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殺狗勸夫

Top / 元曲選 / 殺狗勸夫

楊氏女殺狗勸夫雜劇

楔子

〔冲末扮孫大同旦楊氏梅香保兒上云〕小生姓孫名榮。字孝先。祖居南京人氏。在土街背後居住。渾家楊氏。還有一個小兄弟。叫做孫蟲兒。雖然是我的親手足。爭奈我眼裏偏生見不得他。今日是小生的生辰之日。大嫂。你與我臥羊宰猪。做下筵席。別的親眷可都阻了。則有我那兩個至交柳隆卿胡子轉。去請他來陪我吃一杯兒壽酒。大嫂。你門首覷者。他兩個這早晚敢待來也。〔旦云〕員外也。你把共乳同胞親兄弟孫二不禮。却信着這兩個光棍。搬壞了俺一家兒也。〔二淨扮柳隆卿胡子轉上〕〔柳詩云〕不做營生則調嘴。拐騙東西若流水。除了孫大這糟頭。再沒第二個人家肯做美。小子柳隆卿。這個兄弟叫做胡子轉。今日是孫員外的生日。俺兩個無錢。去問槽房裏賒得半瓶酒兒。又不滿。俺着上些水。到那裏則推拜。將酒瓶踢倒了。若員外教俺買酒去。俺就去賒了來。算下的酒錢。少不的是員外還他。俺兩個落得吃他的酒。使他的錢。〔胡云〕哥說的是。我只依你便了。〔柳見旦科云〕嫂嫂。哥哥有麼。俺兄弟兩個將一瓶兒酒來。與哥哥上壽哩。〔旦云〕下次小的每。接了兩個小叔羊者。〔孫大云〕大嫂。兄弟每無錢。那裏得這羊酒來。請他裏面坐。〔柳胡見科云〕恭喜哥哥華誕。俺兩個無什麼禮物將敬。只一瓶兒淡酒。與哥哥一滴。添壽一歲。哥哥休怪。〔孫大云〕兄弟。滴水難消。休道是兄弟將酒來。你則這般空來。也是你兄弟的情分。將酒來。我與兄弟開懷暢飲一場。〔做拜踢倒酒缾科柳云〕呀。剛只得這一缾兒酒。又踢翻了。如何是好。〔胡云〕待兄弟再去買來〔孫大云〕不要去買。我家裏有的是好酒。大嫂。將酒來。〔柳云〕既然哥哥有酒。我們借花獻佛。與哥哥上壽咱。〔送酒科〕〔旦云〕這兩個來了。怎的不見小叔叔來。〔正末扮孫二上云〕小生孫華。小字蟲兒的便是。自小父母早亡。我向住在哥哥嫂嫂家裏。俺嫂嫂大賢會。則有俺哥哥孫大。信着兩個逆子的言語。趕我在城南破瓦窰中居止。俺哥哥見俺。不是打便是罵。今日是俺哥哥生日。俺蟲兒無什麼物件將去與哥哥祝壽。只去拜哥哥嫂嫂兩拜。也不失人間的道理。可早來到門首也。〔見旦科云〕嫂嫂。〔旦云〕小叔叔你來了也。兩個光棍來了一日。怎不見你來。〔正末入見科〕〔柳胡云〕孫二來了也。接了羊者。〔孫大云〕孫二。你與我做生日。你將的羊酒來。〔正末云〕你知兄弟貧寒度日。那裏得這羊酒來。只是拜哥哥嫂嫂兩拜。也見兄弟的意思。〔孫大云〕我少你那兩拜哩。你拜了我。我就飽了。我就醉了。我也領你的盛情。你那裏是與我做生日。明明是趕嘴來。〔打正末科〕〔正末云〕兄弟不曾敢說甚麼。你打我怎的。〔孫大云〕我不打你別的。我打你個遊手好閒。不務生理的弟子孩兒。〔正末云〕哥哥。你打您兄弟。可也上有天哩。〔唱〕

【仙呂賞花時】知他是誰好遊閒誰不良。誰起風波誰要強。瞞不過鄰里眾街坊。〔孫大云〕你是我的兄弟。你敢粧幺放黨。不伏我打哩。〔正末唱〕俺哥哥道我粧幺放黨。平白地揣與個罪名當。

【幺篇】這的是自有傍人說短長。銅斗個家私你獨自掌。咱須是一父母又不是兩爺娘。〔云〕蟲兒打街上過來。眾人都道孫大郎與孫二似一個印合脫下來的。〔柳胡云〕這廝胡說。你和俺哥哥一個印合兒裏脫下來的。怎麼你這般窮好嘴臉。〔正末唱〕怕不一般的俺模樣。哥哥比兄弟多一片家狠心腸。〔下〕

〔孫大云〕你兩個兄弟少罪。〔柳胡做醉科云〕俺兩個定害哥哥。改日再謝。〔下〕〔旦云〕員外。明日是清明節令。俺收拾下祭禮。請小叔叔一同上墳去咱。〔同孫大下〕

〔音釋〕

分去聲 思去聲

第一折

〔柳胡上詩云〕昨日慶生辰。今朝請上墳。隨他好兄弟。爭似眼前人。今日孫員外請咱兩個上墳。須索去走一遭。〔做與孫大遇見科〕〔孫大云〕你兩個兄弟來了也。〔做擺祭禮科〕〔柳胡云〕你的祖宗就是我的祖宗。我們一齊拜。〔做同拜科〕〔孫大云〕咱祭過了祖宗也。兩個兄弟把盞破盤。〔飲酒科〕〔旦云〕我員外好是執迷也。將親兄弟教他另住。受着饑寒。今日上墳。也不等他一等。被這兩個光棍搬弄。連祖宗在地下也是不安的。兀的不又吃醉了也。我這裏看波。可怎生不見孫二來。〔正末上云〕小生孫蟲兒。將着這一分紙。一缾兒酒。今日是一百五日清明節令。上墳去咱。可早來到墳前也。〔放下酒科云〕俺燒一陌紙與祖宗。願你都好處托生去咱。古人有云。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我孫蟲兒貧難。備不得什麼祭禮。只是這一缾兒酒。兀的不窮殺孫蟲兒也。〔唱〕

【仙呂點絳唇】從亡化了雙親。便思營運。尋資本。怎得分文。落可便刮土兒收拾盡。

【混江龍】莫不是姓孫的無分。却將這精銀響鈔與了別人。教兄弟有家難逩。無處棲身。把我趕在破瓦窰中捱凍餒。教人道披着蒲蓆說家門。也不是我特故的把哥哥來恨。他他他不思忖一爺娘骨肉。却和我做日月參辰。

〔旦云〕小叔叔。你上墳哩。〔正末云〕嫂嫂少罪。〔旦云〕你哥哥上墳。在這裏等了你多時。不見你來。先自祭祀了也。你怎生來的這等遲。〔正末云〕嫂嫂。自從前日與哥哥做生日來。不知甚的意思。打了我這一頓。我因此不敢見哥哥去。又害怕打哩。〔旦云〕小叔叔。不妨事。等着你哩。你過去吃幾鍾酒。身上寒冷哩。〔正末云〕這等我過去。〔做見科〕〔孫大云〕這個村廝又來了。〔正末唱〕

【油葫蘆】他罵道孫二窮廝煞是村。便待要趕出門。則着我自敦自遜自傷神。現如今爹爹妳妳都亡盡。但願得哥哥嫂嫂休嗔忿。為甚麼單罵着我。你敢是錯怨了人。〔孫大云〕我和你有什麼情分。你來見我。〔正末唱〕既是哥哥與兄弟無情分。却怎生等我上新墳。

〔孫大云〕我正等你來打哩。〔正末唱〕

【天下樂】哎。俺親的元來則是親。〔云〕嫂嫂。我不過去也。則怕哥哥打我。〔唱〕我為甚麼抽也波身却倒褪。其實當不過那百般的心性狠。誰想他赤的金。白的銀。但得俺哥哥歡喜呵便是十萬分。

〔孫大云〕你來這裏做甚麼。〔正末云〕你兄弟上墳來。〔孫大云〕俺家墳裏有你這等人。我和你甚麼親你來上墳。〔正末唱〕

【那吒令】哥哥道是不親。我須是姓孫。哥哥道是不親。孫蟲兒上墳。哥哥道是不親。這兩個是甚人。〔孫大云〕這兩個是我死生交的兄弟也比你。〔正末唱〕哥哥你自忖量。你自評論。您直恁般愛富嫌貧。

〔孫大云〕你這一萬年不得長進的人。〔柳胡云〕哥哥。這等人不長進。則待饞處着嘴。懶處着身。不撚了他去。待做甚麼。〔孫大云〕小的每。撚這厮出去。兄弟每把盞則管吃酒。不要採他。〔正末云〕你看他兩個賊子幫着俺哥哥吃酒。好不快活也。〔唱〕

【鵲踏枝】他兩個把盞兒吞。直吃的醉醺醺。〔孫大云〕兄弟。好酒也。〔柳胡云〕好酒。您兄弟都吃醉了也。〔正末唱〕吃的來東倒西歪。盡盤將軍。〔柳胡做使酒科云〕孫二。我盡盤將軍。是吃你的。沒廉恥窮叫化弟子孩兒。今日俺家員外上墳。特特請我兩個來。這所在只有我坐處。可有你站處。要你管我。〔正末云〕這裏正是你家的。〔唱〕今日個到墳堂中來厮認。是你什麼娘祖代宗親。

〔柳胡云〕這潑賴無禮。你那裏是罵俺。哥哥。你看孫二見俺這裏吃酒。他罵你吃你娘祖代宗親哩。〔孫大云〕誰罵我來。〔柳胡云〕是孫二罵你來。〔孫大怒科云〕孫二。你好也。俺祖代宗親。是你什麼哩。〔做打正末科〕〔正末云〕你休信他每說話。兄弟怎敢罵哥哥來。〔唱〕

【寄生草】哥哥。我又不是庶出逃生子。須是你同胞共乳親。俺哥哥出門來賓客相隨趁。俺哥哥還家來侍女忙扶進。你兄弟破窰中忍冷躭愁悶。俺哥哥富家山野有人瞅。你兄弟貧居鬧市無人問。

〔孫大云〕我酒醉了也。有我兩個兄弟扶的我家去。你這窮厮還敢無禮。你墳上來。拷折你兩膁骨。到我家裏來。我打你二百棍。〔柳胡云〕如何。這所在那裏有你來。〔正末唱〕

【金盞兒】我墳前去那場恨。還家去怒生嗔只待要各支支拷二百粗荊棍。咬牙根做出那惡精神。我待墳前去要敲折我兩膁骨。還家去又要打斷我脊梁觔。天那。我正是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

〔云〕哥哥將兄弟不認。信着兩個賊子。打了我這一頓。我不敢到墳上添土去。我則往墳外拜一拜罷。祖宗少怪。孫蟲兒無甚。只燒的一陌兒紙。一缾兒酒。祭奠祖宗咱。〔做拜科唱〕

【後庭花】這村醪酒剛半盆。紙錢兒值幾文。不是我將父母相拖逗。也是你歹孩兒窮孝順。〔孫大云〕兄弟每慢慢的把盞者。將羊背子來做按酒快活喫。〔柳胡云〕快些碎羊背子。來吃。來吃。〔正末唱〕他那廂吃的醉醺醺。我這裏嘴盧都暗喑的納悶。哎。孫蟲兒來上墳。幾番家桃李春。他那廂笑呷呷倒玉樽。我這裏哭啼啼誰動問。

【青歌兒】天那。你于人有那般那般慈憫。偏生我是這般這般時運。俺哥哥白馬紅纓衫色新。俺哥哥眼內無珍。看的我做各姓他人。動不動棍棒臨身。直着我有口難分。進退無門。只落的袖稍兒偷揾住俺這悲悲切切淚紛紛。這的是誰生分。

【柳葉兒】難道我孫蟲兒與他來不親不近。見一陣旋風兒繞定荒墳。來時節旋的慢去時節旋的緊。為甚麼小的兒多貧困。大的兒有金銀。爹爹妳妳阿。你可怎生來做的個一視同仁。

〔孫大云〕兄弟。你去看孫二墳外做什麼哩。〔柳胡云〕哥哥。俺兩個看去來。〔做看科云〕哥哥。孫二在墳外絞七個紙人兒。埋在土裏。咒你早死了。這家私都是他的。〔孫大怒科云〕這厮無禮。〔做打科云〕我今日吃的酒淹衫袖濕。花壓帽簷低。隨你隨你。只休上我門來。〔旦云〕員外醉了也。〔柳胡扶科旦隨下〕〔正末云〕俺哥哥去了也。我到墳上辭別了俺爺娘還歸我那破瓦窰中去。哥哥。你這着兩個幫閒的賊。打我這幾頓。哥哥。由你打我。我則是好心腸待你。〔唱〕

【賺煞】你便罵我一千場。便拷我三十頓。我則索狼喫幞頭心兒自忍。若不是死了俺娘親和父親。這家私和你疋半停分。豹子的孟嘗君。暢好是食客填門。可怎生把親兄弟如同陌路人。哥哥。你有金有銀。閃的我無投倈無逩。則向這破窰中和月待黃昏。〔下〕

〔音釋〕

拾繩知切 別邦耶切 褪吞去聲 長音掌 瞅音揪 惡音襖 喑音音 旋去聲 阿何哥切 倈梨靴切

第二折

〔孫大同柳胡上云〕昨日上墳處多吃了幾鍾酒。不自在。兩個兄弟。咱今日往謝家樓上。再置酒席與我酘一酘去來。〔做上樓科〕〔柳胡云〕哥哥。咱三人結義做兄弟。似劉關張一般。只願同日死。不願同日生。兄弟有難哥哥救。哥哥有難兄弟救。做一個死生文書。〔孫大云〕兩個兄弟說的是。〔做飲醉下樓柳胡扶孫大睡倒科〕〔柳胡云〕這是街上。不是你的牀舖。怎麼就睡倒了。哥哥。你聽得禁鐘響哩。你還家去來。〔孫大做不醒科〕〔柳胡云〕這等好睡。再叫也叫不醒。可又遇着個不知趣的天。下起大雪來。我每身上寒冷。陪他到幾時回去。如今起更一會了。巡軍這早晚敢出來也。他是個富漢。便拏住他。只使得些錢罷了。怕甚的。喒兩個是個窮漢。若拿住呵。可不乾打死了。不如撇下他還家去來。〔做摸科云〕呀。哥哥靴䩓裏有五錠鈔哩。常言道見物不取。失之千里。這明明是天賜我兩個橫財。不取了他的。倒把別人取了去。〔做取科云〕便凍殺了你。也不干我事。〔下〕〔正末上云〕好大雪也。孫蟲兒往街上題筆。覓幾文錢去來。如今天色已晚。我還窰中去咱。〔唱〕

【正宮端正好】黑黯黯凍雲垂。疏剌剌寒風起。徧長空六出花飛。不停閒雪兒緊風兒急。這場冷着我無存濟。

【滾繡球】有那等富漢每。他道是壓瘴氣。下的是國家祥瑞。怎知俺窮漢每少食無衣。我則見滿天裏飛磨旗。半空裏下砲石。俺須是死無個葬身之地。只落的抱雙肩緊把頭低。我如今冒他大雪窰中去。抵多少袖得春風馬上歸。凍的我脚步兒難移。

〔云〕嗨。那富漢每下着雪他倒歡喜。却不知俺窮漢每好苦楚也。〔唱〕

【倘秀才】有等人道宜掃雪烹茶在讀書舍裏。又道是宜羊羔爛醉在銷金帳底。不知他陶學士風流可也勝如党太尉。誰說起。寒江上一簑歸。那漁翁的凍餒。

〔云〕好大雪也。我想古來貧儒。也多有受苦的。〔唱〕

【滾繡球】似這雪呵教買臣懶負薪。似這雪呵教韓信怎乞食。似這雪呵鄭孔目怎生迭配。晋孫康難點檢書集。似這雪呵韓退之藍關外馬不前。孟浩然霸陵橋驢怎騎。似這雪呵教凍蘇秦走投無計。王子猷也索訪戴空回。似這雪呵漢袁安高眠竟日柴門閉。呂蒙正撥盡寒罏一夜灰。教窮漢每不死何為。

〔云〕這雪下的越緊了也。我待往大街上去呵。風大雪緊。身上無衣難行。我打這背巷裏去。也略避些風雪。〔做絆倒科云〕這街上倘着的是什麼物件。又不是個包袱。元來是一個醉漢。兀那君子。你也少飲些。怕做什麼。我欲待要去。這厮又一把拏住我右腿。怎麼好。待我低頭試看咱。〔驚科云〕呀。却元來是我哥哥酒醉了。你臥倒在這裏。眼見的和這兩個賊弟子的孩兒一處吃酒來。他兩個去了。將你撇在這裏。好朋友也。〔詩云〕君子結交不為財。小人結交專為嘴。如今撇你雪堆中。還只信他無後悔。〔唱〕

【呆骨朵】見哥哥迎着風冒着雪倒在當街睡。我只怕鐘聲盡被那巡夜的凌逼。雖然是背巷裏悄促促沒個行人。只怕雪地裏冷冰冰凍壞了你。為甚麼這頭巾上泥來汙。〔云〕哥哥。你上墳處也曾說來。〔唱〕却不道花壓帽簷低。滿身上雪漸消。〔云〕哥哥。你可又說來。〔唱〕這的是酒淹衫袖濕。

〔云〕這兩個好無禮也。你那一身穿的吃的。都是俺孫員外的。今日哥哥吃的醉了。你丟了他。結下得這兩個好兄弟也。〔唱〕

【倘秀才】自古道膠漆的雷陳也不似你這般合意。雞黍的范張也不似你這般為嘴。你兩個若沒俺哥哥怕不餓殺你這頹。你兩個。撮捧着喫的醉如泥。却撇他在這裏。

〔云〕你這兩個賊子。每日幫着俺哥哥吃酒做好漢哩。〔唱〕

【滾繡球】你粧了幺落了錢。你吃了酒噇了食。〔帶云〕好也呵。〔唱〕哥哥也是他養軍千日。俺孫員外不枉了結義這等精賊。你便十分的覰當他。他可有一分兒知重你。這的是使錢的伶俐。哥哥也在上墳處數遍家曾題。兀的般滿身風雪𨈊跧臥。可不道一部笙歌出入隨。抵多少水盡也鵝飛。

〔云〕我待扶起俺哥哥來。他又是打我。若不扶起來。凍死俺哥哥怎好。罷。我也怕不的打。我則背俺哥哥家去。〔做背科云〕可早來到也。〔叫門旦同梅香上〕〔開見科云〕小叔叔。你與哥哥商和了也。這誰勸你來。〔旦扶孫大睡科云〕你怎生背將你哥哥來。〔正末云〕嫂嫂。我還窰中去。在這土街背後經過。絆了我一交。我道是什麼。却是哥哥倒在大雪裏睡着。兩個賊子撇下去了。孫二想着共乳同胞的兄弟情分。恐怕街上凍死了。我只得背將家來。嫂嫂。哥哥睡着了也。嫂嫂安置。我回去也。〔旦云〕生受你。身上寒冷。吃些酒飯還家去。〔正末云〕嫂嫂。則怕哥哥覺來又打我。〔旦云〕你放心。你哥哥直睡到紅日三竿還未起哩。〔正末云〕嫂嫂。假如哥哥覺來。怎生好那。〔旦云〕他覺來我自支持他。包你沒事。〔正末云〕哥哥性子不好。要打着你如何。〔旦云〕我也不是個善的。怕他怎麼。保兒。快將麵來與小叔叔吃。〔正末做吃麵科〕〔唱〕

【貨郎兒】他道俺哥哥十分家沉醉。且吃些兒熱湯熱水。俺哥哥直睡到紅日三竿未起。可怎生近新來偏恁覺來疾。〔孫大做醒科云〕好睡也。〔正末唱〕他酩子裏紐回胭頸。沒揣的轉過身體。

〔云〕嫂嫂。俺哥哥覺來了也。〔旦云〕小叔叔由他。不要害怕。〔正末唱〕

【脫布衫】我坐則坐戰兢兢的。〔孫大做起科云〕是甚麼人吃我麵哩。〔正末唱〕他醉則醉氣丕丕的我這裏低着頭沉吟了半晌。他那裏不轉睛矁了我一會。

【太平令】吃的是親嫂嫂的酒食更過如呂太后的筵席。〔云〕嫂嫂。哥哥覺來了也。你說一句兒。〔旦云〕我且不說。看他怎的。〔正末唱〕嫂嫂。俺哥哥覺來你支持。我也不是個善的。諕的我一個臉描不的畫不的。一雙筯拿不的放不的。一口麵吐不的嚥不的。我便有萬口舌頭教我說個甚的。

〔孫大云〕兀那吃麵的是誰〔旦云〕是孫二叔叔。你大雪裏凍倒在街上。那兩個賊子撇下你去了。不是叔叔背將來。那裏有你這性命哩。〔孫大云〕我記得靴䩓裏剩下五錠鈔來。我看咱。呀。怎麼不見了。孫二。你那裏是背我。明明要乘醉偷我這鈔來。〔正末云〕哥哥大雪裏睡着。孫二恐怕凍壞了你。背將家來。我不知哥哥有鈔。怎麼偷得。〔旦云〕多敢是那兩個賊子拿去了。〔孫大云〕大嫂。你胡說。我這兩個兄弟都是有仁有義的。他怎生拿的去。斷然是這孫二窮厮也。〔正末唱〕

【伴讀書】白茫茫雪迷了人蹤跡。昏慘慘雪閉了天和地。寒森森凍的我還窰內。滴溜溜絆我個合撲地。黑嘍嘍是誰人帶酒醺醺醉。我我我定睛的覷個真實

【笑和尚】諕的我悠悠的魂魄飛。不尋思當街上正是哥哥睡。直背的到家來不得口好氣息。倒喫頓潑拳搥。哥哥也你瞞天地。昧神祇。〔做拜天科云〕今日打兄弟。明日罵兄弟。〔唱〕這的也是孫蟲兒罪。

〔孫大云〕這窮厮你要拜死我哩。〔打科云〕小的每將孫二拏到簷下大雪裏跪着。〔梅香做批末跪科〕〔正末云〕哥哥。你好下的凍殺你兄弟也。

【叨叨令】則被這吸里忽剌的朔風兒那裏好篤簌簌避。又被這失留屑歷的雪片兒偏向我密濛濛墜。將這領希留合剌的布衫兒扯得來亂紛紛碎。將這雙乞量曲律的肐膝兒罰他去直僵僵跪。兀的不凍殺人也麼哥。兀的不凍殺人也麼哥。越惹他必丟疋搭的嚮罵兒這一場撲騰騰氣。

〔旦云〕小叔叔。你也忒老實。員外着你跪。你就跪。難道着你死。你就死了不成。〔正末起科云〕嫂嫂。你救我這命咱。〔旦云〕保兒。將鍾熱酒來。與小叔叔盪寒〔正末吃酒科云〕嫂嫂。若不是你這鍾熱酒呵。險些兒凍殺我也。〔唱〕

【耍孩兒】我怎生來不稱俺哥哥意。嫂嫂也我不曾犯十惡五逆。這一個家緣兒都被你收拾。我挂口兒並不曾𠶧題。現如今他強咱弱將咱打。可不道人善人欺天不欺。也是我自買到他憔悴。天那。我本是聲寃叫屈。他聽的又道我說是談非。

【二煞】我衷腸除告天。奈天高又不知。只落的搥胸跌足空流淚。我過一冬兩三層單布權遮冷。捱一日十二個時辰常忍饑。哥哥行並不敢半句兒求於濟。他見我早揎拳攞袖。努目撐眉。

【三煞】你欺負呵則欺負咱。你於濟呵曾於濟誰。你懷揣着鴉青料鈔尋相識。並沒半升粗米施饘粥。單有一注閒錢補笊籬。我黑說到明明說到黑。也說不盡我那苦楚。也訴不盡我這傷悲。

【四煞】你不是我呵你明日怎覰人。你不是我呵你今朝做醉鬼。被閒人剝了你新衣袂。洞房中把嫂嫂閒愁殺。巡鋪裏把哥哥高吊起。凍的你剛存這一口兒氣。怎不尋那兩個無徒說話。只管把你兄弟禁持。

【五煞】你迸着臉噷喝的我。我好心兒搭救着你。背將來煖處和衣睡。我指望行些孝順圖些賞。他剗的不見了東西倒要我陪。早看我身兒上穿着甚的。將一條舊褡䙏扯做了旗角。將一領破布衫攞做了鋪遲。

【六煞】你向身上剝了我衣。就口裏奪了我食。惡哏哏全不顧親兄弟。我便噇了你這一鍾酒當下霑些醉。我便吃了你那半碗麪早登時掙的肥。〔旦云〕小叔叔。你休怪。你哥哥不曉事。看我些面皮罷。〔正末唱〕我也則是嫂嫂行閒聒七。我不是買來的奴婢。又不是結下的相知。

〔云〕嫂嫂少罪。我孫蟲兒回家去也。〔唱〕

【煞尾】你無過是胸腰上撞我幾頭。脖項上打我幾搥。忍下的就將我凍剝剝跪在簷前地。嫂嫂也這須是我壓背他來家可也落得的。〔下〕

〔柳胡上云〕咱昨日將孫員外撇在街上。偷了他五錠鈔。如今到他家裏看他去。他若有些說話。咱每自會隨機答應。這是他家門首。〔做叫門旦開科〕〔柳胡云〕嫂嫂。哥哥在家麼。〔旦云〕昨日你三人吃的酒醉了。你將哥哥丟在雪裏。不是孫二背將回來。可不凍死了也。〔柳胡云〕嫂嫂。難道我兩個丟下哥哥。是這等人。狗也不值。昨日哥哥醉了。是我兩個背到門前。恰好遇見孫二。嫂嫂。這不敢欺。我兩個也是醉人。背了這許多路。背的一些力氣都沒了。其實交與孫二。着他好好的接將回來。嫂嫂。你只向那孫二。他在背後說你哩。〔孫大云〕我道兄弟每不是這等人。咱今日往李家樓上吃酒去來。〔柳胡云〕嫂嫂。你看今日哥哥醉了。可是我兩個背回來。〔同下〕〔旦云〕俺員外只信那兩個光棍。將他兄弟朝打暮罵。百般的勸不省。我如今不免出一智量。勸員外咱。〔詩云〕只為同氣連枝不可傷。做出區區巧智量。從古妻賢夫省事。免使傍人說短長。〔下〕

〔音釋〕

酘音竇 難去聲 䩓音要 橫去聲 黯衣减切 剌音辣 急巾以切 石繩知切 食繩知切 集精妻切 逼兵迷切 污烏去聲 濕傷以切 噇音床 日人智切 賊則平聲 當去聲 𨈊音彎 跧之灣切 疾精妻切 的音底 矁楚九切 席星西切 跡將洗切 實繩知切 息喪擠切 祇音其 稱去聲 逆銀計切 𠶧店平聲 行音杭 揎音宣 攞羅上聲 識傷以切 饘音氈 黑亨美切 迸方孟切噷音蔭 哏狠平聲 七倉洗切

第三折

〔旦上云〕俺員外今日又吃酒去了也有王婆婆許下我一個狗兒哩。我取去來。王婆婆在家麼。〔老旦扮王婆上云〕誰叫門哩〔做開門見科云〕元來是孫大嫂。難得貴人踏賤地。到俺家裏有甚事幹。〔旦云〕婆婆。我無事也不來。你許下這狗兒。我特來取那。〔王婆云〕大嫂有。你將的去。〔做與狗科〕〔旦詩云〕有一事關心已久。如今待借他下手。〔王婆笑科詩云〕雖然為鄰舍情多。不家貧也不賣狗。〔下〕〔旦做回家科云〕我將這個狗兒把頭尾去了。穿上人衣帽。丟在我家後門首。我將前門關了。員外必然打從後門來。等他見了。看說甚麼。我自有個主意。這早晚員外敢待來也。〔孫大同柳胡上〕〔柳胡云〕今日哥哥吃的醉了也。俺兩個送哥哥去來。〔孫大云〕不須兄弟相送。我今日不當十分醉。我自家去。兄弟少罪。明日來早些。〔柳胡云〕哥哥。俺不送了也。〔下〕〔孫大云〕兩個兄弟他還家去了。這早晚大嫂敢關了前門。我也徑往後門去咱。〔做絆倒科云〕是甚麼物件絆我這一交。待我看波。〔做看科云〕呀。是一個人。敢是家中使喚的保兒。這厮每少吃些酒麼。這裏睡倒。〔做推科云〕起來。可怎生不動那。〔將手抹科云〕抹我兩手。都是這厮吐下的。有些朦朧月兒。我試看咱。〔做看驚科云〕怎生是兩手鮮血。是誰殺下一個人在這裏。〔做叫門科云〕大嫂開門。〔旦開孫大做慌科〕〔旦云〕員外你慌怎麼。〔孫大云〕大嫂。我吃酒回來到後門前。不知是誰殺下一個人。大嫂。我是好人家的孩兒。到來日地方鄰里送我到官。我怎生吃的過這刑法。我不如尋個自縊死罷。〔旦云〕員外。你不要慌。則咱兩口兒知道。你有那兩個兄弟。平日吃的穿的。都是你的。與你結做死生交。對天盟誓。兄弟有難哥哥救。哥哥有難兄弟救。今日你有難。正用的着他。如今悄悄的教兩個兄弟將死屍背出。丟在別處。可不好那。〔孫大云〕大嫂。你說的是。大嫂咱兩個去來。〔做行科云〕這是柳隆卿家裏。〔做叩門科云〕兄弟在家麼。〔柳上云〕這早晚誰叫門哩。〔孫大云〕是你哥哥孫大郎。〔柳云〕是哥哥。待我開門。〔做開門科云〕哥哥請家裏來。教拙婦烹莞豆搗蒜。與哥哥吃一鍾。〔孫大云〕不勞你。哥哥事忙。有人欺負着我來。〔柳云〕誰欺負哥哥來。你兄弟捨一腔兒熱血。和他兩個上一交。〔孫大云〕人便有個人。你哥哥特來投央你。只要你休違阻我。〔柳云〕哥哥。你但道的。你兄弟便依。〔孫大云〕兄弟。喒今日吃罷酒。你兩個還家去了你哥哥打後門裏去。不知是誰殺下一個人。你哥哥特來央你。背一背遠處去。等我埋了他罷。〔柳背云〕別的事也小可。你殺了人教我去背。我替你死。〔回云〕哥哥。你放心。小可事。兄弟見哥哥來慌了。不曾穿的裏衣。哥哥。你門前略等一等。你兄弟穿了便去。〔孫大云〕你便出來。〔柳云〕便出來。〔做入科云〕我將門來關了。哥哥。你聽兄弟有四句詩念與你聽。〔詩云〕你倒生的乖。其如我不騃。你將人殺死。怎教兄弟埋。〔下〕〔孫大云〕柳隆卿不肯去了。我再叫胡子轉兄弟咱。〔做叫門科〕〔胡上云〕誰叫門哩。〔孫大云〕是你哥哥孫大郎。〔胡云〕哥哥。您兄弟有四句詩。還是先念了開門。是開了門念詩你聽。〔孫大云〕你哥哥事忙。沒工夫聽詩。你開門罷。〔胡云〕既是這等。待我一頭開門。一頭念詩你聽咱。〔詩云〕何事急來奔。更深親扣門。別件都依得。剛除背死人。〔做開門科云〕哥哥。請進來坐。哥哥。你曉得我窮。夜又深了。莫說酒。茶也是難的。〔孫大云〕兄弟。我那要吃你的。我央你一件事來。只休似你哥哥柳隆卿。〔胡云〕哥哥。我又不是他一父母生的。各人自要做人。你有什麼事。要用着兄弟。水裏水裏去。火裏火裏去。〔孫大云〕兄弟不知。你哥哥後角門頭。是誰殺下一個人。你哥哥央你背到別處去。將他埋了者。〔胡云〕休道是哥哥殺死一個。便殺了十個。怕沒銀子使。要我替你償命。哥哥。我問你。那柳隆卿怎麼說來。〔孫大云〕便是他不肯。因此來尋你。〔胡云〕哥哥放心。我不是柳隆卿。那厮無行止。失口信。今日哥哥有難。兄弟不救。不為兄弟了也。〔孫大云〕兄弟。你說的是。只要快些兒者。〔胡云〕哥哥不妨。休道這一個。便十個你兄弟也背出去了。我家有個沒連布袋。我取去將死人裝在裏頭。有人問我胡子轉你那裏去。我說道與孫員外送草去。可不好那。〔孫大云〕好。早些兒取布袋出來。〔胡做入關門科云〕你殺了人。教我背去。〔詩云〕孫大做事全沒禮。後門殺下枉死鬼。你今怕死不償命。死活來朝不由你。〔下〕〔孫大云〕兩個兄弟都不肯去。罷罷罷。我只是縊死了也。〔旦云〕員外你不要慌。這兩個賊子他不肯背去。我想來有你親兄弟孫二。央他背出去。怕怎的。〔孫大云〕大嫂。我與兄弟似參辰日月。將他不是打。便是罵。不曾得了我一口兒好氣。今日我有難。却央他。莫說他一定不肯。便肯時。我也沒這臉見兄弟去。〔旦云〕員外你放心。咱兩口兒去來。〔下〕〔正末上云〕昨日蟲兒好意背的哥哥到家。俺哥哥打了兄弟一頓。哥哥。你全不想咱是共乳同胞的弟兄。哎。〔詩云〕不想共乳同胞一體分。煨乾就濕母艱辛。好衣好食別人用。全沒相憐半點親。〔唱〕

【南呂一枝花】稀剌剌草戶扃。破殺殺磚窰靜。俺這裏春光元不到。人跡罕曾經。萬籟無聲。是甚麼嚮息颯驚咱醒。透着些影依微何處燈。〔做聽科〕却原來是伴獨坐皓月澄澄。攪孤眠西風泠泠。

【梁州第七】我如今窮范丹無錢怎了。便教他賽陳摶也有夢難成。積漸的害得咱憂成病。一遞裏暗昏昏眼前花發。一遞裏古魯魯肚裏雷鳴。這孫蟲兒一身忍餓。教孫大郎萬代留名。我和你本一個父養娘生。又不是蜾蠃螟蛉。怎麼無半年欺負了我五場十場。我每日家嗟歎了千聲萬聲。那一夜不哭到二更三更。〔孫大同旦上云〕大嫂。你去叫門我有甚臉兒見兄弟那。〔旦云〕你不叫。我叫門咱。〔叫科云〕孫二開門來。〔正末唱〕是誰人叫門那聲。〔旦云〕快些。〔正末唱〕這聲音不似個男兒應。〔旦云〕孫二你開門咱。是你嫂嫂叫門哩。〔正末唱〕元來我嫂嫂門前等。他是個婦人家無燭從來不夜行。我出門去審問個分明。

〔云〕嫂嫂。更深半夜。你一個婦人家。這早晚天道。也不是你來的時候。〔旦云〕不訪。我是你親嫂嫂。怕做甚麼。〔正末云〕我孫蟲兒呵。〔唱〕

【隔尾】我常時有命如無命。怎好又廝羅若無情做有情。〔云〕不爭我開門去教嫂嫂入來。這禮上就不是了。教俺哥哥知道又是打。〔旦云〕孫二快開門。你哥哥有事着我叫你來。〔正末唱〕俺哥哥便今日有事呵到明日旋折證。嫂嫂你這搭兒莫不錯行。〔旦云〕我不是錯行哩。〔正末唱〕前者得過承。是我那滴水簷前受了的冷。

〔旦云〕不則我來。和你哥哥在此〔正末云〕既是哥哥同來。何不早說。〔做開門跪科云〕哥哥休打你兄弟者。〔孫大云〕兄弟你起來。〔正末云〕你夜晚間有什麼事和嫂嫂來。〔旦云〕小叔叔。咱後門前不知是誰殺下一個人。我如今叫你背將別處去埋了者。〔正末云〕嫂嫂。你的話只怕不准。果有這等事。我哥哥怎不說一句來。〔旦云〕員外。你說與兄弟怕什麼。〔孫大云〕大嫂。我說呵。恐怕兄弟變了臉。〔旦云〕你兄弟不是那等人。〔孫大云〕兄弟。你哥哥昨日吃酒回來至後門前。不知是誰殺了一個人也。曾叫那柳隆卿胡子轉兩個賊子去。他都不肯來背。兄弟也。你想着與我是共乳同胞的情分。你不救我時教誰救。〔正末云〕哥哥。這人命的事。你是好人家的孩兒。怎麼到的官府中問理去。那兩個逆子。你養育了他。吃的穿的那一些兒不是你的。你今日有難不肯救你。却教我來背。好也囉。咱兩個見官去來。〔旦云〕小叔叔。你看我些面皮咱。〔孫大云〕這都是你哥哥的不是了也。兄弟。你息怒咱。〔正末唱〕

【罵玉郎】你懷中倚恃着財豐盛。動不動和人爭。不登登按不住殺人性。若是被告發。被擒拏。怕不要償命。

〔孫大云〕我幾曾殺人來。是好寃屈也。〔正末唱〕

【感皇恩】你還道負屈高聲。你所事無成。見兄弟。心頭刺。眼中疔。吃酒時只和那兩個賊徒。背人時來尋我這窮丁。〔帶云〕好也囉。〔唱〕割捨的揎肐膊。拽衫袖。到公庭。

〔旦云〕小叔叔。放了你哥哥。休要如此。〔正末唱〕

【採茶歌】嫂嫂呵可不你知情。哥哥呵可不你當刑。〔云〕哥哥嫂嫂。你兩口兒怕麼。〔孫大云〕可知怕哩。〔正末云〕要饒麼。〔孫大云〕可知要饒哩。〔正末云〕哥哥嫂嫂。休驚莫怕。我逗你耍哩。〔唱〕我替你把死屍骸送出汴梁城。隨他拖到官中加拷打。我也拚的把殺人公事獨招承。

〔做同走到家科〕〔旦云〕兀的不是死人。〔正末唱〕

【牧羊關】恰便似醉漢當街上睡。死狗兒般門外停。〔云〕嫂嫂。則怕天明了。待我背他出去〔做背科唱〕我背則背手似撈鈴。怎麼的口邊頭拔了七八根家狗毛。臉兒上拿了三四個狗蠅。這厮死時節定觸犯了刀砧殺。醉時節敢透入在喂猪坑。既不沙怎聞不的十分臭。當不的他一陣腥。

〔云〕恐怕天明。我須急急的背出去咱。〔做走科唱〕

【幺篇】這等人是狗相識。這等人有什麼狗弟兄。這等人狗年間發迹倈崢嶸。這等人說的是狗氣狗聲。這等人使的是狗心狗行。有什麼狗肚腸般能報主。有什麼狗衣飯潑前程。是一個啜狗尾的喬男女。是一個拖狗皮的賊醜生。

〔云〕可早到汴河隄上了也。我將這個死屍埋在這幽僻去處。我記下者。久以後有個折證。哥哥嫂嫂。咱還家去來。〔到家科〕〔旦云〕小叔叔。辛苦了也。將一個襖子來與小叔叔穿。〔孫大怒云〕是領什麼襖子。〔旦云〕是一領舊襖子。〔孫大云〕將領新襖子來與兄弟穿。〔正末云〕那兩個賊子來時。只怕哥哥還信着他哩。〔唱〕

【煞尾】那的是添茶添酒的枯乾井。那的是填帛填金的沒底坑。你覰當着這說謊精。那虛脾。那淺情。那過後。那光景。胡支吾。假奉承。他壯厮趁。他壯厮挺。吃飯處。白厮捱。買酒處。白厮逞。做事處。乾厮哄。愛女處。乾厮迎。〔孫大云〕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採那兩個賊子了。〔旦云〕我記的古詩有云。荊樹有花兄弟樂。員外這個纔是。〔正末唱〕嫂嫂。你說甚的田氏三荊。只怕跳出你七代先靈也將他來勸不省。〔同下〕

〔音釋〕

縊音記 扃居名切 籟音賴 蜾音果 蠃羅上聲 過平聲 崢音橙 嶸音橫 行去聲

第四折

〔正末上云〕今日俺哥哥教我管着解典庫。我且閒坐咱。〔柳胡上云〕孫員外這兩日不出門來。不禮俺兩個。定是為那一夜不肯與他背人的緣故。他自家殺了人倒怪我。今日尋他去。〔叫云〕孫員外。你怎生不出門來。〔孫大上云〕我怕你。不敢出門那。〔柳胡云〕你打死了人。你躲到那裏去。我和你見官去來。〔孫大云〕不要叫。怕地方聽見。兄弟。這事怎了也。〔正末云〕你兩個幫閒的賊子。好生無禮。我不救哥哥教誰救。〔柳胡做扯科〕〔孫大云〕我送你些錢。饒我罷。〔正末云〕哥哥。不干你事。是我殺了人來。我和這兩個賊折證咱。〔柳胡云〕元來你兩個通同殺人來。〔正末唱〕

【中呂粉蝶兒】沒半盞茶時。求和到兩回三次。你枉做個頂天立地的男兒。教那厮越粧模越作勢。盡場兒調刺。他道你怕見官司。拏着個天來大殺人公事。

【醉春風】你休把外人攀。則將兄弟指。我敢向雲陽市裏挺着脖子。替哥哥死死。俺哥哥將你恩。上施恩。你兩個待告。呵便告。畢竟的是那不是。

〔柳云〕人命關天。分甚麼首從。我和你告官去來。〔胡云〕隆卿哥。只等他擡出三千兩銀子來。便饒了他罷。〔同下〕〔外扮孤領祗從上詩云〕正直公廉不愛財。掌管西曹御史臺。訟庭無事清如水。單把負屈銜寃放入來。小官姓王名翛然。在這南衙開封府。做個府尹。方今大宋仁宗即位。小官西延邊纔賞軍回來。今日陞廳坐早衙。祗候人那裏。與我喝攛箱者。〔一行人上跪科〕〔孤云〕那個是原告。那個是被告。為什麼爭桑競土。分家私不平。你慢慢的說與我聽咱。〔柳云〕相公。小的是原告。這個是孫員外。他是個巨富的長者。與小人兩個結義做兄弟。一日酒醉回家去。使酒撒潑殺了一個人。叫小的替他背出去。小的每畏法並不曾背。所告是實。〔孤云〕這厮可也無禮。清平世界。怎敢便殺人。〔孫大云〕小人不敢。因吃酒回家去。見後門口不知是誰殺了一個人。〔孤云〕你早招了也。既不是你殺人。怎麼這屍首可可的在你後門。〔正末云〕相公。休信這賊子的說話。〔唱〕

【紅繡鞋】那告狀人指陳實事。都是些扶同捏合的虛詞。現如今告狀的全不似古賢師。這般家閒雕刺。他待放着暗刀兒。在在在我根前怎的使。

〔柳胡云〕這就是孫員外的親兄弟。他兩個合謀殺人哩。〔孤云〕你怎生謀殺了人。你與我從實招來。〔正末云〕相公聽小人說一遍咱。〔唱〕

【石榴花】他兩個是汴梁城裏謊喬厮。與孫員外甚宗支。只待要興心啜賺俺潑家私。每日家哄的去花街酒肆。品竹調絲。被咱家說破他行止。因此上索垢尋疵。他道俺哥哥公門踪跡何曾至。平空的揣與這個罪名兒。

〔柳云〕我每兩個都是飽學秀才。倒說我要哄他家私。憑你到那汴梁城裏城外問去。〔胡云〕這個我也不和他爭。只問他是什麼事發。是那個動手打死了的。〔孤云〕這敢是你哥哥殺了人來麼。〔正末云〕並不干俺哥哥事。都是這兩個賊子妄告。要詐錢哩。〔唱〕

【鬭鵪鶉】他他他似這般鑽懶幫閒。便是他封妻廕子。他講不得毛詩。念不得孟子。無非是溫習下坑人狀本兒。動不動搯人的顙子。哎。這好歹鬭的書生。好放刁的賊子。

〔云〕你這兩個平日哄俺哥哥錢。也儘勾了。還有甚的不足意。又來告這等謊狀。〔唱〕

【上小樓】我說的丁一確二。你說的巴三覽四。使不着你癩骨頑皮。逞的精神。說的強詞。公廳上捱杖子。胡攀亂指。〔云〕到這裏只有個法子。〔唱〕哎。使不的你咬文嚼字。

〔孤云〕這厮無禮。左右。將大棒子與我打呀。〔做打孫大正末撲身上科云〕這不干俺哥哥事。小人情願與他對詞。〔唱〕

【幺篇】活時節一處活。死時節一處死。咱兩個協羅厮鑽。尾毛厮結。打會官司。一任你百樣兒。伶牙俐齒。怎知大人行會斷的正沒頭公事。

〔孤云〕這樁事不打不招。左右。拏這大的下去。好生打着。〔孫大云〕小人是個知法度的。怎敢殺人。〔正末云〕不干俺哥哥的事。這件事都是小人做來。〔孤云〕既是他認了。左右。拏小的下去打着者。〔旦衝上云〕相公停嗔息怒。暫罷虎狼之威。這件事也不幹孫大事。也不干孫二事。都是小媳婦兒做下來的。〔孤云〕兀那婦人。這件事你說的是呵。我與你問個婦人有事。罪坐夫男。揀一個輕省的罪名兒與他。若說的不是呵。我就活活的敲死了也。〔旦云〕相公。從來人命關天關地。豈可沒個屍親來告。要這兩個光棍與他索命。只因俺這孫家。汴京居住。長的孫大。叫做孫榮。次的孫二。叫做孫華。本是共乳同胞的親兄弟。自小裏父母早亡。這孫大恃強。將孫二趕的在城南破瓦窰中居住。每日着這兩個幫閒鑽懶。搬的俺兄弟不和。這兩個教孫大無般不作。無般不為。破壞了俺家私。孫大但見兄弟。便是打罵。妾身每每勸他。只是不省。妾身曾發下一個大願。要得孫大與孫二兩個相和了時。許燒十年夜香。偶然這一晚燒香中間。看見一隻犬打香卓根前過來。妾身問知此犬是隔壁王婆家的。妾身就他家裏。與了五百個錢。買將來到家。將此犬刴了頭尾。穿了人衣帽。撇在後門首。孫大帶酒還家來見了。問妾身道。後門口是誰殺了一個人。你可知麼。妾身回言不知道。當夜教孫大喚柳隆卿胡子轉替背出去。兩個百般推辭。只不肯來。我到窰中喚的孫二來。教他背將出去。埋在汴河堤上。怕相公不信。現放着王婆是個證見。〔詞云〕因孫大背親向疎。將兄弟打罵如奴。信兩個無端賊子。終日去沽酒當壚。把家私漸行消廢。使妾身難以支吾。因此上燒香禱告。背地裏設下機謀。纔得他心回意轉。重和好復舊如初。若不是喚王婆親為證見。誰知道楊氏女殺狗勸夫。〔孤云〕這也難道。〔旦云〕怕相公不信。可着人去取來看。現在河堤岸上埋着哩。〔正末云〕怪道背出去時。這般死狗臭。〔唱〕

【十二月】這公事非同造次。望相公台鑒尋思。俺哥哥花枝般媳婦。掌着那銅斗家資。這便是情由終始。有甚的過犯公私。

〔孤云〕既如此。左右與我到汴河堤上取那埋的死狗來者。〔正末唱〕

【堯民歌】就官廳上拖出那狗皮兒。這是俺嫂嫂暗把計謀施。勸哥哥放開懷抱莫嗟咨。那王婆須是俺的正名師。相公阿你恩也波慈。從來不受私。早分解了這蹺蹊事。

〔祗從取砌末上云〕禀爺。取得這狗兒來了也。〔孤云〕這兩個賊子好無禮也。各打九十。為民當差。孫榮主家不正。將親兄弟另住。本該杖四十。因他妻楊氏大賢。免杖。楊氏與他旌表門閭。孫華郎授本處縣令。〔詞云〕幸當今天祐聖明君。汴梁城出此兩賢人。王翛然從公大斷案。一家兒望闕謝皇恩。〔正末等拜謝科唱〕

【尾煞】俺如今剔下了這骨和觔。割掉了這肉共脂。則着他背狗皮號令在長街市。也等那一輩兒狗黨狐朋做樣子。

〔音釋〕

調平聲 從去聲 翛音消 謀音模 重平聲 造音糙

題目 孫蟲兒挺身認罪 
正名 楊氏女殺狗勸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