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留鞋記

Top / 元曲選 / 留鞋記

王月英元夜留鞋記雜劇

曾瑞卿撰

楔子

〔老旦卜兒同正旦王月英領梅香上〕〔詩云〕生男勿喜女勿悲。曾聞有女作門楣。世人誰解求凰曲。拈得瓊簫莫浪吹。老身姓李。嫁的夫主姓王。自夫主亡化過了。俺兩口兒守着胭脂舖。過其日月。女孩兒小字月英。年長一十八歲。未曾許聘他人。老身為此一件。憂心不下。今日姑姑家做好事。差人請我。梅香。你和姐姐在舖兒裏坐。我往姑姑家裏走一遭去也。〔下〕〔正旦云〕母親去了。這早晚怎不見人買胭脂那。〔梅香云〕姐姐。早些兒哩。再一會兒敢有人來也。〔末扮郭華上詩云〕一自離家赴選場。命中無分面君王。方信文齊福不至。錦衣何日早還鄉。小生姓郭名華。字君實。本貫西京洛陽人也。年長二十三歲。未曾娶妻。俺父親諱郭茂。母親亡逝已過。止有小生一人。並無以次弟妹。祖上以來。皆習儒業。因小生學成滿腹文章。更兼儀表不俗。今年春榜動。選場開。奉父母嚴命。特來上朝應舉。自謂狀元探手可得。豈知時運不濟。榜上無名。屢次束裝而回。却又擔閣。人都道我落第無顏。羞歸鄉里。那知就中自有緣故。這相國寺西有座胭脂舖兒。一箇小娘子生得十分嬌色。與小生眼去眉來。大有顧盼之意。我每推買胭脂粉。覰他一遭。爭奈他母親常在舖裏。不能勾說句話兒。小生今日再推買胭脂去。看他母親在舖兒裏也不在。若是不在呵。小生與那小娘子說句知心的話。有何不可。〔做見正旦云〕小娘子祗揖。有胭脂粉。我買幾兩呢。〔正旦云〕秀才萬福。有有有。好箇聰俊的秀才也。梅香。取上好的胭脂粉來。打發這秀才咱。梅香。待我去問他。你買這胭脂是做人事送人的。還是自己要用的。〔郭華云〕你問我怎麼。〔梅香云〕你若自用。我取上等的與你。若送人只消中樣也彀了。〔郭華云〕你不要管我。只把上好的拿來。我還要揀哩。〔正旦唱〕

【仙呂賞花時】誰知道半霎相看百種愁。則被那一點相思兩處勾。〔郭華云〕小娘子。這胭脂粉不見好。還有高的換些與我。〔正旦唱〕他把這脂粉作因由。〔云〕秀才。這是上等的胭脂粉哩。〔郭華云〕看小娘子分上。便不好也收了去。〔正旦唱〕我見他趨前退後。待言語却又早緊低頭。〔同梅香下〕

〔郭華云〕謝天地。今日他母親不在舖兒裏。我看那小娘子的說話。儘有些意思。則做我銅錢不着。日日來買胭脂。若能勾打動他。做得一日夫妻。也是我平生願足。〔詩云〕一見俏裙釵妖嬈甚美哉。相思分兩下。何日稱心懷。〔下〕

〔音釋〕

解音械 分去聲 霎音殺 種上聲 退吞去聲 思去聲

第一折

〔正旦同梅香上云〕妾身王月英。自從見了那郭秀才。使妾身每日放心不下。即漸成病。况值陽春天氣。好是煩惱人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獨守香閨。懶臨階砌。慵梳洗。溼透羅衣。總是愁人淚。

〔梅香云〕姐姐。你這幾日情懷欠好。飲食少進。看看憔瘦了也。〔正旦唱〕

【混江龍】你道我粉容憔悴。恰便似枝頭楊柳恨春遲。每日家羞看燕舞。怕聽鶯啼。又不是侍女無情與我相𢠳懆。又不是老親多事把我緊收拾。為甚麼粧臺不整。錦被難偎。雕闌悶倚。繡幙低垂。長則是苦懨懨不遂我相思意。到如今釧鬆了玉腕。衣褪了香肌。

〔梅香云〕我見姐姐好生憔悴。你可思想些甚麼那。〔正旦唱〕

【油葫蘆】瘦損春風玉一圍。九十日韶光能有幾。席前花影坐間移。〔梅香云〕想姐姐這般丰韻。自然有個俊俏的郎君作對哩。〔正旦唱〕你道是鸞凰自有鸞凰配。鴛鴦自有鴛鴦對。〔梅香云〕姐姐說便是這等說。只是你年紀兒小。那喜事還早哩。〔正旦唱〕你道我年紀小。喜事遲。我則怕鏡中人老偏容易。常言道花也有未開期。

〔梅香云〕姐姐。你纔一十八歲。慌怎麼的。〔正旦唱〕

【天下樂】我則怕一去朱顏喚不回。誤了我這佳期。待怎的。若得箇俏書生早招做女壻。暗暗的接了財。悄悄的受了禮。便落的虛名兒則是美。

〔梅香云〕姐姐。這等事你不明對我說。怎生得個成就日子那。〔正旦唱〕

【那吒令】這件事。天知地知。這件事。神知鬼知。這件事。心知腹知。口裏言。心中計。休得便走漏天機。

〔梅香云〕這幾時莫要說姐姐。連我梅香也害的消瘦了。〔正旦唱〕

【鵲踏枝】我為他蹙蛾眉。减腰圍。但得箇寄信傳音。也省的人廢寢忘食。若能勾相會在星前月底。早醫可了這染病躭疾。

〔梅香云〕這等說來。想是你看上那秀才了。他有那件兒生的好處。中了姐姐的意來。〔正旦唱〕

【寄生草】他可有渾身俏。我偷將冷眼窺。端的個眉清目秀多伶俐。他把嬌胭膩粉頻交易。與我言來語去相調戲。現如今紫鸞簫斷彩雲空。幾時得流蘇帳煖春風細。

〔梅香云〕姐姐這般呵。可不躭閣了你。我如今拚的與你擔着這箇罪名兒。你有什麼說話。我替你寄與那秀才去。〔正旦云〕若是這等。多謝了你也。〔唱〕

【金盞兒】喒兩箇最相知。說真實。梅香也你休要等閑泄漏春消息。我忙賠笑臉廝央及。〔帶云〕你若去時呵。〔唱〕我索與你金環兒重改造。鶴袖兒做新的〔梅香云〕姐姐。我說便也說了。則沒箇媒人。怎生是好。〔正旦唱〕何須尋月老。則你是良媒。

〔做寫詩科云〕我親筆寫下一首詩在此。你與我送與那生去咱。〔梅香云〕姐姐。我去便去。則是把什麼做定禮那。〔正旦唱〕

【後庭花】你將這錦紋箋為定禮。〔梅香云〕也要鼓笛送去纔好。〔正旦唱〕你將這紫霜毫做鼓笛。〔梅香云〕誰是保親的。〔正旦唱〕保親的是鴛鴦字。〔梅香云〕誰是主婚的〔正旦唱〕主婚的是錦繡題。〔梅香云〕母親知道呵。可怎了也。〔正旦唱〕休怕我母親知。抵多少姻緣相會。卓文君駕香車歸故里。漢相如到他鄉發志氣。薛瓊瓊有宿緣仙世期。崔懷寶花園中成匹配。韓彩雲芙蓉亭遇故知。崔伯英兩團圓直到底。

〔梅香云〕常言道得好。佳人有意郎君俏。可知姐姐看上他來。〔正旦唱〕

【柳葉兒】這的是佳人有意。都做了年少的夫妻。那會真詩就是我傍州例。便犯出風流罪。暗約下雨雲期。常言道風情事那怕人知。

〔梅香云〕姐姐。你可還有什麼說話。對那秀才說麼。〔正旦唱〕

【賺煞尾】只幾句斷腸詞。寫不盡中心意。全靠你梅香說知。我比待月鶯鶯不姓崔。休教咱羅幃中魂夢先飛。莫延遲。你與我疾去忙歸。〔梅香云〕姐姐。也還要選箇好日期纔是。〔正旦唱〕揀甚麼良辰并吉日。則願他停眠少睡。早早的成雙作對。趁着那梅梢月轉畫樓西。〔下〕

〔梅香云〕姐姐進房中去了。分付我將這簡帖兒暗暗的送與那秀才去。〔詩云〕我是小梅香。好片熱心腸。全憑詩一首。送與有情郎。〔下〕

〔音釋〕

慵音蟲 看平聲 𢠳音鱉 懆音竈 拾繩知切 釧川去聲 丰音風 的音底 食繩知切 疾精妻切 中去聲 調平聲 實繩知切 息喪擠切 及更移切 重平聲 笛丁梨切 那上聲

第二折

〔郭華上云〕歡來不似今朝。喜來那逢今日。小生郭華。自從在胭脂舖裏與那小娘子相會了幾次。那小娘子深有留戀小生之意。爭奈不得成就。正思慮間。誰想小娘子遣梅香送一簡帖兒來與我。小生看那詩中之意。是約小生今夜在相國寺觀音殿中相會。今日正是元宵佳節。眾朋友每請我賞燈。多飲了幾杯酒。我進的這山門來。這箇不是觀音殿。我進殿門來。〔做揖科云〕觀音薩菩。你是慈悲的。你是救苦難的。今日一天大事。都在這殿裏。你豈可不幫襯着我。〔做醉科云〕這一回酒上來了。且在此等待着小娘子。權時盹睡咱。〔做睡科〕〔正旦領梅香挑燈上云〕妾身王月英是也。慚愧今夜上元佳節。那郭秀才在寺中等候久了。我被社火遊人攔當。兀的不有三更時分。梅香敢怕誤了期約也。〔梅香云〕姐姐行動些。〔正旦唱〕

【正宮端正好】車馬踐塵埃。羅綺籠煙靄。燈毬兒月下高擡。這回償了鴛鴦債。則願的今朝賽。

【滾繡毬】天澄澄恰二更。人紛紛鬧九垓。〔云〕不知今夜怎生這等耳熱眼跳也。〔唱〕敢是母親行有些嗔責。〔梅香云〕奶奶着俺們看罷燈早回去哩。〔正旦唱〕則教我看燈罷早早回來。你看那月輪呵光滿天。燈輪呵紅滿街。沸春風管絃一派。趁遊人擁出蓬萊。莫不是六鰲海上扶山下。莫不是雙鳳雲中駕輦來。直恁的人馬相挨。

〔梅香云〕姐姐。你看這般月色。映着一片燈光。寶馬香車。往來不絕。果然是好景致也。〔正旦唱〕

【倘秀才】看一望瓊瑶月色。似萬盞琉璃世界。則見那千朵金蓮五夜開。笙歌歸院落。燈火映樓臺。把梳粧再改。

〔梅香云〕姐姐。你生得桃腮杏臉。星眼蛾眉。便比着月殿嫦娥。也不讓他。但不知那秀才的福分生在那裏。要姐姐這等費心也。〔正旦唱〕

【滾繡毬】淺淺的匀粉腮。淡淡的掃眉黛。不梳粧又則怕母親疑怪。沒奈何雲鬢上斜插金釵。風飄飄吹縷衣。露冷冷溼繡鞋。多情月送我在三條九陌。又不曾泛桃花流下天台。則因這武陵仙子春心蕩。却被那塵世劉郎引出來。今夜和諧。

〔梅香云〕姐姐。早來到相國寺了也。〔正旦云〕梅香。跟我觀音殿上遊翫去來。〔做上殿拜科〕〔唱〕

【叨叨令】背着這鬧火火親身自向蓮臺拜。只見他靜悄悄月明千里人何在。〔做見科唱〕元來個困騰騰和衣倒在窗兒外。〔云〕哦。我猜着他了。〔唱〕莫不為步遲遲更深等的無聊賴。早些兒覺來也波哥。早些兒覺來也波哥。我只索向前去推整他頭巾帶。

〔梅香云〕這廝敢睡着了。待我叫他。〔做叫不醒科云〕這等好睡。姐姐。待我推醒他。〔做推不醒科〕〔正旦唱〕

【滾繡毬】且饒過王月英。待喚聲郭秀才。又則怕有人在畫簷之外。我靠香肩將玉體輕挨。覰着時眼不開。問着時頭不擡。扶起來試看他容顏面色。〔做見郭醉科唱〕哎。却原來醉醺醺東倒西歪。我這裏一雙柳葉眉兒皺。他那裏兩朵桃花上臉來。說甚乖乖。

〔梅香笑科云〕元來他吃的醉了也。姐姐。你則聞他口中。可不酒臭哩。〔正旦云〕這生直恁般好酒。早知如此。我不來也罷了。〔唱〕

【呆骨朵】說甚麼金尊倒處千愁解。好教人感歎傷懷。你只戀北海春醪。偏不待西廂月色。我道是看書人多志誠。你如今倒把我廝禁害。〔帶云〕哎。秀才秀才。〔唱〕那裏也色膽天來大。却原來酒腸寬似海。

〔梅香云〕既是他醉了。則管喚他怎的。姐姐。喒家去來。夜深了也。〔正旦云〕梅香休慌。再等一等。或者醒來。也不見得。〔做聽更鼓科云〕呀。四更了也。我如今只得回去。〔做行再住科云〕我若是不與他些表記。則道俺不曾來此。我把這香羅帕包着一隻繡鞋兒。放在他懷中。以為表記。有何不可。〔做放懷中科云〕梅香。喒家去來。〔梅香云〕姐姐。你也忒急性。你再等這秀才一等兒。〔正旦云〕梅香。我只怕母親嗔怪。喒回家去來。秀才。你好無緣也。〔唱〕

【煞尾】本待要秦樓夜訪金釵客。倒教我楚館塵昏玉鏡臺。則被伊家廝定害。醉眼矇矓喚不開。一枕南柯懶覺來。遺下香羅和繡鞋。再約佳期又一載。月轉西樓怎停待。角奏梅花不寧奈。空抱愁懷歸去來。〔帶云〕哎。秀才秀才。〔唱〕你若要人月團圓鸞鳳諧。那其間還把那三萬貫胭脂再來買。〔同梅香下〕

〔郭華醒云〕不覺的睡着了也。〔做聞科云〕怎生一陣麝蘭香。是那裏吹來的呀。我這懷中是甚麼東西。〔做見手帕鞋兒科云〕原來是一個香羅帕。包着一隻繡鞋兒。嗨。這鞋兒正是小娘子穿的。他必定到此處來。見我醉了睡着了。他害羞不肯叫我。故留繡鞋為記。小娘子。你有如此下顧小生之心。我倒有怠慢姐姐之意。這多是小生緣薄分淺。不能成其美事。豈不恨殺我也。〔做看鞋科云〕我看了這一隻繡鞋兒。端端正正。窄窄弓弓。這箇香羅帕兒香香噴噴。細細膩膩的。物在人何在。天阿。我費了多少心情。纔能勾今夜小娘子來此寺中。相約一會。誰想小生貪了幾杯兒酒睡着了。正是好事多磨。要我這性命何用。我就將這香羅帕兒嚥入腹中。便死了也表小生為小娘子這點微情。〔詩云〕苦為燒香斷了頭。姻緣到手却乾休。𢬵向牡丹花下死。從教做鬼也風流。〔做嚥汗巾噎倒科〕〔凈扮和尚上詩云〕我做和尚年幼。生來不斷酒肉。施主請我看經。單把女娘一溜。小僧是這相國寺殿主。時遇元宵節令。大開山門。遊人翫賞。這早晚更深夜靜。長老分付着我巡視殿宇兩廊燈燭香火。來到這觀音殿內。〔做絆倒科云〕呀。怎生有個人睡在地下。我試看咱。〔做舉燈看科云〕原來是個秀才。秀才起來。天色將明了。你起來家去罷。呀。可怎生喚不醒也。我再看咱。〔做驚科云〕呀。這秀才原來死了。〔做手摸科云〕怎生一隻繡鞋在他懷內。敢是這秀才死了還不死哩。等我扶起他來。送出山門去。省的連累我。〔做扶科〕〔丑扮琴童慌上云〕自家琴童的便是。俺主人相國寺看燈去了。一夜不見回家。我索尋去咱。〔做入寺見科問云〕和尚。難道俺主人吃的這等醉哩。〔和尚云〕醉倒是活的。不知你家秀才怎生死在這裏。〔琴童做驚科云〕俺主人死了〔做摸身上科云〕俺主人懷中現有一隻繡鞋。我想來。俺主人在你寺裏做的事。你必然知情。你如今將俺主人擺佈死了。故意將這繡鞋揣在懷裏。正是你圖財致命。便待乾罷。我將這屍首停在觀音殿內。明有清官。我和你見官去來。〔拖和尚下〕〔外扮伽藍同凈鬼力上云〕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小聖相國寺伽藍。奉觀音法旨。分付小聖。因為秀才郭華與王月英本有前生夙分。如今姻緣未成。吞帕而亡。那秀才年壽未盡。着他七日之後。再得還魂。與王月英永為夫婦。鬼力那裏。休得損壞了郭華屍首。待小聖自回菩薩話去也。〔同鬼力下〕

〔音釋〕

盹敦上聲 當上聲 垓音該 行音杭 責齋上聲 輦連上聲 色篩上聲 泠音凌 陌音賣 傻商鮓切 解上聲 禁平聲

第三折

〔凈扮張千引祗從排衙上科云〕喏。在衙人馬平安擡書案。〔外扮包待制上〕〔詩云〕鼕鼕衙鼓響。書吏兩邊排。閻王生死殿。東嶽攝魂臺。老夫姓包名拯。字希仁乃廬州金斗郡四望鄉老兒村人氏。現為南衙開封府尹之職。因為老夫廉能清正。奉公守法。聖人敕賜勢劍金牌。着老夫先斬後奏。今日陞堂。坐起早衙。張千。將放告牌擡出去者。〔琴童扭和尚上云〕冤屈也。〔和尚云〕干貧僧什麼事。〔包待制云〕張千。甚麼人喧嚷。〔張千云〕是一個書童扭着一個和尚叫冤屈哩。〔包待制云〕那叫冤屈的着他上來。〔張千喝云〕告狀的當面。〔琴童和尚做入見科〕〔包待制云〕兀那厮。你有甚麼冤枉不明之事。分說明白。老夫與你判斷咱。〔琴童云〕爺爺可憐見。小的是個琴童。跟着郭華秀才來京應舉。俺秀才因遇元宵看燈。去到相國寺中。不知這和尚怎生將俺秀才弄死了。懷兒裏揣着一隻繡鞋。小的每扯住這和尚。特來告狀。望爺爺與小的做主咱。〔包待制云〕兀那和尚。你既為出家人。可怎生謀死人。你從實的說來。免受刑法。〔和尚云〕爺爺。小僧當夜在寺中巡綽燈火。到觀音殿內。見箇秀才睡在地下。我則說他酒醉倒了。我用手去他口邊摸着。早沒的氣了。恐怕連累小僧。正待扶起他來。送出山門去。不想撞見琴童來尋。他就扯住小僧。道我害了他性命。小僧委實不知別情。〔包待制云〕這件事必有暗昧。張千。將琴童共和尚收在牢內。我自有箇處治。〔張千云〕理會的。牢裏收人。〔和尚云〕冤屈阿。可教誰人救我也。〔同琴童下〕〔包待制云〕張千。你近前來。聽我分付。〔做耳語科云〕小心在意。疾去早來。〔張千云〕理會的。〔下〕〔包待制云〕張千去了。老夫無甚事。且退後堂歇息咱。〔暫下〕〔張千扮貨郎挑擔上云〕自家張千。奉老爺的言語。着我扮做個貨郎。挑着這繡鞋兒。體察這一樁事。若有人認的呵。便拏他見老爺去。自有發落。〔做搖鼓科〕〔卜兒上云〕老身王月英的母親便是夜來有我女孩兒因與梅香看花燈耍去。失落了一隻繡鞋兒。無處尋覓。我恰纔去親戚家吃筵席回來。遠遠的看見一箇貨郎兒。擔上掛着一隻繡鞋。好似俺女孩兒的。待我試問他咱。〔做見科云〕哥哥。你這隻繡鞋兒是那裏來的。〔張千云〕老人家。我因看花燈去恰的。你問他怎麼。〔卜兒云〕哥哥不知我女孩兒因看花燈掉了這隻繡鞋兒。你回與我罷。〔張千云〕你老人家再仔細看着。是也不是。〔卜兒云〕哥哥。是我女孩兒的。〔張千做扯住卜兒科云〕好呀。這隻繡鞋兒不打緊。干連着一個人的性命。我拏着你見官去來。這的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同下〕〔正旦同梅香上云〕妾身王月英。夜來相國寺赴期。那秀才醉倒在地。誤了期約。我留下一箇手帕一隻繡鞋為表記。不知他醒了時怎生悔恨。今日母親去親戚家吃筵席去了。我想那秀才好是無緣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雲鬢堆鴉。斂雙眉不堪妝畫。有甚事愁緒交加。我這裏晝忘餐。夜廢寢。把咱牽掛。想昨宵短命冤家。引的人放心不下。

〔梅香云〕姐姐。想那秀才好沒福也。姐姐為他費了多少心。乾走了我們這半夜哩。〔正旦云〕怎麼這一會兒有些心緒不寧。梅香。待我少將息咱。〔張千上云〕自家張千的便是。適纔拏得王婆婆到官去。如今又着我勾他女孩兒王月英。只索再走一遭。王月英在家麼。〔梅香云〕姐姐。門首有人喚你哩。〔正旦云〕梅香。你看去。這是什麼人。〔梅香云〕是那開封府的公人。好生兇狠哩。〔正旦云〕這事可怎了也。〔唱〕

【醉春風】我只道開封府要勾誰。元來題着王月英單喚咱。〔張千做入見科云〕兀那王月英。有人告着你哩。〔正旦唱〕你沒來由揣與我箇罪名兒。敢不是耍。耍。〔張千喝科云〕𠺙。〔正旦唱〕我恰待東掩西遮。他早則生嗔發怒。不由人不膽慌心怕。

〔云〕哥哥。你莫不錯拏了我麼。〔張千云〕上司着我勾拏王月英。怎麼錯勾了。〔正旦云〕我這王月英曾犯什麼罪來。〔唱〕

【迎仙客】我須是王月英。又不是潑煙花。又不是風塵賣酒家。有甚麼敗了風化。有甚麼差了禮法。公然便把人勾拏。哥哥也你休將這女孩兒相驚諕

〔張千云〕王月英。快跟我去來。〔正旦云〕哎呀。可着誰救我也。〔同張千下〕〔包待制上云〕着張千勾王月英去了。這早晚怎生還不見來。〔張千拏正旦入跪科云〕禀爺。這就是不見了繡鞋兒的王月英。〔包待制云〕你便是王月英麼。〔正旦云〕妾身是王月英。〔包待制云〕你多大年紀。曾有婚配來麼。〔正旦云〕告爺爺可憐見。試聽我王月英說一遍咱。〔唱〕

【紅繡鞋】俺年紀小未曾招嫁。〔包待制云〕你在那裏住坐。〔正旦唱〕從小裏長在京華。〔包待制云〕你家做甚營生買賣。〔正旦唱〕祖輩兒賣脂粉作生涯。〔包待制云〕你有兄弟也無。〔正旦唱〕歎隻身無兄弟。〔包待制云〕你有父親麼。〔正旦唱〕更老親早亡化。〔包待制云〕你是何門戶。〔正旦云〕本是箇守農莊百姓家。

〔包待制云〕你既是個女子。怎生不守閨門之訓。這繡鞋兒却揣在郭華懷中。有何理論。從實招來。休討打吃。〔正旦唱〕

【石榴花】相公你懷揣着明鏡掌刑罰。斷王事不曾差。我本是深宅大院好人家。說甚郭華。〔包待制云〕胡說。你道不認的郭華。這繡鞋兒是飛在他懷裏的。〔正旦做慌科唱〕郭華因咱。諕的我兢兢戰戰寒毛乍。〔包待制云〕眼見得這繡鞋是與他做表記了。〔正旦唱〕見相公語話兒兜搭。〔包待制云〕你還不招。只這繡鞋兒便是真贓正犯了。〔正旦唱〕你道是真贓正犯難乾罷。平白地揣與我個禍根芽。

〔包待制云〕你快實說。你這一隻繡鞋兒怎生得到郭華懷裏來。〔正旦做沉吟科云〕嗨。這事可着我說個甚的。〔唱〕

【鬭鵪鶉】又不曾錦被裏情濃。原來是繡鞋兒事發。〔包待制云〕可知是你的鞋兒。張千。喚他母親出來對證。〔張千云〕王婆婆。老爺呼喚。〔卜兒上見正旦哭科云〕孩兒。此一件事你做下了也。〔正旦唱〕見母親哭哭啼啼。却教我羞羞答答。〔卜兒云〕孩兒。這繡鞋因甚在那秀才懷裏來。〔正旦唱〕則管裏將那緣由審問咱。我則索無言指落花。本待要寄信傳情。却做了違條犯法。

〔包待制云〕你還不實說。左右。選大棒子打着者。〔正旦云〕爺爺可憐見。待我王月英供來。〔唱〕

【上小樓】我金蓮步狹。常只在羅裙底下。為貪着一輪皓月。萬盞花燈。九街車馬。更漏深。田地滑。遊人稠雜。鰲山畔把他來撇下。

〔包待制云〕這女子巧言令色。不打不招。左右與我打呀。〔張千做打科云〕你招了者。招了者。〔正旦唱〕

【滿庭芳】哎。你箇官人休怒發。又不曾偎香倚玉。殢柳亭花。這繡鞋兒只為人挨匝。知他是失落誰家。〔包待制云〕既是你的鞋兒。快招了罷。枉自吃打。也免不得你的罪哩。〔正旦唱〕相公道招了呵不須責打。弓兵每他又更亂捉胡拏。〔歎云〕罷罷。〔唱〕沒奈何招了罷。我則索從頭兒認下。禁不的這吊拷與綳扒。

〔包待制云〕你也招了麼〔正旦云〕招便招了。只望爺爺與我王月英做主咱。〔包待制云〕只要你招的明白。我與你做主。〔正旦云〕當此一夜。還有個香羅帕。同這繡鞋兒。都揣在那秀才懷中。見的我留情與他的意思。豈知倒害了他性命。好可憐人也。〔唱〕

【十二月】尚不見留情手帕。却教我受罪南衙。〔包待制云〕哦。元來還有個香羅帕兒。你是未嫁的閨女。可也不該做這等勾當。〔正旦唱〕本待望同衾共枕。倒做了帶鎖披枷。這一場風流話靶。也是箇歡喜冤家。

〔包待制云〕這兩件東西。却也不該就害了他性命。〔正旦唱〕

【堯民歌】呀。都只為武陵仙子泛桃花。可教我一靈兒身死野人家。只落的瀟瀟灑灑伴殘霞。杳杳冥冥臥黃沙。差也波差。當初怨恨咱。常言道色膽天來大。

〔包待制云〕既是這等。張千。將這王月英押去相國寺觀音殿內。看着屍首。尋那香羅帕去。若有了呵。我自有個處治。小心在意。疾去早來。〔張千云〕理會的。〔做押正旦行科〕〔卜兒云〕孩兒也。你小小年紀。犯下這等的罪過。兀的不痛殺我也。〔正旦云〕母親。是你孩兒做的不是了也。〔唱〕

【煞尾】娘呵你年紀過五旬。擡舉的孩兒青春恰二八。不爭葫蘆提斬首在雲陽下。把我這養育的娘親痛哭殺。〔同張千下〕

〔卜兒云〕孩兒去了也。我如今收拾些茶飯。相國寺內看孩兒去來。〔下〕〔包待制云〕張千押的那女子去了。待他回話。必有分曉。左右。打鼓退衙者。〔詩云〕從來三尺貴持平。莫把愚民苦用刑。人命關天非細事。舉頭豈可沒神明。〔同下〕

〔音釋〕

法方雅切 諕音夏 長音掌 罰扶加切 宅池齋切 搭音打 發方雅切 答音打 狹奚加切 滑呼佳切 雜咱上聲 殢音膩 匝咱上聲 綳音崩 八巴上聲 殺雙鮓切

第四折

〔雜當做擡郭華上科〕〔張千同正旦上云〕上命官差。事不由己。自家張千是也。奉老爺的言語。押着王月英到相國寺裏去。王月英。你是好人家兒女。怎做這等的勾當。快行動些。〔正旦云〕王月英。誰想有這一場禍事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痛傷情望的我眼睛穿。喒兩箇得成雙死而無怨。雖然是相期燈月底。又不曾取樂枕屏邊。如今你命掩黃泉。這陰司下怎分辯。

〔張千云〕這是你自做的差了。還要分辯什麼那。〔正旦唱〕

【駐馬聽】有口難言。月裏嫦娥愛少年。恩多成怨。你莫是酒中得道遇神仙。抵多少笙歌引至畫堂前。鴛鴦深鎖黃金殿。空教我恨綿綿。當初悔不休相見。

〔正旦云〕天那。我當初寄詩之意。豈謂有此。〔唱〕

【殿前歡】本是箇好姻緣。〔張千云〕你是個閨女。也不合和他私通。〔正旦唱〕好姻緣翻做了惡姻緣。〔張千云〕那秀才難道不等你就睡着了〔正旦唱〕則為他貪杯醉倒觀音院。〔張千云〕他醉便醉。也不至死。〔正旦唱〕却教我負屈啣冤。剗地花中宿酒裏眠。遂不了今生願。後世裏為姻眷。〔張千云〕你和他還想做夫婦哩。〔正旦唱〕怎能勾夫妻結髮。依舊得人月團圓。

〔張千云〕可早來到相國寺觀音殿了也。兀那女子。你進去。這的是郭華的屍首。尋你那手帕咱。〔正旦做入殿見郭華怕科〕〔張千云〕你怕什麼。看那手帕在那裏。〔正旦做看科云〕哥哥。你看那秀才口邊露着個手帕角兒哩。〔張千云〕真個是。你扯將出來看。〔正旦做取手帕科唱〕

【沽美酒】只道你嚥不下相思這口涎。原來是手帕在喉咽。苦痛聲聲哭少年。猛聽的微微氣喘。越教我揾不住淚漣漣。

〔郭華做欠身科〕〔正旦云〕秀才。你休諕殺我也。〔唱〕

【太平令】諕的我手脚兒驚驚戰戰。鬼魂靈怎敢胡纏。〔郭華做見旦科云〕小娘子。我和你相見。知道是睡裏夢裏。〔做起身摟正旦摔開科唱〕斷不了輕狂寒賤。還只待癡迷留戀。我這裏躍然。向前。謝天。呀。險些的在雲陽推轉。

〔郭華云〕原來是小娘子在此救我。小娘子。你為甚麼來。〔正旦云〕慚愧。張千哥哥。那秀才活了也。〔張千云〕既然秀才活了。俺一同見老爺去來。〔同下〕〔包待制上云〕老夫包待制。今為郭華身死未見下落。如今坐起晚衙。專等張千回話。這早晚一行人敢待來也。〔張千同正旦郭華卜兒上做跪科云〕禀爺。小的同那王月英到寺中尋手帕去。不期這秀才口邊露出手帕角兒。被那王月英扯將出來。這秀才便活了。如今都拏來見爺。聽憑發落。〔包待制云〕兀那秀才。你說你那詞因來。〔郭華云〕小生西京人氏。因應舉不第。去買胭脂。遇見這小娘子。在於胭脂舖內。四目相視。甚有顧盼之意。爭奈他母親在堂。難以相約。不意小娘子暗着梅香。將一首詩約小生元夜到相國寺赴期。小生因酒醉睡着了。小娘子後至。呼喚不醒。誠恐失信。將繡花鞋一隻。香羅帕一方。揣在小生懷內。含羞回去。小生醒來。悔之不及。吞帕于腹。堵住口中之氣而死。今日已經七日光景。恰纔王月英同大人差的公人。看見小生口角微露手帕。因而扯將出來。小生遂得還魂。只望大人可憐見。並不干王月英之事。委實小生自行殘害。乞大人做主咱。〔包待制云〕王月英。你說你那詞因來。〔正旦云〕那秀才已都招了。我王月英說個甚的。〔唱〕

【川撥棹】你懷揣着似軒轅似軒轅明鏡前。他如今訴說根源。兩下當年。都則為一點情牽。我王月英有甚言。任恩官怎發遣。

〔包待制云〕那郭秀才到你舖裏買胭脂。你曾接受他多少錢哩。〔正旦唱〕

【七弟兄】則他這解元。使錢。早使過了偌多千。〔包待制云〕他是個讀書人。買你胭脂做什麼。〔正旦唱〕奈胭脂不上書生面。都將來撒在洛河邊。恰便似天台流出桃花片。

〔包待制云〕元來你家接了他許多錢。也當的財禮過了。那王氏上來。〔卜兒跪上科〕〔包待制云〕兀那老婦人。你的女兒背地通書約人私合。本等該問罪的。如今那秀才幸得不死。你可肯將女孩兒嫁那秀才麼。〔卜兒云。〕爺爺固我女孩兒肯。便嫁了他罷。〔正旦唱〕

【梅花酒】呀。俺娘親敢自專。俺娘親敢自專。待擇取英賢。匹配嬋娟。斷送他的衰年。問什麼鸞膠續斷絃。巴不得順水便推船。呀。謝恩官肯見憐。休拗折並頭蓮。莫掐殺雙飛燕。

〔包待制云〕既如此。你一行人聽老夫下斷。〔詞云〕你二人本有那宿世姻緣。約元宵相會在佛殿之前。怎知道為酒醉一時沉睡。不能勾敍歡情共枕同眠。將羅帕和繡鞋留為表記。到的來酒醒後悔恨難言。那秀才吞手帕氣噎而死。有琴童來告狀叫屈聲冤。我老夫秉公道當堂勘問。將和尚趕出去並沒干連。押月英到寺內認他屍首。幸喜得神明護早已生全。今日個開封府判斷明白。合着你夫和婦永遠團圓。〔正旦同眾拜謝科唱〕

【收江南】呀。也不枉了一春常費買花錢。誰承望包龍圖到與我遞絲鞭。贏的個洛陽兒女笑喧闐。都道這風情不淺。准備着今生重結再生緣。

〔音釋〕

樂音澇 涎徐煎切 咽音燕 揾溫去聲 推退平聲 拗幺去聲 闐音田

題目 郭秀才沉醉誤佳期 
正名 王月英元夜留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