖
來在西湖沿岸上  荷花亭上可停足
斜靠欄杆觀美景  果然雅趣世間無
但只見一片長江翻波浪  一望無邊碧影速
風吹水面千條線  日照波心一顆珠
對對白鳥飛上下  渺渺遊魚影沉浮
兩岸荷花方出水  姣滴滴紅新可愛翠蓋鋪
風送聲香樸人面。  引的那採蓬停水面前樸。
綠水青山流水繞  遙望奇峰峻流孤
分明一片山水畫  縱有那巧手王維也難圖
正然觀。到得意處  忽聽的燕語鶯聲把小姐呼。

(上二旦白)小姐呀。你看西湖好景

抬頭瞧見二女子  窈窕淑女蓋世無
相離且近止住步  望著我兩眼傳情不錯珠

(旦白)小青呀。你我今日來觀此美景。好叫人割去難捨 (許)你看說話有因。我不免借看西湖美景作詩一首。看他如何(詩)

夏日正清和魚戲動心多  西湖十里如煙波
銀河擲金梭  人唱探蓮歌

(旦)好詩好詩。真乃好詩也(唱)

連聲和彩只誇好  巧語低言叫小青
這是誰家風流子  模樣又好學文又通
誰不誇我羞花貌  卻也是奴有閉月容
你合他講什麼眉清與目秀  論什麼齒白與唇紅
一段風滿天生俏  模樣兒生在奴家上一層
莫說男子堆裡少  就站在女孩群裡屬頭名
天下女孩硬羞死  白臉兒不用胭脂嘴唇紅
一派斯文心裡兒好  活脫東嶽炳靈公
一雙俊目神都定  望看奴家身上釘
天緣福湊休錯過  小青呀  你須幫助我成功
助我清風與細雨

(白)小青你如此助我一陣清風細雨

(青)曉得口中念念有詞。清風細雨速降

(衣)好大雨呀好大雨呀那裡避避纔好

(青)小姐你看那邊亭上如何

(衣)你呀好不睜眼睛。你也不瞧瞧。那邊有人無有

(青)這裡正下雨泥滓。在這裡受罪

(白)要不了。避避去罷

(青)怕什麼腳正。不怕難歪。走罷

(三人對面白許)二位小姐貴姓。想來離此不遠。請到此何事

(青)小姐。人家問你呢。你倒也說呀

(衣)好厭氣

(青)小姐不說。等我說罷。相公休要見笑(唱)

我家離此不甚遠  峨嵋島裡有家鄉
奴家小青是使女  從小兒投在白府作梅香

(許)這是你什麼人

他是主兒我的小姐  乳名叫作白衣娘

(許)你主兒作何官職

家主當年作總鎮  不幸早年喪無常
老爺夫人未修道  絕斷香煙少兒郎
拋下家業無人管  只有小姐把家當
五年以前遭天火  家業房屋一掃完
單單剩下我娘兩  租了間房把身藏
得了小姐手兒巧  常與人家作衣裳
掙些銅錢買柴米  是這等饑餓日子叫人難當
我姑娘頭一遭兒出門口  要到祖墳化紙張
偏偏天爺速降雨  叫我們無處躲來無處藏
出於無奈把亭子上  叫你笑話我們平常

說那裡來。我是不笑人的

雨兒不住怎麼好

(白)小姐你看雨兒不住。怎麼好呢

(衣)但得個雨傘打著纔好

(生)小生這裡奉借與小姐如何

(衣)好厭氣

(青)敢自好呢。請問貴姓。貴府離此多遠。奴家明日送來

(生)離此半里多路。過了將軍橋藉黑珠巷頭一家便是

(青)貴姓

(生)在下姓許名仙字漢文。年方一十七歲。五月初五日午時降生。未從娶親

(衣)可是小青阿。你又不是講命的先生。問他生辰八字何干呢。你看雨小了走罷

(青)相公想著休往別處去呀

(同下生又上)有趣有趣。看他主僕臨行目中傳情。十分有意。等他送傘之時如此這般。 打動使女成全這段姻緣便了(下)

(出衣坐青站)

梅傳春信機關漏  香惹飛蟬道難

奴家白衣娘子小青重看許郎品貌風流。引他入洞配合為婚  方遂我意(唱)

我看許郎多風彩  將來命大福不薄
我從硬心有操守  見了他  心猿意馬  拴不平
休說成仙與得道  恨不的人間樂事怎麼高

(青)

許郎既如姑娘意  量著他秦樓有鳳也願吹簫
誰做針兒將線引  誘他進洞過藍橋
凡夫如何進古洞  只怕膽小害怕要脫逃
依你主意怎麼好  可以穩穩赴桃夭
許郎是個知音客  我看他二目只望娘上樓
他有心來我有意  中見人兒全仗你了
明日我去送雨傘  媒婆話兒我要學
你到他家怎樣講  你先對我學一學
呼風喚雨汝與我  見景生情有斟酌
量怕你言多有失漏馬腳  叫人知道你我是妖
姑娘放心休多慮

(白)明日我送傘去的時候如此這般。不怕許郎不入迷魂陣裡 妙哉妙哉只要你花言巧語纔叫人放心就成了 不用叮嚀。你靜往古洞等大的喜信罷。正是設下纏絲拴玉兔 安排香餌釣金熬(下)

(出許)

無邊好事從天降  靜聽春信送佳音

小生許仙昨日在西湖遇見衣娘 子。引的我意亂心迷。使女說道路可通豈不是天緣湊巧

(青內)裡面有人麼開門來

(生)呀是那個(下)

是我呀

原來是小青姐姐到來傳送。裡面坐罷(同上)

(青)就要騷擾了

(生)好說。小青姐姐請

坐有。蒙相公借雨傘。我家小姐命我到府一則送傘二則道謝

好說。小生不敢只有一句話不好啟齒

有話請講

如此小姐姐聽了(唱)

西湖遇見你二位  曠野奇峰有緣法

什麼緣法呢

聽你說燧小姐苦  回家來讚吁小姐運不達

多承相公掛念

可吁他父母親人俱無有  單單剩下女姣娃
又無家產租房住  少柴無米苦死他
有你主人在世候  定與小姐下過茶
下過茶敢自好咧呢

(唱)

我姑娘造定八字命兒苦  兄弟全無早喪爹媽
模樣兒相公見過不用表  今年青春剛二八
老爺在世多疼愛  一心只要挑人家
小姐終身耽擱了  至今尚未有婆家
父母無有也當找主  只因自己有才貌
他必要選佳擇婿纔不差

挑什麼人好

一要才來  二要貌  他必要如此提親纔與他

像我也說不來

也有媒人來說過  他總不從枉磨牙

哦羞口難開罷

昨日遇見相公你  回家把你誇了又誇

原來小姐有情意  正是天緣無處抓
明日提親煩媒去  全仗你從中要把好話答

煩媒提親是正禮  依我瞧來是又差

怎麼又差呢

姻緣本前生定  何用傍人把嘴插
自古說媒婆嘴裡無正景

若無紅葉如何成了

要東要西混起發
奴家情愿為月老  一個銅錢不用花
省下銀錢說親酒  省下過後謝媒茶

小姐若不允呢

他自西湖遇見你  睡裡夢裡把你誇
雖然總未說出口  被我猜透有七八

煩你說明。定日。好頭聘禮

下什麼聘來過什麼禮  早替小姐把主意拿
若被那以前提親的知道了  未免就誤造非言混咬牙

依你怎麼好呢

依我說不如啞啞密密的好  省了傍人瞎答瞎答
相公你做張君瑞  崔氏鶯鶯小姐他
奴家願做紅娘姐  今夜晚你在西廂等月斜
我送小姐佳期會  叫你倆巫山神女倆合偕

只怕小姐不來

你是曠夫他是淑女  俗語說生面女子願有家

也須挑好日子

今日天德是大喜  錯過今朝犯紅煞

全憑姐姐你了

千斤擔兒交與我

(白)我想你若煩媒提親。恐怕提親之人。造言出事。全憑我一片花 言巧語。管保說動小姐。今夜二更以後。送他到此。你二人生米成了熟飯。不怕閒言 雜語。暫且失陪了。先生陽臺等候罷

小生送一送

請留步罷(下)世上那有這般好事(唱)

聽他說的那些話  天降喜事真妙哉
婚姻不費一毫聘  得的神女會陽臺
坐立不穩盼天晚  出來進去抓耳撓腮
但只見一輪紅日當空照  正在晌韜影兒未歪
過一刻來如一月  剛剛日影往目號栽
太陰星君是怎的  怎麼不早早回宮入山岩
申時己過酉時後  忙把那香燭紙馬早安排
諸事妥當黃昏後(一更)月輪乍出照樓臺
月兒啊今日出來這們早  更比往日亮又白
莫非欲把嫦娥送  蟾宮月殿今夜開
秉上燈燭提了個亮  (二更)忽聽更鑼兩下●
這正是雪滿山中高士臥  月明林下美人來
莫不是使女小青說謊話  故意要笑我書獃
莫不是小姐不應生了氣  數落梅香混沌摔
莫不是梳頭淨面重打扮  收拾東西故遲挨
要來此時收拾畢  要來此時出幽宅
要來此時也該到  (三更)忽聽更鑼三下●
門兒外有人痰嗽把門叫喊  (內咳嗽)低言巧語把門拍

(青內白)開門來喲

(生)小青姐姐來了麼

正是小姐到此

(生)待我開門(下)請小姐裡面坐坐(同上)小生寒儒。錯承雅愛。光臨敝處。未從迎接。有罪有罪

(衣)奴家忍恥含羞付就郎君。莫思奴以為牆花路柳兒

(青)依我說總是前生造定。何必說些誇言呢。姑爺你擺下香案無有

(生)久備多時

(青)如此待我扶侍。你夫妻同拜天地。你看明月當空了

(拜完青)事已成了。拿什麼酬謝媒人呢

(生)憑你點出如何

(青)還得那麼著

(生)正是

金屋人間傳二美  銀河天上渡雙星

金山寺

(出法海)

受戒吃齋在高山  晝夜念佛把經談
未得朝元成正果  便是長生不老仙

我乃法海。在金山寺度化群生。今日盤膝打坐。呀。一陣心血來潮。搯指一算 早知其意。今有許仙被妖作祟。心意明白。前來還願。這也不在話下

(上丑和尚)稟老師傅。今有錢塘縣的許仙前來降香

叫他進來

是。師傅有請

(許)來了(上)師傅在上。弟子拜揖

問訊了。施主請坐

有坐

請問施主。面帶凶煞來到寺內。意欲怎樣

懇求師傅搭救。弟子情願一世不染紅塵。但願空門修行。求師傅收留

你的來意我早已明白。但你與妖俗緣未滿。身懷狀元。後來彌月之間。那纔分散

叩求師傅收留。弟子不願下山

罷了。既然如此。但看妖人怎樣起去

禪堂用茶去罷

是(下)

正是迷人不醒悟  反被妖怪侵

(下) (出白蛇)夫主還願去  不由挂在心  奴家白素真。自從與許郎成其夫婦。五月端 陽目飲酒醉後現了原形。夫主膽小。活活嚇死。幸虧我南海來靈芝將他救活。怕 他心疑。用手帕變成白蛇。用劍斬斷。將他瞞住。他至今心疑。一心要上金山寺還願。 是奴再三攔擋不住。他今去了。我放心不下。命青兒前去打聽。不知怎樣

(上青)打聽官人事  報與娘娘知  稟娘娘。我隨許官人後邊打聽他在那裡為僧。 不願下山

哦好個無義強人。我與你夫妻恩愛。不想你這樣心狠。可惱法海留他。我不免前去 找他下山便了。青兒

隨我駕起一陣清風找他便了  (下又上)

稟娘娘來此已是金山

向前叩門

是。師傅開門來

(上丑和尚)誰呀在這大呼小叫的  (開門)呦。原來是二位女菩薩到此。想是燒香的

不是

還願的

不是

又不燒香。又不還願。到此何事

找我家官人的

哦當兵的

不是

當差的

不是

狗腿子

不是

這不是那不是找和尚作什麼

找許官人的

哦敢是許仙

正是

我師傅說不叫他下山去了

卻是為何

說山下出了妖精。一個叫作青蛇。一個叫作白蛇。所以不叫他下山咧

唗你這禿驢快快對那法海去說。將我家官人放出便罷

要不放呢

如要不放。叫你們這一寺的禿驢一個不留

咳呦好大話。待我稟老師傅去吧(內)有請師傅

(出法海)哼咳(上)為何這樣驚慌

稟師傅。山下來了兩個妖精。說話太大

無妨。你且躲在後面。待我見他。看法寶過來

(對二旦白蛇  白)老禪師快快放出我家官人一同回去

呀。孽畜。我不尋你。你竟前來找我。還不快走。如若不然。難免出醜

咳禪師呀(唱)

快快把我兒夫放  夫妻一同好回程
我又無有過惡處  出醜的話兒不順情
咱倆又無仇與恨  我是俗來你是僧
出家原有慈悲念  奴家我敬夫如天恩愛情

(法)你等既知天理。為何苦苦害人

並無把我夫主害  此話說的不通情

(許)一派妖言惑眾還不走開

好言哀求佯不理  大罵禿驢你是聽
不放官人是何故  善自開交萬不能
說著說著惱又怒  手舉寶劍往上攻
禿驢休走我擒你

(白)哎呀哎呀。待我趕來擒你(下)

(法)護法何在

來了(上)有何法語

(法)緊守山門。看二妖怎樣

尊法語

(上二妖)法海快快放我官人出來

你丈夫皈依三寶。焉能再下凡間

此話當真

當真

果然

果然

咳。此話叫人可惱。快快放出便罷

若不放出。你便怎樣

若不放出。叫你們這一寺的禿驢一個不留

哼哼

(青)娘娘還是上前好好哀求。倘將官人放出也未可定

哦也罷。待我哀求。咳老禪師乃佛門弟子。豈無慈悲之心嗎。好心的禪師快快放出 官人來吧。我倆恩深義重。老禪師你想想怎能割捨。就求高抬貴手。容我夫妻見上 一面吧。咳我的官人哪(唱)

雙膝跪在流平地  眼淚汪汪呼聖僧
方便乃是出家事  應該慈悲把善行
想我白氏根行重  千年道行苦用功
從來未把天良變  不該遭害眾生靈
休怪我把許仙戀  前世有緣今世逢
有恩當報人常事  買蛇之情並非輕
禪師行些慈悲罷  滿斗焚香謝蒼穹

(法)

唗孳畜不在深山去修去修煉  迷亂凡夫罪不輕
他本與佛門有緣分  仙根豈肯叫你傾
快快離開金山寺  不然叫你現原形

(白蛇)住了。禿驢呀禿驢。你若不放出我們官人。奴家與你勢不兩立

(青)娘娘就與他見見高低。禿驢禿驢。我來擒你(下)

(法)好孽畜真敢逞強。護法何在

前去捉拿妖怪

尊法語(下)

(對旦殺護法上白蛇白)禿驢你還有何法術你娘娘有何懼哉

唗。好孽畜真乃膽大。看鏟杖擒你

(龍蛇鬥蛇敗上白)咳呀。好法海。好禿驢。果然法力無邊。料難取勝。這卻如何是好。哦

哦有了。青兒

吩咐水卒。抖起威風。運動水勢。水漫金山。不得有誤

曉得  (下)眾水卒

娘娘有令。各抖威風。運動水勢。水漫金山

唔(擺水)

(上小丑和尚)哈師傅不好了。看看大水漫過山來了

(法)無妨。拿我袈裟罩住山頭。水勢自退

使的

(法)護法何在

拿我定海珠將水卒趕散

尊法語(趕水卒下)

(上白蛇)禿驢你若不將我官人放下山來我與你除死方休

好孽畜看寶缽取你

呀不好

(魁星托缽妖跑下)

(護法白)啟稟禪師。寶缽被文昌星托住。妖怪逃走

收回寶缽。憑他去罷。尊神歸位

尊法語(下)

(上許)嚇死人也嚇死人也。老禪師可能收伏妖人

(法)他身懷有孕不能收他

他往那裡去了

他往臨安你姐丈家中去了

呀老禪師。他豈與弟子干休

無妨。他與你俗緣未滿。絕無害你之心。他到臨安即刻分娩。那時我自有道理

多謝禪師

今夜將你送到臨安你夫妻相會

正是赴臨安離了金山島  妙術何鎮懼路遠遙

斷橋

(上青白二蛇)金山寺裡大交戰  險些一命喪黃泉

奴家白蛇

奴家青蛇

(白蛇)方纔金山寺與法海交戰。誰知他請來天兵天將。將我主僕險些命喪他手。幸 喜逃出金山寺來了

(青蛇)哦娘娘事到如今悔也不悔(唱)

不該端陽飲藥酒  紅羅帳裡賣風流
官人嚇的魂不在  盜仙著是你自出頭
金山寺裡將法鬥  與那法海作冤仇
山門以外兩交戰  險些你我性命休
勸娘娘得撒手來且撒手  恩愛二字一筆勾
與我歸山免出醜  官人本是你的對頭
青兒姐如今進退無主意  染了紅塵聖母不收
奴家現懷許門後  單等分娩再講究
咳一時腹內疼痛起

(白)咳一時腹內疼痛。必是嬰兒出世。你我慢慢回 去罷

娘娘不知。昨夜寧王府內走水。房子被火焚化。回到何處呀

咳天哪  (唱)

素真聞聽流痛淚  不見官人心如刀割
房子俱被火焚化  何處卻是我的巢窩
天兵嚇的我魂魄散  神杵打的死中活
幸喜逃出金山寺  不知何處占巢窩
咳仰面朝天嘆口氣  叫聲官人太可惡
無義的強人良心變  如同禽獸再無挪
竟自不念夫妻義  恩愛二字一傍割
素真哭的如酒醉  青兒上前把話說

(白)娘娘不必啼哭。前面就是斷橋亭。待我扶你以到亭子內略 坐片時如何

咳既然如此。有累青兒了。咳官人你。你害的我好苦哇  (唱)

主僕又把亭子進  止不騅的淚交流

素真坐在亭子內

再表許仙往家遊
禪師說的那言語  到叫學生悶心頭
賜我佛寶回家轉  說是後來有講究
呀。猛然抬頭見娘子  嚇的滿面汗直流
走上亭來雙膝跪  娘子海量莫結仇

青兒一傍沖沖怒

(白)好強人你也來了。著劍

(許)娘子救命吧

青兒不可動怒

(青)娘娘不可錯了主意。將他一刀兩段。你我報仇纔是

(許)咳呀娘子救命吧

咳官人哪  (唱)

你妻那樣虧負你  反聽和尚混吵吵
不該信了他的話  總疑奴家是怪妖
奴與你一日三餐同席坐晚與你赴夭桃
奴家如果是妖怪  豈不一口把你咬
叫聲官人往前進  奴家有話對你學

(白)官人當日還願。前 至金山寺。奴家成日盼歸。不忍捨你。你為何聽信法海之言。捨了奴家。你竟自歸入 空門。官人為何不言。為何不語。官人你可氣死我了  (唱)

素真未語先流淚  官人哪。奴家有語對你明
總疑奴家是妖怪  你心似鐵一般同
自從你入寺還願 把香降  奴家我那夜不等月東升
奴家盼你不用飯  左等右等不回程
奴家我山門以外將你等  海和尚他與為妻作冤橫
他請來天兵與天將  為妻我險些一命喪殘生
多虧魁星來搭救  我主僕這纔逃到斷橋亭
可憐為妻無投奔  寧王府又被火攻
主僕並無人憐念  思想往事好傷情
白氏素真啼哭起

青兒上前把話明

(白)娘娘不可思念前情還是將他一刀兩段以報金山之仇纔是

(許)娘子饒命吧

青兒不可

(許)哦娘子。自從鄙人以到金山寺內還願。老禪師將我留在後樓。不准下山。因此住 的日久。今日放我歸家遇見娘子。望娘子莫記前仇。將鄙人恕過吧

(青)娘娘不可信他之言。還是將他殺了纔是

(許)娘子饒命吧

咳我的青兒妞呀  (唱)

雙膝跪在流平地  淚流滿面心如把抓
過去之事且丟手  青兒不可記前仇
看我的薄面將他放  千萬莫要把情究

咳呀。腹內一 時疼難忍  頭迷眼黑汗直流

(白)咳奴家腹內疼痛難忍。想是嬰兒出世。房子被 火焚化。咱夫妻何處可去呀

(許)娘子且莫憂愁。我姐丈家中房屋甚多。咱夫妻投奔那裡如何

如此官人扶我一把。咳害的我好苦哇

娘子不必說了。倘若生一嬰兒報答上蒼就是

咳官人哪

(白拉許下)

合缽

(出法海)

滄海茫茫天地間  善惡昭彰有循環
悟醒參禪成大道  爭名奪利不如閒

吾乃法海是也。在金山寺修真養性。前有白蛇。帶領青蛇作怪。與吾為敵。聚 五湖四海之水。要沖金山寺。虧吾法術玄機。水長山高。二蛇無法。故此退去。然白蛇 與許仙有夫妻之緣分。懷孕狀元不可害與他。待他分娩之後。過了彌月。再行降服。 現算已是他彌月之期。不免妝扮個遊僧。前去托缽化緣。便了。來此已是他的門口。 趕即敲動木魚

(許仙上)外邊何僧化緣(瞧)原來是法海禪師。不知禪師要化甚麼

(法海)我要化施主一缽盆米

是。待我進去與娘子商議(下)娘子。外邊有一和尚。要化一缽盆米

(白蛇)哼。利害呀。他那是化一缽盆頭米的。分明是要你妻子命來了

既是這等。待我與他摔碎(生摔缽起)呀。不好。(倒)

娘子怎麼樣了

咳。我的夫哇  (唱)

悲悲切切呼夫主  慘慘悽悽把話提
奴的事兒是如此  莫怪相公你犯疑
只因水漫金山寺  傷害生靈百萬餘
自己知過報應到  遠走高飛自己思
只尋孩兒滿月後  還歸洞府隱巢居
片刻之工難逃走  性命殘生定不的
要緊是我親生子  你把他託寄姑娘去養之
岳母必然疼女婿  又是姑母養內姪
奴前番將他衣服都作下  幾皮箱俱具姣兒衣
正正夠他穿十歲  (內孩哭)又聽姣兒哭啼啼
官人快把姣兒抱

(白)官人你把姣兒抱來。與他吃幾口離娘乳罷 (生下抱孩上旦接)咳。孩兒不要啼哭。你快吃幾口離娘乳罷。為娘要拋兒去了  (唱)

中中只把姣兒叫  苦命冤家你聽言
可憐你血泡泡孩子剛滿月  怎不叫娘 心疼酸  從此難見為娘面
怎忍捨的小孽冤  長大成人須上進
光宗耀祖 顏面添  兒呀。再吃幾口離娘乳
母子分離在眼前  只見他兩眼呆獃只看母 好似明白把母憐  見此光景更慘切
連叫幾聲娘的心肝  看你人小心全曉
好相有意把娘憐  母子正在難割捨
寶缽上面起光寒  奴家實實難招架
官人哪。快快接過小孽冤是

漢文一見魂離體  接過嬰兒淚連連
妻呀  這是卑人害馬了你  誤信僧人起禍端
可憐你今生枉嫁薄性漢  可憐你勤儉成家苦萬般
從空吊下殺人劍  忽然平地起禍端
再不能與你共飲香蕉酒  同去遊玩牡丹園
只說夫妻常相守  誰知今日兩分殘
雁杳魚沈絕音信  月缺雲散花不鮮
正然悲切聽人語

(上法)

法海進來念真言

(白)好孽畜還不入缽。等待何時。敕令(蛇入缽)

(生)咳。老禪師。我的妻子徑陣清風那裡去了

你往缽內來看

待我看來。呀。缽內有七寸長小小白蛇。兩眼落淚。似乎有難割難捨之意。望禪師說 明。我夫妻還有見面之日無有

見面不難。隨我一到西湖岸山。你夫妻自有見面之日。隨吾來(下)

合缽

(出法海)

時刻一到不可違  收妖鎮壓把西歸

我乃法海。算定白蛇生產今已滿 月。前去收他便了(下)

(出白蛇)

幸喜嬰兒今滿月  只怕奴家不久長

奴家白蛇。我見今日滿月。親友賀 喜。官人前面會客去了

(上生)娘子在房麼

呀。官人手拿著什麼東西

外面來了一個和尚。是化盆頭米的

那裡是化盆頭米的。是要你妻子的命來了

(缽起) (旦)呀。不好了(倒)

呀。娘子怎麼樣了

咳。夫哇。 (唱)

悲悲切切呼夫主  悽悽慘慘把話提
也是奴家難對你  莫怪相 公你犯疑  只因水淹古蘇地
傷害生靈百萬餘  自知自己報應到
遠走高 飛早已思  只等孩兒滿月後
還歸洞府隱巢居  片時工夫難容恕
微命殘生保不齊  要果是我親生子
你把他託寄姑娘作子嗣  岳母必然疼女婿 又是姑母養內姪  將他衣服全做下
幾皮箱全是小孩衣  整整夠他穿幾載

(孩哭)

又聽嬰兒哭啼啼  纔要吩咐將兒抱

(青上)

青兒移步到屋裡  猛然抬頭嚇一跳

(白)姑娘這是怎麼了

原是如此這般。奴家目下拋你去了

咳。苦死你了。哦。姑娘。我想幾次都是這強人鬧的。待我用劍。將他殺死方消我恨。著 劍

(生)呀。不好。娘子快些說個情兒吧

(白)青兒不可急暴。此乃定數不可違天。我的性命難保不必又添罪孽。你快逃命去 罷

全看姑娘就是了。我此去一定煉法報仇。姑娘請上受我一拜。我就去也

是你去吧

咳。姑娘啊(下)

(生)嚇死我也。嚇死我也。青兒去了。待我將孩兒抱過來  (下又上)娘子你快與他 吃吃吧 (孩哭)

我兒不要哭了。你吃幾口離娘的乳吧。為娘目下就要走了  (唱)

血泡泡孩子過滿月  怎忍捨的小兒男
長大成人須上進  光宗耀祖顏面歡
兒呀。再吃幾口離娘乳  母子分離在眼前
只見他好似明白只看母  兩眼呆獃把母憐
母子正在難割捨  寶缽上面起光寒
奴家實實難招架  哦官人快快接過小孽冤

漢文一見魂離體  接過嬰兒淚連連
妻呀。這是鄙人害了你  聽信僧人起禍 端  再不能與你共飲香蕉酒
再不能同去遊玩牡丹園  只說夫妻常相守 誰知今日兩分殘  雁杳魚沈絕音信
月缺雲散花不鮮  正然啼哭人言語

法海進房念真言

(白)白蛇快快入缽

呀不好(蛇入缽)

(生旦內白)哦娘子。這是那裡悲聲不止

(旦)兄弟房中不知為。何隨我進房一問便知

有理(上)

哦兄弟。為何吵鬧。你這和尚為何進我內室是何道理

(法海)爾等不知。貧僧原為如此。前來收妖

這話叫人難信。白氏那裡去了

(許)被禪師收入缽中去了

(旦)滿口胡說。小小缽兒如何盛的下賢妹

(許)姐姐請看此缽

呀。裡面果有小小白蛇兩眼落淚。似有難割難捨之意。咳苦死你了賢妹呀

咳。我的妻呀

(法)爾等不必如此。此乃定數該當。你們同我去到西湖岸下。便知分明

有理  

正是

此時難變真與假  西湖塔下看分明

祭塔

(出狀元)

奉旨榮歸省親顏  人子須要孝為先
堪嘆椿庭遊方外  更慘萱堂陷塔間

下官許夢蛟。乃錢塘黑珠巷的人氏。我父許仙。聽信妖言棄家遊外。母親 又遭雷峰塔鎮壓。下官也曾上本。請旨拆毀雷峰塔救母除害。怎奈聖上不准。無奈 討下御祭。一到雷峰塔下祭奠。以盡人子之心。左右

打道雷峰塔

(出揭諦神)

力大無窮頂蓬臺  今奉佛旨把塔開
若非吾神法力大  怎當妖仙塔中埋

吾乃偈諦神是也。今有許狀元前來祭母。吾奉佛旨容他母子一見。便了

(內介)稟爺已到雷峰塔

擺上祭禮

哦(擺塔畢)請爺拈香

起過

母親萱堂咳娘哪(唱) 不孝孩兒來祭奠  苦命親娘在那邊
數年未見雙親面  恨禿驢將我母親陷塔間
也曾上本奏聖主  拆毀雷峰塔救年殘
聖上不准難除害  眼見母子不團圓
狀元哭的淚不止  坐靠棹案如夢間

(雲照神語)白衣仙姑走動

(內)有哇(唱)

塔中思想親生子  聽的神聖把話言
吾乃開言尊神聖  叫奴為的是那般

仙姑有所不知。今有你兒子得中狀元。奉旨前來祭奠與你。我奉佛旨容你母子一 見

有瑩神聖了

功該

聽說姣兒來祭奠  不由一陣好喜歡
項帶鐵鍊急走上  瞧見我兒睡一邊

我兒醒來

咳。我的娘哪

孟蛟正在魂夢裡  聽的有人把話言
定定神心睜開眼  見一婦人在面前
你是何人乎換我  從頭一一對我言
你若問名合姓  不必害怕聽我言
白氏親娘就是我  塔中受苦十數年

孟蛟聞聽連連忙問

(白)怎麼你是王母親麼

正是

咳。我那受苦的娘哪

咳。兒喇

哦母親請上受兒一拜

我兒不用拜了

可吁母親身遭此害。孩兒不能拆塔救出老母。罪該萬死

也為娘命該如此兒喇你且坐下

是。孩兒告坐母身遭此禍。從何而起

從前之事。待為娘說與你聽

母親請講

咳。兒喇  (唱)

白氏未語先流淚  我兒要聽元根由
黑風仙本是我一道友  我在那峨眉山內鍊千秋
他勸我千萬莫把紅塵亂  願結絲蘿借傘為由
指望夫妻得長久  誰知他是負意流
一心要去還香願  被那法海猜破機謀
算出娘的來曆事  他用法寶將娘收
娘與禿驢把法鬥  水漫金山結怨仇
神佛保佑脫此難  臨安地姑夫家中度春秋
你父面善心不善  聽信妖言不回頭
他卻不念夫妻義  恩愛二字一筆勾
那日回家暗帶寶  將奴鎮壓塔裡頭
吁我受盡千般苦  不知何日得出頭
有心使法脫逃走  怕的是違了玉旨罪難休
但得夫妻長相守  縱死黃泉也干休
今日相逢雖是喜  目下分 離又是愁  母子離情言不盡

(神)

白衣仙姑聽緣由  時刻一到該入塔

(白)白衣仙姑快些入塔

是。姣兒

許孟蛟

咳。兒喇(下)

娘哪。咳。你看母親一陣清風入塔去了。母親分別似萬刀刺心一般。我只得暫且

回府。左右

打道回府。咳母親萱堂。咳。娘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