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神奴兒

Top / 元曲選 / 神奴兒

神奴兒大鬧開封府雜劇

第一折

〔冲末扮李德義同搽旦王臘梅上〕〔李德義云〕小可汴梁人氏。嫡親的五口兒家屬。哥哥李德仁。小生李德義。嫂嫂陳氏。渾家王氏。小字臘梅。我根前無出。哥哥有個孩兒。喚做神奴兒。俺兩房頭則覰着那孩兒。這個家私。都是哥哥嫂嫂掌把着。他十分操心。我與二嫂吃着現成衣飯。好不快活也。〔搽旦云〕李二。如今伯伯伯娘說。你每日則是貪酒。不理家計。又說俺兩口兒積儹私房。你又多在外少在家。一應廚頭竈腦。都是我照覰。俺伯娘房門也不出。何等自在。俺兩口兒穿的都是舊衣舊襖。他每將那好綾羅絹帛。整疋價拏出來做衣服穿。你依着我言語。將這家私分開了。俺兩口兒另住。可不還快活那。〔李德義云〕二嫂。你堅意要我分另了。俺是勅賜義門李家。三輩兒不曾分另。教我怎麼對哥哥說。二嫂再尋思咱。〔搽旦云〕我那裏受的這等氣。李二你多吃上幾碗酒。假粧個醉。到那裏則依着我說。定要分開這家私便了。〔李德義云〕既然你主意要分開這家私。罷罷罷。到那裏我則依着你便是。喒和你見哥哥去來。〔同下〕〔正末扮李德仁同大旦陳氏上〕〔正末云〕自家姓李。雙名德仁。渾家陳氏。所生一子。當孩兒生時。是個賽神的日子。就喚孩兒做神奴兒。今年十歲也。我有個兄弟是李德義。娶的王氏。則我那兄弟媳婦兒。有些乖劣。他妯娌不和。他常是鬧。自祖父以來。俺家三輩兒不曾分另。勅賜義門李家。大嫂。俺兄弟媳婦口強。你讓他些兒。看俺父母的面皮。〔大旦云〕你說的是。我怎麼也與他一般的見識。〔正末唱〕

【仙呂點絳唇】我可也自小心直。使錢不會。學經紀。但能勾無是無非。便休說黃金貴。

【混江龍】想為人一世。如今這有錢的誰肯使呆癡昨日箇眉清目秀。今日箇便腰屈頭低。窗外日光彈指過。席前花影座間移。〔云〕大嫂。這早晚怎生不見孩兒下學來。〔大旦云〕孩兒這早晚敢待來也。〔倈兒上云〕自家神奴兒便是。下學家中吃飯去。妳妳。我來家了也。〔倈兒做哭見科〕〔大旦云〕孩兒。你來了也。却為甚麼啼哭。〔倈兒云〕妳妳。一般學生每。都笑話我無花花襖子穿哩。〔正末唱〕見孩兒撒旖旎。放嬌癡。心鬧吵。眼乜嬉。打阿老。痛傷悲。我把這手帕兒揾了腮邊淚。省可裏着嗔着惱。你休那等自跌自推。

〔云〕大嫂。揀箇有顏色的段子。與孩兒做領上蓋穿。〔李德義同搽旦上〕〔李德義云〕來到哥哥門首也。二嫂俺是共乳同胞的親兄弟。如今過去呵。着我怎麼說的出來。〔搽旦云〕李二。你只推醉哩。依着我便是。喒過去來〔同見科〕〔李德義云〕哥哥。我唱喏哩。嫂嫂。唱喏哩。〔正末云〕呀。兄弟來了也。你不醉了也。〔李德義云〕哥哥。這個婦人我與他唱喏。他怎麼不還我的禮。好生不賢慧那。〔大旦云〕我還叔叔禮來。〔搽旦云〕我拜你。你不還我禮也罷。李二。是您叔嫂。看父母面皮。也該還李二的禮。李二還不和他鬧哩。〔李德義做打倈兒科云〕這小弟子孩兒。怎生不叫我。〔正末云〕兄弟。是嫂嫂不是了。看我的面皮咱。〔唱〕

【油葫蘆】你但有酒後便特故裏來俺這裏。兄弟你可也撒滯殢。〔二末云〕哥哥。你兄弟心中煩惱。你可知道也。〔正末唱〕兄弟你心中煩惱我爭知。〔二末云〕我敬意的探望哥哥來。倒受這等的氣。〔正末唱〕你一番價探望哥哥吃的來醺醺醉。你一番價見嫂嫂常只是沖沖氣。〔搽旦做打調科云〕李二。你來我和你說。如今你那哥哥。還則是向着嫂嫂。你依着我。分開這家私者。〔正末唱〕你沒來由尋唱叫。你可便因甚的。渾家你便見他來則合先施禮。〔帶云〕兄弟。是你嫂嫂不是了也。〔唱〕今日個您嫂嫂是還禮的遲。

〔搽旦云〕李二。你不說呵。等到幾時。〔李德義云〕二嫂。你堅心要分另。我和哥哥是一母所生的親弟兄。怎麼開口。〔搽旦怒云〕你還不說哩。〔李德義云〕你惱怎的。我則依着你。〔李德義做見大末科云〕哥哥便好道老米飯捏殺也不成團。喒可也難在一處住了。似這般炒鬧。不如把家私分開了罷。〔正末云〕兄弟。你差了也。便是你嫂嫂都不是了呵。也還放着我哩。〔唱〕

【天下樂】你便有那萬件事也合看着我的面皮。你可便情也波知。誰敢道是欺負你。我見他嗔忿忿怒從心上起。〔搽旦云〕李二。今日好歹要分了這家私罷。〔李德義云〕哥哥。你向着嫂嫂。弟兄上無一些兒情分。你則守着這不賢慧的嫂子住。分開了這家私罷。〔正末云〕兄弟。你恰纔入門來。說你嫂嫂不曾還你的禮。如今可要分家私。〔唱〕你打破盆則論盆。休的要纏麻頭續麻尾。〔大旦云〕既然小叔和嬸子要分開這家私呵。依着他分開了罷。〔正末云〕噤聲。〔唱〕連你也迎風兒簸簸箕。

〔搽旦云〕李二。好共歹今日務要把家私分另了罷。〔正末云〕兄弟。不爭分另了這家私。不違悖了父母的遺言。這家私斷然分不的。〔搽旦云〕李二。不要信他。好共歹今日務要把家私分另了罷。〔正末唱〕

【那吒令】你哥哥勸你。休煩天惱地。大嫂你靠這壁。休推天搶地。孩兒這裏耍哩。休啼天哭地。〔帶云〕李大員外二員外。〔唱〕俺須是親手足。您須是親妯娌。有什麼話不投機。

〔搽旦云〕伯伯。我這等受氣。你那裏知道。〔正末唱〕

【鵲踏枝】丈夫的失了尊卑。媳婦兒不賢慧。他兩箇一上一下。直留支刺。唱叫揚疾。〔搽旦叫科云〕天喲。欺負俺兩口兒也。〔正末云〕噤聲。〔唱〕那裏也趙禮讓肥。你可甚家有賢妻。

〔帶云〕兄弟。凡百事看着你哥哥的面皮咱。〔唱〕

【寄生草】我和你須是親兄弟。又不是厮認義。你今日不相識的故意為相識。你可便不親的結托為親戚。兄弟也你可怎生全不知儘讓您這哥哥意。〔搽旦云〕俺倒不言語。他倒說長道短的。李二。你還不打他哩。〔正末唱〕你這般揎拳攞袖為因何枉惹的街坊每恥笑。着親隣每議。

〔搽旦云〕李二。他堅意不分家私。你着他棄一壁兒就一壁兒。〔李德義云〕怎生是棄一壁兒就一壁兒。〔搽旦云〕他說道祖先三輩兒不曾分另這家私。怕違了父母的遺言。不分便也罷。都是那嫂嫂搬調的您兄弟每不和。你如今着他休棄了嫂嫂。我便不分這家私。這的是棄一壁兒就一壁兒。〔李德義云〕他是哥哥的兒女夫妻。又無罪犯。怎生着休了他。〔搽旦打李德義科云〕我有主意。你則依着我者。〔李德義云〕也罷。我依着你。哥哥。實不相瞞。這家私三輩兒不曾分另。是父母遺留的言語。俺怎敢違拗。這個也罷。俺家中不和。都是嫂嫂不賢慧。你如今休棄了嫂嫂。我便不分這家私。你若捨不的嫂嫂。便分另了這家私。哥哥你心下如何。〔正末云〕兄弟也。俺是勅賜義門李家。祖傳三輩兒。不曾分另這家私。你要我休了嫂嫂。可也容易。爭奈紙墨筆硯俱無。〔李德義云〕二嫂。喒哥哥說無紙筆。〔搽旦云〕我這裏有剪鞋樣兒的紙。描花兒的筆。都預備下了。〔李德義云〕哥哥。紙墨筆硯都有了也。〔正末云〕兄弟也。我選箇好日子休你嫂嫂。〔搽旦云〕子丑寅卯。今日正好。則今日是大好日辰。寫了罷。寫了罷。〔正末云〕將來將來。大嫂也。則被你帶累殺我也。〔大旦云〕員外。我又無罪過。你如何休棄了我。〔李德義云〕哥哥。你寫的是着。再不要改移了也。〔正末唱〕

【後庭花】您哥哥為人無改移。我這裏便要寫待寫着個甚的。〔李德義云〕你若無兄弟情呵。留着這婦人罷。〔正末唱〕不爭我便戀着他恩義。怎肯着我弟兄每分在兩下裏。〔搽旦云〕李二。你看你哥哥口裏便強。手裏可不肯寫那休書哩。〔李德義云〕哥哥。不必作難。你寫了休書罷。〔正末唱〕兄弟你莫嫌遲。你與我疾忙研墨。我手擎着紙共筆。索將他來便捨棄。則消的我別主媒再尋一個年少的。

〔李德義云〕哥哥。你既是割捨不的嫂嫂。倒休了你兄弟罷。〔正末唱〕

【柳葉兒】在那裏別尋一箇同胞兄弟。媳婦兒是牆上泥皮。可不說相隨百步尚有徘徊意。〔大旦云〕員外。喒是兒女夫妻。你怎下的休了我也。〔正末唱〕我須索依着他那主意。疾忙的休離。大嫂也你便休題道兒女夫妻。

〔云〕兄弟也。父母遺留的言語你不聽。今日要分另了家私。死於九泉。有何顏見亡父母之面。兀的不氣殺我也。〔正末氣倒科〕〔大旦哭科云〕員外。精細着。精細着。〔李德義云〕哥哥。精細着。可怎生是了。〔正末作醒科〕〔唱〕

【賺煞尾】你常存着見官的心。准備着告人的意。則你那狀本兒如瓶注水。俺親弟兄看成做了五眼雞。〔搽旦云〕俺若欺負你。頭上有天哩。〔正末唱〕你也須索念着好門風祖上留遺。今日為他誰覓鬧尋非。却不道湛湛青天不可欺你就那般瞞心昧己。就這般生忿忤逆。〔云〕人間私語。天聞若雷。休言不報也。〔唱〕敢只爭來早與來遲。〔作氣死下〕

〔大旦云〕誰想把員外氣殺了也。員外。則被你痛殺我也。〔同倈兒哭科下〕〔李德義云〕誰想哥哥一口氣氣死了。丟下你兄弟一個。可怎生是了也。〔搽旦云〕李二休啼哭。你哥哥已死了也。着嫂嫂領着神奴兒另住守寡。潑天也似家私。都是俺兩口兒的。〔李德義云〕說的是。二嫂。哥哥亡逝已過。則等他埋葬了。這家私都是我的。二嫂。今日稱了你的心願也。〔詩云〕苦為分居事不公。弟兄情義一場空。堪憐兄長今朝喪。則除是南柯夢裏再相逢。〔下〕

〔音釋〕

妯音逐 娌音里 直征移切 旖音倚 旎寧已切 吵音炒 乜彌嗟切 阿何哥切 揾溫上聲 慧音惠 殢音膩 的音底 簸音播 壁的彼 疾精妻切 識傷以切 戚倉洗切 揎音宣 攞羅上聲 拗音要 墨忙背切 筆邦每切 忤音悟 逆銀計切

楔子

〔大旦領倈兒上詩云〕天下人煩惱。都在我心頭。自從員外亡化過了。可早斷七也。家裏別無得力的人。則有一個老院公。家私裏外。多虧了他。我根前只靠的這個神奴兒。孩兒也。你休門前耍去。〔倈兒云〕妳妳。我要街上耍去哩。〔大旦云〕孩兒也。無人領你去。〔倈兒云〕着老院公領我去。〔大旦云〕你喚將老院公來。〔倈兒云〕院。公。俺妳妳喚你哩。〔正末扮院公上云〕老漢是這李員外的老院公便是。自從老員外身亡之後。嫂嫂與神奴孩兒另住。見老漢年紀高大。做不的重生活。着我每日看管神奴兒小哥哥。恰纔嫂嫂呼喚。不知有何事。須索走一遭去。〔見科云〕嫂嫂。喚老漢有何事。〔大旦云〕院公。孩兒要街上耍去。你領將他去。你便領將他來。〔正末云〕嫂嫂但放心。老漢手裏領將哥哥去。我手裏還領將哥哥來。〔大旦云〕院公。你小心在意。休着我憂心也。〔下〕〔正末云〕哥哥。你跟老漢長街市上閒耍去來。〔同倈兒做耍科云〕哥哥耍的勾了。則怕嫂嫂家中盼望。俺與你還家去來。〔倈兒哭科云〕老院公。我要傀儡兒耍子。〔正末云〕哥哥休啼哭。我買將來便了。哥哥你只在這橋邊站着。等我與你買去咱。〔唱〕

【仙呂賞花時】我將這傀儡兒杆頭疾去買。哥哥你莫得胡行休動側。兀良我剛轉過那條街。休着你娘憂心兒等待。我與你大走去可兀的買將來。〔下〕

〔李德義做醉科上云〕弟兄每休怪。改日還席。〔倈兒做叫科云〕兀的不是叔叔。叔叔。〔李德義云〕是誰喚我哩。〔倈兒云〕叔叔。是神奴兒叫你哩。〔李德義云〕兀的不是神奴兒。你在這裏做甚麼。〔倈兒云〕老院公領將來。我要個傀儡兒耍。老院公替我買去了。着我這裏等他哩。〔李德義云〕這個老弟子孩兒。我兩房頭。則覰着神奴一個。倘若馬過來踏着孩兒呵。可怎了也。孩兒也。我和你家去來。〔倈兒云〕我不去。嬸子利害。〔李德義云〕不妨事。放着我哩。我和你家去來。〔李德義做抱倈兒科〕〔凈扮何正冲上做撞李德義科云〕哥哥休怪。是在下不是了也。〔李德義做罵科云〕村弟子孩兒。你眼瞎。撞了我打是麼不緊。我兩房頭則覰着這個神奴孩兒。就如珍珠一般。倘若有些好歹怎了。你是個驢前馬後的人。兀那厮。你不認的我。我是義門李家。我是李二員外。你知道我那住處麼。下的州橋往南去。紅油板搭高槐樹。那個便是我家裏。〔何正云〕我非私來乍到。我接包待制大人去哩。〔李德義云〕你那包待制管的我着。〔何正云〕噤聲。我把你個村弟子孩兒。我不誤間撞着你。我陪口相告。做小伏低。你就罵我做驢前馬後。數傷我父母。我道接包待制大人去。你道包待制敢怎的我。兒也。你便是李二員外。這個小的。是神奴孩兒。你那住處下的州橋往南行。紅油板搭高槐樹。你常蹅着吉地而行。你若犯在我那衙門中。該誰當直。馬糞裏污的杖子。一下起你一層皮。李二。喒兩個休軸頭兒厮抹着。〔下〕〔李德義抱倈兒云〕我兒。抱着你家去來。〔下〕

〔音釋〕

傀音詭 儡累上聲 站知濫切 側齋上聲 瞎許轄切 蹅音渣

第二折

〔搽旦上云〕自家李二嫂便是。自從伯伯亡過已後。那嫂嫂領着神奴兒另住。如今止有神奴兒那小厮。還不稱我的意。我一心則待要所算了那小厮。家私便都是我兩口兒的。〔李德義抱倈兒上醉科云〕二嫂開門來。〔搽旦云〕李二回來了。我開開這門。〔李德義云〕二嫂我醉了也。我抱的神奴兒來。你好看孩兒。買些好果子兒好燒餅兒與他吃。休驚諕着他。我且歇息去。〔李德義做睡科〕〔搽旦云〕李二。你兀的不又醉了也。我知道你睡去。我如今得做就做。趂他睡去。便將他勒死了。等他酒醒時。我自有主意。〔做拏繩子勒倈兒科云〕你往黃泉做鬼去。休要怨我。〔倈兒做慌哭科云〕嬸子。我和你往日無冤。近日無讎。嬸子。你好狠也。怎下的勒殺我也。〔搽旦做勒死倈兒科云〕將這小厮勒殺了也。看李二醒來說甚麼。〔李德義做醒科云〕好酒也。我醉則醉。心上可明白。我記得抱將神奴兒家來。可怎麼不見他。二嫂。神奴孩兒在那裏。〔搽旦云〕神奴兒在那裏睡哩。你看去。〔李德義做看倈兒科云〕你這個不賢慧的婦人。怎下的着孩兒在冷地上睡着。孩兒在這牀上睡可不好。你這婦人。怎生這等不賢慧。〔做起身看科云〕我兒。你起身來牀上睡去。〔做再看科云〕哎喲。二嫂。你好狠也。兩房頭則看着神奴兒一個。你怎麼下的將他勒死了。若是嫂嫂要神奴兒。教我把個甚的還他。這場官司。少不的要打。我和你見官去來〔搽旦云〕呸。是你抱將來。着我勒殺了他。你是夫主。你主的事。我不依你。我和你見官去。到那裏你說一句。我說兩句。你說兩句。我說十句。我務要對在你身上。我就和你見官去。〔李德義云〕他倒賴在我身上似此怎了。〔搽旦云〕這也容易。你抱將他來。別人又不知道。我和你把這小厮埋在陰溝裏。〔李德義云〕埋在陰溝裏。這上面可不顯出來。〔搽旦云〕着石板蓋上。再墊上些土兒。踹一踹。便有誰知道。〔做埋倈兒科云〕填上些土。潑上些水。哎喲。整累了我一日。可不是個乾凈。若不是我靠着你。那有這箇見識。〔李德義云〕二嫂。你好狠也。則怕嫂嫂來呵。你自去支吾他。〔搽旦云〕眼見的神奴兒勒殺了也。家私都是我的。天那。我有這一片好心。天也與我半碗兒飯吃。〔同下〕〔正末上云〕老漢買傀儡兒回來。不見小哥。不知往那裏去了。嫂嫂問呵。着我說甚麼的是。我索尋去咱。神奴兒哥哥。那裏去了也。〔唱〕

【南呂一枝花】一合兒使碎我心。半霎兒憂成我病。幾條街穿着走。則我這兩條腿打折般疼。好着我膽戰心驚。急攘攘空傒倖。哎。你個小冤家可也是怎生。我恰纔把着手街上閒行。〔帶云〕哥哥要傀儡兒我去買。〔唱〕怎生轉回頭就不知個蹤影。

【梁州第七】你莫不大街上逢着甚麼驢馬。你莫不小巷裏撞着甚麼車乘。則我這好言好語無心聽。我將你來厮將厮領。同坐同行。眼睛兒般照覰。氣命兒般看承。他行坐裏陪着一箇笑臉兒相迎。待飛騰則恨我肋下沒稍翎。教我便來來去去脚似攛梭。我可便篤篤末末身如這翻餅。哎喲天那好教我便慌慌速速手似撈鈴。〔云〕想必哥哥等不得。回家去了。我且到家中看咱。〔大旦上云〕院公你來了也。〔正末慌科〕〔唱〕則聽的叫咱一聲。水澆般不由我渾身冷。我待悔來教我悔不定。〔大旦云〕神奴孩兒在那裏。〔正末唱〕告嫂嫂休忙且暫停。〔大旦做哭科〕〔正末唱〕省可裏兩淚如傾。

〔大旦云〕院公。怎生不見神奴孩兒。〔正末云〕嫂嫂。我說則說。你則休煩惱。我和哥哥街上閒耍。哥哥要一個傀儡兒。老漢道你則在這裏等着。老漢買傀儡兒去了。急回來不見了哥哥也。〔大旦云〕不見了孩兒。可怎了也。〔正末云〕嫂嫂。你休煩惱。老漢和嫂嫂尋哥哥去。天也早哩。我倒拽上這門。喒尋將去來。〔唱〕

【四塊玉】一壁廂說與廂長。一壁廂報與坊正。恨不的翻過那物穰人稠臥牛城。〔做叫云〕街衢巷陌。張三李四。趙大王二。〔唱〕你若見的可便也合通個名姓。不見了小舍人。可教俺也便待怎生。〔帶云〕兩房頭則覰着哥哥一個哩。〔唱〕呆老子也我只索與他償命。

〔大旦云〕院公。俺兩房頭則覰着孩兒一個。怎生了也。〔正末云〕嫂嫂。街上沒有。則怕一般小弟兄每送哥哥來家。也不見的。〔同做回科〕〔大旦云〕我開開這門。點上燈。院公。我問你咱。你敢打孩兒來。孩兒害怕也敢躲了你。因此上尋不見孩兒。〔正末云〕嫂嫂你放心。老漢在門首覰神奴兒哥哥咱。〔唱〕

【隔尾】我將你懷兒中撮哺似心肝兒般敬。眼前覰當似在手掌兒上擎。〔帶云〕神奴兒哥哥。〔唱〕我叫道有二千聲神奴兒將你來叫不應。為你呵走折我這腿脡。俺嫂嫂哭破那雙眼睛。我這裏靜坐到天明將一個業冤來等。

〔正末做睡科〕〔倈兒扮魂子上云〕自家神奴兒是也。老院公領着我街上耍。我要一個傀儡兒耍。老院公替我買去了。我在州橋上等着他。不想遇着俺叔叔。抱將俺家去。俺嬸子將繩子勒殺我。埋在陰溝裏石板底下壓着哩。恐怕老院公不知。我去托一夢與他咱。來到也。老院公。開門來。開門來。〔正末云〕哎喲。哥哥來了也。哥哥家裏來。〔唱〕

【牧羊關】我則迫走的你身子困。又嫌這鋪臥冷。我與你種着火停着殘燈。怕你害渴時有柿子和梨兒。害饑時有軟肉也那薄餅。我將你尋到有三千遍。叫道有二千聲。怎這般死沒堆在燈前立。〔帶云〕小爹爹。家裏來波。〔唱〕你可怎生悄聲兒在門外聽。

〔帶云〕神奴兒哥哥家裏來。是老漢的不是了也。〔倈兒哭科〕〔正末唱〕

【罵玉郎】我這裏連忙把手多多定。〔倈兒哭科〕〔正末唱〕他那裏越𢠳拗放懞掙。則管裏啼天哭地相刁蹬。哎。你個小醜生。世不曾。有這般自由性。

【感皇恩】呀。他那裏喑氣吞聲。側立傍行。則管裏哭啼啼。悲切切。不住淚盈盈。往常時似羊兒般軟善。端的似耍馬兒般胡伶。〔倈兒做哭云〕老院公。你聒噪什麼。〔正末唱〕你道我閒聒噪。他那裏撒滯殢。不惺惺。

〔云〕哥哥。誰欺負你來。〔倈兒云〕老院公。自從你替我買傀儡兒去了。我在那州橋上等你。却遇着俺叔叔。抱的俺家去。俺嬸子將繩子勒殺我。埋在陰溝裏面石板底下壓着。老院公。你與俺做主咱。〔正末驚科〕〔唱〕

【採茶歌】聽的他說真情。兀的不嚇掉了我的魂靈。天那急的我戰篤速不敢便驀入門桯。將我這睡眼朦朧呼喚醒。我只見他左來右去不消停。

〔倈兒推正末科云〕老院公。你休推睡裏夢裏。〔下〕〔正末做醒科云〕兀的不諕殺我也。原來是一夢。嫂嫂。哥哥來了也。〔大旦云〕哥哥來了也。哥哥在那裏。〔正末云〕老漢說則說。嫂嫂你休煩惱。老漢在門首。身子困倦。不想睡着了。夢見神奴兒哥哥。他說有叔叔抱他家去。被李二嫂將他勒死了。埋在水溝裏面石板底下。哥哥道委實死的苦也。〔大旦做哭倒科〕〔正末做扶大旦科云〕嫂嫂甦醒着。天色明了也。俺到李二家尋去來。〔大旦做醒科云〕哎喲。神奴兒。兀的不痛殺我也。〔正末唱〕

【黃鍾尾】我這裏潛蹤躡足臨芳徑。我與你破步撩衣近小亭。見孩兒。世不曾。不由我。不悲哽。天色寒。風力冷。夜迢迢。星耿耿。忽的陰。忽的晴。我則道神奴兒在曲檻閒行。〔帶云〕兀的不是哥哥來了也。〔唱〕哎。却原來是雲破月來花弄的影。〔同下〕

〔音釋〕

墊音店 踹抽拐切 霎音殺 傒音奚 覰趨去聲 肋音勒 攛粗酸切 穰人掌切 稠音紬 哺音步 脡音挺 𢠳音鱉 懞音蒙 掙音爭 蹬音鄧 喑音蔭 嚇音黑 驀音陌 桯音形 甦音蘇 躡音聶 哽音景

第三折

〔李德義同搽旦上〕〔李德義云〕自家李二的便是。二嫂。你好下的手也。自從你搬調的我要分另了家私。將我哥哥氣殺了。一應家私。都在手裏。你還不足。直把神奴兒勒殺了。兒也。痛殺我也。若是嫂嫂來尋呵。都在你身上。〔搽旦云〕不妨事。若來時我自有個分曉。我關上這門者。〔正末同大旦上大旦云〕院公。我和你尋神奴兒去來。〔正末云〕嫂嫂放心。我不道的饒了李二家兩口兒哩。〔唱〕

【中呂粉蝶兒】這厮每敗壞風俗。攪的俺一家兒不成活路。那吃敲才百計虧圖。則他那長舌妻。殺人的賊。教我就怎生輕恕。待和他厮結着衣服。揀一個大衙門將他告去。

【醉春風】他和我做殺死冤讎。我和他决無干罷處。〔正末叫冤屈科〕〔大旦云〕且休叫。休叫。〔正末唱〕我可便豁惡氣連叫了兩三聲。嫂嫂也你休將這口來堵。堵。饒你這舌辯如蘇秦。口強似陸賈。我看你怎生般分訴。

〔云〕開門來。開門來。〔李德義做慌科云〕二嫂。兀的不喚門哩。可怎了也。〔做開門科云〕我開開這門。〔正末扯科云〕你強要家私。勒死了孩兒。更待干罷也。〔李德義背云〕這事怎了。我可怎生支吾他去。〔搽旦云〕伯娘。你來俺家有何事。〔大旦云〕我來尋神奴兒來。說叔叔抱將來在你家裏。〔搽旦云〕誰曾見你那神奴兒來。他來俺家裏做甚麼。〔正末云〕神奴兒在你家裏。〔李德義云〕這個老弟子孩兒。神奴兒做甚麼到俺家裏。〔大旦云〕是叔叔抱將孩兒來家也。〔李德義云〕幾曾抱那孩兒。我和你問街坊每去。可誰見來。〔正末唱〕

【紅繡鞋】你也不索硬打掙去街坊上幺喝。神奴兒死屍骸只在這水溝裏埋伏。〔搽旦做慌科云〕誰和你說在水溝裏埋着。如今在那裏在那裏。〔正末唱〕孩兒也向那夢兒裏依本畫葫蘆。他為甚的便慌篤速。一句句緊支吾。您正是賊兒膽底虛。

〔李德義云〕神奴兒委實不在俺家裏。〔大旦云〕叔叔。是你抱將孩兒來了也。〔李德義云〕我抱將來。誰見證。你自尋去。〔正末云〕你休鬧。我自尋去。〔唱〕

【迎仙客】又不曾下甚雨水。因甚這般濕泥淤。〔搽旦云〕是潑下的惡水。〔正末唱〕你道是水沙兒誰人糝上土。〔搽旦云〕見這塊兒凹。掃了些糞草土兒填上。又灑了些水兒。俺家的勾當。要你管着我。〔正末唱〕這石板為甚撅開。〔搽旦云〕天睛開水道。下雨不蹅泥。我開溝來。開溝來。〔正末唱〕這水路因何當住。〔搽旦云〕雨下的緊了。怎麼不漫出水來。神奴兒在那裏。你自尋麼。〔正末唱〕不索你便將我來催促。我與你便慢慢尋將去。

〔云〕嫂嫂。他故意的藏了屍首也。〔搽旦云〕李二你來。這婦人年紀小。守不的那空房。背地裏有姦夫所算了他孩兒。故意的來俺這裏展賴。你問他要官休也私休。〔李德義云〕說的是。嫂嫂你要官休也私休。〔大旦云〕怎麼是官休。怎麼是私休。〔李德義云〕你若是官休呵。我告到官中。三推六問。吊拷綳扒。你無故因姦氣殺俺哥哥。謀害了姪兒。不怕你不招。你若是私休呵。你將那一房一臥都留下。則這般罄身兒出去。任你改嫁別人。這個便是私休。〔大旦云〕我肚裏膽壯。怕做甚麼。我情願和你見官去。〔正末云〕我和你見官去來。〔同下〕〔凈扮孤領張千上〕〔孤詩云〕官人清似水。外郎白似麵。水麵打一和。糊塗做一片。小官是本處縣官。今日陞廳。坐起早衙。張千喝攛箱放告。〔李德義搽旦扭大旦正末同上〕〔李德義做叫科云〕冤屈也。〔張千云〕拏過來。〔眾見跪科〕〔孤云〕你這一行人告什麼。〔李德義云〕相公可憐見。這個是我嫂嫂。背地裏有姦夫。這老子他盡知情。氣殺了我哥哥。所算了我姪兒。都是這婦人。告大人與小的做主咱。〔孤云〕那人命事。我那裏斷的。張千與我請外郎來。〔張千云〕令史。相公有請。〔丑扮外郎上詩云〕天生清幹又廉能。蕭何律令不曾精。纔聽上司來刷卷。登時諕的肚中疼。自家姓宋名了人。表字贓皮。在這衙門裏做着個令史。你道怎麼喚做令史。只因官人要錢。得百姓們的使。外郎要錢。得官人的使。因此喚做令史。我正在私房裏打盹。張千來請。不知有何事。〔做見張千科云〕張千。你喚我做甚麼。〔張千云〕相公請你斷事哩。〔外郎云〕料着是告狀的。又斷不下來喚我哩。我見相公去。張千。報復去。說我外郎來了也。〔張千報科云〕相公。外郎來了也。〔孤云〕道有請。〔張千云〕請進去。〔外郎見科云〕相公請我來有何事。〔孤見外郎跪科云〕外郎。我無事也不來請你。有告人命事的。我斷不下來。請你來替我斷一斷。〔外郎云〕請起來。外人看着不雅相。兀那一行人。那個是原告。〔李德義云〕小人李二。便是原告。〔外郎做看李二科云〕哦這厮。我那裏曾見他來。哦哦哦。是那一日巡街去。來到他家門首。我討個櫈兒坐一坐。他就不肯拏出來。我兒也。你今日犯到我這衙門裏來。張千。與我採過來。〔張千云〕理會的。〔李德義過銀子舒指頭科〕〔外郎做看科云〕你那兩箇指頭瘸。可又來。晚夕送來。你這一行人。那個是原告。那個是被告。兀那厮。你那裏人氏。姓甚名誰。你告什麼。對我從實的說來。說的是也罷。說的不是。着實打呀。〔李德義云〕相公可憐見。這個是我嫂嫂。背地裏有姦夫。這老子他盡知其情。氣殺了我哥哥。所算了我姪兒。都是這婦人。告大人與小的做主咱。〔外郎云〕這個是人命的事。看起來這個婦人。是個不良的。張千。將這婦人採近前來。兀那婦人。你怎生氣殺丈夫。勒殺親兒。與我從實的說來。〔大旦云〕小婦人並不曾氣殺丈夫。勒殺親兒。〔外郎云〕這厮不打不招。張千。與我着實打者。〔張千云〕招了罷。〔打科〕〔外郎云〕將這婦人採在一壁。將那老子採近前來。〔張千云〕理會的。〔外郎云〕兀那老人。這婦人怎生氣殺丈夫。勒殺親兒。你與我從實的說來。〔正末云〕相公可憐見。俺嫂嫂並無姦夫。〔外郎云〕看起來偷寒送暖。都是你這老弟子。張千。與我打着者。〔張千做打科云〕快招了罷。〔打科〕〔外郎云〕兀那老子。我問你。他那丈夫無了多少時也。〔正末云〕相公聽老漢慢慢的說一遍咱。〔唱〕

【石榴花】俺哥哥死盡七不曾把靈除。〔外郎云〕這婦人必定有姦夫。〔正末唱〕俺嫂嫂可無倚靠現持服。〔外郎云〕怎生勒殺親兒來。〔正末唱〕當日個為孩兒撒拗便啼哭。〔外郎云〕那小厮哭。可為甚麼。〔正末唱〕他待要長街市上耍去。〔外郎云〕誰領將他去來。〔正末唱〕只老漢和他步步相逐。〔外郎云〕你領他到那裏去。〔正末云〕哥哥要傀儡耍。老漢說我買去。〔唱〕轉回頭百般的無尋處。〔外郎云〕你可在那裏尋他來。〔正末唱〕遶着這前街後巷兩頭尋覰。〔外郎云〕你曾問人來麼。〔正末唱〕撞着這個那個多曾分付。神奴兒端的見來無。

〔外郎云〕你也還到那裏去尋他來。〔正末唱〕

【鬭鵪鶉】遶着那土市街頭。〔外郎云〕你尋到多早晚來。〔正末唱〕直走到天昏日暮。〔外郎云〕你可多早晚回家去。〔正末唱〕老漢還家時纔過初更。比到來恰交二鼓。〔帶云〕其時朦朧睡裏。夢見神奴孩兒也曾道來。〔唱〕他道嬸子也把咽喉緊緊的搯住。勒的他一命卒。可憐那做爺的命掩黃泉。做兒的又身歸也那地府。

〔外郎云〕李二告這婦人。勒殺他親兒哩。〔正末唱〕

【上小樓】李二也天生狠毒。可便的心生嫉妬。俺家裏偌大的房屋。許富的家私。則覰着神奴。〔外郎云〕李二根前有什麼小的。〔正末唱〕那李二呵也無男。也無女。單則是一夫一婦。你可便着誰來抵當門戶。

〔外郎云〕看將起來。氣殺丈夫。勒殺親兒。眼見的這神奴兒不是他那親生嫡養的。因此上把他勒殺了。莫不是個義兒麼。〔正末唱〕

【幺篇】做兒的不是義兒。做母的也不是義母。想着他嚥苦吐甘。偎乾就濕。怎生擡舉。休說道十月懷躭。長立成人。且則說三年乳哺。怎下的生割斷他那子母每腸肚。

〔外郎云〕兀那婦人。你既是與他從小裏夫妻。你怎生氣殺丈夫。謀害了親兒性命。與姦夫圖謀他家私。你若不招呵。我不道的饒了你也。從實招了者。〔大旦云〕冤屈也。〔正末唱〕

【十二月】俺嫂嫂與員外從小裏媳婦。他可便掌把着門閭。你道他將親來所圖。你道他抵盜那財物。這公事憑誰做主。都是他二嫂粧誣。

〔外郎云〕他若有姦夫呵。快快與我指攀出來。〔正末唱〕

【堯民歌】呀。他是個好人家平白地指着姦夫。〔外郎云〕我好歹要這樁事斷的明白。〔正末唱〕哎。你一個水晶塔官人忒胡突。便待要羅織就這文書。全不問實和虛。〔外郎云〕你快與我招了者。〔正末唱〕則管你招也波伏。外郎呵自窨付。兀良可是他做來也那不曾做。

〔外郎云〕我為吏一生清正。不受民財。那個不知道。〔正末唱〕

【耍孩兒】你可甚平生正直無私曲。我道您純麵攪則是一盆糊。若無錢怎撾得你這登聞鼓。便做道受官廳党太尉能察雁。那裏也昌平縣狄梁公敢斷虎。一個個都吞聲兒就牢獄。一任俺冤讎似海。怎當的官法如罏。

〔外郎云〕這個是人命事。和他說甚麼來。不打不招。張千。將那潑婦人打着者。〔張千打科云〕招了罷。招了罷。〔大旦云〕我並無此事。招不得。〔外郎云〕這厮賴肉頑皮。不打不招。張千。着實打者。〔張千打科云〕招了罷。招了罷。〔外郎云〕兀那婦人。你招也是不招。〔大旦云〕我是好人家女。好人家婦。我那裏受的這等拷打。我葫蘆提招了罷。是我有姦夫。氣殺丈夫。所算了孩兒都是我來。〔外郎云〕既是招了。也不屈。你畫了字。張千。將長枷來。上了長枷。下在死囚牢裏去。〔大旦云〕天那。誰與我做主也。〔正末云〕嫂嫂。痛殺我也。做叔叔的圖謀了家私。嬸子兒勒殺了姪兒。官人糊突。令史貪贓。等包待制大人下馬呵。〔唱〕

【煞尾】憑着我紙兒上寫着這一一的犯由。懷兒裏揣着這重重的痛苦。只待他包龍圖來到南衙府。𢬵的個接馬頭一氣兒叫道有二千聲屈。〔下〕

〔大旦云〕天那。着誰人與我做主也。〔下〕〔外郎云〕李二。你是個原告。出去隨衙聽候。〔李德義云〕理會的。〔同搽旦下〕〔外郎云〕張千。你伏侍我一日。辛苦了。不曾吃飯。張千。你自吃飯去。如今新官下馬。我待接新官去也。〔下〕〔孤云〕你看麼。斷事一日。飯也不曾吃。外郎和張千都去了。着一個擡擡這卓子也好。罷罷罷。我自家端着這卓子罷。〔做掇卓科下〕

〔音釋〕

俗詞疽切 服房夫切 淤音迂 糝三上聲 凹音夭 促音取 刷數括切 盹頓上聲 瘸巨靴切 哭音苦 逐長如切 咽音烟 搯音恰 卒音祖 毒東盧切 物音務 突東盧切 伏房夫切 窨音蔭 曲丘雨切 撾莊瓜切 獄于句切 屈丘雨切

第四折

〔外郎同張千上〕自家宋了人的便是。如今新官下馬。有許多文書不曾攢的。如今日在此攢這文書。張千。有一應閒雜人等。休放過來。若有人來打攪我。我不道的饒了你哩。〔李德義上云〕自家李二的便是。聞說包待制大人下馬。這文書不曾完備。我如今見令史去。可早來到也。張千哥。令史相公在那裏。〔張千云〕正在司房裏攢文書哩。一應閒雜人等。都不放過去。〔李德義做拖開張千見科云〕令史相公。我這樁事不曾了。怎生可憐見。〔外郎努嘴〕〔張千拖李德義科云〕我說令史攢文書哩。出去出去。〔李德義做出科云〕張千哥。怎生方便。我見令史相公說一句話。〔做見外郎科云〕令史相公。無多銀子。只五兩送相公買鍾酒吃。〔外郎云〕張千。看茶來與二哥吃。這樁事都在我身上。二哥。你自家去。〔李德義云〕都在相公身上。我家去也。〔下〕〔外郎云〕張千。擡了書案。跟着我接新官去來。〔同下〕〔正末扮包待制領張千上云〕老夫包拯是也。西延邊賞軍回來。到這汴梁城中。張千。擺開頭踏。慢慢的行者。〔張千云〕理會的。〔喝科〕〔正末唱〕

【雙調新水令】恰纔個上西延奉詔賞三軍。這回來敢辭勞頓。乘驛馬。到儀門。避不的遠路風塵。望南衙內急忙進。

〔神奴兒扮魂子上打攔路馬前轉科〕〔正末云〕好大風也。別人不見。惟有老夫便見。馬頭前一個屈死鬼魂。兀那鬼魂。你有甚麼銜冤負屈的事。跟老夫開封府裏去來。〔魂子旋下〕〔張千排衙上云〕喏。在衙人馬平安擡書案。〔正末上云〕老夫陞廳坐早衙者。張千。喚的當的當該司吏來。〔張千云〕當該司吏安在。〔外郎上云〕來了。你都在司房裏躲着。廳上喚哩。我答應去。〔做見科云〕小的每是當該司吏。〔正末云〕兀那司吏。有甚麼合僉押的文書。將來我看。〔外郎云〕理會的。〔外郎做遞文書科云〕文書在此。〔正末云〕這個是甚麼文卷。〔外郎云〕這個是在城李阿陳。因姦氣殺丈夫。勒殺親兒。前官斷定了。大人判個斬字。拏出去殺壞了罷。〔正末云〕這一行人都有麼。〔外郎云〕都有。〔正末云〕都與我喚上廳來。〔外郎云〕張千。把李阿陳一起都拏過來者。〔張千拏李德義大旦上科云〕當面。〔外郎云〕大人。則這個便是李阿陳一起。〔正末云〕兀那厮。說你那詞因。〔李德義云〕我哥哥是李德仁。小的是李德義。俺嫂嫂有姦夫。氣殺俺哥哥。所算了姪兒。大人與小的每做主咱。〔正末云〕誰是那李阿陳。〔大旦云〕小婦人便是。〔正末云〕兀那李阿陳。我問你咱。〔唱〕

【慶東原】誰主意把你家私競。〔大旦云〕是小叔叔來。〔正末云〕李德義你聽得麼。〔唱〕誰氣的男兒命不存。〔大旦云〕也是小叔叔來。〔正末云〕李德義你聽得麼。〔唱〕却原來將親兄氣殺都是伊生忿。〔李德義云〕大人。不干小的事。都是我這嫂嫂。他不和六親。氣殺俺哥哥。勒殺孩兒。都是他來。〔正末唱〕你道他不和六親。〔李德義云〕大人若不信。則問街坊隣舍便是。〔正末唱〕噤聲。索問甚麼街坊四隣。〔帶云〕李德義。你若不招呵。〔唱〕一頓打敢着你死有十分。〔帶云〕兀那李德義。〔唱〕我則問你狀內詞因。不要你將枝稍穩。

〔云〕這文狀上有個老院公。可怎生不見。〔外郎云〕院公下在牢中哩。〔正末云〕他有甚麼罪過。下在死囚牢裏。與我提將來者。〔張千云〕院公死了也。〔正末云〕怎麼死了。〔外郎云〕院公生一個大刺唬癤死了也。〔正末唱〕

【攪筝琶】只你這批頭棍。屈打死那平民。現如今暴骨停屍。是坐着那一款罪犯招因。小叔兒和嫂嫂乾尋釁。令史每死也波錢親。背地裏揣與些金銀。休想那正眼兒敢覰着原告人。我將你拔樹連根。

〔云〕這樁事。必然暗昧。兀那李德義。你那姪兒那裏去了。〔李德義云〕是俺嫂嫂同姦夫所算了他來。〔正末云〕兀那李阿陳。說你那詞因。〔大旦云〕告大人息雷霆之怒。罷虎狼之威。小婦人與李大是兒女夫妻。當日李二要分另家私。李大便道俺是勅賜的義門李家。三輩兒不曾分另。你如何要分另。一口氣氣殺俺丈夫。有神奴孩兒。要街市上耍去。院公引的孩兒到州橋左側。孩兒要傀儡兒耍子。院公買傀儡兒去了。不期李二撞見孩兒。抱的家去。嬸子將孩兒勒死了。我與院公尋去。他倒說我有姦夫。所算了孩兒。不由分訴。拖到官中。三推六問。吊拷綳扒。屈打成招。今日投至見大人。似那撥雲見日。昏鏡重明。柔軟莫過溪澗水。不平地上也高聲。大人懷揣萬古軒轅鏡。照察我這銜冤負屈情。〔正末云〕兀那司吏。這婦人口內詞因。怎生和這狀子上不同那。〔外郎云〕大人。他都是那揭帖上學定了的。休聽他說。這婦人有姦夫。勒殺親兒。都是他來。〔正末云〕兀那李阿陳。我再問你咱。〔唱〕

【雁兒落】你莫不是李員外娶的後婚。〔大旦云〕俺是綰角兒夫妻。持過公婆孝服。埋殯夫主。每日的澆茶奠酒上墳哩。我家是勅賜義門李氏。怎敢辱抹家門。大人可憐見。〔正末唱〕他道是綰角兒成秦晋。他去那公婆行持孝服。他將親夫主纔埋殯。

【得勝令】每日價澆茶奠酒上新墳。怎肯貪圖淫慾辱家門。你道他所算了孩兒命。我道來須是他嫡母親。想着他生身。他曾受十月懷躭孕。擡舉得成人。他也曾有三年乳哺恩。

〔云〕你看這李阿陳口內詞因。與這狀子上不同。其中必然暗昧着。老夫怎生下斷。中間但得一個干證的來。可也好也。〔何正上見正末跪科云〕喏。小的是何正。〔正末云〕你是何正。這樁事怎來。你說。〔何正云〕小的姓何名正。是衙門中祗候人。我則道大人喚何正哩。〔正末云〕你看老夫波。他是衙門中一個祗候人。老夫年紀高大。耳背了。既然不干你事。你去。〔何正下〕〔做見李德義覰科云〕我那裏見這厮來。哦。你是那李二員外。〔何正做打科云〕快招快招。〔正末云〕何正做甚麼。將那李德義這般打也。〔何正云〕大人斷事。小的每是祗候人。官不威牙爪威。〔正末云〕你看這厮胡說。下廳去。〔何正又打李德義科〕〔正末云〕你看何正那厮。好無禮也。〔唱〕

【沉醉東風】他去那原告人十分覰問。眼見的那被告人九分關親。他將李阿陳相哀憫。他去那李二行百般的施讎恨。料應來必有個緣因。我見他兩次三番如喪神。早難道肋底下插柴自穩。

〔云〕張千。拏下何正者。〔張千云〕理會的。〔張千做拏何正科〕〔正末云〕你為甚麼將這李德義來揪撏摑打。必然官報私讎。說的是萬事都休。說的不是將銅𨰉先切了你那驢頭。〔何正云〕大人息怒。聽小的從頭至尾。慢慢的說一遍。當日大人去西延邊賞軍去。小的聽的大人回還。忙離府地。急出衙門。遠接大人前去。來到州橋左側。帶酒慌速。不悞間撞了他一交。他懷裏抱着個小的。叫做神奴兒。我陪言相告。做小伏低。他惱罵不絕。數傷父母。我本唬嚇他一句道。我非私來乍到。迎接包待制大人去。他道包待制便怎的我。〔李德義做怕科〕〔何正云〕我兒也。我且饒你這一句。誰想大人陞廳。喚小的何正下廳去。看見了這厮。便好道讎人相見。分外眼明。向廳前揪撏摑打。也只是報州橋左側毁罵這場的讎恨。別無他意。〔詩云〕包爺爺高擡明鏡。非干我言多傷行。見李二抱定神奴。是小人叫名何正。〔正末云〕兀那李二。你將的神奴兒那裏去了。〔李德義云〕我抱了家去。分付與妻子王氏來。〔正末云〕我問你咱。你娶的婦人。是兒女夫妻。是半路裏娶的。〔李德義云〕是半路裏娶的。〔正末云〕何正。與我拏將那婦人來者。〔何正云〕理會的。〔李德義云〕你認的我家裏麼。〔何正云〕你不道來。下的州橋往南行。紅油板搭高槐樹哩。〔下〕〔搽旦上云〕自家李二的渾家。正在家中閒坐。這一會兒有些眼跳。不知有甚麼人來。〔何正上云〕來到李家門首也。〔做見搽旦科云〕兀那婦人。大人衙門裏喚你哩。〔搽旦云〕我不怕你。就和你見大人去。〔同見正末科〕〔何正云〕當面。〔正末云〕兀那婦人。你知罪麼。〔搽旦云〕大人。小兒犯罪。罪坐家長。干小婦人每甚麼事。〔正末云〕這婦人也說的是。小兒犯罪。罪坐家長。你出去。〔搽旦出門做打呵欠睡科〕〔神奴兒扮魂子打搽旦科云〕醜弟子。你不說怎麼。〔搽旦慌科云〕氣殺伯伯也是我來。混賴家私也是我來。勒殺姪兒也是我來。是我來。都是我來。〔何正云〕你看他。〔正末云〕何正。〔何正云〕有。〔正末云〕為甚麼這般大驚小怪的。〔何正云〕大人。那婦人出的衙門。摑着那手。他說氣殺伯伯也是我來。混賴家私也是我來。勒殺姪兒也是我來。是我來。是我來。都是我來。〔正末云〕與我拏過來。〔何正做拏搽旦見科〕〔正末云〕兀那婦人。你說那詞因。〔搽旦云〕我有甚麼詞因。小兒犯罪。罪坐家長。干我甚的事。〔正末云〕既無詞因。不干你事。出去。〔搽旦做出門打呵欠睡科〕〔魂子打科〕〔搽旦招科〕〔何正拏見正末科〕〔如此三科〕〔正末云〕何正。你敢戲弄老夫麼。你從實的說。說的是便罷。說的不是。我不道饒了你哩。〔何正云〕大人可憐見。他在衙門外便說。在廳上又不說。〔正末云〕好是奇怪。〔做沉吟科云〕哦。我知道了也。〔唱〕

【甜水令】好教我便煩煩惱惱。𢠳𢠳焦焦。嗔嗔忿忿。都變做了笑欣欣。我這裏親舉霜毫。寫道牒文。使顆印信。將着去衙門外把火燒焚。

〔云〕大家小家兒。有個門神戶尉。何正。你將這道牒文。衙門外燒了者。〔何正做接科云〕理會的。〔正末詩云〕老夫心下自裁劃。你將金錢銀紙快安排。邪魔外道當攔住。只把那屈死的寃魂放過來。〔唱〕

【折桂令】囑付那開封府戶尉門神。當住他那外道邪魔。放過他這屈死寃魂。〔何正云〕我燒了紙。一陣好大風也。〔放魂子進門科〕〔正末云〕別人不見。惟有老夫便見。〔唱〕見一陣旋風兒打個盤渦。足律律繞定堦痕。〔云〕兀那鬼魂。有甚麼銜寃負屈的事。你說。我與你做主咱。〔魂子訴詞云〕告大人停嗔息怒。聽孩兒細說緣故。俺母親嬸子不和。因此上分家另住。當日我學裏回家。我待要街上覰覰。老院公領我出門。來到那十字大路。我見個賣傀儡的過來。院公道我與你買去。等院公不見回身。撞見我嫡親叔父。領的我到他家中。俺嬸嬸便生嫉妬。將麻繩拴住脖子。勒的我登時命卒。一靈兒蕩蕩悠悠。每日家嚎咷痛哭。正撞見你這清耿耿無私曲的待制爺爺。與我這沒投奔屈死的神奴兒做主。〔正末云〕哎。好可憐人也。〔唱〕他和那親兄長無此兒義分。將一個小孩兒屈死在荒村。尀奈頑民。簸弄錢神。便應該斬首雲陽。更揭榜曉諭多人。

【收江南】呀。誰着你個逆風兒點火落的這自燒身。便不念自家骨肉自家親。也須知舉頭三尺有靈神。今日到南衙來勘問。纔見得我老龍圖就似那一輪明鏡不容塵。

〔云〕一行人聽我下斷。本處官吏。不知法律。錯勘平人。各枝一百。永不叙用。王臘梅不顧人倫。勒死親姪。市曹中明正典刑。李義德主家不正。知情不首。杖斷八十。何正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重賞花銀十兩。將應有的家私。都與李阿陳永遠執業。設一個黃籙大醮。超度神奴兒升天。〔詞云〕則為這攪家潑婦心愚魯。故要分居滅上祖。若非是包龍圖剖斷不容情。怎結束神奴兒大鬧開封府。

〔音釋〕

拯音整 競其硬切 癤音節 釁欣去聲 撏詞纖切 摑乖上聲 𨰉音閘 劃胡乖切 渦音窩 足臧取切 嚎音豪 咷音桃 尀音頗 勘坎去聲

題目 包龍圖單見黑旋風 
正名 神奴兒大鬧開封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