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看錢奴

Top / 元曲選 / 看錢奴

看錢奴買冤家債主雜劇

楔子

〔正末扮周榮祖同旦兒張氏倈兒上云〕小人汴梁曹州人氏。姓周名榮祖。字伯成。渾家張氏。孩兒長壽。小生先世廣有家財。因祖父周奉記。敬重釋門。起蓋一所佛院。每日看經念佛。祈保平安。至我父親。一心只做人家。為修理宅舍。這木石磚瓦。無處取辦。遂將那所佛院盡毁廢了。比及宅舍工完。我父親得了一病。百般的醫藥無效。人皆以為不信佛教之過。我父親亡後。家私裏外。都是小生掌把。小生學成滿腹詩書。現今黃榜招賢。開放選場。大嫂。我待要應舉走一遭去。你意下如何。〔旦兒云〕秀才。不知好着俺領了長壽孩兒。一路同去麼。〔正末云〕這也使的。大嫂。有俺那祖財。攜帶不去。且埋在後面墻下。房廊屋舍。着行錢看守着。俺和你帶了孩兒。上朝取應去。但得一官半職。改換家門。可不好也。〔旦兒云〕既如此便當收拾行李。隨你同去則個。〔正末云〕大嫂。想俺祖上信佛俺父親偏不信佛到今日都有報應也呵。〔唱〕

【仙呂賞花時】也曾將釋典儒宗細講習。無非是積善脩心為第一。則俺這家豪富祖先積。他為甚施仁布德。也則要博一個孝子和賢妻。

【幺篇】可不道湛湛青天不可欺。舉意之前悔後遲。空內有神祗。〔帶云〕俺父親呵。〔唱〕不合興心兒折毁。今日個客路裏怨他誰。〔同下〕

〔音釋〕

習星西切 一音以 積將洗切 德當美切 祇音其

第一折

〔外扮靈派侯領鬼力上詩云〕赫奕丹青廟貌隆。天分五岳鎮西東。時人不識陰功大。但看香烟散滿空。吾神乃東嶽殿前靈派侯是也。想東嶽泰山者。羣仙之祖。萬峰之尊。天地之孫。神靈之祚。在于兖州地方。古有金輪皇帝。妻乃瀰輪仙女。夜夢吞二日。覺而有孕。所生二子。長曰金虹氏。次曰金蟬氏。金虹氏乃東嶽聖帝是也。聖帝在長白山有功。封為古歲太嶽真人。漢明帝時封為泰山元帥。管十八地獄。七十四司生死之期。自唐虞三代歷秦漢以來。有都天府君之位。在唐武后垂拱三年七月初一日。封為東嶽之神。至開元十三年。加為天齊王。宋真宗朝封為東嶽天齊大生神聖帝。這的是天地循環。周而復始。便好道不孝謾燒千束紙。虧心空爇萬爐香。神靈本是正直做。不受人間枉法贓。如今陽世有一人。乃是賈仁。此人在吾神廟中埋天怨地。告訴神明。只說不憐愍他。想他今日必然又來告訴。吾神自有個顯應。這早晚敢待來也。〔淨扮賈仁上詩云〕又無房舍又無田。每日城南窰裏眠。一般帶眼安眉漢。何事手中偏沒錢。小可曹州人氏賈仁的便是。幼年間父母雙亡。別無甚親眷。則我單身獨自。人見我十分過的艱難。都喚我做窮賈兒。想人生世間。有那等富貴奢華。喫好的。穿好的。用好的。他也是一世人。偏賈仁喫了那早起的。無那晚夕的。每日燒地眠。炙地臥。衣不遮身。食不充口。可也是一世人。天那。你也睜開眼波。兀的不窮殺賈仁也。我每日家不會做甚麼營生。則是與人家挑土築墻。和泥托坯。擔水運漿。做坌工生活度日。到晚來在那破窰中安身。今日替人家打着一堵兒墻。打起半堵兒。只為氣力不加。還有半堵兒墻不曾打的。我如今困乏了。且歇一歇。這裏有一所東嶽靈派侯廟。我去那廟中訴我這苦楚去。天那。兀的不窮殺賈仁也。〔做到廟跪科云〕我也無那香。只是捻土為香。禱告神靈可憐見。小人是賈仁。想有那等騎鞍壓馬。穿羅着錦。喫好的。用好的。他也是一世人。我賈仁也是一世人。偏我衣不遮身。食不充口。喫了早起的。無那晚夕的。燒地眠。炙地臥。窮殺賈仁也。上聖。但有些小富貴。我也會齋僧布施。蓋寺建塔。修橋補路。惜孤念寡。敬老憐貧。我可也捨的。則是聖賢可憐見我。說話中間。覺得身體有些困倦。我且在這虛簷下暫時歇息咱。〔做睡倒科〕〔靈派侯云〕鬼力。與我攝過賈仁來者。〔問云〕兀那賈仁。你為何在吾神廟中埋天怨地。怪恨神靈。你主何緣故。〔賈仁做拜科云〕上聖可憐見。小人怎敢埋天怨地。我想賈仁生于人世之間。衣不遮身。食不充口。喫了早起的。無那晚夕的。燒地眠。炙地臥。窮殺賈仁也。上聖可憐見。但與我些小衣祿食祿。我賈仁也會齋僧布施。蓋寺建塔。修橋補路。惜孤念寡。敬老憐貧。我可也捨的。上聖。則是可憐見咱。〔靈派侯云〕這樁可是增福神該管。鬼力。與我喚的增福神來者。〔正末扮增福神上云〕小聖增福神是也。掌管人間生死貴賤。高下六科長短之事。十八地獄。七十四司。我想塵世人心性迷癡。不知為善。只看那奈河潺潺。金橋之上並無一人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這等人輕視貧乏。不恤鰥寡。天生下。一種姦猾。將神鬼都瞞諕。

〔正末云〕常言道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信有之也。〔唱〕

【混江龍】你休要虛貪聲價。但存的那心田一寸是根芽。不肯道甘貧守分。都則待僥倖成家。自拏着殺子殺孫笑裏刀。怎留的好兒好女眼前花你則看那陽間之事。正和俺陰府無差。明明折挫。暗暗消乏。這等人動則是忘人恩背人義昧人心。管甚麼敗風俗殺風景傷風化。怎能勾長享着肥羊法酒。異錦的這輕紗。

〔做見科云〕上聖呼喚小神。有何法旨。〔靈派侯云〕今陽世間有一賈仁。每日在吾廟中埋天怨地。怪恨俺神靈。你與我問他去。〔正末云〕理會的。〔做問科云〕兀那賈仁。是你怪恨俺這神靈來麼。〔賈仁云〕上聖可憐見。俺賈仁怎敢怪恨您這神靈。我則說世上有那等富貴的人。有衣穿。有食喫。又有錢鈔使。他也是一個人。偏我賈仁衣不遮身。食不充口。喫了早起的。無那晚夕的。燒地眠。炙地臥。兀的不窮殺賈仁也。則怨我小人的命薄。怎敢埋天怨地。上聖可憐見。但與我些小衣祿食祿。我也會齋僧布施。蓋寺建塔。修橋補路。惜孤念寡。敬老憐貧。我可也捨的。上聖。則是可憐見咱。〔正末云〕噤聲。〔回云〕上聖。此人平日之間。不敬天地。不孝父母。毁僧謗佛。殺生害命。當受凍餓而死。上聖管他做甚麼。〔靈派侯云〕尊神。則怕注的他這衣祿食祿差了麼。〔正末唱〕

【油葫蘆】那一個紅臉兒的閻王不是耍。捏胎兒依正法。則他注生的分數幾曾差。這等人向官員財主裏難安插。好去那驢騾狗馬裏剛投下。又不曾將他去油鍋裏煠。又不曾將他去劍樹上殺。據着那阿鼻地獄天來大。但得個人身體便可也不虧他。

〔靈派侯云〕尊神。論此等人在世。不知怎生貪財好賄。害眾成家也。〔正末唱〕

【天下樂】這等人何足人間掛齒牙。他前世裏奢華。那一片貪財心沒亂煞。則他油鍋內見錢也去撾。富了他這一輩人。窮了他那數百家。今世裏受貧窮還報他。

〔賈仁云〕上聖休聽增福神說。念小人不是這樣人。也是個看經念佛。喫齋把素。行善事的人。上聖怎生可憐見。與小人些小富貴。可也好也。〔正末云〕你這厮平昔之間。扭曲作直。拋撒五穀。傷殘物命。害眾成家。你怎生能勾發跡那。〔靈派侯云〕尊神。此人前生拋撒凈水。作賤五穀。既然這等。今世凍死餓死。也不為過。〔正末唱〕

【那吒令】你前世裏造下。今世裏折罰。前世裏狡猾。今世裏叫化。前世裏拋撒。今世裏餓殺。〔賈仁云〕我平昔間也是個敬天地尊。法度。和弟兄睦。六親。信佛法。禮三光。孝父母。不偷盜。我是個心慈好善的人。現如今喫長齋哩。上聖但是與我些小富貴。我做本分營生買賣去也。〔正末唱〕你使的是造惡心。但說的是虧心話。不肯做本分生涯。

〔靈派侯云〕正是虧心折盡平生福。行短天教一世貧。吾神自有點檢。怎瞞的過也。〔正末唱〕

【鵲踏枝】虧心也儘由他。造惡也怎瞞咱。上面有湛湛青天。下面有漫漫黃沙。請上聖鑒察。枉將他救拔。俺可便管他甚貧富窮達。

〔賈仁云〕上聖。我爺娘在時。也還奉養他好好的。從亡化之後。不知甚麼緣故。顛倒一日窮一日了。我也在爺娘墳上燒錢裂紙。澆茶奠酒。我這淚珠兒至今不曾乾。至是一個孝順的人。〔正末云〕噤聲。〔唱〕

【寄生草】你爺娘在生時躭饑餓。死了也奠甚茶。則您那淚珠兒滴盡空瀟灑。瀽了些漿水飯那裏肯道停時霎。巴的那紙錢灰燒過無牽掛。你可便瀽了那百壺漿也濕不透墓門前。澆的那千鍾茶怎流得到黃泉下。

〔靈派侯云〕尊神。這等窮兒乍富。瞞心昧己欺天誑地。只要損別人安自己。正是一世兒不能勾發跡的。〔正末唱〕

【六幺序】這人沒錢時無些話。纔的有便說誇。打扮似大戶豪家。你看他聳起肩胛。迸定鼻凹。沒半點和氣謙洽。每日在長街市上把青驄跨。只待要弄柳拈花。馬兒上扭捏着身子兒詐。做出那般般樣勢。種種村沙。

【幺篇】則說街狹。更嫌人雜。把玉勒牢拿。玉鞭忙加。攛行花踏。喧喧嘩嘩。問甚麼先達。那肯道攀鞍下馬。直將窮民來傲慢殺。〔賈仁云〕上聖。我賈仁不是這等人。你但與我些小富貴。我也會和街坊。敬鄰里。識尊卑。知上下。只願上聖可憐見咱。〔正末唱〕他雖則消乏。也是你隣家。須索將禮數酬答。則你那自尊自貴無高下。真乃是井底鳴蛙。似這等待窮民肚量些兒大。則你那酸寒乞儉。怎消得富貴榮華。

〔靈派侯云〕尊神。據着賈仁埋天怨地。正當凍死餓死。便好道天不生無祿之人。地不長無名之草。吾等體上帝好生之德。權且與他些福力咱。〔正末云〕既如此。待小聖看去波。〔做看科云〕上聖。據着這厮正當凍死餓死。今奉上聖法旨。權且借些福力與他。看的有曹州曹南周家莊上。他家福力所積。陰功三輩。為他一念差池。合受折罰。我如今將那家的福力。權且借與他二十年。待到二十年後。着他雙手兒交還本主便了。〔靈派侯云〕這個使的。〔正末云〕兀那賈仁。〔賈仁做應科〕〔正末云〕你本當凍死餓死。上聖可憐見。借與你些福力。今有曹州曹南周家莊上。所積陰功三輩。只因一念差池。合受折罰。我如今將那家福力權且借與你二十年。待到二十年後。你兩隻手兒交付還他那本主。你記者。比及你去呵。索錢的可早等着你也。〔賈仁做拜謝科云〕謝上聖濟拔之恩。我便做財主去也。〔正末云〕噤聲。〔唱〕

【賺煞】則你這成家子未安身。那一個破家鬼先生下。〔賈仁云〕我若做了財主呵。穿一架子好衣服。騎着一匹好馬。去那三山骨上贈上他一鞭。那馬不剌剌。〔正末云〕做甚麼。〔賈仁云〕沒。我則這般道。〔正末做笑科唱〕我則是借與你那錢龍兒入家。有限次的光陰你權掌把。〔賈仁云〕上聖可憐見。不知借與我幾十年。〔正末唱〕我則是借與你二十年仍舊還他。〔賈仁云〕上聖。怎麼可憐見。則借得小人二十年。左右是個小字兒。高處再添上一畫。借的我三十年。可也好也。〔正末云〕噤聲。這厮還不足哩。〔唱〕你還待告增加。怎知這禍福無差。貧和富都是前緣非浪假。為甚麼桃花向三月奮發。菊花向九秋開罷。〔帶云〕你道為甚麼那。〔唱〕也則為這天公不放一時花。

〔靈派侯云〕兀那賈仁。據着你正當凍死餓死。吾神體上帝好生之德。權且借與你二十年福力。二十年之後。交還與那本主。便好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天若不降嚴霜。松柏不如蒿草。神明若不報應。積善不如作惡。莫瞞天地莫瞞心。心不瞞時禍不侵。十二時中行好事。災星變做福星臨。〔做揮手科云〕賈仁。你休推睡裏夢裏。〔並下〕〔賈仁做醒科云〕哎呀。一覺好睡也。原來是南柯一夢。恰纔上聖分明的對我說曹州曹南周家莊上的福力。借與我二十年。我如今便做財主。財主也。知他在那裏。便好道夢是心頭想。信他做甚麼。還有半堵墻兒不曾打的哩。我可去打那半堵墻兒去。天那。兀的不窮殺賈仁也。〔下〕

〔音釋〕

爇如月切 坯鋪梅切 坌滂悶切 潺鋤山切 乏扶加切 滑呼佳切 諕音夏 分去聲 僥音交 忘去聲 俗詞沮切 法方雅切 插抽鮓切 煠之沙切 殺雙鮓切 阿何哥切 鼻音疲 賄音晦 煞雙鮓切 撾莊瓜切 罰扶加切 撒殺賈切 察抽鮓切 拔邦佳切 達當加切 灑商鮓切 霎雙鮓切 胛江雅切 凹汪掛切 洽奚佳切 狹奚佳切 雜音咱 踏當加切 答音打 長音掌 剌音辣 發方雅切

第二折

〔外扮陳德甫上詩云〕耕牛無宿料。倉鼠有餘糧。萬事分已定。浮生空自忙。小可姓陳。雙名德甫。乃本處曹州曹南人氏。幼年間攻習詩書。頗親文墨。不幸父母雙亡。家道艱難。因此將儒業廢棄。與人家做個門館先生。度其日月。此處有一人是賈老員外。有萬貫家財。鴉飛不過的田產物業。油磨坊。解典庫。金銀珠翠。綾羅段疋。不知其數。他是個巨富的財主。這裏可也無人。一了他一貧如洗。專與人家挑土築墻。和泥托坯。擔水運漿。做坌工生活。常是喫了早起的。無那晚夕的。人都叫他做窮賈兒。也不知他福分生在那裏。這幾年間暴富起來。做下潑天也似家私。只是那員外雖然做個財主。爭柰一文也不使。半文也不用。別人的東西恨不得擘手奪將來。自己東西捨不的與人。若與人呵就心疼殺了也。小可今日正在他家坐館。這館也不是教學的館。無過在他解典庫裏上些帳目。那員外空有家私。寸男尺女皆無。數次家常與小可說。街市上但遇着賣的或男或女。尋一個來與我兩口兒喂眼。小可已曾分付了店小二。着他打聽着。但有呵便報我知道。今日無甚事。到解典庫中看看去。〔下〕〔凈扮店小二上詩云〕酒店門前三尺布。人來人往圖主顧。做下好酒一百缸。倒有九十九缸似頭醋。自家店小二的便是。俺這酒店是賈員外的。他家有個門館先生。叫做陳德甫。三五日來算一遭帳。今日下着這般大雪。我做了一缸新酒。不供養過不敢賣。待我供養上三盃酒。〔做供酒科云〕招財利市土地。俺這酒一缸勝是一缸。俺將這酒帘兒掛上。看有甚麼人來。〔正末周榮祖領旦兒倈兒上云〕小生周榮祖。嫡親的三口兒家屬。渾家張氏。孩兒長壽。自應舉去後。命運未通。功名不遂。這也罷了。豈知到的家來。事事不如意。連我祖遺家財。埋在墻下的。都被人盜去。從此衣食艱難。只得領了三口兒去洛陽探親。圖他救濟。偏生這等時運。不遇而回。正值暮冬天道。下着連日大雪。這途路上好苦楚也呵。〔旦兒云〕秀才。似這等大風大雪。俺每行動些兒。〔倈兒云〕爹爹。凍餓殺我也。〔正末唱〕

【正宮端正好】赤緊的路難通。俺可也家何在。休道是乾坤老山也頭白。似這等凍雲萬里無邊届。肯分的俺三口兒離鄉外。

〔帶云〕大嫂。你看好大雪也。〔唱〕

【滾繡毬】是誰人碾瓊瑶往下篩。是誰人翦冰花迷眼界。恰便似玉琢成六街三陌。恰便似粉粧就殿閣樓臺。〔帶云〕似這雪呵。〔唱〕便有那韓退之藍關前冷怎當。便有那孟浩然驢背上也跌下來。〔帶云〕似這雪呵。〔唱〕便有那剡溪中禁回他子猷訪戴。則俺這三口兒兀的不凍倒塵埃。〔做寒戰科帶云〕勿勿勿。〔唱〕眼見的一家受盡千般苦。可甚麼十謁朱門九不開。委實難捱。

〔旦兒云〕秀才。似這般風又大。雪又緊。俺且去那裏避一避。可也好也。〔正末云〕大嫂。俺到那酒務兒裏避雪去來。〔做見科云〕哥哥支揖。〔店小二云〕請家裏坐喫酒去。秀才。你那裏人氏。〔正末云〕哥哥。我那得那錢來買酒喫。小生是個窮秀才。三口兒探親去來。不想遇着一天大雪。身上無衣。肚裏無食。一逕的來這裏避一避兒。哥哥。怎生可憐見咱。〔店小二云〕那一個頂着房子走哩。你們且進來避一避兒。〔正末做同進科云〕大嫂。你看這雪越下的緊了也。〔唱〕

【倘秀才】餓的我肚裏饑失魂喪魄。凍的我身上冷無顏落色。這雪呵偏向俺窮漢身邊亂灑來。〔帶云〕大嫂。〔唱〕你看雪深埋脚面。風緊透人懷。我忙將這孩兒的手揣。

〔店小二做歎科云〕你看這三口兒身上無衣。肚裏無食。偌大的風雪。到俺店肆中避避。那裏不是積福處。我早晨間供養的利市酒三鍾兒。我與那秀才鍾喫。兀那秀才。俺與你鍾酒喫。〔正末云〕哥哥。我那裏得那錢鈔來買酒喫。〔店小二云〕俺不要你錢鈔。我見你身上單寒。與你鍾酒喫。〔正末云〕哥哥說不要小生錢。則這等與我鍾酒喫。多謝了哥哥。〔做喫酒科云〕好酒也。〔唱〕

【滾繡毬】見哥哥酒斟着磁盞臺。香濃也勝琥珀。哥哥也你莫不道小人現錢多賣。問甚麼新釀茅柴。〔帶云〕這酒呵。〔唱〕賽中山宿醞開。笑蘭陵高價擡。不枉了喚做那鳳城春色。〔帶云〕我飲一盃呵。〔唱〕恰便似重添上一件綿帛。〔帶云〕這雪呵。〔唱〕似千團柳絮隨風舞。〔帶云〕我恰纔嚥下這盃酒去呵。〔唱〕可又早兩朵桃花上臉來。便覺的和氣開懷。

〔旦兒云〕秀才。恰纔誰與你酒喫來。〔正末云〕是那賣酒的哥哥。見我身上單寒。可憐見我。與了我鍾酒喫。〔旦兒云〕我這一會兒身上寒冷不過。你怎生問那賣酒的討一鍾酒兒與我喫。可也好也。〔正末云〕大嫂。羞人答答的。教我怎生問他討酒喫。〔做對店小二揖科云〕哥哥。我那渾家問我那裏喫酒來。我便道賣酒的哥哥見我身上單寒。與了我一鍾酒兒喫。他便道我身上冷不過。怎生再討得半鍾酒兒喫。可也好也。〔店小二云〕你娘子也要鍾酒喫。來來來。俺捨這鍾酒兒與你娘子喫罷。〔正末云〕多謝了哥哥。大嫂。我討了一鍾酒來。你喫你喫。〔倈兒云〕爹爹。我也要喫一鍾。〔正末云〕兒也。你着我怎生問他討那。〔又做揖科云〕哥哥。我那孩兒道。爹爹。你那裏得這酒與妳妳喫來。我便道那賣酒的哥哥又與了我一鍾兒喫。我那孩兒便道。怎生再討的一鍾兒我喫。可也好也。〔店小二云〕這等。你一發搬在俺家中住罷。〔正末云〕哥哥。那裏不是積福處。〔店小二云〕來來來。俺再與你這一鍾兒酒。〔正末云〕多謝了哥哥。孩兒你喫你喫。〔店小二云〕比及你這等貧呵。把這小的兒與了人家可不好。〔正末云〕我怕不肯。但未知我那渾家心裏何如。〔店小二云〕你和你那娘子商量去。〔正末云〕大嫂。恰纔那賣酒的哥哥道。似你這等饑寒。將你那孩兒與了人可不好。〔旦兒云〕若與了人。倒也強似凍餓死了。只要那一分人家養的活。便與他去罷。〔正末做見店小二云〕哥哥。俺渾家肯把這個小的與了人家也。〔店小二云〕秀才。你真個要與人。〔正末云〕是。與了人罷。〔店小二云〕我這裏有個財主要。我如今領你去。〔正末云〕他家裏有兒子麼。〔店小二云〕他家兒女並沒一個兒哩。〔正末唱〕

【倘秀才】賣與個有兒女的是孩兒命衰。賣與個無子嗣的是孩兒大采。撞着個有道理的爹娘呵是孩兒修福來。〔帶云〕哥哥。〔唱〕你救孩兒一身苦。強似把萬僧齋。越顯的你個哥哥敬客。

〔店小二云〕既是這等。你兩口兒則在這裏。我叫那買孩兒的人來。〔做向古門叫科云〕陳先生在家麼。〔陳德甫上云〕店小二。你喚我做甚麼。〔店小二云〕你前日分付我的事。如今有個秀才要賣他小的。你看去。〔陳德甫云〕在那裏。〔店小二云〕則這個便是。〔陳德甫做看科云〕是一箇有福的孩兒也。〔正末云〕先生支揖。〔陳德甫云〕君子恕罪。敢問秀才那裏人氏。姓甚名誰。因何就肯賣了這孩兒。〔正末云〕小生曹州人氏。姓周名榮祖。字伯成。因家業凋零。無錢使用。將自己親兒情願過房與人為兒。先生。你可作成小生咱。〔陳德甫云〕兀那君子。我不要這孩兒。這裏有個賈老員外。他寸男尺女皆無。若是要了你這孩兒。他有潑天也似家緣家計。久後都是你這孩兒的。你跟將我來。〔正末云〕不知在那裏住。我跟將哥哥去。〔旦兒同倈兒下〕〔店小二云〕他三口兒跟的陳先生去了也。待我收拾了舖面。也到員外家看看去。〔下〕〔賈仁同卜兒上云〕兀的不富貴殺我也。常言道人有七貧八富。信有之也。自家賈老員外的便是。這裏也無人。自從與那一分人家打墻。鉋出一石槽金銀來。那主人家也不知道。都被我悄悄的搬運家來。蓋起這房廊屋舍。解典庫。粉房。磨房。油房。酒房。做的生意就如水也似長將起來。我如今旱路上有田。水路上有船。人頭上有錢。那一個敢叫我做窮賈兒。皆以員外呼之。但是一件。自從有這家私。娶的個渾家也有好幾年了。爭奈寸男尺女皆無。空有那鴉飛不過的田產。教把那一個承領。〔做歎科云〕我平昔間一文也不使。半文也不用。我可不知怎生來這麼慳悋苦尅。若有人問我要一貫鈔呵。哎呀。就如挑我一條筋相似。如今又有一等人叫我做慳賈兒。這也不必題起。我這解典庫裏有一個門館先生。叫做陳德甫。他替我家收錢舉債。我數番家分付他。或兒或女尋一個來與我兩口兒喂眼。〔卜兒云〕員外。你既分付了他。必然訪得來也。〔賈仁云〕今日下着偌大的雪。天氣有些寒冷。下次小的每。少少的釃些熱酒兒來。則si.png隻水鷄腿兒來。我與婆婆喫一鍾波。〔陳德甫同正末旦兒倈兒上云〕秀才。你且在門首等着。我先過去與員外說知。〔做見科賈仁云〕陳德甫。我數番家分付你。等你尋一個小的。怎這般不會幹事。〔陳德甫云〕員外。且喜有一個小的哩。〔賈仁云〕有在那裏。〔陳德甫云〕現在門首。〔賈仁云〕他是個甚麼人。〔陳德甫云〕他是個窮秀才。〔賈仁云〕秀才便罷了。甚麼窮秀才。〔陳德甫云〕這個員外。有那個富的來賣兒女那。〔賈仁云〕你教他過來我看。〔陳德甫出云〕兀那秀才。你過去把體面見員外者。〔正末做揖科云〕先生。你須是多與我些錢鈔。〔陳德甫云〕你要的他多少。這事都在我身上。〔正末云〕大嫂。你看着孩兒。我見員外去也。〔做入見科云〕員外支揖。〔賈仁云〕兀那秀才。你那裏人氏。姓甚名誰。〔正末云〕小生曹州人氏。姓周名榮祖。字伯成。〔賈仁云〕住了。我兩個眼裏偏生見不的這窮厮。陳德甫。你且着他靠後些。餓虱子滿屋飛哩。〔陳德甫云〕秀才。你依着員外靠後些。他那有錢的是這等性兒。〔正末做出科云〕大嫂。俺這窮的好不氣長也。〔賈仁云〕陳德甫。喒要買他這小的。也索要立一紙文書。〔陳德甫云〕你打個稿兒。〔賈仁云〕我說與你寫。立文書人周秀才。因為無錢使用。口食不敷。難以度日。情願將自己親兒某人。年幾歲。賣與財主賈老員外為兒。〔陳德甫云〕誰不知你有錢。只叫員外勾了。又要那財主兩字做甚麼。〔賈仁云〕陳德甫。是你擡舉我哩。我不是財主。難道叫我窮漢。〔陳德甫云〕是是是。財主財主。〔賈仁云〕那文書後頭寫道。當日三面言定。付價多少。立約之後。兩家不許反悔。若有反悔之人。罰寶鈔一千貫與不悔之人使用。恐後無憑。立此文書。永遠為照。〔陳德甫云〕是了。反悔之人罰寶鈔一千貫。他這正錢可是多少。〔賈仁云〕這個你莫要管我。我是個財主。他要的多少。我指甲裏彈出來的。他可也喫不了。〔陳德甫云〕是是是。我與那秀才說去。〔做出科云〕秀才。員外着你立一紙文書哩。〔正末云〕哥哥。可怎生寫那。〔陳德甫云〕他與你個稿兒。今有過路周秀才。因為無錢使用。將自己親兒。年方幾歲。情願賣與財主賈老員外為兒。〔正末云〕先生。這財主兩字也不消的上文書。〔陳德甫云〕他要這等寫。你就寫了罷。〔正末云〕便依着寫。〔陳德甫云〕這文書不打緊。有一件要緊。他說後面寫着。如有反悔之人。罰寶鈔一千貫與不反悔之人。〔正末云〕先生。那反悔的罰寶鈔一千貫。我這正錢可是多少。〔陳德甫云〕知他是多少。秀才。你則放心。恰纔他也曾說來。他說我是個巨富的財主。要的多少。他指甲裏彈出來的。着你喫不了哩。〔正末云〕先生說的是。將紙筆來。〔旦兒云〕秀才。喒這恩養錢可曾議定多少。你且慢寫着。〔正末云〕大嫂。恰纔先生不說來。他是個巨富的財主。他那指甲裏彈出來的。俺每也喫不了。則管裏問他多少怎的。〔唱〕

【滾繡毬】我這裏急急的研了墨濃。便待要輕輕的下了筆劃。〔倈兒云〕爹爹。你寫甚麼哩。〔正末云〕我兒也。我寫的是借錢的文書。〔倈兒云〕你說借那一個的。〔正末云〕兒也。我寫了可與你說。〔倈兒云〕我知道了也。你在那酒店裏商量。你敢要賣了我也。〔正末唱〕呀。兒也這是我不得已無如之柰。〔倈兒做哭科云〕可知道無柰。則是活便一處活。死便一處死。怎下的賣了我也。〔正末哭云〕呀。兒也。想着俺子父的情呵。〔唱〕可着我班管難擡。這孩兒情性乖。是他娘腸肚摘下來。今日將俺這子父情可都撇在九霄雲外。則俺這三口兒生扢扎兩處分開。〔旦兒云〕怎下的撇了我這親兒。兀的不疼殺我也。〔正末哭唱〕做娘的傷心慘慘刀剜腹。做爹的滴血簌簌淚滿腮。恰便似郭巨般活把兒埋。

〔做寫科云〕這文書寫就了也。〔陳德甫云〕周秀才。你休煩惱。我將這文書與員外看去。〔做入科云〕員外。他寫了文書也。你看。〔賈仁云〕將來我看。今有立文書人周秀才。因為無錢使用。口食不敷。難以度日。情願將自己親兒長壽。年七歲。賣與財主賈老員外為兒。寫的好。寫的好。陳德甫。你則叫那小的過來。我看看咱。〔陳德甫云〕我領過那孩兒來與員外看。〔見正末云〕秀才。員外要看你那孩兒哩。〔正末云〕兒也。你如今過去。他問你姓甚麼。你說我姓賈。〔倈兒云〕我姓周。〔正末云〕姓賈。〔倈兒云〕便打殺我也則姓周。〔正末哭科云〕兒也。〔陳德甫云〕我領這孩兒過去。員外。你看好個孩兒也。〔賈仁云〕這小的是好一個孩兒也。我的兒也。你今日到我家裏。那街上人問你姓甚麼。你便道我姓賈。〔倈兒云〕我姓周。〔賈仁云〕姓賈。〔倈兒云〕我姓周。〔做打科云〕這弟子孩兒養殺也不堅。婆婆。你問他。〔卜兒云〕好兒也。明日與你做花花襖子穿。有人問你姓甚麼。你道我姓賈。〔倈兒云〕便做大紅袍與我穿。我也則是姓周。〔卜兒打科云〕這弟子孩兒養殺也不堅的。〔陳德甫云〕他父母不曾去哩。可怎麼便下的打他。〔倈兒叫科云〕爹爹。他每打殺我也。〔正末做聽科云〕我那兒怎生這等叫。他可敢打俺孩兒也。〔唱〕

【倘秀才】俺兒也差着一個字千般的見責。〔云〕那員外好狠也。〔唱〕那員外伸着五個指十分的便摑。打的他連耳通紅半壁腮。說又不敢高聲語。哭又不敢放聲來。他則是偷將那淚揩。

〔做叫科云〕陳先生。陳先生。早打發俺每去波。〔陳德甫出見云〕是。我着員外打發你去。〔正末云〕先生。天色漸晚。誤了俺途程也。〔陳德甫入見科云〕員外。且喜且喜。有了兒也。〔賈仁云〕陳德甫。那秀才去了麼。改日請你喫茶。〔陳德甫云〕哎呀。他怎麼肯去。員外還不曾與他恩養錢哩。〔賈仁云〕甚麼恩養錢。隨他與我些便罷。〔陳德甫云〕這個員外。他為無錢纔賣這個小的。怎麼倒要他恩養錢那。〔賈仁云〕陳德甫。你好沒分曉。他因為無飯的養活兒子。纔賣與我。如今要在我家喫飯。我不問他要恩養錢。他倒問我要恩養錢。〔陳德甫云〕好說。他也辛辛苦苦養這小的。與了員外為兒。專等員外與他些恩養錢。做盤纏回家去也。〔賈仁云〕陳德甫。他若不肯。便是反悔之人。你將這小的還他去。教他罰一千貫寶鈔來與我。〔陳德甫云〕怎麼倒與你一千貫鈔。員外。你則與他些恩養錢去。〔賈仁云〕陳德甫。那秀才敢不要。都是你搗鬼。〔陳德甫云〕怎麼是我搗鬼。〔賈仁云〕陳德甫。看你的面皮。待我與他些。下次小的每開庫。〔陳德甫云〕好了。員外開庫哩。周秀才。你這一場富貴不小也。〔賈仁云〕拏來。你兜着。你兜着。〔陳德甫云〕我兜着與他多少。〔賈仁云〕與他一貫鈔。〔陳德甫云〕他這等一個孩兒。怎麼與他一貫鈔。忒少。〔賈仁云〕一貫鈔上面有許多的寶字。你休看的輕了。你便不打緊。我便似挑我一條筋哩。倒是挑我一條筋也熬了。要打發出這一貫鈔。更覺艱難。你則與他去。他是個讀書的人。他有個要不要。也不見的。〔陳德甫云〕我便依着你。且拏與他去。〔做出見科云〕秀才你休慌。安排茶飯哩。這個是員外打發你的一貫鈔。〔旦兒云〕我幾盆兒水洗的孩兒偌大。可怎生與我一貫鈔。便買個泥娃娃兒。也買不的。〔正末云〕想我這孩兒呵。〔唱〕

【滾繡毬】也曾有三年乳十月胎。似珍珠掌上擡。甚工夫養得他偌大。須不是半路裏拾的嬰孩。〔做歎科唱〕我雖是窮秀才。他覰人忒小哉。那些個公平買賣。量這一貫鈔值甚錢財。〔帶云〕員外。你的意思我也猜着你了。〔陳德甫云〕你猜着甚的。〔正末唱〕他道我貪他香餌終吞釣。我則道留下青山怕沒柴。𢬵的個搠筆巡街。

〔旦兒云〕還了我孩兒。我們去罷。〔陳德甫云〕你且慢些。我見員外去。〔正末云〕天色晚也。休鬭小生耍。〔陳德甫入科云〕員外。還你這鈔。〔賈仁云〕陳德甫。我說他不要麼。〔陳德甫云〕他嫌少。他說買個泥娃娃兒也買不的。〔賈仁云〕那泥娃娃兒會喫飯麼。〔陳德甫云〕員外。不是這等說。那個養兒女的算飯錢來。〔賈仁云〕陳德甫。也着你做人哩。常言道。有錢不買張口貨。因他養活不過。方纔賣與人。我不要他還飯錢也勾了。倒要我的寶鈔。我想來。都是你背地裏調唆他。我則問你怎麼與他鈔來。〔陳德甫云〕我說員外與你鈔。〔賈仁云〕可知他不要哩。你輕看我這鈔了。我教與你。你把這鈔高高的擡着道。兀那窮秀才。賈老員外與你寶鈔一貫。〔陳德甫云〕擡的高殺。也則是一貫鈔。員外。你則快些打發他去罷。〔賈仁云〕罷罷罷。小的每開庫。再拏一貫鈔來與他。〔做與鈔科〕〔陳德甫云〕員外。你問他買甚麼東西哩。一貫一貫添。〔賈仁云〕我則是兩貫。再也沒的添了。〔陳德甫云〕我且拏與他去。秀才。你放心。員外安排茶飯哩。秀才。那頭裏是一貫鈔。如今又添你一貫鈔。〔正末云〕先生。可怎生只與我兩貫。我幾盆兒水洗的孩兒偌大。先生休鬭小生耍。〔陳德甫云〕嗨。這都是領來的不是了。我再見員外去。〔做入科云〕員外。他不肯。〔賈仁云〕不要閒說。白紙上寫着黑字兒哩。若有反悔之人。罰寶鈔一千貫與不悔之人使用。這便是他反悔。你着他拏一千貫鈔來。〔陳德甫云〕他有一千貫時。可便不賣這小的了。〔賈仁云〕哦。陳德甫。你是有錢的。你買麼。快領了去着他罰一千貫鈔來與我。〔陳德甫云〕員外。你添也不添。〔賈仁云〕不添。〔陳德甫云〕你真個不添。〔賈仁云〕真個不添。〔陳德甫云〕員外。你又不肯添。那秀才又不肯去。教人中間做人也難。便好道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罷罷罷。員外。我在你家兩個月。該與我兩貫飯錢。我如今問員外支過。凑着你這兩貫。共成四貫。打發那秀才回去。〔賈仁云〕哦。要支你的飯錢。凑上四貫錢。打發那窮秀才去。這小的還是我的。陳德甫。你原來是個好人。可則一件。你那文簿上寫的明白。道陳德甫先借過兩個月飯錢。計兩貫。〔陳德甫云〕我寫的明白了。〔做出見科云〕來來來。秀才。你可休怪。員外是個慳吝苦尅的人。他說一貫也不添。我問他支過兩月的館錢。凑成四貫鈔。送與秀才。這的是我替他出了兩貫哩。秀才休恠。〔正末云〕這等。可不難為了你。〔陳德甫云〕秀才。你久後則休忘了我陳德甫。〔正末云〕賈員外則與我兩貫錢。這兩貫是先生替他出的。這等呵。倒是先生齎發了小生也。〔唱〕

【倘秀才】如今這有錢的度量呵做不的三江也那四海。便受用呵多不到十年五載。我罵你個勒掯窮民狠員外。或是有人家典段疋。或是有人家當鐶釵。你則待加一倍放解。

〔賈仁做出瞧科云〕這窮廝還不去哩。〔正末唱〕

【賽鴻秋】快離了他這公孫弘東閣門桯外。〔旦兒云〕秀才。俺今日撇下了孩兒。不知何日再得相見也。〔正末云〕大嫂。去罷。〔唱〕再休想漢孔融北海開尊待。〔陳德甫云〕秀才。這兩貫鈔是我與你的。〔正末云〕先生此恩。異日必當重報。〔唱〕多謝你范堯夫肯付舟中麥。〔帶云〕那員外呵。〔唱〕怎不學龐居士豫放來生債。〔賈仁做揪住怒科云〕這廝罵我。好無禮也。〔正末唱〕他他他則待搯破我三思臺。〔賈仁做推正末科云〕你這窮弟子孩兒。還不走哩。〔正末唱〕他他他可便攧破我天靈蓋。〔賈仁云〕下次小的每。呼狗來咬這窮弟子孩兒。〔正末做怕科云〕大嫂。我與你去罷。〔唱〕走走走早跳出了齊孫臏這一座連環寨。

〔陳德甫云〕秀才休怪。你慢慢的去。休和他一般見識。〔旦兒云〕秀才。俺行動些兒波。〔正末唱〕

【隨煞】別人家便當的一周年下架容贖解。〔帶云〕這員外呵。〔唱〕他巴到那五個月還錢本利該。納了利從頭兒再取索。還了錢文書上廝混賴。似這等無仁義愚濁的却有財。偏着俺有德行聰明的嚼虀菜。這八個字窮通怎的排。則除非天打算日頭兒輪到來。發背疔瘡是你這富漢的災。禁口傷寒着你這有錢的害。有一日賊打劫火燒了您院宅。有一日人連累抄沒了舊錢債。恁時節合着鍋無錢買米柴。忍饑餓街頭做乞丐。這纔是你家破人亡見天敗。〔賈仁云〕你這窮弟子孩兒。還不走哩。〔正末云〕員外。〔唱〕你還這等苦尅瞞心罵我來。直待要犯了法遭了刑你可便任心時節改。〔同旦兒下〕

〔賈仁云〕陳德甫。那厮去了也。他去則去。敢有些怪我。〔陳德甫云〕可知哩。〔賈仁云〕陳德甫。生受你。本待要安排一盃酒致謝。我可也忙。不得工夫。後堂中盒子裏有一個燒餅。送與你喫茶罷。〔同下〕

〔音釋〕

帘音廉 白巴埋切 届音戒 陌音賣 魄鋪買切 色篩上聲 珀鋪買切 醞音運 帛巴埋切 客楷上聲 鉋音袍 si.png音司 劃胡乖切 簌音蘇 責齋上聲 摑乖上聲 揩楷平聲 思去聲 搠聲卯切 載上聲 桯音汀 麥音賣 三去聲 攧音跌 索篩上聲 宅池齋切 丐音蓋

第三折

〔小末扮賈長壽領興兒上詩云〕一生衣飯不曾愁。贏得人稱賈半州。何事老親能善病。教人終日皺眉頭。自家賈長壽的便是。父親是賈老員外。叫做賈仁。母親亡化已過。靠着祖宗福德。有潑天也似的家緣家計。俺父親則生的我一個。人口順都喚我做錢舍。豈知俺父親他一文也不使。半文也不用。這等慳吝的緊。俺枉叫做錢舍。不得錢在手裏。不曾用的個快活。近日俺父親染病。不能動止。興兒。我許下東嶽泰安神州燒香去。與俺父親說知。多將些錢鈔。等我去還願。興兒。跟着我見父親去來。〔下〕〔小末同興兒扶賈仁上云〕哎呀。害殺我也。〔做歎科云〕過日月好疾也。自從買了這個小的。可早二十年光景。我便一文不使。半文不用。這小的他却癡迷愚濫。只圖穿喫。看的那錢鈔便土塊般相似。他可不疼。怎知我多使了一個錢。便心疼殺了我也。〔小末云〕父親。你可想甚麼喫那。〔賈仁云〕我兒也。你不知我這病是一口氣上得的。我那一日想燒鴨兒喫。我走到街上。那一個店裏正燒鴨子。油渌渌的。我推買那鴨子。着實的撾了一把。恰好五個指頭撾的全全的。我來到家。我說盛飯來我喫。一碗飯我咂一個指頭。四碗飯咂了四個指頭。我一會瞌睡上來。就在這板櫈上。不想睡着了。被個狗餂了我這一個指頭。我着了一口氣。就成了這病。罷罷罷。我往常間一文不使。半文不用。我今病重。左右是個死人了。我可也破一破慳。使些錢。我兒。我想荳腐喫哩。〔小末云〕可買幾百錢。〔賈仁云〕買一個錢的荳腐。〔小末云〕一個錢只買得半塊荳腐。把與那個喫。興兒。你買一貫鈔罷。〔興兒云〕他則有五文錢的荳腐。記下帳。明日討還罷。〔賈仁云〕我兒。你則依着我。〔小末云〕便依着父親。只買十個錢的來。〔賈仁云〕我兒。恰纔見你把十個錢都與那賣荳腐的了。〔小末云〕他還欠着我五文哩。改日再討。〔賈仁云〕寄着五文。你可問他姓甚麼。左鄰是誰。右鄰是誰。〔正末云〕父親。你要問他鄰舍怎的。〔賈仁云〕他假是搬的走了。我這五個錢問誰討。〔小末云〕直是這等。父親。你孩兒趁父親在日。畫一軸喜神。着子孫後代供養着。〔賈仁云〕我兒也。畫喜神特不要畫前面。則畫背身兒。〔小末云〕父親。你說的差了。畫前面纔是。可怎麼畫背身的。〔賈仁云〕你那裏知道。畫匠開光明。又要喜錢。〔小末云〕父親。你也忒算計了。〔賈仁云〕我兒。我這病覰天遠。入地近。多分是死的人了。我兒。你可怎麼發送我。〔小末云〕若父親有些好歹呵。您孩兒買一個好杉木棺材與父親。〔賈仁云〕我的兒。不要買。杉木價高。我左右是死的人。曉的甚麼杉木柳木。我後門頭不有那一個喂馬槽。儘好發送了。〔小末云〕那喂馬槽短。你偌大一個身子。裝不下。〔賈仁云〕哦。槽可短。要我這身子短。可也容易。拏斧子來把我這身子攔腰刴做兩段。折疊着。可不裝下也。我兒也。我囑咐你。那時節不要喒家的斧子。借別人家的斧子刴。〔小末云〕父親。俺家裏有斧子。可怎麼問人家借。〔賈仁云〕你那裏知道。我的骨頭硬。若使我家斧子刴捲了刀。又得幾文錢鋼。〔小末云〕直是這等。父親。您孩兒要上廟與父親燒香去。與我些錢鈔。〔賈仁云〕我兒。你不去燒香罷了。〔小末云〕孩兒許下香願多時了。怎好不去。〔賈仁云〕哦。你許下願來。這等。與你一貫鈔去。〔小末云〕少。〔賈仁云〕兩貫。〔小末云〕少。〔賈仁云〕罷罷罷。與你三貫。可忒多了。我兒。這一樁事要緊。我死之後休忘記討還那五文錢的荳腐。〔下〕〔興兒云〕小哥。不要聽那老員外。你自去開了庫。拏着十個金子。十個銀子。一千貫鈔。我跟着你燒香去來。〔小末云〕興兒。你說的是。我開了庫取了十個金子。十個銀子。一千貫鈔。到廟上燒香去來。〔同興兒下〕〔凈扮廟祝上詩云〕官清司吏瘦。神靈廟主肥。有人來燒紙。則搶大公鷄。小道是東嶽泰安州廟祝。明日三月二十八日。是東嶽聖帝誕辰。多有遠方人來燒香。我掃的廟宇乾凈。看有甚麼人來。〔正末同旦兒上云〕叫化咱。叫化咱。可憐見俺無捱無倚。無主無靠。賣了親兒。無人養濟。長街市上可有那等捨貧的爹爹妳妳呵。〔唱〕

【商調集賢賓】我可便區區的步行離了汴梁。〔帶云〕這途路好遠也。〔唱〕過了些山隱隱更和這水茫茫。盼了些州城縣鎮。經了些店道村坊。遙望那東岱嶽萬丈巔峯。怎不見泰安州四面兒墻匡。〔云〕婆婆。這前面不是東嶽爺爺的廟哩。〔唱〕這不是仁安殿蓋造的接上蒼。掩映着紫氣紅光。正值他春和三月天。〔帶云〕婆婆。〔唱〕早來到仙闕五雲鄉。

【逍遙樂】這的是人間天上。燒的是御賜名香。蓋的是那勅修的這廟堂。我則見不斷頭客旅經商。還口願百二十行。聽的道是兒願爹爹壽命長。又見那校椅上頂戴着親娘。我這裏千般感歎。萬種徬徨。百樣思量。

〔帶云〕廟官哥哥。俺兩口兒一徑來還願的。趕燒炷兒頭香。暫借一坨兒田地。與我歇息咱。〔廟祝云〕這老人家好苦惱也。既是還香願的。我也做些好事。你老兩口兒就在這一塌兒乾凈處安歇。明日絕早起來。燒了頭香去罷。〔正末云〕謝了哥哥。婆婆。我和你在此安歇。明日趕一炷頭香咱。〔旦兒云〕佛囉。俺那長壽兒也。〔小末同興兒上云〕興兒。你看這廟上人好不多哩。〔興兒云〕小哥。咱每來遲。那前面早下的滿了也。〔小末云〕天色已晚。我們揀個乾凈處安歇。興兒。這搭兒乾凈處。被兩口叫化的倒在這裏。你打起那叫化的去。〔興兒云〕兀那叫化的。你且過一壁。〔正末云〕你是那個。〔興兒云〕這弟子孩兒。錢舍也不認的。〔做打科〕〔正末云〕哎呀。錢舍打殺我也。〔廟祝云〕這厮無禮。甚麼錢舍。家有家主。廟有廟主。他老子那裏做官來。叫做錢舍。徒弟。拏繩子來綁了他送官去。〔興兒云〕廟官。你不要鬧。我與你一個銀子。借這堝兒田地。等俺歇息咱。〔廟祝云〕哦。你與我這個銀子。借這裏坐一坐。我正罵那老弟子孩兒。你便讓錢舍這裏坐一坐兒。自家討打喫。〔正末云〕俺這無錢的好不氣長也。〔旦兒云〕老的。喒每依着他那邊歇罷。〔正末唱〕

【金菊香】這的是雕梁畫棟聖祠堂。又不是錦帳羅幃你的臥房。怎這般厮推厮搶趕我在半壁廂。〔興兒云〕你這老弟子孩兒。口裏嘮嘮叼叨的。還說甚麼哩。〔正末唱〕你你你全不顧我這鬢雪鬟霜。〔云〕你這厮還要打誰。婆婆。你向前着。我不信。〔唱〕你可敢便打打打打這個八十歲病婆娘。

〔云〕廟官哥哥。一個甚麼錢舍。將俺老兩口兒趕出來了。〔廟祝云〕他是錢舍。你兩個讓他些便了。俺明日要早起。自去睡也。〔下〕〔小末云〕你這老弟子孩兒。你告訴那廟官便怎的。我富漢打殺你這窮漢。只當拍殺個蒼蠅相似。〔正末唱〕

【醋葫蘆】你道是沒錢的好受虧。有錢的好使強。你和俺須同村共疃近隣莊。〔興兒云〕你這叫化的還強嘴哩。〔正末唱〕俺也是錢裏生來錢裏長。怎便打的俺一個不知方向。你須不是泰安州官府到此壓壇場。

〔興兒云〕官便不是官。叫做錢舍。〔正末云〕俺這無錢的好不氣長也。〔旦兒云〕老的。你與他爭甚麼。俺每將就在那邊歇罷。〔正末唱〕

【梧葉兒】這都是俺前生業。可着俺便今世當。莫不是曾燒着甚麼斷頭香。揾不住腮邊淚。撓不着心上癢。割不斷俺業情腸。〔帶云〕哎。〔唱〕俺那長壽兒也我端的可便纔合眼又早眠思夢想。

〔賈仁扮魂子上云〕自家賈仁的便是。那正主兒來了。俺今日着他父子團圓。雙手交還了罷。〔做歎科云〕那小的那裏知道是他的老子。這老子那裏知道是他的兒子。我與他說知。兀那老子。那個不是你的兒子。〔正末做認科云〕俺那長壽兒也。〔小末打科〕〔賈仁又上云〕兀那小的。那個不是你老子。〔小末做叫科云〕父親。父親。〔正末應云〕哎哎哎。〔小末云〕興兒。與我打這老弟子孩兒。〔興兒云〕這叫化的好無禮也。〔正末云〕你叫我三聲父親。我應你三聲。你怎生打我那。〔唱〕

【後庭花】你不肯冬三月開暖堂。你不肯夏三月捨義漿。則你那情狠身中病。則你那心平便是海上方。您爺呵休想道得安康。穩情取無人埋葬。淚汪汪甚人來守孝堂。急慌慌為親爺來獻香。我痛殺殺身軀兒無倚仗。他絮叨叨還口願都是謊。

【柳葉兒】他也似個人模人樣。衠一片不本分的心腸。有一朝打在你頭直上。天開眼無輕放。天還報有災殃。穩情取家破人亡。

〔小末云〕天色明了也。興兒。隨俺燒香去來。〔做上香科云〕東嶽爺爺。可憐見俺父親患病在床。但得神明保祐。指日平安。俺賈長壽情願燒三年香。望東嶽爺爺鑒察咱。〔正末同旦兒打嚏科云〕阿嚏。〔小末云〕則願俺的父親無病無痛。〔正末又打嚏科云〕阿嚏。〔小末云〕則願俺的父親無災無難。〔正末又打嚏科云〕阿嚏。〔卜兒云〕老的。喒們早些燒香去。〔正末做拜科云〕東嶽爺爺。則願俺長壽兒無病無痛。〔小末做打嚏科云〕阿嚏。〔正末云〕則願俺長壽兒無災無難。〔小末又做打嚏科云〕阿嚏。〔正末云〕則願俺長壽兒早早相見咱。〔小末又做打嚏科云〕阿嚏。〔興兒上云〕阿嚏。阿嚏。〔廟祝上云〕阿嚏。阿嚏。〔小末云〕興兒。打那老弟子孩兒。〔興兒云〕你這叫化的。快走過一邊去。〔正末做哭科云〕俺那長壽兒也。〔唱〕

【高過浪來里煞】但得見親生兒俺可也不似這悽惶。他他他明欺負俺無人侍養。〔做哭科云〕俺那長壽兒也。〔唱〕想着俺長壽年來也和他都一般家血氣方剛。〔帶云〕婆婆。〔唱〕則俺這受苦的糟糠。賣兒呵也合將咱攔當。俺可甚麼養小防備老。栽樹要陰凉。想着俺那杵逆的兒郎。便成人也不認的爺娘。有一日激惱了穹蒼。要整頓着綱常。你可不怕那五六月的雷聲骨碌碌只在半空裏響。〔同旦兒下〕

〔小末云〕興兒。燒罷香也。隨俺回家去來。〔同下〕

第四折

〔店小二上詩云〕不是自家沒主顧。爭奈酒酸長似醋。這回若是又酸香。不如放倒望竿做荳腐。自家店小二的便是。開開門面。挑起望子。看有甚麼人來。〔正末同旦兒上云〕婆婆。俺燒罷香也。回家去來。〔旦兒云〕老的。俺和你行動些兒咱。〔正末唱〕

【越調鬭鵪鶉】賽五嶽靈神。為一人聖慈。總四海神州。受千年祭祀。護百二十河。掌七十四司。獻香錢。火醮紙。積善的長生。造惡的便死。

【紫花兒序】一個那顏回短命。一個那盜跖延年。一個那伯道無兒。人都道威靈有驗。正直無私。現如今神祠東岱嶽新添一個速報司。大剛來禍無虛至。只要你惡事休行。擇其這善者從之。

〔旦兒做心疼科正末云〕婆婆。你做甚麼。〔旦兒云〕老的也。我一陣急心疼。你那裏討一杯兒酒來我喫。〔正末云〕你害急心疼。我去那酒店裏討一鍾酒去咱。哥哥。俺這婆婆害急心疼。有酒麼。教化一鍾兒。〔店小二云〕老人家。你那婆婆害急心疼呵。對門那一家兒有這急心疼的藥。施捨與人。你問他討一服去。〔正末云〕是真個。俺去對門討一服兒急心疼藥去來。〔同旦兒下〕〔店小二云〕大清早起。利市也不曾發。這兩個老的就來教化酒喫。被我支他對門討藥去了。便心疼殺他。也不干我事。我自前後執料去也。〔下〕〔陳德甫上云〕自家陳德甫的便是。過日月好疾也。自從賈老員外買了那個小的。今經可早二十年光景了。老員外一生慳吝苦尅。今亡逝已過。那小的長立成人。比他父親在日。家私越增添了。他父親在日。人都叫他做錢舍。如今那小的仗義疎財。比老員外甚是不同。人都叫他做小員外。老夫一向在他家上些帳目。這幾年間精神老憊。只得辭了館。開着一個小小藥舖。施捨些急心疼的藥。雖則普濟貧人。然也有病好的。酬謝我些藥錢。我老夫也不敢辭。好將來做藥本。今日舖裏閒坐。看有甚麼人來。〔正末同旦兒上見科云〕先生可憐見。我那婆婆害急心疼。說先生施的好藥。老漢不揣求一服兒咱。〔做揖科陳德甫云〕老人家免禮。有有有。我這一服藥與你那婆婆喫了。登時間就好。則要你與我傳名。我叫做陳德甫。〔正末云〕多謝了。先生叫做陳德甫。陳德甫。婆婆。這陳德甫名兒好熟也。〔旦兒云〕老的。喒賣孩兒時做保人的。不是陳德甫。〔正末云〕是真個。我過去認他波。〔做認科云〕陳德甫先生。元來你也這般老了也。〔陳德甫云〕這老兒就來詐熟也。〔正末唱〕

【小桃紅】你這般雪盔白髮鬢如絲。〔陳德甫云〕你說的是幾時的話。〔正末唱〕我說的是二十年前事。〔陳德甫云〕兀那老的。你那裏人氏。姓甚名誰。〔正末唱〕你問我姓甚名誰那裏人氏。〔陳德甫云〕你因何認的老夫來。〔正末唱〕說起來痛嗟咨。常言道聞鐘始覺山藏寺。這搭兒裏曾賣了一個小厮。〔陳德甫云〕你莫不是賣兒子的周秀才麼。〔正末唱〕我常記的你個恩人名字。〔陳德甫云〕你還記的我齎發你那兩貫錢麼。〔正末唱〕我怎敢便忘了你那周急濟貧時。

〔陳德甫云〕秀才。你歡喜咱。你那孩兒賈長壽。如今長立成人了也。〔正末云〕賈員外好麼。〔陳德甫云〕老員外亡化過了也。〔正末云〕死的好。死的好。打俺孩兒的那婦人有麼。〔陳德甫云〕那婆婆又早些死了也。〔正末云〕死的好。死的好。〔唱〕

【鬼三台】則他這龐居士。世做的虧心事。恨不把窮民勒死。滿口假悲慈。可曾有半文兒布施。〔帶云〕想他兩貫鈔強買俺孩兒時節。還要與俺算飯錢哩。〔唱〕空掌着精金嚮鈔百萬資。偏沒個寸男尺女為繼嗣。俺倒不如郭巨埋兒。也強似明達賣子。

〔云〕陳先生。俺那長壽孩兒好麼。〔陳德甫云〕賈員外的萬貫家財。都是你的孩兒賈長壽掌把着。人皆叫他做小員外哩。〔正末云〕陳先生可憐見。着俺那孩兒來厮見一面。可也好也。〔陳德甫云〕你要見他。待我尋他去。〔小末上云〕自家賈長壽的便是。自從泰安山燒香回來。父親亡逝過了。如今營葬已畢。無甚麼事。去望陳德甫叔叔走一遭。〔做撞見科云〕叔叔。我一徑來望你也。〔陳德甫云〕小員外。你歡喜咱。〔小末云〕俺喜從何來。〔陳德甫云〕我老實的說與你知。你當初元不是賈老員外的兒子。你父親是周秀才。偶然打員外家經過。我是保見人。將你賣與那員外為兒。你今日長立成人。現有你的一雙父母在這裏。要與你相見。我說兀的做甚。二十年來把你瞞。老夫說着尚心酸。可憐你生身父母饑寒死。直與陌路傍人做一般。〔做見科云〕則這兩個。便是你的父親母親。你拜他咱。〔小末做認科云〕這是我父親母親。住住住。泰安神州。我打的不是你來。〔正末云〕婆婆。泰安神州打俺的。不是這廝麼。〔旦兒云〕俺認的。他正叫做錢舍哩。〔正末唱〕

【調笑令】俺待和這廝。廝捰的見官司。不倈俺只問你這般毆打親爺甚意思。無非倚恃着錢神把俺相輕視。〔小末云〕俺實是不認的你。〔正末云〕噤聲。到今日呵。〔唱〕可早知一家無二。父子們廝見非同造次。〔帶云〕婆婆。〔唱〕想他也只是個忤逆的孩兒。

〔陳德甫云〕端的是怎生來。老人家請息怒。〔正末云〕我告他去。〔陳德甫云〕小員外。似此怎了也。〔小末云〕叔叔。你不知道。我在泰安神州打了他來。他如今要告我去。我如今與他些東西。買囑他罷。〔陳德甫云〕與他甚麼東西。〔小末出砌末科云〕我與他一匣子金銀。只買一個不言語。〔陳德甫云〕怎麼買個不言語。〔小末云〕他若不告我。我便將這一匣子金銀都與他。若告我。我𢬵的把這金銀官府上下打點使用。我也不見的便輸與他。〔陳德甫云〕小員外。你放心。我和他說去。〔見正末云〕老人家。你見這一匣金銀麼。那小員外要與你買個不言語。〔正末云〕怎生是買個不言語。〔陳德甫云〕你若是不告他呵。把這匣金銀與你。你若告他呵。將這金錢去官府上下打點使用。他也沒事。兩樁兒隨你自揀去。〔正末云〕婆婆。孩兒在泰安神州打俺時節。他也不認的俺。〔旦兒云〕你個愛錢的老弟子孩兒。〔正末云〕將鑰匙來開了這鎖。待我看這銀子咱。〔做看驚科云〕這銀子上鑿着周奉記。周奉記。可不原是俺家的來。〔陳德甫云〕怎生是你家的。〔正末云〕俺祖公公正叫做周奉記哩。〔唱〕

【幺篇】猛覰了這字。是俺正明師。想祖上留傳到此時。是兒孫合着俺兒孫使。若不沙怎題着公公名氏。〔帶云〕賈員外。賈員外。〔唱〕虧了他二十年用心把鑰匙。也則是看守俺祖上的金貲。

〔店小二上云〕聞得小員外認着了他親爺親娘。我去看咱。〔做見科云〕老人家。你那婆婆害急心疼。可好了麼。〔正末云〕多謝哥哥。俺婆婆好了也。想起二十年前。曾在你店裏。你不捨與我三鍾兒酒喫麼。〔店小二云〕小子沒記性。這遠年的帳都忘了也。〔正末云〕孩兒。你依着我者。陳德甫先生二十年前曾為你齎發俺兩貫鈔。俺如今將這兩個銀子謝他。〔陳德甫云〕我則是兩貫鈔。怎好換你兩個銀子。那賈老員外一生愛錢。也不曾賺得這等厚利。這個我老夫决不敢當。〔正末唱〕

【天凈紗】若不是陳先生肯把恩施。俺周榮祖爭些兒雪裏停屍。則這兩貫鈔俺念兹在兹。常恐怕報不得你故人之賜。又何須苦苦推辭。

〔陳德甫云〕多謝了老員外。〔正末云〕賣酒的哥哥。我當日喫了你三鍾酒。如今還你這一個銀子。〔店小二云〕這個小子也不敢受。〔正末唱〕

【禿厮兒】論你個小本錢茶坊酒肆。有甚麼大度量仗義輕施。你也則可憐俺饑寒窮路不自支。如今這銀一個。酬謝你酒三巵。也見俺的情私。

〔店小二云〕這等。小子收了。多謝老員外。〔正末云〕孩兒。這多餘的銀子。你與我都散與那貧難無倚的。可是為何。這二十年來俺罵的那財主每多了也。〔唱〕

【聖藥王】為甚麼罵這厮。罵那厮。他道俺貧兒到底做貧兒。又誰知彼一時。此一時。這家私原是俺家私。相對喜孜孜。

〔小末云〕父親。您孩兒都依你便了。〔旦兒云〕俺一家兒同到泰安神州回香去來。〔正末唱〕

【收尾】這的是貧窮富貴皆輪至。〔做笑科〕〔陳德甫云〕老員外。你笑甚的來。〔正末云〕俺不笑別的。〔唱〕笑則笑賈員外一文不使。單為這口銜墊背幾文錢。險送了拽布拖麻孝順子。

〔靈派侯上云〕周榮祖。你如今省悟了麼。這二十年光景。你可都看見了也。〔正末同眾拜伏科云〕是那方神聖降臨。愚民不知。乞賜指示。〔靈派侯云〕吾神乃靈派侯是也。你一行人都跪者。聽吾神分付。〔詞云〕想為人禀命生于世。但做事不可瞞天地。貧與富前定不能移。笑愚夫枉使欺心計。周秀才賣子受艱難。賈員外慳吝貪財賄。若不是陳德甫仔細說分明。怎能勾周奉記父子重相會。〔同下〕

〔音釋〕

跖音執 憊音敗 捰羅上聲 造音糙 巵音支 墊音店 重平聲

題目 窮秀才賣嫡親兒男 
正名 看錢奴買冤家債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