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玉壺春

Top / 元曲選 / 玉壺春

李素蘭風月玉壺春雜劇

武漢臣撰

第一折

〔老旦扮卜兒上〕〔詩云〕教你當家不當家。及至當家亂如麻。早晨起來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老身嘉興府人氏。姓李。有一個女孩兒。小字素蘭。幼小間學成歌舞吹彈。做着個上廳行首。這裏也無人。我這個女兒也不是我親養的。他自身姓張。幼小間過房與我做義女。如今十八歲了。詩詞歌賦。針指女工。無不通曉。生的十分大有顏色。時遇清明節令。着女孩兒梳粧打扮了。領着梅香去郊外踏青賞玩去。早些兒來家。老身無甚事。往劉媽媽家吃茶去也。〔下〕〔正末扮李斌引琴童上云〕小生姓李名斌。字唐斌。別號玉壺生。本貫維揚人也。自幼攻習儒業。因遊學來至嘉禾地方。這是古秀州。乃江南繁華勝地。今日清明。傾城士民。盡往郊外遊。春賞玩。小生引着琴童。前往郊外散心。小生暗想。寒窗下曾受十載苦功。他日必奪皇家富貴。豈不聞十年窗下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信有之也。〔唱〕

【仙呂點絳唇】映雪窗前。豈辭勞倦攻經典。甲榜爭先。獨占文場選。

【混江龍】赴瓊林飲宴。不枉了青燈黃卷二十年。有郎官過盞。中使傳宣。御酒淋漓袍袖濕。宮花蹀躞帽簷偏。列紫衫銀帶。聽玉管冰絃。挑絳紗紅燭。對皓月遙天。醉醺醺紅粧扶策下瑶堦。氣昂昂朱衣迎接離金殿。擺列着玉簪珠履。准備着寶馬銀鞭。

〔琴童云〕相公。時遇春天清明節令。你看這郊外人稠物穰。都是賞心樂事。真個好熱鬧也。〔正末唱〕

【油葫蘆】則見那仕女王孫遊上苑。人人可便賞禁煙。則見那桃花散錦柳飛綿。語關關枝上流鶯囀。舞翩翩波面鴛鴦戀。這壁廂羅綺叢。那壁廂鼓吹喧。抵多少笙歌鬧入梨花院。可兀的就芳草設華筵。

【天下樂】則待要悶向秦樓列管絃。青帘。風外懸。嗔遊人醉眠芳徑軟綠陰中聞鷓鴣。紅香中啼杜鵑。休辜負艷陽三月天

〔云〕琴童。你看那香車寶馬。來往交雜。正好賞心樂事也呵。〔唱〕

【那吒令】一叢叢香車翠輦。一隊隊雕鞍駿𩣵。一簇簇蘭橈畫船。一攢攢蹴球場。一處處鞦韆院。一行行品竹調絃。

【鵲踏枝】一個個玉天仙。一雙雙美嬋娟。一層層錦塢花溪。一里里翠遶珠圈。一步步丹青扇面。一段段流水桃源。

〔云〕你看如此春景。真乃咏之不足。玩之有餘。明明是一幅丹青圖畫也。〔唱〕

【寄生草】端的是萬萬首詩難盡。千千筆畫不全。日暄暄芳草汀晴沙暖襯鴛鴦薦。露涓涓楊柳樓柔絲困擺黃金線。風習習杏花村粉墻亂落胭脂片。翻滾滾玉闌干搧粉翅飛倦採香蝶。急煎煎翠池塘展烏衣忙殺銜泥燕。

〔云〕琴童。天色早哩。俺慢慢的行。〔旦扮李素蘭引梅香上云〕妾身姓李。小字素蘭。自幼習學些談諧歌舞。做着個上廳行首。時遇春天清明節令。母親言語。着梅香跟着妾身。郊外散心。梅香。你看那萬紫千紅。遊人甚廣。俺來到這花深去處。將那春盛擔兒。放在一壁。俺慢慢的賞玩咱。〔正末云〕好一個小娘子也。〔旦云〕好一個俊秀才也。〔梅香云〕好一個傻琴童也。〔琴童云〕好一個醜梅香也。〔梅香云〕你也不俊。〔正末唱〕

【六幺序】呀。猛見了心飄蕩。魂靈兒飛在天。怎生來這搭兒遇着神仙。他那裏眼送眉傳。我這裏腹熱心煎。兩下裏都思惹情牽。他則管送春情不住相留戀。引的人意懸懸似熱地蚰蜒。他生的身軀嬝娜真堪羡。更那堪眉彎新月。步蹙金蓮。

【幺篇】好着俺俄延。熬煎。眼暈頭旋。有口難言。兀的不送了我也這一搭兒平原。他那裏褪後趨前。俺這裏意馬心猿。幾時得共宿同眠。若天公肯與人方便。成就了一世姻緣。若是風亭月館諧鶯燕。但得他舌尖上甜唾。纔止住這口角頭頑涎。

〔旦云〕梅香。你問那秀才。那裏人氏。姓甚名誰。〔梅香見末科〕秀才萬福。〔正末云〕琴童接了馬者。〔琴童云〕牢墜鐙。〔正末云〕小娘子祗揖。〔梅香云〕秀才。俺姐姐使我來問秀才那裏人氏。姓甚名誰。〔正末云〕小生揚州人氏。姓李名斌。字唐斌。別號玉壺生。今年方纔二十八歲。未曾娶妻哩。〔梅香云〕也是個傻厮。誰管你娶妻也不曾。〔正末云〕小生則這般道。〔梅香云〕我回俺姐姐話去。姐姐。那秀才揚州人氏。姓李名斌。字唐斌。年方二十八歲。〔旦云〕梅香。你問那秀才。我有心請他來花塢中。將喒那酒餚共飲幾杯。看他心下如何。〔梅香見末科云〕秀才。俺姐姐說來。請你去那花塢中飲幾杯酒。你心下如何。〔正末云〕小生願隨鞭𨮴。〔梅香云〕你看他一讓一個肯。〔正末見旦科云〕姐姐祗揖。〔旦云〕秀才萬福。〔正末云〕敢問姐姐誰。氏之家姓甚名誰。〔旦云〕妾身是本處上廳行首。姓李。小字素蘭。今日因賞清明節令。幸遇尊顏。妾身有菲饌蔬酒。若蒙不棄。共飲幾杯。未知尊意如何。〔正末云〕感承姐姐厚意。小生焉敢違命。〔旦云〕梅香。將酒過來。我與秀才遞一杯。〔正末云〕量小生有何德能。敢勞姐姐如此相待也。〔唱〕

【後庭花】感謝你個曲江池李亞仙。肯顧戀這貶江州白樂天。願你個李素蘭常風韻。則這個玉壺生永結緣。雙通叔敢開言。着你個蘇卿心願。我雖無那走江湖大本錢。也敢賠家私住幾年。

【柳葉兒】也養的恁滿門宅眷。也是我出言在駿馬之前。哎。你個謝天香肯把耆卿戀。我借住臨川縣。敢買斷麗春園。一任着金山寺擺滿了販茶船。

〔旦云〕秀才若肯屈高就下。妾身願與秀才做一程兒伴。妾身有隨身的翠珠囊一枚。更有二十五輪香串一腕。與秀才權為信物。只望貴脚早踏賤地。〔正末云〕姐姐見賜之意。小生合當拜受。小生有掠𩬆角的玉螳螂一枚。白羅春扇一把。送姐姐權且收留。亦為信物。〔旦云〕此信物妾身收留。來日專候秀才。休得失信。〔正末云〕小生孔子門徒。焉敢失信也。〔唱〕

【賺煞】我得了這沉香串翠珠囊。你收取這玉螳螂白羅扇。四件兒是喒這玉潔冰清意堅。〔旦云〕秀才。則是一件。爭奈老母嚴惡。休得見責。〔正末云〕姐姐放心。〔唱〕料的這入馬東西應不免。我着他揀口兒食換套兒穿。任抓掀。不是我撥萬論千。常𢬵着賣了城南金谷園。若你個李素蘭意專。這玉壺生情願。我情願一春常費買花錢。〔下〕

〔旦云〕天色晚了也。梅香。喒回家去來。〔下〕

〔音釋〕

斌音賓 蹀音迭 躞音屑 策釵上聲 稠音紬 穰人掌切 帘音簾 鷓遮去聲 鴣音姑 輦連上聲 𩣵音寃 橈音饒 踘音菊 襯初艮切 蝶音爹 傻商鮓切 蚰音尤 蜒音延 嬝音鳥 娜挪上聲 暈音韻 褪吞去聲 涎徐煎切 塢音五 抓莊瓜切 掀音軒

楔子

〔冲末扮陶伯常引祗候上〕〔詩云〕三年為吏在錢塘。近奉徵書入建章。自省循良無實政。終慚父老說甘棠。小官姓陶。名綱。字伯常。廣陵人也。由進士及第。授杭州同知之職。今奉聖人的命。取小官赴京。路從嘉興府過。此處有一故友。乃是李玉壺。據此人文學。還在小官之上。爭奈此人以花酒為念。墮了功名。小官在此驛亭中等候。已曾着人請他去了。左右的。門首覰者。若來時。報復我知道。〔正末引琴童上云〕小生李玉壺。今有故友陶伯常相公。在驛亭中相請。小生須索走一遭去。門上的。報復去。道有李玉壺特來拜見。〔祗候報科〕報相公得知。有李玉壺求見。〔陶伯常云〕道有請。〔見科正末云〕早知哥哥來到。只合遠接。接待不及。勿令見罪。〔陶伯常云〕數載不見。有失動問。兄弟請坐。〔正末云〕哥哥。請問因何至此。〔陶伯常云〕兄弟不知。今有聖人命。取小官赴京。路從此過。聞知兄弟在於此處風月。兄弟。你有滿腹才學。不思進取功名。只以花柳為念。小官恐怕誤汝一生大事。如之奈何。〔正末云〕老兄嚴訓。焉敢不從。因愚弟疎狂。致勞尊念。李斌得罪於仁兄。有玷於名教。雖然如此。爭奈此妓非風塵之態。乃貞節之婦。故此留心於他。實非李斌荒淫。〔陶伯常云〕既賢弟堅心。有難割遣。如今小官行促。賢弟平日有甚麼做下文章。待小官齎至都城保奏。但得進身。以盡朋友之心。可是何如。〔正末云〕辱弟有作下的萬言長策。萬望哥哥提拔。〔陶伯常云〕將來我看咱。〔做遞策接看科云〕好寫染也。小官將此萬言長策。親到聖人跟前。舉薦你為官。必不負所託。〔正末云〕多謝了哥哥。〔陶伯常云〕小官則今日便索與賢弟長別也。〔正末唱〕

【仙呂端正好】赴皇都。趨天闕。現如今國家選用豪傑。〔陶伯常云〕據賢弟文章。必得重用。〔正末唱〕憑着我三冬足用文章絕。揮翰墨。走龍蛇。穿宮錦。着朝靴。封官爵。享豪奢。那時分。恁時節。我可將仁兄結草的這銜環謝。〔下〕

〔陶伯常云〕兄弟去了也。小官不敢久停久住。將着此萬言長策。回京師見聖人走一遭去。〔下〕

〔音釋〕

齎音躋 闕區也切 傑其耶切 絕藏靴切 節音姐

第二折

〔卜兒上云〕老身是李素蘭的母親。自從去年清明時。俺那女孩兒領將一個秀才來家。他兩個過的綢繆。不離寸步。那廝初來時。使了些錢鈔。如今篩子裏喂驢漏豆了。趕也趕不將他出去。似這般呵。俺家裏吃甚麼。近日有個客人。姓甚喚做甚舍。他要和俺女孩兒吃酒。他又有錢。今日來俺家裏吃茶。小的。他若來時。報我知道。〔争扮甚舍上云〕自家是山西平陽府人氏。姓甚。人都叫我甚舍。鄉裏老的每。見我有這人才模樣。與我起了個表德。喚我做甚黑子。我裝三十車羊羢潞紬。來這嘉興府。做些買賣。此處有一個上廳行首李素蘭。生得十分大有顏色。我有心要和他做一程兒伴。那虔婆請我今日在他家吃茶。走一遭去。媽媽在家麼。〔卜兒云〕甚舍來了也。請家裏坐。〔做見科〕〔甚舍云〕媽媽。我今日一逕的來你家吃茶。〔卜兒云〕甚舍。俺孩兒有一個舊人。我將那廝趕了去。可留着你在家裏住。〔甚舍云〕妳妳。我與你二十兩銀子做茶錢。你若肯將女孩兒嫁與俺。我三十車羊羢潞紬。都與妳妳做財禮錢。〔卜兒云〕甚舍。你放心。我和我女孩兒說去。他若肯了。我着梅香來喚你。〔甚舍云〕多謝妳妳。我回客店中去。只等你回報。〔下〕〔卜兒云〕甚舍去了也。我到臥房中和素蘭說知。不怕他不肯。〔下〕〔旦引梅香拏畫上云〕妾身李素蘭。自從與李玉壺作伴。可早一載有餘也。俺兩個赤心相待。他是李玉壺。我是素蘭。畫了一軸畫兒。畫着玉壺裏面。插着一朵素蘭花兒。俺李玉壺親題一首詞。寄玉壺春。就寫在上面。將俺當日初相見時。表信的翠珠囊玉螳螂。掛在兩邊。朝朝宴會。夜夜歡娛。妾身就記此玉壺春。旋打新腔歌唱。今日李玉壺往街市上探望幾位相識去了。這早晚敢待來也。梅香。一壁廂安排下茶飯酒餚。待我和他食用。身子有些困倦。略且歇息咱。〔旦做睡科〕〔正末引琴童上云〕多蒙陶伯常哥哥。將我萬言長策去了。未知道舉薦如何。〔歎科〕嗨。也非我不想功名。甘心流落。只是我與素蘭作伴歲餘。兩意綢繆。因此不能割捨。〔琴童云〕相公。你不思進取功名。只要上花臺做子弟。有甚麼好處。〔正末云〕琴童。你那裏知道。做子弟的聲傳四海。名上青樓。比為官還有好處。做子弟的有十個母兒。一家門。二生像。三吐談。四串仗。五溫和。六省傍。七博覽。八歌唱。九枕席。十伴當。做子弟的須要九流三教皆通。八萬四千傍門盡曉。纔做得子弟。非同容易也呵。〔唱〕

【南呂一枝花】每日家春風燕子樓。夜月鳴珂巷。鶯花脂粉社。詩酒綺羅鄉。弄玉團香。助豪氣三千丈。列金釵十二行。我是個翠紅堆傅粉的何郎。花衚衕畫眉的張敞。

【梁州第七】我去那錦被裏舒頭作耍。紅裙中插手難當。爭鋒處准備着施謀量。顯吹彈歌舞。論角徵宮商。使心猿意馬。逞舌劍唇鎗。着那等嫩鴿鶵眼腦着忙。訕杓倈手脚慌張。若是我老把勢展旗旛立馬停驂。着那俊才郎倒戈甲抱頭縮項。俏勤兒卸袍盔納款投降。論胸襟。紀綱。我是寨兒中風月的元戎將。善吟咏會波浪。能譔梨園新樂章。我可便旋打會新腔。

〔做到科云〕梅香。姐姐在那裏。〔梅香云〕姐夫。你來了也。俺姐姐歇息哩。我喚他去。〔正末云〕你休喚姐姐。則恐怕驚着他。我試看波。〔唱〕

【牧羊關】見一朵嬌蘭種。似風前睡海棠。好受用也鴛枕牙牀。風流盡繡褥羅衾。可喜殺翠屏錦帳。〔旦做醒科云〕一覺好睡也。〔正末唱〕睡濃時素體鮮紅玉。覺來也蕙魄散幽香。眼濛濛如西子春嬌困。汗溶溶似太真般浴罷粧

〔旦云〕玉壺生。你來了也。〔正末云〕小生來了也。〔旦云〕玉壺生。你看這幅畫。虧那巧筆丹青。怎生畫成來。〔正末云〕是畫的好也呵。〔唱〕

【隔尾】看了這四時蘭蕙十分旺。說甚麼一架薔薇滿院香。今日折向書齋玉壺中放。相近着綠窗。勝梨花淡粧。每日家淨洗雙眸樂心兒賞。

〔旦云〕玉壺生。你為妾身誤却了你的功名如何。〔正末云〕姐姐休這等說。〔唱〕

【賀新郎】我則待簪花殢酒賦詞章。至如我折桂攀蟾。也不似這淺斟低唱。誰想甚禹門三月桃花浪。我則待伴素蘭風清月朗。比為官另有一種風光。誰待奪皇家龍虎榜。爭如占花叢燕鶯場。我則要做梨園開府頭廳相。我向這花柳營調鼎鼐。風月所理陰陽。

〔旦云〕梅香將酒來。我共玉壺生飲幾杯酒。我就歌此玉壺春之曲。〔正末云〕對此畫。歌此詞。真可賞也。〔唱〕

【四塊玉】這壺畫的來玉潤溫。這蘭畫的來香飄蕩。看了這玉軟香嬌不尋常。則這個玉生香花解語風流像。端的可便堪畫圖。畫圖來堪咏題。咏題來堪翫賞。

〔旦云〕待妾身表白這一首玉壺春詞。〔詞云〕香嬌淡雅天然格。蕋嫩幽奇能艷白。看四季永馨香。遠蓬蓽豈隣野陌。惟待客。不許遊人閒摘。玲瓏瑩軟無瑕色。玉潔冰清有潤澤玉壺內插蘭花。壓梅瓣壽陽點額。休撴摔。莫伴羣芳亂折。〔正末云〕將酒來。我與姐姐遞一杯。姐姐滿飲一杯。好高才也。〔唱〕

【隔尾】那裏是敲金擊玉辭源響。則為這玉骨冰肌體段香。畫的來素淡輕盈甚停當。從今後高捲起莫張。做一個繡袋兒謹藏。休着那等乾嚥唾冷眼見的閒人把做話講。

〔旦做念云〕玉螳螂。翠珠囊。高燒銀燭照紅粧。我壓着春風一曲杜韋娘。〔卜兒衝上云〕呆𡰯唱的好。踏開這𡰯門。〔旦慌科〕〔卜兒云〕呸。休波。甚麼春風一曲杜韋娘。〔正末唱〕

【罵玉郎】這場禍事從天降。妳妳你便休唱叫喒可便好商量。走將來平白地生波浪。睜着一對白眼睛。舒着一雙黑爪老。掿着一條黃桑棒。

【感皇恩】呀。眼見的打死鴛鴦。拆散鸞凰。則這個玉壺生。更和這素蘭女。則索告你個柳青娘。〔卜兒云〕我將你賣與回回達達虜虜去。〔旦悲科〕〔正末唱〕從今後迎風北苑。早則不待月西廂。直惹的狂蝶覰。野蜂鬧。喜蛛忙。

【採茶歌】素蘭呵那裏也翠珠囊。百忙裏玉螳螂。决撒了高燒銀燭照紅粧。沒指望月夜雙歌玉壺腔。空壓殺春風一曲杜韋娘。

〔卜兒云〕梅香。與我請甚舍來。〔甚舍上云〕自家甚舍。正在客房閒坐。媽媽使人來請我。須索走一遭去。〔見科〕大姐祗揖。媽媽。我來了也。〔卜兒云〕素蘭。你看這等一個子弟。他又有錢。這一表人物。不強似那窮秀才。〔甚舍云〕我有三十車羊羢潞紬。都與媽媽。則要娶你個大姐。〔正末唱〕

【牧羊關】多管是人遭遇。料應來天對當。走將來凍剝剝雪上加霜。這厮待搠斷了俺風月佳期。掀騰了花燭洞房。〔卜兒云〕李玉壺。你是個讀書的人。好不聰明。你也知法度。你要娶俺女孩兒。你姓李。俺也姓李。同姓不可成親。你曉的麼。李婉兒為甚復落娼。皆因為李府尹的兒子也姓李的緣故。現放着斷下一首南柯子詞。便是個大證見。〔正末唱〕你又不是判宰府的南柯子。這的是玉壺生小詞章。誰想花柳亭鳴珂巷。撞着你個嘴巴巴狠切的娘。

〔卜兒云〕槐花黃。舉子忙。你不去求官。則管裏戀着我的女孩兒做甚麼。〔正末唱〕

【二煞】我為戀着春風蘭蕋嬌容放。嗨。早忘了秋日槐花舉子忙。玉壺生拜辭了素蘭香。向着個客館空牀。獨宿有梅花紙帳。那寂寞。那凄凉。那悲愴。雁杳魚沉兩渺茫。冷落吳江。

〔旦云〕玉壺生。不爭你去了。妾身如之奈何。則被你痛殺我也。〔悲科〕〔正末云〕姐姐。今朝間阻。何日相會也。〔唱〕

【黃鍾尾】再誰供養我那荔枝漿薔薇露葡萄釀。再誰照顧我那應口飯依時茶醒酒湯。不是我冷氣虛心厮數量。則要你玉骨冰肌自主張。傲雪欺霜映碧窗。不要你節外生枝有疎放。若別了巫山窈窕娘。憂愁殺章臺走馬郎。離了嘉禾舊朋黨。斷却蘇州刺史腸。再要相逢莫承望。但提着俺那花前月下共雙雙。便是鐵石的心肝我索慢慢的想。〔下〕

〔卜兒云〕李玉壺去了。甚舍有錢。留他在家裏住。〔旦云〕妳妳。李玉壺被你趕將出去了。我有甚心腸與你覓錢。梅香。將剪子來。〔剪髮科〕〔詩云〕雖是歡娛止一春。料應宿世結婚姻。今朝截下青絲髮。方表真心不嫁人。〔下〕〔卜兒云〕嗨。這妮子剪了頭髮。不肯覓錢。甚舍你放心。我好歹把他嫁與你。〔甚舍云〕妳妳。大姐不肯嫁我。他剪了頭髮。可怎麼好。〔詩云〕他本是個烟花妓。倒做了個禿師姑。若要他嫁我甚黑子。則除非死了李玉壺。〔同下〕

〔音釋〕

綢音細 繆麻彪切 喂音位 娛音余 珂康和切 徵音止 訕山去聲 杓繩昭切 倈郎爹切 卸寫去聲 殢音膩 鼐音奈 撴音墩 摔音率 𡰯凋上聲 掿音鬧 搠聲卯切 萄音桃 釀泥降切

第三折

〔貼旦扮陳玉英上云〕妾身陳玉英是也。在這嘉興府。做着第二個行首。有大行首李素蘭。與李玉壺作伴。有他母親板障。剪了頭髮。不出來官身。如今我做了大行首。李玉壺昨日望我。要與李素蘭厮見一面。許他今日相見。着梅香先請過素蘭來。且躲在房中。看他說甚麼。這早晚李玉壺敢待來也。〔正末上云〕小生被那虔婆板障。賭氣離了他門。出來在客店中安下。數日光景也。心中拋撇不下。昨日央陳玉英姨姨。要與素蘭相見一面。許小生今日相見。小生欲待要不去。懸心掛意。怎生撇得。欲待要去呵。又惹的人言三語四。使人惶恐。好兩難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則為我夜去明來。沒來由惹一場大驚小怪。我不合占着柳陌花街。惹的那個言。這個語。教小生如何忍柰。我拜辭了舞榭歌臺。赤緊的還不徹宿生冤債。

〔云〕也有人勸我道。李玉壺你好癡心也。我便道。哥哥每你不曾害着這等證候哩。〔唱〕

【醉春風】俺情分重如山。相思深似海。他心我意兩相同。着小生如何便改。改。想着俺懷抱兒內恩情。枕頭兒上恩意。被窩兒裏恩愛。

〔云〕姨姨在家麼。〔貼旦云〕李玉壺。你來了也。請家裏坐。〔正末云〕小生特來相煩姨姨。〔貼旦云〕李玉壺。我便使人請姐姐去了。則是那老虔婆有些利害。他若知道呵。可怎了也。〔正末唱〕

【迎仙客】謝姨姨。肯憐才。則你是洛伽山救苦的觀自在。問甚麼撞着喪門。管甚麼逢着弔客。怕甚麼月值年災。𢬵死在鶯花寨。

〔貼旦云〕玉壺。你不老。素蘭又青春。你慌怎麼那。道不的個有情誰怕隔年期。〔正末唱〕

【紅繡鞋】若瞞過那老虔婆賺離了門外。便是將俺那望夫石喚下山來。哎。你一個忒聰明肯做美的姨姨你自裁劃。你道他風流剛二八。我俊雅未頭白。姨姨則道波我則怕兀那青春不再來。

〔旦上云〕我約定了李玉壺在陳玉英妹子家相會。我須索走一遭去。〔做見科〕玉壺生則被你痛殺我也。〔做悲科〕〔正末云〕姐姐。似此間阻。怎生是好也。〔唱〕

【滿庭芳】端詳了艷色。春生杏臉。笑入蓮腮。我本要秦樓夜訪金釵客。我與你審問個明白。因甚上不插帶犀梳鳳釵。懶親傍寶鏡鸞臺。為甚麼雲鬢鬆了金額。不由我轉猜。端的為誰來。

〔旦云〕我為你剪了頭髮。我如今塵朦寶鑑。土暗銀筝。官身都不去承應了。則被你閃殺我也。〔做悲科〕〔正末唱〕

【石榴花】你道是筝閒玉雁懶鋪排。琴被暗塵埋。休道你那綠窗前針指不曾拈。便小生也土培了硯臺。揪撇下詩才。你為我病懨懨攙過這裙兒帶。我為你沈腰寬减盡了形骸。你怕咱問時休放解。告姨姨只借過那鏡兒來。

〔做照科〕〔正末唱〕

【鬭鵪鶉】你便似淡描來的洛浦神仙。我勝似泥塑來的投江太白。你可便休疑我的心腸。莫尋咱罪責。〔旦云〕你則這般撇的下我。可怎生便不上門來那。〔正末唱〕赤緊的十謁朱門九不開。可着我怎㓦劃。那老虔婆虎視着蘭房。小生呵怎能勾龍歸大海。

〔貼旦云〕姐姐。你休煩惱。少不的先憂後喜。苦盡甜來。煩惱他做甚麼。〔正末云〕姨姨。休要大驚小怪的。則怕那虔婆聽的。〔貼旦云〕你則這般怕他那。〔正末唱〕

【快活三】那虔婆恨不的𥪡起條金斗街。險化做楚陽臺。將一朵並頭蓮生磕擦兩分開。刀割斷合歡帶。

【鮑老兒】硬鼻凹寒森森掃下雪來。冷臉似冬凌塊。夕鬭毛齊眼睛向下排。則是個敲人腦的活妖怪。動不動神頭鬼臉。投河逩井。拽巷邏街。張舌騙口。花言巧語。指皂為白。

〔卜兒引甚舍上云〕俺那妮子不在家。眼見的又在陳玉英家和那窮厮說話哩。甚舍。你跟着我尋他去如何。現關着這門。眼見的在這裏。開門來。開門來。〔旦驚科云〕那虔婆來了也。可怎生是好。〔正末唱〕

【十二月】諕得他無顏落色。驚的他手脚難擡。姨姨也那裏是先憂後喜。再沒些苦盡甘來。〔旦云〕玉壺生。你怎是好。那虔婆來了也。〔正末唱〕那裏怕邏惹着囊揣的這秀才。兀良我則怕生諕殺軟弱的裙釵。

〔帶云〕姨姨。〔唱〕

【堯民歌】俺可甚洛陽花酒一時來。也做場蒺莉沙上野花開。不能勾誤隨流水泛天台。則有分今宵無夢到陽臺。哀哉。多應命裏該。〔帶云〕我怕怎麼。〔唱〕便撞見何妨礙。

〔開門科〕〔甚舍云〕大姐。唱喏哩。〔卜兒云〕陳玉英。你是我緊隣。你窩藏着俺女孩兒在這裏。兀那李玉壺。你也不識羞。兀那小妮子。好大膽也。我扳下牙。撞破腦。我和你告官去。〔正末云〕這虔婆好無禮也。〔唱〕

【上小樓】覰不的千般像態。十分叵耐。走將來摔碎瑶琴。擊破菱花。拆散金釵。扳下頦。撞腦袋。自行殘害。聽不的他死聲咷氣惡叉白賴。

〔甚舍云〕這窮厮無禮。你雖然先在他家走。怎比的我有三十車羊羢潞紬。可知現世生苗哩。〔正末唱〕

【幺篇】恕生面咱雙秀才。告迴避波縣宰。你也索典田賣地。弃子休妻。送米供柴。〔卜兒云〕我則見有錢的便留他。〔正末唱〕則你那本性也難移。山河易改。雄心猶在。但來的一個個不賒現錢便賣。

〔甚舍云〕我這般模樣。一表人物。我又有錢。你怎生比的我。〔正末云〕也怪不着那虔婆看上你。〔唱〕

【耍孩兒】這厮他村則村到會做這等腤𦠛態。你向那兔窩兒裏呈言獻策。遮莫你羊羢紬段有數十車。待禁的幾場兒日炙風篩。准備着一條脊骨捱那黃桑棒。安排着八片天靈撞翠崖。則你那本錢兒光州買了滑州賣。但行處與村郎作伴。怎好共鸞鳳和諧。

【四煞】則有分剔騰的泥毬兒換了你眼睛。便休想歡喜的手帕兒兜着下頦。一弄兒打扮的實難賽。大信袋滴溜着三山骨。硬布衫攔截斷十字街。〔甚舍云〕我是山西客人甚黑子便是。看我打扮比你全別。〔正末唱〕細端詳語音兒是個山西客。帶着個高一尺和頂子齊眉的氈帽。穿一對連底兒重十斤壯乳的麻鞋。

〔甚舍云〕你這等窮厮。我見有三十車羊羢潞紬哩。〔正末唱〕

【三煞】你雖有萬貫財。爭如俺七步才。兩件兒那一件聲名大。你那財常踏着那虎口去紅塵中走。我這才但跳過龍門向金殿上排。你休要嘴兒尖舌兒快。這虔婆怕不口甜如蜜缽。他可敢心苦似黃蘗。

〔卜兒云〕兀那李玉壺。你這等窮身潑命。俺女孩兒守着你做甚麼那。〔正末唱〕

【二煞】他饑寒守自然。我清貧甘分捱。他守我那紫羅襴白象簡黃金帶。我直着駟馬車鼎沸這座鸎花陣。我將着五花誥與他開除了那面煙月牌。常言道老實的終須在。我便是桑樞甕牖。他也情願的布襖荊釵。

〔卜兒云〕李玉壺。你又無錢。俺家裏不留你便罷。被你搬調的我女孩兒和我不和。明有清官。我和你見官去來。〔陶伯常引張千上云〕下官陶伯常。新任嘉興府太守。張千。擺開頭踏。慢慢的行。〔卜叫科云〕冤屈也。〔陶伯常云〕張千。是甚麼人叫冤屈。拏近前來。〔張千云〕犯人當面。〔陶伯常云〕兀那婆子。你告甚麼人。〔認末科云〕這個不是我兄弟李玉壺。〔正末云〕兀的不是我哥哥陶伯常。〔陶伯常云〕張千。將一行人都與我拏的衙中去。休着少了一個。〔正末唱〕

【煞尾】慚愧也老虔婆業礶兒滿。小杓倈死限該。〔甚舍云〕他敢打我多少。〔正末云〕也不打多。則為你倚仗財物。欺壓平人。〔唱〕將你拷一百流逐三千里外。〔卜兒云〕他敢殺了我麼。〔正末云〕則為你坑人財。陷人物。敲人腦。剝人皮。〔唱〕你落的個屍首完全大古裏是彩。〔下〕

〔音釋〕

伽音茄 劃胡乖切 白巴埋切 色篩上聲 客音楷 額崖去聲 鼻平聲 攙初銜切 責齋上聲 㓦音擺 凹汪卦切 邏音羅 叵音頗 摔音洒 頦音孩 咷音逃 腤音菴 𦠛音簪 鉢音撥 蘗音擺 拷音考

第四折

〔陶伯常引祗候上云〕小官陶伯常。自到京師。謝聖恩可憐。遷除嘉興府太守之職。將李玉壺的萬言長策。獻與聖人。聖人大喜。就加李玉壺本府同知。共小官做着同僚。免其赴闕謝恩。即之任所。小官來到長街市上。見一簇人鬧。不想正是李玉壺。恐外人觀之不雅。我着祗候人都拏在衙中來了也。張千。將那一行人都與我拿上廳來。〔張千云〕理會的。一行人俱在。〔正末同卜兒旦甚舍上〕〔卜兒云〕今日見了官纔是一個明白。〔甚舍云〕我使了三十車羊羢潞紬。則這般罷了。〔正末唱〕

【雙調新水令】這厮他不明白硬撞入武陵溪。量你個野蜂兒怎調和蜂蜜。頹氣了惜花春起早。拽塌了愛月夜眠遲。強風情不曉事。呆厮誰着你將錢去買憔悴。

〔眾見官科〕〔張千云〕當面。〔陶伯常云〕一行人都跪着。單則李玉壺請起。〔卜兒云〕爺爺。我是原告。他是被告。怎生教我跪着。放他起來。〔正末唱〕

【駐馬聽】老虔婆唱叫揚疾。更狠如剔髓挑觔索命鬼。見倈子撅天撲地。不弱如打家劫舍殺人賊。老虔婆坐兒不覺立兒饑。甚黑子東行不見西行利。沒道理。全不怕咆哮兩行公人立。

〔卜兒云〕爺爺可憐見。李玉壺先前和俺女孩兒作伴。後來我家裏別留山西客人甚舍。他自沒趣。走了出去反倒搬調的我娘兒兩個不和。我因此來告他。緣何原告跪着。被告立着。豈有此理。〔陶伯常云〕這事當初曾有玉壺春圖畫來。明是你家女兒許配李玉壺了。你怎麼又留了甚舍。〔正末云〕可知道來。〔唱〕

【水仙子】俺只道玉壺春打滅再休題。險做了運退雷轟薦福碑。元來素蘭香也有逢春日。沉香串依然共素手攜。翠珠囊似合浦重回。玉螳螂飛繞在蘭叢內。白羅扇長如明月輝。怎肯教杜韋娘嫁了王魁。

〔陶伯常云〕兀那婆子。你聽者。因他李玉壺獻了萬言長策。聖人就加他為本府同知。〔甚舍云〕我死也。〔卜兒云〕李玉壺。我道你不是個受窮的人。〔正末唱〕

【落梅風】從公道。依正理。怎做得倚官挾勢。想李素蘭剪斷香雲為甚的。也只是願雙雙並諧比翼。

〔陶伯常云〕李素蘭。我將你配與李玉壺為妻。你意下如何。〔旦云〕多謝相公。妾情愿從良改正。〔陶伯常云〕兄弟。小官將李素蘭與你做夫人好麼。〔正末云〕全仗仁兄主張。您兄弟不敢忘報。〔唱〕

【雁兒落】成就了碧桃間鸞鳳栖。翠沼畔鴛鴦配。一任他綠陰中鶯燕喧。錦塢內蜂蝶戲。

【得勝令】呀。這連理厚栽培。並蒂共葳蕤。今日個告別了煙花市。同歸了錦繡闈。准備了佳期。合歡帶常拴繫。得遂了于飛。同心結莫摘離。

〔陶伯常云〕既然從良改正。着禮案上除了名字。將素蘭配與玉壺為夫人。〔甚舍云〕爺爺。這成不的。他也姓李。那也姓李。同姓不可為婚。〔旦云〕相公。妾身本姓張。自幼年過房與他做義女來。我如今要出姓改正。有何不可。〔陶伯常云〕是實麼。〔卜兒云〕嗨。俺那忤逆種不認我了。教我怎好賴得。實是我過房的女孩兒。他本姓張。〔陶伯常云〕李玉壺兄弟。你將白銀百兩。給與這婆子做恩養禮錢。兀那甚黑子。倚仗財物。奪人妻妾。罪該不應。杖斷四十。搶出衙門去。李玉壺今為本府同知。將五花官誥。與張素蘭做夫人。你兩個望闕謝了恩者。〔末旦謝恩科〕〔正末唱〕

【沽美酒】多謝你大恩人做主持。這本性不難移。也只為鶯花寨聲名非是美。情願做從良正妻。結婚姻要成對。

【太平令】請受了五花誥身榮顯貴。七香車表正容儀。玉壺子元稱國器。這素蘭女堪為佳配。從今後足衣。足食。所事兒足意。呀。不枉了天地間人生一世。

〔陶伯常云〕李玉壺你聽者。〔詞云〕則為你萬言策轉奏明光。封官爵佐理黃堂。不枉了十年窗下。今日得紫綬金章。素蘭女婚姻注定。改本姓准許從良。老虔婆給銀百兩。甚黑子斷遣還鄉。從此後夫榮妻貴。永團圓地久天長。

〔音釋〕

蜜忙閉切 疾精妻切 髓桑嘴切 撅與掘同 賊則平聲 咆音袍 哮希交切 行霞浪切 立音利 轟音烘 的音底 翼銀計切 葳音威 甤兒追切 繫音計 摘齋上聲 忤音五 足臧取切 食繩知切

題目 甚黑子花柳鳴珂巷 
正名 李素蘭風月玉壺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