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竹塢聽琴

Top / 元曲選 / 竹塢聽琴

秦脩然竹塢聽琴雜劇

 石子章撰

楔子

〔正旦扮鄭彩鸞引外扮都管上云〕妾身姓鄭。小字彩鸞。今年二十一歲。從幼父母雙亡。曾記父母說。在禮部時與秦工部指腹成親。後來他那壁生了個孩兒。喚做秦脩然。俺這壁生了妾身是也。自父母亡化過了。他那壁不知所向。俺這城北五十里外。有一座草菴。這菴裏有個姑姑。他也姓鄭。曾教我撫琴寫字。今日是妾身生辰賤降之日。都管。安排下酒菓。則怕姑姑來也。〔都管云〕理會的。〔老旦扮老道姑上云〕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貧姑姓鄭。我是梁公弼的夫人。自從與俺老相公失散了。攏起我這頭髮。捨俗出家。貧姑善能撫琴下棋。此處有個小姐。他是鄭禮部的女孩兒。在貧姑跟前學琴下棋。今日是小姐生辰貴降的日子。我與他上壽走一遭去。可早來到門首。都管報復去。道有貧姑來了也。〔都管報科云〕小姐。有鄭姑姑在於門首。〔正旦云〕道有請。〔見科〕〔道姑云〕貧姑一徑來與小姐上壽。〔正旦云〕師父。你那裏得那錢鈔來。敢勞如此費心也。〔都管云〕小姐。近日上司出下榜文。不論官宦百姓人家。但是女孩兒到二十以外。都要出嫁與人。限定一月之外。違者問罪。〔正旦云〕似此怎生是好。則除是這般。都管。將文房四寶過來。〔做寫科云〕寫就了也。都管。你近前來。你道我為甚麼寫這兩紙文書。一紙文書為你年紀高大。與你這紙從良的文書。這一紙文書將我那家私裏外田產物業。你都與我記者。我家祖上曾建下竹塢草庵一座。甚是清雅。在北門外面。近來沒有住持。止有一個小道姑看守。我如今學那老師父出家去也。一年四季。齋糧道服。你可不要缺少我的。〔都管云〕小姐但放心。這一年四季。齋糧道服。俺不敢缺少你的。〔老道姑云〕小姐。你敢出不的家麼。既然你要出家。須要堅心辦道。休要半路裏還了俗。〔正旦云〕師父但放心。你着我如今嫁那個人去。不如出家倒也乾凈。〔唱〕

【仙呂賞花時】亡化過白頭老父母。眼底親人別又無。我親筆立定紙文書。分付與你這莊田和那地土。我着你為主不為奴。

【幺篇】更問甚一歲孩兒百歲主。枉了身心活受苦。願富貴待何如。我則待添香可也補燭。常伏侍着你這一個老姑姑。〔同下〕

〔音釋〕

弼薄密切 攏龍上聲 塢音五 燭音主

第一折

〔外扮梁州尹引張千上詩云〕白髮刁騷兩鬢侵。老來灰盡少年心。雖然贏得官猶在。爭奈夫人沒處尋。老夫姓梁名公弼。叨中進士及第。所除南康為理。有我夫人姓鄭。老夫三年官滿。還於京師。行到半途。被土賊哄散。至今夫人不知所向。謝聖恩可憐。今除鄭州為州尹之職。老夫想幼年間有一故友。姓秦雙名思道。與老夫在南陽一處為官。後來他陞做工部尚書。不幸辭世。止有一子。是秦脩然。此子九經三史。無有不通。如今也無信息。老夫在此做官。怕不一身榮顯。爭奈兩樁兒缺欠。一來失了夫人。二來不見姪兒。若是得見他兩個。便足俺平生之願。張千。你門首覰者。看有甚麼人來。報復我知道。〔張千云〕理會的。〔副末扮秦脩然上詩云〕少小為文便有名。如今挾策上西京。不知若個豪門女。親把絲鞭遞小生。小生姓秦。雙名脩然。幼年父母雙亡。父母在時。曾與鄭禮部家指腹成親。誰想他家得了女兒。小字彩鸞。如今兩家寥落。絕無消耗。小生因取功名。到這鄭州。聞知我叔父梁公弼在此為理。何不探望叔父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門上人報復去。道有秦脩然在於門首。〔張千報科云〕有秦脩然在於門首。〔梁尹云〕他說是秦脩然麼。〔張千云〕是。〔梁尹云〕老夫語未懸口。姪兒却已來到。張千。道有請。〔張千云〕請進。〔秦脩然見科云〕叔父請坐。受您孩兒兩拜。〔梁尹云〕孩兒。則被你想殺我也。你行囊在於何處。〔秦脩然云〕在客店中哩。〔梁尹云〕張千。便與我搬將來。打掃書房。着孩兒那裏安歇。便安排酒餚。與孩兒接風去來。〔同下〕〔正旦同小姑上云〕自從出了家。到大來好是安靜快樂也呵。〔唱〕

【仙呂點絳脣】棄了個銅斗兒似家緣。撇下個潑天也似火院。到大來無拘倦。每日間不斷香烟。將一片真心煉。

【混江龍】改換了油頭粉面。再不將蛾眉淡掃鬢堆蟬。將陰功暗壘。道教明傳。座上全無塵半點。壺中別有一重天。向是非海內。人我叢中。將那等不曉事的愚迷勸。覰了這飄飄浮世。冉冉流年。

〔小姑云〕我覰了小姐你這等模樣。揀個好官員士夫人家嫁一個不好。出他那家做甚麼。你不如歸去罷。〔正旦云〕小姑。你說的差矣。〔唱〕

【村裏迓鼓】你道我不如歸去。我待要至心脩煉。則他這蠅頭蝸角。虛名利休貪休戀。倒不如躲是非。忘寵辱。無驕怨。問甚麼誰得官。誰得祿。誰得錢。呀。到後來死生關臨頭怎免。

【元和令】喒人這無常管甚少年。我嘆世事忽更變。恰夭桃噴火柳堆烟。早荷花點翠鈿。東籬黃菊未開全。又紛紛雪滿天。

【上馬嬌】不如我琴一張。詩一聯。樂意自悠然。試看他富貴和貧賤。都一般白骨葬黃泉。

【勝葫蘆】抵多少興廢榮枯在眼前。人被利名牽。滿目紅塵關塞遠。笑車輪馬足。晨鐘暮鼓。空勞碌自年年。

【幺篇】爭如我睡徹東窗日影偏。高枕只安眠。愚者自愚賢者賢。煉丹砂九轉。袖黃庭兩卷。誦老子五千言。

〔云〕天色晚了也。小姑。你與我點上燈。添上香來。你歇息去。〔小姑云〕我添上香。點上燈。掩上柴門。歇息去也。〔下〕〔正旦云〕夜深了也。取下我這焦尾琴來。撫一曲遣我的心悶咱。〔正末上云〕小生秦脩然是也。自從在叔父家。一月光景。不曾出門。今日在這城外踏青玩賞。下次小的每都回去了。天色已晚。小生趕不上城門。這裏有個庵觀。我去裏面借一宵宿。有何不可。我推開柴門。元來還點着燈哩。〔做聽科〕呀。有人撫琴。我試聽咱。〔正旦唱〕

【后庭花】金罏焚寶烟。瑶琴鳴素絃。無非是流水高山調。和那堆風積雪篇。端的這五音全。我可便輕彈一遍。對清宵明月前。更行人跡杳然。正泠泠指下傳。百般的聲不圓。怎麼百般的聲不圓

〔云〕我這琴絃斷。必有人來竊聽。我開這門試看咱。〔見末科云〕一個好秀才也。〔秦脩然云〕呀。一個好姑姑也。〔正旦云〕兀那秀才。你是那裏人氏。姓甚名誰。因甚來到俺這庵觀。說的是萬事都休。說的不是。送你到道録司。不道的饒了你哩。〔秦脩然云〕小生南陽府人氏。姓秦雙名脩然。因為進取功名。到於此處。今日在城外踏青賞玩。不想天色昏晚。無處寄宿。來到此處。暫借一宵。聽的這裏彈琴聲音嘹喨。因而竊聽。不想姑姑在此。望恕小生之罪。〔正旦背云〕元來他便是秦脩然。我且問他。兀那秀才。你認的那指腹成親鄭彩鸞麼。〔秦脩然云〕當初我父親在時。多聽的說有一個指腹成親的鄭彩鸞。自從父母亡過。那鄭彩鸞也不知所向。小生常切切於心。不能見面。〔正旦云〕秀才你休慌。則我便是鄭彩鸞。〔秦脩然云〕我那裏不尋。那裏不覓。你可可在這裏。小姐。你既然遇着我。正是一對夫妻。我和你說句話兒。〔正旦云〕秀才休得無禮。我與你雖素有盟約。却不可造次苟合。萬一外人得知。豈無私奔之誚。〔秦脩然云〕我與你怨女曠夫。隔絕十有餘年。今日偶爾相逢。天與之便。豈可固執。〔正旦云〕既然如此。這所在不是說話處。喒去那耳房裏說話去來。〔唱〕

【金盞兒】這搭兒裏花影更幽然。檜柏瑣蒼烟。則這兩樁兒好與人方便。果然是色膽大如天。今夜又無甚星河相間阻。莫不着人月兩團圓。我可是清閒真道本。則被你壞了我也無事的散神仙。

〔云〕秦脩然。天色明了也。你回去罷。〔秦脩然云〕小姐。我此去明日多早晚來。〔正旦云〕你白日休要來。可在晚間來。來時休往那正門。則打那角門兒進。免得外人看見不雅。〔秦脩然云〕小生知道了也。〔正旦云〕秦脩然。我為你呵。〔唱〕

【賺煞】建起座七真壇。新蓋了三清殿。往常我醞釀真心不淺。不想這一曲瑶琴聲婉轉。包藏着那美滿姻緣。並香肩月下星前。共指三生說誓言。我也到不的蓬萊閬苑。羞對着藥罏經卷。我愁的是小窗孤枕夜如年。〔下〕

〔音釋〕

耗音好 叢音從 蝸音蛙 鈿音田 泠音零 嘹音聊 喨音亮 檜音桂 角音皎 醞音韻 釀泥降切 閬音浪

第二折

〔梁尹上云〕老夫梁公弼。自從秦脩然姪兒在衙舍中。一月其程。老夫事忙。不曾與他閒坐攀話。張千。那秀才書房中看書麼。〔張千云〕老爺不問。張千也不敢說。那秀才白日裏在書房看書。到晚來出這城外一所竹園裏。有箇草庵。庵兒裏面有一個青年的小道姑。生的十分大有顏色。好生聰俊。秀才每夜在那裏相伴他。〔梁尹云〕有這等事。〔張千云〕張千豈敢說謊。〔梁尹云〕既是這般。恐怕墮落了他功名。張千。你與我喚嬤嬤出來。〔張千云〕嬤嬤。老爺呼喚。〔凈扮嬤嬤上云〕老身聞的相公呼喚。不知有甚事。須索走一遭去。〔見科云〕老相公。喚老身有何分付。〔梁尹打耳喑科云〕可是這般。〔嬤嬤云〕領相公的言語。須索書房中走一遭去。〔下〕〔梁尹云〕張千。你近前來。我分付你。我如今鄉下勸農去也。那秀才若來辭別我時。說我公家事忙。你就將春衣一套。白銀兩錠。全副鞍馬一匹。便着他長行。小心在意者。〔詩云〕何事催人上路程。愁他迷戀失功名。他時得意來相問。方見通家一點情。〔下〕〔正末上云〕自從與我鄭彩鸞相遇。着小生晝夜無眠。今日在房中閒坐。可怎生不見嬤嬤來。〔嬤嬤上見科〕〔正末云〕嬤嬤。你那裏去來。〔嬤嬤云〕我與人家送殯去來。〔正末云〕你與誰家送殯去。〔嬤嬤云〕秀才不知。這裏有王同知家一個舍人。被這北門外竹塢草庵一個年小的道姑死了。他魂靈纏繞着那個舍人。那舍人如今死了。那庵裏道姑他是個鬼怪。但見年少的男子漢。他就纏死了纔罷。〔正末驚科背云〕嗨。誰想那道姑是個鬼魂。諕殺我也。喚張千來。收拾行裝。我便索長行也。〔張千云〕相公喚我做甚麼。〔正末云〕老爺在那裏。〔張千云〕鄉下勸農去了。〔正末云〕我要上朝取應去也。〔張千云〕老爺分付我了。秀才若取應去時。春衣一套。白銀兩錠。全副鞍馬一匹。都有了也。秀才。你等不得老爺回來便去罷。〔正末云〕我是等不的。收拾行裝。便索長行也。〔詩云〕本謂一佳人。如何說鬼魂。情知不是伴。只得且離分。〔下〕〔梁尹上云〕張千。那秀才去了麼。〔張千云〕去了也。〔梁尹云〕今日無甚事。那北門外有一所竹塢庵。庵裏有個道姑。年紀幼小。生的十分大有顏色。老夫一來玩賞散心。二來到菴中看那道姑去走一遭。〔下〕〔小姑扶正旦上云〕三十三天離恨天最高。四百四病相思病最苦。則被這相思害殺我也。〔小姑云〕有的是賤柴。燒你這醜弟子。〔正旦云〕待道秦脩然去了來。他可不曾辭我。待說他不曾去了來。這幾日怎生不見。音信皆無。秦脩然。我知他在那裏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這些時懶誦南華。將一串數珠來壁間閒掛。念一首斷腸詞顛倒熟滑。不免的喚道姑。添凈水。我剛剛的把聖賢來參罷。若不是會首人家。幾番將這道袍脫下。

【醉春風】我如今將草索兒繫住心猿。又將藕絲兒縛定意馬。人說道出家的都待要斷塵情。我道來都是些假。假。幾時能勾月枕雙欹。玉簫齊品。翠鸞同跨。

〔云〕小姑。你休大驚小怪的。我是歇息咱。〔做睡科〕〔小姑云〕理會的。我門首覰者。看有甚麼人來。〔梁尹引張千上云〕張千。不要頭踏傘蓋。人一騎。來到城外。遠遠那個竹林兒裏。敢是那道姑的菴觀。〔張千云〕這個便是。〔梁尹云〕接了馬者。〔小姑見驚拜科〕〔梁尹云〕出家人不打稽首。可學俗人拜。這個小道姑也不是個志誠的。你報復去。道有老夫特來相訪。〔張千云〕咄。是州裏大爺。〔小姑慌報科〕〔正旦云〕做甚麼。〔小姑云〕有一個老爺在門首哩。〔正旦唱〕

【紅繡鞋】我恰纔搭伏定芙蓉懶架。恰合眼夢見他家。覺來也依舊隔天涯。早是我心緒又亂。更那堪客人侵雜。道甚麼相公在門首前方下馬。

〔小姑云〕相公請進。〔梁尹見旦科云〕這個道姑是生的好也。〔正旦云〕稽首。相公請坐。小姑。快烹茶來。〔梁尹云〕道姑。你也請坐。〔正旦云〕貧姑不敢。〔梁尹云〕道姑。兀的恭敬不如從命。〔正旦云〕既如此斗膽了。〔稽首坐科〕〔梁尹云〕道姑。我此一來你試猜咱。〔正旦云〕相公此來。貧姑是猜波。〔唱〕

【石榴花】莫不是山城無事早休衙。〔梁尹云〕今早不下雨來。〔正旦唱〕朝來微雨潤輕紗。〔梁尹云〕這時節正是暮春天道。〔正旦唱〕茸茸芳草襯殘霞。都乘着這寶馬。〔梁尹云〕老夫待賞玩踏青咱。〔正旦唱〕迅步行踏。〔帶云〕貧姑猜着了也。〔唱〕莫不是那官中民快央及的怕。〔梁尹云〕老夫一徑的散心來。〔正旦唱〕因此上出郊外貪尋幽雅。〔梁尹云〕道姑。老夫此來不張傘蓋。不擺頭踏。你知老夫的這意麼。〔正旦唱〕你可也為甚麼不張傘蓋不擺頭踏。多只是恐驚林下野人家。

〔梁尹云〕道姑。你這裏好個幽靜去處也。〔正旦唱〕

【鬭鵪鶉】休笑俺草戶柴門。那裏取那銀屏的這繡榻。〔梁尹云〕老夫久慕高風。因此相訪。〔正旦唱〕多謝也降尊臨卑。屈高屈高就下。〔梁尹云〕道姑。兀的不是琴。請撫一曲。老夫洗耳。〔正旦云〕琴絃斷。彈不得了也。〔梁尹云〕道姑。你那絃斷幾時了。出家人休調發我。〔正旦唱〕俺出家人從來不會調發。相公少罪咱。〔梁尹云〕道姑既斷了絃。市面上別尋一個續上不的。〔正旦唱〕這絃向那市面上難尋。欲要呵則除江心裏旋打。

〔梁尹云〕老夫說絃。他說江心裏旋打。可是魚。恁的呵。老夫賢愚不辨。道姑。兀的不是棊盤。將來老夫與你手談一局。〔正旦云〕這棊喒人不可下他。〔梁尹云〕怎生不可下他。敢是你怕我老夫識破那一着。〔正旦唱〕

【上小樓】枉將你那機謀用煞。若知俺這棊中姦詐。〔梁尹云〕這棊有甚麼姦詐在那裏。〔正旦唱〕都為那蝸角虛名。繩頭微利。蟻陣蜂衙。將一片打劫的心。則與人。爭高論下。直等待那揭局兒死時纔罷。

〔梁尹云〕道姑。這棊不下也罷。你有甚麼名人書畫將來老夫一看。〔正旦唱〕

【幺篇】止不過羲之字。老杜詩戴松牛。韓幹馬。止不過枯木竹石。山水翎毛。雪月風花。若題着。那些人。都皆亡化。到如今是漁樵一場閒話。

〔梁尹云〕道姑。兀這書畫。則道老夫不識。自古以來。思凡的仙女甚多。則說靈照女透丹霞。這一樁事。你可知道麼。〔正旦唱〕

【快活三】可不說鍾子期訪伯牙。倒問我靈照女透丹霞。〔梁尹云〕難道是古來的思凡仙女。就也沒有。〔正旦唱〕他問我從古的思凡仙女有來麼。則教我半晌家難回話。

【鮑老兒】你將那無顯驗的文書是監察。須不是俺孔宣聖遺留下。將那個包待制看成做水晶塔。全沒些半點兒真實的話。只待要說古談今。尋山問水。傍柳穿花。那裏也脩身正己。利民潤物。治國齊家。

〔梁尹背云〕我觀這道姑。生的外有西施之貌。內有道韞之才。可知我那姪兒留戀着他。我聞的姪兒原是與他指腹為婚。正好配成夫婦。今我賺的姪兒去了。若還留在此處。我也不放心。則除是這般。〔回云〕道姑。我那衙門左右。有一所白雲觀。是勅建祝壽道院。我要請你到觀裏做個觀主。你意下如何。〔正旦云〕貧姑情願去。〔唱〕

【耍孩兒】我心頭百事無牽掛。凈坐在方牀矮榻。偏生要諠譁場裏避諠譁。白雲菴情願為家。則我這粗衣淡飯貧休笑。你那裏肥馬輕裘富莫誇。看北邙山直下。盡都是些斷碑荒塚。老樹殘霞。

【尾聲】怎如俺重門鎖綠苔。閒亭掃落花。抱搖琴高臥在松陰下。便做不得神仙我也快活煞。〔下〕

〔梁尹云〕天色晚了也。張千將馬來。回私宅中去。〔詩云〕三十餘年仕路間。風塵無處不摧顏。因過竹院貪清話。却得浮生半日閒。〔下〕

〔音釋〕

嬤音姆 殯音𩬆 諕音夏 熟常由切 滑呼佳切 欹音欺 咄當沒切 雜音咱 茸音戎 襯初艮切 踏當加切 及更移切 榻湯打切 發方雅切 煞雙鮓切 晌音賞 察抽鮓切 塔湯打切 韞音韻 矮挨上聲 邙音忙 摧慈隨切

第三折

〔梁尹上云〕老夫梁公弼。搬的那竹塢庵中鄭道姑。在此白雲觀做個住持。只等我姪兒秦脩然得第回來時。老夫自有個主意。昨日照會來。說有一個新官下馬。差人接去了。張千。等來時報我知道。〔張千云〕理會的。〔秦脩然上〕〔詩云〕十載寒窗積雪餘。讀得人間萬卷書。到頭還藉文章力。象簡羅袍上玉除。小官秦脩然是也。自從離了叔父。前往京師。進取功名。不想果遂其忘。一舉狀元及第。某奏過聖人。說叔父養育之恩。未嘗有報。思得相近地方。以便侍養。謝聖人除授鄭州通判。今來赴任。須先見俺叔父去。張千。報復去。道有州判下馬也。〔張千云〕理會的。禀爺。新官到了也。〔梁尹云〕道有請。〔正末見科〕〔梁尹笑科云〕兀的不是姪兒秦脩然。你得了官也。〔秦脩然云〕託賴叔父之庇。請上受姪兒幾拜。〔做拜科〕〔梁尹云〕張千。一壁廂安排筵席。與狀元慶喜。尋一個幽靜之處。纔好講話。張千。快喚出嬤嬤來者。〔張千云〕嬤嬤。老爺呼喚。〔嬤嬤上見科云〕老相公呼喚老身。那廂使用。〔梁尹云〕嬤嬤。你去白雲觀中。和那道姑說知。道老相公借你觀中待客。只揀個幽靜去處。打掃一間。嬤嬤。你先去。老夫隨後便來也。〔嬤嬤云〕理會的。〔下〕〔梁尹云〕狀元。老夫和你白雲觀中走一遭去來。〔同下〕〔正旦引小姑上云〕自從梁公弼相公請我到這白雲觀中。做着個觀主。倒大來好是幽靜快樂也。只是秦脩然知他在那裏。教我如何放的下。〔唱〕

【正宮端正好】本彈的是一曲鳳求凰。倒做了三疊陽關令。淹然的訴不盡滿腹離情。那清風明月悠然靜。只少一個知音聽。

【滾繡毬】這秀才每忒淺情。忒薄倖。抵多少破釵分鏡。他一去了恰便似線斷風筝。我守着這一盞半明不滅的燈。聽了些長吁短嘆聲。我將一個枕頭兒倚定。都則道打坐到天明。只為那山遙水遠人何在。因此上枕剩衾餘夢不成。閣不住兩淚盈盈。

〔云〕小姑。休打攪我。我是歇息咱。你去門首看者。若有人來時。報復我知道。〔小姑云〕理會的。〔嬤嬤上云〕領着老相公的言語。到白雲觀中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小姑報復去。道有嬤嬤來了也。〔小姑報科云〕師父。有嬤嬤來了也。〔正旦做驚科云〕諕我這一驚。道有請。〔見科〕〔正旦云〕稽首。嬤嬤請坐。小姑看茶。嬤嬤那裏來。〔嬤嬤云〕我一徑來望姑姑。我覰了姑姑年紀這般幼小。又聰敏俊俏。出家做甚麼。〔正旦云〕嬤嬤說起來呵。也話長哩。〔唱〕

【幺篇】俺祖宗為上卿。做左丞。也是俺宿緣善慶。可不道戶列簪纓。我須是富裏長。富裏生。又不是爺娘將我來不聘。我出塵寰甘分修行。我心如皓月連天靜。性似寒潭徹底清。休想有半點俗情。

〔嬤嬤云〕姑姑。你這般年紀幼小。嫁一個官員士戶。穿羅着錦。梳粧打扮。可不強似出家。老身曾聽的人說。這出家人多有害相思病的。〔正旦云〕這嬤嬤是甚麼言語。〔唱〕

【叨叨令】那一個出家兒抹着脂胭頸。那一個出家兒直恁般淫邪性。那一個出家兒肯接了俗人定。那一個出家兒害過相思病。其實我便說不得也波哥。我便說不得也波哥。則我外相兒怕不道多清正。

〔嬤嬤云〕老身奉着相公言語。着我與你說。要借你這觀中待一客官飲酒哩。〔正旦云〕嬤嬤。這的是祝壽的道院。外觀不雅。葷了鍋竈不可。〔嬤嬤云〕我說你不肯。老相公早來也。〔正旦云〕老相公來時。我自有話說。〔梁尹上云〕那姑姑說甚麼。〔嬤嬤云〕他道葷了鍋竈不肯。〔梁尹云〕我自過去和他說。〔見科〕〔正旦云〕稽首。〔梁尹云〕姑姑。我一徑的來借你觀中靜房一間。安排酒餚。管待個客官。〔正旦云〕相公。這的是祝壽的道院。外觀不雅。葷了鍋竈。〔梁尹云〕便葷了有誰知道。〔正旦云〕做的個褻凟麼。葷了鍋竈不中。〔梁尹云〕真個不肯。〔正旦云〕不可不可。跳出俺那七代先靈來。我也不肯。〔梁尹云〕既然不肯。則借你這菴中與新狀元待一杯茶。〔秦脩然上云〕既然不可。姪兒回去罷。〔梁尹云〕則待一杯茶便行。姑姑。你與新狀元廝見咱。〔旦見正末科云〕稽首。〔梁尹云〕不吃茶也罷了。我與新狀元回私宅中飲酒去。〔正旦扯正末衣服科云〕相公在這裏坐坐不妨事。〔梁尹云〕這裏是祝壽的道院。外觀不雅。〔正旦云〕有誰知道。〔梁尹云〕葷了你那鍋竈。做的個褻凟麼。〔正旦云〕外邊有一個小鍋兒哩。〔梁尹云〕姑姑。你陪着新狀元這裏坐一坐。我看些酒餚去也。〔下〕〔正旦云〕秦脩然。你在那裏來。〔秦脩然云〕你是鬼。靠後些。〔正旦唱〕

【倘秀才】我為你呵捱了些更長漏永。受了些衾寒枕冷。我巴到你黃昏盼到你明。思舊約。想歸程。可着我久等。

【滾繡毬】那秀才每謊後生。好色精。一個個害的是傳槽病症。囑付你女娘們休惹這樣酸丁。恁琴書四海遊。關山千里行。您去處渺無蹤影。則被你引得這倩女離了魂靈。〔秦脩然云〕你是個鬼。遠着些兒。〔正旦云〕你是鬼。我不是鬼〔秦脩然云〕我怎生是鬼。〔正旦云〕你既不是鬼呵。〔唱〕為甚麼不將這九經書籍燈前看。可將那三弄瑶琴月下聽。行濁言清。

〔梁尹上做打聽咳嗽科〕〔正旦云〕休大驚小怪。則怕老相公聽的。〔梁尹云〕我聽的多時了也。〔正旦扯秦脩然跪科〕〔梁尹云〕你兩個可早招了也。姑姑。這祝壽的道院。可不道葷了你鍋竈。可不道外觀不雅。姑姑。你曉的麼。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今人脩道。不依正道。少使貪嗔。莫使姦狡。姑姑心正不邪。這個便是正道。新狀元。你好個讀書人。憑着你十年窮蠹簡。一舉跳龍門。剗地不思金榜日。只待暗約楚臺雲。有這等姑姑。更有這等秀才。又有這等老夫。〔詞云〕你可甚端冕臨三輔。調弦理萬民。剗的點檢他這姻緣簿。花判他這有情人。姑姑好出家人也。〔詞云〕你那布袍籠夜月。丫髻挽秋雲。本是清風明月客。倒養着金馬玉堂臣。一個是這聽琴的漢司馬。一個是這脩道的卓文君。你雖常餐素飯。元不斷真葷。那肯看經卷。單想結婚姻。宵宵花燭會。夜夜洞房春。一聲明鐘響。須索拜天尊。火速穿道服。連忙繫法裙。裏衣無暇着。頭髮亂紛紛。不曾將手洗。便去把香焚。你也這般褻汙三清殿。何不推翻李老君。姑姑。你可怕麼。〔正旦云〕可知怕哩。〔梁尹云〕你要饒麼。〔正旦云〕可知要饒哩。〔梁尹云〕既是這等。你還了俗。嫁了秦脩然。請受了五花誥駟馬車。做了夫人縣君。可不好那。〔正旦云〕多謝了老相公。〔梁尹云〕你看他一讓一個肯。〔正旦唱〕

【尾煞】到來日整雲鬟復對菱花鏡。我再不綻口兒念着道德經。坐處坐行處行。情厮投意厮稱。到今朝酒半醒。入羅幃掩繡屏。只等的畫燭燈昏夜寂靜。寶篆氤氳爇金鼎。枕頭兒上那些風流興。休道俺姑姑每不志誠。便跳出那上八洞神仙把我來勸不省。〔同秦脩然下〕

〔梁尹云〕今日成合了姪兒這樁親事也。安排酒饌。與秦脩然賀喜走一遭去來。〔下〕

〔音釋〕

剩音盛 俗詞疽切 葷音昏 永于景切 倩淺去聲 蠹音妬 剗音產 綻士諫切 篆傳去聲 氤音因 氳於君切 爇如夜切

第四折

〔小姑上云〕小姐還俗去了也。撇得我獨自一個。在此孤孤另另。如何度日。不如也尋個小和尚去。〔老道姑上云〕我梁公弼的夫人。自從送鄭小姐出家。不意害了個心疼的病。整整臥了三年。今日方纔痊可。那鄭小姐這等薄情。他便不來看我也罷了。難道小姑也差遣不得。再不相問一聲。我如今到那竹塢菴去。看他脩行何如。〔做驚科云〕怎麼門上是鄭州封皮封鎖了。好是奇怪。待我問去。〔做對古門問科云〕借問一聲。這菴裏的鄭道姑那裏去了。〔內應云〕搬在州西白雲觀裏做住持去了。〔老道姑云〕我再尋到白雲觀去。〔做到叩門科云〕觀裏有人麼。〔小姑上云〕誰叫。〔開門見科云〕原來是鄭師父。〔老道姑云〕我問你。你家小姐那裏去了。〔小姑云〕一言難盡。我小姐塵心不凈。纔出家不多幾時。便引了一個秀才。每夜來聽琴。聽出來了。那秀才可也薄情。他去上朝取應。辭也不來辭一辭。害的我小姐做了相思病。常要個死。你道這樣人怎麼出的家。〔老道姑云〕元來如此。我若不害心疼。等我來打落他一個沒面皮纔好。〔小姑云〕老師父。你為何也害相思病。心疼起來。〔老道姑云〕誶。把我老人家也說這等話。〔小姑云〕我小姐正是心疼。在菴裏長吁短嘆的。却是本州大爺到菴裏來看見我家小姐。道他生的好。請到白雲觀做住持。連我也搬來了。誰想那秀才一去中了狀元。如今小姐還了俗。嫁他做夫人去了。〔道姑云〕入娘的。我當初不要你出家。你強要出家。如今忍不的。可跟的人去了。你便上天入地我。着鍬撅出你來。〔做行科云〕轉過隅頭。抹過屋角。則這裏便是新狀元的宅子。不必報復。我自到他廳上坐着。看他兩口兒怎生出來見我。〔正旦同秦脩然上云〕誰想有今日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成就了碧桃花下鳳鸞交。怕甚麼出家兒被教門中恥笑。那裏也靈丹腹內安。經卷向杖頭挑。月夕花朝。將一陣黃粱夢忽驚覺。

〔云〕呀。元來是我師父。〔見科老道姑云〕小姐。你當初怎生出家來。〔正旦唱〕

【喬牌兒】幾曾見出家的有下稍。趁如今我青春尚年少。〔老道姑云〕我教你彈琴。正要清心養性。倒教你引老公不成。〔正旦唱〕倒是我卓文君一曲求凰操。早把那漢相如引動了。

〔老道姑云〕你要成親。也少不得請你那親眷。怎麼不着我知道。〔正旦唱〕

【鴈兒落】別不曾將親眷邀。那裏把你個姑姑告。〔老道姑云〕你為甚麼事便還了俗。〔正旦唱〕我這有宿緣的要還俗。〔老道姑云〕我到道録司告去。不道的饒了你哩。〔正旦唱〕哎。你個有火性的便何須鬧。

〔老道姑云〕你既是出不的家。誰教你出家。〔正旦唱〕

【得。勝令】呀。大古來人怨語聲高。怎知俺父母有盟約。你待要鋸倒連枝樹。分開比翼鳥。未曾出胎胞。早指腹成親了。直到的今朝。纔得這夫妻成對好。

〔云〕請老相公勸一勸姑姑罷〔梁尹上云〕怎生大驚小怪的。〔正旦云〕老相公來了。須勸老師父一勸。〔梁尹云〕他若再鬧呵。我送他道録司去。拷打他下半截來。那老道姑在那裏。〔正旦云〕在前廳上坐着哩。〔梁尹做見科云〕兀那老道姑。看老夫面上。完成了他兩口兒前程罷。〔老道姑云〕兀的不是老相公。〔梁尹云〕兀的不是我夫人。〔老道姑云〕我丟了冠子。脫了布衫。解了環縧。我認了老相公。不強如出家。〔正旦云〕老師父。你怎生便是這等。當初誰着你出家來。〔老道姑云〕我則有這個老公。〔正旦云〕我也不曾有兩箇。〔唱〕

【甜水令】你只待掀倒秦樓。填平洛浦摧翻祅廟。不住的絮叨叨。為甚麼也丟了星冠。脫了道服。解了環縧。直恁般戒行堅牢。

【折桂令】多應是慾火三焦。一時燄起。遍體焚燒。似這等難控難持。便待要相偎相傍。也顧不得人笑人嘲。想着你瘦嵓嵓精神漸槁。何况我嬌滴滴顏色方妖。〔老道姑云。〕他原是我相公。被土賊趕散也。比你偷的。〔正旦唱〕你既有夫主相拋。我豈無親事堪招。總不如兩家兒各自團圓。落的個盡世裏同享歡樂。

〔都管上云〕老漢是那鄭小姐家院公。與小姐送齋糧道服來。俺到菴裏。不見小姐。人說他搬在白雲觀做了觀主。我又尋到白雲觀去。元來還俗去了也。這個是他宅子。我自過去。〔做見科云〕小姐。我與你送齋糧道服來了。你怎麼又還了俗。〔正旦唱〕

【沽美酒】這一領新道袍。似千里贈鵝毛。路遠風塵你動勞。爭知我衣冠改了也。不是做夫人便粧幺。

【太平令】想這段前程非小。俺出家的福分難消。但則要捉對兒雲期雨約。便是俺師徒每全真了道。我着你記着。想着。不曾忘了。常言道一還一報。

〔梁尹云〕這新狀元你認的麼。〔老道姑改扮科云〕我不認的。〔梁尹云〕他就是我在南陽時同僚秦思道的孩兒。叫做秦脩然。〔夫人云〕可知道來。他原與鄭彩鸞指腹成親的。孩兒。你早和俺說知。也省得我這般聒絮。〔梁尹云〕如今我夫人認着老夫。姑姑又與新狀元成了親事。天下喜事無過夫婦團圓。便當殺羊造酒。做個大大慶喜的筵席。〔正旦唱〕

【離亭宴煞】喒如今把圍棋識破了輸贏着。瑶琴彈徹相思調。這婚姻是天緣凑巧。穩坐了七香車。高揭了三簷傘。請受了金花誥。再不赴偷香竊玉期。再不事煉藥燒丹教。從此後無煩少惱。便不能隨他簫史並登仙。只情願守定梁鴻共諧老。

〔音釋〕

鍬粗消切 撅與掘同 覺音叫 約音杳 鋸音據 祆音軒 掀音軒 叨音刀 嘲之稍切 嵓音巖 樂音澇 着昭上聲 輳倉救切

題目 鄭彩鸞草菴學道 
正名 秦脩然竹塢聽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