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百花亭

Top / 元曲選 / 百花亭

逞風流王煥百花亭雜劇

第一折

〔老旦扮卜兒引旦賀憐憐梅香盼兒上詩云〕教你當家不當家。及至當家亂如麻。早晨起來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老身洛陽人氏。姓賀。人都喚我做賀媽媽。生下這女孩兒賀憐憐。做着個上廳行首。我那孩兒生的十分聰明智慧。談諧歌舞。搊筝撥阮。品竹分茶。無般不曉。無般不會。占斷洛陽風景。奪盡錦繡排場。明日是清明節令。着孩兒郊外踏青去。孩兒。你意下如何。〔旦云〕謹領母親的命。明日到城外陳家園百花亭上。賞翫春景。走一遭去來。〔盼兒云〕姐姐。我盼兒伏侍你去。〔同旦下〕〔卜兒云〕孩兒和梅香都出城去了也。我無甚事。且往隔壁李大媽家吃茶則個。〔下〕〔正末扮王煥引家僮六兒上云〕小生姓王名煥。字明秀。年方二十二歲。本貫汴梁人氏。自父親辭逝。來此洛陽叔父處居止。為小生通曉諸子百家。博覽古今典故。知五音。達六律。吹彈歌舞。寫字吟詩。又會射箭調弓。掄鎗使棒。因此人皆稱為風流王煥。時遇清明節令。不免到城外陳家園百花亭上遊翫一遭。〔做行科云〕你看這郊外。果然是好景致。只見香車寶馬。仕女王孫。蹴踘鞦韆。管絃鼓樂。好不富貴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錦繡鋪設。翠紅羅列。酬佳節。鶯燕調舌。惜春光苦問東君借。

〔六兒云〕官人。你看那竹溪花塢。翠繞珠圍。往來的人。一上一下。似走馬燈兒一般。是好耍子也。〔正末唱〕

【混江龍】管絃拖拽。王孫仕女鬭豪奢。梨花院鞦韆蹴踘。牡丹亭寶馬香車。喚遊人芳樹啼殘錦鷓鴣。採香蕊粉墻飛困玉蝴蝶。楊柳映。杏花遮。東風外。酒旗斜。四時中惟有春三月。光陰富貴。景物重疊。

〔旦引盼兒上云〕妾身賀憐憐。今日清明佳節。去郊外遊翫。盼兒。那前面亭子。不是百花亭那。〔盼兒云〕姐姐。正是百花亭。將次到也。〔正末云〕六兒。你見麼。兀那人叢裏那個女子。生的非常也呵。〔六兒云〕官人。你好眼睛。那個女子生得十分標致。不是六兒多口。那一個梅香也不歹哩。〔正末唱〕

【油葫蘆】則見來往佳人教我難應接。離百花亭將近也。就兒中這一箇尤嬌絕。〔云〕世間有此女子。豈不是施朱太赤。施粉太白。〔唱〕端的是膩胭脂紅處紅如血。潤瓊酥白處白如雪。比玉呵軟且溫。比花呵花更別。若不是嫦娥降下瑶宮闕。塵世裏怎遇這活冤業。

〔旦云〕盼兒。喒到百花亭上去呵。〔六兒云〕官人。你看那小娘子。恰似畫圖上的美人一般。我們也到百花亭上看他去。〔正末唱〕

【天下樂】這的是美玉生香花解說。〔旦見將扇遮科〕〔正末唱〕他見人有些嬌怯。忙將羅扇遮。〔旦做意科云〕那生好一表人物也。我折朵蘭花兒咱。〔正末唱〕則見他寄幽情故將蘭蕊兒折。端的個眉尖上芳信傳。眼角頭春意竊。〔做俯覰科唱〕元來那脚蹤兒也把心事寫。

〔旦做吟詩科〕〔詩云〕折得名花心自愁。春光一去可能留。〔正末云〕好聰明的女子也。〔六兒云〕妙法蓮花經。觀世音菩薩。〔正末唱〕

【醉中天】他把我先勾拽。引的人似癡呆。我和他四目相窺兩意協。好也囉他生的有芙蓉面。桃花頰。說不盡他百般嬌千般豔冶。〔六兒云〕官人。你看他眼似明星。眉如秋月。生的莊莊重重。是一個好女子也。〔正末唱〕你道他點星眸眉灣秋月。〔做暗笑科云〕你怎知他不莊重的時節。〔唱〕他可也有玉簪橫雲鬢偏斜。

〔云〕方纔那兩句詩。深有其意。姐姐既有意呵。便再念一徧也好。等他再念時。我也續他兩句。〔六兒云〕官人說的好。六兒若還識字通文。我也續他兩句。〔旦云〕那生說不聽的。我再吟一徧咱。〔旦再吟〕〔生做續吟科詩云〕東風若是相憐惜。爭忍開時不並頭。〔旦云〕盼兒。你看那百花亭畔那個秀才。貌賽潘安。才過子建。舉止風流。不知是誰家公子。怎生能勾和他說句話兒也好。〔盼兒云〕看那秀才。正好與姐姐匹配也。〔正末云〕六兒。你看那女子。扭捏做作。必是個賣俏的㑱兒。怎生得個花蝴蝶通個春信去咱。〔六兒云〕便怎麼遇得這通信人來。〔外扮王小二賣查梨條上詩云〕洛陽城裏賣花人。查梨條賣也。粧得肩頭一擔春。查梨條賣也。假使王孫知稼穡。查梨條賣也。好花將賣與何人。查梨條賣也。〔又叫〕〔正末做喜科云〕這賣查梨條的王小二身上。要成此一件大功。可不好那。六兒。你與我快喚那賣查梨條的過來。〔唱〕

【金盞兒】我正咨嗟。不寧貼。一聲查梨條賣也猛聽了心歡悅。〔做走科唱〕我向這鬧花深處緊攙截。配合這醉春情能鶯燕。更和那調春色巧蜂蝶。只索央及你撮合山花博士。休使俺沒亂煞做了鬼隨邪。

〔六兒做叫科云〕王小二。俺官人喚你哩。〔小二做見科云〕官人喚小子做甚。〔正末云〕小二哥。我問你咱。兀那鬧花深處。這個姐姐是誰家的。〔小二云〕那一個你也不認的。好風流的王舍。他便是洛陽上廳行首賀憐憐。〔正末云〕小二哥。你也知道我粧孤愛女。你肯與我做個落花的媒人。與那賀家姐姐做一程兒伴。我便與你換上蓋也。〔小二云〕官人。小人別的不會。這調風貼怪。幫閒鑽懶。須是本等行業。我就與你說去。〔小二做走〕〔六兒扯住科云〕哥。我央及你。把那梅香總成了我罷。〔王小二見旦科〕〔旦云〕王小二。我見你在百花亭上和那公子說話。莫不是那公子使你來見我麼。〔小二云〕大姐。你可也忒聰明。那公子須不比尋常人。說起來趕一千個雙通叔。賽五百個柳耆卿哩。〔旦云〕他可是誰。〔小二云〕他便是風流王煥。據此生世上聰明。今時獨步。圍棊遞相。打馬投壺。撇蘭攧竹。寫字吟詩。蹴踘打諢。作畫分茶。拈花摘葉。達律知音。軟款溫柔。玲壠剔透。懷揣十大曲。袖褪樂章集。衣帶鵪鶉糞。靴染氣球泥。九流三教事都通。八萬四千門盡曉。端的個天下風流。無出其右。〔旦笑科云〕王小二。你這沒嘴葫蘆。倒會貼怪。既然如此。請那壁官人百花亭上來。俺兩個自有說話。〔小二云〕你怕小人落了偏錢。你兩個自對主兒商量去。我就請的來相見咱。〔正末見旦科〕〔旦云〕久聞王舍風流。今日幸得一遇。果然名不虛傳〔正末云〕小生雖有虛名。其實不副。惶恐惶恐。〔六兒云〕莫說我家官人。連六兒也惶恐惶恐。〔正末唱〕

【醉扶歸】他那裏滿口兒稱王舍。多敢是真心的愛豪傑。〔旦云〕王舍。你可曾做子弟來麼。〔正末唱〕我也曾向煙月所上花臺做子弟倈。〔旦云〕解元不棄。屈高就下。與妾身作伴。可也肯麼。〔正末云〕小生有句話敢問那。〔旦云〕有甚麼話說。〔正末唱〕莫不你前身元從謝。自笑我有那崔護詩才幾些。怎敢便大厮八將凉漿謁。

〔旦云〕則怕你不慣做子弟那。〔正末云〕姐姐。我也稍知一二。〔唱〕

【後庭花】我也曾把柳條攀花蕊折。將那雲雨期風月賒。〔旦云〕你看這生說海口那。〔正末唱〕你道我說海口王明彦。則要你放寬心賀大姐。不是我咨嬌奢。憑着我拈花摘葉。那愁他沒鸞膠將絃斷接。

〔旦云〕既然解元要與妾身為伴。怎敢推辭。但是俺娘拳手大。枷棒重。只怕你當他不起。〔正末云〕只要姐姐肯許了王煥。便是你妳妳利害。這等門戶差撥。王煥也當的過來。〔六兒云〕委的俺官人是慣家。〔正末唱〕

【一半兒】他狠毒呵恰似兩頭蛇。乖劣呵渾如雙尾蝎。我將明珠一斛親棄撇。〔小二云〕官人。你敢是心邪了也。〔正末唱〕不是俺心邪。我只是一半兒支吾一半兒者。

〔旦背云〕你看他這等俊俏身材。又好個淹潤性格。一見之間。早將我的魂靈抓到他那壁去了。他既有心要和我相處。我豈可當面錯過。〔回云〕解元。我在梨花巷口住。你和王小二同到我家來便了。〔小二云〕官人。我今日成就了這好事。你可怎麼謝我。〔六兒云〕王小二。那梅香的事。你一句也不題。有什麼謝你。〔正末唱〕

【賺煞】既不肯近蓬蒿。待有意親蘭麝。他見俺淹潤溫柔熨貼。弄玉傳香無盡歇。〔旦云〕只怕有那殺風景的哨厮每排捏呵。〔正末唱〕着那等乾眼熱滑張杓倈。任從些。打草驚蛇。儘教他捏恠排科厮間諜。〔旦云〕你若肯娶我。我便告一紙從良。立個媍名也。〔正末唱〕你若肯從良立節。我准定是建功成業。恁時節穩情取五花官誥七香車。〔同下〕

〔音釋〕

行音杭 設商者切 列郎夜切 節音姐 舌繩遮切 拽音夜 蝶音爹 月魚夜切 疊音爹 絕藏靴切 血希也切 雪須也切 別邦耶切 闕區也切 業音也 說書惹切 怯丘也切 折音者 竊音且 呆音爺 協希耶切 頰肌也切 猱音撓 貼湯也切 悅魚夜切 截藏斜切 攧與跌同 諢溫去聲 傑其耶切 倈郎爹切 謁衣也切 葉音夜 接音姐 蝎希也切 撇偏也切 歇希也切 杓繩昭切 諜音爹

楔子

〔正末同旦上云〕自與姐姐相會。可早半年光景也。誰想老虔婆狠毒。接過我許多銀兩。如今要趕我出去。他敢是將你另接個什麼人那。〔旦歎云〕嗨。元來你還不知道。如今西延邊上高常彬。在此收買軍需。俺那母親愛錢。待要將我嫁與他去哩。〔正末云〕姐姐。似這般可怎了也。〔做悲科〕〔旦云〕解元。兀的不痛殺我也。〔正末唱〕

【仙呂端正好】俺和你命兒乖。時兒蹇。生折散美滿的姻緣。恨天公怎不與人方便。鏟連理樹。撅並頭蓮。撏比翼鳥。打交頸鴛。恨綿綿。淚漣漣。急煎煎。意懸懸。知何日得重相見。〔同下〕

〔音釋〕

彬音賓 鏟音產 撅與掘同 撏詞纖切

第二折

〔卜兒上云〕俺那憐憐小妮子。半年前城外陳家府百花亭上。賞清明節令。引的個王煥來家。一住就住了半年多。他如今沒甚麼錢物了。只管纏住俺那妮子。再也不思量轉身。俺這門戶人家。單靠那妮子吃飯。一日不接客。就一日不賺錢。怎麼容得他。如今被俺使個科段。將他撚出門去。那西延邊上有個高常彬。他來俺洛陽買辦軍需。那厮巨萬貫東西。要娶俺妮子。屢次着人來說。被俺勒了他二萬貫。嫁與那厮去了。早是俺乖。倘或這妮子跟着王煥走了。可怎了也。今日街坊每請俺吃茶。小的好生看着家。我吃了茶便來也。〔下〕〔旦上云〕好是煩惱人也。誰想俺那虔婆不仁。板障了王郎。將我嫁與高常彬。搬在這承天寺裏寄住。等待軍需完備時。帶我西延邊去。妾身要寄個信與王郎得知。爭奈門上把的水泄不通。連梅香也不放他出入。怎生得個人來可也好那。〔王小二叫上〕查梨條賣也。查梨條賣也。〔旦做聽科云〕兀的不是賣查梨條王小二的聲音。慙愧。這信息敢只在他身上。與俺寄去了也。〔叫科云〕王小二。西廂下來。〔做見科〕〔小二云〕大姐。你怎麼在此。〔旦云〕俺媽媽將我嫁與高常彬。借此承天寺權住。早晚要帶俺上西延邊去。王舍想不知我在於此處。我特特央凂你通個信去。與他知道。〔小二云〕哦。大姐。你要我通個信去。著王舍到這裏來望你麼。〔旦云〕是。小二哥多累你。那厮遣心腹人把著門。閒雜人一個也不放入來。你說與王舍知道。他來時須要覰個方便纔好。〔小二云〕大姐放心。俺王小二自有兵法。著王舍來見大姐。〔旦云〕似這般可好也。俺有一小柬。煩你專與王舍。先送你這碎銀五兩。還有重謝在後。疾忙快去。恐怕那賊漢回來。小二哥。你是必用心者。〔小二云〕放心。都在我身上。我去也。〔下〕〔旦云〕王小二去了也。我且回後堂中去。〔下〕〔正末上云〕小生王煥。自從與賀家姐姐作伴半載其程。錢物使盡。姐姐與小生赤心相待。爭奈虔婆板障。將小生撚出門來。把姐姐嫁與高常彬。如今不知在於何處。小生害了這場沒滋味的證候。俺想為人生得蠢濁。倒也省的躭煩受惱。小生不幸。學的聰明。致令半生浮浪。一世飄蓬。只當墜下活地獄一般。〔詩云〕酷憐風月為多情。還到離時恨轉生。倚柱尋思暗惆悵。一場春夢不分明。〔唱〕

【中呂粉蝶兒】半世飄流。幾曾離舞裙歌袖。為憐他皓齒星眸。𢬵的個擲黃金。揮白璧。暗中挑鬭。則待要買斷了謝館秦樓。却攬下這一場不明白的僝僽。

【醉春風】從今後牢收起愛月惜花心。緊抄定偷香竊玉手。刁風拐月暢好是沒來由。出這場醜。醜。從小着迷。少年吃悶。幾時參透。

〔云〕我心中好生困倦。且往街上茶房裏吃一杯茶消悶咱。〔二凈鬧上雙云〕柴又不貴。米又不貴。兩個風子。正是一對。小生姓雙。這個姓柳。喒費了多少錢財。賠了多少工夫。占的這個表子。你只管來插趣。好沒禮也。〔柳云〕難道你不見。我幾曾調他來。皆是他心上自愛上我。你吃這等寡醋做甚麼。你如今不要鬧。喒兩個則一遞一夜便了。〔正末見科云〕兀那兩個秀才。鬧將來不知為甚麼。我試問他咱。你二公為何相爭。〔雙云〕老兄你不知道。小生姓雙。叫做雙解元。他姓柳。叫做柳殿試。俺兩個是太學中同齋朋友。我苫着個科子。喚做白捉鬼。他沒廉恥。每夜瞞了我去與他偷。那醜東西便也不打緊。只是喒同齋朋友。來我跟前蹅狗屎。可不着別齋生員笑話。〔柳云〕老兄不要聽他胡說。〔正末云〕元來二公却為風月如此。〔唱〕

【迎仙客】你兩個元同舍。本儒流。那白捉鬼比小卿不姓蘇比玉仙不姓周。雙通叔一般雙。柳耆卿同是柳。柳殿試實止望明月翫江樓。雙解元乾閃在金山後。

〔雙云〕好歹是我先在他家。〔柳云〕我雖在後。我可使的錢多。〔正末云〕二公休爭壞了儒家體面。我請你吃杯茶。商和了罷。〔唱〕

【紅繡鞋】一個似摘了心的禽獸。一個似攧了彈的斑鳩。〔云〕我勸你二公咱。〔唱〕這的是前人田土後人收。〔柳云〕簪花飲酒是好勾當。怎麼這等不知趣。〔正末唱〕野花村務酒。知味便合休。〔云〕你二公再不要爭了。〔唱〕我只怕更有收人在後頭。

〔雙云〕足下想不曾做這樁兒。比我兩個倒也省事。〔正末唱〕

【滿庭芳】俺也曾尋花戀酒。鸞交鳳友。燕侶鶯儔。俺也曾躭驚怕人約黃昏後。〔柳云〕元來老兄也深曉風月中趣味的。〔正末唱〕俺也曾使的沒纔學的滑熟。〔雙云〕這等。你也曾做子弟哩。〔正末唱〕我是個錦陣花營郎君帥首。歌臺舞榭子弟班頭。〔云〕喒三個都有個比喻。〔柳云〕你說。俺試聽咱。〔正末唱〕雙秀才你是個豫章城落了第的村學究。柳秀才你是個麗春園除了名的敗柳。〔雙笑云〕足下。你却如何。〔正末唱〕我王煥是個百花亭墜了榜的鑞鎗頭。

〔柳云〕元來你就是風流王煥。久聞久聞。多承訓教。俺兩個謝了茶。別處鬧去也。〔打鬧下〕〔王小二上云〕那前面的不是王舍。我且不與他這𥳑帖兒。看他想賀家大姐也不想。我則說些野話咱。〔做見科云〕官人支揖哩。我想天下聰明。再無有勝如官人的。〔正末唱〕

【上小樓】折莫是捶丸氣毬。圍棊雙陸。頂鍼續麻。折白道字。買快探鬮。錦筝搊。白苧謳。清濁節奏。知音達律磕牙聲嗽。

〔小二云〕這個誰比的你。但不知你九流三教。諸子百家。可都通曉麼。〔正末唱〕

【幺篇】折莫是諸子百家。三教九流。作賦吟詩。說古談今。曲尾歌頭。灑銀鈎。奪彩籌。攧蘭攧竹。更身材十分清秀。

〔小二云〕我想官人這等風流。翠繡紅鄉。整片段受用。可不該的。〔正末唱〕

【普天樂】水晶毬。銅豌豆。紅裙中插手。錦被裏舒頭。金杯浮蠟蟻春。紅炭灸肥羊肉。惜玉憐香天生就。另一種可喜風流。淹潤慣熟。玲瓏剔透。軟欵溫柔。

〔小二云〕想官人與賀家大姐相處。正是天生一對。雖然那賀家大姐。被別人娶了。他一心兒為著官人忘飡廢寢。减玉消香。洛陽城中。誰不知道。官人王煥躭下這場風月。却也不枉了。〔正末云〕小二哥。我當初也曾和他作伴來。豈知有今日也呵。〔唱〕

【十二月】則為我攀花折柳。致令的有國難投。止望待天長地久。誰承望雨歇雲收。他為我胭憔粉瘦。我為他綠慘紅愁。

【堯民歌】呀。恰便似一江春水向東流。誰想俺錦鴛鴦翻做了浪中鷗。只落得十分人帶九分愁。〔云〕我想賀姐姐原與小生恩愛深厚。今日又嫁了高將軍。〔唱〕正是一家兒女百家求。休也波休。也是官差不自由。淚揾濕春衫袖。

〔小二云〕官人休要煩惱。小人今日承天寺裏賣查梨條。正見賀家大姐正在那裏思想官人。好生憔悴。見了小人。告訴不盡。有一小柬着我寄與官人哩。〔做與末喜接科云〕不知是夢裏睡裏。兀的不歡喜殺我也。〔做讀科詞云〕朝相思。暮相思。朝暮相思無盡時。奉君腸斷詞。生相思。死相思。生死相思兩處辭。何由得見之。右調寄長相思。拜奉檀郎知音几前。詞不盡言。言不盡意。保愛珍重。保愛珍重。〔做捻土科云〕待小生捻土焚香咱。〔唱〕

【快活三】這書詞是親手脩。重新把密情兜。也不枉我虛名贏的上青樓。早展放雙眉皺。

〔做拜科云〕我試拜告天地咱。〔唱〕

【鮑老催】我這裏展脚舒腰忙頓首。引的我口角頑涎溜。我只道姻緣簿消除一筆勾。又誰知今日還能彀。這書詞則是紙攝人魂的下帖。摘人心的公案。追人命的勾頭。〔王小二云〕官人。你愁除病减。都在這封書上。早則喜也。〔正末唱〕再休題愁除病减。花成蜜就。葉落歸秋。

〔云〕小二哥。假若我要見賀家姐姐。怎生入的承天寺裏去。你替我怎生出一個計策。〔小二云〕官人似恁的聰明。文武兩全。顛倒問俺這等人求計。〔正末云〕我為那賀家姐姐。煩惱的小生計窮智短了也。〔做跪科云〕小二哥。你看同姓之面。求的一計。日後必當重報。〔小二云〕官人請起。俺小人有便有個見識。只怕你做不得。〔正末云〕你有什麼計策。快道來。〔唱〕

【耍孩兒】我便似被困圍的敗將專求救。哎。高君也喒兩個棊逢對手。也不索推輪捧轂。築壇臺專仗你那妙策神謀。則你是添兵减竈齊孫臏。喚雨呼風蜀武侯。將巧計親傳授。這一番若得賀氏逢王煥。便似織女見牽牛。

〔小二云〕小人有一計。可使官人與賀家大姐相見。只要官人不惜廉恥。權做下流。將小人頭至下脚至上渾身衣服。并這個查梨條籃兒。都借與官人。打扮做賣查梨條的。纔入的那承天寺去。〔正末謝科云〕高見高見。多承見愛。將你這一弄兒都借與我。就傳與我叫的腔兒咱。〔小二云〕待小人叫與官人聽。查梨條賣也。查梨條賣也。〔正末學叫科云〕可也像麼。〔小二云〕官人倒做的小人的師父哩。〔正末唱〕

【隨尾煞】皂頭巾裹著額顱。斑竹籃提在手。叫歌聲習演的腔兒溜。新得了個查梨條除授。則這的是郎君愛女下場頭。〔同下〕

〔音釋〕

撚尼蹇切 令平聲 當去聲 曾音層 僝鋤山切 僽音驟 苫聲占切 熟常由切 捶吹上聲 陸音溜 鬮音鳩 磕音可 竹音肘 豌烏官切 肉柔去聲

第三折

〔淨扮高常彬上詩云〕兩軍旗皷倒也好相當。單則三寸東西不易降。因此無心演習孫吳法。專在花柳叢中作戰場。某姓高名邈。字常彬。原在京城做着個管城門的官。今陞在陝西延安府經略相公麾下辦事。奉經略的令。將着十萬貫鈔。來這洛陽收買軍需。分給沿邊將士。到此月餘。私將二萬貫鈔娶了個婦人。是上廳行首賀憐憐。權借這承天寺裏住下。撥幾個心腹牢子把守寺門。一個閒人也不許放他入來。只有梅香一人伏侍。今日洛陽府官請我赴席。伴當每鞴馬。我吃酒去也。〔下〕〔旦引盼兒上云〕昨日央王小二將着一柬寄與王郎。不知下落。今日那厮赴席去了。我在房中悶坐。盼兒門首覰者。等王郎來時。報覆我知道。〔盼兒云〕理會的。〔正末提查梨條從古門叫上云〕查梨條賣也。查梨條賣也。纔離瓦币。恰出茶房。迅指轉過翠紅鄉。回頭便入鶯花寨。須記的京城古本老郎傳流。這菓是家園製造。道地收來也。有福州府甜津津香噴噴紅馥馥帶漿兒新剝的圓眼荔枝。也有平江路酸溜溜凉廕廕美甘甘連葉兒整下的黃橙綠橘。也有松陽縣軟柔柔白璞璞蜜煎煎帶粉兒壓匾的凝霜柿餅。也有婺州府脆鬆鬆鮮潤潤明晃晃拌糖兒捏就的龍纏棗頭。也有蜜和成糖製就細切的新建薑絲。也有日曬皺風吹乾去殼的高郵菱米。也有黑的黑紅的紅魏郡收來的指頂大瓜子。也有酸不酸甜不甜宣城販到的得法軟梨條。俺也說不盡菓品多般。略鋪陳眼前數種。香閨繡閣風流的美女佳人。大廈高堂俏倬的郎君子弟。非誇大口。敢賣虛名。試嘗管別。吃着再買。查梨條賣也。查梨條賣也。〔做歎科云〕王煥。這箇是做子弟的下場頭也呵。〔唱〕

【商調集賢賓】若論粧孤苦表俺端的奪了第一。〔帶云〕說起風流王煥四箇字呵。〔唱〕這洛陽郡有誰知。較文呵有賈馬班楊藻思。較武呵有孫吳管樂神機。王煥也空學的文武雙全。培養得材能兼備。指望待整乾坤定江山安社稷。輔皇家救困扶危。似恁的名標鶯燕集。幾時勾身到鳳凰池。

【逍遙樂】若論着十八般武藝。弓弩鎗牌。戈矛劍戟。鞭鍊撾槌。將龍韜虎略溫習。方信道風月無功三不歸。剗的着俺不存不濟。則為俺半生花酒。躭閣盡一世前程。枉受了十載驅馳。

〔做叫科云〕查梨條賣也。查梨條賣也。生長在京城古汴。從小裏拜箇名師。學成浪子家風習慣。花臺伎倆。專伏侍那些可喜知音的公子。更和那等聰明俊俏的佳人。假若是怨女曠夫。買吃了成雙作對。縱然他毒郎狠妓。但嘗着助喜添歡。春蘭秋菊益生津。金橘木瓜偏爽口。枝頭乾分利陰陽。嘉慶子調和臟腑。這棗頭補虛平胃。止嗽清脾。吃兩枚諸災不犯。這柿餅滋喉潤肺。解鬱除焦。嚼一箇百病都安。這荔枝紅蠲煩養血。去穢生香。長安歲歲逢天使。這查梨條消痰化氣。醒酒和中。帝城日日會王孫。查梨條賣也。查梨條賣也。〔唱〕

【掛金索】松陽柿全別。滋潤能清肺。婺州棗為魁。細嚼堪平胃。嘉慶子家風。製度實奇美。枝頭乾流傳。可口真佳味。

〔做叫科云〕查梨條賣也。查梨條賣也。歌姬未起。客館先知。查梨條賣也。查梨條賣也。一聲叫入珠簾去。慌殺梳粧鏡裏人。〔唱〕

【山坡羊】梨條清致。金橘無對。荔枝圓眼多澆些蜜。這棗子要你早聚會。這梨條休着俺拋離。這柿餅要你事事都完備。這嘉慶這場嘉樂喜。荔枝。離也全在你。圓眼。圓也全在你。

〔做叫科云〕查梨條賣也。查梨條賣也。俺那姐姐。知他在那裏。入的這承天寺來。好是清幽也呵。〔唱〕

【梧葉兒】俺只見舍利塔侵雲漢。羅漢堂煞整齊。人靜悄景幽微。那孫飛虎聲名大。小紅娘識見低。閃的我張君瑞自驚疑。天也知他這普救寺鶯鶯在那裏。

〔盼兒云〕俺姐姐着我在這門首等着俺姐夫。怎麼這早晚還不見來。〔正末做見科云〕梅香姐。我來了也。〔盼兒云〕姐夫。你怎麼這般模樣了也。這是甚麼打扮那。〔正末唱〕

【金菊香】木瓜心小帽兒齊抹着臥蠶眉。查梨條花籃在我手上提。細麻鞋緊綳輕護膝。白苧衫花手巾寬繫着腰圍。我也是能騎高價馬慣着及時衣。

〔盼兒云〕你快過來。見俺姐姐去。〔正末見旦科云〕姐姐。我來了也。〔旦做悲科云〕解元。我為你胭憔粉悴。玉减香消。你剗的這般模樣。可怎生是了也。〔正末云〕姐姐。小生今日也則是出於不得已。〔唱〕

【醋葫蘆】聞知你粉香殘消素體。金釧鬆减玉肌。一天愁都是為他誰。不由我不行忘思食忘飽睡臥忘了夢寐。消磨盡五陵豪氣。屈沉殺八面虎狼威。

〔旦云〕解元。我別得你幾時。剗地這般模樣。兀的不羞殺我也。〔正末唱〕

【後庭花】熬煎的你愁似織。想念着我意似癡。因此上醞釀就蜂兒蜜。調和成燕子泥。費心機。恨不的鑽天掘地。則圖箇得見你。生這般窮智識。做這般賊所為。粧這般喬樣式。

【雙鴈兒】王煥也到如今猶兀自說兵機。得道也。誇經紀。東行不見西行利。為風月。擔是非。惹英雄皆笑恥。

〔旦云〕大丈夫不以功名為念。幾時是你那峥嶸發達的時節。〔正末唱〕

【青哥兒】有一日功成功成名遂。那時節耀武耀武揚威。雲路鵬程九萬里。氣吐虹霓。志逞風雷。宮花飄曳。御酒淋漓。我不是斗筲之器。糞土之泥。則恐怕等閒間洩漏了春消息。因此上用脫殼金蟬計。

〔旦云〕解元。我為你朝煩暮惱。放心不下。你可知道麼。〔正末唱〕

【醋葫蘆】姐姐你煩惱除我知。我煩惱除你知。再休說坐兒不覺立兒饑。常言道海深須見底各辦着箇真心實意。這的是有情誰怕隔年期。

〔高凈引祗從做醉上云〕多飲了幾杯酒。俺可醉了也。這是承天寺門首。左右。接了馬者。〔祗從云〕牢墜鐙。〔高凈云〕梅香。你說去。我來家了也。〔盼兒報云〕姐姐。高將軍來家也。〔正末做慌科唱〕

【金菊香】諕的我手忙脚亂緊收拾。意急心慌沒整理。〔高凈云〕甚麼人在此。好無禮也。〔正末唱〕可正是船到江心補漏遲。只着我魄散魂飛。〔做叫科云〕查梨條賣也。查梨條賣也。〔唱〕我則索向前來陪着笑賣查梨。

〔高凈云〕兀那厮。你在這裏做甚麼。左右拿過來。〔祗從拿科〕〔喝云〕跪着。〔正末唱〕

【醋葫蘆】俺也是文齊福不齊。你正是官不威牙爪威。〔高凈云〕兀那厮。敢來俺這裏胡厮哄。〔祗從喝科〕〔正末唱〕只聽的一聲高叫若轟雷。〔旦做慌科〕〔正末唱〕諕的那黃鶯兒怎敢向上林啼。抵多少驚回綠窗春睡早。難道愛月夜眠遲。

〔高凈云〕我不在家。你做甚麼哩。〔旦云〕我恰纔悶坐。正要剝果子吃些兒。你又撞將來攪我。〔高凈陪笑科云〕既然奶奶要剝果子兒吃。我怎敢攪了奶奶。我醉了也。我睡去也。你自在這裏剝好的吃也。留着些兒等我醒來吃。〔下〕〔旦云〕解元。這厮領着西延邊上經略的十萬貫鈔。來這洛陽買辦軍需。他將二萬貫官錢娶了我。帶我西延邊上去。他的罪過不輕。盜使官錢。強奪人妻女。失誤邊關軍務。都是該死的。解元。你休要挫了志氣。如今延安府經略相公招募天下英雄豪傑。勦捕西夏。我想你文武雙全。乘此機會。可往延安府投託經略麾下。建立功勛。以遂平生之志。那時節告一紙狀。說高常彬強奪人家妻女。他帶我上邊。若叫將出來。我訴說妾身原是王煥之妻。他盜使官錢娶我。失誤邊機。應得死罪。喒夫妻定有團圓之日也。解元。則要你著志者。〔正末云〕大姐放心。〔唱〕

【金菊香】憑著俺驅兵領將萬人敵。穩情取一舉成名天下知。俺怎肯做男兒有身空七尺。任他人奪去嬌妻。將比翼兩分飛。

〔旦云〕那厮的罪犯非止一樁。你則謹記在心者。〔正末唱〕

【醋葫蘆】這逆賊。好沒禮。盜軍貲誤軍務失軍期。他所犯那樁兒不是有條劃的罪。還待向婆娘行孝當竭力。則著他得便宜翻做了落便宜。

〔旦云〕解元。妾身上有這付金頭面。釧鐲俱全。與你做盤纏去。〔正末云〕如此多謝。〔旦云〕妾口占小詞一首。調寄南鄉子。贈君行色。休得見哂。〔詞云〕勉強贈行裝。願爾長驅掃夏凉。威震雷霆傳號令。軒昂。萬里封侯相自當。功績載旂常。恩寵朝端誰比方。衣錦歸來攜兩袖。天香。散作春風滿洛陽。〔正末云〕姐姐放心。王煥此一去。必不落於人後。〔唱〕

【浪裏來煞】則今朝別了玉人。多感承謝了盤費。〔旦云〕解元。你也姓王。那王魁也姓王。則願你休似王魁。負了桂英者。〔正末做悲科唱〕怎將我王煥比做王魁。我向西延邊上建功為了宰職。你管取那五花誥夫人名位。則不要你個桂英化做一塊望夫石。〔同下〕

〔音釋〕

降奚汪切 邈音冒 將去聲 鞴音被 倬音卓 一音以 思去聲 稷將洗切 戟巾以切 習星西切 剗音產 長音掌 蠲音娟 使去聲 蜜忙閉切 綳音崩 膝喪擠切 醞音韻 釀尼降切 識傷以切 式傷以切 曳音異 息喪擠切 拾繩知切 轟音烘 募音暮 勦精小切 勛與勳同 應平聲 敵丁梨切 尺音恥 賊則平切 劃音畫 力音利 鐲音濁 哂身上聲 強欺養切 職張恥切 石繩知切

第四折

〔外扮經略官引卒子上詩云〕少年錦帶佩吳鉤。鐵馬西風塞草秋。一片雄心扶社稷。功名不為覓封侯。老夫姓种名師道。方今大宋欽宗皇帝即位。改元靖康。老夫官拜征西馬步禁軍都元帥。正授延安府等處招討經略使。為西凉土番作亂。朝廷命老夫招集天下英雄豪傑。征討土番。招募得十節度使。直殺過相思河。將西凉平定。那為首獲功者洛陽王煥也。其人文武全才。智勇兼備。老夫舉保他做先鋒西凉節度使。尚有賊人餘黨未盡。著他勦捕去。早間已有捷報來了。軍政司準備筵席伺候。還有一件。前者為西延缺少軍需。著高邈往洛陽收買。將帶十萬貫鈔去。內中却擅用了二萬貫娶箇婦人。每日飲酒作樂。遲了限次。誤了邊關重務。已曾著人勾提去了。未見回報。小校。轅門首覰著。〔卒子拿凈旦上云〕我是勾提高邈的軍士。連他娶這個婦人都勾到了。見元帥咱。〔押凈旦跪科〕喏。報的元帥得知。高邈拿到了也。〔經略云〕兀那厮。著你收買軍需。接濟邊庭。剗地將官錢盜使了。終日花酒。失誤軍期。依律處斬。兀那婦人。你明知官錢不合接受。亦該死罪。〔旦云〕老爺暫息雷霆之怒。略罷狼虎之威。聽妾身告訴衷曲。妾身原有丈夫。被高常彬倚恃官勢。將錢買轉母親。強娶妾身到此。只望明鏡鑒察。〔經略云〕你母親在那裏。〔旦云〕近日亡化過了也。〔經略云〕你丈夫是誰。〔旦云〕丈夫是洛陽王煥。到西延邊來投軍。此後不知下落。〔經略云〕哦。原來是王煥之妻。王煥乃國家有功之臣。這就是功臣之婦了。也還未知虛實。且將二人押下。待王節使來時。便見端的。小校。且押在一壁者。〔卒子云〕理會的。〔正末領祗從上云〕某乃王煥是也。自到延安府。見了經略大人。充為馬前頭目。累次立功。今為西凉節度使之職。奉元帥將令。再過相思河。勦平餘黨。先着捷書報知轅門去了。今班師回程。軍馬行動者。王煥。誰想有今日呵。〔唱〕

【雙調新水令】起蟄龍吐雲霧上天時。下河西第一陣節使。威風馳海外。名譽播京師。端的個男兒。不枉了四方志。

【駐馬聽】引領羣師。罰其罪賞其功無徇私。募招猛士。攻必取戰必勝决雄雌。常𢬵著馬革裹殘屍。生圖他麟閣題名字。不信呵觀古史。大都來豪傑皆如是。

〔云〕可早來到也。左右接了馬者。〔祗從云〕牢墜鐙。〔正末云〕令人報復去。道有王煥來了也。〔卒子報科云〕王將軍到。〔經略云〕快有請。〔做見科〕〔經略云〕節使戰敵勞神。〔正末云〕王煥上託元帥虎威。下賴將士戮力。僥倖克敵。何勞之有。〔唱〕

【鴈兒落】據元帥雨不將傘蓋搘。寒不把重裘試。兵不擇少共多。敵不避生和死。

〔經略云〕凡為將者須要深習兵書。廣看戰策。方纔得功成萬里。名著千秋。也非是容易博來。的〔正末唱〕

【得勝令】笑孫武少神思。病白起不仁慈。賽韓信十功立。勝孔明八陣施。無半點瑕疵。展萬里鯤鵬翅。真一表英姿。建千年龍虎祠。

〔正末做跪科云〕元帥在上。可憐見王煥有紙狀告著一個人。乞賜分理。〔經略云〕節使。你告甚麼人。老夫與你做主咱。〔唱〕

【風入松】高常彬差使洛陽時。有多少過犯公私。剋軍需盜把官錢使。戀烟花豔質嬌姿。強奪人他妻我婦。成就他燕子鶯兒。

〔經略做接狀科云〕節使請起。高常彬已勾追到了也。左右。拿將過來。〔卒子云〕犯人當面。〔凈旦跪科〕〔經略云〕高邈。你怎敢盜使官錢。強娶有夫之婦為妻。〔高凈云〕元帥不要聽人謊狀。這是賀媽媽接了我的財禮錢。嫁與我為妻來。〔經略云〕這錢鈔是那裏來的。〔高凈云〕是高邈平日積儧下稊氣錢二萬貫。〔經略怒云〕兀那厮。剗地胡說哩。你見王節使麼。〔正末跪云〕這婦人正是王煥之妻。〔高凈云〕他是你的渾家。我若是知道。早早的擡一乘轎子。送到你家裏多時了。〔正末唱〕

【喬牌兒】這厮逞權豪忒放肆。不想正遇著敵頭至。〔高凈云〕節使休怪。我實是不知。誤娶了他。〔正末唱〕直待聞鐘始覺山藏寺。〔經略云〕軍政司。與我查那高邈所犯。當得何罪。〔正末云〕他盜使官錢。失誤軍期。強娶有夫之婦為妻。那一樁兒不是該死的。〔唱〕賊也這的是罪當刑無怨死。

〔高凈做歎科云〕嗨。我止望娶他做個夫人。不想道今日撞着原主兒。眼見的要還他去了。可知道我這兩日有些眼跳。〔正末唱〕

【水仙子】你可待碧梧棲老鳳凰枝。誰承望東嶽新添速報司。早則西風了却黃花事。今日箇雪消也見死屍。禍臨頭有甚嗟咨。使不的你論黃數黑。遮不的你奪朱惡紫。快招成罪犯無辭。

〔經略云〕則喚賀氏上來。和他折證。〔卒子云〕賀氏靠前。〔旦跪上指末云〕大人。這個是妾身的丈夫王煥。〔經略云〕高邈。你怎麼說。〔高凈云〕乾使了二萬貫嚮鈔。既然說是他的。便等他領去了罷。〔正末唱〕

【殿前歡】這的是證明師。决撒了也春風驕馬五陵兒。可不道不知命無以為君子。則索退而自省其私。〔高凈做叫屈科云〕這婦人明明是我娶到的媳婦哩。怎當他官官相為。強斷與王節使去。可不冤屈也。〔正末云〕噤聲。〔唱〕這裏是經略府軍政司。又不比風月所鶯花市。錯認做洛陽地面承天寺。花費了些精銀嚮鈔。收買些膩粉胭脂。

〔經略云〕一行人聽我下斷。高邈盜使官錢。失誤邊關軍務。強娶有夫妻女。依律處斬。推出市曹。量决一刀。著懸首轅門示眾。賀氏原係王煥之妻。被伊母愛錢改嫁。仍還本夫完聚。如今西凉平定。軍中舊例。合該椎牛饗士。做個慶賞的筵席。這功勞王煥為首。老夫一來就與他賀加陞節使之榮。二來就賀他夫妻重諧之喜。〔詞云〕只為高常彬盜使官錢。誤軍期強納嬋娟。明正罪依律處斬。仍梟首號令軍前。王節使從軍征討。立功勛名播西延。賀憐憐五花官誥。永偕老夫婦團圓。〔旦換裝束〕〔正末同拜謝科〕〔唱〕

【鴛鴦尾煞】從今後美恩情一似調琴瑟。潑生涯再不窺构肆。共立瓊筵。滿酌金巵。唱道是絕勝新婚。休誇燕爾。喒兩箇喜氣孜孜。這眷愛如天賜。也不枉費盡相思。早證果了賣查梨那風流少年子。

〔音釋〕

种音冲 累上聲 蟄音輒 榰音支 重平聲 瑟生止切

題目 賞名園賀氏千金笑 
正名 逞風流王煥百花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