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燕青博魚

Top / 元曲選 / 燕青博魚

同樂院燕青博魚雜劇

李文蔚撰

楔子

〔冲末扮宋江同外扮吴學究領僂儸上〕〔宋江詩云〕幼小鄆城為司吏。因殺閻婆遭迭配。宋江表字本公明。人號順天呼保義。某姓宋名江。字公明。綽號順天呼保義者是也。曾為濟州鄆城縣把筆司吏。因帶酒殺了閻婆惜。一脚踢翻燭臺。延燒了官房。被官軍拏某到官。脊杖了六十。迭配江州牢城軍營。因打梁山經過。遇着晁蓋哥哥。打開枷鎖。救某上山。就讓某第二把交椅坐了。不幸哥哥晁蓋三打祝家莊。中箭身亡。眾弟兄就推某為首。聚三十六大夥。七十二小夥。半垓來的小僂儸。某喜的是兩個節令。清明三月三。重陽九月九。目今正是九月重陽節令。某放眾頭領下山。三十日假限。悞了一日笞四十。悞了二日杖八十悞了三日處斬。有燕青去了四十日。至今未回。悞了某十日假限。常言道軍令無私。怎好饒免。小僂儸蹅着山岡望者。若燕青來時。報復我知道。〔僂儸云〕理會的。〔正末扮燕青上云〕嗨。早悞了假限十日也。〔唱〕

【仙呂端正好】則我這白氈帽半搶風。則我這破搭膊。落可的權遮雨。誰曾住半霎兒程途。〔云〕報復去。道有燕青來了也。〔僂儸云〕諾。報的哥哥得知。有燕青來了也。〔宋江云〕着他過來。〔僂儸云〕着過去。〔正末做見科云〕哥哥喏。〔唱〕我這裏便爆雷也似喏罷擡頭覰。〔宋江怒科云〕燕青。你來了也。〔正末唱〕呀。則見我保保保義哥哥怒。

〔宋江云〕燕青。你告了幾時假限也。〔正末云〕哥哥與了您兄弟一個月假限。〔宋江云〕你去了幾時。〔正末云〕我去了四十日。〔宋江云〕你悞了我幾日假限。〔正末云〕悞了哥哥十日假限。〔宋江云〕你知道我的軍令。悞了我一日假限。該咱處。〔正末云〕笞四十。〔宋江云〕悞了兩日呢。〔正末云〕杖八十。〔宋江云〕悞了三日呢。〔正末云〕處斬。〔宋江云〕你悞了幾日。〔正末云〕我悞了哥哥十日假限。〔宋江云〕你悞了十日假限。更待干罷。小僂儸與我將燕青推出去斬訖報來。〔正末云〕眾弟兄每勸一勸兒波。〔吴學究做跪下勸科云〕刀下留人。哥哥息怒。想燕青在於梁山泊上。也多有功來。怎生看俺眾兄弟之面。饒過他這一次咱。〔宋江云〕眾兄弟每請起論法呵饒不過。看着眾兄弟每的面皮。姑免他項上之罪。脊杖六十者。〔吴學究云〕燕青兄弟。軍中事容不得情。你且受杖者。〔僂儸做打科云〕四十。五十。六十。〔宋江云〕小僂儸。將燕青搶出去。自今日為始。再也不用他了也。〔正末云〕哥哥打了您兄弟也罷。可怎生不用。就趕下山去。〔僂儸做推出門科〕〔正末做沒眼科云〕您兄弟每。可怎生不見您一箇那。呀呀呀。壞了我這眼也。〔僂儸云〕可不早說報的哥哥得知。燕青被打了六十。感了一口氣。壞了眼也。〔宋江云〕學究兄弟。可惜一個好漢。小僂儸。將燕青與我扶上山來者。〔僂儸云〕理會的。〔扶正末做見宋江科〕〔正末云〕哥哥。壞了我這眼也。〔宋江云〕兄弟也。某一時間致怒打了你幾下。不想壞了你這眼。眾兄弟每。看我面皮。每人一隻短金釵。與你下山去尋個良醫。待醫治的好了。你上山來。依舊用着你也。〔正末云〕索是謝了哥哥也。〔唱〕

【幺篇】罷波我枉捨了火也似熱熱的一丹心。早沒了我鏡也似朗朗的雙明目。可着誰養贍我這七尺之軀。想弟兄每虎據了山東路。則撚了個不出力的燕青去。〔下〕

〔宋江云〕燕青去了也。等他醫得眼好了上山來。某依舊用他。亦未為遲。大小頭領。聽某將令。〔詩云〕眾小校聽咱分付。今夜個該誰巡捕。黑地裏悄語低言。不要您頭藏尾露。遇官軍須當殺退。若經商便將拏住。但違了某家將令。斬首級决無輕恕。〔同下〕

〔音釋〕

曾音層 霎音殺 爆音豹 目音暮 贍傷佔切 撚尼蹇切

第一折

〔冲末扮燕大搽旦扮王臘梅外扮燕二同上〕〔燕大詩云〕耕牛無宿料。倉鼠有餘量。萬事分已定。浮生空自忙。小可汴梁人氏。喚做燕和。嫡親的三口兒家屬。渾家王臘梅。元不是我自小裏的兒女夫妻。他是我後娶的。兄弟是燕順。生的鬚髮蓬鬆。只因性子粗糙。眾人起他一個混名。叫做捲毛虎。不知我這兄弟。為着那一件來。徧生兩個眼裏見不的我那嫂嫂。〔燕二云〕怎麼我見不的那。〔搽旦云〕燕大。你這兄弟見我便是罵。我便歹殺者波也是你哥哥的渾家。怎麼這等輕薄。〔燕二云〕哥哥。俺是甚等樣人家。着他辱門敗戶。頂着屎頭巾走。你還不知道。〔燕大云〕兄弟也。我怎生頂着屎頭巾走。〔搽旦云〕你哥哥更是鏖糟頭。〔燕二云〕你道我打不的你麼。〔搽旦云〕燕大。你看你兄弟打我哩。〔燕大云〕兄弟也。你休打你嫂嫂。打我波。〔燕二云〕罷罷罷。俺一搭裏也難住。則今日辭別了哥哥。我離了家中。凍死餓死。再也不上你門來了。嫂嫂。好生侍奉哥哥。俺哥哥若有些好歹。我不道的輕饒素放了你也。〔搽旦云〕你要去自去。你哥哥才三歲兒哩。〔燕二云〕我出的這門來。燕順也離了家中。可也耳根清凈。則今日街市上投托幾箇相識朋友。走一遭出來。〔下〕〔燕大云〕我兄弟搬出去了。大嫂。你心中可快活了也。〔搽旦云〕燕大。你如今却要怎的。〔燕大云〕大嫂。明日是三月三清明節令。多將着些錢鈔。喒要同樂院吃酒去來。〔詩云〕春天日正長。爛熳百花香。同樂院裏吃酒去也。等人稱讚我家裏有這好嬌娘。〔搽旦云〕燕大去了也。我雖然嫁了這燕大。私下裏和這楊衙內有些不伶俐的勾當。我着人尋他去了。這早晚怎生還不見來。且磕些瓜子兒。等着他者。〔凈扮楊衙內上詩云〕花花太歲我為最。浪子喪門世無對。滿城百姓盡聞名。喚做有權有勢楊衙內。自家楊衙內的便是。我和這燕大的渾家王臘梅。有些不伶俐的勾當。爭奈俺兩個則是不能勾稱心。如今他使人來尋我。不知有甚的說話。須索走一遭去此間正是。不好便過去。我則在門首幺喝。他裏頭自有人出來。下次小的每。將那馬與我拴的遠着。〔搽旦見科云〕這是衙內的聲氣。他來了也。待我喚他。衙內。你進屋裏來。〔楊衙內云〕家裏沒人麼。〔搽旦云〕沒人在家。你進來。〔楊衙內入門科云〕姐姐。想殺我也。你喚我來。有甚麼勾當。〔搽旦云〕我雖然嫁了燕大。我真心兒只在你身上。明日是清明三月三。俺兩口兒燒香去。在同樂院裏吃酒。我在那裏等。你疾些兒去。早些兒來。〔楊衙內云〕你明日和燕大在同樂院吃酒去。你先去便等我。我先去便等你。只不要哄我。〔同下〕〔丑扮店小二上詩云〕百般買賣都會做。及至做酒做了醋。算來福氣不如人。只是守着本分做豆腐。自家店小二人的便是。俺這店裏下着個瞎大漢。欠下房宿飯錢。一些沒有。被大主人家怪我。今日喚他出來。我自有個處置。兀那沒眼的大漢。店門首有你個鄉親喚你哩。〔正末上云〕哥哥。你喚我做甚麼那。〔店小二云〕門口有你個親眷尋哩。〔正末云〕哥也。我那裏得那親眷來。你休鬭我耍。〔店小二云〕兀的不在店門首。〔做推科云〕你出去。我關上這門。凍殺餓殺。不干我事。〔下〕〔正末云〕好大雪也。哥哥開門波。再住一夜兒去。真箇不開門那。這裏也無人。自家燕青的便是。自從壞了我這雙眼。下的山來到這店肆中安下。房宿飯錢都少下他的。那小二哥被大主人家埋怨。今日把我趕將出來。便好道男兒不得便。刺頭泥裏陷。𢬵的長街市上盤街兒叫化去咱。〔唱〕

【大石調六國朝】我揣巴些殘湯剩水。打疊起浪酒閒茶。我着些氣呵煖我這凍拳頭。再着些唾揩光我這冷鼻凹。瘦的來我這身子兒沒個麻稭大。兀的不消磨了我刺繡的青黛和這硃砂。眼見得窮活路覓不出衣和飯。怕不道酷寒亭把我來凍餓殺。全不見那昏慘慘雲遮了銀漢。則聽的淅零零雪糝瓊沙。我我我待踮着個鞋底兒去揀那淺中行。先綽的這棒頭來向深處插。

〔帶云〕前街上討不得一些兒。再往後巷裏去。〔唱〕

【喜秋風】我與你便吖吖叫。我與你便磨磨擦。我為甚將這脚尖兒細細踏。我怕只怕這路兒有些步步滑。〔帶云〕似我這模樣。像箇甚的。〔唱〕將那前街後巷我便如盤卦。剛纔個漸漸裏呵的我這手溫和。可又早切切裏凍的我這脚麻辣。

【歸塞北】天那您不肯道是相齎發。專與俺這窮漢做冤家。這雪呵他如柳絮不添我身上絮。似梨花却變做了眼前花。則我這拄杖凍難拏。

〔帶云〕有那等人道。兀的君子。那東京城裏有的是買賣營生。你尋些做可不好那。我道哥也。你豈知我無眼那。他便道尋你那無眼營生做去。哥也。您那裏知道咱。〔唱〕

【雁過南樓】我是一個混海龍摧鱗去甲。我是一隻爬山虎也囉奈削爪敲牙。往常時我習武藝學兵法。到如今半籌也不納。則我這拏雲手怕不待尋覓那等瞎生涯。我能舞劍偏不能疙蹅蹅敲象板。會輪鎗偏不會支楞楞撥琵琶。着甚度年華。

〔楊衙內躧馬領隨從上云〕好大雪也。尋那王臘梅大姐去來。〔做撞倒正末科〕〔正末做起籠住馬科云〕爺須瞎。兒須不瞎。〔楊衙內云〕這厮無禮。他撞着我馬頭。倒把說話傷着我哩。〔正末唱〕

【六國朝】我不向梁山泊裏東路。我則拖的你去開封府的南衙。你做甚麼眼睜睜當翻了人。〔帶云〕兒。我與你去來。〔唱〕我把手摩挲揪住馬。〔楊衙內云〕放手。這厮你好大膽也。敢如此無禮。〔正末唱〕又不是官街窄。怎故意的把人欺壓。你有甚娘忙公事。莫不去雲陽將赴法。我一隻手把銅環來緊掿。那厮多應是兩隻脚把寶鐙來牢蹅。〔楊衙內云〕我打這厮。〔做打科〕〔正末唱〕哎喲。那厮雨點也似馬鞭子丟。不倈偏不的我風團般着這拄杖打。

〔楊衙內云〕這厮手脚倒也來的。我與他纏什麼。我自尋那王臘梅姐姐去。走走走。〔下〕〔燕二冲上云〕弟兄每少罪。改日還席也。〔正末揪住燕二科云〕好呵。清平世界。浪蕩乾坤。你怎麼當街裏打人。〔燕二云〕呸。你看我那命波。兀那君子。我是個步行的人。打你的是個騎馬的。〔正末云〕哥也。我須無眼那。〔燕二云〕住住住。君子。你這眼是從小裏壞了的。可是半路裏壞了的。〔正末云〕哥也。我這眼是半路裏氣壞了的。〔燕二云〕君子也。你倒有緣。我善會神針法灸。我醫好你這眼。你意下如何。〔正末云〕若得如此。我感恩非淺。〔燕二云〕你跟的。我鋪兒裏來。〔做行科云〕這裏便是。我開開這門。君子請穩便。等你這血氣定了時。我與你下針咱。〔正末唱〕

【憨貨郎】莫不是千化身觀音菩薩。救了我這雙無目沿街的叫化。他道是妙手通靈。聖心無假。哥也多謝你箇良醫肯把金針下。我又沒甚的米麥絲麻。哥也你則可憐見我這窮漢瞎。

〔燕二云〕待我取出這金針來。君子坐正着。我下針也。我這針上至泥丸宮。下至湧泉穴太陽穴不敢下針。少陽穴下兩針。咳嗽三裏下兩針。我取出這藥來。是聖餅子用菩薩水調的。君子。張開了口吃藥。這一會兒針藥相投了也。我起針波。吸氣吸氣。君子將你那手摩的熱着揉你那眼。我着你復舊如初也。〔正末唱〕

【歸塞北】他把我眼角兒纔針罷。則我這瘡口兒未結痂。早將我兩隻手揉開了這一對眼。〔帶云〕是好手段也。〔唱〕則當一枚針挑去了一重沙。恰便似日日退殘雪。

〔云〕是誰醫好我這眼來。〔燕二云〕是我醫好了你的。〔正末云〕哥也。你請坐。你是我重生的父母。再養的爺娘。請受您兄弟八拜咱。〔正末做拜科〕〔燕二做扯科云〕且住。我纔醫好了的眼。不爭你拜下去。這血脈望上行。就也無效了。〔正末云〕恁的呵。等我跪一跪。權當做八拜。〔燕二云〕君子。你那裏鄉貫。姓甚名誰。〔正末云〕哥。您兄弟不是歹人。〔燕二云〕誰道你是歹人哩。〔正末云〕哥也。則我是宋江手下第十五個頭領。浪子燕青。哥也。您兄弟不是歹人。〔燕二云〕你不是歹人。是賊的阿公哩。君子。你多大年紀也。〔正末云〕您兄弟二十五歲了。〔燕二云〕我癡長你兩歲。我認義你做個兄弟。你意下如何。〔正末云〕哥哥不棄嫌呵。情愿與哥哥做個兄弟。〔燕二云〕我聽的說。宋江哥哥手下三十六個頭領。多有本事。你試說一遍咱。〔正末云〕我在梁山上。多曾與宋頭領出氣力來。〔唱〕

【初問口】俺也曾那草坡前把濫官拏。則俺那梁山泊上宋江。須不比那幫源洞裏的方臘。你將我這螻蟻殘生廝救拔。我把哥哥那山海也似恩臨廝報答。從今日拜辭了主人家。綽着這過眼齊眉的棗子棍。依舊到殺人放火蓼兒洼。須認的俺狠那吒。

〔云〕哥也。您兄弟有句話。可是敢問哥哥麼。適纔那大雪裏打我的那廝。是什麼人。〔燕二云〕兄弟。休要大驚小怪的。則他便是楊衙內。是個有權有勢的人。打死人如同那房簷上揭一塊瓦相似。你和他打了這一操。他如今不來尋你。就是你的造化了。〔正末云〕哥也。你說那裏話。〔唱〕

【尾聲】你道是他打了我呵似房簷上揭瓦。不信道我打了他呵就着我這脖項上披枷。調動我這莽拳頭。搨動我這長梢靶。我向那前街後巷便去爪尋他。〔帶云〕若見了他呵。〔唱〕我一隻手揪住那廝黃頭髮。一隻手把腰脚牢掐。我可敢滴溜撲活攛那廝在馬直下。〔下〕

〔燕二云〕兄弟去了也。我也收拾些盤纏上梁山見宋江哥哥走一遭去來。〔下〕

〔音釋〕

鏖襖平聲 當去聲 稱去聲 分去聲 揩楷平聲 凹汪卦切 稭音皆 刺音七 黛音代 殺雙鮓切 糝三上聲 踮音店 插抽鮓切 擦七打切 踏當加切 滑呼佳切 辣那架切 齎將西切 發方雅切 甲江雅切 法方雅切 納囊亞切 楞盧登切 窄齎上聲 壓羊架切 掿音鬧 蹅音渣 倈梨靴切 灸音九 薩殺賈切 瞎香假切 揉音柔 痂音家 重平聲 長音掌 臘那架切 拔邦加切 荅音打 那音挪 吒音渣 靶音霸 髮音雅切 掐強雅切

第二折

〔淨扮店小二上詩云〕隔壁三家醉。開埕十里香。可知多主顧。稱咱活杜康。自家是這同樂院前賣酒的。我燒的這鏇鍋兒熱。看有甚麼人來。〔燕大同搽旦上〕〔燕大云〕自家燕大的便是。渾家王臘梅。今日是三月三清明節令。那同樂院前遊春的王孫士女。好不華盛。我與大嫂也去賞玩一賞玩。可早來到了也。〔做見店小二科云〕賣酒的。有乾凈閣子兒麼。〔店小二云〕官人娘子請坐。這間閣子乾凈。〔燕大云〕大嫂。俺在這間閣子裏坐。賣酒的。打二百錢酒來。〔店小二云〕有有有。酒在此。〔搽旦云〕燕大。這同樂院是好景致也。酒便有了。可沒些殽饌。這寡酒如何吃的。你出門去尋些時新的果品。各色的鮮味來。等我寬心的吃幾杯兒。可不好那。〔燕大云〕大嫂。你說的是。你則在這閣子裏坐。我買案酒去也。〔正末挑魚擔上云〕這裏也無人。自家燕青的便是。自從醫好了我這眼。問人借了些小本錢。販買了些鮮魚。時遇着三月三清明佳節。到同樂院裏博魚去咱。〔唱〕

【仙呂點絳脣】剛留的我這沒影孤身。借人資本。為營運。避不得艱辛。則要這兩字衣食准。

【混江龍】可憐咱十分貧窘。恰纔那打魚人賒與俺這賣魚人。憑着我六文家銅鏝。博的是這三尺金鱗。魚也你在荷葉盤中猶跌尾。怎不想桃花浪裏一翻身。我去那新紅盒子內。拏着這常占勝不占輸只愁富不愁窮明丟丟的幾個頭錢問。錢那我若是告一場響豁。便是我半路裏落的這殷勤。

〔叫科云〕博魚。博魚。〔燕大云〕一尾好鮮魚。你這魚是賣的。可是博的。〔正末云〕這魚也博。也賣。〔燕大云〕這尾魚重多少斤兩。要多少錢鈔。你則實說咱。〔正末唱〕

【那吒令】這魚呵。重七斤八斤。你若是博呵。要五純六純。着小人呵。也覓一文半文。〔帶云〕主人家有麼。〔唱〕快與我抹下淺盆。磨下刀刃。你看我雪片也似批鱗。

〔燕大云〕將頭錢來。我和你博這尾魚咱。〔正末云〕哥也。你真個要博魚呵。〔唱〕

【金盞兒】比及問五陵人。先頂禮二郎神。哥也你便博一千博我這肐膊也無些兒困。我將那竹根的蠅拂子綽了這地皮塵。〔云〕哥也。老實的博。〔燕大云〕我也只是博耍子。有什麼老實不老實。〔正末唱〕不要你蹲着腰虛土裏縱。叠着指漫磚上墩。則要你平着身往下撇。不要你探着手可便往前分。

〔燕大云〕你拏頭錢來我看咱。〔正末云〕這箇是頭錢。〔燕大云〕這錢昏字鏝不好。〔正末云〕哥也。這錢不昏。你則睜眼兒看者。〔唱〕

【油葫蘆】則這新染來的頭錢不甚昏。可不算先道的准。手心裏明明白白擺定一文文。〔燕大做博科云〕我博了六箇鏝兒。我贏了也。〔正末唱〕呀呀呀我則見五箇鏝兒乞丟磕塔穩。更和一箇字兒急留骨碌滾。諕的我咬定下唇。掐定指紋。又被這個不防頭愛撇的磚兒穩。可是他便一博六渾純。

〔燕大云〕我贏了也。大嫂。我贏的一尾好鮮魚你看。〔搽旦云〕是一尾好鮮魚也。〔正末跪科云〕哥也。魚便與哥哥。則可憐我這本錢是別人的。可怎生借這尾魚出去。贏了呵。我就拏來還你。〔燕大云〕大嫂。你聽的他說麼。他這尾魚是借的本錢。他問俺借這魚去與人博。若他贏了時。就來還我也。〔搽旦云〕燕大。說那裏話。快將這尾魚煎一半兒。煑一半兒。留着一半兒將的家去。我要吃哩。〔燕大云〕大嫂。你則依着我。將來借與他罷。〔搽旦云〕這尾魚是你贏的。又不是偷他的。搶他的。又不是白要他的。好漢識好漢。輸也輸了。又來借。我不還他。不還他。〔燕大云〕這魚我要還你。爭奈俺大嫂不肯哩。〔正末唱〕

【醉中天】這君子心兒順。那妮子意兒嗔。〔帶云〕我着幾句言語奬奉他咱。嫂嫂。〔唱〕你是那南海南觀音的第一尊。〔搽旦云〕他糖食我。說我是南海南觀音第一尊。我比觀音。則少個淨瓶兒。饒你明說到夜。夜說到明。我不還你。則是不還你。〔正末唱〕怎將俺這小本經紀來掯。〔搽旦云〕燕大。你依着我。將這尾魚煎一半兒。煑一半兒。留一半兒將的家去。〔正末云〕他待煎一半兒。煑一半兒。留一半兒將的家去。〔唱〕可不道這姐姐今年個斷葷。休將那精神來使盡。〔帶云〕常言道十分惺惺使五分。〔唱〕可不道留一分與您兒孫。

〔燕大云〕大嫂。將來還他。艱難的人。可憐見他無本錢也。〔搽旦云〕我本待不還他來。罷罷罷。看你的面上。還了他罷。〔燕大云〕還你這尾魚。你將的去。〔正末云〕多謝了哥哥。〔正末挑擔兒走科〕〔楊衙內冲上云〕我被那惡弟兄每抵死的留着吃酒。可不辜負了王大姐。這早晚等我許多時也。〔做撞正末科云〕這個村弟子孩兒無禮。怎麼敢撞着我。咄。你是什麼人。〔正末云〕小人是個做買賣的人。〔楊衙內云〕你既是做買賣的。將那擔子挑過一邊。你怎生攔着這路。〔做踢倒擔子科云〕怎麼見我來也不𧻞開。〔正末唱〕

【醉扶歸】我粧一個喜臉兒將他來揾。他將那惡性兒把咱哏。〔楊衙內云〕把這兩箇筐子。要做什麼。左右。與我踹碎了。〔正末唱〕呀呀呀他把我個竹眼籠的球樓蹬折了四五根。〔楊衙內云〕連這條匾擔也屈折了罷。〔正末唱〕把我這一條黃桑擔生蹅損。〔楊衙內云〕那持魚的盆子。也拏來摔碎了。〔正末唱〕把我這一個設口樣囫圇的淺盆。〔云〕這是借來的波。爺饒了我罷。〔唱〕可早是打一條通長璺。

〔楊衙內云〕這廝敢這等無禮。想是不曾聞我的名兒。且饒了你個弟子孩兒。快走。我要同樂院裏尋那王臘梅去也。〔正末見店小二科云〕小二哥。我將這擔兒寄在這裏。敢問適纔來的這是什麼人。〔店小二云〕你還不懂的。則他便是楊衙內。〔正末云〕哦。原來那大雪裏打我的。正是這廝。〔唱〕

【後庭花】難道我不親呵認是親。既知恩不報恩。調動我這三尺攔關臂。努起一千條歹鬭觔。誰着你惱了我惡魔神。試嘗咱這精拳一頓。我割捨的發會村。怒吽吽使會狠。便做道佛世尊。這回家也怎地忍。

【金盞兒】我這裏搶起折支巾。拽起夜叉裙。〔楊衙內做見搽旦科云〕姐姐休怪。我來遲了也。〔正末做𢲔楊衙內科云〕哥也。唱着喏去。〔做打楊衙內科〕〔楊衙內打觔斗科〕〔正末唱〕拳着處早可撲的精磚上盹。〔燕大云〕你打死他了也。〔正末云〕哥。你休怕者。〔唱〕看那廝眼朦朧正着昏。我將這大拇指去那廝人中裏掐。〔帶云〕主人家有水將的些來。〔唱〕新汲水那廝面皮上歕。〔楊衙內做嘆氣科〕〔正末云〕哥也。他不死哩。〔唱〕那廝熱拖拖的纔出氣。〔楊衙內舒身科〕〔燕大云〕他早翻過身哩。〔正末云〕他怎麼肯死。〔唱〕那廝他跌躞躞的恰還魂。

〔楊衙內做嘴臉調旦科〕〔正末云〕待我再打這廝。〔楊衙內做怕打哨子下〕〔燕大云〕我倒看不出你這箇博魚的。有恁般好手脚。倒不如只打拳去。我問你委實是那裏人氏。姓甚名誰。〔正末云〕我三更不改名。四更不改姓。哥。我實對你說。我須不是歹人。〔燕大云〕你不是歹人。可是甚人。〔正末云〕則我是宋江手下第十五個頭領。浪子燕青的便是。〔燕大云〕壯士。你姓燕。我也姓燕。你多大年紀了。〔正末云〕我今年二十五歲也。〔燕大云〕不是我要便宜。我可三十五歲。你肯與我做個兄弟麼。〔正末云〕若不棄嫌呵。願與哥哥做個兄弟。〔燕大云〕好好好。大嫂與兄弟廝見咱。〔搽旦云〕這幾年我不曾見你說有甚麼兄弟。今日可可的就認的是你兄弟。着我與他相見。我怕見生人。羞答答的。〔做見科〕〔正末拜科云〕嫂嫂。恕生面少拜識。〔搽旦云〕呸。兩箇眼恰似賊一般的。〔燕大云〕大嫂。你好歹嘴也。〔正末云〕哥也。你兄弟有一句話敢說麼。〔燕大云〕兄弟。你有甚麼話你說。〔正末云〕敢問哥哥。這嫂嫂敢不和哥哥是兒女夫妻麼。〔燕大云〕兄弟。你好眼毒也。你怎生便認的出來。〔正末唱〕

【賺煞尾】你看這䯼髻上扭的出那棘針油。面皮上刮的下那桃花粉。只這兩樁兒管做了你個哥哥的禍根。穿着些素淡衣服越風韻。儿的不是天生成玉軟香溫。我見他扭回身。抖擻下精神。則被他那眼角眉尖斷送了春。〔正末做打耳喑科云〕哥也。可是這般。〔燕大云〕我知道了也。〔正末唱〕我恰纔舌貼着你那耳輪。敢可也一言難盡。哎哥也你是個好男兒休戴着這一頂屎頭巾〔下〕

〔燕大云〕大嫂。天色將晚也。俺和你回家去來。〔同下〕

〔音釋〕

鏝音漫 刃仁去聲 掯肯去聲 葷音昏 揾溫去聲 哏狠平聲 蹬音鄧 璺音問 吽音烘 盹敦上聲 歕噴平聲 𨇾音燮

第三折

〔搽旦上云〕自家同樂院裏見了衙內。又不曾說的一句梯氣話。回到家中。我心裏則自想着。今日是八月十五日中秋節令。我纔和燕大燕青在前聽上飲酒翫月。我將那酒冷一鍾。熱一鍾。冷一碗熱一碗。灌的他兩個爛醉。我如今打發他在房中都歇息去了。可是為何。我心中不待與他吃酒。我則想着衙內。我藏下些好案酒果品。只等衙內到來。我和他悄悄的自到後花園吃幾杯兒。我已多時着人叫他去了。這早晚敢待來也。〔楊衙內上云〕自家楊衙內的便是。自從王大姐相約。我在同樂院裏着那個人打了我一頓。我再也不曾見他。不知那厮是什麼人。如今王大姐着人來尋我。相約晚間在他家說話。須索走一遭去。〔做見搽旦科云〕大姐。你可記的當日同樂院前那漢子是什麼人。險些兒被他打死我也。如今你家燕大在那裏。〔搽旦云〕衙內。燕大醉了。我打發他在房中睡哩。你進家裏來。〔楊衙內云〕我單為你。着那厮打了這一頓。你又叫我怎的。〔搽旦云〕這也是你自家的悔氣。着那厮打。我好不心疼哩。我如今整備下好酒好食。與你到後花園亭子上吃幾杯兒酒。一來就與你陪話。二來和你取一回快樂。〔楊衙內云〕你那裏是我姐姐。就是我的娘哩。你只不要耍我。〔搽旦云〕我怎麼耍你。我和你吃酒去來。〔楊衙內云〕去去去。〔同下〕〔正末拏席上云〕自從來到哥哥家中。可早半年光景也。時遇八月十五日。中秋節令。我和俺哥哥前廳上多飲了幾杯酒。覺的身上煩熱。我到那後花園亭子上乘涼去咱。〔唱〕

【中呂粉蝶兒】鼓打初更。是誰人推出這一輪明鏡。原來是配金烏那兔魄東生。這早晚玉繩高。銀河淺。恰正是夜闌人靜。端的這月白風清。我則見滴溜溜倒垂着斗柄。

【叫聲】我恰纔便橫飲到兩三巡。灌得我來酩酊。酩酊。猶未醒。〔帶云〕怪道我這脚趔趄站不定呵。〔唱〕原來那一盞盞都是甕頭清。

〔帶云〕來到這月臺上。將席子展開。待我睡一覺咱。〔唱〕

【醉春風】我鋪的這艾葉紋藤席淨。掇過這桃花瓣石枕冷。醉魂兒偏喜月波涼。就這搭兒裏挺挺。滿鼻凹清風。拍胸膛爽氣。落的這徹骨毛索性。

〔帶云〕我是聽這上衙更鼓咱。〔做打二鼓科〕〔唱〕

【倘秀才】鼓打到一更也那二更。犬吠到三聲也那四聲。〔搽旦同楊衙內上搽旦云〕衙內。喒兩個往那黑地裏走。休往月亮處。着人瞧見。要說短說長的。喒兩個打着個暗號。赤赤赤。〔楊衙內搽旦做跳過正末身科〕〔正末唱〕我這裏呵欠罷翻身打個囈掙。〔搽旦云〕赤赤赤。〔楊衙內云〕赤赤赤。〔正末唱〕驀見個女娉婷引着個後生。

〔搽旦叉楊衙內行科云〕赤赤赤。〔正末唱〕

【叫聲】眼見的八九分是姦情。是誰家鬼精。鬼精。做出這喬行徑。〔搽旦云〕穿的那衣服。拖天掃地的。一脚踹着。不險些兒絆倒了。攞起衣服來。走走走。赤赤赤。〔楊衙內云〕赤赤赤。〔正末唱〕怎知道黑影裏偏撞着俺這潑燕青。

【滾繡球】俺這裏將怪眼睜。〔搽旦云〕把脚擡的輕着些兒。不要走的響了。着人聽見又揑舌也。〔正末唱〕他那裏擡的脚步兒輕。他若是但回身我在這背陰中掩映。〔楊衙內扯搽旦科〕〔搽旦云〕折了你那手爪子。走便走。這麼扯扯拽拽的做什麼。〔正末唱〕則見他廝扯拽悄地前行。〔楊衙內云〕赤赤赤。〔搽旦云〕赤赤赤。〔正末唱〕那厮赤的喚了一聲。那妮子赤的應了一聲。早是這吃敲才膽硬。〔搽旦云〕喒來到這亭子上也。推開這門進來了。關上門。打開吊窗。把這芭蕉扇合着這酒。把這梨花樣磁缽遮着暗燈。但有人來你就打吊窗裏跳出去。怕做甚麼。喒兩箇自在吃幾鍾兒。〔楊衙內云〕好好。我和你吃的醉了。方纔有興。〔正末云〕這廝亭子上去了也。〔唱〕我見他笑吟吟推入門桯比及我唾潤開窗紙偷睛覰。他可也背靠定球樓側耳聽。〔搽旦云〕我這般赤心的待你。只怕你忘了我好處。我要你說箇誓來。〔楊衙內云〕我若負了你的心呵。燈草打折脚古拐。現報在你眼裏。〔正末唱〕他說什麼海誓也那山盟。

〔搽旦云〕你再吃一鍾。我也吃一鍾。〔正末云〕這事不中。喚俺哥哥去來。〔做喚燕大科云〕哥哥。你出來。〔燕大上云〕兄弟。深更半夜。你喚我做什麼。〔正末云〕哥哥。俺嫂嫂有姦夫也。〔燕大云〕兄弟。你嫂嫂不是這般人。有姦夫在那裏。〔正末云〕在後花園中亭子上。正在那裏吃酒哩。喒和你拏去來。〔燕大云〕兄弟。拏他做什麼。他吃了酒好歹去也。〔正末云〕我蹅開這門咱。〔正末做蹅開門科〕〔燕大云〕快拏住姦夫。〔楊衙內做慌科云〕有人來了。我打這吊窗裏跳出去。走走走。〔下〕〔正末云〕嗨。這廝可走了也。〔燕大云〕好。走了倒是場乾淨。你這賤人。我且問你。怎生與姦夫在這裏吃酒。〔搽旦云〕姦夫在那裏。姓張姓李。姓趙姓王。可是長也矮。瘦也胖。被你拏住了來。天氣暄熱。我來這裏歇涼。那裏討的姦夫來。常言道捉賊見贜。捉姦見雙。燕大。你既要拏姦。如今還我姦夫來便罷。若沒姦夫。怎把這樣好小事兒贓誣着我。我是個拳頭上站的人。肐膊上走的馬。不帶頭巾男子漢。丁丁當當響的老婆。燕大。我與你要見一個明白。〔正末唱〕

【幺篇】你這個養漢精。假撇清。你道是沒姦夫抵死來瞞定。恰纔個誰推開這半破窗欞。〔搽旦云〕我支開亮窗。這裏趁風歇涼來。〔正末唱〕誰揉的你這鬢角兒鬆。〔搽旦云〕我恰纔呼貓。是花枝兒抓着來。〔正末唱〕誰捏的你這腮斗兒的青。〔搽旦云〕我恰纔睡着了。是鬼捏青來。〔正末唱〕可也不須你折證。見放着一個不語先生。誰着這芭蕉葉紙扇翻合着酒。誰着這梨花樣磁缽倒暗着燈。這公事要辯個分明。

〔正末云〕哥也。這等婦人要做什麼。與我殺了者。〔燕大云〕兄弟。我便要殺他。也沒的刀那。〔正末拔刀科云〕兀的不是刀。〔燕大做殺搽旦科〕〔搽旦云〕我那親哥哥。如今天氣熱。你便殺了我。到那寒冬臘月裏害脚冷。誰與你焐脚。〔燕大云〕兄弟。不爭我殺壞了他。誰與我焐脚。我委實下不的手。〔正末云〕哥也。你殺不的。我替你殺。〔搽旦叫科云〕有殺人賊也。〔楊衙內領隨從冲上云〕這廝無故殺人。令人。與我拏住這兩個殺人的。都下在死囚牢裏去者。〔隨從做拏住正末燕大科〕〔搽旦云〕好也。好也。如今都綁下在死囚牢裏去了。看你可有本事再來殺我。〔燕大云〕兄弟也。似此可怎了。〔正末云〕哥。我恰纔不說來。〔唱〕

【煞尾】則你個紙做的瓶兒怎拔乾的井。蠟打的鍬兒怎撅就的坑。你道他有體態。有聰明。知你的意。會你的情。有他時春自生。沒他時坐不寧。怎知他欠本分。少至誠。忒淫濫蘇小卿。不值錢王桂英。拏住了姦夫你又殺不成。倒被他拖入囚牢死狗似撐。也不是我病僧勸患僧。有一日押向雲陽市上行。只等的高叫開刀和那聲。方纔道悔不當初你可便恁時節省。〔同燕大下〕

〔楊衙內云〕大姐。你方纔放心了。把這兩箇放在牢中牢死了。俺兩個做了永遠夫妻。可不快活也。〔搽旦云〕衙內。只等結果了他。喒就沒人管的着了。憑着我這一片好心。天也與俺這條兒糖吃。〔同下〕

〔音釋〕

酩音茗 酊丁上聲 趔劣平聲 趄且上聲 甕翁去聲 瓣音扮 索音嫂 囈音異 掙爭去聲 驀音陌 娉批明切 攞羅去聲 缽音撥 興去聲 桯音刑 聽平聲 焐烏去聲 鍬粗消切

第四折

〔燕二上云〕自家燕順便是。自與燕青分別之後。到於梁山泊上。投見宋江哥哥。就收留我做個頭領。聽知的俺哥哥燕和落在那婦人彀中。連兄弟燕青也着絆了。我問宋江哥哥。告了一箇月假限。背着一包袱金珠寶貝。救兩個兄弟走一遭去來。〔詩云〕拜辭了宋江哥哥。不辭憚碌碌波波。為兄弟忘生捨死。早救出地網天羅。〔下〕〔楊衙內上云〕誰想燕大下在牢中。他兩個劫了牢走了。更待干罷。我領着眾弓兵。不問那裏趕將去。〔下〕〔正末拏枷燕大背衣服同上〕〔燕大云〕兄弟。這早晚往那裏去好。〔正末云〕哥哥。走走走。〔唱〕

【雙調新水令】正風清月朗碧天高。〔帶云〕好怪那。〔唱〕可怎生打獨磨覓不着官道。〔燕大云〕兄弟。若有人追來時。我可𧻞在那裏。〔正末唱〕你去那大北坡踉蹌走。〔燕大云〕兄弟你呢。〔正末唱〕喒則去那小道兒上隔斜抄。行不到半里其高。則聽的腦背後喊聲鬧。

〔燕大云〕兄弟。背後有人追來了。這早晚黑洞洞的。可往那裏𧻞去。〔正末云〕哥也。我支分與你𧻞那厮咱。〔唱〕

【沉醉東風】你去這白革坡潛踪躡脚。〔燕大云〕兄弟也。你呢。〔正末唱〕我在這黃葉林屈脊低腰。我曲躬躬的向地皮上伏。立欽欽把松樹來靠。直挺挺按定枷稍。我這裏聽沉了多時靜悄悄。我則見火把和那燈籠可都去了。

〔云〕哥也。你則在這裏。我迎的那厮每去咱。〔燕大云〕兄弟。我則在這裏等着你也。〔正末下〕〔楊衙內同搽旦引弓兵上〕〔搽旦云〕衙內。兀的不是燕大。〔楊衙內云〕正是燕大。拏繩子來綁了他。〔綁科云〕把這厮綁在這裏。還有一個哩。喒尋那個去來。〔同搽旦下〕〔燕大云〕天那。着誰人救我也。〔正末再上科〕〔燕大云〕兄弟被姦夫淫婦將我綁在這裏。你救我咱。〔正末唱〕

【攪筝琶】急的我心兒跳。好一似熱油澆。為甚麼乾支剌吐着舌頭。呆不騰瞪着個眼腦。鼻凹裏冷氣出。咽喉內熱涎潮。元來是一縷麻縧。誰把個活套頭將他拴住了。〔帶云〕我若來的遲呵。〔唱〕爭些兒一命難逃。

〔燕大云〕兄弟。我被那姦夫淫婦險些兒斷送了也。〔正末云〕哥也。姦和你趕那厮去來。〔同下〕〔燕二云〕我趁着這月色微明。連夜趲到汴梁。救拔我那燕青兄弟去也。〔正末上做撞見科〕〔喝云〕咄。那裏來的是什麼人。〔燕二云〕你說你是那個。〔正末云〕則我梁山泊好漢燕青的便是。〔燕二云〕兄弟。我便是捲毛虎燕順。〔燕大云〕喏。報報報。〔燕二云〕怎的。〔燕大云〕元來是我兄弟燕二。大家耍一會。〔正末唱〕

【喬木查】俺撩開衣拽起脚。剛轉過這林薄。只聽的可磕擦閃出個人來到。元來是俺哥哥厮撞着。

〔云〕哥哥。我問你。黑夜裏到那裏去。〔燕二云〕兄弟。我如今也在梁山泊上做箇頭領了。聞知你和大哥被楊衙內拏下死囚牢裏。只在早晚要殺壞你兩箇。因此上告了一個月假限。特來救你。〔正末唱〕

【甜水令】我則道你法灸神針。周流湖海。發賣醫藥。元來你也要弄俺這家刀。可怎生在曠野荒郊。月黑時光。風高天道。獨自個背着衣包。

〔燕二云〕我這包裹裏都是些金珠寶貝。要將來上下使用。救拔你兩個的。〔正末唱〕

【折桂令】我有甚犯法違條。只為那淫婦姦夫。險送了你個共乳同胞。你待要使用金銀。打通關節。救拔囚牢。則俺燕青呵須不是鷹心雁爪。早跳出虎穴狼巢。〔燕二云〕且喜兄弟今日逍遙無事了也。〔正末唱〕你說甚無事逍遙。爭知我怒氣難消。我若不殺的這兩個無徒也。怎顯的我半世英豪。

〔楊衙內同搽旦引弓兵上云〕黑洞洞的不知那個死囚那裏躲了。大姐。我們且結果了那個綁的去。與你拔了這眼中的釘子哩。〔正末喝云〕兀的不是姦夫淫婦。你往那裏走。〔做拏住科〕〔眾弓兵云〕不好了。我每走了罷。將軍不下馬。各自奔前程。〔下〕〔楊衙內云〕我要拏他。倒被他拏了我也。〔搽旦云〕元來是我兩個叔叔。我道你是好人那。〔正末云〕將這兩個賊男女都執縛定了。押回山寨。見我宋江哥哥去來。〔唱〕

【離亭宴歇指煞】半合兒歇息在牛王廟。一直的走到梁山泊。若見俺公明太保。還了俺這石榴色茜紅巾。柳葉砌烏油甲。荷葉樣煙氈帽。百煉鋼打就的長朴刀。五色絨刺下的香綿襖。〔帶云〕便是俺大哥也。〔唱〕一齊的去那皖子城中送老。上稍裏不眠花。下場頭少不得落一會草。

〔宋江領僂儸冲上云〕某乃宋江是也。今有兄弟燕青着絆。有燕順告假救他去了。某如今親領一枝軍馬。接應燕青去來。〔做見科〕〔宋江云〕燕青兄弟。這樁事我遣神行太保戴宗打探明白。早已知道也小僂儸將這姦夫淫婦與我繩纏索綁拏上山去。縛在花標樹上。殺壞了者。一面敲牛宰馬。殺羊造酒。做一個慶喜的筵席。〔詞云〕則俺三十六勇耀罡星。一個個正直公平。為燕大主家不正。親兄弟趕離家庭。楊衙內敗壞風俗。共淫婦暗約偷情。將二人分屍斷首。梁山上號令施行。這的是與民除害。不枉了浪子燕青。

〔音釋〕

彀音搆 踉音凉 蹌音鎗 脚音皎 剌音辣 瞪音呈 咽音烟 薄巴毛切 着池燒切 藥音耀 巢鋤昭切 泊巴毛切 茜阡去聲 皖喚上聲 罡音剛 離去聲

題目 梁山泊宋江將令 
正名 同樂院燕青博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