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張生煑海

Top / 元曲選 / 張生煑海

沙門島張生煑海雜劇

李好古撰

第一折

〔外扮東華仙上詩云〕海東一片暈紅霞。三島齊開爛漫花。秀出紫芝延壽算。逍遙自在樂仙家。貧道乃東華上仙是也。自從無始以來。一心好道。修煉三田。種出黃芽至寶。七返九還。以成大羅神仙。掌判東華妙嚴之天。為因瑶池會上。金童玉女。有思凡之心。罰往下方。投胎脫化。金童者在下方潮州張家托生男子身。深通儒教。作一秀士。玉女於東海龍神處生為女子。待他兩箇償了宿債。貧道然後點化他。還歸正道。〔詩云〕金童玉女意投機。才子佳人世罕稀。直待相逢酬宿債。還歸正道赴瑶池。〔下〕〔正末扮長老同行者上詩云〕釋門大道要參修。開闡宗源老比丘。門外不知東海近。只言仙境本清幽。貧僧乃石佛寺法雲長老是也。此寺古刹。近於東海岸邊。常有龍王水卒。不時來此遊翫。行者。出門前覰看。若有客來時。報復我家知道。〔行者云〕理會得。〔冲末扮張生引家僮上云〕小生潮州人氏。姓張名羽。表字伯騰。父母蚤年亡化過了。自幼頗學詩書。爭奈功名未遂。今日閒遊海上。忽見一座古寺。門前立着箇行者。那行者。此寺有名麼。〔行者云〕焉得無名。山無名迷殺人。寺無名俗殺人。此乃石佛寺也。〔張生云〕你去報復長老。道有箇閒遊的秀才。特來相訪。〔行者做報科云〕門外有一秀才。探望師父。〔長老云〕道有請。〔做見科長老云〕敢問秀才。何方人氏。〔張生云〕小生潮州人氏。自幼父母雙亡。功名未遂。偶然閒遊海上。因見古刹清凉境界。望長老借一凈室。與小生溫習經史。不知長老意下如何。〔長老云〕寺中房舍儘有。行者。你收拾東南幽靜之處。堪可與秀才觀書也。〔張生云〕小生無物相奉。有白銀二兩。送長老權為布施。望乞笑納。〔長老云〕既然秀才重意。老僧收了。行者收拾房舍。安排齋食。請秀才穩便。老僧且回禪堂。作些功果去也。〔下〕〔行者云〕秀才。與你這一間幽靜的房兒。隨你自去打斛斗。學踢弄。舞地鬼。喬扮神。撒科打諢。亂作胡為。耍一會笑一會。便是你那遊翫快樂。我行者到禪堂服侍俺師父去也。〔詩云〕行童終日打勤勞。掃地纔完又要把水挑。就裏貪頑只愛耍。尋箇風流人共說風騷。〔下〕〔張生云〕僧家清雅。又無閒人聒噪。堪可攻書。天色晚了也。家童將過那張琴來。撫一曲散心咱。〔家童安琴科張生云〕點上燈。焚起香來者。〔點燈焚香科張生詩云〕流水高山調不徒。鍾期一去賞音孤。今宵燈下彈三弄。可使游魚出聽無。〔正旦扮龍女引侍女上云〕妾身瓊蓮是也。乃東海龍神第三女。與梅香翠荷。今晚閒遊海上。去散心咱。〔侍女云〕姐姐。你看這大海澄澄。與長天一色。是好景致也。〔正旦唱〕

【仙呂點絳唇】海水洶洶。晚風微送。兼天涌。不辨西東。把凌波步輕那動。

【混江龍】清宵無夢。引着這小精靈閒伴我遊蹤。恰離了澄澄碧海。遙望那耿耿長空。你看那萬朵彩雲生海上。一輪皓月映波中。〔侍女云〕海中景物。與人間敢不同麼。〔正旦唱〕覰了那人間鳳闕。怎比我水國龍宮。清湛湛洞天福地任逍遙。碧悠悠那愁他浴鳧飛雁爭喧哄。似俺這閨情深遠。直恁般好信難通。

〔侍女云〕姐姐。你本海上神仙。這容貌端的非凡也。〔正旦唱〕

【油葫蘆】海上神仙年壽永。這蓬萊在眼界中。風飄仙袂絳綃紅。則我這雲鬟高挽金釵重。蛾眉輕展花鈿動。袖兒籠指十葱。裙兒簌鞋半弓。只待學吹簫同跨丹山鳳。那其間登碧落趁天風。

〔侍女云〕想天上人間。自然難比。〔正旦唱〕

【天下樂】不比那人世繁華掃地空。塵中。似轉蓬。則他這春過夏來秋又冬。聽一聲報曉鷄。聽一聲定夜鐘。斷送的他世間人猶未懂。

〔張彈琴侍女做聽科云〕姐姐。那裏這般呵。〔正旦唱〕

【那吒令】聽疎剌剌晚風。風聲落萬松。明朗朗月容。容光照半空。響潺潺水衝。衝流絕澗中。又不是採蓮女撥棹聲。又不是捕魚叟鳴榔動。驚的那夜眠人睡眼矇矓。

〔侍女云〕這響聲比其餘全別也。〔正旦唱〕

【鵲踏枝】又不是拖環珮韻玎𤤮。又不是戰鐵馬響錚鏦。又不是佛院僧房。擊磬敲鐘。一聲聲諕的我心中怕恐。原來是厮琅琅誰撫絲桐。

〔張再撫琴科〕〔侍女云〕敢是這寺中。有人弄甚麼響。〔正旦云〕原來是撫琴哩。〔侍女云〕姐姐。你試聽咱。〔正旦唱〕

【寄生草】他一字字情無限。一聲聲曲未終。恰便似顫巍巍金菊秋風動。香馥馥丹桂秋風送。響珊珊翠竹秋風弄。咿呀呀偏似那織金梭攛斷錦機聲。滴溜溜舒春纖亂撒珍珠迸。

〔侍女做偷瞧科云〕原來是箇秀才。在此撫琴。端的是箇典雅的人兒也。〔正旦唱〕

【六幺序】表訴那絃中語。出落着指下功。勝檀槽慢掇輕攏。則見他正色端容。道貌仙丰。莫不是漢相如作客臨邛。也待要動文君曲奏求凰鳳。不由咱不引起情濃。你聽這清風明月琴三弄。端的箇金徽洶湧。玉軫玲瓏。

〔侍女云〕姐姐。休說你知音人。便是我也覺的他悠悠揚揚。入耳可聽。果然彈得好也。〔正旦唱〕

【幺篇】端的心聰。那更神工。悲若鳴鴻。切若寒蛩。嬌比花容。雄似雷轟。真乃是消磨了閒愁萬種。這秀才一事精。百事通。我躡足潛踪。他換羽移宮。抵多少盼盼女詞媚涪翁。似良宵一枕遊仙夢。因此上偷窺方丈。非是我不守房櫳。

〔做絃斷科張生云〕怎麼琴絃忽斷。敢是有人竊聽。待小生出門試看咱。〔正旦避科云〕好一箇秀才也。〔張生做見科云〕呀。好一箇女子也。〔做問科云〕請問小娘子。誰氏之家。如何夜行。〔正旦唱〕

【金盞兒】家住在碧雲空。綠波中。有披鱗帶角相隨從。深居富貴水晶宮。我便是海中龍氏女。勝似那天上許飛瓊。豈不知眾星皆拱北。無水不朝東。

〔張生云〕小娘子姓龍氏。我記得何承天姓苑上。有這箇姓來。難道小娘子既然有姓。豈可無名。因甚至此。〔正旦云〕妾身龍氏三娘。小字瓊蓮。見秀才彈琴。因聽琴至此。〔張生云〕小娘子既為聽琴而至。這等是賞音的了。何不到書房中坐下。待小生細彈一曲何如。〔正旦云〕願往。〔做到書房科正旦云〕敢問先生高姓。〔張生云〕小生姓張名羽。字伯騰。潮州人氏。早年父母雙亡。也曾飽學詩書。爭奈功名未遂。遊學至此。並無妻室。〔侍女云〕這秀才好沒來頭。誰問你有妻無妻哩。〔家童云〕不則是相公。我也無妻。〔張生云〕小娘子不棄小生貧寒。肯與小生為妻麼。〔正旦云〕我見秀才聰明智慧。丰標俊雅。一心願與你為妻。則是有父母在堂。等我問了時。你到八月十五日。中秋節届。前來我家。招你為壻。〔張生云〕既蒙小娘子俯允。只不如今夜便成就了。何等有趣。着小生幾時等到八月十五日也。〔家童云〕正是。我也等不得。〔侍女云〕你等不得。且是容易哩。〔正旦云〕常言道有情何怕隔年期。這有甚等不得那。〔唱〕

【後庭花】那裏也陽臺雲雨蹤。不比那秦樓風月叢。〔張生云〕敢問小娘子家在何處。〔正旦唱〕只在這滄海三千丈。險似那巫山十二峯。〔張生云〕小生做貴宅女壻。就做了富貴之郎。不知可有人服侍麼。〔正旦唱〕俺可更有門風。無非是蛟虬參從。還有那黿將軍鱉相公。魚夫人蝦愛寵。鼉先鋒龜老翁。能浮波慣弄風。隔雲山千萬重。要相逢指顧中。

〔張生云〕只要小娘子言而有信。俺小生是一箇志誠老實的。〔正旦唱〕

【青歌兒】甜話兒將人將人摩弄。笑臉兒把咱把咱陪奉。你則看八月冰輪出海東。那其間霧斂晴空。風透簾櫳。雲雨和同。那其間錦陣花叢。玉斝金鍾。對對雙雙。喜喜歡歡。我與你笑相從。再休提誤入桃源洞。

〔張生云〕既然許了小生為妻。小娘子可留些信物麼。〔正旦云〕妾有冰蠶織就鮫鮹帕。權為信物。〔張生做謝科云〕多感小娘子。〔家童云〕梅香姐。你與我些兒甚麼信物。〔侍女云〕我與你把破蒲扇。拿去家裏扇煤火去。〔家童云〕我到那裏尋你。〔侍女云〕你去兀那羊市角頭。磚塔兒衚衕總舖門前來尋我。〔正旦唱〕

【賺煞】你豈不知意兒和。直恁欠心兒懂。我非羅刹女休驚莫恐。多管是前世因緣今得寵。到中秋好事相逢。且從容。劈開這萬里溟濛。俺那裏靜悄悄絕無塵世冗。〔張生云〕有如此富貴。小生願往。〔正旦唱〕一週圍紅遮翠擁。盡都是金扉銀棟。不弱似九天碧落蕊珠宮。〔同侍女下〕

〔張生云〕我看此女妖嬈豔冶。絕世無雙。他說着我海岸邊尋他。我也等不的中秋。家童。你看着琴劍書箱。我𢬵的將此鮫鮹手帕。渺渺茫茫。直至海岸邊。尋那女子走一遭去。〔詩云〕海岸東頭信步行。聽琴女子最關情。有緣有分能相遇。何必江皋笑鄭生。〔下〕〔家童云〕我家東人好傻也。安知他不是箇妖魔鬼怪。便信着他跟將去了。我報與長老同行者。追我東人去。〔詞云〕尀耐這鬼怪妖魔。將花言巧語調唆。若不是連忙趕上。只怕迷殺我秀才哥哥。〔下〕

〔音釋〕

暈音運 刹音察 施去聲 諢溫去聲 那音挪 簌音速 斷端去聲 剌音辣 潺鋤山切 錚音撐 鏦音匆 顫音戰 攛粗酸切 迸逋夢切 邛音窮 蛩音窮 轟音烘 涪房鳩切 從去聲 瓊音窮 慧音惠 虬音求 鼉音陀 斝音賈 從音匆 分去聲 傻商鮓切 唆音梭

第二折

〔張生上詩云〕幸會多嬌有所期。閒花野草鬭芳菲。幽情何處桃源洞。則怕劉郎去未歸。小生張伯騰。恰纔遇着的那箇女子。人物非凡。因此尋踪覓跡。前來尋他。却不知何處去了。則見青山綠水。翠柏蒼松。前又去不得。回又回不得。好悽慘人也。這盤陀石上。我且歇息咱。〔虛下〕〔正旦改扮仙姑上詩云〕桑田成海又成田。一霎那堪過百年。撥轉頂門關棙子。阿誰不是大羅仙。自家本秦時宮人。後以採藥入山。謝去火食。漸漸身輕。得成大道。世人稱為毛女者是也。今日偶然乘興。遊到此間。却是海之東岸。你看茫茫蕩蕩。好一片大水也呵。〔唱〕

【南呂一枝花】黑瀰漫水容滄海寬。高崪峍山勢崑崙大。明滴溜冰輪出海角。光燦爛紅日轉山崖。這日月往來。只山海依然在。彌八方徧九垓。問甚麼河漢江淮。是水呵都歸大海。

【梁州第七】你看那縹渺間十洲三島。微茫處閬苑蓬萊。望黃河一股兒渾流派。高沖九曜。遠映三台。上連銀漢。下接黃埃。勢汪洋無岸無涯。出許多異寶奇哉。看看看波濤湧光隱隱無價珠璣。是是是草木長香噴噴長生藥材。有有有蛟龍偃鬱沉沉精怪靈胎。常則是雲昏。氣靄。碧油油隔斷紅塵界。恍疑在九天外。平吞了八九區雲夢澤。問甚麼翠島蒼崖。

〔張生上云〕這裏不知是何處。喜得又遇着一位娘子。呀。原來是道姑。待小生問箇路兒咱。〔仙姑唱〕

【牧羊關】猛地裏難迴避。可教人怎離摘。則見他叉手前來。多管是迷了路的行人。多管是失了船的過客。〔張生云〕道姑。敢問這搭兒是何處也。〔仙姑唱〕比及你來相問。先對俺說明白。〔張生云〕我到此只為那可意人兒。不知在那裏。〔仙姑唱〕且將箇採芝女權休怪。只問那可意人安在哉。

〔云〕秀才何方人氏。因甚至此。〔張生云〕小生潮州人氏。因為遊學。在此石佛寺借寓。前夜彈琴。有一女子引一侍女來聽。此女自言龍氏之女。小字瓊蓮。到八月中秋日。與小生會約於海岸。小生隨即尋訪。不意迷失道路。小生只想他風流人物。世上無比。〔仙姑云〕他既說姓龍。你可也想左了。〔唱〕

【罵玉郎】可知道龍宮美女多嬌態。想當時因有約。則今日獨尋來。𢬵的箇捨殘生做下風流債。那龍也青臉兒長左猜。惡性兒無可解。狠勢兒將人害。

〔張生云〕可怎生恁般利害。〔仙姑唱〕

【感皇恩】呀。他把那牙爪張開。頭角輕擡。一會兒起波濤。一會兒摧山岳。一會兒捲江淮。變大呵乾坤中較窄。變小呵芥子裏藏埋。他可便能英勇。顯神通。放狂乖。

〔張生云〕那小娘子姓龍。你這道姑。怎麼說起龍來。〔仙姑云〕秀才不知。這龍是輕易好惹他的。〔唱〕

【採茶歌】他興雲霧片時來。動風雨滿塵埃。則怕驚急烈一命喪屍骸。休為那約雨期雲龍氏女。送了你箇攀蟾折桂俊多才。

〔張生云〕小生纔省悟了也。他是龍宮之女。他父親十分狠惡。怎肯與我為妻。這婚姻之事。一定無成了。只是小娘子。誰着你聽琴來。〔做悲科〕〔仙姑云〕貧道不是凡人。乃奉東華上仙法旨。着我來指引你還歸正道。休得墮落。〔張生做拜科云〕小生肉眼。不知上仙指引。望乞恕罪。〔仙姑云〕我且問你。那聽琴女子。是東海龍王第三之女。小字瓊蓮。他在龍宮海藏。你怎麼得見他。〔張生云〕若論那龍宮之女。與小生頗有緣分。〔仙姑云〕那裏見的有緣分。〔張生云〕既沒緣分。他怎肯約我在八月十五夜。到他家裏招我做女壻。又與我這鮫鮹帕兒做信物哩。〔仙姑云〕這鮫鮹手帕。果是龍宮之物。眼見的那箇女子。看的你中意了。只是龍神懆暴。怎生容易將愛女送你為妻。秀才。我如今圓就你這事。與你三件法物。降伏着他。不怕不送出女兒嫁你。〔張生做跪科云〕願見上仙法寶。〔仙姑取砌末科云〕與你銀鍋一隻。金錢一文。鐵杓一把。〔張生接科云〕法寶便領了。願上仙指教。怎生樣用他纔好。〔仙姑云〕將海水用這杓兒。舀在鍋兒裏。放金錢在水內。煎一分。此海水去十丈。煎二分。去二十丈。若煎乾了鍋兒。海水見底。那龍神怎麼還存坐的住。必然令人來請。招你為壻也。〔張生云〕多謝上仙指教。但不知此處離海岸遠近若何。〔仙姑云〕向前數十里。便是沙門島海岸了也。〔唱〕

【黃鍾煞尾】這寶呵出在那瑶臺紫府清虛界。碧落蒼空天上來。任熬煎。任佈劃。可從心。可稱懷。不求親。不納財。做行媒。做嬌客。連理枝。並蒂開。鳳鸞交。魚水諧。休將他。覰小哉。信神仙。妙手策。也是那前生福有安排。直着你沸湯般煎乾了這大洋海。〔下〕

〔張生云〕小生有緣。得受上仙法寶。直到沙門島煎海水去來。〔詩云〕任他東海滾波濤。取水將來鍋內熬。此是神仙真妙法。不愁無分見多嬌。〔下〕

〔音釋〕

棙音利 瀰音迷 漫幔平聲 崪才筆切 峍勒沒切 長音掌 澤池齋切 摘齋上聲 客音楷 白巴埋切 解上聲 窄齋上聲 懆音竈 降奚江切 舀音杳 劃胡乖切 稱去聲

第三折

〔行者上云〕小僧乃石佛寺行者。前日有一秀才。在我這房頭借住。因夜間彈琴。被一個精怪迷惑將去了。那家童連忙趕去尋他。俺師父葫蘆提。也着我去尋。林深山險。那裏尋他去。我獨自一個。正要走回。不隄防遇見個大蟲。張牙舞爪而來。猶喜得我先見他。那大蟲不曾看見我。左邊看看。右邊看看。再沒個所在可以躲閃的過。恰好傍邊有一潭渾泥水。只得將身子輕輕溜下水底坐了。豈知那大蟲走的口渴。正要來吃水。張開了血盆也似紅的口。伸出那銼刀也似快的舌頭來。把水一嗒。那潭就乾了一寸。連不連的嗒上幾嗒。那潭漸漸的乾下去。可不把俺身子似艣珠兒露將出來。如何是好。俺趁他開口之時。只一個筋斗。早打到他肚裏去了。原來那肚裏面黑便黑。他心肝五臟。都是摸得着的。被我摸着他心肝。左邊那葉上着實咬了一口。只聽的大蟲叫道。哎喲。我又摸他心肝右葉上。加倍的狠咬一口。只聽的大蟲叫道。我今日怎麼這等心疼的緊。莫不是石佛寺這箇促搯的小行者。算計我哩。我便道。也差不多兒。那大蟲道。你出來罷。我道。你放我那裏出來。那大蟲道。你打前門出來。我想他這兩對撩牙。略鬭一鬭。我這身子就做芝蔴糖了。我便道。我不打前門出來。那大蟲道。這等你要那裏出來。我道。我打後門出來。那大蟲便往山崗兒上。兩隻脚爪着兩株大樹。將屁股向着山崗空闊去處。用力一努。早努出箇爆雷也似的響屁來。我就着這屁迸裂一箇筋斗。直打到石佛寺裏。方纔逃得一條性命。〔詩云〕平地空將性命丟。見人羞說後門頭。不如隨着秀才一處同迷死。倒也落的牡丹花下鬼風流。〔下〕〔張生引家僮上詩云〕前生結下好姻緣。覓得鸞膠續斷絃。法寶煎熬鐺滾沸。爭知火裏好裁蓮。小生張伯騰。早到海岸也。家僮將火鐮火石。引起火來。用三角石頭。把鍋兒放上。〔做放鍋科云〕你可將這杓兒舀那海水起來。〔做取水科云〕鍋裏水滿了也。再放這枚金錢在內。用火燒着。只要火氣十分旺相。一時間將此水煎滾起來。〔家僮云〕這等。你不早說。那小娘子跟隨的丫頭。送我一把蒲扇。不曾拏的來。把什麼扇火。〔做衣袖扇火科云〕且喜鍋兒裏水滾了也。〔張生云〕水滾了。待我試看海水動靜。〔做看科驚云〕怪哉。果然海水翻騰沸滾。真有神應也。〔家僮云〕怎麼這裏水滾。那海水也滾起來。難道這鍋兒是應着海的。〔長老慌上云〕老僧石佛寺長老是也。正在禪床打坐。則見東海龍王。遣人來說道。有一秀才。不知他將甚般物件。煑的海水滾沸。急得那龍王沒處逃躲。央我老僧去勸化他。早早去了火罷。原來這秀才不是別人。就是前日借俺寺裏讀書的潮州張生。想我石佛寺貼近東海。現今龍宮有難。豈可不救。只得親到沙門島上勸化秀才。走一遭去也呵。〔唱〕

【正宮端正好】一地裏受煎熬。遍寰宇空勞攘。兀的不慌殺了海內龍王。我則見水晶宮血氣從空撞。聞不得鼻口內乾烟熗。

【滾繡毬】那秀才誰承望。急煎煎做這場。不知他挾着的甚般伎倆。只待要賣弄殺手段高強。莫不是放火光。逼太陽。燒的來焰騰騰滾波翻浪。縱有那雷和雨也救不得驚惶。則見錦鱗魚活潑剌波心跳。銀脚蟹亂扒沙在岸上藏。但着一點兒就是一箇燎漿。

〔做到科云〕來到此間。正是沙門島海岸了。兀那秀才。你在此煑着些甚麼哩。〔張生云〕我煑海也。〔正末云〕你煑他那海做甚麼。〔張生云〕老師父不知。小生前夜在於寺中操琴。有一女子前來竊聽。他說是龍氏三娘。小字瓊蓮。親許我中秋會約。不見他來。因此在這裏煑海。定要煎他出來。〔正末唱〕

【倘秀才】這秀才不能勾花燭洞房。〔帶云〕好也囉。〔唱〕却生扭做香水混堂。大海將來升斗量。秀才家能軟款。會安詳。怎做這般熱忽喇的勾當。

〔張生云〕老師父。你不要管我。你且到別處化緣去。〔正末唱〕

【滾繡毬】俺也不是化道糧。也不是要供養。我則是特來相訪。〔張生云〕我是箇窮秀才。相訪我有甚麼化與你。〔正末唱〕俺本是出家人便乞化何妨。〔張生云〕若得見那小娘子。肯招我做女壻。便有布施。〔正末唱〕則為那窈窕娘。不招你個俊俏郎。弄出這一番禍從天降。你窮則窮道與他門戶輝光。你那裏得熬煎鉛汞山頭火。你那裏覓醫治相思海上方。此物非常。

〔張生云〕老師父。我老實對你說。若那夜女子不出來呵。我則管煑哩。〔正末云〕秀才你聽者。東海龍神。着老僧來做媒。招你為東床嬌客。你意下如何。〔張生云〕老師父。你不要耍我。這海中一望。是白茫茫的水。小生是個凡人。怎生去的。〔家僮云〕相公。這個不妨事。你只跟着長老去。若是他不渰死。難道獨獨渰死了你。〔正末唱〕

【脫布衫】俺實丕丕要問行藏。你慢騰騰好去商量。將這水指一指飜為土壤。分一分步行坦蕩。

【小梁州】直着你如履平原草徑荒。〔張生云〕到那海底去。莫不昏暗麼。〔正末唱〕却正是日出扶桑。〔張生云〕小生終是個凡人。怎敢就到海中去。〔正末唱〕雖然大海號東洋。休謙讓。〔帶云〕去來波。〔唱〕他則待招選你做東床。

〔張生云〕小生曾聞這仙境有弱水三千丈。可怎生去的。〔正末唱〕

【幺篇】便休提瀰漫弱水三千丈。端的是錦模糊水國魚邦。〔張生做望科云〕我看這海有偌般寬闊。無邊無岸。想是連着天的。好怕人也。〔正末唱〕你道是白茫茫。如天樣。越顯得他寬洪海量。我勸你早准備帽兒光。

〔張生云〕既如此。待我收起法寶。則要老師父作成我這樁親事。〔家僮云〕那小姐身邊。有一個侍女。須配與我。不然我依舊燒起火來。〔正末唱〕

【笑和尚】去去去向蘭閣到畫堂。俺俺俺這言語無虛誑。〔張生云〕是真個麼。〔正末唱〕你你你終有個酸寒相。他他他女豔粧。早早早得成雙。來來來似鴛鴦並宿在銷金帳。

〔張生云〕這等我就隨着老師父去。則要得早早人月團圓。休孤舊約也。〔正末唱〕

【尾聲】則為你佳人才子多情况。諕得他椿室萱堂着意忙。你貌又軒昂才又良。他玉有溫柔花有香。意相投姻緣可配當。心厮愛夫妻誰比方。似他這百媚韋娘。共你個風流張敞。〔帶云〕去來波。〔唱〕須將俺撮合山的媒人重重賞。〔同張生下〕

〔家僮云〕你看我家東人。興匆匆的跟着長老入海去了。留我獨自一個。在這海岸上。看守什麼法寶。若是他當真做了新郎。料必要滿了月方纔出來。我看那小行者。儘也有些風韻。老和尚又不在。不如我收拾了這幾件東西。一逕回到寺裏。尋那小行者打閛閛去也。〔下〕

〔音釋〕

艣音魯 鐺音撐 鐮音廉 相去聲 難去聲 熗妻相切 當上聲 汞烏拱切 興去聲 閛鋪蒙切

第四折

〔外扮龍王引水卒上詩云〕一輪紅日出扶桑。照耀中天路杳茫。雖然弱水三千里。只要無私自可航。吾神乃東海龍王是也。有小女瓊蓮。曾于夜間到石佛寺遊玩。見一秀才撫琴。其曲有鳳求凰之音。他兩個暗面關情。遂許中秋赴會。某家說道他是凡人。怎生到的俺這水府。不想秀才遇着上仙。授他三件法寶。被他燒的海水滾沸。使某不堪其熱。只得央石佛寺法雲禪師為媒。招請為壻。早間已將花紅酒禮。款待那做媒的去了。如今設下慶喜的筵席。兀那水卒。請出秀才和女孩兒來者。〔正旦同張生上〕〔正旦云〕秀才。前廳上拜俺父母去。〔張生云〕是。〔正旦云〕秀才。我和你那夜相別。誰想有今日也。〔唱〕

【雙調新水令】則為這波濤相間的故人疎。我則怕黑漫漫各尋別路。受了些活地獄。下了些死工夫。海角天隅。須有日再完聚。

〔張生云〕這龍宮裏面。都是些甚麼人物。〔正旦唱〕

【駐馬聽】擺列着水裏兵卒。都是些黿將軍鼉先鋒鱉大夫。看了這海中使數。無過。是赤鬚蝦銀脚蟹錦鱗魚。繡簾十二列珍珠。家財千萬堆金玉。〔張生云〕是好富貴也。〔正旦唱〕你自喑付。則俺這水晶宮是一搭兒奢華處。

〔做行禮拜科龍王云〕你二人在那裏相會來。〔正旦唱〕

【滴滴金】趁着那綠水清波。良辰美景。輕雲薄霧。霜氣浸冰壺。可則是玉露泠泠。金風淅淅。中秋節序。正值着冷清清人靜更初。

〔龍王云〕你與這秀才素非相識。况在夜靜更初。怎麼就許他婚姻之約。你試說我聽。〔正旦唱〕

【折桂令】俺去他那月明中信步堦除。聽三弄瑶琴。音韻非俗。恰便似雲外鳴鶴。天邊語鴈。枝上啼烏。他待覓鶯儔燕侶。我正愁鳳隻鸞孤。因此上要識賢愚。別辨親疎。端的個和意同心。早遂了似水如魚。

〔龍王云〕秀才。誰與你這法寶來。〔張生云〕量小生是個窮儒。焉有此法寶。偶因追趕令愛。到海岸上遇着一位仙姑。把與我來。〔龍王云〕秀才。則被你險些兒熱殺我也。我想這事都是我女孩兒惹出來的。〔正旦唱〕

【鴈兒落】不想這火中生比目魚。石內長荊山玉。天邊有比翼鳥。地上出連枝樹。

〔張生云〕若非上仙法寶。怎生得有團圓之日。〔正旦唱〕

【得勝令】你待將鉛汞燎乾枯。早難道水火不同爐。將大海揚塵度。把東洋列焰煑。神術。煆化的為夫婦。幾乎。熬煎殺俺眷屬。

〔東華仙上云〕龍神。聽俺分付。〔龍王同張生正旦跪科東華仙云〕龍神。那張生非是你女壻。那瓊蓮也非是你女兒。他二人前世乃瑶池上金童玉女。則為他一念思凡。謫罰下界。如今償還夙契。便着他早離水府。重返瑶池。共證前因。同歸仙位去也。〔眾拜謝科〕〔正旦唱〕

【沽美酒】待着俺辭龍宮離水府。上碧落赴雲衢。我和你同會西池見聖母。秀才也抵多少跳龍門應舉。攀仙桂步蟾蜍。

〔東華云〕你二人若非吾來指引。豈得到瑶池仙境也。〔正旦唱〕

【太平令】廣成子長生詩句。東華仙看定婚書。引仙女仙童齊赴。獻仙酒仙桃相助。願普天下曠夫。怨女。便休教間阻。至誠的一箇箇皆如所欲。

〔東華云〕你本是玉女金童。投凡世淹留數載。石佛寺夜月彈琴。鳳求凰留情殢色。許佳期無處追尋。走海上失精落彩。遇仙姑法寶通靈。端的有神機妙策。配金丹鉛汞相投。運水火張生煑海。則今朝返本朝元。散一天異香杳靄。〔正旦同張生稽首科〕〔正旦唱〕

【收尾】則今日雙雙攜手登仙去。也不枉鮫綃帕留為信物。閑看他蟠桃灼灼樹頭紅。撇罷了塵世茫茫海中苦。

〔音釋〕

間去聲 卒從蘇切 玉于句切 喑音蔭 淅音昔 俗詞疽切 鶴音豪 術繩朱切 煅端平聲 屬繩朱切 重平聲 蜍音除 欲于句切 殢音膩 物音務

題目 石佛寺龍女聽琴 
正名 沙門島張生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