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城南柳

Top / 元曲選 / 城南柳

呂洞賓三度城南柳雜劇

谷子敬撰

楔子

〔正末扮呂洞賓上云〕貧道姓呂名岩字洞賓。道號純陽子。隱于終南山。遇鍾離師父。授以長生之術。得道成仙。昔日師父曾說。這岳州城南一株柳樹。生數百餘年。有仙風道骨。教我度脫他。如今來到這岳州地面。不免扮做一個貨墨的先生。去訪問咱。哦。遠望城南一片綠陰。就是那株樹了。原來在岳陽樓邊。且往這樓上一看。〔做到樓科〕〔叫云〕酒保何在。〔丑扮酒保上云〕老漢姓楊。在這岳陽樓下開着一箇酒店。今日沒甚麼客。只有一個先生在樓上。我試問咱。〔做見科云〕師父。買幾多錢的酒。〔正末云〕買五十文錢的酒。相饒些下酒來。〔酒保云〕這先生真是個乞化的。買得五十文錢酒。怎生又要案酒。兀的酒在這裏。實是遲了。沒什麼下酒。〔正末云〕有酒無殽。怎生吃的下。我這墨籃裏有王母賜的蟠桃一顆。將來下酒。〔飲酒啖桃科云〕喒凭欄看這柳樹。果有仙風道骨。爭奈他土木之物。如何做得神仙。必然成精之後。方可成人。成人之後。方可成道。我恰纔吃的這顆桃。本是仙種。我將桃核拋于東牆之下。長成之後。教他和這柳樹俱成花月之妖。結為夫婦。那其間再來度脫他。也未遲哩。〔做下樓科云〕這桃終是仙種。頃刻間可早開了花也。你聽我囑付咱。〔唱〕

【仙呂賞花時】今日箇嫩蕊猶含粉臉羞。密葉空攢翠黛愁。誇艷冶逞風流。結上些鶯朋燕友。可索及早裏便抽頭。

【幺篇】休則管惱亂春風卒未休。恐怕你憔悴秋霜非是久。只等的紅雨散綠雲收。我那其間尋花問柳。重到岳陽樓。〔下〕

〔音釋〕

黛音代 卒粗上聲

第一折

〔旦扮桃花精淨扮柳樹精同上〕〔桃云〕妾身乃天上仙桃。此乃城南柳樹。昔日呂洞賓師父到此。有意度脫這老柳。將我種向鄰牆。與老柳配作夫婦。以此成為精靈。俺兩個都是妖物。白日裏不敢出來。則去深山裏潛藏。晚夕方敢來這樓上宿歇。似這等風吹日晾。雪壓霜欺。知他幾時能勾脫生。如今天明了也。俺兩個又索往深山中潛藏去來。〔下〕〔正末上云〕貧道呂岩。自從他天上仙桃配上城南老柳。貧道不自去點化他。如何成人。則索離了仙府。又往人間走一遭去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別却蓬壺。坦然獨步。塵寰去。回首仙居。兀良在縹緲雲深處。

【混江龍】仙凡有路。全憑着足底一雙鳧。翱翔天地。放浪江湖。東訪丹丘西太華。朝游北海暮蒼梧。暫離真境。來混塵俗。覷百年浮世。似一夢華胥。信壺裏乾坤廣闊。嘆人間甲子須臾。眨眼間白石已爛。轉頭時滄海重枯。箭也似走乏玉兔。梭也似飛困金烏。看了這短光陰。則不如且入無何去。落的個詩懷浩蕩。醉眼模糊。

〔云〕可早來到岳陽樓也。且買幾杯酒吃。酒保何在。〔酒保上云〕師父要多少錢酒。〔正末云〕打一百錢酒。〔酒保云〕酒在此。〔正末云〕是好高樓也。我且看景致咱。〔唱〕

【油葫蘆】高聳聳雕闌十二曲。接太虛。層梯百尺步雲衢。一會家望齊州則索低頭數。只恐怕近天宮不敢高聲語。這樓襟三江。帶五湖。更對着君山千仞青如許。喒這裏不飲待何如。

【天下樂】拚着箇醉倒黃公舊酒壚。笑三也波閭。楚大夫。如今這汨羅江有誰曾弔古。怕不待騎鯨的飛上天。荷鍤的埋入土。則問你獨醒的今在無。

〔酒保云〕這先生買了一百錢酒。則管要添。料這窮道人。那裏討錢還我。沒了酒也。〔正末云〕他怕我無錢。就說無了酒。我飲興方濃。怎生是好。〔酒保云〕你要酒先數錢來。〔正末云〕我委實無錢了也。〔酒保云〕便無錢有甚麼隨身物件來當。〔正末云〕道人有何物。〔唱〕

【金盞兒】俺道人呵隻身軀走江湖。量隨行有甚希奇物。止不過墨籃琴譜藥葫蘆。則你那尊中無綠蟻。皆因我囊裏缺青蚨。怎做得神仙留玉佩。卿相解金魚。

〔做解劍科云〕將這劍當下如何。〔酒保云〕我不要他。〔正末云〕我這劍非同小可。〔唱〕

【幺篇】這劍六合砌為罏。二氣鑄成模。呼的風喚的雨驅的雲霧。屠的龍誅的虎滅的䰡𩳌。霜鋒如巨闕。冰刃勝昆吾。光搖牛斗暗。氣壓鬼神伏。

〔云〕你當下這劍有用他處。〔酒保接劍掛背上科云〕這劍是有用處。也好切菜。先生。酒不打緊。如今天色晚了。這樓上有兩個精怪。到晚便出來迷人。酒客晚間不敢在這樓上吃酒。〔正末云〕有甚麼精怪。我不怕他。〔酒保云〕你有甚麼術法。却不怕他。〔正末唱〕

【醉中天】我比你無些懼。你問我有何術。〔指劍科〕則是這袖裏青蛇膽氣麤。怕甚麼妖精物。我若是拔向尊前起舞。手到處百靈咸助。怎容他山鬼揶揄。

〔酒保云〕既然先生不怕。我與你酒自斟自飲。我下樓去也。〔下〕〔桃柳精上云〕俺二人恰從山中出來。如今天色晚也。咱去樓上宿歇去來。〔做上樓驚拜科云〕不知上仙在此。合當萬死。〔正末唱〕

【後庭花】原來是逞妖嬈嬌豔姝。弄精神老匹夫。玄都觀為頭樹。彭澤莊第一株。〔云〕我問你咱。〔唱〕你待何如。敢又去迷人害物。〔柳云〕弟子不敢。〔正末唱〕索問甚榮與枯。無知的衰朽木。反不如花解語。

〔帶云〕桃呵。〔唱〕

【醉扶歸】你自一點芳心苦。〔柳云〕弟子幾時得度脫。〔正末云〕柳呵。〔唱〕幾時得萬結翠眉舒。〔桃柳各長吁科〕〔正末唱〕您兩個對月臨風自嘆吁。正是你綠慘紅愁處。〔桃云〕我這等仙種。師父如何配與我柳樹。〔正末唱〕只合與妖桃共居。天生下連枝樹。

〔柳云〕師父。弟子端的幾時得托生。〔正末云〕你要托生。你只在老楊家成人。〔桃云〕弟子却是如何。〔正末云〕你也索跟他將去。〔柳云〕師父別有甚遺下言語。〔正末云〕你聽我說。〔詩云〕獨自行來獨自坐。無限世人不識我。惟有城南柳樹精。分明知道神仙過。〔唱〕

【賺煞】為甚麼桃臉破紅顏。柳眼垂青顧。認得俺東君是主。堪笑時人空有目。如盲般豈辨賢愚。這火凡夫都是些懵懂之徒。不識回仙元姓呂。則不如把紅塵跳出。袖白雲歸去。我則待朗吟飛過洞庭湖。〔下〕

〔柳云〕師父不肯度脫。俺去了也。我解師父說。教俺老楊家成人。必是老楊在師父跟前唆說。不肯度脫咱兩個。等老楊上樓來。把他迷殺了。却不是了當。兀的不是老楊來也。〔酒保背劍上云〕天色晚了。我上樓收拾咱。〔見科叫云〕有鬼。有鬼。〔桃柳向前科〕〔酒保云〕我可也不怕他。有師父當下的劍。將來砍這妖怪。〔做拔劍砍科砍中柳科柳走下〕〔又砍桃科桃走下〕〔酒保云〕天色昏黑。不知砍着甚麼東西。只是各各的響。我試點火來照一照。〔做照科云〕原來砍着門前那老柳樹。墻邊桃樹。哦。元來就是這兩件物成精作怪。明日把柳樹截作繫馬椿。埋在門前。把桃樹鋸做桃符。釘在門上。着他兩個替我管門戶。把這劍掛在樓上。鎮着家宅。我想那當劍先生也是高人。他曾說這劍有用處。果應其言。等他來贖劍時。請他吃一個爛醉。也當是我的謝意。〔下〕

〔音釋〕

晾音諒 鳧音巫 翱音敖 俗語疽切 貶側洽切 曲丘雨切 汨音密 鍤音插 物音務 𩲵音蘇 𩳌音吾 刃仁去聲 伏房夫切 術繩朱切 揶音爺 揄音余 木音暮 目音暮 懵夢上聲 出音杵 唆音梭

第二折

〔正末上云〕光陰好疾也。自離了岳陽樓。來山中住得一兩日。世上早二十年也。自從城南桃柳成其精靈。貧道故將寶劍留與老楊。着他手砍了他土木形骸。教柳樹就托生在楊家為男子。教桃托生在鄰舍李家為女子。他兩個成人。結為夫婦。且教他酒色財氣裏過。方可度脫他成仙了道。則為你這花和柳。教我走三遭也。〔唱〕

【正宮端正好】不爭我三入岳陽城。又則索再出蓬萊洞。跨黃鶴拂兩袖天風。到世間不是我塵緣冗。則被這花共柳相搬弄。

【滾繡毬】怕不你柳色濃。花影重。色深沉暮煙偏重。影扶疏曉日方融。柳呵少不的半樹枯。半樹榮。桃呵少不的一片西。一片東。燕剪就亂絲也無用。鶯擲下碎錦也成空。幾曾見柳有千年綠。都說花無百日紅。枉費春工。

〔帶云〕眾神仙都也笑我忙些甚麼。〔唱〕

【倘秀才】那裏也清陰半空。何處也紅芳萬種。原來昨日今朝事不同。尋舊跡覓遺蹤。空留下故塚。

〔云〕我上樓試看咱。〔做坐定科云〕怎生不見人來。〔桃柳精改扮同上〕〔淨云〕自家是岳陽樓下賣酒老楊的兒子。生下來頭髮便白。因此人皆叫我做老柳。我今年二十歲了。娶得個渾家。是東鄰李家女兒。名喚做小桃。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我父親亡故多年。我獨自管着這酒樓。不知怎生。俺這婦人常不言語。可似啞的。我十分愛他。他却不愛我。這家緣全然不管。恰纔有個酒客上樓去了。我去問他。娘子。你好生看着門戶。〔做上樓見正末科〕〔正末云〕老柳。你在這裏。你認的我麼。〔淨云〕我不認的你。〔正末云〕二十年前我和你廝見來。〔淨云〕這先生你敢錯認了。我恰纔二十歲。這二十年前那裏得我來。你認的是俺父親老楊。如今死過多年了。〔正末背云〕他是不認的。我去他身上。帶意兒說上幾句。看他省的省不的。〔唱〕

【滾繡毬】當日死了你那老太公。怎麼生下你這個小業種。樗散材怎能勾做梁作棟。你這片歲寒心不到的似柏如松。留下一枝兒繼你祖宗。那取五株兒做你弟兄。槁木般病形骸更沒些沉重。乾柴般瘦身軀直恁麼龍鍾。枉將你翠眉顰損閒愁甚。空自把青眼睜開不認儂。我須是昔日仙翁。

〔云〕你看這掛的劍。原是我昔日當下的。今日特來回贖哩。〔淨云〕先生休胡說。這口劍不曾生我時。有個神仙留下。我父親說這口劍曾除了樓上兩個妖精。以此掛着鎮宅。你怎麼說是你的。你比那神仙多幾歲。〔正末云〕我不與你說。喚你渾家來。他便認的我。〔淨云〕奇話。俺那渾家從不曾出來賣酒。他那裏認得你。我喚他出來。看認得你麼。〔做喚科〕〔且上見正末拜科〕〔正末云〕小桃。你也在這裏。〔唱〕

【脫布衫】則見他烏雲墜蟬鬢鬅鬆。秋波困醉眼朦朧。酒力透氷肌色濃。枕痕印粉腮香重。

【小梁州】為甚這兩朵桃花上臉紅。須是你本面真容。想着那去年今日此門中。你將我曾迎送。這搭裏再相逢。

〔旦云〕師父。怎這許多時不見師父來買酒喫。〔正末唱〕

【幺篇】恰便似漢劉郎誤訪桃源洞。奈惜花人有信難通。〔淨看旦笑科〕〔正末唱〕他頻將柳眼窺。你把花心動。怕不年高德重。人則道臨老入花叢。

〔淨云〕好是蹺怪。俺這渾家見了這先生。就會說話了。又似認的他一般。〔正末云〕老柳。再打酒來。不少你錢〔淨取酒上云〕今日見了師父。俺渾家又會說話。我喜之不勝。俺夫妻二人伏侍師父。只管吃醉。不要還酒錢。〔正末唱〕

【滾繡毬】我待從容飲巨觥。他可殷勤捧玉鍾。出紅妝主人情重。強如列珍羞炮鳳烹龍。〔淨云〕師父。我會舞。等渾家也唱一個曲兒。替師父送酒何如〔做舞唱科〕〔正末唱〕你看尊中酒不空。筵前曲未終。怎消得賢夫婦恁般陪奉。〔淨云〕師父。俺兩口兒這般歌舞。堪做一對兒。〔正末唱〕你那小蠻腰敢配不上樊素喉嚨。休看那舞低楊柳樓心月。且聽這歌盡桃花扇底風。倚翠偎紅。

〔云〕感你兩個好意。我雖醉有句話與你兩個說。想人生青春易過。白髮難饒。你兩個年紀小小的。則管裏被這酒色財氣迷着。不肯修行辦道。還要等甚麼。〔唱〕

【白鶴子】年光彈指過。世事轉頭空。則管苦戀兩枝春。可怎生不悟三生夢。

〔云〕你跟我出家去罷。〔凈云〕跟你去呵怎生。〔正末云〕跟我去呵。〔唱〕

【幺】學長生千歲柏。不老萬年松。我將你柳向玉堂栽。花傍瑶池種。

〔淨云〕不跟你去却怎生。〔正末唱〕

【快活三】少不的葉凋也翠幕傾。花落也錦機空。管取你一般瀟灑月明中。棲不得鸞和鳳。

【鮑老兒】那其間白雪飄飄灞岸東。飛絮將斜陽弄。紅雨霏霏漢苑中。殘英把春光送。老了錦鶯。愁翻粉蝶。怨殺遊蜂。芳菲渺渺。韶光苒苒。歲月匆匆。

〔淨云〕師父怕不如此說。我怎生捨得這家緣過活。夫婦恩情。便跟隨你去。〔旦云〕他不肯去。小桃情愿跟師父出家。〔正末唱〕

【啄木兒尾】怕不你霜凝時剛挨得秋。雪飄怎過冬。覰了這沒下稍的枯楊成何用。想你那南柯則是一夢。爭如俺桃花依舊笑春風。〔同旦下〕

〔淨云〕這潑婦真個跟了那先生去了。我也顧不的家緣活計。取下這劍來。帶着趕將去。賊道。我不到的放過你哩。〔下〕

〔音釋〕

擲音直 樗昌書切 顰音頻 鬅音朋 鬆思宗切 叢音從 觥音公 炮音袍

第三折

〔正末改扮漁翁上云〕老夫漁翁是也。駕着一葉扁舟。是俺平生活計。誰似俺漁人快活也呵。〔唱〕

【南呂一枝花】蠅頭利不貪。蝸角名難戀。行藏全在我。得失總由天。甘老江邊。富貴非吾願。清閒守自然。學子陵遁跡在嚴灘。似呂望韜光在渭川。

【梁州第七】雖是箇不識字烟波釣叟。却做了不思凡風月神仙。儘他世事雲千變。實丕丕林泉有分。虛飄飄鐘鼎無緣。想着那鬧吵吵東華門外。怎敵得靜巉巉西塞山前。腳蹤兒不上凌烟。夢魂兒則想江堧。覰了那忘生捨死的將軍過虎豹關中。躭驚受恐的朝士擁麒麟殿前。爭如俺少憂沒慮的儂家住鸚鵡洲邊。苟延。數年。我其實怕見紅塵面。雲林深市朝遠。遮莫是天子呼來不上船。飲興陶然。

【隔尾】旋沽村酒家家賤。自酌鱸魚箇箇鮮。醉與樵夫講些經傳。春秋有幾年。漢唐事幾篇。端的誰是誰非喒兩個細敷演。

〔云〕因和那樵夫飲了幾盃酒。不覺的醉了。咱脫下這簑衣來鋪着。就這磯頭上睡一覺咱。〔睡科〕〔淨上云〕不想俺那渾家跟着先生去了。我隨後赶來。到這渡頭。原來是個截頭路。兀的見一隻漁船流將下來。我帶住這船。等有人尋時。教他渡過我去。〔做帶船〕〔正末醒科云〕怎生不見了漁船。〔唱〕

【牧羊關】恰纔共野老清辰飲。因此伴沙鷗白晝眠。覺來時怎生這釣魚船不見。這其間黃蘆岸潮平。白蘋渡水淺。莫不在紅蓼花新灘下。莫不在綠楊樹古堤邊。則見那人影裏牽回棹。原來是柳陰中纜住船。

〔背云〕那裏有什麼漁翁。就是我故意變化了的。教他不認得。〔做叫科云〕兀那漢子。這漁船是老夫的。〔淨云〕這船原來是那漁翁的。我將這船還你。借問漁翁曾見個出家的先生。引着個年小的婦人。從這裏過去麼。〔正末云〕是。見有兩箇人過去。〔唱〕

【隔尾】見一箇龐眉老叟行在前面。見一箇絕色佳人次着後肩。恰渡過芳洲早望不見。多管在竹林寺邊。桃花塢前。便趁着東風敢去不遠。

〔淨云〕他端的是那裏去了。〔正末唱〕

【牧羊關】他去處管七十二福地。轄三十六洞天。這河與弱水相連。山號崑崙。地名閬苑。須不是繫馬郵亭畔。送客渭城邊。離你那汴河隄早程三百。隔您那灞陵橋有路八千。

〔淨云〕遮莫他恁地遠。我也要趕上他。漁翁。怎生渡的我過去。〔正末云〕要我渡你也容易。你息得心上無明火。便渡你過去。〔淨云〕有何難處。我若趕上他。則不傷害他便了。〔正末云〕你帶着劍做甚麼。〔淨云〕這劍是那先生當下的。我如今送還他去。〔正末云〕既如此渡你過去。〔淨上船正末收簑衣開船科云〕這等的風雪滿天。沒奈何渡你過去。〔唱〕

【罵玉郎】覷了這瓊花頃刻飄揚徧。銀海島玉山川。滄波萬頃明如練。龍鱗般雲外飄。鵝毛般江上剪。蝶翅般風中旋。

【感皇恩】可早漫地漫天。更撲頭撲面。雪擁就浪千堆。雪裁成花六出。雪壓得柳三眠。〔淨云〕這雪看看下得大了。好冷也。〔正末唱〕你這般愁風怕雪。甚的是帶雨拖烟。你索拳雙足。瞑雙目。聳雙肩。

〔淨云〕我起去搖櫓。借你簑衣披着。〔做借簑衣科〕〔正末唱〕

【採茶歌】他將我綠簑穿。他把那櫓繩牽。兀的是柳絲搖拽晚風前。那裏是雪片紛紛大如手。須是楊花滾滾亂如綿。

〔云〕船到岸了。你脫簑衣還我。你上岸去。〔淨脫簑衣科云〕漁翁。我這一去尋得俺那渾家着尋不着。〔正末唱〕

【哭皇天】誰着你鎖鴛鴦繫不緊垂楊線。今可去覓鸞膠續繼絃。遮莫你上碧霄下黃泉。赤緊的天高地遠。你若不依着我正道。我若不指與你迷途。柳呵你便柔腸百結。巧計千般。渾身是眼。尋不見花枝兒般美少年。枉將你腰肢擺困。怎得你眉頭放展。

〔淨云〕我不認的去路。漁翁。指引我去咱。〔正末唱〕

【烏夜啼】見放着一條捷徑疾如箭。索甚麼指路金鞭。管教得見你那春風面。行處休俄延。坐處莫留連。要問時則問那昔年劉阮洞中猿。待尋呵再休尋舊時王謝堂前燕。那裏也白玉樓。黃金殿。休看做亞夫營裏。陶令門前。

〔淨云〕那裏是什麼所在。俺渾家知他是有也無。〔正末唱〕

【賀新郎】那搭兒別是一重天。盡都是翠柏林巒。那裏取綠楊庭院。數聲鶴唳呵不比那兩箇黃鸝囀。縱有那驚俗客雲間吠犬。須無那聒行人風外鳴蟬。你休錯認做章臺路。管取你誤入武陵源。那裏有碧桃千樹都開徧。你去那叢中尋配偶。便是花裏遇神仙。

〔淨云〕多謝漁翁指引。若尋得俺渾家回來。還再謝你。〔正末云〕正道不遠。只在這裏便是。〔唱〕

【煞尾】天寬呵無由得遇青鸞便海闊也有信難通錦鯉傳。也不索登長空。臨巨淵。過重山。涉大川。只隔得一片白雲便相見。天涯在你目前。海角在你足邊。不比你那送行處。西出陽關路兒遠。〔下〕

〔淨云〕幸得這漁翁渡我過來。又指引我正道。則索依着他前面去。走了許遠。只見四面雲山。重重叠叠。知他是那裏。兀那松蔭下有個洞門。裏面必定有人。我索問一聲。〔做敲門旦上開門科問云〕是誰。〔淨做見科云〕我那裏不尋。那裏不覓。元來你却在這裏。喒和你回去來。〔旦云〕這便是家。我那裏去。師父在裏面等我。〔淨云〕這歪剌骨無禮。我偌遠趕來尋你。你不回去。只戀着那先生。是甚麼緣故。這等潑賤。不殺了要他何用。〔做拔劍殺旦科云〕我把這死屍丟在洞門前水裏流將去。我藏了這劍。等那先生出來。也殺了他。方纔出的我這一口臭氣。〔外扮公人上云〕殺人賊。那裏去。〔淨慌走公人趕上拿住科云〕咱拿殺人賊。見官去來。〔左右報復云〕〔外扮孤上云〕今日升衙。是誰這等吵鬧。〔公人云〕拏得殺人賊在此。犯人當面。〔孤云〕這廝如何白日殺人。〔淨云〕小人不曾殺人。我的渾家被一個先生引到這裏。小人尋見了。教他跟我回去。被那先生把我渾家殺了。不干小人事。〔孤云〕你認的那先生麼。〔淨云〕小人認的。〔孤云〕左右。押這厮去尋那先生來對理。〔押淨下〕

〔音釋〕

蝸音蛙 韜音叨 巉初銜切 堧口專切 轄音狎 閬音浪 旋去聲 唳音利

第四折

〔正末上云〕貧道呂岩。若不引小桃到此。怎能賺得老柳也到這裏。我着小桃出洞相迎。眼見的老柳將小桃殺了。他如今已入長生之境。如何殺得他。老柳必然逃避。遮莫你走到那裏。貧道要尋你。有何難哉。〔唱〕

【雙調新水令】恰攜的半堤烟雨過瀟湘。有心待栽培在九重天上。誰想從朝不見影。到晚要陰凉。空教我立盡斜陽。臨岐處漫凝望。

〔柳上云〕兀的不是那先生。〔公人云〕恰纔拿住這賊。他道這婦人是他渾家。指攀你殺了來。〔正末唱〕

【駐馬聽】則為你體性顛狂。柳絮隨風空自忙。可憐芳魂飄蕩。撇得桃花逐水為誰香。你是箇入天台逞大膽的莽劉郎。掃蛾眉下毒手的喬張敞。只待學賺神女楚襄王。送的下巫峽你却在陽臺上。

〔公人云〕同見官去。你兩個折證咱。〔行科孤上做見科〕〔正末云〕貧道稽首。〔孤云〕兀那道人。那厮指你殺了他媳婦。端的是誰殺來。〔正末云〕他渾家跟我修行辦道。這厮尋見。將他殺了。不干貧道事。〔淨云〕是他殺了。〔正末云〕則看誰有刀仗。便是殺人的。〔孤云〕這個說的是。左右搜看。〔公人搜淨見劍科〕〔正末唱〕

【喬牌兒】自古道捉賊先見贓。索甚當官與招狀。覰了這殘紅數點在龍泉上。眼見的小桃花劍下亡。

〔孤云〕這厮白晝殺人。合該償命。又不合妄指平人。就着這先生親手殺他。〔正末指劍科云〕你可還我劍也。〔淨哭云〕誰想我死在今朝也。〔正末唱〕

【鴈兒落】枉了你千條翠帶長。萬縷青絲颺。不將意馬拴。却把心猿放。

【得勝令】呀。推倒老孤樁。橫在小池塘。未做擎天柱。先為架海梁。你看一寸春光。能有幾日柔條旺。犯着咱三尺秋霜。管教你登時落葉黃。

〔做殺淨閉目科〕〔正末背劍打漁鼓𥳑子孤公人各改扮眾仙上〕〔正末云〕弟子如今省了也。〔淨開目科云〕恰纔殺了我。如何又活了。呀。原來我是城南柳樹精。可知頭上生出柳枝來。〔做打稽首云〕師父。原來這官府公人都是神仙。可是那幾位。〔正末云〕這七人是漢鍾離。鐵拐李。張果老。藍采和。徐神翁。韓湘子。曹國舅。〔唱〕

【水仙子】這個是攜一條鐵拐入仙鄉。這個是袖三卷金書出建章。這個是敲數聲檀板游方丈。這個是倒騎驢登上蒼。這個是提笊籬不認椒房。這個是背葫蘆的神通大。這個是種牡丹的名姓香。〔淨云〕這七位神仙都認的了。師父可是誰。〔正末唱〕貧道因度柳呵道號純陽。

〔淨云〕弟子恰纔省了也。師父是呂真人。弟子是城南柳樹精。〔正末云〕既知你本來面目。我今番度你成道。如今跟俺羣仙。同赴瑶池西王母蟠桃會去。如何不見桃花仙女。來此獻桃。〔旦捧桃上云〕因師父度脫成仙。將自家結了的仙桃。王母娘娘行獻壽去來。〔見科〕〔正末云〕恰纔殺了的是他幻身。他是瑶池仙種。已入長生不死之鄉。只為你老柳是土木之物。難以入道。因此教他塵世走這一遭。〔唱〕

【落梅風】則為你臨官路。出粉牆。常只是轉眼間花殘花放。引的箇呆崔護洞門前來謁漿。且喜你桃源故人無恙。

〔眾仙行科〕〔旦扮王母引金童玉女上云〕小聖乃西池金母是也。今日設下蟠桃宴。請八洞神仙都來赴會咱。〔眾仙見科〕〔正末云〕今日呂岩度的老柳小桃。特來娘娘前祝壽。你兩個過來參見娘娘者。〔做見科〕〔旦獻桃淨進酒眾仙奏樂科〕〔正末唱〕

【滴滴金】看了這仙袂飄颻。仙姿綽約。仙音嘹喨。人在五雲鄉。更有那寶殿參差。蓬山掩映。瑶池搖漾。全不比半畝方塘。

【折桂令】端的是隔紅塵景物非常。上面有彩鳳交飛。青鳥翱翔。和那瑶草為鄰。靈椿共茂。丹桂同芳。只教你占斷風清月朗。根盤的地老天荒。我為甚折取垂楊。移向扶桑。但能勾五千歲遐齡。索強如九十日韶光。

〔王母云〕蟠桃宴罷。老柳。你既成仙。可隨洞賓去。小桃只在小聖左右。眾仙聽我剖斷他兩個咱。〔詞云〕柳共桃今番度脫。再不逞妖嬈嬝娜。說與你金縷千條。道與你紅雲一朵。你休去灞岸拖烟。你休去玄都噴火。柳絲把意馬牢拴。桃樹把心猿緊鎖。你做了酒色財氣。你辭了是非人我。今日個老柳惹上仙風。和小桃都成正果。〔旦凈謝科〕〔正末唱〕

【隨尾】從此後溪花喜有人相傍。岩枝怕甚風搖蕩。今日箇繁華夢恰纔醒。翠紅鄉再休想。

〔音釋〕

賺音湛 颺音樣 笊音爪 嘹音僚 喨音亮 參抽森切 差抽支切 脫音妥 嬝音鳥 娜挪上聲

題目 岳陽樓自造仙家酒截頭渡得遇垂綸叟 
正名 西王母重餐天上桃呂洞賓三度城南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