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救風塵

Top / 元曲選 / 救風塵

趙盼兒風月救風塵雜劇

關漢卿撰

第一折

〔冲末扮周舍上〕〔詩云〕酒肉場中三十載。花星整照二十年。一生不識柴米價。只少花錢共酒錢。自家鄭州人氏。周同知的孩兒周舍是也。自小上花臺。做子弟。這汴梁城中有一歌者。乃是宋引章。他一心待嫁我。我一心待妻他。爭奈他媽兒不肯。我今做買賣回來。今日特到他家去。一來去望媽兒。二來就題這門親事。多少是好。〔正卜兒同外旦上云〕老身汴梁人氏。自身姓李。夫主姓宋。早年亡化已過。止有這箇女孩兒。叫做宋引章。俺孩兒拆白道字。頂真續麻。無般不曉。無般不會。有鄭州周舍與孩兒作伴多年。一箇要娶。一箇要嫁。只是老身謊徹梢虛。怎麼便肯。引章。那周舍親事。不是我百般板障。只怕你久後自家受苦。〔外旦云〕妳妳。不妨事。我一心則待要嫁他。〔卜兒云〕隨你隨你。〔周舍上云〕咱家周舍。來此正是他門首。只索進去。〔做見科〕〔外旦云〕周舍你來了也。〔周舍云〕我一徑的來問親事。母親如何。〔外旦云〕母親許了親事也。〔周舍云〕我見母親去。〔卜兒做見科〕〔周舍云〕母親。我一徑的來問這親事哩。〔卜兒云〕今日好日辰。我許了你。則休欺負俺孩兒。〔周舍云〕我並不敢欺負大姐。母親。把你那姊妹弟兄都請下者。我便收拾來也。〔卜兒云〕大姐。你在家執料。我去請那一輩兒老姊妹去來。〔周舍詩云〕數載間費盡精神。到今朝纔許成親。〔外旦云〕這都是天緣注定。〔卜兒云〕也還有不測風雲。〔同下〕〔外扮安秀實上詩云〕劉蕡下第千年恨。范丹守志一生貧。料得蒼天如有意。斷然不負讀書人。小生姓安名秀實。洛陽人氏。自幼頗習儒業。學成滿腹文章。只是一生不能忘情花酒。到此汴梁。有一歌者宋引章。和小生作伴。當初他要嫁我來。如今却嫁了周舍。他有個八拜交的姐姐是趙盼兒。我去與他勸一勸。有何不可。趙大姐在家麼。〔正旦扮趙盼兒上云〕妾身趙盼兒是也。聽的有人叫門。我開門看咱。〔見科云〕我道是誰。原來是妹夫。你那裏來。〔安秀實云〕我一徑的來相煩你。當初姨姨引章要嫁我來。如今却要嫁周舍。我央及你勸他一勸。〔正旦云〕當初這親事不許你來。如今又要嫁別人。端的姻緣事非同容易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妓女追陪。覓錢一世。臨收計。怎做的百縱千隨。知重喒風流媚。

【混江龍】我想這姻緣匹配。少一時一刻強難為。如何可意。怎的相知。怕不便脚搭着腦杓成事早。怎知他手拍着胸脯悔後遲。尋前程。覓下稍。恰便是黑海也似難尋覓。料的來人心不問。天理難欺。

【油葫蘆】姻緣簿全憑我共你。誰不待揀個稱意的。他每都揀來揀去百千回。待嫁一個老實的又怕盡世兒難成對。待嫁一個聰俊的又怕半路裏輕拋棄。遮莫向狗溺處藏。遮莫向牛屎裏堆。忽地便喫了一箇合撲地。那時節睜着眼怨他誰。

【天下樂】我想這先嫁的還不曾過幾日。早折的容也波儀。瘦似鬼。只教你難分說難告訴空淚垂。我看了些覓前程俏女娘。見了些鐵心腸男子輩。便一生裏孤眠我也直甚頹。

〔云〕妹夫。我可也待嫁個客人。有個比喻。〔安秀實云〕喻將何比。〔正旦唱〕

【那吒令】待粧個老實。學三從四德。爭奈是匪妓。都三心二意。端的是那裏。是三梢末尾。俺雖居在柳陌中。花街內。可是那件兒便宜。

【鵲踏枝】俺不是賣查梨。他可也逞刀錐。一個個敗壞人倫。喬做胡為。〔云〕但來兩三遭。不問那厮要錢。他便道這弟子敲鏝兒哩。〔唱〕但見俺有些兒不伶俐。便說是女娘家要哄騙東西。

【寄生草】他每有人愛為娼妓。有人愛作次妻。幹家的乾落得淘閒氣。買虛的看取些羊羔利。嫁人的早中了拖刀計。他正是南頭做了北頭開。東行不見西行例。

〔云〕妹夫。你且坐一坐。我去勸他。勸的省時。你休歡喜。勸不省時。休煩惱。〔安秀實云〕我不坐了。且回家去等信罷。大姐留心者。〔下〕〔正旦做行科見外旦云〕妹子。你那裏人情去。〔外旦云〕我不人情去我待嫁人哩。〔正旦云〕我正來與你保親。〔外旦云〕你保誰。〔正旦云〕我保安秀才。〔外旦云〕我嫁了安秀才呵。一對兒好打蓮花落。〔正旦云〕你待嫁誰。〔外旦云〕我嫁周舍。〔正旦云〕你如今嫁人。莫不還早哩。〔外旦云〕有甚麼早不早。今日也大姐。明日也大姐。出了一包兒膿。我嫁了做一個張郎家婦。李郎家妻。立個婦名。我做鬼也風流的。〔正旦唱〕

【村里迓鼓】你也合三思而行。再思可矣。你如今年紀小哩。我與你慢慢的別尋個姻配。你可便宜。只守着銅斗兒家緣家計。也是你歹姐姐把衷腸話勸妹妹。我伯你受不過男兒氣息。

〔云〕妹子。那做丈夫的做的子弟。做子弟的做不的丈夫。〔外旦云〕你說我聽咱。〔正旦唱〕

【元和令】做丈夫的便做不的子弟。那做子弟的他影兒裏會虛脾。那做丈夫的忒老實。〔外旦云〕那周舍穿着一架子衣服。可也堪愛哩。〔正旦唱〕那厮雖穿着幾件虼蜋皮。人倫事曉得甚的。

〔云〕妹子。你為甚麼就要嫁他。〔外旦云〕則為他知重您妹子。因此要嫁他。〔正旦云〕他怎麼知重你。〔外旦云〕一年四季。夏天我好的一覺响睡。他替你妹子打着扇。冬天替你妹子溫的鋪蓋兒煖了。着你妹子歇息。但你妹子那裏人情去。穿的那一套衣服。戴的那一副頭面。替你妹子提領系。整釵鐶。只為他這等知重。你妹子因此上一心要嫁他。〔正旦云〕你原來為這般呵。〔唱〕

【上馬嬌】我聽的說就裏。你原來為這的。倒引的我忍不住笑微微。你道是暑月間扇子搧着你睡。冬月間着炭火煨。那愁他寒色透重衣。

【游四門】喫飯處把匙頭挑了筋共皮。出門去提領系整衣袂。戴插頭面整梳篦。衠一味是虛脾。女娘每不省越着迷。

【勝葫蘆】你道這子弟情腸甜似蜜。但娶到他家裏。多無半載。週年相棄擲。早努牙突嘴。拳椎脚踢。打的你哭啼啼。

【幺篇】恁時節船到江心補漏遲。煩惱怨他誰。事要前思免後悔。我也勸你不得。有朝一日。准備着搭救你塊望夫石。

〔云〕妹子。久以後你受苦呵。休來告我。〔外旦云〕我便有那該死的罪。我也不來央告你。〔周舍上云〕小的每。把這禮物擺的好看些。〔正旦云〕來的敢是周舍。那厮不言語便罷。他若但言。着他吃我幾嘴好的。〔周舍云〕那壁姨姨敢是趙盼兒麼。〔正旦云〕然也。〔周舍云〕請姨姨吃些茶飯波。〔正旦云〕你請我家裏餓皮臉。也揭了鍋兒底。窨子裏秋月。不曾見這等食。〔周舍云〕央及姨姨保門親事。〔正旦云〕你着我保誰。〔周舍云〕保宋引章。〔正旦云〕你着我保宋引章那些兒。保他那針指油麵。刺繡鋪房。大裁小剪。生兒長女。〔周舍云〕這歪刺骨好歹嘴也。我已成了事。不索央你。〔正旦云〕我去罷。〔做出門科〕〔安秀實上云〕姨姨勸的引章如何。〔正旦云〕不濟事了也。〔安秀實云〕這等呵。我上朝求官應舉去罷。〔正旦云〕你且休去。我有用你處哩。〔安秀實云〕依着姨姨說。我且在客店中安下。看你怎麼發付我。〔下〕〔正旦唱〕

【賺煞】這妮子是狐魅人女妖精。纏郎君天魔祟。則他那褲兒裏休猜做有腿。吐下鮮紅血則當做蘇木水。耳邊休採那等閒食。那的是最容易剜眼睛嫌的。則除是親近着他便歡喜。〔帶云〕着他疾省呵。〔唱〕哎。你個雙郎子弟。安排下金冠霞帔。〔帶云〕一個夫人來到手兒裏了。〔唱〕却則為三千張茶引嫁了馮魁。〔下〕

〔周舍云〕辭了母親。着大姐上轎。回喒鄭州去來。〔詩云〕纔出娼家門。便作良家婦。〔外旦詩云〕只怕吃了良家虧。還想娼家做。〔同下〕

〔音釋〕

蕡音焚 杓繩昭切 覓忙閉切 的音底 溺尼叫切 日人智切 實繩知切 德當美切 息喪擠切 虼音乞 蜋音郎 系音戲 篦邦迷切 衠音肫 密忙閉切 踢音體 得當美切 石繩知切 窨音蔭 魅音妹 祟音歲 食繩知切 剜碗平聲 帔音備

第二折

〔周舍同外旦上云〕自家周舍是也。我騎馬一世。驢背上失了一脚。我為娶這婦人呵。整整磨了半截舌頭。纔成得事。如今着這婦人上了轎。我騎了馬。離了汴京。來到鄭州。讓他轎子在頭裏走。怕那一般的舍人說周舍娶了宋引章。被人笑話。則見那轎子一晃一晃的。我向前打那擡轎的小厮道。你這等欺我。舉起鞭子就打。問他道你走便走。晃怎麼。那小厮道。不干我事。妳妳在裏邊不知做甚麼。我揭起轎簾一看。則見他精赤條條的在裏面打筋斗。來到家中。我說你套一牀被我蓋。我到房裏。只見被子倒高似牀。我便叫那婦人在那裏。則聽的被子裏答應道。周舍。我在被子裏面哩。我道在被子裏面做甚麼。他道我套綿子。把我翻在裏頭了。我拿起棍來恰待要打。他道。周舍打我不打緊。休打了隔壁王婆婆。我道好也。把鄰舍都翻在被裏面。〔外旦云〕我那裏有這等事。〔周舍云〕我也說不得這許多。兀那賤人。我手裏有打殺的。無有買休賣休的。且等我吃酒去。回來慢慢的打你。〔下〕〔外旦云〕不信好人言。必有恓惶事。當初趙家姐姐勸我不聽。果然進的門來。打了我五十殺威棒。朝打暮罵。怕不死在他手裏。我這隔壁有個王貨郎。他如今去汴梁做買賣。我寫一封書稍將去。着俺母親和趙家姐姐來救我。若來遲了。我無那活的人也。天那。只被你打殺我也。〔下〕〔卜兒哭上云〕自家宋引章的母親便是。有我女孩兒從嫁了周舍。昨日王貨郎寄信來。上寫着道從到他家進門。打了五十殺威棒。如今朝打暮罵。看看至死。可急急央趙家姐姐來救我。我拿着書去與趙家姐姐說知。怎生救他去。引章孩兒。則被你痛殺我也〔下〕〔正旦上云〕自家趙盼兒。我想這門衣飯。幾時是了也呵。〔唱〕

【商調集賢賓】咱這幾年來待嫁人心事有。聽的道誰揭債誰買休。他每待強巴劫深宅大院。怎知道摧折了舞榭歌樓。一個個眼張狂似漏了網的游魚。一個個嘴盧都似跌了彈的斑鳩。御園中可不道是栽路柳。好人家怎容這等娼優。他每初時間有些實意。臨老也沒回頭。

【逍遙樂】那一個不因循成就。那一個不頃刻前程。那一個不等閒間罷手他每一做一個水上浮漚。和爺娘結下不厮見的寃讎。恰便似日月參辰和卯酉。正中那男兒機彀。他使那千般貞烈。萬種恩情。到如今一筆都勾

〔卜兒上云〕這是他門首。我索過去。〔做見科云〕大姐。煩惱殺我也〔正旦云〕妳妳。你為甚麼這般啼哭。〔卜兒云〕好教大姐知道。引章不聽你勸。嫁了周舍。進門去打了五十殺威棒。如今打的看看至死。不久身亡姐姐怎生是好。〔正旦云〕呀。引章吃打了也。〔唱〕

【金菊香】想當日他暗成公事只怕不相投。我作念你的言詞今日都應口。則你那去時恰便似去秋。他本是薄倖的班頭。還說道有恩愛結綢繆。

【醋葫蘆】你鋪排着鴛衾和鳳幬。指望效天長共地久。驀入門知滋味便合休。幾番家眼睜睜打乾淨待離了我這手。〔帶云〕趙盼兒〔唱〕你做的個見死不救。可不羞殺桃園中殺白馬宰烏牛。

〔云〕既然是這般呵。誰着你嫁他來。〔卜兒云〕大姐。周舍說誓來。〔正旦唱〕

【幺篇】那一個不嘇可可道橫死亡。那一個不實丕丕拔了短籌。則你這亞仙子母老實頭。普天下愛女娘的子弟口。〔帶云〕妳妳。不則周舍說慌也。〔唱〕那一個不指皇天各般說咒。恰似秋風過耳早休休。

〔卜兒云〕姐姐。怎生搭救引章孩兒。〔正旦云〕妳妳。我有兩個壓被的銀子。喒兩個拿着買休去來。〔卜兒云〕他說來則有打死的。無有買休賣休的。〔正旦尋思科做與卜耳語科云〕則除是這般。〔卜兒云〕可是中也不中。〔正旦云〕不妨事。將書來我看。〔卜遞書科正旦念云〕引章拜上姐姐并妳妳。當初不信好人之言。果有恓惶之事。進得他門。便打我五十殺威棒。如今朝打暮罵。禁持不過。你來的早。還得見我。來得遲呵。不能勾見我面了。只此拜上。妹子也。當初誰教你做這事來。〔唱〕

【幺篇】想當初有憂呵同共憂。有愁呵一處愁。他道是殘生早晚喪荒坵。做了個游街野巷村務酒。你道是百年之後。〔云〕妹子也。你不道來這個也大姐。那個也大姐。出了一包膿。不知嫁個張郎婦李郎妻。〔唱〕立一個婦名兒做鬼也風流。

〔云〕妳妳。那寄書的人去了不曾。〔卜兒云〕還不曾去哩。〔正旦云〕我寫一封書寄。與引章去。〔做寫科〕〔唱〕

【後庭花】我將這情書親自修。教他把天機休泄漏。傳示與休莽戇收心的女。拜上你渾身疼的歹事頭〔帶云〕引章。我怎的勸你來。〔唱〕你好沒來由。遭他毒手。無情的棍棒抽。赤津津鮮血流。逐朝家如暴囚。怕不將性命丟。況家鄉隔鄭州。有誰人相睬瞅。空這般出盡醜。

〔卜兒哭科云〕我那女孩兒。那裏打熬得過。大姐。你可怎生的救他一救。〔正旦云〕妳妳放心。〔唱〕

【柳葉兒】則教你怎生消受。我索合再做個機謀。把這雲鬟蟬鬢粧梳就。〔帶云〕還再穿上些錦繡衣服。〔唱〕珊瑚鈎。芙蓉扣。扭捏的身子兒別樣嬌柔。

【雙雁兒】我着這粉臉兒搭救你女骷髏。割捨的一不做二不休。𢬵了個由他咒也波咒。不是我說大口。怎出得我這烟月手

〔卜兒云〕姐姐到那裏子細着。〔哭科云〕孩兒。則被你煩惱殺了我也。〔正旦唱〕

【浪裏來煞】你收拾了心上憂。你展放了眉間皺。我直。着花葉不損覓歸秋。那厮愛女娘的心見的便似驢共狗。賣弄他玲瓏剔透。〔云〕我到那裏。三言兩句。肯寫休書。萬事俱休。若是不肯寫休書。我將他掐一掐。拈一拈。摟一摟。抱一抱。着那厮通身酥。遍體麻。將他鼻凹兒抹上一塊砂糖。着那厮㖭又㖭不着。吃又吃不着。賺得那廝寫了休書。引章將的休書來。淹的撇了。我這裏出了門兒。〔唱〕可不是一場風月我着那漢一時休。〔下〕

〔音釋〕

晃音謊 宅池齋切 漚音歐 驀音陌 嘇參上聲 戇音狀 暴音僕 瞅音揪 骷音枯 髏音婁 凹汪卦切 㖭音忝 賺音湛

第三折

〔周舍同店小二上詩云〕萬事分已定。浮生空自忙。無非花共酒。惱亂我心腸。店小二。我着你開着這個客店。我那裏希罕你那房錢養家。不問官妓私科子。只等有好的來你客店裏。你便來叫我。〔小二云〕我知道。只是你脚頭亂。一時間那裏尋你去。〔周舍云〕你來粉房裏尋我。〔小二云〕粉房裏沒有呵〔周舍云〕賭房裏來尋〔小二云〕賭房裏沒有呵。〔周舍云〕牢房裏來尋。〔下〕〔丑扮小閒挑籠上〕〔詩云〕釘靴雨傘為活計。偷寒送煖作營生。不是閒人閒不得。及至得了閒時又閒不成。自家張小閒的便是。平生做不的買賣。止是與歌者姐姐每叫些人。兩頭往來。傳消寄信都是我。這裏有個大姐趙盼兒。着我收拾兩箱子衣服行李。往鄭州去。都收拾停當了。請姐姐上馬。〔正旦上云〕小閒。我這等打扮。可衝動得那厮麼。〔小閒做倒科〕〔正旦云〕你做甚麼哩。〔小閒云〕休道衝動那厮。這一會兒連小閒也酥倒了。〔正旦唱〕

【正宮端正好】則為他滿懷愁。心間悶。做的個進退無門。那婆娘家一湧性無思忖。我可也強打入迷魂陣。

【滾繡球】我這裏微微的把氣噴。輸個姓因。怎不教那厮背槽拋糞。更做道普天下無他這等郎君。想着容易情忒獻勤。幾番家待要不問。第一來我則是可憐見無主娘親。第二來是我慣曾為旅偏憐客。第三來也是我自己貪杯惜醉人。到那裏呵也索費些精神。

〔云〕說話之間。早來到鄭州地方了。小閒接了馬者。且在柳陰下歇一歇咱。〔小閒云〕我知道。〔正旦云〕小閒。喒閒口論閒話。這好人家好舉止。惡人家惡家法。〔小閒云〕姐姐。你說我聽。〔正旦唱〕

【倘秀才】縣君的則是縣君。妓人的則是妓人。怕不扭捏着身子驀入他門。怎禁他使數的。到支分。背地裏暗忍。

【滾繡球】那好人家將粉撲兒淺淡匀。那裏像喒乾茨臘手搶着粉。好人家將那篦梳兒慢慢地鋪髩。那裏像喒解了那襻胸帶下頦上勒一道深痕。好人家知個遠近。覰個向順。衠一味良人家風韻。那裏像喒們恰便似空房中鎖定個猢猻。有那千般不實喬軀老。有萬種虛囂歹議論。斷不了風塵。

〔小閒云〕這裏一個客店。姐姐好住下罷。〔正旦云〕叫店家來。〔店小二見科〕〔正旦云〕小二哥。你打掃一間乾淨房兒。放下行李。你與我請將周舍來。說我在這裏久等多時也。〔小二云〕我知道。〔做行叫科云〕小哥在那裏。〔周舍上云〕店小二。有甚麼事。〔小二云〕店裏有個好女子請你哩。〔周舍云〕喒和你就去來。〔做見科云〕是好一個科子也。〔正旦云〕周舍你來了也。〔唱〕

【幺篇】俺那妹子兒有見聞。可有福分。擡舉的個丈夫俊上添俊。年紀兒恰正青春。〔周舍云〕我那裏曾見你來。我在客火裏。你彈着一架筝。我不與了你個褐色紬段兒。〔正旦云〕小的你可見來。〔小閒云〕不曾見他有甚麼褐色紬段兒。〔周舍云〕哦。早起杭州散了。趕到陝西。客火裏吃酒。我不與了大姐一分飯來。〔正旦云〕小的每。你可見來。〔小閒云〕我不曾見。〔正旦唱〕你則是忒現新。忒忘昏。更做道你眼鈍。那唱詞話的有兩句留文。喒也曾武陵溪畔曾相識。今日佯推不認人。我為你斷夢勞魂。

〔周舍云〕我想起來了。你敢是趙盼兒麼。〔正旦云〕然也。〔周舍云〕你是趙盼兒。好。好。當初破親也是你來。小二。關了店門。則打這小閒。〔小閒云〕你休要打我。俺姐姐將着錦繡衣服。一房一臥來嫁你。你倒打我。〔正旦云〕周舍。你坐下。你聽我說。你在南京時。人說你周舍名字。說的我耳滿鼻滿的。則是不曾見你。後得見你呵。害的我不茶不飯。只是思想着你。聽的你娶了宋引章。教我如何不惱。周舍。我待嫁你。你却着我保親。〔唱〕

【倘秀才】我當初倚大呵粧儇主婚。怎知我嫉妬呵特故裏破親。你這廝外相兒通疎就裏村。你今日結婚姻。喒就肯罷論。

〔云〕我好意將着車輛鞍馬奩房來尋你。你剗地將我打罵。小罵攔回車兒。喒家去來。〔周舍云〕早知姐姐來嫁我。我怎肯打舅舅。〔正旦云〕你真個不知道。你既不知。你休出店門。只守着我坐下。〔周舍云〕你說一兩日。就是一個年。您兒也坐的將去。〔外旦上云〕周舍兩三日不家去。我尋到這店門首。我試看咱。原來是趙盼兒和周舍坐哩。兀那老弟子不識羞。直趕到這裏來。周舍。你再不要來家。等你來時。我拿一把刀子。你拿一把刀子。和你一遞一刀子截哩。〔下〕〔周舍取棍科云〕我和你搶生吃哩。不是妳妳在這裏。我打殺你。〔正旦唱〕

【脫布衫】我更是的不待饒人。我為甚不敢明聞。肋底下插此木自穩怎見你便打他一頓。

【小梁州】可不道一夜夫妻百夜恩。你可便息怒停嗔。你村時節背地裏使些村。對着我合思忖那一個雙同叔打殺俏紅裙。

【幺篇】則見他惡哏哏摸按着無情棍。便有火性的不似你個郎君。〔云〕你拿着偌粗的棍棒。倘或打殺他呵。可怎了。〔周舍云〕丈夫打殺老婆。不該償命。〔正旦云〕這等說誰敢嫁你。〔背唱〕我假意兒瞞。虛科兒噴。着這廝有家難逩妹子也你試看咱風月救風塵。

〔云〕周舍。你好道兒。你這裏坐着。點的你媳婦來罵我這一場小閒。攔回車兒。喒回去來。〔周舍云〕好。妳妳。請坐。我不知道他來。我若知道他來。我就該死。〔正旦云〕你真個不曾使他來。這妮子不賢惠。打一棒快球子。你捨的宋引章。我一發嫁你。〔周舍云〕我到家裏就休了他。〔背云〕且慢着。那個婦人是我平日間打怕的。若與了一紙休書。那婦人就一道煙去了。這婆娘他若是不嫁我呵。可不弄的尖擔兩頭脫。休的造次。把這婆娘搖撼的實着。〔向旦云〕妳妳。您孩兒肚腸是驢馬的見識。我今家去把媳婦休了呵。妳妳你把肉弔窗兒放下來。可不嫁我。做的個尖擔兩頭脫。妳妳。你說下個誓着。〔正旦云〕周舍。你真個要我賭咒。你若休了媳婦。我不嫁你呵。我着堂子裏馬踏殺。燈草打折膁兒骨。你逼的我賭這般重咒哩。〔周舍云〕小二將酒來。〔正旦云〕休買酒。我車兒上有十瓶酒哩。〔周舍云〕還要買羊。〔正旦云〕休買羊。我車上有個熟羊哩。〔周舍云〕好好好。待我買紅去。〔正旦云〕休買紅。我箱子裏有一對大紅羅。周舍。你爭甚麼那你的便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唱〕

【二煞】則這緊的到頭終是緊。親的原來只是親。憑着我花朵兒身軀。笋條兒年紀。為這錦片兒前程。倒賠了幾錠兒花銀。𢬵着個十米九糠。問甚麼兩婦三妻。受了些萬苦千辛。我着人頭上氣忍。不枉了一世做郎君。

【黃鍾尾】你窮殺呵甘心守分捱貧困。你富呵休笑我飽煖生淫惹議論。您心中覰個意順。但休了你這眼下人。不要你錢財使半文。早是我走將來自上門。家業家私待你六親。肥馬輕裘待你一身。倒貼了奩房和你為眷姻。〔云〕我若還嫁了你。我不比那宋引章。針指油麵。刺繡鋪房。大裁小剪。都不曉得一些兒的。〔唱〕我將你寫了的休書正了本。〔同下〕

〔音釋〕

茨音慈 襻音盼 頦音孩 囂音梟 儇呼關切 匲音廉 剗音產 哏狠平聲 逩本去聲 撼含上聲 膁音廉

第四折

〔外旦上云〕這些時周舍敢待來也。〔周舍上見科〕〔外旦云〕周舍。你要吃甚麼茶飯。〔周舍做怒科云〕好也。將紙筆來。寫與你一紙休書。你快走。〔外旦接休書不走科云〕我有甚麼不是。你休了我。〔周舍云〕你還在這裏。你快走。〔外旦云〕你真個休了我。你當初要我時。怎麼樣說來。你這負心漢。害天災的。你要去我偏不去。〔周舍推出門科〕〔外旦云〕我出的這門來。周舍。你好癡也。趙盼兒姐姐。你好強也。我將着這休書直至店中尋姐姐去來。〔下〕〔周舍云〕這賤人去了。我到店中娶那婦人去。〔做到店科叫云〕店小二。恰纔來的那婦人在那裏。〔小二云〕你剛出門。他也上馬去了。〔周舍云〕倒着他道兒了。將馬來我趕將他去。〔小二云〕馬揣駒了〔周舍云〕鞁騾子。〔小二云〕騾子漏蹄。〔周舍云〕這等我步行趕將他去。〔小二云〕我也趕他去。〔同下〕〔旦同外旦上〕〔外旦云〕若不是姐姐。我怎能勾出的這門也。〔正旦云〕走走走。〔唱〕

【雙調新水令】笑吟吟案板似寫着休書。則俺這脫空的故人何處。賣弄他能愛女。有權術。怎禁那得勝葫蘆。說到有九千句。

〔云〕引章。你將那休書來與我看咱。〔外旦付休書〕〔正旦換科云〕引章。你再要嫁人時。全憑這一張紙是個照證。你收好者。〔外旦接科周舍趕上喝云〕賤人那裏去。宋引章。你是我的老婆如何逃走。〔外旦云〕周舍。你與了我休書。趕出我來了。〔周舍云〕休書上手模印五個指頭。那裏四個指頭的是休書。〔外旦展看周奪咬碎科〕〔外旦云〕姐姐。周舍咬了我的休書也。〔旦上救科〕〔周舍云〕你也是我的老婆。〔正旦云〕我怎麼是你的老婆。〔周舍云〕你吃了我的酒來。〔正旦云〕我車上有十瓶好酒。怎麼是你的。〔周舍云〕你可受我的羊來。〔正旦云〕我自有一隻熟羊。怎麼是你的。〔周舍云〕你受我的紅定來。〔正旦云〕我自有大紅羅。怎麼是你的。〔唱〕

【喬牌兒】酒和羊車上物。大紅羅自將去。你一心淫濫無是處。要將人白賴取。

〔周舍云〕你曾說過誓嫁我來。〔正旦唱〕

【慶東原】俺須是賣空虛。憑着那說來的言咒誓為活路。〔帶云〕怕你不信呵。〔唱〕徧花街請到娼家女。那一箇不對着明香寶燭。那一箇不指着皇天后土。那一箇不賭着鬼戮神誅。若信這呪盟言。早死的絕門戶。

〔云〕引章妹子。你跟將他去。〔外旦怕科云〕姐姐。跟了他去就是死。〔正旦唱〕

【落梅風】則為你無思慮。忒糢糊。〔周舍云〕休書已毁了。你不跟我去待怎麼。〔外旦怕科〕〔正旦云〕妹子休慌莫怕。咬碎的是假休書。〔唱〕我特故抄與你個休書題目。我跟前見放着這親模。〔周舍奪科〕〔正旦唱〕便有九頭牛也拽不出去。

〔周扯二旦科云〕明有王法。我和你告官去來。〔同下〕〔外扮孤引張千上〕〔詩云〕聲名德化九重聞。良夜家家不閉門。雨後有人耕綠野。月明無犬吠花村。小官鄭州守李公弼是也。今日升起早衙。斷理些公事。張千。喝攛箱。〔張千云〕理會的。〔周舍同二旦卜兒上〕〔周叫云〕寃屈也。〔孤云〕告甚麼事。〔周舍云〕大人可憐見。混賴我媳婦。〔孤云〕誰混賴你的媳婦。〔周舍云〕是趙盼兒設計混賴我媳婦宋引章。〔孤云〕那婦人怎麼說。〔正旦云〕宋引章是有丈夫的。被周舍強佔為妻。昨日又與了休書。怎麼是小婦人混賴他的。〔唱〕

【雁兒落】這廝心狠毒。這廝家豪富。衠一味虛肚腸。不踏着實途路。

【得勝令】宋引章有親夫。他強占作家屬。淫亂心情歹。兇頑膽氣粗。無徒。到處裏胡為做。現放着休書。望恩官明鑒取。

〔安秀實上云〕適纔趙盼兒使人來說。宋引章已有休書了。你快告官去。便好取他。這裏是衙門首。不免高叫道寃屈也。〔孤云〕衙門外誰鬧。拿過來。〔張千拏入科云〕告人當面。〔孤云〕你告誰來。〔安秀實云〕我安秀實聘下宋引章。被鄭州周舍強奪為妻。乞大人做主咱。〔孤云〕誰是保親。〔安秀實云〕是趙盼兒。〔孤云〕趙盼兒。你說宋引章原有丈夫。是誰。〔正旦云〕正是這安秀才。〔唱〕

【沽美酒】他幼年間便習儒。腹隱着九經書。又是俺共里同村一處居。接受了釵環財物。明是個良人婦。

〔孤云〕趙盼兒。我問你。這保親的委是你麼。〔正旦云〕是小婦人。〔唱〕

【太平令】現放着保親的堪為憑據。怎當他搶親的百計虧圖。那裏是明婚正娶。公然的傷風敗俗。今日個訴與太府做主。可憐見斷他夫妻完聚。

〔孤云〕周舍。那宋引章明明有丈夫的。你怎生還賴是你的妻子。若不看你父親面上。送你有司問罪。您一行人聽我下斷。周舍杖六十與民一體當差。宋引章仍歸安秀才為妻。趙盼兒等寧家住坐。〔詞云〕只為老虔婆愛賄貪錢。趙盼兒細說根原。呆周舍不安本業。安秀才夫婦團圓。〔眾叩謝科〕〔正旦唱〕

【收尾】對恩官一一說緣故。分剖開貪夫怨女。麵糊盆再休說死生交。風月所重諧燕鶯侶。

〔音釋〕

鞁音備 術繩朱切 物音務 目音暮 攛粗酸切 屬繩朱切 做租去聲 俗詞疽切 呆音諧

題目 安秀才花柳成花燭 
正名 趙盼兒風月救風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