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劇/緒論

Top / 中國劇 / 緒論

中國劇

日本 辻聽花著

緒論

中國有無戲劇。是爲一般日人向所懷疑而未决者。惟中國爲世界最古之邦。間嘗考諸歷史。伊古以來。中土人民。嗜平和。愛歡樂。殊如音樂一道。是其最好者。然則三千年以前。中國戲劇之萌芽。已有蛛絲馬跡之可尋矣。

夫日人談論中劇者。約分二派。一曰。中國絶無戲劇。如胡琴。銅鑼。琵琶。簫笛等樂器。自古有之。至所謂戲劇者。决不存在。且並無存在之理。一曰。中國自古已有戲劇。惟性質幼稚。不堪入目。音樂則喧闐噪耳。毫無趣味。是不過東京所演之馬鹿囃(一種狂戲)耳。予對此二說。均不敢漫然賛同。何者第一派。未識中國國情。第二派。未知中國戲劇。曩者予曾著有反駁之理由。茲不贅述。

中國戲劇。若由純粹劇學及世界演劇上精細論之。其價値究屬若何。此亦一至難之問題。茲據硏究所及。中國戱劇。亦有相當價値存乎其中焉。

中國在三千年前。已有戲劇。果何所據而云然。語曰。優孟衣冠。非明證耶。蓋春秋戰國。諸侯割據。其邸第多蓄優伶。以娛耳目。爾後歷代天子及權臣。嗜劇嬖優者。頗屬弗鮮。就中如唐玄宗。後唐莊宗。乃其尤者也。降而至於清初。高宗(乾隆)又深嗜戲曲。清朝戲劇勃興。帝之奬勵。大與有力。最近如慈禧太后。亦有一種戲癖。且曾親自學劇。優待名伶。是歷代戲劇之勝。莫清若也。

予遊歷中土。試見四百餘州。戲園林立。周歲歌舞弗絶。顧曲家甚至有典衣節食嗜劇成癖者。由是而談。予於吃喝嫖賭四字之諺語。特加一戲字。誰曰不宜。華人嗜劇所以如此之甚者。一則本乎天性。一則由中國人民娛樂機關種類至少。凡欲極視聽之娛者。即不外乎劇場也。殊如前年南北對峙。兵火相見。對於海外。則與日本共同出兵。塞北各地。兵馬縱橫。槍林彈雨。然而各地劇場。笙鼓洋洋。歌舞翩翩。座客雲集。不異平日。華人嗜劇之程度如何。從可知矣。

今日中國劇界。正値過渡時代。有舊劇焉。有新劇焉。有坤劇焉。別戶分門。各樹旗幟。至其有無價値問題。暫置勿論。惟據鄙見。中國戲劇。確有特長。且對於世界劇界。或足以放一異采。同時關於劇戲內容。及觀客方面。仔細硏究。可以知華人之國民性。及其趣向何如矣。

次就中國脚本檢之。尙有一種軟美文學的價値。古時暫置不論。如元代雜劇。文華燦然。洵皆傑作。又如明朝及清初所出之傳奇諸本。結構宏麗。措詞絢爛。今日劇場普通所用之脚本。雖遠遜於雜劇傳奇。然尙不無可觀者。然則中國脚本。有軟美文學的價値。决不容疑也。

抑中日兩國。境域相接。同文同種。地理歷史。政治經濟。俱有種種關係。亙相聯絡。不可隔離。兩國人士。須互相硏究。知彼知己。以敦邦誼。從來日人硏究中國眞相者。除歷史文學外。關于政治軍事。言語地理。貿易經濟等項。率多淺嘗輙止。至若各地土壤產物。與夫中國民族之風俗習慣。而爲實地硏究者。尙属缺乏。殊如演劇脚本及小說方面之硏究。迄未有人顧及。洵爲一大憾事也。

予之意見。中國問題之硏究與解决。必須先由中國民性入手。民性既經了解。然後如政治。如經濟。並中日親善。亞東平和諸種問題。始能實現。夫所謂國民性者。予確信由中國劇中。可以窺知一二。且因之可以洞見歷史上所缺之秘事。及社會裏面之情態也。

故予對於中國戲劇。既目之爲一種藝術。極力硏究。又以之爲知曉中國民性之一種材料。朝夕窮究。孜孜弗懈。予初遊燕京。觀中國劇。實在光緒二十四年戊戍九月。(日本明治三十一年)回首前塵。已廿二年矣。爾時予未通華語。又未知中國戲劇爲何物。惟入園觀劇。不覺賞心悅目。嗣後久滯江南。不時涉足劇場。與優伶相交接。從此劇之趣味。漸覺濃厚。且常擬就予見聞所及。編輯小册。介紹日人。無如塵事鹿鹿。迄未遂願。唯有時假二三報端。發抒言論已耳。迄于最近。中日友人。促予編成一書。公之于世。而予亦深有所感。遂不揣淺陋。著成是書。惟平心思之。夙所硏究者。未敢信臻精奧。且是書之成。係用記事體裁。僅就腦海中所記憶者。拉雜寫來。杜撰之譏。在所難免。或謂藉此可爲日本人通曉中劇之初階。予固滿意。幸感何已。夫是書。既係倉卒之作。誤謬固多。海內方家。倘勿吝教。余則受賜多々矣。

日人喜觀中劇者。向不多覯。至若注意戲劇。而並欲硏究之者。更無其人。幸而時來機熟。三四年來。日人觀中劇者。已不爲少。而欲硏究之者。亦往往有之。他如日本之報章雜誌。亦有時登載中劇及優伶之事迹。現庽北京之日本靑年。注意中劇者。尤不乏人。予不禁拈髭自喜曰。繼予而起者。大有人在也。迨自前年以來。日本人士。由東來燕。倩予偕赴戲園觀劇者。亦頗弗鮮。此誠未曾有之現象。而爲予所欣喜不措者也。

窃謂中國戲劇。不啻爲一種演劇。或一種音樂。確有硏究之價値。(劇之實質多少價値。暫置勿問。)且藉此可以窺中國社會之風俗習慣。及華人之遊樂的趣味何如。此硏究中劇之日人。所以日見增多歟。鄙人旅食中土。廿年有奇。戲劇云何。薄有所獲。今不揣冐昧。僅就所知。貢献於世。此固難免罫一漏萬之譏。然亦未始非考求斯道者之津梁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