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來生債

Top / 元曲選 / 來生債

龐居士誤放來生債雜劇

楔子

〔冲末扮李孝先上詩云〕心頭一點痛。起坐要人扶。况是家貧窘。門前聞索逋。小生姓李。雙名孝先。祖居襄陽人氏。自幼父母雙亡。習儒不遂。去而為賈。只因本錢欠少。問本處龐居士借了兩箇銀子做買賣。不幸本利雙折。無錢還他。小生前者往縣衙門首經過。見衙門裏面綳扒吊拷。追徵十數餘人。小生向前問其緣故。那公吏人道是欠少那財主錢物的人。無的還他。因此上拷打追徵。小生聽罷。似我無錢還龐居士。若告將下來。我那裏受的這苦楚。小生得了這一口驚氣。遂憂而成疾。一臥不起。在家中染病。如今覰天遠。入地近。眼見得無那活的人也。〔下〕〔正末扮龐居士領凈扮行錢上云〕老夫是這襄陽人也。姓龐名藴。字道玄。嫡親的四口兒家屬。婆婆蕭氏。女兒靈兆。小厮兒鳳毛。俺四口兒都好參禮這佛法僧三寶。俺多曾遇着幾個善知識來。馬祖師。石頭和尚。百杖禪師。多曾印證俺這三口兒都不及我這女兒靈兆。此女子性根大利。見性明白。俺祖宗以來。所積家財。萬貫有餘。我有一故友。乃是李孝先。往年問我借了兩個銀子。出外做買賣去。本利該還四個了。誰想他命運不利。將那本錢都傷折了也。我聽得道家中染病哩。行錢。將着李孝先那一紙文書。再將着兩綻銀子。喒探望孝先走一遭去。〔行錢云〕理會的。〔做走科云〕說話中間。可早來到也。孝先在家麼。〔李孝先上云〕是誰在門首。〔正末云〕是老夫。〔李孝先驚科云〕呀。是龐居士來了也。請家裏坐。〔見科云〕居士。小生病體在身。不能施禮。〔正末云〕孝先病體若何。〔李孝先云〕居士。眼見得無那活的人也。〔正末云〕孝先。曾請良醫調治也不曾。〔李孝先云〕沒錢。請良醫不起。〔正末云〕孝先。你所得的這病。可是甚麼證候。〔李孝先云〕居士。你試猜我這病咱。〔正末云〕你看波。他的病可着我猜。我依着他便了。你不是風寒暑溼麼。〔李孝先云〕不是。〔正末云〕莫不是饑飽勞役麼。〔李孝先云〕也不是。〔正末云〕莫不是憂愁思慮麼。〔李孝先做哭科云〕知我者是我心友也。我這病正是憂愁思慮上得來的。〔正末云〕呀。孝先。何憂之有。〔李孝先云〕居士不知。聽小生試說一遍。往年問居士借了兩個銀子做買賣。誰想本利傷折了。來到家中。無錢還居士。因往縣衙門首經過。見裏面吊拷綳扒的人。小生問其緣故。他道是欠少財主的財物。無錢還他。告到官中。如此般打拷追徵。小生聽罷感了一口驚氣。居士也不是那等人。假似也告到官中。追徵我這銀兩。小生是個讀書的人。那裏受的那等拷打。因此上遂憂而成疾。如今漸漸的沉重了也。〔正末背云〕我當初本做善事來。誰想倒做了冤業。我家中多有人欠少我銀兩錢物的文契。倘若都似這李孝先呵。可不業上加業。到家中我將這遠年近日欠少我錢鈔的文契。我都燒了。行錢。是必提我一提兒。行錢。將李孝先那一紙文書來。〔行錢做遞文書科〕〔回云〕孝先。這個是你的手字麼。〔李孝先云〕居士。是小生的手字。〔正末做扯科云〕我攞了這文書。點個燈來燒了者。本利該四錠銀子。都不問你要。行錢。再將兩錠銀子來。孝先。這銀子我則這般與你做盤纏。你心中這一會兒可如何。〔李孝先云〕居士。本利該四個銀子。都不問小生要。又與我兩錠銀子做盤纏。我這會兒心中恰似無了病的人也。〔正末云〕善哉善哉。我則要冤冤相解。〔李孝先云〕居士的銀子不問小生要。又與我這兩個銀子。小生今生今世報答不的居士。到那生那世。做驢做馬。填還你這恩債。居士。你正是財上分明大丈夫也。〔正末云〕孝先。我既與了你呵。要說這等言語做甚麼。〔唱〕

【仙呂賞花時】誰不知道財上分明是這大丈夫。從今後休着你那心下熬煎枉受苦。你是必好將息這病身軀。〔李孝先云〕元少居士的銀子又不問小生要。又與我這兩個銀子。此恩異日必當重報。〔正末唱〕這銀子是我肯心兒願與。〔李孝先云〕則是教小生難以克當也。〔正末云〕既是我與你呵。〔唱〕更論甚麼得之有可敢失之無。〔下〕

〔李孝先云〕居士去了也。慢慢的調治病體痊可了呵。我自有個主意。〔詩云〕曾聞一黃雀。尚有報恩環。人而不如鳥。何顏立世間。〔下〕

〔音釋〕

賈音古 攞羅上聲

第一折

〔正末引老旦卜兒正旦靈兆倈鳳毛行錢上〕〔詩云〕斷絕貪嗔癡妄想。堅持戒定慧圓明。自從滅了無明火。煉得身輕似鶴形。你子母每近前來。聽我說佛法也。佛說大地眾生。皆有佛性。則為這貪財好賄。所以不能成佛作祖。佛說貪財好賄之人似甚麼。似小兒在那刀尖上食蜜。貪其甜味。豈防有截舌了患也呵。〔唱〕

【仙呂點絳脣】塵世人倫。我可也煞曾窮問。長思忖。他可便趨富嫌貧。不想那富貴可是天之分。

【混江龍】有等人精神發憤。都待要習文演武立功勛。演武的不數那南山射虎。習文的堪歎這西狩獲麟。獲麟的魯國豈知夫子聖。射虎的霸陵誰問你個舊將軍。屈沉殺一身英勇。枉費盡半世辛勤。對面兒高車駟馬。轉回頭可早衰草荒墳。我待要拋家業。樂閒身。或是琴一操。酒三巡。我為甚一生瀟散不戀那一生錢。大剛來這十年富貴也只是十年運。運去呵有如那風搖畫燭。天散也的這浮雲。

〔云〕行錢。我昨日囑咐你燒文書一事。你早忘了也。你將那好幾櫃文書都與我擡將出來。將些草把圍着。點火來燒了者。〔行錢云〕理會的。〔做燒科〕〔卜兒云〕居士。你為何燒了這文書。〔正末云〕婆婆。我自有個主意。不必問他。〔外扮曾信實上詩云〕中和正直領天臺。此日親蒙聖敕差。誰言空闊無神道。霹靂雷聲那裏來。小聖乃上界增福神是也。因朝玉帝回還。看見下方烟焰。直衝九霄。撥開雲頭。乃是襄陽有一龐居士。他將那遠年近歲借與人錢的文書。盡燒毁了。不知是何緣故。小聖按落雲頭。化做一白衣秀士。試探問咱。居士在家麼。〔行錢云〕先生。你尋他有何事故。俺居士在家念佛哩。〔曾云〕相煩你報復一聲。道有一秀士特來相訪。〔行錢做報科〕〔正末云〕既然有客至。婆婆。你且回後堂中去。〔卜兒同靈兆鳳毛下〕〔行錢出請曾做見科〕〔正末云〕量老夫不才。有勞先生屈高就下。〔曾云〕小生久聞居士大名。特來拜訪。〔正末云〕不敢不敢。請坐行錢。看茶來。敢問先生仙鄉何處。〔曾云〕小生乃西洛人也。姓曾雙名信實。偶因遊學至此。恰纔見居士家門首灰火未絕。不知燒毁的是何物件。〔正末云〕先生不知。老夫有一朋友是李孝先。那人好生家窘。往歲問我借了兩錠銀子。出外做買賣去。誰想他本利都傷折了。無的還我。他在家憂愁思慮。成了疾病。老夫想來我家中多有人欠少我的錢鈔。假若都似這李孝先呵。我可不業上作業。因此將那遠年近日欠少我的錢物文書。都燒毁了。我則要冤冤相解也。〔曾云〕呀。居士這錢是人之膽。財是富之苗。君子結交。以德為情。小人結交以財為友。便好道。〔詩云〕世間人喜是錢親。成功立業顯家門。假饒囊底無錢使。滿腹文章不濟貧。〔正末云〕聞我佛言。道是無常迅速。生死事大。如今世上人呵。〔唱〕

【油葫蘆】不思量有限的光陰有限身。委實他錢上緊。如今那等有錢的追富不追貧。〔曾云〕若有那窮漢來投奔呵。他肯齎發些兒麼。〔正末唱〕幾曾和那窮相識每日家相尋趁。都只待共那富家郎逐日相親近。〔帶云〕還有那等人呵。〔唱〕他無錢時記人的讎。若是有錢時忘人的恩。〔曾云〕倘有那相識朋友來呵。他也肯接待他麼〔正末唱〕若有個舊賓朋一徑的將他來投逩。〔云〕他本在家裏坐着。却教人出來說。沒囉沒囉〔唱〕他可自三衙家不出那正堂門。

〔曾云〕在家如此推故。倘若長街市上撞見怎了也。〔正末云〕或者一日在市廛中和那人打了個照面。那人便道。小生探望了數次。不能得遇。他本認的那人。他只在馬上欠身。便道我不認的你。〔唱〕

【天下樂】他可也便見如同陌路人。〔曾云〕我想這等人。何足道哉。〔正末唱〕也非是小生多議論。則我這一片濟貧的心比他人心地真。〔曾云〕依居士的主見可是如何。〔正末唱〕我恨不的罄囊兒捨與人些錢。恨不的刮土兒可便散與人些銀。〔曾云〕這許多錢債文書都燒毁了可惜了也。〔正末云〕便好道萬般將不去。惟有業隨身。先生也。〔唱〕量這千百錠家舊文契有那的幾錠本。

〔曾云〕居士差矣。想今時人非錢不行。有錢的穿的是異錦輕紗。口食的是香甜美味。無錢的身穿破衣。口食淡飯。〔詩云〕無錢君子受熬煎。有錢村漢顯英賢。父母弟兄皆不顧。義斷恩疎只為錢〔正末云〕先生是知典故的人。自古及今。因這幾文錢上。不則送了一個。先生不嫌絮煩。聽我在下試說一遍與你聽者。〔唱〕

【那吒令】有一個為富的似歐明涉津。遇龍君海神。有一個為富的似元載待賓。倣玄宗聖人。有一個為富的似梁冀害民。滅全家滿門。我如今待覓一個隱淪。待尋一個逃遁。也只要免的他惡業隨身。

〔曾云〕居士差矣。你家的富貴。不是你祖上遺留的。便是你自家掙起來的。何苦又要逃遁他去。這也太過了。〔正末云〕先生。還有一等無端的小人。到那臘月三十日晚夕。將那香燈花菓祭賽。道是錢呵。你到俺家裏來波。那的都是邪氣。〔唱〕

【鵲踏枝】誰待要祭那財神。我則待送那魔君。纏殺我也財物金銀。我 的似吊客喪門。倒不如將他來與貧乏家施捨盡。另做個種果收因。

〔曾云〕居士。豈不聞聖人有云。富與貴人之所欲。貧與賤人之所惡。難道居士另是一付肚腸。與世人各別的。你可曾聞魯褒那錢神論麼。〔正末云〕老夫不知。願聞。〔曾云〕錢之為體。具有陰陽。親之如兄。字曰孔方。無德而尊。無勢而熱。排金門。入紫闥。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貴可使賤。生可使殺。是故忿爭非錢而不勝。幽滯非錢而不拔。冤讎非錢而不解。令聞非錢而不發。洛中貴遊。世間名士。愛我家兄。皆無窮止。執我之手。抱我終始。凡今之人。惟錢而已。〔詩云〕金谷奢華富石崇。為人傭作窘梁鴻。從古文章磨滅盡。至今猶說孔方兄。〔正末唱〕

【寄生草】富極是招災本。財多是惹禍因。如今人恨不的那銀窟籠裏守定銀堆兒盹。恨不的那錢眼孔裏鑄造下行錢印。〔做合掌科云〕南無阿彌陀佛。〔唱〕爭如我向禪榻上便參破禪機悶。近新來打拆了郭况鑄錢罏。這些時厮撏碎了魯褒的這錢神論。

【六幺序】這錢呵無過是乾坤象。鎔鑄的字體匀。這錢呵何足云云。這錢呵使作的仁者無仁。恩者無恩。費千百纔買的居隣。這錢呵動佳人有意郎君俊。糊突盡九烈三真。這錢呵將嫡親的昆仲絕了情分。這錢呵也買不的山坵零落。養不的畫屋生春。

【幺篇】誰待殷勤。頗奈錢親。錢聚如兄。錢散如奔。錢本無根。錢命元神。到底來養身波也那喪身。這錢呵兀的不送了多人。當日個宣帝為君。疏傅為臣。是漢朝大老元勛。賜千金為具歸途贐。青門外供帳如雲。〔曾云〕到後來可是如何。〔正末唱〕他到家鄉都給散心無悋。這故事在兩賢遺傳。千古流聞。

〔曾云〕小生與居士共同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想居士這等疏財仗義。高才大德。今日相別。後會有期。〔正末云〕行錢。去將一餅金來。〔行錢云〕理會的。〔正末云〕備一匹全副鞍轡的馬來。〔行錢云〕鞍馬也有了。〔正末云〕先生這一餅金與先生做路費。這一匹馬與先生代步咱。〔曾云〕居士。小生本為仰德而來。非為財物而至。焉敢當居士如此厚禮。這個斷然不好受得。〔正末云〕請先生受了者。〔曾云〕我小生决然不敢受。便受了也無用處。過二十年之後。小生與居士再會。〔正末云〕二十年之後有先生。敢無在下了也。〔曾云〕據着居士這等陰騭太重。必然增福延壽也。〔做別科云〕小聖恰纔見此人積功累行。施仁布德。俺神靈如何無一個報應。便好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詩云〕休將姦狡昧神祇。禍福如同逐影隨。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下〕〔正末云〕呀。天色晚了也。行錢。跟我宅前院後燒香去來。〔行錢云〕理會的。〔正末云〕這個是我那油房裝香來。南無阿彌陀佛。這個是我那粉房裝香來。〔行錢云〕香在此。〔正末云〕南無阿彌陀佛。這個是我那磨房。〔凈扮磨博士上打羅唱科云〕牛兒你不走。我就打下來了。〔正末云〕行錢。甚麼人這般唱歌呾曲的。他心中必然快活。你與我喚他出來。我問他咱。〔行錢云〕兀那羅和。你出來。爹喚你哩。〔磨博士云〕來也來也。誰喚羅和哩。〔正末云〕孩兒也。是我喚你哩。〔磨博士云〕喚我做甚麼。誤了我打羅也〔正末云〕你才唱歌呾曲。你心中必然快活。你試說咱。〔磨博士云〕爹。你道我這般唱歌呾曲。我那裏有什麼快活。孩兒每受苦哩。我一日我請着爹二分工錢。我清早晨起來。我又要揀麥。揀了麥又要簸麥。簸了麥又要淘麥。淘了麥又要晒麥。晒了麥又要磨麵。磨了麵又要打羅。打了羅又要洗麩。洗了麩又要撒和頭口。只怕睡着了誤了工程。因此上我唱歌呾曲。爹。我那裏是快活。你省的古墓裏搖鈴。則是和哄我那死屍哩。〔正末云〕嗨。我可怎生知道。不問你別事。你這眼上兩根棒兒。為甚麼支着。〔磨博士云〕爹。你道我為甚麼眼上支着這兩根棒兒。我白日裏做了一日生活到晚來恐怕打盹睡着了。誤了你家生活。因此上支着這兩根棒兒。你孩兒受苦哩。〔正末云〕孩兒也。我與你拏掉了。可是如何。〔磨博士云〕好鬆𦟄。好鬆𦟄。〔正末云〕自今日為始。將這粉房油房磨房都與我關閉了者。再休要開。〔磨博士云〕爹。你若是不開這磨房呵。羅和別不會做買賣。離了你家的門。我不是凍死。便是餓死的人。爹。可憐見孩兒每咱。〔正末云〕孩兒。我自有個主意。行錢。將一個銀子來。孩兒也你見這個麼。〔磨博士云〕這個喚做甚麼。〔正末云〕孩兒也。喚做銀子。〔磨博士云〕則說銀子。我可不曾見。爹。要他做甚麼。〔正末云〕他也中吃也中穿。〔磨博士做咬銀子科云〕中穿中吃。阿喲艮了牙也。〔正末云〕孩兒。那中吃中穿。是教你將他鑿碎了。買吃買穿。〔磨博士云〕哦。倒換過來買吃買穿。爹。你可為甚麼與孩兒每這個銀子。〔正末云〕孩兒。我與你這個銀子。不為別的。你拿去白日裏做些買賣。到晚來則着你落一覺好睡。〔磨博士云〕爹。你與我這個銀子。則要我落一覺兒好睡。孩兒每知道了也。〔正末唱〕

【醉扶歸】我為甚麼相憐憫。與你這一錠家那雪花銀。〔磨博士云〕爹。你可為甚麼與我這銀子。〔正末唱〕我則報答你那脚打羅三年這足下恩。〔磨博士云〕爹。我羅和請罪咱。我昨日瞞着爹做一個賊。偷了二升麥子。去那長街市上算了一個卦。那先生說我今年今月今日今時。可當發跡。得些兒橫財。不想爹叫我出來。與了我這個銀子。那先生也會算哩。〔正末唱〕那人也算的着輪到你那磨眼兒今日合交運。〔磨博士云〕爹。你與我這個銀子。去做甚麼生意好。〔正末唱〕這銀子我與你做買賣權時做本。〔磨博士云〕多謝爹。孩兒從今以後。再也不打羅了。〔正末唱〕哎。孩兒呵我從今以後再不要你似這般當粗坌。

〔磨博士云〕則說銀子銀子。誰曾見他來。這個原來是銀子。〔正末唱〕

【賺煞】暗評跋。忽笑哂。則被這錢使作的喒如同一個罪人。我待向那萬丈洪波落可便一跳身。轉回頭別是個乾坤。歎濁民空趲下那萬餘錠金銀。却也買不得三陽也那洞裏春。〔帶云〕這錢呵。我當初要用你時。〔唱〕可便一分不肯。〔帶云〕到今日我要捨錢時。〔唱〕可便千金何靳。〔云〕兀那世間的人。那貪財好賄。苦海無邊。回頭是岸。何不早結善緣也。〔唱〕則喒這百年人誰識百年人。〔同行錢下〕

〔磨博士云〕眾哥哥。磨房裏一應家火都交付的全了。我回家去也。那老的與我這個銀子。到家裏落一覺兒好睡。則說銀子誰見來。兀的不是銀子。說話中間。可早到家了也。則這一間小房。去時節草繩兒拴了去。今日回來。還拴着哩。我解開這繩兒。推開這門。我入的這屋裏來。關了這門。我試看我這銀子咱。兀的不是銀子。只這一個土炕。放在那裏好。我如今揣在我這懷裏。我揣的緊着。誰知道我懷裏有銀子。我聽上衙更鼓咱。呀。可早一更也。龐居士老的說來。則着我快活落一覺兒好睡。我試睡咱。〔做打鼾睡科叫云〕怎麼大街上有你走處。沒我走處。官街官道你走的。我也走的。你怎麼偏要挨肩擦膀的舒着手。往我懷裏摸甚麼。你待搶我的銀子。那裏走。這銀子是誰的。銀子是龐居士老的與我的。你拏我這銀子那裏去。快還我的銀子來。〔做搶跌倒科云〕呸。可是個夢。我試看我那銀子咱。兀的不是銀子。這銀子揣在懷裏。夢見人來搶我的。可放在那裏好。我如今把這銀子放在竈窩裏。我扒開這灰。這竈成年古代不燒火。埋上這銀子。扒上些灰兒蓋着。誰知道竈窩裏有銀子。我聽上衙更鼓咱。呀。可早二更了。龐居士老的說來。則着我快活的落一覺兒好睡。〔做睡科叫云〕這等大風。不要點燈弄火的。我說着不聽。你點那紙撚往那裏去。還不吹滅了哩。阿喲。他往那裏去。可怎生丟在草垜上。哎罷了。燒着了草垜。也刮在房上。連房也都燒着了。街坊隣舍。火夫總甲。救火麻。搭火鈎。趲水桶。救火搭。上火鈎。眾人着氣力拽。〔做倒科云〕呸。原來又是個夢。看我那銀子咱。〔做拿銀子看科云〕兀的不是銀子。放在竈窩裏。夢見火來燒我這銀子。可放在那裏好。我如今把這銀子放在水缸裏。誰知道水缸裏有銀子。揭起蒲蓋。〔做丟銀科云〕撲鼕。休道無那賊。便有那賊呵。他怎知道水缸裏有這銀子。我聽上衙更鼓咱。呀。三更了也。龐居士老的說來。則着我快活落一覺兒好睡。〔做睡科叫云〕阿。天陰了。可蓋醬缸。把那曬的麥子搬入倉裏去罷了。東南上雲布起來了。我說麼下濛鬆雨兒了。呀。大雨了。罷了罷了。水發了。山水下來了。好大雨。水淹將上來了。呀。大水衝了房子也。好大雨。水浮水浮。水分水浮。狗跑兒浮。觀音浮。躧水浮。仰蛙兒浮。〔做倒科云〕呸又是個夢。看我那銀子咱。兀的不是銀子。放在水缸裏。夢見水來淹。我這銀子。可放在那裏好。我放在這門限兒底下。把土兒埋了。休道無那賊。便有那賊呵。他怎麼知道我門限兒底下。埋着這銀子。我聽上衙更鼓咱。四更了也。龐居士老的說來。與我這個銀子。則着我快活的落一覺兒好睡。〔做睡科叫云〕阿。來了。來了。偌多的人。你拿那鍬鋤撅頭。往那裏去。俺家裏又不蓋房脫坯。你都來做甚麼。怎麼鈀我的門限。說着也不聽。你還鈀哩。鈀出我的銀子來了。里長總甲。有賊也。偷了我的銀子去了。有賊有賊。呀。拏刀砍殺我也。呀。又拏槍來扎殺我也。拏我的銀子那裏去。〔做倒科云〕呸。又是個夢。我聽上衙這更鼓咱。〔打五更做雞鳴科云〕呀。天明了也。好阿。我恰好一夜不曾睡。我試看我那銀子咱。兀的不是銀子。羅和也。你索尋思咱。這一個銀子放在水缸裏。夢見水來淹我揣。在懷裏。夢見人搶我的。埋在竈窩裏。夢見火來燒我。埋在門限兒底下。夢見人來鈀我的。拿刀來砍我。槍來扎我。一個銀子整整害了我一夜不曾得睡。想龐居士老的家有千千萬萬大箱小櫃無數的銀子。我想他來是有福的。可便消受得起。羅和。我那命裏則有分簸麥揀麥淘麥。打羅磨麪。我可也消受不的這個銀子罷。我拿着這個銀子出的門來。拽上這門。送還與龐居士老的去走一遭。〔下〕

〔音釋〕

慧音位 眾平聲 賄音毁 煞音殺 分去聲 數上聲 獲胡乖切 散上聲 推退平聲 褒音包 盹敦上聲 撏詞僉切 騭音執 祇音其 簸音播 覺音叫 橫去聲 坌滂悶切 哂身上聲

第二折

〔正末引卜兒靈兆鳳毛行錢上〕〔卜兒云〕居士想你昔日之間。多行善事。廣積陰功。久後俺子母每也有個好處麼。〔正末云〕婆婆。你說的差了也。便好道公脩公得。婆脩婆得。十人上山。各自努力。盛世難逢。佛法難遇。若是既逢既遇呵。南無阿彌陀佛。也要喒自省自悟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若論着今日風俗。正好宜太平簫鼓。有一等寒儉的泛泛之徒。他出來的不誠心。無實行。一個個強文假醋。〔卜兒云〕如今有一等高巾傲帶。表德相呼。不知他那肚皮裏如何。〔正末唱〕怕不他表德相呼。你問波可甚的是那衣冠文物。

〔卜兒云〕居士。那稱才卿的。可是怎生。〔正末唱〕

【醉春風】他那等空傲慢的喚做才卿。〔卜兒云〕那稱好古的。可是如何。〔正末唱〕那等假老成的喚做甚麼好古。〔卜兒云〕據居士恤孤念寡。敬老憐貧。世之少有也。〔正末唱〕憑着我疎財仗義有幾人。如這城中試數。數。但見個老的呵我早則出力的扶持。但見個病的呵我早則盡心兒調養。但見個貧的呵我早則傾囊兒資助。

〔卜兒云〕居士。如今那高樓上吹彈歌舞。飲酒懽娛敢。管待那士大夫哩。〔正末云〕婆婆。他肯管待那人。也不枉了。〔唱〕

【紅繡鞋】他幾曾道開東閣把那名儒來管顧。他每可動不動便宴西樓和那妓女每歡娛。〔云〕他則請人吃一盞茶呵。却早算計也。〔唱〕他將那茶托子人情可便暗乘除。常則是佯呆着回過臉。推說話紐身軀。〔云〕若有個窮相識來。便捨着磕破他頭者波。〔唱〕他每可幾曾做那五百錢東道主。

〔磨博士上云〕自家羅和的便是。可早到龐居士老的門首也。不必報復。我自過去。〔做見科〕〔正末云〕孩兒也。你慌做甚麼。我則着你落一覺兒好睡也。〔磨博士云〕我那裏睡來。一夜恰好不曾扎眼。整定害了我一夜。〔正末云〕你怎生一夜不曾得睡。〔磨博士云〕蒙與了我這個銀子。到的家裏沒處放着。我揣在懷裏。夢見人來搶我的。放在竈窩裏。夢見火來燒我。放在水缸裏。夢見水來淹我。放在門限兒底下。夢見人拿着鍬鋤撅我的。拏刀來砍我。槍來扎我。為這一個銀子。整定害了我一夜不曾得睡。我想來。爹家裏論千論萬滿箱滿櫃無數的銀子。可沒些兒事。爹。你便是有福的消受得他。我羅和那命裏則有分簸麥揀麥。淘麥晒麥。打羅磨麵。我那裏消受的這銀子。爹。你省的那脅肢骨裏敲髓麼。〔正末云〕孩兒。這是怎麼說。〔磨博士云〕我那骨頭裏沒他。的。我送這銀子來還了你。我不敢要。〔正末云〕孩兒呵。我與了你一個銀子。攪了你一夜不曾得睡。我家裏有兩三庫都是金銀寶貝。都似了你呵。如之奈何。〔唱〕

【迎仙客】哎。銀子也你饑不能與人家做飯食。你冷不能與人便做衣服。你這般沉點點冷冰冰衠則是一塊兒家福。〔云〕銀子也。你比及到我跟前呵。〔唱〕知他消磨了那幾千年。可則更換過了幾萬古。他為甚不向你跟前停住。〔云〕我與他這個銀子。打攪的他一夜不曾得睡。你無福消受。送還與我。〔唱〕哎。這銀子呵原來分定也是前生注。

〔磨博士云〕爹。我則零支着使罷。〔正末云〕行錢。將一兩銀子來與羅和孩兒。等你使的無了呵。再來取。〔磨博士云〕爹。孩兒也不敢多要。只先支一錢銀子。買一條匾擔。我做大買賣去也。〔正末云〕做甚麼大買賣。〔磨博士云〕我只去妓館家做閒的去也。〔下〕〔正末云〕天色晚了也。婆婆。你先歇息去。我宅前院後燒香去來。〔卜兒云〕理會的。〔同靈兆鳳毛下〕〔正末做燒香走科云〕我來到這粉房。〔做念佛科〕我來到這油房。〔做念佛科〕我來到這後槽門首。〔內驢馬牛做聲科〕〔正末云〕是甚麼人這般說話。我試聽咱。〔驢云〕馬哥。你當初為甚麼來。〔馬云〕我當初少龐居士十五兩銀子。無的還他。我死之後。變做馬填還他。驢哥。你可為甚麼來。〔驢云〕我當初少龐居士的十兩銀子。無錢還他。死後變做個驢兒與他拽磨。牛哥。你可為甚麼來。〔牛云〕你不知道。我在生之時。借了龐居士銀十兩。本利該二十兩。不曾還他。我如今變一隻牛來填還他。〔正末失驚科云〕嗨。兀的不諕殺我也。我當初本做善事來。誰想弄巧成拙。兀的不都放做來生債也。〔唱〕

【醉高歌】枉了我便一生苫鰥寡孤獨。半世養貧寒困苦。我則道是誰人向這槽畔低低敍。聽沉了着我慘慘的怕怖。

【滿庭芳】呀。却原來都是俺冤家倈債主。我本待要除災種福。我倒做了一個緣木的這求魚。〔云〕龐居士呵。你是念佛的人。〔唱〕這的可便抵多少業在深牢獄。不由我不展轉躊躇。〔云〕龐居士我當初與你那銀子。我也無甚歹意來。〔唱〕我則待要錢粧的你來如狼似虎。哎。誰承望今日折倒的做馬波為驢。〔做念佛科唱〕我看了他這輪迴的路。可則是陰司地府。〔云〕當初借了我銀子。無的還我。今日做驢馬眾生。來填還我。〔做念佛科唱〕哦。方信道還報果無虛。

〔做叫科云〕婆婆。靈兆鳳毛。你子母每都來。〔卜兒仝上云〕居士。你這般慌叫怎麼。〔正末云〕我恰纔前後燒香。則聽的那牛馬做聲。那牛便道我少居士二十兩銀子。無的還他。做牛來填還他。那馬便道。我少居士十五兩銀子。無的還他。做馬來填還他。那驢便道。我少居士十兩銀子。無的還他。做驢來填還他。婆婆。我當初本做善事。誰承望弄巧成拙。都做了來生債也。〔卜兒云〕嗨。誰想有這等果報。〔正末云〕婆婆。從今以後。凡百的事。你則依着我者。行錢。將那家私總曆文書。都與我搬運將出來。〔行錢云〕理會的。都搬運將出來也。〔正末云〕可補個燈來都燒了者。我再也不放與人這錢鈔了。〔卜兒云〕呀。居士。你燒了這家私總曆文書。可是主何意來。〔正末云〕婆婆。你那裏知道。〔唱〕

【石榴花】你道我燒毁了文契意何如。豈不聞君子可便斷其初。〔卜兒云〕哎。居士喒。人自是有錢的好。〔正末唱〕想着俺借錢時有甚惡心術。怎知做今生債負。來世追逋。則願的祖師指示我向西方去。早回頭拔出迷途。〔云〕燒了者。燒了者。〔卜兒云〕居士。你留着。休要燒毁了。〔正末唱〕則管裏便左來右去把我邀攔住。這錢也他敢不是我那護身符。

〔卜兒云〕居士。你好歹休要燒了這文書。〔正末唱〕

【鬭鵪鶉】豈不聞駟馬難追。我今日個一言倈既出。〔云〕婆婆。元來你心與我心不同。〔卜兒云〕我心怎生與你心不同。〔正末唱〕我待將這家業消除。你則待將火院火院來做主。〔云〕燒了者。燒了者。〔卜兒云〕居士。你且休要燒者。〔正末唱〕你為甚麼唧唧噥噥百般的無是處。〔云〕婆婆。你是念佛的人。〔唱〕我可問你甚的喚做樂有餘。我但得個一世兒清閒。便則是生平願足。

〔卜兒云〕居士。你且休燒了這文書。聽我說咱。俺兩口兒偌大年紀。孩兒每都小哩。他久已後長立成人。也要些錢物使用。你與我休便燒了也。〔正末云〕你剗的還有這個心哩。〔卜兒云〕居士。我主的不差。你只休燒毁了也。〔正末云〕婆婆。你堅意的不肯燒這文書。行錢。你去擡一櫃兒金子來。擡一櫃兒珠子來。擡一櫃兒銀子來。〔行錢云〕理會得。一櫃金子。一櫃銀子。一櫃珠子。都有了也。〔正末云〕婆婆。靈兆。鳳毛。你見麼。〔卜兒云〕居土。我見了也。你可主何意那。〔正末唱〕

【上小樓】且休論喒這倉厫波務庫。更和這家私也那無數。應有的金銀財寶。收拾將來。放在一處。則你這娘兒每厮矁着厮守着。休離了半步。看你那無常時可便帶的他同去。

〔卜兒云〕居士。你尋思波。俺女兒不曾嫁。小厮兒不曾娶。你投至的掙成這個家業。非一日之故。許多的錢物。也是可惜的。你留下些與後代兒孫受用。可不好那。〔正末云〕婆婆。你着我做財主。我做了財主。又着鳳毛孩兒做財主。鳳毛所生的孩兒。又做財主。喒家哩輩輩兒做了財主。我問你這窮漢可着誰做。〔唱〕

【幺篇】錢無那三輩兒家錢。福無那兩輩兒家福。你但看日中則昃。月滿則虧。這都是無往不復。久以後到頭來另有個養身活路。〔卜兒云〕你將錢債的文書都燒毁了。還有甚養身活路在那裏。〔正末做念佛科唱〕我待着你一家兒受佛門普度。

〔云〕婆婆。凡百的事。你則依着我者。喒家中奴僕使數的。每人與他一紙兒從良文書。再與他二十兩銀子。着他各自還家。侍奉他那父母去。喒家中牛羊孳畜驢騾馬匹。每一個畜生脖子裏掛一面牌。上寫着道龐居士釋放。不許人收留。去那鹿門山外有水草處。任他生死。喒家中有十隻大海船。一百小船兒。將喒家中金銀寶貝玉器玩好。着那小船兒搬運在那大船上。俺一家兒明日到東海沉舟去也。〔卜兒云〕居士。我依着你。把牛羊孳畜盡釋放了。但是家中人都與他從良文書。則一樁兒。你也依着我。留下海船。不要將那錢物載去沉了。等我做些買賣。可不好那。〔正末唱〕

【耍孩兒】你待着我萬餘資本為商賈。趲利息衝州撞府。或是乘船鼓棹渡江湖。或是從鞍馬晝夜馳驅。我乾做了撇妻男店舍裏一個飄零客。拋家業塵埃中一個防送夫。冷清清夢回兩地無情緒。怎熬的程途迢遞。更和那風雨瀟疎。

〔卜兒云〕居士。俺錦片也似家緣過活。你都要沉於海內。久後孩兒每成人呵。將甚麼使用。你則依着我留下這錢物者。〔正末唱〕

【二煞】古人道鷦鷯巢深林無過占的一枝。鼹鼠飲黃河無過裝的滿腹。喒人這家有萬頃田也則是日食的三升兒粟。博個甚睜着眼去那利面上剋了我的衣食。閒着手去那算盤裏撥了我的歲數。趲下些山岸也似堆金玉。這壁廂淩逼着我家長。那壁廂快活殺他妻孥。

〔卜兒云〕居士。你將這家私棄捨了呵。也思量着久後孩兒每怎生過遣那。〔正末唱〕

【煞尾】我去那酒色財氣行取一紙兒重招。我去那生老病死行告一紙兒赦書。豈不聞道兒孫自有兒孫福。我其實便作不的這業當不的這家受不的這苦。〔同下〕

〔音釋〕

俗詞疽切 行去聲 物音務 服房夫切 福音府 苫聲占切 獨東盧切 倈離靴切 獄于句切 術繩朱致 出音杵 足臧取切 矁楚九切 復房夫切 鼹音衍 腹音府 粟須上聲 玉于句切 長音掌 行音杭

第三折

〔外扮龍神領水卒上詩云〕羲皇八卦定乾坤。上帝還須輔弼臣。雲雨風雷唯我用。獨魁水底作龍神。吾神先考。所生七子。銀脊廣勝龍。銅脊沙龍。鐵脊陀龍。九尾赤龍。撩牙火龍。鎮世惡龍。吾乃第一金脊德勝龍是也。為吾神毗沙門戰退九曜刀利山。三箭成功。奉天符牒。玉帝勅命。加吾神東海龍王之職。今有襄陽一人。乃是龐居士。此人將應有家財都要沉在東洋大海。吾神未得上帝勅令。不敢收留。巡海夜义。等龐居士來時。將那船隻托住者。〔正末領卜兒靈兆鳳毛行錢上云〕行錢。將那家中金銀貫鈔。奇珍異寶。都搬運在大船上不曾。〔行錢云〕爹。都搬運在船上了也。〔正末云〕婆婆。靈兆。鳳毛。俺一家兒去那東海上沉舟去來。〔詩云〕世人重金寶。我愛刹那靜。金多亂人心。靜見真如性。〔同行科〕〔正末唱〕

【越調鬭鵪鶉】我棄了這千百頃家良田。便是把金枷來自解。我沉了這萬餘錠家私。便是把玉鎖來頓開。玳瑁珊瑚。硨磲琥珀。你當初生處生。今日個可便來處來。〔帶云〕我若無你呵。〔唱〕再不做那天北的這經商。我也再不做那江南的賈客。

【紫花兒序】我愁的是更籌漏箭。我怕的是暮鼓晨鐘。我倦的是這紫陌黃埃。大剛來光陰迅速。怎教我不心意裁劃。早早的安排。待把我這一寸心田無罣礙。大道的事着你世人不解。則願的一帆西風。送上我那三島蓬萊。

〔云〕婆婆。你看那海上的水。水上的船。船上的金銀寶貝。有個比喻也。〔卜兒云〕喻將何比。〔正末唱〕

【夭淨沙】有如那花正開風卸風衰。有如那月初圓雲暗雲埋。跳不出這塵寰世界。我覰了委實癡騃。〔帶云〕那船上的。那裏是什麼金銀寶貝。〔唱〕只當是裝一船家兀那橫禍非災。

〔云〕婆婆。早來到海岸了也。〔卜兒云〕那船上裝的都是金銀寶貝。居士。你也好大量哩。〔正末唱〕

【鬼三台】也非是我胸襟大。將金寶和船載。我只待跳出這塵寰得自在。〔卜兒云〕居士。你便老了。兒女每正後生哩。〔正末唱〕你道是白髮嘆吾儕。我道是今番暢快哉。趁着這風力軟水橫天地窄。帆力穩影吞雪浪開。這便是風送王勃。赴洪都的命彩。

〔卜兒云〕居士。你看那海岸上看俺沉舟的人。好不多也。〔正末云〕兀那君子每。我龐居士這個念頭。比別人不同。〔唱〕

【紫花兒序】我不比那越范蠡駕扁舟遊那五湖的這煙浪。我不比那晋石崇送窮船葬萬頃波瀾。我不比那漢張騫泛浮槎探九曜星台〔帶云〕你覰波。〔唱〕我則見水接着天瀉混元一派。我則見天連着水可便無半點兒纖埃。我為甚喜笑盈腮。待着他水晶宮裏龍王放一會兒解這一場我直撐殺他魚鼈和那蝦蟹。覰了這萬丈風濤。兀的不險似百尺樓臺。

〔卜兒云〕居士。這會見風浪越急了。你看那船越漂的高了也。〔正末云〕我自有個主意。行錢。將那大海船底下鑿碗來大數十個窟籠。他必然沉了也。〔行錢云〕理會的。〔做鑿科云〕爹。這船底下都鑿了窟籠也。〔正末云〕可怎生不沉。這會兒風也息。浪也平了。可怎生是好也呵。〔唱〕

【凭欄人】天際殘霞幾縷裁。水映天心有如那霞襯彩。恰纔個船隨着海岸開。抵多少煙波風送客。

〔云〕婆婆。這船只是不沉。也可怪哩。〔唱〕

【寨兒令】我則見雪浪湧似山排。可怎生又風恬水平雲霧靄。難道是積羽沉舟。這金銀呵反為輕載。心兒裏好疑猜。

【幺篇】為甚麼這番滾滾海藏裏不沉埋。〔云〕這船怎生不沉。婆婆。我猜着了也。〔唱〕他本是個虛飄飄世上的浮財。我和你發虔心禱上蒼。近岸口跪蒼苔。〔云〕婆婆。靈兆。鳳毛。都來拜者。〔唱〕拜拜拜。直拜到那月上的這海門開。

〔外扮天使上云〕兀那東海龍王。上帝勅令。將龐居士應有家財。都收入龍宮海藏者〔龍神云〕得令。雷公電母。風伯雨師。作起波浪。翻了那些海船。將龐居士應有的家財。都與我收了者。〔水卒云〕理會的。都收了也。〔龍神云〕吾神索回玉帝的話去。〔詩云〕領水卒分開波浪。顯神通現出本象。將龐居士應有家財。都收入龍宮海藏。〔同水卒下〕〔正末唱〕

【金蕉葉】我則聽的霹靂嚮驚魂喪魄。諕的我四口兒無顏落色。我則見雲偶斗空中亂擺。恰便似千百面征鼙亂凱。

【調笑令】我可便自來幾曾該端的便幾曾該。抵多少一夜西風透滿懷。諕的那嬌兒和幼女愁無奈。我向前來怎生遮寨。我則見布彤雲黯黯遮了日色。霎時間四野陰霾。

【禿厮兒】赤歷歷那電光掣一天家火塊。吸力力雷霆震半壁崩崖。俺這裏輕身向前將這海岸踹。〔卜兒扯科云〕居士靠後些。〔正末云〕婆婆。你怕甚麼。〔唱〕你還躭着鬼魂胎。哀哉。

〔云〕好大風也。〔唱〕

【聖藥王】吹的我頭怎擡。刮的我眼倦開。〔云〕龍王呵。你這般煩惱怎麼。〔唱〕又不比入山推出白雲來。漸的呵風力衰。忽的呵雲亂擺。只要你沉了喒錦帆舟楫共資財。做的個一去不回來。

〔卜兒云〕居士。你將錢物都沉在海裏了。俺四口兒如今回去。把甚麼做盤纏那。〔正末云〕婆婆。我瞞着你多哩。我會一樁兒手藝。〔卜兒云〕你會那一樁兒手藝。〔正末云〕我會編笊籬。鹿門山外有一園竹子。着鳳毛孩兒斫將來。我一日編十把笊籬。着靈兆孩兒貨賣將來。可不彀俺一家兒吃粥哩。〔卜兒云〕這的是大缸裏打翻了油。沿路兒拾芝蔴也。〔正末唱〕

【收尾】誰不知道龐居士誤放了來生債。我則待顯名兒千年萬載。你便積趲下高北斗殺身的錢。〔云〕婆婆。靈兆。鳳毛。你回頭試看波。〔唱〕可也填不滿這東洋是非海。〔同下〕

〔音釋〕

刹音察 那音挪 解上聲 珀鋪買切 客音楷 埃音哀 劃胡乖切 罣音卦 解音械 帆去聲 當去聲 窄齋上聲 勃音婆 蠡音里 載音在 藏去聲 魄鋪買切 色篩上聲 彤音同 黯衣減切 霾音埋 載上聲

第四折

〔外扮丹霞禪師上詩云〕釋迦拈花露本心。迦含微笑遇知音。燈燈相續傳千古。朗朗光明直至今。貧僧乃襄陽雲岩寺長老。法名丹霞。自幼學成滿腹文章。只為進取功名。路逢馬祖禪師。問我秀才那裏去。貧僧回言。我選官去也。祖師道。秀才比及你選官呵。我選佛還好的多哩。我一聞其言。心下朗然省悟。因此金刀落髮。捨俗出家。先參馬祖。後拜石頭和尚。多得公案。爭奈未能了達。此處襄陽有一人是龐居士。他有個女兒靈兆。生的十分大有顏色。每日在寺門首貨賣笊籬。但是賣不了的。貧僧都買下。我有心無心。買下三房子笊籬。這早晚敢待來也。〔靈兆上云〕妾身是靈兆女。自從俺父親在海上沉舟回來。搬到這鹿門山住。俺父親會編笊籬。一日與我十把笊籬。將來長街市上貨賣。這早晚無人買這笊籬。俺父親的齋食。如之奈何。且到雲岩寺山門首賣去。敢那和尚又要買笊籬也。〔禪師做出門科云〕這早晚正是那女子來的時候也。〔見靈兆科云〕小娘子問訊。〔靈兆答科云〕萬福。〔禪師云〕小娘子。這笊籬敢又是賣不了的麼。〔靈兆云〕師父。是賣不了的。〔禪師云〕我有心要買笊籬。爭奈身邊無錢。你肯跟的我方丈中去麼。〔靈兆云〕師父。你是個出家兒人。怕做甚麼。我跟你去。〔跟至方丈科〕〔禪師云〕我着兩句言語嘲撥他。看他曉的麼。〔做念云〕老和尚合掌當胸。小娘子自去分解。〔靈兆背云〕這和尚無禮。着言語嘲撥我。他如今不言語便罷。再言語呵。我答他兩句。〔禪師云〕他不聽的。高着些念。老和尚合掌當胸。小娘子自去分解。〔靈兆云〕你聽我道兩件事。依的。妾身便和你共同歡愛。〔禪師云〕休道兩件事。便十件貧僧也依。出家人亦無罣礙〔靈兆云〕你着那經為枕比丘取樂。佛鋪地袈裟蒙蓋。〔禪師云〕南無阿彌陀佛。壞教門遺臭人間。墮阿鼻老僧罪大。〔靈兆云〕你參空禪仔細追求。怎生見真佛昂然不拜。〔禪師云〕得悟時拈起放下。拜佛也有何耽待。〔合掌做拜靈兆打禪師頭科云〕掌拍處六根清凈。這笊籬打撈苦海。〔禪師云〕方信道色即是空。果然的空即是色。〔靈兆下〕〔禪師云〕南無阿彌陀佛。若不是吾師點化。貧僧怎了也。吾師一日不曾賣的一把笊籬。父母倚門而望齋食。如今貧僧將這一百文長錢。放在路上。待吾師拾的去。有何不可。〔詩云〕我恰纔凡心起微微動處。被一片黑雲遮住。若不是點化真言。險墮了阿鼻地獄。〔下〕〔靈兆再上科云〕妾身自離了雲岩寺。度脫了丹霞長老。不曾賣得一把笊籬。俺父母齋食。怎生是好呀。這道傍不知是甚麼人遺下這一百文長錢。我待不將的去來。只恐怕誤了父親齋食。我待要將的去來。怎好昧心貪利。〔做沉吟科云〕我如今將這十把笊籬放在道傍。怕那人來尋這錢呵。將笊籬賣過一般世俗人休看的這笊籬小可也。〔詩云〕翠竹枝枝選嫩條。編成此物手中操。常將濟世菩提念。去那苦海波中用意撈。〔下〕〔正末引卜兒凰毛上〕〔詩云〕有兒不曾娶。有女不曾嫁。大家團圞頭。說會無生話。自從將我那家緣家計。金銀寶貝。都裝到東海內沉了。來這鹿門山結一草庵。脩行辦道。到大來悠哉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誰似我靜中參透了這祖師禪。我待向雪山頭養心脩煉。當日那溶溶的天似水。漫漫的海無邊。一自沉了我那家緣。我將這成道記誦千徧。

〔靈兆上云〕妾身靈兆。將着這一百文長錢。見父親走一遭去。〔做見科〕〔正末云〕靈兆孩兒。你回來了也。〔靈兆云〕父親。你孩兒回來了也。〔正末云〕孩兒。你賣笊籬。可是如何。〔靈兆云〕父親。你孩兒因度脫了丹霞長老。不曾賣的笊籬。出那寺來。道路傍邊。不知甚麼人遺下一百文長錢。我待要不將的來。則恐怕誤了父親齋食。你孩兒將那十把笊籬放在傍邊。等那人來尋這錢時。將這笊籬就是賣與他一般。你孩兒主意的是麼。〔正末云〕孩兒也。你見的是。〔外扮青衣童子上云〕居士。上聖有請。〔正末云〕你是那裏來的。〔唱〕

【沉醉東風】誰更敢推辭腼腆。我並不曾半霎兒俄延。我從來富不驕。端的個貧無怨。〔青衣云〕不只我來。兀的不又是一個來也。〔正末做回頭科〕〔青衣云〕疾。〔下〕〔正末云〕在那裏。〔唱〕他把我賺回頭早海變桑田。〔內動樂聲科〕〔正末云〕是好樂聲也。〔唱〕我則聽的聒耳笙歌奏管絃。那一派仙音得這韻遠。

〔做看科云〕婆婆。你看那金門玉戶。碧瓦琉璃。比塵世不同。此處必是天宮也。〔卜兒云〕居士。你看這牌面上寫着字兒哩。〔正末唱〕

【雁兒落】兀的不明明的在這門額上顯。分朗朗在這牌面上見。牌面上青書篆着的是兜率宮。門額上金字鐫着的是靈虛殿。

【得勝令】這裏可敢別是一重天。俺又不曾高駕五雲軒。〔云〕婆婆。世間則有紅蓮花。白蓮花。那得這青蓮花。金蓮花。〔唱〕這的是太液蓮如錦。可則抵多少青山花欲燃。〔云〕婆婆。你見麼。一個石洞門開着半壁兒。掩着半壁兒。你子母每敢先過去麼。〔卜兒同靈兆鳳毛過洞門科〕〔卜兒云〕居士。俺先過洞門來了也。〔正末云〕婆婆。你瞞着我多哩。〔唱〕却不是你從前。多與人行方便。着硬處你早當先。豈不聞心堅石也穿。

〔外扮註祿神上云〕龐居士。休驚莫怕。〔正末云〕兀的不諕殺我也。〔唱〕

【喬牌兒】諕的我意癡癡身倒偃。把不住的腿脡顫。我見他貌威嚴身壘浪霞光現。〔註祿神云〕吾神奉勅令在此等候多時也。〔正末唱〕他道是奉玉皇詔旨宣。

〔云〕何方聖者。是甚靈神。通名顯姓咱。〔註祿神云〕吾神上界註祿神是也。〔正末云〕生前何人。〔註祿神云〕生前是少你銀子的李孝先。〔正末云〕誰是李孝先。〔註祿神云〕吾神就是李孝先。〔正末云〕可喜可喜。得此美除也。〔註祿神云〕你見吾神歡喜麼。〔正末云〕可知歡喜哩。〔註祿神云〕我着你大歡喜哩。有你一個舊朋友你要見麼。〔正末云〕我可知要見哩。〔註祿神云〕疾。〔外扮增福神上云〕龐居士。你認的吾神麼。〔正末云〕何方聖者。甚處靈神。通名顯姓咱。〔增福神云〕吾神乃增福神是也。〔正末云〕生前何人。〔增福神云〕生前乃是二十年前勸你燒文書的曾信實。〔正末唱〕

【殿前歡】我可便記塵緣。則為那市廛中傒倖我二十年。〔增福神云〕居士今日功成行滿。證果朝元也。〔正末唱〕不打入六道輪迴轉。又待着俺平地昇天。〔增福神云〕小聖有言在前。道二十年以後。當與居士相見。〔正末唱〕記當初有句言。到今日重相見。今日呵可便稱了我平生願。端的是抽胎換骨。火內生蓮。

〔增福神云〕居士。你非是凡人。乃上界賓陀羅尊者是也。龐婆。你是上界執幡羅刹女。鳳毛。你是善才童子。你一家兒都不如女孩兒靈兆。乃是南海普陀落伽山七珍八寶寺。號元通。名自在觀音菩薩。〔詩云〕則為你一念差受此塵緣。再修行六十餘年。龐居士你今日功成行滿。合家兒證果朝元。〔正末唱〕

【折桂令】這的是龐居士四聖歸天。出世超凡同共朝元。則為我救困扶危。疎財仗義。都做了註福消愆。今日個乘綵鳳十洲閬苑。跨蒼鸞弱水三千。我勸你人世官員。莫戀浮錢。只將那好事常行。管教你一個個得道成仙。

〔音釋〕

阿何哥切 鼻音疲 賺音湛 鐫兹宣切 顫音戰

題目 靈兆女點化丹霞師 
正名 龐居士誤放來生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