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救孝子

Top / 元曲選 / 救孝子

救孝子賢母不認屍雜劇

王仲文撰

第一折

〔冲末扮王翛然領張千上〕〔云〕老夫乃王翛然是也。自出身以來。跟隨郎主。累建奇功。謝聖恩可憐。官拜大興府府尹之職。老夫今奉郎主之命。隨處勾遷義細軍。不敢久停久住。收拾鞍馬。便索走一遭去來。〔詩云〕上馬踐紅塵。勾遷義細軍。親承郎主命。豈敢避辛勤。〔下〕〔正旦扮李氏領外楊興祖楊謝祖旦兒王春香上〕〔正旦云〕老身姓李。夫主姓楊。亡過二十餘年也。有兩個孩兒。大的個孩兒喚做楊興祖。年二十五歲。學一身好武藝。小的個孩兒喚做楊謝祖。年二十歲。教他習文。這個是大孩兒的媳婦。喚做春香。他爺娘家姓王。在這東軍莊住。俺在這西軍莊住。俺是這軍戶。因為夫主亡化。孩兒年小。謝俺貼戶替當了二十多年。老身與孩兒媳婦兒每緝麻織布。養蠶繅絲。辛苦的做下人家。非容易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家業消乏。拙夫亡化。拋撇下。癡小寃家。整受了二十載窮孤寡。

【混江龍】今日個孩兒每成人長大。我看的似掌中珠懷內寶怎做的眼前花。一個學吟詩寫字。一個學舞劍輪撾。乞求的兩個孩兒學成文武藝。一心待貨與帝王家。時坎坷。受波查。且澆菜。且看瓜。且種麥。且栽麻。儘他人紛紜甲第厭膏粱。誰知俺貧居陋巷甘粗糲。今日個茅簷草舍。久以後博的個大纛高牙。

〔楊興祖云〕母親在上。您孩兒想來。喒這莊農人家。有甚麼好處。〔正旦唱〕

【油葫蘆】俺孩兒耕種鋤鉋怕甚麼。那裏也有人笑話。想先賢古聖未通達。〔楊謝祖云〕母親。自古以來。可是那幾個。〔正旦唱〕有一個伊尹呵他在莘野中扶犁耙。有一個傅說呵。他在巖牆下拏鍫鍤。〔楊謝祖云〕這兩個都怎生來。〔正旦唱〕那一個佐中興事武丁。那一個輔成湯放太甲。〔帶云〕休說這兩個人。〔唱〕則他那無名的草木年年發。到春來那一個樹無花。

【天下樂】今世裏誰是長貧久富家。〔楊謝祖云〕母親。您孩兒想來。則不如學個令史倒好。〔正旦唱〕哎。你個兒也波那。休學這令史咱。讀書的功名須奮發。得志呵做高官。不得志呵為措大。〔帶云〕你便不及第回來呵。〔唱〕只守着個村學兒也還清貴煞。

〔王翛然領張千拏雜當上云〕老夫王翛然。奉聖人的命。着往河南路勾遷義細軍。本合着有司家勾取。恐怕有司家擾民。老夫親自勾軍。來到此開封府西軍莊。有一家兒人家。姓楊。這厮替他當軍二十餘年。我拏住這厮道。楊家兩個孩兒。成人長大。可以着他親自當軍去。兀那厮。此話是實麼。〔雜當云〕並無虛言是實。〔王翛然云〕既然如此。你就引着我到他家去。〔張千云〕楊家有人麼。出來見勾軍的大人咱。〔楊興祖云〕理會的。我見大人去。〔做見王翛然跪科云〕大人喚小的每有何事。〔王翛然云〕兀那小厮。你是楊家的。你家裏再有甚麼人。喚出來。〔楊興祖做報正旦科云〕母親。有遷軍的王大人在於門首哩。〔正旦云〕孩兒也。洒掃了草堂。我自接待去咱。〔正旦見科〕〔王翛然云〕兀那婆子。你是那西軍莊楊家麼。〔正旦云〕老身家便是。〔王翛然云〕老夫勾遷義細軍。拏住這個小厮。他說道是貼戶。替你家當了二十年軍也。你為什麼要他替來。〔正旦唱〕

【憶王孫】則為這孩兒每幼小且饒咱。〔王翛然云〕小厮每長立成人也。〔正旦唱〕今日個長立成人俺可也合替他。〔王翛然云〕你家裏丁產多。〔正旦唱〕雖然是丁產多時也告乏。〔王翛然云〕他替你家當了二十年也。〔正旦唱〕則他這數年家。將俺寡婦孤兒躭待煞。

〔做拜謝雜當科〕〔王翛然云〕兀那婆子。你為何拜他。〔正旦云〕大人。這軍身元是俺家的。多虧這貼戶替俺當了二十年。今年輪也輪着俺家當了。〔王翛然云〕好個一家兒本分的人家。有了軍身也放了那小厮。你自營生去。〔雜當云〕謝了爺爺。不要孩兒每當了軍。我也無甚事。賣葱菜兒去也。〔下〕〔王翛然云〕兀那婆子。你有兩個小厮。着那一個小厮當軍去。〔正旦云〕請大人下馬來。到草堂上坐。老身有兩個孩兒。隨大人揀一個當軍去便了。〔王翛然云〕兀那婆子。老夫隨處遷軍。不曾停一時半霎。你請老夫下馬來。到草堂上。兩個小厮。隨分揀一個去。老夫便下馬來。到草堂坐一坐。怕做甚麼。〔王翛然做坐科〕〔正旦同楊興祖謝祖叩頭科〕〔王翛然云〕兀那婆子。老夫公家事忙。兩個小厮。着那一個小厮。跟老夫當軍去。〔正旦云〕老身有兩個孩兒。論禮呵則着大的個孩兒當軍去。〔王翛然云〕兀那婆子。你說的是。我就依着你着大的個孩兒去。兀那小厮。你可肯去麼。〔楊興祖云〕大人在上。小人是楊興祖。從小裏習學武藝。兄弟是楊謝祖。從小裏頗看詩書。豈不聞家憑長子。國憑大臣。這軍役是俺家的。小人合該當軍去。〔楊謝祖跪云〕大人在上。小人楊謝祖。從小裏看書。雖然不會武藝。比及大人今日來。小人夜得一夢。跟着大人出征。夢中作了四句氣概詩。〔王翛然云〕你記的麼。〔楊謝祖云〕記的。早間抄寫在此。大人是看咱。小人正該當軍去。〔王翛然云〕有寫本將來我看。〔念科〕昨夢王師大出攻。夢魂先到浙江東。屯軍百萬西湖上。立馬吳山第一峯。嗨。這小的有這等氣概。是軍伍中吉祥的勾當。這等呵着小的楊謝祖去。〔正旦云〕大人。小的個孩兒軟弱。他那裏去的。則着大的個孩兒當軍去。〔王翛然云〕兀那婆子。你着這大的個孩兒當軍去。他會什麼武藝來。〔正旦唱〕

【醉中天】大孩兒幼小習弓馬。武藝上頗熟滑。可便凛凛身材七尺八。宜攢帶堪披掛。〔王翛然云〕便着這小厮去也無傷。〔正旦唱〕這小的兒力氣又不加。則合向冷齋中閒話。從來個看書人怎任兵甲。

〔王翛然云〕兀那婆子。端的着誰去。〔正旦云〕大的個孩兒有膂力。去的。小的孩兒軟弱。去不的。〔王翛然云〕兀那婆子。你說道大的孩兒有膂力。去的。小的軟弱。去不的。〔正旦云〕小的個孩兒本去不的。〔王翛然云〕噤聲。這婆子。你元說道兩個小厮。隨老夫揀一個去。那小的個楊謝祖。他夢見老夫遷軍。做下四句氣概詩。我說道是軍伍中得這等識字的人。可多得用處。你左來右去。則着大的個孩兒去。說他有膂力可去得。小的個孩兒軟弱去不得。我想這大的個小厮。必然是你乞養過房螟蛉之子。不着疼熱。那小的個孩兒。是你親生嫡養。便好道親生子着己的財。以此上不着他去。〔詩云〕老婆子心施巧計。將老夫當面瞞昧。兩三番留下小兒。必定是前家後繼。兀那婆子。你說的是。萬事都休。說的不是。張千。准備着大棒子者。〔正旦云〕大人。都是老身的孩兒。着老身說甚麼那。〔王翛然云〕兀那婆子。你說。你若不說呵。將大棒子來打呀。〔正旦云〕大哥二哥兒也。我說也。說則說。你休怨者。〔王翛然云〕如何。我說前家後繼麼。〔正旦云〕告大人暫息雷霆之怒。略罷虎狼之威。聽老身說一遍咱。亡夫在日。有一妻一妾。妻是老身。妾是康氏。生下一子。未曾滿月。因病而亡。這小的孩兒楊謝祖。便是康氏之子。未及二年。和夫主也亡化過了。亡夫曾有遺言。着老身善覷康氏之子。經今一十八年。不曾有忘。此子與老身之子。一般看承。則是不別夫主之言。為什麼則教大的個孩兒當軍去。那大小厮是老身親生的。陣面上有些好歹呵。這小的個孩兒。也發送的老身入土。大人。道不的個公子登筵。不醉即飽。武夫臨陣。不死則傷。倘或小的個孩兒當軍去呵。有些好夕。便是老身送了康氏之子。老身死後。有何面目見亡夫於九泉之下。只此老身本心。伏取大人尊鑑。〔王翛然驚科云〕婆子請起。這等是老夫差了也。便好道方寸地上生香草。三家店內有賢人。依着你則着大的個孩兒當軍去。可准備軍裝。〔楊興祖云〕恁的呵謝了大人。〔楊興祖做與旦兒刀子科云〕大嫂你近前來。我這把刀子。你兄弟數番家問我要。我不曾與他。今日我當軍去也。你若回家去時。就帶這把刀子。與你兄弟去。〔旦云〕楊大。我問你咱。你與我這把刀子。妳妳知道麼。〔楊興祖云〕不知道。〔旦云〕小叔叔知道麼。〔興祖云〕也不知道。〔旦云〕楊大。你好粗魯也。你與我這把刀子。妳妳不知。叔叔也不知。久已後俺兄弟帶出這把刀子來。則道春香抵盜了楊家的家私哩。〔王翛然云〕甚麼人這般鬧。〔正旦云〕你為什麼這般鬧。〔旦云〕為這把刀子。俺兄弟數番家問楊大要。楊大今日臨行也。與我這把刀子。着與俺兄弟。媳婦兒便道妳妳和叔叔知道麼。楊大道不知道。媳婦兒道既然不知。久已後我兄弟帶將出來。則道春香抵盜了楊家什麼家私哩。〔正旦云〕可打甚麼不緊。大人。楊大和媳婦兒為一把刀子鬧來。〔旦跪科〕〔王翛然云〕這婦人是誰。〔正旦云〕這個是楊大媳婦兒。〔旦云〕大人。俺這把刀子。俺兄弟數番家問楊大要。楊大今日臨行也。與我這把刀子。着與我兄弟去。媳婦兒便道。妳妳和小叔叔知道麼。楊大道不知道。媳婦兒道。既然不知道。久已後我兄弟帶將出來。則道春香抵盜了楊家什麼家私哩。〔王翛然云〕嗨。這小的又賢慧。春香。你將這把刀子來我看咱。好。是把鑌鐵刀子。孩兒將的家去。與兄弟帶。久已後便有些爭競。到於官府中。你道遷軍的王翛然大人見來。這把刀子。久已後我與你做個大證見哩。〔旦云〕謹依大人鈞旨。〔正旦云〕孩兒每將酒來。大人。村酒不堪奉獻。可也是老身的一點敬心。〔王翛然做飲酒科〕將酒來。兀那婆子。老夫隨處遷軍。水也不吃人的。你是個賢孝的人家。我便吃幾杯怕做甚麼。我吃了酒。你有甚麼話分付你那楊興祖。我便索去也。〔旦云〕楊大。你飲過酒者。則今日我手裏吃這盞酒。再也不要吃酒了。〔正旦云〕孩兒也。你那吃酒的日子有哩。〔唱〕

【後庭花】得志呵你上金鑾斟玉斝。賜宮花簪𩬆髮。不得志呵只飲着老瓦盆邊酒。看看那蒺蔾沙上花。〔楊興祖云〕母親。有甚麼言語教道您孩兒咱。〔正旦唱〕欲要那眾人誇。有擎天的好聲價。忠於君能教化。孝於親善治家。尊於師守禮法。老者安休擾亂他少者懷想念咱。這幾樁兒莫悞差。

〔楊興祖云〕母親。還有甚言語教您孩兒咱。〔正旦唱〕

【青哥兒】兒呵你不索問天問天買卦。也只為人消人消的這物化。弄的我母子分離天一涯。見孩兒攀鞍跨馬。披袍貫甲。臂上刀扎。腰間箭插。就不由俺不撲簌簌淚如麻。情牽掛。

〔楊興祖云〕則今日辭別了母親便索長行也。〔正旦云〕孩兒。路途上小心在意。楊謝祖別了你哥哥者。〔楊謝祖云〕哥哥。路上小心在意者。〔楊興祖云〕兄弟也。你在家中。好生侍奉母親。〔正旦唱〕

【賺煞尾】大的兒前赴戰場中。小的兒且在寒窗下。你守着這書冊琴囊硯匣。您哥哥劍洞槍林快厮殺。九死一生不當個耍。〔楊興祖云〕您孩兒托賴着母親的福廕。若到陣上一戰成功。但得個一官半職。改換家門。可也母親訓子有功也。〔正旦唱〕我也不指望享榮華。只願你無事還家。〔做拏鋤頭科〕〔唱〕我把這農具收拾為甚那。〔楊興祖云〕母親。收拾農具。有是為何。〔正旦唱〕大哥也恐怕你武不能戰伐。文不解書劄。〔帶云〕還家來。有良田數頃。耕牛四角。〔唱〕趁着個一犂春雨做生涯。〔正旦同楊謝祖旦兒下〕

〔王翛然云〕楊興祖。你休煩惱。我與你一封書。見兀里不罕元帥。說你一家兒賢孝的人家。必然擡舉你也。〔楊興祖云〕多謝大人。則今日便拜辭當軍去也。〔王翛然詩云〕今日勾軍在路途。楊家子母世間無。〔楊興祖詩云〕歸來身佩黃金印。方表英雄大丈夫。〔同下〕

〔音釋〕

翛音消 繅音騷 乏扶加切 撾音查 坷珂上聲 糲那架切 纛音毒 鉋音袍 達當加切 耙音罷 鍫俏平聲 鍤抽鮓切 甲家上聲 發方雅切 那音拿 煞雙鮓切 咱茲沙切 躭都藍切 霎音殺 熟裳由切 滑呼加切 八巴上聲 膂音呂 螟音名 蛉音零 慧音會 鑌音賓 斝音賈 髮方雅切 蒺音疾 藜音梨 法方雅切 扎莊洒切 插抽鮓切 簌音速 匣奚加切 殺雙鮓切 伐扶加切 劄莊洒切

楔子

〔卜兒王婆婆上云〕老身東軍莊人氏王婆婆。有個女兒喚做春香。嫁在西軍莊與楊興祖為妻。女壻當軍去了半年。待取我那女孩兒春香家來。拆洗衣服。說了一個月。不見回家。我如今只得親自往西軍莊上。取那女孩兒去。〔詩云〕今去取春香。歸家拆舊裳。關鎖門和戶。親自到西莊。〔下〕〔正旦領旦兒上云〕自從楊大當軍去了。可早半年光景也。親家母常時寄信來。要媳婦兒春香去拆洗衣裳。如今正是農忙時節。孩兒。無人送的你去怎好。〔旦云〕妳妳。着小叔叔送我家去。怕做甚麼。〔正旦云〕也道的是。喚秀才哥哥來。〔楊謝祖上云〕小生楊謝祖。哥哥當軍去了。我在書房中攻書。母親呼喚。不知有何事。〔見正旦科〕〔正旦云〕孩兒也。有親家母累次來取您嫂嫂家去。拆洗衣服。我不曾教去。如今又來取。爭奈農忙時節。無人送去。孩兒也。你休避辛勤。送你嫂嫂去咱。〔楊謝祖云〕別着個人送去也好。母親尋思波。嫂嫂年幼。哥哥又不在家。謝祖又年紀小。倘若有那知禮者。見親嫂嫂親叔叔。怕做什麼。有那不知禮的。見一個年紀小的後生。跟着個年紀小的婦人。恐怕惹人笑話。〔正旦云〕兒也。便好道順父母之言。呼為大孝。依着我的言語走一遭去。〔楊謝祖云〕母親的言語。不敢有違。您孩兒便送嫂嫂家去。〔正旦云〕你送到林浪嘴兒邊。可便回來。叫嫂嫂自去。〔楊謝祖云〕理會的。〔正旦唱〕

【仙呂賞花時】可正是目下農忙難離摘。我也幾度徘徊無㓦劃。〔帶云〕待不教你去呵。〔唱〕爭奈我許的他明白。等收了蠶麥。直送到莊宅。

【幺篇】依着我皓首蒼顏老妳妳。使着你個黃卷青燈的小秀才。且離了看書齋。小叔叔送嫂嫂也非為分外。〔帶云〕但送過山坡望見莊宅。〔唱〕教他獨自去你便早回來。〔下〕

〔旦同楊謝祖行科〕〔楊謝祖云〕嫂嫂。我依着母親。送嫂嫂去。我將這包袱後頭跟着。請嫂嫂先行。〔旦云〕我依着叔叔先行。〔楊謝祖云〕說着話。可早來到林浪嘴上也。嫂嫂。這包袱你自將去。〔旦云〕叔叔。過了這林坡。望見莊宅也。叔叔再送我幾步兒咱。〔楊謝祖云〕嫂嫂。母親的言語。教我送到這林浪嘴兒。不爭送將過去。回家時母親若問我。謝祖難回話也。〔旦云〕叔叔說的是。請回去罷。〔楊謝祖云〕嫂嫂。親家母行多多上覆。無事早些來家。休教母親盼望。嫂嫂請行。謝祖回去也。〔下〕〔淨扮賽盧醫領啞梅香上詩云〕我是賽盧醫。行止十分低。常拐人家婦。冷鋪裏做夫妻。自家賽盧醫的便是。我去本府推官家行醫。我看上他家個梅香。被我拐將出來。到這半路裏。他要養娃娃。他是個啞子。我怎麼看得他。則在這裏睡着。等他養了再做計較。〔見旦忙起科〕大嫂拜揖。〔旦回禮科〕〔賽盧醫云〕大嫂。我有一個老婆。他要養娃娃。你是一般婦人家。煩你替我看一看。〔旦兒云〕我那裏會做收生的老娘。〔賽盧醫怒科云〕你不肯麼。這裏無人。我便打殺了你。〔旦兒云〕哥哥休鬧。我去看他便了。〔看科〕〔旦慌科云〕哥哥。他不死了也。〔賽盧醫云〕好好好。你身邊現帶着刀子哩。我活活的個人。他要養娃娃。你就一刀殺了他。便待干罷。你跟的我去。萬事皆休。不跟的我去。我就奪這刀子殺了你。〔旦云〕哥哥是什麼話。饒我性命。〔賽盧醫奪刀科〕〔旦背云〕他如今行兇了。我婦人家怎對付的他。我且跟將去。一路上若有官府處。我可告他。楊興祖。則被你痛殺我也。罷罷罷。我跟將你去。〔賽盧醫云〕待我剝下你的衣服。將來與梅香穿上。就着這把刀子。劃破他面皮。揣在懷裏。你休言語。跟着我走。〔旦兒云〕楊大也。則被你痛殺我也。〔賽盧醫詩云〕這個婦人家生得好。跟我去不用惱。前路上撞着人。快些兒跑跑跑。〔同下〕

〔音釋〕

摘齋上聲 㓦音擺 劃胡乖切 白巴埋切 麥音賣 宅音柴

第二折

〔正旦上云〕媳婦兒去了半月也。再沒一個信息。怎生得個人去接他回家也好。〔卜兒上云〕轉過隅頭。抹過屋角。此間便是楊家門首。我自入去。〔見科云〕親家母。好麼好麼。〔正旦云〕新家母。多時不見。〔卜兒云〕親家母怎生失信。自從說着我女孩兒春香回家。拆洗衣服。可早一個月也。〔正旦云〕便是一月由他住。〔卜兒云〕我女孩兒不曾來。〔正旦云〕不來也罷。且教孩兒你家住者。〔卜兒云〕親家母。你好葫蘆提也。〔正旦云〕我怎葫蘆提。〔卜兒云〕親家母。我一月前問你要女孩兒拆洗衣服。你只是不肯着他來。我今日親自來接他。你倒說在我家裏。這不是葫蘆提那。〔正旦云〕親家母。半月前送將媳婦兒去了也。〔卜兒云〕你教誰送去來。〔正旦云〕我教秀才哥哥送去來。半個月也。你不見呵。可那裏去了。書房中秀才哥哥安在。〔楊謝祖云〕小生楊謝祖。正在書房中攻書。母親呼喚。須索見去。〔做見科云〕母親。你孩兒來了也。有何事分付。〔正旦云〕楊謝祖。我着你送嫂嫂去。你送到那裏回來了。〔楊謝祖云〕領着母親的言語。送到那林浪嘴兒。謝祖回來。嫂嫂自去了。〔正旦云〕孩兒。你敢做下來也。〔卜兒云〕親家母。有什麼難見處。他哥哥不在家。你着他送去。他又青春。我女兒年少。他必然調戲我女孩兒。嗔怪不肯。是他所算了我女孩兒的性命也。〔楊謝祖云〕兀的不冤枉殺我也。〔卜兒云〕你知書不知禮。我和你見官去來。〔正旦云〕親家母且休鬧。喒尋去來。媳婦兒春香。〔卜兒云〕女孩兒春香。〔楊謝祖云〕嫂嫂春香。〔連叫科〕〔正旦唱〕

【正宮端正好】只我那腹中愁。心頭悶。也何如大限臨身。〔帶云〕便好做大限臨身呵。〔唱〕合着雙眼都不問。今日個這愁悶何時盡。

【滾繡球】兒呵喒子母們。緊厮跟。索與他打簸箕的尋趁。恨不得播土揚塵。又無個過往的人。左右的隣。你教我向着那一搭兒盤問。越寂寂四野無聞。謾蹅殘萋萋芳草迷荒徑。凝望見段段田苗接遠村。〔帶云〕媳婦兒呵。〔唱〕知他那裏也安身。

〔做到林子前科〕〔丑扮牧童同伴哥上云〕伴哥。喒放牛去來。〔楊謝祖云〕哥哥每。你曾見個婦人來麼。〔牧童云〕我見來。〔楊謝祖云〕在那裏。〔牧童云〕在那林浪裏蛆穰着哩。〔楊謝祖云〕哥哥。那個不是死的。〔牧童云〕誰曾見那活的來。伴哥休惹事。喒回去來。〔下〕〔卜兒云〕聽說林浪中一個屍骸。准是我那女孩兒的。俺是看去咱。〔做看科〕〔正旦唱〕

【倘秀才】我也避不的臭氣怎聞。覰不的屍蟲亂滾。疑怪這鴉鵲成羣繞定着這座墳。屍骸雖朽爛。衣袂尚完存。見帶着些血痕。

【滾繡球】我這裏孜孜的覰個真。悠悠的諕了魂。〔楊謝祖云〕母親。你怕怎麼。〔正旦唱〕兒呵怎不教您娘心困。怎生來你這送女客了事的公人。〔卜兒云〕兀那死了的是我那女孩兒也。〔正旦唱〕媳婦兒也你心性兒淳。氣格兒溫。比着那望夫石不差分寸。這的就是您築墳臺包土羅裙。則這半坵黃土誰埋骨。抵多少一上青山便化身。也枉了你這芳春。

〔卜兒云〕還說個甚麼。我女孩兒現今沒了。明有清官。我和你見官去來。〔淨扮孤同丑令史張千李萬冲上〕〔孤詩云〕小官姓鞏。諸般不懂。雖然做官。吸利打哄。小官乃本處推官鞏得中是也。一來下鄉勸農。二來不見了個梅香。我如今就去尋一尋。擺開頭踏。慢慢的行者。〔卜兒跪下告科云〕好冤屈也。〔孤云〕你告什麼。〔卜兒云〕告人命事。〔孤云〕外郎。快家去來。他告人命事哩。休累我。〔令史云〕相公不妨事。我自有主意。〔孤云〕我則依着你。張千。接了馬者。〔令史云〕相公下馬來。整理這公事。張千。借個桌子來。等相公坐下。張千。拏過那一起人來。〔做拏眾跪科〕〔孤云〕外郎也。你不放了屁也。〔令史云〕不是我。〔孤云〕我聞一聞。真個不是你。哦。元來是那林浪裏一個死屍臭。外郎。你問他。我則不言語。〔令史云〕相公且住一邊。待我替你問。兀那婆子。你敢為這屍首告狀麼。〔卜兒云〕正是為這個屍首。〔令史云〕誰是屍親。〔卜兒云〕婆子是屍親。〔令史云〕兀那婆子。說你那詞因來。〔卜兒云〕大人可憐見。老身乃東軍莊人氏。姓王。有個女孩兒是春香。〔令史喝云〕噤聲。老弟子說詞因。兩片嘴必溜不刺瀉馬屁眼也似的。俺這令史有七脚八手。你慢慢的說。〔卜兒云〕大人可憐見。老身是東軍莊人氏。姓王。我有個女孩兒。喚做春香。嫁與西軍莊楊興祖為妻。就是這婆子的大孩兒。楊興祖當軍去了。有小叔叔楊謝祖。數番家調戲我這女孩兒。見他不肯。將俺孩兒引到半路裏殺壞了。望大人與我做主咱。〔令史云〕兀那婆子。這屍首是麼。〔正旦云〕這衣服是。屍首不是俺媳婦兒的。〔令史云〕怎麼這衣服是。屍首不是。你說我試聽咱。〔正旦唱〕

【倘秀才】被鴉鵲啄破面門。狼狗咬斷脚根。到底是自己孩兒看的親。〔孤云〕依着我則是打。〔正旦唱〕官人休發怒。外郎你莫生嗔。且聽喒從長議論。

〔令史云〕兀那婆子。人命的事。待議論甚麼。〔正旦唱〕

【滾繡球】人命事多有假未必真。〔令史云〕我務要問成也。〔正旦唱〕要問時則宜慢不可緊。為甚的審緣因再三磨問。也則是恐其中暗昧難分。〔令史云〕我是六案都孔目。〔正旦唱〕休倚恃你這牙爪威。〔令史云〕我這管筆着人死便死。〔正旦唱〕休調弄你這筆力狠。〔令史云〕我這枝筆比刀子還快哩。〔正旦唱〕你那筆尖兒快如刀刃。殺人呵須再不還魂。可不道聞鐘始覺山藏寺。到岸方知水隔村。休屈勘平人。

〔令史云〕張千。打着他認那屍首去。〔孤云〕你休打他。你打死了他。你便償他的命。〔正旦唱〕

【叨叨令】這關天的人命事要您個官司問。又不曾經檢驗怎着我屍親認。現如今雨淋漓正值着暑月分。那屍骸全毁爛都是些蛆螬糞。我其實認不的也波哥。我其實認不的也波哥。怎與他那從前模樣渾別盡。

〔楊謝祖拏刀子科云〕母親。兀的不是我哥哥的刀子。〔正旦云〕兒也。休覷他。〔令史云〕相公。你見麼。屍首傍邊放着一把刀子。這小厮看見。就害慌了也。眼見的是這小厮欺兄殺嫂。兀那婆子。這刀子是您家的麼。〔孤云〕將來我看。倒好把刀子。總承我罷。好去切梨兒吃。〔正旦云〕這把刀子是。衣服是。屍首不是俺媳婦兒的。〔令史云〕兀那婆子。你媳婦兒在生時怎麼模樣。〔正旦唱〕

【四煞】俺媳婦兒呵臉搽紅粉偏生嫩。眉畫青山不慣顰。瑞雪般肌膚。曉花般丰韻。楊柳般腰肢。秋水般精神。白森森的皓齒。小顆顆的朱唇黑鬒鬒的烏雲。這裏又離城側近。怎不喚一行仵作仔細檢報緣因。

〔令史云〕兀那婆子。你着我檢屍。這夏間天道。你着我怎麼檢。檢不的了也。〔正旦唱〕

【三煞】則合將豔醋兒潑得來匀匀的潤。則合將粗紙兒搭得來款款的溫。為甚來行兇。為甚來起釁。是那個主謀。是那個見人。依文案本。遍體通身。洗垢尋痕。若是初檢時不曾審問。怕只怕那再檢日怎支分。

〔令史云〕噤聲。這婆子好無理也。我是把法的人。倒要你教我這等這等檢屍。你也曉的。春正夏四。秋九冬十。纔是檢屍的時分。如今正是六月天道。雨水也下了幾陣。暑氣蒸。蛆蟲鑚。筋骨凋零。眉目難分。爪髮解脫。難以檢覆。張千。你去城裏喚一個巧筆丹青來。依着這屍首畫一個圖本。着這婆子畫一個字。領將這屍首去燒毁了。依着這屍傷圖本打官司。便與我燒了這屍首者。〔正旦云〕燒不的。〔令史云〕怎麼燒不的。〔正旦唱〕

【二煞】不爭將這屍傷彩畫成圖本。則合把屍狀詞因依例申。便做道屍首傷殘。爪髮解脫。筋骨凋零。眉目難分。〔令史云〕可知檢不得了也。我照覷你只是領那屍首去燒了者。〔正旦云〕燒不的燒不的。〔唱〕你道是難以檢覆。照覰屍親。許令燒焚。我只道不如生殯。且留着別冤屈辨清渾。

〔令史云〕快燒了者。〔正旦云〕燒不的。〔唱〕

【煞尾】不爭難檢驗的屍首燒做灰燼。却將那無對證的官司假認了真。〔令史云〕天色晚了也。將這一行人拏到衙門裏去。〔做押起楊謝祖科〕〔正旦唱〕到來日急煎煎的娘親插狀論。怎禁他惡噷噷的曹司責罪緊。實呸呸的詞因不准信。磣可可的殺人要承認。生刺刺的刑法枉推問。粗滾滾的黃桑杖腿筋。硬邦邦的竹簽着指痕。紇支支的麻繩箍腦門。直挺挺的廳前悶又昏。哭。吖吖的連聲喚救人。冷丁丁的慌忙用水噴。雄赳赳的公人手脚哏。那時節敢將你個軟怯怯的孩兒性命損。〔下〕

〔令史云〕相公。這人命的事。非同小可。且到衙門裏。慢慢問他。〔孤云〕外郎。這場事多虧了你。叫張千去買一壺燒刀子與你吃咱。〔同下〕

〔音釋〕

簸音播 趁嗔去聲 嵖音渣 諕音夏 嚇音黑 鞏公上聲 勘坎去聲 月魚靴切 別邦耶切 顰音貧 丰音風 森音參 鬒音軫 仵音五 釁欣去聲 燼音信 噷音去聲 磣參上聲 簽音僉 箍音姑 吖音鴉 丁音爭 赳音九 哏狠平聲

第三折

〔孤同令史李萬上〕〔孤詩云〕我做官人只愛鈔。再不問他原被告。上司若還刷卷來。廳上打的狗也叫。小官夜來勸農回家。那一起人告狀的。都與我拏將過來。外郎都憑你。我則不言語。〔令史云〕相公。那個婆子再三不肯認這屍首。我務要問成了。將那一行拏上廳來。〔張千押正旦同楊謝祖悲科上〕〔正旦云〕天那。誰想有這場寃枉的事也。〔唱〕

【中呂粉蝶兒】不知那天道何如。怎生個善人家有這場點污。人命事不比其餘。若是沒清官。無良吏。教我對誰分訴。早是俺活計消疎。更打着這非錢兒不行的時務。

【醉春風】天那這寃枉幾時伸。憂愁甚日楚。但留的俺這雪霜也似白頭顱。兒也倒大來是福。福。只索打會官司。吃會痛苦。受會恥辱。

〔做跪科〕〔令史云〕兀那婆子。是個刁狡不良的。左來右來。不肯認這屍首。這婆子你差了也。不合着這廝。送那嫂嫂去。眼見的調戲他那嫂嫂不從。怕你知道就殺了他嫂嫂。你當初別央及一個人送他。無這一場官司事也。〔正旦唱〕

【迎仙客】怕不要倩外人。那裏取工夫。正農忙百般無是處。因此上教小孩兒莫違阻。您娘親面囑付。送嫂嫂到一半程途。便回來着他自家去。

〔令史云〕這小廝和那嫂嫂敢不和麼。〔正旦唱〕

【紅繡鞋】他叔嫂從來和睦。〔令史云〕你這婆子替兒嫌婦那。〔正旦唱〕俺姑媳又沒甚傷觸。〔令史云〕一定是這小廝發意生情。殺了他嫂嫂也。〔正旦唱〕若說他發意生情半星也無。〔帶云〕大人呵。〔唱〕您揣明鏡懸秋月。照肝膽察實虛。與俺那平人每好生做主。

〔令史云〕相公。兀那小廝見他那母親在這裏。左來右來。不肯招。我支轉這婆子。那小廝好歹招了。兀那婆子。你保的你這孩兒不是殺人賊麼。〔正旦云〕我的孩兒我怎生保不的。〔令史云〕你去司房裏。畫一個字。領的你這孩兒出去。可不好麼。〔正旦云〕休道着老身畫一個字。便是等身圖也畫與你。〔楊謝祖云〕母親你休去。他要打我也。〔正旦云〕外郎哥哥。老身去了時。你休打俺孩兒。〔令史云〕我不打他。〔又回科〕〔令史云〕兀那婆子。兩次三番的。你就是不去。我也要打他。你也護他不得。〔正旦云〕孩兒我去也。便打死你也休招。〔正旦下〕〔令史云〕祗候人把了門者。兀那小廝。你招了罷。〔楊謝祖云〕你着我招個甚麼。〔令史云〕不打不招。只得打。〔做打科〕〔楊謝祖云〕我委實不省的。你着我怎麼樣招。〔令史云〕兀那小廝。你來。我教你。你只說母親使我送俺嫂嫂去。我來到這無人處。我調戲嫂嫂。嫂嫂不肯。我拔出刀子來止望諕嚇成姦。爭奈嫂嫂堅執的不肯。是我一時間抽刀不入鞘。就殺了嫂嫂。你招了箇欺兄殺嫂呵。待三兩日後。我着人保你出去。〔楊謝祖云〕這等你就替我招了罷。〔令史云〕干我甚麼事。替你招。張千打着者。〔打科〕〔楊謝祖云〕我有何面目見母親哥哥。兀的不痛殺我也。〔正旦云〕兀的不打俺孩兒哩。〔祗候云〕不是打你孩兒。別問事哩。〔正旦云〕哥哥也。是打俺孩兒咱。〔祗候打攔云〕你休過去。別問事哩。〔正旦唱〕

【普天樂】受摧殘。遭凌辱。這無情的棍棒。俺孩兒是有限的身軀。〔祗候做喚科云〕楊謝祖甦醒着。〔正旦唱〕你看麼揪頭髮將名姓呼。噴冷水將形容來污。打的來應心疼痛處。怎不教我放聲啼哭。常言道做着不避。避着不做。〔正旦做打閃過跪科〕〔唱〕我可便死待何如。

〔令史云〕張千。拏過那厮來。我着你把着門。你怎麼放過他來。〔孤做怒喝祗候科云〕好打。〔令史云〕兀那婆子你歡喜咱。有了殺人賊也。〔正旦云〕外郎哥哥。那殺人賊有在那裏。〔令史云〕你孩兒對我說來。他道送嫂嫂回去。中途調戲嫂嫂。他堅意不肯。不誤間拔出刀子來殺了他。招了個欺兄殺嫂也。〔正旦云〕外郎哥哥。你家裏敢有這般勾當。〔令史云〕您家裏有這般勾當。〔孤云〕我家倒有。〔正旦叫冤科云〕人命事關天關地。不曾檢屍怎成的獄。〔令史云〕且莫說屍首毁壞。難以檢覆。現有衣服刀子。就是證見了也。〔正旦唱〕

【上小樓】你道屍毁爛難以檢覆。焚燒了無個顯故。你道是招呼屍親。審問明白。止不過賍仗衣服。這件事。有共無。總是個疑獄。且停推再三思慮。

〔令史云〕你保的你這孩兒不是殺人賊麼。〔正旦云〕外郎哥哥。我的孩兒我怎麼保不的。〔令史云〕傻老婆子。你使他東頭去。他出的門往西去了。你怎麼得知道。〔正旦唱〕

【幺篇】種地呵莫過主。知子呵莫過母。俺孩兒若犯了王條。違了法度。我便與了文書。着他來。償命去。別無詞訴。便倂殺了我個做娘的償他媳婦。

〔令史云〕兀那婆子。招狀是實了也。怎生饒的。〔正旦叫冤科〕〔唱〕

【滿庭芳】似這等含冤負屈。拚着個割捨了三文錢的潑命。更和這半百歲的微軀。〔令史云〕潑婆子。你敢怎的。〔正旦唱〕你要我數說您大小諸官府。一剗的木笏司糊突。並無聰明正直的心腹。盡都是那綳扒弔拷的招伏。把囚人百般拴住。打的來登時命卒。哎喲。這便是您做下的個死工夫。

〔令史云〕兀那老婆子。你是個鄉里村婦。省的甚麼法度。〔正旦唱〕

【耍孩兒】你休小覰我這無主的窮村婦。有句話實情拜復。俺孩兒從小裏教習儒。他端的有溫良恭儉誰如。俺孩兒行一步必達周公禮。發一語須談孔聖書。俺孩兒不比塵俗物。怎做那欺兄罪犯。殺嫂的兇徒。

〔令史云〕這小厮又不曾打他。他自招了來。〔正旦云〕都似你這般打來。怕不招了。只是招便招。人心不服。〔唱〕

【五煞】人死者不復生。那絃斷者怎再續。從來個罪疑便索從輕恕。磨勘成的文狀纔難動。羅織就的詞因到底虛。官人每枉請着皇家祿。都只是捉生替死。屈陷無辜。

〔令史云〕兀那婆子。你是個慣打官司刁狡不良的人也。〔正旦唱〕

【四煞】則你那綑麻繩用竹簽。批頭棍下腦箍。可不道父娘一樣皮和骨。便做那石鐫成骨節也槌敲的碎。鐵鑄就的皮膚也煅煉的枯。打得來沒半點兒容針處。方信道人心似鐵。您也忒官法如爐。

〔令史云〕兀那婆子。數長道短。好生無禮。我不怕你。他便是死的人也。〔正旦唱〕

【三煞】你休道俺潑婆婆無告處。也須有清耿耿的賽龍圖。大踏步直走到中都路。你看我磕着頭寫狀呈都省。洒着淚啣寃撾怨鼓。〔令史云〕你告呵告着誰。〔正旦唱〕單告着你這開封府。令史每偏向官長每模糊。

〔令史云〕將枷來枷了這小廝。下在死囚牢裏去。着這婆子隨衙聽侯。〔做枷楊謝祖科〕〔孤云〕休着他帶這個輕枷。拏那一百二十斤的枷來與他帶。〔正旦唱〕

【二煞】我明明的眼覰着。暗暗的心自苦。那一面沉枷脖項難回顧。透枷拴深使釘來釘。侵井口窄將印縫鋪。恰便似刀攪着你這娘腸肚。望後來怎禁推搶。待向前去又被揪捽。

【尾煞】叫吖吖苦痛殺我兒。哭啼啼沒亂殺母。把孩兒似死羊般拖奔的牢中去。〔做叫科〕好寃屈也。好寃屈也。〔唱〕則被這氣堵住我咽喉叫不出屈。〔下〕

〔令史云〕相公。那婆子雖然不肯認屍。如今賍仗完備。那楊謝祖也葫蘆提招伏。眼見的這樁事問就了也。〔孤云〕外郎。這多虧了你。如今新官取次下馬也。還要做個准備。〔詩云〕正是一不做二不休。攢就文書做死囚。只等新官到來標斬字。那時方信我們兩個有權謀。〔同下〕

〔音釋〕

刷數滑切 福音府 辱如去聲 倩青去聲 睦音暮 觸音杵 實繩知切 甦音蘇 哭音苦 服音扶 獄余去聲 傻商鮓切 屈區上聲 剗音產 突東盧切 腹音府 伏音扶 卒從蘇切 復音扶 物音務 續音徐 祿音路 辜音姑 骨音古 鐫兹宣切 煆端去聲 煉連去聲 窄齋上聲 推退平聲 搶鎗去聲 捽音租

第四折

〔淨賽盧醫拏棍領旦兒挑水桶上〕〔賽盧醫云〕自家賽盧醫的便是。自從拐將這個婦人來。他百般的不肯順我。更待干罷。白日裏五十棍。到晚也五十棍。每日着他打水澆畦。我直折倒死他。春香。我如今吃杯酒去。回來打死你也。〔下〕〔旦兒云〕自從被這賊漢拐將我來。為我不隨順他。朝打暮罵。着我打水澆畦。我待要告他。爭奈走不出去。似此怎了也。〔楊興祖領隨從上云〕自家楊興祖的便是。自拜別了母親。得了王翛然大人一封信。見了兀里不罕元帥。看罷書呈。元帥大喜。不着我做散軍。就着我做領軍的頭目。托祖宗餘廕。到於陣上。三箭成功。做了金牌上千戶。我今元帥根前。告了假限。回家探望母親去。小校。遠遠的是一眼井兒。就着婦人的水桶。與我飲馬者。〔旦見驚科云〕兀的不是楊大。〔楊興祖云〕兀的不是大嫂。〔旦兒做哭科〕〔楊興祖云〕大嫂。你怎生到這裏來。〔旦兒云〕自從你當軍去了。俺娘家取我拆洗衣服。小叔叔送我到半路裏回家去。誰想撞見賊漢。他喚做什麼賽盧醫。強要我為妻。見我不隨順他。他將我朝打暮罵。着我每日打水澆畦。今日幸遇着你。須與我這受苦的春香做主。〔楊興祖云〕原來有這般勾當。那賊漢那裏。〔旦兒云〕他便來也。〔賽盧醫冲上云〕恰纔飲酒回來。我看這婦人挑水不曾。〔旦云〕楊大。兀的不是那賊漢來了也。〔楊興祖云〕小校。與我拏住這厮。我試問他咱。〔做拏賽盧醫跪科〕〔楊興祖云〕兀那厮。這婦人是誰。〔賽盧醫云〕是我的老婆。〔楊興祖云〕是我的渾家。你如何拐將來。〔賽盧醫云〕是你的老婆。這等呵。我可也原封不動。送還你罷。〔楊興祖云〕這厮無理。拐帶良人妻子。拏去開封府裏見王翛然大人去來。〔同下〕〔王翛然領張千李萬上〕〔王翛然詩云〕王法條條誅濫官。為官清正萬民安。民間若有冤情事。請把勢劍金牌仔細看。老夫大興府尹王翛然。自遷軍回來。累加官職。賜與我勢劍金牌。先斬後奏。專一體察濫官污吏。採訪孝子順孫。今日來到這河南府審囚刷卷。我為那西軍莊楊氏那一家兒賢孝。我在郎主根前。保奏過了。領郎主的命。着我封贈那一家兒去也。爭奈審囚刷卷。是國家的大事。不敢差誤。且待我審了囚。刷了卷。方纔封贈那楊家也未遲哩。今日陞廳坐衙。當該令史那裏。〔張千云〕當該令史安在。〔令史上〕〔見科〕〔王翛然云〕令史。你知道麼。我奉郎主的命。着我審囚刷卷。便宜行事。我將着勢劍金牌。先斬後奏。你若文案中有半點兒差遲。我先切了你顆驢頭。將文案來。〔令史云〕理會的。我先將這宗文卷。與大人試看咱。〔令史做遞文書科〕〔王翛然云〕是什麼文卷。〔令史云〕這是鞏推官問成的。楊謝祖欺兄殺嫂。〔王云〕這個名兒。我那裏聽的來。〔做沉吟猛省科云〕我是是是那西軍莊楊家小的個孩兒。是楊謝祖。令史。你問成了。那贓仗完備麼。〔令史云〕完備。有贓仗。〔令史遞刀子衣服科〕〔王翛然云〕這的是行兇的刀子。〔做看刀子科云〕我那曾見這刀子來。〔做尋思科〕這小厮怎犯下這的罪過。我想天下多少同名同姓的來。休問是與不是。將這楊謝祖拏出來。我是問咱。〔張千拏楊謝祖帶枷上〕〔令史云〕張千。將那一行人拏上廳來。〔楊謝祖跪科〕〔王翛然云〕兀那小厮。擡起頭來者。〔楊謝祖做擡頭科〕〔王翛然做驚科云〕可知是這個小的。早不曾先封贈他一家兒去。我當初奏過這一家賢孝。今日這厮却犯下十惡大罪。若是郎主知道呵。俺先躭下個落保的罪了。想人也有見不到處。兀那小厮。你有甚麼不盡的詞因。我根前伸訴。我與你做主。〔謝祖云〕小的每西軍莊人氏。〔令史打攙云〕西軍莊人氏。哥哥楊興祖。兄弟楊謝祖。哥哥當軍去了。他調戲他嫂嫂不肯。他殺了他嫂嫂也。〔王翛然云〕誰問你來。兀那小厮。你說〔楊謝祖云〕西軍莊人氏。〔令史云〕西軍莊人氏。〔王翛然云〕張千。採下去。着他口中啣着板子。弔下來便打。兀那小厮你說。〔楊謝祖云〕小人是西軍莊人氏。〔令史又攙科〕〔王翛然云〕張千。與我打這厮者。〔打令史重啣板子科〕〔楊謝祖訴詞云〕告大人停嗔息怒。聽小人細說緣故。一父母生我兄弟兩人。侍奉着年高的老母。更有個嫂嫂春香。嫡親的四口兒家屬。王翛然大人親來遷軍。勾到俺同居共戶。道他貼了二十餘年。到今年你索當做。俺哥哥赴役當軍。小生在書房讀書如故。親家母來問俺母親告假。要他的女孩兒家去。那時是五月中旬。正是個農忙時務。無人送俺嫂嫂回家。書房裏來喚謝祖。母親說送過林浪嘴兒。你回來着他自去。多不到半月十朝。親家母又來探取。他道女孩兒不曾到家。驚的俺母親進退無措。親家母和俺唱叫。須索便與他尋去。他兩個前面先行。小人在後面跟覰。便和俺廝拖廝拽。又無個尋覓去處。撞見着放牛牧童。向他行問個前路。他道林浪中有個婦人。不知他為何身故。親家母覰了容顏。便和俺爭官告府。正撞見勸農官人。官人行不容分訴。便將我弔拷綳扒。打的無容針處。全憑着這令史口內詞因。葫蘆提取下招伏。到如今苦陷囚牢。請大人心下忖慮。小的每把筆來尚自腕怯。怎生敢提刀狠毒。強揣與我個欺兄殺嫂的罪名。大人也。委實的啣寃負屈。〔王翛然云〕律意雖遠。人情可推。重囚每兩眼淚滴在枷鎖上。閣不住落於地上。直至九泉。其地生一草。叫做感恨草。結成一子。如梧桐子大。刀劈不能碎。斧砍不能開。天地無私。顯報如此。俺這衙門如鍋竈一般。囚人如鍋內之水。祗候人比着柴薪。令史比着鍋蓋。怎當他柴薪爨炙。鍋中水被這蓋定。滾滾沸沸。不能出氣。蒸成珠兒。在那鍋蓋上滴下。就與那囚人啣着寃枉滴淚一般。〔詩云〕淚滴枷稍恨已深。氣藏胸腹苦難禁。口中不語垂雙淚。表出啣寃負屈心。這公事前官問定也。曾有准伏來麼。〔令史云〕不曾有准伏支狀。〔王翛然詞云〕但凡刑人。必然屍親有准伏。方可定罪。這小廝廳前跪下。閣不住眼中垂淚。他本是一個寒儒。怎犯下十惡大罪。方信道日月雖明。不照那覆盆之內。我為甚重推重審。却不道人性命關天關地。張千。且把犯人帶去。待我再問者。〔張千帶楊謝祖同下〕〔令史做慌科云〕喚李萬來。〔李萬上云〕哥哥喚我做甚麼。〔令史云〕李萬好兄弟。你將着這紙筆。不問那裏。尋着那楊謝祖的母親。賺他畫一個字。殺了那小廝。也完了這一樁事務。〔李萬云〕着我拏一張紙去。賺那婆子畫一個字。你家裏也養着那好兒好女哩。便好道人命關天。我賺他畫了這個字。殺了他孩兒。便是我殺了他。外郎也。你便會做這些好勾當。我去不的。〔令史做怒科云〕你說。這廝無理麼。張千。〔張千上云〕哥哥。你喚我做什麼。〔令史云〕你去賺那楊謝祖母親。畫一個字。將那小廝殺了。也完了這一樁事務。以後有好差使。我養活你幾遭。〔張千云〕哥也。打甚麼不緊。這個都是一衙門的事務。我走將去。便叫那婆子畫個字來。哥。你則放心。〔令史云〕好兄弟。你則疾去早來。〔張千下〕〔李萬云〕張千。這錢這等好使。令史使我不肯去。你就肯去。張千。你家裏也養着好兒好女哩。比及你出衙門時。我繞着那前街後巷。先尋着那婆子。着他死也不要畫這一個字。人生那裏不是積福處。〔下〕〔正旦上做痛哭科云〕楊謝祖兒也。則被你痛殺我也。〔唱〕

【雙調新水令】為兩個業寃家使我一日淚千行。點點兒滴在我這胸上。想那當軍的臨戰場。坐牢的赴雲陽。急的我寸斷肝腸。這把老骸骨着誰葬。

【駐馬聽】可着我半路裏孤孀。臨老也還行絕命方。一家寃障。莫不是我前生燒着什麼斷頭香。〔云〕夜來則是半夜前後。〔唱〕聽的把犯罪的赦免出牢房。當軍的釋放還鄉黨。〔云〕兀的不是大哥。兀的不是二哥。恰待抱頭相哭。〔唱〕覺來時我心兒裏空悒怏。呀。原來夢是我心頭想。

〔張千拏紙筆上見正旦科云〕兀的不是那婆子。我那裏不尋你到。你歡喜咱。如今拏住那殺人賊了也。來來來。你畫一個保狀。保出你那孩兒來。〔正旦做畫字科〕〔李萬沖上云〕兀那婆子。你休畫字。你畫了這個字呵。你那孩兒便是死的人也。張千。你做的好事那。〔正旦唱〕

【喬牌兒】天那則他走的來脚步兒忙。說的來語言兒誑。若不是李押獄白破你張千謊。待教俺孩兒將人命償。

【水仙子】你便瞞過銜寃負屈老婆娘。送了俺孩兒得什麼賞。你全無那于公陰德高門望。〔張千云〕李萬。你做的好勾當也。〔正旦唱〕呀。也要你兒孫向上長。恨不得飛騰到那審囚的官行。我手脚兒不知高下。身肢兒沒處頓放。空教我腹熱腸慌。

〔張千揪李萬云〕李萬。你好好好。外郎使我來。賺這婆子畫一個字。你走將來。和這婆子說了。不肯畫這個字。我和你見外郎去。〔李萬揪張千云〕你要見外郎去。我和你見王翛然大人去來。〔同下〕〔王翛然云〕令史。准伏有了麼。押過那小廝來者。〔張千押楊謝祖上科〕〔王翛然云〕今日務要完了這樁公事。〔令史云〕張千。好不會幹事。眼見那婆子也來了。只這一個字。便這等難畫。〔正旦慌上磕令史頭科〕〔令史云〕兀那婆子。你慌怎麼。〔正旦云〕你道我慌怎麼。〔唱〕

【沽美酒】做兒的上法場。做娘的痛着忙。抵多少河裏孩兒岸上娘。我可是慌也那可是不慌。俺孩兒生共死這時光。

【太平令】則您這公廳上將人問枉。去來波我與你大人行打一會官防。〔正旦拖令史見官跪下叫屈科〕〔唱〕大人呵你下筆處魂飄魄蕩。刀過處雪飛霜降。休道是棍棒。拷傷。我這脊梁。呀。與不的准伏無寃的招狀。

〔叫屈科〕〔王翛然云〕怎生寃屈。〔正旦云〕外郎不曾檢屍。又不曾招呼屍親。〔王翛然云〕令史。他說你不曾檢屍。又不曾招呼屍親哩。〔令史云〕小人招呼屍親。識認的明白了也。〔正旦云〕你招呼那家屍親來。〔令史云〕我招呼那死的爺娘家屍親。認識的明白了也。〔正旦云〕他爺娘家是屍親。俺公婆家不是屍親。不爭俺這孩兒與他償了命。倘若拏住那殺人賊呵。可着誰償俺孩兒的命。大人。可與俺這孤兒寡婦做主咱。俺是這鄉裏的婆子。不會打您這城中的官司。〔王翛然云〕似這等呵。着老夫怎生下斷。〔楊興祖同旦兒上云〕大嫂。你則在衙門首住者。我見大人去。張千。報復去。道有楊興祖來見。〔張千云〕理會的。喏。報大人得知。有楊興祖求見。〔王翛然云〕是楊興祖。快着他過來。〔張千云〕着過去。〔楊興祖做見科云〕大人。楊興祖回來了也。〔王翛然云〕兀的不是楊興祖。得了什麼官那。〔楊興祖云〕興祖賴大人虎威。見了兀里不罕元帥。一戰成功。現今陞授金牌上千戶。〔王翛然云〕你歡喜麼。〔楊興祖云〕可知歡喜哩。〔王翛然云〕廳堦直下一個婆婆兒。你是看咱。〔楊興祖云〕兀的不是母親。〔正旦云〕兀的不是楊大。兒也。則被你痛殺我也。〔王翛然云〕楊興祖。兀那個帶枷的人。你再看咱。〔楊興祖云〕兀的不是兄弟。〔楊謝祖云〕哎喲。哥也。苦痛殺我也。〔王翛然云〕兀那楊興祖。他是你的讎人哩。〔楊興祖云〕大人。這是我的親兄弟。怎做的讎人。〔王翛然云〕你當軍去。他殺了你媳婦兒春香也。〔楊興祖云〕大人可憐見。春香現有哩。〔王翛然云〕春香在那裏。快喚將來。〔旦兒做見正旦悲科云〕母親也。則被你痛殺我也。〔正旦云〕孩兒也。你在那裏來。險些兒不送了楊謝祖的性命。則被你想殺我也。〔楊興祖云〕母親。被一個賊漢賽盧醫。將春香柺帶去了。您孩兒連那賊漢。也拏將來了也。〔王翛然云〕張千。與我拏過這廝來者。〔張千做拿賽盧醫上見跪科云〕大人可憐見。拐了鞏推官的梅香。也是我來。強要春香做老婆。也是我來。大人饒便饒。若不饒我。也不消打下死囚牢裏去。只到我家廂兒裏取一帖藥來。煎與我吃。我這兩隻脚登時就直了也。〔王翛然云〕一行人聽我下斷。本處官吏。刑名違錯。杖一百。永不敍用。賽盧醫強奪妻女。市曹中明正典刑。王氏妄告不實。杖斷八十。〔旦兒云〕告大人。母親年老。春香替杖。〔王翛然云〕這媳婦直恁般賢孝。姑看春香面。罰銅折贖。有罪的斷遣分明。您一家兒聽老夫加官賜賞。楊興祖。為你替弟當軍。拏賊救婦。加為帳前指揮使。春香。為你身遭擄掠。不順他人。可為賢德夫人。楊謝祖。為你奉母之命。送嫂還家。不幸遭逢人命官司。絕口不發怨言。可稱孝子。加為翰林學士。兀那婆婆。為你着親生子邊塞當軍。着前家兒在家習儒。甘心受苦。不認人屍。可稱賢母。加為義烈太夫人。〔正旦等拜謝科〕〔唱〕

【收江南】呀。那知道今日呵也有這風光。則俺一家兒都脫離了地獄到天堂。穩請受五花官誥喜非常。謝你個大恩人在上。兀的不教咱生死也難忘。

〔王翛然云〕只今日就這開封府堂上。窨下酒。臥番羊。做一個人天慶賞的筵席。你道為甚麼來。〔詞云〕則為這哥哥替弟當軍去。帶累的小叔為嫂打官司。若不是王翛然審囚大斷案。怎發付救孝子賢母不認屍。

〔音釋〕

畦音奚 屬繩朱切 毒東盧切 爨音竄 賺音湛 誑光去聲 塞音賽 窨音蔭

題目 送親嫂小叔枉招罪 
正名 救孝子賢母不認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