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任風子

Top / 元曲選 / 任風子

馬丹陽三度任風子雜劇

馬致遠撰

第一折

〔冲末扮馬丹陽上詩云〕雪甕冰虀滿筯黃。沙缾豆粥隔籬香。就中滋味無人識。傲殺羊羔乳酪漿。貧道祖居寧海。萊陽人也。俗姓馬。名從義。乃伏波將軍馬援之後。錢財過萬倍之餘。田宅有半州之盛。家傳祕行。世積陰功。初蒙祖師點化。不得正道。把我魂魄。攝歸陰府。受鞭笞之苦。忽見祖師來救。化作天尊。令貧道似夢非夢。方覺死生之可懼也。因此遂棄其金珠。拋其眷屬。身掛一瓢。頂分三髻。按天地人三才之道。正一髻受東華帝君指教。去其四罪。是人我是非。右一髻受純陽真人指教。去其四罪。是富貴名利。左一髻受王祖師指教。去其四罪。是酒色財氣。方成大道。正授白雲洞主丹陽抱一無為普化真人。陰符中道。人身難得。中土難逢。假是得生。正法難遇。貧道昨宵看見青氣冲天。下照終南山甘河鎮。有一人任屠。此人有半仙之分。因而禀過祖師。前去點化他。若到的甘河鎮。將一方之地。都化的不吃腥葷。你道為何。此人是屠戶之家。他見我化的一方之地。都吃了齋素。攪了他買賣。他必然來傷害我性命。他若來時。點化此人。歸于正道。〔詩云〕我與他閻王簿上除生死。紫府宮中立姓名。指開海角天涯路。引得迷人大道行。〔下〕〔正末扮任屠同旦李氏上云〕自家終南山甘河鎮人氏。姓任。是個操刀屠戶。嫡親的兩口兒家屬。渾家李氏。近新來生了一個小厮兒。今日是我生辰之日。又是孩兒滿月。眾兄弟送些禮物來。大嫂。你去安排酒食茶飯等待。兄弟每這早晚敢待來也。〔旦云〕理會的。〔眾屠戶上云〕俺都是甘河鎮屠戶。俺有一個哥哥是任屠。俺的本錢是他的。近新來不知是那裏走的個師父來。頭挽着三個丫髻。化的俺這一方之人。盡都吃了齋素。俺屠行買賣都遲了。本錢消折。今日是任屠哥哥生辰之日。又是他孩兒滿月。一來與哥哥做生日。二來問哥哥借些本錢。說話中間。可早來到了也。〔眾見正末科云〕哥哥。你兄弟來遲也。〔正末云〕恰纔道罷。兄弟每早來了也。量任屠有何德能。動勞列位。請坐。〔眾云〕哥哥請坐。〔正末云〕大嫂將酒來。兄弟每慢慢飲一杯。〔眾云〕俺兄弟每又無厚禮。倒來定害哥哥嫂嫂。〔正末云〕兄弟。一回相見一回老。能有幾年做弟兄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朋友相憐。弟兄錯見。任屠面。今日何緣。因賤降來宅院。

【混江龍】俺屠家開宴。端的是肉如山岳酒如川。都是些吾兄我弟。等輩齊肩。直吃的月上花梢傾盡酒。風吹荷葉倒垂蓮。客喧席上。酒到跟前。何曾摘厭。並不推言。一盞盞接入手。可都乾乾的嚥。賣弄他掂斤播兩。撥萬輪千。

〔眾云〕酒勾了。俺吃不得了也。〔正末云〕眾兄弟。可早醉也。〔唱〕

【油葫蘆】你着那些札手風喬人酒量淺。他喫不的一謎裏𨇥。他將那喫不了的牛肉着指頭填。恰便似餓狼般撞入肥羊圈。乞兒般鬧了悲田院。吃的來眼又睜。撐的來氣又喘。都是猪脖臍狗奶子喬親眷。都坐滿一圓圈。

【天下樂】可正是畫戟門排見醉仙。〔帶云〕大嫂。〔唱〕則我這家緣。不少了你喫共穿。生下這魔合羅般好兒天可憐。花謝了花再開。月缺了月再圓。咱人老何曾再少年。

〔眾云〕你兄弟都折少本錢。問哥哥再借些鈔做本錢。〔正末云〕大嫂。兄弟每無本錢呵。借與他些。〔旦云〕喒那裏得那錢來。你好忒自專也。〔正末唱〕

【那吒令】非任屠自專。大河裏有船。相知每共言。囊橐裏有錢。〔旦云〕俺那裏有那錢來。〔正末云〕你這般惡义白賴的。〔唱〕哎。這婆娘不賢。頭直上有天。任屠非自誇。你親曾見。做屠戶的這些䘕𢕋。

【鵲踏枝】一箇道少人錢。一箇道缺盤纏。怕不待鼓腦爭頭。爭奈他赤手空拳。俺這裏謝天。葫蘆提過遣。喒比他稍有些水陸莊田。

〔云〕大嫂。去後面看些茶飯來。〔旦云〕理會的。〔下〕〔正末云〕我開了這箱子。取出些錢鈔來。與你一家兩錠做本錢。兄弟也。我去年借與你許多本錢。都那裏去了。〔眾云〕哥哥不知。去年借的本錢。都折了。近新來不知那裏走將一個先生來。化的這甘河鎮一方之地。都吃了齋素。因此上折了本錢。〔正末唱〕

【寄生草】你道他都修善。不喫羶。你道是先生每鬧了終南縣。道士每住滿全真院。莊家每閒看神仙傳。姑姑每屯滿七真堂。我道來搖車兒擺滿三清殿。

〔眾云〕哥哥。似這等屠戶。人家都吃了齋。着喒每怎生做買賣。〔正末云〕你休鬧。可不道攪人買賣。如殺父母。如今那個敢殺那先生去。〔眾云〕俺去。〔正末云〕你如今白厮打。贏的。便殺那先生去。〔眾云〕說的是。說的是。俺眾人打你一個。〔正末云〕打將來。〔做打科眾倒科〕〔正末云〕你都近不的我。〔唱〕

【金盞兒】一箇拳來到眼跟前。輕躲過臂忙搧。一箇被我搬的一似風車兒轉。一箇拳來先躲過似放過一蠶椽。這一箇明堂裏可早叉翻背。這一箇嘴縫上中直拳。這一箇撲的腮揾土。這一箇亨的脚朝天。

〔眾云〕哥哥俺近不的你。是你去。〔正末云〕我去。〔眾云〕雖然這等。還怕那先生有神通。你到那裏小心在意者。〔正末云〕兄弟每。我明日五更前後。便去殺那先生。你放心者。〔唱〕

【賺煞尾】想着我撲乳牛力氣全。殺劣馬心非善。但提起身輕體健。俺兩個若還厮撞見。不着那厮巧語花言遮莫你駕雲軒平地升仙。將我這摘膽剜心手段展。須直趕到玉皇殿前。撞入那月宮裏面。我把他死羊般拖下九重天。〔下〕

〔眾云〕哥哥醉了也。俺眾人回家去來。〔下〕

〔音釋〕

笞音癡 葷音昏 宅池齋切 掂店平聲 謎迷去聲 瀽音蹇 圈去聲 橐音托 䘕音杭 𢕋音院 羶扇平聲 屯音豚 搧扇平聲 揾溫去聲 剜碗平聲

第二折

〔馬丹陽上云〕貧道馬丹陽。離了仙鄉。來此終南縣甘河鎮。化一草庵居住。不勾半年。將此一方的人。都化的吃了齋素。果然這任屠殺生太眾。性如烈火。如今要殺貧道。或白晝而來。或黑夜而至。可用俺神通祕法。點化此人。俗說能化一羅刹。莫度十七斜。我教他眼前見些惡境頭。然後點化此人。這早晚敢待來也。〔正末同旦上云〕我昨日和眾兄弟每打賭賽。今日殺那先生去。我昨日吃的酒多了些。今日宿酒未醒。我索殺那先生走一遭去。〔唱〕

【正宮端正好】添酒力晚風涼。助殺氣秋雲暮。尚兀自脚趔趄醉眼模糊。他化的俺一方之地都食素。單則是俺這殺生的無緣度。

〔旦云〕你這早晚往那裏去。〔正末云〕我要殺那先生去。〔唱〕

【滾繡毬】你可也休怕怖。我心中不恍忽。常言道避着不做。〔旦云〕他是個出家人。和你往日無冤。近日無讎。你殺他怎的。〔正末云〕任大嫂。你莫不養着那先生來。〔旦云〕呸。你聽。是甚言語。〔正末唱〕你莫不和馬丹陽是綰角兒妻夫。〔旦云〕我看你到那裏怎的。〔正末唱〕我到那裏一隻手揪住繫腰。一隻手揝住道服。把那厮輕輕擡舉。滴溜撲攛下街衢。我是箇敲牛宰馬任風子。〔旦云〕你休去。帶累我也〔正末唱〕帶累你抱姪攜男魯義姑。我言語無虛。

〔旦云〕我苦勸你。不聽我言語。〔正末唱〕

【倘秀才】你道是苦勸着不依你箇婦女。那先生壞衣飯如殺父母。自古無毒不丈夫。〔云〕大嫂。喒那孩兒在那裏。〔旦云〕孩兒在家睡哩。〔正末唱〕則那親生子。快啼哭。你與我覰去。

〔旦云〕我好也要你家去。歹也要你家去。〔正末云〕大嫂。那先生和我往日無冤。近日無讎。我沒來由殺他怎的。那莊裏有幾個頭口兒。我則怕別的屠戶趕了去。我只推殺那先生。其實趕頭口去。你家去磨下刀。燒下湯。我便趕將頭口來也。〔旦云〕哦。可知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你這般說纔是。我如今便去燒的湯熱。磨的刀快。你早些兒來家。〔下〕〔正末云〕婆娘家性如水。我三兩句話。說的他回去了。我今去殺那先生去。可早來到也。我跳過這墻去。〔唱〕

【滾繡毬】我騙土墻騰的跳過來。轉茅檐厭的行過去。退身在背陰黑處。〔帶云〕兀的不有人來也。〔唱〕莫不是馬丹陽先有埋伏。我則見悄悄的有人言。原來是瀟瀟的風弄竹。晃的這月華明閃雲來雲去。似人行竹影扶疎。原來這害丹陽刺客心頭怕。殺劣馬賊人膽底虛。使不着膽大心麤。

〔云〕我自過去。〔做見科〕〔丹陽云〕任屠。你來了也。〔正末背云〕好奇怪。他怎生認的我。〔回云〕我來了也。〔丹陽云〕你來做甚麼。〔正末云〕我來殺你哩。〔丹陽云〕我是個出家人。與你往日無冤。近日無讎。你如何來殺我。〔正末云〕我是個屠戶之家。你化的一方之地。都不吃葷腥。壞了俺屠行買賣。我因此來殺你。〔丹陽云〕你道我化的這一方之地。都不吃葷腥。壞了你這買賣。因此來殺貧道。是我攪了你買賣。也罷也罷。貧道受死。你與我快性者。〔正末云〕你有甚麼神通廣大使出來。〔丹陽云〕貧道那裏有神通。〔正末唱〕

【倘秀才】遮莫你攝伏下北極真武。便請下東華帝主。我道你敢是箇南方左道術。便有甚縮地法。混天書。我與你箇快取。

〔外扮神子仗劍上〕〔𢲔末科〕〔正末唱〕

【窮河西】我這裏觀絕了悠悠的五魂也無。原來這丹陽師父領着一箇護身符。他不是跨鶴來可怎生有這般翅羽。他把我當攔住。則我這潑性命向他跟前怎生過去。

〔神子殺正末科下〕〔正末云〕有殺人賊也。〔丹陽云〕任屠。你做甚麼。〔正末云〕哎喲。有殺人賊也。還我頭來。〔丹陽云〕你纔要殺我。倒問我要頭。你自摸你那頭去。〔正末云〕師父。放任屠回家去罷。〔丹陽云〕你要去自去。誰當着你哩。〔正末云〕師父。我來時一條路。如今三條路。不知往那條路去。〔丹陽云〕你來處來。去處去。休迷了正道。〔正末云〕是是是。來處來。去處去。〔做尋思科云〕父母生我。是來處來。我若死了。便是去處去。他着我休迷了正道。這先生敢教我跟他出家去。罷罷罷。稽首。任屠情願跟師父出家。〔丹陽云〕你要出家。你可是甚麼善男善女。你恰纔提短刀越墻而過。要殺我。如今可要跟我出家。你聽者。〔詩云〕將你那嬌妻幼子都休顧。便有玉海金山也不慕。一心唯想你生身何處來。我方纔指與你條大道長生路。俺這神仙則許神仙做。你那凡夫則尋凡夫去。〔正末唱〕

【叨叨令】師父道神仙則許神仙做。凡夫則尋你凡夫去。爺娘枉說爺娘苦。〔云〕則是我那魔合羅孩兒。嗨。父母恩養。尚且報不的。量他打甚麼不緊。〔唱〕常言道兒孫自有兒孫福。〔云〕兒女是金枷玉鎖。歡喜冤家。師父。稽首。〔唱〕任屠却須省得也麼哥。却須省得也麼哥。告師父指與我一道長生路。

〔丹陽云〕任屠。你堅心要出家麼。〔正末云〕情願與師父做個徒弟。〔丹陽云〕任屠。你既要出家。拋棄了你那妻子。方可出家。〔正末云〕你徒弟既要出家。量他打甚麼不緊。徒弟都捨了也。〔丹陽云〕你真個要出家。我與你十戒。一戒酒色財氣。二戒人我是非。三戒因緣好惡。四戒憂愁思慮。五戒口慈心毒。六戒吞腥啖肉。七戒常懷不足。八戒克己厚人。九戒馬劣猿顛。十戒怕死貪生。此十戒是萬罪之緣。萬惡之種。既要學道。必當戒之。將你俗衣盡都去了。身穿着道袍。腰繫着雜綵縧。每日在菜園中。修行辦道。早晨打五百桶水。日中打五百桶水。天晚打五百桶水。繳轆轤。偎隴兒。撥畦兒。打勤勞。受辛苦。口誦道德經云。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詩云〕你那氣無強弱志為先。努力須行莫換肩。離得這番凡境界。着你生身別上一重天。〔正末云〕師父着我早晨打五百桶水。午間打五百桶水。晚夕打五百桶水。一日一千五百桶水。量這眼小井。却不打的乾了那。〔唱〕

【三煞】從今後栽下這五株綠柳侵門戶。種下這三徑黃花近草廬。學師父伏虎降龍。跨鸞乘鳳。誰待要宰馬敲牛。殺狗屠驢。謝師父救了我這蠢蠢之物。泛泛之才。落落之徒。雖然愚魯。從小裏看過文書。

【二煞】高山流水知音許。古木蒼烟入畫圖。學列子乘風。子房歸道。陶令休官。范蠡歸湖雖然是平日凡胎。一旦修真。無甚功夫。撇下這砧刀什物。情取那經卷藥葫蘆。

【煞尾】再誰想泥猪疥狗生涯苦。玉兔金烏死限拘。修無量樂有餘。朱頂鶴獻花鹿。唳野猿嘯風虎。雲滿窗月滿戶。花滿蹊酒滿壺。風滿簾香滿罏。看讀玄元道德書。習學清虛莊列術。小小茅庵是可居。春夏秋冬總不殊。春景園林賞花木。夏日山間避炎暑。秋天籬邊玩松菊。冬雪檐前看梅竹。皓月清風為伴侶。酒又不飲色又無。財又不貪氣不出。我准備麻繩拽轆轤。提挈荊筐擔糞土。鋤了田苗。種了菜蔬。老做莊家小做屠。〔帶云〕我兀的到這中年。做你一個徒弟。〔唱〕哎師父。我可也打的你那勤勞受的你那苦。〔下〕

〔丹陽云〕且喜任屠仙胎可在。便要出家。看他修行如何。再傳祕法。點化他成仙了道。〔詞云〕任屠。不是我故意的磨滅經年。也只為脩仙事全要精專。待他時有一日功成行滿。纔許你離塵世證果朝元。〔下〕

〔音釋〕

刹音察 趔郎耶切 趄且去聲 忽音虎 做租去聲 揝簪上聲 攛音爨 哭音苦 厭平聲 伏房夫切 竹音主 麤與粗同 術繩朱切 轆音鹿 轤音盧 畦音奚 物音務 鹿音路 唳音利 蹊音奚 木音暮 菊音矩 出音杵

第三折

〔旦上云〕妾身任屠渾家是也。自從那日任屠吃了幾杯酒。被他眾人攛掇着打賭賽。殺那先生去了。至今不見來家。則怕他落在人彀中。又聽的說他出了家。我如今鎖了門。抱着孩兒去小叔叔家問一聲。早來到也。小叔叔開門來。〔小叔上云〕誰叫門哩。我開開這門。呀。嫂嫂。你那裏去來。〔旦云〕小叔叔。自從你哥哥任屠。殺那先生去了。至今不見回來。〔小叔云〕俺哥哥往那裏去了。〔旦云〕聽的說道。跟着那先生出家去了。我如今抱着孩兒。不問那裏。尋將他去。〔小叔云〕我和嫂嫂尋俺哥哥去來。〔同下〕〔丹陽上云〕貧道馬丹陽。自從任屠跟我出家。可早數日光景了。今日任屠的魔頭至也。我且看他如何發付那。〔正末挑荊筐上云〕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做放下擔子科云〕自從跟着師父出家。打水澆畦。口裏念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脫離了酒色財氣。人我是非。倒大來好幽哉快活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每日在園內修持。栽排下久長活計。若不是我參透玄機。則這利名場。風波海。虛躭了一世。喫的是淡飯黃虀。淡則淡淡中有味。

【醉春風】石鼎內烹茶芽。瓦缾中添凈水。聽得一聲雞叫五更初。我又索起。起。識破這貶眼流光。迅指急景。轉頭浮世。

〔小叔同旦上云〕嫂嫂。敢在這個菜園兒裏。〔旦做見正末科云〕兀的不是任屠。好也。你怎生這般模樣。〔正末云〕稽首。你尋我做甚麼。〔唱〕

【紅繡鞋】我自撇下酒色財氣。誰曾離茶藥琴棋。〔旦云〕你在這裏。做甚麼營生。〔正末唱〕聽杜鵑一聲聲叫道不如歸。〔旦云〕你莫不游閬苑瑶池來。〔正末唱〕也不曾游閬苑。又不曾赴瑶池。〔旦云〕你可在那裏。〔正末唱〕止不過在終南山色裏。

〔小叔云〕哥哥。你想起甚麼來。真個在這裏。〔旦云〕任屠。你在這裏做甚麼。喒家去來。〔正末云〕大嫂。我如今不比往日了。〔唱〕

【石榴花】每日把轆轤繩直繳到眾星稀。我可甚愛月夜眠遲。則我這春裏夏裏秋裏冬裏受驅馳。〔旦云〕你可休後悔。〔正末唱〕更怕甚後悔。又無人把我央及。〔旦云〕早是我哩。若是別人家婦人呵。怎了。〔正末唱〕哎。你箇婆娘婦女誇強會。直尋到這搭兒田地。想當日范杞良築在長城內。乾迤逗的箇姜女送寒衣。

【鬭鵪鶉】又不比那萬水千山。〔旦云〕我從來三從四德。〔正末云〕着別人說波。〔唱〕賣弄他三從四德。〔旦云〕任屠。你撇下嬌妻幼子。家緣家計。跟着那先生出家。幾時能勾做神仙。我好也要你去。歹也要你去。〔正末云〕這婆娘好是無禮也。你不家去。我敢打你。〔唱〕我這裏便揚起我這拳頭。〔旦挨正末科云〕你打你打。可又不敢打我。〔正末唱〕他那揣與我箇面皮。〔帶云〕稽首。〔唱〕常言道今世饒人不算癡。喒兩箇元是善知識。〔旦云〕任屠。喒家去來。〔正末唱〕世來到林下山間。再休想星前月底。

〔旦云〕任屠。可不道夫唱婦隨。夫榮妻貴哩。〔正末唱〕

【上小樓】你道是夫唱婦隨。夫榮妻貴。我從那早起晚息。撅菜挑葱。打水澆畦。〔旦云〕你若不家去。我就在這裏覓個死處。〔正末唱〕你待要向這裏。撒滯殢。尋個自縊。〔帶云〕不中。〔唱〕赤緊的菜園中撧葱般人脆。

〔旦云〕我和你一同家去來。〔小叔云〕哥哥。依着嫂嫂。我每家去來。〔正末唱〕

【幺篇】往常時你勸我。今日箇我勸你。那時昧己瞞心。劈兩分星。細切薄批。〔小叔云〕自從哥哥來了。俺這買賣都折了本也。〔正末唱〕你道是這幾日。做屠的。傷折了本利。〔帶云〕兄弟。喒宰一個牲口兒。與他個快性者。要往人口裏過度的茶飯。打當的乾凈。可不道個謹行儉用。十年不富。天之命也。任屠也。你出了家也。〔唱〕你管他甚麼猪肥羊貴。

〔旦云〕你在家裏。則是宰的幾個牲口兒。誰敢勞動着你挑着這等重擔子。受這等苦楚。〔正末唱〕

【滿庭芳】這擔兒便輕如您的。你道我擔荊筐受苦。比你那擔火院便宜。〔帶云〕擔着這的呵。〔唱〕止不過兩頭來往一般興廢。不強似你躭是躭非。〔旦云〕你敢待學張子房從赤松子脩仙學道那。〔正末唱〕我雖不似張子房休官棄職。我待學陶淵明歸去來兮。喒兩箇都休罪。我和你便今番厮離。〔旦云〕你着我那裏去那。〔正末云〕由你波。〔唱〕遮莫你做張郎婦李郎妻。

〔旦云〕你不家去呵。與我個倒斷。你休了我者。〔小叔云〕說的是。哥哥。你若休了嫂嫂。我就收了罷。〔正末云〕你要休書。等我問師父去。〔旦云〕你當初娶我時。可不曾問師父。〔小叔云〕也罷。就着師父與我做個媒人。〔正末見丹陽科云〕師父。俺渾家問你徒弟要休書。我休呵好。不休呵好。借問師父紙墨筆硯。〔丹陽云〕你媳婦問你要休書。怎麼問我要紙墨筆硯。我這紙筆是寫黃庭道德經的。怎麼與你將經紙寫休書。從那裏起你那一念。妻是你的誰。誰是你的妻。休呵在的你。不休不在你。〔正末云〕師父說。休呵便在我。不休呵不在我。罷罷罷。我知道了也。師父則是教我休了的是。〔唱〕

【普天樂】我世跳出虎狼叢。拜辭了鴛鴦會。〔云〕我要寫又無紙。〔旦云〕我這裏有手帕。〔正末唱〕這手帕中做布撚。好做鋪尺。菜園中無紙筆。將手帕鋪在田地。就着這水渠中插手在青泥內。打與你箇泥手模便當休離。喒兩箇恩斷義絕。花殘月缺。再誰戀錦帳羅幃。

〔旦扯正末云〕任屠。你好下的也。〔正末云〕你休煩惱。聽我說與你。〔唱〕

【耍孩兒】想咱人生在六合乾坤內。活到七十歲有幾。人身幻化比芳菲。人愁老花怕春歸。人貧人富無多限。花落花開有幾日。則是這三寸元陽氣。貫串着凡胎濁骨。使作着肉眼愚眉。

【二煞】一來我女色再不貪。二來香醪再不吃。堆金積玉成何濟。人生一世心都愛。誰為三般事不迷。世跳出紅塵內。我則尋泛游槎天浪。下爛斧柯仙棋。

【三煞】我則要仙鶴出入隨。誰戀你香腮左右偎。你那繡衾不如我這粗紬被。我閒彈夜月琴三弄。誰待細看春風玉一圍。喒兩箇分連理。你愛的是百年姻眷。我怕的是六道輪迴。

〔旦云〕任屠。你好下的也。〔正末云〕你回去了罷。〔唱〕

【四煞】我則見匆匆月出東。厭厭日落西。秋鴻春燕相催逼。〔小叔云〕哥哥。你看這花朵兒渾家。怎生割捨的出了家。〔正末唱〕玉天仙妻兒你是你。〔旦云〕任屠。你看這孩兒。〔正末唱〕將來魔合羅孩兒〔做摔科〕知他誰是誰。〔旦哭云〕任屠。你怎麼把孩兒摔殺了。〔正末唱〕我見他揾不住腮邊淚。休想他水泡般性命。顧不的你花朵似容儀。

〔旦云〕你休了我罷。怎生把孩兒摔死了。我兒也。〔正末唱〕

【五煞】由你待叫吖吖叫到明。哭啼啼哭到黑。打悲歌休想我有還俗意。〔旦云〕任屠。喒家去罷。〔正末唱〕哎。你箇綠豆皮兒姐姐疾忙退。〔小叔云〕哥哥。跟俺嫂嫂家去罷。〔正末唱〕哎。你箇無梁桶的哥哥枉了提。休則管閒淘氣。絮的你口困。休想我心回。

【煞尾】由你死共死活共活。我二則二一則一。我休了嬌妻摔殺幼子。你便是我親兄弟。跳出俺那七代先靈將我來勸不得。〔下〕

〔旦云〕小叔叔。任屠不肯回家去。把孩兒又摔殺了。可怎生了也。〔小叔云〕真個苦惱。你不還俗便罷。又將孩兒摔死了。這般下的。嫂嫂。你如今真個不好過日子。不如跟着我一同回去住罷。〔同下〕〔丹陽云〕此人省悟了。菜園中摔死了幼子。休棄了嬌妻。功行將至。再教他見妻子惡姻緣。然後引度他歸于正道。未為遲也。〔下〕

〔音釋〕

躭音擔 迅音信 閬音浪 繳音皎 及更移切 迤音移 逗音豆 德當美切 識傷以切 撅與掘同 殢音膩 縊音記 撧疽且切 日人智切 的音底 職張恥切 撚尼蹇切 尺音恥 筆邦每切 幻音患 串川去聲 喫音恥 逼音彼 摔音洒 泡音砲 黑亨美切 一銀計切 得當美切

第四折

〔正末上云〕自從跟着師父出家。在這菜園裏打勤勞。脩行辦道。可早十年光景也。〔唱〕

【雙調新水令】我雖不曾倒騎鶴背上青霄。今日箇任風子積功成道。編四圍竹寨籬。蓋一座草團瓢。近着這野水溪橋。再不聽紅塵中是非鬧。

【駐馬聽】散誕逍遙。雖不曾閬苑仙家採瑞草。又無甚憂愁煩惱。海山銀闕赴蟠桃。新種下黃花三徑有誰澆。白雲滿地無人掃。人道我歸去早。春花秋月何時了。

〔六賊上云〕奉師父法旨。魔障任屠。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任屠。開門來。〔正末唱〕

【川撥棹】那裏這般有賊盜。菴門前誰鬧吵。俺這裏松柏週遭。山川圍着。疎竹瀟瀟。落葉飄飄。有人來到。言語低高。則道是鶴鳴九臯。開開門觀覰了。山菴中靜悄悄。

〔六賊云〕任屠。我問你要些金珠財寶。〔正末云〕俺出家人。那裏得金珠財寶。〔六賊云〕兀的不是。〔正末云〕敢是俺師父的。你要將去。〔六賊云〕我問你要那猿。〔正末云〕俺出家人那裏得那猿來。〔六賊云〕兀的不是。〔正末云〕敢是俺師父的。你要將去。〔六賊云〕我問你要那馬。〔正末云〕我出家人那裏得那馬來。〔六賊云〕兀的不是。〔正末云〕敢是俺師父的。你要將去。〔唱〕

【鴈兒落】我只道人不知鬼不覺。却元來你空叫咱空鬧。〔帶云〕金珠財寶。都將的去。師父來問。我說些甚麼。哥哥。你姓甚名誰。〔六賊云〕我名可名。無姓名。〔正末唱〕你道是名可名無姓名。〔帶云〕俺出家的東西。你將的去。〔唱〕可正是道可道非常道。

〔六賊云〕任屠。你怎生罵我。〔做揪住科〕〔正末唱〕

【得勝令】呀。走將來揪住呂公縧。〔六賊推倒正末科〕〔正末唱〕哎喲。險跌破許由瓢。鶴泣霜天表。猿啼夜月高。他將那駿馬牽着。〔帶云〕那馬嘶喊咆哮。回頭有顧主之心。〔唱〕可正是馬有垂韁報。〔帶云〕稽首。〔唱〕把性命相饒。怎生教人無刎頸交。

〔六賊下〕〔倈兒上云〕自家是任屠的孩兒。十年前在菜園中摔殺了。我如今問他索命。走一遭去。任屠。開門來。〔正末云〕又是誰叫門。我開開這門。小哥哥做甚麼。〔倈云〕我問你要件東西。〔正末云〕你要甚麼那。〔倈云〕我要你那縧兒。〔正末云〕你將的去了。我可繫甚麼那。〔倈云〕你不與我。我就殺了你。〔正末云〕你要將的去。〔倈云〕我再問你要件東西。〔正末云〕你又要甚麼那。〔倈云〕我要你那領袍。〔正末云〕你將的去了。我可穿甚麼那。〔倈云〕你不與我。我就殺了你。〔正末云〕你要呵將的去。〔倈云〕我再問你要件東西。〔正末云〕你又要甚麼那。〔倈云〕我問你要那顆頭。〔正末云〕哥哥也。連着筋哩。哥哥也。我和你有甚麼讎。〔倈云〕你記的十年前菜園中摔死了我。今日償我命來。快將頭來。〔正末唱〕

【川撥棹】諕的我五魂消。怎隄防笑裏刀。他待顯耀雄豪。亂下風颮。天也我幾時能勾金蟬脫殼。可不道家有老敬老有小敬小。

〔倈云〕將頭來。〔正末唱〕

【七弟兄】我這裏勸着。道着。他不睬分毫。別人的首級他強要。他小心兒不肯自量度。可不道君子不奪人之好。

〔倈云〕將頭來。〔正末唱〕

【梅花酒】你敢忍不的也我敢顯躁暴。我敢揝住你那頭梢。我敢爛𦠛𦠛打碎你腦。我敢各支支撧折你腰。〔倈云〕你撧波。〔正末云〕稽首。〔唱〕師父道且忍着。我又不曾宴蟠桃。又不曾煉丹藥。不死呵幾時了。

【收江南】呀。我則索咬着牙又喫你這殺人刀。〔倈殺正末科〕〔下〕〔正末云〕有殺人賊也。〔丹陽上云〕任屠。你省也麼。〔正末唱〕原來是馬丹陽使的這圈套。險把箇潑殘生傾在小兒曹。師父又撞着我則索終朝每日打勤勞。

〔丹陽云〕任屠。你見了麼。那六個人是你身邊六賊。那小孩兒是你菜園中摔死的小的。今日見了酒色財氣。人我是非。你今日功成行滿。你聽者。〔詩云〕為你有終始。救你無生死。貧道馬丹陽。三度任風子。〔眾仙各執樂器迎科〕〔正末唱〕

【尾】眾神仙都來到。把任屠攝赴蓬萊島。今日箇得道成仙。到大來無是無非快活到老。

〔音釋〕

着池齋切 覺音皎 咆音袍 哮音梟 刎文上聲 颮音袍 殼音巧 度多勞切 揝簪上聲 𦠛音簪 藥音耀

題目 甘河鎮一地斷葷腥 
正名 馬丹陽三度任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