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小尉遲

Top / 元曲選 / 小尉遲

小尉遲將鬭將認父歸朝雜劇

第一折

〔冲末扮劉季真領番卒上詩云〕帥鼓銅鑼一兩敲。轅門裏外列英豪。三軍報罷平安喏。緊捲旗旛再不搖。某北番劉季真是也。我父親乃定陽王劉武周。只為俺二十年前。父親手下有一員上將。乃是尉遲敬德。因與唐兵交戰。困在介休縣。不想那敬德降唐去了。他撇下一子。那小的纔生三歲。他有箇養爺。乃是宇文慶。某就將那小的要了與我做了孩兒。不想今經二十年光景。這孩兒長立成人。喚做劉無敵。那一個敢說是尉遲敬德的兒。我就殺了他。如今這孩兒學成十八般武藝。無有不拈。無有不會。他却不知那尉遲敬德是他父親。我打聽得大唐家將老兵驕。病了秦瓊。閒了敬德。我如今着孩兒劉無敵。領十萬雄兵。下將戰書去。單搦尉遲敬德出馬。那敬德老了也。必然贏不的我劉無敵。若贏了那尉遲敬德。那時節某親統大勢雜兵。直殺過去。覰大唐一鼓而下。有何難哉。小番說與劉無敵領十萬雄兵。選定吉日。便起營到于大唐界上。打將戰書去。單搦尉遲敬德出馬。某隨後領兵接應來也。〔詩云〕俺孩兒武藝精通。搦敬德出馬交鋒。只一陣生擒回寨。纔認的番將英雄。〔下〕〔外扮劉無敵領番卒上云〕某劉無敵是也。父親是劉季真。有宇文慶是養爺。幼小裏將我來恩養的成人長大。今奉父親的將令。着某點就十萬精兵。單搦尉遲敬德交戰去。今日在私宅前廳上。收拾軍裝。打磨兵器。小番門首覰者。看有什麼人來。報復知道。〔正末扮宇文慶拏拄杖上云〕老夫覆姓宇文。名慶。當初是尉遲敬德家一箇院公。二十年前。敬德佐於定陽王劉武周手下為將。次後降唐去了。撇下一子。在老夫根前。他父親去時。孩兒纔三歲也。不想俺落在北番劉季真手下。他就要下這孩兒。如今喚做劉無敵。年長二十三歲。學成十八般武藝。可也不减似那敬德。我幾番待要和孩兒說來。恐怕劉季真知道。今日他在前廳上打磨兵器。收拾軍裝。不知為何。我且去問他一個緣因詳細咱。〔唱〕

【仙呂點絳唇】你這般對壘交鋒。到頭都總。南柯夢。說甚軍功。可兀的與你身兒上元無用。

【混江龍】到如今干戈猶動。只待和大唐家厮殺見雌雄。常是個爭龍鬭虎。剔蝎撩蜂。你看那昏慘慘征塵遮的遍地黑。焰騰騰燎火燒的半天紅。繡旗颭颭。戰鼓鼕鼕。排營拶拶。列陣重重。愁雲靄靄。殺氣濛濛。單看的你這一條鞭到處無攔縱。待要你扶持社稷。保護疆封。

〔云〕小番報復去。道有宇文慶在於門首。〔番卒報科云〕喏。報的將軍知道。有宇文養爺來了也。〔劉無敵云〕快有請。〔番卒云〕請進去。〔正末做見科云〕小將軍。你為何在此打磨兵器。〔劉無敵云〕養爺不知。父親的將令。着我領十萬精兵。單搦大唐家尉遲敬德交戰。因此上我在這裏打磨兵器。收拾軍裝。不日便行也。〔正末云〕小將軍。你斷然不可去。〔劉無敵云〕養爺。你為何不要我去。〔正末云〕你便去也贏不的他。〔劉無敵云〕且莫說箇贏的贏不的。父親的將令。誰敢有違。〔正末唱〕

【油葫蘆】好着我盡在嘻嘻冷笑中。我勸着他怎不從。〔劉無敵云〕我如今起兵在即。你怎說這等話。〔正末唱〕你將我這口中言看成做耳邊風。你是一個朽木材怎比的他真梁棟。你是一箇寒鴉兒怎比的他丹山鳳。〔劉無敵云〕憑着父親手下兵多將廣。量大唐何足道哉。〔正末唱〕則喒這劉季真。怎比的他徐茂公。你本是那潑泥鰍打夥相隨從。可便乾鬧起一座水晶宮。

【天下樂】可不道將在謀而不在勇。哎。你一箇將也波軍。枉用功。〔劉無敵云〕憑着我坐下馬。手中鎗。有萬夫不當之勇。料他到的那裏。〔正末唱〕你道十八般武藝都曉通。賣弄你智量高。氣勢雄。你小可如劉黑闥王世充。

〔劉無敵云〕養爺。你放心。憑着我一身武藝。那尉遲敬德雖然是一員上將。他如今年紀高大。也敵不的我了。〔正末云〕小將軍。你認的那尉遲敬德麼。〔劉無敵云〕我不認的他。則聽的人說。他如今老了也。我則理會的後生可畏。〔正末云〕小將軍。你若到來日兩陣之前。須隄防着敬德那一條水磨鞭。〔劉無敵云〕養爺。你怎麼滅自己志氣。長別人雄風。那尉遲敬德有水磨鞭。我劉無敵也有鞭哩。〔正末唱〕

【村裏迓鼓】那敬德鞭無虛舉。舉無不中。你便要一衝一撞。登時間早將你七擒七縱。倒不如且從容。莫賭鬭。無驚恐。〔劉無敵云〕養爺。你說那裏話。我到來日兩陣之間。也不搦別人。單搦那尉遲敬德這老頭兒出馬。〔正末唱〕你待要兩陣間。單搦那。鄂國公。〔云〕小將軍。你和他厮殺呵。有個比喻。〔劉無敵云〕將何比喻。〔正末唱〕你恰便似病羊兒逢着大蟲。

〔劉無敵云〕養爺。你放心。我這一去。必然取勝。量他到的那裏。〔正末唱〕

【元和令】你這一去少主吉多主凶。則宜止不宜動。可不道箭安弦上慢張弓。方信道緊行無善踪。〔劉無敵云〕看各人的本事。你休阻我。〔正末唱〕你這般大驚小怪氣冲冲。早難道軍情事不透風。

〔劉無敵云〕哎養爺。俺這裏七重圍子。手擺布的銀山鐵壁相似。直着那敬德老兒覰也不敢覰。喒的敢和俺賭戰。〔正末唱〕

【上馬嬌】他將那袍鎧披。兵器攻。端的是人如虎馬如龍。他若是掿鋼鞭款款把征𩣵鞚。敢着你轟的呵。一命早丟空。

【遊四門】你便有那銀山鐵壁數十重。殺的你人似血衚衕。則他那尉遲敬德敵頭重。〔劉無敵云〕小番則今日下教場點軍。好歹要與他交鋒去來。〔正末唱〕你那裏高叫響如鐘。空。逞恁的好喉嚨。

〔劉無敵云〕養爺你放心。看我活拏了敬德回來。取將相王侯。都在這一遭兒也。〔正末唱〕

【勝葫蘆】哎。說甚麼將相王侯元沒種。〔云〕小將軍。只怕你敵不過敬德麼。〔劉無敵云〕養爺。出軍發馬。也要個吉利。〔正末唱〕休煩惱你個小先鋒。不爭你九里山前厮鬧哄。便要與劉沛公出力。我勸你韓元帥莫動。則被你羞殺我也蒯文通。

〔劉無敵云〕我如今做着前部先鋒。俺父親合後接應我。到那裏無三合無兩合。則一合活拏將敬德回來。纔見的好漢。〔正末唱〕

【後庭花】你將一箇後老子來忒緊攻。倒把一箇親爺來不敬重。我道你是頂天立地的男兒漢。怎做了背祖離宗的牛馬風。〔劉無敵云〕這說話一發說到那裏去了。〔正末唱〕可不罵你個黑頭蟲。我則索教唆詞訟。我這裏絮叨叨言始終。你那裏假惺惺做耳聾。甘落在人彀中。我猛然的覰面容。便思量俺那鄂國公。

〔劉無敵云〕養爺。發起悲來。可是為何。〔正末唱〕

【柳葉兒】恰便似刀剜我這心痛。整整的二十年信息難通。大唐家不想你三軍動。我將你即發送。子父每得相逢。將軍呵你肯分的去出馬爭鋒。

〔劉無敵云〕恰纔養爺說的那言語。好是奇怪。我就問他咱。養爺。我如今要與尉遲敬德交戰。你這般阻當我呵。必有一個緣故。你對我實說。怕做什麼。〔正末云〕小將軍。你着小校每迴避着。〔劉無敵云〕一應人等。且各迴避。喚着便來。不喚着您休來。〔番卒云〕理會的。〔正末云〕小將軍。你是誰的兒。〔劉無敵云〕這箇養爺老的混沌了。我是劉季真的兒。〔正末云〕你不是劉季真的兒。〔劉無敵云〕我不是他的兒。却是誰的兒。〔正末云〕小將軍。你不知道。聽我說與你。二十年前。你父親降唐去了。撇下你留在我處。叫做尉遲保林。那時你纔三歲。那劉季真他可無兒。收留你做了兒。就喚你做劉無敵。我數番家要和你說。我則怕劉季真知道。枉送了我的老命。你父親臨行時。留下一副披掛。在我處收着哩。是一條水磨鞭。一頂鐵幞頭。一副烏油甲。皁羅袍。你若見了尉遲敬德。則對的上這水磨鞭。便是你父親。我就取的來。與你看波。〔正末取衣甲上〕〔做看科〕〔劉無敵云〕真個一副衣甲。一條好鞭。原來我就是鄂國公的兒。養爺不說呵。我怎生得知。〔做悲科〕〔正末云〕小將軍。休煩惱。則怕劉季真知道。你是穿上這袍鎧。披掛了我看。〔劉無敵穿科云〕養爺。我比父親如何。〔正末云〕好將軍也。你這一去。怎生認你父親。〔劉無敵云〕養爺。我這一去。單搦我父親出馬。與我交戰呵。我自有箇主意。〔正末云〕小將軍。您這一去小心在意者。〔劉無敵云〕養爺。你放心。我若認了我父親呵。我便來取你也。〔正末唱〕

【賺煞尾】則要你竭力報冤讎。在意的驅兵眾。你盡孝何妨盡忠。這虎將門中無犬踪。端的是結束威風。我覰了他這英雄。身體儀容。不由我覩物思人淚點紅。他帶着這鐵幞頭把鳶肩來一聳。穿上這皁羅袍將虎腰來那動。〔劉無敵云〕養爺。我比父親如何。〔正末云〕好將軍也。〔唱〕分明是活脫下一個單鞭奪槊的尉遲恭。〔下〕

〔劉無敵云〕誰想我正是鄂國公的孩兒。多虧了養爺說知。我到的兩陣之間。自有箇主意。〔詩云〕父子分離二十年。豈知今日得團圓。陣前要認生身父。只對上我虎眼竹節這條鞭。〔下〕

〔音釋〕

搦囊帶切 柯音哥 蝎音歇 黑亨美切 颭占上聲 拶哉上聲 夥羅上聲 闥音塔 掿音鬧 鞚空去聲 轟音烘 衚音胡 衕音同 唆音梭 剜烏官切 沌音遁 鳶音元 槊聲卯切

第二折

〔外扮徐茂公引祗候上詩云〕憶自歸唐二十秋。佐立天家四百州。兩條眉鎖江山恨。一片心懷社稷憂。老夫徐茂公是也。自從投唐以來。為國家東蕩西除。南征北討。建什大功勞。官封英國公之職。即今四方平定。干戈罷息。止有北番劉季真。尚未歸伏。如今下將戰書來。搦我大唐家名將出馬。聖人的命着我老夫在朝堂。與眾公卿計議。須要老尉遲去平此餘孽。以佐太平。只待房玄齡到來。請那尉遲公去。令人。門首覰者。若老丞相到時。報復知道。〔祗候云〕理會的。〔外扮房玄齡上詩云〕龍樓鳳閣九重城。新築沙隄宰相行。我貴我榮君莫羡。十年前是一書生。老夫房玄齡是也。扶佐吾主。平定天下。現為中書省左丞相之職。今因劉季真下將戰書來。搦俺大唐家名將出馬。眾公卿計議。非尉遲敬德不可。某奏過聖人。着尉遲老將軍去平伏此寇。軍師徐茂公在朝堂等候。須索走一遭去。令人。報復去。道房玄齡下馬也。〔祗候報科云〕喏。報的軍師得知。有房丞相來了也。〔茂公云〕道有請。〔祗候云〕請進。〔房玄齡做見科〕〔茂公云〕老宰輔此事如何。〔房玄齡云〕聖人准某所奏。着尉遲公掛元戎印前去。征討劉季真。成功回來。更加封賞。〔茂公云〕既是這等。令人。快去請將鄂國公來者。〔凈扮李道宗上詩云〕我做將軍有志分。上陣使條齊眉棍。別人殺的軍敗了。我在前頭打贏陣。回來走在帳房裏。好酒好肉㘔一頓。本來不醉佯粧醉。則在營裏胡厮混。自家李道宗的便是。因我立的功多。陞我做凈盤將軍。你道因何封我做凈盤將軍。若有人請我。到的酒席上。且不吃酒。將各樣好下飯。狼餐虎噬。則一頓都㘔了。方纔吃酒。以此號為凈盤將軍。這些時沒人來。手頭匾短。終日家閒邀邀的悶坐。打聽的老尉遲征討劉季真去。那老尉遲這一去。馬到成功。我如今在朝堂中。與徐茂公說。我要出力報効。跟的老尉遲去。他得了勝。我也得些陞賞。不強似閒着來。此間是朝堂門首。令人。報復去。道有老李來了也。〔祗候報科云〕喏。報的軍師得知。有李皇叔在於門首。〔茂公云〕道有請。〔祗候云〕請進。〔李道宗做見喬施禮科云〕二位老先兒在此。小子特來議事。〔房玄齡云〕有何事。〔李道宗云〕老先兒想為臣子要盡忠報國。小子道宗。聽的劉季真那狗刮頭。下將戰書來。氣的我酒肉也吃不的。〔做支架子科云〕放心。我領兵去。殺的那弟子孩兒沒躲處。〔茂公云〕你那裏去的。那劉季真手下名將。箇箇驍勇。你去不的。〔李道宗云〕哎喲。氣殺我也。我這麼一個人去不的。着誰去。〔房玄齡云〕如今着鄂國公尉遲老將軍去。〔李道宗云〕哎喲。氣殺我也。那尉遲公在先時。許他來。如今老了。那裏數他。還該我小子去。〔茂公云〕你那裏去的。〔李道宗云〕我厮殺耍子去。〔房玄齡云〕道宗。你去不的。此一場非同小可。已是奏准過聖人。着尉遲公掛元戎印。你請退。〔李道宗云〕老先兒不要惱躁。只望二位看顧着尉遲公為元帥。我小子為副帥好麼。〔茂公云〕你做不的副帥。休在此攪擾。請退。〔李道宗云〕氣殺我也。不要我做元帥。又不要我做副帥。兩個老頭兒。則是趕我。難道我就這等罷了。且唱箇曲兒。出這一肚子不平之氣。〔唱〕

【清江引】房玄齡徐茂公真老傻。動不動將人罵。不知道我哄他。把我當實話。去買一瓶兒打剌酥吃着耍。〔下〕

〔正末扮尉遲上云〕某覆姓尉遲名恭。字敬德。朔州善陽人也。先事定陽王劉武周為將。後歸大唐。為某累建大功。官拜鄂國公之職。今有北番劉季真。下將戰書來。單搦某交戰。今日軍師呼喚。不知有甚事。須索走一遭去來。〔唱〕

【中呂粉蝶兒】惱的我不鄧鄧忿氣盈腮。可怎生另巍巍把咱單搦。不由我這胡髯乍滿頷頦。人一似虎出山。馬一似龍離海。憑着我鎗疾鞭快。領雄兵穰穰垓垓。披掛上卓袍烏鎧。

【醉春風】我與你忙帶上鐵幞頭。緊拴了紅抹額。我若是交馬處不拏了那個潑奴才。我可敢和姓也改改。憑着我千戰千贏。百發百中。保護着一朝一代。

〔云〕令人。報復去。道有尉遲恭下馬也。〔祗候報科云〕喏。報的軍師得知。有鄂國公來了也。〔茂公云〕道有請。〔祗候云〕請進去。〔正末見科云〕軍師喚老夫有何事商議。〔茂公云〕老將軍來了也。奉聖人的命。今有北番劉季真下將戰書來。單搦老將軍出馬。如今聖人着你領十萬雄兵。與劉無敵交戰。說他好生英勇難及哩。〔正末云〕軍師。量那無名的小將。何足道哉。〔房玄齡云〕老將軍。古語有云。凡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休輕覰了也。〔正末唱〕

【迎仙客】他曾上甚惡戰場。他曾經甚大會垓。他則是劣馬乍調嫌路窄。向尉遲行說兵機。向尉遲行誇戰策。我可甚冷笑咍咍。〔茂公云〕聽的人說。那劉無敵也使一條水磨鞭。更勝過你老將軍也。〔正末云〕軍師。他也使鞭。我也使鞭。可也怪他不着。〔唱〕他正是擔水向河頭賣。

〔茂公云〕老將軍。那劉無敵須年少。你如今可老了也。〔正末云〕量那小的到的俺那裏。〔房玄齡云〕老將軍。後生可畏。你也要隄防着些兒。〔正末唱〕

【紅繡鞋】兀的不龍欺於魚鱉蝦蟹。虎伏於狐兔狼豺。這小厮今年有些血光災。我鞭打碎他天靈蓋。鎗搠透他三思臺。你更怕我敢慈悲生患害。

〔茂公云〕論你年紀小時。休說一個劉無敵。便十個也不怕他。則可惜你年紀老了些。〔正末云〕軍師。你說的差了也。〔唱〕

【快活三】雖然我六旬過血氣衰。我猶敢把三五石家硬弓開。便小覰的我心長髮短漸斑白。我可也怎肯伏年高邁。

〔茂公云〕老將軍。您到了這年紀。怎好說的不老那。〔正末唱〕

【鮑老兒】我老則老殺場上有些氣概。豈不聞虎瘦雄心在。〔茂公云〕則怕你近不的他麼。〔正末唱〕若是我不得勝之時怎的來。則怕羞見俺那唐十宰。料應他衣絕祿盡。時乖運拙。月值年災。托賴着君王洪福。千秋萬歲。神保天差。

〔房玄齡云〕老將軍。到來日兩陣之間。怎生與他相持對壘。你是說一遍我聽咱。〔正末唱〕

【柳青娘】到來日撲鼕鼕的征鼙慢凱。韻悠悠的角聲哀。響璫璫的銅鑼款篩。忽剌剌的繡旗開。黑漫漫殺氣遮了日色。惡哏哏的人離了寨栅。不騰騰馬踐塵埃。磣磕磕的鐙相磨。亂紛紛的鎗相截。蜜匝匝的甲相挨。

【道合】那潑奴才。潑奴才。就殺人場裏鬧垓垓。鬭鞭來。教咱教咱生嗔怪。教咱教咱怎躭待。把鋼鞭忙向手中擡。磕叉打的他連盔夾腦半斜歪。直遮腮。骨碌碌眼睜開。看承看承似嬰孩。抹着抹着遭殘害。略把略把虎軀側。揝住揝住獅蠻帶。那怕他鐵打形骸。銅鑄胚胎。早活挾過活挾過這逆逆逆逆賊來。

〔茂公云〕老將軍。你這一去。小心在意者。若得勝還朝。聖人自有加官賜賞哩。〔正末唱〕

【隨尾】比破竇建德省些氣力。擒王世充不利害。遮莫是銀山鐵壁連環寨。憑着我英雄慷慨。兀良我把那敗殘軍直趕過李陵臺。〔下〕

〔茂公云〕老尉遲。這一去必然得勝也。〔詩云〕尉遲公雖然年老。這鋼鞭殺人不少。〔房玄齡詩云〕若是他大勝還朝。唐天子重加官爵。〔同下〕

〔音釋〕

孽音聶 㘔音腮 傻商鮓切 剌音辣 頷音含 頦音孩 額崖去聲 窄齋上聲 策釵上聲 咍海平聲 搠聲卯切 白巴埋切 色篩上聲 哏狠平聲 栅釵上聲 埃音哀 磣參上聲 磕音可 摔音洒 側齋上聲 揝音昝 賊則平聲 爵焦上聲

第三折

〔劉無敵跚馬兒領番卒上云〕某乃劉無敵是也。若不是養爺宇文慶說呵。我怎生知道。如今領兵。到的陣前。兩家敵住。見了我父親。自有箇主意。兀的塵埃起處。敢是大唐家軍兵來也。〔正末領卒子上云〕大小三軍。擺開陣勢者。〔唱〕

【越調鬭鵪鶉】俺兀自有美良川的威風。榆科園的猛氣。止不過病了秦瓊。又不曾閒了敬德。都是我鞭打就的江山。鎗刺成的社稷。這逆賊。敢料敵。則問他武藝何如。就待欺負我年華老矣。

【紫花兒序】我施逞會挾人捉將。顯耀會撞陣衝營。賣弄會撾鼓奪旗。他須披不的兩重鎧甲。帶不的三頂頭盔。敢和我相持。便做有銅鑄就的天靈和那鐵背脊。鞭着處粉零麻碎。今日箇將遇敵頭。直殺的他馬不停蹄。

〔云〕來將是誰。〔劉無敵云〕某乃大將劉無敵。你是誰來。〔正末云〕則我是大唐家尉遲公是也。〔劉無敵背科云〕這個是我父親。〔回科云〕兀那老將軍。你老了也。你回去罷。〔正末云〕這厮好無禮也呵。〔唱〕

【小桃紅】覰了這北番軍校好着我笑微微。我比他爭些年紀。〔劉無敵云〕看了我血氣方剛。後生可畏。量你老人家到的那裏。〔正末唱〕你倚仗着血氣方剛有雄勢。你可也便休題。則我這不剌剌趁日追風騎。烏油甲密砌。點剛鎗鋒利。豈不聞老將會兵機。

〔劉無敵云〕兀那老將軍。你別着一個出馬來。你去自在罷。〔正末唱〕

【鬼三臺】雁翅張。魚鱗砌。列寨栅。攢軍隊。齊臻臻排開陣勢。則聽的悠悠的畫角吹。鼕鼕的花腔鼓擊。小可的見了肝膽碎。便英雄怕不魂魄飛。都是些沉點點鞭簡撾鎚。明晃晃鎗刀劍戟。

〔做調陣子科〕〔劉無敵云〕看了我父親的武藝呵。怕不好。則是氣力不加。我又不敢還他。則是遮截架隔些兒者。〔正末唱〕

【調笑令】往日間。但逢敵。驟馬橫鎗覺甚的。我攢搠丟打不曾離不曾離前心兩肋。我見他遮截得來省氣力。倒拖鬭的我氣喘狼藉。

〔劉無敵云〕我這裏便待下馬認父親來。有眾將壓着陣哩。不中。我詐敗落荒的走。父親必然趕將我來。〔劉無敵做走下〕〔正末云〕這厮走了也。更待干罷。不問那裏趕將去。〔做追科〕〔劉無敵上云〕我父親趕將來了。我走到這無人去處。我下的馬來。兀的不是我父親。您孩兒跪在地下。父親須認您孩兒者。〔正末上云〕這厮走了。可在這裏。〔劉無敵云〕父親認的您孩兒麼。〔正末云〕你是誰。〔劉無敵云〕則我是你二十年前撇下的孩兒。叫做尉遲保林。〔正末唱〕

【麻郎兒】誰使的你來認義。〔劉無敵云〕是宇文養爺說來。〔正末唱〕誰使的你敢相持。〔劉無敵云〕是劉季真來。父親不信呵。兀的水磨鞭信物在此。〔正末云〕將來我看。〔唱〕我把信物接將來手裏。看有甚親題標記。

【么篇】兀的。我臨老也。尉遲。喜歡來那似今日。自相別存亡不知。怎想你成人長立。

〔劉無敵做悲認科云〕父親一自相別。可早二十年光景也。〔正末唱〕

【絡絲娘】這幾年不通個信息。怎想着今朝得見你。恰纔厮殺處你是贏不的。可是讓我哩。〔劉無敵云〕我特的認父親來。恰纔兩陣之前。被眾將壓着。難以明認。我故意佯輸詐敗。〔正末唱〕好兒也方信道後生可畏。

〔云〕孩兒。你那宇文養爺。怎生對你說來。〔劉無敵云〕父親。您孩兒本不知。養爺宇文慶說。父親降唐時節。撇下孩兒。纔得三歲。被劉季真認做了兒。枉生了這二十年不曾認的父親。今日憑着這信物。纔得父子相逢。父親受您孩兒幾拜咱。〔正末云〕孩兒。我和你同見軍師去來。〔劉無敵云〕父親。您孩兒怕不要同去。爭奈無寸箭之功。父親先去。待您孩兒再回軍中。去拏的劉季真來。一者與父親出力。二者也就做孩兒進身之禮。〔正末云〕既如此。我先去也。你隨後便來。〔唱〕

【收尾】團圓了尉遲公。煩惱殺劉家裏。只明日早來到營中宴喜。這的是天指引一個小將軍。共扶持我那當今大唐國。〔下〕

〔小尉遲云〕我恰纔認了父親也。回到營中。活拏那劉季真去來。〔下〕

〔音釋〕

德當美切 稷將洗切 敵丁梨切 撾莊瓜切 脊將洗切 擊巾以切 魄鋪買切 戟巾以切 的音底 肋雷去聲 力音利 藉精妻切 日人智切 立音利 息喪擠切 國音鬼

第四折

〔劉季真領番卒上云〕某劉季真。領兵接應孩兒去。兀的不是孩兒來也。〔小尉遲領番卒上云〕這不是劉季真。〔劉季真云〕孩兒勝敗如何。〔小尉遲云〕眾軍校與我拏住。〔劉季真云〕你敢殺的眼花了。我是你父親。怎生倒執縛了我。〔小尉遲云〕兀那厮。我不是你孩兒。如今認了我父親鄂國公。要降唐去。無甚功勞。因此執縛你去。權為投獻之禮。〔劉季真云〕元來你如今認了你父親也。你要降唐。為無投獻的禮物。要拿我去獻功。傻弟子孩兒。你別買副羊酒去罷。〔小尉遲云〕眾軍校。就今日領着本部人馬降唐。走一遭去來。〔詩云〕我本是尉遲保林。直被你瞞到如今。執縛去權為投獻。請看道那個欺心。〔下〕〔徐茂公領卒子上云〕老夫徐茂公。今有尉遲公領兵與劉無敵交鋒去了。不意監軍回來說。尉遲公兩陣之間。交戰數合。忽然尉遲公與劉無敵走到無人去處。二人下馬。交頭說話。他將劉無敵放將回去了。竟不追趕。聖人大怒。道尉遲公必有背逆之心。着老夫在帥府中等他回來。問其罪犯。〔房玄齡上云〕老夫房玄齡。今有聖人的命。着徐茂公在帥府中等尉遲公來。問其罪犯。某想敬德老將軍。一片忠心。豈有反叛之事。我須索與他做保去來。令人。報復去。道有房玄齡下馬也。〔卒子報科云〕喏。報的軍師得知。有房丞相在於門首。〔茂公云〕道有請。〔卒子云〕請進。〔房玄齡見科云〕軍師。老夫聞知敬德老將軍。與劉無敵交戰去了。未知勝敗若何。〔茂公云〕哦。老宰輔不知。有監軍回來說。敬德兩陣之前。交戰數合。與劉無敵到無人去處。下馬交頭。不知說些甚的。只見敬德將劉無敵放回去了。竟不追趕。聖人疑他有反叛之心。以此着老夫在帥府中。專等敬德來時。問其罪犯。〔房玄齡云〕軍師。我料尉遲公必無此心。則怕其中有故。等敬德來時。便知分曉。〔正末上云〕某尉遲敬德。到於兩陣之上。不想那劉無敵正是我二十年前撇下的孩兒尉遲保林。他如今認了老夫。說拿了劉季真就來獻功。某先見軍師走一遭去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則俺那大唐家新添了一箇玉麒麟。疑怪他兩三番搦咱出陣。鬭起我美良川狠氣勢。榆科園惡精神。我將這水磨鞭款款摩掄。只待打碎他腦蓋紛紛。誰承望共我關親。若不是所說原因。險些兒生扭做單雄信。

【駐馬聽】當日離分。痛煞煞生拋掌上珍。今朝厮認。笑吟吟還猜做夢中人。二十年訪不出死和存。幾千迴擺不下愁將恨。心暗忖。甚福也得見這團圓分。

〔云〕令人。報復去。道有尉遲公下馬也。〔卒子報科云〕喏。報的軍師得知。有尉遲公來了也。〔茂公云〕着他過來。〔卒子云〕着過去。〔見科〕〔正末云〕軍師。某敬德來了也。我與劉無敵兩陣對圓。交鋒數合。只見劉無敵大敗虧輸。滾鞍下馬。跪在塵埃中。不想就是我的孩兒尉遲保林。他敬意的降唐。認喒父親來。〔茂公云〕你陣上與番將交頭低語。來又不戰。去又不追。聖人大怒。道你有背叛朝廷之意。着老夫在此問罪。你說番將是你孩兒。只怕說不過麼。〔正末唱〕

【沽美酒】我興心的報主恩。竭力的掃胡塵。常言道上陣無過子父軍。只待一鞭兒把番兵殺盡。扶宇宙定乾坤。

【太平令】他可便約定把唐朝歸順。〔茂公云〕他既降唐。怎生不同你來。〔正末唱〕索甚麼拔樹尋根。將逆賊不留齠齡做功勞好將身進。他呵既然的便肯。就准認了俺父親。呀。又怎敢言而無信。

〔茂公云〕尉遲公。這劉無敵姓劉。你自姓尉遲。怎麼認的做孩兒。敢是另有個尉遲保林。便是他不認得你。難道你也不認的他。却與他陣上厮殺那。〔正末云〕軍師不知。我那孩兒尉遲保林。撇下二十多年。豈知劉無敵就是他。倒是他認着我來。說降唐無寸箭之功。要回去活拏了劉季真。權為進身禮物。限定今日午時獻功也。〔房玄齡云〕軍師。老夫權做保人。且保着尉遲公。若午時不見他孩兒來降唐。那其間二罪俱罰。未為遲也。〔茂公云〕老宰輔既是保着。且將尉遲公暫行保候。待午時前後。劉無敵來獻功便罷。若不來時。必然見罪。令人。將尉遲公收在一壁者。〔小尉遲上云〕某尉遲保林。拏住劉季真見我父親去咱。可早來到帥府門首。令人。報復去。道有尉遲保林。活拏劉季真來投降也。〔卒子報科云〕喏。報的軍師得知。有尉遲保林來了也。〔房玄齡云〕着他過來。〔卒子云〕着過去。〔小尉遲做見科〕〔房玄齡云〕你是甚麼人。〔小尉遲云〕就是劉無敵。元名尉遲保林。我是鄂國公的孩兒。如今拏將劉季真認父降唐來。〔房玄齡云〕則你便是鄂國公的孩兒尉遲保林。你父親為你來。聖人大怒。將你父親要見罪。我保着哩。我是左丞相房玄齡。〔小尉遲云〕老丞相。可憐見。怎生說與我父親知道咱。〔玄齡云〕你則這裏等着。我與你父親說去。〔見正末云〕老將軍。你歡喜咱。有你孩兒拏將劉季真來了也。〔正末云〕在那裏。〔房玄齡云〕見在這裏。〔正末見小尉遲云〕孩兒你來了也。〔宇文慶見科云〕小的宇文慶叩頭。〔正末云〕哦。我只道是那個宇文養爺。元來就是我家院子宇文慶孩兒。恰纔我在軍師根前。說你投唐。軍師不信。將我收在此處。我和你同見軍師去來。〔房玄齡見茂公科云〕軍師。果然尉遲公的孩兒拏將劉季真來降唐也。〔茂公云〕着他過來。〔房玄齡云〕小將軍你見軍師去。〔正末云〕喒和你同去。軍師。則這個便是我的孩兒尉遲保林。〔茂公云〕兀那小將軍。你怎生是尉遲公的孩兒。你慢慢的說一遍咱。〔小尉遲訴詞云〕告軍師停嗔息怒。聽小將從頭分訴。俺父親投唐以來。撇下我歸依無處。劉季真要我為兒。名無敵做他前部。着我搦尉遲出馬交鋒。被養爺說知緣故。因此上認父來降。對雙鞭並無差誤。俺父親一世功臣。這丹心肯移末路。我如今擒縛番王。獻朝廷將功報父。望軍師轉達天聽。賜父子一家完聚。〔茂公云〕原來真有此事。今日平定了山後。這功非小。老夫便與你奏知聖人。必然有加官賞賜也。〔正末唱〕

【雁兒落】笑你個莽軍師可也忒認真。把我個老尉遲空生忿。再不審比干心有是非。直着的張儀口難爭論。

〔房玄齡云〕老將軍。若不得這小將軍到來。你怎了也。〔正末唱〕

【得勝令】呀。則為這二十三的小將軍。險送了七十歲老功臣。〔云〕孩兒。你拜了軍師者。〔唱〕你將這徐茂公親身拜。〔小尉遲做拜科云〕軍師受小將一禮。〔茂公云〕小將軍免禮。劉季真安在。〔正末云〕孩兒。你拏過劉季真來者。〔卒子做拏劉季真跪見科〕〔正末唱〕分付與你兩事家劉季真。歡欣。同扶着唐天子方興運。殷也波勤。多謝你個房玄齡落保人。

〔茂公云〕這是劉季真麼。〔小尉遲云〕則這厮便是劉季真。〔茂公云〕令人將劉季真推出轅門斬訖報來。〔劉季真云〕罷罷罷。他本是尉遲公的孩兒。沒來由養的他長大成人。倒將我來做降唐的禮物。你家父子都一樣這等沒仁沒義的。我死去與我家老子說。少不的來報你。〔卒子拏劉季真下〕〔茂公云〕尉遲公。你父子每望闕跪着。聽聖人的命。〔詞云〕則為你勇敢無前。俺唐主寵任多年。生撇下孩兒不題。再相逢信是天緣。鄂國公賜金千兩。加食邑萬頃莊田。小尉遲金吾上將。作先鋒世掌軍權。將拏將同扶王室。鞭對父子團圓。〔正末小尉遲謝恩科〕

〔音釋〕

惡音襖 髫音條 齔音襯

題目 老尉遲鞭對鞭當場賭勝 
正名 小尉遲將鬭將認父歸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