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兒女團圓

Top / 元曲選 / 兒女團圓

翠紅鄉兒女兩團圓雜劇

楊文奎撰

楔子

〔搽旦扮李氏同二淨福童安童上〕〔搽旦詩云〕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早時不算計。過後一場空。老身姓李。夫主姓韓。夫主早年亡化過了。所生兩孩兒。一個喚福童。一個喚安童。有個小叔叔是韓弘道。嬸子兒張二嫂。潑天也似家私。他掌把着。我如今要分另了這家私。俺兩個孩兒未娶妻哩。福童請你嬸子來。〔福童喚科云〕嬸子有請。〔二旦扮張氏上云〕孩兒也。你喚我做甚麼。〔福童云〕我母親請你哩。〔二旦云〕這等我須索走一遭去。早來到門首也。你報復去。〔福童云〕母親。嬸子來了也。〔搽旦云〕道有請。〔福童云〕嬸子請。〔二旦做見搽旦拜科云〕伯娘喚我做什麼。〔搽旦云〕嬸子請坐。我請將你來。別無甚事。我要分另了這家私。我兩個孩兒。不曾娶親哩。〔二旦云〕伯娘。我可不敢主張。等你叔叔韓二來家商議。〔搽旦云〕福童門首看者。若你叔叔來呵。報復我知道。〔正末扮韓弘道上云〕老夫蠡州白鷺村人也。姓韓名義。字弘道。祖上庄農出身。所積家財萬貫有餘。我有一個家兄是韓弘遠。早年間亡化過了。家兄遺下二子。長叫福童。次叫安童。我那兩個姪兒。他從那三五歲上無爺。可是老夫擡舉的他成人長大。爭奈我那嫂嫂。性兒有些乖劣。幸得我妻張氏賢惠。見老夫年近六旬。無有子嗣。與我娶了個小渾家。姓李小字春梅。如今腹懷有孕也。這兩日見我嫂嫂。和那兩個姪兒。心中好生不喜。想必為這春梅懷孕。有些妬忌的意思。也不見得。恰纔和幾個老弟兄每。飲了幾杯酒回來。早到家門首也。〔搽旦云〕分另了家私却也淨辦。〔正末云〕怎生這般大驚小恠的。我過去咱。〔福童云〕好好。叔叔來了也。〔正末見搽旦施禮科云〕呀。早辰間不曾見嫂嫂。嫂嫂祗揖。〔搽旦回禮科云〕叔叔請坐。〔正末云〕二嫂。您恰纔為什麼這般炒鬧那。〔二旦云〕恰纔伯娘請將我來。要分另了這家私。〔正末云〕誰這般道來。〔二旦云〕是伯娘道來。〔正末云〕我問嫂嫂咱。〔做問科云〕嫂嫂。您恰纔為什麼炒鬧來。〔搽旦云〕是我請將叔叔嬸子過來。要分另了這家私。樹大枝散。自然之理也。〔正末云〕這家私比先家兄在時。原無積趲。都是我苦掙下的。既然嫂嫂要分另家私。我問這兩個姪兒咱。福童安童。您母親要分另家私。您兩個心裏如何。〔福童云〕我兩個不曾娶老婆哩。分另這家私倒也淨辦。〔正末云〕這的是您娘兒每商定了也。可不干我事。請的本處社長來者。〔福童云〕理會的。出的門來。社長在家麼。〔社長上詞云〕老阿老。起遲臥早。硬的便嫌軟。軟的蒸餅兒倒好。我是本處的社長。門首有人喚門。我開開這門。孩兒也。喚我做甚麼。〔福童云〕俺叔叔要分另了家私。我一徑的來請老社長。你說我家的這家私虧了誰來。〔社長云〕多虧了你那韓二。〔福童云〕老社長。你若過去見了俺叔叔。只說這家私虧了韓大。我便買羊頭打旋餅請你。你若是分的我這家私少了呵。你也知道我的性兒。〔社長云〕理會的。來到門首也。報復去。〔福童做報科云〕請的社長來了也。〔正末云〕道有請。〔福童云〕請進去。〔社長做見科云〕支揖。〔正末還禮科云〕老社長請坐。〔社長云〕請將老漢來有甚麼勾當。〔正末云〕請將老社長來。別無甚事。我這嫂嫂和俺兩個姪兒。要分家哩。我這家私的緣故。老社長你也盡知。庄農人家。止不過有些田產物業牛羊孳畜金銀錢物。分做兩分。我與兩個姪兒各得一半。老社長你則平等着。〔社長云〕老漢知道有多少鈔。〔福童云〕鈔有十塊。〔社長云〕韓二你拏一塊。與這孩兒九塊。〔福童云〕銀子十斤。〔社長云〕韓二你拏一斤。與這孩兒九斤。〔福童云〕老社長還有牛羊孳畜田產物業。〔社長云〕韓二你要他怎麼。都與這兩個孩兒罷。分的平平兒的也。〔正末云〕改日致謝老社長。勿罪勿罪。〔福童送社長出科〕〔社長云〕孩兒。家私都是你拏了也。羊頭薄餅將來我吃。〔淨打社長科云〕老弟子孩兒。有甚羊頭薄餅。不得工夫買哩。改日請你吃罷。〔社長詩云〕這厮做事忒不才。分另家私喚我來。羊頭薄餅不曾吃。險些打出腰子來。〔下〕〔正末云〕嫂嫂。分開了家私也。有這所宅兒。您便住那東首裏。俺住這西首裏。〔大旦云〕一宅分為兩院。你也休上俺門來。我也不上你門去。〔同福童安童下〕〔正末云〕嫂嫂打起這界牆。咱便是不厮見了。二嫂。你看這無兒女的好不氣長也呵。〔二旦云〕韓二。伯娘要分這家私。不為別的。見你每朝逐日。伴着那火狂朋恠友。飲酒作樂。因此上分另了這家私。常在背後罵你做酒浸頭哩。〔正末云〕這家私依着他分開便了。却要說這等閒言長語做什麼那。〔唱〕

【仙呂賞花時】何須你簸揚我貪杯酒浸頭。則你那閒言語說念的春風樹點頭。〔云〕可也恠不的。〔唱〕從來這拙婦每他須巧舌頭。〔云〕一家兒人家。被這等歹心的婦人每。都壞了也。〔唱〕他搜尋出這等分家私的由頭。〔云〕我若早有個兒子。也不到得眼裏看見如此。〔唱〕哎。這便是我沒孩兒的那個下場頭。〔同二旦下〕

〔音釋〕

蠡音里 長音丈 簸音播

第一折

〔搽旦同福童安童上〕〔搽旦云〕事不關心。關心者亂。雖然和俺兩個孩兒。分另了家私。想俺那叔叔有個小渾家。喚李春梅。他如今腹懷有孕。若得個女呵罷了。若是得個小廝兒。家私過活。都是他的。我這兩個孩兒。可不乾生受了一世。只得了這一分家計。今日臘月十五日。是嬸子生日。我如今請將嬸子過來。吃幾杯酒。我將三兩句話搬調他。把李春梅或是趕了。或是休了。家緣過活。都是我兩個孩兒的。便是我生平願足。〔福童云〕母親說的是。〔搽旦云〕孩兒。隔壁請將你嬸子來者。〔福童云〕理會的。嬸子在家麼。〔二旦上云〕是誰喚我。開門看來。孩兒也。有甚麼勾當。〔福童云〕俺母親有請。〔二旦云〕韓二也。隔壁伯娘請我哩。你看家我便來也。〔二旦做到科〕〔福童報云〕母親。嬸子來了也。〔搽旦云〕道有請。〔福童云〕嬸子請進。〔二旦見科云〕伯娘喚我做甚麼。〔搽旦云〕今日是你貴降之日。故請你來吃杯壽酒。〔二旦云〕做甚麼要害伯娘。〔搽旦遞酒科云〕孩兒將酒來。嬸子滿飲一杯。〔二旦云〕伯娘。你也飲一杯。酒勾了也。〔搽旦做搬調科云〕嬸子。我有句話敢與你說麼。〔二旦云〕伯娘甚麼話。你說波。〔搽旦云〕我叔叔恰不娶了春梅。如今腹懷有孕。叔叔說道若是得個女兒且罷。若得個小廝兒呵。我把二嫂着他灶窩裏燒火打水運漿。着他和那母狗兩個睡。我聽得這句說話。一向有些不忿。我若不和你說呵。你怎麼受得這虧。我和你妯娌之情。故和你說知。你要自做個主意。〔二旦云〕伯娘。酒勾了也。待改日我還席罷。我回家去也。〔做別科云〕我出的這門來。恰纔聽了伯娘所說。氣的我一點酒也無了。我如今到家中。沒這般事。萬事罷論。若有這等勾當。韓二也。我不道的和你兩個乾罷了哩。〔下〕〔搽旦云〕嬸子去了也。孩兒你放心。好歹趕了春梅。這家私都是您的。無甚事。後堂中飲酒去來。〔同下〕〔正末同搽旦春梅上〕〔正末云〕今日臘月十五日。是我那二嫂賤降之日。隔壁兩個姪兒和嫂嫂。請將過去了。必是慶壽的酒。李氏。比及二嫂來呵。先和你吃幾杯酒咱。時遇冬天。紛紛揚揚。下着大雪。又刮起這般大風。便好道風雪是酒家天也呵。〔唱〕

【仙呂點絳脣】澟列風吹。雪花飄墜。彌天地。不辨高低。似一片瓊瑶砌。

【混江龍】莫不是春光明媚。既不沙可怎生有梨花亂落在這滿空飛。這雪呵供陶學士的茶竈。粧黨太尉的筵席。這雪呵探梅客難尋三徑去。便有那釣魚翁也索披得一蓑歸。幸際着太平時世。正遇着豐稔年歲。有新釀熟的白酒。舊醃下的肥雞。自偎罏斟酌。沒故友相知。則我放開懷連飲到數十巡。待要儘今生向這老瓦盆邊醉。但守着竹籬茅舍。也不願那畫閣朱扉。

〔二旦上云〕我來到這前廳上。不見韓弘道。敢在這臥房裏。〔做聽科云〕兀的不吃酒哩。我且不要過去。聽他說甚麼。〔春梅云〕俺那姐姐有你在家呵。另做個眼兒看我。無你呵。將我不是打。便是罵。我這般受苦。怎生是好。〔二旦云〕元來這個潑奴胎他正說我哩。〔正末云〕李氏也。你不說呵。我怎生知道。我與你把盞陪話咱。〔唱〕

【油葫蘆】我這裏親手高擎着這瀲灩杯。李氏也我有句話苦勸你。則咱這家務事不許外人知。〔帶云〕依着我的心呵。從今以後。〔唱〕則要您便歡歡喜喜相和會。不要你那般悲悲戚戚閒爭氣。〔春梅云〕每日打罵我。怎麼受的。〔二旦云〕你道波。我做甚麼打你來。〔正末云〕你依着我呵。〔唱〕他要強與他些強。你伏低且做低。你辦着一片至誠的心可自有個峥嶸日。你是必休折證是和非。

〔云〕便做道他強你弱。他好你歹。都休在我眼前說也。〔唱〕

【天下樂】豈不聞道路上行人也那口似碑。我如今便年也波紀年紀可便近六十。雖然咱有家私我這眼前無一個子息。〔云〕李氏也。我為你呵。多曾用心來。〔唱〕我背地裏禱神祇。〔帶云〕也不論是男是女。〔唱〕但得一箇喂眼的。恰便似那心肝兒般知重你。

〔二旦云〕這個老弟子孩兒無禮。心肝兒般知重他哩。〔做喚門科云〕開門來。開門來。〔正末做開門科云〕呀。二嫂來了也。〔二旦云〕老弟子。為這個潑賤奴胎說的我好也。我打這歪刺骨。〔正末唱〕

【那吒令】你入門來便鬧起。有甚的論黃數黑。街坊每都聽知。誰敲牙波料嘴。這婆娘家便背悔也。忒瞞心昧己。〔二旦做打春梅科云〕我打這箇歪刺骨。〔正末云〕二嫂休閃了手。〔唱〕火不登紅了面皮。沒揣的便揪住䯼髻。〔二旦云〕我打他有甚麼事。〔正末云〕二嫂休閃了手。〔唱〕不歇手連打到有三十。

【鵲踏枝】哎。你一個歹東西。常好是不賢慧。〔二旦叫科云〕天也。韓弘道氣殺我也。〔正末唱〕有甚事叫喚聲疼。沒來由出醜揚疾。可怎生全不依三從波四德。也是我不合將你來百縱千隨。

〔二旦云〕韓二。我老實和你說。你棄一壁兒。就一壁兒。你愛他時休了我。愛我休了他者。〔正末云〕虧你不害口磣。說出這等話來。〔唱〕

【寄生草】你休恁般生嫉妬。休那般無智識。量這一個皮燈球犯下甚麼滔天罪。哎。你一箇鬼精靈會魔障這生人意。可知我這個酒糟頭不識你這拖刀計。則恐怕李春梅奪了你那燕鶯期。走將來黃桑棒打散了鴛鴦會。

〔云〕二嫂請坐。今日是你箇貴降的日子。我陪禮奉你一杯。〔二旦云〕我吃你娘漢子的酒。依着我把春梅休了者。〔正末云〕有甚麼難見處。隔壁兩個姪兒和嫂嫂請過去。必定搬調了你一言兩句。所以家來尋鬧。休聽別人言語。聽我兩句話。咱兒要自養穀要自種。休聽人言語。二嫂且滿飲一杯。〔二旦丟盞科云〕我還吃甚麼酒。快把春梅休了者。〔春梅云〕韓二。省的這般鬧。休了我罷。〔正末云〕小賤人。俺這裏說話。那得你來。你知道您姐姐為甚麼娶將你來。則為老夫年近六旬無子。所以尋將你來。姐姐肯信着別人的言語。趕了你出去。倒着我韓弘道絕戶了。二嫂。你休聽別人言語。則滿飲一杯。〔二旦云〕將的去。我吃他做甚麼。如今好便好。歹便歹。俺兄弟七八個。如狼似虎哩。我如今尋個死處。俺那幾個兄弟。城裏告將下來。把你皮也剝了。我死也要你休了者。〔正末云〕二嫂。你休覓死處。嗨。我這男子漢。到這裏好兩難也呵。待休了來。不想有這些指望。待不休了來。我這大渾家尋死覓活的。倘或有些好歹。我那幾個舅子。狼虎般相似。去那城中告下來呵。韓弘道為小媳婦逼死大渾家。連我的性命也送了。則不如休了他者。只少着紙墨筆硯奈何。〔二旦云〕兀的不是翦鞋樣兒的紙。描花兒的筆。你快寫。不寫時我便尋死也。〔正末做寫科云〕寫就了也。二嫂你與他去。〔二旦云〕則有丈夫休媳婦。那裏有個大媳婦休小媳婦。倘或衙門中告下來。我倒吃罪過。與他便與他。不與他我便尋死也。〔正末云〕二嫂。只我與他便了也。春梅。這的不干我事。去去去。〔春梅云〕我出的這門來。我將着這休書。也不嫁人。前街後巷。則是叫化為生。韓弘道。則被你苦殺我也。〔下〕〔正末云〕二嫂。我往院前院後執料去咱。〔二旦云〕你敢要趕李春梅去也。〔正末云〕哎。休也休了他。我趕他做甚麼。〔背云〕那左院裏小的每。有人曾見李春梅來麼。有人收留的在家。我多有錢鈔與您也。〔內云〕去的遠了也。〔正末云〕去的遠了。兀的不痛殺我也。〔二旦云〕韓二。你不啼哭來那。〔正末云〕老漢偌大年紀。眼兒裏怎生無些冷淚。〔二旦做冷笑科云〕你這等症候。好來的疾也。〔正末云〕二嫂。我有句敢說麼。〔二旦云〕敢是要趕李春梅麼。〔正末云〕我的主意。待把李春梅尋將回來也。不留在咱家裏住。則着在那庄院人家借住。待他生下一男半女。那其間再趕出去。也未遲哩。〔二旦云〕為什麼那。〔正末云〕我則怕絕戶了也。〔二旦云〕放着兩個姪兒怕做甚麼。〔正末云〕那兩個都不是孝順的也。〔唱〕

【賺煞尾】罷罷罷你今不聽我這丈夫言。久以後必受俺那姪兒每的氣。那厮每一個個賊心賊意。只待要吞佔我的家私。你也須自做個見識。我言語盡是誠實。說着呵痛傷悲。怎不的蹙損的這愁眉。你也則是穩放着船到江心那其間可便補漏遲。現如今有穿有吃。到後來無子無力。二嫂也我只怕你得便宜翻做了一個落便宜。〔下〕

〔音釋〕

妯音逐 娌音里 席星西切 釀泥降切 瀲離店切 灩音豔 峥音橙 嶸音橫 十繩知切 息喪擠切 黑亨美切 䯼丁離切 慧音會 疾精妻切 德當美切 磣初錦切 識傷以切 實繩知切 吃音恥 力音利

第二折

〔外扮俞循禮同旦兒王氏上〕〔俞循禮詩云〕耕牛無宿料。倉鼠有餘糧。萬事分已定。浮生空自忙。小可是這新庄店人氏。姓俞名循禮。嫡親的夫妻兩口兒家屬。渾家王氏。他有一箇兄弟。在這四村上下。看着幾箇頭口兒。人口順都喚他做王獸醫。我如今潑天也似家私。無邊際的田產物業。爭奈寸男尺女皆無。謝天地可憐。如今我這大嫂腹懷有孕。十箇月滿足。將次分㝃。城中有幾主錢鈔。下次小的每取不將來。我如今自要親身的去。大嫂。我囑付你。則怕我一頭的去後。你分㝃呵若得一箇小厮兒。就槽頭上選那風也似的快馬。着小的每到城中來報我。我若到的家中。殺羊造酒。做個慶喜的大筵席。若得一個女兒。便打滅休題着。大嫂。我囑付下你也。下次小的每鞁下頭口兒。我到城中索取錢債。走一遭去來。〔下〕〔旦兒云〕員外索錢去了。我得個兒也是你的。女也是你的。怎麼得個兒便教報信。得個女便打滅了。天阿。怎生得個小厮兒。稱了俺員外的心也好。下次小的每於路上好看員外。早些兒回來者。〔下〕〔李春梅上云〕妾身是李春梅。自從韓二休將我出來。我腹懷有孕。白日裏在這四村上下叫化。我到晚來在巡鋪裏歇息。天色晚了也。我去這巡鋪裏歇息去。怎麼一時間就肚疼起來。敢是要養娃娃也。〔丑扮王獸醫拏捩鼻木上云〕自家新庄店人氏。姓王。在這四村上下看着幾個頭口兒。人口順則叫我做王獸醫。嫡親的夫妻兩口兒。寸男尺女皆無。新來俺那渾家根前。得了一個小的。可惜落地便死了。俺那渾家好不煩惱。我便道俺這骨頭裏沒他的。你煩惱做什麼。我有個姐姐嫁與這俞循禮。潑天也似家私。寸男尺女也都沒有。俺那姐姐懷着身孕。却養下一個女兒。俺那姐夫索錢去了。臨出門時對俺姐姐說。若得個女兒。便打滅了休題。若得個小厮兒。便着人飛馬報他去。你看我那姐夫。隔着肚皮。那裏知道。做娘的都是一樣懷胎。分甚麼男女。我在東庄裏看幾箇頭口兒。吃了幾鍾酒回去。老的每道王獸醫也。前頭有鬼。你行動些兒。我說道那裏便有鬼來。天色將晚了也。我口裏便強着。脚步裏也走動些兒。〔做走科〕〔春梅做叫喚科〕〔王獸醫云〕呀。真個有鬼。我拏出我這捩鼻木來。有鬼無鬼。撮鹽入水。待走過去。我先喝他一聲。𠺙。甚麼東西。〔春梅云〕我是人。〔王獸醫云〕我說不是鬼。你是甚麼人。〔春梅云〕我是叫化的。〔王獸醫云〕你是男子是婦人。〔春梅云〕我是個婦人。〔王獸醫云〕你那裏做甚麼哩。〔春梅云〕我這裏養娃娃哩。〔王獸醫云〕元來叫化的。他也養娃娃。你得了箇小厮兒是女兒。〔春梅云〕是個小厮兒。〔王獸醫云〕俺姐夫潑天也似家私。倒得了個女兒。你看這叫化的。倒養了個兒子。天阿。知他怎生對付着哩。兀那婦人。你那小的不與了人。要做甚麼。〔春梅云〕俺與人誰要。〔王獸醫云〕將來我要。〔春梅云〕你將的去波。〔王獸醫云〕一箇好兒也。你看那青旋旋的頭兒。小小的口兒。高高的鼻兒。我抱將去。暗暗的與俺姐姐。可不是好呀。百忙裏溺我一身尿。兀那婦人。我隨身帶着些碎銀子兒。與你將息去者。〔春梅云〕哥哥你姓甚麼。〔王獸醫云〕問我姓。咦。他倒乖也。你問我做甚麼。你可姓甚麼。〔春梅云〕我姓李。小字春梅。〔王獸醫云〕你將的這碎銀子兒將息你那身體去。我將着這小的到的家中。久後擡舉的成人長大。李春梅也。我着你子母每團圓了。也不見的哩。〔下〕〔旦兒上云〕妾身王氏。自從員外索錢去了。我得了箇女兒。我也不曾稍信與他。我那兄弟王獸醫。他這幾日也不來望我。好煩惱人也。〔王獸醫上云〕我將着這個孩兒。送與俺姐姐去。我不敢往那前門裏去。恐怕人看見我。我往這後門裏去。却又撞見那肯分的老院公。我叮囑他這樁事。則除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若是走透了一點兒消息。我着俺姐姐打也打殺你。我自一逕走到姐姐根前去。〔旦兒云〕是誰。〔王獸醫云〕是您兄弟。〔旦兒云〕自家的兄弟怕做甚麼。過來。〔王獸醫見科云〕姐姐。你添了個甚麼。〔旦兒云〕我添了個女兒。〔王獸醫云〕我可與你個小厮兒。〔旦兒云〕你那裏將來。〔王獸醫云〕姐姐你休問他。若是姐夫來家。則說是你添的。〔旦兒云〕好好。兄弟也。你將這女兒或是丟在河裏井裏。憑你將的去。〔抱兒下〕〔王獸醫云〕我出的這門來。你看俺姐姐波。與了他那小厮兒。他便道把這女兒丟在河裏井裏。那個小厮兒便強殺者波。則是別人的。這個女兒便歹殺者波。只是我的親外甥兒。我便怎麼下的。我將到家中。我那渾家可不有乳食。把這女孩兒擡舉成人長大。招個女壻兒。久以後也把老糟頭送在土裏。〔下〕〔俞循禮同旦兒倈兒上〕〔俞循禮云〕過日月好疾也。則從索錢回來。我這大嫂根前。所生了個添添孩兒。今經可早十三年光景。我因為這得了添添孩兒。特地蓋了一座義學堂。請了一箇先生。將這四村上下小的每。都聚會在這學堂裏攻書。但是那別個學生背不過的書。俺這添添孩兒。他又早記了也。好一個聰明的孩兒。我心中十分歡喜。大嫂。則是一件。你那兄弟王獸醫。他無酒再不到俺家裏來。但醉了呵。上門來便尋吵鬧。萬千的不是。我則是看着你的面皮。大嫂。天色也覺早哩。等孩兒吃些茶飯。着院公送的他學堂裏去。〔王獸醫上打㖒科云〕纔說兄弟。兄弟便至。自從抱的那小的兒來。與了俺姐姐。今經十三年光景也。那小的喚做添添。天生聰明。俺姐夫好不歡喜。往常問我姐夫借一具牛。今年再借牛去走一遭來。到得門首。我自逕入。〔做見科云〕姐姐姐夫。有酒將來我吃。〔俞循禮云〕大嫂。兀的不又醉了也。〔王獸醫做打倈兒科云〕我打這個小弟子孩兒。〔俞循禮云〕呀。驚了孩兒。大嫂。你那糟頭怎生打我孩兒這一下。〔王獸醫云〕我把你箇忘恩背義的弟子孩兒。〔俞循禮云〕他怎生忘恩負義。你雪堆兒裏扶起他來那。〔王獸醫云〕十三年前也虧我這麼抱。〔俞循禮云〕你抱什麼。〔旦做覷科〕〔王獸醫云〕姐姐。虧我抱的他這般大。〔俞循禮云〕大嫂。他又醉了。〔王獸醫云〕我來別無話說。姐夫每年間借與我一具牛。我今年要問你借牛去耕種來。〔俞循禮云〕我往年間便借牛與你。今年間偏不借與你。〔王獸醫云〕住住住。姐夫可要說的明白。往年間怎生借與我。今年怎生不借與我。〔俞循禮云〕我往年間借與你。添添孩兒未成人小哩。如今長成十三歲。也曉的人事。你借我的去。或是倒了我牛隻。損了我犁耙。你着誰陪我。你又無兒。你又絕戶。〔王獸醫云〕誰絕戶。〔俞循禮云〕你絕戶。〔王獸醫云〕偏你不絕戶。〔俞循禮云〕添添是我的孩兒。我怎生絕戶。〔王獸醫云〕誰是你的兒。〔俞循禮云〕添添是我的兒。〔王獸醫云〕添添是你的兒。〔俞循禮云〕怎麼不是我的兒。〔王獸醫云〕我倒不知道添添是你的兒。〔俞循禮云〕你看這糟頭。怎麼你知道。你說。〔王獸醫做覷旦兒科云〕姐姐。添添孩兒是您的兒。〔旦兒做慌科云〕兄弟。看着我的面皮。休要胡說。〔王獸醫云〕想着那十三年前也虧我抱。〔俞循禮云〕怎的抱。〔王獸醫云〕也虧我這般樣抱。〔俞循禮云〕你是他的親娘舅。你便抱他一抱。打甚麼不緊。〔俞循禮做推王獸醫科云〕你箇精驢禽獸。快出去。再也休上俺門來。兀的不氣殺我也。〔王獸醫做出門科云〕我出的這門來。姐夫你好狠也。只一具牛不借便罷。罵我做絕戶。你便是不絕戶的。王獸醫也。一不做。二不休。𢬵的遶着四村上下。關廂裏外。爪尋那十三年前李春梅。我一把手兒。拖將他來道。李春梅。則這個便是。那添添孩兒是你的兒。且看姐夫是你絕戶。還是我絕戶那。〔下〕〔俞循禮云〕大嫂。這厮又氣我這一場也。〔旦兒云〕員外。則是看我些面皮。休和他一般見識。〔俞循禮云〕大嫂。凡百的不是。我則看着你的面上。着院公送孩兒學堂裏去來。〔同下〕〔正末抱病二旦扶上科〕〔二旦云〕老的。這都是我的不是了也。你掙䦟者。我不合信着伯娘的言語。將李春梅休了。若是有呵。得一男半女。也省的你這般煩惱。〔正末云〕婆婆。你如今後悔。可是遲了。則被我那兩個姪兒。定害殺老夫也呵。〔唱〕

【南呂一枝花】這些時典賣了我些南畝田。耗散了中庭麥。我將那少欠錢無心去索。婆婆也這些時都只是盤纏了我自家的財。說着呵不由我感嘆傷懷。我如今年紀老無接代。恨不的建一座望子臺。我如今空蓋着那鬱沉沉大廈連甍。天那。幾時能勾鬧炒炒喧堂戲綵。

〔二旦云〕這都是我的不是了也。〔正末唱〕

【梁州第七】誰着你便聽信着徐卿的那二子。怎麼來砍折了王氏三槐。到如今歲寒然後知松柏。那兩個蠢蠢之物。伴着夥泛泛之才。每日價貪圖花酒。潑使錢財。倒將我劈面搶白。欺負喒軟弱囊揣。都不到半年呵早弄的家業全衰。則我那好言語勸着他可更分毫不睬。他道我絕後波他是緣分上合該。這厮他縱心兒放乖。摸着的當了拏着的賣。使了自己少下人債。從今後依前若不改。婆婆也是必着他休上我門來。

〔王獸醫上云〕姐夫。嗨。你好歹也。我問你借具牛。你借便借。不借便罷。罵我是絕戶。白白的受他一場氣。這白鷺村韓弘道叔叔家。我少他十錠鈔。本利該二十錠。我若今生今世不還了他呵。我那生那世也不如人。我將着這些本利還他去。說話中間可早來到門首也。〔王獸醫做見二旦科云〕嬸子。唱喏哩。〔二旦云〕獸醫哥哥。那裏去來。〔王獸醫云〕我一逕的來。〔正末云〕婆婆。門首甚麼人。〔二旦云〕是王獸醫。〔正末云〕自家的孩兒。着他過來。〔王獸醫見正末科云〕叔叔怎麼來。〔正末云〕孩兒也。我病哩。〔王獸醫云〕叔叔。您休怪你姪兒。若知道叔叔病呵。您姪兒可早來看叔叔哩。〔正末云〕孩兒。你那裏去來。〔王獸醫云〕叔叔。你不知道。我問俺姐夫俞循禮。借一具牛。借便借。不借便罷。怎就罵我絕戶。〔二旦云〕哥哥。你休那般道。您叔叔正為無兒憂愁思慮。害成病哩。〔王獸醫云〕嗨。這老的也缺着半壁兒哩。叔叔。我少你十錠鈔。本利該二十錠。您姪兒一逕的還叔叔鈔來。〔正末云〕孩兒也。別人的錢。不知饒了多少。量你這些。打甚麼不緊。婆婆。尋出孩兒那一紙文書來。休說本利。連這文書也還了孩兒。您將這錢鈔家中做盤纏去。〔王獸醫云〕叔叔。你休鬭您孩兒耍。〔正末云〕孩兒也。我不鬭你耍。〔王獸醫云〕是真箇。謝了叔叔嬸子。〔背云〕姐夫。你好狠也。這老的他是各白世人。本利該二十錠鈔。都不問我要。連文書也與了我。你是我親姐夫。借一具牛。便不肯借與我。倒罵我做絕戶。王獸醫也。十三年前將那小的與這老的。可不好來。姐夫你好狠也。〔回云〕叔叔。既不要本利都還了我。待我拏這鈔去。買瓶酒來。與叔叔吃幾甌。〔正末云〕孩兒也。不要你買。我家中自有酒。婆婆。你去鏇將熱酒來。着孩兒吃。〔福童安童上云〕兄弟。俺叔叔染病哩。俺兩箇將家私都使的無了。問叔叔討些使用。可不好那。來到門首。逕自過去。〔做見科云〕您孩兒一逕的來問叔叔要些錢鈔。把俺兩箇使用。〔正末云〕這裏有客人哩。〔唱〕

【牧羊關】這厮故意的將人吵。入門來便撒賴。他吃的醉沉沉放浪形骸你看他行不動東倒西歪。哎喲。你 他立不定天寬地窄。〔福童云〕叔叔。你無現錢。將那遠年近歲欠下的文書。將來與俺兩箇索去。〔王獸醫做口扯文書科〕〔福童云〕你慌做甚麼。〔正末唱〕當日那舉債錢是咱親放。今日個要文書做您家財。至如我七十三八十四。〔帶云〕哎。賊醜生每也。〔唱〕慣的您來千自由百自在。

〔福童云〕叔叔。你便死了。這家私總則是俺兩個的。〔正末唱〕

【哭皇天】這厮那狠毒心如蜂蠆。荒淫心忒分外。堪恨這兩個薄劣種。現世的不成才。只古裏向咱家咱家取索。也須知俺這三年五載。看看衰邁。還有甚精金響鈔。暗暗藏埋。只被你兩個潑無徒潑無徒將俺來厮定害。沒揣的大驚小恠。便待要生非作歹。

〔云〕婆婆。家中有兩箱櫃文書。休開那鎖。鑰。都與我擡將出來。〔二旦着人擡出科〕〔正末唱〕

【烏夜啼】也不索將的去堂前晒。也不索檢視的明白。〔云〕小的每將些草來蓋在櫃上。再掌個燈來者。〔唱〕只一把火都燒做了紙灰來。〔帶云〕燒了燒了。〔唱〕請兩個早離廳階。自去安排。我待學劉員外仗義散家財。我待學龐居士放做了來生債。把我這宿世緣交天界。〔帶云〕燒了燒了。〔唱〕不強如焚錢烈楮。滅罪消災。

〔云〕你看文書也燒了。錢鈔也無了。快去快去。〔福童云〕他不肯與俺錢鈔。俺兩箇家去了罷。〔下〕〔王獸醫云〕叔叔。這兩個是你甚麼人。〔正末云〕這兩個是我的姪兒。〔王獸醫云〕叔叔。您姪兒不恠你。倒則恠嬸子。〔正末云〕你為甚麼恠他。〔王獸醫云〕嬸子。你若肯替俺叔叔娶一個近身扶侍。得一男半女。不強如受這兩個姪兒的氣。〔正末云〕孩兒也曾有來。〔王獸醫云〕可那裏去了。〔正末云〕我說與你聽咱。〔唱〕

【賀新郎】我當年娶了個女裙釵。〔王獸醫云〕他和嬸子說的着麼。〔正末唱〕為他每話不相投。因此上遣他在門外。〔王獸醫云〕他去了多少時節。〔正末唱〕經今早過了十三載。〔王獸醫云〕這人敢還有麼。〔正末唱〕他可便一去了呵石沉大海。〔王獸醫云〕叔叔。你打與我個模狀兒。〔正末唱〕則他生的短矮也那蠢坌身材。〔王獸醫云〕多大年紀也。〔正末唱〕他年庚有三十歲。〔王獸醫云〕曾拐帶了些甚麼。〔正末唱〕止不過腹懷着半年胎。〔王獸醫云〕曾着人打聽來麼。〔正末唱〕這其間知道和尚在也那缽盂在。〔王獸醫云〕他小名兒喚做甚麼。〔正末唱〕每日家問春梅無信息。〔王獸醫云〕這人敢有哩。〔正末唱〕哎。他也恰便似趙杲送曾哀。

〔王獸醫做打呵欠科〕〔正末云〕哥。你莫不在那裏見李春梅來。〔王獸醫云〕沒有見。我打了箇呵欠。〔正末云〕將酒來與哥吃。〔王獸醫云〕嬸子。我要濕濕去。〔二旦云〕你看這厮波。〔王獸醫云〕我出的這門來。〔做溺尿科云〕姐夫嗨。你好狠也。添添孩兒。有了主也。我過去說了。可是你絕戶我絕戶。〔做過去見旦科云〕嬸子。您姪兒濕濕濕了也。〔二旦云〕你看這厮波。〔王獸醫云〕叔叔。我與嬸子一個娃娃。〔正末云〕敢是醉了也。〔王獸醫云〕我醉了。酒在肚裏。事在心頭。聽的你把那十三年前的事說起來。我怕不與嬸子一箇娃娃。〔正末云〕婆婆。他說那十三年前的話。我有些耳背。你聽者。〔王獸醫云〕叔叔。我十三年前。去那四村上下看幾個頭口兒。那老的每便道。王獸醫。天色晚了也。你休家去。兀那前面二十里巡鋪上有鬼。我便道。我是人。可怎麼倒怕鬼。到的二十里巡鋪上。則聽的那裏面噎噎的啼哭。我道。咦。敢真個有鬼麼。我拏起這捩鼻木來。喝了一聲道。甚麼人。他便道。我是個叫化的。我便道。你是男子也是婦人。他便道。我是婦人。在這裏養娃娃哩。〔正末云〕哥。可得了個兒也是女。〔王獸醫云〕沒產房。我不曾進去。〔正末云〕將酒來與哥吃。〔王獸醫云〕我問他得了個兒也是女。他便道。得了個小厮兒。我便道。你不與了人怎麼。他便道。我便與人誰要。我便道。將來我要。我與了他些碎銀兩。他便與了我。我問他甚的名姓。多大年紀。他道姓李。叫做春梅。年紀三十歲。我將那孩兒抱到家中。與了俺姐夫新庄店俞循禮為兒。長成一十三歲。每日上學。打您門前經過。小名喚做添添。便是你的兒。〔正末做咬王獸醫手科云〕哥也。你不說謊。是真個麼。〔王獸醫云〕呀。咬你的指頭波。〔正末唱〕

【罵玉郎】聽說罷我便有九分來不快早十分也得快。〔王獸醫云〕老的。你兩口兒歡喜咱。〔正末唱〕不由我春滿眼。喜盈腮。抵多少東風飄蕩垂楊陌。〔王獸醫云〕老的。你可有了後代兒孫也。〔正末唱〕一片心想後代。〔王獸醫云〕我則是報答你仗義疎財的恩。〔正末唱〕三不知逢着貴客。〔王獸醫云〕叔叔。也是天意。〔正末唱〕我兩隻手忙加額。

〔王獸醫云〕也是你苦盡甘來。〔正末唱〕

【感皇恩】天那這的是苦盡甘來。〔王獸醫云〕你命裏有。則是有。命裏無。則是無。〔正末唱〕暢好是命也時哉。〔王獸醫云〕若不是我說。你怎麼知道。〔正末唱〕你個知心友泄天機。俺那青春子從天降。這個白頭叟聽天的那差。婆婆也你把那雞兒快宰。好酒頻釃。〔王獸醫云〕酒勾了。吃不的了也。〔正末云〕將酒來。〔唱〕與足下相慶賀。同喜悅。放愁懷。

【採茶歌】則我這箇老奴才。若認了那小嬰孩。〔王獸醫云〕老的。一似枯樹又逢春也。〔正末唱〕哥也我就似枯樹上再花開。則道那一去了的孩兒在青霄外。誰承望洛陽的花酒一時來。

〔正末云〕小的每。鞁兩匹全副鞍馬來者。〔王獸醫云〕則鞁一匹馬罷。我和嬸子疊騎着。〔正末云〕你看這厮波。你着俺子母每團圓呵也在你。不着俺子母每團圓呵也在你。〔做跪科〕〔王獸醫云〕叔叔請起。只當搶了臉。〔正末云〕哥。你着俺父子團圓呵。我去那城中。請一個巧筆丹青的畫匠。我把哥這個形像畫將來。着俺子子孫孫。輩輩兒供養着哥。也不多哩。〔王獸醫云〕叔叔。便有那巧筆丹青。也畫不出我這個醜嘴臉來。〔正末云〕哥。在意者。〔唱〕

【黃鐘尾】我則要你抱麟兒撞開孩子連環寨。婆婆也我則要你引鶯雛飛出韓侯那一座大會垓。想自家年老憊。憂念的我這鬚鬢白。則我這孤獨的身也可哀。〔云〕哥。你和婆婆先去。〔王獸醫云〕叔叔。我知道。〔正末唱〕我這裏把這恩養錢我可也便㓦劃。〔帶云〕我雖無現在的。〔唱〕我這裏或是典或是賣。儘着他言。由着他責。你則似那水也似流。風也似擺。使不着你糕也似團。婆婆也我則要你謎也似猜。哥不須我叮嚀的向你行說一派。〔帶云〕可到那裏呵。〔唱〕用着你那巧言波令色。〔二旦云〕老的也。我知過了也。〔正末唱〕婆婆也則要你知過而必改。〔云〕我到那裏一頭的見了我那孩兒。兩隻手抱的牢者。〔唱〕哎。你可便休道是拾得一個孩兒落得價摔。〔同下〕

〔音釋〕

㝃音免 鞁音備 捩音利 溺奴吊切 䦟音債 麥音賣 索篩上聲 甍音萌 柏音擺 夥羅上聲 白巴埋切 揣平聲 窄齋上聲 蠆齋去聲 矮哀上聲 蠢春上聲 坌盆去聲 杲音稿 噎與咽同 陌音賣 客揩上聲 額鞋去聲 釃音篩 垓音該 憊音敗 㓦音擺 劃胡乖切 責齋上聲 謎迷去聲 色篩上聲 摔升擺切

第三折

〔倈兒上云〕我是那俞循禮的孩兒。下學來家裏吃飯去。怎麼不見養爺來接我。〔王獸醫上云〕自家王獸醫的便是。姐夫。你好狠也。罵我做絕戶。如今添添孩兒。有了主也。他原來是韓弘道的孩兒。我如今與添添孩兒說知了。姐夫。看你絕戶。是我絕戶。〔做見科倈兒做唱喏科云〕舅舅。你那裏去來。〔王獸醫云〕添添孩兒。我問你咱。你是誰的孩兒。〔倈兒云〕我是俞循禮的孩兒。〔王獸醫云〕你不是俞循禮的孩兒。是白鷺村韓弘道的孩兒。你休家去。你的父親乘着鞍馬。便來看你也。〔下〕〔倈兒做哭云〕元來我是韓家的兒。我且不家去。則在這裏。看有甚麼人來。〔正末扮院公上云〕自家是俞循禮家中的個院公。如今着我接添添小哥去。這裏也無人。添添小哥。不是俞循禮養的。是王獸醫抱將來的。則我知道。別人都不知道。這添添小哥。今年十三歲。天生的甚是聰明。父親歡喜死他。却那裏知道這就裏也。小哥上學去了。我如今接着他去者。〔唱〕

【商調集賢賓】則俺那小哥哥從幼兒便有志節。端的那頑劣處並無些。敢則是天生的聰俊。待改家門氣象兒全別。寫字兒寫得來端方。對句兒比別人對的來真切。可久以後廣寒宮裏必將丹桂折。雷發聲便動春蟄。則我看承他似堂上親。把他來誇奬的就做了世間絕。

〔云〕小哥。老漢背的你到家中吃飯去波。〔倈兒做使性不言語科〕〔正末唱〕

【金菊香】我則見他自推自跌自傷嗟。哎。哥也你那般抹淚揉眵可是因甚也。我問道時無話說。哎。這樁事我敢猜者。哥也多應是師父行吃了些虧折。

〔倈兒云〕養爺。我不是俞循禮的兒。我是韓弘道的兒哩。〔正末云〕誰這般說來。〔倈兒云〕王獸醫舅舅說來。〔正末云〕王獸醫。哎。你送了人也呵。〔唱〕

【梧葉兒】我聽說罷着我醒如醉。可便諕的我來心似呆。〔云〕哥。你不知道王獸醫是個不良的人。他問你父親借具牛。你父親不曾借與他。他記這些寃讐。阻隔您這父子的情也。〔唱〕我急慌裏着些閒散話兒遮。〔帶云〕王獸醫哎。〔唱〕他是個不覩事的喬男女。你便橫枝兒待犯些口舌。那厮敢平地下鍬撅。〔帶云〕哎。哥也。則你休聽他這酒魔的漢呵。〔唱〕一謎裏便胡謅亂說。

〔二旦同王獸醫上〕〔二旦云〕這個是俺的孩兒也。〔正末云〕是誰的孩兒。〔二旦云〕是俺的孩兒。〔正末云〕是您家的孩兒。您倒省氣力也。〔唱〕

【後庭花】你常好是要便宜的小大姐。〔二旦云〕元是我家的兒。〔正末云〕噤聲。〔唱〕你這言語也瞞不過我個老養爺。〔二旦云〕着孩兒認了姓。頻頻的來往。〔正末云〕你道什麼哩。〔二旦云〕認了姓頻來往。〔正末唱〕你道是教孩兒認了姓頻來往。〔云〕這等話。誰說來。〔二旦云〕是韓弘道說來。〔正末唱〕哎。那老子識時務也便為俊傑。聽說罷這週摺。不由我不喉堵也那氣噎。〔云〕小哥。你今待要如何。〔倈兒云〕我𢬵的百年時入墓穴。兩下裏駕輿車。〔正末云〕哎喲。痛殺我也。〔唱〕則他這小孩兒家發話別。便大人也不會您樣說。他道是百年時入墓穴。兩下裏駕輿車。

【青哥兒】急的我兩頭兒無能無能計設。俺姐姐雖不曾道懷躭懷躭十月。哥也那恩養你處何曾道倦怠了些。我常記的舊年時節。你身子兒薄怯。發着潮熱。他將那錦綳兒繡藉。蓋覆的個重疊。但有些兒焦𢠳。便解下搖車。乳哺的寧貼。恰得個休歇。俺姐姐真守到畫眉窗外月兒斜。〔帶云〕這也。則為你呵。〔唱〕伴孤燈熬長夜。

〔二旦同王獸醫做拖倈兒科〕〔正末唱〕

【柳葉兒】哎。哥也除你外別無甚枝葉。爭忍道義斷恩絕便則道腸裏出來腸裏熱。怎生把俺來全不借。你諕的波小爹爹。你今番去了再幾時來也。

〔二旦同倈兒下〕〔正末拖住王獸醫云〕庄院裏小的每。喚俺哥哥姐姐來。〔俞循禮同旦兒上云〕做什麼哩。〔正末云〕有人家奪將小哥去了也。〔俞循禮云〕誰這般說來。〔正末云〕你則問王獸醫。〔俞循禮云〕王獸醫。添添孩兒怎麼着人奪將去。〔王獸醫云〕是韓弘道的兒。他奪的去了也。〔俞循禮云〕是真個。兀的不氣殺我也。〔俞循禮同旦兒做倒正末扭住王獸醫科〕〔王獸醫云〕你撒了手。不似你這個兩頭白面搬脣遞舌的歹弟子孩兒。〔下〕〔正末做驚科云〕呀呀呀。哥哥精細者。添添小哥來了也。姐姐精細者。添添小哥來了也。〔唱〕

【油葫蘆】呀。可這壁廂便氣殺他娘。〔云〕哥哥精細者。添添小哥來了也。姐姐精細者。添添小哥來了也。〔唱〕那壁廂衝倒他爺。哎喲。慌的我來戰篤速這手兒可怎生擡揲。〔帶云〕哥哥省煩惱。〔唱〕俺正是容易得來。你今日容易捨。也是喒前生的冤業。勸哥哥姐姐莫癡呆。

〔俞循禮做哭科云〕大嫂。別人家的兒。着他奪將去了。可不氣殺我也。〔正末云〕哥哥。喒家去來。〔唱〕

【浪裏來煞】這施恩不在年紀老。哎。扭打不必性兒劣。〔帶云〕王獸醫。你好狠也呵。〔唱〕把俺這連枝樹可怎麼一時截。若是喒不煩惱則除心似鐵。非干俺便忒着那疼熱。大剛喒這人生最苦是離別。〔同下〕

〔音釋〕

節音姐 別邦爺切 切音且 折音者 蟄張蛇切 絕莊靴切 揉音柔 眵音蚩 也平聲 說書者切 者平聲 呆音爺 舌繩遮切 鍬粗消切 撅渠靴切 謅音鄒 傑其耶切 摺音者 噎衣者切 別皮也切 穴希耶切 設商者切 月魚夜切 怯丘也切 熱仁蔗切 綳音崩 疊音爹 𢠳邦也切 貼湯也切 歇希也切 葉音夜 揲音爹 業音夜 劣閭夜切 截藏斜切 鐵湯也切

第四折

〔俞循禮同旦兒上云〕大嫂。你整整的瞞了我十三年光景。我早知道這添添不是我的兒。我也不擡舉他這十三年也。〔王獸醫上云〕嗨。俺姐夫敢有些兒怪我。來到門首。我自過去。見俺姐夫去。姐夫。〔俞循禮云〕舅子。你好狠也。你怎生下的。〔王獸醫云〕不干我事。〔俞循禮云〕可是誰說來那。〔王獸醫云〕都是那酒說出來了也。〔俞循禮云〕你少吃一鍾波。罷罷罷。既是他家的。落的着他將去了。我若今生今世。昧了人家子嗣。我便死呵。到那生那世。越折罰的我重。舅子也。你將這八句詩送與孩兒。他是個聰明的。若見了詩。他必然來看我。若是來的早。便能勾見我的面。若來的遲了。我那裏得活的人也。〔做遞詩科云〕舅子。你那未說之時。俺也恩不斷。被你說破之時。俺就斷了恩。大嫂也。俺有日百年身死後。天那。知他誰是拖麻拽布人。〔做哭科云〕添添孩兒。則被你痛殺我也。〔同下〕〔王獸醫云〕我將着這詩送到韓弘道家。與添添孩兒看。走一遭去來。〔下〕〔正末韓弘道同二旦倈兒上〕〔正末云〕誰想有今日也呵。孩兒也。你叫我一聲爹爹。〔倈兒做叫科云〕爹爹。〔正末云〕兀的不喜歡殺老夫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則俺這眼前花風雨夜來時。投至俺得相逢非同造次。有如那枯竹上生嫩笋。老樹上長新枝。仔細尋思。這也非人力乃是天賜。

〔王獸醫上做見正末科云〕叔叔你歡喜麼。〔正末云〕可知歡喜哩。〔王獸醫云〕你怕不歡喜。這早晚煩惱殺俺那姐姐姐夫也。俺姐夫將的八句詩與你孩兒看者。〔倈兒做念詩科云〕璧玉連枝取次分。鐵人無淚也消魂。愁雲聚此新庄店。喜氣生他白鷺村。畫閣有誰知冷煖。高堂無客問晨昏。夢回不覩親兒面。斜月微明獨倚門。〔詞云〕我看罷也雨淚千行。不由我刀攪心腸。認了你個生身父母。俺牽羊擔酒却拜謝俺俺那養育爺娘。〔王獸醫云〕叔叔。你牽羊擔酒。直至俺姐夫門上認親。走一遭去來。〔正末云〕哥哥說的是。俺領着孩兒認親去來。〔同下〕〔俞循禮同旦兒上云〕這早晚怎生不見王獸醫來。〔正末同倈兒二旦上〕〔正末云〕來到了也。〔做見俞循禮拜科云〕多蒙親家養育之恩。老夫今日同孩兒特來拜謝也。〔做把盞科〕〔唱〕

【沽美酒】高高的捧着玉巵。伏伏的跪在堦址。願親家滿飲香醪你便且莫辭。〔俞循禮云〕您便是有兒的。〔正末唱〕哎喲。你再休𠶧脣波掛齒。現放着一箇正名師。

【太平令】莫怪他泥中隱刺。〔俞循禮云〕俺是絕戶的。〔正末唱〕他又不曾道節外生枝。也不索丁一卯二。〔俞循禮云〕都是王獸醫來。〔正末唱〕且休問什麼張三波李四。喒兩個老兒。到死時。令這個小廝。我着他兩下裏居喪拜祀。

〔王獸醫同李春梅上〕〔王獸醫云〕我尋得李春梅來了也。〔正末云〕誰是李春梅。〔春梅云〕則我便是李春梅。〔正末唱〕

【七弟兄】聽說了姓兒。和這小字。不由我就不喜孜孜。這一場好事從天至。莫不是夏蟬高噪綠楊枝。險些兒西風了却黃花事。

【梅花酒】我覰了這女豔姿。如此般蠢坌身子。粗奘腰肢。却生的這般俊秀的孩兒。敢則是鴉窩裏出鳳凰,糞堆上產靈芝。這言語信有之。想天公果無私。將人心暗窺視。沒揣的對付雄雌。酩子裏接上連枝。

〔帶云〕春梅也。這一場呵。〔唱〕

【收江南】呀。抵多少斷腸人寄斷腸詞。今日個弄璋人說與弄璋的詩。都是那老天不絕俺宗支。這一家兒恰似。恰似旱苗甘雨得來時。

〔俞循禮云〕住住住。大嫂。閒話休題。添添孩兒便是他的。我問你。那十三年前。你可添了個甚麼來。〔旦兒云〕我得了個女兒。〔俞循禮云〕如今可在那裏。〔旦兒云〕與俺兄弟王獸醫也。〔俞循禮云〕王獸醫。好呵。你可將我那女兒來波。〔王獸醫云〕好好好。一場惡怨。都打在我身上。我十三年前在那四村上下二十里巡鋪。抱得李春梅的兒子。換了姐姐的女兒回去。我渾家又有乳食。擡舉的一十三歲。叫做桂花。便是你的女兒。姐姐你也依着我者。將桂花女兒。與俺叔叔家做了個媳婦。添添兒與俺姐夫做個女壻。你兩家做那世世割不斷的親戚。百年之後着這兩口兒澆茶奠酒。墳前拜掃輿後拖麻。可憐見我無主意老糟頭。身死之後。將這把絕戶的骨頭。葬在墳外牆下。到那冬年節下。月一十五。瀽不了的涼漿冷飯。去我那絕戶的骨頭上。澆奠一兩盞。便是報答老糟頭一般。〔詩云〕莫怪區區巧舌頭。兩家不要記冤讐。今朝兒女重完聚。姐夫哎。何不當初借我那耕牛〔俞循禮云〕這厮也說的有理。天下喜事無過子婦團圓。殺羊打酒。做一個慶喜的筵席。〔正末唱〕

【尾聲】甫能認的孩兒至。又得個媳婦兒完成喜事。儘着我瓦盆邊飲白酒盡餘生。畫堂中戲斑衣快活個死。

〔音釋〕

造音糙 攪音皎 𠶧店平聲 奘莊去聲 酩音茗 輿御平聲

題目 白鷺村夫妻雙拆散 
正名 翠紅鄉兒女兩團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