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揚州夢

Top / 元曲選 / 揚州夢

杜牧之詩酒揚州夢雜劇

喬孟符撰

楔子

〔冲末扮張太守引淨張千上詩云〕昔年白屋一寒儒。今日黃堂駟馬車。富貴必從勤苦得。男兒須讀五車書。小官姓張。名紡。字尚之。自中甲科以來。累蒙聖恩。除授豫章太守。自幼與杜牧之為八拜交。今牧之官為翰林侍讀。有公幹至豫章。將欲起程回京。不免安排果卓。與他餞行。小官近日梨園中討得一箇歌妓。年方一十三歲。善能吹彈歌舞。名曰好好。我數次與他算命。道他有夫人之分。未審他姻緣在於何處。今日餞別牧之。就叫好好出來勸酒者。好好何在。〔旦扮張好好上云〕相公叫我。不知又請甚麼客。須到前廳見來。〔見科云〕相公喚我。有何使用。〔張太守云〕今日與牧之餞行。你就席間歌舞一回。與他勸酒。〔旦云〕謹領尊命。〔張太守云〕張千。門首覰着。杜翰林來時。報復我知道。〔正末扮杜牧之上云〕小生姓杜。名牧。字牧之。京兆人也。太和間舉賢良方正。累官至翰林侍讀之職。因公幹至豫章。此處太守張尚之。自幼與小生交善。今日在私宅設酒。與小生餞送。令人來請。須索走一遭去。左右。報復去。道杜某來了也。〔張千做報見科〕〔正末云〕小生薄德。敢勞太守張筵也。〔張太守云〕蔬食薄味。不堪獻敬。聊引餞意耳。左右將酒過來。學士滿飲一杯。〔正末云〕太守請。〔張太守云〕學士。自古道筵前無樂。不成歡樂。今舍下有一女。年方一十三歲。名曰好好。善能歌舞。着他出來歌舞一回。與學士送酒咱。〔正末云〕深蒙厚意。感謝感謝。〔張太守云〕好好。你歌舞一回。伏侍相公咱。〔旦歌舞科〕〔正末云〕小官無甚奇物。瑞文錦一段。犀角梳一副。權表微誠。有詩一首。〔詩云〕汝為豫章姝。十三纔有餘。嬌媚鷓鴣兒。妖嬈鸞鳳雛。舞態出花塢。歌聲上雲衢。贈之天馬錦。堪賦水犀梳。〔張太守云〕好好。謝了相公者。〔旦拜科云〕多謝厚賜。〔正末云〕多有打攪。小生不敢久留。就此告辭長行去也。〔唱〕

【仙呂賞花時】唱一曲金縷悠揚雲謾行。舞一迴綵袖輕盈花弄影。今日個餞送在短長亭。對着這江山勝景。慵斟酒訴離情。

【幺篇】怕聽陽關第四聲。回首家山千萬程。博着個甚功名。教俺做浮萍浪梗。因此上意嬾出豫章城。〔同下〕

〔音釋〕

餞音賤 樂姚去聲 樂音澇 姝音朱 鷓音柘 鴣音姑 塢音五 慵音蟲

第一折

〔外扮牛僧孺引左右親隨上詩云〕閒中清雅理絲桐。樂在琴書可用功。無事休衙消永晝。居然坐嘯古人風。老夫姓牛。名僧孺。字思黯。官拜揚州太守。昔與張尚之杜牧之為忘年友。牧之官拜翰林侍讀。因公差至此。老夫特設一席。令人請去了。左右。若杜牧之來時。報我知道。〔正末引家童上云〕小官杜牧之是也。前年公差至豫章。今又公差至揚州。有太守牛僧孺。原是父輩。今日設席相請。須索走一遭去。〔家童云〕相公。這揚州是好景致也。〔正末云〕家童。你那裏知道。想當初隋煬帝幸廣陵看瓊花。一時繁華。天下無比。你聽我說。〔唱〕

【仙呂點絳唇】錦纜龍舟。可憐空有。隋堤柳。千古閒愁。我則怕春光老瓊花瘦。

〔家童云〕相公。行了這一路州縣。覺都不如這裏人烟熱鬧哩。〔正末唱〕

【混江龍】江山如舊。竹西歌吹古揚州。三分明月。十里紅樓。綠水芳塘浮玉榜。珠簾繡幕上金鈎。〔家童云〕相公。看了此處景致。端的是繁華勝地也。〔正末唱〕列一百二十行經商財貨。潤八萬四千戶人物風流。平山堂。觀音閣。閒花野草。九曲池。小金山。浴鷺眠鷗。馬市街。米市街。如龍馬聚。天寧寺。咸寧寺。似蟻人稠。茶房內。泛松風。香酥鳳髓。酒樓上。歌桂月。檀板鶯喉。接前廳。通後閣。馬蹄階砌。近雕闌。穿玉戶。龜背毬樓。金盤露。瓊花露。釀成佳醞。大官羊。柳蒸羊。饌列珍饈。看官場。慣軃袖。垂肩蹴踘。喜教坊。善清歌。妙舞俳優。大都來一箇箇着輕紗。籠異錦。齊臻臻的按春秋。理繁絃。吹急管。鬧吵吵的無昏晝。棄萬兩赤資資黃金買笑。𢬵百段大設設紅錦纏頭。

〔云〕左右報復去。道杜牧之來了也。〔左右做報見科〕〔牛僧孺云〕老夫無甚管待。左右將酒來。學士滿飲一杯。〔正末唱〕

【油葫蘆】月底籠燈花下遊。閒將佳興酬。綺羅叢封我做醉鄉侯。酌幾杯錦橙漿洗淨談天口。折一枝碧桃春占定拿雲手。〔牛僧孺云〕却不道文苑中古𢠳秀才家。多好此狂飲也。〔正末唱〕打迭起翰林中猛性子挺。拽扎起太學內體樣兒㑳。趁着這錦封未剖香先透。渴時節吸盡洞庭秋。

〔牛僧孺云〕可不道既有知契友。又有可意人。是好宴樂也。〔正末唱〕

【天下樂】端的是一醉能消萬古愁。醒來時三杯。扶起頭。我向那紅裙隊裏奪了一籌。看花呵致成症候。飲酒呵灌的醉休。我則待勝簪花常帶酒。

〔牛僧孺云〕牧之在京師。日日有花酒之樂。老夫有一家樂女子。頗善歌舞。喚他出來伏事學士咱。好好那裏。〔旦上云〕妾身張好好是也。原是張尚之家女童。牛太守大人與張尚之為舊友。遂將妾身過房與牛太守為義女。經今三年矣。今日前廳上宴客。太守大人呼喚。須索見去。〔見科〕〔正末云〕此女是誰。〔牛僧孺云〕是老夫義女。小字好好。喚來歌舞一回。與學士奉一杯酒。〔家童云〕相公。好箇標致的小姐。我那裏曾見來。〔正末唱〕

【那吒令】倒金缾鳳頭。捧瓊漿玉甌。蹴金蓮鳳頭。並凌波玉鈎。整金釵鳳頭。露春纖玉手。天有情天亦老。春有意春須瘦。雲無心雲也生愁。

〔牛僧孺云〕小家之女。有甚十分顏色。〔正末唱〕

【鵲踏枝】花比他不風流。玉比他不溫柔。端的是鶯也消魂。燕也含羞。蜂與蝶花間四友。呆打頦都歇在荳蔻梢頭。

〔牛僧孺云〕牧之。飲個雙盃。〔正末云〕我與大姐穿換一盃。大姐。換了這一杯酒飲過者。〔唱〕

【寄生草】我央了十箇千歲。他剛嚥了三個半口。險涴了內家粧束紅鴛袖。越顯的宮腰嫋娜纖楊柳。添上些芙蓉顏色嬌皮肉。白處似梨花擎露粉酥凝。紅處似海棠過雨胭脂透。

〔牛僧孺云〕牧之。請飲酒。〔正末云〕且住。將文房四寶來。作詩一首相贈。〔家童云〕筆硯在此。〔正末唱〕

【幺篇】磨鐵角烏犀冷。點霜毫玉兔秋。對明窗滄海龍蛇走。蘸金星端硯雲烟透。拂銀牋湘水玻璃皺。〔牛僧孺云〕何勞學士這等費心。〔正末唱〕比及賞吳宮花草二十年。先索費翰林風月三千首。

〔云〕你看這女子。〔詩云〕端的是仙人飛下紫雲車。月闕纔離蟾影孤。却向尊前擎玉盞。風流美貌世間無。〔唱〕

【後庭花】他那裏應答的語話投。我這裏笑談的局面熟。准備着夜月攜紅袖。不覺的春風倒玉甌。〔旦云〕我再斟的滿者。與相公飲咱。〔正末唱〕怎生下我咽喉。勞你個田文生受。志昂昂包古今贍宇宙。氣騰騰吐虹霓貫斗牛。袖飄飄拂紅雲登鳳樓。興悠悠駕蒼龍遍九州。嬌滴滴賞瓊花雙玉頭。風颼颼游廣寒八月秋。樂陶陶倩春風散客愁。濕浸浸錦橙漿潤紫裘。急煎煎想韋娘不自由。虛飄飄恨彩雲容易收。香馥馥斟一杯花露酒。

〔旦云〕此一杯酒擎着不飲。是無妾之情也。〔正末唱〕

【青歌兒】休央及偷香偷香韓壽。怕驚回兩行兩行紅袖。感謝多情賢太守。我是箇放浪江海儒流。傲慢宰相王侯。既然賓主相酬。閒叙筆硯交游。對酒綢繆。交錯觥籌。銀甲輕搊。金縷低謳。則為它倚着雲兜。我控着驊騮。又不是司馬江州。商婦蘭舟。烟水悠悠。楓葉颼颼。不爭我聽撥琵琶楚江頭。愁淚濕青衫袖。

〔牛僧孺云〕學士。再飲一杯咱。〔正末云〕酒勾了也。〔背云〕這女子恰似在何處曾會見他來。〔牛僧孺云〕既然學士飲不的酒。那女子回去罷。〔旦下〕〔正末唱〕

【賺煞尾】比及客散錦堂中。准備人約黃昏後。他不比尋常間墻花路柳。這公事怎肯甘心便索休。強風情酒病花愁。〔牛僧孺云〕無甚管待。承學士屈高就下也。〔正末唱〕這的是釣詩鈎。我醉則醉常在心頭。掃愁箒爭如奉箕箒。〔牛僧孺云〕牧之。 一番相見一番老也。〔正末唱〕遮莫你鬢角邊霜華漸稠。衫袖上酒痕依舊。我正是風流到老也風流。〔下〕

〔牛僧孺云〕老夫念故人情分。安排酒殽。請杜牧之。不想他酒病詩魔。依然如舊。我着家樂奉酒。他說那裏曾見這女子來。是輸不的他那一雙眼。這風子在豫章時。張尚之家曾見來。又早三年光景。長的比那時不同了。可知他看在眼裏。則是到不的他手。張千。等他再來時。你說太守不在家。則着他去。兀那翠雲樓上。閒坐一會。坐的沒意思。他則索回去也。〔下〕

〔音釋〕

黯衣减切 行音杭 髓桑嘴切 釀尼降切 醞音韻 軃音朵 踘音矩 俳音排 叢音從 𢠳音鱉 㑳音鄒 吸音喜 纖西尖切 頦音孩 涴音臥 嫋音鳥 娜挪上聲 肉柔去聲 蘸知濫切 玻音波 瓈音梨 熟裳由切 咽音煙 贍傷佔切 倩青去聲 馥房夫切 觥古橫切 搊音鄒

第二折

〔張千上云〕小人是太守府內親隨。奉老爹鈞語。着我打掃的這翠雲樓。恐怕杜學士到來遊玩。就在此管待他。〔正末引家童上樓科云〕昨日太守開宴出紅粧。細看此女顏色。嬌豔動人。甚有顧戀之意。小官一時疎狂。被叔父識破。念先人之面。未曾加責。今日心中悶倦。故來此翠雲樓遊玩。小官只為酒病花愁。何日是好也呵。〔唱〕

【正宮端正好】衫袖濕酒痕香。帽簷側花枝重。似這等賓共主和氣春風。一杯未盡笙歌送。就花前喚醒遊仙夢。

〔家童云〕相公昨日中酒。今日起遲。你看那樓上。却又早安排的果卓杯盤停當也。〔正末唱〕

【滾繡球】日高也花影重。風香時酒力湧。順毛兒撲撒上翠鸞丹鳳。恣情的受用足玉煖香融。這酒更壓着琉璃鍾琥珀醲。這樓正值着黃鶴仙白兔翁。這酒更勝似釀葡萄紫駞銀甕。這樓快活殺傲人間湖海元龍。這酒却便似瀉金莖中玉露擎仙掌。這樓恰便似看翠盤內霓裳到月宮。高捲起綵繡簾櫳。

〔正末語張千云〕我昨日中酒。且歇息一會。等太守來時。報我知道。〔張千云〕理會的。〔正末同家童俱睡科〕〔旦同四旦上云〕妾身張好好。太守大人使俺來這翠雲樓上。伏事杜翰林。他怎生却睡着了。我喚他一聲。杜老爹。杜老爹。妾身來了也。〔正末起云〕太守大人。可曾來麼。〔旦云〕太守公事忙。且不得來。一徑着妾等來。伏事相公。〔正末云〕伏事甚麼。咱兩個且共席坐者。兀那四位小娘子。會舞唱麼。〔四旦云〕頗會些。〔正末云〕既然會舞唱。大家歡樂飲三杯。〔旦云〕昨日席間怠慢。相公勿罪也。〔正末唱〕

【倘秀才】想當日宴私宅翰林應奉。倒做了使官府文章鉅公。昨日今朝事不同。煖溶溶脂粉隊。香馥馥綺羅叢。端的是紅遮翠擁。

〔云〕小娘子是張好好。這四位小娘子是何人。〔旦云〕這四個是玉梅。翠竹。夭桃。媚柳。一同歌唱。與相公送酒咱。〔正末唱〕

【滾繡球】尊中酒不空。筵前曲未終。你教他繫垂楊玉驄低鞚。准備着倩人扶兩袖春風。我這害酒的渴肚囊。看花的饞眼孔。結下的歡喜緣可着他廝重。我伴着些玉嬋娟相守相從。也不索閒遊柳陌尋歌妓。笑指前村問牧童。直喫的月轉梧桐。

〔旦云〕相公。你在席間坐者。只怕太守到來。妾身且回去咱。〔旦同四旦下〕〔正末做醒科云〕好是奇怪也。恰纔那箇女子。陪侍我飲酒。怎生不見了。〔家童做醒科云〕不覺的盹睡着了。〔正末云〕你見那女子來麼。〔家童云〕相公。你敢昏撒了。幾曾見什麼女子來。〔正末唱〕

【醉太平】又不是癡呆懵懂。不辨個南北西東。恰纔箇彩雲飛下廣寒宮。醉蟠桃會中。一壁廂花間四友爭陪奉。勝似那蓬萊八洞相隨從。只落的華胥一枕夢初濃。都是這風流醉翁。

〔家童云〕適纔剛打了一個盹。又早晚了也。〔正末唱〕

【脫布衫】不覺的困騰騰醉眼朦朧。空對着明晃晃燭影搖紅。這其間在何處殘月曉風。知他是宿誰家枕鴛衾鳳。

【小梁州】這些時陡恁春寒繡被空。冷清清褥隱芙蓉。我則道陽臺雲雨去無蹤。今夜箇乘歡寵。山也有相逢。

【幺篇】怎承望曉來悞入桃源洞。又則怕公孫弘打鳳牢龍。手背上掐着疼。脚面上踏着痛。那裏也情深意重。猶恐是夢魂中。

〔家童云〕相公。則是想着那個人兒。便有夢。我也不想甚麼。那裏得夢來。〔正末唱〕

【一煞】則願的行雲不返三山洞。好夢休驚五夜鐘。我這裏繡被香寒。玉樓人去。錦樹花飛。金谷園空。飛騰了彩鳳。解放了紅絨。摔碎了雕籠。若不是天公作用。險些兒風月兩無功。

〔家童云〕咱家回去罷。休信睡裏夢裏的事。〔正末唱〕

【煞尾】從今後風雲氣概都做了陽臺夢花月恩情猶高似太華峯。風送紗窗月影通。篆裊金罏香霧濛。銀燭高燒錦帳融。羅帕重沾粉汗溶。高插鸞釵雲髻聳。巧畫蛾眉翠黛濃。柳塢花溪錦繡叢。烟戶雲牕閨閣中。可體樣春衫親手兒縫。有滋味珍饈揀口兒供。再不趁蝶使蜂媒廝斷送。再不信怪友狂朋廝搬弄。但能勾魚水相逢。琴瑟和同。〔家童云〕相公。喒回去來。〔正末唱〕早跳出這柳債花錢麵糊桶。〔同下〕

〔音釋〕

醲泥容切 萄音桃 莖音形 鞚空去聲 饞鋤咸切 嬋音蟬 盹敦上聲 懵蒙上聲 懂音董 陡音斗 掐音恰 摔音洒

第三折

〔外扮白文禮引雜當上詩云〕一溪流水泛輕舟。柳岸遊人飲巨甌。自在揚州花錦地。風光滿眼度春秋。小生姓白名謙。字文禮。揚州人也。頗有幾貫貲財。人口順以員外呼之。今有杜翰林以公差至此。明日回程。小生備下蔬酌。與他送餞。令人請去了。這早晚敢待來也。〔正末引家童上云〕小官自牛太守請我飲宴之間。有一女子。歌舞清妙。再去訪謁數次。不放參見。只着在翠雲樓上賞玩。歸來甚是無聊。今欲回程。有白員外相請。須索走一遭去。我想夢中所見那女子。端的是世間少有也呵。〔唱〕

【南呂一枝花】溫柔玉有香。旖旎春無價。多情楊柳葉。解語海棠花。壓盡越女吳娃。從頭髻至鞋襪。覓包彈無半掐。更那堪百事聰明。模樣兒十分喜恰。

【梁州第七】知音呂借意兒嘲風詠月。有體段當場兒攧竹分茶。情着疼熱相牽掛。性格穩重。禮數撐達。衣裳濟楚。本事熟滑。遏行雲板撒紅牙。泛宮商曲和琵琶。受用些成頓段暮雨朝雲。拜辭了有拘束玉堂金馬。快活殺無程期秋月春花。風流。俊雅。傾城。絕代人皆訝。知進退識高下。賢慧心腸不狡猾。是一箇少欠他歡喜冤家。

【隔尾】錦機織就傳情帕。翠沼栽成並蒂花。何日青鸞得同跨。錦衾繡榻。弓鞋羅襪。玉軟香溫受用煞。

〔云〕早來到也。左右報復去。道杜牧之來了也。〔雜當報科云〕杜相公來了也。〔白文禮云〕道有請。〔正末做見科云〕小官有何德能。敢勞員外置酒張筵。何以克當。〔白文禮云〕蔬食薄味。敢屈相公降臨。實小生之幸也。〔正末云〕敢問員外。昨太守開筵相招。席間出一紅粧。善能歌舞。未知誰氏之女。〔白文禮云〕相公不問。小生亦不敢說。此女原是個中之人。先與豫章太守張尚之為侍兒。後來牛太守往豫章經過。取討為義女。善能吹彈歌舞。此女就是張好好。〔正末云〕我道那裏曾見來。不瞞員外說。小官三年前在豫章。張尚之與小官送行。令一女童奉酒。年十三歲。善能歌舞。名曰好好。小官與他瑞文錦一段。烏犀梳一副。經今三年光景。他長成了。十分大有顏色。委實的令人動情也。〔白文禮云〕既然如此。相公那時就問張太守取討此女以為婢妾。豈不美哉。〔正末唱〕

【罵玉郎】這一雙郎才女貌天生下。笋條兒遊冶子花朵兒俊嬌娃。堪寫入風流仕女丹青畫。行一步百樣嬌。笑一聲萬種妖。歌一曲千金價。

〔白文禮云〕小生也曾見來。果然生的風流。長的可喜。〔正末唱〕

【感皇恩】濃粧呵嬌滴滴擎露山茶。淡粧呵顫巍巍帶雨梨花。齊臻臻齒排犀。曲灣灣眉掃黛。高聳聳髻堆鴉。香馥馥冰肌勝雪。喜孜孜醉臉烘霞。端詳着厖兒俊。思量着口兒甜。怎肯教意兒差。

〔白文禮云〕相公與此女有緣有分。所以如此留情也。〔正末唱〕

【採茶歌】非是我自矜誇。則為咱兩情嘉。准備着天長地久享榮華。〔白文禮云〕相公放心。小生務要與相公成就了這樁事。〔正末唱〕既然你肯把赤繩來繫足。久以後何須流水泛桃花。

〔云〕員外在太守前。加一美言。與小官成此一件事。員外之恩。不敢忘也。〔白文禮云〕相公放心。小生自有主意。務要完成了此事。〔正末唱〕

【牧羊關】則今日一言定。便休作兩事家。將你個撮合山慢慢酬答。成就了燕約鶯期。收拾了心猿意馬。合歡帶同心結。連理樹共根芽。知音呂琴中曲。好姻緣錦上花。

〔白文禮云〕相公再住幾日。小生和太守說知。試看如何。〔正末云〕小官公事忙。後會有期也。〔唱〕

【一煞】且陪伴西風搖落胭脂蠟。權寧耐夜月寒穿翡翠紗。閒愁不索撥琵琶。〔白文禮云〕相公則為這小娘子留心那。〔正末唱〕我怎肯浪酒閒茶。再留意裙釵下。暫相別受些瀟灑。隔雲山天一涯。兩地嗟呀。

〔白文禮云〕相公再飲一杯。〔正末云〕酒勾了。小官就此告回。〔白文禮云〕相公慢慢而行。小生說成了。便有書呈奉。望賜回音咱。〔正末唱〕

【黃鍾尾】你題情休寫香羅帕。我寄恨須傳鼓子花。且寧心。度歲華。恐年過。生計乏。〔白文禮云〕相公休別尋配偶。小生務要完成此事。〔正末唱〕縱有奢華豪富家。倒賠裝奩許招嫁。休想我背却初盟去就他。把美滿恩情却丟下。我直着諸人稱揚眾口誇。紅粉佳人配與咱。玉肩相挨手相把。受用全別快活殺。做一對好夫妻出入京華。不強似門外綠楊閒繫馬。〔下〕

〔白文禮云〕杜翰林去了也。風魔了這漢子。若不成就此事。枉送了他性命也。〔詩云〕俊雅長安美少年。風流一對好姻緣。還須月老牽紅線。纔得鸞膠續斷絃。〔下〕

〔音釋〕

旖音倚 旎泥上聲 襪忘罵切 覓音密 掐強雅切 恰強雅切 攧音跌 着池燒切 達當加切 滑呼佳切 慧音惠 猾呼佳切 榻湯打切 煞雙鮓切 顫音戰 厖音忙 答音打 蠟那架切 乏扶加切 奩音廉 殺雙鮓切

第四折

〔牛太守上詩云〕為政維揚不足稱。剛餘操守若冰清。一生不得逢迎力。却被心知也見憎。老夫牛僧孺是也。叨守揚州。三年任滿。赴京考績。老夫探望杜翰林數次。不肯放參我想來。在揚州之時。請他飲酒。出家樂歌唱。曾着他來。與張好好四目相視。不得說話。他心懷此恨。所以嗔怪。揚州有一個白文禮。是老夫的治民。其家巨富。屢次對老夫訴說此事。要將好好配與杜牧之為夫人。成就此一樁美事。他如今也隨老夫來到京師。今日在金字館中。安排宴會。若杜牧之來時。老夫自有主意。〔下〕〔白文禮引隨從上云〕小生白文禮。昔在揚州與杜牧之送行。他只想牛太守家那女子央小生說合。成此親事。如今牛太守任滿回京。小生特隨他來。已將前事達知太守。今日在金字館中。安排筵席。請杜翰林牛太守。務要完成了這門親事。小的每門首看者。杜翰林來時。報復我知道。〔正末上云〕小官杜牧之。自離揚州。經今三載。牛太守望我數次。不曾放參。今日白員外請赴宴。須索走一遭去。想昨宵沉醉。今日又索扶頭也。〔唱〕

【雙調新水令】我向這酒葫蘆着渰不曾醒。但說着花衚衕我可早願隨鞭鐙。今日個酒香金字館。花重錦官城。不戀富貴峥嶸。則待談笑平生。不望白馬紅纓。伴着象板銀筝。似這淮南郡山水有名姓。

〔云〕左右報復去。道杜牧之到了也。〔隨從報科云〕杜翰林來了也。〔白文禮云〕道有請。〔正末做見科云〕量小官有何德能。着員外置酒張筵。何以克當。〔白文禮云〕蔬食薄味。不成管待。請相公歡飲幾杯。〔正末唱〕

【沉醉東風】休想道惟吾獨醒屈平。則待學眾人皆醉劉伶。澆消了湖海愁。洗滌了風雲興。怕孤負月朗風清。因此上落魄江湖載酒行。糊塗了黃粱夢境。

〔云〕員外。今日席上。再有何人。〔白文禮云〕請牛太守去了。這早晚敢待來也。〔牛太守上云〕老夫牛僧孺。今日白文禮在金字館設席相請。左右報復去。道牛太守來了也。〔隨從報科云〕太守老爹來了也。〔白文禮云〕道有請。〔牛太守做見科與正末云〕老夫相訪數次。不蒙放參。只是某緣分淺薄也。〔正末云〕小官連日事冗。有失迎接。叔父勿罪。來日小官設席請罪。就屈員外同席。未知允否。〔白文禮云〕今日且飲過小生這一席。來日同赴盛宴。務要吹彈歌舞。開懷暢飲也。〔正末唱〕

【水仙子】喜的是楚腰纖細掌中擎。愛的是一派笙歌醉後聽。哎。你個孟嘗君妬色獨強性。靠損了春風軟玉屏。戲金釵早嚇掉了冠纓。杜牧之難折證。牛僧孺不志誠。都一般行濁言清。

〔牛太守云〕休題舊話了。今日員外設席。則請飲酒。〔正末云〕酒雖要飲。事也要知。小官三年前曾央白員外訴說一事。未知叔父允否。〔白文禮云〕太守大人。小生曾言將好好小姐。配與杜翰林。尊意如何。〔牛太守云〕既然牧之心順。着好好過來相見。就與牧之為夫人。好好那裏。〔旦上云〕妾身張好好。老爹呼喚。我自過去。〔見科云〕老爹喚你孩兒。有何分付。〔牛太守云〕有杜牧之要娶你做夫人。則今日正是好日辰。等酒筵散後。就過門成親。了此宿緣也。〔正末云〕多謝叔父。〔張府尹上云〕小官張尚之。先任豫章太守。今陞為京兆府尹。因張好好與了牛太守為義女。長大成人。今聘與杜牧之為夫人。某奉聖人的命。因牧之貪花戀酒。本當謫罰。姑念他才識過人。不拘細行。赦其罪責。如今小官親來傳示與他。早來到了。左右報復去。道有京兆府尹下馬也。〔隨從報科云〕有新任府尹老爺下馬也。〔正末云〕道有請。〔張府尹見科〕〔正末云〕呀。張相公來了。〔牛太守云〕京兆相公。別來無恙。〔張府尹云〕牛相公乃是父執。何故同眾位在此。〔牛太守云〕因白員外相招在此。〔張府尹云〕小官因牧之放情花酒。奉朝命本當謫罰。小官保奏。赦其無罪。〔正末云〕多謝大人。〔唱〕

【雁兒落】我則道玉堦前花弄影。原來是金殿上傳宣令。本為個牛僧孺門下人。倒做了杜牧之心頭病。

〔張府尹見旦科云〕這不是我張好好麼。因何在此。〔正末唱〕

【得勝令】則疑是天上許飛瓊。原來是足下女娉婷。你栽下竹引丹山鳳。籠着花藏金谷鶯。都訴出實情。〔白文禮云〕學士。你不拜丈人。還等甚麼。〔正末唱〕我做了強項令肩膀硬。今日箇完成。將這箇俊嬌娥手內擎。

〔張府尹云〕嗨。牧之。因你貪戀花酒。所以朝廷要見你之罪哩。〔正末唱〕

【甜水令】我不合帶酒簪花。沾紅惹綠。疎狂情性。這幾件罪我招承。你不合打鳳牢龍。翻雲覆雨。陷入坑穽。喒兩個口說無憑。

〔張府尹云〕早是小官與學士同窗共業。先奏過赦罪。不然。御史臺豈肯饒人。〔正末唱〕

【折桂令】見放着御史臺不順人情。誰着你調罨子畫閣蘭堂。搠包兒錦陣花營。既然是太守相容。俺朋友間有甚差爭。擺着一對種花手似河陽縣令。裹着一頂漉酒巾學五柳先生。既能勾鸞鳳和鳴。桃李春榮。贏得青樓。薄倖之名。

〔張府尹云〕牧之。你聽我說。〔詞云〕太守家張好好丰姿秀整。引惹得杜牧之心懸意耿。若不是白員外千里通誠。焉能勾結良緣夫為綱領。從今日早罷了酒病詩魔。把一覺十年間揚州夢醒。纔顯得翰林院臺閣文章。終不負麒麟上書名畫影。〔正末唱〕

【鴛鴦煞】從今後立功名寫入麒麟影。結絲蘿配上菱花鏡。准備着載月蘭舟。照夜花燈。暢道朋友同行。尚則怕衣衫不整。畢罷了雪月風花。醫可了游蕩疎狂病。今日箇兩眼惺惺。喚的箇一枕南柯夢初醒。

〔音釋〕

渰音掩 醒平聲 衚音胡 衕音同 鐙登去聲 峥音橙 嶸音橫 滌音體 魄音託 境音景 瓊渠盈切 娉聘去聲 婷音亭 實蠅知切 膀音旁 罨音掩 搠聲卯切 營音盈 漉音鹿 榮餘平切 丰音風 覺音皎 柯音哥

題目 張好好花月洞房春 
正名 杜牧之詩酒揚州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