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忍字記

Top / 元曲選 / 忍字記

布袋和尚忍字記雜劇

鄭廷玉撰

楔子

〔冲末扮阿難上詩云〕明性不把幽花撚。見心何須貝葉傳。日出冰消原是水。回光月落不離天。貧僧乃阿難尊者是也。我佛在於靈山會上。聚眾羅漢講經說法。有上方貪狼星。乃是第十三尊羅漢。不聽我佛講經說法。起一念思凡之心。本要罰往酆都受罪。我佛發大慈悲。罰往下方汴梁劉氏門中。投胎託化為人。乃劉均佐是也。恐防此人迷却正道。今差彌勒尊佛化做布袋和尚。點化此人。再差伏虎禪師。化為劉九兒。先引此人回心。後去嶽林寺修行。可着定慧長老傳說與他大乘佛法。若此人棄却酒色財氣。人我是非。功成行滿。貧僧自有個主意。則為他一念差罰去塵埃。貪富貴不捨資財。發慈悲如來點化。功行滿同赴蓮臺。〔下〕〔正末扮劉均佐領旦兒倈兒雜當上正末云〕自家汴梁人氏。姓劉名圭。字均佐。嫡親的四口兒家屬。妻乃王氏。某今年四十歲。所生一兒一女。小厮兒喚做佛留。女孩兒喚做僧奴。我是汴梁城中第一個財主。雖然有幾文錢。我平日之間。一文也不使。半文也不用。若使一貫錢呵。便是挑我身上肉一般。則為我這般慳悋苦尅上。所以積下這家私。如今時遇冬天。紛紛揚揚下着國家祥瑞。有那般財主每紅爐暖閣。賞雪飲酒。恁般受用快樂。我劉均佐怎肯這般受用。却是為何。則怕破敗了這家私也。〔旦兒云〕員外。常言道風雪是酒家天。雖然是這等。堪可飲幾杯也。〔正末云〕大嫂。我待不依你來。可又不好。待依你來呵。又要費用。罷罷罷。喒將就的飲幾杯。〔旦兒云〕員外。飲幾杯可不好那。〔正末云〕小的們。打些酒來。我與妳妳喫一杯。你來。我和你說。你休打多了。則打兩鍾兒來勾了。〔雜當云〕理會的。〔遞酒科〕〔旦兒云〕員外。你先飲一杯。〔正末飲酒科云〕再將酒來。大嫂。你也飲一杯。〔旦兒飲酒科云〕再將酒來。〔雜當云〕無了酒也。〔旦兒云〕則斟了兩鍾兒。便無了酒。再打酒來。〔正末云〕酒勾了也。老的每說來。酒要少飲。事要多知。俺且在這解典庫裏閑坐。看有甚麼人來。〔外扮劉均佑上詩云〕腹中曉盡世間事。命裏不如天下人。小生洛陽人氏。乃劉均佑也。讀幾句書。因遊學到此。囊篋消乏。時遇冬月天道。下着大雪。我身上無衣。肚裏無食。兀的不是一箇大戶人家。我問他尋些茶飯喫。早來到這門首。無計所奈。唱箇蓮花落咱。一年家春盡一年家春。兀的不天轉地轉我倒也。〔做倒科〕〔正末云〕大嫂。俺雖然在這裏飲酒。俺門首凍倒一箇人。孩兒每。那裏與我扶將那君子進來。討些火炭來盪些熱酒與他喫。劉均佐也要尋思波。大嫂。我平日不是箇慈悲人。每常家休道是凍倒一箇。便凍倒十箇。我也不管他。這箇人好關我心也。我試問他咱。兀那君子。你這一會兒比頭裏可是如何。〔劉均佑云〕這一會覺過來了些兒也。〔正末云〕君子。你那裏人氏。姓甚名誰。因甚麼凍倒在俺門首。你試說一遍咱。〔劉均佑云〕長者。小生洛陽人氏。姓劉名均佑。也讀幾句書。因遊學到此。囊篋消乏。身上無衣。肚中饑餒。見長者在此飲酒。無計所柰。唱箇蓮花落。不想凍倒在員外門首。若不是員外救了小生。那得有這性命來。〔正末背云〕劉均佐。你尋思波。我問他那裏人氏。他道是洛陽人氏。姓劉名均佑。可不道一般樹上無有兩般花。五百年前是一家。既是關着我這心呵。兀那劉均佑。我有心待認義你做個兄弟。不知你意下如何。〔劉均佑云〕員外休鬭小生耍。〔正末云〕我不鬭你耍。〔劉均佑云〕既是這般呵。休道是兄弟。在家中隨驢把馬。願隨鞭鐙。〔正末云〕兄弟。我便是你親哥哥一般。這箇便是你親嫂嫂哩。你拜你拜。〔劉均佑拜科云〕嫂嫂請坐。受您兄弟兩拜咱。〔旦兒云〕小叔叔免禮。〔正末云〕兩個孩兒過來。拜你叔叔者。〔倈兒拜科〕〔劉均佑云〕不敢。不敢。免禮。〔旦兒云〕員外。你與小叔叔共話。我回後堂執料茶飯去也。〔下〕〔正末云〕兄弟。我今日認義了你。我有件事與你說。〔劉均佑云〕哥哥有甚事。對您兄弟說咱。〔正末云〕你恰纔在雪堆兒裏凍倒了。你若不是我呵。那裏得你那性命來。我又認義你做兄弟。你心裏便道這個員外必是箇仗義疎財的人。你若是這等呵。你差了也。您哥哥為這家私。早起晚眠。喫辛受苦。積成這箇家私。非同容易。聽您哥哥說一遍咱。〔劉均佑云〕哥哥說一遍。與您兄弟聽咱。〔正末唱〕

【仙呂賞花時】如今人則敬衣衫不敬人。不由我只共錢親人不親。恰纔那風凛凛。這雪紛紛。你在長街上便凍損。〔云〕兄弟。我是個財主。認義你這等窮漢做兄弟。你自尋思波。〔唱〕我可也忒富貴你可忒身貧。

〔劉均佑云〕您兄弟身上襤褸。則怕人笑話哥哥麼。〔正末唱〕

【幺篇】你貧呵生受凄凉活受窘。我富呵廣有金珠勝有銀。〔云〕兄弟。家私裏外勤苦。要你早晚用心。〔劉均佑云〕您兄弟理會的。〔正末唱〕你在這解典庫且安身。〔云〕兄弟也。不爭我今日認義你做兄弟。我是好心。若俺那一般的財主每便道。你看那劉均佐。平日之間。一文不使。半文不用。這等慳悋苦尅。平白的認了個閑人。〔唱〕一任教傍人將我來笑哂。罷罷罷我權破了戒今日箇養閑人。〔同下〕

〔音釋〕

撚尼蹇切 行去聲 長音掌 窘君上聲 哂身上聲

第一折

〔劉均佑領雜當上云〕小生劉均佑。自從哥哥認義我做兄弟。可早半年光景也。原來我這哥哥平日是個慳悋苦尅的人。他一文不使。半文不用。放錢舉債都是我。今日是哥哥生日。他平昔間不肯受用。我如今臥翻羊。安排酒果。只說道是親戚朋友街坊鄰舍送來的。他纔肯食用。他若知道是我安排的。就心疼殺他。小的每。酒果都安排了也不曾。〔雜當云〕都停當了。〔劉均佑云〕既然都停當了。請哥哥嫂嫂出來。哥哥嫂嫂有請。〔正末同旦兒倈兒上云〕自家劉均佐。自從認義了兄弟。可早半年光景也。我這兄弟十分的幹家做活。早起晚眠。放錢舉債。如此般殷勤。我心中甚是歡喜。大嫂。今日是我生辰之日。大嫂。你知道的。我每年家不做生日。你休對兄弟說。他知道呵。必然安排酒食。可不破費了我這家私。〔旦兒云〕今日你兄弟請。不知有甚事。你見兄弟去來。〔正末見科云〕兄弟請俺兩口兒有甚事。〔劉均佑云〕哥哥請坐。今日是哥哥生辰之日。您兄弟安排下些酒食。拜哥哥兩拜。盡您兄弟的心。〔正末云〕嗨。大嫂。如何。我說兄弟知道了。安排酒食。可不費了我這家私。兀的不痛殺我也。〔劉均佑云〕哥哥。你不知道。這東西都是親戚朋友街坊鄰舍送來的。不是喒將錢買的。我恰纔管待他每。都回去了。如今擺將來。都是見成桌面。請哥哥嫂嫂喫幾杯。〔正末云〕哦。原來如此。你可早說波。既然是這等呵。喒飲幾杯。〔旦兒云〕員外。你直是這等慳悋。喫用的多少也。〔劉均佑云〕將酒來。我與哥哥遞一杯。則願的哥哥福壽綿綿。松柏齊肩者。〔正末云〕有勞兄弟。〔唱〕

【仙呂點絳脣】感謝知交。五更絕早都來到。他道我福壽年高。着我似松柏齊肩老。

【混江龍】觥籌交錯。我則見東風簾幙舞飄飄。則聽的喧天鼓樂。更和那聒耳笙簫。〔劉均佑云〕哥哥滿飲一杯。〔正末云〕兄弟。好酒也。〔唱〕俺只見玉盞光浮春酒熟。金爐烟裊壽香燒。〔云〕說與那放生的。〔唱〕着他靜悄悄。休要鬧吵吵。〔劉均佑云〕小的每。說與那放生的。着他遠着些。不要在此喧鬧。〔正末云〕兄弟。您哥哥為甚積趲成這個家私來。〔唱〕則為我平日間省錢儉用。到如今纔得這富貴奢豪。

〔外扮布袋和尚領嬰兒姹女上云〕佛佛佛。南無阿彌陀佛。〔做笑科偈云〕行也布袋。坐也布袋。放下布袋。到大自在。世俗的人。跟貧僧出家去來。我着你人人成佛。個個作祖。貧僧是這鳳翔府嶽林寺住持長老。行脚至此。此處有一個劉均佐。是個巨富的財主。爭奈此人貪饕賄賂。慳悋苦尅。一文不使。半文不用。貧僧特來點化此人。這是他家門首。兀那劉均佐看財奴。〔做笑科劉均佑云〕哥哥。門首是甚麼人大驚小怪的。我試看咱。〔見布袋科云〕好個胖和尚也。〔布袋笑科云〕凍不死的叫化頭。你那看財奴有麼。〔劉均佑背云〕我凍倒在哥哥門首。他怎生便知道。〔布袋云〕你那看財奴在家麼。〔劉均佑云〕我對俺哥哥說去。〔見正末笑云〕哥哥。笑殺我也。〔正末云〕兄弟。你為何這般笑。〔劉均佑云〕哥哥。你說我笑。你出門去。見了你也笑。〔正末云〕我試看去。〔見科〕〔布袋云〕劉均佐看財奴。〔正末笑科云〕哎呀。好個胖和尚。笑殺我也。〔布袋云〕你笑誰哩。〔正末云〕我笑你哩。〔布袋念偈云〕劉均佐。你笑我無。我笑你有。無常到來。大家空手。〔正末云〕兄弟。笑殺我也。這和尚喫甚麼來。這般胖那。〔唱〕

【油葫蘆】猛可裏擡頭把他觀覰了。將我來險笑倒。〔布袋云〕嬰兒姹女。休離了左右也。〔正末唱〕引着些小男小女將他厮搬調。〔云〕他這般胖呵。我猜着他也。〔唱〕莫不是香積廚做的齋食好。〔布袋云〕你齋我一齋。〔正末唱〕更和那善人家齋得禪僧飽。他腰圍有簍來麤。肚皮有三尺高。便有那駱駝白象青獅豹。〔布袋云〕要那駱駝白象青獅豹做甚麼。〔正末唱〕敢可也被你壓折腰。

〔布袋云〕他嗓嗑貧僧哩。〔正末唱〕

【天下樂】這和尚肉重千斤不算膘。〔云〕他喫甚麼來。〔唱〕我這裏量度。將他比並着。〔布袋云〕將我比並着甚麼。〔正末唱〕恰便似快活三恰將頭剃了。〔云〕兀那和尚。你這般胖。似兩個古人。〔布袋云〕我似那兩個古人。〔正末唱〕你肥如那安祿山。更胖如那漢董卓。〔云〕你這般胖。立在我這解典庫門首。知的囉是箇胖和尚。不知的囉。〔唱〕則道是箇夯神兒來進寶。

〔布袋云〕劉均佐。你愚眉肉眼。不識好人。則我是釋迦牟尼佛。〔正末云〕誰是釋迦牟尼佛。〔布袋云〕我是釋迦牟尼佛。〔正末云〕你是釋迦牟尼佛。比佛少多哩。〔唱〕

【那吒令】你偌來胖箇肉身軀呵。你怎喂的飽那餓鳥。你偌來麤的腿脡呵。你怎穿的過那蘆草。你偌來大箇光腦呵。你怎壘的住那雀巢。〔布袋云〕貧僧憂你這塵世的人。不聽俺如來教。〔正末唱〕你道為俺這塵世的人。不聽你這如來教。都空喫飯不長脂臕。

〔布袋云〕劉均佐。貧僧非是凡僧。我是箇禪和尚。兩頭見日。行三百里田地哩。〔正末唱〕

【鵲踏枝】你不敢向佛殿遶周遭。你不敢禮三拜朝。〔云〕你這等肥胖呵。〔唱〕你穩情取滾出山門。踹上青霄。〔布袋云〕劉均佐。你齋貧僧一齋。〔正末唱〕這裏面要飽呵得多少是了。〔云〕和尚。你這般胖呵。有一樁好處。〔布袋云〕有那一樁好處。〔正末唱〕你端的便不疲乏世不害心嘈。

〔布袋云〕劉均佐。貧僧神通廣大。法力高強。則我便是活佛也呵。〔正末唱〕

【寄生草】呀。你道是神通大。可惜你這肚量小。〔云〕兀那和尚。你聽者。〔唱〕不想這病維摩入定參禪早。誰想你是箇瘦阿難結果收因好。不想你箇沈東陽削髮為僧了。〔云〕兀那和尚。我憂你一半兒。愁你一半兒。〔布袋云〕你憂我甚麼。愁我甚麼。〔正末唱〕我愁呵愁你去南海南挾不動柳枝瓶。我憂呵憂你去西天西坐損了那蓮花萼。

〔布袋云〕劉均佐。你若齋我一齋呵。我傳與你大乘佛法。〔正末云〕如何是大乘佛法。〔布袋云〕將紙墨筆硯來。我傳與你大乘佛法。〔正末云〕我無紙。〔劉均佑云〕哥哥有紙。我取一張來。〔正末云〕兄弟也。一張紙又要一箇錢買。則喫你破壞我這家私。〔布袋云〕既無紙呵。將筆硯來。就手裏傳與你大乘佛法。〔劉均佑磨墨科〕〔正末唱〕

【醉中天】我見他墨磨損烏龍角。〔布袋做蘸筆科〕〔正末唱〕他那裏筆蘸着一管紫霜毫。〔布袋云〕將你手來。我傳與你大乘佛法。〔正末云〕我與你手。〔布袋做寫科云〕劉均佐。則這個便是大乘佛法。〔正末做看科云〕我倒好笑。〔唱〕我只見忍字分明把一箇心字挑。〔布袋云〕這忍字是你隨身寶。〔正末唱〕他道這忍字是我隨身寶。〔云〕寫下這個忍字。又要我費哩。〔布袋云〕可費你些甚麼。〔正末唱〕又費我半盆水一錠皂角。巧言不如直道。我謝你箇達磨倈把衣鉢親交。

〔布袋云〕劉均佐。你齋貧僧一齋。〔劉均佑云〕哥哥放着許多的家私。喒齋他一齋。怕做甚麼。〔正末云〕兄弟。你看他那肚皮。兩石米的飯也喫他不飽。〔劉均佑云〕我這裏無有素齋。〔布袋云〕貧僧不問葷素。便酒肉貧僧也喫。〔正末云〕那箇出家人喫酒肉來。〔劉均佑云〕有酒肉拿來與他喫。〔正末云〕兄弟。將一盞酒來與他喫。〔劉均佑斟酒科正末云〕兄弟。淺着些。忒滿了也。〔布袋云〕將來我喫。〔奠酒科〕南無阿彌陀佛。〔正末云〕嗨。可惜了。百米不成一滴。可怎生澆奠了也。〔布袋云〕劉均佐。再化一鍾兒喫。〔正末云〕無了酒也。〔劉均佑云〕哥哥。再與他一鍾喫。〔正末云〕則喫你這等。〔劉均佑斟酒科正末云〕兀的喫喫喫。〔布袋云〕貧僧不喫。與我那徒弟喫。〔正末回頭科〕在那裏。〔布袋云〕兀的不是。〔下〕〔正末云〕呀。可那裏有人。和尚。那壁無人。可怎生連他也不見了。〔劉均佑云〕哥哥。那和尚那裏去了。〔正末云〕好是奇怪也呵。〔唱〕

【河西後庭花】他賺的咱回轉頭。又不曾那動脚。我恰纔斟玉斝相邀命。呀呀呀他可早化金光不見了。〔云〕好奇怪也。〔唱〕我這裏自猜着。多管是南方在道他故將人來廝警覺。

〔云〕兄弟。我正要喫酒。走將箇胖和尚來。攪了俺一席好酒也。〔劉均佑云〕哥哥。風僧狂道。信他做甚麼。喒家裏飲酒去來。〔正末云〕那胖和尚去了也。要這忍字做甚麼。將些水來洗去了〔劉均佑云〕小的每將水來。與哥哥洗手。〔正末洗科云〕可怎生洗不下來。將肥皂來。〔劉均佑云〕有。〔正末擦洗科云〕可怎生越洗越真了。將手巾來呀。兄弟也。可怎生揩了一手巾忍字也。〔劉均佑云〕真個蹊蹺。〔正末云〕好是奇怪也。〔唱〕

【金盞兒】這墨又不曾把鰾膠來調。這字又不曾使繡鍼來挑。可怎生洗不下擦不起揩不掉。這和尚故將人來撇皂。直寫的來恁般牢。我若是前街上猛撞見。若是後巷裏廝逢着。我着兩條漢拿到官。直着一頓棒拷折他腰。

〔劉均佑云〕哥哥。信他做甚麼。〔正末云〕兄弟。是好奇怪也。喒且到解典庫中閒坐一坐咱。〔淨扮劉九兒上云〕眾朋友每。你則在這裏。我問劉均佐那弟子孩兒討一貫錢便來也。劉均佐看財奴。少老子一貫錢。怎麼不還我。〔劉均佑云〕是甚麼人這般大驚小怪的。我去看咱。〔見科劉九兒云〕劉均佑叫化頭。你家看財奴少老子一貫錢。怎生不還我。〔劉均佑云〕這個窮弟子孩兒。要錢則要錢。題名道姓怎的。哥哥聽了又生氣也。我對俺哥哥說去。〔見正末云〕哥哥。門首有那叫化頭劉九兒。說哥哥少他一貫錢。〔正末云〕兄弟。你過來。我看去。〔見劉九科云〕劉九兒。為甚麼在我這門首大驚小怪的。〔劉九云〕劉均佐看財奴。還老子一貫錢來。〔正末云〕你看我那造物波。恰纔那胖和尚攪了我一場。又走將一個窮弟子孩兒來。兀那劉九兒。你和人說。我是個萬貫財主。倒少你這窮弟子孩兒一貫錢。〔劉九云〕你有錢。你學老子這等快活受用。你敢出你那解典庫來麼。〔正末云〕你敢進我家裏來麼。〔劉九云〕我便來。你敢把我怎的。〔正末打科云〕我不敢打你那。〔劉九做倒科〕〔正末云〕這個窮弟子孩兒。我倒少你的錢。你倒在地下賴我。兀的不氣殺我也。〔劉均佑云〕哥哥。休和他一般見識。你請坐。兀那廝。你起來。你要錢怎生毁罵人。〔做驚科云〕哥哥。你打的他口裏無了氣也。〔正末云〕你看這廝。我推了他一推便死了。我不信。〔劉均佑云〕哥哥你看去。〔正末云〕過來。我看去。這廝輕事重報。〔叫科云〕劉九兒。討錢便討錢。你又罵我。則少一貫錢。你好好的討。起來起來。〔摸劉九口科云〕兄弟。真箇死了也。〔唱〕

【河西後庭花】我恰纔胸膛上撲地着。他去那甎街上丕的倒。不爭你這窮性命登時死。哎。將我這富魂靈險諕掉了。只見他齁嘍嘍的冷涎潮。他可早血流出七竅。冷冰冰的僵了手脚。

〔云〕兄弟也。為一貫錢打死了這個人。我索償他性命。兄弟。可憐見救您哥哥咱。〔劉均佑云〕哥哥放心。人命事您兄弟替哥哥當。哥哥。這死的人心上還熱哩。不得死。等我看去。〔看科云〕哥哥。他胸前印下箇忍字也。〔正末云〕兄弟。真箇。你過來。我看去。〔看科云〕兄弟。真印下箇忍字也。〔唱〕

【憶王孫】這字他可便背書在手掌恁般牢。〔云〕兄弟。你看我手裏的和他胸前的一般哩。〔唱〕可怎生番印在他胸脯可怎生便無一畫兒錯。兩箇字肯分的都一般大小。〔帶云〕到的官司三推六問呵。〔唱〕我索把罪名招。〔劉均佑云〕哥哥放心。我替你承當去。〔正末云〕兄弟。你替不的我也。〔唱〕你看赤緊的我手裏將咱自證倒。

〔云〕兄弟也。我將這家業田產嬌妻幼子都分付與你。你好生看管。我索逃命去也。〔布袋衝上云〕劉均佐。你打殺人。走到那裏去。〔正末云〕師父。救您徒弟咱。〔唱〕

【金盞兒】我從今後看錢眼辨箇清濁。愛錢心識箇低高。我從今後棄了家財禮拜你個真三寶。〔布袋云〕我着你忍着。你怎生打殺人也呵。〔正末唱〕自從這個忍字在手內寫。今日個業果眼前招。〔布袋云〕你肯跟我出家去麼。〔正末唱〕您徒弟再不將狠心去錢上用。凡火向我腹中燒。學師父清風袖裏藏。倣師父明月在杖頭挑。

〔布袋云〕劉均佐。我着你忍着。你怎生不忍。打殺人。劉均佐。〔偈云〕你得忍且忍。得耐且耐。不忍不耐。小事成大。我救活了他。你跟我出家去麼。〔正末云〕師父若救活這箇人。我便跟師父出家去。〔布袋云〕要道定者。休要番悔。〔布袋叫劉九科〕疾。劉九兒。〔劉九起見眾科云〕一覺好睡也。〔布袋念佛云〕南無阿彌陀佛。〔劉九云〕劉均佐。還老子一貫錢來。〔正末云〕兄弟。快與他一貫錢。〔劉均佑與錢科劉九云〕可原來還老子一貫錢。眾兄弟每。我可討了一貫錢。跟我喫酒去來。〔下〕〔正末云〕兄弟。他去了也。與了他多少錢。〔劉均佑云〕與了他一貫錢。〔正末云〕嗨。兄弟也。既是活了。與他五百文也罷。〔布袋云〕劉均佐。跟我出家去來。〔正末云〕師父可憐見。我怎生便捨的這家業田產。嬌妻幼子。您徒弟則在後園中結一草菴。在家出家。三頓素齋。念南無阿彌陀佛。則便了也。〔布袋云〕劉均佐。你捨不的出家。凡百事則要你忍着。只念南無阿彌陀佛。〔正末云〕師父。您徒弟理會的。兄弟也。我將這家緣家計。且分付與你。則好生看我這兒女也。〔劉均佑云〕哥哥只管放心。都在我身上。〔正末唱〕

【賺煞】則這欠債的有百十家。上解有三十號。〔帶云〕我為這錢呵。〔唱〕使的我。晝夜身心碎了。將我這花圃樓臺并畫閣。我今蓋一座看經修煉的團標我也不怕有賊盜。隄防着水火風濤。〔帶云〕劉均佐。你自尋思波。〔唱〕我看着這轉世浮財則怕你守不到老。〔做看忍字科〕〔唱〕我將這忍字來覰了。謝吾師指教。〔布袋云〕只要你忍的。〔正末云〕師父。我忍者。我忍者。〔唱〕哦原來俺這貪財人心上有這殺人刀。〔下〕

〔布袋云〕誰想劉均佐見了小境頭。如今在家出家。等此人凡心去後。貧僧再來點化。〔偈云〕學道如擔擔上山。不思路遠往難還。忽朝擔子兩頭脫。一個閒人天地間。〔下〕〔劉均佑云〕那師父去了也。俺哥哥在家出家。將家緣家計都交付與我。我須往這城裏外索錢走一遭去。〔下〕

〔音釋〕

觥古橫切 錯音草 饕音叨 賄音誨 賂音路 看平聲 那音拿 嗓桑上聲 嗑音渴 膘音標 度多勞切 着池燒切 卓之卯切 夯音享 臕音標 阿何哥切 萼音傲 角音皎 倈離靴切 那音挪 脚音皎 斝音賈 覺音皎 揩楷平聲 鰾邦妙切 鍼與針同 推退平聲 齁阿勾切 涎除煎切 脯音蒲 分去聲 濁雖梢切 閣音杲 賊則平聲 擔去聲

第二折

〔正末上云〕自家劉均佐。自從領了師父法旨。在這後花園中結下一個草菴。每日三頓素齋食。則念南無阿彌陀佛。過日月好疾也呵。〔唱〕

【南呂一枝花】恰纔那花溪飛燕鶯。可又早蓮浦觀鵝鴨。不甫能菊天飛塞鴈。可又早梅嶺噪寒鴉。我想這四季韶華。撚指春回頭夏。我想這利名心都畢罷。我如今硬頓開玉鎖金枷。我可便牢拴定心猿意馬。

【梁州第七】每日家掃地焚香念佛。索強如恁買柴糴米當家。〔帶云〕若不是師父呵。我劉均佐怎了也呵。〔唱〕謝諸尊菩薩摩訶薩。感吾師度脫。將俺這弟子來提拔。我如今不遭王法。不受刑罰。至如我指空說謊瞞咱。這一場了身脫命虧他。我我我謝俺那雪山中無榮無辱的禪師。是是是傳授與我那蓮臺上無岸無邊的佛法。來來來我做了個草菴中無憂無慮的僧家。一回家火發。我可便按納。心頭萬事無牽掛。數珠在手中掐。我這裏靜坐無言嘆落花。獨步煙霞。

〔云〕南無阿彌陀佛。我這裏靜坐者。〔倈兒上云〕自家是劉均佐的孤兒。俺父親在後園中修行。俺叔叔與俺妳妳每日飲酒做伴。我告知俺父親去。開門來。開門來。〔正末云〕是甚麼人喚開門哩。〔唱〕

【罵玉郎】我將這稀剌剌斑竹簾兒下。俺這裏人靜悄不喧譁。那堪獨扇門兒砑。〔倈兒云〕開門來。〔正末唱〕我這裏疑慮絕。觀覰了。聽沈罷。

〔倈兒云〕開門來。〔正末唱〕

【感皇恩】呀。他道是年小渾家。這些時不曾把他們踏。我將這異香焚。急將這衣服整。忙將這數珠拿。〔倈兒云〕開門來。〔正末唱〕莫不是誰來添淨水。莫不是誰來獻新茶。我這裏侵階砌。傍戶牖。近窗紗。

〔倈兒云〕開門來。〔正末云〕可是甚麼人。〔唱〕

【採茶歌】日耀的眼睛花。莫不是佛菩薩。〔倈兒云〕開門來。〔正末開門見科唱〕呀。原來是癡頑嬌養的這小冤家。必定是他親娘將孩兒無事打。我是他親爺腸肚可憐他。

〔云〕孩兒也。你來這裏做甚麼來。〔倈兒云〕您孩兒無事不來。自從父親修行去了。俺母親和俺叔叔每日飲酒做伴。我特來告與父親知道。〔正末云〕哦。你娘和叔叔在房中飲酒做伴是真個。〔倈兒云〕是真箇。不說謊。〔正末怒科云〕這個凍不死的窮弟子孩兒。好無禮也。想着你在雪堆兒裏凍倒。我救活了你性命。我又認義做兄弟。我見他家私裏外。倒也着意。將這萬貫家財都與他掌管着。我恨不的手掌兒裏擎着。〔見忍字科云〕嗨。孩兒。你且耍去。〔倈兒云〕爹爹。你只回家去罷。〔正末唱〕

【牧羊關】你休着您爺心困。莫不是你眼花。〔倈兒云〕我不眼花。我看見來。〔正末唱〕他莫不是共街坊婦女每行踏。〔倈兒云〕無別人。則有俺妳妳和叔叔飲酒。〔正末唱〕這言語是實麼。〔倈兒云〕是實。〔正末唱〕你休說謊咱。〔倈兒云〕不敢說謊。〔正末怒科云〕是實。我真箇忍不的也。〔唱〕也不索一條粗鐵索。也不索兩面死囚枷。不索向清耿耿的官中告。〔帶云〕忍不的了也。〔唱〕放心波我與你便磣可可的親自殺。〔並下〕

〔劉均佑同旦兒上云〕自家劉均佑的便是。自從哥哥到後花園中修行去了。如今這家緣過活兒女。都是我的。倒大來索是受用快活也。〔旦兒云〕叔叔。正是這等說。我早安排下酒食茶飯。兩口兒快樂飲幾杯。可不是好。〔劉均佑云〕我正要飲幾杯哩。我關上這臥房門飲酒者。〔飲科〕〔正末上云〕我手中無刃器。廚房中取了這把刀在手。來到這門首也。我試聽咱。〔旦兒云〕叔叔。這家私裏外。早晚多虧你。滿飲一杯。〔劉均佑云〕嫂嫂之恩。我死生難忘也。嫂嫂請。〔正末云〕原來真個有這勾當。兀的不氣殺我也。〔唱〕

【哭皇天】見無吊窗心先怕。他若是不開門我脚去蹅。不由我怒從心上起。刀向手中拏。〔做看科云〕我試看咱。〔旦兒云〕叔叔。你再飲一杯。〔正末唱〕他兩個端然在那坐榻。〔云〕開門來。〔劉均佑云〕兀的不有人來了也。〔下〕布袋暗上。〔旦兒開門科云〕員外。你來家了也麼。〔正末唱〕我把這房門來緊靠。把姦情事親拏。〔旦兒云〕你要拏姦情。姦夫在那裏。街坊鄰舍。劉均佐殺人哩。〔正末唱〕何須你唱叫。不索你便高聲。〔拏旦兒叫科〕〔正末唱〕呀。來來來我和你箇浪包婁〔推旦兒科〕〔唱〕浪包婁兩箇說話咱。〔見刀靶上忍字科〕〔唱〕呀。猛見這忍字畫畫兒更不差。

【烏夜啼】我則見黑模糊的印在鋼刀靶。天那則被你纏殺我也忍字冤家。〔旦兒云〕好。出家人如此行凶。劉均佐殺人哩。〔正末唱〕你可休叫吖吖一迷裏胡撲搭。喒可便休論王法。且論家法。〔旦兒云〕劉均佐。可不道你出家來。你看經念佛。剗地殺人。〔正末唱〕那裏有皂直掇披上錦袈裟。那裏也金刀兒削了青絲髮。休厮纏。胡遮剌。我是你的丈夫。你須是我的渾家。

〔云〕我且不殺你。那姦夫在那裏。〔旦兒云〕你尋姦夫在那裏。〔下〕〔布袋在帳幔裏打㖒科〕〔正末云〕這厮原來在這裏面𧻞着哩。更待干罷。〔唱〕

【紅芍藥】我一隻手將繫腰來採住向前掐。可便不着你𧻞閃藏滑。〔布袋云〕劉均佐。你忍着。〔正末見布袋科〕〔唱〕我這裏猛擡頭覰了自驚呀。諕的我這兩手便可剌答。恨不的心頭上將刀刃扎。〔布袋云〕劉均佐。心上安刃呵。是箇甚字。〔正末想科云〕心上安刃呵。〔唱〕哦。他又尋着這忍字的根芽。把姦夫親向壁衣拿。眼面前海角天涯。

〔云〕我恰來壁衣裏拿姦夫。不想是師父。好蹺蹊人也。〔唱〕

【菩薩梁州】兩模兩樣鼻凹。一點一般畫畫。磕頭連忙拜他。則被你蹺蹊我也救苦救難菩薩。些兒失事眼前差。先尋思撇掉了家私罷。待將爺娘匹配的。妻兒嫁。便恩斷義絕罷。雖然是忍心中自詳察。〔布袋云〕劉均佐。休了妻。棄了子。跟我出家去。〔正末云〕他着我休了妻子出家去。〔唱〕我且着些箇謊話兒瞞他。

〔布袋云〕劉均佐。我着你忍着。你又不肯忍。提短刀要傷害人。可不道你在家出家。則今日跟我出家去來。〔正末云〕師父。劉均佐一心待跟師父出家去。爭奈萬貫家緣。嬌妻幼子。無人掌管。但有箇掌管的人。我便跟師父出家去。〔布袋云〕劉均佐。你道無人掌管家私。但有掌管的人來。你便跟我出家去。你道定者。〔劉均佑上云〕自家劉均佑。恰纔索錢回來。見哥哥走一遭去。〔見科〕哥哥。您兄弟索錢回來了也。〔正末云〕兄弟。便遲些兒來也罷。〔布袋云〕劉均佐。兀的不管家私的人來了也。便跟我出家去。〔正末云〕兄弟。索錢如何。〔劉均佑云〕都討了來也。〔正末云〕好兄弟。不枉了幹家做活。兄弟。我試問你咱。〔布袋云〕劉均佐。忍着念佛。〔正末云〕是是是。南無阿彌陀佛。〔唱〕

【牧羊關】這分兩兒輕和重。〔劉均佑云〕也有十兩五錢不等。〔正末唱〕金銀是真共假。〔劉均佑云〕俱是赤金白銀。〔正末唱〕他可是肯心肯意的還咱。〔劉均佑云〕都肯還。若不肯還呵。連他家鍋也拿將來。〔正末云〕正是恩不放債。南無阿彌陀佛。兄弟。將一箇來我看。〔劉均佑遞銀科云〕哥哥。雪白的銀子你看。〔正末接銀子印忍字驚科〕〔唱〕我這裏恰纔便湯着。却又早印下。又不曾有印板。也須要墨糊刷。〔布袋云〕這忍字須當忍者。〔正末唱〕師父道忍呵須當忍。〔劉均佑云〕這個銀子又好。〔正末唱〕擡去波我可是敢拿也不敢拿。

〔布袋云〕劉均佐。管家私的人來了也。你跟我出家去。劉均佐。你聽者。〔偈云〕休戀足色金和銀。休想夫妻百夜恩。假若是金銀堆北斗。無常到來與別人。不如棄了家活計。跟着貧僧去修行。你本是貪財好賄劉均佐。我着你做無是無非窗下僧。〔正末云〕罷罷罷。自從認義了兄弟。我心中甚是歡喜。我為一貫錢。打殺一個人。平白的拿姦情也沒有。爭些兒不殺了一個人。我如今將這家緣家計。嬌妻幼子。都交付與兄弟。我跟師父出家去也。兄弟。好生看管我這一雙兒女。我跟師父出家去。罷罷罷。〔唱〕

【黃鍾尾】我說的是十年塵夢三生話。我啜的是兩腋清風七盞茶。非自談非自誇。我是這在城中第一家。我道喫了窮漢的酒。閒漢的茶。笑看錢奴忒養家。嘆看錢奴忒沒法。謝吾師度脫咱。我將家緣盡齎發。將妻兒配與他。謝兄弟肯留納。我將那撥萬論千這回罷。深山中將一箇養家心來按捺。僧房中將一箇修行心來自發。〔布袋云〕你念佛。〔正末云〕依着師父。每日則念南無阿彌陀佛。〔唱〕到大來無是無非快活殺。〔下〕

〔布袋云〕誰想劉均佐又見了一個境頭。將家計都撇下。跟我往嶽林寺出家去。那其間貧僧再傳與他大乘佛法便了。〔下〕

〔音釋〕

鴨羊架切 薩殺賈切 拔邦加切 法方雅切 罰扶加切 發方雅切 納囊亞切 掐強雅切 踏當加切 磣森上聲 蹅音渣 呀音訝 榻湯打切 靶音霸 搭音打 剌那架切 袈音加 裟音沙 髮方雅切 滑呼佳切 答音打 扎莊洒切 凹汪卦切 畫音畵 察抽鮓切 刷雙寡切 腋音逸 齎祭平聲 捺囊亞切 殺雙鮓切

第三折

〔外扮首座上詩云〕出言解長神天福。見性能傳佛祖燈。自從一掛袈裟後。萬結人緣不斷僧。貧僧乃汴梁嶽林寺首座定慧和尚是也。想我佛門中。自一氣纔分。三界始立。緣有四生之品類。遂成萬種之輪迴。浪死虛生。如蟻旋磨。猶鳥投籠。累劫不能明其真性。女人變男。男又變女。人死為羊。羊死為人。還同脫袴着衣。一任改頭換面。若是聰明男女。當求出離于羅網。人身難得。佛法難逢。中土難生。及早修行。免墮惡道。想我佛西來傳二十八祖。初祖達磨禪師。二祖慧可大師。三祖僧燦大師。四祖道信大師。五祖弘忍大師。六祖慧能大師。佛門中傳三十六祖五宗五教正法。是那五宗。是臨濟宗。雲門宗。曹溪宗。法眼宗。潙山宗。五教者乃南山教。慈恩教。天台教。玄授教。祕密教。此乃五宗五教之正法也。〔偈云〕我想學道猶如守禁城。晝防六賊夜惺惺。中軍主將能傳令。歲歲年年享太平。今奉我佛法旨。此處有一人姓劉名圭字均佐。此人平昔之間。好賄貪財。只戀榮華富貴。不肯修行。今被我佛點化。着此人看經念佛。參禪打坐。這早晚不見到來。劉均佐誤了功果也。〔正末上云〕南無阿彌陀佛。自家劉均佐。跟師父出家。每日則是看經念佛。師父有個大徒弟。着他看管我修行。我若凡心動。他便知道就打。如今須索見他走一遭去。〔見科〕〔首座云〕劉均佐。我奉師父法旨。着你清心寡慾。受戒持齋。不許凡心動。如若凡心動者。只打五十竹篦。凡百的事則要你忍。你聽者。忍之為上。〔偈云〕忍之一字豈非常。一生忍過却清凉。常將忍字思量到。忍是長生不老方。念佛念佛。忍着忍着。〔做睡科〕〔正末云〕是。忍着。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他睡着了也。嗨。劉均佐。我當初一時間跟師父出家。來到這寺中。每日念佛。雖我口裏念佛。想着我那萬貫家緣。知他是怎的也。〔首座喝云〕𠺙。劉均佐。那個坐禪處有甚萬貫的家緣。便好道萬般將不去。只有業隨身。我師父法旨。教你參禪打坐。抖擻精神。定要討個分曉。不可胡思亂想。須要綿綿密密。打成一片。只如害大病一般。喫飯不知飯味。喫茶不知茶味。如癡似醉。東西不辨。南北不分。若做到這些功夫。管取你心華發現。徹悟本來。生死路頭。不言而到。生死事大。無常迅速。如十人上山。各自努力。便好道。〔偈云〕人人有個夢。千變萬化鬧。覺來細思量。一切惟心造。息氣受境禪。迷惑若顛倒。發願肯修行。寂滅真常道。念佛念佛。忍者忍者。〔睡科〕〔正末云〕是。念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又睡着了也。天那。萬貫家緣不打緊。棄了一個花朵兒渾家。〔首座云〕𠺙。劉均佐。那個坐禪處有甚麼花朵兒渾家。我師父着你修行養性。要鎖住心猿。拴住意馬。呆漢。〔偈云〕自理會。自理會。自不理會誰理會。十二時中自着肩。莫教落在邪魔隊。一點靈光是禍胎。做出不良空懊悔。我笑世人閑理會。爭人爭我情不退。損他利己百千般。生鐵心腸應粉碎。眼光落地業根深。爐炭鑊湯難躲避。閻羅老子無人情。始覺臨期難理會。劉均佐。念佛念佛。忍者忍者。〔睡科〕〔正末云〕是。念佛忍者。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他又睡着了也。花朵兒渾家不打緊。有魔合羅般一雙男女。知他在那裏。〔首座云〕𠺙。劉均佐。那個坐禪處有甚麼魔合羅般孩兒。我師父着你修行。先要定慧心。定慧為本。不可迷着。定是慧體。慧是定用。即慧之時定在慧。即定之時慧在定。若識此言。即是慧定。學道者莫言先慧而發定。定慧有如燈光。有燈即光。無燈即暗。燈是光之體。光是燈之用。名雖有二。體用本同。此乃是定慧了也。念佛念佛。忍者忍者。〔正末摔數珠科〕師父。我忍不的了也。〔唱〕

【雙調新水令】我如今跳離人我是非鄉。〔帶云〕師父也。想俺那妻子呵。〔唱〕到大來間別無恙。我識破這紅塵戰白蟻。都做了一枕夢黃粱。我這般急急忙忙。今日個都打在我頭上。

〔首座云〕劉均佐。你聽者。你那一靈真性。湛若太虛。五藴色身。死如幻夢。果是頂門具眼。便知虛裏無花。直下圓成。永超生滅。染緣易就。道業難成。不了前因。萬緣差別。風景浩浩。凋殘功德之林。心火炎炎。燒壞菩提之種。道念若同情念。自然佛法時時現前。為眾如同為身。怕不煩惱塵塵解脫。〔偈云〕便好道。念佛彌陀福最強。刀山劍樹得消亡。自作自招還自受。莫待臨時手脚忙。念佛念佛。忍者忍者。〔正末云〕是。念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睡科〕〔首座云〕劉均佐睡着了也。着他見個境頭。疾。此人魔頭至也。〔旦兒同倈兒上云〕自家劉均佐渾家便是。我看員外去。〔見科云〕員外。〔正末云〕大嫂。你那裏來。〔旦兒云〕員外。我領着孩兒望你來。〔正末云〕大嫂。則被你想殺我也。〔唱〕

【鴈兒落】不由我不感傷。不由我添悲愴。喒須是美眷姻。爭奈有這村和尚。

〔旦兒云〕你怕他做甚麼。〔正末云〕大嫂。你那裏知道。〔唱〕

【得勝令】他則待輪棒打鴛鴦。那裏肯吹玉引鸞凰。〔旦兒云〕員外。則被你苦痛殺我也。〔正末唱〕你道是痛苦何時盡。我將你這恩情每日想。〔印忍字旦兒手上科〕〔旦兒云〕你看我手上印下個忍字也。〔正末唱〕我這裏斟量。恰便似刀刃在心頭上放。不由我參詳。大嫂也我的是絕恩情的海上方。

〔旦兒云〕兩個孩兒都在這裏看你來也。〔正末云〕孩兒也。想殺我也。〔唱〕

【水仙子】眉尖眼角恰纔湯。〔做印忍字倈兒眉額上科〕〔唱〕也似我少吉多凶歹字樣。更做道壺中日月如翻掌。大嫂也我則看你手梢頭不覰手背上。〔見忍字科〕〔唱〕如今這天台上差配了劉郎。孩兒印在眉尖上。女兒印在眼角傍。〔看忍字科〕〔唱〕忍的也你生割斷了俺子父的情腸。

〔首座云〕速退。〔旦兒同倈兒下〕〔布袋同旦兒倈兒上轉一遭下〕〔正末見科云〕師父。纔來的那個。不是俺老師父。〔首座云〕是俺師父。〔正末云〕那兩個夫人是誰。〔首座云〕是俺大師父娘。二師父娘。〔正末云〕那兩個小的是誰。〔首座云〕是師父一雙兒女。〔正末怒科云〕好和尚也。他着我休了妻。棄了子。拋了我銅斗兒家私。跟他出家。兀的不氣殺我也。師父。休怪休怪。我也不出家了。我還我家中去了也。〔唱〕

【川撥棹】他原來更荒唐。好也囉你可便坑陷了我有甚麼強。我有那稻地池塘。魚泊蘆場。旅店油房。酒肆茶坊。錦片也似房廊畫堂。我富絕那一地方。那一日因賤降。相識每重重講。

〔云〕正飲酒間。兄弟道。哥哥。門首一個胖和尚。〔唱〕

【七弟兄】我出的正堂。庫房。正看見你這和尚。沒來由喫的偌來胖。把這個劉員外賺入火坑傍。〔首座云〕忍者。〔正末云〕休道我。〔唱〕便是釋迦佛惱下蓮臺上。

【梅花酒】你送了我這一場。休了俺那紅粧。棄了俺那兒郎。他倒有兩個婆娘。好打這點地脚。他可甚麼出山像。又攪下這師長。〔首座云〕劉均佐。忍者休慌。〔正末唱〕你不慌我須慌。〔首座云〕忍者。你休忙。〔正末唱〕你不忙我須忙。我從來可燒香。他着我禮當陽。我平生愛經商。他着我守禪床。我改過這善心腸。他做出那惡模樣。吾師行得明降。

〔云〕師父。這出家人。尚然有妻子呵。〔唱〕

【喜江南】天那送的我人離財散怎還鄉。不想這釋迦佛倒做了畫眉郎。想俺糟糠的妻子倚門傍。今日箇便往免了他短金釵畫損在綠苔牆。

〔首座云〕劉均佐。你不修行。你往那裏去。〔正末云〕師父。你休怪。我不出家了。則今日還我那汴梁去也。〔首座云〕你既要回你那家鄉去呵。你則今日便索長行也。〔正末唱〕

【鴛鴦煞】我早知道他有妻孥引入銷金帳。我肯把金銀船沈入那驚人浪。他剗地抱子攜男。送的我家破人亡。暢道好教我懶出這山門。羞歸我那汴梁。映衰草斜陽。回首空惆悵。我揣着個羞臉兒還鄉。從今後我參甚麼禪宗聽甚講。〔下〕

〔首座云〕嗨。誰想劉均佐見了些小境頭。便要回他那汴梁去。這一去。見了那酒色財氣。人我是非。貪嗔癡惡後。遇我師父點化。方能成道。〔偈云〕我佛將五派分開。參禪處討個明白。若待的功成行滿。同共見我佛如來。〔下〕

〔音釋〕

解音械 慧音惠 潙音圭 篦邦迷切 抖音斗 擻音叟 間去聲 種上聲 重平聲 行音杭 剗音產 白巴埋切

第四折

〔淨扮孛老領倈兒上云〕老漢汴梁人氏。姓劉名榮祖。年八十歲也。我多有兒孫。廣有田產我是這汴梁第一個財主。我的父親曾說。我那祖公公劉均佐。被個胖和尚領着他出家去了。手心裏有個忍字。是俺祖公公的顯證。至今我家裏留下一條手巾。上面都是忍字。我滿門大小。拜這手巾。便是拜俺祖公公一般。時遇着清明節令。我帶着這手巾去那祖宗墳上。燒紙走一遭去。〔下〕〔正末上云〕自家劉均佐便是。誰想被這禿厮。閃我這一閃。須索還我家中去也。〔唱〕

【中呂粉蝶兒】好教我無語評跋。誰想這脫空禪客僧瞞過。乾丟了銅斗兒家活。則俺那子和妻。心意裏。定道我在蓮臺上穩坐。想必我坑陷的人多。着這個看錢奴受這一場折挫。

【醉春風】我堪恨這寺中僧。難消我心上火。則被他偌肥胖那風魔。倒瞞了我。我。趕不上龐居士海內沈舟。晋孫登蘇門長嘯。我可甚麼謝安石東山高臥。

〔云〕我自離了寺中數日。這搭兒是俺祖上的墳。可怎生別了。我再認咱。險些兒走過去了。正是俺的祖墳也。我入的這墳來。〔唱〕

【迎仙客】我行來到墳地側。〔云〕怎生這等荒疎了。〔唱〕長出些棘針科。〔云〕去時節那得偌大樹來。〔唱〕去時節這一科松柏樹兒高似我。至如道是長得疾。莫不是雨水多。我去則有三箇月期過。可怎生長的有偌來大。

〔云〕去這墳裏面看一看。我走了一日光景也。我這裏坐一坐咱。〔孛老上云〕老漢劉榮祖。可早來到這墳前也。一個後生。在那裏坐着。我試問他咱。兀那後生。你來俺這裏做甚麼。〔正末云〕是俺家的墳。不許我在這裏坐那。〔孛老云〕這弟子孩兒。是俺家的墳。你在這裏坐。你倒又說是你家的墳。〔正末云〕這老子無禮也。俺家的墳。不由我坐。〔孛老云〕怎生是你家墳。你說我聽者。〔正末唱〕

【上小樓】我和你個莊家理說。也不索去官中標撥。誰着你便石虎石羊周圍邊箱。種着田禾。〔孛老云〕既是你家墳。有多少田地。〔正末唱〕這裏則是五畝來。多大一堝。你常好是心麤膽大。你把俺這墳前地倚強耕過。

〔孛老云〕是俺家的墳。〔正末云〕是俺家的墳。〔孛老云〕既是你家的墳。可怎生排房着哩。〔正末唱〕

【幺篇】正面上排祖宗。又不是安樂窩。割捨了我打會官司。唱叫揚疾。便待如何。〔孛老云〕兀那弟子孩兒。你敢打我不成。〔正末云〕我便打你呵。有甚麼事。〔唱〕我這裏便忍不住。氣撲撲向前去將他扯攞。休休休我則怕他衣衫襟邊又印上一箇。

〔云〕既是你家祖墳。你可姓甚麼。〔孛老云〕我姓劉。〔正末云〕你姓劉。可是那個劉家。〔孛老云〕我是劉均佐家。〔正末云〕是那個劉均佐家。〔孛老云〕被那胖和尚引去出家的劉均佐家。〔正末背云〕恰是我也。〔回云〕那劉均佐是你的誰。〔孛老云〕是我的祖公公哩。〔正末云〕你這墳前可怎生排着哩。〔孛老云〕這個位兒是俺祖公公劉均佐的虛塚兒。〔正末云〕這個位是誰。〔孛老云〕這是我祖公公的兄弟劉均佑。〔正末云〕敢是那大雪裏凍倒的劉均佑麼。〔孛老云〕呀。你看這厮怎生這般說。〔正末云〕這個是誰。〔孛老云〕是我的父親。〔正末云〕可是那佛留麼。〔孛老云〕可怎生喚俺父親的小名兒。〔正末云〕這個位兒是誰。〔孛老云〕是我的姑娘。〔正末云〕可是僧奴那妮子麼。〔孛老云〕你收着俺一家兒的胎髮哩。〔正末云〕你認的你那祖公公劉均佐麼。〔孛老云〕我不認的。〔正末云〕睜開你那眼。則我便是你祖公公劉均佐。〔孛老云〕我是你的祖爺爺哩。你怎生是我的祖公公。〔正末云〕我說的是。你便認我。我說的不是。你休認我。〔孛老云〕你試說我聽咱。〔正末云〕當日是我生辰之日。被那個胖和尚。在我手心裏寫個忍字。水洗不下。揩也揩不掉。印了一手巾忍字。我就跟他出家去了。我當初去時。留下一條手巾。上面都是忍字。可是有也是無。〔孛老云〕手巾便有。則怕不是。〔正末云〕你取那手巾我認。〔孛老云〕兀的不是手巾。你認。〔正末認科云〕正是我的手巾。怕你不信呵。你看我手裏的忍字。與這手巾上的可一般兒。〔孛老云〕正是我的祖公公。下次小的每都來拜祖公公。〔眾拜科〕祖公公。你可在那裏來。〔正末云〕你起來。〔唱〕

【滿庭芳】您可便一齊的來拜我。則俺這親親眷眷。鬧鬧和和。您當房下輩兒誰年大。〔孛老云〕則我年長。〔正末唱〕他可便髮若絲窩。〔云〕這個是誰。〔孛老云〕公公。這個是俺外甥女兒哩。〔正末唱〕則這外甥女倒老如俺嬤嬤。〔云〕這個是誰。〔孛老云〕這個是重孫子哩。〔正末唱〕則我這重孫兒倒做得我哥哥。將此事都參破。人生幾何。恰便似一枕夢南柯。

〔孛老云〕公公。你怎生年紀不老也。〔正末云〕你肯依着我念佛。便不老。〔孛老云〕怎生念佛。〔正末云〕你則依着我念南無阿彌陀佛。嗨。劉均佐也。原來師父是好人。我跟師父去了三個月。塵世間可早百十餘年。弄的我如今進退無門。師父。你怎生不來救您徒弟也。〔唱〕

【十二月】師父你疾來救我。這公事怎好收撮。我想這光陰似水。日月如梭。每日家不曾道是口合。我可便剩念了些彌陀。

【堯民歌】呀。那裏也脫空神語浪舌佛。我倒做了個莊子先生皷盆歌。師父也不爭你昇天去後我如何。〔云〕罷罷罷。要我性命做甚麼。〔唱〕我則索割捨了殘生撞松科。〔撞松科布袋上云〕劉均佐。你省了也麼。〔正末云〕師父。您徒弟省了也。〔布袋云〕徒弟。你今日正果已成。纔信了也呵。〔正末唱〕說的是真也波哥。皆因忍字多。〔云〕師父。你再一會兒不來呵。〔唱〕這坨兒連印有三十個。

〔布袋云〕劉均佐你聽者。你非凡人。乃是上界第十三尊羅漢賓頭盧尊者你渾家也非凡人。他是驪山老母一化。你一雙男女。一個是金童。一個是玉女。為你一念思凡。墮于人世。見那酒色財氣。人我是非。今日個功成行滿。返本朝元。歸于佛道。永為羅漢。你認的貧僧麼。〔正末云〕不認的。師父是誰。〔布袋偈云〕我也不是初祖達摩。我也不是大唐三藏。則我是彌勒尊者。化為做布袋和尚。〔正末拜科云〕南無阿彌陀佛。〔唱〕

【煞尾】不爭俺這一回還了俗。却原來倒做了佛。想當初出家本為逃災禍。又誰知在家也得成正果。〔同下〕

〔音釋〕

跋音波 活音和 過平聲 大音惰 撥波上聲 堝音窩 攞羅上聲 嬤音姆 柯音戈 撮磋上聲 合音何 剩音盛 佛浮波切 坨音陀 驪音梨

題目 乞兒點化看錢奴 
正名 布袋和尚忍字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