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碧桃花

Top / 元曲選 / 碧桃花

薩真人夜斷碧桃花雜劇

楔子

〔冲末扮張珪同老旦夫人引凈張千上云〕小官姓張名珪。字庭玉。東京人氏。叨中進士。除授廣東潮陽縣縣丞。嫡親的三口兒家屬。夫人趙氏。孩兒張道南。此子廣覽經書。精通文史。眾人皆許他卿相之器。此吾家積德所致也。俺此處知縣徐端。也是東京人氏。他有一女。小名碧桃。曾許俺孩兒為妻。至今不曾婚聘。夫人。明日是三月十五日。我待請親家來慶賞牡丹。你意下如何。〔夫人云〕相公。你主的是。〔張珪云〕既然如此。張千。你請徐親家去。只等許允。早來回話。〔張千云〕理會的。〔下〕〔張珪云〕張千去了。夫人。俺和你須索躬親治具。休得簡慢者。〔詩云〕同官異地惜春殘。治酒相邀賞牡丹。何必沉香亭子比。更教傾國倚闌干。〔下〕〔外扮徐端同貼旦夫人引丑李萬上〕〔詩云〕一作潮陽令。俄驚數載過。大都秋鴈少。只是夜猿多。僻地逢迎簡。南天瘴厲和。聖恩饒雨露。慎勿歎蹉跎。小官姓徐名端。字章甫。東京人氏。小官自幼登科。曾為錢塘簿。今陞廣東潮陽縣知縣。嫡親的四口兒家屬。夫人李氏。生有兩個女孩兒。大的女孩兒喚作碧桃。年一十八歲。小的女孩兒喚做玉蘭。年一十五歲。有此處縣丞張珪。也是東京人氏。他有一子。喚做道南。年方二十歲。那孩兒好生聰俊。覰着他那內才外才。久已後必然發跡。一來張珪與小官同鄉。二來又是同任。以此將我大的女孩兒許了張道南為妻。雖然定了盟約。尚未就親。今日無甚事。李萬。門首覰者。有甚麼人來。報復我知道。〔李萬云〕理會的。〔張千上云〕自家張千。奉相公的命。請徐親家去。門上的報復去。道有張親家差人下請書哩。〔李萬做報云〕報的相公得知。有張親家遣張千來下請書。在於門首。〔徐端云〕着他過來。〔張千做入科〕〔徐端云〕張千。此一來有何事。〔張千云〕小人奉相公的嚴命。時遇春景。牡丹盛開。專請相公和夫人賞翫。〔徐端云〕量俺有何德能。煩親家如此費心。夫人。我待辭了這酒。你意下如何。〔夫人云〕既然親家專意來請。如何辭的。咱和你同賞牡丹去走一遭。〔徐端云〕既是夫人要賞牡丹。便去吃酒。亦無妨礙。張千你先回去。俺與夫人隨後來也。〔張千云〕小人就去回話。〔下〕〔徐端云〕分付嬤嬤和梅香。繡房中好生服侍兩個小姐。我與夫人去賞牡丹便回來也。〔同下〕〔正旦扮碧桃領梅香上云〕妾身是徐知縣的女兒。小名碧桃。年長一十八歲。俺爹爹將我配與張縣丞的孩兒張道南為妻。今日爹娘到俺公婆家賞牡丹去了。妹子玉蘭在繡房中做女工生活。梅香。咱後花園中散心去來。〔梅香云〕姐姐要耍去。怕相公知道。可不打梅香也。〔正旦云〕我與你略去看看便回。相公那裏知道。〔梅香云〕這等俺就去來。〔做行科云〕姐姐。你看這花園中白的是梨花。紅的是桃花。紫的是牡丹。黃的是薔薇。好賞心也。〔副末扮張道南引凈興兒上云〕小生姓張名道南。俺爹爹現為此處縣丞。今日衙內因賞牡丹。酒筵中賓客笑樂。不期籠內走了白鸚鵡。遠遠的望見飛過這花園中去了。興兒。快隨俺跟尋去來。〔做跳墻科興兒云〕相公。那鸚鵡知他在那裏。休大驚小怪的。他若拏住俺呵。則說是賊。不要打出我屁來。〔正旦云〕梅香。你看那薔薇架邊。不有人來也。〔梅香云〕姐姐。你敢是眼花。這是風弄的花影動。那裏得人來。〔做見張科云〕呀。真個有人。兀的兩個男子。你是什麼人。白日裏跳過墻。來俺花園中。待做賊那。〔興兒云〕咱家不是賊。只做的兩遭強盜。〔梅香云〕可不是賊。〔張道南做慌科云〕小生不是歹人。是隔壁縣丞衙裏的舍人張道南。因家中翫賞牡丹。不期籠內走了白鸚鵡。看見飛在花園中。因見這角門兒關着。不能得入。以此跳過墻來。委實不是歹人。只望饒過俺咱。〔梅香云〕你說是張縣丞的舍人。知他是也不是。我索和姐姐說去。姐姐。真個有兩個人跳過墻來。不知是什麼人。我報的姐姐知道。〔正旦云〕梅香。你且喚他過來。待我問他。〔梅香云〕姐姐着你過來。〔張道南做見科〕〔正旦云〕兀那君子。你是那裏人氏。姓甚名誰。為什麼到這花園中。你從實的說來。〔張道南云〕小生姓張名道南。俺父親現為此處縣丞。今日因家中翫賞牡丹。不期籠中走了白鸚鵡。飛到這花園裏面。小生一時間不是了。錯跳過墻來。不知那壁小姐。誰氏之家。望饒過小生之罪。放我出去罷。〔正旦做低頭科云〕妾身是徐知縣的女孩兒。小名碧桃。俺父親往俺公婆家賞牡丹去了。妾身偶因悶倦。同梅香在這花園中散心咱。〔張道南云〕原來是碧桃小姐。曾許小生為妻。誰想今日能勾相見。豈非天假其便也。〔做施禮科〕〔正旦唱〕

【仙呂賞花時】我擎着箇笑臉兒將他厮問候。〔張道南云〕小生陪侍小姐同看花咱。〔正旦唱〕他陪着箇小意兒和咱相趁逐。〔徐端同夫人上云〕恰纔賞牡丹花回繡房中。怎不見大女孩兒。敢是同梅香在後園中看花去了。夫人。俺兩個看女孩兒去來。〔正旦唱〕却被這鶯聲喚猛回頭。〔徐端云〕叫梅香。〔張道南興兒驚云〕兀的是有人來也。我與你快走。〔同下〕〔正旦唱〕呀。不隄防雙親在背後。我可也怎遮得這場羞。

〔徐端做喝科云〕𠺙。你這小賤人。做的好勾當也。〔正旦梅香跪科〕〔徐端云〕兀那辱門敗戶的小賤人。你是好人家女孩兒。怎生做這等禽獸的勾當。我待打你來。恐傷了父子情腸。兀的不氣殺我也。〔夫人云〕碧桃。我擡舉的你成人長大。不去習女工針指。剗的做出這等勾當來。我看你怎生見人。呸。兀的不羞殺老身也。〔正旦唱〕

【幺篇】他那裏惱亂春風卒未休。〔梅香云〕姐姐。這場事怎生結果也。〔正旦唱〕則着我獨立花前黯自愁。淚不住點兒流。〔做背科唱〕他須是我天緣配偶。常言道女大不中留。〔同梅香下〕

〔徐端云〕夫人。不想有如此之事。兀的不氣殺老夫也。〔夫人云〕老相公且息怒。只是老身平日欠教訓之過。〔梅香做慌上科云〕不想姐姐被老相公埋怨了幾句。到臥房內一口氣死了。如何是好。須索報復老相公知道。〔見科〕〔徐端云〕梅香。你慌張做甚麼。〔梅香云〕恰纔小姐被老相公埋怨了幾句。向臥房內一口氣就氣死了。特來報與相公知道。〔徐端驚科云〕是真個。〔做悲科云〕我的兒阿。〔夫人云〕事既如此。只索一面報與親家知道。則說是個急病證死了。一面就在此花園中。揀一塊田地。將孩兒屍首埋葬了。省得出醜。兒也。則被你痛殺我也。〔同下〕

〔音釋〕

相去聲 教平聲 過平聲 長音掌 逐直由切 當去聲 卒粗上聲 黯衣减切

第一折

〔張道南同興兒上詩云〕獨對丹墀日尚中。君恩賜出錦袍紅。世人不識文章力。只說家門積善功。小官張道南是也。俺父親曾為潮陽縣縣丞。三年任滿回來。東京閒住。小官應舉。幸得狀元及第。除授潮陽知縣。現今官衙安下。一壁廂去取父親母親。未曾來到。止有興兒服侍。天色已晚。我與眾衙官飲了幾杯酒。心中則是悶倦。不免乘着月色。向花園中和興兒閒散心咱。〔興兒云〕相公。這後園儘也齊整。〔張道南云〕興兒。你覰波。夜靜更深。風清月朗。古詩有云。花有清香月有陰。此景是也。但可惜春光將暮。眾花都已零落。剛那海棠軒側畔土堆兒上。一樹碧桃正開。興兒。你隨俺去看咱。〔興兒做看科云〕相公。興兒想起來。還記的那時走了白鸚鵡。相公與興兒來尋。跳過花園來。和那徐知縣的小姐相見。誰想今日與相公又到花園裏閒翫。不知相公心兒裏。可也還念那小姐麼。〔張道南云〕興兒。你不題起來。我也忘了。記的那時在花園裏共那小姐相會。不久便病死了。正是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徒增一番傷感而已。夜深了。且回去罷。興兒。你將這碧桃揀那開得盛的折一枝來。膽瓶裏插着。等我看咱。〔興兒云〕理會的。〔做折花科〕〔張道南云〕同我到書房中去。興兒。將琴來。待我彈一曲釋悶者。〔興兒做取琴科云〕琴在此。請相公自彈。興兒睡去也。〔下〕〔張道南做彈琴科〕〔正旦上云〕這裏也無人。我本是徐碧桃。不幸辭世。為陽壽未盡。一靈真性不散。聽知張道南得了官。在此宅中居住。今夜書房撫琴。不免假做隣家之女。聽琴走一遭去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則我這杏臉藏春。柳眉標恨。縈方寸。無奈東君。花落春將盡。

【混江龍】消不的一天愁悶。清明時節雨紛紛。慵施粉黛。倦點硃唇。恰便似薄命昭君青塚恨。少年倩女綠窗魂。這其間可正是我愁時分。則見那巢空翡翠。塚臥麒麟。

【油葫蘆】為甚麼我一上青山便化身。端的愁殺人。常只是安排腸斷又黃昏。害了個懨漸漸的鬼病兒積趲下重重疊疊恨。做了箇虛飄飄的惡夢兒捱不出凄凄凉凉運。一會家急急煎煎腹內焦。一會家尋尋思思心內忍。閃的我悲悲切切孤兒寡女無投奔。因此上凄凄慘慘無語暗消魂。

【天下樂】可憐見夢裏形容病裏身。則今春。憔悴損。比着這花枝更添瘦幾分。也無心對鏡鸞。也無心整鬢雲。我只怕韶光也妬人。

【那吒令】趁碧桃樹兒映纖纖月痕。繞蒼苔逕兒步微微露痕。濕香羅袖兒揾行行淚痕。這其間夜正深。更將盡。〔做聽科唱〕那琴聲却在何處相聞。

〔張道南云〕正是春色惱人眠不得。你看那月移花影上闌干。小官且出書房外看那月色咱。〔做開門正旦做避科唱〕

【鵲踏枝】俺只待看是何人。他那裏呀的開門。〔張道南做見科云〕花陰下好一個女子也。看他那雲鬟霧鬢。杏臉桃腮。柳眉星眼。不由咱不動心也。俺試問他咱。那壁小娘子。誰氏之家。夤夜到此何故。〔正旦唱〕哎。你箇題詩的相如。休問我聽琴的文君。〔張道南云〕小生只為春色困人。閒觀月色。不期遇着小娘子。〔正旦唱〕元來是惱春色孤眠不穩。早難道為賤妾斷夢勞魂。

〔張道南云〕敢問小娘子誰氏之家。何方居住。因甚到此。〔正旦云〕妾身乃隣家之女。因月明人靜。來此花園中聽琴來。〔張道南做掛科云〕早知小娘子前來。只合遠接。接待不着。勿令見罪。〔正旦唱〕

【寄生草】他把那寒溫敍。禮數勤。〔張道南云〕此一會小官三生有幸也。〔正旦唱〕則見他曲躬躬笑把言詞問。好着我羞答答忙把身軀褪。我只索悄冥冥俞把容顏認。〔云〕敢問相公高姓。〔張道南云〕小生姓張。雙名道南。〔正旦唱〕可正是月明千里故人來。慚愧你東風一夜傳芳訊。

〔云〕相公因何到此。〔張道南云〕小官現在此縣為理。幸得與小娘子相會。小官有句話可敢說麼。〔正旦云〕相公試說咱。〔張道南云〕小官獨居旅邸。若小娘子不嫌。就書院中略敍片時何如。〔正旦云〕既然相公有留戀之心。妾身同到書房中與相公共話咱。〔張道南云〕小娘子請坐。看了這女子美貌端莊。豈不是天生就的。不由我不動情。敢問小娘子家住何處。〔正旦唱〕

【醉中天】妾身抱天地無窮恨。蒙雨露有深恩。〔張道南云〕住處有甚隣舍。〔正旦唱〕常則和野草閒花作比隣。〔張道南云〕小娘子家有多遠。〔正旦唱〕俺住處路接天台近。〔張道南云〕你那裏還有何人。〔正旦唱〕俺那裏有的是秦人晋人。你可也休將咱盤問。則管裏絮叨叨拔樹尋根。

〔張道南云〕難得小娘子到此。小生有句話兒。只是不好啟齒。〔正旦云〕有何言語。相公但說不妨。〔張道南云〕小官未曾婚娶。小娘子又守空房。喒兩個成合一處。可也好麼。〔正旦唱〕

【金盞兒】他將我厮溫存。我將他索慇懃。口兒未說早心兒順。俺兩箇正是那不因親者強來親。〔張道南云〕趁此月色。共飲幾杯。豈不美乎。〔正旦唱〕你待要花前同酌酒。燈下細論文。〔張道南云〕如此好天良夜。只合早成就了洞房花燭。有甚心情還論文哩。〔正旦唱〕你則待風清明月夜。成就了花燭洞房春。

〔云〕相公。賤妾千金之體。一旦委之足下。只願你他日休負了人者。〔張道南云〕小娘子放心。我若負了心呵。天不蓋。地不載。日月不照臨。我着你穩取五花官誥。駟馬香車。永為秦晋之匹也。〔正旦云〕妾身與相公成此親事。或詩或詞。求一首珠玉。以為後會張本。〔張道南云〕只是小官學問短淺。焉敢在小娘子跟前賣弄手作。〔正旦云〕願求珠玉。〔張道南做寫科〕〔詞云〕縞衣仙子來何處。咫尺近桃源路。說是武陵溪畔住。玉纖微露。金蓮穩步。只恐鶯花妬。邂逅劉郎垂一顧。何事匆匆便歸去。臨別叮嚀頻囑咐。柳亭花館。月窗雲戶。休把春辜負。右調寄青玉案。張道南作。〔正旦云〕相公是好高才也。〔張道南云〕蕪詞拙筆。徒汙仙眼耳。〔正旦唱〕

【後庭花】寫的來銀鈎般字字真。珠璣般句句新。端的是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不是我意相親。聽了這一篇談論。他能書如王右軍。能文似揚子雲。現如今擁雙鳧做宰臣。許下我五花誥為縣君。

〔正旦云〕相公。妾身收下這詞。永為家寶。〔張道南云〕量小生之詞。有何才能。蒙小娘子如此珍重。〔正旦唱〕

【柳葉兒】則要的言而有信。不索你諕鬼瞞神。端的個十分才更有十分俊。休使我心兒困。常將這脚兒勤。喒兩個𢬵則在夢兒中暮雨朝雲。

〔云〕相公。天色將明了也。妾身則索回去。明日晚間。再來相會。〔張道南云〕小官明夜晚間。專等待小娘子。是必早些兒來。你休要失了信也。〔正旦唱〕

【賺煞尾】從今後將紅葉不題詩。准備着青鳥先傳信。〔張道南云〕小官焉敢負小娘子。但有負心。神明鑒察。〔正旦唱〕則要你說下言詞有准。休着我為你個薄倖王魁告海神。〔張道南云〕小官見小娘子千嬌百媚。早把俺那片魂靈兒勾引去了也。〔正旦唱〕則你這俏心兒引惹了三魂。今日托終身。和你待燕爾新婚。〔張道南云〕此一宵歡愛。如錦鴛成對。似彩鳳成雙。豈不是一夜夫妻百夜恩。〔正旦唱〕休忘了一夜夫妻百夜恩。〔張道南云〕只願小娘子早諧連理。共效于飛。以足生平之願。〔正旦唱〕則要你日親日近。俺可便相隨相趁。〔張道南云〕小官感蒙小娘子厚情。我只願學那張敞。斷然不敢做王魁也。〔正旦唱〕哎。你箇畫眉人可休做了那負心人。〔下〕

〔張道南云〕誰想今宵遇着小娘子。看了他千般淹潤。萬種清標。知他是睡裏也。是夢裏也。〔詩云〕多情引動惜花心。此夜歡娛抵萬金。兩意相投情正美。知音端不負知音。〔下〕

〔音釋〕

慵音蟲 倩千去聲 分去聲 漸音尖 重平聲 行音杭 訊音信 論平聲 諕音夏

第二折

〔徐端同夫人李萬上詩云〕人有千年譽。花無百日紅。自家不修種。反去怨天公。老夫徐端是也。只因年華漸邁。致仕閒居。如今在洛陽城外莊上居住。自從碧桃孩兒死了。又早三年光景。老夫為無得力的兒男。心中甚是煩惱。止有次女玉蘭。今年一十八歲。未曾許配他人。去年張道南一舉成名。除授潮陽知縣。替了老夫之位。他來辭別老夫。此時心中就要將次女招他為壻。豈知他到任月餘。躭着疾病。多應是少年的人。不禁瘴厲侵染之故。張親家與他上表辭官。蒙聖恩可憐。許他還鄉調理。待病痊之日。赴京別用。他如今到家了也。老夫本意。要親自問病去。奈其中有許多不便處。不如先遣家中嬤嬤去。一來問病。二來就題這門親事。不知夫人意下如何。〔夫人云〕老相公主的是。〔徐端云〕左右那裏。傳着我的言語。教嬤嬤去張親家宅裏。問姑夫的症候。近日安否。二來就題這門親事。小心在意。疾去早來。〔李萬云〕理會的。〔同下〕〔張道南做病興兒扶上詩云〕碧桃花下遇嬋娟。只得郵亭一夜眠。至今怕漏春消息。鸚鵡前頭不敢言。小官張道南是也。自從與那小娘子相見之後。誰想染成一病。看看至死。俺父親替我上表辭官。乞歸調養。雖然聖恩見允。爭柰與那小娘子遂相別了。如今求醫問藥。再不得個痊可。空着我丟了那小娘子。天阿。可怎生再得見那小娘子一面。小官便死也甘心了。〔興兒云〕相公。你害的是甚麼病。只怕是糞結。我請太醫來看相公的病。〔張道南云〕興兒。你休請太醫。等我歇息咱。〔正旦改扮嬤嬤上云〕老身徐知縣家中嬤嬤。奉老相公言語。着老身去張親家宅子裏。探望姑夫的病證如何。二來就題玉蘭小姐這門親事。須索走一遭去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則他這暮景相催。嘆桑榆半竿紅日。恨無情兔走烏飛。被鶯花。閒魔障。他可都笑人顦顇。到如今翠减雙眉。羞見這鬢邊霜將鏡鸞懶對。

【醉春風】我這裏嘆世事若浮雲。想光陰如逝水。常則在大人家服侍了許多年。端的是喜。喜。赤緊的小姐謙和。相公寬厚。更遇着夫人賢慧。

〔嬤嬤云〕可早來到也。興兒。你報復去。說徐親家差嬤嬤來問安哩。〔興兒報科云〕相公。有徐家嬤嬤。在于門首。〔張道南云〕快請進。〔見科〕〔嬤嬤云〕相公。老身奉老相公言語。本待自來問候。恐怕相公病體。迎接不便。徑着老身來探近日病體如何。〔張道南云〕我害的病。不陰不陽。發寒發熱。不知是甚麼症候。〔嬤嬤唱〕

【紅繡鞋】我見他黃甘甘容顏憔悴。更那堪骨體尫羸。只你這秀才每花酒病最難醫。〔張道南云〕我這疾病。只有添沒有减的日子。〔嬤嬤唱〕一會家覺精細。一會家又覺昏迷。害的你病懨懨無些箇氣力。

〔張道南云〕嬤嬤。我這病越害的沉重了也。〔嬤嬤云〕相公。我猜着你這病症呵。〔唱〕

【普天樂】你莫不是斷王事費精神。〔張道南云〕不是。〔嬤嬤唱〕莫不是因茶飯傷脾胃。〔張道南云〕也不是。〔嬤嬤唱〕莫不是風寒感冒。因病成疾。〔張道南云〕也不是。〔嬤嬤唱〕莫不是文章上苦用心。〔張道南云〕也不是。〔嬤嬤唱〕莫不是鞍馬上多勞力。〔張道南云〕這都不是。〔做嘆氣科〕〔嬤嬤唱〕哎。他那裏無語無言只是長吁氣。多敢怕等閒間泄漏了天機。他又不肯明明的說破。則這般懨懨的瘦損。好教我暗暗的猜疑。

〔云〕相公。着興兒請太醫來。用些藥可也好麼。〔張道南云〕我待不依來。又怕辜負了相公這場好意。也罷。興兒。你就去請個太醫來。〔興兒云〕理會的。我出的這門來。太醫在家麼。〔凈扮太醫上詩云〕我做太醫手段高。難經脈訣盡曾學。整整十年中間。醫不得一個病人好。拚則兵馬司中去坐牢。自家賽盧醫的便是。待我看來。那喚我的是那個。〔興兒云〕我家相公不快。特來請你。〔太醫云〕這等。喒和你就去。〔做見科云〕請問相公。害的是甚麼病。〔嬤嬤云〕太醫。你用心看咱。〔太醫云〕嬤嬤你放心。小人三代行醫。醫書脈訣。無不通曉。包的你手到病除。我的聲名。傳於四海。誰人及的。我叫做賽盧醫。我不會說謊。〔嬤嬤唱〕

【石榴花】他口誇大語說是賽盧醫。賣弄那聲價有誰及。醫方脈訣幼曾習。〔凈做看脈科〕〔嬤嬤唱〕這病呵是風寒暑濕。饑飽勞役。〔云〕太醫你下甚麼藥。〔太醫云〕我下服建中湯。减了附子。加上官桂。就着他疾病痊可也。〔嬤嬤唱〕你用着建中湯去附子。加官桂必然見功效神奇。〔太醫云〕這寸關尺三指脈微沉細。常是寒熱往來。則怕這病候有些差遲。休說我醫生不會看脈。〔嬤嬤唱〕怎又道寸關尺三部脈都沉細。還只怕這病候有差遲。

〔張道南云〕這太醫胡說。錯看了脈。我害的病。則是風月二字起的。〔嬤嬤唱〕

【鬭鵪鶉】元來是風月上留情。全不是寒熱間害疾。你則待送雨行雲。那些兒於家為國。常言道心病從來無藥醫。這等乾相思不似你。空則想夢裏佳人。做了箇色中餓鬼。

〔張道南云〕嬤嬤。着這太醫回去罷。〔太醫云〕你要我回去。可拏出藥錢來送我。〔興兒云〕相公不曾吃你一片藥。有什麼藥錢送你。〔太醫云〕你沒的藥錢。我就死在你這裏。〔做死科〕〔興兒云〕你死。我就呼狗來咬你。〔太醫做起科云〕這等你請相公吃我的藥。倒着相公死了罷。〔下〕〔嬤嬤背云〕我將他心上事題一題。看他說甚麼。相公。你可喜也。〔張道南云〕有甚麼喜。你說。〔嬤嬤云〕相公。你害的病。既是風月的症候。我與你做箇媒人。你心下如何。〔張道南云〕嬤嬤。你與我做媒。是誰家的姐姐。〔嬤嬤云〕他不是別人家的。是俺老相公小姐。小字玉蘭。生的千嬌百媚。與相公做夫人。續了舊日這門姻眷如何。〔張道南云〕那玉蘭比着他家碧桃姐姐。還生得好麼。〔嬤嬤唱〕

【上小樓】那小姐十分整齊。千般嬌媚。他生的纖纖玉笋。小小銀鈎。淡淡蛾眉。〔張道南云〕他有見識麼。〔嬤嬤唱〕他可便有見識。〔張道南云〕他有福氣麼。〔嬤嬤唱〕他可便有福氣。堪為匹配。〔張道南云〕他來我家。便是夫人也。〔嬤嬤唱〕也不辱沒了五花誥縣君名位。

〔張道南云〕雖然如此。則不如那小娘子這世罷了。〔嬤嬤唱〕

【幺篇】怎麼的問着呵越不應。道着呵越不理。〔帶云〕我如今猜着了也。〔張道南云〕你猜着甚麼。〔嬤嬤唱〕你戀着雨愛雲歡。海誓山盟。月約星期。他那裏惱一會。歎一會。不知何意。我便是女楊修難猜啞謎。

〔張道南做歎科云〕只怕我這個病人。你家老相公未必就許此親事。〔嬤嬤唱〕

【滿庭芳】待招你箇先生做女壻。他早是一言既出。你可休心下疑惑。〔張道南云〕他也識字麼。〔嬤嬤唱〕那小姐詩書上索是攻習。〔張道南云〕可伶俐麼。〔嬤嬤唱〕那小姐忒溫柔忒俊雅忒伶俐。〔張道南云〕他伶俐殺也比不的孟光麼。〔嬤嬤唱〕他比孟德耀還多豔質。則你這張京兆怎畫蛾眉。真個是天緣對。你可便將息貴體。管教你運至遇良醫。

〔云〕相公。這親事成的成不的。回我一句話兒波。〔張道南云〕我本待不要他來。則管裏纏。我且一時間應承了罷。向後却做商量。嬤嬤。煩你多多拜上太山。則說小官願隨鞭鐙便了。〔嬤嬤云〕且喜這門親事道定了也。我回老相公的話去來。〔唱〕

【煞尾】向你箇相公行且告別。〔張道南云〕嬤嬤。你這般慣做媒那。〔嬤嬤唱〕休道是我慣做媒。我說的這事和諧費了多少元陽氣。則索先報與夫人相公喜。〔下〕

〔張道南云〕嬤嬤去了也。興兒。你扶我向臥房內歇息去。〔詩云〕非是區區懶就親。心中自有上心人。有緣若得重相見。須比靈丹勝幾分。〔興兒扶下〕

〔音釋〕

應平聲 禁平聲 調平聲 看平聲 日人智切 顦音樵 顇音翠 尫音汪 羸音雷 力音利 斷端去聲 疾精妻切 學池燒切 及更移切 習星西切 濕傷以切 役銀計切 國音鬼 識傷以切 謎音袂 惑音回 質張恥切

第三折

〔張珪引張千上云〕老夫張珪的便是。自為潮陽縣丞。三年任滿。回東京閒住。孩兒張道南。一舉狀元及第。也在潮陽為縣。不料孩兒染病在身。醫藥無效。老夫想來。必有邪魔外道迷着。不得痊可。此處離城三十里丹霞山。有一道者。乃是薩真人。行五雷正法。好生靈應。老夫今日寫下投詞。請那先生來看孩兒。這早晚敢待來也。〔外扮薩真人引弟子上云〕貧道薩守堅。汾州西河人也。貧道幼年學醫。因用藥誤殺人多。棄醫學道。雲遊方外。參訪名山洞天。後到西蜀峽口。遇一道人。乃虛靖天師。覰貧道有仙風道骨。傳授呪棗之術。及神霄青符。五雷祕法。貧道又到龍虎山參籙奏名。誓欲剿除天下妖邪鬼怪。救度一切眾生。遍遊荊襄江淮閩廣等處。今日貧道雲遊到洛陽城外丹霞山中紫府道院。修行辦道。昨日有一鄉官張縣丞。投詞壇下。為他孩兒張道南。染病不安。醫藥無效。恐有邪魔鬼怪纏擾。敬請貧道下山。救度此人。貧道念上帝好生之德。如何不救。今日來到他家。兀那門上人報復去。道有貧道來了也。〔張千報科云〕報的老爺得知。薩真人到於門首。〔張珪云〕道有請。〔張千云〕請進。〔真人做見科〕〔張珪云〕真人。今有小官的孩兒張道南。染其病症。未得痊可。請真人來看一看。是何神鬼。〔真人云〕貧道試看咱。老相公。這病是一個陰鬼纏擾做下的。待貧道設一壇場。剿除此鬼。相公意下如何。〔張珪云〕多謝了真人。〔真人云〕貧道登壇之後。不便瞻顧。暫請老相公迴避。〔張珪云〕真人請自穩便。〔下〕〔真人云〕道童將道服劍來。〔道童遞科〕〔真人云〕道香一炷。法鼓三鼕。十方肅靜。萬神仰德。恭焚道香。無為清凈。自然香超三界。香滿瓊樓玉境。遍週天法界。虔誠恭請。叩齒焚香。請三天使者。五老神兵。啣符背劍在雲間。跨虎乘鸞來月下。今因信士張珪之子張道南染病。服藥不效。今日香燈花果列壇前。法遣神兵排左右。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攝。一擊天清。二擊地靈。三擊五雷。速變真形。〔做拏筆科云〕天圓地方。律令九章。神筆到處。萬鬼潛藏。〔做書符科云〕天上麒麟子。頓斷黃金瑣。偷走下天來。人間收的我。紫薇殿下丹霞遶。白玉堦前劍佩齊。十二童子傳詔畢。星冠雲冕一齊回。〔做擊劍科云〕老君賜我驅邪劍。離火煅成經百煉。出匣森森雪霜寒。入手輝輝星斗現。〔做呪水科云〕我持此水非凡水。九龍吐出凈天地。太液池中千萬年。吾今將來凈妖氣。〔做仗劍步罡科云〕謹請當日功曹。直符使者。吾今用爾。速至壇前。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攝。〔凈扮直符上云〕小聖乃直符使者是也。上仙呼喚。那廂使用。〔真人云〕有勞神將。去百花園中。勾將碧桃來者。〔直符神云〕得令。〔外扮馬趙溫關天將押上〕〔天將云〕快行動些。〔正旦唱〕

【正宮端正好】師父將法力施。天將把神通顯。這些時急急煎煎。向後園中到處搜尋遍。險鬧了那一座森羅殿。

【滾繡毬】這一個戧金鎧身上穿。那一個蘸鋼鞭腕上懸。一箇箇氣昂昂性兒不善。他每都叫吼吼攞袖揎拳。走的我腿又酸脚又軟。不由我不心驚膽戰。索陪着笑臉兒褪後趨前。你覰那昏昏怨霧迷千里。更和那慘慘浮雲散九天。端的是苦海無邊。

〔直符領旦兒做見科云〕碧桃當面。〔真人云〕兀那小鬼頭。你是何方鬼怪。甚處妖精。怎生將張道南纏攪。害人性命。你向我跟前。從實的說。說的是萬事都休。說的不是罰往酆都。永為餓鬼也。〔正旦云〕上仙可憐見。聽妾身慢慢的從頭說上一遍。〔真人云〕你說貧道聽咱。〔正旦唱〕

【呆骨朵】告師父把雷霆怒息聽分辨。待妾身細說根源。〔真人云〕你敢是思凡的神女麼。〔正旦唱〕我也不是神女思凡。〔真人云〕敢是天魔地仙麼。〔正旦唱〕也不是天魔地仙。〔真人云〕你是甚麼鬼怪。從頭實實的說來。〔正旦云〕妾身是潮陽徐知縣之女。小字碧桃。俺父親將我許與張道南為妻。當日我父親不在家。我與梅香往後花園中散心去。不想張道南走了白鸚鵡。越墻而過。尋此鸚鵡。偶與妾身相見。說話中間。俺父親來到。張道南害羞而走。俺父親將妾身百般嗔怒。我回繡房中。一氣而死。今經三年光景也。俺父親就將俺葬在後花園中。墓頂上長一棵碧桃花樹。因妾身有二十年陽壽未盡。以此一靈真性不散。誰想張道南應舉及第。在潮陽為理。妾身念此舊盟。與他重諧匹配。那張道南曾做青玉案一詞留證。只此本情。伏望上仙尊鑑不錯。〔真人云〕你既然身死。却怎生陰府下不收你那三魂七魄。〔正旦唱〕我有那二十載陽間壽。〔真人云〕你既然還有陽壽。天曹地府不管。你却這等興妖作怪。〔正旦唱〕更有那一萬種心頭怨。〔真人云〕你怨呵。可怨甚的。〔正旦唱〕辜負我夢行雲十二峰。斷送的閉荒墳三四年。

〔真人云〕你死了呵。魂靈却到那裏來。〔正旦唱〕

【倘秀才】直到那判生死閻王殿前。〔真人云〕你還到那裏。〔正旦唱〕更到那掌善惡曹司案邊。他道我這枉死情由實可憐。姻緣注五百載。陽壽有二十年。因此上把陰魂放免。

〔真人云〕你怎輒入縣舍。纏攪陽官。再與我從實的說來。〔正旦唱〕

【滾繡毬】只因我天不管地不收。那一夜風又清月又圓。靜巉巉海棠庭院。恰遇他趁花陰行到墳前。〔真人云〕他到墳前說甚麼來。〔正旦云〕他只念了兩句詩。道是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唱〕他把碧桃花折一枝。古人詩念一聯。引的我魂靈兒向他行活現。〔真人云〕他見了你可是怎生。〔正旦唱〕他醉醺醺花裏遇神仙。可憐我生埋孤塚三年恨。只得書房一夜眠。並沒虛言。

〔真人云〕你兩個相會之時。他曾與你甚麼東西來麼。〔正旦唱〕

【倘秀才】他可便拂金星硯將龍香墨研。染紫霜毫把花箋紙展。〔真人云〕哦。他寫甚麼來。〔正旦唱〕他將那青玉案新詞寫一篇。〔真人云〕那秀才只恁的戀酒貪花也。〔正旦唱〕他可便酒腸寬似海。端的是色膽大如天。〔真人云〕你為甚麼便隨順他。〔正旦唱〕不由我不將他來顧戀。

〔真人云〕他向你跟前。也有甚麼顧戀的意思。〔正旦唱〕

【滾繡毬】他將山盟海誓言。向羅幃錦帳眠。〔真人云〕他這般病了。如何不怕死。〔正旦唱〕他可便惜花心死而無怨。〔真人云〕你是甚麼時候。向他跟前去。〔正旦唱〕止不過赴佳期月下星前。〔真人云〕你不去呵。也由得你。〔正旦唱〕他將我死命的留。我將他死命的纏。俺兩箇得成雙稱心滿願。〔真人云〕他後來告歸養病。你不得和他同去。你可敢還思想着他麼。〔正旦唱〕到如今愁和悶有萬萬千千。〔真人云〕你愁甚麼。〔正旦唱〕我愁的是北邙衰草藏狐兔。恨的是西嶺斜陽泣杜鵑。題起來雨淚漣漣。

〔真人云〕這婦人說有二十年陽壽。又與張道南原是五百年姻緣。合做夫妻。怎憑的他口裏說話。直日功曹。與我攝過掌生死判官來者。〔直符云〕掌生死案的判官安在。〔凈扮判官持文案上詩云〕親奉皇天聖勅差。死生文簿手常擡。空中若說無神道。霹靂雷聲那裏來。小聖乃陰府掌生死的判官是也。上仙呼喚。須索見來。〔做見科云〕上仙呼喚。有何法旨。〔真人云〕今有徐知縣女孩兒。小字碧桃。他已亡過三年。鬼魂作怪。將陽官張道南。纏攪得病。被貧道將碧桃擒至壇前。他道有二十年陽壽未盡。以此召你來問。端的有陽壽麼。〔判官云〕端的還有二十年陽壽。〔真人云〕既然如此。當日功曹。與我攝過掌姻緣簿的判官來。〔直符云〕掌姻緣案的判官安在。〔外扮判官持文簿上詩云〕雷聲响亮振山川。此際何人不怕天。剛待雨收雲散後。兇徒惡黨又依然。小聖乃掌姻緣案的判官。上仙呼喚。須索見來。〔做見科云〕上仙呼喚。有何法旨。〔真人云〕今有徐知縣的女孩兒。小字碧桃。他已亡過三年。鬼魂作怪。將陽官張道南。纏擾得病。被貧道將碧桃擒至壇前。他道與張道南有五百年姻緣之契。特喚你來問。端的是有也無。〔判官云〕這婦人端的有夙緣。合為夫婦。〔正旦唱〕

【倘秀才】這一箇掌姻緣簿的標寫着無緣有緣。那一箇掌生死案的先注定十年五年。可正是書案傍邊一句言。〔真人云〕兀那碧桃。我着你還魂去。夫妻重配。父母團圓。你心下可是如何。〔正旦唱〕但能勾夫妻重匹配。父母再團圓。我則索謝天。

〔真人云〕我待教這婦人還魂去。爭奈他的屍首。久已腐爛了。只除是恁的。掌生死案判官。你檢那生死簿上。有年小婦人。早晚該死的。着碧桃借屍還魂去。有何不可。〔判官云〕蒙真人法旨。檢生死簿看。徐知縣的小女玉蘭。今夕該死。着他借屍還魂去罷。〔正旦做拜科云〕若得如此。多謝上仙也。〔唱〕

【隨熬尾】謝師父承正法常看諸處行方便。開闡教廣與眾生解倒懸。成就夫妻是夙緣。匹配鸞凰趁心願。喜的是前度張郎正少年。早晚災除病體痊。我也不愛他詩禮儒風祖代傳。也不愛他簪笏榮名聖主宣。單則愛那惜玉憐香性兒軟。〔下〕

〔真人云〕誰想有這一場奇怪的事。那徐碧桃已着他借屍還魂去了。等待明早。再往徐知縣家。探望一遭。各神將都還本位去。〔直符判官同云〕領法旨。〔下〕〔真人詩云〕太上玄門道法尊。直將生死勘前因。舒開撥霧拏雲手。放轉追魂奪魄人。〔下〕

〔音釋〕

汾音分 剿焦上聲 閩音民 使去聲 將去聲 戧妻相切 鎧開上聲 蘸知濫切 攞羅上聲 揎音宣 種上聲 巉初咸切 思去聲 解上聲

第四折

〔徐端同夫人扶正旦上云〕老夫徐端。好是煩惱人也。自碧桃孩兒亡過。又早三年光景。誰想玉蘭孩兒。昨夜三更時分。暴病而亡。停屍在堂。一壁廂報與張親家女壻知道。待他來時入殮。兀的不痛殺我也。〔正旦做醒科〕〔夫人云〕孩兒。精細者。〔正旦唱〕

【雙調新水令】則我這俏身軀三載土中埋今日箇得還魂似升天界。寒灰重發焰。枯樹再花開。也是我苦盡甘來。常言道否極早生泰。

〔夫人云〕慚愧。孩兒醒過來了也。〔徐端云〕將定魂湯與孩兒吃。〔夫人做遞湯科徐端云〕孩兒精細者。吃一盞定魂湯。〔正旦做起身拜科〕〔夫人云〕玉蘭孩兒。你那裏去來。〔正旦唱〕

【步步嬌】我與你款款前來深深拜。〔徐端云〕孩兒。你拜甚麼。〔正旦唱〕可憐我白頭父母都年邁。間別來可便三二載。〔徐端云〕可怎麼有二三載。〔正旦云〕你孩兒自離了父母去呵。〔唱〕我正是幾度南柯夢中來。〔徐端云〕這是怎麼說。〔正旦云〕你孩兒是碧桃也。〔唱〕將小名兒道的明白。〔徐端云〕你道是碧桃。他已死過三年了。你一向在那裏。〔正旦唱〕你孩兒半開半落在那荒郊外。

〔徐端云〕好是奇怪也。俺碧桃孩兒。已死了三年光景。怎生再活。莫不是妖邪鬼怪。倚草附木。我着人請張親家去了。這早晚怎生還不見來。〔張珪同夫人張道南引張千上云〕小官張珪是也。思量好是煩惱。孩兒張道南。先定下徐章甫親家大女兒碧桃。不想死了。今次又定下他小女兒玉蘭。喜得道南孩兒病又好了。正待完就這門親事。今日早間。人來報說。玉蘭昨夜三更時分。暴病身亡。老夫想來。只是俺道南孩兒。姻緣未到。如今只得同我夫人道南孩兒。都往他家弔孝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不必報復。我自過去。〔做見科云〕親家索是煩惱也。〔徐端云〕親家。有碧桃孩兒。還魂了也。〔張道南做驚科〕好是奇怪。碧桃小姐。怎生活了來。〔正旦做見科云〕張道南。你可也認的我麼。〔唱〕

【折桂令】原來是有朋自遠方來。你道是濟濟衣冠。楚楚人才。俺也只為情重如山。恩深似海。險害的你骨瘦如柴。再不索鬧攘攘大驚小怪。這一場悄促促似鬼使神差。〔張道南云〕我幾曾與你相見。你是這等說。〔正旦唱〕想着俺繾綣情懷。魚水和諧。我為你曾下巫山。你為我悞入天台。

〔張道南云〕小姐。你則說我和你那裏相見來。你試說一遍與我聽者。〔正旦唱〕

【沽美酒】當日箇花園中成眷愛。美歡娛在書齋。則他那海誓山盟是誰道來。哎。你這讀書的秀才。俺兩箇謀成合不謀敗。

〔張道南云〕小姐。你休得胡說。既然與你相見。有甚麼顯證在那裏。〔正旦云〕有有有。〔唱〕

【太平令】請你個假古𢠳的官人休怪。我這裏把新詞袖裏忙擡。〔出詞科唱〕一字字堪憐堪愛。一句句難學難賽。我對着眾客展開。表白。這青玉案是那個的親筆兒留在。

〔徐端云〕這一樁豈不是天下絕奇怪的事。只是其間委曲。怎生得箇明白的見人可也好那。〔薩真人冲上云〕貧道乃薩真人。今日向徐知縣家中。探望走一遭去。〔做見科云〕列位。貧道稽首。〔張珪云〕這是薩真人。前日為小兒的病。投詞壇下。尚不曾還我一個明白。今日來的正好。老親家。令愛還魂的事。你要得個見人。只除問這真人。必有分曉。〔徐端云〕真人。我大女兒碧桃。已死三年。昨夜小女兒暴亡。今早忽然醒轉。他道是碧桃還魂。這怎麼說。〔真人云〕老相不知。聽貧道細說一遍。老相。你當初曾將碧桃許與張道南為妻。因那年三月十五日。你夫妻二人。同去張縣丞家賞牡丹。不想張道南走了白鸚鵡。跳過你家花園內。尋那鸚鵡。正遇碧桃小姐。見面恰待說話。老相回家撞見。將小姐辱了一場。他回至房中。一口氣身亡了。你家將他屍首。埋在後花園中。他陽壽未絕。精神不散。墓頂上長出一株碧桃花樹來。他一靈兒附在碧桃樹上。三年之後。張道南一舉及第。除授此縣知縣。在你舊衙中居住。那夜風清月明。張道南因閒行到碧桃樹邊。見花開的正好。折一枝向膽瓶中插着。誰想碧桃就那夜向書房中。與張道南作伴。雲來雨去。說誓言盟。以此張道南看看至死。他的父親與道南上表辭官。乞歸養病。蒙聖恩許允。遂得離任到家。雖則碧桃不得同來。然道南病體一時未愈。他父親看見沉重。服藥無效。怕有妖精鬼怪。纏擾為祟。以此投詞到貧道壇前。貧道設一壇場。差天將將碧桃勾至壇下。他言稱道有二十年陽壽。更與張道南有夙緣前契夫妻之分。貧道不信。喚掌生死婚姻的判官來問他。果然不虛。貧道着碧桃還魂。爭奈屍首腐爛。難以回轉。不想你小女玉蘭。食盡祿絕。昨夜正三更時分身死。貧道就着判官。借這玉蘭屍首。放碧桃還魂。皆是貧道之力也。〔徐端云〕孩兒。這真人說話。可是真麼。〔正旦云〕您孩兒若不是上仙法力。豈想有今日也。〔唱〕

【豆葉黃】可憐我滯魄遊魂。流落在海角天涯。長伴着野草閒花。殘烟斷靄。我只道曉色何曾到夜臺。誰承望萬里歸來。喜喜歡歡。再拜我爹爹妳妳。

〔夫人云〕兒也。你便還魂了。只可惜我玉蘭孩兒。兀的不苦痛殺我也。〔正旦唱〕

【七兄弟】這也是你的運衰。他的命該。留不得兩裙釵。若不是薩真人顯出神通大。則我這墓頂上簽釘遠鄉牌。可不的一靈兒永欠下鴛鴦債。

〔張道南云〕你既是碧桃小姐。當初相見之時。何不就明對我說。却教我做出這一場病症來。爭些兒害殺我也。〔正旦唱〕

【梅花酒】非是我假虛脾愛使乖。也只怕粉臉香腮。引動你密意幽懷。倒做了橫禍飛災。因此上把鬼名兒潛換改。真姓也暗藏埋。况陽壽尚未該。婚姻簿又明載。天對付俏身材。雲和雨好安排。連理樹穩情栽。合歡花縱心摘。

〔張道南云〕小姐。我和你當初相別。自謂生死永隔矣。不想今日還魂。重為夫婦。咱兩個索是喜也。〔正旦唱〕

【收江南】呀。今日個月明千里故人來。鏡鸞重整向粧臺。這的是換人肌骨奪人胎。休得要亂猜。你不見桃花依舊待春開。

〔張珪云〕老親家。喜得令愛還魂。續成姻眷。皆賴真人法力。我等舉家拜謝真人便了。〔真人云〕這本是個天數。貧道不過施此法力。使他借屍還魂。重諧匹配而已。何足謝乎。〔徐端云〕張老親家。小女和令郎。另選吉日。過門做親。我等先拜謝真人纔是。〔做拜謝科云〕真人請上。受我等一拜。〔真人云〕不敢。不敢。〔詞云〕徐碧桃豔質天然。已三載閉骨重泉。誰想他一靈不散。與夫君私會花前。為風情懨懨成病。百般的醫藥難痊。因此上投詞禳禱。被貧道識破根源。值小妹正當暴死。將屍首借與生旋。出懷中新詞為證。纔知我法力無邊。此本是生前分定。天匹配再合姻緣。請高堂大排筵宴。相慶賀骨肉團圓。

〔音釋〕

載上聲 否滂米切 間去聲 柯音哥 白巴埋切 𢠳音鱉 客音楷 祟音歲 橫去聲 摘齋上聲

題目 張明府醉題青玉案 
正名 薩真人夜斷碧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