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對玉梳

Top / 元曲選 / 對玉梳

荊楚臣重對玉梳記雜劇

賈仲名撰

第一折

〔搽旦扮卜兒上云〕老身姓顧。在這松江府住坐。有個女孩兒。小字玉香。年方二十歲。生的十分大有顏色。做着個上廳行首。與一個揚州府秀才荊楚臣作伴。二年光景。那生在俺家裏。使了數十錠銀子。如今有東平府客人柳茂英。裝二十載綿花來這松江貨賣。着人請他去了。這早晚敢待來也。〔凈扮柳茂英上云〕自家柳茂英。東平府人。裝了二十載綿花。來此松江府貨賣。此間有個歌者顧玉香。我有心與他作伴。夜來見了那媽媽。今日使着個梅香來請。事必諧矣。我索走一遭去。〔見科〕〔卜兒云〕柳官人。你放心。那荊生被我趕將出去了。你歡喜咱。〔凈云〕先留五十兩銀子。與妳妳做茶錢。料着二十載綿花。也不到的剩一分回去。〔同下〕〔正旦扮顧玉香上云〕妾身姓顧。小字玉香。在此做着個上廳行首。二年前與荊楚臣作伴。俺家使過他數十錠花銀。俺娘見他沒東西了。日日撚他去。他一口氣成病。使性兒出去了。可早數日光景。那生被廉恥所拘。不肯上門。我着怜兒尋他去了。暗想俺這門衣飯。又無甚黃牛耕。黑牛種。止則是賣笑求食。非同容易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風月家門。又無資本。別營運。止不過送舊迎新。憑賣笑衣食穩。

【混江龍】倚仗着高談闊論。全用些野狐涎撲子弟打郎君。散春情柳眉星眼。取和氣皓齒朱唇。和他笑一笑敢忽的軟了四肢。將他靠一靠管烘的走了三魂。為俺呵搬的那讀書的慵觀經史。作商的懶去辛勤。為吏的焉遵法度。做官的豈惜簪紳。生着那義和的兄弟厮尋爭。孝順的兒子學生分。都是俺個敗人家油䯼髻太歲。送人命粉臉腦凶神。

〔丑扮怜兒同末扮荊楚臣上云〕姐夫。快行動些。〔荊楚臣云〕小生荊楚臣。本貫廣陵人也。遊學至此松江府。與上廳行首顧玉香作伴二年。被虔婆板障。將小生氣成疾病。出來在相知人家暫住。恰纔大姐着怜兒來尋。則索走一遭去。〔見科〕〔正旦悲云〕楚臣。你好下的數日間闊。〔荊楚臣云〕大姐情分。生死不忘。啣結難報。〔正旦唱〕

【油葫蘆】覰了這惜玉憐香心上人。教喒家情越親。那勞承那敬愛那溫存。〔荊楚臣云〕大姐。則被你情繫人心早晚休。〔正旦唱〕則喒這情牽人意終朝印。似恁的塵隨馬足何年盡。〔荊楚臣云〕妳妳如此板障。姻緣不久矣。〔正旦唱〕俺娘翻手是雨。合手是雲。常則是惡哏哏緊掿着條黃桑棍。端的待打殺臥麒麟。

【天下樂】俺娘自做師婆自跳神。一會家難禁努目訕筋。俺那娘颩着一個冷鼻凹百般兒沒事狠。〔帶云〕見了那名公文士每來呵。〔唱〕嫌的是張秀才李秀才。〔帶云〕見那公子舍人上門呵。〔唱〕愛的是王舍人劉舍人。他那些喬殷勤佯動問。

〔荊楚臣云〕大姐。省一句兒。恐怕妳妳聽的。〔卜兒上云〕我聽的多時也。俺女孩兒對着荊秀才罵我。也罷。荊秀才出去。〔正旦云〕妳妳。他在喒家使了偌多銀兩。再留住一程兒。你若不肯。我尋個自盡。〔卜兒云〕生分小賤人。着他快出去。〔正旦唱〕

【村裏迓鼓】間別了俺故人恩愛。便絕了喒子母情分。若不是三年乳哺十月懷躭。也曾受過的苦辛。敢將你扯拽衣袂。撾揉皮肉。揪撏頭鬢。〔卜兒云〕不發跡的窮生。趕不出門去。你是讀書人。廉恥也不顧。你不羞那。〔正旦唱〕妳妳。他耐了你萬種羞。受了你千般氣。俺家裏也使了他數錠銀。〔帶云〕不勾二年。銀兩使盡。剗地趕他出去。〔唱〕他則索狼吃幞頭心兒裏自忍。

〔卜兒做氣科云〕別人家養女兒孝順。偏我家這等生分。〔正旦唱〕

【元和令】常言道母慈悲兒孝順。則為你娘狠毒兒生分。每日家三餐飽飯要腥葷。四季衣換套兒新。〔卜兒云〕須不是荊秀才的錢物。〔正旦唱〕送的他離鄉背井。進退無門。恰便似湯澆雪風捲雲。

【上馬嬌】你那眼又親。手又准。似餓鷂撲鵪鶉。將一座花柳營生扭做迷魂陣。真是個女弔客母喪門。

【遊四門】再休想不應親者強來親。則理會的說響鈔共精銀。恁那之乎者也都休論。使不着調子日弄詩云。待做惜花人。

【勝葫蘆】眼前面便是西出陽關無故人。〔卜兒云〕走的快着。〔正旦唱〕不帶傷也着昏。生逼人千里關山勞夢魂。若早知你這般圈繢。那般局段。急抽身不囫圇。

【幺篇】都是你個愛錢的虔婆送了人。〔荊楚臣云〕可不着人唾罵妳妳也。〔正旦唱〕那裏怕千人罵萬人嗔。則願的臭死屍骸蛆亂蚡。遮莫便狼拖狗拽。鴉𠾨鵲啄。休想我繫一條麻布孝腰裙。

〔卜兒云〕我也不和你說。伴着那窮醜生。幾時是了。我與你又尋了個標致的郎君也。怜兒。快請柳茂英來。〔凈上見科〕〔卜兒云〕這等風流子弟。又有錢。不強似那荊秀才。〔凈跪云〕大姐。小人二十載綿花。都與大姐。不強如那窮身破命的。〔正旦云〕噤聲。〔唱〕

【後庭花】他雖然身貧志不貧。〔荊楚臣云〕姐姐。有錢的來了。小生告回。〔正旦唱〕我怎肯錢親人不親。〔荊楚臣云〕常言道後浪催前浪。〔正旦唱〕儘教他後浪催前浪。〔帶云〕楚臣放心。〔唱〕休想我新人換舊人。〔凈云〕二十載綿花都送大姐哩。〔正旦唱〕賣花人賣花唇。〔帶云〕我勸你咱。〔唱〕休入俺這花營錦陣。〔帶云〕我說幾般兒。你受用的茶飯。〔唱〕三停刀砍脚跟。百鍊錘打腦門。生鐵鈎搭脊觔。鍮鑌杓剜眼輪。連珠箭雨點頻。九稍砲風勢緊。漫天網措備的真。陷人坑埋沒的准。釘人釘勾二百斤。鑽人鑽有十數根。秤人秤安頓的穩。急收拾沒了半文。剛剛的剩紙路引。

【青歌兒】敢着你有家有家難奔。這厮你眼裏眼裏無珍。〔凈云〕我有二十載綿花。好大本錢哩。〔正旦笑科〕〔唱〕這些時白馬紅纓衫色新。怕不月戶風門。翠袖紅裙。繡被鴛裀。玉軟香溫。有一日使的來赤手空拳。夢撒撩丁。前弔磚後弔瓦。槌着胸。跌着脚。哭哭啼啼。悲悲切切恰還魂。敢恁時馬死黃金盡。

〔卜兒云〕這等好郎君不接待。着這窮醜生。休看他吃的。則看他穿的。我也不和你料口。快趕出去。荊楚臣。若不出去。我和你不乾凈。〔正旦云〕楚臣出去了。我也不覓錢。喒大家坐地。〔唱〕

【賺煞尾】從今後都一般病染夢魂勞。兩下裏人遠天涯近。好苦痛也荊郎楚臣。〔荊楚臣云〕姐姐。你肯守志麼。〔正旦唱〕我敢一上青山便化身。從今後枕冷衾寒。索自溫存。〔凈云〕有小人陪侍大姐。二十載綿花不剩一分回去。〔正旦唱〕這厮待逞精神賣弄家門。〔凈云〕二十載綿花。則和大姐歇一夜罷。〔正旦云〕呆漢。〔唱〕休想和你一夜夫妻百夜恩。〔凈云〕柳茂英買了顧玉香也。〔正旦唱〕你待要搏香弄粉。粧孤學俊。〔帶云〕呆漢。〔唱〕便准備着那一年春盡一年春。〔同荊下〕

〔凈云〕他兩個去了。妳妳。破着我二十載綿花。務要和他睡一夜。方遂我平生之願。〔詩云〕我這嘴臉也不俗。偏生不入婆娘目。媽媽若還做的姑老成。怕道你家沒得綿花褥。〔同下〕

〔音釋〕

載音在 撚尼蹇切 涎徐煎切 慵音蟲 䯼音狄 哏狠平聲 掿音鬧 訕山去聲 颩音磋 凹汪卦切 撾莊瓜切 揉與撓同 撏詞纖切 葷音昏 鵪音庵 鶉音淳 繢音匱 囫音忽 圇音倫 蚡扶粉切 𠾨闞平聲 鍮音偷 杓音芍 剜碗平聲

楔子

〔旦同荊楚臣上云〕小生想來堂堂七尺之軀。生於天地間。被人如此數說。大丈夫必當立志。况兼朝廷春榜動。選場開。憑小生文學。必奪取一個狀元回來。但不知姐姐意下如何。〔正旦云〕楚臣主見不差。男子漢當以功名為念。你若肯去進取。妾解下釵環。以為路費。〔取砌末科云〕全副頭面釧鐲。俱是金珠。助君之用。又有這玉梳兒一枚。是妾平日所愛之珍。掂做兩半。君收一半。妾留一半。君若得第。以對玉梳為記。〔做與砌末悲科〕〔唱〕

【仙呂賞花時】君既取功名妾不留。妾謹守香閨君莫憂。〔帶云〕我將這玉梳呵。〔唱〕分兩下有因由。則怕你撇咱腦後。似破鏡合粧樓。

【幺篇】無瑕玷的情懷圖個永久。有溫潤的姻緣博箇到頭。〔做拜別科〕〔唱〕若赴京闕到皇州。有一日功名成就。做夫婦可風流。〔下〕

〔荊楚臣云〕多謝姐姐。齎助盤纏。今日正是好日辰。便索登程去也。正是青雲有路終須到。金榜無名誓不歸。〔下〕

〔音釋〕

釧川去聲 鐲音濁 掂抵廉切 玷音店

第二折

〔卜兒同凈上云〕柳官人放心。荊生被我趕出去了。女孩兒由他乖。好歹成就你。〔凈云〕多謝媽媽。〔卜兒云〕我去尋俺娘兒一場鬧。便來請你。〔凈云〕二十載綿花都與妳妳用。〔同下〕〔正旦引梅香上云〕怜兒。自你姐夫去後。可早半月光景。覺的我這身心不安。况值秋天。好傷感人也呵。〔唱〕

【正宮端正好】人乍別受凄凉。病易感添寂寞。記相別可早半月期過。俺愁人病裏如何過。又被這秋景相迴和。

〔梅香云〕姐姐。眼前盡是秋意哩。〔正旦唱〕

【滾繡毬】促人眉黛的矮墻側舞飄飄凋敗柳。替人憔悴的小塘中乾支支枯老荷。斷人魂魄的樹梢頭昏慘慘野烟微抹。鬆人鬢脚的山尖上高聳聳峯頂堆螺。感人消瘦的疎籬下黃甘甘菊盡開。染人血淚的窄溝岸紅颩颩楓亂落。攪人夢境的小堦前絮叨叨夜蛩頻聒。惱人情腸的金井傍滴溜溜梧葉辭柯。結人愁懷的碧天邊昏冉冉雲輕布。助人長吁的紗窗外疎剌剌風勢惡。伴人孤另的明皎皎月色銀河。

〔梅香云〕姐姐為俺姐夫去了。茶飯少進。脂粉懶施。好生清减了也。〔正旦唱〕

【倘秀才】無奈何淺粧淡抹。有甚心濃梳豔裹。每日懶出門桯繡房裏坐。朝忘餐食無味。夜廢寢眼難合。不索你問我。

〔梅香云〕姐姐。你飲盃兒酒也消愁。閒行一步也消悶。〔正旦云〕你那裏知道。我便吃酒呵。也消不得愁。便閒行呵。也消不得悶。〔卜兒上見科〕〔旦云〕妳妳。為何也這般煩惱。〔卜兒怒云〕可知不歡喜哩。柴也無。米也無。我看吃甚麼。〔正旦云〕你道我不曾覓錢。頭上有天哩。〔唱〕

【滾繡毬】我與你覓下的金尋下的銀。買下的錦趲下的羅。珠和翠整箱兒盛垛。娘呵。你那哭窮口恰似翻河。〔帶云〕金錢不使呵。〔唱〕莫不陰司下要用他。〔帶云〕珠翠不戴呵。〔唱〕莫不靈堂前要顯豁。〔帶云〕綾錦不穿呵。〔唱〕莫不留着棺函中裝裹。〔卜兒云〕忤逆弟子。你待着我死哩。〔正旦云〕你死呵。〔唱〕也不索做水陸動鐘鼓鐃鈸。〔卜兒云〕可是為甚麼。〔正旦唱〕你終朝看的昧心經管取消了災障。每日念的養家咒多應免些罪過。〔卜兒云〕你咒的我好。好兒女。好兒女。〔正旦唱〕喒可甚兒女情多。

〔卜兒背云〕罵着他越撒頑。我着些話兒哄他。孩兒。我恰纔鬭你耍來。則養你一個。偏我不疼。〔正旦唱〕

【倘秀才】休假溫存絮叨叨取撮。佯問候熱剌剌念合。更怕我不趲你那冷氣虛心厮拾掇。啞謎兒有甚難猜破。甜句兒將我緊兜羅。口如蜜缽。

〔卜兒云〕我如今老了。擡舉的你成人。你也可憐我些兒。〔正旦唱〕

【滾繡毬】做娘的肯哀憐肯付合。做女的有疼熱有瓜葛。指頭上單養的我一箇。須不是過房的買到前窩。熬煎的點秋霜兩鬢皤。擡舉我正青春二九過。衣食勾家私得過。因甚的鬧炒炒做不的箇存活。每日間八陽經便少呵也有三千卷。五代史至輕呵也有二百合。又不是風魔。

〔卜兒云〕孩兒。胡亂留下柳茂英。得些錢鈔。等喒做些盤纏。〔正旦云〕怜兒。且順着虔婆。若不依他有五千場不定交。就叫那呆漢來擠上他一場。也絕了念頭。〔凈上見科云〕大姐若留了小人。二十載綿花都送與大姐。〔正旦唱〕

【脫布衫】一心待趂浪逐波。恣情的妙舞清歌。呆子弟迎風把火。強風情指山賣磨。

〔凈跪科云〕大姐可憐見。〔正旦唱〕

【醉太平】你與我打睃。有甚不瞧科。恰便似告水災今歲渰了田禾。怎覰那王留般做作。你去顧前程這搭兒休超垛。識弔頭。打鬧裏疾赸過。剗地你拽大拳人面前逞嘍囉。請起來波小哥。

〔凈云〕由大姐罵我。則是二十載綿花都送與大姐。〔正旦云〕呆漢。養活妻子。休戀風塵。〔唱〕

【倘秀才】這厮他不知死飛蛾投火。你要我便是望梅止渴。〔凈怒云〕男兒膝下有黃金。剗地望梅止渴。〔正旦唱〕話不投機一句多。你待要裝標垛下鍬钁。哎罷呵。

〔云〕我再勸你咱。〔唱〕

【滾繡毬】俺這煖烘烘錦被窩。似翻滾滾油鼎鑊。這效鸞凰翠屏繡幙。是陷平人虎窟狼窩。紅蓮舌是斬郎君古定刀。青絲髮是縛子弟降魔索。鴆人藥是美甘甘舌尖上幾口甜唾。招人命是香噴噴袖口內半幅輕羅。潑人湯三轉身揩些眼淚。催人命百忙裏着句褪科。平地風波。

〔云〕呆漢。我有個比喻。〔凈跪云〕大姐。你說你說。〔正旦唱〕

【賽鴻秋】則俺那雙解元普天下聲名播。哎。你個馮員外捨性命推沒磨。則這個蘇小卿怎肯伏低。將料着這蘇婆休想輕饒過。呆厮你收拾買花錢。休習閒牙磕。常言道井口上瓦礶終須破。

〔淨云〕怎將我比馮魁。二十載綿花。倒不如三千引茶。〔正旦唱〕

【三煞】販茶船柱兒大。比着你爭些箇綿花載數兒儉。斟量來不甚多。那裏禁的半載週年。將你那千包百簍也不索碎扯零撏。則消得兩道三科。休戀這隋堤楊柳。歌盡桃花。人賽嫦娥。俺這狠心的婆婆。則是個追命的母閻羅。

〔淨云〕我則是二十載綿花都與大姐。〔正旦唱〕

【二煞】若是娶的我去家中過。便是引得狼來屋裏窩。俺這粉面油頭。便是非災橫禍。畫閣蘭堂便是地網天羅。敢着你有家難逩。有口難言。有氣難呵。弄的個七上八落。只待睜着眼跳黃河。

〔淨云〕大姐。我恰纔不道來。二十載綿花都不打緊。則娶大姐做個老婆。〔正旦唱〕

【黃鍾煞】休置俺這等掂梢折本賠錢貨。則守恁那遠害全身安樂窩。不曉事的頹人認些回和。沒見識的杓倈知甚死活。無廉恥的喬才惹場折挫。難退送的冤魂像個甚麼。村勢煞捻着則管獨磨。樺皮臉風癡着有甚颩抹。橫死眼如何有個分豁。噴蛆口知他怎生發落。沒來由受惱躭煩取快活。丟了您那長女生男親令閣。〔淨云〕我二十載綿花送與大姐也不少。〔正旦唱〕量你這二十載綿花值的幾何。〔帶云〕呆漢。〔唱〕你便有一萬斛明珠也則看的我。〔下〕

〔淨被推跌科云〕妳妳。我如今怎麼。〔卜兒云〕柳官人放心。好歹都在我身上。〔淨云〕二十載綿花都送妳妳。𢬵的不剩一分回去。〔同下〕

〔音釋〕

寞音磨 抹音磨 落羅去聲 蛩音窮 聒音果 柯音哥 惡阿上聲 桯音形 合音何 他音拖 豁音火 鈸音波 撮磋上聲 合哥上聲 掇音朵 缽波上聲 葛哥上聲 皤音婆 活音和 擠濟上聲 作音左 赸之山切 渴音可 钁音戈 鑊音和 幙音磨 索思果切 鴆沉去聲 褪吞去聲 着池何切 磕音可 倈離靴切 麼音魔 樺音話 閣哥上聲

第三折

〔荊楚臣冠帶上詩云〕獨攜琴劍入長安。垂手功名自不難。何限彩樓招壻者。偏我無心懶去看。小官荊楚臣。自離了松江赴京。一舉狀元及第。所除句容縣令。判簿皆缺。止下官一人。方纔到任數日。只等事定。去取顧玉香未遲。近奉府帖。下差往鄉催辦今冬糧草。左右的。鞴馬過來。〔下〕〔淨上云〕嗨。誰想顧玉香夜來收拾了房中細軟。共梅香逃走。不知去向。眼見往京師尋那荊楚臣去了。那虔婆哄了我偌多東西。則這乾罷。如今趕到丹陽問人來。說有一個婦人引着個梅香將着些行李上旱路去了。正中我計。我𢬵的連夜抄將過來。白土左側黑林子裏等着。若撞見他。肯順我便罷。道出一個不字來。我着刀子結果了他性命。歇兩日大蟲吃了。又無形跡。多少是好。〔下〕〔正旦同梅香上云〕怜兒。慢慢的行。只為那呆漢纏的我慌。俺那虔婆眼黑愛錢。誠恐污我身名。生出此計。瞞過俺那虔婆。所央松江府舊認的孔目每。討了一張文書。則做往京探親。帶了些細軟家私。上京尋那荊楚臣去。悄悄的討了隻船兒。來至丹陽。出江風浪難行。旱路稍近。前面僱輛車兒。共梅香坐將去。好是凄凉人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秋況消疎。遠村迷淡烟深處。斷橋邊野水平蕪。盼郵亭巴堠子。一步捱一步。早則是途徑崎嶇。惱行人痛傷情緒。

【醉春風】則為俺那不心軟的狠毒娘。更合着這忒忤逆的逃竄女。恰便似孟姜女送寒衣。誰曾受這般苦。苦。那裏問養育情懷。則為俺夫妻恩愛。早難道割不斷子母腸肚。

〔梅香云〕姐姐。你看這派秋景。煞是傷感人也。〔正旦唱〕

【紅繡鞋】按天際落霞孤鶩。映殘陽老樹啼烏。古道傍飄衰葉折枯蒲。蒹葭排鴈字。雲水捕魚圖。灑西風彈淚雨。

〔梅香云〕姐姐。轉過這山坡。一簇榆林。黑洞洞的。不知裏面藏着甚麼狼蟲虎豹。况兼天色已晚。好是怕人也。〔正旦唱〕

【迎仙客】轉過這山額角生慘悽。見一簇惡林郎黑模糊。不由我心兒裏猛然添怕懼。兩耳火雲燒。渾身冷汗出。似鈎住我皮膚。把不定頭梢兒豎。

〔梅香云〕姐姐。早尋個燈火店安下也好。〔凈上喝旦慌科〕〔正旦唱〕

【石榴花】諕的我意慌張心喬怯戰都速。無了魂魄。軟了身軀。則見他惡哏哏嗔忿忿氣撲撲。〔凈扭旦認科〕〔正旦云〕放手。〔凈云〕走的好。今日見你也。〔正旦唱〕猛見了他面目。事在當初。不合將他千般數落十分怒。料應來命在須臾。〔凈云〕既然見了你。好歹要成合。不肯便殺了你。〔正旦唱〕這厮待強風情打家截道𢬵着做。那裏討護身符。

〔凈云〕近前來。你順了我罷。〔正旦云〕玉香也。〔唱〕

【鬭鵪鶉】這堝兒使不着我美貌嬌容。用不着我花言巧語。〔凈云〕不肯便殺了你。〔正旦唱〕這厮如此行為。恁般做出。〔凈云〕你娘使過我偌多銀兩。准折了兩家罷。〔正旦唱〕這的是你財上分明大丈夫。賊兒膽底虛。〔凈云〕你還不順我。等到幾時。〔正旦唱〕你只要竊玉偷香。省甚的𣧗雲殢雨。

〔凈云〕梅香。和你大姐說。這裏又無人。他和我成合了罷。若不肯呵。我便殺了也。〔梅香云〕姐姐。他說不肯。便要殺了你。如何發付那。〔正旦唱〕

【上小樓】你道是如何發付。我索避着不做。我這裏斂袂回身。褪後趨前。眼笑眉舒。〔做拜科〕〔唱〕施禮數。道萬福。殷勤觀覰。施呈着我尊前席上那些假虛脾和睦。

〔云〕柳官人。你急性怎麼。慢慢商量。可不好厮見。〔凈云〕肯呵。二十載綿花都與大姐。不肯時目下見血。〔正旦云〕噤聲。〔唱〕

【幺篇】待將咱所圖。我寧死不辱。這厮笑裏藏刀。節外生枝。暗地埋伏。這裏是大道官塘。怎沒個行人。南來北去。天那。眼見的死的來不着墳墓。

〔凈扯住云〕大姐。成合了罷。〔正旦叫科云〕有殺人賊也。〔荊楚臣引祗候上云〕甚麼人叫殺人賊。左右每拏住。〔作拏凈與旦認科〕〔荊楚臣云〕玉香姐姐。你認的我麼。〔正旦云〕救我的是誰那。〔荊楚臣云〕小生荊楚臣也。〔正旦云〕慚愧。〔唱〕

【滿庭芳】也是天然對付。險些兒身歸地府。命掩泉途。〔荊楚臣云〕為甚這厮做出這等事來。〔正旦唱〕這厮只因飽煖生淫慾。〔荊楚臣云〕這是關係性命。暫時隨順。省致如此狼狽。〔正旦唱〕便休想似水如魚。〔荊楚臣云〕權時之事。何故認真。〔正旦唱〕與這厮待一時間鶯儔燕侶。我情願盡世兒鳳隻鸞孤。〔荊楚臣云〕且免一時危難。也不為過。〔正旦唱〕楚臣也。你深思慮。因何難共處。豈不聞冰炭不同罏。

〔荊楚臣云〕左右。拿過那逆賊來。〔祗從拿凈跪旦罵介〕〔凈云〕二十載綿花都送大姐。〔正旦唱〕

【普天樂】這厮起荒淫。生嫉妬。抵多少守株待兔。緣木求魚。〔凈做慌介〕〔正旦唱〕賊漢意下慌。楚臣心頭怒。〔荊楚臣云〕據這賊情理難容。該問死罪哩。〔正旦唱〕據此賊情理難容傷時務。壞人倫罪不容誅。一心待偎紅倚翠。論黃數黑。惡紫奪朱。

〔云〕楚臣。你好生施行此賊咱。〔荊楚臣云〕左右。將此賊押赴縣裏去者。〔押凈下〕〔正旦唱〕

【快活三】楚臣索自窨付。君子斷其初。說山盟言海誓做妻夫。怎忘的喒剪髮燃香處。

【朝天子】自楚臣應舉。聽妾身拜覆。俺娘將我待嫁做商人婦。賢愚從來不並居。因此上不避紅塵路。誰想來至中途。逢着賊徒。幾乎間遭間阻。猛可裏得遇。將妾身救取。方信道天自有安排處。

〔荊楚臣云〕元來如此。你可來做甚麼。我自有人來取你。〔正旦云〕楚臣。你如今那裏為官。〔荊楚臣云〕今授句容縣令。你也受用五花官誥。做夫人縣君也。〔正旦唱〕

【十二月】拜辭了清歌妙舞。打迭起傅粉施朱。受了些千辛萬苦。熬了些短歎長吁。早則有准成地朝雲暮雨。依然的復舊如初。

【堯民歌】等着也五花官誥七香車。儘受用滿身花影倩人扶。今日個花生滿路得榮除。早則不碧桃花下鳳鸞孤。歡娛歡娛樂有餘。輕憐惜偎香玉。

〔荊楚臣云〕左右。鞴馬。一壁擡過轎兒來。共夫人同回縣裏去。〔正旦唱〕

【耍孩兒】原來這夫人也許俺娼人做。我則道盡世兒常為妓女。不想糞堆上驀然長靈芝。鵲巢中生出鸞雛。顯耀殺妾本雲間住。光輝了君家淮甸居。恰纔但有半點兒風聲污。可不羞歸西浙。恥向東吳。

【一煞】肩厮並比翼鳥。腮厮貼比目魚。手厮把合歡帶同心結連枝樹。頭厮磕低調兒歌金縷。腿厮壓高擎着倒玉壺。臂厮摟似並頭蓮在鴛幃宿。儘情兒顛鸞倒鳳。盡興兒弄粉摶酥。

【二煞】對鸞臺畫娥眉月一彎。鋪蟬鬢插犀梳雲半吐。玉玎璫金㻡𤫉珠琭簌。逞一會兒鳳冠霞帔夫人相。謊一程兒高髻雲鬟仕女圖。顯一捻兒風流處。探親眷高擡着煖轎。送人情穩坐着香車。

〔荊楚臣云〕夫榮婦貴。足矣足矣。〔正旦唱〕

【煞尾】做男兒的除縣宰稱了心。為妻兒的號縣君享受福。則我這香名兒貫滿松江府。我與那普天下猱兒每可都做的主。〔下〕

〔荊楚臣云〕下官想來。不如做一角文書。將那柳茂英鎖送府牢。依律治罪。一壁廂另擇吉日。請夫人進衙。未為遲也。〔詩云〕偶執強人大道傍。却令夫婦得成雙。不是一番寒徹骨。誰許梅花噴鼻香。〔下〕

〔音釋〕

鞴音被 堠音後 竄音爨 騖音暮 葭音家 出音杵 速蘇上聲 撲音普 目音暮 堝音窩 𣧗音尤 殢音膩 福音府 睦音暮 辱如去聲 伏房夫切 慾于句切 窨音蔭 覆音府 玉于句切 驀音陌 甸田去聲 宿須上聲 㻡音迭 𤫉音屑 琭音祿 簌蘇上聲 捻音聶 猱音撓

第四折

〔荊楚臣上云〕下官當初與玉香別時。分開玉梳為記。今日令銀匠用金鑲就。依舊完好。已曾安排下筵席。一者與夫人壓驚。二者慶賀這玉梳。言之未已。夫人早上。〔正旦引梅香上云〕玉香。誰想有今日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風塵中埋沒了二十年。平空的喚縣君有何顏面。告辭了春風歌宛轉。夜月舞蹁躚。俺如今福祿雙全。穩拍拍的綠窗下做針線。

〔見科〕〔荊楚臣云〕夫人。我想當初若非你贈我盤纏。進取功名。焉得有今日也。〔正旦唱〕

【駐馬聽】你如今位得榮遷。兩行朱衣列馬前。當初你身雖貧賤。也曾一春常費買花錢。則我這節婦牌旌表在麗春園。更和你紫泥宣頒降到臨川縣。這的是心堅石也穿。喜鴛鴦雙鎖黃金殿。

〔荊楚臣云〕多感夫人棄母尋夫。路途遙遠。如此艱辛。况為賊子所逼。幾乎性命也不可保。這都是為着那個來。夫人請上。受下官一拜。〔拜科〕〔正旦唱〕

【落梅風】尋夫主真誠志。盼京師不甚遠。冷颼颼把風霜親踐。脚背踵是脚心裏踏破的蠒。〔荊楚臣云〕生受夫人。〔正旦云〕休道生受。〔唱〕便死呵死而無怨。

〔云〕我想那日若不遇見相公。必喪這賊之手。相公請上。受妾身一拜。〔拜科〕〔唱〕

【水仙子】你道我顧玉香是嬌滴滴玉天仙。偏撞他柳盜蹠惡哏哏做死冤。手持着明晃晃利刃如秋練。諕得我戰欽欽魂靈兒飛半天。若不是你荊楚臣急忙忙賸到根前。將一個赤力力活擒拏。將一個喜孜孜生放免。怎能勾夫和婦。美甘甘再得纏綿。

〔荊楚臣云〕夫人。你和我別時。分開玉梳為記。今令銀匠用金鑲了。那首飾頭面。盡皆費用。單留此梳。以表至誠。夫人你看。〔與旦砌末科〕〔正旦唱〕

【甜水令】想着喒錦片前程。十分恩愛。百年姻眷。非今世是前緣。問甚麼首飾房奩。金珠鐲釧。釵環頭面。玉梳兒對勘的依然。

【折桂令】果然似樂昌般破鏡重圓。抵多少配上瓊簪。接上冰絃。當初俺兩下分開。今還一處。仍舊完全。〔荊楚臣云〕這梳上對嵌處。微顯纖絲文路。終不如天然完美。〔正旦唱〕雖然是有痕跡香嬌玉軟。端的個無瑕玼粉遶花纏。金裹瓊沿。翠護朱圈。白日裏墊䯼髻兒權襯着青絲。到晚來貼主腰兒緊摟在胸前。

〔荊楚臣云〕梅香。將酒來。共夫人飲一杯。〔送酒科〕〔荊楚臣云〕夫人請。〔正旦云〕相公請。〔唱〕

【錦上花】當日在娼樓百般留戀。今日在琴堂受用無邊。一個青春。一個少年。一個榮華。一個貴顯。

【幺篇】相公不負心。賤妾能酬願。比目鴛鴦天生可羡。百歲歡娛。兩情繾綣。玉漏休殘。金杯莫淺。

〔卜兒上見科云〕相公。我道你不是個受貧的。玉香。你也該辭我一辭怕甚麼。〔正旦云〕虧你今日還有嘴臉來見我哩。〔荊楚臣云〕夫人不必煩惱。天下老鴇。那一個不愛錢的。只是這所在留不得你。左右。取我一百兩俸錢來。與他為終身養贍之資。你將的去者。〔卜兒云〕那柳茂英將着二十載綿花。要我女孩兒睡一夜。尚然不肯。如今嫁與你做了個夫人。豈可沒些財禮。至少也得一千兩〔正旦唱〕

【清江引】老鴇兒那個不愛錢。誰似你坐錢眼中間轉。只爭他少共多。再不問良和賤。也還比他二十載綿花好過遣。

〔云〕這一百兩俸錢。也勾你養贍半世了。還要討多哩。〔唱〕

【離亭宴煞】這裏是陽春德澤桃花縣。他怎肯將小民脂血做黃金輦。除了些月支的俸錢。無過是酒一尊琴三弄詩千卷。說甚麼三媒六證財。再受你百計千方騙。俺如今也得個夫人位轉。若早上了你歹王魁販茶船。可不乾賺了我俏蘇卿一世裏蹇。

〔音釋〕

蹁音偏 躚音仙 拍鋪買切 行霞浪切 蠒與繭同 蹠張恥切 賸音盛 奩音廉 勘坎去聲 嵌音闞 玼音此 墊音店 襯初艮切 繾遣去聲 綣勸上聲 鴇音保 贍傷佔切 轉去聲 輦連上聲 賺音湛 蹇音繭

題目 顧玉香雙美錦堂歡 
正名 荊楚臣重對玉梳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