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瀟湘雨

Top / 元曲選 / 瀟湘雨

臨江驛瀟湘秋夜雨雜劇

楊顯之撰

楔子

〔末扮張天覺同正旦翠鸞領興兒上詩云〕一片心懸家國恨。兩條眉鎖廟廊謀。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老夫姓張名商英。字天覺叨中甲第以來累蒙擢用。謝聖恩可憐。官拜諫議大夫之職。為因高俅楊戬童貫蔡京苦害黎庶。老夫秉姓忠直。累諫不從。聖人着老夫江州歇馬。我夫人不幸早年亡過。止留下一箇女孩兒。小字翠鸞。長年一十八歲。未曾許聘他人。老夫自離了朝門。一路辛苦。到此淮河渡也。限次緊急。興兒。與我喚將排岸司來者。〔興兒云〕理會的。〔凈扮排岸司上詩云〕腿上無毛嘴有髭。星馳電走不違時。沿河兩岸長巡哨。以此加為排岸司。小官排岸司的便是。驛亭中大人呼喚。不知有甚事。須索走一遭去。老叔報復去。道有排岸司來了也。〔興兒報科〕〔張天覺云〕着他過來。〔興兒云〕着過去。〔做見科〕〔凈云〕大人喚排岸司有何分付。〔張天覺云〕排岸司。老夫奉聖人的命。將着家小前往江州歇馬。限次緊急。你不預備下船隻。可不誤了我的期限。好打。則今日我就要開船也。〔凈云〕大人這淮河神靈。比別處神靈不同。祭禮要三牲。金銀錢紙燒了神符。若歡喜方可開船。若不歡喜狂風亂起。浪滾波翻。那一個敢開。請問大人。不知可曾祭過神道不曾。〔正旦云〕這等。爹爹與他些錢鈔。早些安排祭禮去。〔張天覺云〕孩兒。你不知。老夫是國家正臣。他是國家正神。何必要什麼祭禮。豈不聞非其鬼而祭之。諂也。〔詩云〕宋國非強楚。清淮異汨羅。全憑忠信在。一任起風波。排岸司。快與我開了船者。〔凈云〕船便開。倘若有些不測。只不要抱怨我。〔做開船科〕〔興兒云〕呀。風浪起了。怎麼好。怎麼好。水渰了船也。救人救人。〔張天覺下〕〔凈救正旦科云〕我救了這小姐也。再救那大人去。〔下〕〔正旦云〕翠鸞好險也。爹爹好苦也。這淮河裏翻了船。多虧排岸司救了我的性命。尚不知我的爹爹生死若何。排岸司打撈去了。單留妾身在此。可怎了也。〔外扮孛老上見正旦科云〕兀那女子。你是何方人氏。姓甚名誰。你說與我聽咱。〔正旦云〕妾身乃張天覺的女孩兒。小字翠鸞。長年一十八歲。因爹爹往江州歇馬。來到這淮河渡。不聽排岸司言語。不曾祭祀。開到中流。果然風浪陡作。翻了船。若不是排岸司救了我呵。那得這性命來。〔孛老云〕看這女子。也不是受貧的人。他乃官宦之家。我陪你在此等一等。若是你那做官的尚在。我送你去還他便了。〔正旦云〕怎麼等了許久。那排岸司還不見來。我身上一來禁不過這濕衣服。二來天色漸晚。爹爹又不知下落。天阿。兀的不害殺我也。〔孛老云〕姐姐。我是這淮河邊打漁的。叫做崔文遠。家裏離此不遠。姐姐。你若肯與我做個義女兒。且在我家中住下。等日後尋見你那做官的。我着你子父每再得團圓。你意下如何。〔正旦云〕那壁老的若不棄嫌呵。我情願與你做個女兒。〔孛老云〕既是這等。你就跟我家中去來。〔正旦云〕這些時不知我那爹爹在那裏也呵。〔唱〕

【仙呂端正好】我恰纔沉沒這急流中。掙的到河灘上。只看我這濕渌渌上下衣裳。若不是漁翁肯把咱恩養。〔帶云〕天那。〔唱〕這潑性命休承望。〔同下〕

〔音釋〕

戩音剪 汨音密

第一折

〔張天覺領興兒上詩云〕船過淮河渡。心忙去路催。豈知風浪起。攪下一天悲。老夫張天覺是也。不聽排岸司之言。到於中流。翻了船隻。我那翠鸞女孩兒。不知去向。我欲待親自去尋來。限次又緊。着老夫左右兩難。如何是好。如今沿途留下告示。如有收留小女翠鸞者。賞他花銀十兩。待到了江州。再遣人慢慢跟尋。又作道理。我那翠鸞孩兒。則被你痛殺我也。〔下〕〔孛老上云〕歡來不似今朝。喜來那逢今日。老漢崔文遠的便是。自從探俺兄弟回來。見一個女孩兒。乃是張天覺大人的小姐。他父親往江州歇馬去。來到這淮河渡。不信排岸司之言。不曾祭獻神道。便開了船。到這半途中。刮起大風。湧起波浪。將這船掀翻了。今他父親不知所在。這個女孩兒也是有緣。我認他做了個義女。他自到我家來。倒也親熱。一家無二。每日前後照顧。再不嫌貧棄賤。也是老漢陰功所積。今日不出去打漁。在家中閒坐。看有甚麼人來。〔冲末扮崔甸士上詩云〕黃卷青燈一腐儒。九經三史腹中居。他年金榜題名後。方信男兒要讀書。小生姓崔名通字甸士。祖居河南人氏。幼習儒業。頗看詩書。受十年苦苦孜孜。博一任歡歡喜喜。小生如今上朝取應去。到此淮河渡。這裏有個崔文遠。他是俺爹爹的親兄。順便須探望他去。這就是伯父門首。待我叫一聲。門裏有人麼。〔孛老云〕是誰喚門。我開了這門。〔問科云〕是那個。〔崔甸士云〕小姪是崔甸士。因上朝取應去。特來拜辭伯父。〔孛老云〕孩兒。請家裏來。你父親安康麼。〔崔甸士云〕托賴伯父安康哩。〔孛老云〕你休便要去。且在我家裏住幾日。〔崔甸士云〕多謝伯父。〔孛老云〕你曾娶妻來麼。〔崔甸士云〕上告伯父。古人有云。先功名而後妻室。小姪還不曾娶妻哩。〔孛老云〕我想這崔甸士是箇有文才的。久已後必然為官。我有心將翠鸞孩兒聘與他為妻。末知他意下如何。待我喚他出來。和我姪兒厮見。我自有箇主意。翠鸞孩兒。你出來。〔正旦上云〕妾身翠鸞的便是。自從與父親相別。並無音信。多虧了這崔老的認我做義女兒。他將我似親女一般看待。我在這裏怕不打緊。知我那爹爹在於何處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舉目生愁。父親別後難根究。這一片悠悠。可也還留得殘生否。

【混江龍】若不是漁翁搭救。險些兒趁一江春水向東流。我如今偷挨歲月。爹爹呵知他在何處沉浮。則我這一寸心懷千古恨。兩條眉鎖十分憂。多謝的那老父恩臨厚。不將我似世人看待。直做個親女收留。

〔做見科云〕父親呼喚翠鸞。有何分付。〔孛老云〕孩兒。我有箇姪兒喚做崔甸士。他為進取功名去。路打我門首經過。來拜別我。你如今過去。與他相見咱。〔正旦云〕理會的。〔孛老云〕姪兒不知。我近新認了箇義女兒。叫做翠鸞。特特喚他出來。與你相見一面。你也好前後出入行走。〔崔甸士云〕伯父請過妹子來。小生與他相見咱。〔孛老云〕翠鸞孩兒。你過來把體面與哥哥相見者。〔正旦做見科云〕哥哥萬福。〔崔甸士云〕一箇好女子也。〔正旦唱〕

【油葫蘆】則見他抄定攀蟾折桂手。〔崔甸士云〕妹子。恕生面少拜識。〔正旦唱〕待趨前還褪後。我則索慌忙施禮半含羞。〔崔甸士云〕妹子。小生有緣得此一見。〔正旦唱〕則見他身兒俊俏厖兒秀。〔崔甸士云〕妹子。小生此後又不知何時重會哩。〔正旦唱〕則見他性兒溫潤情兒厚。且休誇潘安貌欠十分。子建才非八斗。單只是白凉衫穩綴着鴛鴦扣。上下無半點兒不風流。

〔崔甸士云〕妹子。小生一來探望伯父。二來便辭別應舉去也。〔正旦唱〕

【天下樂】則願的早奪詞場第一籌。文優福亦優。宴瓊林是你男兒得志秋。標題的名姓又香。打扮的體態又㑳。准備着插宮花飲御酒。

〔孛老云〕老夫偌大年紀。別無一人。止有這箇女孩兒。未曾招嫁。我想姪兒聰明俊俏。有心待將這女孩兒與我姪兒為妻。我試問他咱。甸士。你曾娶妻來麼。〔崔甸士云〕小生並未娶妻。伯父只管問我怎的。〔孛老云〕老夫偌大年紀。止有這箇女孩兒。我見你堂堂人物。聰慧風流。久已後必然為官。我要招你為壻。久後送老漢入土。也有些光彩。甸士。便好道淑女可配君子。你心下如何。〔崔甸士云〕謹依尊命。多謝了伯父。〔正旦云〕父親救得我性命勾了。又要替我成就這親事怎的。〔唱〕

【醉中天】纔救出淮河口。又送上楚峯頭。〔做背哭科云〕俺那父親呵。〔唱〕生死茫茫未可求。怎便待通媒媾。〔孛老云〕我兒。你怎麼不答應我一句兒。姻緣姻緣。事非偶然。我也須不悞了你。〔正旦唱〕雖然道姻緣不偶。我可一言難就。有多少雨泣雲愁。

〔孛老云〕我兒。這個是喜事。怎麼倒哭起來。快不要這等。我看的那姪兒滿腹文章。一定是做官的。故此將你許配了他。常言道女大不中留。你見那家女孩兒養老在家裏的。你只依着我。就今日兩邊行一個禮。承認了罷。〔正旦唱〕

【金盞兒】元來他敬儒流。意綢繆。可甚麼是非只為多開口。倒道我女大不中留。他分明親許出。着我怎擡頭。雖然俺心下有。我須是臉兒羞。

〔孛老扯旦末行禮科云〕則今日好日辰。成合了這門親事。姪兒。你與我便上朝求官應舉去。得一官半職。回來改換家門。則是休忘了我的恩念。〔正旦云〕多謝父親。則怕崔秀才此一去。久後負了人也。〔崔甸士云〕小生若負了你呵。天不蓋。地不載。日月不照臨。〔正旦云〕秀才也。你去則去。頻頻的稍箇書信回來。〔崔甸士云〕小生知道。你放心者。〔正旦唱〕

【賺煞】則他這胸臆捲江淮。寶劍輝星斗。是俺那父親匹配下鸞交鳳友。想着你千里關山獨自個走。則今宵有夢難投。你若到至公樓。占了鰲頭。則怕你金榜無名誓不休。莫便要心不應口。早做了背親忘舊。〔帶云〕崔秀才也。〔唱〕休着我倚柴門凝望斷不歸舟。〔下〕

〔崔甸士云〕則今日辭別了伯父。便索長行也。〔做拜別科〕〔孛老云〕姪兒。則願你早早成名。帶挈我翠鸞孩兒做個夫人縣君也。〔詩云〕成就良姻頃刻間。明春專望錦衣還。〔崔甸士詩云〕嫦娥自是貪年少。何怕蟾宮不許攀。〔同下〕

〔音釋〕

褪吞去聲 厖音忙 㑳音鄒 占去聲

第二折

〔淨扮試官領張千上詩云〕皆言桃李屬春官。偏我門牆另一般。何必文章出人上。單要金銀滿秤盤小官姓趙名錢。有一班好事的就與我起個表德。喚做孫李。今年輪着我家掌管主司考卷。我清耿耿不受民錢。乾剝剝只要生鈔。目下有一舉子。姓崔名通字甸士。攛過卷子。擬他第一。只是我還未曾覆試。左右。與我喚將崔秀才來者。〔崔甸士上云〕小生崔通。攛過卷子。今場貢主呼喚。須索走一遭去。〔張千報科云〕報大人得知。崔秀才到了也。〔試官云〕着他過來。〔張千云〕着過去。〔做見科〕〔崔甸士云〕大人呼喚小生。不知為何。〔試官云〕你雖然攛過卷子。未曾覆試你你識字麼。〔崔甸士云〕我做秀才。怎麼不識字。大人。那箇魚兒不會識水。〔試官云〕那箇秀才祭丁處不會搶饅頭吃。我如今寫箇字你識。東頭下筆西頭落。是個甚麼字。〔崔甸士云〕是個一字。〔試官云〕好不枉了中頭名狀元。識這等難字。我再問你會聯詩麼。〔崔甸士云〕聯得。〔試官云〕河裏一隻船。岸上八箇拽。你聯將來。〔崔甸士云〕若還斷了彈。八個都吃跌。〔試官云〕好好。待我再試一首。一箇大青碗。盛的飯又滿。〔崔甸士云〕相公吃一頓。清晨飽到晚。〔試官云〕好秀才。好秀才。看了他這等文章。還做我的師父哩。張千。你問這秀才有婚無婚。〔張千云〕相公問你。有婚無婚。〔崔甸士云〕有婚是怎生。無婚是怎生。〔張千云〕相公他問有婚是怎生。無婚是怎生。〔試官云〕若有婚。着他秦川做知縣去。若無婚。我家中有一百八歲小姐與他為妻。〔張千云〕敢是一十八歲。〔試官云〕是一十八歲。〔張千云〕秀才。俺相公說你若有婚。着你秦川做知縣去。若無婚。有一小姐招你為婿。〔崔甸士云〕住者。等我尋思波。〔背云〕我伯父家那箇女子。又不是親養的。知他那裏討來的。我要他做甚麼。能可瞞昧神祇。不可坐失機會。〔回云〕小生實未娶妻。〔試官云〕既然無妻。我招你做女婿。張千。着梅香在那竈窩裏拖出小姐來。〔張千云〕理會的。〔搽旦上詩云〕今朝喜鵲噪。定是姻緣到。隨他走個乞兒來。我也只是呵呵笑。妾身是今場貢官的女孩兒。父親呼喚。須索見去。〔做見科云〕父親。喚你孩兒為着何事。〔試官云〕喚你來別無他事。我與你招一箇女婿。〔搽旦云〕招了幾箇。〔試官云〕只招了一箇。你看一看。好女婿麼。〔崔甸士云〕好媳婦。〔試官云〕好丈人麼。〔崔甸士云〕好丈人。〔試官覰張千科云〕好丈母麼。〔張千云〕不敢。〔試官云〕崔甸士。我今日除你秦川縣令。和我女兒一同赴任去。我有一箇小曲兒喚做醉太平。我唱來與你送行者。〔唱〕

【醉太平】只為你人材是整齊。將經史溫習。聯詩猜字盡都知。因此上將女孩兒配你。這幞頭呵除下來與你戴只。〔做除幞頭科〕這羅襴呵脫下來與你穿只。〔做脫羅襴科〕弄的來身兒上精赤條條的。〔云〕張千。跟着我來。〔唱〕我去那堂子裏把個澡洗。〔下〕

〔崔甸士云〕小姐。我與你則今日收拾了行程。便索赴任走一遭去。〔詩云〕拜辭他桃李門牆。趲行程水遠山長。〔搽旦詩云〕不須辦幞頭袍笏。便好去幺喝攛箱。〔同下〕〔正旦上云〕妾身翠鸞的便是。自從崔老的認我做義女兒。他有箇姪兒是崔甸士。就將我與他姪兒為妻。他姪兒上朝取應去了。可早三年光景。說他得了秦川縣令。他也不來取我。如今奉崔老的言語。着我收拾盤纏。直至秦川尋崔甸士走一遭去。他也少不的要看姪兒。就隨後來看我。〔歎科〕嗨。我想這秀才們好是負心也呵。〔唱〕

【南呂一枝花】不甫能蟾宮折桂枝。金闕蒙宣賜。則道是洞房花燭夜。金榜可兀的掛名時。我為你撇弔了家私。遠遠的尋途次。恨不能五六里安箇堠子。我看了些灑紅塵秋雨的這絲絲。更和這透羅衣金風飋飋。

【梁州】我則見舞旋旋飄空的這敗葉。恰便似紅溜溜血染胭脂。冷颼颼西風了却黃花事。看了些林梢掩映。山勢參差。走的我口乾舌苦。眼暈頭疵。我可也把不住抹淚揉眵。行不上軟弱腰肢。我我我款款的兜定這鞋兒。是是是慢慢的按下這笠兒。呀呀呀我可便輕輕的拽起這裙兒。我想起虧心的那厮。你為官消不得人伏侍。你忙殺呵寫不得那半張紙。我也須有箇日頭兒見你時。好着我仔細尋思。

〔云〕可早來到秦川縣了也。我問人咱。〔做向古門問科云〕敢問哥哥。那裏是崔甸土的私宅。〔內云〕則前面那個八字牆門便是。〔正旦云〕哥哥。我寄着這包袱兒在這裏。我認了親眷呵便來取也。〔內云〕放在這裏不妨事。你自去。〔正旦云〕門上有人麼。你報復去。道有夫人在於門首。〔祗從云〕兀那娘子。你敢差走了。俺相公自有夫人哩。〔正旦云〕你道什麼。〔祗從云〕俺相公自有夫人哩。〔正旦唱〕

【牧羊關】兀的是閒言語。甚意思。他怎肯道節外生枝。我和他離別了三年。我怎肯半星兒失志。我則道他不肯棄糟糠婦。他原來別尋了個女嬌姿。只待要打滅了這窮妻子。呀呀呀你暢好是負心的崔甸士。

〔云〕哥哥。你只與我通報一聲。〔祗從報科云〕告的相公知道。門首有夫人到了也。〔搽旦云〕兀那廝你說什麼哩。〔祗從云〕有相公的夫人在於門首。〔搽旦云〕他是夫人。我是使女。〔崔甸士云〕這廝敢聽左了。夫人你休出去。只在這裏伺候。待我看他去來。〔正旦做見認科云〕崔甸士。你好負心也。怎生你得了官。不着人來取我。〔搽旦云〕好也囉。你道你無媳婦。可怎生又有這一個來。我則罵你精驢禽獸。兀的不氣殺我也。〔做嘔氣科〕〔崔甸士云〕夫人息怒。這個是我家買到的奴婢。為他偷了我家的銀壺臺盞。他走了我一向尋他不着。他今日自來投到。豈不是飛蛾撲火。自討死吃的。左右。拏將下去。洗剝了與我打着者。〔祗從做拏旦不伏科〕〔正旦唱〕

【隔尾】我則待婦隨夫唱和你調琴瑟。誰知你再娶停婚先有個潑賤兒。〔搽旦怒云〕你這天殺的。他倒罵我哩。〔崔甸士云〕左右。還不扯下去打呀。〔正旦唱〕倒將我橫拖豎拽離階址。〔帶云〕崔甸士。〔唱〕你須記的。那時親設下誓詞。〔崔甸士云〕胡說。我有什麼誓詞。〔正旦唱〕你說道不虧心不虧心把天地來指。

〔崔甸士云〕左右。你道他真個是夫人那。不與我拏翻。不與我洗剝。不與我着實打。你須看我老爺的手段。着你一個個充軍。〔連做拍案祗從拏倒打科〕〔正旦唱〕

【哭皇天】則我這脊梁上如刀刺。打得來青間紫。颼颼的雨點下。烘烘的疼半時。怎當他無情無情的棍子。打得來連皮徹骨。夾腦通心。肉飛筋斷。血濺魂消。直着我一疼來一疼來一箇死。我只問你個虧心甸士。怎揣與我這無名的罪兒。

〔崔甸士云〕你要乞個罪名麼。這個有。左右。將他臉上刺着逃奴二字。解往沙門島去者。〔祗從云〕理會的。〔正旦唱〕

【烏夜啼】你這短命賊怎將我來胡雕刺。迭配去別處官司。世不曾見這等蹺蹊事。哭的我氣噎聲絲。訴不出一肚嗟咨。想天公難道不悲慈。只願得你嫡親伯父登時至。兩下裏質對個如何是。看你那能牙利齒。說我甚過犯公私。

〔崔甸士云〕左右。便差箇能行快走的解子。將這逃奴解到沙門島。一路上則要死的。不要活的。便與我解將去。〔正旦云〕崔甸士。你好狠也。〔唱〕

【黃鍾煞】休休休勸君莫把機謀使。現現現東嶽新添一個速報司。你你你負心人。信有之。喒喒喒薄命妾自不是。快快快就今日。逐離此。行行行可憐見。只獨自。細細細心兒裏。暗忖思。苦苦苦業身軀怎動止。管管管少不的在路上停屍。〔做悲科唱〕哎喲天那。但不知那塌兒裏把我來磨勒死。〔同解子下〕

〔搽旦云〕相公。莫非是你的前妻。敢不中麼。不如留他在家。做個使用丫頭也省的人談論。〔崔甸士云〕夫人不要多心。我那裏有前妻來。〔搽旦云〕他適纔說等你嫡親伯父來。要和你面對。這怎麼說。〔崔甸士云〕是我有個親伯父。叫做崔文遠。這原是我伯父家丫頭賣。與我的。你看他模樣倒也看的過。只是手脚不好要做賊。我前日到處尋不着他。今日自來尋我。怎麼饒的他過。如今這一去遇秋天陰雨。棒瘡發呵。他也無那活的人也。喒和你後堂中飲酒去來。〔詩云〕幸今朝捉住逃奴。迭配去必死中途。〔搽旦詩云〕他若果然是前時妻小。倒不如你也去一搭裏當夫。〔同下〕

〔音釋〕

彈平聲 盛平聲 習星西切 只張恥切 堠音后 飋生止切 旋去聲 參抽森切 差音嗤 暈音韻 疵音慈 眵抽支切 洗音選 瑟生止切

第三折

〔張天覺領興兒祗從上詩云〕一去江州三見春。斷腸回首淚沾巾。凄凉唯有雲端月。曾照當時離散人老。夫張天覺。自與我孩兒翠鸞在淮河渡翻船之後。可早又三年光景也謝。聖恩可憐。道老夫廉能清正。節操堅剛。常懷報國之心。並無於家之念。加老夫天下提刑廉訪使。勅賜勢劍金牌。先斬後聞。這聖意無非着老夫體察濫官污吏。審理不明詞訟。老夫雖然衰邁。豈敢憚勞。但因想我翠鸞孩兒。憂愁的鬚鬢斑白。兩眼昏花。全然不比往日了。我幾年間着人隨處尋問。並沒消耗。時遇秋天。怎當那凄風冷雨。過雁吟蟲。眼前景物無一件不是牽愁觸悶的。興兒。兀的不天陰下雨了也。行動些。〔詩云〕一自做朝臣。區區受苦辛。鄉園千里夢。鞍馬十年塵。親兒生失散。祖業盡飄淪。正值秋天暮。偏令客思殷。你看那灑灑瀟瀟雨。更和這續續斷斷雲。黃花金獸眼。紅葉火龍鱗。山勢嵯峨起江聲浩蕩聞。家僮倦前路。一樣欲銷魂。興兒。前面到那裏也。〔興兒云〕老爺。前至臨江驛不遠了。〔張天覺云〕若到臨江驛。老夫權且駐下者正是長江風送客。孤館雨留人。〔同下〕〔正旦帶枷鎖同解子上云〕好大雨也。〔詩云〕我本是香閨少女。可憐見無人做主。遭迭配背井離鄉。正逢着淋漓驟雨。哥哥。你只管裏將我來棍棒臨身。不住的拷打。難道你的肚腸能這般硬。再也沒那半點兒慈悲的。〔做悲科〕天阿天阿。我委實的銜冤負屈也呵。〔唱〕

【黃鍾醉花陰】忽聽的摧林怪風鼓。更那堪甕瀽盆傾驟雨。躭疼痛捱程途。風雨相催。雨點兒何時住。眼見的折挫殺女嬌姝。我在這空野荒郊可着誰做主。

〔解子云〕快行動些。這雨越下的大了也。〔正旦唱〕

【喜遷鶯】淋的我走投無路。知他這沙門島是何處酆都。長吁。氣結成雲霧。行行裏着車轍把腿陷住。可又早閃了胯骨。怎當這頭直上急簌簌雨打。脚底下滑擦擦泥淤。

〔正旦做跌倒科〕〔解子云〕你怎麼跌倒了來。〔正旦云〕哥哥。這裏滑。〔解子云〕千人萬人走都不跌。偏你走便跌倒了。我如今走過去。滑呵。萬事罷論。若不滑呵。我將你兩條腿打做四條腿。〔解子走跌倒科云〕快扶我起來。兀那女子。你往那邊兒走。這裏有些滑。〔正旦唱〕

【出隊子】好着我急難移步。淋的來無是處。我吃飯時曬乾了舊衣服。上路時又淋濕我這布裹肚。吃交時掉下了一箇棗木梳。

〔解子云〕你又怎的。〔正旦云〕掉了我棗木梳兒也。〔解子云〕掉了罷。到前面別買箇梳子與你。〔正旦云〕哥哥。你尋一尋。到前面你也要梳頭哩。〔解子云〕你也是箇害殺人的。〔做脚踏科云〕這箇想是了。我就這水裏把泥洗去了。如今有了梳子。你快行動些。〔正旦唱〕

【幺篇】我心中憂慮有三樁事我命卒。〔解子云〕可是那三樁事。你說我聽。〔正旦唱〕這雲呵他可便遮天映日閉了郊墟。這風呵恰便似走石吹沙拔了樹木。這雨呵他似箭簳懸麻粧助我十分苦。

〔解子云〕你走便走。不走我打你也。〔正旦云〕哥哥。〔唱〕

【山坡羊】則願你停嗔息怒。百凡照覰。怎便精唇潑口罵到有三十句。這路崎嶇。水縈紆。急的我戰欽欽不敢望前去。况是棒瘡發怎支吾。剛挪得半步。〔帶云〕哥哥。你便打殺我呵。〔唱〕你可也沒甚福。

〔解子云〕你休要多嘴多舌。如今秋雨淋漓。一日難走一日。快與我行動些。〔正旦唱〕

【刮地風】則見他努眼撐睛大叫呼。不鄧鄧氣夯胸脯。我濕淋淋只待要巴前路。哎。行不動我這打損的身軀。〔解子喝科云〕還不走哩。〔正旦唱〕我捱一步又一步何曾停住。這壁廂那壁廂有似江湖。則見那惡風波。他將我緊當處。問行人踪跡消疎。似這等白茫茫野水連天暮。〔帶云〕哥哥也。〔唱〕你着我女孩兒怎過去。

〔解子云〕你又怎的。〔正旦云〕哥哥。這般水深泥濘。我怎生走的過去。望哥哥可憐見。扶我一扶過去。〔解子云〕則被你定害殺我也。我扶將你過去。我問你。你怎生是他家梅香。你將他家金銀偷的那裏去了。他如今着我害你的性命哩。你可實對我說。〔正旦云〕我那裏是他家梅香。偷了金銀走來。〔唱〕

【四門子】告哥哥一一言分訴。那官人是我的丈夫。我可也說的是實又不是虛。尋着他指望成眷屬。他別娶了妻道我是奴。我委實的銜冤負屈。

〔解子云〕這等說起來。是俺那做官的不是。如今我也饒不得你。快行動些。〔正旦唱〕

【古水仙子】他他他。忒很毒。敢敢敢。昧己瞞心將我圖。你你你。惡狠狠公隸監束。我我我。軟揣揣罪人的苦楚。痛痛痛。嫩皮膚上棍棒數。冷冷冷。鐵鎖在項上拴住。可可可。乾支刺送的人活地獄。屈屈屈。這煩惱待向誰行訴。〔帶云〕哥哥。〔唱〕來來來。你是我的護身符。

〔解子云〕天色晚了也。快行動些。尋一個宵宿的去處。〔正旦唱〕

【隨尾】天與人心緊相助。只我這啼痕向臉兒邊廂聚。〔帶云〕天那天那。〔唱〕眼見的淚點兒更多如他那秋夜雨。〔同下〕

〔音釋〕

蛩音窮 續詞疽切 瀽音蹇 捱去聲 姝音朱 骨音古 簌蘇上聲 淤音迂 服房夫切 卒音祖 木音暮 簳音趕 崎音欺 嶇音區 福音府 夯音享 濘音佞 屬繩朱切 屈丘雨切 毒東盧切 束音暑 數上聲 獄于句切 屈音矩

第四折

〔淨扮驛丞上詩云〕往來迎送不曾停。廩給行糧出驛丞。管待欽差猶自可。倒是親隨伴當沒人情。小可是臨江驛的驛丞。昨日打將前路關子來。道廉訪使大人在此經過。不免打掃館驛乾淨。大人敢待來也。〔孛老上云〕老漢崔文遠的便是。自從着我女兒翠鸞尋我那姪兒崔甸士去了。音信皆無。我親到秦川縣。看我那女兒去。天色晚了也。又下着這般大雨。我且在這館驛裏寄宿一夜。明日早行。〔驛丞見科云〕兀那老頭兒。你做甚麼。〔孛老云〕雨大的緊。前路又沒去處。這館驛中不問那裏。胡亂借我宿一夜。明日絕早便去。〔驛丞云〕老頭兒你不知道。如今接待廉訪大人。休要大驚小怪的。你去那廚房簷下歇宿去。〔孛老云〕多謝了。〔下〕〔張天覺引興兒祗從上云〕老夫張天覺。來到這臨江驛也。興兒。你莫不身上着雨來麼。〔興兒云〕老爺。這般大雨。身上衣服都濕透了也。〔張天覺云〕既然是這等。我且在館驛裏避雨咱。〔驛丞接科云〕小的是臨江驛驛丞。在此迎接。請大人公館中安歇。〔張天覺云〕興兒。我一路上鞍馬勞頓。我權且歇息。休要着人大驚小怪的。若驚覺老夫睡呵。我只打你便與我分付去。〔興兒云〕理會的。兀那驛丞。我分付你。大人歇息。不許着人大驚小怪。若打醒了睡。要打我哩。分付你去。〔驛丞云〕這個我知道。〔解子同正旦上〕〔正旦云〕解子哥哥。這一天雨都下在俺兩個身上也。〔解子云〕這大雨若淋殺你呵。我也倒省些氣力。這沙門島好少路兒哩。〔正旦云〕哥哥。這風雨越大了也。〔唱〕

【正宮端正好】雨如傾。敢則是風如扇。半空裏風雨相纏。兩般兒不顧行人怨。偏打着我頭和面。

【滾繡球】當日箇近水邊。到岸前。怎當那風高浪捲。則俺這兩般兒景物淒然。風刮的似箭穿。雨下的似甕瀽。看了這風雨呵委實的不善。也是我命兒裏惹罪招愆。我只見雨淋淋寫出瀟湘景。更和這雲淡淡粧成水墨天。只落的兩淚漣漣。

〔解子云〕你休煩惱。我和你到臨江驛寄宿去來。〔做叫門科云〕館驛子開門來。〔驛丞云〕又是那一個。我開開這門。這弟子孩兒好大膽也。廉訪使大人在這裏歇息。你只在門外。你若大驚小怪的。我就打折你那腿。我關上這門。〔解子云〕可不是悔氣。原來有廉訪使大人在這裏。俺休要大驚小怪的。我脫了這衣服。我自家扭扭乾。〔做脫衣科云〕呀。袖兒裏還有個燒餅。待我吃了罷。〔正旦云〕哥哥。你吃什麼哩。〔解子云〕我吃燒餅哩。〔正旦云〕哥哥。你與我些兒吃波。〔解子云〕我但是吃東西。你便討吃。也罷。我與你些兒吃。〔正旦云〕哥哥。你多與我些兒吃波。〔解子云〕一箇燒餅。我與你些兒吃。你嫌少。沒的。我都與你吃了罷。〔正旦唱〕

【伴讀書】我這裏告解子且消遣。我肚裏饑難分辯。只他這風風雨雨強將程途來踐。走的我觔舒力盡渾身戰。一身疼痛十分倦。我我我立盹行眠。

【笑和尚】我我我捱一夜似一年。我我我埋怨天。我我我敢前生罰盡了淒涼愿。我我我哭乾了淚眼。我我我叫破了喉咽。來來來哥哥我怎把這燒餅來嚥。

〔做哭科云〕哎呀。天也。我便在這裏。不知我那爹爹在那裏也。〔張天覺云〕翠鸞孩兒。兀的不痛殺我也。我恰纔合眼。見我那孩兒在我面前一般。正說當年之事。不知是甚麼人驚覺着我這夢來。皆因我日暮年高。夢斷魂勞。精神慘慘。客館寥寥。又值深秋天道。景物蕭條。江城夜永。刁斗聲焦。感人淒切。數種煎熬。寒蛩唧唧。塞雁叨叨。金風淅淅。疎雨瀟瀟。多被那無情風雨。着老夫不能合眼。我正是悶似湘江水。涓涓不斷流。又如秋夜雨。一點一聲愁。我恰纔分付興兒。休要大驚小怪的。這厮不小心。驚覺老夫睡。該打這厮也。〔興兒云〕我分付他那驛丞了。他不小心。我打這厮去。〔做打驛丞科云〕兀那厮。我分付來。休要大驚小怪的。驚覺老爺睡。倒要打我。我只打你。〔驛丞云〕大叔休打。你自睡去。都是這門外的解子來。我開開這門。我打這厮去。〔做打解子科云〕兀那解子。我着你休大驚小怪的。你怎生啼啼哭哭。驚覺廉訪大人。恰纔那伴當。他便打我。我只打你。〔解子云〕都是這死囚。〔詞云〕你大古裏是那孟姜女千里寒衣。是那趙貞女羅裙包土。便哭殺帝女娥皇也。誰許你麗淚去滴成斑竹。〔正旦詞云〕告哥哥不須氣撲。我冤枉事誰行訴與。從今後忍氣吞聲。再不敢嚎咷痛哭。爹爹也。兀的不想殺我也。〔張天覺云〕翠鸞孩兒。只被你痛殺我也。恰纔與我那孩兒數說當年淮河渡相別之事。不知是甚麼人驚覺我這夢來。〔詞云〕一者是心中不足。二者是神思恍惚。恰合眼父子相逢。正數說當年間阻。忽然的好夢驚迴是何處凄凉如許。響玎璫鐵馬鳴金。只疑是冷颼颼寒砧搗杵。錯猜做空堦下蛩絮西窗。遙想道長天外雁歸南浦。我沉吟罷仔細聽來。原來是喚醒人狂風驟雨。我對此景無箇情親。怎不教痛心酸轉添凄楚。孩兒也。你如今在世為人。還是他身歸地府。也不知富貴榮華。也不知遭驅被擄。白頭爺孤館裏思量。天那。我那青春女在何方受苦。我分付興兒來。你休要大驚小怪的。可怎生又驚覺老夫。〔做打興兒科〕〔興兒云〕老爺休打我。都是那驛丞可惡。〔出見驛丞科云〕兀那驛丞。我着你休大驚小怪的。你怎生又驚覺老爺的睡來。〔詞云〕我將你千叮萬囑。你偏放人長號短哭。如今老爺要打的我在這壁廂叫道阿呀。我也打的你在那壁廂叫道老叔。〔驛丞云〕都是這門外邊的解子。我開開這門打那厮。兀那解子。我再三的分付你休要大驚小怪的。你又驚覺廉訪大人的睡來。你這弟子孩兒。〔詞云〕雖然是被風雨淋淋渌渌。也不合故意的喃喃篤篤。他伴當若打了我一鞭。我也就挎斷你娘的脊骨。〔解子詞云〕只聽的高聲大語。開門看如狼似虎。想必你不經出外。早難道慣曾為旅。你也去訪個因由。要打我好生冤屈。不爭那帶長枷橫鐵鎖愁心淚眼的臭婆娘。驚醒了他這馳驛馬掛金牌先斬後聞的老宰輔。比及俺忍着饑擔着冷。討憎嫌受打拷。只管裏棍棒臨身。倒不如湯着風。冒着雨。離門樓。趕店道。別尋個人家宵宿。〔正旦詞云〕隔門兒苦告哥哥。聽妾身獨言肺腑。但肯發慈悲肚腸。就是我生身父母。且休提一路上萬苦千辛。只脚底水泡兒不知其數。懸麻般驟雨淋漓。急箭似狂風亂鼓。定道是館驛裏好借安存。誰想你惡哏哏將咱趕出。便要去另覓個野店村庄。黑洞洞知他何方甚所。若不是逢豺虎送我殘生。必然的埋葬在江魚之腹。頃刻間便撞起響璫璫山寺曉鐘。且容咱權避這淅零零瀟湘夜雨。〔張天覺云〕天色明了也。興兒。你去門首看是甚麼人。鬧這一夜。與我拏將過來。〔做拏解子正旦見旦認科云〕兀的不是我爹爹。〔張天覺云〕兀的不是翠鸞孩兒。這三年你在那裏來。你為什麼披枷帶鎖的。〔正旦做哭科云〕爹爹不知。自從孩兒離了爹爹。有箇崔老的救了我。他認我做義女。他有個姪兒是崔通。就着他與你孩兒做了女壻。他進取功名去。做了秦川縣令。因他不來取我。有崔老的言語。着我尋他去。不想他別娶了妻房。說我是逃奴。將我迭配沙門島去。一路上只要死的。不要活的。幸得今日遇着爹爹。爹爹也。怎生與你孩兒做主咱。〔張天覺云〕快開了枷鎖者。那厮這等無禮。左右那裏。速去秦川縣與我拿將崔通來。〔正旦云〕爹爹。他在秦川為理。若差人拿他。也出不的孩兒這口氣。須是我領着祗從人。親自拿他走一遭去。正是常將冷眼看螃蟹。看你橫行得幾時。〔同祗從下〕〔崔甸士上云〕小官崔通是也。前日那一個女人。本等是我伯父與我配下的妻子。被我生各支拷做逃奴。解他沙門島去。已曾分付解子。着他一路上只要死的。不要活的。怎麼去了好幾日。也還不見來回話。我那夫人只管將這樁事和我炒鬧不了。〔做驚科云〕怎麼我這眼連跳又跳的。想是夫人又來合氣了。〔正旦領祗從上云〕可早來到秦川縣也。左右。打開門進去。〔做見科云〕兀的不是崔通。左右。與我拏住者。〔崔甸士云〕奇怪。你每是那裏來的。〔祗從云〕廉訪使大人勾你哩。〔正旦云〕崔通。今日我也有見你的時節麼。左右。與我剝去了冠帶。好生鎖着。〔崔甸士云〕小娘子。可憐見。可不道夫乃婦之天也。〔正旦唱〕

【快活三】我揪將來似死狗牽。兀的不夫乃婦之天。任憑你心能機變口能言。〔帶云〕去來。〔唱〕到俺老相公行說方便。

〔崔甸士云〕我早知道是廉訪使大人的小姐。認他做夫人可不好也。〔正旦云〕左右。還有一個潑婦。也與我去拿出來。〔祗從拿搽旦上科〕〔搽旦云〕我也是官宦人家小姐。怎把我做燒火的一般這等扯扯拽拽。你豈不曉得婦人有事。罪坐夫男。這都是崔通做出來的。干我甚事。〔正旦怒云〕左右。與我一併鎖了。〔搽旦云〕且不要囉啤。俺父親做官。專好唱醉太平的小曲兒。我也學的會唱。小姐。待我唱與你聽。〔唱〕

【醉太平】我道你是聰明的卓氏。我道你是俊俏西施。怎肯便手零脚碎竊金貲。這都是崔通來妄指。〔正旦云〕左右。與我快鎖了者。〔搽旦云〕阿喲。我戴鳳冠霞帔的夫人。是好鎖的。待我來。〔除鳳冠科唱〕解下了這金花八寶鳳冠兒。〔脫霞帔科唱〕解下這雲霞五彩帔肩兒。都送與張家小姐粧臺次。我甘心倒做了梅香聽使。

〔正旦云〕左右。都鎖押了。帶他見俺爹爹去來。〔下〕〔張天覺上云〕自從孩兒親拏崔通去了。怎生許久還不見到。〔正旦押崔甸士搽旦上科云〕爹爹。我拏將那兩個賊醜生來了也。〔張天覺云〕那厮敢這等無禮。待老夫寫表申朝。問他一個交結貢官。停妻再娶。縱容潑婦。枉法成招。大大的罪名。一面竟將他兩個押赴通衢。殺壞了者。〔孛老慌上云〕不知什麼人大驚小怪的。我試看咱。〔做認科云〕兀的不是翠鸞孩兒。你在那裏來。〔正旦云〕呀。父親。我認崔通去。他別娶了一個。倒說我是逃奴。將我迭配沙門島去。肯分的遇着我爹爹。如今要將他殺壞了也。〔孛老勸科云〕小姐。怎生看老漢的面上。饒了他這性命。小姐意下如何。〔正旦唱〕

【鮑老兒】他是我今世讐家宿世裏冤。恨不的生把頭來獻。〔崔甸士云〕伯父。你與我勸一勸波。我如今情願休了那媳婦。和小姐重做夫妻也。〔孛老云〕小姐。你只饒了他者。〔正旦唱〕我和他有甚恩情相顧戀。待不沙又怕背了這恩人面。只落的嗔嗔忿忿。傷心切齒。怒氣衝天。

〔正旦引孛老見張科云〕爹爹。這個便是救我命的崔文遠。看恩人面上。連崔通也饒了他罷。〔張天覺云〕那崔通怎好饒的。〔孛老云〕老相公。你小姐元是我崔文遠明婚正配。許與姪兒崔通的。如今情願休了那媳婦。與小姐重做夫妻。可不好也。〔張天覺云〕孩兒你意下如何。〔正旦云〕這是孩兒終身之事。也曾想來。若殺了崔通。難道好教孩兒又招一個。只是把他那婦人臉上。也刺潑婦兩字。打做梅香。伏侍我便了。〔張天覺云〕這也說的有理。左右。將那厮拏過來。看崔文遠面上。饒免死罪。將恩人請至老夫家中。養贍到老。小姐還與崔通為妻。那婦人也看他父親趙禮部面上。饒了刺字。只打做梅香。伏侍小姐。〔搽旦哭云〕一般的父親。一般的做官。偏他這等威勢。俺父親一些兒救我不得。我老實說。梅香便做梅香。也須是個通房。要獨佔老公。這個不許你的。〔張天覺云〕左右。將冠帶來還了崔通。待他與小姐成親之後。仍到秦川做官去者。〔正旦崔甸士俱冠帶搽旦扮梅香伏侍拜見科〕〔張天覺云〕我兒昔日在淮河渡分散之時。誰想有今日也。〔正旦唱〕

【貨郎兒】想着淮河渡翻船的這災變。也是俺那時乖運蹇。定道是一家大小喪黃泉。排岸司救了咱性命。崔老的與我配了姻緣。今日呵誰承望父子和夫妻兩事兒全。

〔崔甸士云〕天下喜事。無過父子完聚。夫婦團圓。容小官殺羊造酒。做個慶賀的筵席。與岳父大人把一杯者。〔做奉酒科〕〔正旦唱〕

【醉太平】不爭你虧心的解元。又打着我薄命的嬋娟。險些兒做樂昌鏡破不重圓。乾受了這場罪譴。爹爹呵另巍巍穩掌着森羅殿。崔通呵喜孜孜還歸去秦川縣。我翠鸞呵生剌剌硬踹入武陵源。也都是蒼天可憐。

【尾煞】從今後鳴琴鼓瑟開歡宴。再休題冒雨湯風苦萬千。抵多少待得鸞膠續斷絃。把背飛鳥紐回成交頸鴛。隔牆花攀將做並蒂蓮。你若肯不負文君頭白篇。我情願舉案齊眉共百年。也非俺只記歡娛不記冤。到底是女孩兒的心腸十分樣軟。

〔張天覺云〕當初失却渡淮船。父子飄流限各天。消息經年終杳杳。肝腸無日不懸懸。已知衰老應難會。猶喜神明暗自憐。漁父偶收為義女。崔生乍見結良緣。從來好事多磨折。偏遇姦謀惹罪愆。苦誓一心同蜀郡。遠尋千里到秦川。劍沉龍浦還重合。鏡剖鸞臺復再圓。秉燭今宵更相照。相逢或恐夢魂前。

〔音釋〕

當去聲 盹敦上聲 咽音烟 塞音賽 竹音主 撲音普 哭音苦 足臧取切 惚音虎 囑音主 叔音暑 渌音路 篤音堵 輔音府 離去聲 宿須上聲 出音杵 腹音府 妄去聲 解上聲

題目 淮河渡波浪石尤風 
正名 臨江驛瀟湘秋夜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