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㑳梅香

Top / 元曲選 / 㑳梅香

㑳梅香騙翰林風月雜劇

鄭德輝撰

楔子

〔末扮白敏中上詩云〕黃卷青燈一腐儒。九經三史腹中居。試看金榜標名姓。養子如何不讀書。小生姓白。雙名敏中。乃白樂天之弟。本貫太原人也。五歲讀書。七歲能文。九歲貫通六經。諸子百家。無不通曉。但出詩一章。士庶遞相傳寫。皆以為文才不在我兄樂天之下。先父是白參軍。曾與晋公裴度。征討淮西。戰經百陣。不期被賊兵圍困。晋公在鎗刀險難之中。我父親挺身赴戰。救他一命。身中六鎗。因此上與俺父親結為生死之交。後來俺父親金鎗瘡發。晋公親來問病。對俺父親道。萬一不諱。有何遺囑。俺父親回言。別無所囑。止有一子。是白敏中。年少勤學。願相公量才提拔。某死而無憾矣。晋公泣下。對俺父親道。願將軍調護金瘡為意。此子但勿掛懷。倘有不諱。某有一女。小字小蠻。與你令嗣敏中為妻。就將官裏所賜玉帶一條。留與為信。不意父親逝後。晋公亦辭世。某為家世相羈。一向不曾去的。我如今一來進取功名。二來弔孝。將着玉帶就問親事。走一遭去。〔詩云〕收拾琴書踐路程。一鞭行色上西京。全憑玉帶為媒證。錦片姻緣指日成。〔下〕〔老旦扮裴夫人引院公上云〕老身姓韓。乃韓文公之姊也。夫主姓裴名度。官拜晋國公之職。不幸亡逝已過。俺先夫臨危時。曾對老身說。昔日征討淮西。不期被賊兵所困。多虧步將白參軍。挺身赴戰。殺退賊兵救我。後來白參軍金瘡舉發。俺親身探病。說是將軍果如辭世。願將小女小蠻。與令嗣為妻。就將官裏所賜玉帶為信。後因白敏中居喪。不曾成就。我今日又病得重了。我死之後。那孩兒必然奔喪。若不來呵。等的他服滿。你便着人尋將那孩兒來。成合了這親事者。人有大恩。不可不報。你若違背了我的遺言。死不瞑目。言畢而逝。後來不想白敏中。不曾來弔喪。也不通個信息。想必路途遙遠。雲山迢遞。且慢慢的打聽那孩兒在那裏時。着人尋將他來。成合了這姻眷。老身止有這一女。年一十九歲。生的天資淑慎。沈重寡言。更兼智慧聰明。無書不覽。無詩不讀。更有一個家生女孩兒。小字樊素。年一十七歲。與小姐做伴讀書。他好生的乖覺。但是他姐姐書中之意。未解呵他先解了。那更吟詠寫染的都好。一番家使他王公大人家裏道上覆去呵。那妮子並無一句俗語。都是文談應對。內外的人。沒一個不稱賞他的。因此上都喚他做㑳梅香。常記的這孩兒學言語時。舍弟韓退之。曾對老身言道。姐姐。那樊素神俊可愛。待他成人時。與您姪兒阿章做個媳婦兒罷。老身笑道。且等妮子長大着看。嗨。光陰好疾也。今日怎生不見那兩個孩兒來講書。〔正旦扮樊素同旦兒扮小蠻上〕〔旦兒云〕樊素。喒背書去來。〔正旦云〕姐姐。喒過去來。〔做見科〕〔夫人云〕孩兒。你講的是甚麼書。〔旦兒云〕您孩兒請問。孟子云。西子蒙不潔。人皆掩鼻而過之。一章。正意何如。〔夫人云〕此章大意說。人雖終身為善。不可少有點染。人雖墮落惡道。亦可勉勵自新。這是聖賢勉人謹身與人改過的意思。〔正旦云〕敢問男女授受不親。禮也。此章正意。為何而說。〔夫人云〕此章大意。說士君子雖則要達權通變。亦須審己量時。不可造次。〔白敏中上云〕小生白敏中。可早來到西京也。問人來。則這個便是晋府。門裏人通報一聲。有白敏中特來拜見。〔院公報科〕〔夫人云〕正思念之間。不想孩兒來了也。〔旦兒收書科云〕既有人來。俺且迴避咱。〔夫人云〕不索迴避。着白敏中孩兒。過來厮見咱。〔院公云〕秀才請進。〔白見科云〕先相國捐館。小子禮合奔喪。爭奈路途遙遠。音信不通。老夫人不以怠慢見責。實乃萬幸。〔白拜科〕〔夫人云〕孩兒免禮。令參軍棄世。老身亦不曾弔喪。聞知足下廬墓三年。其孝至矣。〔白敏中云〕小子執喪三年。乃人子當為。然亦不敢廢學也。〔夫人云〕大丈夫學優登仕。正宜如此。秀才請坐。〔白敏中云〕不敢。小子當執洒掃應對進退之節。安敢對太君侍坐。〔夫人云〕休得太謙。請坐。〔白敏中云〕既然老夫人賜坐。敏中豈敢固辭。告坐了。〔坐科〕〔夫人云〕兩個孩兒近前來。拜了你哥哥者。〔二旦拜科〕〔敏中還禮科〕〔夫人云〕兩個妹妹拜哥哥。何故還禮。〔白敏中云〕斷然不敢。先相國臨終。不曾言兄妹之禮。小生見將着玉帶一條為信物哩。怎敢受禮。〔夫人云〕秀才是甚休題。兩個孩兒。且拜了你哥哥者。〔白還禮科〕〔夫人云〕將茶來。〔正旦遞茶科〕〔夫人云〕秀才不遠千里而來。則說偌大一個相國家。沒一盞酒。却與一盞茶吃。秀才不知。自從相國辭世後。老身和這家下的人。都戒絕這酒。秀才休要見責。〔白敏中云〕老夫人說的是。何須用酒。况小子亦不能飲。〔夫人云〕兩個孩兒。辭了哥哥。回繡房中去者。〔旦兒背云〕不知夫人主何意。却着俺拜他做哥哥。〔正旦云〕嗨。此一遍相見。議論揖讓。真如競敵也呵。〔唱〕

【仙呂賞花時】那生他文質彬彬才有餘。和俺這相府潭潭德不孤。更怕甚文不在兹乎。合着俺三移的孟母。應對不塵俗。

【幺篇】更壓着漢宮裏尊賢曹大家。帷幔底論文董仲舒。都則是問安否意何如。往復間交談了數語。幾乎間講遍九經書。〔二旦下〕

〔白敏中云〕小生辭了老夫人。往旅店中去也。〔夫人云〕秀才。休往旅店中去。就向後花園中萬卷堂上安歇呵。可也便當。〔白敏中云〕既然老夫人垂顧。小子收拾了行裝便來也。〔下〕〔夫人云〕院公。好生收拾安歇臥處潔凈者。但是合用的物件。休教缺少。飲食茶飯上。休得失節。等他安歇的停當了時。我親自探望他去。〔詩云〕靜肅閨門志節真。持家教女意殷勤。先夫晋國聲名大。留得清芳萬古聞。〔下〕

〔音釋〕

㑳音炒 思去聲 捐音元 俗詞疽切 家是姑

第一折

〔白敏中上詩云〕寂寞琴書冷竹牀。硯池春煖墨痕香。男兒未遂風流志。剔盡青燈苦夜長。自從昨日在綠野堂上。見了夫人。不知主何意。將親事全然不題。則說着小姐拜哥哥。被我回言道。先相國在日。並不曾言兄妹之禮。况兼小子見將着玉帶為信物。夫人急忙回言。秀才是甚休題。則說着孩兒拜了哥哥者。我不免受了小姐的禮。我見小姐容儀。遠視而威。近視而美。端的可為貴人之妻。老子云。不見可欲。使心不亂。信有之也。我當初不見也罷了。自見小姐之後。朝則忘餐。夜則廢寢。其心飄飄然如有所失。小子安歇在萬卷堂上。夫人相待雖厚。終非小生本願。區區豈為餔啜而來。小生累次教人問這親事。夫人回言。終不還個明白。如之奈何。恰纔又使院公去。說小生要辭夫人。回家拜掃去。看他有甚的言語。我再做商量者。〔下〕〔旦兒上云〕好悶倦人也呵。我常記的。我父親臨命終時。對我母親說。我征淮西。被賊圍困。刃將及首。皆賴白參軍挺身殺退賊兵。救我一命。因此將女孩兒許與參軍之子白敏中為妻。就將玉帶一條為信。兀那時節。我纔十二三歲也。父親遺言。明白如此。在後不想白氏音問不通。以此不曾成就這親事。我前日和樊素在母親行講書。院公報道白敏中來了。我欲迴避。不知母親主何意。却着我拜他做哥哥。那生回言道。先相國存日。並不曾言兄妹之禮。母親便道。秀才是甚休題。我一見那生。眉疎目秀。容止可觀。年方弱冠。才名已遍天下。若進取功名。何所不至。好着我放心不下。此非有甚狂意。乃前程所關。況兼先人之語。銘注肺腑。萬一背却前言。俺母親有何面目見先人于九泉之下乎。近日又聽的那生。要辭夫人回家拜掃去。我仔細尋思來。不爭他回家去呵。路途遙遠。關山阻隔。這親事幾時得就。我兩日前。悄悄的繡下一個香囊兒。上面有一首詩。詩中多有包含的意思。我又不敢使人送去。惟有伴我讀書的樊素。與我不離半步兒。那妮子生的聰明曉事。諸餘可愛。則是性兒飄逸些。今這事他若知道呵。便說的一家都知道了。怎生是好。這兩日樊素累累的對我說道。姐姐。後花園中看花去來。被我罵將去了。今夜點上燈。不做生活。和他講書。若得他開口呵。我便和他後花園中看花去。我將這香囊兒。撇在那生書房門首。若是那生拾得。看了這詩呵。便知道我的意思。倘別人拾了呵。我則推不知。非是我心多。豈不聞人無遠慮。必有近憂。這早晚樊素敢待來也。〔正旦上云〕妾身樊素。自從綠野堂上。和小姐在夫人行正講書中間。有白敏中到來。夫人不知主何意。使小姐拜他做哥哥。自此之後。偷視俺小姐。似乎不樂。必有所感。俺小姐是個知禮的人。未嘗出那繡房門。為他這般呵。連我也不曾離他半步。我數次勸他後花園中看花去。他堅意的不去。如今正是三月望日。又值清明節近。恰纔院公說道。後花園中羣花爛熳。萬卉爭妍。我不管怎生。勸他走一遭去。〔見旦兒科〕〔旦兒云〕樊素。你那裏去來。我正等你講書哩。〔正旦背云〕小姐剗的待要講書哩。〔旦兒云〕樊素。我想河出圖。洛出書。陰陽判而八卦生。自伏羲神農。傳至孔孟。到秦始皇坑儒焚典。其禍烈矣。魯共王壞孔子故宅。于壁中得詩書六經。以傳後世。蓋天之未喪斯文也。每覽一書。頓覺胸臆開豁。終日無倦。我是一女子。不習女工。而讀書若此。不為癖癥乎。〔正旦云〕小姐。但開卷與聖人對面。受益多矣。〔唱〕

【仙呂點絳唇】書喪秦嬴。道絕孔聖。坑灰冷。漢代儒生。他每都撥煨燼尋蹤影。

【混江龍】孔安國傳中庸語孟。馬融集春秋祖述著左丘明。演周易關西夫子。治尚書魯國伏生。校禮記舛譌楊子雲。作毛詩箋注鄭康成。無過是闡大道發揚中正。紀善言問答詳明。咱祖父乃文林華胄。況外戚是儒業簪纓。哀先相幾乎絕嗣。使小姐振厥家聲。又何須懸頭刺股。積雪囊螢。那裏也齊家治國。顯姓揚名。但只要動天機。合天理。識天時。順天道。盡天心。知天命。寸陰是競。萬理咸精。

〔旦兒云〕我和你再講一篇書。〔正旦云〕小姐還要講書哩。小姐恰纔樊素和老夫人去後花園中燒香。見那景物。多有好處。趁此好天良夜。不去賞玩。却不辜負了這春光。不索講書。喒遊玩去來。〔旦兒云〕聖人云。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何況我輩乎。〔正旦背云〕似此文魔。可怎生奈何。則除是恁的。〔唱〕

【油葫蘆】小姐你罷女工留心在九大經。吾日三省。〔旦兒云〕日月逝矣。歲不我與。你為甚麼不講書。〔正旦唱〕則他那匆匆節序又清明。這其間風光老盡芳菲景。今夜個月明閒殺鞦韆影。〔旦兒云〕樊素。你到後花園中來麼。〔正旦云〕小姐。且休說那後花園中的景致。你則聽者。〔旦兒云〕教我聽甚麼那。〔正旦唱〕你聽波杜鵑聲到耳清。聞波梨花香拂鼻馨。小姐你把看書心權作遊春興。暫離了三尺短檠燈。

〔旦兒云〕樊素。不爭俺和你閒行。老夫人知道。可怎了也。〔正旦唱〕

【天下樂】這其間燕寢夫人夢未醒。〔旦兒云〕老夫人着你伴我讀書。你倒搬逗我廢學。〔正旦云〕若老夫人知道呵。我便道不干小姐事。都是樊素來。〔唱〕樊素到天明。親負荊。〔帶云〕樊素搬逗小姐廢學。〔唱〕比着那終南山割席學管寧。〔旦兒云〕不知你主何意。這早晚只往後花園中去那。〔正旦唱〕不是我主意兒別。啜賺的你早晚行。〔云〕豈不聞春宵一刻值千金。〔唱〕你休辜負了鶯花三月景。

〔旦兒云〕恁的呵。我依着你走一遭去。這事都是你承當。今夜覺有些春寒。等我再添件衣服。你引的我去。〔正旦云〕喒一同去來。〔同下〕〔白敏中上詩云〕半似明珠半似花。翠翹雲𩬆總堪誇。自從識得嬌柔面。魂夢悠悠會楚峽。小生白敏中是也。自從前日。見了小姐一面。恰便似玉天仙的容貌。西施女的妖嬈。着小生這兩日眠思夢想。茶不茶。飯不飯。老夫人絕然不題這門親事。今夜晚間。月朗風清。小生比及在這書房中悶坐。我將過這琴來撫一曲咱。琴也。我哀告你咱。想我與足下湖海相隨數載。我今撫一曲。都在你個仙人肩。玉女腰。蛇腹斷紋。嶧陽焦尾。金徽玉軫。七條冰絃之上。天那。怎生借一陳順風兒。將我這琴聲。吹入俺那玉糚成粉捏就的小姐耳朵裏面去。將你這琴高閣起。四時祭祀。不敢有失。謹當下拜。〔撫琴科云〕我撫一曲咱。〔正旦上云〕小姐。喒悄悄的行將去。〔旦兒云〕樊素。休要大驚小怪的。俺捏住這玉珮。慢慢的行將去。〔正旦唱〕

【那吒令】搖玎𤤮玉聲。蹴金蓮步輕。蹴金蓮步輕。踏蒼苔月明。踏蒼苔月明。浸凌波襪冷。〔云〕小姐。你看花紅似錦。柳綠如烟。端的是好春光也。〔旦兒云〕是好景致也。〔正旦唱〕九十日春意濃。千金價春宵永。端的個樂事難倂。

〔云〕看了這桃紅柳綠。是好春光也呵。〔唱〕

【鵲踏枝】花共柳笑相迎。風與月更多情。醞釀出嫩綠嬌紅。淡白深青。對如此良辰美景。可知道動騷人風調才情。

〔云〕小姐。樊素見這美景良辰。偶成數句。幸勿笑咱。〔旦兒云〕願聞。〔正旦唱〕

【寄生草】此景翰林才吟難盡。丹青筆畫不成。覰海棠風錦機搖動鮫綃冷。芳草烟翠紗籠罩玻璃淨。垂楊露綠絲穿透珍珠迸。池中星有如那玉盤亂撒水晶丸。松梢月恰便似蒼龍捧出軒轅鏡。

〔白彈琴科〕〔旦兒云〕樊素。那裏這般琴聲響亮。〔正旦云〕必然是白敏中那生撫琴哩。〔旦兒云〕樊素。他這琴中彈的是何調也。〔正旦云〕喒悄悄的向那窗兒外聽去。〔白敏中云〕對此佳景。我作歌一首。〔歌曰〕月明涓涓兮夜色澄。風露淒淒兮隔幽庭。美人不見兮牽我情。鱗鴻杳杳兮信難憑。腸欲斷兮愁越。增曲未成兮淚如傾。故鄉千里兮身飄零。安得于飛兮離恨平。〔旦兒聽科云〕這生作的詞。好傷感人也。〔正旦唱〕

【幺篇】他曲未終腸先斷。〔帶云〕連我也傷感起來。〔唱〕俺耳纔聞愁越增。一程程捱入相思境。一聲聲總是相思令。一星星盡訴相思病。不爭向琴操中單訴着你飄零。可不道牕兒外更有個人孤另。

〔白又彈科〕〔歌云〕孤鳳求凰兮空哀鳴。離凰何處兮聞此情。〔正旦云〕你別彈一曲也罷呵。〔唱〕

【六幺序】則管裏泣孤鳳琴中語。怨離凰指下生。〔云〕小姐。喒回去來。〔旦兒云〕樊素。你慌做甚麼。〔正旦唱〕這公他也不是個老實先生。〔做驚科云〕小姐。兀的不有人來也。〔旦兒云〕人那裏來。〔正旦唱〕疎剌剌竹弄寒聲。撲簌簌花墜殘英。忒楞楞宿鳥飛騰。〔做聽科唱〕聽沉了半晌空傒倖。靜無人悄悄冥冥。〔旦兒云〕樊素。做甚麼大驚小怪的。那得人來。你好疎狂也。〔正旦唱〕不是我心憍怯。非是我疎狂性。〔笑科云〕呵呵呵。倒着我笑了一回。〔旦兒云〕樊素。你笑怎麼。〔正旦唱〕恰纔嗤的失笑。喑的吞聲。

〔白敏中云〕這牕外恰便似有人說話。莫不是聽琴的麼。我開開這書房門看咱。〔正旦唱〕

【幺篇】聽呀的門扃。似擦的人行。驀的聞聲。魆的潛行。猛的凝睛。淅的零零。煞的風清。却元來羣花弄影。他將我來諕一驚。〔云〕小姐。喒回去罷。則怕有人來也。〔旦兒云〕再聽一曲。怕做甚麼那。〔正旦唱〕這的是小姐分明。樊素實曾。搬調的在後園中。夤夜閒行。只恐怕老夫人知道無乾淨。別引逗出半點兒風聲。夫人他治家嚴肅狠情性。〔云〕若老夫人知道呵。他道不干別人事。都是樊素這小賤人。喚過來跪者。〔唱〕至少呵有三十拄杖。去來波我其實怕的是你那七代先靈。

〔云〕夜深了也。喒回去來。兀的不有人來了也。〔旦兒云〕喒回去來。〔正旦唱〕

【賺煞】你道信步出蘭庭。庭院悄人初靜。〔旦兒云〕這早晚有誰出來。〔正旦云〕不是別人。〔唱〕靜聽是彈琴的那生。〔白咳嗽科〕〔旦兒云〕他便知道呵。怎知俺來這裏做甚麼。〔正旦唱〕生猜咱無情似有情。〔旦兒云〕怎知無情似有情。〔正旦唱〕情知喒甚意來聽。〔云〕夜深了。喒回去來。〔旦兒云〕這早晚甚麼時候了。〔正旦唱〕聽沉罷過初更。更闌也休得消停。〔旦兒云〕你要來便來。你要去便去。再待些兒怕甚麼。〔正旦唱〕停待甚忙將那脚步兒行。〔旦兒云〕行到那裏去。〔正旦唱〕行過那梧桐樹兒邊金井。〔旦兒云〕因甚麼往那裏去。〔正旦唱〕井闌邊把身軀兒掩映。〔旦兒云〕你前面行。我後面跟將去呵。〔正旦唱〕映着我這影兒呵〔旦兒云〕樊素。你則道我不看見你哩。〔正旦唱〕好着我嫌殺月兒明。〔下〕

〔旦兒云〕我瞞着樊素。將這香囊兒撇下。撇在那生書房門首。那生若出來呵。他自然看見也。〔詩云〕亂落桃花流水去。引將劉阮入天台。〔撇香囊下〕〔白敏中出門見科云〕嗨。原來是小姐在此聽琴。可怎生去了。我這裏趕將去。嗨。爭奈去的遠了也。莫非是來偷望小生。我須不知。一定惱將去了。嗨。則是小生無緣。我且回書房中去。這月明之下。是甚物件。〔拾起看科云〕呀。原來是個香囊兒。這個是小姐故意遺下的。我拿去書房中。仔細看咱。我剔的這燈明亮。上下是兩個合歡同心結子。這香囊兒上綉着一把蓮滿池嬌。更有兩個交頸鴛鴦兒。這上面有一首詩。我看咱。〔詩云〕寂寂深閨裏。南容苦夜長。粉郎休易別。遺贈紫香囊。原來這香囊兒是小姐故意遺下與小生的。我仔細詳解一遍咱。上面這同心結子。他道與我同心合意。中間是一把蓮。蓮心為藕。他要與小生成其配偶。下面有兩個交頸鴛鴦兒。他意中與小生同衾共枕。遂成交頸。這一首詩中。說道寂寂深閨裏。他道在深閨。無人知道的去處。南容苦夜長。南容者。古之美婦也。為甚比他做為南容。為他小字小蠻。故比南容也。粉郎休易別。為小生姓白。故說粉郎。休易別。為我累次要辭夫人回家去。他教我休便去了。遺贈紫香囊。故意留與小生為信物。原來小姐向小生却如此留意。從今日起頭。那有心彈琴講書。只索每日晨參暮禮。將此香囊供養者。香囊呵。少不的為你害殺小生也。〔詩云〕香囊意重勝黃金。惹的相思透骨侵。則為多情愁悶冗。何如歡會稱其心。〔下〕

〔音釋〕

餔音逋 啜樞說切 累上聲 行音杭 冠去聲 推退平聲 卉音毁 剗音產 共音公 煨音威 燼音信 伏房夫切 舛音喘 譌音蛾 闡昌展切 螢音盈 馨音興 興去聲 檠其行切 醒平聲 賺音湛 翹音喬 峽奚加切 嶧音驛 蹴音促 永于景切 併平聲 醞音韻 釀尼降切 罩嘲去聲 迸方孟切 境音景 憍音喬 嗤抽支切 暗音蔭 扃居名切 驀音陌 魆許屈切 夤音寅 聽平聲

第二折

〔夫人同正旦上詩云〕相府堂堂仕宦家。重門深鎖碧桃花。治家不用聲名振。惟願安閒度歲華。老身韓夫人。自從綠野堂上。與孩兒每講書之間。不期白敏中到來。就題他這親事。老身着言語阻住了。則着小姐拜他做哥哥。就着他在後花園中萬卷堂上攻書。不想白秀才每日則是煩惱。老身想來。這孩兒是個孝順的人。必是思想他那亡化的父母。因此上在書房中染病。一臥不起。老身欲待親自探望。爭奈他是個病人。則怕勞碌着他。如今先着樊素。傳着老身的言語。去書房中探望。然後着箇良醫調治。有何不可。樊素。你到書齋去。探望秀才病體如何。再請良醫調治。早些來回我話者。〔正旦云〕理會的。〔同下〕〔白敏中抱病上詩云〕身軀如削骨如柴。怨雨愁雲撥不開。沉沉不死如癡夢。每日佳期事未諧。自從得了小姐這個香囊兒。第二日一臥不起。我每日將這個香囊兒。高高的供養着。焚香禮拜。思想小姐。香囊兒。則被你害殺我也。〔睡科〕〔正旦上云〕妾身樊素。不知情是人間何物。至于違父母棄功名。損身軀赴湯火。想昔日漢皋解佩。韓壽偷香。沈約詠賦。相如絃歌。蓋有自來矣。皆為兩相留戀。故始終不能忘也。不似這生一見小姐之面。一日忘餐。二日廢寢。三日成病。四日不起。普天下不曾見這般害相思病的。豈不可笑。恰纔領老夫人言語。遣妾身問那生病癥。須索走一遭去也呵。〔唱〕

【大石調念奴嬌】驚飛宿鳥。蕩殘紅。撲簌簌胭脂零落。〔云〕可早來到書房門首了也。〔唱〕門掩蒼苔書院悄。〔云〕我且着這唾津兒。潤破紙牕。我試看咱。〔唱〕潤破紙牕偷瞧。〔望白科云〕兩日不見。便病的這般瘦了。好可憐人也。〔唱〕這生則為那一操瑶琴。一番相見。又不曾言期約。似這般多情多緒。等閒間早害得來肌膚如削。

【六國朝】這生他不思獻賦。不想題橋。則俺那卓文君。本無心把這個漢相如乾病倒。〔云〕我入這書房中去。先生萬福。〔白敏中慌摟旦科云〕小姐。來了也。〔正旦云〕你怎的。〔白羞科云〕羞殺我也。小生病在身。害的我是這般。小娘子休怪。〔正旦云〕你認的是着。〔白敏中云〕小娘子為何至此。〔正旦云〕夫人致意先生。未知經宿病體康勝否。〔唱〕教解元善服湯藥。把貴體和調。〔白敏中云〕小姐可有甚傳示。〔正旦唱〕且只去苦志攻經史。休把那文章來墮落。〔白敏中云〕小姐還有甚心腹說話麼。〔正旦掩白口科唱〕你省可裏胡言亂語。〔白敏中云〕害的小生魂夢顛倒也。〔正旦唱〕誰教你夢斷魂勞。〔白敏中云〕小姐端的曾想念小生來麼。〔正旦云〕俺小姐道來。怕足下病篤時。〔唱〕着碗來大的艾焙燒。〔云〕怕哥哥死時。削一條柳椽兒。〔白敏中云〕削一條柳椽兒。可是為何。〔正旦唱〕把你來火葬了。

〔白敏中云〕可怎生下的把小生火葬了。這裏又無別人。止有小生和小娘子在此。小生有一句話。只索對小娘子行實訴咱。〔正旦云〕你有何話說。〔白跪訴科云〕小生區區千里而來。只為小姐這門親事。不想夫人違背先相國遺言。不肯成就。自從那日在綠野堂上。見了小姐如此般人物。所以得了這般病癥。如今着小生行思坐想。廢寢忘餐。我有甚麼心腸。看這經書。小生命在頃刻。只除小娘子。方可救的小生。若不然。此命必不可保矣。〔正旦云〕是何言語。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間。當以功名為念。進取為心。立身揚名。以顯父母。以君之才。乃為一女子棄其功名。喪其身軀。惑之甚矣。豈不聞釋氏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老子云。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夫子云。戒之在色。足下是聰明達者。況相國小姐。禀性端方。行止謹恪。至于寢食舉措。未嘗失於禮度。亂於言語。真所謂淑德之女也。今足下一見小姐。便作此態。恐非禮麼。〔白敏中云〕知他怎生。不由的則是想念小姐。〔正旦笑云〕這等秀才。只好休教他上門來。〔白敏中云〕小生別無所告。只索將這肺腑之言。實訴與小娘子。〔正旦唱〕

【初問口】不爭你先輩顛狂。枉惹的吾儕恥笑。你戀着這尾生期改盡顏回樂。〔白敏中云〕小生今生不能成雙。死於九泉之下。也要相會呵。〔正旦唱〕又不曾薦枕席。便指望同棺槨。只想夜偷期不記朝聞道。

〔白敏中云〕小娘子可憐見。成就了這門親事。小生必有犬馬之報。〔正旦云〕先生既讀孔聖之書。必達周公之禮。老夫人使妾身探病。如何只管胡言。是何禮也。〔唱〕

【歸塞北】則你那年紀小。有路到青霄。有一日名掛在白玉樓頭龍虎榜。愁甚麼碧桃花下鳳鸞交。早掙個束帶立於朝。

〔云〕先生宜加調治。妾身回夫人話去也。〔白敏中跪下科云〕小生無可調治。只除小娘子肯憐見。方纔救得小生一命。〔正旦云〕先生請起。為個婦人。折腰於人。豈不聞聖人云。吾未見好德和好色。信有之也。〔白跪不起科云〕休道小生跪這一跪。若是小娘子肯通一句話呵。小生跪到明日。也不辭。〔正旦云〕俺小姐幼小。妾身常侍從左右。深知其詳。幼從慈母所訓。貞慎自保。年方及䈂。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不啟偏行。不循私欲。雖尊上不可以非禮相干。下人之言。安敢犯乎。枉變了臉。我委實做不的。〔白敏中再跪科云〕小生現在顛沛之間。小娘子爭忍坐視不救。〔正旦云〕足下請起。妾身且慢慢的着小姐動靜。若得空呵。我假以他端。聊發一言。肯與不肯。見乎語言顏色。稍有好音。即當飛報。但恐先生情緣淺薄。反致其怒。如之奈何。〔白敏中云〕既然小娘子見許呵。我有一物件與你將去。教你放心。〔白取香囊與旦科云〕這物件是小姐遺下與我做信物的。你將着去。不妨事。〔正旦接香囊看科云〕這個香囊兒。端的是小姐自綉的生活。莫不真個有此意麼。小姐也。你瞞着我多哩。雖然如此。未審虛實。我將此物。試與足下通報咱。〔白敏中云〕我還有個𥳑帖兒。寫下多時了。〔白取𥳑念科云〕詞寄清平樂。旅懷蕭索。腸斷黃昏約。不似相思滋味惡。縈絆騷人瘦却。淒涼夜夜高堂。教人怎不思量。若得那人知道。為他憔悴何妨。薄倖河東白敏中百拜。申意芳卿小娘子粧次。〔哭科云〕若今生不遇。願相見於地下。〔正旦接𥳑科云〕萬一有成。先生之幸。倘事不諧。妾身不免於箠楚。那時先生爭忍乎。我回老夫人話去也。〔詩云〕雲情雨意心間事。盡在今朝一𥳑中。〔下〕〔白敏中云〕小娘子去了也。若是他將着我的𥳑帖兒。到的那裏。見了小姐。一言便允。是小生有幸。倘若有些間阻呵。白敏中也。有何面目立於人世。此事成與不成。小生之命。則在一時半霎。相思病呵。則被害殺我也。〔下〕〔旦兒上詩云〕燕語鶯啼事偶然。蜂媒蝶使苦留連。當爐卓氏心何愧。贏得芳名萬古傳。這幾日好是神思不寧。自從那後花園中。遺下那個香囊兒呵。逗引的那生害病。我又不敢使人問他。恰纔聽的夫人。使樊素問病去了。待他回來時。我只做個不知道。試問他。看他說甚麼。〔正旦上云〕妾身樊素是也。恰纔回老夫人說話。我將這𥳑帖兒。送與姐姐去。看他說甚麼。〔見科〕〔旦兒云〕樊素。你那裏去來。〔正旦云〕夫人遣妾身探白敏中病去來。〔旦兒云〕那生病體如何。〔正旦背云〕我說的重着些。〔回云〕那生病體甚是沉重。看看至死。〔旦兒背云〕怎生便病的這般了也。我又不敢着意問他。怎生奈何。〔正旦背云〕適間小姐所問。頗見其意。這般呵不妨事。〔回云〕小姐。恰纔樊素探白敏中病去來。他着我將數字來。申意小姐。不知上面寫着甚麼。〔旦兒接𥳑看做怒科云〕這小賤人好大膽也。〔正旦云〕呀。可怎了也。〔旦兒云〕樊素。你過來跪者。〔正旦云〕樊素無罪。不跪。〔旦兒云〕你這等辱門敗戶的小賤人。這裏是那裏。你敢這等無禮。我更不中呵。須是相國之家。我是個未出嫁的閨女。你與他將着這等淫詞來戲我。倘或我風火性的夫人知道呵。教你立地有禍。我本將摑破你個小賤人的口來。又道我是個女孩兒家。惡叉白賴。我只將這𥳑帖兒告與夫人去。把你這小賤人。拷下你下半截來。〔正旦跪笑科云〕我則跪便了也。那生着我將來。我又不知上面寫着甚麼哩。〔唱〕

【雁過南樓】呀。他將那不犯觸的厖兒變了。將我這奈搶白的臉兒難描。他撲騰騰怒怎消。我可丕丕心頭跳。手脚兒滴羞篤速不知一個顛倒。忙哀告膝跪着。強扎掙剛陪笑。〔帶云〕小姐。若告老夫人去呵。〔唱〕則被你送了人也乾相思洛陽年少。

〔旦兒云〕小賤人好大膽也。〔正旦將出香囊科云〕小姐。且休惱波。〔唱〕

【六國朝】梅香嗏省鬧。小姐哎你休焦。〔帶云〕這物件。也要個下落。〔唱〕你道是那物件要歸着。〔帶云〕打睃。〔唱〕這東西索尋個下落。〔旦兒見香囊背云〕嗨。怎生落在他手裏。〔正旦云〕你不道來。大膽小賤人。這裏是那裏。〔唱〕這須是先相國的深宅院。怎敢將小姐來便搬調。〔帶云〕小姐是誰哩。〔唱〕小姐是未出嫁的閨中女。怎敢把淫詞來戲謔。至如那風火的夫人性緊。把我這壞家門罪犯難招。請侍長快疾行。〔帶云〕到夫人行去來。〔唱〕教奴胎喫頓拷。

〔旦兒云〕樊素。喒和你且慢慢的商量。〔正旦云〕先相國治家嚴整。僕妾不敢輕出入。今小姐不從母訓。不修女德。背慈母以寄𥳑傳書。期少年而逾牆鑽穴。以身許人。以物為信。近日慵粧倦綉。推稱春困。原來為此。今已獲贜。當小心將身請罪。恁的呵。倒有一個商量。反以罪過。加責于我。是何相待。我且不問你別的。這香囊上綉着兩個交頸鴛鴦兒。煞主何意思那。〔唱〕

【喜秋風】虧你也用工描。〔帶云〕這的是一把蓮。〔唱〕却不是無心草。恁的般好門庭倒大來惹人笑。〔做走科唱〕我將這紫香囊待走向夫人行告。〔旦兒扯住科云〕我恰纔鬪你耍來。你便要將到那裏去。〔正旦唱〕你是個女孩兒家端的可是甚為作。

〔旦兒扯住科云〕是我的不是了也。〔正旦云〕小姐。你可不要拷下我下半截來。〔唱〕

【歸塞北】請放了。〔旦兒云〕樊素。你且耽待着些。〔正旦云〕那壁是小姐。〔唱〕怎生向賤妾行告躭饒。〔旦兒云〕是我的不是了也。〔正旦云〕小姐。你恰纔不要打我來。〔唱〕你却不摑綻我這櫻桃樊素口。〔旦兒云〕樊素。你打我兩下波。〔正旦云〕誰敢湯着你那楊柳小蠻腰。〔帶云〕你過來跪者。〔唱〕今番輪到我粧么。

〔云〕小姐你慌麼。〔旦兒云〕我可知慌哩。〔正旦云〕小姐你怕麼。〔旦兒云〕我可知怕哩。〔正旦云〕小姐。你休慌莫怕。我也鬪你耍哩。〔旦兒云〕則被你諕殺我也。〔正旦云〕小姐。你實說。這香囊兒端的是你授與那生的來。〔旦兒云〕然也。〔正旦云〕你如何瞞着我。〔旦兒云〕我怕人知道。因此上不敢對你說。〔正旦云〕不爭小姐因而作戲。那生實心希望。以致臥病不起。命垂頃刻。事不獲已。方對梅香說破。再三叩頭頓首。申意小娘子。果今生不遇。願相期于地府。言與泣下。使妾不覺垂淚。因而不避雷霆之怒。冒瀆玉顏。敢通佳信。以妾愚見。那生貌如玉立。腮若塗硃。詞藻并驅于賈馬。文翰不讓于鍾王。異日當决策登科。覰富貴如探囊取物。若小姐誠有此心。是佳人得配才子。有何不可。那生見今含情荏苒。真欲就死。小姐是仁者愛人。於心豈安哉。〔旦兒云〕伴讀。你言之錯矣。豈不聞聘則為妻。奔則為妾。況兼我乃相國之女。背慈母而與少年野合。將來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間。那生為一女子。棄功名。違尊親。損天理。成疾病。自喪其驅。此乃人而不仁。我何救哉。〔正旦云〕若顧小節。誤人性命。亦未為得也。惟小姐熟思之。〔旦兒云〕伴讀。你休說。我决然不肯。〔正旦云〕論語云。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那生四海無家。一身流落。小姐以物為信。以詩見許。今却失信。豈為女子之道。既然姐姐堅意不肯。我則將這香囊兒。告與老夫人行去。〔旦兒云〕且住者。和你再做商量。〔正旦云〕千求不如一諕。〔旦兒云〕這裏也放刁。既然這般呵。等我再尋思咱。〔正旦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圖。不索多慮。小姐有何台旨。着樊素回那生話去。〔旦兒云〕等我寫數字。你捎去回他。他見了便知我的意思。〔與正旦簡科〕〔正旦云〕我便將的去也。〔旦兒云〕你將的那裏去。〔正旦云〕我送的與老夫人。去〔旦兒云〕姐姐。你是必送與那生去。若與夫人呵。枉送了我也。〔正旦云〕小姐休慌。我送與那秀才去也。〔旦隨下〕〔白敏中上云〕恰纔樊素小娘子。將簡帖兒和香囊。到小姐行去了。良久杳無音信。則這一時間如十年相似。倘或有些阻礙。可怎生奈何。我且凭几假睡咱。〔正旦上〕〔白起身摟科云〕小姐。你來了也。〔正旦云〕你又來了也。〔白敏中云〕呸。我錯認了。那事如何。〔正旦唱〕

【怨別離】梅香今日有功勞。〔白敏中云〕那簡帖兒。小姐收了也不曾〔正旦彈指科唱〕將一個小小的機關兒把你來完備了。〔白敏中云〕有甚好音信。教我知道咱。〔正旦唱〕有他那親筆寫的情詞揣着吟藳。〔白敏中云〕小姐的回音。我看咱。〔正旦懷裏取不見科唱〕呀。那裏每不見了。〔白敏中云〕你怎麼不小。心等他不見了。天那。我可死。了也〔正旦唱。〕哎。你個不了事的呆才可元來在這手兒裏搦着。

〔白敏中云〕兀的不諕殺我也。〔正旦與白𥳑科〕〔白跪接云〕小姐有書。怎敢輕褻。待我焚上一罏香。小娘子替我喝拜咱。〔正旦云〕我不會。〔白敏中云〕你不肯。我自喝咱。〔拜興科〕〔正旦云〕見你娘也不似這般呵。〔唱〕

【歸塞北】這𥳑帖兒方勝小。見甚景像便待把香燒。不爭你這狂客謹心參尺素。可待學文王下馬拜荊條。見娘書信倒看的喬。

〔白敏中云〕我拆開看。元來上面四句詩。〔詩云〕寂寂深閨裏。翻為今夜春。還將寫詩意。憐取眼前人。慚愧。誰想有今日也。着小娘子這般用心。將何以報。〔正旦云〕我適纔為先生。幾乎狼狽。一言難盡。〔白敏中云〕小姐約我今夜赴期。不知多早晚來也。〔正旦云〕他有囑咐的話哩。〔唱〕

【淨瓶兒】他想着書舍裏人蕭索。恰便似陽臺上路迢遙。〔白敏中云〕今夜小姐怎生擺布。〔正旦唱〕他則待收拾雲雨。怕洩漏春嬌。待和你今宵。〔白敏中云〕今宵和小生怎的。〔正旦忍住不說科唱〕一句話到我這舌尖上却嚥了。〔白敏中云〕可怎生却嚥了。快說波。教小生喜懽咱。〔正旦唱〕不說破把先生且悶着。〔白敏中云〕小姐怎生分付你來〔正旦唱〕他着我對你便低低道。〔白敏中云〕道甚麼。〔正旦唱〕他教你夜深時休睡。〔白敏中云〕今夜我那裏得那睡來。〔正旦云〕着你等。〔白敏中云〕怎麼又不說了。着小生等甚麼。〔正旦唱〕着你等等等到明朝。

〔白敏中云〕小娘子休要耍。快些兒說波。〔正旦唱〕

【好觀音】上覆你個氣咽聲絲張京兆。他待填還你枕剩衾薄。待着你帽兒光光過此宵。〔白敏中云〕天色晚了。日頭敢落了也呵。〔正旦唱〕恰正午怎盼的日頭落。不曾見這急色的呆才料

〔白敏中云〕小姐委實多早晚來也。〔正旦唱〕

【隨煞尾】你聽那禁鼓鼕鼕將黃昏報。等的宅院裏沉沉都睡却。悠悠的聲揭譙樓品晝角。璫璫的水滴銅壺玉漏敲。刷刷的風颭芭蕉鳳尾搖。厭厭的月上花梢樹影高。悄悄的私出蘭房離繡幕。擦擦的行過蘭干上甬道。霍霍的搖動珠簾你等着。巴巴的彈響牕櫺恁時節的是俺來了。〔下〕

〔白敏中云〕小娘子去了。兀的不懽喜殺小生也。不枉了害這幾日相思病。恰纔得了小姐這個𥳑帖兒。小生好懽喜也。這一會兒肚皮裏有些饑上來了。小生喫一頓好茶飯。打扮的齊齊整整。等待小姐到來。同諧魚水之懽。共效于飛之樂。那時節只怕小姐你苦哩。〔下〕

〔音釋〕

落音澇 約音耀 削音小 藥音耀 焙音備 樂音澇 槨活卯切 筓音肌 箠吹上聲 間去聲 霎音殺 摑音國 厖音忙 着池燒切 謔音曉 長音掌 慵音蟲 作音早 荏壬上聲 苒音冉 搦囊帶切 索音嫂 薄巴毛切 却音巧 譙音樵 角音皎 刷雙寡切 颭佔上聲 厭平聲 幕音冒 甬音勇 櫺音苓

第三折

〔白敏中上詩云〕萬籟無聲自寂寥。一輪明月上花梢。庭堦竚立癡心望。盼殺姮娥下九霄。小生白敏中。感蒙小姐不棄。許我今宵赴約。這早晚還不見來。小娘子。你若不來呵。我這病覰天遠入地近。眼見的無那活的人也。〔看天科云〕日頭可也還早哩。我且看幾行書咱。天也。我有甚麼心腸看這書。這早晚不知是甚麼時候。我試看咱。呀。纔午時也。天也。偏生今日這樣長。我試吟詩咱。讀書繼晷怕黃昏。不覺西沉強掩門。欲赴海棠花下約。太陽何故又生根。呀。可早未時也。我且坐一坐。〔坐科云〕我怎生坐的住。我再看咱。天也。可怎生還是未時我央及你咱。我與你唱喏。怎生不動。我與你下跪又不動。我與你下拜也不動。呸。鰾膠粘住你哩。潑毛團好無禮也。小生不才殺波。也是個白衣卿相。今日用着你。故意的不晚。你則道我不認的你哩。當日堯王時。有十個日頭。被后羿在崐崙山頂上。射落九個。止留你一個。你曉來夜去。催迫了多少好人。你若是懽喜呵。腆着你那紅馥馥的臉兒。你苦惱了呵。雲生在東南。霧長在西北。你聽者。無端三足烏。團團光閃爍。安得後羿弓。射此一輪落。呀。便好道人有善願。天必從之。頭裏未曾鬧他時。還是未時。方纔鬧了呵。可早日頭落了也。呀。鼓樓上可早發擂也。可早撞鐘也。小生在此。等候小姐。這早晚敢待來也。〔正旦上云〕妾身樊素。我收拾下香卓兒了。請俺小姐燒香去來。我想白敏中可謂端謹之士。從見小姐。荏苒成病。幾乎喪命。將平日所學。一旦廢矣。正好道只因天下美人面。改盡世間君子心。此事若非妾在其中說誘騙嚇。焉能成得。如今瞞着夫人。推燒夜香。着俺小姐和那生赴約去。正是一股金釵半邊鏡。世間多少斷腸人。〔唱〕

【越調鬭鵪鶉】想着那星斗文章。幾回家逢咱稽顙。只為那花月精神。一見了教人斷腸。用了我說六國喉舌。下三齊智量。不甫能添了晚粧。推燒夜香。如此般月白風清。花濃氣爽。

【紫花兒序】月溶溶梨花庭院。風淡淡楊柳樓臺。霧濛濛芳草池塘。如此般好天良夜。淑女才郎。相將。意廝投門廝對戶廝當。成就了隻鳳孤凰。這一個夜月南樓。那一個窺視東牆。

【小桃紅】那生敢倚書牕想像赴高唐。〔白敏中向前摟旦科云〕小姐。你來了也。〔正旦慌科云〕是誰。〔白敏中云〕是我。〔正旦唱〕嚇得我可撲撲小鹿兒心頭撞。偌早晚是誰人敢無狀。〔白敏中云〕我則道是小姐來了。〔正旦唱〕可怎生恁風狂。〔白敏中云〕我不想是小娘子。你恕罪咱。〔正旦云〕可早是我哩。是夫人呵。可怎生了也。〔唱〕若是俺夫人撞見如何講。〔白敏中云〕是小生病的這般昏了也。〔正旦唱〕便道是害的你神魂蕩漾。你也合將眼皮開放。你常好是熱蟒也沈東陽。

〔云〕先生。你且在那廂等着。俺小姐便來也。〔旦兒上云〕天色晚了也。我燒香去。〔正旦云〕小姐。你燒香咱。〔旦兒云〕樊素。將香盒兒來者。〔正旦云〕小姐。香盒兒在此。〔旦兒云〕我拈香咱。此一炷香。願亡過父親。早生天界。第二炷香。願在堂老母安康。〔正旦背云〕我聽小姐這一炷香可願誰。〔旦兒云〕我沒的願。〔正旦云〕我與小姐說明。這一願。則願的俺小姐嫁一個風風流流。可可喜喜。標標致致好姐夫也。拖帶樊素咱。〔旦兒云〕你看這賤人。〔正旦向白云〕先生。那花陰之下。燒香的不是俺小姐。〔白敏中云〕小生敢去也不敢去。〔正旦云〕先生。你去不妨。〔白敏中云〕小生讀聖賢之書。夤夜與女子相期。莫是非禮麼。〔正旦唱〕

【鬼三台】呸。這的是赴約的風流況。須不是樂道的顏回巷。〔白敏中云〕子釣而不綱。弋不射宿。〔正旦唱〕哎。那裏也歪談亂講。〔白敏中云〕小生敢去麼。〔正旦云〕先生。我問你咱。〔白敏中云〕問小生些甚麼。〔正旦唱〕你因甚麼病在膏肓。〔白敏中云〕小生則為小姐來。〔正旦云〕你既為小姐呵。你過去波。〔白敏中云〕是好月色也。〔正旦唱〕百忙裏賣弄甚麼風清月朗。〔白敏中云〕我向小姐跟前去。怎麼百般的那不動這脚步也。〔正旦唱〕當初那不能彀時害的來狂上狂不甫能得相見諕的來慌上慌。〔白敏中云〕見了小姐。不由的我心頭忒忒的怕將起來。〔正旦唱〕見他時膽戰心驚。把似你無人處休眠思夢想。

〔白敏中云〕過去不妨麼。〔正旦云〕你過去不妨事。〔唱〕

【金蕉葉】這的是桃源洞花開艷陽。須不比祆廟火烟飛浩蕩。〔正旦推白云〕去。〔旦兒叫云〕是甚麼人。〔白慌科云〕是小生。〔正旦唱〕陽臺上雲雨渺茫。可做了藍橋水洪波泛漲。

〔旦兒怒科云〕却原來是白敏中。你既讀孔聖之書。必達周公之禮。你這般行逕。是何相待也。〔白敏中云〕兀的不羞殺小生也。〔正旦云〕呀。小姐變了卦也。白敏中。你那背地裏嘴那裏去了。〔唱〕

【調笑令】劈面的便搶。和俺那病襄王。呀。怎生來翻悔了巫山窈窕娘。滿口兒之乎者也無攔當。用不着恭儉溫良。諕的那有情人恨無個地縫兒藏。〔帶云〕毛毛羞麼。〔唱〕羞殺我也傅粉何郎。

〔白敏中云〕百忙中你也花白我。〔正旦唱〕

【禿厮兒】請學士休心勞意攘。俺小姐則是作耍難當。〔旦兒打正旦科云〕誰着你這早晚引將他來。〔正旦云〕小姐休閃了手。〔笑科唱〕這的是我傳書寄𥳑請受的賞。誰承望。向咱行。倒有風霜。

〔旦兒怒科云〕這一場都是樊素辱門敗戶的小賤人。〔正旦唱〕

【聖藥王】他道是這一場。這一樁。都是這辱門敗戶小婆娘。〔旦兒云〕我告夫人去也。〔正旦冷笑科唱〕殺人呵要見傷。拿賊呵要見贜。〔白怕跪科云〕望小姐憐小生咱。〔正旦唱〕請起來波多愁多病俏才郎。〔出香囊科〕〔帶云〕打睃。〔唱〕這是誰與他的紫香囊。

〔旦兒云〕好姐姐。我鬭你耍哩。〔正旦云〕我却疼哩。〔白起身科云〕則被你諕殺我也。〔旦兒云〕有人來也。〔夫人撞上咳嗽眾做慌科〕〔正旦唱〕

【麻郎兒】這聲音九分兒是你令堂。〔夫人云〕這一定是樊素小賤人。〔正旦唱〕呀。頭一句先抓攬着梅香。〔旦兒慌科云〕是誰。〔正旦云〕小姐。悄悄的。是老夫人來了。〔旦兒云〕樊素。直被你引的老夫人來。可怎了也。〔正旦唱〕您吵鬧起花燭洞房。自支吾待月西廂。

〔旦兒云〕樊素。老夫人問我。可着我推甚麼。〔正旦扯旦兒科〕〔唱〕

【幺篇】哎。不妨。〔白敏中云〕小娘子可怎了也。〔正旦指白科唱〕莫慌。〔指自科唱〕我當。〔夫人云〕先喚過樊素那小賤人來。〔白敏中向旦云〕小姐。望你遮蓋俺咱。〔正旦云〕小姐。你受責呵。理之當然。我可圖些甚麼來。〔旦兒云〕罷麼。好姐姐。你先過去。你自回的好着麼。〔正旦云〕由他。你兩個只在這裏。我過去見夫人。若說得過呵。你休歡喜。說不過呵。你休煩惱。〔見夫人科〕〔夫人云〕小賤人跪者。〔正旦跪科〕〔夫人云〕小賤人你知罪麼。〔正旦云〕我不知罪。〔夫人打科云〕這小賤人。你還說不知。你做的好勾當哩。〔正旦唱〕親生女非比他行。家醜事不可外揚。〔夫人云〕誰着你引着小姐。往後花園中。看白敏中去來。你若實說呵。我便饒了你。你若不實說呵。我打死你個小賤人。〔正旦云〕誰見來。〔夫人打科云〕我親自撞見。你還強嘴。〔正旦云〕老夫人休打閃了手。此非妾之罪。皆夫人之過也。〔唱〕你索取一箇治家不嚴的招狀。

〔夫人云〕這小賤人。連我也指攀着。〔正旦云〕請夫人息雷霆之怒。容賤妾陳是非之由。當日先相國臨終遺言。道夫人將小姐納白敏中為壻。為報參軍救死之恩。如違我之遺言。我死不瞑目。言猶在耳。白敏中到來。不審夫人何意。却令小姐以兄妹之禮相見。既然如此。只合將白敏中送于別館安下。厚贐他還鄉。以絕其望。却留在後花園中萬卷堂上居住。使佳人才子。臨風對月。心非木石。豈無所思。妾身之罪。固不可逃。夫人之愆。亦不可免也。〔夫人云〕我却有甚罪。〔正旦云〕夫人有四罪。〔夫人云〕我有那四罪。〔正旦云〕不從相國遺言。罪之一也。不能治家。罪之二也。不能報白氏之恩。罪之三也。不能蔽骨肉之醜。罪之四也。〔唱〕

【絡絲娘】自尋思識禮義尊嚴使長。〔云〕我想孟母為子三遷。陵母為子伏劍。陶母為子剪髮。曾母為子投梭。古來賢者。後代揚名。〔唱〕幾曾做這般出醜腤臢勾當。〔夫人云〕你這般說呵。罷了那。〔正旦唱〕罷不罷休不休乞個明降。〔夫人云〕罷罷罷。這妮子倒連我也指下來。想起來則是我養女兒不氣長。都是我的不是了也。〔正旦唱〕既恁的呵只合着他兩個同歸鴛帳。

〔夫人打科云〕小賤人倒只由你那。我不饒你。與我喚過小蠻來。〔正旦起出見旦云〕小姐。且喜老夫人將那棍子。則是滴溜溜的打在我這身上。被我比長比短。一遍說過了。老夫人如今叫你過去哩。〔旦兒云〕羞人答答的。怎麼去見母親。〔正旦云〕娘跟前。有甚麼羞。你見去規閉了眼者。〔旦見夫人跪科〕〔夫人云〕好小賤人。你羞麼。我怎麼擡舉你來。豈不聞男婚女配。古之常禮。你今日做下這等勾當。我是個不戴頭巾的男子。兀的不氣殺我也。〔做喝科云〕小賤人。且回房中去。明日和你理會。喚過那小禽獸來。〔旦下〕〔正旦見白科云〕先生。俺小姐招了也。老夫人着你過去哩。〔白敏中云〕小生惶恐。怎麼見老夫人。〔正旦云〕不妨事。休佯小心。老着臉子過去。〔白見夫人科〕〔夫人云〕小禽獸。你羞麼。怎麼做那讀書人。我着你兄妹為之。却做下這等勾當。有那般賢明父母。生下你這不肖兒男。我待聲揚呵。知道的是你個小禽獸無理。不知道的說俺家忘了人大恩。我若不看你那亡過的父親面呵。喚宅院裏人來打壞了你。等到天明鐘聲罷。便離了我家去。呸。小後生家不存心于功名。却向那女色上留心。我看你再有甚麼臉見我來。〔下〕〔正旦背聽科〕〔白敏中云〕羞殺我也。這裏不可久留。等到五更鐘聲罷呵。便索離他家門去也。〔正旦云〕先生。你休煩惱。〔唱〕

【雪裏梅】你好壯臉也畫眉郎。〔白敏中云〕都着你的道兒。〔正旦唱〕並不曾干多口小紅娘。〔白敏中云〕我這裏不敢再住。須索上朝應舉去也。你叫小姐見我一面兒去也好。〔正旦唱〕俺姐姐道足下不須悒怏。好事也從來魔障。〔帶云〕俺小姐道來。〔唱〕只教你把心兒放長。

〔白敏中云〕小姐既有此心。休傒落我也。〔正旦唱〕

【青山口】哎。不妨不妨你走將來效鸞凰。女孩兒須是慌。〔白敏中云〕這都是小生命薄。偏生逢着夫人走將來的快也。〔正旦唱〕左想右想全不想。可可的老夫人偏撞上。你便有口呵怎對當。好羞慚做這場。教你收拾書箱。打迭行裝。便赴科場。獻策君皇。兩袖天香。一部笙簧。宴罷瓊林出建章。車蓋軒昂。祗候成行。鄉也麼鄉却還鄉。堂也麼堂拜高堂。子母商量。舊約難忘。錦屏前花燭輝煌。那時節也替我撮合山粧一箇謊。

〔白敏中云〕小姐別有甚麼囑付小生的言語。〔正旦云〕小姐贈與足下玉簪一枝。金鳳釵一隻。你知道其意麼。〔白敏中云〕不知。小姐送我玉簪金釵。却主何意。〔正旦唱〕

【收尾】俺小姐情堅如碧玉簪。心赤如黃金鳳。意不別你個白衣相。〔白敏中云〕小姐還有甚麼分付小生來。〔正旦云〕呀。爭些兒把來忘了。〔唱〕兩件事教先生行拜上。〔白敏中云〕那兩件事那。〔正旦云〕小姐道。你若是鳳墀得志。鴈塔題名。可早來呵。〔唱〕做俺這有情的相國狀元郎。〔白敏中云〕那一件却是甚麼。〔正旦云〕則不要教人罵你。〔唱〕罵你做薄倖的長安少年黨。〔下〕

〔白敏中云〕天色明了也。小生收拾行裝。求取功名。走一遭去。〔詩云〕纔見開花驟雨催。團圓明月忽雲迷。漁翁偶入荷花蕩。打散鴛鴦各自飛。〔下〕

〔音釋〕

籟音賴 晷音癸 強欺癢切 鰾邦妙切 羿音意 腆天上聲 馥音伏 蟒忙上聲 肓音荒 祆音軒 漲音帳 窈音杳 窕條去聲 當上聲 縫去聲 抓莊瓜切 攬音覽 贐音盡 腤音菴 臢音簪

第四折

〔外扮李尚書引祗從上詩云〕捧持日月受皇恩。掌握經綸四十春海內盡皆知姓字。昔年龍虎榜中人。老夫姓李名絳。字深之。自進士及第。累蒙擢用。隨朝數載。因老夫廉能清幹。謝聖恩可憐。官封監察御史。正授吏部尚書之職。今有一人。乃是白參軍之子白敏中。攛過卷子。日不移影。應對百篇。聖人見喜。加為翰林院大學士。則他亡父在日。與晋國公裴節度征討淮西。曾被賊兵圍困。有白參軍挺身步戰。身被六鎗。殺退賊兵。救得裴節度。後白參軍金瘡舉發。將欲垂命。裴相國就問。有何遺囑。參軍曰。小官別無他囑。止有一子。名喚白敏中。少習儒業。願相國量才提拔。某雖死而無撼矣。相國答曰。足下但勿動念。某有一女。小字小蠻。就許令嗣敏中為妻。以報足下救死之恩。次後彼各辭世。今日白敏中一舉狀元及第。奉聖人的命。將裴相國家屬老小。取到京師。賜宅住坐。着老夫主婚。令白敏中早完這門親事。老夫如今喚個官媒婆來。着他就提這門親事去。左右的。與我喚一個官媒婆來〔祇從云〕理會的。官媒婆。相公喚你哩。〔淨扮媒婆上云〕來了來了。自家是個官媒婆。這京城內外。官宦人家。都是俺說合親事。門首有人喚我。我見他去。是誰喚我。〔祗從云〕相公喚你哩。〔官媒云〕哦。是相公喚我。我和你同去。〔祗從報科云〕相公。喚的官媒婆來了也。〔李尚書云〕着他過來。〔官媒見科云〕相公喚媒婆。那廂使用。〔李尚書云〕兀那媒婆。你去那奉命搬取來的裴相國家說親去。道有聖人命。着老夫主婚。着他那小蠻小姐。招今春狀元為壻。則今日好日辰。便要成親哩。不可延遲。〔官媒云〕理會的。〔李尚書云〕左右。你再叫一個山人。那裏去下親。老夫隨後便來了也。〔同下〕〔夫人同旦正旦引院公上云〕老身韓氏。今蒙聖人恩命。將俺子母二人。搬取來京。賜宅一所居住。皆賴先夫積德也。院公。門首覷者。若有人來時。報復我知道。〔官媒上詩云〕我做媒婆古怪。人人說我嘴快。窮的我說他有錢。醜女我說他嬌態。講財禮兩下欺瞞。落花紅我則憑白賴。似這等本分為人。定圖個前程遠大。妾身乃官媒婆。奉聖命往裴相國家說親去。可早來到也。院公報復去。有官媒婆在于門首。〔院公報科〕〔夫人云〕着他過來。〔官媒見科云〕妾身乃官媒婆。奉聖人的命。差吏部李尚書主婚。將今春狀元。招與小姐為壻。則今日好日辰。就要成這門親事。着俺官媒婆來說知。准備花紅酒食。這早晚敢待來也。〔夫人云〕媒婆你說去。俺家小姐。已有婚了。不敢應承。〔媒婆云〕老夫人差矣。我奉聖人的命。你怎敢違宣抗勅。則今日便要成親。〔丑扮山人上云〕小子姓黃名孔。是這在城人氏。做着個山人。今日奉吏部李尚書鈞旨。着我去裴相國家去下親。院公報復去。道有山人來了也。〔院公報科〕〔夫人云〕着他過來。〔山人見科云〕老夫人磕頭。奉李尚書的命。着俺山人來下親。〔夫人云〕誰想有這場蹊蹺的事。如之奈何。〔旦兒云〕嗨。如今可怎了也。〔官媒云〕好教小姐知道。今日便要過門成親事哩。那狀元說來。他穿的是三品公服。你家也沒甚人。休想他下拜。那裏為個婦人折腰于人。你每准備着。這早晚狀元敢待來也。〔正旦云〕嗨。誰想有今日這場異事。如今奉聖人的命。勅賜一個狀元。來俺家做女壻。不爭這般呵。那裏發付那生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今日個洞房中勅賜與棟梁材。〔云〕小姐。我可是敢問你麼。〔唱〕則你那寄香囊故人安在。〔旦兒云〕說這狀元好才學哩。〔正旦唱〕都因他七步才及第了。〔旦兒云〕說那人有些㑳𢠳囉。〔正旦唱〕帶得那一塊㑳過門來。他承恩在玉殿金堦。更堪那蘭省烏臺。似這般相貌胎孩。〔帶云〕他今日到咱門呵。〔唱〕休想肯拜俺先代。

〔山人云〕兀那媒婆。你說去。時辰到了豫備香花果品。紙燭千張。壇斗弓箭。五穀寸草。這早晚新狀元敢待來也。〔白敏中冠帶引祗候上詩云〕宮錦宮花躍紫騮。誇官三日鳳城游。不知結彩樓中女。若個爭先擲繡毬。小官白敏中。誰想有今日也。我自到貢院中。攛過卷子。金鑾殿上。聖人親試。日不移影。應對百篇。聖人言曰。前朝李翰林。不過如此。將小生一舉狀元及第。一日加某十三級。官至翰林大學士。今奉聖人的命。教我去裴相國家門下為壻。雖然如此。想當日被老夫人那場羞辱。有何面目見之。我待不去來。奈聖人的命。不敢有違。我如今左使機關。到他家裏。則推素不相識。看他認的我麼。〔行科山人唱科詩云〕錦城一步一花開。專請新人下馬來。今日鸞凰成配偶。美滿夫妻百歲諧。〔白將牙笏遮面與旦并坐科山人云〕將五穀寸草來。〔官媒云〕要做甚麼。〔山人云〕先把新女壻撒和撒和。不認生。〔官媒云〕你正是精驢。休要胡說。〔白敏中云〕山人去罷。〔山人下〕〔正旦云〕我待不言語來。他道俺不理會的。我着這秀才。喫我幾句兒咱。小姐。梅香尋思來喒。人只要得志。便好了也。若是不得志呵。〔唱〕

【駐馬聽】頭刺在萬丈深崖。苦志捱時怎的捱。〔帶云〕那窮酸每一投得了官呵。〔唱〕胸腆在九霄雲外。可正是春風來似不曾來。〔白坐不穩科〕〔正旦云〕他為甚麼坐不穩。〔唱〕則他那窮骨頭消不得相公宅。〔白敏中云〕哎。我肚裏好飽也。〔正旦云〕你直恁般豪氣那。〔唱〕則是你那饑肚皮不尅化黃虀菜。儘教他休要睬。不到那二更過敢掙破了天靈蓋。

〔官媒云〕樂人每好生動樂者。〔白敏中云〕休動樂關雎樂而不淫。哀而不傷。動他做甚麼。〔官媒云〕將酒來。與狀元飲個交盃盞兒。〔白敏中云〕甚的是交茶換酒。好人呵殢酒。我但嘗一點酒。昏沉三日。天生不飲酒。〔官媒云〕夫婦婚禮。少不得用些酒兒。〔白敏中云〕我一生不待見婦人面。但與婦人相見。腦裂三分。〔官媒云〕却不道夫唱婦隨。〔正旦笑科云〕我若不花白他呵。這人直胡說。到明日他將我做何等看待。却不道天有酒星。地有酒泉。聖人云。惟酒無量不及亂。幾曾教人不飲酒來。且休說上古賢人。則說近代李翰林。飲酒一斗。作詩百篇。稱為謫仙。這狀元却說但嘗一點。昏沉三日。〔唱〕

【喬牌兒】哎。你可甚麼酒量寬似海。〔云〕男子生而願為之有室。女子生而願為之有家。他說一生不待見婦人之面。〔唱〕豈不聞無後最為大。着何時重解香羅帶。吾未見好德如好色。

【豆葉黃】他看書呵秉燭在寒齋。幾曾畫眉呵走馬到章臺。〔白敏中云〕若不是聖人教我來呵。休道是個妮子。你便是玉天仙誰愛他。〔正旦云〕他道非聖人勅命呵。〔唱〕便做道玉天仙也不愛。〔白敏中云〕男子大丈夫以功名為念。要這媳婦做甚麼。〔正旦唱〕小姐呵。〔唱〕今夜比宋弘十分事不諧。天地有混沌初開。日月有昏晝推排。男女有夫婦和諧。他待將大道沈埋。正義全乖。那些兒配合三才。便做有位列三台。也須要燮理陰陽。調和鼎鼐。

〔云〕這狀元把牙笏半遮其面。未知他生的如何。我試看咱。〔唱〕

【滴滴金】據他這般㥮𢠳軒昂。決然生的清奇古恠〔云〕我向前望那生一望咱。〔唱〕我這裏推剪燭傍銀臺。〔白敏中云〕媒婆。那裏燒着花燭也。〔正旦望笑科〕〔旦兒云〕你笑怎麼。〔正旦唱〕不是我見景生情。須是我便。併贓拏賊。我為甚的喜笑咍咍。

〔旦兒云〕你怎麼這等好笑。〔正旦唱〕

【折桂令】今夜個有朋自遠方來。〔旦兒云〕是那個親眷。〔正旦唱〕你今日對上菱花。配上金釵。〔旦兒云〕你說波是誰。〔正旦唱〕當日個趕的他羞臉兒離門。如今個氣昂昂日轉千堦。從今後秦弄玉休登鳳臺。早則是漢劉郎悞入天台。〔旦兒云〕敢不是麼。〔正旦唱〕不索疑猜。我認的明白。是少欠你無萬數相憶相思。他步蟾宮將桂枝折得回來。

〔旦兒云〕您且慢些懽喜。休錯認了。〔白敏中云〕兀那小奴才。你說誰哩。我待不言語來。忍不的你這般胡說亂道。你則道我不認的你。你近前來。我試問你咱。〔正旦云〕小姐。我道你休說波。〔唱〕

【鴈兒落】呀。惱了這春風門下客。〔白敏中云〕你道我不敢打你麼。〔正旦云〕你便是新狀元呵。也則是俺家新女婿。怎生要打我那。〔唱〕則是我少欠你那膿血債。〔白敏中云〕你則管胡言亂道。端的是說誰。〔正旦唱〕據梅香胡口開。〔白敏中云〕我既是你家女壻。也是你的侍長。我怎生不敢打你。〔正旦唱〕告學士高擡手權躭待。

〔白將牙笏待觸科〕〔正旦云〕你打誰哩。〔白敏中云〕兀的不是樊素。小娘子你可休怪。〔正旦笑科〕〔唱〕

【得勝令】這壁廂是沒上下的小奴胎。〔白敏中云〕那壁廂莫不是小姐麼。〔正旦唱〕那壁廂是搶白你的女裙釵。〔白敏中云〕那一夜小姐則被他搶白殺小生也。〔正旦唱〕那的是俺小姐存貞烈。〔白敏中云〕都是老夫人阻了佳期也。〔正旦唱〕是俺那老夫人使的計策。把好事衝開。教你掙䦟一個金魚袋。〔白敏中云〕樊素。今日有聖人的命。可將我趕出麼。〔正旦唱〕雖然是御筆親差。你可也索安排着玉鏡臺。

〔白敏中云〕請岳母拜見咱。〔夫人上云〕我道是誰來。原來却是白敏中。〔見科〕〔白敏中云〕請岳母穩坐將酒來我與岳母把盃呵。〔正旦云〕住者。〔唱〕

【落梅風】俺夫人從來天戒。〔白敏中云〕夫人既不飲。小生橫飲幾盃。〔正旦云〕你便休要飲。甚的是交茶換酒。好人呵肯殢酒。你說但嘗一點。昏沈三日也。〔唱〕你道你酒量窄。〔白敏中云〕筵前無樂。不成歡樂。樂人每動樂者。〔正旦云〕休動樂關睢樂而不淫。哀而不傷。動他怎麼。〔唱〕聽不的亂宮商大驚小恠。〔白放下盞對夫人云〕岳母請坐。受你女壻兩拜咱。〔正旦云〕住者。休拜。〔正旦扶住科〕〔唱〕我見他參岳母向前忙扶策。〔白敏中云〕我拜岳母。你又扶我做甚麼。〔正旦云〕你不道來。〔白敏中云〕我道甚麼來。〔正旦云〕那裏有那為個媳婦折腰于人的。〔唱〕你穿的是朝君王紫袍金帶。

〔白敏中云〕你都不曾忘了一句兒。〔夫人云〕白狀元你休怨我。不是老身趕你去呵。焉能有今日。〔白敏中云〕當日蒙老夫人垂顧。今日恩榮。共享富貴了也。〔正旦云〕先生是狀元才子。不辱相門楣。〔唱〕

【沽美酒】漢相如志已諧。卓文君笑盈腮。〔旦兒云〕今日樊素也歡喜了也。〔正旦唱〕這的是一段姻緣天上來。現如今名揚四海。正淑女配多才。

【太平令】俺小姐這一個有千般嬌態。新狀元有萬種襟懷。荷皇恩榮陞寵賚。成配偶不勝感戴。端的個美哉。壯哉。這都是聖裁。〔院公上云〕喏。報的夫人狀元知道。有天朝使命到了。〔白敏中云〕快排香案。接待天使。〔正旦唱〕願萬萬載民安國泰。

〔李尚書上云〕小官李絳。奉聖人的命。到晋國公宅上。成合這門親事。加官賜賞。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白敏中。你一家兒望闕跪者。聽聖人的命。只為你父參軍。曾救裴晋公之難。許小蠻為妻。以報大恩。今白敏中登科及第。成就此親。官封三代。裴夫人賜金千兩。你聽者。〔詞云〕晋國公開國勛臣。遺玉帶許結婚姻。白敏中果登雲路。奉聖命匹配成親。賜小蠻鳳冠霞帔。賜夫人萬兩金銀。今日個加官賜賞。一家門共戴天恩。

〔音釋〕

攛粗酸切 㥮音炒 𢠳音必 宅池齋切 虀祭平聲 過平聲 殢音膩 色篩上聲 燮音屑 鼐音奈 賊池齋切 咍音台 白巴埋切 客音楷 策釵上聲 䦟音債 窄齋上聲 賚音賴

題目 挺學士傲晋國婚姻 
正名 㑳梅香騙翰林風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