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抱粧盒

Top / 元曲選 / 抱粧盒

金水橋陳琳抱粧盒雜劇

楔子

〔沖末扮殿頭官領校尉上詩云〕君起早。臣起早。來到朝門天未曉。長安多少富豪家。不識明星直到老。某乃殿頭官是也。方今大宋真宗皇帝。山河一統。萬國來朝。主聖臣賢。民豐國富。只因天子即位以來。未有太子。以此聖心時常不樂。昨日太史官王宏奏道。夜觀乾象。太子前星甚是光彩。如今時逢春季。百花盛開。正是成胎結子之候。合該着尚寶司打造金彈丸一枚。於三月十五日。天子親到御園向東南方打其一彈。令六宮妃嬪。各自尋覓。但有拾的金丸者。因而幸之。必得賢嗣。天子准奏可。着穿宮內使陳琳傳示六宮去。令人。與我喚將陳琳來者。〔校尉云〕陳公公安在。〔正末扮陳琳上云〕小官姓陳名琳。現為宋朝一箇穿宮內使。一生近貴。半世隨朝。謝聖恩可憐。賜一套蟒衣海馬。繫一條玉帶紋犀。戴一頂金絲織成帽子。嵌的是鴉鶻石。懸一把鑌鐵打就刀兒。鑲的是鸂𪆟木。雖不曾陪從他鵷班豹尾。却也常接奉那鳳輦龍床。今日殿頭官着人相召。不知為着些甚事。須索過去見來。〔做見科〕〔殿頭官云〕陳內使。我請你來。不為別事。因聖人聽太史之奏。明日親到御園打一金彈。但有妃嬪拾此彈者。到其宮中御幸。必得聖嗣。着你傳示六宮。明日都往御園中尋訪金彈去。其拾得者。即令奏聞。無得違誤。〔陳琳云〕領旨。〔向古門云〕兀那三宮六院。妃嬪彩女等聽者。明日聖駕親到御園。打一金彈。金彈落處。有拾得者。奏獻御前。聖駕即幸其宮。休得違誤不便。〔做回身科云〕陳琳已傳旨了也。〔殿頭官唱〕

【仙呂端正好】奉皇宣。傳君命。為春光堪寫圍屏。端的個御園中錦繡似花開盛。因此上打動這巡遊興。

【幺篇】傳示那六宮人知嚴令。〔帶云〕這金彈呵。〔唱〕彈落處各辦虔誠。分頭兒自去穿芳徑。尋仔細。認分明。捧金彈。獻彤庭。當寢夕。應前星。那其間可也永團圓萬萬載同歡慶。〔下〕

〔正末云〕殿頭官去了也。俺自到御前承應者。正是晝漏稀聞高閣報。天顏有喜近臣知。〔下〕

〔音釋〕

嬪音貧 嵌音闞 石繩知切 從去聲 輦連上聲 興去聲 彤音同

第一折

〔正旦扮李美人上詩云〕柳葉參差掩畫樓。曉鶯啼送滿宮愁。年年花落無人見。空逐春泉出御溝。妾身西宮李美人是也。今日聖人在御園中打金彈丸。着宮娥彩女輩看其所落之處。尋覓金彈。如有拾的之人。即令親獻御前。自有寵幸。眼見得各宮妃嬪。各自準備去了。妾身也只得往御園走一遭咱。〔下〕〔末扮聖駕二旦扮宮女執符節二外扮內官執拂同殿頭官上〕〔正末捧彈弓隨科云〕聖駕已到御園了也。〔駕云〕你看御園中萬紫千紅。鶯啼燕語。是好景致也呵。〔正末唱〕

【仙呂點絳唇】往日箇文武登筵。帝王設宴。在金鑾殿。就着這御賜樽前。動絃管仙音院。

【混江龍】尚兀自嫌他拘倦。向御園中別是一壺天。爭些兒寂寞了梨花院宇。冷落了楊柳亭軒。想昨宵暮雨梨花嬌不語。今日早春風楊柳亂飛綿。則待要駕鑾輿盡日不知還。拚的箇滿園林到處都遊徧。〔做跪送彈弓科云〕這八角亭子上。正是東南方。好打金彈。〔唱〕彈去似曉星乍落。弓開似秋月初圓。

〔駕云〕寡人拿這彈弓在手。那諸禽百鳥看見。只道要打他。都也驚怕哩。〔殿頭官云〕聖上。便好道蠢動含靈。皆有佛性。〔正末唱〕

【油葫蘆】忙煞垂楊啼杜鵑。撲剌剌兩翅搧。又則見梨花枝上鴝鵒兒打盤旋。諕的那錦鳩兒不離酴醾串。驚的那黃鶯兒繞定梧桐囀。這一箇鑽入葉底藏。那一箇坐來枝上喘。怎麼的近池塘不見了銜泥燕。恰元來都落在金水玉溝邊。

〔跪云〕萬歲爺。今日必有喜事。〔駕云〕寡人纔今日到園中賞翫春光。你說必有喜事。這箇喜從何來。〔正末唱〕

【天下樂】則見一箇喜鵲兒喳喳的噪過御前。俺想這靈也波禽。常好是識空便。也為甚的撇下箇鬧花叢不將春顧戀。背鶯聲花蕚樓。隔燕語錦樹園。他怎肯孤負了這艷陽三月天。

〔駕云〕你看那酴醿架上。坐着一箇錦鳩兒。待寡人一彈。打下這錦鳩來者。〔做打彈科〕〔正末唱〕

【那吒令】恰纔箇弓開的不掀。覰酴醾架邊。弦放的不偏。正芍藥闌近前。彈去的不遠。在牡丹叢裏面。〔駕云〕陳琳。你與我尋這彈子去。〔正末云〕理會的。〔唱〕這彈子。難尋見。常言道彈打三圓。

〔正末做尋彈科唱〕

【鵲踏枝】俺如今行過這海棠軒。蕩散了這綠楊烟。細細的拂開了這滿徑蒼苔。和那遍地榆錢。俺這裏行一步堪圖一箇扇面。有丹青巧筆難傳。

〔云〕這茫茫蕩蕩。一片御園中。那丸金彈知道落於何處也。〔李美人云〕妾身李美人。立在御園東首。不期這金丸正打到妾身邊。被妾拾着。如今不敢隱藏。只得親到御前進獻去來。〔正末見美人科云〕兀的不是李美人來了也。〔唱〕

【寄生草】則見他嬌滴滴顏如玉。薄鬆鬆𩬆似蟬。眼兒呵綠澄澄溜出秋波轉。眉兒呵曲彎彎畫出雙蛾淺。臉兒呵汗津津顯出桃花片。若不是昭陽宮粉黛美人圖。爭認做落伽山水月觀音現。

〔云〕李美人。你見金彈來麼。〔李美人云〕是我拾的金彈在此。特來進御。〔正末云〕是真個。李美人。你可有福也。〔唱〕

【金盞兒】這是你忒心堅。金彈也恰多緣。想天公好與人方便。因此上着李美人和聖上永團圓。這的是在地成連理樹。入水長並頭蓮。早則不驚開比翼鳥。不打散錦紋鴛。

〔跪云〕有李美人拾的金彈。來獻聖上哩。〔駕云〕宣他上來。〔李美人做進見科〕〔殿頭官云〕看李美人好容顏。也是一箇有福的。他日必生太子。〔駕云〕這金彈是誰拾了來。〔李美人云〕是妾身拾着來。〔駕云〕既如此。今夜就到西宮去遊幸者。〔李美人謝恩科〕〔駕引李美人手同下〕〔殿頭官等隨下〕〔正末云〕聖駕到西宮宴樂去了。李美人。你好有福也呵。〔唱〕

【賺煞】從今後則想鳳樓期。休把羊車羡。今日箇謝聖恩可憐。阻隔的那劉氏娘娘歡愛遠。那裏也獨宿孤眠。似這等美纏綿。直似神仙。再不索倚定宮門聽過輦。李美人相逢在上苑。宋真宗別登了寢殿。本是一對兒好姻緣〔帶云〕若劉娘娘知道呵。〔唱〕他可敢生扭做了惡姻緣。〔下〕

〔音釋〕

參抽森切 差音嗤 蠢春上聲 搧扇平聲 鴝音渠 鵒音玉 離去聲 酴音徒 醿音眉 囀專去聲 喘川上聲 空去聲 蕚音傲 掀音軒 黛音代 伽音茄 長音掌

第二折

〔旦扮劉皇后上云〕子童乃劉皇后是也。雖無絕色。幸掌中宮。奉九重之歡。享萬年之福。近日聞得西宮李美人生下一子。我想他久後在天子跟前。可不奪了我的寵愛。則除是這般。寇承御那裏。〔旦兒扮寇承御上云〕有。〔做叩頭科〕〔劉皇后云〕寇承御。我問你。你吃的是誰的。〔承御云〕是娘娘的。〔劉皇后云〕你穿的是誰的。〔承御云〕是娘娘的。〔劉皇后云〕我東使着你。去麼。〔承御云〕就東去。〔劉皇后云〕我西使着你。去麼。〔承御云〕就西去。〔劉皇后云〕我不使你呢。〔承御云〕則守着娘娘立着。〔劉。皇后云〕既然如此。你是我心腹之人。我有一件緊要的事。要你替我做去。〔承御云〕是那一件事。〔劉皇后云〕如今西宮李美人生下一子。你可到他宮中去。詐傳萬歲爺要看。誆出宮來。將那孩子或是裙刀兒刺死。或是摟帶兒勒死。丟在金水橋河下。務要幹成了這件事。來回我話者。〔承御云〕謹領懿旨。我出的這宮門。直至西宮見李美人走一遭去來。〔詩云〕親承懿旨到西宮。生死存亡掌握中。此箇機關非小可。仗誰搭救小潛龍。〔下〕〔劉皇后云〕寇承御此一去必然與我幹成這樁大事。那時教李美人失寵。發入冷宮之中。慢慢的害他性命。有何難處。〔詩云〕我本女菩薩。何嘗不戒殺。則怕翦草帶些根。萌芽依舊發。〔下〕〔承御抱太子上云〕幸喜太子已誆出西宮了也。奉劉娘娘的懿旨。本待把裙刀將太子刺死。丟於金水橋河下。則見紅光紫霧。罩定太子身上。怎敢下得手。天那。若宋朝不當乏嗣。得遇一箇人來。同救太子性命。久後也顯我這點忠心。可也好也。〔正末抱粧盒上云〕自家陳琳的便是。萬歲爺賜我這黃封粧盒。到後花園採辦時新果品。去與南清宮八大王上壽。我雖是一箇內官。倒比那眾文武有報國的忠心也呵。〔唱〕

【南呂一枝花】雖不比三台中玉佩臣。現掌些六院裏金釵客。常則待雞鳴宮禁啟。簇捧着龍繞聖顏開。那裏也將相之才。無過是隨步輦君王愛。聽傳宣妃后差。管領他美孜孜八百姻嬌。守定這豔亭亭三千粉黛。

【梁州第七】這的是大宋朝皇宮御闕。不弱似神仙島閬苑蓬萊。俺則見鬱巍巍龍樓鳳閣新修蓋。端的箇金釘朱戶。玉砌瑶階。祥雲瑞靄。紫霧香埃。晃得喒眼也難開。定不是。人力安排。一剗的織錦繡翡翠簾櫳。朱紅漆虬樓亮槅。碧琉璃碾玉亭臺。上命遣差。逐朝不離丹墀側。幾曾出禁門外。便不帶穿宮入殿牌。但行處誰敢嫌猜。

〔做望科云〕那金水橋邊。背身兒立的。好似寇承御一般。待我叫他一聲。寇承御。〔承御做回身見科云〕好也囉。陳公公。你來此怎麼。〔正末云〕我奉萬歲爺的命。賜我黃封粧盒。到後花園採辦時新果品。與南清宮八大王上壽。寇承御。你在此怎的。〔承御云〕我到此金水橋邊。閒耍戲哩。〔正末云〕呀。你在那裏抱這小哇哇來。〔承御云〕那箇是小哇哇。你看的他這等輕那。〔正末云〕你道我看輕了。他敢是太子。〔承御云〕不是太子是那箇。〔正末唱〕

【隔尾】承御也你箇中宮侍女休嗔怪。非是我內使陳琳私下來。〔承御云〕可知你不是私來的。我在此也沒甚麼不明白處。〔正末唱〕承御也怎只把巧語花言自遮蓋。〔承御云〕我有甚遮蓋。只是急切裏想不出箇計策來。〔正末唱〕哎。這其中有甚的計策。承御也不是我使乖。好也囉只要您心平可也過的海。

〔承御做慌科〕〔正末云〕承御。你慌甚麼。別人家的哇哇。料在金水橋河下便了。〔承御云〕你道是別人家的哇哇。他是西宮李美人生的太子。〔正末云〕他是李美人生的太子。怎肯與你抱出宮來。〔承御云〕當日萬歲爺聽太史官之奏。三月十五日親到御園打一金彈丸。着你傳旨。教六宮妃嬪有拾的這彈者駕幸其宮。却是西宮李美人拾得。如今果生太子。這箇你不記的來。你只看這太子胸前。正抱着那金彈丸哩。〔正末做看科驚云〕是太子了。你只該奏上萬歲爺去。你抱到這裏可是為何。〔承御云〕為劉娘娘使那嫉妬的心腸。恐怕李美人久後奪了他的寵愛。着我誆太子出宮。把裙刀刺死。丟於金水橋河下。只見他紅光紫霧罩定太子身上。明明是真命天子。以此不敢下手。我對天禱告。若宋朝不當乏嗣。遇一箇忠心的人。與他同救太子性命。如今幸得撞見公公。怎生出箇計策。同救這太子咱。〔正末云〕承御。你元來這等怕劉娘娘那。〔承御云〕可知怕哩。〔正末云〕你怕我也怕。可不道別人煩惱。不干自己。若干自己。則索迴避。這箇是你的勾當。我自採辦果品去也。〔做走科〕〔承御叫云〕陳琳。〔正末做迴科云〕你為何直呼我的名字。〔承御云〕我怎麼不呼你的名字。我如今抱太子見劉娘娘去。他必然問我為何還是活的。我只說正待要下手。被陳琳攔住。要奏知萬歲爺哩。〔正末云〕我的娘呵。只這一句話。可不是送了我也。〔承御云〕你休慌。只要與你商量箇計策。同救太子咱。〔正末背云〕待我哄他咱。〔回云〕承御。我有一句話可敢說麼。〔承御云〕你但說不妨。〔正末云〕那劉娘娘既着你來所算這太子呵。你則是依着他做。我替你看着人。你將太子刺死。丟在金水橋河內。也是一箇凈辦。〔承御云〕陳公公。這事中也不中。〔正末云〕有甚麼不中。〔承御云〕這等。你替我看人去。待我下手。〔正末做看科〕〔承御做揭開粧盒放太子科〕〔正末回顧問云〕太子在那裏。〔承御云〕丟在河裏了也。〔正末做左看右看科云〕怎麼不見。〔承御指粧盒科云〕我丟在這盒兒裏了也。〔正末云〕中也不中。〔承御云〕放着我哩。若有事呵都在我身上。你放心者。〔正末做開盒看科唱〕

【牧羊關】則索向盒中放。又不敢懷內揣。我正是殺人處鑽出頭來。劉娘娘你結下海樣闊冤讐。陳琳也擔着天來大利害。太子也你曲着腰難迴轉。拳着腿怎舒開。則我這救主的空生受。太子也你可是成人不自在。

〔寇承御向盒拜科〕〔唱〕

【隔尾】太子也你比着那雙龍紫闕爭低矮。比着那五鳳丹樓較匾窄。比着那一合乾坤少寬大。這的是潛龍世界。關繫着皇朝後代。只願的保護了江山萬萬載。

〔承御云〕陳公公。你不可久停久住。快把這粧盒送到八大王處。自有理會。你快去。你快去。〔做回科〕〔正末扯住科云〕承御。有一句話。要與你說的明白。我如今怕不救太子出宮去。有一日事犯出來呵。承御。你可休指攀我。〔承御云〕常言道。忠臣不怕死。怕死不忠臣。我是保護潛龍掌命司。我怎肯指攀你來。若昧了前言呵。天不蓋。地不載。日月不照臨。陳公公。你快救太子出宮去。我自回劉娘娘話去也。〔下〕〔正末云〕你道忠臣不怕死。又道是保護潛龍掌命司。這兩句話似經板兒印在我心上。我則牢記者。〔做看科云〕呀。寇承御去了也。〔做開盒看科云〕嗨。誰想寇承御是箇三綹梳頭兩截穿衣女流之輩。倒有這片忠心。他把太子交付與我。回劉娘娘話去了。我也索行動些。〔唱〕

【牧羊關】我抱定這粧盒子。便是揣着箇愁布袋。我未到宮門早憂的我這頭白。盒子裏藏的是儲君。我肚皮裏懷的是鬼胎。雖不見公庭上遭橫禍。赤緊的盒子裏隱飛災。承御也你辦着箇喜溶溶笑臉兒回還去。却教我將着箇磣磕磕惡頭兒掇過來。

〔做望科云〕前面不有人來也。我且掩映在這垂楊樹下咱。〔劉皇后引宮女衝上云〕休將我語同他語。未必他心似我心。那寇承御這小妮子我差他幹一件心腹事去。他去了大半日纔來回話。說已停當了。我心中還信不過他。如今自往金水橋河邊看去。有甚麼動靜。便見分曉。〔做見科云〕兀的垂楊那壁。不是陳琳。待我叫他一聲。陳琳。〔正末慌科云〕是劉娘娘叫我。死也。〔唱〕

【賀新郎】則見他惡哏哏獨自撞將來。太子也你在這七寶盒中。我陳琳早魂飛九霄雲外。我囑付你箇小儲君盒子裏權寧耐。你若是分毫兒掙䦟。登時間粉碎了我屍骸。則被你威逼的我身先戰。死摧的我脚難擡。恰便似狗探湯不敢望前邁。纔動脚如臨追命府。行一步似上攝魂臺。

【隔尾】我若是無妨礙你可也無妨礙。我若是有患害你可也有患害。只要得我命活便留得你身在。〔帶云〕那劉娘娘呵。〔唱〕偷覰他眼色。斟量了性格。太子也但得箇屍首兒完全是大古裏彩。

〔做放盒見科〕〔劉皇后云〕陳琳。你那裏去。〔正末云〕奴婢往後花園採辦時新果品來。〔劉皇后云〕別無甚公事麼。〔正末云〕別無甚公事。〔劉皇后云〕這等。你去罷。〔正末做捧盒急走科〕〔劉皇后云〕你且轉來。〔正末回放盒跪科云〕娘娘有甚分付。〔劉皇后云〕這厮。我放你去。就如弩箭離弦。脚步兒可走的快。我叫你轉來。就如氈上拖毛。脚步兒可這等慢。必定有些蹊蹺。陳琳。我問你。東果園西果園南果園北果園都有果品。你可是那一箇園裏採的。那果品是何名降。你對我從實說來。說的是。萬事罷論。說的不是。我不道的饒了你哩。〔正末云〕娘娘停嗔息怒。聽奴婢細說一徧咱。〔唱〕

【紅芍藥】御園中百卉鬭爭開。另巍巍將根脚兒培栽。則為這東君惜愛降甘澤。因此上結子成胎。〔劉皇后云〕你在那裏摘將來的。〔正末唱〕恰便似娘腸肚摘將下來。〔劉皇后云〕甚麼顏色。〔正末唱〕天生的顏色兒紅白。〔劉皇后云〕為何要放在這箇盒兒裏。〔正末唱〕則為他不堪日炙與風篩。特賜這黃封盒內好藏埋。

〔劉皇后云〕待我猜來。莫不是石榴。〔正末唱〕

【菩薩梁州】石榴長在金堦。〔劉皇后云〕莫不是核桃。〔正末唱〕合逃出您宮外。〔劉皇后云〕莫不是梨兒。〔正末唱〕今宵離了後宰。〔劉皇后云〕莫不是李子。〔正末唱〕這玉皇李子苦盡甘來。也是他天然異種出羣材。開時節不許遊蜂採。摘時節則願的君王戴。〔劉皇后云〕李子有甚好處。萬歲爺倒喜着他。待我把這樹都砍壞了者。〔正末唱〕娘娘也偏生你意兒歹。怎忍見片片殘紅點碧苔。陪伴他這古木崩崖。

〔劉皇后云〕陳琳。那裏聽的你這巧言令色。則待我揭開盒兒。看箇明白。果然沒有夾帶。我纔放你出去。〔正末云〕這粧盒兒有甚夾帶來。〔唱〕

【罵玉郎】我便是蘇秦般嘴巧舌頭快。我這裏越分說他那裏越疑猜。常言道脫空到底終須敗。〔劉皇后云〕取盒兒過來。待我揭開看波。〔正末用手按盒科云〕娘娘。這盒蓋開不的。上有黃封御筆。須和娘娘同到萬歲爺根前面說過時。方纔敢開這盒蓋你看。〔劉皇后云〕我管甚麼黃封御筆。則等我揭開看看。〔正末按住科唱〕可著我怎㓦劃怎㓦劃。要揭開要揭開粧盒蓋。

〔劉皇后做怒科云〕陳琳。你不揭開盒兒我看。要我自動手麼。〔正末唱〕

【感皇恩】呀。見娘娘走向前唉。可不我陳琳呵這死罪應該。〔劉皇后云〕我只要辯個虛實。覰箇真假。審箇明白。〔正末唱〕他待要辯箇虛實。覰箇真假。審箇明白。〔寇承御慌上科云〕請娘娘回去。聖駕幸中宮。要排筵宴哩。〔劉皇后云〕陳琳。恰好了你。若不是駕幸中宮。我肯就放了你出去。待明日這等果品滿滿的裝一盒兒。送到我宮裏來。〔並下〕〔正末云〕知道。〔唱〕見承御慌傳聖旨。請娘娘疾便回來。道鑾輿。在寢殿。要把御筵排。

〔做捧盒科〕〔唱〕

【採茶歌】一來是鬼神差。二來是搭救這小嬰孩。誰想道滴溜溜九天飛下一紙赦書來。陳琳呵則我似刀刃上偷全得螻蟻命。太子也你便似釣竿頭活脫了巨鰲腮。

〔云〕適纔被劉娘娘纏了這一會。不見太子做聲。敢怕悶死了。待我打開盒蓋看咱。〔做跪揭看科云〕謝天地。太子方纔睡覺。在盒兒裏伸腰哩。〔唱〕

【二煞】小儲君在盒子內多寬泰。則我這潑性命從鍼關裏透出來。我這裏忙趨疾走楚王宅。蕩一縷塵埃。恨不得到這一座濯龍門側。將兩步為一驀。〔帶云〕我這一去見南清宮八大王呵。〔唱〕只要他做玉顆神珠在掌上擡。我方纔的放下心懷。

〔云〕且喜出宮了也。我大着膽行幾步咱。〔做走科〕〔唱〕

【黃鍾尾】從今後跳出了九重圍子連環寨。脫離了十面埋伏大會垓。走蛟龍。投大海。縱彩鳳。颺天外。小儲君。好驚駭。劉皇后。肯躭待。便是蛇蝎心腸。不似般恁毒害。把一箇太子提起來。望着那花斑石殿堦。哎。娘娘也你拾的箇孩兒敢可也落的價摔。〔下〕

〔音釋〕

重平聲 罩嘲去聲 客楷上聲 將去聲 相去聲 閬音浪 埃音哀 剗音產 虬音求 槅皆上聲 碾尼蹇切 側齋上聲 策釵上聲 窄齋上聲 綹音柳 白巴埋切 磣森上聲 磕音可 哏狠平聲 掙爭去聲 䦟音債 探平聲 色篩上聲 格皆上聲 卉音毁 澤池齋切 㓦音擺 劃胡乖切 唉音哀 刃仁去聲 宅池齋切 驀音賣 颺揚去聲 蝎音歇 摔升擺切

楔子

〔外扮楚王引官校錦衣花帽上詩云〕封土何嘗出帝城。早朝唯少靜鞭聲。懷中賜得黃金鍊。直使千官膽暗驚。某乃楚王趙德芳。與當今嫡親兄弟。世人稱為南清宮八大王者是也。身居王位。心在天朝。禮賢士若鳳麟。遠姦邪如蛇蝎。皇兄賜俺金鍊一條。專打不忠之輩。每每懷藏袖中。攜之出入。以此在朝官員。見俺無不心寒膽落。今日早期回宮。在這獨角亭子閒坐。且看有什麼人來。〔正末抱粧盒上云〕我陳琳救出太子。不敢投別處去。只有南清宮八大王。是他嫡親叔父。可以收留太子。撫養成人。這裏正是楚府門首。門上的。與我報復去。說有穿宮內使陳琳。奉萬歲爺的命。來獻時新果品與大王上壽者。〔官校報科云〕報大王得知。有穿宮內使陳琳奉旨來獻壽哩。〔楚王云〕着他過來。〔官校云〕着過去。〔正末做入叩頭科云〕大王千歲。〔楚王云〕你這粧盒兒有什麼時新果品那。〔正末云〕萬歲爺專為與大王上壽。賜出黃封粧盒。着陳琳往後花園採辦果品。適遇一樁天大的事。特來報知。這果品還不曾採得。〔楚王云〕是甚麼事。〔正末云〕大王。有西宮李美人。生下太子。被劉娘娘懷嫉妬的心腸。着宮女寇承御誆太子出宮來。要將裙刀刺死。丟於金水橋河下。那寇承御因見紅光紫氣罩定太子身上。所以不敢下手。適撞見陳琳往後花園去。兩箇商量。要得同救太子。只的藏在黃封粧盒之中。出的宮來。再無別處投去。止有大王是太子嫡親叔父。可以收留。〔做開盒跪科云〕只望大王看萬歲爺面上。好生撫養長大。日後江山有託。可不是大王之功也。〔楚王云〕陳琳。你這等怕劉皇后那。〔正末云〕可知怕哩。〔楚王云〕你怕我也怕。我府裏斷不收留。你依舊拿了這盒子去。〔陳琳云〕大王。你差了也。〔楚王云〕陳琳。我怎生差了來。〔正末做跪太子唱〕

【仙呂賞花時】大王也你須是一衇流傳親叔姪。怎不念萬里江山託付誰。〔帶云〕大王。你若不收呵。〔唱〕我則索抱太子撞街基。〔楚王云〕陳琳。你快住者。我是玉葉金枝。怕那劉皇后怎的。恰纔我鬭你耍哩。你抱太子過來。與我看波。〔做接太子在手科云〕你看他生的龍顏鳳目。他日必為太平天子。謝天地我宋家有福。得此一男一女。兩箇忠臣。救到我府中。校尉。快去分付宮人。只揀有乳食的。着他好生撫養太子。等他長大成人。接我宋家後代。休教辜負了這兩箇忠臣的一場好意。〔官校抱太子下〕〔正末叩謝科〕〔唱〕這一場先憂後喜。〔帶云〕陳琳願領這粧盒去。依舊採了果品來上壽也。〔唱〕也不枉了我這抱粧盒冒死出宮闈。

〔楚王云〕陳琳去了也。我想陳琳思量救駕。報答皇恩。已不是尋常閹宦之比。那寇承御是箇宮女。一發難得。且待我收留太子。擡舉他。到十年之後。慢慢的奏與皇兄知道。也不要埋沒他兩箇的忠心。〔詩云〕幸宮臣肯把潛龍救。我親叔父怎敢辭生受。待十年奏與聖人知。直教他羞殺劉皇后。〔官校隨下〕

〔音釋〕

閹音醃

第三折

〔賀同劉皇后引內官綵女上詩云〕日月光天德。山河壯帝居。太平無一事。回首憶關雎。寡人御極以來。幸喜四海昇平。八方寧靖。因乏嗣子。每切憂心。雖嘗聽史官之奏陳。也曾廣後宮之御幸。終是宜男未效。繼體無人。教寡人如何不煩惱也。〔劉皇后云〕天祐宋室。螽斯麟趾之慶。當必有期。願陛下自寬。〔楚王領小末扮太子二校尉隨上云〕某楚王今日為何領着太子見我皇兄去。只因寇承御同陳琳救出太子。送到我府中收養。整整擡舉了十年光景。想劉皇后也難下手了。我皇兄一向為着乏嗣。眉頭不曾有展放之日。我領去朝見皇兄。只待問起時節。因而說開就裏。使他母子團圓。多少是好。宮官。快報復去。有趙德芳帶領世子朝見。〔內官報科〕〔楚王入見跪科云〕臣趙德芳見。〔駕云〕御弟免禮。〔太子拜見科云〕願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駕云〕御弟。這是你第幾個世子。〔楚王云〕這箇是臣的幼子。是第十二箇。〔駕做看科云〕看他生相似龍行虎步。好生不凡。今年多大年紀了。〔太子云〕臣生十歲了也。〔駕云〕御弟。你這世子是那箇美人所出。〔楚王云〕本李美。〔劉皇后云〕且住者。今日有事忙哩。改日另行奏知萬歲。賤妾置酒在椒風館中。請飲宴去來。〔做扯駕手同下〕〔楚王做歎科云〕嗨。我則說的李美兩箇字。還不曾道出那人字來。這劉皇后就攙着皇兄飲宴去了。好狠人也。劉皇后。你左使這一片黑心腸做甚麼。太子養在我宮中。已長成十歲了。我怕你還誆的去撇在金水橋河下哩。我且再看機會。奏知皇兄便了。世子。你且隨我回府去來。〔太子云〕理會的。〔並下〕〔劉皇后引宮女上云〕事不關心。關心者亂。十年前李美人生下一子。我着寇承御與我所算了他的。昨日楚王引着小厮來朝見。我一見了他這聲音舉止。與李美人好生厮似。問他年紀。又是十歲。我已是懷着一肚子疑心了。萬歲問道那箇美人所出。那楚王道李美。剛則說的兩箇字。我便扯着萬歲的手。說道。且到椒風館飲宴去。我若不如此。那楚王說出這詳細來。可怎了也。我如今喚寇承御出來。則問他要這李美人所生之子。看他說甚的來。宮娥。與我喚將寇承御來者。〔宮女叫云〕寇承御。娘娘喚你哩。〔承御上見科云〕娘娘。喚寇承御有何分付。〔劉皇后云〕你不跪着。〔承御云〕有何罪哩。〔劉皇后云〕寇承御。我問你。十年前李美人所生的孩子。如今在那裏了。〔承御云〕呀。這是十年前的事。怎麼冷灰裏爆出火來那。娘娘。我依着你將裙刀刺死。丟在金水橋河下了也。〔劉皇后云〕既在金水橋河下。你與我去打撈他屍首來我看。〔承御云〕死過十年了。這屍首着我那裏打撈去。〔劉皇后云〕這妮子不肯說實話。不打不招。宮娥。與我喚十箇內使來行杖。待我親問這樁事咱。〔宮女做喚內使上擺科〕〔劉皇后云〕一壁廂準備着大棒子者。〔內使云〕理會的。〔劉皇后云〕兀那寇承御。你老實說來。當初那小的安在。〔承御云〕委實丟在河裏了。〔劉皇后云〕你還說謊哩。與我打着。〔內使打科云〕一十。二十三十。〔承御云〕哎喲。打死我也。〔劉皇后云〕兀那寇承御。你與我實實的招了者。你則說那小的在也不在。〔承御云〕娘娘便打殺我呵。也則是丟在河裏死久了也。〔劉皇后云〕這妮子癩肉頑皮。倒是熬得打的。再與我着實打呀。〔內使打科云〕一十。二十。三十。〔劉皇后云〕這妮子越打越不肯招。我想當日親到金水橋看去。只見陳琳那厮。抱着箇粧盒。在垂楊樹下遮遮掩掩。見我來好生慌張。其時我也疑心那盒兒裏必有夾帶。為聖駕到中宮來。不曾揭開盒兒看的。想必陳琳那厮知些情弊。宮娥每。與我喚將陳琳來者。〔宮女叫云〕陳琳安在。劉娘娘喚你哩。〔正末云〕自家陳琳的便是。今有劉娘娘閉着宮門。勘問寇承御。使人來喚我。這十年前的事可發了也。劉娘娘。這事你也只該罷了。定要勘問他怎的。〔唱〕

【雙調新水令】則聽得閉宮門推勘這女嬌姿。多應是十年前那一場公事。赤緊的寇夫人先膽寒。劉皇后你可也不心慈。不弱似呂太后當時。恰便待鴆了如意彘了戚氏。

【駐馬聽】他使着這嫉妬的心兒。只待要六宮人不生一箇子。搜尋那李美人不是。大剛來一碗飯怎插兩張匙。做妃嬪倒去暗通私。賞宮娥又不敢明宣賜。你道他怎為此。單則怕鳳樓前引得羊車至。

〔做入見叩頭科云〕娘娘喚陳琳。那廂使用。〔劉皇后云〕兀那陳琳。今有寇承御。十年前我曾使他到金水橋河邊幹一件事來。今日問他。抵死不肯招。你與我行杖者。〔正末云〕娘娘。我陳琳手無縛鷄捉鼠之力。行不的杖。〔劉皇后做怒科云〕你敢違我的懿旨麼。〔正末做叩頭科云〕小臣情願行杖。〔做打杖科〕〔劉皇后云〕陳琳。你揀那大棒子打着。一下子打死了他。做的箇死無對證哩。〔正末云〕待我揀那小棒子打波。〔劉皇后云〕陳琳。你把小棒打他。怕他打的疼呵。指攀你下來麼。〔正末云〕大棒子又不是。小棒子又不是。則揀中樣的打便了。〔做打科云〕寇承御。你快招了者。招了者。〔唱〕

【沽美酒】打的你活不活死不死。〔寇承御云〕我委的丟在河裏了也。〔正末唱〕則要你一則一二則二。〔做低說科云〕承御。你不道來。〔唱〕可不道保護潛龍掌命司。這句話入於咱耳。到今日自尋思。

〔劉皇后云〕陳琳。你怎麼不打。這事定要還我一箇下落。〔正末唱〕

【太平令】非是我挑茶斡刺。則問你李美人生下的孩兒。要說箇丁一卯二。不許你差三錯四。你則說渰死。太子。這箇口詞。休連累陳琳兩字。

〔劉皇后云〕陳琳。你怎的這般打。敢怕他指攀你來那。〔正末唱〕

【鴈兒落】我欲待輕打呵又恐怕違了懿旨。我欲待重打呵又恐怕他吐出些瑕玼。不爭我打斷他口內詞。只教他說不的心間事。

【得勝令】呀。你正是閉口抹胭脂。得推辭便推辭。〔承御云〕打了我這許多。不似這幾下的能重。待我掙起來。看是那箇。〔正末唱〕他眼瞪瞪矁我有十餘次。我怎敢實丕丕湯着他一棍兒。〔劉皇后云〕陳琳。你怎麼不打呀。〔正末唱〕娘娘也孜孜。則見他不轉睛將咱視。〔承御云〕打殺我也。〔正末唱〕寇承御你休得要雌也波雌。我打你箇忠臣不怕死。

〔承御做看科云〕打我的元來是陳琳。陳琳。你剗的也來打我那。〔劉皇后云〕早攀下來了也。〔正末跪科云〕娘娘。那厮打得昏了。休聽他胡攀亂指者。〔唱〕

【川撥棹】則見他倒在階址。這嫩皮膚青間紫。則他這細裊裊的身子。瘦怯怯的腰肢。打得他慌張張把陳琳便指。你暢好是不三思。怎說道我跟前信有之。

【七弟兄】喒兩箇對詞。對詞。恰便似打官司。你道是藏藏藏怕絕了君王嗣。今日箇指指指道陳琳便是箇證盟師。則你那狠狠狠寇承御做了喒追魂使。

〔做打科〕〔承御云〕陳琳。你一發打幾下。打殺我罷。〔正末唱〕

【梅花酒】呀。雪消也見死屍。打的你氣咽聲絲。倒着我抹淚揉眵。〔承御云〕陳琳。你怕什麼哩。〔正末唱〕我則怕連累了玉葉金枝。你常好有上稍無下稍。也不索多議論少成事。〔劉皇后云〕這一日你見我來。你就躲在那金水橋邊垂楊樹下去。可不是這太子你曾看見那。〔正末跪科云〕我陳琳並不曾看見什麼太子。待我問寇承御咱。〔做問科云〕寇承御。你這一日可曾遇見我陳琳麼。〔承御云〕我不曾遇見陳琳來。〔正末云〕娘娘。寇承御道不曾遇見我陳琳。〔劉皇后云〕這等。陳琳你再打着呀。〔正末做打科〕〔唱〕你那其間抱太子御溝邊。見咱時楊柳岸。你親自對咱家痛嗟咨。

【收江南】呀。你則說金水橋撲通的丟下箇半生半死小孩兒。〔劉皇后云〕陳琳。這屍首只在河裏。與我打撈去來。〔正末云〕娘娘。可是十年了也。〔唱〕這些時可不喂了那遊來遊去活魚兒。〔劉皇后云〕我也不管。只要你與我問這樁事一箇明白。〔正末云〕這事怎了也。〔唱〕兀的不是箇難開難解悶弓兒。娘娘也甚意兒。怎揣與我這該敲該剮罪名兒。

〔承御云〕娘娘。你打我怎的。〔詩云〕人生在世總無常。若箇留名史冊香。大鵬飛上梧桐樹。自有傍人說短長。〔做撞堦死科下〕〔正末跪云〕娘娘。那寇承御被打不過。自撞金堦死了也。〔劉皇后云〕那厮死了。可不好了。你做的個死無對證。叫內使們與我拿下陳琳者。〔凈扮內使上云〕萬歲爺立着宣陳琳哩。〔劉皇后云〕既是萬歲宣他。且着他去。待我慢慢的細審他。這粧盒有夾帶沒夾帶。不道的便輕輕素放了他哩。〔並下〕〔正末云〕劉娘娘。你好狠也。陳琳好險也。〔唱〕

【鴛鴦尾煞】劉娘娘不索把三尺青鋒賜。寇夫人他自揀一搭金堦死。枉了也審問根由。折證言詞。拷打千般。供招半紙。唱道女使丫鬟煞強似男兒志。端的箇忠直無私。堪圖寫在香馥馥汗青史。〔下〕

〔音釋〕

雎音疽 螽音中 攙初銜切 鴆沉去聲 彘音治 斡蛙果切 玼音此 瞪音澄 矁楚九切 間去聲 三去聲 使去聲 揉音柔 眵音嗤 剮音寡

第四折

〔太子扮仁宗引二宮女四內官隨上詩云〕少年寄養楚宮中。虎步龍行自不同。今日親承高帝業。也應修舉代來功。寡人宋仁宗是也。自幼收養楚王宮中。多虧叔父擡舉。常時說我是粧盒兒盛着。送到楚府收養的。那宮娥寇承御。穿宮內使陳琳兩箇。甚是有功於我。却也不得其詳。我十歲時。曾攜我去朝見。父皇道是我龍行虎步。有太平天子之相。問叔父那個美人所出。叔父道。本是李美。還不曾說出個人字來。其時劉太后便邀父皇入宮飲宴去了。我回楚府來。也曾細問叔父。我叔父道再過幾時。好對我說。不覺又過了十年光景。前者我父皇病重。遺命取楚王第十二子承繼大統。可正是寡人。記得入宮之初。寡人去到各宮朝見。那劉太后獨不容我到西宮去。元來西宮是李美人所居。敢是叔父十年前說那李美人。我就是他所生之子。未可知也。如今父皇歸天。寡人即位。劉太后不得垂簾聽政。一切朝中之事。無小無大。盡屬寡人。查問宮女寇承御所在。說已死過多年了。今日朝罷回宮。不免喚那老宮監陳琳出來。訪個詳細。必有分曉。內侍們。與我宣陳琳來者。〔內官云〕領旨。陳琳安在。〔正末上云〕過日月好疾也。自從抱粧盒救出太子來。可早二十年了也。今日登了寶位。宣喚老臣。須索走一遭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日月其除。草生合玉堦輦路。那些時一箇箇宮樣粧梳。端的是賽陽臺。欺洛浦。生得來如花似玉。未知他福分何如。幸不幸總歸天數。

【醉春風】那一箇劉娘娘占盡了寢殿百年歡。這一箇李美人整受了冷宮中一世苦。他只道使心機斷送了小潛龍。怎知道做了當朝的主。主。他不合意狠腸毒。則待要除根翦草。不肯着開花滿樹。

〔做入見叩頭科云〕萬歲。呼喚陳琳。有何差遣。〔仁宗云〕寡人宣你來。不為別事。我常見叔父與我說。是粧盒兒盛我送楚府中寄養的。又說宮娥寇承御。穿宮內使陳琳兩個。甚是有功於我。教我不要忘了他。前日我查訪寇承御所在。說已死過多年了。只有你還在。你可將上項的事。備細說與寡人聽咱。〔正末云〕萬歲爺不嫌絮煩。聽奴婢試說一徧。〔唱〕

【石榴花】六宮中多少女嬌姝。他可也每夜盼羊車。都是那千妖百豔美人圖。却元來都命犯着寡宿。注定孤獨。到黃昏半掩迎風戶。知他是幾下裏短歎長吁。這的是天教怨女傷情處。那一箇不候到二更初。

【鬭鵪鶉】不承望似水如魚。只要得𣧗雲殢雨。陪伴他繡榻香茵。出入在華堂錦屋。你只看月色無心照索居。也別做一段的苦。空熬他漏永更長。聽了些晨鐘的這暮鼓。

〔仁宗云〕且住者。陳琳。你這一翻說話。都是那六宮中盼望之情。你說他怎的。我聞得父皇在御園中怎生打金彈來。從頭至尾。說與寡人聽者。〔正末唱〕

【普天樂】想當日在御園中。先帝也可便閒行步。正遇着春風澹蕩。春色榮敷。恰覰着錦鳩兒要中他。打的那金彈子無尋處。傳示着眾妃嬪向花叢裏分頭去。〔帶云〕其時却是西宮李美人拾得這金彈來。〔唱〕偏是他李美人拾得在荒蕪。多則是天生分福。又遇着姻緣對付。成就了麟趾關雎。

〔仁宗云〕寡人正要問你。這事既是李美人拾得金彈。生下太子。如今這太子却在那裏。你不可隱藏。一一的說個明白。與寡人知道。〔正末跪云〕萬歲赦奴婢死罪。方纔敢說。〔仁宗云〕你放心。只管說來。〔正末叩頭科云〕先帝當夜就駕幸西宮。那李美人果生太子。被劉。〔做住科云〕奴婢不敢說。〔仁宗云〕有寡人哩。你但說不妨。〔正末云〕被劉太后起嫉妬的心腸。着宮娥寇承御誆出宮來。將裙刀刺死。丟於金水橋河下。寇承御想道。先帝正愁乏嗣。不敢下手。一心要救太子。只是獨力難加。向天禱告。要得一個人來商量計策。恰值奴婢奉先帝之命。抱粧盒到後花園採辦果品。與楚王上壽去。那寇承御叫住奴婢。商量道。救太子出宮去。再無別處可投。止有楚王是親叔父。可以收養的。現今差去到楚府上壽。豈不是個天意。就將太子安放粧盒裏面。正待要走。不想劉太后又撞過來。把奴婢喝住。定要揭開盒蓋看呵。奴婢抵死將盒蓋按住。則說盒上現有黃封御筆。除非親到先帝御前。纔好開看。惹的劉太后發起惱來。親自動手。正要揭開這盒蓋兒。〔做舉手科云〕謝天地適值先帝駕幸中宮。劉太后忙忙的接駕去了。奴婢方纔脫的這性命。好不險也。〔唱〕

【上小樓】劉太后有十分狠毒。一時嫉妬。全不想萬載江山。只侍使千般惡計。百樣虧圖。將宮女。寇承御。闇行囑付。把太子磣可可着他死生別路。

〔仁宗云〕這等說來。那太子正是寡人。可不多虧了你兩個救駕之功。你還把向後的事。細說一徧。寡人試聽者。〔正末云〕若不是萬歲洪福齊天。怎能勾這等百靈咸助那。〔唱〕

【幺篇】一來是有洪福。二來是天祐護。俺兩箇設計施方。併膽同心。捨命捐軀。敢可便抱定粧盒。背却宮娥。疾行前去。不防他劉太后劈頭相遇。

〔仁宗云〕你這粧盒既是有御賜黃封的。就也不該怕太后了。〔正末跪云〕奴婢見劉太后自要揭開盒蓋。險些兒諕殺了也。〔唱〕

【十二月】恰轉過雕闌數曲。行不到百步其餘。俺陳琳便有張良般伎倆。怎當那劉太后有呂氏般機謀。可搭的把咽喉來當住。諕得喒魂魄全無。

〔仁宗云〕那時節寡人在粧盒兒裏。可是如何。〔正末唱〕

【堯民歌】小儲君倒也安安穩穩守着粧盒做護身符。則是我陳琳兢兢戰戰抱着箇天大悶葫蘆。那劉太后嗔嗔忿忿這等左來右去忒麤疎。急的俺忐忐忑忑把花言巧語謾支吾。當初當也波初。俺也𢬵的厮挺觸。〔帶云〕則被劉太后呵。〔唱〕險揭開粧盒覰。

〔仁宗云〕這等。你怎生送的我到楚王府裏去那。〔正末唱〕

【耍孩兒】俺則道這回定把機關露。敢陳琳也不知死所。元來是聖明天子百靈扶。早則去迎接鸞輿。恰便似頓開金鎖飛龍子。摔碎雕籠放鳳雛。纔出的這宮門去。因此上宗祧有託。民社無虞。

〔仁宗云〕與你同救我的寇承御。他可怎的死了。你說與我知道波。〔正末云〕奴婢送太子到楚府去後。長成十歲。那楚王曾攜太子入朝。劉太后看見相貌不凡。想起十年前事。勘問寇承御。要還他太子下落。那寇承御只不肯招。自撞金堦而死。可憐人也〔唱〕

【二煞】十年前曾入朝。劉太后見相貌殊。平空掇起心頭怒。要問他西宮閤下兒存否。金水溝邊事有無。可憐受盡多冤楚。不能彀題名丹闕。只落得埋骨黃壚。

〔仁宗做墮淚科云〕那寇承御為救寡人。撞堦身死。着寡人好生悲感。只是劉太后懷嫉妬心腸。做這等逆天悖理的勾當。寡人若究起前事。又怕傷損我先帝盛德。如今姑置不理。將西宮改為合德宮。奉李美人為純聖皇太后。寡人每日問安視膳。與太子禮節無異。楚王撫養功多。加賜莊田萬頃。寇承御與他起建墳墓。封為忠烈夫人。置守塚三十家。祭田千畝。陳琳封為保定公。賜城中甲第一區。歲支俸銀萬兩。祿米三千石。選宗族賢能者。承繼其後。世奉國恩。〔詩云〕劉氏滔天計已窮。恐傷先帝且姑容。庄田特賜親王府。徽號先加太后宮。白骨亡魂封典厚。蒼顏老監錫恩隆。從兹永享昇平福。萬歲千秋共祝嵩。〔正末做叩頭謝科云〕願陛下萬萬歲萬萬歲。〔唱〕

【尾煞】死了的墓頂上加贈封。活在的殿堦前賜俸祿。纔表得到頭善惡由人做。也則為救了這萬萬歲當今太平主。

〔音釋〕

應平聲 盛音成 玉于句切 分去聲 毒東盧切 姝音朱 宿須上聲 獨東盧切 𣧗音尤 殢音膩 屋音塢 福音府 捐音元 曲丘雨切 謀音謨 忐音毯 忑音忒 觸音楚 祧音挑 閤音葛 祿音路

題目 李美人御園拾彈丸 
正名 金水橋陳琳抱粧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