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漁樵記

Top / 元曲選 / 漁樵記

朱太守風雪漁樵記雜劇

第一折

〔冲末扮王安道上詩云〕一葉扁舟繫柳梢。酒開新瓮鮓開包。自從江上為漁父。二十年來手不抄。老漢會稽郡人氏。姓王雙名安道。別無甚營生買賣。每日在這曹娥江邊堤岸左側。捕魚為生。我有兩個兄弟。一個是朱買臣。一個是楊孝先。他兩個每日打柴為活。我那兄弟朱買臣。有滿腹才學。爭奈文齊福不齊。功名不得到手。在這本處劉二公家為壻。今日遇着暮冬天道。紛紛揚揚。下着如此般大雪。兩個兄弟山中打柴去了。老漢沽下一壺兒新酒。等兩個兄弟來時。與他盪寒。我且在這避風處等待着。這早晚兩個兄弟敢待來也。〔正末扮朱買臣同外扮楊孝先上〕〔楊孝先云〕哥哥。你看這般大雪呵。怎生打柴。不如回去了罷。〔正末云〕小生是這會稽郡集賢庄人氏。姓朱名買臣。幼年頗習儒業。現今於本庄劉二公家作贅。有妻是劉家女。人見他生得有幾分人才。都喚他做玉天仙。此女頗不賢慧。數次家和小生作鬧。小生只得將就。讓他些罷了。小生在這本庄上。結義了兩個朋友。哥哥是王安道。兄弟是楊孝先。哥哥是個捕魚的漁夫。兄弟楊孝先和小生一般負薪為生。俺弟兄每日在堤圈左側。閒談一會。今日紛紛揚揚下着如此般大雪。凍的手都僵的。怎生打柴。〔歎科〕〔云〕朱買臣。你如今四十九歲也。功名未遂。看何年是你那發達的時節也呵。〔楊孝先云〕哥哥。想咱每日打柴。幾時是了也。〔正末唱〕

【仙呂點絳唇】十載攻書。半生埋沒。學千祿。誤殺我者也之乎。打熬成這一付窮皮骨。

【混江龍】老來不遇。枉了也文章滿腹待何如。俺這等謙謙君子。須不比泛泛庸徒。俺也曾蠹簡三冬依雪聚。怕不的鵬程萬里信風扶。〔云〕孔子有言。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天那天那。〔唱〕我如今空學成這般贍天才。也不索着我無一搭兒安身處。我那功名在翰林院出職。可則剗地着我在柴市裏遷除。

〔楊孝先云〕哥哥。似俺楊孝先學問不深。這也罷了。哥哥。你今日也寫。明日也寫。做那萬言長策。何等學問。也還不能取其功名。豈非是個天數。〔正末云〕常言道皇天不負讀書人。天那。我朱買臣這苦可也受的勾了也。〔唱〕

【油葫蘆】說甚麼年少今開萬卷餘。每日家長歎吁。想他這陰陽造化果非誣。常言道是小富由人做。喒人這大富總是天之數。我空學成七步才。謾長就六尺軀。人都道書中自有千鍾粟。怎生來偏着我風雪混樵漁。

【天下樂】我一會家時復挑燈倈看古書。我可便躊也波躇。那官職有也無。一會家受饑寒便似活地獄。則俺這朱買臣。雖不做真宰輔。〔云〕我雖然不做官。却也和那做官的一般。〔楊孝先云〕哥哥。可怎生與做官的一般。〔正末唱〕俺可也伴着他播清名一萬古。

〔楊孝先云〕哥哥說的是。〔正末云〕那江岸邊不是哥哥的漁船。待我叫他一聲。〔做叫科云〕哥哥。〔王安道云〕俺兩個兄弟來了也。快上船來。〔做上船科〕〔王安道云〕你兩個兄弟請坐。老漢沽下一壺兒新酒。等你來盪寒。喒就此處閒攀話咱。〔楊孝先云〕雪大的緊。着哥哥久等也。〔王安道做遞酒科云〕兄弟滿飲一盃。〔正末云〕哥哥先請。〔王安道云〕兄弟請。〔正末做飲酒科〕〔王安道再遞酒科云〕孝先兄弟。滿飲一盃。〔孝先做飲科〕〔王安道云〕兄弟。喒閒口論閒話。我想來這會稽城中有錢的財主每不知他怎生受用。兄弟細說一徧。我試聽咱。〔正末云〕哥哥。便好道風雪酒家天。據着哥哥說呵。也有那等受苦的人。據着你兄弟說呵。也有那等受用的人。〔王安道云〕兄弟也。可是那一等人受用。〔正末云〕哥哥且休題別處。則說會稽城中有那等仕戶財主每。遇着那大熱的時節。他也不受熱。遇着那大冷的時節。他也不受冷。哥哥不信時。聽你兄弟說一遍咱。〔王安道云〕兄弟。你道那財主每他冬月間不受冷。夏月間不受熱。你說的差了也。可不道冷呵大家冷。熱呵大家熱。偏他怎生受用。你說你說。〔正末唱〕

【村裏迓鼓】他道下着的是國家祥瑞。〔帶云〕哥哥。這雪呵。〔唱〕則是與那富家每添助。〔王安道云〕那富貴的人家。怎生般受用快活。〔正末唱〕他向那紅罏的這暖閣。一壁廂添上獸炭。他把那羊羔來淺注。〔王安道云〕紅罏煖閣。獸炭銀瓶。飲着羊羔美酒。遇着這等大雪。果然是好受用也。〔正末云〕哥哥。他一來可也會受用。第二來又遇着這般好景致。〔唱〕門外又雪飄飄。耳邊廂風颯颯。把那氈簾來低簌。〔王安道云〕看這等凛冽寒天。低簌氈簾。羊羔美酒正飲中間。還有甚麼人扶侍他。〔正末唱〕一壁廂有各剌剌象板敲。聽波韻悠悠佳人唱。醉了後還只待笑吟吟酒美沽。〔王安道云〕兄弟。這一會兒雪大風緊越冷了也。〔正末唱〕哎。哥也他每端的便怎知俺這漁樵每受苦。

〔王安道云〕兄弟。我想來你學成滿腹文章。受如此窮暴。幾時是你那發達的時節也。〔正末唱〕

【元和令】總饒你似馬相如賦子虛。怎比的他石崇家誇金谷。〔王安道云〕那有錢的怎如你這有學的好也。〔正末唱〕豈不聞冰炭不同罏。也似咱賢愚不並居。〔王安道云〕兄弟。我見這會稽城市中的人。有穿着那寬衫大袖的喬文假醋。詩云子曰。可不知他讀書也不曾。〔正末唱〕他則待人前賣弄些好粧梳。扮一個峩冠士大夫。

〔王安道云〕似他這等奢華受用。假扮儒士。難道就無有人識破他的。〔正末唱〕

【上馬嬌】那一等本下愚。假扮做儒。他動不動一剗地謊喳呼。見人呵閒言長語三十句。〔王安道云〕怕不的他外相兒好看。只是那腹中文章須假不得。〔正末唱〕他虛道是腹隱九經書。

【勝葫蘆】可正是天降人皮包草軀。〔王安道云〕他也曾看書麼。〔正末唱〕學料嘴不讀書。他每都道見賢思齊是說着謬語。那裏也溫良恭儉。〔王安道云〕那禮節上便不省的。倘遇着人說起詩詞歌賦來。怎生答應。〔正末唱〕那裏也詩詞歌賦。端的個半星無。

〔王安道云〕兄弟。我今日也捕不的魚。兩個兄弟也打不的柴。喒各自還家去罷。孝先兄弟。你家中借一擔柴與你哥哥將的家去。爭奈媳婦兒有些不賢慧。免得他又要吵鬧。〔正末唱〕

【寄生草】見哥哥把那魚船纜。凍的我手怎舒。〔王安道云〕兄弟。好大雪也。〔正末唱〕正值着揚風攪雪可便難停住。你待要收綸罷釣還家去。哎哥也只怕你披簑頂笠迷歸路。似這等戰欽欽有口不能言。〔帶云〕看了哥哥和兄弟這個模樣呵。〔唱〕還說甚這晚來江上堪圖處。

〔正末同孝先下〕〔王安道云〕俺兩個兄弟去了也。老漢也撐船還家去罷。〔下〕〔外扮孤領祗從上詩云〕寒窗書劍十年客。智勇干戈百戰場。萬里雷霆驅號令。一天星斗煥文章。小官乃大司徒嚴助是也。小官以儒術起家。累蒙擢用。現拜大司徒之職。奉聖人的命。着小官徧巡天下。採訪文學之士。今來到此會稽城外。風又大。雪又緊。左右擺開頭踏。慢慢的行。〔應科〕〔正末同孝先冲上〕〔祗從做打科云〕𠺙。甚麼人。避路。〔孝先下〕〔孤云〕住者。兩個人冲着我馬頭。被祗從人打將一個去了。只有這一個放下他那抅繩匾擔。立在道傍。明明是個打柴的了。怎麼身邊有一本書。想必是個讀書的。我試問他咱。兀那打柴的。大雪之中。因何衝着我馬頭。〔正末云〕小生是一個貧窮的書生。低着頭迎着風雪。走的快了些。不想誤然間衝着馬頭。望大人則是寬恕咱。〔孤云〕你既然是讀書之人。為何不進取功名。却在布衣中負薪為生。莫非差矣。〔正末云〕大人。自古以來。不只是小生一個。多少前賢。曾受窘來。〔孤云〕你看此人貧則貧。攀今覽古。像個有學的。我就問你前賢有那幾個受窘來。你試說一遍。小官拱聽。〔正末云〕大人不嫌絮煩。聽小生慢慢的說一遍咱。〔唱〕

【後庭花】想當日傅說曾板築。〔孤云〕傅說板築。殷高宗建為太宰。還再有誰。〔正末唱〕更有那倪寬可便曾抱鋤。〔孤云〕倪寬是我武帝時御史大夫。還再有誰。〔正末唱〕有一個甯戚曾歌牛角。〔孤云〕甯戚叩角而歌。齊桓公舉為上卿。還再有誰。〔正末唱〕有一個韓侯他也曾去釣魚。〔孤云〕韓侯就是那三齊王韓信。果然曾釣魚來。可再有誰。〔正末唱〕有一個秦白起是軍卒。〔孤云〕那白起是秦將。起于卒伍之中。再呢。〔正末唱〕有一個凍蘇秦田無半畝。〔孤云〕蘇秦後來并相六國。可怎麼凍的他死。再呢。〔正末唱〕有一個公孫弘曾牧豬。〔孤云〕那公孫弘也是我漢朝的宰相。曾牧豬於東海。再呢。〔正末唱〕有一個灌將軍曾販屨。〔孤云〕那灌嬰我只知他販繒。却不知他販屨。〔正末唱〕朱買臣一略數。請相公聽拜覆。

【青哥兒】哎。我這裏叮嚀叮嚀分訴。這都是始貧始貧終富。〔帶云〕且休說別的。則這一個古人。堪做小生比喻。〔孤云〕可是那個古人。〔正末唱〕則說那姜子牙正與區區可比如。他也曾朝歌市裏為屠。蟠溪水上為漁。直捱到滿頭霜雪八旬餘。纔得把文王遇。

〔孤云〕看此人是個飽學的人。賢士。你說了一日。不知你姓甚名誰。〔正末云〕小生姓朱名買臣。〔孤云〕誰是朱買臣。〔正末云〕小生便是。〔孤云〕左右。快接了馬者。我尋賢士覓賢士。爭些兒當面錯過了。久聞賢士大名。如雷灌耳。今日幸遇尊顏。實乃小官萬幸也。〔正末云〕不敢不敢。〔孤云〕賢士。你平日之間。曾做下甚麼功課來。〔正末云〕小生有做下的萬言長策。向在布衣。不能上達。望大人略加斧正咱。〔孤云〕你將來我看。〔做看科云〕嗨。真乃龍蛇之體。金石之句。賢士。我與你將此萬言長策獻與聖人。到來年春榜動。選場開。我舉保你為官。你意下如何。〔正末云〕若得如此。多謝了大人。〔唱〕

【賺煞】一轉眼選場開。發了願來年去。直至那長安帝都。〔孤云〕據憑賢士錦繡文章。何所不至。〔正末唱〕憑着我錦繡也似文章敢應舉。〔孤云〕明年去也是遲了。〔正末云〕大人。你道為何。這幾年不進取功名來。〔孤云〕這可是為何。〔正末唱〕也是我不得時可便韞匵藏諸。我若是釣鰲魚。怕不就壓倒羣儒。〔孤云〕賢士。你若去進取功名。豈在他人之下。〔正末唱〕我着普天下文人每那一個不拱手的伏。〔孤云〕請賢士收拾琴劍書箱。來年應舉去也。〔正末云〕大人。別的書生用那琴劍書箱。小生則用着身邊一般兒物件。奪取皇家富貴。〔孤云〕賢士。可那一般兒物件。〔正末唱〕憑着這砍黃桑的巨斧。端的便上青霄獨步。〔云〕別的書生說道月中丹桂。若到的那裏。折得一枝回來。足可了一生之願。不是我朱買臣敢說大言也。〔唱〕落可便我把那月中仙桂剖根除。〔下〕

〔孤云〕賢士去了也。小官不敢久停。將此萬言長策。獻與聖人走一遭去。〔詩云〕雖未相逢早識名。為將長策獻朝廷。買臣若不遭嚴助。空作樵夫過一生。〔下〕

〔音釋〕

會音桂 僵音姜 沒音暮 祿音路 骨音古 蠹音妬 贍傷佔切 粟須上聲 倈離靴切 獄于句切 颯音薩 簌蘇上聲 剌音辣 谷音古 長音丈 築音主 卒從蘇切 伏房夫切

第二折

〔外扮劉二公同旦兒扮劉家女上詩云〕段段田苗接遠村。太公庄上戲兒孫。庄農只得鋤鉋力。答賀天公雨露恩。老漢姓劉。排行第二。人口順都喚我做劉二公。嫡親的三口兒家屬。一個婆婆。一個女孩兒。婆婆早年亡逝已過。我這女孩兒生的有幾分顏色。人都喚他做玉天仙。昔年與他招了個女壻。是朱買臣。這廝有滿腹文章。只恨他偎妻靠婦。不肯進取功名。似這般可怎生是好。〔做沉吟科云〕哦。只除非這般。孩兒也。你去問朱買臣討一紙兒休書來。〔旦兒云〕這個父親。越老越不曉事了。想着我與他二十年的夫妻。怎生下的問他要索休書。〔劉二公云〕孩兒也。你若討了休書。我揀着那官員士戶財主人家。我別替你招了一個。你若是不討休書呵。五十黃桑棍。决不饒你。快些去討來。〔下〕〔旦兒做歎科云〕待討休書來。我和朱買臣是二十年的夫妻。待不討來。父親的言語又不敢不依。罷罷罷。我且關上這門。朱買臣敢待來也。〔正末拏抅繩匾擔上云〕這風雪越下的大了也。天阿。你也有那住的時節也呵。〔唱〕

【正宮端正好】我則見舞飄飄的六花飛。更那堪這昏慘慘的兀那彤雲靄。恰便似粉粧成殿閣樓臺。有如那撏綿扯絮隨風灑。既不沙却怎生白茫茫的無個邊界。

【滾繡毬】頭直上亂紛紛雪似篩。耳邊廂颯剌剌風又擺。〔帶云〕可端的便這場冷也呵。〔唱〕哎喲。勿勿勿暢好是冷的來奇怪。〔帶云〕天那天那。〔唱〕也則是單注着這窮漢每月值年災。〔帶云〕似這雪呵。〔唱〕則俺那樵夫每怎打柴。便有那漁翁也索罷了釣臺。〔帶云〕似這雪呵。〔唱〕則問那映雪的書生安在。便是凍蘇秦也怎生去搠筆巡街。則他這一方市戶有那千家閉。抵多少十謁朱門九不開。〔帶云〕似這雪呵。〔唱〕教我委實難捱。

〔云〕來到門首也。劉家女。開門來。開門來。〔旦兒云〕這喚門的正是俺那窮廝。我不聽的他喚門。萬事罷論。纔聽的他喚門。我這惱就不知那裏來。我開開這門。〔做見便打科云〕窮短命。窮弟子孩兒。你去了一日光景。打的柴在那裏。〔正末云〕這婦人好無禮也。我是誰。你敢打我。〔唱〕

【倘秀才】我纔入門來你也不分一個皁白。〔旦兒云〕我不敢打你那。〔正末唱〕你向我這凍臉上不倈你怎麼左摑來右摑。〔旦兒云〕我打你這一下。有甚麼不緊。〔正末唱〕哎。你個好歹鬭的婆娘〔云〕我不敢打你那。〔旦兒云〕你要打我那。你要打。這邊打。那邊打。我舒與你個臉。你打你打。我的兒。只怕你有心沒膽。敢打我也。〔正末唱〕你個好歹鬭的婆娘可便忒利害。也只為那雪壓着我脖項着這頭難舉。冰結住我髭𩫸着這口難開。〔旦兒云〕誰和你料嘴哩。〔正末唱〕劉家女倈你與我討一把兒家火來。

〔旦兒云〕哎呀。連兒盼兒。憨頭。哈叭。刺梅。鳥嘴。相公來家也。接待相公。打上炭火。釃上那熱酒。着相公盪寒。問我要火。休道無那火。便有那火。我一瓢水潑殺了。便無那水呵。一個屁也迸殺了。可那裏有火來。與你這窮弟子孩兒。〔正末云〕兀那潑婦。你休不知福。〔旦兒云〕甚麼福。是是是。前一幅後一幅。五軍都督府。你老子賣豆腐。你妳妳當轎夫。可是甚麼福。〔正末唱〕

【滾繡毬】你每日家橫不拈豎不擡。〔旦兒云〕你將來波。有甚麼大綾大羅。洗白復生高麗氁絲布。大紅通袖膝襴。仙鶴獅子的胸背。你將來我可不會裁。不會翦。我可是不會做。〔正末云〕我雖無那大綾大羅與你。我呵。〔唱〕慣的你千自由百自在。〔旦兒云〕你這般窮。再不着我自在些兒。我少時跟的人走了也。窮短命。窮弟子孩兒。窮醜生。〔正末唱〕我雖受窮呵我又不曾少人甚麼錢債。〔旦兒云〕你窮再少下人錢債。割了你窮耳朵。剜了你窮眼睛。把你皮也剝了。我兒也。休嚮嘴。晚些下鍋的米也沒有哩。〔正末云〕劉家女倈。喒家裏雖無那細米呵。你覰去者波。〔唱〕我比別人家長趲下些乾柴。〔旦兒云〕你看麼。我問他要米。他則把柴來對我。可着我吃那柴。穿那柴。咽那柴。止不過要燒的一把兒柴也那。〔正末唱〕你是個壞人倫的死像胎。〔旦兒云〕窮短命。窮剝皮。窮割肉。窮斷脊梁觔的。〔正末唱〕你這般毁夫主暢不該。〔旦兒云〕我兒也。鼓樓房上琉璃瓦。每日風吹日晒雹子打。見過多少振鼕振。倒怕你清風細雨洒。我和你頂磚頭對口詞。我也不怕你。〔正末云〕止不過無錢也囉。你理會的好人家好家法。你這等惡人家惡家法。〔唱〕哎。劉家女倈你怎生只學的這般惡叉白賴。〔旦兒云〕窮弟子。窮短命。一世兒不能勾發跡。〔正末云〕由你罵。由你罵。除了我這個窮字兒。〔唱〕你可便再有甚麼將我來栽排。〔旦兒云〕可也勾了你的了。〔正末云〕留着些熱氣。我且溫肚咱。〔唱〕則不如我側坐着土坑這般頦攙着膝。〔旦兒云〕似這般窮活路。幾時捱的徹也。〔正末云〕這個歹婆娘。害殺人也波。天那天那。〔唱〕他那裏斜倚定門兒手托着腮。則管哩放你那狂乖。

〔旦兒云〕朱買臣。巧言不如直道。買馬也索糴料。耳簷兒當不的胡帽。牆底下不是那避雨處。你也養活不過我來。你與我一紙休書。我揀那高門樓大糞堆。不索買卦有飯吃。一年出一個叫化的。我別嫁人去也。〔正末云〕劉家女。你這等言語。再也休說。有人算我明年得官也。我若得了官。你便是夫人縣君娘子。可不好那。〔旦兒云〕娘子娘子。倒做着屁眼底下穰子。夫人夫人在磨眼兒裏。你砂子地裏放屁。不害你那口磣。動不動便說做官。投到你做官。你做那桑木官。柳木官。這頭踹着那頭掀。吊在河裏水判官。丟在房上晒不乾。投到你做官。直等的那日頭不紅。月明帶黑。星宿䁪眼。北斗打呵欠。直等的蛇叫三聲狗拽車。蚊子穿着兀刺靴。蟻子戴着煙氈帽。王母娘娘賣餅料。投到你做官。直等的炕點頭。人擺尾。老鼠跌脚笑。駱駝上架兒。麻雀抱鵝蛋。木伴哥生娃娃。那其間你還不得做官哩。看了你這嘴臉口角頭餓紋。驢也跳不過去。你一世兒不能勾發跡。將休書來。將休書來。〔正末云〕劉家女那。先賢的女人你也學取一個波。〔旦兒云〕這厮窮則窮。攀今覽古的。你着我學那一個古人。你說。你妳妳試聽咱。〔正末唱〕

【快活三】你怎不學賈氏妻只為射雉如臯笑靨開。〔旦兒云〕我有什麼歡喜在那裏。你着我笑。〔正末云〕你不笑。敢要哭。我就說一個哭的。〔唱〕你怎不學孟姜女把長城哭倒也則一聲哀。〔旦兒云〕朱買臣。窮叫化頭。我也沒工夫聽這閒話。將休書來。休書來。〔正末唱〕你則管哩便胡言亂語將我廝花白。你那些個將我似舉案齊眉待。

〔旦兒云〕快將休書來。〔正末唱〕

【朝天子】哎喲。我罵你個叵耐。〔旦兒云〕你叵耐我甚麼。〔正末唱〕叵耐你個賤才。〔旦兒云〕將休書來。休書來。〔正末云〕這個歹婆娘害殺人也波。天那天那。〔唱〕可則誰似你那索休離舌頭兒快。〔旦兒云〕四村上下老的每。都說劉家女有三從四德哩。〔正末云〕誰那般道來。〔旦兒云〕是我這般道來。〔正末唱〕你道你便三從四德。〔旦兒云〕你說去。是我道來我道來。〔正末唱〕你敢少他一畫。〔云〕劉家女。你有一件兒好處。四村上下別的婦人都學不的你。〔旦兒云〕可又來。我也有那一樁兒好處。你說我聽。〔正末唱〕劉家女倈你比別人家愛富貴你也敢嫌俺這貧的忒煞。〔旦兒云〕你這破房子。東邊刮過風來。西邊刮過雪來。恰似漏星堂也似的。虧你怎麼住。〔正末云〕劉家女。這破房子裏你便住不的。俺這窮秀才正好住。〔唱〕豈不聞自古寒儒。在這冰雪堂何礙。〔旦兒云〕你也不怕人嗔怪。〔正末云〕哎。天那天那。〔唱〕我本是個棟梁材怎怕的人嗔怪。〔旦兒云〕你是一個男子漢家。頂天立地。帶眼安眉。連皮帶骨。帶骨連觔。你也掙䦟些兒波。〔正末云〕我和他唱叫了一日。則這兩句話傷着我的心。兀那劉家女。這都是我的時也。運也。命也。豈不聞不知命無以為君子。則這天不隨人呵。〔唱〕你可怎生着我掙䦟。〔旦兒云〕你也佈擺些兒波。〔正末唱〕你怎生着我佈擺。〔旦兒做拿匾擔抅繩放前科云〕則這的便是你營生買賣。〔正末云〕天那天那。〔唱〕我須是不得已仍舊的擔柴賣。

〔旦兒云〕我恰纔不說來。你與我一紙休書。我別嫁個人。我可戀你些甚麼。我戀你南庄北園。東閣西軒。旱地上田。水路上船。人頭上錢。憑着我好描條。好眉面。善裁翦。善針線。我又無兒女廝牽連。那裏不嫁個大官員。對着天曾罰願。做的鬼到黃泉。我和你麻線道兒上不相見。則為你凍妻餓婦二十年。須是你妳妳心堅石也穿。窮弟子孩兒。你聽者。我只管戀你那布襖荊釵做甚麼。〔正末唱〕

【脫布衫】哦。既是你不戀我這布襖荊釵。〔旦兒云〕街坊鄰里聽着。朱買臣養活不過媳婦兒。來廝打哩。〔正末云〕你這般叫怎麼。我寫與你則便了也。〔旦兒云〕這等。快寫快寫。〔正末唱〕又何須去拽巷也波囉街。〔旦兒云〕你洗手也不曾。〔正末唱〕我止不過畫與你個手模。〔云〕兀那劉家女。你要休書。則道我這般寫與你便乾罷了那。〔旦兒云〕由你寫。或是跳牆驀圈。翦柳搠包兒。做上馬強盜。白晝搶奪。或是認道士。認和尚。養漢子。你則管寫不妨事。〔正末云〕劉家女。我則在這張紙上。將你那一世兒的行止都教廢盡了也。〔唱〕我去那休書上朗然該載。

〔云〕劉家女。那紙墨筆硯俱無。着我將甚麼寫。〔旦兒云〕有有有。我三日前預准備下了落鞋樣兒的紙。描花兒的筆。都在此。你快寫。你快寫。〔正末云〕劉家女。也須的要個桌兒來。〔旦兒云〕兀的不是桌兒。〔正末云〕劉家女。你掇過桌兒來。你便似個古人。我也似個古人。〔旦兒云〕只管有這許多古人。你也少說些罷。〔正末唱〕

【醉太平】卓文君你將那書桌兒便快擡。〔旦兒云〕你可似誰。〔正末唱〕馬相如我看你怎的把他去支劃。〔旦兒云〕紙筆在此。快寫了罷。〔正末唱〕你你你把文房四寶快安排。〔云〕劉家女。我寫則寫。只是一件。人都算我明年得官。我若得了官呵。把個夫人的名號與了別人。你不乾受了二十年的辛苦。〔旦兒云〕我辛苦也受的勾了。委實的捱不過。是我問你要來。不干你事。〔正末云〕請波請波。〔唱〕你也索回頭兒自揣。〔旦兒云〕我揣個甚麼。是我問你要休書來。不干你事。〔正末唱〕非是我朱買臣不把你糟糠待。赤緊的玉天仙忍下的心腸歹。〔帶云〕罷罷罷。〔唱〕這梁山伯也不戀你祝英臺。〔云〕任從改嫁。並不爭論。左手一箇手模將去。〔唱〕我早則寫與你個賤才。

〔旦兒云〕賤才賤才。一二日一雙繡鞋。我是你家妳妳。將來我看這休書咱寫着道。任從改嫁。並不爭論。左手一個手模。正是休書。〔正末云〕劉家女。這休書上的字樣。你怎生都認的。〔旦兒云〕這休書我家裏七八板箱哩。〔正末云〕劉家女。風雪越大了。天色已晚。這些時再無去處。借一領蓆薦兒來。外間裏宿到天明。我便去也。〔旦兒云〕朱買臣。想俺是二十年的兒女夫妻。便怎生下的趕你出去。投到你來呵。我秤下一斤兒肉。裝下一壺兒酒。我去取來。〔做出門科云〕我出的這門來。且住者。這厮倒乖也。他既與了我休書。還要他在我家宿。則除是恁的。呀。我道是誰。原來是安道伯伯。你家裏來。朱買臣在家裏。伯伯你到裏面坐。我喚朱買臣出來。〔再入門科云〕朱買臣。王安道伯伯在門首。你出去請他進來坐。〔正末云〕哥哥在那裏。請家裏來。〔旦兒推末出門科云〕出去。我關上這門。朱買臣。你在門首聽者。你當初不與我休書。我和你是夫妻。你既與了我休書。我和你便是各別世人。你知道麼。疾風暴雨。不入寡婦之門。你再若上我門來。我撾了你這厮臉。〔正末云〕他賺我出門來。關上這門。則是不要我在他家中。劉家女。你既不開門。將我這抅繩匾擔來還我去。〔旦兒云〕我開。咦。這等道兒。沙地裏井都是俺淘過的。你賺的我開開門。他是個男子漢家。他便往裏擠。我便往外推。他又氣力大。便有十八個水牛拽也拽不出去。你要抅繩匾擔。你看着。我打這貓道裏攛出來。〔正末云〕兀那婦人。你在門裏面聽者。你恰纔索休的言語。在我這心上。恰便似印板兒一般記着。異日得官時。劉家女。你不要後悔也。〔旦兒云〕既討了休書。我悔做甚麼。〔正末云〕劉家女。喒兩個唱叫。有個比喻。〔旦兒云〕喻將何比。〔正末唱〕

【三煞】你似那碔砆石比玉何驚駭。魚目如珠不揀擇。我是個插翅的金鵰。你是個沒眼的燕雀。本合兩處分飛。焉能勾百歲和諧。你則待折靈芝喂牛草。打麒麟當羊賣。摔瑶琴做燒柴。你把那沉香木來毁壞。偏把那臭榆栽。

【二煞】那知道歲寒然後知松柏。你看我似糞土之墻朽木材。斷然是捱不徹饑寒。禁不過氣惱。怎知我守定心腸。留下形骸。但有日官居八座。位列三台。日轉千堦。頭直上打一輪皁蓋。那其間誰敢道我負薪來。

【隨煞尾】我直到九龍殿裏題長策。五鳳樓前騁壯懷。我若是不得官和姓改。將我這領白襤衫脫在玉堦。金榜親將姓氏開。勅賜宮花滿頭戴。宴罷瓊林微醉色。狼虎也似弓兵兩下排。水礶銀盆一字兒擺。恁時節方知這個朱秀才。不要你插插花花認我來。哭哭啼啼淚滿腮。你這般怨怨哀哀磕着頭拜。〔云〕兀那馬頭前跪着的是劉家女麼。祗候人與我打的去。〔唱〕那其間我在馬兒上醉眼朦朧將你來並不睬。〔下〕

〔旦兒云〕朱買臣。你去了罷。你則管在門首唧唧噥噥怎的。〔做聽科云〕呀。這一會兒不聽的言語倈〔做開門科云〕開開這門。朱買臣你回來。我鬭你耍。嗨。他真個去了。他這一去心裏敢有些怪我哩。我既討了休書。也不敢久停久住。回俺父親的話。走一遭去。〔下〕

〔音釋〕

鉋音袍 阿何哥切 彤音同 撏詞纖切 搠聲卯切 白巴埋切 摑乖上聲 憨音酣 氁音模 雹音薄 攙初銜切 靨音掩 叵音頗 德當美切 畫胡乖切 煞音晒 䦟音債 擔平聲 劃胡乖切 攛粗酸切 碔音武 砆音夫 擇池齋切 摔音洒 柏音擺 禁平聲 策釵上聲 色篩上聲

楔子

〔王安道上云〕老漢王安道。因為連日大雪。不曾出去捕魚。只在家裏閒坐。却不知我那兩個兄弟可是如何。〔劉二公上云〕冰不掿不寒。木不鑽不着。馬不打不奔。人不激不發。我劉二公為何道這言語。只因朱買臣苦戀着我家女孩兒玉天仙。不肯去進取功名。昨日着女孩兒強索他寫了一紙休書也。我暗地裏却將着這十兩白銀。一套綿衣。送與王安道。教他齎發朱買臣上朝取應去。若得一官半職。改換家門。可不好也。我如今往見王安道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他家門首。安道哥哥在家麼。〔王安道云〕甚麼人喚門哩。我開開這門。我道誰。元來是劉二公。老的。你那裏去來。〔劉二公云〕安道哥哥。我別無甚事。我家女孩兒問你兄弟朱買臣索了休書也。〔王安道云〕老的。你差了也。想兄弟朱買臣學成滿腹文章。異日為官。不在他人之下。為何問他索了休書。〔劉二公云〕那裏是真個問他索休書。因為他偎妻靠婦。不肯進取功名。只管在山中打柴為生。幾時是那發跡的日子。我着玉天仙明明的索了休書。老漢暗備下這十兩白銀。一套綿衣。寄在哥哥跟前。等你那兄弟來辭你呵。你齎發他上朝取應去。若得一官半職。改換家門。認俺不認俺。哥哥。你則做一個大大的證見。〔王安道云〕老的。這個你主的是。等他來辭我時。我自有個見識。老的也。你放心的去。久已後他不認你時。都在老漢身上。〔劉二公云〕恁的呵。老漢回去也。〔下〕〔王安道送科云〕劉二公去了。朱買臣兄弟。這早晚敢待來也。〔正末上云〕小生朱買臣。自從與了劉家女一紙休書。我要上朝取應。不免辭別王安道哥哥。走一遭去。〔做見科云〕呀。兀那門首不是哥哥。〔王安道云〕兄弟。你來了也。請裏面坐。〔楊孝先上云〕且喜今日雪晴了也。我要去打柴。就順路看我安道哥哥去。〔做見科〕〔王安道云〕兄弟。你正來的好。一發同進去。買臣兄弟。你今日為何面帶憂容。〔正末云〕哥哥。你兄弟與那婦人一個了絕也。〔王安道云〕你休了媳婦兒。兄弟。你如今可往那裏去。〔正末云〕你兄弟要上朝取應去。辭別哥哥來也。〔王安道云〕好兄弟。你若到京師得一官半職。改換家門。不強似你打柴為生。只是你如今應舉去。可有甚麼盤纏。〔正末云〕正憂着這件。你兄弟怎得那盤纏來。〔楊孝先云〕我想哥哥學成滿腹文章。不去應舉。怎麼能勾發達時節。只是兄弟貧難。連自己養活不過。那討一釐盤纏相送。如何是好。〔王安道云〕兄弟。你哥哥在這江邊捕魚。二十年光景。積儧下十兩白銀。又有新做下一套綿衣。都是我身後的底本兒。兄弟。你如今上京求官應舉去。我一發都與了你。一路上好做盤纏。久以後得官時。你則休忘了你哥哥者。〔楊孝先云〕這儘勾盤纏了。〔正末云〕若得如此。索是謝了哥哥。受你兄弟幾拜咱。〔做拜科〕〔王安道云〕兄弟免禮。〔正末云〕哥哥。今年也則是朱買臣。到來年也則是朱買臣。哥哥記着你兄弟臨行之時說的兩句話。〔王安道云〕兄弟。可是那兩句話。〔正末云〕哥哥。道不的個知恩報恩。風流儒雅。知恩不報。非為人也。〔王安道云〕兄弟。我是個不讀書的人。你說的話。恰便似印在我這心上。我則記着知恩報恩。風流儒雅。知恩不報。非為人也。兄弟此一去。則要你着志者。〔正末云〕哥哥放心。〔唱〕

【仙呂賞花時】十載詩書曉夜習。〔楊孝先云〕哥哥此去。必然為官也。〔正末唱〕一舉成名天下知。〔王安道云〕兄弟。你哥哥專聽喜信哩。〔正末唱〕你是必耳打聽好消息。〔做拜別科〕〔王安道云〕兄弟。你小心在意者。〔正末唱〕休囑付小心在意。我可敢包奪的一個錦衣歸。〔下〕

〔王安道云〕買臣兄弟去了也。他此一去必得成名。我眼望旌捷旗。〔楊孝先云〕耳聽好消息。〔同下〕

〔音釋〕

掿音鬧 習星西切 息喪擠切

第三折

〔劉二公上云〕事要前思。免勞後悔。誰想朱買臣得了官。肯分的除授在俺這會稽郡做太守。我想來。他若說起這前情。俺可怎了也。我如今且着孩兒在家中炰下那疙疸茶兒。烙下些椽頭燒餅兒。等張𢠳古那老兒來。問他一聲。便知道個好歹。這早晚那張𢠳古敢待來也。〔正末扮張𢠳古上叫云〕笊籬馬杓。破缺也換那。〔詩云〕月過十五光明少。人到中年萬事休。兒孫自有兒孫福。莫與兒孫作馬牛。老漢是這會稽郡集賢庄人氏。姓張。做着個撚靶兒的貨郎。人見我性子乖劣。都喚我做張𢠳古。三日五日去那會稽城中打勾些物件。則見那城中百姓每。三個一攢。五個一簇。說道是接待新太守相公哩。我道我也看一看。怕做甚麼。無一時則見那西門骨剌剌的開了。那骨朵衙仗。水礶銀盆。茶褐羅傘下五明馬上。端然坐着個相公。百姓每說看去來波。老漢也分開人叢。不當不正。站在那相公馬頭前。我不見那相公時。萬事都休。我見了那相公。不由我眼中撲簌簌的只是跳。你道是誰。原來是俺這本村裏一個表姪朱買臣。他今日得了官也。我是他鄉中伯伯哩。我叫他一聲。怕做甚麼。我便道朱買臣。倒不叫這一聲。萬事都休。恰纔叫了這一聲。則見那𢲔脊梁不着的大漢把老漢恰便似鷹拏燕雀。拏到那相公馬頭前。喝聲當面着我磕撲的跪下。爹爹。我老漢死也。我則道相公不知打我多少。元來那相公寬洪大量。他着我擡起頭來。我道老漢不敢擡頭。他道你為甚麼不擡頭。我道我直到二月二那時。可是龍擡頭。我也不敢擡頭。那相公道。恕你擡頭。老漢只得擡起頭來。那相公認的是我張𢠳古也。那相公滾鞍下馬。在那道傍邊放下那栲栳圈銀交椅。着兩個公吏人把老漢按在那栲栳圈銀交椅上。那相公納頭的拜了我兩拜。拜的我個頭恰便似那量米的栲栳來大小。我道相公拜殺老漢也。那相公道。伯伯。你吃御酒麼。我道老漢酒便吃。却不曾吃什麼御酒。他道那個御酒是朝廷賜的黃封御酒。一連勸老漢吃了三鍾。他便道伯伯。你孩兒公事忙。不曾探望的伯伯。伯伯休怪。老漢道。不敢不敢。那相公上的馬去了。老漢挑起擔兒。恰待要走。則見那相公滴溜的撥回馬來。問道。伯伯。王安道哥哥好麼。我說道快。楊孝先兄弟好麼。我說道快。他把那四村上下。姑姑姨姨。嬸子伯娘。兄弟妹子。都問道好麼。我說道都快。那相公撥回馬去了。老漢挑起擔兒。恰待要走。則見那相公滴溜的又撥回馬來。問道。那劉二公家那個妮子還有麼。我道相公你問他怎的。那相公道。伯伯。你不知道。你見他時。說你姪兒這般威勢。我道老漢知道。那相公上馬去了也。我挑起這擔兒往村裏來賣。老漢平生一世有三條戒律。第一來不與人作保。第二來不與人作媒。第三來不與人寄信。我待不寄信來。想着那相公拜了兩拜。道了又道。說了又說。這般怎的。呆弟子孩兒。漫坡裏又無人。見鬼的也似自言自語。絮絮聒聒的。你寄信不寄信。也只憑得你。張𢠳古。誤了買賣也。〔做走科叫云〕笊籬馬杓。破缺也換那。〔唱〕

【中呂粉蝶兒】我每日家則是轉疃波尋村。題起這張𢠳古那一個將我來不認。〔做走科叫云〕笊籬馬杓。破缺也換那。〔唱〕我搖着這蛇皮鼓可便直至庄門。小孩兒每掿着銅錢兜着米豆。〔云〕三個一攢。五個一簇。都耍子哩。聽的我這蛇皮鼓兒響處。說道張𢠳古那老子來了也。喒買砂糖魚兒吃去波。〔唱〕則他把我似聞風兒尋趂。若遇見朱太守的夫人。索與他寄一個燒的着燎的着風信。

【醉春風】你看我抖搜着老精神。我與你便花白麼娘那小賤人。想着你二十載夫妻怎下的索休離。這妮子你暢好是狠狠。道不的個一夫一婦。一家一計。你可甚麼一親一近。

〔云〕這裏是劉二公家門首。搖動這不琅鼓兒。若那老子出來呵。我着幾句言語。我直着心疼殺那老子便罷。〔做搖鼓科叫云〕笊籬馬杓。破缺也換那。這個是那老子出來也。〔劉二公上云〕來了也。這不琅鼓兒響的是那老子。我出去問他一聲。〔做見科云〕拜揖。〔張云〕拜揖拜揖。我少你那拜揖。〔劉二公云〕快麼。〔張云〕快不快。干你甚事。〔劉二公云〕誰惱着你來。〔張云〕可不曾惱着我來。〔劉二公云〕老的也。這兩日不見。你往那裏來。〔張云〕我往城裏去來。〔劉二公云〕老的也。城裏有甚麼新事。〔張云〕無甚麼新事。一貫鈔買一個大燒餅。除了這的別無了。〔劉二公云〕不是這個新事。是那新官理任。舊官遷除。那個新事。〔張云〕我見來。我見來。接待新太守相公來。我待說與你。爭奈誤了我買賣也。我改日說與你。〔劉二公云〕你只今日說了罷。〔張云〕你真個要我說。你望着你那祖宗頂禮了。我便說與你。〔劉二公云〕老的。你說了罷。〔張云〕你個老弟子孩兒。你若不頂禮呵。我說了不折殺你。你頂禮了我便說與你。〔唱〕

【迎仙客】我則見那公吏一字兒擺。那父老每兩邊分。〔云〕無一時則見那西門骨剌剌的開了。我則見那骨朵衙仗。水礶銀盆。茶褐羅傘。那五明馬上坐着的呵。〔劉二公云〕可是誰那。〔張云〕我買賣忙。不曾看。我忘了也。〔劉二公云〕我央及你波。那做官的可是誰。〔張云〕等我想。哦。我想起來了也。〔唱〕是你那前年索了休離的喚做朱買臣。〔劉二公云〕慚愧。俺家女壻做了官也。〔張云〕老弟子孩兒。你道不要便宜。去年時節不說是你家女壻。今日得了官。便說是你家女壻。一個好相公也。〔唱〕他可不託大不嫌貧。〔云〕他不看見我。萬事都休。一投得見了我。便認的俺是本村裏張伯伯。連忙滾鞍下馬。按我在那銀交椅上。納頭的拜了兩拜。〔唱〕他先下拜險些兒可便驚殺那眾人。施禮罷復叙寒溫。〔云〕那相公問道。王安道哥哥好麼。楊孝先兄弟好麼。那四村上下。姑姑姨姨。嬸子伯娘。兄弟妹子。都好麼。我道都好都好。〔唱〕他把那舊伴等可便從頭兒問。

〔劉二公云〕曾問我來麼。〔張云〕不曾問你。想着你是個好人兒哩。〔劉二公云〕待我喚出孩兒來。玉天仙孩兒。朱買臣做了官也。你出來。張𢠳古在這裏。你見他一見。〔旦兒上云〕嗨。謝天地。我去問他個信咱。〔張云〕這個是那妮子出來了也。我直着幾句言語。氣殺那妮子便罷。〔旦兒云〕伯伯萬福。〔張做拜科云〕呀呀呀。早知夫人妳妳來到。只合遠接。那壁廂雖然年紀小。是那五花官誥。駟馬高車。太守夫人妳妳哩。這壁廂雖然年紀老。則是個村庄家老子。妳妳免禮。折殺老漢也。〔旦兒云〕我不是夫人。我問朱買臣討了休書也。〔張云〕妳妳。休鬭老漢耍。〔旦兒云〕我不鬭你耍。我真個討了一紙休書哩。〔張云〕妳妳不是那等不賢惠的人。〔旦兒云〕我真個要了休書也。〔張云〕是真個要了休書也。〔旦兒云〕是真個。〔張云〕小妮子。你早些兒說不的。倒可惜了我這幾拜。〔旦兒云〕誰着你拜來。老的。你見我那朱買臣。他說甚麼來。〔張云〕我見來。〔旦兒云〕他說甚麼。〔張唱〕

【喜春兒】剛只是半星兒道着呵〔張做嘴臉科〕〔旦兒云〕老的。你怎麼做這嘴臉。〔張唱〕他把你十分恨。〔旦兒云〕他恨我些甚麼那。〔張唱〕他無非想着你一夜夫妻有那百夜恩。〔旦兒云〕他還說甚麼。〔張唱〕他道漢相如伸意你個卓文君。〔旦兒云〕伸個甚的意恩。〔張云〕他道你把車駕的穩。〔旦兒云〕他敢是要來取我麼。〔張唱〕沒着便嫁他人。

〔旦兒云〕我想他在俺家做了二十年夫壻。每日家偎慵墮懶。生理不做。今日做了官。就眼高了。這廝原來是個忘人大恩。記人小恨。改常早死的歹弟子孩兒。〔張云〕這妮子好無禮也。〔唱〕

【上小樓】你道他忘人大恩。又道他記人小恨。誰着你生勒開他。生則同衾。死則同墳。〔旦兒云〕他每日家偎妻靠婦。四十九歲。全不把功名為念。我生逼的他求官去。我是歹意來。〔張唱〕你道他過四旬。還不肯。把那功名求進。〔云〕老的也。你記的俺莊東頭王學究說的那一句書兒麼。〔劉二公云〕是那一句書。〔張唱〕他則是個君子人可便固窮守分。

〔劉二公云〕他全不想在我家這二十年。把冷水溫做熱水。熱水燒作滾湯與他吃。如今做了官。糙老米不想舊了。可怎生則記短處。〔張唱〕

【幺篇】那妮子強勒他休。這老子又絕了他親。眼見的身上無衣。肚裏無食。〔帶云〕大雪裏趕出他來。〔唱〕可着他便進退無門。〔劉二公云〕我孩兒又不曾別嫁了人。是鬭他耍。怎麼這等認真。就說嘴說舌。背槽拋糞。〔張唱〕你道他纔出身。便認真。和咱評論。〔云〕他在你家做了二十年女壻。只是打柴做活。不曾受了一些好處。臨了着個妮子大風大雪裏勒了休書。趕他出去。你則說波。〔唱〕這個是誰做的來背槽拋糞。

〔劉二公云〕哎。他如今做了官。便不認的俺家裏。眼見的是忘恩背義了也。〔張唱〕

【滿庭芳】這的是知恩哎報恩。〔旦兒云〕他再說些甚麼來。〔張唱〕他着你便別招女壻。再嫁取個郎君。〔旦兒云〕他再說些甚麼來。〔張唱〕他道你枉則有蛾眉螓首堆鴉鬢。可怎生少喜多嗔。道你是個木乳餅錢親也那口緊。道你是個鐵掃箒掃壞他家門。〔旦兒云〕他再說些甚麼來。〔張唱〕他道你便無些兒淹潤。又道你不和那六親。端的是雌太歲母凶神。

〔云〕誤了我買賣也。〔搖鼓做走科〕〔旦兒云〕老的。還有甚說話。一發說了罷。〔張云〕他說來。說來。〔唱〕

【耍孩兒】他肩將那柴擔擔口不住把書賦溫。每日家穿林過澗誰瞅問。他和那青松翠柏為交友。野草閒花作近鄰。但行處有八個字相隨趂。〔劉二公云〕是那八個字。〔張唱〕是那斧鐮繩擔。琴劍書文。

〔旦兒云〕他如今做了官。比那舊時模樣可是如何。〔張唱〕

【一煞】他如今得了本處官。端的是別換了一個人。那的是貌隨福轉你可也急難認。他往常黃乾黑瘦衣衫破。〔帶云〕你覰去波。〔唱〕到如今白馬紅纓彩色新。一弄兒多豪俊。擺列着骨朵衙仗。水礶銀盆。

〔劉二公云〕這話不是他說的。都是你說的。〔旦兒云〕說了這一日。都是你這老𦼖麻嘴。沒空生有。說謊吊皮。片口張舌。㗙出來的。〔張唱〕

【煞尾】這的是他道來他道來。可着我轉伸我轉伸。〔劉二公云〕他做了官呵。便把我怎的。〔張云〕他敢怎的你。〔唱〕他將你掤扒吊栲施呈盡。〔旦兒云〕呸。我是他的夫人。他敢怎麼的我。〔張云〕誤了我買賣。〔搖鼓叫科云〕笊籬馬杓。破缺也換那。〔唱〕直將你那索休離的寃讐他待證了本。〔下〕

〔劉二公云〕孩兒不妨事。有我哩。喒去王安道伯伯那裏。打個關節去來。〔同下〕

〔音釋〕

炰音袍 𢠳音鱉 杓繩昭切 疃彖上聲 別皮耶切 螓音秦 鐮音廉 𦼖音頃 㗙音鄒

第四折

〔王安道上云〕老漢王安道。自與兄弟朱買臣別後。他奮着那一口氣。到的帝都闕下。一舉及第。除在俺這會稽郡。為太守之職。正是俺的父母官哩。我在這曹娥江邊。堤圈左側。安排下酒餚。請他到此飲宴。可是為何。當初兄弟未遇時。俺與楊孝先兄弟每日在此談話。他若不忘舊時。必然到此。這早晚兄弟敢待來也。〔劉二公同旦兒上云〕老漢劉二公是也。今日朱買臣做了本處太守。料他為休書的緣故。必然不肯認我。如今先與王安道老的說知。着他說個方便纔是。這是他家門首。孩兒我與你自家過去。〔做見科〕〔王安道云〕這是令愛。老的。你同他來有何說話。〔劉二公云〕只為女壻朱買臣得了官。他若不認俺時。可怎了也。〔王安道云〕老的放心。這樁事元說老漢做個大證見。今日都在老漢身上。〔劉二公云〕既是這般。老漢在一壁伺候着。等你回話便了。〔同旦兒下〕〔正末領張千上云〕小官朱買臣是也。自從到的帝都闕下。一舉及第。所除會稽郡太守。有王安道哥哥。教人請我。在這江堤左側。安排酒餚。你道為甚的來。俺哥哥則怕我忘舊哩。祗從人慢慢的擺開頭踏行者。朱買臣。誰想有今日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往常我破紬衫麄布襖煞曾穿。今日個紫羅襴恕咱生面。對着這煙波漁父國。還想起風雪酒家天。見了些靄靄雲煙。我則索映着堤邊聳定雙肩。尚兀自打寒戰。

〔云〕左右接了馬者。〔做見科云〕哥哥。間別無恙。〔王安道云〕相公來了也。相公峥嶸有日。奮發有時。請坐。〔正末云〕若不是哥哥。你兄弟豈有今日。記得你兄弟臨行時說的話麼。去年時也則是朱買臣。到今年也則是朱買臣。道不的個知恩報恩。風流儒雅。知恩不報。非為人也。哥哥請上。受你兄弟幾拜咱。〔做拜科〕〔王安道回拜科云〕相公免禮。折殺老漢也。相公請坐。將酒來。〔做遞酒科云〕相公喜得美除。滿飲十盃。〔正末云〕哥哥先請。〔王安道云〕不敢。相公請。〔正末飲酒科〕〔王安道云〕相公慢慢的飲幾杯。〔正末云〕張千。俺兄弟每說話。休要放過那閒雜人來打攪者。〔張千云〕理會的。〔做喝科云〕相公飲酒。閒雜人靠後。〔楊孝先上云〕自家楊孝先便是。打聽的俺哥哥朱買臣得了官。在這裏飲酒。我過去見哥哥呀。這等威嚴。怎好過去。待我高叫一聲。怕做甚麼。朱買臣哥哥倈。〔張千喝云〕𠺙。這廝是甚麼人。怎敢叫俺相公的諱字。〔做打科〕〔正末云〕張千。你好無禮也。不得我的言語。擅自把那打馬的棍子打他這平民百姓。你跟前多有罪過。好打也。〔唱〕

【川撥棹】我則待打張千。〔云〕且問那吃打的是誰。〔楊孝先云〕哥哥。是你兄弟楊孝先。〔正末唱〕原來是同道人楊孝先。〔孝先做拜踢倒酒瓶科〕〔正末回科云〕兄弟免禮。〔楊孝先云〕哥哥喜得美除。〔王安道云〕兄弟你也來了。〔正末云〕兄弟好麼。〔楊孝先云〕哥哥。您兄弟好。〔正末唱〕俺也曾合火分錢。共起同眠。間別來隔歲經年。〔云〕兄弟也。你如今做甚麼營生買賣。〔楊孝先云〕哥哥。你兄弟依舊打柴哩。〔正末唱〕還靠着打柴薪為過遣。怎這般時命蹇。

〔劉二公同旦兒上云〕孩兒。俺和你同見朱買臣去來。〔旦兒云〕父親。我先過去。〔劉二公云〕孩兒你先過去。看他認也不認。〔旦兒見跪科云〕相公喜得美除。我道你不是個受貧的麼。〔正末云〕俺這朋友飲酒處。張千。誰着你放他這婦人來。打起去。〔唱〕

【七弟兄】這是那一家宅眷。穩便。〔王安道云〕夫人也來了也。〔正末做見怒科唱〕請起波玉天仙。去年時為甚躭疾怨。覰絕時不由我便怒冲天。今日家喒兩個重相見。

〔旦兒云〕這都是我的不是了也。〔正末唱〕

【梅花酒】呀。做多少假腼腆。喒須是夙世姻緣。今世纏綿。可怎生就待不到來年。〔旦兒云〕相公。舊話休題。〔正末唱〕當初你要休離我便休離。你今日呵要團圓我不團圓。〔云〕劉家女。你不道來那。〔旦兒云〕我道甚麼來。〔正末唱〕你道你正青春正少年。你道你好描條好眉面。善裁翦善針線。無兒女廝牽連。別嫁取個大官員。

【喜江南】去波倈更怕你捨不了我銅斗兒的好家緣。〔旦兒做悲科云〕我那親哥哥。你不認我。着我投奔誰去。〔正末唱〕孟姜女不索你便淚漣漣。殢人情使不着你野狐得這涎。〔旦兒云〕你今日做了官也忒自專哩。〔正末唱〕非是我自專。你把那長城哭倒聖人宣。

〔旦兒云〕你認了罷。〔正末云〕張千。不與我搶出去。怎的。〔張千做搶科云〕快出去。〔旦兒做出門〕〔劉二公問科云〕孩兒也。他認你了不曾。〔旦兒云〕他不肯認我。〔劉二公云〕孩兒也。喒兩個過去來。〔做見科云〕朱買臣。我說你不是個受貧的人麼。〔正末云〕兀那老子是誰。〔王安道云〕是相公的太山岳丈哩。〔正末云〕你兄弟不認的他。〔王安道云〕是相公岳丈劉二公。〔正末云〕哥哥。他不是卓王孫麼。〔唱〕

【雁兒落】你這卓王孫呵怎生便不重賢。〔王安道云〕他是劉二公。怎做的那卓王孫。〔正末云〕他既不是卓王孫。〔唱〕索怎生則搬調的個文君女嫌貧賤。我則問你逼相如索了休。你當初可也對蒼天曾罰愿。

〔云〕今日座上的眾人。你可認得麼。〔旦兒云〕認的。這個是王安道伯伯。這個是楊孝先叔叔。〔正末唱〕

【得勝令】你可便明對着眾人言。還待要強留連。〔旦兒云〕今日個富貴重完聚。可也好也。〔正末唱〕你想着今日呵富貴重完聚。〔云〕劉家女倈。〔唱〕你當初何不的饑寒守自然。〔云〕你不道來。〔旦兒云〕我道着甚麼來。〔正末唱〕你道便做鬼到黃泉。喒兩個麻線道兒上不相見。各辦着個心也波堅。豈不道心堅石也穿。

〔王安道云〕相公。認了他罷。〔正末云〕哥哥。你兄弟難以認他。〔劉二公云〕我是你丈人。你認我也不認。〔正末云〕我不認。〔劉二公云〕親家勸一勸兒。〔王安道云〕相公。你認他也不認。〔正末云〕我不認。〔王安道云〕你不認。我則捕魚去也。〔楊孝先云〕相公。你認也不認。〔正末云〕我不認。〔楊孝先云〕你不認。我則打柴去也。〔旦兒云〕朱買臣。你認我麼。〔正末云〕我不認。〔旦兒請謝科云〕你不認。我則嫁人去也。〔王安道云〕相公。你只是認了他罷。〔正末云〕我斷然的不認他。〔旦兒云〕朱買臣。你若不認我呵。我不問那裏。投河逩井。要我這性命做甚麼。〔正末云〕噤聲。〔唱〕

【甜水令】折莫你便逩井投河。自推自跌。自埋自怨。〔旦兒云〕王伯伯。你勸一勸兒波。〔正末唱〕便央及煞俺也不相憐。折莫便一來一往。一上一下。將咱解勸。總蓋不過你這前愆。

〔王安道云〕相公。你認了罷。〔正末云〕哥哥。〔唱〕

【折桂令】從來你這打漁人順水推船。想着那凛冽寒風。大雪漫天。想着我那身上無衣。肚裏無食。懷內無錢。〔云〕劉家女。你不道來。〔旦兒云〕我道甚麼來。〔正末唱〕你怕甚捨不得我那南庄北園。撇不了我那東閣西軒。我如今旱地上也無田。水路裏也無船。只除這紫綬金章。可不的依還是赤手空拳。

〔云〕劉家女。你欲要我認你也。你將一盆水來。〔張千云〕水在此。〔王安道云〕相公。你只認了夫人罷。〔正末唱〕

【落梅風】也不索將咱勸。你也索聽我的言。你將那一盆水放在當面。〔王安道云〕兀的不有了水也。〔正末唱〕請你個玉天仙任從那裏瀽。〔旦兒做潑水科云〕我瀽了也。〔正末唱〕直等的你收完時再成姻眷。

〔王安道云〕相公。這是潑水難收。怎麼使得。〔劉二公云〕親家。勢到今日。你不說開怎麼。〔王安道云〕住住住。請相公停嗔息怒。聽老漢慢慢的試說一遍咱。也非是我忍耐不禁。也非是我牽牽搭搭。則為你四十九歲只思偎妻靠婦。不肯進取功名。你丈人搬調你渾家。故意的索休索離。大雪裏趕你出去。男子漢不毒不發。料得你要進取功名。無有盤費。必然辭別老漢。我又貧窮。有甚東西把你齎發。你也想。這白銀十兩。綿衣一套。我是個打魚人。那裏得來。是你丈人暗暗的送來與我。着我明明的齎發你。投至赴得科場。一舉及第。飲御酒。插宮花。做了會稽太守。當初受貧窮。三口兒受貧窮。今日享榮華。却獨自個享榮華。相公。你可早忘了知恩報恩。風流儒雅。知恩不報。非為人也。〔正末云〕哦。有這等事。若不是哥哥說開就裏。你兄弟怎生知道。丈人。則被你瞞殺我也。〔劉二公云〕女壻。則被你傲殺我也。〔旦兒云〕官人。則被你勒掯殺我也。〔正末唱〕

【沽美酒】我只道你潑無徒心太偏。元來是姜太公使機變。不釣魚兒只釣賢。你可便施恩在我前。暗齎發與盤纏。

【太平令】從來個打漁人言如鈎線。道的我羞答答閉口無言。明明的這關節有何難見。險些把一家兒恩多成怨。我如今意轉。性轉。也是他的運轉。呀。不獨是為尊兄做些顏面。

〔孤領祗從上詩云〕漢家七葉聖明君。不尚軍功只尚文。試問會稽朱太守。是誰吹送上青雲。小官大司徒嚴助。曾為採訪賢士。到此會稽。遇着朱買臣。將他萬言長策舉薦在朝。果得重用。除授會稽太守之職。聞的他妻子劉氏。曾于大雪之中。強索休書。趕他出去。他記此一段前讐。不肯廝認。豈知這也非他妻子之罪。元來是丈人劉二公粧圈設套。激發他進取功名之意。小官早已體探明白。奏過官裏。如今就着小官親自齎勅。着他夫妻完聚。既是王命在身。怎麼還憚的跋涉。須索馳驛去走一遭。可早來到也。左右。接了馬者。〔做入見科云〕朱買臣。你休棄前妻一事。聖人盡知來歷。今着小官齎勅到此。一千人都望闕跪者。聽聖人的命。朱買臣苦志固窮。負薪自給。雖在道路。不廢吟哦。特歲加二千石。以充俸祿。妻劉氏其貌如玉。其舌則長。雖已休離。本應棄置。奈遵父命。曲成夫名。姑斷完聚如故。王安道楊孝先劉二公等。並係隱淪。不慕榮進。可各賜田百畝。免役終身。謝恩。〔正末同眾謝科〕〔唱〕

【鴛鴦煞尾】方知是皇明日月光非遍。天恩雨露霑還淺。道我祿薄官卑。歲加二千。昔日窮交。都皆賜田。便是妻子何緣。早遂了團圓願。倒與他後世流傳。道這風雪漁樵也只落的做一場故事兒演。

〔劉二公云〕天下喜事。無過夫婦團圓。今日既是認了。便當殺羊造酒。做一個慶賀的筵席。〔詞云〕玉天仙容貌多嬌媚。戀恩情進取偏無意。假乖張故逼寫休書。到長安果得登高第。除太守即在會稽城。顯威風誰不驚迴避。懷舊恨夫婦兩參商。覆盆水險做傍州例。若不是嚴司徒齎勅再重來。怎結末朱買臣風雪漁樵記。

〔音釋〕

合音鴿 疾精妻切 腼音免 腆天上聲 殢音膩 涎徐煎切

題目 嚴司徒薦達萬言書 
正名 朱太守風雪漁樵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