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單鞭奪槊

Top / 元曲選 / 單鞭奪槊

尉遲恭單鞭奪槊雜劇

尚仲賢撰

楔子

〔沖末扮徐茂公引卒子上詩云〕少年錦帶掛吳鉤。鐵馬西風塞草秋。全仗匣中三尺劍。會看唾手取封侯。某姓徐。雙名世勣。祖居京兆三原人也。自降唐以來。謝聖恩可憐。特蒙委任為軍師。諸將皆出吾下。今因山後定陽劉武周。不順俺大唐。劉武周不強。他手下有一員上將。覆姓尉遲名恭。字敬德。此人使一條水磨鞭。有萬夫不當之勇。今奉聖人的命。着唐元帥領十萬雄兵。某為軍師。劉文靖為前部先鋒。在美良川交戰。被俺統兵圍住介休城。唐元帥數次招安敬德。此人不肯降唐。回言道某有主公劉武周。見在定陽。豈肯降汝。某忽思一計。着劉文靖直至沙沱。使一反將計。將劉武周首級標將來了。某即今日將劉武周首級。請唐元帥直至城下。招安敬德。走一遭去來。〔下〕〔淨扮尉遲敬德引卒子上詩云〕幼小曾將武藝攻。鋼鞭烏馬顯英雄。到處爭鋒多得勝。則我萬人無敵尉遲恭。某覆姓尉遲。名恭。字敬德。朔州善陽人也。輔佐定陽劉武周麾下。某使一條水磨鞭。有萬夫不當之勇。今因唐元帥領兵前來。與我相持在美良川交鋒。某與唐將秦叔寶。交戰百餘合。不分勝敗。某因追趕唐元帥。到此介休城。誰想他倒下座空城。被唐兵圍住。裏無糧草。外無救兵。有唐元帥數次招安。我怎肯降唐。左右。城上看着。若有唐兵來打話呵。報復某家知道。〔下〕〔正末扮唐元帥同徐茂公引卒子上云〕某姓李。名世民。見為大唐元帥。如今領兵在美良川。與尉遲敬德交戰。被我將敬德引至介休城中圍住。軍師。某若得敬德投降俺呵。覰草寇有如翻掌耳。〔徐茂公云〕元帥數次招安敬德。他言稱道。有他主公劉武周在沙沱。他不肯背其主。某今使一反將計。着劉文靖直至沙沱。把劉武周首級標將來了也。〔正末云〕軍師。此計大妙。喒就將着首級。招安敬德去來。〔徐茂公云〕早來到城下了也。兀那小校。報與您那尉遲恭說。俺唐元帥請他打話。〔卒子報科云〕喏。報的將軍得知。有唐兵在城下。請打話哩。〔尉遲云〕我與他打話去。〔做上城科云〕唐元帥。你有何話說。〔徐茂公云〕敬德。你見俺雄兵圍的鐵桶相似。你若肯降唐呵。着你列座諸將之右。你若不降呵。俺眾兵四下裏安環。八下裏拽砲。提起這城子來摔一個粉碎。你自尋思咱。〔尉遲云〕徐茂公。你說的差了也。可不道一馬豈背兩鞍。單輪豈碾四轍。烈女豈嫁二夫。俺這忠臣豈佐二主。見有我主公在定陽。我怎肯投降你。〔徐茂公云〕將軍。你主公劉武周。已被我殺了也。你不信。有首級在此。〔尉遲云〕俺主公有認處。鼻生三竅。腦後雞冠。你拿首級來我看咱。〔徐茂公云〕小校。將鞦韆板弔上那首級去。着他認。〔做弔上尉遲做認科云〕嗨。原來真個是俺主公首級。可怎生被他殺了也。〔做哭科〕〔徐茂公云〕將軍。你主公已是死了。你不投降。更待何時。豈不聞高鳥相良木而棲。賢臣擇明主而佐。背暗投明。古之常理。〔正末云〕敬德。你若肯投降呵。我奏知聖人。將你重賞封官。你若不降呵。俺這裏雄兵百萬。戰將千員。你如何飛得出這介休城去。〔尉遲云〕嗨。誰想我主公被他殺了。我待不降呵。如今統着大勢雄兵。我又無了主人。可不道能狼安敵眾犬。好漢難打人多。罷罷罷。唐元帥。我降可降。你依的我一件事。我便投降。〔徐茂公云〕休道一件事。便是十件也依的。你說。〔尉遲云〕等我主公服孝三年滿時。我便投降您。〔徐茂公云〕軍情事急。怎等三年。等不的。〔尉遲云〕既然這等呵。等三個月孝滿可投降。〔徐茂公云〕也等不得。〔尉遲云〕罷罷罷。男子漢勢到今日。也一日準一年。等我三日服孝滿。埋殯追薦了我主公之時。那其間我大開城門。投降何如。〔正末云〕將軍此言有準麼。〔尉遲云〕大丈夫豈有謬言。你若不信。將我這火尖鎗。深烏馬。水磨鞭。衣袍鎧甲。您先將的去。權為信物。三日之後。我便投降也。〔徐茂公云〕既是這等。你可將來。小校收了者。〔正末云〕軍師。似尉遲恭這等一員上將。端的世之罕有。〔徐茂公云〕元帥。果然是好一員虎將也。〔正末唱〕

【仙呂端正好】他服孝整三年。事急也權那做三日。此事着後代人知。則這英雄能盡君臣禮。待他投降後凱歌回。卸兵甲載旌旗。還紫禁到丹墀。做個龍虎風雲會。〔同下〕

〔尉遲云〕誰想俺主公死在唐將之手。一壁廂做個木匣兒。一般埋殯了。主公。則被你痛殺我也。〔下〕

〔音釋〕

勣與績同 降奚江切 竅敲去聲 日人智切

第一折

〔尉遲引卒子上云〕某尉遲恭。今日是第三日也。小校大開城門。待唐兵來時。報復某家知道。〔卒子云〕理會的。〔正末同徐茂公上云〕軍師。今日第三日了。尉遲敬德敢待來也。〔徐茂公云〕元帥賀喜。今日却收伏一員虎將也。〔正末云〕軍師。投至俺得這尉遲恭。非同容易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天數合該。虎臣囚在。迷魂寨。請的他來。似兄弟相看待。

【混江龍】因窺關隘。自從那美良川引至介休來。俺想着先王有道。後輩賢才。若不是周西伯能求飛虎將。誰把一個姜太公請下釣魚臺。他可也幾曾見忽的旗展。豁的門開。鼕的鼓響。璫的鑼篩。投至得這個千戰千贏尉遲恭。好險也萬生萬死唐元帥。到今日回憂作喜。降福除災。

〔云〕軍師。傳下軍令。着大勢雄兵。擺的嚴整者。〔徐茂公云〕眾將。都與我刀劍出鞘。弓拏上弦。把七重圍子。擺的嚴整。〔正末唱〕

【油葫蘆】傳將令疾教軍佈擺。休覰的如小哉。則他這七重圍子兩邊排。〔徐茂公云〕元帥。量敬德一人。兵器袍鎧鞍馬俱無。怕做甚麼。〔正末唱〕雖然他那身邊不掛𤠯猊鎧。腰間不繫獅蠻帶。跨下又無駿𩣵。手中又無器械。你覰那巖前虎瘦雄心在。休想他便肯納降牌。

〔卒子報科云〕報元帥得知。尉遲敬德來降了也。〔尉遲做綁縛跪科云〕量尉遲恭只是一個麤魯之夫。在美良川多有唐突。乞元帥勿罪。〔正末云〕將軍既已歸降。便當親解其縛。〔徐茂公做解科〕〔正末唱〕

【天下樂】縱便有鐵壁銀山也撞開。哎。你個英也波才。休浪猜。你既肯面縛歸降。我也須降階接待。請將軍去了服。罷了哀。俺今日與將軍慶賀來。

〔尉遲云〕元帥請坐。受尉遲恭幾拜。〔做拜科〕〔正末云〕將軍請起。〔尉遲云〕量尉遲恭有何德能。蒙元帥這般寬恕。敢不終身願隨鞭𨮴。〔正末唱〕

【那吒令】看尉遲人生的。威風也那氣概。腹隱着兵書也那戰策。可知道名震着。乾坤也那世界。俺這裏雖然是有紀綱。知興敗。那裏討尉遲這般樣一個身材。

〔尉遲云〕元帥。豈不聞晏平仲善與人交。久而敬之。〔正末唱〕

【鵲踏枝】說話處調書袋。施禮數傲吾儕。據着你斬虎英雄。不弱如那子路澹臺。則怕俺弟兄每心不改。可不道有朋自遠方來。

〔云〕左右將酒來。我與將軍遞一盃咱。將軍滿飲一盃。〔把酒科〕〔尉遲云〕元帥先請。量尉遲恭無過是個武夫。着元帥如此重待。則一件。想當日在赤瓜峪與三將軍元吉相持。打了他一鞭。今日尉遲恭降了唐。則怕三將軍記那一鞭之讎麼。〔正末云〕將軍但放心。某如今奏知聖人。自有加官賜賞。誰敢記讎。〔唱〕

【寄生草】你道是赤瓜峪。與咱家曾會垓。馬蹄兒撞破連環寨。鞭梢兒早抹着天靈蓋。也則為主人各佔邊疆界。這的是桀之犬吠了帝堯來。便三將軍怎好把你尉遲怪。

〔尉遲云〕韓信棄項歸劉。蕭何舉薦。掛印登壇。想尉遲恭雖不及韓信之能。料元帥不弱沛公之量也。〔正末唱〕

【後庭花】你是個領貔貅天下材。畫麒麟閣上客。想當日漢高祖知人傑。俺準備着韓淮陰拜將臺。把筵宴快安排。俺將你真心兒酬待。則要你立唐朝顯手策。立唐朝顯手策。

【青哥兒】呀。據着你英雄英雄慷慨。堪定那社稷社稷興衰。憑着你文武雙全將相才。則要你掃蕩雲霾。肅靖塵埃。將勇兵乖。那其間掛印懸牌。便將你一日轉千階。非優待。

〔徐茂公云〕元帥。俺如今屯軍在此。差人往京師奏知聖人。說尉遲恭降了唐也。聖人必有加官賜賞哩。〔正末云〕軍師。你與三將軍在此。看守營寨。某親自見聖人奏知。就將的敬德將軍牌印來也。〔徐茂公云〕這等。元帥領二十騎人馬去路上防護者。〔正末唱〕

【賺煞】則今日赴皇都。離邊塞。把從前寃讎事解。直至君王御案上拆。一件件禀奏的明白。便道不應該。未有甚汗馬差排。且權做行軍副元帥。〔云〕軍師。〔唱〕你與我整三軍器械。緊看着營寨。則我這手兒裏將的印牌來。〔下〕

〔徐茂公云〕元帥去了也。敬德將軍。喒與你營中去來。〔尉遲云〕軍師。想敬德降唐。無寸箭之功。元帥去取某印牌去了。我必然捨這一腔熱血。與國家出力。方顯某盡忠之心也。〔詩云〕我背暗投明離舊主。披肝𤃉膽佐新君。憑着我烏錐馬扶持唐社稷。水磨鞭打就李乾坤。〔下〕

〔音釋〕

𤠯音唐 猊音移 𩣵音冤 策釵上聲 峪音裕 貔音疲 貅音休 客音楷 霾音埋 塞音賽 拆釵上聲 白巴埋切 應平聲

第二折

〔淨扮元吉同丑扮段志賢卒子上詩云〕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出的朝陽門。便是大黃莊。自家不是別人。三將軍元吉是也。這個將軍。是段志賢。我哥哥唐元帥。領兵收捕劉武周。與尉遲交戰。被我將尉遲引至介休城。將軍兵圍住。我則想殺了這匹夫。不想俺哥哥收留了他。如今俺哥哥親自去京師。奏知聖人。要與他加官賜賞。兄弟。你可知我恨他。〔段志賢云〕三將軍。你為何恨他。〔元吉云〕兄弟也。想當此一日在赤瓜峪。我與尉遲交戰時。他曾打了我一鞭。打的我吐血數里。他如今可降了唐。我這寃仇。幾時得報。〔段志賢云〕三將軍要報這一鞭之仇。也容易。〔元吉云〕哥。你有甚計策。〔段志賢云〕如今唐元帥往京師去了。你守着營寨。你喚尉遲恭來。尋他些風流罪過。則說他有二心。將他下在牢中。所算了他性命。等唐元帥回來時。則說他私下領着本部人馬。還要回他那山後去。被我趕上拏回來。下在牢中。那廝氣性大的。這一氣就氣殺了也。這個計較。可不好那。〔元吉云〕此計大妙。你那裏是我的哥。便是我親老子。也設不出妙計來。左右那裏。喚將尉遲恭來者。〔卒子云〕尉遲恭安在。〔尉遲云〕某尉遲恭。自從降了唐。有三將軍元吉呼喚。不知甚事。須索走一遭去。〔卒子報科云〕敬德來了也。〔元吉云〕着他過來。〔見科尉遲云〕三將軍呼喚敬德。那廂使用。〔元吉云〕敬德。你知罪麼。〔尉遲云〕敬德不知罪。〔元吉云〕你剗地不知罪哩。你昨日夜晚間。和你那本部下人馬商量。還要回你那山後去是麼。〔尉遲云〕三將軍。想敬德初降唐。無寸箭之功。唐元帥如此重待。又去京師奏知聖人。取我牌印去了。某豈有此心也。〔元吉云〕這厮強嘴哩。左右。把這匹夫下在牢中去。〔卒子拏科〕〔尉遲云〕罷罷罷。我尉遲恭當初本不降唐來。都是唐元帥徐茂公。說着我降唐。今日將我下在牢中。這元吉當初在赤瓜峪。我曾打了他一鞭。他記舊日之仇。陷害我性命。天也教誰人救我咱〔下〕〔段志賢云〕三將軍。此計何如。〔元吉云〕老段。好計。我如今分咐看守的人。則要死的不要活的。若是死了尉遲恭。則顯我老三好漢。憑着我這一片好心。天也與我箇條兒糖吃。〔下〕〔外扮單雄信上云〕某單雄信是也。幼習韜略之書。長而好武。無有不拈。無有不會。使一條狼牙棗槊。有萬夫不當之勇。在俺主公洛陽王世充麾下。今有唐元帥無禮。要領兵前來。偷觀俺洛陽城。更待乾罷。是俺奏知主公。就着俺統領十萬雄兵。擒拏唐元帥走一遭去。大小三軍。聽吾將令。〔詩云〕他逞大膽心懷奸詐。入洛陽全然不怕。若趕上唐將元戎。我和他决無乾罷。〔下〕〔正末上云〕某唐元帥。自從收捕了尉遲恭。某自往京師。奏知聖人去來。到這途中。後面塵土起處。兀的不有人馬趕將來也。〔徐茂公慌上云〕某徐茂公。自從唐元帥去了。不想元吉思舊日之仇。如今把敬德下在牢中。我須親趕唐元帥回來。救敬德之難。兀那前面不是元帥。元帥且住者。我有說的話。〔正末云〕軍師。你為何趕將來。〔徐茂公云〕自從元帥去了。不想三將軍記舊日之仇。如今把敬德下在牢中。誣言他有二心。思量重回山後去。若是敬德有些好歹。顯的俺等言而無信了。因此一逕的趕元帥回去。救敬德之難也。〔正末云〕軍師。我觀敬德。豈有此心也呵。〔唱〕

【正宮端正好】是他新。喒頭舊。沒揣的結下寃讎。你道他尉遲恭又往那沙沱走。喒可也慢慢的相窮究。

【滾繡毬】他有投明棄暗的心。拿雲握霧的手。休猜做人中禽獸。論英雄堪可封侯。憑着他相貌搊。武藝熟。上陣處只顯的他家馳驟。都是我幾遭兒撫順的情由。據着他全忠盡孝真良將。怎肯做背義忘恩那死囚。乾費了百計千謀。

〔徐茂公云〕元帥。你且休往京師去。疾回營中。救敬德去來。〔正末云〕咱便回營。救敬德去也。〔下〕〔元吉同段志賢上詩云〕我元吉天生有計謀。生拿敬德下牢囚。只待將他盆吊死。單怕他一拳打的我做春牛。自從把尉遲下在牢裏。我則要所算了他性命。又被這不知趣的徐茂公。左來右去掃攪。怎生是好。〔段志賢云〕三將軍你不知。如今軍師見你把敬德下在牢裏。親自趕唐元帥去了。〔元吉云〕不妨事。便唐元帥回來問我時。我自有話說。〔正末同徐茂公上云〕可早來到營門首也。左右接了馬者。〔徐茂公云〕報復去。你說唐元帥同軍師下馬也。〔卒子云〕喏。有唐元帥同軍師下馬也。〔段志賢云〕如何。我說軍師趕元帥去了也。〔元吉云〕不妨事。我接待去。〔見科云〕呀。哥哥來了也。請坐〔正末云〕三將軍。敬德安在。〔元吉云〕哥哥。你說敬德那厮。他是個忘恩背義的人。想俺怎生看待他來。剛剛你去了。他領着本部人馬。夜晚間要私奔還他那山後去。早是我知道的疾。我慌忙領着些人馬。趕到數里程途。着我拿的回來。我待殺壞了。爭奈元帥你可不在。且將他下在牢中。則等元帥回來。把這厮殺了罷。若不殺了他。久已後也是去的。〔正末云〕兄弟。我觀敬德敢無此心。〔元吉云〕哥也。知人知面不知心。你道無二心呵。他怎生背了劉武周。投降了俺來。這等人到底不是個好的。不殺了要他何用。〔正末云〕兄弟。投至俺得這敬德呵。非同容易。你若殺了他。可不做的個閉塞賢路麼。〔元吉云〕元帥。想昔日劉沛公手下。英布。彭越。韓信。立起什大功勞。後來蕭何定計。誅了英布。醢了彭越。斬了韓信。你道三個將軍有甚麼罪過。尚然殺壞了。量這敬德打甚麼不緊。趁早將他哈喇了也還便宜。你若早些結果了他。哥也。我買條兒糖謝你。〔正末云〕兄弟。你則知其一。不知其二。〔唱〕

【倘秀才】那一個彭越呵他也曾和舍人出口。那一個韓信呵他也曾調陣豨執手。那一個英布呵他使一勇性強占了九州。可不道千軍容易得。一將最難求。怎學那蕭何的做手。

〔徐茂公云〕元帥。你只喚出敬德來。自問他詳細。便見真假。〔正末云〕這也說的是。小校。喚將敬德來。〔元吉云〕拿將敬德來。〔尉遲帶杻上云〕事要前思。免勞後悔。想當日降唐之後。唐元帥往京師去了。不想三將軍元吉。他記我打了他一鞭之讎。將我下在牢中。不期唐元帥半路回來。我今見元帥去。〔見科〕〔尉遲云〕元帥。可不道招賢納士哩。〔正未云〕三將軍。敬德有何罪。將他下在牢中。〔元吉云〕元帥。你不知。自你去後。他有二心。領着他那本部人馬。要往本處山後去。早是我趕回來。想敬德。我有何虧負着他來。〔尉遲云〕元帥。三將軍記那一鞭之讎。敬德並無此心。〔正末云〕既然這般。我親釋其縛。我欲待往京師奏知聖人。取將軍牌印來。誰想將軍要回去。可不道心去意難留。留下結冤讎。〔尉遲云〕我敬德並無此心。〔正末云〕軍師。安排酒菓來。〔元吉云〕倒好了他。他有二心。要回山後去。這等背義忘恩。又饒了他不殺壞。又與餞行。那裏有這等道理。〔正末唱〕

【脫布衫】他廝知重不敢擡頭。我再相逢爭忍凝眸。君子人不念舊惡。小人兒自來悔後。

〔云〕左右。將酒來。我與敬德遞一盃送行。〔把酒科云〕將軍滿飲一盃。〔唱〕

【小梁州】我這裏親送轅門捧玉甌。將軍你莫記冤讎。〔云〕左右。將一餅金來。〔卒子云〕金在此。〔尉遲云〕元帥要這金做甚麼。〔正末云〕將軍。〔唱〕這金權為路費酒消愁。指望待常相守。誰承望心去意難留。

〔尉遲云〕我敬德本無二心。元帥既然疑我。男子漢既到今日。也罷也罷。要我這性命做甚麼。我不如撞階而死。〔正末扯科云〕哎。敬德又說無此心。三將軍又是那樣說。〔向元吉云〕兄弟。如今我也難做主張。叫你那同去趕那敬德的軍士們來。我試問他一番。待他說出高情來。便着敬德也肯心服。〔元吉背云〕這個却是苦也。他那裏曾走。我那曾趕他。他便走。我也不敢趕他去。如今叫軍士們說出實話來。却是怎了。也罷。我有了。〔回云〕哥哥。你差了也。那時節聽的這廝走了。還等的軍士哩。我只騎了一匹馬。拿着個鞭子。不顧性命趕上那敬德。他道你來怎的。我道你受我哥哥這等大恩。你怎逃走了。你下馬受死。他惱將起來。咬着牙拿起那水磨鞭。照着我就打來。哥哥。那時節若是別個。也着他送了五星三。誰想是你兄弟老三。我又沒甚兵器。却被我側身躲過。只一拳璫的一聲。把他那鞭打在地下。他就忙了。叫三爺饒了我罷。我也不聽他說。是我把右手帶住馬。左手揪着他眼扎毛。順手牽羊一般牽他回來了。〔尉遲云〕那有這事來。〔正末云〕敬德他一員猛將。如何這等好拿我且問軍師咱。〔向茂公云〕軍師你聽者。想是敬德真個走來。〔徐茂公云〕敬德也是個好漢。三將軍平日却是個不說慌的。〔元吉云〕我若不說慌就遭瘟。〔徐茂公云〕如今與元帥同到演武場。着敬德領人馬先走。着三將軍後面單人獨馬趕上去。拏的轉來。這便見三將軍是實。拏不來。便見敬德是實。〔元吉背云〕老徐却也忒潑賴。這不是說話。這是害人性命哩。〔正末云〕此說最是。〔元吉云〕那時也只乘興而已。倖者不可屢僥。哥哥要饒他便罷。不消來勒掯我。〔尉遲云〕三將軍也不消恁的。我如今單人獨馬前行。你拏槊來。你捉的住。我情願認罪。你刺的死。我情願死。〔元吉笑科云〕我老三不是誇口。我精神抖擻。機謀通透。平日曾怕那個。我和你便上演武場去。〔入場敬德先行科元吉刺槊被奪墜馬科〕〔元吉云〕我馬眼叉。〔換馬如前科〕〔元吉云〕我手雞爪風兒發了。〔又趕如前科〕〔元吉云〕俺肚裏又疼。且回去吃鍾酒去着。〔正末云〕元來如此。敬德。則今日俺與你同見聖人去來。〔尉遲云〕這般呵。謝了元帥。〔正末唱〕

【幺篇】我和你如今便往朝中奏。〔尉遲云〕則是三將軍記那一鞭之讎。〔正末唱〕將從前事一筆都勾。〔元吉云〕我也不和他一般見識。〔正末唱〕將軍你莫讎。從今後。休辭生受。則要你分破帝王憂。

〔卒子慌上報科云〕喏。報的元帥得知。有王世充手下前部先鋒單雄信。特來索戰。〔尉遲云〕元帥。那單雄信只消差三將軍去拿他。也不用多撥人馬。只一人一騎。包拿來了。〔元吉云〕何如。我道你也伏了我老三的手段。〔正末云〕是。就撥五千人馬。着兄弟做先鋒。與我擒拏單雄信去來。〔唱〕

【上小樓】你道是精神抖擻。又道是機謀通透。雄信兵來。索要相持。你合承頭。想着你單鞭的。拿敬德。這般誇口。又何况那區區洛陽草寇。

〔元吉云〕適纔你兄弟說耍。當真就差我交鋒去。〔做叫疼科云〕哎喲。一時間肚疼起來。待我去營中略睡一睡。〔做出科〕〔詩云〕老三做事忒搊搜。差去爭鋒不自由。如今只學烏龜法。得縮頭時且縮頭。〔下〕〔尉遲云〕元帥。想尉遲恭初來降唐。無寸箭之功。情願引領本部人馬。與他交鋒去。〔正末云〕不必將軍去。我正要看洛陽城池。如今領百十騎人馬。同段志賢打探。就觀看洛陽城去。〔唱〕

【幺篇】我正待看洛城。窺戰守。因此上息却鉦鼙。偃却旗旛。減却戈矛。〔尉遲云〕元帥休小覰了單雄信。他人又強馬又肥。使一條狼牙棗木槊。有萬夫不當之勇。若只是這等。恐怕有失。〔正末云〕不妨事。〔唱〕雖然他人又強。馬又肥。也拚的和他歹鬭。難道我李世民便落人機彀。

〔徐茂公云〕既然這般。元帥。你要觀看他洛陽城。元帥先行。我與敬德將軍隨後來接應元帥來。〔正末云〕軍師說的是。我與段志賢先行。軍師與敬德隨後來接應者。〔尉遲云〕我就跟的元帥去。可不好那。〔正末唱〕

【隨煞尾】則這割雞焉用牛刀手。小將那消大帥收。管教六十四處征塵一掃休。十八處改年號的出盡了醜。〔徐茂公云〕元帥。這一去則願你鞭敲金鐙也。〔正末唱〕那時節將軍容再脩。將凱歌齊奏。你可也早些兒准備安排着這個慶功的酒。〔下〕

〔段志賢云〕雖然如此。還要與三將軍一別。三將軍安在。〔元吉上云〕我適纔到營帳裏打的一個盹。這肚就不疼了。正待要去厮殺。我哥哥便等不得自家去了。〔段志賢云〕三將軍。軍師勿罪。我同元帥先去也。〔元吉云〕老段。則要你小心在意者。〔段志賢下〕〔徐茂公云〕三將軍。你領兵合後。我與敬德先接應元帥去來。〔元吉云〕軍師先行。我在後領兵再來接應你。敬德據理來饒你不得。看俺哥哥面上。你且寄頭在項。此一去若有疎失呵。我不道的饒了你哩。〔尉遲云〕三將軍。別人不知。你可知我那水磨鞭來。我這一去遇着那單雄信呵。只着他鞭稍一指。頭顱早粉碎也。〔詩云〕捨生容易立功難。誰似君家力拔山。則這水磨鋼鞭一騎馬。不殺無徒誓不還。〔徐同下〕〔元吉云〕我要殺了這匹夫來。不想俺哥哥回來救了。也罷。我這一去好歹要害了他。若殺了敬德呵。纔報的我這一鞭之仇。軍師着我做合後。我只是慢慢的去。等他救應不到。必有疎失。豈不是一計。〔下〕

〔音釋〕

槊聲卯切 握音杳 搊音鄒 熟裳由切 醢音海 豨音希 餞音賤 僥音交 鉦音征 鼙音疲 盹敦上聲

第三折

〔單雄信跚馬引卒子上云〕某單雄信是也。聽知的唐元帥領着段志賢觀看我洛陽城。更待乾罷。某領三千人馬趕去來。〔下〕〔段志賢跚馬上云〕某段志賢。我唐元帥。觀看他洛陽城。不想單雄信領兵趕將來了。怎好也。〔單雄信趕上科云〕段志賢。及早下馬受降。〔調陣科〕〔段志賢云〕我近他不的。跑跑跑。〔下〕〔單雄信云〕這厮走了也。更待乾罷。不問那裏趕將去。〔下〕〔正末跚馬上慌科云〕怎生是好。我正觀看洛陽城。不想撞着單雄信領兵趕將來。段志賢不知在那裏。可怎生是好。〔單雄信上云〕李世民少走。你那裏去。及早下馬受降。〔正末唱〕

【越調鬭鵪鶉】人一似北極天蓬。馬一似南方火龍。他那裏縱馬橫鎗。將咱來緊攻。他急似雷霆。我疾如火風。我這裏走的慌。他可也趕的兇。似這般耀武揚威。爭強奪勇。

【紫花兒序】我恨不的脅生雙翅。項長三頭。他道甚麼休走唐童。恰便似魚鑽入絲網。鳥撲入樊籠。匆匆。馬也少不的上你凌煙第一功。則要得四蹄那動。只聽的喊殺聲聲。更催着戰鼓逢逢。

〔單雄信云〕趕入這榆科園來了也。你待走的那裏去。〔正末唱〕

【耍三台】待把我征𩣵縱。殘生送。〔徐茂公跚馬慌上云〕兀的不是元帥。〔做揪雄信科〕〔徐茂公云〕將軍且暫住一住。〔單雄信云〕我道是誰。元來是徐茂公。你放手。〔正末唱〕呀。原來是軍師茂公。〔徐茂公云〕元帥。你快逃命走。〔單雄信云〕徐茂公。你放手。〔正末唱〕他道我已得命好從容。且看他如何作用。則要你拿雲手緊將袍袖封。談天口說轉他心意從。你便是騙英布的隨何。說韓信的蒯通。

〔單雄信云〕徐茂公。你放手。往日咱兩個是朋友。今日各為其主也。〔徐茂公云〕將軍看俺舊交之情。〔單雄信云〕你兩次三番則管裏扯住我罷。我拔出劍來你見麼。我割袍斷義。你若再趕將來。我一劍揮之兩段。〔徐茂公云〕似此可怎生了也。〔正末唱〕

【調笑令】見那廝不從。支楞楞扯出霜鋒。呀。我見他盡在嘻嘻冷笑中。我見他割袍斷袖絕了朋情重。越惱的他忿氣冲冲。不爭這單雄信推開徐茂公。天也誰搭救我這微躬。

〔徐茂公云〕不中。我回營中取救軍去來。〔下〕〔單雄信云〕徐茂公去了也。李世民。你及早下馬受降。〔正末云〕我手中有弓可無箭。兀那單雄信。你知我擅能神射。我發箭你看。〔單雄信云〕他也合死。手中有弓無箭。量你到的那裏。〔正末唱〕

【小桃紅】手中無箭慢張弓。頻把這虛弦控。元來徐茂公臨陣不中用。〔敬德跚馬上叫云〕單雄信慢走。〔正末唱〕則聽的語如鐘。喝一聲響亮春雷動。縱然他有些耳聾。乍聞來也須怕恐。〔尉遲云〕單雄信勿傷吾主。〔正末云〕元來是敬德救我哩。〔唱〕高叫道休傷俺主人公。

〔單雄信云〕那裏走將這個賣炭的來。這廝剗馬單鞭。量你何足道哉。〔尉遲云〕單雄信休得無禮。〔做調陣科〕〔正末唱〕

【禿廝兒】尉遲恭威而不猛。單雄信戰而無功。我見他格截架解不放空。起一陣殺氣黑濛濛。遮籠。

【聖藥王】這一個鎗去疾。那一個鞭下的猛。半空中起了一個避乖龍。那一個雌。這一個雄。𤥐玎璫鞭槊緊相從。好下手的也尉遲恭。

〔尉遲打雄信下云〕元帥。若不是我尉遲恭來的早呵。險些兒落在他勾中。被某一鞭打的那廝吐血而走。被我奪了那廝的棗木槊也。〔正末云〕若不是將軍來呵。那裏取我這性命。則今日我與將軍同見聖人去來。〔尉遲云〕量尉遲恭有何德能。則是仗元帥虎威耳。〔正末云〕壯哉壯哉。不枉了好將軍也。〔唱〕

【收尾】我則見忽的戰馬交出的棗槊起颼的鋼鞭重。把一箇生硬漢打的來渾身盡腫。哎。則你個打單雄信的尉遲恭。不弱似喝婁煩他這個霸王勇。〔同下〕

〔音釋〕

那音挪 逢音蓬 從音匆 楞盧登切 猛蒙上聲 解上聲

第四折

〔徐茂公上詩云〕帥鼓銅鑼一兩敲。轅門裏外列兵刀。將軍報罷平安喏。緊捲旗旛再不搖。某乃徐茂公是也。今唐元帥與單雄信在榆科園交戰。某見唐元帥大敗虧輸。忙差尉遲恭接應唐元帥去了。未知輸贏勝敗。使的那能行快走的探子看去。這早晚敢待來也。〔正末扮探子上云〕一場好廝殺也呵。〔唱〕

【黃鍾醉花蔭】大路上難行落荒裏踐。兩雙脚驀嶺登山快撚。走的我一口氣似攛椽。若見俺軍師一一的都分辯。〔見科云〕報報報。〔徐茂公云〕好探子。他從那陣上來。你只看他喜氣旺色。那輸贏勝敗早可知了也。〔詩云〕我則見雉尾金環結束雄。腰間斜插寶雕弓。兩脚能行千里路。一身常伴五更風。金字旗拿畫桿赤。長蛇鎗拂絳纓紅。兩陣相當分勝敗。盡在來人啟口中。兀那探子。單雄信與唐元帥怎生交鋒。你喘息定了。慢慢的說一遍咱。〔探子唱〕聽小人話根源。只說單雄信今番將手段展。

【喜鵲鶯】早來到北邙前面。猛聽的鑼鼓喧天。那軍不到三千。擁出個將一員。雄糾糾威風武藝顯。是段志賢立陣前。一個待功標汗簡。一個待名上凌煙。

〔徐茂公云〕元來是單雄信與某家段志賢交馬。兩員將撲入垓心。不打話來回便戰。三軍發喊。二將爭功。陣上數聲鼙鼓擂。軍前兩騎馬相交。馬盤馬折。千尋浪裏竭波龍。人撞人冲。萬丈山前爭食虎。一個似摔碎雷車霹靂鬼。一個似擘開華岳巨靈神。端的是誰輸誰贏。再說一遍。〔探子唱〕

【出隊子】兩員將刀回馬轉。迎頭兒先輸了段志賢。唐元帥敗走恰便似箭離弦。單雄信追趕似風送船。尉遲恭傍觀恰便似虎視犬

〔徐茂公云〕誰想段志賢輸了也。背後一將厲聲高叫道。單雄信不得無禮。他道是誰。乃尉遲敬德出馬。好將軍也。〔詩云〕他是那虎體鳶肩將相才。六韜三略貯胸懷。遇敵只把單鞭舉。救難慌騎剗馬來。捉將似鷹拏狡兔。挾人如母抱嬰孩。若非真武臨凡世。便應黑煞下天臺。俺尉遲敬德舉單雄信怎生交戰。探子。你喘息定了。慢慢的再說一遍咱。〔探子唱〕

【刮地風】揣揣揣加鞭。不剌剌走似煙。一騎馬賸到跟前。單雄信棗槊如秋練。正望心穿。見忽地將鋼鞭疾轉。骨碌碌怪眼睜圓。尉遲恭身又驍。手又便。單雄信如何施展。則一鞭偃了左肩。滴流撲墜落征𩣵。不甫能躲過唐童箭。呀。早迎着敬德鞭。

〔徐茂公云〕元來敬德手掿着竹節鋼鞭。與單雄信交戰。好鋼鞭也。〔詩云〕軍器多般分外別。層層叠叠攢霜雪。有如枯竹節攢成。渾似烏龍尾半截。千人隊裏生殺氣。萬眾叢中損英傑。饒君披上鎧三重。抹着鞭梢骨節折。敬德舉鞭在手。喝聲着。單雄信丟了棗槊。口吐鮮血。伏鞍而走。好將軍也。扶持宇宙。整頓江山。全憑着打將鞭。怎出的拿雲手。鞭起處如烏龍擺尾。將落馬似猛虎離巢。胡敬德世上無雙。功勞簿堪書第一。此時俺主唐元帥却在那裏。探子。你喘息定了。慢慢的再說一遍咱。〔探子唱〕

【四門子】俺元帥勒馬親回轉。展虎軀驟駿𩣵。看他一來一往相交戰。是誰人敢占先。那一個犇。這一個趕。將和軍躲的偌近遠。剛崦裏藏。休浪裏潛。馬兒上前合後偃。

〔徐茂公云〕單雄信輸了。也〔詞云〕他只待拋翻狼牙箭。扯斷寶雕弓。撞倒麒麟和獬豸。冲開猛虎與犇熊。好敬德也。他有那舉鼎拔山力。超羣出世雄。鋼鞭懸鐵塔。黑馬似烏龍。殺人無對手。上陣有威風。壯哉唐敬德。歸來拜鄂公。今若敬德不去。俺主唐元帥可不休了。兀那探子。你再說一遍咱。〔探子唱〕

【古水仙子】呀呀呀猛望見。便便便鐵石人見了也可憐。他他他袋內有彎弓。壺中無雙箭。待待待要布展怎地展。錚錚錚兩三番迸斷了弓弦。走走走一騎馬逃入榆科園。來來來兩員將遶定榆科轉。見見見更狠似美良川。

〔徐茂公云〕單雄信大敗虧輸。俺尉遲恭贏了也。探子。無甚事賞你一雙羊。兩𡊨酒。一個月不打差。你回營中去罷。〔探子唱〕

【煞尾】俺元帥今年時運顯。施逞會剗馬單鞭。則一陣殺得那敗殘軍急離披走十數里遠。

〔徐茂公云〕尉遲恭鞭打了單雄信。俺這裏贏了也。此一番回去。可不羞殺了三將軍元吉。一壁廂椎翻牛。窨下酒。做個大大的筵宴。等元帥還營。一來賀喜。二來賞功。已早分咐的齊備了也。〔詩云〕胡敬德顯耀英雄。單雄信有志無功。聖天子百靈相助。大將軍八面威風。

〔音釋〕

驀音陌 剌音辣 賸音盛 重平聲 犇與奔同 崦音揜 窨音蔭

題目 單雄信斷袖割袍 
正名 尉遲恭單鞭奪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