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曲江池

Top / 元曲選 / 曲江池

李亞仙花酒曲江池雜劇

石君寶撰

楔子

〔外扮鄭府尹引末鄭元和張千上詩云〕幾年政績遠相聞。採得民謠報使君。雨後有人耕綠野。月明無犬吠黃昏。老夫姓鄭名公弼。滎陽人也。自登進士。久著政聲。官授洛陽府尹。所生一子。叫做鄭元和。今年二十一歲了。從幼兒教他讀書。頗頗有些學問。來年春榜動。選場開。須着元和孩兒取應去。博的一舉及第。也與老夫增多少光彩。張千。你可收拾琴劍書箱。伏侍大相公去走一遭。〔張千云〕理會得。〔鄭府尹云〕孩兒。如今是夏間天道。你有甚氣概詩。做一首來。與我聽咱。〔末云〕父親。你孩兒詩有了。〔詩云〕萬丈龍門則一跳。青霄有路終須到。去時荷葉小如錢。回來必定蓮花落。〔鄭府尹云〕前面兩句儘有些氣概。後面兩句也還不見怎的。孩兒。自來功名之事。前程萬里。全要各人自去努力。若但因循懶惰。一年春盡一年春。有甚麼程期在那裏。孩兒。此一去只願你着志者。〔末云〕父親放心。則今日孩兒拜辭了父親。便索長行也。〔做拜別科唱〕

【仙呂賞花時】赴選皇都將俺學業酬。正是男兒得志秋。題金榜占鰲頭。這萬言策須當應口。直着那狀元名喧滿鳳凰樓。〔同張千下〕

〔鄭府尹云〕孩兒去了也。我眼觀旌捷旗。耳聽好消息。〔下〕

〔音釋〕

落音澇

第一折

〔淨同外旦上云〕自家趙大戶的便是。人見我有些錢鈔。與我起個表德。喚做趙牛觔。這歌者是劉桃花。與我作伴。今日是春間天道。我去那曲江池上。安排小酌。請我這姨姨李亞仙同賞春景。大姐。你自家請一請去。〔外旦云〕我知道。〔喚云〕亞仙姐姐。趙官人在曲江池上請姐姐賞春哩。〔正旦扮李亞仙引梅香上云〕妾身姓李。小字亞仙。是教坊樂籍。有個結義的妹子。是劉桃花。今日在曲江池上。安排席面。請我賞翫。時遇三月三日。果然是好景致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朝來個雨過郊原。早蕩出晴光一片。東風軟。萬卉爭妍山色青螺淺。

【混江龍】東君堪羡。買春光滿地撒榆錢。你看那王孫蹴踘。仕女鞦韆。書屧踏殘紅杏雨。絳裙拂散綠楊煙。我逐朝席上。每日尊前。可臨郊外。乍到城邊。據此景好着人無意相留戀。〔帶云〕若依的我呵。〔唱〕則合這好花休謝。明月常圓。

〔相見科〕〔正旦云〕妹夫。我有何德能。着你置酒張筵。〔凈云〕姨姨。無甚麼孝順。只宰的一個小小羔兒請姨姨在曲江池上。開懷暢飲數盃。有何不可。〔正旦云〕妹夫。你看些新鮮果品去。〔凈云〕我知道。我看果品去也。〔下〕〔正旦云〕妹子。我想你除了我呵。便是個第一第二的行首。你與那村厮兩個作伴。與他說甚麼的是。〔外旦云〕姐姐。我瞎漢跳渠。則是看前面便了。〔正旦云〕這的怕不是那。〔唱〕

【油葫蘆】則你那癆病損的身軀難過遣。可怎生添上喘。央及殺粉骷髏也吐不出野狐涎。折倒的額顱破便似間道皮腰線折倒的胸脯瘦便似减骨芭蕉扇。〔帶云〕妹子。〔唱〕如今那統鏝的郎漢又村。謁漿的崔護又蹇。他來到謝家庄幾曾見桃花面。酩子裏揣與些柳青錢。

〔云〕妹子。喒看花去來。〔做行科云〕妹子。你看。那庄家每也賞寒食哩。〔唱〕

【天下樂】兀的不三月清明豔麗天。〔帶云〕妹子。〔唱〕喒和你翩也波翩。繞着這古墓前。你看那香車寶馬迭萬千。行行裏翫一會景致。行行裏聽一會管絃。〔帶云〕妹子。你覰波。〔唱〕早離了酒席兒偌近遠。

〔末做騎馬同張千上云〕自家鄭元和。離了父親。來到都下。舉場未開。時遇春天明媚引着張千。且去那曲江池上。賞玩一遭。可早來到也。你看好景致。〔詩云〕家家無火桃噴火。處處無烟柳吐烟。金勒馬嘶芳草地。玉樓人醉杏花天。張千。你見這兩個婦人麼。那一個分外生的嬌嬌媚媚。可可喜喜。添之太長。减之太短。不施脂粉天然態。縱有丹青畫不成。是好女子也呵。〔做墜鞭科張千拾云〕相公墜了鞭子也。〔末云〕真個是風風流流。可可喜喜。〔又墜鞭張千拾云〕相公又墜了鞭子也。〔末云〕我知道。好女子。好女子。〔又墜鞭張千拾云〕相公又墜了鞭子也。〔末云〕我知道。〔正旦云〕我看那生裹帽穿衫。撒絲繫帶。好個俊人物也。〔唱〕

【那吒令】誰家個少年。一時間撞見。一時間撞見。兩下裏顧戀。兩下裏顧戀。三番家墜鞭。〔帶云〕妹子也。他還是個子弟。是個雛兒。〔唱〕他管初逢着路柳絲。他管乍見着牆花片。多應被花柳牽纏。

【鵲踏枝】墻花也甚方鮮。路柳也不飛綿。忙殺遊蜂。恨殺啼鵑。沒亂殺鳴珂巷亞仙。兜的又引起頑涎。

〔末云〕張千。這壁看了。可到那壁看去來。〔正旦唱〕

【寄生草】他將那花陰串。我將這柳徑穿。少年人乍識春風面。春風面半掩桃花扇。桃花扇輕拂垂楊線。垂楊線怎繫錦鴛鴦。錦鴛鴦不鎖黃金殿。

〔云〕梅香。你去請趙官兒來。〔凈上云〕姨姨。叫我做甚麼。〔正旦云〕妹夫。那裏有個野味兒。請他來同席。怕做什麼。〔凈云〕在那裏。〔做見科〕呀。我道是誰。元來是鄭舍。〔末云〕趙牛觔。我問你咱。那兩個女子。誰氏之家。〔凈云〕那一個生的好些的。是上廳行首李亞仙。這一個是他妹子劉桃花。就是敝表。我姨姨着我來請你哩。你過去同吃幾杯兒酒。〔末云〕怎好攪擾。〔凈云〕姨姨。我請將來了也。〔末做見科〕〔正旦云〕敢問足下仙鄉何處。甚姓何名。〔末云〕小生姓鄭。表德元和。滎陽人氏。因為應試到此。敢問小娘子高姓。〔旦云〕妾身不幸。落在平康。喚做李亞仙的便是。〔末云〕久聞芳名。今得一覩。實乃小生有緣也。〔旦云〕梅香將酒來。〔遞酒科云〕解元。請滿飲此杯。〔凈云〕姨姨。這酒是我買的。我也吃一鍾兒。〔旦云〕呀。可忘了妹夫也。〔末云〕俺兩個曾結義兄弟哩。〔正旦云〕這等那個是仁兄。〔末云〕我是仁兄。〔正旦云〕你是仁兄沙。〔唱〕

【醉中天】莫不是衝倒臨川縣。〔凈云〕我是愛弟。〔正旦云〕你是愛弟沙。〔唱〕莫不是買斷了麗春園。〔凈云〕姨姨。俺和劉大姐兩口兒。不似牽牛郎織女那。〔正旦唱〕你真個是牽牛上碧天。枉踏踏這清虛殿。我只問曲江裏水比那天台較遠。今日和劉郎相見。〔云〕妹子。我索謝你。〔外旦云〕姐姐。謝我做什麼。〔正旦唱〕不因你個小名兒沙他怎肯誤入桃源。

〔末云〕牛觔。你過去。說我要在亞仙姐姐家使一把鈔。可容許麼。〔淨云〕姨姨。恰纔元和秀才要來姨姨家使把鈔。姨姨心下如何。〔正旦云〕妹夫。你說了就是。則俺母親有些利害。不當穩便。〔唱〕

【金盞兒】他見兔兒颺鷹鸇。𠳁羊骨不嫌羶。常則是肉吊窗放下遮他面。動不動便抓錢。只怕你腦門邊着痛箭。肐膊上惹空拳。那其間羞歸明月渡。懶上載花船。

〔末云〕那裏有這般利害的。只是多與他些錢鈔便了。〔正旦唱〕

【青哥兒】俺娘呵外相兒十分十分慈善。就地裏百般百般機變。那怕你堆積黃金到北斗邊。他自有錦套兒騰掀。甜唾兒粘連。俏泛兒勾牽。假意兒熬煎。轆軸兒盤旋。鋼鑽兒鑽研。不消得追歡買笑幾多年。早下翻了你個窮原憲。

〔末云〕料得小生。決不到此。只要姐姐許小生做一程伴。便當傾囊相贈。有何慮哉。〔正旦唱〕

【賺煞】往常我回雪態舞按柳腰肢。遏雲聲歌盡桃花扇。從今後席上尊前腼腆。〔末云〕就將小生的馬。送大姐回去。請上馬。〔做遞鞭科〕〔正旦唱〕更做道如今顛倒顛。落的女娘每倒接了絲鞭。〔末云〕小生多備些錢。送與媽媽。必然容允。〔正旦唱〕喒既然結姻緣。又何須置酒張筵。雖然那愛鈔的虔婆他可也難恕免。爭奈我心堅石穿。准備着從良棄賤。我則索你個正腔錢省了你那買閒錢。〔末梅香張千隨下〕

〔淨云〕你看。鄭舍隨着姨姨去了也。我和你明日將些酒禮。與他作賀去來。〔外旦同下〕

〔音釋〕

卉音毁 屧音屑 行音杭 間去聲 鏝音慢 酩音茗 分去聲 颺音樣 𠳁坤上聲 抓莊瓜切 掀音軒

第二折

〔鄭府尹上云〕老夫鄭公弼。自從遣我元和孩兒上朝取應。不覺又是兩年光景。功名成否。自有個大數。這也不望他了。只是一去許久。怎麼書信也不梢一封兒來。使老夫好生牽掛。正是雖然千尺線。兩地繫人心。〔張千上云〕可早來到也。老爺。張千叩頭。〔鄭府尹云〕我正在此想念。張千。我元和孩兒好麼。〔張千云〕好教老爺得知。大相公來到京師。不曾進取功名。共一個行首李亞仙作伴。使的錢鈔一些沒了。被老鴇趕將出來。與人家送殯唱挽歌。十分狼狽。連小的也沒處討飯吃。一徑的來報知老爺。可支些俸錢。去取了大相公回來。〔鄭府尹做怒科云〕嗨。誰想元和孩兒在都下沒了錢。與人家送殯唱挽歌。兀的不辱沒殺老夫也。張千。將馬來。老夫親自到那裏看那厮去。〔下〕〔正旦引梅香上云〕想這虔婆。好是不中。見元和無了錢物。就趕將出去。我想的有人家虔婆利害。也不似俺娘這般忒狠毒也呵。〔唱〕

【南呂一枝花】俺娘眼上帶一對乖。心內隱着十分狠。臉上生那歹鬬毛。手內有那握刀紋。狠的來世上絕倫。下死手無分寸。眼又尖手又緊。他拳起處又早着昏。那郎君呵不帶傷必然內損。

【梁州第七】俺娘呵則是個喫人腦的風流太歲。剝人皮的娘子喪門。油頭粉面敲人棍。笑裏刀剮皮割肉。綿裏針剔髓挑觔。娘使盡虛心冷氣。女着些帶耍連真。總饒你便通天徹地的郎君。也不彀三朝五日遭瘟。則俺那愛錢娘扮出個凶神。賣笑女伴了些死人。有情郎便是那冤魂。俺娘錢親。鈔緊。女心裏憎惡娘親近。娘愛的女不順。娘愛的郎君個個村。女愛的却無銀。

〔卜兒上云〕自從我將鄭元和撚了出去。我這女兒為他呵。在家茶不茶。飯不飯。又不肯覓錢。如今鄭元和無了錢。與人家送殯唱挽歌討飯吃。今日有一家出殯。料得他必然在那裏唱歌。我如今叫女兒出來。在看街樓上看出殯去。他若是見了元和這等窮身潑命。俺那女兒也死心塌地與我覓錢。孩兒那裏。〔正旦見科〕〔卜兒云〕孩兒。我和你到看街樓上散悶去。今日有個大人家出殯。擺設明器。好生齊整。我和你看一看波。〔正旦云〕我本懶的去。爭奈我這虔婆絮聒殺人。無計奈何。須索跟他走一遭。好波。我跟妳妳去看看。〔做走科〕〔末淨唱挽歌上〕

【商調尚京馬】也則俺一時間錯被鬼昏迷。是贍表子平生落得的。那有見識的哥哥每知了就裏。似這等切切悲悲。從今後有金銀多儧下些買糧食。

〔正旦云〕這虔婆則道我見元和窮身潑命。必然不睬他。他不說呵便罷。他若說呵。着他吃我幾嘴好的。〔卜兒云〕孩兒。你看那無錢的子弟。在那裏迎喪送殯哩。〔正旦唱〕

【隔尾】你道是無錢的子弟那裏迎喪殯。〔云〕你兀自戲說哩。〔唱〕這須是你愛錢的虔婆送了人。〔卜兒云〕這亡化的。不知是婆娘是漢子。〔正旦唱〕那亡化的婆娘不須你問。〔卜兒云〕不知他偌大年紀了。〔正旦唱〕多管是未及到五旬。〔卜兒云〕為甚的無個親眷那。〔正旦唱〕你道為甚的無個六親。〔卜兒云〕不知害甚麼病死了那。〔正旦唱〕想則為那苦尅瞞心鈔兒上緊。

〔卜兒云〕兀的不就是那鄭元和。是誰家死了人。要鄭元和在那裏啼哭。〔正旦唱〕

【牧羊關】常言道街死巷不樂。〔卜兒云〕你只看他穿着那一套衣服。〔正旦唱〕可顯他身貧志不貧。〔卜兒云〕他緊靠定那棺函兒哩。〔正旦云〕誰不道他是鄭府尹的孩兒。〔唱〕他正是倚官挾勢的郎君。〔卜兒云〕他與人搖鈴兒哩。〔正旦唱〕他搖鈴子當世當權。〔卜兒云〕他與人家唱挽歌兒哩。〔正旦唱〕唱挽歌也是他一遭一運。〔卜兒云〕他舉着神樓兒哩。〔正旦唱〕他面前稱大漢。只待背後立高門。送殯呵須是仵作風流種。唱挽呵也則歌吟詩賦人。〔虛下〕

〔鄭府尹引張千上云〕張千。那厮在那裏。〔張千云〕則這杏花園裏便是。〔做見凈科〕〔鄭府尹云〕兀那厮什麼人。〔張千云〕則這個便是幫着相公使錢的趙牛觔。〔鄭府尹云〕張千。與我打這厮去。〔做見末科〕〔鄭府尹云〕張千。打這小畜生。〔張千云〕他是大相公。小的則是個泥鞋窄襪的公人。怎麼敢打。〔鄭府尹做怒科云〕你不敢打。取板子過來。待我自家打。〔做打科云〕辱子。〔張千云〕休說褥子。破席頭也沒一塊。〔做打死科〕〔鄭府尹云〕元和。〔張千做摸鼻子科云〕哎呀。死也死了。怎麼元和。〔鄭府尹云〕張千。我既打死這辱子。你將他屍骸丟在千人坑裏。我先回去也。〔詩云〕本為求名遣入都。豈知做出恁卑污。這等辱門敗戶羞人甚。倒也不若無兒一世孤。〔下〕〔凈上報科云〕李家姨姨。鄭老相公在杏花園裏打死鄭舍了也。〔旦慌去看科云〕呀。元和。你真個打死了那。〔唱〕

【罵玉郎】打的你渾身鮮血糊塗盡。我這裏觀了容貌他那裏减了精神。就着這車轍裏雨水天生近。用手去滿滿的掬。口兒中款款噙。面皮上輕輕噀。

【感皇恩】你死的來不着家墳。撇的我那裏終身。〔做叫科云〕元和。請起波。請起波。〔唱〕誰着你戀鶯花。輕性命。喪風塵。〔末做醒科云〕哎呀。醒便醒了。怎麼捱的這等疼那。〔正旦唱〕他道是元和醒也。這的便子弟還魂。〔正末做驚復倒科〕〔正旦云〕元和。是我在此。〔正末做起科云〕姐姐。你不怕旁人恥笑。媽兒嗔怒。俺家爺爺怪恨那。〔正旦唱〕我也怎怕的旁人笑。劣母嗔。你爹恨。

【採茶歌】我怕你死在逡巡。拋在荊榛。又則怕傍人奪了你個俊郎君。〔末云〕你媽兒利害哩。〔正旦云〕俺娘便利害。呵。〔唱〕我也則是一度愁來一度忍。〔末云〕俺家爹爹打的我苦也。〔正旦唱〕你爹打你呵誰教你唱一年春盡一年春。

〔卜兒上云〕要我直趕到這裏。你這賤人還不快家去。快家去。〔正旦云〕俺娘拄着這條瘦亭亭拄杖也不是條拄杖那。〔唱〕

【黃鍾煞】則是個悶番子弟粗桑棍。〔云〕繫着這條舞旋旋的裙兒。也不是裙兒。〔唱〕則是個纏殺郎君濕布裩。接郎君分外勤。趕郎君。何太狠。常言道娘慈悲。女孝順。你不仁。我生忿。到家裏決撒噴。你看我尋個自盡。覓個自刎。官司知決然問。問一番。拷一頓。官人行。怎親近。令史每。無投逩。我着你哭啼啼帶着鎖。披着枷。恁時分〔云〕走到衙門前。古堆邦坐的有人問。媽媽你為甚麼來。送了這孤寒的老身。媽媽道。這都是那生忿的小賤人送了我也。〔唱〕我直着你夢撒了撩丁倒折了本。〔卜兒拖正旦下〕

〔末云〕那虔婆好狠也。李亞仙好忍也。我鄭元和好苦也。適纔亞仙在此。儘有顧盼小生之意。爭奈被他虔婆逼勒去了。單留小生一個。又是打傷的人。那裏討碗飯吃。〔歎科詩云〕可堪老鴇太無恩。撇下孤貧半死身。仔細思量無活計。不如仍還去唱一年春盡一年春。〔下〕

〔音釋〕

繫音計 鴇音保 贍傷佔切 的音底 旋去聲

第三折

〔正旦引梅香上云〕想俺這虔婆好是不中。見元和有些鈔物都坑了他的。趕將出去。如今暮冬天道。紛紛揚揚下着這般大雪。元和。知他在那裏忍冷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月館風亭。則為這虔婆上梁不正。這些時消疎了燕燕鶯鶯。風月所得清白。雨雲鄉無粘帶。煙花寨耳根清淨。人問道亞仙的今世今生。則俺那鄭元和可甚麼了身達命。

〔云〕梅香。你與我尋鄭姐夫去。〔梅香云〕冷化化的那裏尋去。〔正旦云〕這妮子好不曉事。〔唱〕

【醉春風】喒這裏溫水浸瓊花。尚兀自冰澌生玉鼎。似這等揚風攪雪沒休時。他倒大來冷。冷。你去那出殯處跟尋。起喪處訪問。下棺處打聽。

〔梅香云〕我去尋便了。〔末淨上梅見科云〕俺姐姐正望你哩喒家去來。〔末做見科云〕姐姐好大雪兀的不凍殺我也。〔正旦云〕梅香。將酒來與他兩個吃。〔末淨做寒吃酒科〕〔正旦云〕趙牛觔。你且在這裏。若那虔婆來時你咳嗽為號。〔淨云〕我知道。〔正旦云〕元和。好冷也。〔唱〕

【十二月】徧乾坤冬寒暮景。寰宇內糝玉篩瓊。長街上陰風凛冽。頭直上冷氣嚴凝。〔帶云〕好凄凉人也。〔唱〕又不曾虧負了蕭娘的性命。雖同姓你又不同名。

【堯民歌】你本是鄭元和也上酷寒亭。俺娘那茅茨火熬煎殺紙湯缾。捉的那錦鴛鴦苦死欲撏翎。打的那比目魚切鱠尚嫌腥。他便天生。天生愛鈔精。〔末云〕別人家不似這般利害那。〔正旦唱〕爭甚虔婆每一個個傳槽病。

〔卜兒上云〕梅香。開門來。〔梅香云〕姐姐。妳妳來了。怎生是好那。〔淨做連嗽科〕〔正旦唱〕

【滿庭芳】哎。怎不教你元和猛驚。那裏是虔婆到也。分明是子弟災星。這一場唱叫無乾淨。死去波好好先生。〔卜兒做見科云〕呀。那叫化頭。你又來怎的。〔淨再做咳嗽科〕〔卜兒云〕這個是趙牛觔。我家須不是卑田院。怎麼將這叫化的都收拾我家來了。〔正旦唱〕罷波你實拿住風月所和姦罪名。檢着這樂章集依法施行。常𢬵着枷稍上長釘釘。你只問臨川縣令。可不道惺惺的自古惜惺惺。

〔卜兒云〕你看他窮身潑命。他又無錢。你則管留他在家裏做什麼。〔正旦云〕娘也。勾了你的也。〔唱〕

【耍孩兒】雖不曾把黃金堆到北斗杓兒柄。也做的過家私疊等。只為你虛心假意會勞承。賺的他囊橐如冰。〔帶云〕他有錢呵。〔唱〕一家兒簇捧做胸前肉。〔帶云〕他沒錢呵。〔唱〕半合兒憎嫌做眼內釘。早把倒宅計安排定。只為些蠅頭微利。蹬脫了我錦片前程。

〔卜兒云〕你看這等錦繡幃翡翠屏。是留得叫化子睡的。〔正旦唱〕

【三煞】賣弄甚錦繡幃翡翠屏。則他這瓦罐兒早打破在你姻脂井。他便能飛也飛不出千重網。便會跳也跳不過萬丈坑。鄭元和親身證。〔卜兒云〕你這小賤人。還不趕他出去要討打哩。〔正旦唱〕你就將他趕離後院。少不的我也哭倒長城。

〔淨做咳嗽科〕〔卜兒云〕兀那趙牛觔。你當初有錢在劉桃花家使。須不曾我家使。你不到劉家去叫化。却到我家來。好不識進退。〔淨云〕這鄭舍也是我總承你家的。不知亞仙姨姨吃了我幾席酒。今日便分一杯兒與我吃。也是個捨錢的。妳妳。怎麼這等做得出。〔卜兒打趙下〕〔又打末〕〔正旦遮住科唱〕

【二煞】我和他埋時一處埋。生時一處生。任憑你惡叉白賴尋爭競。常𢬵個同歸青塚拋金縷。更休想重上紅樓理玉筝。非是我誇清正。只為他星前月下。親曾設海誓山盟。

〔卜兒云〕好波。你個謝天香。〔正旦唱〕

【尾煞】我比那謝天香名字真。〔卜兒云〕他可做的柳耆卿麼。〔正旦云〕你嗓磕他怎的。〔唱〕他比那柳耆卿也不觔兩輕。〔卜兒云〕這都是我大秤稱過的。〔正旦唱〕折莫娘將定盤星生扭做加三硬。〔卜兒云〕我這門戶人家。穿的吃的。那件不要錢使。你不與我覓錢。你待怎麼。〔正旦云〕我想元和將着許多錢鈔都用盡在我家。致得今日狼狽。欺天負人。瞞心昧己。神明也不保佑。如今妳妳年已六十歲了。情願將亞仙身邊所有計算還你。勾過二十年衣食之用。贖我亞仙之身。與元和另尋房屋居住。教他用心溫習經書。待到來年選場。必稱其志。〔卜兒云〕說那裏話。你正青春年少。伴着這個一千年一萬世不能勾發跡的窮乞兒。我怎麼肯。你只去賣笑求食。做你那本等行業便了。〔正旦云〕妳妳。你不依我。你聽者。〔唱〕你待要我賣笑求食直將我來慢慢的等。〔擁末下〕

〔卜兒云〕你看這小賤人。竟自擁着鄭元和去了。天阿。這叫化頭身子腤腤𦠛𦠛希臭的。你還想和他作伴。〔詩云〕公然不想覓銅錢。只戀無端惡少年。多敢愛他歌唱好。雙雙㩦手入卑田。〔下〕

〔音釋〕

澌音斯 糝三上聲 瓊渠盈切 茨音慈 撏詞僉切 釘去聲 杓音標 過平聲 重平聲 耆音其 嗓桑上聲 磕音可 食繩知切

第四折

〔鄭府尹引張千上云〕自從杏園裏打了孩兒一頓。至今不知下落。早間有人報道。新縣令來見。與我老夫同姓。張千。門首覰者。若縣令來時。報復我知道。〔張千云〕理會的。〔末扮冠帶引祗從上詩云〕獨對千言日未晡。為官洛邑見飛鳧。當時不得佳人力。險作窮途一餓夫。小官鄭元和便是。多虧李亞仙留我在家。勸我苦志攻書。遂得一舉成名。今授洛陽縣令。適間上過任了。如今參見本府府尹去。〔張千做報見科〕〔鄭府尹云〕你不是我孩兒鄭元和麼。〔末云〕怎這等要便宜。我那裏是你孩兒。左右將馬來。我自去也。〔下〕〔鄭府尹云〕分明是鄭元和一般模樣。他倒說不是。這也有甚麼難見處。張千。取他遞的脚色來我看。〔張千云〕脚色在此。〔做看科〕〔鄭府尹笑云〕可知是我孩兒鄭元和。〔張千云〕我也道這縣官與大相公好生廝像。〔鄭府尹云〕他道我在杏園裏打了他一頓。父子恩情都已絕了。故此不肯厮認。我看他脚色上寫道妻李氏。想就是那妓女了。〔張千云〕那行首叫做李亞仙。正是李氏。〔鄭府尹云〕我想起來元和孩兒醒轉之後。必定是那李亞仙收留回去。勸他讀書。成其功名。是一個賢惠的了。我如今去見那媳婦兒。着他勸元和認我。又何難哉。張千。將馬來。隨我到新縣官私宅走一遭去。〔下〕〔末同正旦引祗從梅香上云〕夫人。小官已為朽木死灰。若非你拯救吹嘘。安能到此。〔正旦云〕元和。誰想有今日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散春風和氣滿鳴珂。燕鶯啼恰便似耳邊吹過。往常我尊前歌婉轉。席上舞婆娑。這妙舞清歌。都參透總識破。

〔末云〕夫人。喒今日夫妻完美。須念往昔艱難。喒待捨些鈔周濟貧人。大乞兒一貫。小乞兒五百文。〔正旦云〕相公。你主的是。〔唱〕

【沉醉東風】俺也曾幾番家心中揣摩。莫不是夢裏南柯。當日要一文錢沒處求。今日享千鍾粟還嫌薄。知他來命福如何。你則待普度慈悲念佛囉。權做個收因種果。

〔淨上云〕打聽得新任縣令捨錢。我去討些錢使。叫化碗飯吃。〔做見科〕〔正旦云〕我道是誰。元來是趙牛觔。〔唱〕

【雁兒落】俺如今有過活。你兀自難存坐。哎你個卑田院老教頭。〔云〕你認的我麼。〔淨云〕妳妳你是誰。〔正旦唱〕我便是鳴珂巷陪錢貨。

〔淨云〕元來是李家姨姨。〔正旦唱〕

【得勝令】你可認的那舊家計鄭元和。〔末見科云〕夫人。他是誰那。〔正旦唱〕他是你同伴的老哥哥。不爭你那地塌下搖鈴子。對着這衙廳上教演他唱挽歌。這般樣村呵你道是不快俺風塵過。休波倚仗着門前桃李多。

〔末云〕趙牛觔是我同受貧窮的人。左右。取五千錢來與他去。〔淨跪叫云〕兀的不是捨錢的老爺妳妳呵。〔下〕〔卜兒上云〕叫化咱。叫化咱。〔正旦云〕那門外又是甚麼人鬧炒。我試看咱。〔做見科唱〕

【川撥棹】堦垓下鬧鑊鐸。鬧火火為甚麼。則見他髮似絲窩。眼似膠鍋。口似番河。〔帶云〕我道是誰。〔唱〕原來是攪肚蛆腸的老虔婆。將瓦罐都打破。

〔左右打科〕〔卜兒云〕你打破了我的瓦罐哩。〔正旦唱〕

【七弟兄】你敢是恨我。怨我。甚存活。想你來迎新送舊多胡做。到今日窮身潑命怎收科。舒着那手掌兒道乞化錢一個。

〔云〕前日我算過二十年用度與你。怎生便這般窮了來。〔卜兒云〕則被一把天火燒了我家緣家計。因此上折倒的窮了。〔正旦唱〕

【梅花酒】元來是那場火。使不着你僂儸。顯不着你悲合。早則了了也那婆婆。那火倏的來忽的着。燒地眠炙地臥。眼睜睜怎奈何。為巴錢毒計多。被天公生折磨。

〔末云〕想起他趕我出門的時節。本等不該認了。但是許夫人贖身一件。也還有母子情分。如今另置一所小宅。每季給他衣食之費。養贍終身便了。〔卜兒云〕前日與了我二十年用度。被一場火燒的光光蕩蕩。倘或又是火發。也不可保。女兒。我想來。你也尚青春年少。只是仍舊與我覓錢纔好。〔左右喝科下〕〔鄭府尹上云〕早來到私宅門首。張千。你入去報與夫人知道。說老夫來了也。〔張千報科云〕禀夫人得知。有老相公在於門首。〔正旦慌接跪科云〕早知老相公到來。只合遠接。接待不及。勿令見罪。〔唱〕

【收江南】呀。草堂中忽地貴人過。急的我忙接待敢蹉跎。〔鄭府尹云〕媳婦兒。我當初在杏園裏打上孩兒一頓。也只要他成人。今日孩兒得了官。就不肯認我。媳婦兒。你與我問他這個是何道理。〔正旦唱〕你父子們有甚不相和。倒着俺定奪。管教你一家完美笑呵呵。

〔云〕相公。你為何不肯認老相公那。〔末云〕吾聞父子之親。出自天性。子雖不孝。為父者未嘗失其顧復之恩。父雖不慈。為子者豈敢廢其晨昏之禮。是以虎狼至惡。不食其子。亦性然也。我元和當挽歌送殯之時。被父親打死。這本自取其辱。有何讐恨。但已失手。豈無悔心。也該着人照覰希圖再活。縱然死了。也該備些衣棺。埋葬骸骨。豈可委之荒野。任憑暴露。全無一點休戚相關之意。〔歎科〕嗨。何其忍也。我想元和此身。豈不是父親生的。然父親殺之矣。從今以後。皆託天地之蔽佑。仗夫人之餘生。與父親有何干屬。而欲相認乎。恩已斷矣。義已絕矣。請夫人勿復再言。〔正旦云〕相公。你當初在杏園吃打時節。妾本欲以死為謝。然而偷生至今者。為相公功名未就耳。今幸得一舉登科。榮宗耀祖。妾亦叨享花誥為夫人縣君。而使天下皆稱鄭元和有背父之名。犯逆天之罪。無不歸咎于妾。使妾更何顏面可立人間。不若就壓衣的裙刀。尋個自盡處罷。〔唱〕

【鴛鴦煞】從今後把並頭花蕋甘生剉。同心摟帶𢬵教割。這的是萬古綱常。眾口評跋。暢道罪逆滔天。何時解脫。〔做對末拜科云〕相公。妾今日怎麼愛惜得一死。人都道鄭元和死為辱子。也只由的李亞仙。生為逆子。也只由的李亞仙。〔唱〕都為我潑賤烟花把你個名兒污。不由不奔井投河。便封我到一品夫人也榮耀不的我。

〔末慌奪刀科云〕夫人。怎麼這等性急。我看夫人面上。認我父親罷。〔鄭府尹云〕你看這厮波。〔末同正旦拜科〕〔鄭府尹云〕且喜孩兒認了我也。又得了一個賢惠的媳婦兒。便當殺羊置酒。做個慶賀的筵席。〔詞云〕親莫親父子周全。愛莫愛夫婦團圓。鄭元和風流學士。李亞仙絕代嬋娟。曲池前偶逢情賞。杏園後益顯心堅。早遂了跳龍門桂枝高折。空餘下蓮花落樂府流傳。

〔音釋〕

晡音逋 拯音整 柯音哥 薄婆上聲 活音和 鑊音禾 鐸馱去聲 麼音魔 合音何 倏音叔 着池何切 奪音多 割哥上聲 跋音波 脫音妥 奔去聲

題目 鄭元和風雪卑田院 
正名 李亞仙花酒曲江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