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冤家債主

Top / 元曲選 / 冤家債主

崔府君斷寃家債主雜劇

楔子

〔冲末扮崔子玉上詩云〕天地神人鬼五仙。盡從規矩定方圓。逆則路路生顛倒。順則頭頭身外玄。自家晋州人氏。姓崔名子玉。世人但知我滿腹文章。是當代一箇學者。却不知我秉性忠直。半點無私。以此奉上帝敕旨。屢屢判斷陰府之事。果然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如同影響。分毫不錯。真可畏也。我有一箇結義兄弟。叫做張善友。平日儘肯看經念佛。修行辦道。我曾勸他早些出家。免墮塵障。爭奈他妻財子祿。一時難斷。如何是好。〔歎科云〕嗨。這也何足怪他。便是我那功名兩字。也還未能忘情。如今待上朝取應去。不免到善友宅上。與他作別走一遭。正是勸人世世偏知易。自到臨頭始覺難。〔下〕〔正末扮張善友同老旦扮卜兒上云〕自家姓張。是張善友。祖居晋州古城縣居住。渾家李氏。俺有箇八拜交的哥哥是崔子玉。他要上朝進取功名。說在這幾日間。過來與我作別。天色已晚。想是他不來了也。渾家。你且收拾歇息者。〔卜兒云〕是天色晚了。俺關了門戶。自去歇息咱。〔做睡科〕〔凈扮趙廷玉上詩云〕釜有蛛絲甑有塵。晋州貧者獨吾貧。腹中曉盡世間事。命裏不如天下人。自家姓趙。雙名廷玉。母親亡逝已過。我無錢殯埋。罷罷罷。我是箇男子漢家。也則出於無奈。學做些兒賊。白日裏看下這一家人家。晚間偷他些錢鈔。埋葬我母親。也表我一點孝心。天阿。我幾曾慣做那賊來。也是我出於無奈。我今日在那賣石灰處。拿了他一把兒石灰。你說要這石灰做甚麼。晚間掘開那牆。撒下些石灰。若那人家不驚覺便罷。若驚覺呵叫道拏賊。我望着這石灰道上飛跑。天阿。我幾曾慣做那賊來。我今日在蒸作鋪門首過。拿了他一箇蒸餅。你說要這蒸餅做甚麼。我尋了些亂頭髮折針兒。放在這蒸餅裏面。有那狗叫。丟與他蒸餅吃。簽了他口叫不的。天阿。我幾曾慣做那賊來。來到這牆邊也。隨身帶着這刀子。將這牆上剜一箇大窟籠。我入的這牆來。〔做撒石灰科云〕我撒下這石灰。〔做瞧科云〕關着這門哩。隨身帶着這油罐兒。我把些油傾在這門桕裏。開門呵便不聽的響。天呵。我幾曾慣做那賊來。〔內云〕你是賊的公公哩。〔趙做聽科〕〔正末云〕渾家。試問你咱。我一生苦掙的那五箇銀子。你放在那裏。〔卜兒云〕我放在牀底下金剛腿兒裏。你休問。則怕有人聽的。〔正末云〕渾家。你說的是。喒歇息咱。〔趙做偷銀子出門科云〕我偷了他這五箇銀子。不知這家兒姓甚麼。今生今世。還不的他。那生那世。做驢做馬填還你。〔做叫科云〕有賊。地方快起來拏賊呀。〔下〕〔正末驚科云〕渾家。兀的不有賊來。你看那箱籠咱。〔卜兒云〕箱籠都有。〔正末云〕看喒那銀子咱。〔卜兒做看科云〕呀。不見了銀子。可怎了也。〔正末云〕我說甚麼來。天色明了也。且不要大驚小怪的。悄悄裏去緝訪賊人便了。〔外扮和尚上詩云〕積水養魚終不釣。深山放鹿願長生。掃地恐傷螻蟻命。為惜飛蛾紗罩燈。貧僧是五臺山僧人。為因佛殿崩摧。下山來抄化了這十箇銀子。無處寄放。此處有一箇長者。是張善友。我將這銀子寄與他家去。這是他門首。善友在家麼。〔正末云〕誰喚門哩。我試去看咱。〔做見科云〕師父從那裏來。〔和尚云〕我是五臺山僧人。抄化的十箇銀子。一向聞知長者好善。特來寄放你家。待別處討了布施。便來取也。〔做交砌末科〕〔正末云〕寄下不妨。請師父吃了齋去。〔和尚云〕不必吃齋。我化布施去也。〔下〕〔正末云〕渾家。替師父收了這銀子。〔卜兒云〕我知道。〔背云〕我今日不見了一頭錢物。這和尚可送將十箇銀子來。我自有分曉。〔正末云〕渾家。恰纔那師父寄的銀子。與他收的牢着。我今日到東岳聖帝廟裏燒香去。倘或我不在家。那和尚來取這銀子。渾家。有我無我。你便與他去。他若要齋吃。你就整理些蔬菜。齋他一齋。也是你的功德。〔卜兒云〕我知道。〔正末云〕我燒香去也。〔下〕〔卜兒云〕豈不是造化。我不見了五箇。這和尚倒送了十箇。張善友也不在家。那和尚不來取便罷。若來呵。我至死也要賴了他的。那怕他就告了我來。〔和尚上云〕貧僧抄化了也。我可去張善友家中。取了銀子回五臺山去。張善友在家麼。〔卜兒云〕敢是那和尚來了也。我出去看咱。師父那裏去來。〔和尚云〕善友在家麼。〔卜兒云〕俺家裏無甚麼善友。你來怎的。〔和尚云〕我恰纔寄下十箇銀子。特來取去。〔卜兒云〕這箇師父。你敢錯認了也。俺家裏幾時見你甚麼銀子來。〔和尚云〕我早起寄在你家。大嫂。你怎麼要賴我的。〔卜兒云〕我若見你的呵。我眼中出血。我若賴了你的呵。我墮十八重地獄。〔和尚云〕大嫂你聽者。我是十方抄化來的布施。我要修理佛殿。寄在你家裏。你怎麼要賴我的。你今生今世賴了我這十箇銀子。到那生那世少不得填還我。你聽者。我本為修因化得十錠銀。我着你念彼觀音力。久已後還着與本人。哎喲。這一會兒害起急心疼來。我且尋太醫調理去也。〔下〕〔卜兒云〕和尚去了也。等善友來家呵。我則說還了他銀子。善友敢待來也。〔正末上云〕渾家。我燒香回來也。那和尚曾來取銀子麼。〔卜兒云〕剛你去了。那和尚就來取。我兩手交付與他去了。〔正末云〕既是還了他呵。好好好。渾家。安排下茶飯。則怕俺崔子玉哥哥來。〔崔子玉上云〕轉過隅頭。抹過裹角。可早來到張家了。善友兄弟在家麼。〔正末出云〕哥哥請家裏來。〔做見科崔子玉云〕兄弟。我觀你面色。敢是破了些財。〔正末云〕雖然破了些。也不打緊。〔崔子玉云〕你媳婦兒氣色。倒像得些外財的。〔卜兒云〕有甚麼外財那。〔崔子玉云〕兄弟。我今日要上朝求官應舉去。一徑的與你作別來。〔正末云〕哥哥。兄弟有一壺水酒。就與哥哥餞行。到城外去來。〔做同行科云〕渾家。斟過酒來。送哥哥一杯。〔做送酒崔子玉回酒科云〕兄弟。我和你此一別。又不知幾年得會。我有幾句言語。勸諫兄弟。你試聽者。〔詩云〕得失榮枯總在天。機關用盡也徒然。人心不足蛇吞象。世事到頭螳捕蟬。無藥可延卿相壽。有錢難買子孫賢。甘貧守分隨緣過。便是逍遙自在仙。〔正末云〕多承哥哥勸戒。只是你兄弟善緣淺薄。出不得家。也有幾句兒言語。誦與哥哥聽。〔詞云〕也不戀北疃南主。也不戀高堂邃宇。但容膝便是身安。目下保寸男尺女。冷時穿一領布袍。饑時餐二盂粳粥。除此外別無狂圖。張善友平生願足。〔唱〕

【仙呂憶王孫】麤衣淡飯且淹消。養性修真常自保。貧富一般緣分了。任白髮不相饒。但得箇稚子山妻。我一世兒快活到老。〔同卜兒下〕

〔崔子玉云〕兄弟同媳婦兒回家了也。俺自登途去咱。〔詩云〕此行元不為功名。總是塵根未得清。傳語山中修道侶。好將心寄白雲層。〔下〕

〔音釋〕

甑晶去聲 阿何哥切 剜烏官切 罩嘲去聲 疃湯短切 邃音歲 粥音主 足臧取切

第一折

〔正末同卜兒凈扮乞僧丑扮福僧二旦上〕〔正末云〕老夫張善友。離了晋州古城縣。搬到這福陽縣。一住三十年光景也。自從被那賊人。偷了我五箇銀子去。我這家私。火焰也似長將起來。婆婆當年得了大的箇孩兒。喚做乞僧。年三十歲也。以後又添的這厮。是第二箇。喚做福僧。年二十五歲也。這箇媳婦兒是大的孩兒的。這箇媳婦是第二箇的。這大的箇孩兒。披星戴月。早起晚眠。這家私多虧了他。老夫不知造下什麼孽來。輪到這小的箇孩兒。每日則是吃酒睹錢。不成半分兒器。兀那厮。我問你咱。恁的呵幾時是了也。〔福僧云〕父親。你孩兒幼小。正好受用。有的是錢。使了些打什麼緊。〔乞僧云〕兄弟。你怎生這等把錢鈔不着疼熱使用。可不疼殺我也。〔正末歎科云〕這都是命運裏招來的。大的箇孩兒。你不知道。聽我說與你咱。〔唱〕

【仙呂點絳脣】濁骨凡胎。遞生人海。三十載。也是我緣分合該。〔帶云〕正為這潑家私呵。〔唱〕我也曾捱淡飲黃𧅱菜。

【混江龍】俺大哥一家無外。急巴巴日夜費籌劃。營辦着千般活計。積儹下萬貫貲財。俺大哥儘半世幹家私強掙起。也是我在前生種陰德苦修來。俺大哥為人本分。不染塵埃。衣不裁綾羅段匹。食不揀好歹安排。爹娘行十分孝順。親眷行萬事和諧。若說着這禽獸。知他是甚情懷。每日向花門柳戶。舞榭歌臺。鉛華觸眼。酒肉堆頦。但行處着人罵惹人嫌。將家私可便由他使由他敗。這的是破家五鬼。不弱如橫禍非災。

〔乞僧云〕父親。這家私費了我多少辛苦。積儹就的。到那兄弟手裏。多使去了。兀的不疼殺我也。〔正末云〕大哥。這家私都虧了你。兀那厮。我問你咱。你這幾時做什麼買賣來。〔福僧云〕偏我不曾做買賣。我打了一日雙陸曲的腰節骨還是疼的。你可知道我受這等苦哩。〔正末唱〕

【油葫蘆】賊也你搭手在心頭自監解。這家私端的是誰䦛䦟。則你那二十年何曾道覓的半文來。你你你則待要抹着的當了拿着的賣。也不管鬆時節做了急時節債。你你你無花呵眼倦開。無酒呵頭也不擡。引着些箇潑男潑女相扶策。你你你則待每日上花臺。

〔福僧云〕父親。你孩兒趁着如此青年。受用快活。也還遲哩。〔乞僧云〕可知你受用快活。單只苦了誰也。〔正末唱〕

【天下樂】賊也這的是安樂窩中且避乖。這厮從來。會放歹。我若不官司行送了你和姓改。〔云〕我老夫還不曾道着俺婆婆便道老子。他也好囉。〔唱〕做爹的道不才。做娘的早喝采。慣的這廝千自由百自在。

〔云〕兀那廝。你曾少人的錢鈔來麼。〔福僧云〕呸。長進阿我并不曾少人錢鈔。〔淨扮雜當上云〕張二舍。你少我五百瓶的酒錢。快些拿出來還我。〔乞僧云〕父親。兄弟欠了人家酒錢。在門首討哩。〔正末云〕你說不少錢。門首有人索酒錢那。〔福僧云〕還了他便罷。打什麼不緊。〔乞僧云〕還有什麼不還了他。只虧了你。〔卜兒云〕大哥。你還了他罷。〔乞僧云〕罷罷罷。我還我還。兀的不心疼殺我也。〔做發付科〕〔雜當下〕〔丑扮雜當上云〕張二舍。你少我爺死錢。只管要我討。還不拿出來。〔乞僧云〕父親。門首討什麼爺死錢。在那裏嚷。〔正末云〕什麼爺死錢。〔福僧云〕你看。這老頭兒。這些也不懂的。父親在日。問他借了一千貫鈔。父親若死了。還他二千貫鈔。堂上一聲舉哀。堦下本利相對。這不是爺死錢。〔正末歎科云〕嗨。有這樣錢借與那廝使來。〔唱〕

【那吒令】你看這倚勢口。囉巷拽街。氣的我老業人亡魂喪魄。你看這少鈔臉。無顏落色。〔福僧云〕這也只使得自己錢。有什麼妨礙。〔正末云〕禽獸。你道是使了錢是自己的。〔唱〕怎做的自己錢。無妨礙。兀的不氣𠡊破我這胸懷。

【鵲踏枝】一會家上心來。怎生出這癡騃。氣的我手脚酸麻。東倒西歪。賊也你少不的破了家宅。倒不如兩下裏早早分開。

〔福儈云〕就分開了。倒也乾淨。隨我請朋友耍子。〔正末唱〕

【寄生草】你引着些幫閑漢。更和這喫劍才。你只要殺羊造酒將人待。你道是使錢撒鏝令人愛。你怎知囊空鈔盡招人怪。氣的我老業人目下一身亡。〔帶云〕我死了呵。〔唱〕恁時節可也還徹你冤家債。

〔云〕大哥。這也沒奈何。你還了者。〔乞僧云〕父親。你孩兒披星戴月。做買做賣。一文不使。半文不用。怎生儹下這家私。都着他花費了也。〔卜兒云〕大哥。你還他罷。〔乞僧云〕我還我還。〔做發付科云〕還了你去罷。〔雜當云〕還了我錢。我回家去也。〔下〕〔正末云〕婆婆。趁俺兩口兒在。將這家私分開了罷。若不分開呵。久已後吃這厮凋零的無了。〔卜兒云〕老的。這家私分他怎麼。還是着大哥管的好。〔正末云〕只是分開了罷。大哥。你將應有的家私。都搬出來。和那借錢鈔的文書。也拿將出來。〔乞僧云〕理會的。〔正末云〕婆婆。家私都在這裏。三分兒分開者。〔福僧云〕分開這家私倒也好。省的絮絮聒聒的。〔卜兒云〕老的。怎生做三分兒分開。〔正末云〕他弟兄每兩分。我和你留着一分。〔卜兒云〕這也說的是。都依着你便了。〔正末唱〕

【賺煞】你待要沙暖睡鴛鴦。我則會歲寒知松柏。你將我這逆耳良言不採。這家私虧煞俺爺娘生受來。我便是釋迦佛也惱下蓮臺。想這厮不成才因此上各自分開。隨你商量做買賣。常言道山河易改。本性兒還在。我則怕你有朝福過定生災。〔同下〕

〔音釋〕

長音掌 孽音捏 載上聲 分去聲 劃胡乖切 行音杭 䦛去聲 䦟音債 策釵上聲 魄鋪買切 色篩上聲 𠡊音享 騃音諧 宅池齋切 應平聲 柏音擺

第二折

〔崔子玉冠帶引祗候上詩云〕滿腹文章七步才。綺羅衫袖拂香埃。今生坐享皇家祿。不是讀書何處來。小官崔子玉是也。自與兄弟張善友別後。到於京都闕下。一舉狀元及第。所除磁州福陽縣令。誰想兄弟也搬在這縣中居住。聞說他大的孩兒。染了一箇病證。未知好歹若何。今日無甚事。張千。將馬來。小官親身到兄弟家中。探病走一遭去。〔詩云〕駿馬慢乘騎。兩行公吏隨。街前休喝道。跟我探親知。〔下〕〔凈扮柳隆卿丑扮胡子轉上詩云〕不養蠶來不種田。全憑說謊度流年。為甚閻王不勾我。世間刷子少我錢。小子叫做柳隆卿。這箇兄弟是胡子轉。在城有張二舍。是一箇真傻厮。俺兩箇幫着他賺些錢鈔使用。這幾日家中無盤纏。俺去茶坊裏坐下。等二舍來。有何不可。〔胡凈云〕你在茶坊裏坐的。我尋那傻厮去。這早晚敢待來也。〔福僧上云〕自家張二舍。自從把家私分開了。好似那湯潑瑞雪。風捲殘雲。都使的光光蕩蕩了。如今則有俺哥哥那分家私。也吃我定害不過。俺哥哥如今染病哩。好幾日不曾見我兩箇兄弟。到茶坊裏問一聲去。〔做見二凈科云〕兄弟。這幾日不見你。想殺我也。〔胡凈云〕小哥。我正尋你哩。茶坊裏有柳隆卿在那裏等你。我和你去來。〔相見科〕〔福僧云〕兄弟好麼。〔柳淨云〕小哥。一箇新下城的小娘子。生的十分有顏色。俺一徑的來尋你。你要了他罷。不要等別人下手。先搶去了。〔福僧云〕你去總承別人罷。我可無錢了。〔胡淨云〕你哥哥那裏有的是錢。俺幫着你到那裏討去來。〔福僧云〕這等我與你去。〔同下〕〔正末引雜當上云〕自從將家私做三分兒分開了。二哥的那一分家私。早凋零的沒一點兒了。大哥見二哥是親兄弟。又將他收留在家中住。不想那廝將大哥的家私。又使的無了。大哥氣的成病。一臥不起。求醫無效。服藥無靈。看看至死。教我沒做擺佈。小的喒和你到佛堂中燒香去來。〔雜當云〕爹。咱就燒香去。〔正末唱〕

【商調集賢賓】自分開近倂來百事有。這的是為兒女報官囚。閃的箇老業人不存不濟。則俺這養家兒千死千休。這的是天網恢恢。果然道疎而不漏。〔帶云〕若俺大哥有些好歹呵。〔唱〕怎發付這無主意的老業人張善友。三十年一夢莊周。恰便似俞陽般服藥酒。恰便似莊子歎骷髏。

【逍遙樂】我則索仰神靈保佑。為孩兒所事存心我怎肯等閑罷手。兒也閃的我來有國難投。忍不住兩淚交流。莫不是我前世裏燒香不到頭。我則索把神靈來禱呪。只願的滅罪消災。絕慮忘憂。

〔云〕來到這佛堂前也。我推開佛堂門。〔做跪科云〕小的每將香來。家堂菩薩。有這大的個孩兒。多虧了他早起晚眠。披星戴月。掙揣下這箇家私。今日可有病。小的箇孩兒。吃酒賭錢。不成半器。他可無病。家堂爺爺。怎生可憐見老漢。着俺大的箇孩兒。這病痊可咱。〔做拜科〕〔唱〕

【梧葉兒】小的箇兒何曾生受。他則待追朋趁友。每日家無月不登樓。大的箇兒依先如舊。常則待將無做有。巴不得敗子早回頭。〔帶云〕聖賢也。〔唱〕你怎生則揀着這箇張善友心疼處倒下手。

〔雜當報云〕爹爹。大哥發昏哩。〔正末云〕既然大哥發昏。小的跟着我看大哥去來。〔同下〕〔大旦扶乞僧同卜兒上乞僧云〕娘也。我死也。〔卜兒云〕大哥。你精細着。〔乞僧云〕我這病覷天遠入地近。眼見的無那活的人也。〔卜兒云〕孩兒。你這病。可怎生就沉重了也。〔乞僧云〕娘也。我這病你不知道。我當日在解典庫門前。適值那賣燒羊肉的走過。我見了這香噴噴的羊肉。待想一塊兒吃。我問他多少鈔一斤。他道兩貫鈔一斤。我可怎生捨的那兩貫鈔買吃。我去那羊肉上將兩隻手捏了兩把。我推嫌羊瘦。不曾買去了。我却袖那兩手肥油。到家裏盛將飯來。我就那一隻手上油㖭幾口。吃了一碗飯。我一頓吃了五碗飯。吃得飽飽兒了。我便瞌睡去。留着一隻手上油待吃晌午飯。不想我睡着了。漏着這隻手。却走將一箇狗來。把我這隻手上油都吮乾凈了。則那一口氣。就氣成我這病。我昨日請一箇太醫把脈。那厮也說的是。道我氣裹了食也。〔卜兒云〕孩兒既是這等起的病。你如今只不要氣。慢慢的將養。〔乞僧云〕喚的我父親來。我分付他咱。〔正末同雜當上云〕婆婆。大哥病體如何。〔乞僧云〕父親。我死也。〔正末做悲科云〕兒嚛。則被你痛殺我也。〔唱〕

【醋葫蘆】你胸脯上着艾灸。肚皮上用手揉。俺一家兒燒錢烈紙到神州。請法師喚太醫疾快走。將那俺養家兒搭救。則教我腸慌腹熱似澆油。

〔乞僧云〕父親。我顧不得你。我死也。〔做死科〕〔正末同卜兒哭科云〕兒也。你忍下的便丟了我去。教我兀的不痛殺了也。〔唱〕

【幺篇】我則見他直挺挺僵了脚手。冷冰冰禁了牙口。俺一家兒那箇不啼啼哭哭破咽喉。則俺這養家兒半生苦受。〔帶云〕天那。〔唱〕常言道好人倈不長壽。這一場煩惱怎乾休。

〔云〕婆婆。大哥死了也。將些什麼供養的來。一壁廂着人報與崔縣令知道者。〔雜當云〕理會的。〔崔子玉上云〕小官崔子玉。去看張善友的孩兒。可早來到也。張千。接了馬者。〔見科云〕呀。元來善友的孩兒死了也。兄弟你可省煩惱波。〔正末云〕哥哥。大的箇孩兒已死。眼見兄弟的老命也不久了也。〔崔子玉云〕兄弟。常言道死生有命。富貴在天。這也是箇大數。且省煩惱。〔福僧同二凈上〕〔柳凈云〕小哥。說你哥哥死了。到家中看有什麼東西。你拿與俺兩箇拿着先走。〔福僧云〕說的是。你跟將我來。拿着壺瓶臺盞便走。我可無眼淚。怎麼啼哭。〔柳凈云〕我手帕角頭。都是生薑汁浸的。你拏去眼睛邊一抹。那眼淚就尿也似流將出來。〔做遞砌末福僧哭科云〕我那哥哥也。你一文不使。半文不用。可不乾死了你。我那爹也。你不偏向我那哥哥也。我那娘也。你如今只有的我一箇也。我那嫂嫂也。我那老婆也。〔做怒科云〕怎生沒箇睬我的。看起來我是傻廝那。〔正末唱〕

【幺篇】只見那兩箇幫閒的花滿頭。這一箇敗家的面帶酒。你也想着一家兒披麻帶孝為何由。故來這靈堂裏尋鬭毆。直恁般見死不救。莫不是你和他沒些瓜葛沒些憂。

〔云〕兀那廝。大哥死了。消受不的你奠一盞兒酒。〔福僧云〕老人家不要絮聒。等我澆奠。〔做奠酒〕〔將臺盞與淨〕〔卜兒奪科云〕你將的那裏去。〔福僧推卜兒科云〕你們自去。〔柳淨云〕有了東西也。俺跑跑跑。〔同胡下〕〔卜兒云〕兀的不氣殺我也。〔做死科〕〔乞僧做起叫科云〕我那臺盞也。〔正末云〕孩兒。你不死了來。〔乞僧云〕被那兩箇光棍搶了我臺盞去。我死也怎麼捨得。〔正末云〕婆婆。由他將的去罷。呀。婆婆死了也。天那。可是老漢造下什麼孽來。大的箇孩兒死了。婆婆又死了。天那。兀的不痛殺老漢也。〔崔子玉云〕兄弟少煩惱。這都是前生註定者。〔正末做悲科〕〔唱〕

【窮河西】你道死和生都是天數周。怎偏我子和娘拔著短籌。我如今備棺槨將他殯。不知我這業屍骸又著那箇收。

〔云〕下次小的每將婆婆和大哥扶在一壁廂。是兩箇棺槨。埋殯了者。〔雜當云〕理會的。〔做扶下〕〔正末悲科唱〕

【鳳鸞吟】怎不著我愁。這煩惱甚日休。天那偏是俺好夫妻不到頭。怎不著我愁。這煩惱甚日休。天那偏是俺養家兒沒福留。〔崔子玉云〕兄弟。你的壽算也還遠哩。這家私便破散了些。打甚麼不緊。且省煩惱波。〔正末唱〕想人生到中年以後。這光陰不久。還望甚家緣成就。隨你便儹黃金過北斗。只落的乾生受。天那早尋箇落葉歸秋。

〔云〕老漢大的箇孩兒死了。婆婆又死了。我老漢不知造下甚麼孽來。〔崔子玉云〕兄弟你休煩惱者。〔正末唱〕

【浪來里煞】這煩惱神不知鬼不覺。天來高地來厚。本指望一家兒相守共白頭。到如今夫妻情父子恩都做了一筆勾。落得箇自僝自僽。〔做悲科云〕天那。〔唱〕則除非向來生重把那生修。〔下〕

〔崔子玉歎科云〕嗨。誰想他大的孩兒連婆婆都亡化了。我那兄弟。還不省哩。〔詩云〕善友今年命運低。妻亡子喪兩重悲。前生注定今生業。天數難逃大限催。〔下〕

〔音釋〕

傻商鮓切 盛音呈 揉音柔 僝鋤山切 僽音驟 重平聲

第三折

〔正旦扶福僧上〕〔福僧云〕哎喲。害殺我也。怎麼不見父親來。〔二旦叫云〕大娘。你與我請將父親來者。〔大旦做應請正末領雜當上云〕自從大的箇孩兒死了。婆婆又死了。家私又散盡了。如今小的箇孩兒又病的重了。教老漢好生煩惱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活計蕭疎。正遭逢太平時序。偏是我老不著暮景桑榆。典了庄宅。賣了田土。銷乏了幾多錢物。委實的不曾半霎兒心舒。一天愁將我這兩眉攢聚。

【醉春風】恨高似萬重山。淚多似連夜雨。眼見的兒亡妻喪又有箇病着床。老業人你暢好是苦。苦。則俺這小的箇孩兒倘有些好歹。可著我那堝兒發付。

〔做見科云〕二哥。你這病證如何。〔福僧云〕父親。我死也。〔正末云〕老漢則有這小的箇孩兒。可又病的重。天阿。怎生可憐見老漢。留下小的箇孩兒。送老漢歸土。可也好那。〔唱〕

【紅繡鞋】禱祝了千言萬語。天阿則願的小寃家百病消除。兒也便使的我片瓦根椽一文無。但存留的孩兒在。就是我護身符。又何必滿堂金纔是福。

〔云〕二哥。你這早晚面色不好。你有什麼遺留言語。分付我咱。〔福僧云〕父親。你不知道我這病。別人害的是氣蠱水蠱。我害的是米蠱。〔正末云〕如何是米蠱。〔福僧云〕若不是米蠱呵。怎生偌大一箇栲栳。父親。我顧不的你也。〔做死伏科〕〔正末做哭科云〕兒嚛。則被你痛殺我也。〔唱〕

【迎仙客】還只道沉沉的臥著床褥。誰知他悠悠的赴了冥途。空把我孩兒叫道有千百句。閻君也你好狠心腸。土地也你好歹做處。閃的我鰥寡孤獨。怎下的便撇了你這爹先去。

〔云〕二哥也死了。下次小的每買一具棺木來。埋葬了者。〔雜當云〕理會的。〔扶福僧下〕〔正末云〕兩個媳婦兒。你來。兩個孩兒都亡了。我的婆婆又亡了。我無兒不使婦。你兩個可也有爺和娘在家裏。不如收拾了一房一臥。各自歸宗去罷。要守孝也由的你。便要嫁人也由的你。〔兩旦做悲科云〕哎呀。痛殺俺也。俺妯娌二人。收拾一房一臥。且回爺娘家守孝去。男兒也。只被你痛殺我也。〔詩云〕俺妯娌命運低微。將男兒半路拋離。𢬵的守孤孀一世。斷不肯向他人再畫蛾眉。〔同下〕〔正末做悲科云〕兩箇孩兒死了。兩箇媳婦兒又歸宗去了。我婆婆又亡了。則撇下老業人獨自一箇。我仔細想來。不干別人事。都是這當境土地和這閻神。勾將俺婆婆和兩箇孩兒去了。我如今待告那崔縣令哥哥。着他勾將閻神土地來。我和他對證。有何不可。不免拽上這門。我首告他走一遭去。〔下〕〔崔子玉引張千祗候上〕〔詩云〕鼕鼕衙鼓響。公吏兩邊排。閻王生死殿。東岳嚇魂臺。小官崔子玉是也。今日升廳。坐起早衙。張千。喝攛廂。〔張千云〕在衙人馬平安擡書案。〔正末上跪科〕〔崔子玉云〕堦下跪着的不是張善友兄弟。你告什麼。〔正末云〕哥哥與老漢做主咱。〔崔子玉云〕是誰欺負你來。你說那詞因。我與你做主。〔正末云〕我不告別人。我告這當境土地和閻神。哥哥。你差人去勾將他來。等我問他。俺兩箇孩兒和婆婆。做下什麼罪過。他都勾的去了。〔崔子玉云〕兄弟。你差了也。這是陰府神祗。你告他怎的。〔正末起科〕〔唱〕

【白鶴子】他本是聰明正直神。掌管著壽夭存亡簿。怎不容俺夫婦到白頭。〔帶云〕我那兩箇孩兒呵。〔唱〕也著他都死因何故。

〔崔子玉云〕兄弟。陽世間的人。便好發落。他陰府神祇。我如何勾的他來。便勾了來。我也斷不的。〔正末云〕哥哥。你斷不的他。從古以來。有好幾箇人。都也斷的。怎生哥哥便斷不的。〔崔子玉云〕兄弟。那幾箇古人斷的。你試說與咱聽。〔正末唱〕

【幺篇】哎。想當日有一箇狄梁公曾斷虎。有一箇西門豹會投巫。又有箇包待制白日裏斷陽間。他也曾夜斷陰司路。

〔崔子玉云〕兄弟。我怎比得包待制。日斷陽間。夜斷陰間你要告到別處告去。〔正末云〕俺婆婆到這年紀。便死也罷了。難道俺兩箇孩兒。留不的一箇。〔唱〕

【上小樓】俺孩兒也不曾訛言謊語。又不曾方頭不律。俺孩兒量力求財。本分隨緣。樂道閒居。閻神也有向順。土地也不胡突。可怎生將俺孩兒一時勾去。害的俺張善友牽腸割肚。

〔崔子玉云〕你兩箇孩兒和你的渾家。必然有罪犯注定該死的。你要問他。也好癡哩。〔正末云〕俺那婆婆和兩箇孩兒呵。〔唱〕

【幺篇】又不曾觸忤著那尊聖賢。蹅踐了那座廟宇。又不曾毁謗神佛。冒犯天公。墮落酆都。合著俺子共母。妻共夫。一家兒完聚。〔做悲科云〕俺兩箇孩兒死了。婆婆又死了。兩箇媳婦兒也歸宗去了。〔唱〕可憐見送的俺滅門絕戶。

〔做跪科云〕望哥哥與我勾將閻神土地來。我和他折證咱。〔崔子玉云〕兄弟。我纔不說來。假如陽世間人。我便斷的。這陰府神祇。我怎麼斷的他。你還不省哩。快回家中去。〔正末起科唱〕

【耍孩兒】神堂廟宇偏誰做。無過是烈士忠臣宰輔。但生情發意運機謀。早明彰報應非誣。〔云〕哥哥。這椿事你不與我斷。誰斷。〔唱〕難道陽世間官府多機變。陰府內神靈也混俗。把森羅殿都做了營生鋪。有錢的免了他輪迴六道。無錢的去受那地獄三塗。

【二煞】我如今有家私誰管顧。有錢財誰做主。我死後誰澆茶誰奠酒誰啼哭。誰安靈位誰齋七。誰駕靈車誰挂服。只幾箇忤作行送出城門去。又無那花棺彩轝。多管是蓆捲椽舁。

【煞尾】天那最苦的是清明寒食時。別人家引兒孫祭上祖。只可憐撇俺在白楊衰草空山路。有誰來墓頂上與俺重添半抔兒土。〔下〕

〔崔子玉笑云〕張善友去了也。此人雖是箇修行的。却不知他那今生報應。因此愚迷不省。且待他再來告時。我著他親見閻君。放出兩箇孩兒和那渾家。等他厮見。說知就裏。〔詩云〕方信道暗室虧心。難逃他神目如電。今日箇顯報無私。怎倒把閻君埋怨。〔下〕

〔音釋〕

物音務 霎音殺 堝音窩 福音府 鰥音關 獨東盧切 妯音逐 娌音里 首去聲 祇音其 訛音娥 律音慮 突東盧切 謀音謨 俗詞疽切 哭音苦 轝音裕 舁音余

第四折

〔正末上云〕老漢張善友。昨日到俺哥哥崔子玉跟前告狀來。要勾他那土地閻神。和俺折證。怎當俺哥哥千推萬阻。只說陰府神靈。勾他不得。今日到那城隍廟裏再告狀去。有人說道。城隍也是泥塑木雕的。有甚麼靈感在那裏。你哥哥不比他人。日斷陽間。夜理陰間。還賽過那包待制。你怎麼不告去。因此只得又往這福陽縣裏。走一遭去來。〔下〕〔崔子玉引祗從上詩云〕法正天須順。官清民自安。妻賢夫禍少。子孝父心寬。我崔子玉為何道這幾句。只因我兄弟張善友。錯怨土地閻神。屈勾了他妻兒三命。要我追攝前來。與他對證。我只說一箇斷不得。回他去了。料他今日必然又來。我自有箇主意。張千。今日坐早衙。與我把放告牌擡出去者。〔祗從云〕理會的。〔正末上云〕哥哥可憐。與兄弟做主咱。〔崔子玉云〕兄弟。你說那詞因上來。〔正末云〕我老漢張善友。一生修善。便是俺那兩箇孩兒和婆婆。都也不曾做什麼罪過。却被土地閻神。屈屈勾將去了。只望哥哥准發一紙勾頭文書。將那土地閻神。也追的他來。與老漢折證一箇明白。若是果然該受這業報。我老漢便死也得瞑目。〔崔子玉云〕兄弟。你好葫蘆提也。我昨日不曾說來。陽世間的人。我便斷的。陰府神祇。我怎麼斷的。〔正末云〕哎喲。一陣昏沉。我且暫睡咱。〔做睡科〕〔崔子玉云〕此人睡了也。我著他這一番似夢非夢。直到森羅殿前。便見端的。〔虛下〕〔鬼力上云〕張善友。閻神有勾。〔正末驚起科云〕怎生閻神有勾。我正要問那閻神去哩。〔下〕〔閻神引鬼力上詩云〕蕩蕩威靈聖勑差。休將間事惱心懷。空中若是無神道。霹靂雷聲那裏來。吾神乃十地閻君是也。今有陽間張善友。為兒亡妻喪。告着俺土地閻神。鬼力。與我攝將那張善友過來。〔鬼力云〕理會的。〔鬼力做拿正末上科〕行動些。〔正末唱〕

【雙調新水令】一靈兒監押見閻君。閃的我虛飄飄有家難奔。明知道空撒手。怕甚麼業隨身。託賴著陰府靈神。得見俺那陽世間的兒孫。便死也亦無恨。

【駐馬聽】想人生一剗的錢親。呆癡也豈不聞有限光陰有限的身。喒死後只落得半坵兒灰襯。這的是百年誰是百年人。都被那業錢財無日夜費精神。到如今這死屍骸雖富貴誰埋殯。活時節不肯使半文。死了也可有你那一些兒分。

〔鬼力云〕過去跪着。〔正末見跪科閻神云〕張善友。你知罪麼。〔正末云〕上聖。我張善友不知罪。〔閻神云〕你推不知。你在陽間。告著誰來。〔正末云〕我告閻神土地。他把我婆婆和兩箇孩兒。犯下甚麼罪過。都勾的去了。我因此上告他。〔閻神云〕兀那張善友。你要見你兩箇孩兒麼。〔正末云〕可知要見哩。〔閻神云〕鬼力。將他兩箇孩兒攝過來者。〔鬼力云〕理會的。〔喚乞僧福僧上〕〔正末見驚科云〕兀的不是我兩箇孩兒。大哥。你家去來。〔乞僧云〕我是你甚麼孩兒。我當初是趙廷玉。不合偷了你家五箇銀子。我如今加上幾百倍利錢。還了你家的。和你不親。不親。〔正末云〕兒也。我為你呵。哭的我眼也昏了。你今日剗的道和我不親。兒也。你好下的也呵。〔唱〕

【沽美酒】你怎生直恁的心性狠。全無些舊情分。可便是親者如同那陌路人。只為你哭的我行眠立盹。〔見福僧科云〕二哥。喒家去來。〔福僧云〕誰是你孩兒。〔正末云〕你是我第二的孩兒。〔福僧云〕我是你的兒。老的。你好不聰明。我前身元是五臺山和尚。你少我的來。你如今也加倍還了我的也。〔正末做歎科〕〔唱〕兩下裏將我來不偢問。

〔云〕這生忿忤逆的賊也。罷了。大哥。你也須認的我。〔唱〕

【太平令】他平日裏常只待尋爭覓釁。兒也你怎的也學他背義忘恩。這忤逆賊從來生忿。你須識一箇高低遠近。〔云〕大哥。跟我家去來。〔乞僧云〕我填還了你的。俺和你不親了也。〔正末唱〕你道我不親。強親。喒須是你父親呀。好教我一言難盡。

〔閻君云〕着這兩箇速退。〔鬼力引乞僧福僧下〕〔閻君云〕你要見你那渾家麼。〔正末云〕可知要見哩。〔閻君云〕鬼力。與我開了酆都城。拿出張善友的渾家來。〔鬼力押卜兒上見科〕〔正末云〕婆婆。你為什麼來。〔卜兒做哭科云〕老的也。我當初不合混賴了那五臺山和尚十箇銀子。我死歸冥路。教我十八層地獄。都遊徧了也。你怎生救我咱。〔正末做歎科云〕那五臺僧人的銀子。我只道還他去了。怎知賴了他的來。〔唱〕

【水仙子】常言道莫瞞天地莫瞞人。莫作瞞心與禍隣。你如今苦也囉刀山劍嶺都遊盡。怎做的閻羅王有向順。擺列着惡鬼能神。〔卜兒云〕我受苦不過。你好生超度我咱。〔閻君云〕鬼力。還押入酆都去。〔正末唱〕纔放出森羅殿。又推入地獄門。哎喲。你暢好是下的波閻君。

〔鬼力押卜兒哭下〕〔閻君云〕張善友。你有一箇故人。你可要見麼。〔正末云〕可知要見哩。〔閻君云〕我與你去請那尊神來。與你相見咱。〔下〕〔崔子玉上〕〔正末做見科云〕何方聖者。甚處靈神。通名顯姓咱。〔崔子玉云〕張善友。休推夢裏睡裏。〔正末做覺科云〕好睡也。〔崔子玉云〕兄弟。你適纔看見些甚麼來。〔正末云〕哥哥。你兄弟都見了也。〔唱〕

【鴈兒落】我也曾有三年養育恩。為甚的沒一箇把親爺認。元來大的兒是他前生少我錢。小的兒是我今世償他本。

【得勝令】這都是我那婆婆也作業自殃身。遺累及兒孫。再休提世上無恩怨。須信道空中有鬼神。〔崔子玉云〕兄弟。你省悟了麼。〔正末云〕哥哥。張善友如今纔省悟了也。〔唱〕總不如安貧。落一箇身困心無困。這便是修因。也免的錢親人不親。

〔崔子玉云〕兄弟你直待今日。方纔省悟。可是遲了。兄弟。你聽者。聽下官從頭細數。犯天條合應受苦。則為你奉道看經。俺兩人結為伴侶。積儹下五箇花銀。爭奈你命中無福。大孩兒他本姓趙。做賊人將銀偷去。第二箇是五臺山僧。寄銀兩在你家收取。他到來索討之時。你婆婆混賴不與。撚指過三十餘春。生二子明彰報復。大哥哥幹家做活。第二箇荒唐愚魯。百般的破敗家財。都是大孩兒填還你那債負。兩箇兒命掩黃泉。你那脚頭妻身歸地府。他都是世海他人。怎做得妻財子祿。今日箇親見了陰府閻君。纔使你張善友識破了寃家債主。〔下〕

〔音釋〕

襯初艮切 盹敦上聲 釁欣去聲 去上聲 復音府 負付上聲 祿路上聲

題目 張善友告土地閻神 
正名 崔府君斷寃家債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