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兩世姻緣

Top / 元曲選 / 兩世姻緣

玉簫女兩世姻緣雜劇

喬夢符撰

第一折

〔老旦扮卜兒上詩云〕少年歌舞老年身。喜笑常生滿面春。胭粉豈為無價寶。郎君自是有情人。老身許氏。夫主姓韓。是這洛陽城箇中人家。不幸夫主早亡。止有一個親生女兒。小字玉簫。做個上廳行首。我這女兒吹彈歌舞。書畫琴棋。無不精妙。更是風流旖旎。機巧聰明。但是見他的郎君。無一個不愛的。只是孩兒有一件病。生性兒好吃口酸黃菜。如今伴着一個秀才。是西川成都人。好不纏的火熱。今日是對門王媽媽生辰。我着孩兒去送手帕。只當告箇半日假。他百般不肯去。只要守着那秀才。我索自家走一遭去。〔下〕〔末扮韋臯引正旦扮玉簫梅香同上詩云〕學成折桂手。閑作惜花人。巫峽臺端夢。襄王病裏身。小生姓韋名臯。字武成。祖貫西川成都人也。幼習儒業。博覽羣書。奈生來酷好花酒。不能忘情。先年遊學至此。幸遇大姐韓玉簫不棄。做了一程夫妻。彼此赤心相待。白首相期。只是他母親有些間阻。今日他母親不在。我與大姐排遣一會者。〔正旦云〕解元。我待與王媽媽遞手帕去來。只怕來的遲。教你盼望。着娘替我去了。〔末云〕多謝大姐眷愛。〔正旦云〕梅香。安排酒來。我與您姐夫飲幾盃者。〔梅香云〕酒在此。〔正旦把盞科末云〕大姐。先飲此盃。〔正旦云〕我與解元同飲。〔末云〕咱閑口論閑話。似大姐這般玉質花容。清歌妙舞。在這歌妓中可是少也。〔正旦云〕解元。俺這門衣食。不知幾時是了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雲鬢花鈿。舞裙歌扇。我却也無心戀。怕不道春正芳妍。只落得人輕賤。

【混江龍】我不比等閑行院。煞教我占場兒住老麗春園。賣虛脾眉尖眼角。散和氣席上尊前。是學的擊玉敲金三百段。常則是撩雲撥雨二十年。這家風願天下有眼的休教見。我想來但得個夫妻美滿。煞強如旦末雙全。

〔末云〕我想大姐如此花貌。如此清音。尚不願樂。有那等老妓萬分不及大姐。似他每怎覓那衣食來。〔正旦唱〕

【油葫蘆】有那等滴溜的猱兒不覓錢。他每都錯怨天。情知那乾村沙怎做的玉天仙。那裏有野鴛鴦眼禿刷的在黃金殿。則這夥木鸚哥嘴骨邦的在仙音院。搽一箇紅頰腮似赤馬猴。舒着雙黑爪老似通臂猿。抱着面紫檀槽彈不的昭君怨。鳳凰簫吹不出鷓鴣天。

【天下樂】哎。也算做悶向秦樓列管絃。〔帶云〕到那三盃酒後呵。〔唱〕覰不的那抓掀。䯼髻偏。便似那披荷葉搭剌着個褐袖肩。〔末云〕他這等模樣。倘那子弟道你歌舞一會咱。他却如何。〔正旦云〕他便道我醉了。歌舞不的了。倘若再三央凂呵。〔唱〕狗沁歌嚎了幾聲。雞爪風扭了半邊。〔云〕投至臨散時。可有一件好處。〔末云〕有甚好處。〔正旦唱〕抓着塊羊骨頭一道煙。

〔末云〕這的不足言了。如大姐這般人物聲價。那子弟每便怎能勾到的根前。〔正旦云〕不是我賣弄。但是郎君每來行走。焉敢造次近傍的我。〔末云〕你是怎的。〔正旦云〕那子弟每到我行呵。〔唱〕

【那吒令】見一面半面。棄茶船米船。着一拳半拳。毁山田水田。待一年半年。賣南園北園。我着他白玉粧了翡翠樓。黃金壘了鴛鴦殿。珍珠砌了流水桃源。

【鵲踏枝】他見我舞蹁躚。看的做玉嬋娟。抹一塊鼻凹裏沙糖。流兩行口角底頑涎。有那等花木瓜長安少年。他每不斟量隔屋攛椽。

〔末云〕大姐。這子弟每得能到你家裏。可是不容易也。〔正旦云〕子弟每來俺家裏。豈止不容易。還有那些着傷哩。〔唱〕

【寄生草】我溜一眼偎着他三魂喪。放一交嚮的他八步遠。如今些浪包嘍難註煙花選。哨禽兒怎入鶯花傳。賺郎君不索桃花片。但來的忽剌剌腦門上喫一箇震天雷。响𠳹𠳹心窩裏中幾下連珠箭。

〔末云〕大姐。你怎麼這等利害。〔正旦云〕還不見俺娘更是利害哩。〔唱〕

【幺篇】俺娘休想投空寨。常則待拽大拳。恰便是老妖精曾吵鬧了蟠桃宴。憑着那巧舌頭敢聒噪了森羅殿。拖着條黃桑棒直輪磨到悲田院。藕池中鋸折並頭蓮。泥窩裏搯殺雙飛燕。

〔云〕梅香。將熱酒來。我與您姐夫再把一盞。〔末云〕多承大姐厚愛。我委實吃不的了。〔正旦云〕解元。趁此清暇。好歹多飲幾盃咱。〔唱〕

【得勝樂】將羅袖捲。香醪勸。請學士官人穩便。這的是釀清泉朝來新鏇。直喫的金盞裏倒垂蓮。

〔卜兒上打咳嗽科〕〔正旦唱〕

【醉中天】這些時聒吵到三百遍。要成合只除是九千年。要茶飯揀口兒支分要衣服換套兒穿。那些兒不稱你個婆婆願。我與你積趲下銅斗般家私過遣。每日價神頭鬼面。〔卜兒云〕兒嚛。娘有話說。〔正旦唱〕怎生的將我來直恁熬煎。

〔末云〕媽媽有甚見教。〔卜兒云〕韋姐夫。不是我老婆子多言。你忒沒志氣。如今朝廷掛榜招賢。選用人材。對門王大姐家張姐夫。間壁李二姐家趙姐夫。都趕選登科去了。你還只在俺家纏。俺家愛你那些來。不過為着這個醋瓶子。不爭別人求了官來。對門間壁都有些酸辣氣味。只是俺一家兒淡不剌的。知道的便說你沒志氣。不知道的還說俺家誤了你的前程。〔末向旦云〕大姐。你娘支我哩。〔正旦云〕解元放心。見有我哩。睬他怎的。〔末云〕小生在此。實難久住。不如趁此離門。倒也好看。〔正旦云〕解元。你怎便下的捨了我去也。〔末云〕男子漢也有個立身揚名時節。既是黃榜招賢。我索走一遭去。倘得一官半職。大姐。則你便是夫人縣君也。〔正旦云〕解元既去。待我與你收拾些盤費。更到十里長亭餞一盃咱。〔旦打悲科云〕天那。都只為愛錢的娘。阻隔了人也。〔做送行科唱〕

【後庭花】今日在汴河邊倚畫船。明日在天津橋聞杜鵑。最苦是相思病。極高的離恨天。空教我淚漣漣。凄凉殺花間鶯燕。散東風榆莢錢。鎖春愁楊柳煙。斷腸在過鴈前。銷魂向落照邊。苦懨懨恨怎言。急煎煎情慘然。

〔打悲科唱〕

【青歌兒】天那人在這離亭離亭開宴。酒和愁怎生怎生吞嚥。狠毒娘下的也麼天。情緒綿綿。想柳畔花邊。月下星前。共枕同眠。攜手凭肩。離暮雨亭軒。望落日山川。問雕鞍何日是歸年。俺和你重相見。

〔末云〕大姐。你放心者。我此一去得了官。便來取你。〔正旦云〕解元。你若得官呵。便休負了我也。〔末云〕我怎敢負了大姐。〔正旦唱〕

【賺煞】眼見的天闊鴈書遲。赤緊的日近長安遠。則怕我受官誥的緣薄分淺。則愿的一舉成名在日邊。〔帶云〕你寄音書呵。〔唱〕休愛惜象管鸞箋。〔末云〕大姐。屈着指頭兒數。不出三年。我便來也。〔正旦唱〕則願的早三年。人月團圓。休教妾常倚東風泣斷絃。你休戀京師帝輦。別求夫人宅眷。把咱好姻緣翻做了惡姻緣。〔下〕

〔音釋〕

旖音以 旎音你 行音杭 十繩知切 猱音撓 鷓音柘 鴣音姑 抓莊瓜切 掀音軒 䯼音狄 沁侵去聲 躚音仙 凹汪卦切 涎徐煎切 攛粗酸切 哨雙罩切 𠳹音床 中去聲 鋸音遽 搯音恰 釀尼降切 鏇旋去聲 餞音賤 莢音結 輦連上聲

第二折

〔正旦扮病梅香扶上云〕自從韋秀才去後。早已數年。杳無音信。妾身思成一病。雖是不疼不痒。却又不茶不飯。則被這相思病害殺我也。〔梅香云〕姐姐。進些湯藥咱。〔正旦云〕你不知。我這病症非湯藥能醫。〔卜兒上云〕兒嚛。你害的是甚的病。怎麼這等憔悴了。我則願咱家一年勝似一年。兒嚛。你怎麼一日不如一日。你娘憑着誰過日子。兒嚛。好歹䦛䦟些兒。〔正旦云〕娘呵。不要吵聒我。省些話兒罷。我盹睡咱。〔旦做睡作醒科云〕梅香。我恰纔待睡一會。是甚麼驚覺我來。〔梅香云〕姐姐。不是這窗前花影。敢是那樓外鶯聲。〔正旦唱〕

【商調集賢賓】隔紗窗日高花弄影。聽何處囀流鶯。虛飄飄半衾幽夢。困騰騰一枕春酲。趁着那遊絲兒恰飛過竹塢桃溪。隨着這蝴蝶兒又來到月榭風亭。覺來時倚着這翠雲十二屏。恍惚似墜露飛螢。多喒是寸腸千萬結。只落的長嘆兩三聲。

【逍遙樂】猶古自身心不定。倚遍危樓。望不見長安帝京。何處也薄情。多應戀金屋銀屏。想則想於咱不志誠。空說下磣磕磕海誓山盟。赤緊的關河又遠。歲月如流。魚鴈無憑。

〔梅香云〕姐姐。你這等情况無聊。我將管絃來。你略吹彈一回消遣咱。〔扶旦看砌末科〕〔旦長吁云〕與我拿在一邊者。〔唱〕

【尚京馬】我覷不的鴈行絃斷臥瑶筝。鳳嘴聲殘冷玉笙。獸面香消閑翠鼎。門半掩悄悄冥冥。斷腸人和淚夢初醒。

〔卜兒上云〕兒嚛。你這病勢却是何如。〔正旦唱〕

【梧葉兒】火燎也似身軀熱。錐剜也似額角疼。即漸裏瘦了身形。這幾日茶飯上不待吃。睡臥又不甚寧。〔卜兒云〕我請醫者看看你這脈息。知他是甚麼症候。〔正旦唱〕若將這脈來憑。多管是廢寢忘餐病症。

〔卜兒云〕梅香。好生伏事您姐姐。我下邊看些湯藥來。〔虛下〕〔梅香云〕姐姐。你怎麼這等想俺姐夫。〔正旦云〕我實瞞不的你。據着他那人物才學。如何教我不想也。〔唱〕

【醋葫蘆】看了他容貌兒實是撐。衣冠兒別樣整。更風流更灑落更聰明。唱一篇小曲兒宮調清。一團兒軟款溫柔情性。兀的不坑了人性命引了人魂靈。

【金菊香】想着他錦心繡腹那才能。怎教我月下花前不動情。信口裏小曲兒編捏成。端的是剪雪裁氷。惺惺的自古惜惺惺。

〔梅香云〕俺姐夫這等知音。可知姐姐想他哩。〔正旦云〕你還不曾見他在我身上那樣的疼熱哩。〔唱〕

【浪裏來】假若我乍吹簫別院聲。他便眼巴巴簾下等。直等到星移斗轉二三更。入門來畫堂春自生。緊緊的將咱摟定。那溫存那將惜那勞承。

〔帶云〕解元呵。想起你那般風韻。害殺我也。〔唱〕

【後庭花】想着他和薔薇花露清。點胭脂紅蠟冷。整花朵心偏耐。畫蛾眉手慣經。梳洗罷將玉肩凭。恰似對鴛鴦交頸。到如今玉肌骨减了九停。粉香消沒了半星。空凝盼秋水橫。甚情將雲鬢整。骨岩岩瘦不勝。悶懨懨扮不成。

〔卜兒上云〕兒嚛。我辦了些湯水來。你吃上幾口兒咱。〔正旦云〕妳妳。不拘甚麼飲食。我吃不下去了。但覺這病越越的沉重了。你拿幅絹來。我待自畫一個影身圖兒。寄與那秀才咱。〔做對砌末畫像科唱〕

【金菊香】怕不待幾番落筆強施呈。爭奈一段傷心畫不能。腮斗上淚痕粉漬定。沒顏色鬢亂釵橫。和我這眼皮眉黛欠分明。

〔云〕我再做一首詞。一倂將去。詞名長相思。〔詞云〕長相思。短相思。長短相思楊柳枝。斷腸千萬絲。生相思。死相思。生死相思無了時。寄君腸斷詞。梅香。將鏡兒來我照一照。則怕近日容顏不似這畫中模樣了也。〔覽鏡長吁科唱〕

【柳葉兒】兀的不寂寞了菱花粧鏡。自覷了自害心疼。將一片志誠心寫入了氷綃𢂰。這一篇相思令。寄與多情。道是人憔悴不似丹青。

〔對卜兒云〕妳妳。你將些盤費。倩一箇人把我這幅真容和這篇詞。往京師尋那韋秀才去。〔卜兒云〕王小二在那裏。〔丑扮王小二上云〕只我便是王小二。妳妳。你叫我做甚麼。〔卜兒云〕俺那女兒要央你去京師尋那韋秀才。你去的麼。〔小二云〕天下路程。我都曾走過。〔卜兒引見旦分付畫科云〕小二哥。你到京師。好生尋着那韋秀才。道我心事咱。〔唱〕

【浪裏來】你道箇題橋的沒信行。駕車的無準成。我把他漢相如廝敬重不多爭。我比那卓文君有上稍沒了四星。空教我叫天來不應。秀才呵豈不聞舉頭三尺有神明。

〔小二云〕大姐。你自將息。我到京師尋着韋秀才。就和他來也。〔正旦打悲科云〕縱是來時。我也不得見了。〔唱〕

【高過隨調煞】心事人拔了短籌。有情人太薄倖。他說道三年來到如今五載不回程。好教咱上天遠。入地近。潑殘生恰便似風內燈。〔帶云〕小二哥。〔唱〕比及你見俺那虧心的短命。則我這一靈兒先飛出洛陽城。〔做死科下〕

〔卜兒云〕玉簫孩兒已是死了。我索高原選地。破木為棺。葬埋了者。兒嚛。則被你閃殺我也。〔下〕

〔音釋〕

䦛爭上聲 䦟音債 盹敦上聲 囀專去聲 酲音呈 磣森上聲 剜碗平聲 漬音恣 黛音代 𢂰爭去聲

第三折

〔末戎裝引卒子上詩云〕萬里功名衣錦歸。當年心事苦相違。月明獨憶吹簫侶。聲斷秦樓鳳已飛。自家韋臯的便是。自離了玉簫大姐。到的京都。一舉狀元及第。蒙聖恩除為翰林院編修之職。後因吐蕃作亂。某願為國家樹立邊功。乃領兵西征。一戰而收西夏。又蒙聖恩加為鎮西大元帥。鎮守吐蕃。安制邊疆。自得官至于今日。早已十有八年。想我當初與玉簫臨別之言。期在三年以裏相見。初則以王命遠征。無暇寄個音信。及至坐鎮時節。方纔差人取他母子去。〔作掩面悲科云〕不想那玉簫為我憂念成疾。一臥不起。他那媽媽亦不知其所在。某想念其情。至今未曾婚娶。日夜憂思。不覺鬢髮斑白。我看這駟馬香車。五花官誥。可教何人請受也。今聖恩詔某班師回朝。路過荊州。節度使張延賞乃某昔年同學故人。不免探望他一遭。傳與前軍。望荊州進發者。〔卜兒上云〕老身韓媽媽是也。自我玉簫孩兒身死之後。我將他自畫的那幅真容。往京師尋韋秀才去。不想秀才應過舉得了官。蒙朝廷欽命領兵西征吐蕃去了。我欲往那裏尋他。一來途路迢遙。二來干戈擾攘。况我是個老婦人家。怎受的那般驅馳辛苦。以此不曾去的。今聞得他班師回朝。我不免就軍門前見他者。大哥煩你通報元帥知道。有韓媽媽特來求見。〔卒子報見科〕〔末云〕媽媽。你在那裏來。〔卜兒云〕萬苦千辛。非一言可盡。有我女兒遺下的真容。你自看者。〔末對砌末發悲科云〕大姐。教你痛殺我也。媽媽就留在軍中。待我回朝之日。與你養贍終身便了。〔並下〕〔外扮張延賞引卒子上詩云〕披文握武鎮荊襄。立地擎天作棟梁。寶劍磨來江水白。錦袍分出漢宮香。老夫姓張名權。字延賞。祖貫西川人氏。幼習儒業。兼讀兵書。早年一舉成名。蒙聖恩見我人材器識。尚以太平公主。官拜虞部尚書。後因邊關不靖。出為荊襄節度使。兼控制西川。有一個義女。小字玉簫。原是優門人家。善吹彈歌舞。更智慧聰明。每開家宴。或是邀會親貴高賓。出以侑酒。無不傾醉。今有鎮西大元帥韋臯。蒙詔頒師。路經于此。此人乃幼年同學故人。某頗有一日之長。他今駐節城外。聞說乘晚要來拜望老夫。我早已差人邀請去了。不免大開夜宴。待兄弟來時。就出玉簫佐酒。以敍十數年渴懷。左右。待韋元帥來時。報我知道。〔末上云〕自家韋臯。早至荊州。卽欲投拜延賞哥哥。奈以軍情事重。未敢擅離。他却早差人來邀我。我須乘此夜色。帶的數十騎親隨人去。會見哥哥一遭。把門的。報復去。道有韋元帥來也。〔卒子報見科〕〔張延賞云〕多承元帥屈尊降臨。有失迎迓。願乞恕罪。〔末云〕久違尊顏。復得瞻拜。何幸何幸。〔張延賞云〕多謝元帥不棄。將酒來我與元帥奉一盃咱。〔作樂行酒科〕〔末云〕量你兄弟有何德能。着哥哥如此管待。〔張延賞云〕教左右喚出女孩兒來勸酒者。〔末云〕哥哥。既蒙置酒張筵。何勞又出愛女相見。此禮怕不中麼。〔張延賞云〕你我異姓兄弟。有何不可。〔喚旦科〕〔正旦扮玉簫上云〕妾身張玉簫。乃節度使之義女也。聞的堂前呼喚。不免走一遭去。不知又管待甚人。好個夜宴也呵。〔唱〕

【越調鬭鵪鶉】翡翠窗紗。鴛鴦碧瓦。孔雀金屏。芙蓉繡榻。幕捲輕綃。香焚睡鴨。燈上上。簾下下。這的是南省尚書。東牀駙馬。

〔云〕好整齊也。〔唱〕

【紫花兒序】帳前軍朱衣畫戟。門下士錦帶吳鉤。坐上客繡帽宮花。本教坊歌舞。依內苑奢華。板撒紅牙。一派簫韶准備下。則兩行美人如畫。有粉面銀筝。玉手琵琶。

〔末云〕哥哥。夜已深了。免教令愛出來也。不勞多賜酒殽。〔張延賞云〕蔬酌不堪供奉。待孩兒出來。勸上一盃。〔正旦入見科〕〔張延賞云〕這位是你叔父。乃征西大元帥。不比他人。與你叔父把一盃者。〔奏樂旦把酒科〕〔唱〕

【金焦葉】則見那宮燭明燒絳蠟。我這裏纖手高擎玉斝。見他那舉止處堂堂俊雅。我在空便裏孜孜覷罷。

〔做打認科〕〔唱〕

【調笑令】這生我那裏也曾見他。莫不是我眼睛花。手抵着牙兒是記咱。〔帶云〕好作怪也。〔唱〕不由我心兒裏相牽掛。莫不是五百年歡喜冤家。何處綠楊曾繫馬。莫不是夢兒中雲雨巫峽。

〔張延賞云〕孩兒。好生與你叔父滿把一盃。〔旦把盞末低首偷叫科云〕玉簫。〔正旦低應科云〕有。〔張延賞見科云〕你不好生把酒。說些甚的。〔正旦慌科唱〕

【小桃紅】玉簫吹徹碧桃花。端的是一刻千金價。〔末偷視科〕〔正旦唱〕他背影裏斜將眼稍抹。諕的我臉烘霞。〔張延賞云〕再滿斟酒者。〔旦把盞科唱〕俺主人酒盃嫌殺春風凹。〔末低云〕小娘子多大年紀。曾許配與誰。〔正旦低唱〕俺新年十八。未曾招嫁。〔末云〕小娘子是他親生女兒麼。〔正旦唱〕俺主人培養出牡丹芽。

〔張延賞云〕韋臯。我道你是個有道理人。教孩兒與你把盞。你如何因而調戲。看承的我為何人。〔末云〕實不相欺。我有已亡過的妻室。乃洛陽角妓。與此女小字相同。面貌相類。因此見面生情。逢新感舊。〔正旦云〕好可憐人也。〔唱〕

【鬼三台】他說起凄凉話。和我也淚不做行兒下。兜的喚回我心猿意馬。我是朵嬌滴滴洛陽花。呀。險些的露出風流話靶。〔張延賞云〕你這等胡說。你道與你亡妻相類。不道與你做了媳婦罷。〔正旦唱〕這言詞道耍來不是耍。這公事道假來不是假。〔末云〕委實似我亡妻。非為借言調戲。〔正旦唱〕他那裏拔樹尋根。〔張延賞云〕韋臯。這是我親生女兒。你做何人看承。〔正旦唱〕便似你指鹿道馬。

〔末云〕令愛既不曾許聘于人。末將自亡妻室以來。亦不曾再娶。倘蒙不棄。也不辱你駙馬門庭。〔張延賞云〕休的胡說。我與你是故人。纔敢出妻見子。你如何見面生情。似你這等人。外君子而中小人。貌人形而心禽獸。即當和你絕交矣。〔正旦云〕主公息怒。〔張延賞云〕這妮子也向着他。兀的不氣殺我也。〔正旦唱〕

【禿厮兒】我勸諫他似水裏納瓜。他看覰咱如鏡裏觀花。書生自來情性耍。怎生調戲他好人家。嬌娃。

〔張延賞怒云〕如此惡客。請他做甚的。左右。將筵席撤了。〔做鬧起科〕〔正旦唱〕

【聖藥王】怎救搭。怎按納。公孫弘東閣鬧喧。譁散了玳瑁筵。漾了鸚鵡斝。踢翻銀燭絳籠紗。〔張延賞拔劍科〕〔正旦唱〕翻扯三尺劍離匣。

〔張趕殺科云〕我好意請你。你倒起這樣歹念頭。我先把你殺死。待我面奏聖人去。〔正旦云〕主公不可造次。〔唱〕

【麻郎兒】他如今管領着金戈鐵甲。簇擁着鼓吹鳴笳。他雖是違條犯法。咱無甚勢劍銅𨰉。

【幺篇】怎麼。性大。便殺。他有罪呵御堦前吃幾金瓜。他掌着百十萬軍權柄把。建奇功收伏了西夏。

〔末出外科云〕大小三軍。與我圍了宅子。拿出老匹夫來。碎屍萬段者。〔軍士作喊圍宅科〕〔正旦唱〕

【絡絲娘】不爭你舞劍的田文意差。惱的個絕纓會將軍怒發。〔覰末科唱〕那裏有娶媳婦當筵廝喑啞。也合倩個官媒打話。

〔張延賞仗劍做意科〕〔正旦云〕主公息怒。待玉簫自去。同他只消的兩三句。可着他散了軍馬。〔出見末科云〕元帥。你須是讀書之人。何故躁暴。〔末云〕老匹夫無禮。小娘子本為義女。他却詐作親生。其間必有暗昧。我求親事。他不許我還可。乃敢輒自拔劍將我趕殺。我如今只着他片時間寸草無遺。〔三軍作喊殺科〕〔正旦唱〕

【東原樂】俺家裏酒色春無價。休胡說生香玉有瑕。他丈人萬萬歲君王當今駕。這的是玉葉金枝宰相衙。你這般廝蹅蹅。惡噷噷在碧油幢下。

【拙魯速】論文呵有周公禮法。論武呵代天子征伐。不學雲間翔鳳。恰似井底鳴蛙。你這般搖旗呐喊。簸土揚沙。㿱㿱磨磨。叫叫喳喳。你這般耀武揚威待怎麼。將北海尊罍做了兩事家。你賣弄你那搊扎。你若是指一指該萬剮。

〔末云〕匹夫欺我太甚。我先殺此匹夫。歸朝面奏天子。我也有收伏西夏之功。當的將功折罪。〔正旦云〕元帥不可。你奉聖旨破吐蕃。定西夏。班師回朝。便當請功受賞。如何為求親不成。輒敢矯詔。劫殺節使。罪不容誅。豈不聞周易有云。師出以律。失律凶也。夫子云。暴虎馮河。死而無悔者。吾不與也。元帥請自思之。〔末云〕末將不才。便求小娘子以成秦晋之好。亦不玷辱了他。他如何便不相容。〔正旦云〕元帥果要問親。當去朝廷奏准。來取妾身。豈不榮耀。便俺駙馬亦豈敢違宣抗勅。不思出此。而擅自相殺。計亦左矣。〔末云〕這也說的是。大小三軍。可卽解了圍者。〔正旦云〕可不好也。〔唱〕

【收尾】從來秀才每個個色膽天來大。險把我小膽兒文君諕殺。〔張延賞云〕若不看着故人分上。我必殺汝以雪吾之恥。〔正旦唱〕息怒波忒火性卓王孫。〔末云〕待我奏過朝廷。那時不道和你干休了哩。〔領眾下〕〔正旦唱〕噤聲波強風情漢司馬。〔下〕

〔張延賞云〕請的好客。請的好客。兀的不氣殺我也。我想他此一去。必然面奏朝廷。你去的。我也去的。大家奏。大家奏。〔下〕

〔音釋〕

贍傷佔切 慧音惠 榻湯打切 鴨羊架切 蠟那架切 斝音賈 峽奚佳切 抹音罵 靶音霸 搭音打 納囊亞切 匣奚佳切 甲江雅切 笳音加 法方雅切 𨰉音查 殺雙鮓切 發方雅切 喑音音 啞鴉上聲 踏當加切 噷歆上聲 幢音床 伐扶加切 簸音播 㿱徐靴切 搊音鄒 扎莊洒切

第四折

〔卜兒上云〕老身韓媽媽。聞得韋元帥道。張節度使家歌女玉簫。與我家孩兒面貌一個樣兒。他因求親不成。反與張節使怪怒一場。如今奏准朝廷。取張家回京。成此親事。今日蒙元帥教我將着我女兒這幅真容。當個美人圖兒。向他駙馬府前賣去。且看有人來買麼。〔叫賣畫科〕〔張延賞上云〕老夫張延賞。昨在荊州因請韋臯。着小女玉簫出而勸酒。倒惹那廝一場羞辱。不想他班師回朝。倒將此事奏知官裏。蒙聖旨詔我攜家回京。與他成此親事。此係聖人天語。誰敢違背。不免入朝走一遭者。〔作見卜科云〕是甚人喧鬧。〔左右云〕是個賣畫的婆子。〔張延賞云〕叫他過來。你這老婆子賣的是甚麼畫兒。〔卜兒云〕是幅美人圖。〔張延賞云〕將來我看。〔作看科云〕呀。好是奇怪。怎麼與俺玉簫女兒一個模樣。兀那婆子。你這美人圖兒却是甚人畫的。〔卜兒云〕是我亡過的女兒韓玉簫他親手畫的真容。寄與他夫主韋臯秀才。我來京師尋他。人說他領兵鎮守西蕃。我在此等他。早已十八年了。囊篋使的罄盡。我不免拏此當做一幅美人圖兒。賣些錢鈔作盤費。〔張延賞云〕元來如此。可知韋臯他日前見面生情也。〔卜兒云〕老爺恰纔說甚的韋臯。〔張延賞云〕你這婆子不知。你這畫中美人。與我養女玉簫一般模樣。我前在荊州請韋臯。教我女兒與他把盞。他却恁的無禮。被老夫怪怒一場。他今回朝奏知官裏。我今日正欲與他面奏此事。你就將這畫兒賣與我。可要多少錢鈔。〔卜兒云〕既我女壻見在。我待將去與他哩。便與我千金也賣不成了。〔張延賞云〕左右將這婆子帶者。與他同入朝去。見的此事真實。那韋臯不為欺我也。〔作帶卜兒下〕〔外扮唐中宗引末一眾上云〕寡人唐中宗是也。昨有征西大元帥韋臯班師回京。奏道駙馬張延賞養女玉簫。與他亡妻韓玉簫面貌一般。他欲求成這段婚姻。寡人特取駙馬還朝。與他兩家成就此好事。不免宣的駙馬入朝。對眾文武前聽寡人裁斷。〔內侍宣科〕〔張延賞上云〕今蒙官裏宣喚。不免入朝見駕去來。〔做見駕科〕〔駕云〕駙馬。韋臯在你家欲求一門親事。不知你意下何如。〔張延賞云〕陛下。臣家見有玉簫女兒。宣的他來。教他自說。〔駕云〕宣來。〔內侍喚旦科〕〔正旦上云〕妾身張玉簫。蒙聖人恩旨。隨駙馬爹爹還朝。要與韋元帥成就親事。今聞官裏宣喚。不免見駕走一遭者。〔入見駕科〕〔駕云〕玉簫。你說當日荊州張駙馬。怎麼請那韋元帥來。〔正旦唱〕

【雙調新水令】當夜呵那裏是太平公主家夜筵排。恰只是請了個宴鴻門殢虞姬的樊噲。拖地錦是鳳尾旗。撞門羊是虎頭牌。倚仗着御筆親差。征西夏大元帥。

〔駕云〕玉簫。你是駙馬親生女兒麼。〔正旦唱〕

【沉醉東風】玉簫習學就詩山曲海。生長在柳陌花街。燕鶯集每日忙。鴛鴦社逐朝賽。〔駕云〕你可怎麼入的駙馬家裏。〔正旦唱〕俺那老虔婆見錢多賣。一札脚王侯宰相宅。誰敢道半米兒山河易改。

〔駕云〕玉簫。你認的那韋臯麼。〔正旦云〕妾曾會過。見時尚自認的。〔駕云〕你向班部中試認者。〔旦起認末科〕〔唱〕

【喬牌兒】見他裹着烏紗帽那氣概。秉着白象笏那尊大。寬綽綽紫羅袍偏稱金魚帶。氣昂昂立在白玉階。

〔駕云〕玉簫。只怕不是他麼。〔正旦唱〕

【水仙子】這公曾絕纓會上戲裙釵。〔末云〕我在那裏來。〔正旦唱〕也曾細柳營中大會垓。〔末云〕我却怎生鬧起來。〔正旦唱〕你將個相公宅看覷似鶯花寨。〔末云〕是他先怒了我來。〔正旦唱〕你道是他不該。便活佛也惱下了蓮臺。〔末云〕我是大元帥。他如何便敢欺我。〔正旦唱〕也是俺官官相為。你可甚賢賢易色。〔末云〕我是好意求親。他怎敢恁的。〔正旦唱〕因此上不遠千里而來。

〔駕云〕駙馬。他兩個說的是與不是。〔張延賞云〕陛下。朝門外有個賣畫婆子。可作一個證人。〔駕云〕宣來。〔內侍宣卜兒科〕〔見旦作悲科云〕玉簫兒嚛。你怎麼到的這裏。〔駕做意科云〕這個婆子。怎麼就認的是玉簫。如何這等煩惱。〔正旦唱〕

【攬筝琶】眾文武都驚怪。不由咱心下轉疑猜。這個即世婆婆。莫不是前世的妳妳。小字兒喚的明白。絮叨叨怨怨哀哀。似綠窗前喚回我春夢來。和我也雨淚盈腮。

〔駕云〕那個婆子。你怎麼便見這女兒。就認的他。〔卜兒云〕妾有一幅畫兒。是我女兒王簫的真容。所以認的。〔駕云〕將來看咱。〔掛砌末眾驚科云〕怎麼這個畫中美人。和這女兒如一個模兒脫的一樣。〔正旦云〕有這等異樣的事。〔唱〕

【鴈兒落】都一般胭脂桃杏腮。都一般金粉芙蓉額。都一般為雲為雨情。都一般傾國傾城態。

【得勝令】恰便似一個印盒兒脫將來。因春瘦骨厓厓。〔卜兒云〕這是我孩兒臨危之時畫的真容。寄與他夫主韋秀才的。〔正旦唱〕那裏是寄心事丹青𢂰。則是個等身圖煙月牌。出落在長街。猶古自還不徹風流債。得幾貫錢財。恰便是放從良得自在。

〔駕云〕玉簫。你既是韋元帥之妻。你如何尚在。猶是青春。〔正旦唱〕

【甜水令】他說的是。十八年前。三千里外。因此上弄玉錯投胎。〔駕云〕玉簫。你原來死後投胎。到今一十八歲。你是青春幼女。韋元帥他是已過中年的人了。你肯與他做夫妻麼。〔正旦跪云〕人命修短不齊。焉知妾不死于元帥之先。〔唱〕陛下道我。正在青春。他雖年邁。也都是天地安排。

〔駕云〕玉簫。你既願意。就配與元帥為夫人者。〔正旦扯末做謝駕科唱〕

【折桂令】兀的不桃源洞枯樹花開。他是那八輔官員。生的來一品人材。〔卜兒云〕孩兒。你這等年貌不齊。何不別求佳壻。〔正旦唱〕他也年未衰殘。聖恩匹配。相守頭白。〔張延賞云〕我是貴戚宰相之家。為女求配。必得少年佳客。為何嫁此老夫。〔正旦唱〕遮莫你廣成子吹簫鳳臺。姜太公流水天台。情願琴瑟和諧。連理雙栽。生則同衾。死則同埋。

〔駕云〕韋元帥。就此謝了駙馬。作岳父者。〔旦扯末科〕〔末云〕臣官居一品。位列三台。何處求婚不遂。怎肯拜他。〔正旦唱〕

【落梅風】可知可知賣弄那金花誥。〔扯張科云〕過來過來。〔唱〕休觸抹着玉鏡臺。秀才價做的來虀鹽黃菜。溫太真更做道情性乖。怎敢向晋明行大驚小怪。

〔末云〕他誇他家勳貴。却又棄嫌老夫。倘事不濟。倒惹的傍人恥笑。〔正旦唱〕

【沽美酒】你麟閣上論戰策。鳳池裏試文才。〔帶云〕元帥。你煩惱怎麼。〔唱〕搖樁廝挺春風門下客。更怕甚宋弘事不諧。放心波今上自裁劃。

〔張延賞云〕則是我養女兒的不氣長也。我與你做個丈人。便一拜也落不的你哩。〔正旦唱〕

【太平令】也是他買了個賠錢貨無如之奈。笑你個強項侯不伏燒埋。那壁似狼吃了幞頭般寧耐。這壁如草地裏毬兒般打快。不索你插釵。下財納采。有甚消不的你展脚伸腰兩拜。

〔旦末共謝科〕〔駕云〕既是婚姻已就。各自歸家。做慶喜筵席。朕回宮去也。〔下〕〔正旦唱〕

【絡絲娘煞尾】不爭你大鬧西川性窄。翻招了個笑坦東牀貴客。

〔張延賞云〕天下喜事。無過夫婦團圓。何况今日以兩世之姻緣。諧三生之配合。尤為人間奇異。今古無雙。便當殺羊造酒。做個大大筵席慶賀者。〔詩云〕詔遣成親入帝都。老夫焉敢惜鸞雛。男婚女嫁尋常有。兩世姻緣自古無。

〔音釋〕

殢音膩 噲音快 宅池齋切 為音畏 色篩上聲 白巴埋切 額崖去聲 策釵上聲 客音楷 劃胡乖切 窄齋上聲

題目 韋元帥重諧配偶 
正名 玉簫女兩世姻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