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柳毅傳書

Top / 元曲選 / 柳毅傳書

洞庭湖柳毅傳書雜劇

尚仲賢撰

楔子

〔外扮涇河老龍王領水卒上〕〔詩云〕羲皇八卦定乾坤。左右還須輔弼臣。死後親承天帝命。獨魁水底作龍神。吾神乃涇河老龍王是也。我孩兒涇河小龍。有洞庭湖老龍的女兒。叫做龍女三娘。娶為小龍媳婦。琴瑟不和。使我心中甚是不樂。且待小龍孩兒來。看有甚麼說話。〔凈扮小龍上詩云〕堂堂作靈聖。小鬼害勞病。身邊沒陰人。就死也乾凈。小聖乃涇河小龍是也。有我父老龍與我娶了個媳婦。是龍女三娘。我與他前世無緣。不知怎麼說。但見了他影兒。煞是不快活。我今到父王面前。搬唆幾句言語。撚他去了。却不好哩。〔做見科云〕父親。你與我娶了個媳婦。他性兒乖劣。至今不與我相和。倚恃他父叔神通。發猛的要降着我。連父親也不看在眼裏。這等不賢之婦。我要他怎的。〔老龍云〕有這樣事。叫那小賤人來。我自有處治。〔水卒云〕理會的。龍女三娘安在。〔正旦扮龍女上云〕妾身是洞庭湖龍女三娘。俺父親母親將我嫁與涇河小龍為妻。頗奈涇河小龍為婢僕所惑。日見厭薄。因此上俺兩個琴瑟不和。今日公公呼喚。不知有甚事。須索走一遭去。〔做見科云〕公公。喚您媳婦兒有何事。〔老龍云〕你怎生性子乖劣。不與小龍相和。若是回心轉意便罷。若不肯時。我便有發落你處。不道的輕輕饒了你也。〔正旦做跪科云〕公公。非關媳婦兒事。這都是小龍聽信婢僕。無端生出是非。媳婦也是龍子龍孫。豈肯反落魚鰕之手。〔老龍云〕唗。你看他。我面前。尚然口強。難怪我小龍兒也。鬼卒。與我剝下他冠袍。送他涇河岸邊牧羊去。〔詩云〕夫妻何事不相投。罰去看羊過幾秋。饒他掬盡涇河水。難洗今朝一面羞。〔下〕〔正旦做歎科云〕嗨。着我向涇河岸上牧羊去。我怎生受的這般苦楚艱難也呵。〔唱〕

【仙呂端正好】我則為空負了雨雲期。却離了滄波會。這一場抵多少水盡鵝飛。早是我受不過狠毒的兒夫氣。更那堪不可公婆意。

【幺篇】因此上撥下這牧羊差。粧出這撈龍計。想他每無恩義本性難移。着我向野田衰艸殘紅裏。離鳳閣。近漁磯。蓬蟬鬢。蹙蛾眉。愁荏苒。淚淋漓。想父母。共親戚。哎。天那知他何日得重完備。〔下〕

〔音釋〕

唆音梭 撚尼蹇切 降奚江切 強音絳 看平聲 那音挪 荏壬上聲 苒音冉 戚倉洗切 重平聲

第一折

〔冲末扮柳毅老旦扮卜兒上〕〔卜兒詩云〕教子攻書志未酬。桑榆暮景且淹留。月過十五光明少。人到中年萬事休。老身姓張。夫主姓柳。早年亡逝。身邊止有一子。名喚柳毅。今年二十三歲了。奈因家貧。不曾婚娶。孩兒。幾時是你那峥嶸發達的時節也。〔柳毅云〕母親。您孩兒學成滿腹文章。如今春榜動。選場開您孩兒欲要進取功名去。但得一官半職。榮耀門閭。母親意下何如。〔卜兒云〕孩兒。進取功名是你讀書的本等。則要你着志者。〔柳毅云〕則今日是吉日良辰。辭別了母親。便索長行也。〔做拜別科〕〔下〕〔卜兒云〕孩兒去了也。眼望旌旗捷。耳聽好消息。〔下〕〔正旦上云〕妾身是龍女三娘。俺公公信着那涇河小龍業畜的言語。着我在涇河岸上牧羊。這那裏是個羊。都是些懶行雨的雨工。雨工。則今日風雲未遂。我與你俱淪落在水濱河嘴。恰好是一樣煩惱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魂斷頻哭。夢回不覩。逢春暮。甚日歸湖。備把這離愁訴。

【混江龍】往常時凌波相助。則我這翠鬟高插水晶梳。到如今衣裳襤褸。容貌焦枯。不學他蕭史臺邊乘鳳客。却做了武陵溪畔牧羊奴。思往日憶當初。成繾綣。效歡娛。他鷹指爪。蟒身軀。忒躁暴。太麄疎。但言語。便喧呼。這琴瑟。怎和睦。〔帶云〕俺那龍呵。〔唱〕可曾有半點兒雨雲期。敢只是一剗的雷霆怒。則我也不戀您榮華富貴。情願受鰥寡孤獨。

〔云〕想着我在洞庭湖裏。怎生受用快活。如今折得這般。兀的不愁殺人也。〔唱〕

【油葫蘆】則我這頭上風沙臉上土。洗面皮惟淚雨。𩬆鬔鬆除是冷風梳。他不去那巫山廟裏尋神女。可教我在涇河岸上學蘇武。這些時坐又不安。行又不舒。猛回頭凝望着家何處。只落的一度一嗟吁。

〔云〕我修的一封家書在此。怎得個便人寄去可也好。〔唱〕

【天下樂】俺家在南天水國居。就兒裏非無。尺素書。柰衡陽不傳鴻鴈羽。黃犬又筋力疲。錦鱗又性格愚。幾遍家待相通常間阻。

〔柳毅上詩云〕客裏愁多不記春。聞鶯始覺柳條新。年年下第東歸去。羞見長安舊主人。小生柳毅是也。如今是大唐儀鳳二年。上朝應舉。命運不利。落第東歸。有一故人在於涇河縣作宦。小生就順路去訪他一遭。此間乃是涇河岸側。遠遠望見一個婦女牧羊。好生奇怪。〔做看科云〕你看他嚬眉凝睇。如有所待。不免向前問他一聲。小娘子拜揖。〔正旦云〕先生萬福。請問仙鄉何處。高姓大名。因甚到此。〔柳毅云〕小生淮陰人氏。姓柳名毅。為應舉下第。偶然打此處經過。小娘子你姓甚名誰。為何在此牧羊也。〔正旦云〕妾身是洞庭湖龍女三娘。俺父親將我嫁與涇河小龍為妻。頗柰涇河小龍。躁暴不仁。為婢僕所惑。使琴瑟不和。俺公公着我在這涇河岸上牧羊。每日早起夜眠。日炙風吹。折倒的我憔瘦了也。我如今修下家書一封。爭柰沒人寄去。恰好遇着先生。相煩捎帶與俺父親。但不知先生意下肯否。〔柳毅云〕我乃義夫也。聞子之言。氣血俱動。有何不肯。只是小娘子當初。何不便隨順了他。免得這般受苦。〔正旦云〕先生。你不知。聽我說一遍。〔唱〕

【那吒令】為一言半語。受千辛萬苦。受千辛萬苦想十親九故。想十親九故。在三江五湖。可憐我差遲了這夫婦情。錯配了這姻緣簿。都則為俺那水性的兒夫。

〔柳毅云〕小娘子。你那夫主怎生利害。你說一遍與我聽咱。〔正旦唱〕

【鵲踏枝】嗔忿忿腆着胸脯。惡哏哏竪着髭鬚。但開口吐霧吹雲。那裏是噀玉噴珠。輕咳嗽早呼風喚雨。誰不知他氣捲江湖。

〔柳毅云〕小娘子。你家在那裏住。離此涇河多遠哩。〔正旦唱〕

【寄生艸】妾身離鄉故到外府。遶着這野塘千里紅塵步。遙隔着殘霞一縷青紗霧。望不見寒波萬頃白蘋渡。〔柳毅云〕我看小娘子中注模樣。想也决不是以下人家。莫非在鳷鵲殿中生長的麼。〔正旦唱〕休道是妾身鳷鵲殿中生。多則在儂家鸚鵡洲邊住。

〔柳毅云〕呀。小娘子。據你這般說。你家在洞庭湖水中。我便要替你捎書。塵凡隔絕。怎生到得那處。〔正旦出書金釵科云〕既蒙先生許諾。我自有路徑指引你去。俺那洞庭湖口上。有一座廟宇。香案邊有一株金橙樹。里人稱為社橘。你可將我這一根金釵兒擊響其樹。俺那裏自有人出來。〔唱〕

【幺篇】則俺那裏近沙浦有廟宇。到廟前將定金釵股。香案邊擊嚮金橙樹。覰水中閃出金沙路。走將那巡海的夜叉來。敢背將你個寄信的先生去。

〔柳毅云〕既如此。我與你做個傳書使者。但你異日歸於洞庭。是必休避我也。〔正旦云〕豈但不避。大恩人便是我親戚一般哩。〔唱〕

【賺煞】俺為甚麼懶上鳳凰臺。羞對鴛鴦浦。則為那霹靂火無情的丈夫。是則是海藏龍宮曾共逐。世不曾似水如魚。謾躊躇。影隻形孤。只我這淚點兒多如那落花雨。多謝你有心腸的鴈足。可着我便乘龍歸去。〔做拜科〕〔唱〕全在這寄雙親和淚一封書。〔下〕

〔柳毅云〕知他是神是鬼。且將這書直至洞庭湖廟前走一遭去。〔詩云〕涇河岸偶遇三娘。訴離愁雨淚行行。如今去洞庭湖上。將此書寄與龍王。〔下〕

〔音釋〕

過平聲 哭音苦 襤音藍 褸音呂 繾音遣 綣音眷 睦音暮 阿何哥切 鰥音關 獨東盧切 朝音潮 睇音地 哏狠平聲 噀詢去聲 噴平聲 鳷音支 長音掌 使去聲 藏去聲 逐長如切 足臧取切 行音杭

第二折

〔柳毅上云〕小生柳毅。自離了龍女三娘。可早來到這洞庭湖也。原來這湖口上果然有一座廟宇。廟前有一株金橙樹。這等看起來。那龍女所云。真不虛矣。我如今取出這金釵兒擊響此樹咱。〔做擊科〕〔凈扮夜叉上詩云〕湖上顯神通。作浪與興風。不識蝦元帥。唯言鱉相公。小聖乃巡海夜叉是也。不知甚人擊響金橙樹。小聖分開水面。我是看咱。兀那廝。你是何人。為甚麼擊嚮這金橙樹。〔柳毅云〕小生是淮陰秀才。叫做柳毅。我要見你洞庭君。自有說的話哩。〔夜叉云〕兀那秀才。你合着眼跟的我去來。〔同下〕〔外扮洞庭君同老旦扮夫人上云〕吾神乃洞庭湖老龍是也。今有我女孩兒龍女三娘。嫁與涇河小龍為妻。自從去後。音信皆無。使我甚是放心不下。今日時當卓午。我聽太陽道士講道德經未完。傳報有人擊響金橙樹。我已着巡海夜叉問去了。這早晚敢待來也。〔夜叉同柳毅上〕〔夜叉云〕兀那秀才。你則在這裏候着。〔柳毅云〕理會的。〔夜叉做報科云〕喏。報的上聖得知。有一秀才擊響金橙樹。他說要親見上聖。自有說話。〔洞庭君云〕着他過來。〔柳毅見驚拜科〕〔老龍云〕水府幽深。寡人暗昧。秀才。你是那裏人氏。涉險而來。何以教我。〔柳毅云〕小生淮陰人氏。姓柳名毅。因落第東歸。偶打涇河岸過。見一婦人。乃是龍女三娘。在那裏牧羊。折倒的容顏憔瘦。全不似往日了。着我捎帶一封家書來。尊神請看。〔做遞書洞庭君接與夫人同看做驚悲科〕〔老龍云〕有這等事。〔做謝科云〕秀才。多虧你也。寄書到此。遠路勞神。〔夫人哭云〕嗨。我的兒。似此呵怎了也。〔洞庭君云〕住住住。夫人。休得大驚小怪。恐防兄弟火龍知道。兀那秀才。且請到明珠宮少坐。左右。一壁安排茶飯。款待秀才也。〔夜叉同柳毅暫下〕〔外扮錢塘君上詩云〕滿目霞光籠宇宙。潑天波浪滲人魂。鼻中衝出千條焰。翻身捲起萬堆雲。吾神乃火龍是也。哥哥是洞庭老龍。為甚將俺閑居在此。只因俺在唐堯之時。差行了雨。害得天下洪水九年。因此一向罰在這錢塘水簾洞受罪。今日無甚事。到洞庭湖探望哥哥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夜叉報復去。道我來了也。〔夜叉做報科云〕喏。報的上聖得知。有錢塘火龍來了也。〔洞庭君云〕道有請。〔夜叉云〕請進。〔做見科云〕哥哥。嫂嫂。小聖來了也。〔洞庭君云〕兄弟請坐。〔錢塘君云〕哥哥。這海藏裏怎生有一陣生人氣。〔洞庭君云〕兄弟。俺這裏有一凡間秀才。說着緊要的事。兄弟。你且迴避咱。〔錢塘君云〕您兄弟知道。我出的這門來。且不去。我在這裏聽他說甚麼。〔洞庭君云〕夫人。適間柳先生說俺女孩兒折倒的憔悴了也。〔夫人云〕俺女孩兒書上明說。涇河小龍惑于嬖妾。琴瑟不和。罰在涇河岸上牧羊。〔做悲科云〕想我女孩兒。怎麼受得這般羞辱。大王何不早早差人接取回來。〔洞庭君云〕夫人說輕些。則俺錢塘兄弟在此。倘或被他知道。撥動他這個性子。可怎了也。〔錢塘君云〕原來是這等。頗奈涇河小龍無禮。着俺龍女三娘在于涇河岸上牧羊。辱沒我的面皮。哥哥。你便瞞我。我却忍不得了也。則今日點就本部下水卒。我頓開鐵鎖。直逩天堂。親見上帝。訴我衷腸。說他無義業畜。怎敢着俺龍女牧羊。忙將水卒點。不索告龍王。管取涇河岸。翻作漢洋江。〔下〕〔夜叉云〕喏。報的上聖得知。有火龍領本部下水卒。與涇河小龍鬭勝去了也。〔洞庭君云〕這等可怎麼了。那柳秀才且莫要使他知道。恐怕這一場厮殺非小。驚動上客。不當穩便。一壁點起水卒。接應兄弟去走一遭。〔詩云〕聽言罷忙離海藏。駕雲霧空中自降。若走了涇河小龍。直趕到九重天上。〔同夫人夜叉下〕〔小龍領水卒上云〕我是涇河小龍是也。為因龍女三娘不肯隨順。罰他在涇河岸上牧羊。不知那一個天殺的與他寄信回去。今有錢塘火龍到來。要和我鬭勝。大小水卒。聽吾神旨。擺開陣勢。火龍這早晚敢待來也。〔錢塘君上云〕水卒。一字兒擺開者。兀那業畜。量你到的那裏。我與你交戰咱。〔調陣子科〕〔小龍云〕我近不的他。走走走。〔下〕〔錢塘君云〕這厮神通淺短。法力低微。近不的吾神走了也。我不管那裏趕將他去。〔下〕〔小龍慌上云〕三十六計。走為上計。我近不的他。我如今走那裏去。只得變做個小蛇兒。往這淤泥裏𧻞了罷。〔錢塘君再上云〕趕到這裏。可怎生不見了。〔做看科云〕原來這厮害怕。變做個小蛇兒。𧻞在這淤泥裏。便待乾罷。我且拏起來。只一口將他吞於腹中。看道可還有本事為非作歹哩。我如今收兵奏凱。回俺哥哥話去了。〔下〕〔涇河老龍上云〕吾神涇河老龍是也。今有錢塘火龍與俺小龍鬭勝。未知勝敗。我使的雷公電母看去了。這早晚敢來報捷也。〔正旦改扮電母兩手持鏡上云〕這一場厮殺。非同小可也呵。〔唱〕

【越調鬭鵪鶉】他兩箇天北天南。海西海東。雲閉雲開。水淹水衝。烟罩烟飛。水燒火烘。卒律律電影重。古突突霧氣濃。起幾箇骨碌碌的轟雷。更一陣撲簌簌的怪風。

【紫花兒序】險驚殺了負薪的樵子。慌殺了採藥的仙童。諕殺了撒網的漁翁。全不見紅蓮映日。翠蓋迎風。遮籠。都是那鬼卒神兵四下攻。則俺這兩隻脚爭些兒踏空。可擦擦墜落紅塵。〔帶云〕報報報。喏。〔唱〕兀的不跌破了我青銅。

〔老龍云〕電母。你從那雲霧中來。看道那一家喜色旺氣。雷公電母顯靈通。掣電轟雷縹緲中。兩陣相持分勝敗。盡在來神啟口中。這場厮殺。是那一家敗。那一家勝。電母。你可喘息定了。慢慢的說一遍咱。〔電母云〕端的這一場好鬭勝也。〔唱〕

【小桃紅】那小龍大開水殿飲金鍾。厮琅琅幾部笙歌送。不覺的天邊黑雲重。昏鄧鄧敢包籠。忽剌剌半空霹靂聲驚動。古都都揭了瓦隴。吸哩哩提了斗栱。滴溜溜早翻過水晶宮。

〔老龍云〕那火龍大施勇烈。俺小龍不忿爭強。這壁廂火光燦燦接天關。那壁廂風雨颼颼迷地角。端的是江翻海沸。地震山搖。火龍怎生發怒。小龍怎的支持。電母。你慢慢的再說一遍與我聽。〔電母唱〕

【紫花兒序】忽的呵陰雲伏地。淹的呵洪水滔天。騰的呵烈火飛空。涇河龍逃歸碧落。錢塘龍趕上蒼穹。兩條龍的威風。怕不喊殺了鱉大夫。龜將軍。鼉相公。這其間各賭神通。早翻過那海島十洲。只待要拔倒了華岳三峰。

〔老龍西江月詞云〕那火龍倚仗他狂烟烈火。俺小龍施展他驟雨飄風。火來雨去勢洶洶。各自當場賣弄。火起雨能相滅。雨飛火又來攻。二龍爭鬭在長空。還是誰家最勇。俺小龍神通廣大。變化多般。量火龍到的那裏。你且喘息定了。再說一遍。〔電母唱〕

【鬼三台】兩條龍身軀縱。震的那乾坤動。惡哏哏健勇。赤焰焰滿天紅。一撞一衝。則教你心如鐵石也怕恐。便有那銅山鐵壁都沒用。錢塘龍逆水忙截。涇河龍淤泥裏便。

〔老龍云〕當日那龍女三娘在涇河岸上牧羊。他父母都在洞庭湖中。相隔遙遠。若沒個人與他寄信。怎生知道。你慢慢的再說一遍。〔電母云〕上聖不厭絮煩。聽俺說來。〔唱〕

【調笑令】尀柰那業龍。說與俺老家公。則為這龍女三娘惹下禍叢。想他在涇河岸上愁千種。悶懨懨蹙損眉峯。暗修下訴控雙親書一封。哭啼啼盼殺賓鴻。

〔帶云〕這寄書人。俺也打聽來。他是淮陰人氏。叫做柳毅。〔唱〕

【禿厮兒】恰是這三娘命通。更和那柳毅兩下相逢。可是他從頭至尾言始終。寄書到洞庭中。也麼龍宮。

〔老龍云〕原來是凡人柳毅。與他寄書到洞庭湖去。不知他那父母見了書呈。可是怎生。〔電母唱〕

【聖藥王】爺讀了怒滿胸。娘聽了珠淚傾。是他那哭聲兒吹入翠簾籠。錢塘龍忿氣雄。粗鐵索似撧葱。早磕塔頓開金鎖走蛟龍。撲騰的飛過日華東。

〔老龍云〕那火龍雖則英勇。俺涇河龍呼的風。喚的雨。騰的雲。駕的霧。部下有水卒鬼兵。神通變化。怎的便弱與他。你再說一遍。我試聽咱。〔電母唱〕

【拙魯速】則喒這水卒有兩三重。鬼兵有數百種。並沒那半星兒放鬆。一謎裏便冲。無非是魚鱉黿鼉共隨從。緊攔縱。陣面上交攻。將他來苦淹淹厮葬送。

【幺篇】落陣處亂蓬蓬。着傷處鬧茸茸。他每都扣斷了紅絨。揢撒了熟銅。絃絕了雕弓。劍缺了霜鋒。將他來難移難動。沒歇沒空。厮推厮擁。劈丟撲鼕。水心裏打沐桶。

〔老龍做悲科云〕誰想俺家輸了也。兀那電母。如今俺小龍在那裏。〔電母云〕還想小龍哩。他趕的慌了。變做一條小蛇。藏在淤泥裏面。被火龍一口吞入腹中。好可憐人也。〔唱〕

【收尾】則他走金蛇電影內將神威弄。你覰那霸橋北涇河岸東。俺只見淹淹的血水渲做江湖。和着這滾滾的屍骸煉做坵塚。〔下〕

〔老龍云〕誰想我水府事情。倒落凡人之手。坑殺俺小龍兒也。且索寧奈。慢慢尋個計策。報讎便了。〔詩云〕何處一迂儒。公然敢寄書。滅我潛龍種。搶去牧羊奴。恨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終當逞威力。填滿洞庭湖。〔下〕

〔音釋〕

滲森去聲 淤音于 罩嘲去聲 轟音烘 空去聲 掣音徹 剌音辣 鼉音陀 音拱種上聲 傾逼容切 撧疽且切 從去聲 茸音戎 熟裳由切 揢匡雅切 渲疎選切

 

第三折

〔洞庭君領水卒上云〕吾神乃洞庭老龍是也。有兄弟錢塘火龍與涇河小龍鬭勝去了。未知勝敗如何。這早晚敢待來也。〔夜叉上報云〕喏。報的上聖得知。有火龍得勝回來也。〔洞庭君云〕快擺隊伍迎接去。〔錢塘君上見科云〕哥哥。您兄弟得勝回來也。〔洞庭君云〕不害生靈麼。〔錢塘君云〕六十萬。〔洞庭君云〕不傷禾稼麼。〔錢塘君云〕八百里。〔洞庭君云〕薄情郎安在。〔錢塘君云〕你問他怎麼。被吾吞在腹中了也。〔洞庭君云〕這個也罷。他須不仁。你也太急性子。若上帝不見諒時。怎麼是好。〔錢塘君云〕哥哥也。與你出了這口氣。您兄弟沒有使性處。忍不的了也。〔洞庭君云〕兄弟。有句話與你商量。想當初若不是柳秀才寄書來。豈有喒女孩兒的性命。道不的個知恩報恩。左右。與我請將柳秀才來者。〔夜叉云〕柳秀才有請。〔柳毅上云〕小生柳毅。自從來到洞庭湖。在這海藏裏住了好幾日。龍王呼喚。不知有甚事。須索見去。〔做見科〕〔洞庭君云〕兀那秀才。多虧你捎書來救了我的龍女三娘。如今就招你為壻。你意下如何。〔柳毅背云〕想着那龍女三娘。在涇河岸上牧羊那等模樣。憔悴不堪。我要他做甚麼。〔回云〕尊神說的是什麼話。我柳毅只為一點義氣。涉險寄書。若殺其夫而奪其妻。豈足為義士。且家母年紀高大。無人侍奉。情願告回。〔錢塘君做怒科云〕秀才。料想我姪女兒。儘也配得你過。你今日允了便罷。不允我與你俱夷糞壤。休想復還。〔柳毅笑云〕錢塘君差了也。你在洪波中揚鬐鼓鬣。掀風作浪。儘由得你。今日身被衣冠。酒筵之上。却使不得你那蟲蟻性兒。〔錢塘君作揖謝云〕俺一時醉中失言。甚是得罪。只望秀才休怪。〔洞庭君云〕兄弟如此纔是。既然秀才堅執不肯。我豈可強他。左右。與我請出龍女三娘。拜謝他寄書之恩。再將些金珠財寶。相送回去者。〔夜叉云〕理會的。龍女三娘有請。〔正旦上云〕自從俺那叔父錢塘火龍救的我重到這洞庭湖裏來。我這一場多虧了寄書的柳毅秀才。今日父親在水殿上安排筵席。管待那秀才。喚我出來。必然是着我謝他。我想這恩德如同再生一般。豈是一拜可能酬答也呵。〔唱〕

【商調集賢賓】則俺那寄書來的秀才錯立了身。怎能勾平步上青雲。則為他長安市不登虎榜。救的我涇河岸脫離羊羣。他本望至公樓獨佔鰲頭。今日向洞庭湖跳過了龍門。則我這重疊疊的眷姻可也堪自哂。若不成就燕爾新婚。我則待收拾些珍寶物。報答您大恩人。

〔做行科唱〕

【金菊香】則我這凌波襪小上堦痕。手提着瀝水湘裙與你入殿門在這渾金椅前〔做見二親科唱〕參了二親。那一場電走雷奔。〔做見錢塘君科〕〔唱〕駕風雲的叔父你可也索是勞神。

〔錢塘君云〕姪女兒。不苦了我。只怕苦了你也。〔洞庭君云〕你若非柳先生。怎有今日。你過來拜謝了他者。〔正旦唱〕

【梧葉兒】我這裏掩着袂忙趨進。改愁顏做喜欣。〔做拜謝科〕〔唱〕施禮罷叙寒溫。你水路上風波惡。旱路上程限緊。似這等受辛勤。你索是遠路風塵的故人。

〔柳毅云〕這一位女娘是誰。〔洞庭君云〕則這個便是我的女孩兒龍女三娘。〔柳毅云〕這個是龍女三娘。比那牧羊時全別了也。早知這等。我就許了那親事也罷。〔正旦做斜看嘆云〕嗨。可不道悔之晚矣。〔唱〕

【後庭花】俺滿口兒要結姻。他舒心兒不勘婚。信口兒無回話。剗的偷睛兒橫覰人。我這裏兩眉顰。他則待暗傳芳信。對面的辭了親。就兒裏相逗引。俺叔父敢則嗔。那其間怎的忍。吼一聲風力緊。吐半天烟霧昏。輕喝處攝了你魂。但抹着可更分了你身。你見他狠不狠。他從來恩不恩。

〔柳毅云〕小生凡人。得遇天仙。豈無眷戀之意。只為母親年老。無人侍養。因此辭了這親事。也是出于不得已耳。〔正旦唱〕

【柳葉兒】秀才也敢教你有家難奔。是是是熬不出寡宿孤辰。誰着你自攬下四海三江悶。你端的心兒順。意兒真。秀才也便休愁暮雨朝雲。

〔洞庭君云〕秀才既要回去。寡人設有小筵。以表謝意。一壁廂奏動鼓樂。我兒。你送秀才一杯酒者。〔正旦做送酒科唱〕

【醋葫蘆】既不得共歡娛伴繡衾。還待要獻殷勤倒玉樽。只怕他閣着酒杯兒未飲早醉醺醺。〔洞庭君歌云〕上天配合兮生死有途。彼不當婦兮此不當夫。腹心煩苦兮涇之隅。風霜滿鬢兮雨雪霑襦。賴明公兮引素書。令骨肉兮家如初。永言珍重兮無時無。〔內奏樂科〕〔夜叉云〕這水是貴主還宮之樂。〔正旦唱〕你道是貴主還宮安樂穩。單閃的他不偢不問。哎。這其間可不埋怨殺你個洞庭君。

〔錢塘君云〕姪女兒再奉一杯。一壁廂將鼓樂響動者。〔歌云〕大天蒼蒼兮大地茫茫。人各有志兮何可思量。狐神鼠聖兮薄社依墻。雷霆一發兮其孰敢當。荷真人兮信義長。令骨肉兮還故鄉。願言配德兮何時忘。〔內奏樂科〕〔夜叉報云〕這是錢塘破陣之樂。〔正旦唱〕

【金菊香】這的是錢塘破陣樂紛紛。半入湖風半入雲。能得筵前幾度聞。〔錢塘君云〕秀才。你便就了這樁親事。也不辱沒了你。〔正旦唱〕還賣弄劍舌鎗唇。兀的不羞殺你大媒人。

〔云〕水卒那裏。將過寶物來。〔夜叉捧砌末上正旦云〕秀才。我別無所贈。有這些珠寶。送與你回家去。侍奉老母。莫嫌輕微也。〔柳毅云〕多謝小娘子。〔正旦唱〕

【浪裏來煞】這薄禮呵請先生休見阻。送行者寧無贐。則為你假乖張不就我這門親。害的來兩下裏憔悴損。我則索向龍宮納悶。怎禁他水村山館自黃昏。〔下〕

〔柳毅云〕則今日辭別了尊神。小生回家去也。〔錢塘君云〕你若是再來時。便當相看。休忘了此會者。〔柳毅詩云〕感龍王許配良姻。奈因咱衰老萱親。若非是前生緣薄。怎捨得年少佳人。〔下〕〔洞庭君云〕柳毅去了也。既然這般呵。今日雖不成這樁親事。後日還要將機就機。報答他的大恩。〔錢塘君云〕哥哥說的有理。我恰纔硬做媒人的不是。如今還要軟軟地去曲成他。正是姻緣姻緣。事非偶然。一時不就。且待三年。〔同下〕

〔音釋〕

鬐音其 鬣音列 強欺養切 離去聲 哂身上聲 勘坎去聲 逗音豆 奔去聲 樂音澇 令平聲 贐音信 分去聲

第四折

〔卜兒上云〕自家是柳毅的母親。自從俺孩兒求官去了。音信皆無。使老身甚是牽掛。天那。不知孩兒甚日回來也。〔柳毅上云〕小生柳毅。自洞庭湖回來。早到俺家門首。無人報復。徑自過去。〔做入見科云〕母親。您孩兒來家了也。〔卜兒云〕孩兒。你來家也。可得了個甚麼官那。〔柳毅云〕母親。你孩兒下第東歸。在于涇河岸上。有龍女三娘着我寄書。去到洞庭湖中。見了龍王。看了書中意思。待招您孩兒做女壻。我堅執不肯。將着些寶貨相謝了。您孩兒因此擔閣這幾多時。有失奉養。母親休罪。〔卜兒云〕這個也罷。自你去後。我終日思念你。近新來與你定得一門親事。乃是范陽盧氏之女。則今日是好日辰。就取親過門。休誤了這佳期者。〔柳毅云〕母親尊命。孩兒豈敢有違。但是當初龍女三娘要招我為壻。我雖不曾應承。却心兒裏有他來。何忍更娶別人。〔卜兒云〕孩兒。你休要如此。只依了我罷。〔正旦同媒上云〕自家龍女三娘是也。當初受柳秀才活命之恩。一心要報他。俺父母相憐。使我假作盧氏之女。與柳秀才為妻。豈知有今日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誰想並頭蓮情斷藕絲長。搬調的俺趁波逐浪。正是相逢沒話說。不見却思量。全不肯惜玉憐香。則他那古𢠳性尚然強。

〔內吹打科〕〔正旦云〕這是什麼響。〔媒云〕這是成親的鼓樂哩。〔正旦唱〕

【駐馬聽】高點起畫燭熒煌。我則道為雨為雲會洞房。細聽的仙音嘹喨。我幾番的和愁和悶到華堂。離了那平湖十里芰荷香。誰想他禹門三月桃花浪。〔帶云〕柳毅也。我想你怎生認的我來。〔唱〕情慘傷。則教你熱心腸看不破這勾當。

〔媒入報柳毅成親拜母科〕〔柳看旦驚云〕呀。緣何新婦面貌。與龍女三娘一般的。〔問媒云〕小娘子是那裏盧氏。〔媒云〕是范陽盧氏。〔正旦唱〕

【夜行舡】他那裏絮叨叨則管問行藏。喒兩個相見在涇陽。欲待對官人說個明降。又恐怕肉身人道我荒唐。不俊眼的襄王對面兒猶疑夢想。

〔云〕柳官人。你怎麼不憶舊了。〔柳毅云〕我與小娘子素不相知。有什麼憶舊來。〔正旦做微笑科〕〔云〕柳官人。你好眼大也。〔唱〕

【沽美酒】我也曾做人奴去牧羊。多謝你寄音書與俺老爺娘。救的我避難逃災還故鄉。每日家眠思坐想。無明夜受恓惶。

【太平令】你怎不記涇河隄傍。〔柳毅云〕則你是誰。〔正旦唱〕我便是龍女三娘。不道我愁容苦相。也伴你牙床錦帳。今日個吉祥。樂康。受享。呀。同歸那龍宮海藏。

〔柳毅云〕天下有這等奇事。母親。這個新婦那裏真姓盧來。就是孩兒當日在涇河岸上替他寄書的龍女三娘。冒姓盧氏。與孩兒成其夫婦。豈不是前生前世的姻緣也。〔卜兒云〕這等。孩兒早則喜也。〔正旦云〕柳官人。我問你當初涇河岸相遇之時。你說他日倘過洞庭。慎無相避。此言果有意乎。〔柳毅云〕我與你素不相識。一旦為你寄書。因而戲言。豈意遂為眷屬。〔正旦唱〕

【鴈兒落】則為你恩人不敢忘。幸得我賤妾猶無恙。因此上冒盧家住范陽。特故的嫁柳氏來淮上。

【得勝令】呀。管教你共醉紫霞觴。並綰紫游韁。〔柳毅云〕你如今既到人間。怎生還去得你處。〔正旦指天云〕疾。柳官人你覰者。〔唱〕豈不見天際秋虹起。〔帶云〕婆婆。請就登橋。〔唱〕少什麼藍橋飲玉漿。〔做扶母科〕〔唱〕扶着你萱堂。但覺的兩耳畔波濤響。早過了扶桑。猛聞的洞庭湖橘柚香。

〔洞庭君夫人錢塘君引鼓樂出接科云〕親家母請進。〔洞庭君指柳毅云〕柳秀才。你索喜也。〔指旦云〕我兒。你索喜也。〔錢塘君笑科云〕柳先生。你這點義氣在那裏。與我姪女兒做了親來。〔柳毅同正旦拜科云〕大王。誰想柳毅有今日也。〔正旦唱〕

【鴛鴦尾煞】我向洞庭湖躲過愁風浪。纔能勾綺羅叢遇着呆張敞。則落的浪蘸蛟綃。雲鎖霓裳。昨日呵虧你那有信行的先生。今日呵穩做了無反覆的新郎。向畫閣蘭堂。描寫在流蘇帳。說不盡星斗文章。都裁做風流話兒講。

〔洞庭君詞云〕姻緣本人物非殊。宿緣在根蒂難除。到今日巧成夫婦。方顯得究竟如初。不至誠羞稱鱗甲。有信行能感豚魚。這的是涇河岸三娘訴恨。結末了洞庭湖柳毅傳書。

〔音釋〕

思去聲 應平聲 𢠳音鱉 當去聲 難去聲 傍去聲 相去聲 柚音又 蘸知濫切 行去聲

題目 涇河岸三娘訴恨 
正名 洞庭湖柳毅傳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