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秋胡戲妻

Top / 元曲選 / 秋胡戲妻

魯大夫秋胡戲妻雜劇

石君寶撰

第一折

〔老旦扮卜兒同正末扮秋胡上卜兒詩云〕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休道黃金貴。安樂最值錢。老身劉氏。自夫主亡逝已過。止有這個孩兒。喚做秋胡。如今有這羅大戶的女兒。喚做梅英。嫁與俺孩兒為妻。昨日晚間過門。今日俺安排些酒果。謝俺那親家。孩兒也。你去請將丈人丈母來者。〔秋胡云〕這早晚丈人丈母敢待來也。〔淨扮羅大戶同搽旦上羅詩云〕人家七子保團圓。偏是音家只半邊。〔搽旦詩云〕雖然沒甚房匲送。倒也落的三朝吃喜筵。〔羅云〕老漢羅大戶的便是。這是我的婆婆。我有個女孩兒。喚做梅英。嫁與秋胡為妻。昨日過門。今日親家請俺兩口兒吃酒。須索走一遭去。可早到他門首。秋胡俺兩口兒來了也。〔秋胡云〕報的母親得知。有丈人丈母來了也。〔卜兒云〕道有請。〔秋胡云〕請進。〔見科〕〔卜兒云〕親家請坐。酒果已備。孩兒把盞者。〔秋胡遞酒科云〕岳父岳母。滿飲一杯。〔羅搽旦飲科云〕孩兒的喜酒。我吃我吃。〔卜兒云〕孩兒喚出梅英媳婦兒來者。〔秋胡喚科〕〔正旦扮梅英同媒婆上云〕婆婆。妳妳喚我做甚麼那。〔媒婆云〕姐姐。喚你謝親哩。〔正旦云〕我羞答答的怎生去得。〔媒婆云〕姐姐。男婚女聘。古之常禮。有甚麼羞。〔正旦唱〕

【仙呂點絳唇】男女成人。父娘教訓。當年分。結下婚姻。則要的厮敬愛相和順。

〔媒婆云〕姐姐。我聽的人說。你從小兒攻書寫字。我却不知姐姐試說一遍與我聽咱。〔正旦唱〕

【混江龍】曾把毛詩來講論。那關雎為首正人倫。因此上兒求了媳婦。女聘了郎君。琴瑟和調花燭夜。鳳凰匹配洞房春。好教我懶臨廣坐。怕見雙親。羞低粉臉。推整羅裙。也則為俺婦人家一世兒都是裙帶頭這個衣食分。雖然道人人不免。終覺的分外羞人。

〔媒婆云〕姐姐。你當初只該揀取一個財主。好吃好穿。一生受用。似秋老娘家這等窮苦艱難。你嫁他怎的。〔正旦云〕婆婆。這是甚的言語也。〔唱〕

【油葫蘆】至如他釜有蛛絲甑有塵。這的是我命運。想着那古來的將相出寒門。則俺這夫妻現受着虀鹽困。就似他那蛟龍未得風雷信。你看他是白屋客。我道他是黃閣臣。自從他那問親時一見了我心先順。咱人這貧無本富無根。

〔媒婆云〕姐姐。如今秋胡又無錢。又無功名。姐姐。你別嫁一個有錢的。也還不遲哩。〔正旦唱〕

【天下樂】咱人腹內無珍一世貧。你着我改嫁他也波人。則不如先受窘。可曾見做夫人自小裏便出身。蓋世間有的是女娘。普天下少什麼議論。那一個胎胞兒裏做縣君。

〔媒婆云〕姐姐。你過去見你父親母親者。〔做見拜科云〕妳妳。喚你孩兒。有何分付。〔卜兒云〕媳婦兒。喚你出來。與你父親母親遞一杯酒。〔正旦云〕理會的。婆婆將酒來。〔遞酒科云〕父親母親。滿飲一杯。〔羅搽旦云〕好好好。喜酒兒吃乾了也。〔卜兒云〕孩兒。你慢慢的勸酒。等你父親母親。寬飲幾杯。〔外扮勾軍人上云〕上命官差。事不由己。自家勾軍的便是。今奉上司差遣。着我勾秋胡當軍。走一遭去。可早來到魯家莊也。秋胡在家麼。〔秋胡見科〕〔勾軍人云〕秋胡。我奉上司鈞旨。你是一名正軍。着我來勾你當軍去。〔做套繩子科〕〔秋胡云〕哥哥且住。待我與母親說知。〔秋胡見卜科云〕母親。有勾軍的奉上司鈞旨。在於門首。喚您孩兒當軍去。〔卜兒云〕孩兒。似此可怎了也。〔正旦云〕婆婆。為甚麼這等吵鬧。〔媒婆云〕如今勾你秋胡當軍去哩。〔正旦云〕秋胡。似此怎生是了也。〔唱〕

【村裏迓鼓】都則為一宵的恩愛。揣與我這滿懷愁悶。他去了正身。只是俺婆婦每誰憐誰問。我迴避了座上客。心間事。着我一言難盡。不爭他見我為着那人。躭着貧窘。揾着淚痕。休也着人道女孩兒家直恁般意親。

〔媒婆云〕今日方纔三日。正吃喜酒兒。勾軍的來了。娘呵。我媒婆還不曾得一些兒花紅錢鈔哩。〔正旦唱〕

【元和令】他守青燈受苦辛。吃黃虀捱窮困。指望他玉堂金馬做朝臣。原來這秀才每當正軍。我想着儒人顛倒不如人。早難道文章好立身。

〔勾軍人云〕秋胡快着。文書上期限。一日也躭遲不得的。〔秋胡云〕哥哥。略待一時兒波。〔正旦唱〕

【上馬嬌】王留他情性狠。伴哥他實是村。這牛表共牛觔。則見他惡噷噷輪着粗桑棍。這廝每哏。端的便打殺瑞麒麟。

〔卜兒云〕孩兒娶親。纔得三日光景。剗的便勾他當軍去。着誰人養活老身。兀的不痛殺我也。〔正旦唱〕

【遊四門】適纔個筵前杯酒敍慇懃。又則待仗劍學從軍。想着俺昨宵結髮諧秦晋。向鴛鴦被不曾溫。今日個親。親送出舊柴門。

【勝葫蘆】還說甚玉臂相交印粉痕。你可便臥甲地生鱗。須知道離亂之時武勝文。颺人頭似滾。噙熱血相噴。這就是你能報國會邀勳。

〔秋胡云〕梅英。我當軍去也。你在家好生待奉母親。只要你十分孝順者。〔卜兒云〕孩兒。你去則去。你勤勤的稍個書信來着我知道。〔正旦唱〕

【後庭花】不甫能就三合天地婚。避孤虛日月輪。望十載功名志。感一朝雨露恩。把翠眉顰。莫不我成親的時分。下車來衝着歲君。拜先靈背了影神。早新婦兒遭惡運。送的他上邊庭離當村。

【柳葉兒】眼見的有家來難奔。暢好是短局促燕爾新婚。莫不我儘今生寡鳳孤鸞運。你可也曾量忖。問山人。怎生的不揀擇個吉日良辰。

〔卜兒云〕孩兒。你去罷。則要你一路上小心在意。頻寄個書信回來。休着我憂心也。〔秋胡云〕你孩兒理會的。母親保重將息。〔正旦唱〕

【賺煞】似這等天闊雁書稀。人遠龍荒近。教我閣着淚對別酒一樽。遙望見客舍青青柳色新。第一程水館山村。〔云〕秋胡。〔秋胡云〕有。〔正旦唱〕早不由人。和他身上關親。〔云〕我想夜來過門。今日當軍去。〔唱〕郤正是一夜夫妻百夜恩。破題兒勞他夢魂。赤緊的禁咱愁恨。則索安排下和淚待黃昏。〔同媒婆下〕

〔秋胡云〕岳父岳母。好看覰我母親和妻子梅英者。我當軍去也。〔羅搽旦云〕這也是你家的本分。我女孩兒的悔氣。你去罷。〔秋胡做拜別科云〕勾軍的哥哥。喒和你同去。〔詩云〕莫怨文齊福不齊。娶妻三日却分離。軍中若把文章用。管取峥嶸衣錦歸。〔同勾軍下〕〔羅搽旦云〕秋胡當軍去了也。親家母。俺回家去來。〔卜兒云〕親家母。孩兒去了。不好留的你多慢了也。〔詩云〕本意相留非是假。爭奈秋胡勾去當兵甲。〔羅搽旦詩云〕明年若不到家來。難道教我孩兒活守寡。〔同下〕

〔音釋〕

匲音廉 分去聲 雎音疽 推退平聲 甑精去聲 噷音去聲 哏狠平聲 颺音樣 噙音禽 離去聲 奔去聲 量平聲 禁平聲 峥音橙 嶸音橫 甲江雅切

第二折

〔淨扮李大戶上詩云〕段段田苗接遠村。太公莊上弄猢猻。農家只得鋤鉋力。涼酸酒兒喝一盆。自家李大戶的便是。家中有錢財。有糧食。有田土。有金銀。有寶鈔。則少一個標標致致的老婆。單是這件。好生沒興。我在這本村裏做着個大戶。四村上下人家。都是少欠我錢鈔糧食的。倒被他笑我空有錢無個好媳婦。怎麼吃的他過。我這村裏有一個老的喚做羅大戶。他原是個財主有錢來。如今他窮了。問我借了些糧食。至今不曾還我。他有一個女兒喚做梅英。儘生的十分好。嫁與秋胡為妻。如今秋胡當軍去了。十年不回來。我如今叫將那羅大戶來。則說秋胡死了。把他女兒與我做媳婦。那舊時少我四十石糧食。我也饒了他。還再與他些財禮錢。那老子是個窮漢。必然肯許我。早間着人喚他去了。這早晚敢待來也。〔羅上詩云〕人道財主叫。便是福星照。我也做過財主來。如何今日聽人叫。老漢羅大戶的便是。自從秋胡當軍去了。可早十年光景也。老漢少李大戶四十石糧食。不曾還他。今日李大戶喚我。畢竟是這樁事要緊。且去看他。有甚說話。無人在此。我自過去。〔見科云〕大戶喚老漢有甚麼事。〔李云〕兀那老的。我喚將你來。有樁事和你說。你的那女壻秋胡。當軍去吃豆腐瀉死了。〔羅云〕誰這般說來。〔李云〕我聽的人說。〔羅云〕呀。似這般怎了也。〔李云〕老的。你休煩惱。我問你。你這女壻死了。如今你那女兒。年紀幼小。他怎麼守的那寡。你把你那女兒。改嫁了我罷。〔羅云〕大戶。你說的是何言語。〔李云〕你若不肯。你少我四十石糧食。我官府中告下來。我就追殺你。你若把女兒與了我呵。我的四十石糧食。都也饒了。我再下些花紅羊酒財禮錢。你意下如何。〔羅云〕大戶。容喒慢慢的商議。我便肯了。則怕俺媽媽不肯。〔李云〕這容易。你如今先將花紅財禮去。則要你兩個做個計較。等他接了紅定。我便牽羊擔酒隨後來也。〔羅云〕我知道。大戶你慢慢的來。我將這紅定先去也。〔做出門科云〕我肯了。我媽媽有甚麼不肯。我如今就將紅定先交與親家母去來。〔下〕〔李云〕那老子許了我也。愁他女兒不改嫁與我。如今將着羊酒表裏取梅英去。待他到我家中。扢搭幫放番他就做營生。何等有趣。正是洞房花燭夜。金榜掛擂槌。〔下〕〔卜兒上云〕老身劉氏。乃是秋胡的母親。自從孩兒當軍去了。可早十年光景。音信皆無。多虧了我那媳婦兒。與人家縫聯補綻。洗衣刮裳。養蠶擇繭。養活着老身。我這幾日身子不快。怎麼連不連的眼跳。不知有甚事來。且只靜坐。聽他便了。〔羅上云〕老漢羅大戶。如今到這魯家莊上。若見了那親家母時。我自有個主意。也不要人報復。我自過去。〔見科云〕親家母。你這幾時好麼。〔卜兒云〕親家請坐。今日甚風吹的到此。〔羅云〕親家母。我為令郎久不回家。我一徑的來望你。與你散悶。這裏有酒。我遞三杯。〔卜兒云〕多謝親家。我那裏吃的這酒。〔羅遞酒三杯科云〕親家母吃了酒也。還有這一塊兒紅絹。與我女兒做件衣服兒。〔卜兒云〕親家這般定害你。等秋胡來家呵。着他拜謝親家的厚意也。〔接紅科羅做摑手笑云〕了了了。〔卜兒云〕親家。甚麼了了了。〔羅云〕親家。這酒和紅。都不是我的。都是本村李大戶的。恰纔這三鍾酒是肯酒。這塊紅是紅定。秋胡已死了也。如今李大戶要娶梅英。他自家牽羊擔酒來也。我先回去。〔詩云〕這是李家大戶使機謀。誰着你可將他聘禮收。不如早把梅英來改嫁。免的經官告府出場羞。〔下〕〔卜兒云〕這老子好無禮也。他走的去了。你着我見媳婦兒呵。我怎麼開言。媳婦兒那裏。〔正旦上云〕妾身梅英是也。自從秋胡去了。不覺十年光景。我與人家擔好水換惡水。養活着俺妳妳。這幾日我妳妳身子有些不快。我恰纔在蠶房中來。我可看妳妳去咱。秋胡也。知你幾時還家也呵。〔唱〕

【正宮端正好】想着俺只一夜短恩情。空嘆了千萬聲長吁氣。枉教人道村里夫妻。撇下個壽高娘又被着疾病纏身體。他每日家則是臥枕着牀睡。

〔云〕有人道。梅英也請一個太醫。看治你那妳妳。你可怕不說的是也。〔唱〕

【滾繡球】怕不待要請太醫。看脈息。着甚麼做藥錢調治。赤緊的當村裏都是些打當的牙槌。我這幾日。告天地。願他的子母每早些兒歡會。常言道媳婦是壁上泥皮。則願的白頭娘早晚遲疾可。〔帶云〕天呵。〔唱〕則俺那青春子何年可便甚日回。信斷音稀。

〔見卜兒科云〕妳妳。吃些粥兒波。〔卜兒云〕媳婦兒。可則一件。雖然秋胡不在家。你是個年小的女娘家。你可梳一梳頭。等那貨郎兒過來。你買些胭脂粉搽搽臉。你也打扮打扮。似這般鬔頭垢面。着人笑你也。〔正旦唱〕

【呆骨朵】妳妳道你婦人家穿一套兒新衣袂。我可也直恁般不識一個好弱也那高低。〔帶云〕秋胡呵。〔唱〕他去了那五載十年。阻隔着那千山萬水。早則俺那婆娘家無依倚。更合着這子母每無笆壁。〔卜兒云〕媳婦兒。你只待敦葫蘆摔馬杓哩。〔正旦唱〕媳婦兒怎敢是敦葫蘆摔馬杓。〔云〕妳妳道。等貨郎兒過來。買些胭脂粉搽搽。我梅英道。秋胡去了十年。穿的無。吃的無。〔唱〕妳妳也誰有那閒錢來補笊籬。

〔李大戶同羅搽旦領鼓樂上李云〕我如今娶媳婦兒去來。洞房花燭夜。金榜掛擂槌。〔正旦云〕妳妳。門首吹打嚮。敢是賽牛王社的。待你媳婦看一看咱。〔卜兒云〕媳婦兒。你看去波。〔正旦做出門見科云〕我道是誰。原來是爹爹和媽媽。你那裏去來。〔羅云〕與你招女壻來。〔正旦云〕爹爹與誰招女壻。〔羅云〕與。你招女壻。〔正旦云〕是甚麼言語。與我招女壻。〔唱〕

【倘秀才】你將着羊酒呵領着一火鼓笛。我今日有丈夫呵你怎麼又招與我個女壻。更則道你莊家每葫蘆提沒見識。〔羅云〕孩兒。秋胡死了也。如今李大戶要娶你哩。〔正旦唱〕我既為了張郎婦。又着我做李郎妻。那裏取這般道理。

〔搽旦云〕孩兒也。可不道順父母言。呼為大孝。你嫁了他也罷。〔正旦唱〕

【滾繡球】我如今嫁的鷄。一處飛。也是你爺娘家匹配。貧和富是您孩兒裙帶頭衣食。從早起。到晚夕。上下唇並不曾粘着水米。甚的是足食豐衣。則我那脊梁上寒噤是捱過這三冬冷。肚皮裏淒涼是我舊忍過的饑。休想道半點兒差遲。

〔羅云〕你休只管鬧。你家婆婆接了紅定也。〔正旦云〕有這等事。我問俺妳妳去。〔見卜兒科云〕妳妳。想秋胡去了十年光景。我與人家擔好水換惡水。養活着妳妳。你怎麼把梅英又嫁與別人。要我這性命做甚麼。我不如尋個死去罷。〔卜兒云〕媳婦兒。這也不干我事。是你父親強揣與我紅定。是他賣了你也。〔卜兒做哭科〕〔正旦唱〕

【脫布衫】他那裏哭哭啼啼。我這裏切切悲悲。〔做出門科唱〕爹爹也全不怕九故十親笑恥。〔羅云〕我待和你婆婆平分財禮錢哩。〔正旦唱〕則待要停分了兩下的財禮。

〔羅云〕孩兒也。你嫁了他。等我也落得他些酒肉吃。〔正旦唱〕

【醉太平】爹爹也大古裏不曾吃那些酒食。〔搽旦云〕孩兒。俺也要做個筵席哩。〔正旦唱〕妳妳也只恁般好做那筵席。〔李云〕小娘子不要多言。你看我這個模樣。可也不醜。〔做嘴臉被正旦打科唱〕把這厮劈頭劈臉潑拳搥。向前來我可便撾撓了你這面皮。〔帶云〕這等清平世界。浪蕩乾坤。〔唱〕你怎敢把良人家婦女公調戲。〔做見卜兒科唱〕哎呀這是明明的欺負俺高堂老母無存濟。〔羅云〕嚷這許多做甚麼。你這生忿忤逆的小賤人。〔正旦唱〕倒罵我做生忿忤逆在爺娘面上不依隨。爹爹也你可便只恁般下的。

〔李云〕兀那小娘子。你休鬧。我也不辱沒着你。豈不聞鸞凰只許鸞凰配。鴛鴦只許鴛鴦對。〔正旦唱〕

【叨叨令】你道是鸞凰則許鸞凰配。鴛鴦則許鴛鴦對。莊家做盡莊家勢。〔鼓樂響正旦做怒科云〕你等還不去呵。〔唱〕留着你那村裏鼓兒則向村裏擂。〔李云〕小娘子你靠前來。似我這般有銅錢的。村裏再沒兩個。〔正旦唱〕其實我便覰不上也波哥。其實我便覰不上也波哥。我道你有銅錢則不如抱著銅錢睡。

〔羅云〕兀那小賤人。比及你受窮。不如嫁了李大戶。也得個好日子。〔正旦唱〕

【煞尾】爹爹也怎使這洞房花燭拖刀計。〔李云〕我這模樣可也不醜。〔正旦唱〕我則罵你鬧市雲陽吃劍賊。牛表牛觔是你親戚。大戶鄉頭是你相識。哎。不曉事莊家甚官位。這時分俺男兒在那裏。他或是皁蓋雕輪繡幕圍。玉轡金鞍駿馬騎。兩行公人排列齊。水罐銀盆擺的直。斗來大黃金肘後隨。箔來大元戎帥字旗。回想他親娘今年七十歲。早來到土長根生舊鄉地。恁時節母子夫妻得完備。我說你個驢馬村夫為讎氣。那一個日頭兒知他是近的誰。狼虎般公人每拏下伊。〔帶云〕他道誰迤逗俺渾家來。誰欺負俺母親來。〔做推李倒科唱〕我可也不道輕輕的便素放了你。〔同卜兒下〕

〔李云〕甚麼意思。娶也不曾娶的。我倒吃他搶白了這一場。又吃這一跌。我更待乾罷。〔詩云〕只為洞房花燭惹心焦。險被金榜擂槌打斷腰。〔羅搽旦詩云〕這也是你李家大戶無緣法。非關是我女兒忒煞會粧幺。〔同下〕

〔音釋〕

息喪擠切 日人智切 疾精妻切 壁音彼 摔音洒 杓繩昭切 笊嘲去聲 笛丁梨切 識傷以切 食繩知切 夕星西切 噤音禁 席星西切 撾莊瓜切 的音底 賊則平聲 戚倉洗切 行霞浪切 直征移切 長音掌 迤音移 逗音豆 思去聲

第三折

〔秋胡冠帶上云〕小官秋胡是也。自當軍去見了元帥。道我通文達武。甚是見喜。在他麾下。累立奇功。官加中大夫之職。小官訴說離家十年。有老母在堂。久缺侍養。乞賜給假還家。謝得魯昭公可憐。賜小官黃金一餅。以充膳母之資。如今衣錦榮歸。見母親走一遭去。〔詩云〕想當日哭啼啼遠去從軍。今日個笑吟吟榮轉家門。捧着這赤資資黃金奉母。安慰了我那嬌滴滴年少夫人。〔下〕〔卜兒上云〕老身秋胡的母親。自從孩兒去了。音信皆無。前日又吃我親家氣了一場。多虧我媳婦兒有那貞烈的心。不肯嫁人。若是他肯了呵。老身可着誰人侍養。媳婦兒今日早桑園裏採桑去了。想他這等勤勞。也則為我老人家來。只願的我死後依舊做他媳婦。也似這般侍養他。方纔報的他也。天氣困人。我且去歇息咱。〔下〕〔正旦提桑籃上云〕採桑去波。〔唱〕

【中呂粉蝶兒】自從我嫁的秋胡。入門來不成一個活路。莫不我五行中合見這鰥寡孤獨。受饑寒。捱凍餒。又被我爺娘家欺負。早則是生計蕭疎。更值着沒收成歉年時序。

【醉春風】俺只見野樹一天雲。錯認做江村三月雨。也不知是誰人激惱那天公。着俺莊家每受的來苦。苦。說甚麼萬種恩情。剛只是一宵繾綣。早分開了百年夫婦。

〔云〕可來到桑園裏也。〔唱〕

【普天樂】放下我這採桑籃。我揀着這鮮桑樹。只見那濃陰冉冉。翠錦哎模糊。衝開他這葉底煙。蕩散了些梢頭露。〔做採桑科唱〕我本是摘繭繅絲莊家婦。倒做了個拈花弄柳的人物。我只怕淹的蠶饑。那裏管採的葉敗。攀的枝枯。

〔云〕我這一會兒熱了也。脫下我這衣服來。我試晾一晾咱。〔做晒衣服科〕〔秋胡換便衣上云〕小官秋胡。來到這裏。離着我家不遠。我更改了這衣服。兀的不是我家桑園。這桑樹都長成了也。我近前去。這桑園門怎麼開着。我試看咱。〔做見正旦科云〕一個好女人也。背身兒立着。不見他那面皮。則見他那後影兒。白的是那脖頸。黑的是那頭髮。可怎生得他回頭。我看他一看可也好那。哦。待我着四句詩嘲撥他。他必然回頭也。〔做吟科詩云〕二八誰家女。提籃去採桑。羅衣掛枝上。風動滿園香。可怎麼不聽的。待我再吟。〔又吟科〕〔正旦回身取衣服做見云〕我在這裏採桑。他是何人。却走到園子裏面來。着我穿衣服不迭。〔秋胡做揖科云〕小娘子支揖。〔正旦驚還禮科唱〕

【滿庭芳】我慌還一個莊家萬福。〔秋胡云〕不敢。小娘子。〔正旦唱〕他不是閒遊的浪子。多敢是一個取應的名儒。我見他便躬着身插着手陪言語。你既讀那孔聖之書。〔秋胡云〕小娘子有涼漿兒。覓些與小生吃波。〔正旦唱〕我是個採桑養蠶婦女。休猜做鋤田送飯村姑。〔秋胡云〕這裏也無人。小娘子你近前來。我與你做個女壻。怕做甚麼。〔正旦怒科唱〕他酩子裏丟抹娘一句。怎人模人樣。做出這等不君子待何如。

〔秋胡云〕小娘子。左右這裏無人。我央及你咱。力田不如見少年。採桑不如嫁貴郎。你隨順了我罷。〔正旦云〕這厮好無禮也。〔唱〕

【上小樓】你待要諧比翼。你也曾聽杜宇。他那裏口口聲聲。攛掇先生。不如歸去。〔秋胡云〕你須是養蠶的女人。怎麼比那杜宇。〔正旦唱〕你道是不比。俺那養蠶處。好將伊留住。則俺那蠶老了到那裏怎生發付。

〔秋胡背云〕不動一動手也不中。〔做扯正旦科云〕小娘子。你隨順了我罷。〔正旦做推科云〕靠後。〔唱〕

【十二月】兀的是誰家一個匹夫。暢好是膽大心粗。眼腦兒涎涎鄧鄧。手脚兒扯扯也那捽捽。〔秋胡云〕你飛也飛不出這桑園門去。〔正旦唱〕是他便攔住我還家去路。我則索大叫波高呼。

〔做叫科云〕沙三王留伴哥兒。都來也波。〔秋胡云〕小娘子休要叫。〔正旦唱〕

【堯民歌】桑園裏只待強逼做歡娛。諕的我手兒脚兒滴羞蹀躞戰篤速。他便相偎相抱扯衣服。一來一往當攔住。當也波初。則道是峨冠士大夫。原來是個不曉事的喬男女。

〔秋胡背云〕且慢者。這女子不肯。怎生是了。我隨身有一餅黃金。是魯君賜與我侍養老母的。母親可也不知。常言道財動人心。我把這一餅黃金。與了這女子。他好歹隨順了我。〔做取砌末見正旦科云〕兀那小娘子。你肯隨順了我。我與你這一餅黃金。〔正旦背云〕這弟子孩兒無禮也。他如今將出一餅黃金來。我則除是恁般。兀那厮。你早說有黃金不的。你過這壁兒來。我過那壁兒看人去。〔秋胡云〕他肯了也。你看人去。〔正旦做出門科云〕兀那禽獸你聽者。可不道男子見其金。易其過。女子見其金。不敢壞其志。那禽獸見人不肯。將出黃金來。你道黃金這般好用的。〔唱〕

【耍孩兒】可不道書中有女顏如玉〔秋胡云〕呀。倒吃了他一個醬瓜兒。〔正旦唱〕你將着金要買人𣧗雲殢雨。却不道黃金散盡為收書。哎。你個富家郎慣使珍珠。倚仗着囊中有鈔多聲勢。豈不聞財上分明大丈夫。不由喒生嗔怒。我罵你個沐猴冠冕。牛馬襟裾。

〔秋胡云〕小娘子 不肯。我跟你家裏去。成就這門親事。可不好也。〔正旦唱〕

【二煞】俺那牛屋裏怎成得美眷烟。鴉窠裏怎生着鸞鳳雛。蠶繭紙難寫姻緣簿。短桑科長不出連枝樹。漚麻坑養不活比目魚。轆軸上也打不出那連環玉。似你這傷風敗俗。怕不的地滅天誅。

〔秋胡云〕小娘子休這等說。你若還不肯呵。我如今一不做二不休。𢬵的打死你也。〔正旦云〕你要打誰。〔秋胡云〕我打你。〔正旦唱〕

【三煞】你矁我一矁黥了你那額顱。扯我一扯削了你那手足。你湯我一湯拷了你那腰截骨。掐我一掐我着你三千里外該流遞。摟我一摟我着你十字堦頭便上木驢。哎吃萬剮的遭刑律。我又不曾掀了你家墳墓。我又不曾殺了你家眷屬。

〔秋胡云〕這婆娘好無禮也。你不肯便罷了。怎麼這般罵我。〔正旦提桑籃科唱〕

【尾煞】這厮睜着眼覰我罵那死屍。腆着臉着我咒他上祖。誰着你桑園裏戲弄人家良人婦。便跳出你那七代先靈也做不的主。〔下〕

〔秋胡云〕我吃他罵了這一頓。我將着這餅黃金。回家侍養老母去也。〔詩云〕一見了美貌娉婷。不由的我便動情。用言語將他調戲。倒被他罵我七代先靈。〔下〕

〔音釋〕

累上聲 衣去聲 獨東盧切 種上聲 繾音遣 綣音眷 繅音騷 物音務 晾音亮 福音府 酩音茗 出音杵 攛粗酸切 捽音祖 碟音迭 躞音屑 速蘇上聲 服房夫切 玉于句切 尤音尤 殢音膩 漚歐去聲 轆音鹿 黥音擎 足臧取切 骨音古 掐音恰 遞音地 律音慮 屬繩朱切 腆天上聲

第四折

〔卜兒上詩云〕朝隨日出採柔桑。採到將中不滿筐。方信遍身羅綺者。從來不是養蠶娘。老身秋胡的母親便是。我媳婦兒採桑去了。這早晚怎生不見回家也。〔秋胡冠帶引祗從上云〕小官秋胡。來到此間。正是自家門首。不免徑入。母親。你孩兒回來了也。〔卜兒驚問云〕官人是誰。〔秋胡云〕則你孩兒。便是秋胡。〔卜兒云〕孩兒你得了官也。則被你想殺老身也。〔秋胡送金科云〕母親。你孩兒得了官。現做中大夫之職。魯君着我衣錦還鄉。賜一餅黃金。奉養老母。〔卜兒云〕孩兒。這數年索是辛苦也。〔秋胡云〕母親。梅英那裏去了。〔卜兒悲科云〕孩兒。你去了十年光景。若不是你這媳婦兒養活我呵。這其間餓殺老身多時也。今日梅英到桑園裏採桑去了。〔秋胡云〕母親。梅英那裏去了。〔卜兒云〕他採桑去了。這早晚敢待來也。〔秋胡云〕嗨。適纔桑園裏逗的那個女人。敢是我媳婦麼。他若回來時。我自有個主意。〔正旦慌上云〕走走走。〔唱〕

【雙調新水令】若不是江村四月正農忙。扯住那吃敲才決無輕放。第一來怕鴉飛天道黑。第二來又則怕蠶老麥焦黃。滿目柔桑。一片林莊。急切裏沒個隣里街坊。我則怕人見甚勾當。

〔云〕俺家又不是會首大戶。怎麼門前拴着一匹馬。我把這桑籃兒放在蠶房裏。我試看咱。這弟子孩兒無禮也。他桑園裏逗引我。見我不肯。他公然趕到我家裏來也。〔唱〕

【甜水令】這厮便倚強凌弱。心粗膽大。怎敢來俺莊上。不由的忿氣夯胸膛。我這裏便破步撩衣。走向前來。喒住羅裳。喒兩個明有官防。

〔做扯秋胡科〕〔卜兒云〕媳婦兒。你休扯他。他是秋胡來家了也。〔正旦放手科唱〕

【折桂令】呀。原來是你曾參衣錦也還鄉。〔做出門叫秋胡科云〕秋胡你來。〔秋胡云〕梅英。你喚我做甚麼。〔正旦云〕你曾逗人家女人來麼。〔秋胡背云〕我決撒了也。則除是這般。梅英。我幾曾逗人來。〔正旦唱〕誰着你戲弄人家妻兒。迤逗人家婆娘。據着你那愚濫荒唐。你怎消的那烏靴象簡。紫綬金章。你博的個享富貴朝中棟梁。〔帶云〕我怎生養活你母親十年光景也。〔唱〕你可不辱沒殺受貧窮堂上糟糠。我捱盡淒涼。熬盡情腸。怎知道為一夜的情腸。却教我受了那半世兒淒涼。

〔卜兒云〕媳婦兒你來。〔正旦同秋胡見卜科〕〔卜兒云〕媳婦兒。魯君賜我孩兒一餅黃金。侍養老身。這十年間多虧了你。將這黃金我酬謝你收了者。〔正旦云〕妳妳。媳婦兒不敢要。留着與妳妳打簪兒戴。〔做出門科云〕秋胡你來。〔秋胡云〕你又喚我做甚麼。〔正旦唱〕

【喬牌兒】你做賊也呵我可拏住了贓。哎。你個水晶塔便休強。這的是魯公宣賜與個頭廳相。着還家來侍奉你娘。

〔云〕假若這黃金。若是別人家婦女呵。〔唱〕

【豆葉黃】接了黃金隨順了你才郎。也不怕高堂餓殺了你那親娘。福至心靈。才高語壯。須記的有女懷春詩一章。我和你細細斟量。可不道要我桑中。送咱淇上。

〔云〕秋胡。你可曾逗人家婦人來麼。〔秋胡云〕你好多心也。〔正旦唱〕

【川撥棹】那佳人可承當。〔做拏桑籃科唱〕不倈我提籃去採桑。空着我埋怨爹娘。選揀東牀。相貌堂堂。自一夜花燭洞房。怎隄防這一場。

【殿前歡】你只待金殿裏鎖鴛鴦。我將那好花輸與你個富家郎。躭着饑每日在長街上。乞些兒剩飯涼漿。你與我休離紙半張。〔秋胡云〕你怎麼問我討休書來。〔正旦唱〕早插個明白狀。也留與傍人做個話兒講。道女慕貞潔。男效才良。

〔卜兒云〕秋胡。你為甚麼這般炒鬧。〔秋胡云〕母親。梅英不肯認我哩。〔卜兒云〕媳婦兒。你為甚麼不認秋胡那。〔正旦云〕秋胡你聽者。貞心一片似冰清。郎贈黃金妾不應。假使當時陪笑語。半生誰信守狐燈。秋胡將休書來。將休書來。〔秋胡云〕梅英你差矣。我將着五花官誥。駟馬高車。你便是夫人縣君。怎忍的便索休離了去也。〔正旦唱〕

【雁兒落】誰將這五花官誥湯。誰將這霞帔金冠望。〔帶云〕便有呵。〔唱〕我也則牢收箱櫃中。怎敢便穿在咱身軀上。

【得勝令】呀。又則怕風動滿園香。〔李大戶同羅搽旦雜當上李云〕他受了我紅定。倒被他搶白一場。難道便罷了。我如今帶領了許多狼僕。搶親去也。〔羅搽旦云〕今日是個好日辰。我和你搶他娘去。〔做見科云〕兀的不是我女兒梅英。〔正旦唱〕走將來雪上更加霜。早是俺這釣鰲客咱不認。哎你個使牛郎休更想。〔秋胡喝云〕兀那厮。你來我家裏做甚麼。〔李驚云〕呀。元來他做了官。不是軍了也。我聞知你衣錦榮歸。特來賀喜。〔羅搽旦云〕呸。這等你說他死了也。〔李云〕他不死倒是我死。〔秋胡云〕元來那厮假捏流言。奪人妻女。左右與我拿下。送到鉅野縣去。問他一個重重罪名。〔祗從做縛科〕〔李云〕這也不是我的主意。就是你的岳翁岳母。欠了我四十石糧食。將他女兒轉賣與我的。〔秋胡云〕這等一發可惡。明明是廣放私債。逼勒賣女了。左右你去與縣官說知。着重責四十板。枷號三個月。罸穀一千石。備濟饑民。毋得輕縱者。〔祗從云〕理會的。〔李云〕一心妄想洞房春。誰料金榜擂槌有正身。〔羅搽旦云〕我們也沒嘴臉在這裏。不如只做送李大戶到縣去。暗地溜了。〔詩云〕如今且學烏龜法。只是縮了頭來不見人。〔同下〕〔卜兒云〕媳婦兒。你若不肯認我孩兒呵。我尋個死處。〔正旦唱〕諕的我慌忙。則這小鹿兒在心頭撞。有的來商也波量。〔云〕妳妳。我認了秋明也。〔卜兒云〕媳婦兒。你認了秋胡。我也不尋死了。〔正旦云〕罷罷罷。〔唱〕則是俺那婆娘家不氣長。

〔卜兒云〕媳婦兒。你既認了。可去改換梳洗。和秋胡孩兒兩個拜見咱。〔正旦下改扮上同秋胡先拜卜兒次對拜科〕〔正旦唱〕

【鴛鴦煞】若不為慈親年老誰供養。爭些個夫妻恩斷無承望。從今後卸下荊釵。改換梳粧。暢道百歲榮華。兩人共享。非是我假乖張。做出這喬模樣。也則要整頓我妻綱。不比那秦氏羅敷單說得他一會兒夫壻的謊。

〔秋胡云〕天下喜事。無過子母完備。夫婦諧和。便當殺羊造酒。做個慶喜筵席。〔詞云〕想當日剛赴佳期。被勾軍驀地分離。苦傷心拋妻棄母。早十年物換星移。幸時來得成功業。着錦衣脫去戎衣。荷君恩賜金一餅。為高堂供膳甘肥。到桑園糟糠相遇。強求歡假作癡迷。守貞烈端然無改。真堪與青史標題。至今人過鉅野尋他故老。猶能說魯秋胡調戲其妻。

〔音釋〕

夯音享 喒簪上聲 強音絳 倈離靴切 白巴埋 音切帔配 驀音陌

題目 貞烈婦梅英守志 
正名 魯大夫秋胡戲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