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桃花女

Top / 元曲選 / 桃花女

桃花女破法嫁周公雜劇

楔子

〔老旦扮卜兒上詩云〕衣。止三丈布。食唯半升粟。但得一子孝。便為萬事足。老身本姓李。夫主姓石。人口順都喚我做石婆婆。祖居洛陽人氏。我們住的村坊。也有百十多家。出名的止有三姓。一姓彭。一姓任。一姓石。却好依年紀兒排房去。那姓彭的名彭祖。叫彭大公。姓任的名任定。叫任二公。我夫主名石之堅。叫石三公。這三姓人家。有無相濟。真個是異姓骨肉一般。只是子孫少。那彭大公寸男尺女皆無。任二公養得一女。喚做桃花。單則我家有個孩兒。喚做石留住。今年二十歲了。我夫主亡化之後。全虧這孩兒早起晚眠。營幹生理。養活老身。自春初收拾些貲本。着孩兒販南商做買賣去。至今杳無音信。想我河南人出外經商的。可也不少。怎生平安字捎不得一箇回來。我常常見彭大公說。他主人周公開着座卦鋪。但經他算的。無不靈驗。我如今不免尋彭大公去。割捨幾文錢。算其一卦。看我孩兒幾時回家。可不好也。〔下〕〔冲末扮周公引外彭大上詩云〕洛陽老翁無所適。上天下地鶴一隻。除却人間問卜時。滴露研朱點周易。老夫周公是也。自幼攻習周易之書。頗精八卦之理。在於洛陽居住。渾家早年亡逝已過。嫡親的三口兒家屬。孩兒學名增福。今年二十一歲。還不曾與他定得親事。女兒小字臘梅。止得十三歲。也還不曾許人。以下亦無甚麼家僮使女。止有一個傭工的喚做彭祖。自從老夫在城中開個卦舖。整整三十年。此人便在我家做工。每年與他五兩銀子。此人勤謹老實。又不懶惰。又不偷盜。我家中甚是少他不的。所以年年僱他。也有三十多年了。近因年老。做不的甚麼重大生活。只教他管舖。無非開舖面。掛招牌。抹桌橙。收課錢。這輕省的事。不是老夫誇口說。真箇陰陽有准。禍福無差。我出着大言牌。寫道一卦不着。甘罰白銀十兩。這三十年來並無一個算差了。被人拿了我那銀子去。彭祖。今日開開卦舖。掛起招牌。將這一個銀子挑出去。看有什麼人來。〔彭大云〕理會的。〔做挑銀子科云〕兀那一街兩巷。過來過往的人。您都聽着。俺這周公。陰陽有准。禍福無差。但是一卦算不着。甘罰這一箇銀子。你要算吉凶的。蚤些兒來也。〔卜兒上云〕轉過隅頭。抹過屋角。此間有個卦舖。不知可是周公的。怎得彭大公出來。便好問他。〔彭大做出見科云〕呀。石婆婆。你那裏去。〔卜兒云〕你常對我說周公的卦算得有准。我因要問我兒子幾時回家。特特算卦來。〔彭大云〕這就是周公的卦鋪。你隨我見去。〔卜兒做入見科〕〔彭大云〕老爹。這石婆婆是我的鄰舍。有個兒子做買賣去了。半年多不見音信。要你與他算一卦。看道幾時得回家來。〔周公云〕這等。教他說那兒子的生年八字來。〔卜兒云〕我兒子今年二十歲。三月十五日午時生。〔周公做算科云〕乾坎艮震巽離坤兑。〔做拍桌科云〕嗨。便好道陰陽不順人情。我說則說。你休煩惱。你那兒子注着壽夭。〔卜兒云〕便壽短也罷了。只要得他回來。也等我得見他一面。〔周公做搖頭科云〕你要見面不能勾。這卦中該今夜三更前後。三尺土底下板殭身死也。〔卜兒云〕老爹。你敢是耍我麼。還再與他算算看。〔周公做冷笑云〕你這婆婆。怎麼說我作耍。我的陰陽有准。禍福無差。若是算不着。我甘罰這一個銀子與你。〔彭大云〕嗨。好可憐也。石婆婆。俺周公的卦斷生斷死。斷了三十年。不曾差了一個。你那孩兒定無活的人也。你快回家打點復三去。〔卜兒云〕老爹休恠。這一分銀子。送你做課錢。〔周公云〕婆婆。你將的去。我不要你的。〔卜兒做謝別悲科云〕天那。兀的不煩惱殺人也。〔詞云〕聽說罷流淚悲傷。恰便似刀攪心腸。不爭兒板殭身死。天那。着誰人送我無常。〔下〕〔周公云〕今日清早起開舖。就算着這一卦。好不順當。我也不起卦了。彭祖。與我關上舖門。我注周易去也。〔同彭祖下〕〔正旦扮桃花女上云〕妾身任二公家桃花女是也。我待繡幾朵花兒。可沒鍼使。急切裏等不得貨郎擔兒來買。我想石婆婆家小大哥是販南商的。常有江西好鍼在家裏。我如今到石婆婆處。與他討一兩根咱。〔卜兒哭上云〕我那兒阿。兀的不痛殺我也。〔正旦做見科云〕呀。石婆婆。你在那裏來。〔卜兒云〕我到周公卦舖裏起課來。〔正旦云〕婆婆。你為何這般煩惱。〔卜兒云〕兒也。你可不知。我因為孩兒做買賣出去了。半年多不見回還。我心中有些恍惚。去到周公卦舖裏算了一卦。他道我孩兒注該今夜三更前後。三尺土下板殭身死。怎教我不煩惱也。〔正旦云〕婆婆。便好道陰陽不可信。信了一肚悶。你小大哥那裏便犯這般橫禍。你信他怎的。〔卜兒云〕人都說周公的卦。無有不靈驗的。不由我不信。只是我那兒阿。知道你今夜死在那裏。好收拾你骨殖去也。〔做悲科〕〔正旦云〕婆婆。你且省煩惱。說你那小大哥的生年月日來。等我與他搯算者。〔卜兒云〕他是二十歲。三月十五日午時生的。〔正旦做搯指科云〕嗨。周公能算也。真箇該今夜三更前後。三尺土底下板殭身死。只是也還可解禳哩。婆婆。我教你小大哥咱。〔卜兒云〕你若救得我孩兒性命。等他回來。多多的謝你也。〔正旦云〕我教與你。到今夜晚間三更前後。你倒坐着門限上。披散了你頭髮。將馬杓兒去那門限上敲三下。叫三聲石留住哥哥。他便不死了也。〔唱〕

【仙呂端正好】我說與你自心知。休對着別人道。我可憐見你皓首年高。你省可裏添煩惱。只等的一鼓盡二鼓交。驟雨過猛風飄。坐着門桯披着頭稍。將小名兒喚。馬杓兒敲。捱今夜。待明朝。〔帶云〕婆婆。你則牢記者。〔唱〕穩情取做買賣的那兒來到。

〔卜兒云〕兒也。可有這等事麼。〔正旦云〕難道我哄你。只依着我的話去做。包你小大哥明蚤回來也。〔卜兒云〕呀。我倒忘了。你適纔到我家來做什麼。〔正旦云〕婆婆。我不為別的。要和婆婆討個江西鍼兒繡花。〔卜兒云〕鍼兒有。等明日孩兒回來。我就帶着鍼兒同孩兒來謝你也。〔正旦云〕這等。婆婆我去也。〔下〕〔卜兒云〕桃花女去了也。我不免依着他的說話。等到三更前後。風止雨息。倒坐在門限上。披散了頭髮。將馬杓兒去那門限上敲三敲。叫三聲石留住。搭救孩兒則個。〔下〕〔小末扮石留住上詩云〕耕牛無宿草。倉鼠有餘糧。萬事分已定。浮生空自忙。自家石留住的便是。春間辭別了母親。出來做一場買賣。謝天地利增十倍。今日回家來到這裏。爭奈天色已晚。又遇着風雨。前不巴村。後不着店。怎生是好。〔做看科云〕兀的不是一座破瓦窰。權躲在窰內。捱過一夜。明蚤回見母親去。我入的這窰來。且歇息些兒咱。〔做睡科〕〔卜兒上云〕這蚤晚是時候了。待我披開頭髮。倒坐門限上。把馬杓兒敲三敲。叫三聲石留住待。〔做敲叫三科下〕〔石留住做三應科云〕是那個叫我。出的這窰來。又不見個什麼人。〔做驚科云〕呀。我石留住好險也。我纔出的這窰來。這窰忽的倒了。爭些兒把我壓死在窰底下哩。如今風雨已息。天色漸明。我不敢久停久住。趕回家見我母親去。可蚤來到家門首也。母親。開門來。開門來。〔卜兒做開門石留住入見科云〕母親。您孩兒來家了也。〔卜兒云〕你是人也是鬼。〔石留住云〕您孩兒怎麼是鬼。〔卜兒云〕你若是人。我叫你一聲。你應我一聲高似一聲。若是鬼呵。一聲低似一聲。〔卜兒做叫科云〕石留住待。〔石留住做應科云〕哎。〔卜兒再叫科云〕石留住待。〔石留住再應科云〕哎。〔卜兒三叫科云〕石留住待。〔石留住云〕我哄母親咱。〔做低應科云〕哎。〔卜兒做怕科云〕是鬼是鬼。〔石留住云〕母親為何如此。〔卜兒云〕孩兒你不知。因你離家許久。老身放心不下。這城中有個周公。善能算卦。出着大言牌。上面寫道。一卦不着。罰銀一錠。是他算你該昨夜三更前後。三尺土底下板殭身死也。〔石留住云〕母親。這周公也算的着。昨夜晚間。孩兒在破瓦窰中歇息。三更前後。不知是什麼人叫我三聲。我在睡夢中應了三聲。慌忙走出窰來看時。這窰便忽的倒了。爭些兒壓死在窰底下哩。〔卜兒云〕孩兒也。你道周公算的着。還有一個算的着。我昨日算卦回來。適值任二公家桃花女來到我家借鍼兒。是他見我有些煩惱。問其緣故。我將前事說與他。他問了你生年八字。搯算了一徧。他說不妨。這箇是有救的。教我到三更前後。披開頭髮。倒坐門限上。敲着木馬杓。叫你三聲石留住。我依了他這般做。不想你今早果然無事回來。着我歡喜不盡。〔石留住云〕母親。這等看來。周公算不着了。待孩兒去問他。要這個銀子何如。〔卜兒云〕你去恐怕他不服。不肯罰這銀子。我同你去來。〔並下〕〔彭大做笑科上云〕你道我彭大公為何發這笑來。只好笑我家主人周公。開着卦舖。但是人來算卦的。少不的吉也斷。凶也斷。生也斷。死也斷。昨日算我隔壁石婆婆的兒子石留住該死。道是不利市。到今蚤日將晌午。方纔着我開舖面。掛起那大言牌。你道好淡麼。〔卜兒同石留住上云〕彭大公。你周公算我孩兒昨夜三更三尺土下板殭身死。我孩兒今日可怎生無事回來。算不着。我來問他要這挑出的一錠銀子。〔彭大做驚科云〕哎喲。石小大哥果然沒事。是他算不着了也。我周公在卦舖裏面。你自喚他出來。白他謊。討他銀子去。〔周公上做見科云〕你這婆婆又來怎的。〔卜兒云〕老爹。你算我孩兒昨夜身亡。算不着。你將那罰的銀子與我。〔周公云〕我豈有算不着的。〔卜兒云〕這個不是我孩兒石留住。是今蚤回來的。〔周公云〕敢不是你兒子。私下借倩這個小廝。要我的銀子。來壞我的買賣。〔卜兒云〕我只有的這個孩兒。彭大公也認的他哩。〔彭大云〕是他的親兒子。與他銀子去罷。〔周公云〕住住住。教他兒子自說生年八字來。等我再算。〔石留住云〕我今年二十歲。三月十五日午時生。〔周公云〕是這八字。〔做再算驚科云〕恠哉。這命本等該昨夜三更前後三尺土底下板殭身死。今日算來。有個恩星臨時進命。救他無事。怎麼昨日沒這恩星。今日便有恩星救命。這小後生一定不是石婆婆的兒子。〔彭大云〕你這老人家。他在我隔壁住。從小裏看生見長的。怎麼不是。說話在前了。我只除下這挑出的銀子與他去罷。〔做與砌末科〕〔卜兒云〕孩兒。得了這銀子。俺們回家去來。〔下〕〔周公做悶科云〕我算了三十年卦。不曾差了。今日可怎生差算。被人罰了銀子去。兀的不悶殺我也。〔彭大云〕想是你老了。不濟事了。教一街兩巷過來過往的人。都說周公算不着。被人罰了這挑出的一個銀子去。下次再不要他算了。您好知道麼。您常在我根前賣弄這陰陽有准。禍福無差。今日如何。好惶恐人也。毛毛毛。〔周公云〕這一個銀子不打緊。只是掛了三十年。今朝被人拿去。真個惶恐。彭祖。與我關上舖門。我也不去註周易了。〔詩云〕獨擅陰陽三十秋。猶餘妙理未窮搜。饒君掬盡西江水。難洗今朝這面羞。〔彭大同下〕

〔音釋〕

傭音容 夭音杳 殭音姜 當去聲 橫去聲 禳仁張切 杓繩昭切 桯音汀 分去聲 晌音賞

第一折

〔周公同彭大上〕〔彭大云〕老官人。不要恠我老人家多嘴。你自從開這卦舖已來。也賺的勾了。剛剛吃拿了一個銀子去。便關上舖門。何等小器。我聞的古人有言。智者千慮。必有一失。你算了三十年的卦。從不曾算差了。止差的一個。也不為多。你的名頭傳播的遠了。那算卦的人。難道為這一個不着便不來要你算。若如此別家起課的。鬼也沒的上門了。如今這青天白日。關着舖門。像什麼模樣。便好道一日不害羞。三日喫飽飯。我們靠手藝的買賣。怎害得許多羞。老官人。你依我說。到廂子角兒裏再取出個銀子來。待我依舊開了舖面。掛上招牌。挑出這甘罰的銀子去。怕做甚的。〔周公云〕你可不是這等說。我這一個挑着三十年了。如今被人拿去。我是出大言牌的。教我有甚嘴臉。好見那火算卦的人。不若且關舖門幾日。等他一街兩巷的人再三求我算卦。然後重開舖面。方纔好看。我在此悶坐。甚是無事。你說你那年月日時來。等我與你閒算咱。〔彭大云〕你要算我的命。被別人拿了你銀子去。拿我來襯舖兒。老官人。你不濟事。不要算我罷。〔周公云〕你這老弟子孩兒。我好意與你搯算搯算。講這等胡話。你說你那年月日時來。〔彭大云〕你左右算不着。我說與你知道。我今年六十九歲了。〔周公云〕幾時生的。〔彭大云〕五月初五日戌時生。〔周公做算科云〕乾坎艮震巽離坤兑。嗨。可是兩個兒也。彭祖。你今日安然。明日無事。到後日午時。合該土炕上板殭身死。〔做哭科〕〔彭大云〕你家裏盛廂滿籠放着銀子。纔喫人拿的一個去。便是這等啼哭。這銀子想是你的命哩。〔周公云〕我哭你哩。〔彭大云〕誰呢。〔周公云〕你到後日。日當卓午。土炕上板殭身死。〔彭大云〕好說。我可怎麼得死。我不死。你死。〔周公云〕我這陰陽有准也。〔彭大云〕是你這陰陽有准。石留住不活了。老官人。你把這陰陽收拾起罷。你這陰陽是哈叭狗兒咬虼蚤。也有咬着時。也有咬不着時。我不信你了。〔周公云〕來來來。你伏侍我多年。只今日放你回去。打點送終之具。〔做與砌末科云〕分外與你一兩銀子。買些酒肉吃。辭別了你那親識朋友。你死之後。我好好殯送你也。〔下〕〔彭大云〕老官人。你回來再與我算一算。可有甚恩星救麼。〔做哭科云〕我又不曾要他算。平白地問了我八字。說我只在後日午時。土炕上板殭身死。打緊的我又怕死。這板殭的板字。教我怎當的起。待不信他來。他可陰陽有准。待信他來。我已是死的人了。那個救得。恰纔他與我一兩銀子。着我買些酒肉吃的醉飽。辭別了一班兒親識朋友去。我有什麼親識朋友在那裏。只有隔壁任二公。我今日先辭他一辭。就帶這銀子去與他喫一鍾。〔做哭科云〕天呵。教我怎當的這板字也呵。〔下〕〔外扮任二公上〕〔詩云〕急急光陰似水流。等閒白了少年頭。月過十五光明少。人到中年萬事休。老漢姓任名定。人口順都叫我做任二公。婆婆亡逝已過。別無甚麼得力兒男。止有一個女兒。長成一十八歲。未曾許聘他人。這孩兒生下來左手上有桃花紋兒。因此上喚做桃花女。今日無事。我到門前閒看去咱。〔彭大上云〕恰好任二公正在門首。待我見去。〔做見科云〕兄弟。今日特來辭別你去也。〔任二公云〕哥哥。你要辭我往那裏去。〔彭大云〕兄弟不知。今日周公算我一卦。道我到後日午時身亡。以此先來辭你。〔做哭科〕〔任二公云〕哥哥且省煩惱。這陰陽事信他怎麼。那裏便准。〔彭大云〕那周公算的卦。從來沒個不准。教我怎不煩惱。他今日與我一兩銀子。買些酒肉吃。辭別了一班兒親識朋友去。我銀子現帶在這裏。待我買壺酒來。與兄弟吃一鍾。〔任二公云〕你到我家。倒吃你的。只等我女孩兒回來。安排些酒肉。與哥哥食用咱。〔正旦上云〕妾身桃花女的便是。蚤間石婆婆送了我鍼兒。適纔到街市上配些絨線回來。謝天地今年好收成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俺則見四野田疇。禾苗豐茂。登場後。鼓腹歌謳。現如今無士馬絕征鬭。

【混江龍】雖然是農家耕耨。感謝得天公雨露有成收。則俺這村居野疃。那羡您畫閣朱樓。你道官人每出來的乘駿馬。怎如俺那牧童歸去倒騎牛。俺可也比每年多餘黍麥。廣有蠶桑。囤塌細米。垛下乾柴。端的個無福也難消受。您穿的是輕紗異錦。俺穿的是坌絹的這麤紬。

〔做見科云〕伯伯萬福。〔背云〕你看他為何這般煩惱。莫不是與我父親有什麼言語來。〔唱〕

【油葫蘆】你兩個自小兒相隨到白頭。端的是老故友。但同行共坐笑無休。我則道別逢閒漢頻搖手。你可也敢則是飽諳世事慵開口。俺則見這壁廂悶悶的迎。那壁廂鬰鬰的憂。〔帶云〕伯伯。〔唱〕你為甚麼這等悄無言則辦的眉兒皺。淚簌簌不住點兒流。

〔云〕伯伯。我去整治些酒菜兒來。與俺父親飲幾杯去。〔唱〕

【天下樂】却不道一盞能消萬古愁。則俺這村也波坊。不比那府共州。那裏取笙歌綺羅擁上樓。這快樂俺這裏無。這快樂您那裏有。伯伯也俺這裏止不過是村務酒。

〔正旦暫下〕〔任二公云〕哥哥。我女孩兒取酒去了也。我勸你開着懷抱。那陰陽則不要信他。便准殺也是後日的事。常言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當。你到後日。再看如何。且管今日喫個醉去也。〔彭大云〕酒元是我要吃的。只是心頭被他這個卦兒當着。教我怎生喫的下去。〔正旦捧酒上做送酒科云〕伯伯。滿飲此杯。〔彭大做接酒不飲科〕〔正旦云〕伯伯。你接着酒。則是不飲。可也為何。〔唱〕

【寄生草】俺這裏有的是黃雞嫩。白酒熟。伯伯也你莫不為茅簷草舍庄家陋。〔彭大云〕俺每都是庄農人家。一村疃兒居住的。有甚麼好房子在那裏。〔正旦云〕我也道來。〔唱〕也一般兒青山綠樹風光秀。〔帶云〕况我父親呵。〔唱〕又和你傾心吐膽交情厚。〔彭大云〕兒也。你不知道。我家主人周公。今日與我算一卦。道我沒壽。以此喫酒不下。〔正旦云〕伯伯。你沒壽今年也六十九歲了。〔唱〕但願的樂豐年醉倒有百千場。何必要鍊丹砂學取那松喬壽。

〔彭大做歎氣科云〕兒也。你勸我喫酒。豈不是你好意。但那周公的算卦。打着個大言牌說道。陰陽有准。禍福無差。若一卦算不着。甘罰白銀十兩。我見他開鋪三十多年。剛則是那石婆婆的孩兒石留住一個。可也算錯了。被他要了這錠銀子去。今蚤他在舖裏問我的生年八字。與他搯算一卦。道是今日安然。明日無事。到後日午時。該在那土坑上板殭身死。因此來辭別你父親。〔做哭科云〕兒也。這板殭的板字。教我怎生當那。〔正旦云〕伯伯。你說你的生年八字來。等我也替你搯算咱。〔任二公云〕哥哥。我這孩兒也說道會起課。常常在手兒上掄掄搯搯。胡言亂話的。一般有准處。你說與他算波。〔彭大云〕兄弟。你這女孩兒家怎麼算的周公過。我今年六十九歲。五月初五日戌時生。〔正旦做搯指科云〕嗨。周公好能算也。真個注定後日日當卓午。土炕上板殭身死也。〔彭大做哭科云〕我可道周公算的有准。則隔明日一日。兄弟。我便與你永無會期。我是死的人了也。〔正旦唱〕

【後庭花】你則管裏絮叨叨說事頭。舌剌剌不住口。你便待准備着哭啼啼長休飯。伯伯也咱與你換上這喜孜孜歡慶酒。休得要淚交流。我着你依前如舊。包管你病羊兒犇似虎彪。困魚兒脫了釣鉤。〔彭大云〕我那周公開了三十年卦舖。止算差的一個。你怎麼道他又算差了。〔正旦唱〕倒將咱佯不瞅。說周公百事有。轉陰陽得自由。更山川變宇宙。

〔彭大云〕我伏侍他三十多年。實見他的卦無有不靈。無有不驗。真個是光前絕後。古今無比。你教我怎生不信他。〔正旦云〕伯伯。〔唱〕

【柳葉兒】你賣弄他光前光前絕後。不由我不鄧鄧火上澆油。〔彭大云〕如今世上。除了那周公一人妙算。再無敵對哩。〔正旦唱〕你道是周公世上無敵手。蚤激的我嗔難忍。怒難收。伯伯也則教他到我行納下降籌

〔彭大云〕兒也。你可怎生降着他來。〔正旦云〕伯伯。我今番救了你性命。則教他算不着。你意下如何。〔彭大云〕你若救了我老命得不死呵。我雖沒甚麼報答你。我當口中銜鐵。背上披鞍。報答你也。〔正旦云〕明日晚間正當北斗星官下降。你買七分兒香紙花果。明燈凈水供養着。等到三更三點。那七位星官下降之時。受了你香紙花果明燈凈水。再要一領凈席。做一個席囤。你悄悄的躲在那裏頭。等星官每臨去。你就跳出那席囤來。你休害怕。不揀那個星官。扯住一個。他問你要官呵。你便道我不要。他問你要祿呵。你便道我不要。他道你都不要。你可要什麼。你便道我則要些壽歲。恁的呵。便好救你的性命不死了也。〔彭大云〕此言有准麼。〔正旦云〕怎麼不准。〔彭大云〕假若星官不來呵。你着我等到多蚤晚也。〔正旦唱〕

【賺煞】直等的月轉矮牆西。人約黃昏後。擺祭物澆茶奠酒。只待那七位星官來領受。伯伯也蚤諕的你顫篤簌魂魄悠悠。那其間你可便休落了芒頭。要記的語句兒滑熟。〔彭大云〕那星官是什麼形相。我可害怕。怎生告他來。〔正旦唱〕忍着怕擔着驚告北斗。比似你做陰司下鬼囚。爭似得他這天堂上陽壽。〔帶云〕伯伯。則今夜且和俺父親喫一個爛醉者。〔唱〕管着你笑吟吟同做醉鄉侯。〔下〕

〔彭大云〕兄弟。我如今依着孩兒說。辦些素果齋食。香花燈燭。等到三更半夜。拜告北斗星官去。若得不死呵。我依舊拿這一兩銀子與你做東道吃。天那。則願得所言有准。保全我的老命也。〔任二公云〕哥哥。你只管依着他做去。吉人天相。到後日我同女孩兒來賀你也。〔同下〕

〔音釋〕

重平聲 襯初艮切 過平聲 耨囊鬭切 疃湯短切 囤音頓 垜音朵 坌蒲悶切 諳音庵 慵音蟲 簌蘇上聲 那上聲 熟常由切 剌音辣 犇音奔 瞅音啾 更音京 行音杭 降奚江切 顫音戰 相去聲

第二折

〔彭大做持祭物科上云〕自家彭大公的便是。那桃花女說今夜晚間。是北斗星官下降之日。我依着他的說話。擺下這七分香紙花果。明燈凈水。拜告星官。又買了一領新席。做個席囤。着我躲在那席囤裏面擺的這祭物都停當了也。我聽上衙更鼓咱。〔做聽科云〕是三更時分了。覺一陣風過。吹的我毛森骨立。敢是星官下來也。我且躲在這席囤裏去咱。〔外七人扮星官引小星兒上詩云〕莫瞞天地莫瞞心。心不瞞人禍不侵。十二時中行好事。災星變作福星臨。吾神乃北斗七星是也。今夜吾神當降臨凡世。糾察人間善惡。來到此處。不知甚麼修善之人。虔心敬意。安排下七分香紙花果。明燈凈水。接待吾神。合該領受他供養波。〔做拂袖科云〕吾神去也。〔彭大做跳出扯住科云〕上聖可憐見。救小人咱。〔星官云〕你扯住我。莫不要官麼。〔彭大云〕我不要官。〔星官云〕莫不要祿麼。〔彭大云〕我不要祿。〔星官云〕官祿好受用哩。你都不要。你要些甚麼。〔彭大叩頭云〕小人叫做彭祖。今年六十九歲了。明日午時該死。只望上聖可憐見。與小人些壽歲咱。〔星官云〕這個不打緊。我受了你香燈祭祀。與你名下勾抹了該死的冊籍。注上三十歲。有九十九歲壽。〔彭大叩頭云〕勾了勾了。〔星官下〕〔小星兒躲桌下科〕〔彭大云〕恰纔我明明數着八位星官下來。可怎麼則見的七位。這一位到那裏去了。〔做掇桌見科云〕呀。却原來在這裏躲着。〔小星做走彭大扯住科云〕上聖可憐見。〔小星云〕你扯住我要些甚麼。〔彭大云〕我要些壽歲。〔小星做噀科云〕啐啐啐。〔彭大云〕不是這個啐。我要些壽歲。〔小星云〕你可不蚤說。我七位星官與了你多少。〔彭大云〕他與了我三十歲。〔小星云〕你今年多少年紀。〔彭大云〕我六十九歲了。〔小星云〕這等我也與你一歲。凑做一百歲何如。〔詩云〕彭祖一百歲。牙齒拖着地。飯也吃不的。教他活受罪。眾星官去遠了。我趕上去也。〔下〕〔彭大做伸舌科云〕有這等異事。星官下降也是真的。受了我香燈祭祀也是真的。但不知與我這三十一歲可也是真的。〔內雞鳴科〕〔云〕呀。雞鳴了。天色明了也。只等捱過午時不死。我到周公家討他銀子去。周公也。我替你愁哩。〔下〕〔周公上云〕閻王注定三更死。並不留人到四更。今日是第三日了。可憐那彭祖在我家勤勤謹謹。伏侍了三十多年。如今已過午時。一定是土炕上板殭身死了。我待親去埋殯他。也見的我一點不忘故舊之意。〔彭大上云〕老官人。你這等盛情。我已心領了。你這大言牌在我手裏掛起放倒。三十多年。須不好賴得。這一錠銀子。快拿出來與我。〔周公云〕有鬼有鬼。你靠後些。〔彭大云〕老官人。我行有影。衣有縫。怎麼是鬼。只是你時運倒了。前日算差了石留住。今日又算差了我哩。〔周公云〕只怕你說差了八字。你說真的來。〔彭大云〕我今年六十九歲。五月初五日戌時生。〔周公云〕八字不差。〔搯算科云〕這命不死。有些蹺恠。必是有人破了我的法。要搶我的買賣。〔彭大云〕是你老了不濟事。有那個來破你的法。你前日與了我一兩銀子。如今只與我九兩便是。〔周公云〕銀子不打緊。你跟我進來。待我關上門。〔做打科云〕你不說那個破我的法。我就打殺你。看你可活得成。〔彭大云〕住住住。你這陰陽本慢帳。自家算不着。倒恠人來破你的法。你前日打發我去拜辭親識朋友。我可有甚麼親識朋友。只有我隔壁任二公。去辭別他。說你算我該今日午時身死。那任二公有個桃花女。也與我算一算。說不死。是有救的。明夜三更時分。該北斗七星下降。你備下香燈祭祀。着我躲在席囤兒裏。只等星官領受了臨去之時。便跳出囤來。扯住一個。問他要些壽歲。我依着他。果然有七位星官。被我扯住。與了我三十歲。臨了又有一個油嘴小星兒。也與我一歲。說我整整的一百歲。因此上我得不死。便是那石留住小孩子。也是那桃花女救的。〔周公做算科云〕乾坎艮震巽離坤兑。果然這一夜北斗星官下降。可知道破了我這陰陽。則除是這般。〔做取砌末付彭大云〕我不失信。這十兩銀子與你去。只是你在我家這許多年。我也不曾歹看承你。有一件事你可與我做去。〔彭大云〕是什麼事要我做去。〔周公云〕明日我備下花紅酒禮。要你將到任二公家。只說謝桃花女的。等他受了時。我自有個主意。〔彭大云〕你對我說這主意。我便去。〔周公云〕我不瞞你。我在這洛陽城裏算卦。則有我高。如今桃花女甚有意思。我那個增福孩兒。還不曾定得親事。只等任二公受了我花紅酒禮時。我便好央媒去說親。不怕他不許我。若得他到我家做媳婦。可不顯的我家越有人了。這樁事都在你身上。我還要謝你多如那媒人的哩。〔彭大云〕這個是喜事。我該去。只是任二公與我老兄弟。那桃花女又是救我性命的。這花紅酒禮本等是你的。怎麼認做我的謝禮。我老人家可也不會說謊。〔周公做怒云〕你這些謊不肯說。不肯完成我這樁親事。我這門還是關的。我再打你。〔彭大云〕老官人。不要懆暴。我替你去便了。〔詞云〕勸周公莫便生嗔。將酒禮強勒成親。不爭我藏頭露尾。可甚的知恩報恩。〔下〕〔周公云〕彭祖去了也。此事不宜遲慢。就去街市上喚個媒婆來。着他去任二公家說親。定要娶這桃花女做媳婦。我想有這桃花女。怎顯我的陰陽。只等問成了親事時。不怕不斷送在我手裏。正是強中更有強中手。惡人終被惡人磨。〔下〕〔任二公上云〕自家任二公的便是。俺桃花女着彭大公昨夜晚間。等北斗星官降臨。乞求壽歲。今日已過午時不死。想是不死了。〔彭大持砌末上云〕兄弟。非但不死。倒與我添了三十一歲壽哩。〔做謝科云〕兄弟。你女兒的搯算。靈驗的不可當。昨夜果然三更時分。有七個北斗星官下降。我依着你女兒扯住他告壽。七位星官與了我三十歲。臨了一個油嘴小星兒也與我一歲。直活到一百歲。我今日特備些酒禮來致謝。〔做遞酒科云〕兄弟請飲一杯。〔任二公云〕這也難得。我吃我吃。〔做遞三杯俱飲科〕〔彭大云〕這一段兒紅。送與你女兒做件衣服穿。〔任二公云〕酒便好吃。這紅忒重了也。〔彭大笑云〕這是我買命的。也不為重。〔任二公做受謝科〕〔丑扮媒婆上云〕自家媒婆的便是。奉周公言。命着我到任二公家求親。可蚤來到門首也。無人報復。徑自進去。〔做見科云〕任二公。你喜也。〔任二公云〕我老人家有甚的喜〔媒婆云〕今有周公他的大官人二十一歲了。他家事又富。女壻又生的俊。我特來與你家姐姐說這門親事。你姐姐到他家時。用不了。使不了。穿不了着。不了。𠳹不了。㘔不了。有得好哩。〔任二公云〕等我問女孩兒肯也不肯。我不好自做主。〔媒婆云〕任二公。這事只在你做主。怎麼倒憑你家姐姐。適纔周公家肯酒你也喫了。紅定你也收了。怎還推辭得那。今日說了親。後日是個大好日辰。就要娶你家姐姐做媳婦哩。〔任二公云〕我那裏受他花紅酒禮來。親事也不曾許。就要過門做媳婦。這等容易。〔媒婆云〕你道不曾受他花紅酒禮。那彭大公將來的不是。〔任二公云〕哥哥。你適纔那紅酒。是你拿來謝我的。怎說是周公的。〔彭大云〕我本意自來謝你。那周公見說。替我備這紅酒。我是窮漢。巴不得他替我備禮。豈知他這酒是肯酒。紅是紅定。〔任二公云〕哥哥。你好歹也。我女孩兒救了你性命。不指望你來謝他。倒着你賣了他那。〔彭大云〕兄弟。你也知我在周公家傭工三十年了。豈無些主人情分。便是我曉得他要求親的意思。也該替他攛掇。一來你女兒也長成。該嫁人了。二來周公是個財主。他增福哥一表人物。儘也配得你女兒過。兄弟。不如依我說。許了他罷。〔任二公做氣科云〕你們裝這圈套。來強娶我女孩兒。兀的不氣殺我老漢也。〔正旦上云〕妾身桃花女。到東莊討鏡兒去。心中有些恍惚。須索趕回家來。看是怎麼。〔唱〕

【正宮端正好】則為這鏡兒昏。我可也難梳裹。就東莊頭巧匠明磨。去時節大齋時急回來可蚤日頭兒末。不知俺家中有甚的人焦聒。

【滾繡毬】我頭直上髮似揪。耳輪邊熱似火。我行行裏袖傳一課。急慌忙把脚步兒頻挪。我這裏穿大道桑柘林。穿小徑荊棘科。〔帶云〕蚤來到門首也。〔唱〕則見亂交加不知是那個。則聽的沸滾滾熱鬧鑊鐸。〔任二公云〕彭大公。你使這等見識。我𢬵的和你做一場。〔正旦唱〕俺父親揎拳攞袖因何事。〔彭大云〕你要打我麼。由你打。由你打。只要許了這親事便罷。〔正旦云〕元來是彭大公。〔唱〕他這般唱叫揚疾不倈便可也為甚麼。〔彭大做見正旦科云〕好好好。女孩兒來了也。我有說話。要和你講哩。〔正旦唱〕有甚的好話評跋。

〔云〕父親。你為甚麼這般嚷鬧那。〔任二公云〕孩兒也。你可不知。有彭大公今日午時不死。拿着些酒禮來謝你。因你不在家。他把酒來勸我吃了三鍾。又拿一段兒紅絹送你做件衣服穿。誰知是周公着他來。要求你親事做他媳婦的。他道我吃了他肯酒。受了他紅定。現今領着媒婆在這裏。約定後日是吉日良辰。一頭下財禮。一頭就要你過門。這可不是把我生做起來。這都是彭大公使的見識。因此上和他唱叫。〔彭大云〕我委實不知。怎麼屈恠我。〔媒婆云〕這個是喜事。五百年前注定的。姐姐。你許了罷。〔正旦唱〕

【倘秀才】那問親的無禮法將我來劫奪。若是我不許聘我可有甚麼罪過。〔彭大云〕哎喲。你這小孩子家就學得放潑那。〔正旦唱〕知他是您行𠒋也那我放潑。〔媒婆云〕喜事不要嚷。姐姐。你則許了罷。〔正旦唱〕你休言語。怎成合。可正是望梅止渴。

〔彭大云〕孩兒也。周公家這門好親事。我可着你受用一世兒哩。我就與你做個落花的媒人。也不虧了你。〔正旦云〕誰聽你這話來。〔唱〕

【滾繡毬】則你這媒人一個個。啜人口似蜜鉢。都只是隨風倒舵。索媒錢嫌少爭多。女親家會放水。男親家點着火。你將那好言語往來收撮。則辦得兩下裏挑唆。你將那半句話搬調做十分事。一尺水翻騰做百丈波。則你那口似懸河。

〔云〕父親。那周公家怎知有我來。〔任二公云〕這是彭大公說的。〔彭大云〕我幾曾說來。想是你救石婆婆的兒子。被他曉得了。〔正旦唱〕

【叨叨令】你道是石哥哥我不合救了他亡身禍。因此上被周公家知道我這賠錢貨。我則道多是你這撮合山要賺松紋錁。那裏管赤繩兒曾把姻緣縛。兀的不氣殺人也波哥。兀的不氣殺人也波哥。〔帶云〕彭大公。你好歹也。〔唱〕我則問你個彭大公怎麼的也這等迎風𥳽。

〔任二公云〕常言道眾生好度人難度。孩兒也。你前日救了彭大公的性命。他把這樁親事報答你哩。〔正旦唱〕

【呆骨朵】想當日淚漫漫哭的你那喉嚨破。怕不眼睜睜的待見閻羅。周公也他算着你身亡。我端的救了你命活。〔彭大云〕兒也。你是我的恩人。怎忘得你。〔正旦唱〕哎。你個彭大公纔得消磨難。倒着我桃花女平白地遭摧挫。〔彭大云〕這是周公家要求媳婦。干我甚事。〔正旦唱〕也是我不合搭救你。你將這惡言詞展賴我。

〔彭大云〕兒也。你可不要嚷那。我曉得周公是財主人家。他下的聘財。比別家必然富盛。你到他家裏。穿的好。喫的好。受用一世。你若不許呵。只怕乾老了你也。〔正旦唱〕

【伴讀書】你休則管裏閒攛掇。休則管裏空擔荷。我如今綠鬢朱顏如花朵。我又不蒼顏皓首年高大。到來日你可便牽羊攜酒來相賀。〔帶云〕大公也。〔唱〕你看道是誰家結下絲蘿。

〔媒婆云〕姐姐。彭大公說話須不誤。你若許了這親呵。你居蘭室。住畫閣。重裀臥。列鼎食。有的受用哩。不是我媒婆說謊。他後日下的財禮。這樣高。這樣大。雪花銀子有三十個。不比別人家寒酸。你只滿口兒許了他罷。〔正旦唱〕

【笑和尚】我我我不戀你居蘭堂住畫閣。我我我不戀您列鼎食重裀臥。我我我不戀您那雪花銀三十個。〔媒婆云〕那周公算的好周易課。只有他家大官人曉得。再不傳別人的。姐姐。你過門之後。他還要傳這周易課與你哩。〔正旦唱〕他他他論陰陽少講習。我我我論卦爻多參破。休休休我根前〔做推媒婆跌科唱〕還賣弄甚麼周易的課。

〔彭大云〕兒也。你看我老人家面上。許了這親事罷。〔正旦云〕父親。便許了他。也不妨事。〔任二公云〕孩兒也。我若是蚤知他們的見識。也不受他這紅酒來。常言道的好。男大須婚。女大須嫁。既是你肯許了。我也許。〔媒婆云〕元來這姐姐口強心不強。只是我做媒的吃虧。被他推這一跌。〔正旦背云〕周公也。你休見差了。〔唱〕

【煞尾】則怕我到家來有危有難如何躲。我勸你所作依公莫太過。投至得到我根前問個定奪。討個提掇。决個死活。哎。周公倈你便有靈驗的陰陽敢可也近不的我。〔下〕

〔彭大云〕兄弟。你女兒已許下親事。我便與媒婆回周公話去也。〔做別科〕〔任二公做扯住科云〕哥哥也。還喫鍾喜酒去。〔媒婆云〕任二公不勞了。周公在那裏懸望。要准備下財禮迎娶過門。許多事務。都只在明日一日。放彭大公蚤些去罷。〔任二公云〕這等。一發待成親之後。同你來吃喜酒便了。〔同下〕

〔音釋〕

糾音九 縫去聲 思去聲 懆音竈 𠳹音床 㘔賽去聲 末魔去聲 聒音果 柘遮去聲 鑊音和 鐸東挪切 揎音宣 攞羅上聲 倈郎爹切 跋音波 奪音多 潑音頗 合音何 渴音可 啜樞悅切 鉢波上聲 撮搓上聲 唆音梭 錁音課 縛浮臥切 簸音播 眾平聲 活音和 難去聲 摧慈隨切 掇音朵 荷去聲 大音惰 閣科上聲 強音絳

第三折

〔周公上云〕老夫周公。昨日使了個智量。着彭祖拿那紅酒去謝了任二公。隨後着媒婆去說親。要求他桃花女做媳婦。喜的他已許允了。今日是第三日。我准備下綵段財禮。已着彭祖喚媒婆去了。只等他兩個來時。好送到任二公家。一邊輛起坐車兒。兩傍擺着鼓樂。吹打將去。准要今日取那桃花女過門。這早晚彭祖媒婆敢待來也。〔彭大上云〕媒婆那裏。我周公家喚你哩〔媒婆上做打撞科云〕啐。你也睜開驢眼。今日吉日。周公家下財禮。是我媒婆的身上事。要你來喚。〔做入見科〕〔周公云〕我這娶親的禮物。一應已都齊備了。你們領着快去。不要誤了我好日辰。〔彭大云〕這等我們就去。媒婆。到他門首。讓你先入去。通知行禮的事。我隨後進來。〔媒婆云〕彭大公。你怎麼到讓我先入去。〔彭大云〕那任二公的女兒性子。好生利害。倘或禮物有些不臻。打將起來。我在後面好溜。〔媒婆笑云〕我做了一世的媒婆。再不曾着新人打了。我們快去。〔周公云〕且住。〔做背科云〕待我算一算。乾坎艮震巽離坤兑。今日他出門之時。正與日遊神相觸。便不至死。也要帶傷上車。又犯着金神七殺上路。又犯着太歲。遭這般凶神惡煞。必然板殭身死了也。〔彭大做偷聽科云〕嗨。元來周公懷這等惡意。我只道他娶桃花女做媳婦。那知要害他性命。則他陰陽是有准的。〔做掩淚科云〕兒嚛。眼見得無那活的人也。〔媒婆云〕彭大公去罷。〔下〕〔周公云〕彭祖媒婆去了也。我只在門前等候凶信咱。〔下〕〔彭大媒婆引人眾捧財禮并車燈鼓樂上云〕你每捧財禮的。捧的齊整着。把車兒拽起着。花燈點亮着。兩邊鼓樂吹動着。到任二公家娶親去來。〔媒婆云〕時辰到了。請新人蚤些兒上車者。〔正旦引石留住凈挑擔兒上云〕妾身桃花女的便是。我想周公好狠也。他今日那裏是娶媳婦。無過恠我破了他的法。要擇此凶神惡煞的時日。來害我性命。只是你的陰陽怎麼出得我這手裏。我一樁樁早已預備下了今日清蚤起來。先拜過了家堂。辭別了父親。着他不要送我上車去。避過了他那惡煞。隨即到隔壁去別了石婆婆。與他借小大哥來送我。着他與我解救咱。哎。周公。你可枉用這一場歹心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別人家聘女求妻。也索是兩家門對。寫婚書要立官媒。下花紅。送羊酒。都選個良辰吉日。大綱來為正禮當宜。那裏取這不明白強人婚配。

【醉春風】你去那周易內顯神通。怎如我六壬中識詳細。也不待到家門就要算的我一身虧。你道波可有這個理。理。由你有百般的陰謀。千般的巧計。怎當我萬般的隄備。

〔彭大云〕兒也。時辰到了。你請出門上車兒者。〔媒婆做扶行科〕〔正旦云〕且慢者。這出門的時辰。正犯着日神。又犯着金神七殺。有這兩重惡煞。爭些的着他道兒也。石小大哥取我那花冠來。待我帶上。再取那篩子來。你拿着在我前面先行咱。〔石留住云〕理會的。〔取冠與正旦戴持篩子先行科〕〔正旦唱〕

【迎仙客】他道是日遊神為禍祟。我桃花女受災危。怎知有千隻眼先驅能辟鬼。〔媒婆做扶出門科〕〔正旦唱〕我行出宅門前。離得這閨閣裏。我呵若不是粧束巍巍。險些兒被金神打的天靈碎。

〔彭大做看正旦科云〕好也。被他蚤掙過兩重兒也。輛起車兒。媒婆扶新人上車者。〔正旦云〕住住住。這時辰正衝着太歲。我想太歲最是一個凶神。若不避着他。那裏得我這性命來。石小大哥。你等我上了車。分付拽車的人。先把車兒倒拽三步。不許他便往前走。〔媒婆扶旦上車科〕〔石留住云〕推車的聽着。新人分付。先把車倒拽三步。方向前走。〔眾應做倒拽三步科〕〔正旦云〕我這袖中有個手帕兒。待我取出來。兜在頭上。〔做兜帕科唱〕

【醉高歌】坐車兒倒背我這身奇。手帕兒遮幪了我面皮。〔彭大云〕怎麼這新人車兒不向前走。倒往後褪那。〔正旦唱〕大公也你可怎生不解其中意。我則怕撞着那凶神的這太歲。

〔彭大做看正旦科云〕這一會怎麼孩兒不言語了。我是看咱。〔正旦云〕伯伯。你看我怎麼。〔彭大云〕沒。〔周公上做望科云〕新人的車兒來了也。〔問彭大云〕如何。〔彭大云〕不濟事。〔周公云〕我算他板殭身死。〔彭大云〕他是活活兒的哩。〔周公云〕他怎麼活了來。〔彭大云〕你有這許多算法。他可有許多的解法哩。他出門時。他教人先拿着一個千隻眼在頭裏走。〔周公云〕那千隻眼是什麼東西。〔彭大云〕是篩子。〔周公云〕那千隻眼在前。可不把日遊神先趕過一壁去了。這金神七殺又怎麼解〔彭大云〕他又帶上一頂花冠。層層都是神道。粧的似天帝一般。方纔出門。〔周公云〕這等可知金神七殺。倒要避他了也。這太歲凶神。他可又怎麼解。〔彭大云〕他上了車。不許推車的就走。將車倒拽三步。他袖兒裏取出個手帕兒。兜在頭上。蓋殺了面。以此無事。〔周公云〕你可不要聽他說把這車兒倒拽。豈不死了。〔彭大云〕新人的言語。那個不遵聽他。你先對我說不得。〔周公云〕嗨。這妮子好強也。〔彭大云〕你可不濟哩。〔周公云〕等我再算一課。乾坎艮震巽離坤兑。彭祖。如今去請他下車兒來。正蹅着黑道。我着他登時板殭身死。〔下〕〔彭大做掩淚科云〕罷了。兒嚛。這遭可死了也。媒婆。請新人下車兒咱。〔媒婆做扶正旦科〕〔正旦云〕且慢者。今日是黑道日。新人蹅着地皮。無不立死。則除是恁的。石小大哥。與我取兩領淨席來。鋪在車兒前面。我行一領倒一領。〔石留住云〕理會的。〔取席鋪地科〕〔正旦做下科〕〔唱〕

【石榴花】今日是會新親待客做筵席。倒准備着長休飯永別杯。莫不我拜先靈打着面豹纛旗。你暢好是下的。使這般狡倖心機。娶新人指望成佳配。結百年諧老夫妻。怎麼未成親先使這拖刀計。蚤難道人善得人欺。

【鬭鵪鶉】你送的我九死一生。哎。周公也枉壞了你那三財的這六禮。〔做倒席行科彭大云〕你只管裏把這兩領席。倒來倒去。是甚麼主意。〔正旦唱〕這的是我避難的機謀。𧻞災的見識。為甚麼走走行行鋪下淨席。則要你蓋了這裏。他揀定這黑道的凶辰。〔帶云〕我將這淨席呵。〔唱〕與他換過了黃道的吉日。

〔彭大云〕這一會兒可不聽的他言語了。待我看咱。〔做看正旦科〕〔正旦云〕伯伯。你看我怎的。〔彭大云〕沒。〔周公上問彭大科云〕如何。〔彭大云〕不濟事。〔周公云〕這一番准着他板殭身死。〔彭大云〕他還活活兒的哩。〔周公云〕他怎生活了來。〔彭大云〕他早知道了。說今日是黑道日。他把兩領淨席。鋪在地下。行一領倒一領。換過黃道走了。因此他可不死。還是活活兒的哩。〔周公云〕嗨。這妮子好強也。〔彭大云〕你可不濟哩。〔周公云〕等我再算一卦。乾坎艮震巽離坤兑。如今他該入門了。正是星日馬當直。新人犯了他。跑也跑殺。踢也踢殺。怕他不板殭身死。彭祖。你去請新人入門咱。〔下〕〔彭大做搖頭科云〕周公。你好忒狠也。媒婆。扶着新人入門者。〔正旦云〕且慢者。今日是星日馬當直。我過的這門限去。正湯着他脊背。可不被這馬跑也跑殺。踢也踢殺。那裏取我的這性命來。石小大哥。與我取馬鞍一副。搭在這門限上波。〔石留住做搭馬鞍科〕〔彭大云〕他把門限上放上這馬鞍子。又做甚麼勾當。〔正旦唱〕

【上小樓】你爭知就裏。陰陽兇吉。現如今星日馬當日。降臨凡世。正是該期。我可也怎敢的。擅便道。湯他脊背。先與他停停當當鞁上這一重鞍轡。

〔彭大云〕嗨。這一會兒我可不聽見他言語了。〔做看正旦科〕〔正旦云〕伯伯。你看我怎的。〔彭大云〕沒。〔周公上問彭大科云〕如何。〔彭大云〕罷麼。我道你老了不濟事了。〔周公云〕他可板殭身死了麼。〔彭大云〕老官人。他還活活兒的哩。〔周公云〕他怎的活了來。〔彭大云〕我去請他入門。他道今日是星日馬直日。把一副鞍子來搭在門限上。那馬便順順的伏了。他跑也不敢跑一跑。踢也不敢踢一踢。因此不死。還活活兒的哩。〔周公云〕這妮子好強也。〔彭大云〕我說道。你可不濟事哩。〔周公云〕等我再算一卦。乾坎艮震巽離坤兑。我如今請他入這墻院子來。却是鬼金羊昴日雞當直。這兩個神祗巡綽。若見了新人呵。雞兒啄也啄殺他。羊角兒觸也觸殺他。必然板殭身死也。〔下〕〔彭大做掩淚科云〕兒嚛。這一番可送了孩兒的性命也。媒婆。請新人。入墻院子來。〔媒婆做請科〕〔正旦云〕且慢者。這早晚正值鬼金羊昴日雞兩個神祇巡綽。我入這墻院子去。必受其禍。石小大哥。取一面鏡子來。與我照面。再取那碎草米穀。和這染成的五色銅錢。等我行一步。與我撒一步者。〔石留住云〕兀的不是鏡子。我便撒那碎草米穀去。〔正旦做取鏡。自照科〕。〔石留住做撒草穀科〕〔彭大云〕這孩兒有許多瑣碎。〔媒婆做扶入墻院科〕〔正旦云〕伯伯。你可那裏知道。〔唱〕

【幺篇】我着這草喂了羊。穀喂了雞。〔帶云〕這銅錢呵。〔唱〕着小孩兒每。吵吵鬧鬧。鬭爭相戲。趂鬨裏。向堂前。將身平立。哎。周公也可蚤則頹氣了你那巽離坤兑。

〔正旦做立科〕〔彭大云〕孩兒。這一會不言語。可敢死了。我試看咱。〔正旦云〕伯伯。你看我怎的。〔彭大云〕沒。〔周公上問彭大云〕如何。〔彭大云〕我說你不濟事。就不濟事了。〔周公云〕難道這一次他也不死。〔彭大做抓臉科云〕他還活活兒的哩。〔周公云〕他怎生活了來。〔彭大云〕他可先算計了。道是這時候該鬼金羊昴日雞巡綽。把些碎草米穀。撒一步行一步。又撒下些五色銅錢。等小孩子們去相爭相搶的。他自家把個鏡子照了臉。打鬧裏走進牆院子。如今在堂上立着哩。〔周公云〕都是你這老弟子孩兒。你不要與他這草穀。可不死也。〔彭大云〕你家那裏有草穀五色銅錢與我帶去哩。都是他自家預備的。〔周公云〕便是他備的。你也不要與他撒纔是。〔彭大云〕老官人。他的算計比你高的多。他央着石留住與他做事哩。〔周公云〕嗨。這妮子好強也。〔彭大云〕你可不濟哩。〔周公云〕等我再算一卦。乾坎艮震巽離坤兑。他如今入的這第三重門。正是喪門吊客當直。新人這一番入門來。不板殭身死。我也再不算卦了也。〔下〕〔彭大做歎科云〕嗨。兒嚛。這遭無那活的人也。〔媒婆云〕請新人入第三重門去。〔做扶科〕〔正旦云〕且慢者。這第三重門恰是喪門弔客當直。這神煞是犯他不得的。石小大哥。取那弓箭來。等我入第三重門時。與我射三箭者。〔石留住云〕理會的。〔彭大云〕弓箭也備的有。倒好做個貨郎擔兒。〔正旦唱〕

【普天樂】我這裏說真實。言端的。今日是犯着喪門吊客。我蚤把弓箭忙射。弓拽開似明月彎。箭發去似流星墜。〔石留住云〕關上門者。等我射箭。一箭。兩箭。三箭。〔正旦唱〕我這裏笑吟吟挪身來宅內。周公也可不教我直挺挺板死在門闈。羞殺你曉三才的孔明。知六壬的鬼谷。畫八卦的伏羲。

〔彭大云〕這一遭他敢逃不去了。待我看咱。〔正旦云〕伯伯。你看我怎的。〔彭大云〕沒。〔周公上問彭大科云〕如何。〔彭大云〕不濟事。〔周公云〕我算定他一准是板殭身死也。〔彭大云〕他還活活兒的哩。〔周公云〕這一番他怎生活了來。〔彭大云〕他說道入這第三重門。是犯着喪門吊客。便教石留住取弓箭來。先射三箭。方纔入門。怎麼不活。〔周公云〕這妮子好強也。〔彭大云〕乾坎艮震。〔周公云〕你怎麼先攙了我的那。〔彭大云〕眼見的你又是這句兒。〔周公云〕如今入這臥房中。在白虎頭上鋪床。我在外面響動鼓樂來。驚起這白虎。怕他躲到那裏去。我着他板殭身死也。〔下〕〔彭大云〕兒嚛。這遭可躲不過了。媒婆。請新人到臥房中坐床去者。〔媒婆請科〕〔正旦云〕且慢者。我如今入臥房去。這床正坐在白虎頭上。他那裏響動鼓樂。驚起白虎。那裏取我的性命來。伯伯。〔彭大云〕你的解着。都是石留住預備下哩。〔正旦云〕伯伯。我不為別的。我有些害怕。他家有甚麼小孩兒。着一個來與我做伴咱。〔彭大云〕我也道這小孩子可放不得在貨郎擔兒裏的。周公家有個小姑娘。叫做臘梅。今年十三歲了。我着他來伴陪你如何。〔正旦云〕好波。你着他來。〔彭大云〕小姑娘有請。〔搽旦扮臘梅上云〕你叫我做甚麼。〔彭大云〕我和媒婆要前後執料去。要你來伴新人坐一坐。〔臘梅云〕哎喲。他是嫂嫂。還不曾見面哩。怎麼好去陪他。〔彭大云〕小孩子家怕些甚的。你則陪他去。等他坐過了床。還要出堂行禮。見你爹爹哩。〔同媒婆下〕〔臘梅做見正旦科云〕嫂嫂萬福。〔正旦云〕姑姑萬福。你穿着我這鶴袖兒。在這裏坐一坐。我往後面更衣去便來。〔虛下〕〔外動鼓樂科〕〔白虎上咬臘梅科〕〔臘梅做倒科〕〔正旦更衣上坐科〕〔彭大云〕這一會不聽的孩兒言語。敢是死了也。我試看咱。〔做看科〕〔正旦云〕怎麼小姑娘臘梅死了也。〔彭大云〕呀。果然小姑娘死了。周公快來。〔周公上云〕如何。〔彭大云〕小姑娘死了也。〔周公云〕新人在那裏。〔彭大云〕他兩個同坐着哩。不知怎麼新人不死。是小姑娘死了。〔周公做哭科云〕桃花女。你好促恰也。〔媒婆慌上云〕周公家死了人。你們還吹打些什麼。我看那周公和這桃花女一不做。二不休。少不得弄出幾個人命來。我媒人錢不曾賺得。倒要陪工夫吃官司。受他這等連累。我們不如溜了的是。〔同眾散下〕〔正旦唱〕

【快活三】我則怕這雷霆白虎威。因此上要一個做相陪。忽被那鼓聲驚動怎支持。倒惹下你的悽惶淚。

〔彭大云〕這都是俺那周公的陰陽有准。應在小姑娘身上了也。〔正旦唱〕

【鮑老兒】買弄殺周易陰陽誰似你。還有個未卜先知意。〔周公云〕若有妨礙。你也該與小姑娘說一聲兒。怎麼眼睜睜的看他死了也。〔正旦唱〕不爭我小桃叮嚀說與臘梅。又則怕泄漏了春消息。〔帶云〕周公也。〔唱〕怎這般哀哀怨怨。煩煩惱惱。哭哭啼啼。

〔彭大云〕兒也。這小姑娘還好救得麼。〔正旦云〕你問俺公公。可要他活哩。〔周公云〕可知要活哩。〔正旦云〕這等。有凈水取一碗來。〔彭大取水科云〕兀的不是凈水。〔正旦接水用手搯訣念呪云〕天啉啉。地啉啉。魔啉啉。唵啉啉。吾奉九天玄女。急急如律令攝。〔做噴水三科云〕你不活怎麼那。〔臘梅做醒科云〕父親也。乾坎艮震。〔周公云〕怎麼你也學我〔臘梅云〕你下次再休弄這虛頭了也。〔正旦唱〕

【尾煞】算人間死與生。較陰陽高共低。再休提天文地理星家曆。周公也你在我桃花女根前如何過去得。〔下〕

〔周公做歎科云〕直被這妮子幾乎氣殺我也。〔彭大云〕老官人。我勸你罷了。等桃花女滿月之後。將這座卦鋪讓他開去。可不還准似你。〔周公云〕我怎麼放的他過。等我再算一卦。乾坎艮震巽離坤兑。彭祖。你到明日拿着一把快斧頭。出到城外東南角上。有一科小桃樹。正是這桃花女的本命。你不要着一個人看見。也不要開言。悄悄裏一徑砍倒這科桃樹。我着那桃花女板殭身死。〔彭大云〕這個我去不得。我這老性命也是他救我的。不指望我去報答他。倒做這等魘鎮事。欺心剌剌的。我不去。我不去。〔周公云〕你不去麼。待我關上門。先打殺你。〔彭大云〕我死不如他死。我去我去。〔周公云〕一計不成。又有一計。看他明朝。怎生躲避。〔同下〕

〔音釋〕

輛音亮 煞音殺 解上聲 日人智切 強欺養切 隄音低 祟音歲 辟音闢 閤音葛 幪音蒙 解音械 蹅音渣 席星西切 別邦爺切 纛東盧切 的音底 識傷以切 吉巾以切 鞁音備 轡音配 祇音其 鬨烘去聲 立音利 實繩知切 射繩知切 息喪擠切 曆音利 得亨美切 魘音掩

第四折

〔彭大上云〕昨日周公着我磨了斧頭。到城外砍那小桃樹去。這桃花女在我面上有活命之恩。本等不好去得。被那周公逼勒不過。只得應承了他。我想他揀的日辰都是凶神惡殺。尚且沒奈他何。他是個人叫做桃花女。須不是那桃樹。莫說砍倒這樹枝。便連根掘了來。難道這桃花女真個便板殭身死了不成。敢是這老頭兒沒時運。倒了竈也。我如今且瞞着桃花女。腰着斧頭。往城外東南角上。走一遭去來。〔正旦衝上云〕伯伯。你這般鬼促促的。在這裏自言自語。莫不要出城去砍那桃樹麼。〔彭大驚云〕嗨。真個好能也。孩兒。你也忒心多。我不砍甚麼桃樹。我自要劈些柴兒來燒。〔正旦云〕伯伯。你怎麼哄我。那城外東南角上有一科小桃樹。我今年一十八歲。這桃樹也種十八年了。那周公道是與我同年的就是我的本命。因此上教你砍取他來。只要傷害我性命。怎知我昨日已預先知道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則問你為甚麼腰橫利斧出城東。怎生的我根前還來打哄。我心間無限事。盡在不言中。不由我忿氣冲冲。謝得公婆家將俺來厮知重。

〔彭大云〕兒也。實不相瞞。委的是周公着我砍桃樹兒去哩。〔正旦云〕伯伯。想當初是我救你來。今日可要你救我。〔彭大云〕兒也。你着我今日可怎生救你。〔正旦云〕伯伯。你砍那桃樹去。休要傷了他根兒。你只半中間砍折。你若拿這桃枝進門。那時節我須死了。只要你記着我的言語。將那桃枝去門限上敲一敲。着周公家死一口。〔彭大云〕敲兩敲呢。〔正旦云〕着周公家死兩口。〔彭大云〕敲三敲呢。〔正旦云〕死三口。〔彭大云〕這等我直敲到晚。只是你不死。我與你報冤便好。你也死了。就把周公家七代先靈都死絕了。你怎得見。〔正旦云〕只等周公死後。你向我耳朵根邊高叫三聲。桃花女快蘇醒者。我便得還魂也。〔彭大云〕這話有准麼。〔正旦云〕豈有不准之理。〔彭大云〕孩兒放心。我牢記着哩。我如今砍桃樹去也。〔下〕〔正旦唱〕

【沉醉東風】我只道受了些千驚萬恐。那裏便埋沒我四德三從。怎知你會把持。能搬弄。不則這日惡時凶。逼的我難躲難逃一命終。做一個虛名兒婦塚。

〔正旦做伏几死科〕〔彭大做背桃枝上云〕我出的城門。到這東南角上打一望。只見茫茫蕩蕩。一剗都是荊榛草莽。並不見什麼小桃樹在那裏。元來被一個棘鍼科遮着哩。嗨。周公好算也。我走到這小桃樹下。記起孩兒的說話。不要傷了他根。只把上半截桃枝一斧頭砍將下來。如今背回去。不知我孩兒性命。可是如何。待我看咱。〔做放下桃枝看科云〕呀。果然死了。孩兒。你好苦也。周公。你好狠也。我記的孩兒曾說他死了時。將這桃枝去門限上敲一下。周公家死一口。敲兩下死兩口。敲三下死三口。我可不信。待我叫周公出來試驗咱。〔做叫科云〕周公快來。桃花女死了也。〔周公領小末扮增福臘梅上看科云〕小鬼頭。你今日板殭身死了也。彭祖。快去買具棺木來裝了他。與我擡在一壁者。〔彭祖云〕這老弟子孩兒好狠也。我是敲咱。〔做取桃枝敲科〕〔臘梅倒科〕〔周公驚云〕呀。怎麼女孩兒也死了。〔再敲增福倒科〕〔周公云〕呀。怎麼孩兒也死了。你莫不為沒了媳婦那。我另娶一個好的與你。〔三敲周公倒科〕〔云〕真個周公也死了也。〔做連敲科云〕你看一火隨邪的弟子孩兒都死了也。只是這桃花女怎的他活。我記得了。他教我周公死後到他耳朵根邊。高叫三聲。桃花女快蘇醒者。他便活起來。待我叫咱。〔做三叫科〕〔正旦做醒科云〕一覺好睡也。〔唱〕

【鴈兒落】我這裏困騰騰睡正濃。則聽的鬧嚷嚷聲驚動。還不勾半竿日影斜。蚤喚醒一枕遊仙夢。

【得勝令】呀。笑殺那注易的老周公。枉了也砍折這小桃紅。他道是推休咎憑他用。怎如我轉陰陽妙不窮。他道是英雄。要把我殘生送。我如今從也波容。也等他一家兒似夢中。

〔彭大云〕兒也。你怎生救得周公一家兒。也是你的陰騭哩。〔正旦云〕據他這一片狠心。可也該死。〔彭大云〕那周公是該死的。這增福小官人。一些兒不干他事。他可也不該死。〔正旦云〕這等。你要救他活麼。〔彭大云〕他死了。我這工錢問那個討。可知要他活哩。〔正旦云〕伯伯。有凈水取一盞過來。〔彭大做取水付正旦科〕〔正旦接水用手捏訣念呪科〕〔先噴周公水科云〕你不活怎麼。〔周公做醒科〕〔彭大云〕呀。真個也活了。〔正旦云〕公公也。可不道乾坎艮震。〔周公云〕你也學我的話那。媳婦兒。這都是我不是了也。你則可憐見。救我兩個孩兒咱。〔正旦唱〕

【川撥棹】你須是俺公公。比傍人自不同。我實指望承奉歡容。扶助家風。怎知你逞盡頑凶。設就牢籠。不許我身安壽永。到今日爻與卦兩無功。

〔周公云〕媳婦兒。你則可憐見。救我兩個孩兒咱。〔正旦再用水噴增福科〕〔增福做醒科〕〔正旦唱〕

【七弟兄】非是我指空。話空。做這等巧神通。也只為結婚姻本待諧鸞鳳。因此上噀法水不惜救童蒙。到底個想前情尚覺傷心痛。

〔周公云〕增福是你女壻。你可救活了。這小姑娘你一發可憐見。救了命咱。〔正旦再用水噴臘梅科〕〔臘梅做醒科云〕爹爹也。好乾坎艮震。送的我兩遭兒也。〔彭大云〕三口兒都活了。這喜酒我有的吃哩。〔正旦唱〕

【梅花酒】呀。還說甚列瓊筵捧玉鍾。這都是我蹇命相衝。惡業偏逢。爭些兒凶吉難同。〔周公云〕不是我誇口說。你做我家媳婦兒。管着你一生豐衣足食。也不虧負你哩。〔正旦唱〕您脫空衠脫空。我朦朧打朦朧。再休誇家道豐。衣能足食能充。權放下翠眉峰。且消停淚珠涌。

【收江南】呀。今日個桃花依舊笑春風。再不索樹頭樹底覓殘紅。多謝你使心作倖白頭翁。若不是這些懵懂。怎能勾一家兒團聚喜融融。

〔周公云〕媳婦兒。你也不要恠我了。當初一日。這洛陽城中。則有我的陰陽高。誰想兩番兒被你破了我的法。可不有了你。就不顯了我。以此心中不忿。要與你做個對頭。如今百般的被你識破。况我三口兒眼睜睜都是你救活的。我怎敢再來算計你。我則今日臥翻羊。窨下酒。教彭祖去請那任二公并石婆婆母子兩個。都到我家裏來吃慶喜筵席。可不好也。〔彭大云〕我也道來。昨日你家做一場親事。也不曾新人兩箇。同拜天地。也不曾拜見公公。親眷每也不曾接來會會。喜酒也不曾擺幾桌。沒酒沒漿。不成道場。也被人笑話。老官人。你今日說的纔是個說話。我就請客去也。〔做行又轉科云〕媒婆也要請來。好扶新人拜堂。〔周公云〕說的是。你去一同請了來罷。〔彭大下〕〔任二公石婆婆石留住媒婆同彭大上云〕我每同到周公家吃喜酒去來。〔做入見科〕〔周公云〕媒婆。你先扶新人和新郎拜謝天地者。〔正旦同增福暫下更衣上媒婆扶行禮謝天地交拜科〕〔正旦同增福拜周公周公受科〕〔次拜任二公周公攙任二公受科〕〔次拜石婆婆石留住同回拜科〕〔周公送酒科〕〔正旦送周公酒科〕〔周公云〕今日是媳婦兒喜事。待老夫讚歎幾句。列位親眷都喫一個爛醉者。〔詞云〕我老夫在洛城算卦多年歲。端的個論陰陽靈驗從無對。聞知有桃花女妙法更通玄。因此上與孩兒下聘成婚配。非是我選時日故生毒害心。實則要比高低試道他知未。果然他六壬課又出我之先。我只待服降他低頭甘引罪。想則是我周公家道日當興。纔得這好兒孫後輩超前輩。今日裏草堂中羊酒大張筵。願諸親共與我開懷喫個醉。〔任二公云〕親家說的好。我每𢬵喫的爛醉。盡興方歸也。〔正旦唱〕

【鴛鴦煞尾】從今後再休提一求一肯機謀中。越顯你千占千驗聲名重。也不索家貯神龜。戶納錢龍。暢道術似君平。財如鄧通。贏的個車馬填門四遠裏人傳頌。你知我為甚的所事兒玲瓏。則我這桃花元是那上天的種。

〔音釋〕

哄烘去聲 從音匆 騭音質 噀荀去聲 衠准平聲 中去聲 種上聲

題目 七星官增壽延彭祖 
正名 桃花女破法嫁周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