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勘頭巾

Top / 元曲選 / 勘頭巾

河南府張鼎勘頭巾雜劇

孫仲章撰

第一折

〔丑扮王小二上詩云〕白雲朝朝走。青山日日閒。自家無運智。却道世途艱。自家姓王。排行第二。人都叫我做王小二。祖居南京人氏。母子二人。別無眷屬。家中窮窘。朝趁暮食。燒地眠。炙地臥。有那財主人家。見我這等貧苦。可憐見我與些盤纏。買些柴米度日。今朝出來。遇不着一個人。此處有箇員外姓劉。我數番定害他。今日到他家去。若見員外。好歹與我些東西。可早來到門首也。你看我那造物。不見一個人。當門臥着一隻惡犬。我拿一塊磚頭打的那狗叫。必有人出來。〔打狗科云〕你看。我那頹命麼。狗也不曾打的着。倒打破了一個尿缸。如之奈何。我則推狗咬了我的腿。〔做叫科〕〔旦上云〕妾身乃劉員外渾家。正在家中閒坐。門外怎生大呼小叫的。我試看咱。開了這門。甚麼人打破這尿缸來。〔見王科〕〔罵云〕你這窮弟子孩兒。那一遭不與你些盤纏。你怎麼打破我的缸。〔王小二云〕這娘子好不曉事。你家的狗咬了我的腿。倒還罵我。〔旦云〕我不和你鬧。等員外出來。和你說話。〔正末扮劉員外帶酒上云〕自家姓劉名平遠。祖居南京人氏。平昔好飲的幾杯兒酒。愛讀的兩行兒書。頗有些家私。人都叫我做劉員外。這城裏城外。放着幾主兒錢鈔。今早索錢去來。飲了幾杯酒。可早醉了也。正待歇息。不知甚麼人在門首大驚小怪的。我試看咱。〔唱〕

【仙呂點絳唇】杜宇傷春。錦鶯啼恨。東風順。則聽的叫喚聲頻。早將我酒力消磨盡。

【混江龍】我把這衣衫整頓。急煎煎行出臥房門。悠悠的驚了七魂。忽忽的諕了三魂。脚趔趄難支吾荒冗冗。眼朦朧猶兀自醉醺醺。我這裏下堦基轉影壁親身問。問一箇事從來歷。唱叫緣因。

〔云〕大嫂。你和誰鬧哩。〔旦云〕你看王小二這窮弟子孩兒。打破我的缸。倒說狗咬了他。他又罵我。〔正末云〕大嫂。你自入去。等我問他。〔問科云〕兀那王小二。為甚麼在門首大呼小叫的。欺負誰哩。〔王小二云〕員外。你家的狗咬了我的腿。我怎敢欺負你。〔正末云〕王小二。我不曾歹看你。我的衣服與你穿。我的錢鈔與你使便我家狗兒咬了你。可也好商量。沒來由鬧怎的。他是個婦人家。你是個男子漢。你將不中的言語毁罵他。理上敢不中麼。〔王小二云〕小人怎敢毁罵娘子。〔正末云〕噤聲。〔唱〕

【油葫蘆】他是個腰繫紅裙一婦人。你試議論。有甚事便推天搶地手粘身。〔王小二云〕你家狗咬了我。〔正末云〕你打破我缸。倒說狗咬了。〔唱〕你且休論這兩家憑傷損。〔帶云〕常言道男不和女鬭。王小二。〔唱〕你先合該笞四十批頭棍。〔帶云〕你罵了人。倒說你是。〔唱〕你沒事哏。沒事村。則你那幫閒鑽懶腌身分。到官中也不索取詞因。〔帶云〕我若和你一般見識呵。〔唱〕

【天下樂】敢拖到官中拷斷你筋。哎。你個喬人。情性村。則你那潑言語賴人不本分。着我待饒來怎地饒。待忍來怎地忍。恨不的莽拳頭嘴縫墩。

〔云〕是誰家的狗咬着你來。〔王小二云〕你家的狗咬着我來。〔正末云〕你道我家狗咬着你。眾街坊試看咱。若是我家狗咬他。我便寫與你保辜文書。若不曾咬着。你便陪我缸來。〔街坊云〕員外說的是。俺看他這條腿不曾咬着。〔王小二云〕不是這條腿。是那一條腿。〔街坊云〕也不曾咬。〔正末唱〕

【醉中天】誰小二哥休心困。覰兩條腿辨清渾。羞的那厮一柄臉通紅似絳雲。他慌遮掩忙身褪。瞞不過相識街坊眾親。定睛覰認。並無些咬破牙痕。

〔云〕原來不曾咬着。這弟子孩兒這等圖賴人。〔王小二云〕這等惡狗。你養他怎的。〔正末唱〕

【金盞兒】俺這犬吠柴門。和月待黃昏。只除是盜賊不敢來相近。〔帶云〕若是閒人呵。〔唱〕無過是搖頭擺尾弄精神。他可也能熬鞭杖打。不棄主人貧。我則理會妻賢先嫁主。這的是惡犬護三村。

〔王小二云〕員外。你輕呵輕君子。重呵重小人。怎將狗比我。〔正末云〕我這富漢打死你這窮漢。則苦了幾文錢。〔王小二云〕你說這等大話。我大街上撞見你。一無話說。僻巷裏撞見你。我殺了你。〔旦云〕好也。這厮不只是說出來。一定做出來。問他要一紙生死文書。一百日以裏。但有頭疼腦熱。都是你。一百日以外並不干你事。〔正末云〕做甚麼哩。〔旦云〕王小二要殺了你。我問他要保辜文書。〔正末云〕大嫂。他怎敢殺人。王小二你聽者。〔唱〕

【賺煞】你伏低呵自商和。我尋罪責官司問。若不看解勸街坊面分。小後生從來火性緊。發狂言信口胡噴。自評論。口是禍之門。我勸你言詞休記恨。减了些性粗性蠢。則要你粧痴粧坌。〔王小二云〕員外。是我的不是了。我與你陪禮。取一缾兒酒。請員外飲一盃罷。〔正末唱〕何須你倒擎着酒盞去求人。〔同旦下〕

〔王小二云〕鈔又不曾討的。又着員外怪了。討了我一紙保辜文書。總只是一時間言語差錯。連忙伏低做小。也是遲哩。則我這無錢的真個不好。天那。兀的不窮殺王小二也。〔下〕

〔音釋〕

窘君上聲 趁嗔去聲 趔郎耶切 趄且去聲 哏很平聲 腌掩平聲 辜音姑 褪吞去聲 噴平聲 蠢春上聲 坌滂悶切

楔子

〔旦上云〕妾身劉員外的渾家是也。我瞞着員外。和那太清庵王知觀有些不伶俐的勾當。我則待所算了員外。急切裏無個計策。不想王小二要殺員外。我就問他要了一紙保辜文書。我着人尋王知觀去了。這早晚敢待來也。〔凈扮道士上云〕道可道。真強盜。名可名。大天明。小道太清菴王知觀。這本處劉員外的渾家。俺與他有些小勾當。他着我所算了那員外。爭奈無個下手處。他今日着人來叫我。須索走一遭去。來到這門首也。道可道。〔旦見科云〕你來了也。〔凈云〕稽首。〔旦云〕有件事和你說。前日王小二打破了俺家尿缸。員外鬧了幾句道。俺這富漢打殺你這窮漢。則苦了幾文錢。那王小二便道。我大街撞見你。一無話說。若僻巷裏撞見。我殺了你。我就着這事問王小二要了一紙保辜文書。明日員外出城索錢去。你跟到無人去處。將他所算了。我要兩件信物。芝蔴羅頭巾。减銀環子。若殺了時來回我的話。喒兩個永遠做夫妻。可不好也。〔凈云〕我知道。憑着俺這等好心。天也與俺半碗飯吃。〔同下〕〔正末上云〕自家劉員外的便是。城外索錢去來。眾兄弟留我多飲了幾杯酒。迎着這風。不覺的酒上來了。我下馬來。把馬拴在樹上。我去那柳陰下且歇息咱。〔唱〕

【仙呂賞花時】落日西園花正濃。撲面東風酒力湧。全不省上青驄。只記得金鍾漫捧。直勸我喫的到喉嚨。

【幺篇】你覰那芳草渾如蜀錦蒙。殘照堪為燭影紅。垂柳作簾櫳。暫撇下心煩意冗。醉臥綠陰中。

〔做睡科〕〔凈上殺末科云〕我殺了劉員外也。拿着這芝蔴羅頭巾减銀環子。回大嫂話去來。〔下〕〔街坊上云〕劉員外娘子。不知是甚麼人殺了員外也。〔旦上云〕眾街坊。甚麼人殺了俺員外。〔街坊云〕知道是甚麼人。〔旦云〕別無讎人。則是王小二。到他家試問咱。早到門首也。〔喚科〕〔王小二上見科〕〔旦云〕好也。你與了我保辜文書。不上十日。就把員外殺了。明有王法。我和你見官去來。〔王小二云〕我門也不曾出。可怎麼冤我殺了員外。誰人與我做主咱。〔下〕

第二折

〔凈扮孤領張千祗候上詩云〕官人清似水。外郎白如麪。水麪打一和。糊塗成一片。小官本處大尹。今日升廳。坐起早衙。張千喝攛箱。〔旦拖王小二上云〕冤屈也。〔孤云〕甚麼人叫冤屈。拿將過來。〔張千云〕當面。〔旦王小二跪科〕〔孤云〕告甚麼。說你那詞因來。〔旦云〕妾身是劉平遠渾家。當初一日。這王小二打破俺家尿缸。俺員外與他相嚷。說道。俺這富漢打死你這窮漢。則苦了幾文錢。王小二道。我大街上撞見你。一無話說。僻巷裏撞見你。我殺了你。我就問他要了一紙保辜的文書。不上十日。俺丈夫出城索錢去。被王小二殺死。大人與我做主咱。〔孤云〕他口裏必律不刺說了半日。我不省的一句。張千。與我請外郎來。〔張千云〕當該何在。〔趙令史上云〕自家趙仲先的便是。在這府裏做着個把筆司吏。正在司房裏攢造文書。相公呼喚。須索見咱。〔見科〕〔孤云〕哥。定害了你一日酒。肚裏疼了一夜。〔做謝科〕〔令史云〕相公你坐着。百姓每看見哩。兀那婦人。你告甚麼。〔旦云〕告人命事。王小二立了保辜文書。不上十日。在城外殺了俺丈夫劉平遠。令史與妾身做主咱。〔王小二云〕令史可憐見。小人怎敢殺人。〔令史云〕你立了保辜文書。不上十日。殺了劉平遠。不是你是誰。不打不招。張千與我打着者。〔打科〕〔王小二云〕我那裏受的這般拷打。我屈招了罷。大人。是我殺了劉員外來。〔令史云〕他既招了。上了枷。下在牢中去。〔王小二云〕天那。教誰人救我也。〔張千押王小二下〕〔孤云〕還有芝蔴羅頭巾。减銀環子。不見下落。〔令史云〕兀那婦人。你且隨衙伺候。明日再問。〔旦云〕我且回去。明日再來。〔下〕〔孤云〕令史。喒兩個問了這件事。無甚勾當。且回私宅喝三甌冷酒去來。〔同下〕〔張千上詩云〕手執無情棒。懷揣滴淚錢。曉行狼虎路。夜伴死屍眠。我張千今日方纔有些兒油水。牢中取出王小二來。〔王見科〕〔張千云〕脊背打三十殺威棍。〔王小二云〕哥哥。可憐見。〔張千云〕我饒了你。開了門入牢去。〔王入牢科〕〔張千云〕關上這門。等我略盹一盹。〔做睡科〕〔丑扮莊家上云〕自家是個庄家。在這望京店住。與俺妳妳兩個過日。每日入城賣草。兀那高房子裏賒了一擔草。今日索也無錢。明日索也無錢。俺妳妳說我換嘴吃了。今日再去索那錢去。〔走科云〕可早來到也。青天白日關着門哩。〔做打門科云〕叔待。開門來。〔張千驚醒科云〕呀。提牢官人來了。且慢者。若是官人呵。拽動鈴索。可怎生打的門响。〔開門見科〕〔丑云〕叔待。還我草錢來。〔張千笑云〕我正尋你哩。你替我打個草苫兒。我還你草錢。〔背云〕我把這厮賺入牢去。〔做拿匾擔攛入牢科〕〔丑云〕將我的來。〔張推丑入牢科〕〔丑云〕叔待。怎生黑洞洞地。〔張千做開天窗科〕〔丑云〕怎生你家都是木板上生出人頭來。他不咬人麼。將草來。我替你打苫子。〔打苫科〕〔令史上云〕可早來到也。我拽動這鈴索。〔張千云〕提牢官來了。這厮可怎生是好。〔做枷丑丑怕科張千云〕休言語。你但言語。我就打死你。〔做開門科〕〔令史云〕你休要了囚人的錢。放鬆了他。〔張千云〕不敢。〔令史云〕拿過王小二來。兀那厮。還有兩件贓仗未完。是芝蔴羅頭巾减銀環子在那裏。〔王小二云〕哥。我也是屈招了的。委實沒有。〔令史云〕不打不招。張千打着者。〔打科〕〔王小二云〕。我受不過這打。我招了罷。有有有。在蕭林城外瘸劉家菜園裏井口傍邊石板底下壓着哩。〔令史云〕今日該誰當直。〔張千云〕小人當直。〔令史云〕則今日你手裏要頭巾環子。你畫了字者。〔張千云〕我知道。〔令史云〕我這一向不曾查點這囚犯。〔張千云〕哥哥。這個不該你管。該胡令史管。〔令史云〕這個是甚麼賊。〔張千云〕這是偷馬的。〔令史云〕這個是甚賊。〔張千云〕這是剪綹的。〔令史問丑云〕這個是甚麼賊。〔張千云〕這是潑皮賊。〔令史云〕我正要打這潑皮賊。〔做打科云〕我直打的你認的我便罷。潑皮賊。潑皮賊。〔下〕〔張放丑出科云〕你且去。明日來討草錢。〔丑云〕討您娘的漢子。我草錢也不要了。〔下〕〔張千云〕我把王小二監好了。〔王小二云〕哥也。放鬆些兒。〔下〕〔張千云〕則今日取頭巾環子走一遭去。〔下〕〔丑慌走上凈跟上做撞科〕〔丑云〕哎喲。他又來打我了。〔做走又撞凈掉帽子科〕〔丑云〕我只道是那戴翅兒的。元來是個牛鼻子。〔凈拾帽掉燒餅丑搶餅科云〕好燒餅。香香的。〔凈云〕送與你吃了罷。〔丑云〕好人好人。〔凈云〕哥。你在那裏來。〔丑云〕兀那高房子那人家少我一擔草錢。今日索也不與。明日索也不與。俺妳妳說我換嘴吃了。今日又去索錢。那人家青天白日關着門。着我叫開門。裏頭看不見人。我說哥怎生黑洞洞地。他望上一搠。就明明的。他一屋裏都是木板上生出人頭來的。他着我打草苫兒。正打之間。外廂有人叫門。他慌了。拿過一塊板來。上頭有個窟籠。套在我脖子上。把我撇倒。教我休言語。則見外面走將一個人來。頭上兩個翅兒。他說道拿過王小二來。問他要芝蔴羅頭巾减銀環子。王小二說。我不知道。天那。把王小二只管打。打的王小二渾身血胡淋刺的。王小二道。有有有。在蕭林城外瘸劉家菜園裏井口邊石板底下壓着哩。〔凈聽走下科〕〔丑云〕那戴翅兒的團團看轉來。問是甚麼賊。那人平白地揣與我個賊名兒。他道我是潑皮賊。哥也。你是聰明的人。你道可有潑皮賊麼。〔做回頭看科云〕呀。這弟子孩兒可去了。我恰似見鬼的。則管說。我也去也。〔下〕〔凈慌上云〕這裏便是瘸劉家菜園。我跳過去〔張千撞上〕〔凈下科〕〔張千云〕原來是個牛鼻子。我不是官身。忙趕上打他一頓。這是瘸劉家菜園。〔做跳牆科云〕這是井口邊。〔做石板下取巾環跳出科云〕贜物有了也。王小二。我倒替你愁哩。〔下〕〔外扮府尹引祗候上張千喝云〕早衙清凈。人馬平安。〔府尹詩云〕擎鞭壯士廳前立。捧臂佳人閣內行。沉醉早筵方欲散。耳邊猶聽管絃聲。小官完顏。女真人氏。完顏姓王。普察姓李。幼年進士及第。累蒙擢用。頗有政聲。今為河南府尹。此處官濁吏弊。人民頑鹵。御賜我勢劍金牌。先斬後奏。差某往此審囚刷卷。便宜行事。專一削除濫官污吏。禁治頑魯愚民。早已赴任三日也。今日升廳。坐起早衙。張千。喚將當該司吏來。〔張千云〕理會的。當該司吏。老爺呼喚。〔令史上云〕張千。喚我怎的。〔張千云〕哥哥。這個老爺不比前任的。好生利害。〔令史見科〕〔府尹云〕兀那令史。有甚麼合僉押的文書。將來我看。〔令史遞文卷科云〕文卷在此。〔府尹云〕這一宗是甚麼文卷。〔令史云〕在城王小二殺了劉平遠。贜仗明白。問成死罪。只等大人判個斬字。拿出去殺了罷。〔府尹云〕將一行人解將過來。〔張千押王小二上〕〔令史云〕兀那王小二。到那邊不要言語。問着是你殺了劉平遠來。你道是。我就拿你出去只一刀殺了。也是伶俐。〔王見跪科〕〔府尹云〕老夫觀察人情。看了王小二不是個殺人的。就中必有暗昧。兀那王小二。你有甚麼不盡的詞因。我根前實訴者。老夫與你做主。〔令史云〕大人。他無詞因了也。〔王小二云〕我待要說來。又打我。也罷也罷。是我殺了劉平遠來。無甚詞因。〔府尹云〕罪人口裏既說無甚詞因。則管裏問他怎的。將筆來判個斬字。拿出去殺壞了者。〔押小二出科小二云〕天那。着誰人救我也。〔正末扮張鼎上云〕自家姓張名鼎。字平叔。在這河南府做着個六案都孔目。想俺這為吏的人。非同容易也。大凡掌刑名的有八件事。可是那八件事。一筆札。二算子。三文狀。四把法。五條劃。六書契。七抄寫。八行止。〔詩云〕這的是書案傍邊兩句言。一重地獄一重天。翰林風月三千首。怎似這吏部文章二百篇。〔唱〕

【南呂一枝花】雖是個判行的舊狀詞。合幹辦新公事。出司房忙進步。登澁道下堦址。又無甚過犯公私。把文卷依節次。請新官題判時。先呈與個押解牒文。後押上個拘頭僉字。

【梁州第七】我從來甘剝剝與民無私。誰敢道另巍巍節外生枝。我向嚇魂臺把文案偷窺視。見一人高聲叫屈。我這裏低首尋思。多應被拷打無地。全沒那半點兒心慈。想危亡頃刻參差。端的是垂命懸絲。正廳上坐着個㑳𢠳𢠳問事官人。堦直下排兩行惡哏哏行刑漢子。書案邊立着個响璫璫責狀曹司。為甚事咬牙切齒。諕的犯罪人面色如金紙。見相公判個斬字。慌向前來取台旨。便待要血泊內橫屍。

〔云〕張千。這是甚麼人。這等叫屈稱冤。〔張千云〕哥哥。他是王小二。殺了劉員外。贜仗俱明。如今拿出去施刑去也。〔正末云〕則他便是在城的王小二。我多聽的人說。這厮好生冤屈。張千。你且留人者。等我見了大人。自有個道理。兀那王小二。我這一過去。救的你。休歡喜。救不的你。休煩惱。〔做進見科〕〔府尹云〕下官一路上來聽的人說。這河南府有個能吏張鼎。刀筆上雖則是個狠僂儸。却與百姓每水米無交。張鼎。你有甚麼合僉押的文書。拿來我看。〔正末云〕大人。張鼎有合僉押的文卷。〔府尹云〕既有僉押的文卷。拿將來發落。〔正末云〕文卷在此。〔府尹云〕是那幾件你說。〔正末唱〕

【牧羊關】這的是行惡的供成招伏。〔府尹云〕這一宗呢。〔正末唱〕這是打家賊責下口詞。〔府尹云〕這是甚麼文卷。〔正末唱〕這的是遠倉糧猶未關支。〔府尹云〕這一紙呢。〔正末唱〕這的是再修理道路橋梁。〔府尹云〕橋梁道路。庫獄倉廒。都是合管的。便該修理去。又這一宗文卷呢。〔正末唱〕這的是重蓋下倉廒庫司。〔府尹云〕這一宗呢。〔正末唱〕這的是親兄弟爭田土。〔府尹云〕這個呢。〔正末唱〕這的是親女壻賴了家私。〔府尹云〕這一宗呢。〔正末唱〕這的是相鬭爭商和狀。〔府尹云〕這宗可是甚麼文書。〔正末唱〕大人這的是打殺人也未檢屍

〔府尹云〕張鼎。再有甚麼文書僉押。〔正末云〕別無了。張千收過了者。〔府尹云〕張鼎。我聽得你替俺官府每辦事的當。又各處攢造文書。一年光景。好生驅馳。與你一個月假限。休來衙門裏畫卯。賞你一羫羊。十瓶酒。還家歇息去。〔正末云〕多謝了大人。〔出門科〕〔張千云〕哥哥。王小二的事如何。〔正末云〕嗨。你看我可忘了。再轉去波。〔做進見科〕〔府尹云〕張鼎。你轉來有何事。〔正末云〕大人。張鼎行至禀牆邊。見一個待報的囚人。稱冤叫屈。知道的說那厮怕死。不知道的則說大人新理任三日。敢錯問了事麼。〔府尹云〕張鼎你不知。〔正末云〕是。張鼎不知。這樁事該誰管。〔府尹云〕該趙令史管。〔正末云〕趙令史。這事該你管。〔令史云〕你也多管。干你甚事。〔正末云〕趙令史。借你那文卷來我看。〔令史云〕看甚麼。你多管事的人。〔正末云〕我是六案都孔目。也合教我看這宗文卷。〔令史云〕兀那文書。你看你看。〔正末看科云〕大人可知王小二那厮稱冤叫屈。這文書不中使。〔令史云〕怎麼不中使。你要買肉吃那。〔正末云〕四下裏無牆壁。〔令史云〕大人在露天裏坐衙哩。〔正末云〕這上面都是窟籠。又無招伏。無贜仗。〔令史云〕這頭巾環子便是贜仗。〔正末云〕既有贜仗。可怎生前官手裏不結絕。直到如今。〔令史云〕因為近日方纔追的那頭巾環子出來。〔正末云〕你將那頭巾來我看。〔令史云〕兀的頭巾。你看。〔正末看科云〕這頭巾放在那裏。〔令史云〕在蕭林城外瘸劉家菜園裏井口傍邊石板底下壓着來。〔正末云〕哦。在蕭林城外十里田地瘸劉家菜園裏井口傍邊石板底下壓着來。這官司打勾多少時了。〔令史云〕這廝坐半年牢也。〔正末云〕這官司打勾半年。這頭巾是誰取來。〔張千云〕是小人去取來。〔正末云〕張千。是你去取來。那井是枯井。可是有水的井。〔張千云〕是打水澆畦的井。〔正末云〕哦。原來是打水澆畦的井。大人。這人情可推。看這頭巾在蕭林城外瘸劉家菜園裏井口傍邊石板底下壓着半年也。恰纔張鼎接在手裏看。落在地下可也染上塵土。休說有水的井。大人尋思波。〔唱〕

【賀新郎】這頭巾在菜園裏埋伏許多時。可怎生無半點兒塵絲。一星兒土漬。〔令史云〕瘸劉家菜園裏井口邊大石板壓着。怎麼得泥來。〔正末唱〕那更這減銀上因何不見生澁。則他這一春雨何曾道是住止。〔帶云〕大人尋思波。〔唱〕可怎生黑真真的不動個文字。請先生別勘問。告大人再尋思。這廝每其中敢有暗昧蹺蹊事。〔做問科云〕誰是原告。〔旦云〕妾身是原告。〔正末云〕兀那婦人。且一壁去。這婦人不是個良人。〔府尹云〕怎生見得他不是良人。〔正末唱〕這婦人晴天開水路。無事設曹司。

〔云〕這事好生暗昧。令史。你敢受他私來。〔令史云〕哥也。我若受他一文銅錢害疔瘡。〔正末唱〕

【牧羊關】我跟前休胡諱。那其間必受私。既不沙怎無個放捨悲慈。常言道飽食傷心。忠言逆耳。且休說受苞苴是窮民血。便那請俸祿也是瘦民脂。咱則合分解民寃枉。怎下的將平人去刀下死。

〔云〕趙令史。道不的人性命關天關地也。〔唱〕

【隔尾】這的是南衙見掌刑名事。東岳新添速報司。怎禁那街市上閒人廝譏刺。見放着豹子。豹子的令史。則被你這探爪兒的頹人將我來帶累死。

〔云〕趙令史。你怎生這等葫蘆提。〔令史云〕你說大人葫蘆提。我告大人去。〔告云〕大人。張鼎說大人葫蘆提。〔府尹云〕張鼎道誰葫蘆提。〔令史云〕是張鼎說大人葫蘆提。〔府尹云〕張鼎。你怎道我葫蘆提。〔正末跪云〕大人。張鼎不敢。〔府尹云〕我纔理任三日。你道我葫蘆提。這三年我不在這裏為官。張鼎。王小二殺了劉平遠。錯問了事。是前官差了。你怎道老夫葫蘆提。我今分付你。限三日問成這件事。我的俸錢與你充賞。若問不成呵。我不道的饒了你哩。哎。〔詞云〕你個無端老吏奸猾。將堂官一脚蹅踏。若問成了。我將你喜孜孜賜賞加官。若問不成呵。嘗我這明晃晃勢劍銅𨰉。〔下〕〔正末云〕你是甚麼好外郎。〔令史云〕你是甚麼好孔目。我不怕你。只等過了三日。看那個試銅𨰉便是。〔下〕〔正末云〕張千。且將這一行人都收在牢裏去。明日勘問。〔唱〕

【黃鍾煞】這的是三朝幹了千年事。一日難捱十二時。喚公人再傳示。要推勘王小二。定頭梢下㭮指。為明見費神思。〔帶云〕張鼎呵。〔唱〕少不的去司房中悶懨懨傒倖死。〔同下〕

〔音釋〕

盹頓上聲 苫聲占切 賺音湛 瘸巨靴切 綹音柳 搠音朔 鼻音疲 鹵音魯 刷雙寡切 劃胡乖切 澁生止切 嚇亨美切 參抽森切 差抽支切 㑳粗叟切 𢠳音鱉 廒音敖 羫音腔 畦音奚 漬音恣 苞音包 苴音疽 𨰉音閘 勘坎去聲 㭮子傘切 傒音奚

第三折

〔張千押王小二帶枷上云〕王小二。如今張孔目問你哩。看你的造化。且關上這牢門者。〔正末上云〕自家張鼎是也。今日去牢中勘問王小二。走一遭去也呵。〔唱〕

【商調集賢賓】沒來由惹這場閒是非。親自問殺人賊。全不論清廉正直。倒不如懵懂愚痴。為別人受怕躭驚。沒來由廢寢忘食。則俺那不明白該死的在那裏。好教我悶懨懨蹙損雙眉。則為我一言容易出。今日個駟馬却難追。

【逍遙樂】我為你親身臨牢內。審問虛實。端詳就裏。〔云〕可早來到這牢門首也。我拽動這鈴索波。〔張千云〕這是孔目來了。〔做開門見科云〕我開開這門。哥哥請進來。〔正末入科云〕張千。拿過王小二來。〔做拿王跪科末云〕兀那厮。你從實說來。〔唱〕若說的半句兒差池。穩情取六問三推。休想我等閒間覰面皮。向我行如何支對。也無那八棒十枷。萬死千生。都不到一時半刻。

〔云〕兀那王小二。你有甚麼不盡的詞因。你從實說。你若是不曾殺了劉員外。你怎麼知道這頭巾在蕭林城外瘸劉家菜園裏井口邊石板底下壓着來。你若說的是呵。我與你辨明。說的不是呵。准備下大棒子者。〔張千云〕理會的。〔王小二云〕告孔目停嗔息怒。聽小人慢慢的說一遍。小人母子二人。過其日月。爭奈家貧。無計所奈。每日向街市求覓錢鈔。回家奉母。當初一日到於劉員外門首。則見個狗兒臥着。不見一個人出來。我待打起那狗叫呵。員外定然去來。乞討些錢鈔。我拿起塊磚頭來。不想打不着那狗。倒打破他門前尿缸。有員外的娘子出來。將小人千罵窮弟子孩兒。萬罵叫化頭。小人分說不的。他娘子又叫員外出來。道俺有錢的打死你這窮漢。則費得幾文錢。小人便道。俺這窮漢。前街裏撞見你。一無話說。後巷裏撞見你。敢殺了你。那員外倒不言語。他娘子揪住小人。要了一紙保辜文書。寫着道。一百日以裏。員外但有頭疼腦熱。抓破小拇指頭。也是小人認。一百日以外。不干小人事。不到十日。不知誰人殺了員外。有他娘子將小人告到官中。三推六問。吊拷綳扒。打的小人受不過。只得屈招了。今日相公判了斬字。着我償命去。若不是孔目哥哥。那裏得我性命來。投至今日。得見孔目哥哥呵。似那撥雲見日。昏鏡重磨。我這冤枉有那天來高。地來厚。海來深。路來長。我說兀的做甚。〔詩云〕小人一一說真實。孔目心下謾評隲。可憐這少吃無穿王小二。怎做的提刀仗劍殺人賊。〔正末云〕一個死罪。好小事兒。你就肯招承了。〔王小二云〕也則是打的慌。我胡攀亂指。〔正末云〕你噤聲。〔唱〕

【醋葫蘆】你道是打的慌胡亂指。不想這頭巾在那裏。則你那勘時節莫不有甚麼外人知。〔張千云〕哥也。這是獄不通風。誰敢來。並無人知。〔正末唱〕取來時不有甚麼人見你。〔張千云〕是我張千取來的。並無人見。〔正末云〕勘時節也無人知。取時節又無人見。〔唱〕這公事深藏着曖昧。好教我左猜右忖沒端倪。

〔云〕張千。這頭巾當初是你去取來。〔張千云〕是我取來。〔正末云〕你到瘸劉家菜園裏。曾叫那地主和房鄰眼同一齊取來麼。〔張千云〕不曾叫那地主房鄰。我自家跳過墻去取來了。〔正末云〕張千。你不曾叫那地主房鄰眼同去取。又是越墻而過。張千。這頭巾環子敢是你放在那裏。劉員外敢是你殺了麼。〔張千云〕哥哥。干我甚麼事。〔正末云〕可知不干你事哩。你則與個不應的狀子。〔張千云〕怎麼把我也問個不應。〔正末云〕你看這厮不中用。休說別的。則說這個問事廳。你來我跟前支了多少錢鈔。今日也修理。明日也修理。便無那瓦呵。你也買幾箇草來苫一苫可也好。〔張千笑科云〕哦。我想起來了也。〔正末云〕張千。你想起甚麼來。這等笑。〔張千云〕那一日問王小二頭巾環子時。有一個賣草的在這裏來。〔正末唱〕

【幺篇】聽言絕則我沉默默腹內憂。都做了虛飄飄心上喜。則那的便是圖財致命殺人賊。〔帶云〕張千。〔唱〕你手裏要昨日賣草索錢的。〔云〕快與我拿的那個人來。〔張千云〕我拿去。〔正末云〕回來。〔唱〕你聽言仔細。〔帶云〕你若拿不來。〔唱〕不拿來你身上有災危。

〔云〕你說你拿去。假若你拿一個平人來。我又不認的。你打與我個模樣狀兒。〔唱〕

【幺篇】則他那身材兒長共短。〔張千云〕我試想着。我記的他是個矮的。〔正末唱〕面皮兒瘦共肥。〔張千云〕是個黃甘甘。瘦臉兒。〔正末唱〕他住居村舍可也近城池。〔張千云〕他說住在望京店。我記的他有些苫唇髭𩫸〔正末唱〕你把他眉眼口鼻不記的。怎生則有些苫唇髭𩫸。請你個司功猶自說兵機。

〔云〕且將王小二收在一壁者。〔張千云〕王小二牢裏去。〔王下〕〔張千云〕我出的這門來。可着我那裏尋那賣草的去。〔丑冲上云〕我可索我那草錢去咱。〔張千見打科丑云〕你又來打我你可還我那草錢來。〔張推丑入牢科〕〔正末云〕張千。你來了。你拏的人呢。〔張拏丑跪科云〕則這便是。〔正末唱〕

【掛金索】省可裏後擁前推。着他向書案傍邊立。祗候人悄語低聲。休監押休着他跪。〔帶云〕孩兒也。〔唱〕你若說實情呵。我可便買與你個合酪吃。〔丑云〕你孩兒肚裏正饑哩。〔正末唱〕我則問你言詞。你一句句明支對。

〔云〕孩兒你姓甚麼。〔丑云〕我不知我姓甚麼。〔正末云〕你老子可姓甚麼。〔丑云〕等我想。哦。我想起來了也。我老子姓李。不知我姓甚麼那。〔正末云〕你敢也姓李。〔丑云〕這們說起來。我倒是個隨爺種。俺妳妳說來。我有個舅舅姓張。在這衙門裏辦事。我沒處尋他。〔正末云〕孩兒也。則我是你的舅舅哩。〔丑云〕則你便是。怪道一個鼻子。和俺妳妳的一般般樣那〔丑拜科做起身看張科云〕𠺙兀那小張兒。你只管打我。他這個是我舅舅哩。〔張打科〕〔正末云〕張千休打孩兒。你吃了飯也不曾。〔丑云〕我吃了也。〔正末云〕你幾時吃來。〔丑云〕我去年八月裏吃來。〔正末云〕張千。下合酪來與孩兒吃。孩兒。你曾到這裏來麼。〔丑云〕我這裏也曾來。〔正末云〕你來這裏。曾見甚麼人。說甚話來。〔丑云〕我不曾聽的。〔末努嘴科張打科〕〔正末云〕張千。休打休打。下合酪與孩兒吃。〔張千云〕我下合酪去。〔丑云〕哥。多着上些葱油兒。〔正末云〕你出這門時。曾見甚麼人來。〔丑云〕我出的這門。不曾見甚麼人。我就家去了。〔正末云〕是不曾見人。〔做努嘴科〕〔張打科〕〔正末云〕張千。休打。下合酪去。〔丑云〕這舅舅一個好人。這厮只要打我。〔正末云〕孩兒也。你那時可曾有人問你甚麼來。你則從實的說。〔丑云〕我不曾說甚麼。也不曾有人問我。〔正末努嘴科張打科〕〔正末云〕張千。休打休打。下合酪去。〔張千云〕我知道。〔丑云〕哥。多着些花椒葱油兒。〔正末云〕你真個不曾說甚麼。不曾見人。〔丑云〕道我不曾說。也不曾見人。〔正末努嘴張打科〕〔正末云〕張千。休打孩兒。〔丑云〕你休努你那嘴波。〔張千云〕我下合酪去。〔虛下復上云〕沒了合酪也。〔正末云〕你這厮不中用。既沒了合酪。就是饅頭燒餅。也買幾個來。可也好那。〔丑笑云〕舅舅。你不提這燒餅。我想不起來。你纔說這燒餅。我就想起來了。〔正末云〕你可想起甚麼來。〔丑云〕當日我來索草錢。他把我拿進牢裏來。着我打個草苫兒。正打着哩。則見外廂有人叫門。這厮也害怕。拿起一塊板。上面有一個眼子。套在我脖子上。把我扯倒了。他教我休言語。則見外邊走將一人來。頭上兩個翅兒。剛坐下。拿過王小二來。不知說甚麼。把那王小二只管打。打的那王小二渾身上下血胡淋刺的。那王小二道。休打休打。有有有。芝蔴羅頭巾减銀環子。在蕭林城外瘸劉家菜園裏井口邊石板底下壓着。那人道。我多時不曾打點罪人。問張千道。這個是甚麼賊。他回是偷馬的剪綹的。問到我跟前。這個是甚麼賊。那入娘的平白揣與我個名兒叫做潑皮賊。舅舅。你是個聰明的人。你肯做潑皮賊麼。他可放我出去。不知那裏走一個人來。和我劈面一撞。撞掉了那厮帽兒。原來是個牛鼻子。〔張千云〕哦。哥也。我去取頭巾時。也撞見個牛鼻子來。〔正末云〕孩兒也。那牛鼻子曾問你甚麼話來。〔丑云〕他問我來。我把王小二事對他說。他就一道烟去了。〔正末云〕這樁事都在劉員外的渾家身上。我如今喚的他來。定審問出個實情了也。〔唱〕

【醋葫蘆】聽言罷他口內詞。不由我心內疑。况兼那婆娘顏色有誰及。他莫不共先生平日有些不怜悧。只他兩個同謀設計。我十猜八九是真實。

〔云〕張千。着他吃合酪去。〔丑下〕〔正末云〕張千。你去拏劉平遠渾家來。〔張千云〕理會的。〔出門科云〕兀那劉員外渾家。衙門裏喚你哩。〔旦做醉上云〕妾身劉員外的渾家。俺男兒被王小二殺了。眾街坊都來與我解悶。飲了幾盃散悶酒。有衙門裏着人來喚我。不知說甚麼。須索走一遭去。〔見末科〕〔正末云〕這婦人不吃酒來。〔旦云〕是吃悶解酒來。〔正末云〕敢是解悶酒。〔旦云〕是眾街坊見死了員外。都替我解悶來。〔正末唱〕

【幺篇】你見這惡哏哏公吏排。不是我官不威牙爪威。不招承敢粉碎了望夫石。休則管我跟前聲支刺叫喚因甚的。大古是脚踏實地。你從來本性我須知。

〔云〕兀那婦人。你近前來。我且問你。你丈夫是誰殺了來。〔旦云〕是王小二殺了他來。〔正末云〕敢不是。王小二說是你的姦夫殺了來。〔旦云〕你說我的姦夫。可是甚麼人。〔正末云〕你那姦夫。不是俗人是個先生。〔旦云〕誰道是和尚來。可知是個先生哩。〔正末云〕他可早招了也。那厮被我拿將來了。你如今却要我怎的。〔旦云〕我重重謝你。〔正末云〕你不知道。那文書上面好生不停當。明明都是你起意謀殺員外。我如今替你逐脫了這樁事。你可怎生相謝我。〔旦云〕我送五兩銀子與孔目買茶果吃。〔正末云〕你與了趙外郎幾個銀子。〔旦云〕我與了兩個銀子還說少哩。〔正末云〕我如今拿出那厮來。我一樁樁問的來。你便一樁樁都推在他身上。着他替你員外償了命。你便無事。你可送我幾個銀子。〔旦云〕我送孔目五個銀子。〔正末云〕既與我五個銀子。你畫與我個字兒。我明日好討。〔旦畫字科〕〔正末云〕張千。與我牢裏取出那厮來。〔張押丑戴囚帽上帶枷立左邊旦立右邊科〕〔正末唱〕

【後庭花】待推來怎地推。不招承等甚的。當日個指望待同諧老。今日被意中人連累你。你兩個待做夫妻。怎當的官司臨逼。阻鸞鳳兩下飛。跪佳人在這裏。枷姦夫在那壁。

〔云〕兀那厮。我問的你是。你便點頭。問的不是。你便搖頭。〔張千云〕兀那厮。你聽者。〔正末唱〕

【梧葉兒】他道你先主意。〔旦云〕是他先起意來。〔正末云〕是誰先起意來。〔丑點頭科〕〔正末云〕兀那厮。是你先起意來。〔張千云〕他說是他來。〔正末唱〕他道都是你的見識。〔旦云〕都是他的見識。〔正末云〕兀那厮。是你的見識麼。〔丑點頭科〕〔正末唱〕他道和你整二載暗偷期。〔旦云〕那裏有二載。纔半年也。〔正末云〕兀那厮。是半年麼。〔丑點頭科〕〔正末唱〕他道他三十歲。〔旦云〕連自己歲數都忘了。他三十一歲也。〔正末云〕兀那厮是三十一歲麼。〔丑點頭科〕〔正末唱〕他道他身姓李。〔旦云〕連他自己姓也忘了。他姓王。〔正末云〕兀那厮。你姓王麼。〔丑點頭科〕〔正末云〕是姓王。〔唱〕他道他曾買與你些東西。〔旦云〕他身上道袍。還是我買與他的。〔正末云〕你可留他些甚麼那。〔旦云〕初一十五。圖他幾個饅頭吃。〔正末云〕這個也不打緊。兀那婦人你聽者。〔唱〕他道是家住在三清觀裏。

〔旦云〕哎呀。不是。是太清菴裏王知觀。〔正末云〕是王知觀麼。〔旦云〕正是王知觀。〔正末云〕張千。將這婦人打着者。〔張千打旦科〕〔旦云〕孔目也。我是無罪之人。你安排着公吏諕誰哩。〔正末云〕張千。與我打着者。〔唱〕

【金菊香】你道是安排着公吏諕他誰。〔旦做揭囚帽科云〕嗨。原來不是他。〔正末唱〕則被這買草的莊家瞞過了你。〔丑云〕哥哥。合酪熟了麼。〔張千云〕早哩早哩。〔正末唱〕若不是張孔目使些見識。怎能勾詳察出虛實。〔帶云〕王小二。早無事了也。〔唱〕嶮些兒王小二一身虧。

〔張千云〕兀那廝。有了殺人賊也。〔丑云〕可是個甚麼人。〔張千云〕就是那個牛鼻子。〔丑云〕既是殺人賊也有了。傻廝。你可去了我這枷者。〔張去枷推丑出門科云〕你明日來討草錢。〔丑云〕討你娘的頭。〔詩云〕小人做事忒多磨。偏生遇着張千歹哥哥。兩次草錢都不與。剛剛吃得一個大𩜥𩜥。〔下〕〔正末云〕張千。你去太清菴裏。拿那王知觀。一步一棍。打將來者。〔張千云〕我知道。〔做行科云〕早來到也。王知觀有麼。〔淨上云〕還我道袍麼。〔張千云〕𠺙。衙門裏勾喚你哩。行動些。〔淨見旦科云〕大姐。你怎生在這裏。誰喚的你來。〔旦云〕張孔目勾將我來。三推六問。訴出實情。我受不的苦楚。從實招了也。〔淨云〕醜弟子。你既招了。喒兩個死也。〔做見末科〕〔正末云〕兀那王知觀。你是出家人。不守戒律。貪戀酒色。敗壞人倫。你知罪麼。〔淨云〕我則知修真養性。不知有何罪。〔正末云〕這劉員外是你殺了麼。〔淨云〕我持齋把素。口誦黃庭道德真經。怎肯持刀殺人。並無此事。〔正末云〕這廝不打不招。張千。選大棍子打着者。〔張打科〕〔淨云〕我受不過這般拷打。罷罷罷。我招我招。是我殺了劉員外來。〔正末云〕着他畫了字。上了長枷者。〔張上枷科〕〔淨云〕張千哥。我招便招了。端的定我甚麼罪。〔張千云〕不打緊。謀殺親夫。拿到市曹量决一刀。刀過頭落。又省得吃飰。〔淨云〕是好是好。一了說碧桃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正末云〕張千。將這一行人休少了一個。跟着我見府尹大人去來。〔唱〕

【浪裏來煞】合立通德政碑。減了些不平氣。為頭兒對府尹說詳細。只教他欠身的立起銀交椅。驚殺了兩行公吏。恁時節須奏與聖人知。〔眾下〕

〔音釋〕

賊則平聲 食繩知切 刻康美切 抓莊瓜切 綳音崩 隲音質 瞹音愛 的音底 𩫸郎帝切 推退平聲 立音利 合音何 酪音澇 喫音恥 及更移切 實繩知切 逼音彼 壁音彼 識傷以切 嶮與險同 傻商鮓切 𩜥音波 行音杭

第四折

〔府尹領祗候上詩云〕王法條條誅濫官。明刑款款去貪殘。若道威權不在手。只把勢劍金牌試一看。老夫河南府尹。奉聖人命。勅賜勢劍金牌。先斬後奏。在此為理。今因王小二殺了劉平遠一事。張孔目說老夫葫蘆提。老夫就委他問這樁事去了若問成了。奏知聖人。加官賜賞。若問不成。另行定奪。可怎生不見來回話。左右的。門首覰者。若張鼎來時。報復我知道。〔祗候云〕理會的。〔正末領一行人上云〕自家張鼎是也。問成了這樁事。領着一行人府中見大人去。論此事非同輕可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他痴心兒指望結姻緣。全不肯敬天尊養真修煉。那裏也清閒真道本。無事散神仙。今日個枷鎖身纏。落可便死無怨。

〔云〕可早來到也。左右。報復去。道張鼎領一行人來見。〔祗候云〕報的老爺得知。有張鼎領一行人來見。〔府尹云〕着他過來。〔祗候云〕一行人過去。〔正末見科〕〔府尹云〕你勘問的事體如何。〔正末云〕張鼎都勘問明白了也。〔唱〕

【喬牌兒】小人呵非浪言。這公事何難辨。把從頭罪犯供明遍。請大人自發遣。

〔府尹云〕這樁事我限你三日問成。今日果然第三日。難道這般有准。一日也不多。一日也不少。莫非有些欺弊。瞞着老夫麼。〔正末云〕小人張鼎怎敢。〔唱〕

【雁兒落】眼見得一行人都在前。整整的三日內成招卷。真不真看便知。賞不賞憑尊便。

【得勝令】呀。也只為人命事關天。因此上不厭細窮研。那一個漏網的何僥倖。那一個無辜的實可憐。我可也非專。只要他一點真情見。端的個無偏。恰便似一輪明鏡懸。

〔府尹云〕這殺人賊還是王小二。不是王小二。〔正末云〕不是王小二。是太清菴王知觀與劉平遠妻因姦通謀。殺了親夫。〔淨云〕少說少說。殺了劉員外也是我來。和他老婆通姦也是我來。除死無大災。饒便饒。不饒把俺兩口兒就哈喇了罷。大嫂。我和你到陰司下又無人管。正好的做一對兒美滿夫妻。可不自在。兀那張鼎。我還要閻王殿下攀告你來。拏去質辨。不道的素放了你哩。〔正末云〕噤聲。〔唱〕

【川撥棹】你你你敢昧神天。將平人招罪愆。還待要攞袖揎拳。假潑佯顛。一昧胡纏。誰知道到咱案前。有神通怎施展。

〔云〕趙仲先。將取過供狀來。讀與他聽者。〔令史念科云〕供狀人王知觀。係河南府太清菴道士。向與劉平遠妻通姦情熱。有王小二與劉平遠爭論。伊妻責立保辜文書。不到十日。劉平遠果被殺死東門外柳樹下。伊妻告執王小二。追得芝蔴羅頭巾减銀環子到官。問成抵命。今蒙重勘。係是望京店莊家因入牢打草苫。看見趙令史拷打王小二。審問頭巾環子二件藏匿何處。王小二被拷不過。朦朧報稱在蕭林城外瘸劉家菜園裏井口邊石板底下。當差張千。即日去取。適知觀在外探聽。陡遇莊家。得其消息。隨將前件往置彼處。剛從菜園跳出。正遇張千。三面質對。俱無異詞。委係因姦謀殺劉平遠。不干王小二之事。所供是實。〔正末唱〕

【七兄弟】仲先。向前。讀文卷。明明是因姦殺死劉平遠。回頭兒觀覰女嬋娟。早諕的來膽破心驚戰。

〔云〕趙仲先。這樁事可不道你也和他曾有首尾來。〔唱〕

【梅花酒】這都是你弄威權。待積趲家緣。廣置莊田。盛買絲綿。因此上葫蘆提逞機變。強打掙做質辨。護姦賊壞良善。臭名兒怎揩免。

〔令史云〕也只是小的每失於仔細。豈敢玩法。〔正末唱〕

【收江南】呀。現放着雪花銀兩是贓錢。把你個好心田翻做了惡心田。今日個勘頭巾分解這場冤。〔府尹云〕此一場冤事。多虧你問出。奏知聖人。加官賜賞。不負你之功也。〔正末云〕小人怎敢望賞。〔唱〕也只要全大人體面。方纔得公平正直萬民傳。

〔府尹云〕這樁事我盡知了也。一行人聽我下斷。姦夫淫婦市曹中明正典刑。將劉員外家私給付王小二管業。趙令史枉法成獄。杖一百流口外為民。老夫罰俸三個月。給賞張鼎。還再具表申奏敍功。加張鼎縣令之職。〔詞云〕則為荒淫婦戀色傾夫主。貪財漢枉法害平人。我秉正直再理舊文案。顯的你清廉吏張鼎勘頭巾。

〔音釋〕

僥音交 攞羅去聲 揎音宣 陡音斗 嬋音蟬 娟音涓 揩楷平聲

題目 趙令史為吏見錢親王小二好鬭禍臨身 
正名 望京店莊家索冷債河南府張鼎勘頭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