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硃砂擔

Top / 元曲選 / 硃砂擔

硃砂擔滴水浮漚記雜劇

楔子

〔冲末扮孛老同正末王文用旦兒上〕〔孛老詩云〕急急光陰似水流。等閒白了少年頭。月過十五光明少。人到中年萬事休。老漢是這河南府人氏。姓王。雙名從道。嫡親的三口兒家屬。孩兒是王文用。這個是孩兒的媳婦兒。俺三口兒守本分做着些營生。度其日月。孩兒也。你早間去長街市上做甚麼來。〔正末云〕父親。您孩兒去長街市上算了一卦。道您孩兒有一百日血光之災。千里之外可躲。孩兒待將些小本錢。到江西南昌地面。做些買賣。一來是躲難逃災。二來就將本求利。不知父親意下如何。〔孛老云〕孩兒。豈不聞古人有言。離家一里。不知屋裏。又道是打卦打卦。只會說話。你怎麼信那些油嘴的話頭。只不如在家裏謹謹慎慎的消災延福倒好。〔正末云〕父親。陰陽不可不信。孩兒主意已定。裝都拴就了。不如任孩兒去罷。恐怕在家裏終日疑心惑志。便沒災難。也少不得生出病來。〔孛老兒〕既然孩兒決意要去。我也不留你了。只要你小心在意者。〔正末云〕則今日好日辰。您孩兒辭別了父親。便索長行也。〔旦兒云〕大哥。你出路去。只是以身為本。父親年紀高大了。是必早些回家來。若遇見便人。稍封平安信兒與我。〔正末云〕大嫂。你好生看覰家中。侍奉父親。我做些買賣便回來也。〔孛老云〕孩兒不必憂慮。則願你早早得利而回。〔正末唱〕

【仙呂端正好】𧻞非災。離鄉故。相別罷便踐程途。〔旦兒云〕王文用。今日分別。好生淒涼也。〔正末唱〕方信道人生唯有別離苦。眼看着向那海角天涯去。〔下〕

〔孛老云〕孩兒去了也。媳婦兒。沒事則閉門靜坐。等你丈夫回來者。〔旦兒云〕父親放心。您孩兒知道。〔同下〕

第一折

〔丑扮店小二上云〕小可是店小二。在此處開着個客店。但是南來北往。做買做賣的。都來我這店裏安下。天色已晚。想是沒的人來了。我且關上門者。〔正末上云〕自家王文用的便是。自從離了家中。直到江西南昌販賣。利增百倍。本待要回家去。爭奈未勾那一百日。打聽的泗州好做買賣。我待就上泗州去。想俺這為商賈的。索是艱難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帶月披星。忍寒受冷。離鄉井。過了些芳草長亭。再不曾半霎兒得這脚頭定。

【混江龍】你看那人間百姓。在紅塵中都要幹營生。兩下裏行船走馬。各要奪利爭名。船尾分開橫水綠。馬蹄踏破亂山青。則他這搖鞭舉棹可便也休相競。多則為兩匙兒羹粥乾忙了那一世。落的這前程。

〔云〕天色晚了也。我在這店肆中覓個宵宿咱。小二哥。開門開門。〔店小二云〕有人喚門哩我開開這門來。〔見科云〕我道誰。原來是老客。隔的兩個月不見。一發吃的好了。老客。如今來做甚麼。〔正末云〕我來你這店裏。覓一宵宿。我與你二百文房錢。〔店小二云〕勾了勾了。老客請進裏面來。用些什麼茶飯。〔正末云〕茶飯都不用。你只與我點一盞燈來。〔店小二云〕理會的。燈在此。〔正末云〕小二哥。你把房錢收去。我明日五更前後。早起便行。我也不辭你了。〔店小二云〕哦。你明日不辭我。天明就去。既然如此。你歇息罷。我自家睡去。〔下〕〔正末云〕我關上這門。走的我身子困倦了。我歇息咱。〔做睡打夢科〕〔云〕王文用也。甚睡兒到的我這眼裏。我開開這門。我來這裏。下了兩遭。倒不曾細看。可怎生這裏有一個小角門兒。我開開這門。元來是一所花園。是好花也。〔唱〕

【醉中天】我則見牡丹花堪人賞宜人敬。可人意動人情。又則見青芍藥白薔薇紅錦櫻。又則見紫紋桃間着那黃花杏。〔云〕是好花也。我待折一朵兒咱。〔唱〕不由我心中自警。百般的把拏不定。〔云〕這所在也無人。我便折一朵兒怕做什麼。〔做驚科〕〔唱〕呀。可怎生撲簌簌枝葉凋零。

〔淨扮邦老閃上做意科〕〔正末唱〕

【後庭花】則聽的擦擦的鞋底鳴。丕丕的大步行。好教我便扢扢的牙根鬭。〔邦老靠正末科〕〔正末唱〕覺一陣滲滲的身上冷。〔邦老做揪住正末科〕〔正末唱〕猛見個黑妖精。似和人尋爭覓競。這堝兒裏無動靜。昏慘慘月半明。莫不要虧圖咱性命。骨碌碌怪眼睜。早諕的咱先直挺。

【青歌兒】天也。好着我又不敢問他問他名姓。早則是打了個渾身癡掙。〔做殺正末打推下〕〔正末做醒科云〕有殺人賊也。呸。〔唱〕我恰纔哄的覺來忽的醒。〔云〕好個惡夢也。我開了這門。〔唱〕我纔出門桯。向花苑閒行。見風弄殘燈。正月白三更。親見個妖精。待把我欺凌。只一拳險送了這潑殘生。天也。兀的不憂成我病。

〔云〕嗨。我做了這樣一個不祥的夢。兀的不是頭雞叫。小二哥。你起來。收拾家火。我去了也。〔下〕〔淨扮店小二上詩云〕營生道路有千條。若無算計也徒勞。為甚青年便頭白。一夜起來七八遭。自家是個賣酒的。在這十字坡口兒上。開張這一個小鋪面。覓幾文錢度日。今早起來燒的這鏇鍋熱。掛起望子。看有什麼人來買酒吃。〔正末挑擔兒上云〕王文用。你也行動些兒波。〔唱〕

【醉扶歸】我則見那野水穿花徑。村犬吠柴扃。合剌剌轆轤響可正和着各瑯瑯的搗碓聲。更那堪綠柳相遮映。〔做見店小二科云〕這是一個小酒務兒。小二哥。有酒麼。〔店小二云〕有酒有酒。〔正末云〕小二哥。打二百文長錢的酒來。〔店小二云〕酒在此。你有量儘着你吃。只不要撒酒風。〔正末唱〕則你這醇糯酒渾如靛青。我且飲一盞消閒興。

〔云〕這酒儘中用。我慢慢的飲咱。〔淨扮邦老上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自家鐵旛竿白正的便是。昨日多吃了幾碗酒。就在那柳陰下。一覺直到天亮。猛睜開眼。只見一箇小後生五短身材兒。黃白臉色兒。挑着兩個沉點點的籠兒。那厮見了我便走。我就骨碌碌一個翻身。跳起來跟着他後面。急急的趕。不知怎的再趕不上。我則是多吃了那幾碗黃湯。以此趕不上他。罷罷罷。前面有一個小酒務兒。再買幾碗酘他一酘。早來到這酒務裏。店小二。有酒麼。〔店小二云〕有酒。請裏面坐。〔邦老云〕大碗裏釃的酒來。將些乾鹽來我吃兩碗。酘過我那昨日的酒來。〔店小二做放酒科云〕沒的乾鹽。有兩塊蒜瓣兒。〔邦老云〕蒜瓣兒也好。〔正末云〕王文用。看你那粗心波。不曾澆奠哩。我澆奠咱。〔唱〕

【金盞兒】忙澆奠謝神明。憑買賣做經營。大古來貧窮富貴皆前定。〔邦老云〕那壁角子裏有人說話。我試聽他說什麼。〔正末做澆奠酒科云〕一點酒入地。願萬民安樂。兩點酒入地。願五谷豐登。三點酒入地。願好人相逢。惡人遠避。〔邦老拍卓科云〕兀那村弟子孩兒。那惡人惱着你什麼來。〔店小二云〕老叔。不要打破了我的卓子。〔正末唱〕我這裏扭回脖頸他那裏閃雙睛。〔邦老云〕這厮好無禮也。〔正末唱〕我見他忽的眉剔豎。禿的眼圓睜。諕的我騰的撒了擡盞。哄的丟了魂靈。

〔正末做跪科〕〔邦老做扯起科云〕你小後生家不會說話。你便道好人相逢。惡人吉利。那惡人聽見你這般說。他也不怪你。〔店小二云〕老叔。是他小後生家不會說話。〔邦老打科云〕干你甚事。〔正末云〕哥哥教道的小人是。〔邦老云〕我且問你。你做什麼買賣。〔正末云〕小人做個小貨郎兒。〔邦老云〕你是個貨郎兒。我也是個撚靶兒的。我和你合個夥計。一搭裏做買賣去。〔邦老做踢籠兒科〕〔正末云〕哥。只是些胭脂粉兒。〔邦老云〕你是那裏人。〔正末云〕小人河南府人氏。〔邦老云〕我和你同鄉。我也是河南府人氏。〔店小二云〕我是陝西人氏。〔邦老云〕河南府那裏住。〔正末云〕東關裏紅橋西大菜園便是。〔邦老云〕我可在西關裏住。〔店小二云〕我可在南關住。〔邦老打店小二科云〕誰問你哩。我問你姓什麼。〔正末云〕小生姓王叫做王文用。〔邦老云〕我和你也同姓。我姓白。〔正末云〕哥。你姓白。我姓王。怎麼是同姓。〔邦老云〕你却不知。我那老爺老娘可姓王。〔店小二云〕我姓鄭。是鄭共鄭。〔邦老云〕你家幾口兒。〔正末云〕小人三口兒。〔店小二云〕帶我四口兒。〔邦老云〕那三口兒。〔正末云〕我有父親。有渾家。帶小人可不是三口。〔邦老云〕你多大年紀了。〔正末云〕小人二十五歲。〔邦老云〕不是我占便宜。我可三十歲。〔店小二云〕和我兒子同歲。〔邦老云〕打這村弟子孩兒。兄弟。我與你做個哥哥。你與我做個兄弟。我買酒和你吃。〔正末云〕哥哥不棄嫌呵。小人情願與哥哥做個兄弟。〔邦老云〕店小二。打酒來。〔正末云〕不要哥哥買。您兄弟買。小二哥。再打二百文長錢酒來。我與哥哥遞一杯酒。〔店小二釃酒科云〕酒在此。〔正末把盞科云〕哥哥請酒。〔邦老吃酒科云〕我與你做個護臂。一搭裏做買賣去。也不虧你。〔正末云〕哥哥。如今路途上甚是難行。恐怕您兄弟厮跟不的。〔邦老云〕唗。怎麼厮跟不的。〔正末唱〕

【四季花】哥哥你少曾出外可曾經。〔邦老云〕我一年三百六十日。則在外頭做買賣。〔正末唱〕哥也我則怕沿路上歹人徯倖。〔邦老云〕有歹人。你敢近他麼。〔正末唱〕若是強賊把咱來相攔定。〔邦老云〕他攔定你。你待怎的。〔正末唱〕可惱的我惡向膽邊生。〔邦老云〕你端的怎麼近他。〔正末唱〕我也曾拳到處倒了碑亭。我也曾匾擔打碎了天靈。〔邦老拏刀子科云〕比我這透心涼。可是如何。〔正末唱〕哥也豈不聞道殺人來須償命。〔邦老云〕你如今做什麼買賣。〔正末云〕哥。您兄弟本錢小。〔唱〕是個窮貨郎下賤的營生。〔邦老云〕你一日走的多少路。〔正末唱〕擡動脚二百里還餘剩。〔邦老云〕我可兩頭見日走三百里。〔正末唱〕這些時閃了脚腕常只是怕誤了途程。〔邦老云〕連我也被這脚趼兒礙事。小二哥。將個針來。煩兄弟與我挑破這趼者。〔正末唱〕哥則被你纏殺我也七代先靈。

〔背云〕我怎麼做個計較。則除非恁的。〔回云〕哥。你吃一碗。〔邦老云〕將來我吃。兄弟。你也吃一碗。〔正末云〕您兄弟量窄。只好陪哥哥一小鍾。〔邦老云〕兄弟。你坐着。〔起身科云〕我如今過去。冷一碗。熱一碗。灌的他醉了。挑的籠兒就走。〔做入門科云〕兄弟。喒都是撚靶兒的。你唱一個。我吃一碗酒。〔正末云〕您兄弟不會唱。〔店小二云〕你不會唱。我替你唱。〔做唱科〕為才郎曾把曾把香燒。〔邦老做打科云〕誰要你唱哩。兄弟。既然你不會唱來。我唱一個你休笑。〔做唱科〕哎。你個六兒嗏。〔云〕只吃那嗓子粗。不中聽。〔店小二云〕恰似個牛叫。〔邦老打科云〕打這弟子孩兒。兄弟。你好歹唱一個。〔正末云〕您兄弟不會唱。〔邦老云〕哎。你就唱一個何妨。〔正末云〕實是不會唱。〔邦老怒科云〕你不唱。〔正末慌科云〕哥也。我胡亂的唱一箇。奉哥哥的酒。〔邦老云〕你唱。〔正末遞酒科云〕哥吃一碗酒。您兄弟今日與哥哥是初相會。就唱個喜秋風。〔邦老云〕你唱你唱。我便吃。〔正末唱〕

【喜秋風】睡不着。添煩惱。灑芭蕉淅零零的雨兒又哨。畫簷間鐵馬兒玎玎璫璫鬧。過的這南樓呀呀的雁兒叫。〔邦老假睡科〕〔正末云〕不中。我走了罷〔邦老云〕咄。你那裏去。〔正末唱〕則被他叫的來睡不着。

〔邦老背云〕白正好莽也。本要冷一碗熱一碗灌的那厮醉了。挑的擔兒就走。誰想他倒灌的我醉了也。我如今要歇息些兒。則除是恁的。〔做扯正末科〕〔正末云〕哥也。再吃兩碗。〔邦老云〕兄弟。我醉了也。我如今要睡一覺。〔正末云〕小二哥。將個枕頭來。〔邦老云〕我枕着你這腿睡。等我醒了時。和你一搭裏做買賣去。〔正末云〕哥要枕着您兄弟腿睡。我依着哥便是。〔邦老睡科〕〔邦老起身插刀子科〕〔店小二云〕老子也。這個人不好惹。〔正末云〕這賊漢枕着我這腿睡。可怎生是好。則除是恁的。小二哥。我和你兩個算算酒錢。〔店小二云〕客官。你是個好人。只要公道算還罷。共是兩番打的酒。〔正末云〕你也是做買賣的。我也是個做買賣的。少了你酒錢。你不怪我。〔店小二云〕客官。你這一遭來。我另釃些好酒兒與你吃。〔正末云〕酒錢不打緊。你這酒薄。〔店小二云〕我這酒雖然薄。可有樁好處。剛吃到肚裏就便骨碌碌的響動。〔正末云〕怪道我吃下去也是這般響。〔店小二云〕則是箇酒高〔正末云〕小二哥。我與你商量。〔店小二云〕你敢要去麼。〔正末云〕我不去。我有些破腹。你替我一替。你不替。我就作踐在這裏。〔店小二云〕好客官。不要在這裏作踐。我替你。〔做替科〕〔正末云〕我還了你這酒錢。〔做挑擔兒科云〕我出的這門來慚愧也。〔唱〕

【賺煞尾】他覰我似罏畔弄冬凌。他覰我似碗裏拏蒸餅。若不是灌的來十分酩酊。怎按住他一場火氣性。我如今在虎口逃生。急騰騰。再不消停。抵多少遙指空中雁做羹。比及那賊徒酒醒。我已自家膽正。遮莫他趕將來我與你先走了兩三程。〔下〕

〔邦老醒科云〕兄弟。與你一搭兒買賣呀他倒做個金蟬脫殼計去了也。打你這弟子孩兒。你怎麼放了他去。〔店小二云〕他破了腹。要阿屎哩。〔邦老云〕他如今那裏去了。〔店小二云〕你在這裏。我也在這裏。他又不和我一搭兒做買賣。我怎知他上南落北。〔邦老打科云〕唗。我兒也。一拳兒好買賣在我手裏。放的他走了。更待干罷。我如今趕着去。若趕的上呵。萬事罷論。若趕不上呵。回來一把火燒了你這草團瓢。把你一家兒都殺了。王文用也不遠哩。我不問那裏。趕將去來。〔下〕〔店小二云〕可不是悔氣。好沒生惹這一場驚怕。我也不賣酒了。背巷裏賣酸醋去也。〔下〕

〔音釋〕

霎音殺 丕音披 滲所禁切 堝音窩 桯音刑 鏇旋去聲 扃居名切 轆音鹿 轤音盧 碓音對 酘音豆 徯音奚 剩音盛 趼音繭 窄音側 嗓桑上聲 酩音茗 酊丁上聲

第二折

〔丑扮店小二上詩云〕別家水米和匀攪。我家水多米兒少。若到我家買酒來。雖然不醉也會飽。自家是個開店的。我這店喚做三家店。又喚做黑石頭店。這兩頭的兩個店。都是小本錢客商的下在裏面。那大本大利的都在我這店裏安下。今日天色將晚也。我且關上這門者。〔正末挑擔兒慌上云〕走走走。〔唱〕

【南呂一枝花】那厮他入門來便緊瞅了喒這小本的裝。則被我買下了些新槽的酒。連珠兒灌到有五六碗。他承興飲吃到有兩三甌。盡醉方休。那好飲的也是天生就。一會兒直灌的那廝瓠子頭。他和衣兒穩睡安眠。怎知我悄聲兒逃席便走。

【梁州第七】若不是我使見識一杯也那一跪。天那。可不將我這潑殘生早做了千死千休。我從那早辰間直走到申時候。過了些青山隱隱。綠水悠悠。荒祠古廟。沙岸汀洲。七林林低隴高丘。急旋旋淺澗深溝。剛抹過另巍巍這座層巒。還隔着碧遙遙幾重遠岫。 接上白茫茫一帶平疇。巴的到綠楊渡口。早則是雲迷霧鎖黃昏後。我去那野店上覓一宿。這的便是東海鰲魚脫釣鉤。我可也再不回頭。

〔云〕可早來到黑石頭店也。這裏有三座店。我兩頭不去。則去那中間店裏下。那廝便趕將來。也尋不見我。就尋見我呵。我叫起來。這兩頭店裏人也要來救我。〔做見店小二科云〕小二哥。有乾淨房子打掃一間。我歇息咱。〔店小二云〕這間角子裏乾淨。你就在這裏歇息罷。〔正末云〕你與我點個燈來。〔店小二云〕燈在此。〔正末云〕我和你往後面走一遭去。我拽上這門。來到後面。這裏墻可怎生倒了那。〔店小二云〕便是雨水大倒了。不曾整理。〔正末云〕哥也。這條路可往那裏去。〔店小二云〕這條路往河南府去。〔正末云〕這條路往那裏去。〔店小二云〕這條路往泗州去。〔正末云〕這條路呢。〔店小二云〕這個是一條總路。都去的。〔正末云〕我凈了手也。我和你說。背後有條大漢。那厮趕的我至急。怕他來時叫門呵。我有一句話央你你只說道有上司的明文。不下單客。我明日還你兩個人的房錢酒錢。〔店小二云〕我知道了。等他來時。我則說不下單客。回了他去。你自放心的睡。〔正末云〕我關上這門。我走了一日。身子有些困倦。我歇息咱。〔邦老上云〕那厮這等快走。他挑着兩個沉點點的籠兒。我脚踏着腦杓子走。只趕不上。罷。天色晚了也。我往那裏宿去。遠遠的一字擺着三座店。這處喚做三家店。中間那座店。喚做黑石頭店。那厮本錢小。只在這兩邊店裏下。若是本錢多。在這黑石頭店裏下。未知如何。我則喚那店小二。他便知道。〔做喚門科云〕小二哥開門來。〔店小二云〕甚麼人喚門。〔邦老云〕我是個客人。天色晚了。覓一宵宿。〔店小二云〕上司明文。不下單客。〔邦老做意科云〕兄弟每。我說在兩頭店裏歇了罷。你說道黑石頭店好。却如何。快把那驢子趕過來。依舊到兩頭店裏歇去。〔店小二云〕不要去了。我開門來也。我開開這門。〔邦老做入門科〕〔店小二云〕家裏來。有房子。〔邦老𢲔店小二打科云〕你可道不下單客。〔店小二云〕你聽差了。我這裏則下單客。〔邦老云〕賊弟子孩兒。我問你。日頭兒似落未落。有一個五短身材。黃白色臉兒小後生。挑着兩個籠兒。在這裏尋宿來麼。〔店小二云〕從清晨到晚。沒有一個人。〔邦老云〕兄弟。你輸了也。〔店小二云〕客官。怎麼是輸了。〔邦老云〕你不知道。我和那兄弟前面打夥處。打了箇賭賽。他說道他走路快。我道我走路快。到黑石頭店裏厮等。先到的為贏。後到的輸。一個羊頭。一筯餅。一罈酒。如今我先到了。可不是他輸了也。〔店小二云〕這等你輸了。他先來好幾時了。我叫他去。〔邦老云〕你不要叫他。只說他在那間閣子裏睡。〔店小二云〕他在這間閣子裏睡哩。〔邦老云〕小二哥。我央及你。你明日早起來與我做個證見。我問你誰先到來。你便道這箇大漢先到來。我把那一個羊頭。一筯餅一罈酒。都與你吃。〔店小二云〕老叔。我愛吃的是羊舌頭兒。〔邦老云〕我和你後面看一看。這堵牆怎麼倒了來。〔店小二云〕這堵墻是雨水大淋倒了。〔邦老云〕怎麼不壘起來。〔店小二云〕便是無錢。不曾壘的起。〔邦老云〕這條路往那裏去。〔店小二云〕這條路往河南府去。〔邦老云〕這條路呢。〔店小二云〕這條路往泗州去的。〔邦老云〕這條路是往那裏去的。〔店小二云〕這中間的是一條總路。〔邦老云〕你討一領蓆子來與我。將你那鎖和鑰匙來。〔店小二云〕蓆子鎖和鑰匙。都在這裏。〔邦老云〕你自睡去。我拽上這門。插上這鎖你但則聲我就殺了你。〔店小二云〕老叔休要發怒。我自睡去便了。〔下〕〔邦老云〕且慢者。我聽那廝說什麼。〔正末云〕我被那廝趕我這一路。多時不曾看我這東西。我剔的這燈。我是看咱。〔邦老做意聽科〕〔正末做拏硃砂科云〕一顆兒。兩顆兒。三顆兒。四顆五顆。這一頭都有。我是看這一頭咱。〔正末做數五顆兒科云〕謝天地。十顆硃砂都有了也。我脫下衣服去歇息咱。〔做睡科〕〔邦老云〕這裏不下手。那裏下手。我踏開這門。且慢者。白正你尋思咱。兩邊店客人不曾睡哩。那廝叫將起來。到害了我的性命。等睡到半夜前後。我慢慢的下手。〔邦老睡科〕〔正末云〕我只聽的齁睡如雷。將我驚覺來。不知是那個人。〔唱〕

【賀新郎】是誰人恁般酣睡喝嘍嘍。莫不是夢見的賊徒。撞着的禽獸。則聽的聲粗氣喘如雷吼。諕的我戰兢兢提心在口。早難道高枕無憂。也是我常懷懼怕心。似聽的這聲音熟。〔云〕窗櫺上扯下些紙來。撚一個紙燈。蘸了這油點個燈。我是看咱。〔唱〕我這裏開房門仔細的觀前後。〔云〕我道是誰。原來是店小二睡。〔唱〕那厮去房門前停死屍。精甎上枕驢頭。

〔云〕元來打齁鼾的在那一邊。再去看咱。〔做驚科〕天阿。可怎生正是那個賊漢。兀的不諕殺我也。我且吹滅這燈。不要等他看見。〔唱〕

【牧羊關】我將這燈吹滅。身倒抽。諕的我渾身上冷汗交流。莫是取命的閻王。殺人的領袖。諕的我呆打頦空張着口。驚急力怕擡頭。恰待要睜開兩個眼。可早則軟塌了一對手。

〔云〕那廝睡着了也。我收拾往後門裏走。我又恐怕驚覺那廝。嗨。慌忙裏早把這燈都吹殺了。那裏摸我那行李衣服去。〔唱〕

【隔尾】一領布衫我與你剛剛的扣。八答麻鞋款款的兜。我又不敢高聲大咳嗽。我將這廝左瞅。右瞅。哎天也。怎的他一陣兒昏迷穩放我走。

〔云〕行李衣服都摸着了也。且喜那廝正睡着哩。此時不走。更待何時。〔唱〕

【牧羊關】只道他猛翻身。睡覺秋。且喜得眼朦朧又打𪖙𪖙。他土魯魯嗓內涎潮。我也急煎煎心下刀抽。有如秋夜雨。一點一聲愁。正待要展開脚忙移步。百忙裏腿轉筋甚腌證候。

〔云〕我可尋那缺牆兒去。我跳過這牆來。我也不往那泗州路上去。只往我的河南府去也。〔下〕〔邦老醒做看科云〕嗨。這廝走了也。想這一拳兒買賣。不該是我的。罷罷罷。黑洞洞的那裏去尋他。不如回家去也。〔下〕〔正末扮太尉領鬼力上〕〔太尉詩云〕未曾燒下紙錢灰。人心纔動我先知。只言正直為神道。那個陽間是正直。吾神乃東嶽殿前太尉是也。吾神在生之日。秉性忠直。不幸被歹人所害身亡。皇天不負吾德。加為東嶽殿前太尉。今朝玉帝初回。且在廟中閒坐者。〔正末上云〕好大雨也。我待往前再走。不意遇着這大雨。待不前去。又怕那賊漢趕來。所傷了我的性命。怎生是好。哦。這裏是一座廟宇。我且入的這廟來。避一避雨咱。〔做放下擔兒科云〕這碑子上寫着道太尉爺爺廟。上聖可憐見。小人若是躲過那賊人。與爺爺重修廟宇。再立祠堂。〔邦老上云〕好大雨也。那裏躲雨去。一箇古廟。我進裏面權躲雨去。兀的不是那廝。呸。這廝可不該死也。〔做𢲔正末科云〕兄弟。你好走也。〔正末云〕你也尋的好哩。〔邦老云〕你等我一等。慌做甚麼。〔背云〕我試這廝的氣力咱。兄弟也。我這領布衫着雨淋溼了也。你與我扭一扭。乾了布衫。我和你一搭兒做買賣去。〔正末云〕哥。我不會扭。〔邦老云〕一領布衫不會扭。我便這般扭。你便那般扭。休一順了。〔正末云〕哥。我理會的。〔邦老云〕你休扭。你則拿着我自扭。〔邦老做扭科〕〔正末倒科〕敢是你不曾吃飯那。則這些氣力。來來來。巧言不如直道。將那紅的來。〔正末云〕則有些胭脂。你將的去。〔邦老云〕我好俊臉兒。要搽胭脂。〔正末云〕有有有。敢是黃丹。〔邦老云〕我又不脚臭。〔正末云〕哥也。再沒些甚麼紅的。〔邦老云〕是硃砂。〔正末云〕哥也。我是做小買賣兒。那得硃砂。〔邦老云〕你記的黑石頭店裏面。數一顆兒兩顆兒麼。〔正末云〕有有有。與哥哥一顆兒硃砂。〔邦老云〕你休怪。既做相識。我也不強要你的。可是一件。我趕了你兩三程地。則與我一顆兒。少。我煩你再與我一顆兒。〔正末云〕哥。這須是我的。〔邦老云〕你不與我。我就殺了你。〔正末云〕我便再與哥哥一顆兒硃砂。〔邦老做挑擔兒科云〕兄弟。我一擔兒都要。〔正末云〕哥。怎麼都要得我的。〔邦老云〕你敢不與我。我就殺你也。〔拔刀科〕〔正末云〕哥。我一擔兒硃砂都與你。你將的去。〔邦老低頭做拏籠兒科〕〔正末做匾擔打邦老科〕〔邦老做回頭科云〕你怎的。〔正末云〕連這匾擔。也送與你罷。〔邦老云〕好個賊弟子孩兒。我出的這廟門來。我且躲着。聽那廝說甚麼。〔正末云〕那賊漢將的我這硃砂去了。我若是走到前面。告知本處官府。拏住這賊漢。纔雪得我這口氣。〔邦老云〕你聽這廝的說話。怕不做出來。不如先下手為強。兄弟。我還你硃砂罷。〔正末云〕索是謝了哥。〔邦老云〕我則要你一件東西。〔正末云〕哥也。要什麼東西。〔邦老云〕我要你這顆頭。〔正末云〕哥也。兀的不有人來了也。〔邦老回頭科〕〔正末做躲科〕〔邦老趕正末做揪住頭髮殺科〕〔正末云〕鐵旛竿白正。你今日圖了我財。致了我命。在陰司告你。自有證見。〔邦老云〕誰是證見。〔正末云〕太尉爺爺便是證見。〔邦老云〕簷稍下殺你無證見。〔正末云〕這浮漚兒便是證見。〔邦老云〕這浮漚便怎生做的證見。你不問那裏告將來。我不怕你。〔正末唱〕

【黃鍾尾】罷罷罷我這性命呵似半輪殘月三更後。一日無常萬事休。苦奔波。枉生受。有誰人。肯搭救。單只被幾顆硃砂。送了我頭。𢬵的向閻羅告究。着鐵旙竿等候。遮莫你板門似手掌兒也掩不得俺這叫屈的口。

〔邦老殺正末下科云〕一個小後生。倒使了我一身汗。我拖在這牆根底下。着這逼綽刀子搜開這牆阿。磕綽我靠倒這牆。遮了這死屍。也與你個好發送。如今兩籠兒硃砂。都是我的了。一不做二不休。他說道家中有個花朵兒好媳婦。我𢬵的直到他家去。所算了他父親。怕那婦人不隨順我。神道。我鐵旛竿。須不怕你。隨你去做證見來。〔下〕〔太尉云〕頗奈鐵旛竿白正無禮。在吾神廟中圖了王文用之財。又致了他命。指吾神為證見。便好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若不降嚴霜。松柏不如蒿草。神靈若不報應。積善不如積惡。則今日領着鬼兵擒拏鐵旛竿白正。走一遭去來。〔詩云〕休將奸狡昧神祇。禍福如同燭影隨。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下〕

〔音釋〕

齁吼平聲 熟償由切 鼾漢平聲 頦音孩 瞅音揪 漚音鷗

第三折

〔孛老同旦兒上〕〔孛老云〕老漢王文用的父親。自從孩兒做買賣去了。至今不見回還。天那。我這河南人多少在外做客的。怎麼再沒一個順便稍封信兒來家也。〔旦兒云〕父親且自寬心。這早晚回家也不見的。〔邦老上云〕某乃鐵旛竿白正。自殺了王文用。連日連夜走到這河南府東關裏紅橋西。問人來這是王文用家。這箇門兒便是。待我喚他一聲。家裏有人麼。〔孛老云〕媳婦兒門首有人叫哩。你去看咱。〔旦兒云〕我去看來。〔見科云〕君子。你尋問誰哩。〔邦老云〕大嫂。你這裏是王文用家麼。〔旦云〕你問他怎的。〔邦老云〕我是他的夥計。替他寄一封書在此。〔旦兒云〕好也。我對俺父親說去。〔旦兒見孛老科云〕父親。有王文用同做買賣的夥計稍的信來也。〔孛老云〕是真個。我看去。哥哥。請家裏坐。〔邦老云〕老人家敢是王文用的父親麼。〔孛老云〕我是他父親。哥哥是誰〔邦老拜科云〕我是他認義的兄弟。與他一搭裏做買賣。他利有百倍。他偶然跚破脚。在後邊慢慢的行哩。着我先寄個信來。這個敢是哥哥的渾家。就是我的親嫂嫂一般。老伯。我走的饑又饑。渴又渴。你井裏打些水我吃。〔孛老云〕我到井上打水去。〔邦老云〕我跟將老伯去。〔孛老上井打水科云〕我打這水咱。〔邦老做推孛老下井科云〕去。〔孛老下〕〔旦兒哭科云〕我那父親。阿兀的不痛殺我也。〔邦老云〕兀那婦人。不要啼哭。你丈夫是我殺了。你父親又被我推在井裏。也死了。我這一來單則為你。你與我做了渾家罷。〔旦兒云〕我至死也不隨順你。〔邦老云〕你若不隨順我。我一刀就殺了你。你自尋思咱。〔旦兒云〕且住者。他若殺了我呵。俺父親與丈夫的寃讎。誰人來報。罷罷罷。你依的我一件事。我便隨順你。〔邦老云〕你且說出來。好依的我便依着你。〔旦兒云〕我丈夫新亡了。我若隨順了你。也不吉利。如今待我丈夫百日之後。那其間與你成其夫婦。永遠團圓。也不是遲哩。〔邦老云〕也罷。我則要個吉利。你一百日之後。我和你成其夫婦。我今日錢也有了。媳婦也有了。你這房子產業都是我的。憑着我一片好心。天也與我半碗飯吃。〔同下〕〔淨扮地曹引鬼力上云〕小聖地曹的便是。今日在森羅殿上對案。還有天曹不曾來哩。鬼力門首覰者。尊神來呵。報復知道。〔鬼力云〕理會的。〔孛老上云〕老漢王文用的父親。頗奈白正無禮。將我孩兒王文用殺了。又將我推下井裏。又謀了我家媳婦為妻。老漢死于非命。今日告地曹走一遭去。〔見淨做跪科云〕尊神。老漢特來告狀。〔淨做跪科云〕老官兒。請起請起。〔孛老云〕尊神是地曹判官。老漢是亡魂寃鬼。尊神請起。我是告狀的。〔淨云〕你原來是告狀的。我錯認了是我的姑夫。你告誰。〔孛老云〕老漢河南府人氏。姓王。是王從道。嫡親的三口兒家屬。有個孩兒喚做王文用。又有個媳婦兒。我孩兒因做買賣去。利增百倍。有鐵旛竿白正。圖了他財。又算他性命。又將老漢推在井裏死了。又要了我家媳婦兒。地曹與老漢做主咱。〔淨云〕你纔說是誰推在井裏。〔孛老云〕是鐵旛竿白正推我在井裏。〔淨云〕既是他推你在井裏。可怎麼不打溼了衣裳。〔孛老云〕溼是溼的。熱身子焐乾了。〔淨云〕你端的死了不曾。〔孛老云〕我死了。〔淨云〕既是死了便罷。告他怎的。〔孛老云〕尊神。你使些神通。拏將他來折對咱。〔淨云〕憑着我也成不的。你且這裏伺候者。等天曹來呵。你告他。不爭你着我去拏他。我怕他連我也殺了。〔孛老云〕我不曾見你這等神道。〔下〕〔正末扮太尉引判官小鬼上〕〔正末云〕吾神乃東嶽太尉。掌管善惡生死文簿。到森羅殿上對案。走一遭去來。〔唱〕

【正宮端正好】我將這帶鞓來攙。我把這唐巾按。舞蹁躚兩袖風翻。我只見霜林颯颯秋天晚。覺一陣冷氣侵霄漢。

【滾繡球】你道為甚麼森森的透骨寒。却元來是茫茫的雲霧繁。遮斷著紅塵無限。剛則見衰草斑斑。兀的不是地府間。黑水灣。早來到這奈河兩岸。兀的不是劍樹刀山。兩隻眼緊把寃魂來覰。一隻手輕將他鬼力𢲔。何處也蹣跚。

【倘秀才】摩弄的這玉帶上精光燦爛。拂綽了羅襴上衣紋可便直坦。我與你登澁道七林林過曲欄。我也曾坐觀十萬里。日赴九千壇。我沉吟了幾番。

【呆骨朵】我將這唾津兒潤破窗兒盼。〔小鬼報科云〕報的尊神得知。有東嶽太尉來到也。〔凈云〕我接待尊神去。〔正末唱〕我探着手將小鬼揪翻。三弔脚捉腰。兩個指可便掐眼。只一拳直打的他天靈爛。這一回倒做的我渾身汗。〔淨勸云〕上聖息怒。〔正末云〕放手。〔唱〕我正待劈頭毛廝扯撏。不爭你攀肐膊強拆散。

〔淨云〕鬼力。將酒過來。〔鬼力云〕酒到。〔淨做遞酒科〕〔云〕上聖滿飲一杯。〔正末唱〕

【倘秀才】見地曹手捧着溫良玉盞。我這裏忙擎起花紋象𥳑。〔淨云〕上聖。許久不會了也。〔正末唱〕我和你間別來早已數載間。絕音信。少平安。今日得見面顏。

〔淨云〕上聖請坐。〔淨拏文卷遞科〕〔正末云〕這一宗是何文卷。〔淨云〕這一宗是個開翦截鋪的。將那好段子大尺兒量進來。小尺兒賣出去。如今勾將來。左脇下打三千銅鎚。右脇下打五千鐵棒。還着他托生去。〔鬼力云〕可着他變做個什麼。〔淨云〕可着他變個螞蝗。〔鬼力云〕因何變個螞蝗。〔淨云〕要長也隨的他。要短也隨的他。〔正末云〕這一宗是何文卷。〔淨云〕這一宗是個開洗糨鋪的。把人的好衣服或是洗白。或是高麗復生縑絲。他着那鐵熨斗都熨破了。我勾將他來。左脇下打三百銅鎚。右脇下打五百鐵棒。着那廝也還托生去。〔鬼力云〕他托生去可變個什麼。〔淨云〕可變個鐵匠。〔鬼力云〕因何變做鐵匠。〔淨云〕要硬也隨的他。要軟也隨的他。〔正末云〕這一宗是何文卷。〔淨云〕這一宗是個花園子。在生之日。按四季栽種樹木。傷枝損葉。勾至陰間。左脇下打三十銅鎚。右脇下打五十鐵棒。還着他托生去。〔鬼力云〕他可變個什麼。〔淨云〕直着他鐘鼓司觔陡房裏托生去。〔鬼力云〕可怎麼着他在觔陡房裏托生去。〔淨云〕這邊栽也由他。那邊栽也由他。〔正末云〕這一宗是何文卷〔淨云〕這一宗是鐵旛竿白正圖財致命。殺了王文用。又將他父親推在井裏。又謀了他妻子。要了他家財〔正末云〕我是看這宗文卷咱。〔唱〕

【伴讀書】檢生死輪迴案是誰人敢把這天條扞。我奉着玉帝天符非輕慢。將是非曲直分明看。從頭兒報應真希罕。這的是天數要循環。

〔淨云〕上聖止有這宗文卷利害。〔正末唱〕

【笑和尚】你你你將文卷細細繙。我我我將卓面輕輕按。是是是小字兒疊千萬。要要要一行行親過眼。便便便一字字莫摧殘。來來來我一件件從公幹。

〔淨云〕上聖。這鐵旙竿白正在世間無般不做。無件不為。業貫將滿。除天可害。〔正末唱〕

【醉太平】你道他是天生就鷹鸇的羽翰。狼虎的賊心肝。這幾年家作業在陽間。並沒些忌憚。眼見得王文用在明晃晃刀頭上遭危難。王從道在黑洞洞井底下何時旦。還將他花朵般媳婦兒只待要強姦。有這許多的罪犯。

〔云〕既是鐵旛竿白正有這般罪犯。你可怎生不着鬼力勾將來勘問。〔淨云〕上聖不知。我也曾幾番家着鬼力去迷那廝。爭奈他十分兇惡。所以上不敢近他。〔正末云〕我與你拏去。〔唱〕

【煞尾】則我這硬邦邦指爪將那廝頭稍來挽。粗滾滾麻繩將那廝脖項來拴。丟天靈剪手腕。着凌遲受磨難。那怕他潑頑皮綽號做鐵旛竿。只消我這一對兒攔關。把那廝死狗也似拖將來我直着見了您眼。〔下〕

〔淨云〕上聖去了也。我也跟着趁打夥。捉拏白正跑一遭。〔唱〕

【么篇】我將這廝琅琅鐵索把那廝肩𦜅綁。沉點點鐵棍將那廝臂膊搪。打碎天靈共眼眶。踢折蠻腰和腦漿。〔做嘴臉科〕〔鬼力云〕怎麼做這個嘴臉。〔淨唱〕把那廝直拏到酆都那邊着他慢慢的想。〔同下〕

〔音釋〕

跚思關切 焐烏去聲 鞓音汀 蹁音駢 躚音仙 𢲔音班 蹣音饅 掐音恰 撏詞纖切 糨姜去聲 陡音斗 扞寒去聲 繙音番 鸇音氈 翰音寒 搪音唐 腕烏慣切

第四折

〔邦老同旦兒上〕〔邦老云〕自家白正的便是。自從殺了王文用。到這裏將他父親推在井裏。要了他渾家。這幾日我有些神思不快。夢寐顛倒。不知是如何。大嫂。你與我安排些粥湯。我食用咱。〔旦兒云〕你則在這裏。我熬粥湯去也〔下〕〔正末扮魂子上云〕自家非別。乃是王文用。被鐵旛竿白正圖了財致了命。爭奈我陽壽末盡。今夜晚間問他索命去呵。〔唱〕

【雙調新水令】正黃昏庭院景凄凄。哎喲天那走的我軟兀剌一絲兩氣。淅零零的山路冷。昏慘慘的晚風吹。脚步兒剛移。一步步行到枉死地。

〔做行科云〕來到這個所在。是十字坡口兒上酒店。正是我當初遇着那賊處。他見着我甚些動靜。便起這點狠心。所算的我好苦也。〔唱〕

【沉醉東風】若不是我失時落勢。怎生的便攬禍招危。我和他這搭兒纔相見。平日裏又不相識。剛道個一聲兒惡人迴避。早激的他惡哏哏鬧是非。那裏也見財起意。

〔做行科云〕這個所在是黑石頭店。你那賊。我既是躲着你走了。你苦死的趕我怎麼。〔唱〕

【喬牌兒】我既是抽身兒悄脫離。又何苦直趕上這田地。我和他又沒甚殺爺娘搶道路深讎隙。可怎便捨殘生做到底。

〔云〕我想這一晚既然要躲那賊。只該悄悄的睡罷了。還要點着燈。數這硃砂顆兒做什麼。自古道出外做客。不要露白。可知被那賊瞧破了也。〔唱〕

【甜水令】我只合緊閉房門。吹殘燈火。且圖安睡。怎好去一顆顆數着這東西。早被他識咱行藏。聽咱聲響。見咱踪跡。可不是自落的便宜。

〔做行科云〕這所在是東嶽太尉廟。那賊漢好狠也。我把一擔兒硃砂都送了你。只要留俺的性命。你怎麼還要將我殺了。我記的臨死時曾指滴水浮漚為證。我如今寃魂不散。少不的和你索命。太尉爺爺。你是個掌生死的活神道。須與我屈死的王文用做主咱。〔做拜科〕〔唱〕

【折桂令】我忙合手頂禮神祇。現掌着死生文簿。何曾錯善惡毫釐。〔做再拜科云〕太尉爺爺。〔唱〕你怎不憐見我屈死的冤魂。放過了他行兇的潑賊。待強奪了俺無主的嬌妻。我親指着滴簷前浮漚為記。難道你坐殿上神聖無知。〔做再拜科〕〔唱〕只願你檢驗輪迴。速顯靈威。將那廝直押送十八層地獄阿鼻。纔見的你百千年天性忠直。

〔做行科云〕我來到家中。看我那父親去咱。元來寃魂幽滯。還在井底。父親。兀的不痛殺我也。〔做悲科〕〔唱〕

【落梅風】我只道你靈性歸天上。却元來幽魂沉井底。總便是鐵石人也見了心碎。我和他這冤讎結的來甚盡期。只除非各一家天地。

〔云〕我再看我那渾家。如今在那裏。元來他隨了那賊漢。正與他熬粥湯兒哩。〔唱〕

【沽美酒】並不曾見烈紙錢將咱祭。倒去熬粥湯送他吃。元來你個水性婆娘易轉移。乾着我生受了半世。眼睜睜看你做歹人妻。

【太平令】我癡心想望貞潔。你做事忒殺非為。鐵旛竿滿懷得濟。王文用手稍兒着地。你這個潑賊。就裏。落可便下的。白佔了俺家緣家計。

〔正末做扯邦老科云〕鐵旛竿償我命來。〔邦老云〕你是什麼人。着我償你的命。〔正末云〕則我是王文用。你當日在太尉廟中。將我圖財致命。又將我父親渰死了。渾家也強佔了。你如何不償我命來。〔邦老云〕你說是我害你命來。可有何證見。〔正末云〕有有有。則滴水浮漚兒。便是證見。〔邦老云〕我平日是個吃齋把素。伸指頭不咬人的人。這樣勾當。我幾曾幹來。你說太尉廟中滴水浮漚兒是證見。你只叫那太尉來我和他對證。〔太尉同鬼力上云〕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兀那鐵旛竿白正。你還不認的我哩。你當日在我神廟中。滴水浮漚之下。將王文用圖財致命。又渰死了他父親。強奪了他妻室。你今日惡貫滿盈。有何理說。〔邦老做跪科云〕是是是。我殺了王文用來。望上聖可憐見。我與他看經禮懺。請高僧大德超度他生天。你則饒了我罷。〔正末云〕你那賊也有今日哩。從來一寃報。我怎麼還饒得你。〔唱〕

【收尾】死生難遏我心頭氣。寃讎有似簷間水。哎。你個圖財致命的狠心賊。也少不得做個落塹拖坑的沒頭鬼。

〔太尉云〕鐵旛竿白正。你今對吾神招證明白。兀那鬼力。將這廝押赴酆都。受諸苦惱。永為餓鬼。以報王文用之讎。你聽者。〔詞云〕則為這鐵旛竿撒潑行兇。將王文用趕入廟中。既謀財又傷他命。結冤讐似海無窮。曾指定浮漚為證。到今朝運數當終。遣鬼力將他拏下。直押赴地獄重重。其屈死一雙怨鬼。償還他來世享通。纔見得寃冤相報。方信道天理難容。

〔音釋〕

識傷以切 祇音其 阿音窩 鼻音毗 隙音豈 跡將洗切 懺又鑑切 直征移切 喫音恥 潔饑上聲 賊則平聲 的音底 塹僉去聲

題目 鐵旛竿圖財致命賊 
正名 硃砂擔滴水浮漚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