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竹葉舟

Top / 元曲選 / 竹葉舟

陳季卿誤上竹葉舟雜劇

范子安撰

楔子

〔冲末扮陳季卿上詩云〕慚愧微名落禮闈。飄零不異燕孤飛。連天大廈無棲處。來歲如今歸未歸。小生姓陳。雙名季卿。武林餘杭人氏。幼習儒業。頗有文名。只因時運未通。應舉不第。流落不能歸家。况值暮冬天道。雨雪雖霽。寒威轉添。似小生這等舉目無親。怎免饑寒之歎。〔做歎科云〕嗨。我陳季卿好命薄也。我想起來那終南山青龍寺。有個惠安長老。他與小生同鄉。甚是交好。他曾屢次寄書。約我到寺中相會。或者他肯濟助我。也未見得。則索向終南山投謁惠安長老。走一遭去來。〔下〕〔外扮傑郎惠安領丑行童上詩云〕明心不把幽花撚。見性何須貝葉傳。日出冰消原是水。回光月落不離天。貧僧乃終南山青龍寺惠安和尚是也。原籍餘杭人氏。自幼攻習儒業。中年落髮為僧。偶因遊方到此終南山青龍寺。悅其山水。遂留做此寺住持。貧僧有一同窗故友。叫做陳季卿。此人飽諳經史。貫串百家。真有經天緯地之才。吸露凌雲之手。只為功名未遂。一時流落。不能歸家。貧僧也曾屢次寄書。請他到來寺中相會。並無一字回我。行者。你到山門前望去。倘那陳解元來時。快報我知道。〔行童云〕理會的。〔陳季卿上詩云〕纔離紫陌上。便入白雲中。可蚤來到青龍寺門首也。小和尚。你惠安長老在家麼。〔行童云〕呸。你也睜開驢眼看看。我這等長的和尚。還教做小和尚。全不知些禮體。我看起來。你穿着這破不剌的舊衣。擎着這黃甘甘的瘦臉。必是來投託俺家師父的。却怎麼這等傲氣。〔陳季卿云〕嗨。小生好背時也。〔做揖科云〕小師父恕罪。煩報你惠安長老。道有故人陳季卿特來相訪。〔行童云〕你這先生。這纔是句說話。怪不得自古以來。儒門和俺兩家做對頭的。罷罷罷。你站在一邊。我替你報復去。〔做報科云〕且住。待我鬭這禿厮耍子。〔做入見科云〕師父。外面有個故人。自稱耳東禾子即夕。特來相訪。〔惠安云〕這厮胡說。世上那有這等姓名的人。〔行童云〕你這老禿厮。你還要悟佛法哩。則會在看經處偷眼兒瞧人家老婆。〔惠安云〕這厮敢風魔了。再出去問明白了來說。〔行童云〕有什麼不明白。是耳東禾子即夕特來相訪。〔惠安云〕我不省的。〔行童云〕你請出師父娘來。他便知道。〔惠安云〕𠺙。〔行童云〕我說與你。這個叫做折白道字。耳東是個陳字。禾子是個季字。即夕是個卿字。却不是你的故人陳季卿來了也。〔惠安云〕快請進來。〔行童出見科云〕陳先生。恰纔俺師父再四不肯認你。虧我一頓老禿厮罵的肯了。如今請你哩。〔陳季卿做入見科云〕小生數年光景。有失拜謁。〔惠安云〕貧僧久知仁兄文場不利。累次寄書相請。今日俯臨。實乃貧僧之萬幸也。〔陳季卿云〕長老。累蒙書召。小生非不心感。但是我螢窗雪案。辛苦多年。自謂功名唾手可拾。豈知累科下第。惶恐難歸。以此拜訪無顏。只望長老勿罪。〔惠安云〕仁兄差矣。豈不聞古人有云。無學之謂貧。學而不能行之謂病。據仁兄這等宏才積學。何患不得功名。昔伊尹耕於有莘。傅說困於板築。後來皆遇明主。居師相之位。仁兄今日雖然薄落。一朝運至時來。為師為相。做出那伊尹傅說的事業。又何難哉。〔陳季卿云〕好說。小生告回了。〔唱〕

【仙呂賞花時】我則為十載螢窗苦學文。慚愧殺萬里鵬程未致身。因此上甘流落在風塵。我可也幾迴家闇哂。則是個無面目見鄉人。〔下〕

〔惠安云〕仁兄。你怎麼就去了。請轉來呀。真個去了。行者。你快請他轉來。說貧僧還有話講。〔行童云〕我就趕出山門外請他去。只怕師父娘不肯留他哩。〔下〕〔惠安云〕你看這秀才功名心急。想是要回下處溫習經史去哩。我荒刹雖則凄凉。尚也不缺饘粥。不若留他在此。資其衣食。以待選場。一則遂了他風雲之志。二則也見我這點鄉曲之情。有何不可。〔詩云〕故人昔未遇。借此山中居。則恐登樞要。何曾問草廬。〔下〕

〔音釋〕

廈音下 諳音庵 吸音隙 累上聲 剌音辣 唾拖去聲 刹音察 饘音氈 樞昌書切

第一折

〔陳季卿上云〕小生陳季卿。感蒙惠安長老念同鄉的義分。留我在寺中。溫習經史。等候選場。這是小生不幸中之幸也。今日無甚事。待惠安長老出定來。要他指引我到什麼古蹟去處遊翫遊翫。消遣我旅况咱。〔惠安引行童上相見科云〕仁兄。你屈留在此。山寺荒凉。甚多𥳑慢。莫不有些兒責麼。〔陳季卿云〕長老說那裏話。小生連月打攪。感激不盡。只是小生久聞終南山是天下第一座名山。中間勝景必多。乞長老指引。容小生瞻仰一番。可也不枉。〔惠安云〕既如此。待貧僧引路。仁兄隨喜便了。〔陳季卿做看寺科云〕委的好一座寺也。你看殿侵碧落。樹拂層雲。水遶渼陂。峰臨紫閣。真個觀之不足。翫之有餘。〔做望科云〕長老。這東南角上隱隱一條水路。是通着那裏的。〔惠安云〕這條水是渼陂通出去的。從此入漢江。就是我們的故鄉歸路。〔陳季卿做歎科云〕長老。小生對此不覺歸思頓發。有筆硯乞借過來。待小生賦滿庭芳一詞。書於素壁之上。可乎。〔惠安云〕貧僧願觀。行者。取文房四寶過來。〔行童云〕兀的不是文房四寶。你這先生自揣做的好。寫的好便寫。不然。你莫寫。省得人笑你杭州阿獃。〔陳季卿做寫科云〕長老。待小生表白與你聽者。〔詞云〕坐破寒氈。磨穿鐵硯。自誇經史如流。拾他青紫。唾手不須憂。幾度長安應舉。萬言策曾獻螭頭。空餘下連城白璧。無計取封侯。可憐復失意。羞還故里。懶駐皇州。感君情重。僧舍暫淹留。暇日相攜登眺。憑高處共豁吟眸。家山遠。如何歸去。都付夢中遊。〔惠安云〕好高才也。〔行童云〕通得。〔惠安云〕你曉的什麼。快去看茶來。〔行童下〕〔正末扮呂洞賓提荊籃上云〕世俗人。跟貧道出家去來。我着你人人了道。個個成仙。這裏可也無人。我姓呂名岩。字洞賓。道號純陽子是也。因應舉不第。道經邯鄲。得遇正陽子師父。點化黃粱一夢。遂成仙道。今奉吾師法旨。為世間有一人陳季卿。餘杭人氏。有神仙之分。教我來度脫他。貧道按落雲頭。見一道青氣。此人正在終南山。不免到青龍寺走一遭去也呵。〔唱〕

【仙呂點絳脣】恰離了北海蒼梧。可又蚤歲華幾度。成今古。歎世事榮枯。誰識的這長生路。

【混江龍】量那些一陀兒寰土。經了些前朝後代戰爭餘。俺從這劈開混沌。踏破空虛。俺不用九轉丹成千歲壽。俺不用一斤鉛結萬年珠。也不採甚麼奇苗異草。也不佩甚麼寶篆靈符。只要養的這精神似水。煉的這骨髓如酥。常日把那心猿意馬牢拴拄。一任教陵移谷變。石爛的這松枯。

〔行童上云〕我且到山門首看咱。〔正末云〕可早來到青龍寺門首也。兀那小和尚。你進去。說與那陳季卿。道有一仙長到來相訪。〔行童云〕呸。我今日造化低。頭裏一個窮秀才叫我小和尚。如今這個牛鼻子又叫我小和尚。我這小和尚馱你家娘哩。兀那牛鼻子。陳季卿不在我這裏。〔正末云〕貧道望氣。知道他在你寺裏。〔行童云〕望你娘頹氣疝氣。你是太上老君漢鍾離呂洞賓。便會望氣。我也不替你報。我自去方丈裏吃燒酒狗肉去也。〔下〕〔正末云〕小和尚不肯通報。我自過去。〔做入見科云〕秀才。長老。稽首。貧道是一雲遊道者。此來不為別事。單要度一個徒弟。跟貧道出家去。〔陳季卿云〕你這道者差矣。此位是惠安長老。仙釋不同教。是做不得徒弟的。難道你要度我麼。〔正末云〕可知道來。秀才。你今日是個落第的舉子。若跟了貧道出家去。明日便是一個神仙也。不辱沒了你秀才。你可辭別了長老。跟隨貧道出家去來。〔陳季卿云〕你這道者。我與你素不相識。怎生便着我跟你出家。小生學成滿腹文章。正要打點做官哩。老實對你說。小生出不的家。〔正末唱〕

【油葫蘆】歎你這千丈風波名利途。端的個枉受苦。便做道佩蘇秦相印待何如。你則看凌煙閣那個是真英武。你則看金谷鄉都是些喬男女。〔陳季卿云〕這也要辨個賢愚。怎麼一概都說是假的。〔正末唱〕你可也辨甚麼賢。辨甚麼愚。折莫將陶朱公貴像把黃金鑄。倒底也載不的西子泛江湖。

〔陳季卿云〕我做官的。身上穿的是紫羅襴。頭上戴的是烏紗帽。手裏拿的是白象笏。何等榮耀。你們出家的。無過是草衣木食。到得那裏。〔正末唱〕

【天下樂】早經了一將功成萬骨枯。哎。你區區。文共武。說甚麼榮耀人也紫羅襴烏紗帽白象笏。爭如我誦黃庭道德經。諷金精太素書。倒落的播清風一萬古。

〔行童捧茶上云〕你看中間一個老禿厮。左邊一個牛鼻子。右邊一個窮秀才。攀今攬古的。比三教聖人還張智哩。〔送茶科〕〔陳季卿云〕我飯也不曾吃。被這個道者可纏殺人也。〔正末云〕秀才。你肯誦黃庭經。便不饑寒。〔行童云〕你這先生不要聽這牛鼻子說謊。我每日誦經到晚。肚裏常是餓的支支叫哩。〔正末云〕難道真個誦了經。便不饑寒。只是誦了經成了仙道。便不饑寒了也。〔陳季卿云〕道者。你說古來有那個是成仙了道的。〔正末云〕待貧道略說一兩個。與你聽者。〔唱〕

【那吒令】豈不聞有一個列御寇。駕泠風徧八區。〔陳季卿云〕是一個了。再有誰呢。〔正末唱〕有一個張子房。追赤松別帝都。〔陳季卿云〕再呢。〔正末唱〕有一個葛仙翁。採丹砂入洞府。他雖則土木骸。這都是神仙骨。不似你肉眼凡夫。

〔陳季卿云〕敢問道者。神仙那裏可有甚的景致麼。〔正末云〕怎麼沒有。〔唱〕

【鵲踏枝】我那裏號蓬壺。近天都。一剗是貝闕珠宮。霞徑雲衢。則除是大羅仙沒揣的過去。〔陳季卿云〕這等。你到我這下界來怎麼。〔正末唱〕我今日下塵寰也則為點化你這頑愚。

〔陳季卿云〕道者。你不要這些大話。你則老實的說。你仙鄉何處。〔正末云〕你要問我仙鄉何處。我便說與你。也尋我不着哩。〔唱〕

【寄生草】枉踏破你那遊仙履。怎尋的着我這鍊藥罏。我則是任來任去隨緣住。無風無雨難傾覆。不脩不壘常堅固。那裏有洞門深鎖遠山中。端的個白雲滿地無尋處。

〔云〕秀才。你跟我出家去罷。〔陳季卿云〕我要做官的人。怎麼勸我跟你出家。這等絮絮叨叨。好話不投機也。〔做不理科〕〔正末云〕秀才。你休想那富貴榮華。只跟我出家去罷。〔陳季卿做反手看圖科云〕這壁上是華夷圖。待我看波。〔正末云〕這秀才不理我。去看華夷圖。待我就這圖上題詩一首。與他看波。〔做題科〕〔陳季卿云〕這道者也會做詩。待我念來。〔詩云〕閒觀九域志。如同咫尺間。縣排十萬鎮。州隱五千山。幽燕當北望。吳越向南看。雖無歸去路。神往不為難。好高才也。道者。只是你怎生知道我要歸家來。〔正末云〕我怎麼不知。你題的那滿庭芳詞。說道家山遠如何歸去。都付夢中遊。這不是你要歸家的意思。〔陳季卿做歎科云〕嗨。只是小生流落於此。不知幾時得回家去也。〔正末做笑科云〕秀才。你若肯跟我出家。我就借你一隻船。送還家去。可也不難。〔惠安云〕道兄你這船在那裏。好借與我故人去那。〔陳季卿云〕道者。你幾曾見我這滿庭芳詞來。〔正末云〕你題時咱就見了也。〔唱〕

【醉中天】這詞呵勝王粲登樓賦。似宗炳臥遊圖。〔做取竹葉黏壁上科〕〔唱〕你覰這渺渺滄波一葉蘆。〔云〕疾。秀才。兀的不是一隻船了也。〔陳季卿云〕恰纔是一片竹葉兒。黏在壁上。怎麼就變成了一隻船。可也奇怪。〔惠安云〕道兄。這船也小。只怕借不得我故人回去。〔正末云〕呆漢。正好借去。〔唱〕休猜做野水無人渡。你本待挾三策做公孫應舉。眼見的不及第學淵明歸去。怎知道這兩樁兒都則是一夢華胥。

〔云〕秀才。你可看見你回家的路徑麼。〔陳季卿云〕我小生在華夷圖上早看見了也。〔正末云〕秀才。你覰波。〔唱〕

【金盞兒】你不見遠樹蔽荊吳。闇水泛歸艫。從教他風濤洶湧蛟龍怒。你則是緊閉着雙目。穩跕着身軀。一任的棹穿江月泠。帆掛海雲孤。寒煙生古渡。兀良便是你茅舍舊鄉閭。

〔行童云〕莫說這隻船是竹葉兒做的。就當真一隻船。只消我一脚早踹翻了也。〔正末云〕秀才。你則閉了眼者。休迷了正道。〔陳季卿做呵欠科云〕怎麼這一會兒精神疲倦。只待要睡哩。〔做伏几睡科〕〔正末云〕這呆漢睡了也。我着他大睡一覺。〔拂袖科〕〔唱〕

【賺煞】我與你踢倒鬼門關。打開這槐安路。把一枕南柯省悟。再休被利鎖名韁相纏住。急回頭又蚤則暮景桑榆。你若是做吾徒。我與你割斷凡俗。怕甚麼苦海茫茫難跳出。趁煙霞伴侶。乘着這浮槎而去。兀的不朗吟飛過洞庭湖。〔留荊籃下〕

〔惠安云〕好奇事也。恰纔這一個風魔道士將一片竹葉。黏在壁上。變做小小的一隻船兒。倒也好個戲法。那陳季卿又睡着了。行者。你可安排下茶飯。等候他睡醒時食用者。俺回方丈坐禪去也。〔詩云〕持心只在前窗下。不管人間是與非。〔行童隨下〕〔陳季卿打夢做醒科云〕這一覺好睡也。我如今上的這船。趁便風回家去來。〔下〕

〔音釋〕

分去聲 渼音美 陂音杯 獃帶平聲 螭音癡 邯音寒 鄲音丹 相去聲 將去聲 笏音虎 泠音靈 骨音古 覆音赴 燕平聲 看平聲 思去聲 艫音盧 目音暮 柯音哥 俗詞疽切 出音杵 槎音茶

第二折

〔正末引外扮列御寇張子房葛仙翁上云〕貧道呂洞賓。這一位是列御寇。這一位是張子房。這一位是葛仙翁。貧道為陳季卿一人。親到終南山青龍寺裏度脫他。爭奈此人迷戀功名。略不省悟。被貧道將一片竹葉。黏於壁上。戲成一隻小船兒。他便要上船。趁便風趕回家見父母妻子去。列位上仙。我們在此等候。他來時慢慢的點化他。歸於正道。與他閻王殿上除生死。仙吏班中列姓名。指開海角天涯路。引的迷人大道行。〔列御寇云〕兀那呆厮陳季卿。這蚤晚好待來也。〔正末唱〕

【雙調新水令】五湖四海自遨遊。則俺這拂天風兩枚袍袖。喚靈童採瑞草。同仙子下瀛洲。似這等蕩蕩悠悠。歎塵世幾昏晝。

〔列御寇云〕道兄。我看世俗之人。貪嗔愛慾。如青蠅之嗜血。似羣蟻之慕羶。只利趨前。竟忘溺死。好愚迷也。〔正末云〕上仙。我看陳季卿本有神仙之分。則是他塵心太重。兩次三番再不省悟。何時得成正道也呵。〔唱〕

【駐馬聽】仙苑優遊。物換星移幾度秋。將玄關參透。經了些夕陽西下水東流。一生空抱一生愁。千年可有千年壽。則合的蚤回頭。和着那閑雲野鶴常相守。

〔陳季卿上云〕小生陳季卿。在青龍寺惠安長老處。遇一風魔道士。則管裏勸我出家。他將片竹葉兒黏於壁上。戲成小船。我不合一時間引動家鄉之思。就上這船。趁着便風回去。到的這裏。迷蹤失路。前後又沒個人兒可問。怎生是了也。〔正末云〕陳季卿。你來這裏。有何事幹那。〔陳季卿做驚顧科云〕呀。那裏有人叫我哩。〔正末唱〕

【鴈兒落】你急煎煎誤吞他名利鉤。虛飄飄竟忘了我這煙霞叟。白茫茫窮途何處歸。眼睜睜苦海無人救。

〔陳季卿云〕叫我的是那個。你可指引我一條大路。等我好歸去波。〔正末云〕呆漢。〔唱〕

【得勝令】呀。你不道經史習如流。青紫不須憂。怎不將連城璧丹墀奏。博一個取凌陽萬戶侯。今日個啾啾。這是你為官的偏生受。倒不如休也波休。蚤隨我出家兒得自由。

〔陳季卿做見科云〕呀。元來就是寺中相遇的道者。你可救我咱。〔正末云〕噤聲。〔唱〕

【掛玉鈎】你道我不是知音話不投。只去把九域志閑窮究。翻惹動你一點鄉心淚闇流。滴滿了征衫袖。現如今路又迷。途難叩。你則認那畫裏家山。怎知是夢裏神遊。

〔陳季卿云〕却元來還有三位。願通姓名。〔正末云〕他都是我的道友。這一位是列御寇。這一位是張子房。這一位是葛仙翁。〔陳季卿云〕小生一時愚昧。不知三位是何朝代人物。何因得成仙道。請各自陳。小生拱聽。〔列御寇云〕貧道列御寇。鄭國人也。當穆公時見子陽為相。專尚刑罰。貧道因此辭祿歸耕。後遇廣成子。傳其大道。遂得成仙。〔張子房云〕貧道張良。韓人也。九世相韓。秦始皇無道。滅我韓國。貧道私結壯士。闇擊始皇於博浪沙中。誤中副車。大索三日。貧道亡匿下邳。後因漢祖兵起。仗劍歸漢。興劉蹙項。得報韓讎。漢祖封貧道為留侯。只為漢祖誅殺功臣。棄其侯印。隨赤松子入山。遂成仙道。〔葛仙翁云〕貧道葛洪。吳興人也。晋明帝時為勾漏令。因採丹砂。得遇羅浮真人。授以九轉之術。從此棄官修道。遂得成仙。〔陳季卿云〕小生失瞻了。據三位說來。都是棄官修道。得列仙班的。但小生十載寒窗。受過多少辛苦。如今正想做官。說不得這等迂闊話哩。〔正末云〕呆漢。〔唱〕

【沽美酒】你道是困螢窗年歲久。只待要題鴈塔姓名留。壯志騰騰貫斗牛。巴的個風雲會偶。肯落在他人後。

【太平令】你則說做官的金章紫綬。我則說出家的三島十洲。你則說做官的功成名就。我則說出家的延年益壽。你呵罷手。閉口。只看我這道友。呀。那一個不棄官如垢。

〔陳季卿云〕你道這三位都是做官的。小生在史書上也曾見來。可是你這道者也做過官那。〔正末唱〕

【甜水令】俺也曾鳳闕躋攀。龍門踴躍。馬蹄馳驟。高折桂枝秋。偶然間經過邯鄲。逢師點化。黃粱醒後。因此上把塵心一筆都勾。

〔陳季卿云〕可知你不曾做官來。〔正末唱〕

【折桂令】早則不頹氣了你這獨占鰲頭。〔陳季卿云〕道者。你不做官。怎知那做官的快樂。〔正末云〕呆漢。你的官在那裏。〔唱〕早則不羞還故里。懶住皇州。〔陳季卿云〕我如今正要歸家哩。〔正末唱〕早則不阮籍迴車。劉蕡下第。王粲登樓。終南山故人聚首。青龍寺暇日舒眸。棹一葉扁舟。泛幾曲江流。分明是一枕槐安。怎麼的倒做了兩下離愁。

〔列御寇云〕秀才。這做仙的雖然是天生下仙肌道骨。也要異人傳授。纔得成仙了道。今日我這道友再三再四的度脫你出家。你則不省悟。可不連我等都乾着了也。〔陳季卿云〕列位不知。不是我小生不肯隨他出家去。則是小生出家不得。這應舉不第。不消說了。小生家中有父母年高。妻子嬌幼。怎生出的家。待小生口占臨江仙一詞。表白與列位聽者。〔詞云〕一自長安來應舉。本圖他富貴榮華。誰知不第却歸家。妻兒年稚小。父母鬢霜華。中道迷蹤何處問。遇羣仙下訪乘槎。低迴無語漫嗟呀。斷腸俱失路。延首各天涯。〔列御寇云〕秀才。你認這父母妻子是與你相守到底的。好愚迷也。〔陳季卿云〕道者。你則指引我一條大路回去。看我這遭來穩穩的奪個狀元中咱。〔正末云〕呆漢。〔唱〕

【川撥棹】我笑你這呆頭。便奪得個狀元來應了口。受用着後擁前騶。畫閣朱樓。舞袖歌喉。也做不得功施宇宙。〔做指列科唱〕怎如俺這馭清風列御寇。

〔做指張科唱〕

【七弟兄】怎如俺這運籌。决謀。漢留侯〔指葛科唱〕怎如俺這煉丹砂葛令辭勾漏。你則看玉溪邊煙水不停流。翠岩前風月長依舊。

〔陳季卿云〕道者。你則指引我去路。休得要等老了人也。〔正末唱〕

【梅花酒】你可也休待兩鬢秋。與天子分憂。歎歲月難留。蚤白了人頭。你獻長楊臨紫陌。我尋大藥返丹丘。共三人歸去休。這一個倚銀筝步瀛洲。這一個吹鐵笛臥巖幽。這一個彈錦瑟上孤舟。

【收江南】呀。則俺呵曾經三醉岳陽樓。踏罡風吹上碧雲遊。枉了俺這大羅仙來度脫你個報官囚。空笑殺城南老柳。則教你做一場蝴蝶夢莊周。

〔列御寇云〕秀才。你既不肯跟隨我等出家。不可久留在此。你回去罷。〔陳季卿云〕只是小生迷着路哩。〔正末云〕呆漢。前途不遠。你到家近了也。只要你休忘了正道。〔唱〕

【鴛鴦煞尾】你則為功名兩字相迤逗。生熬得風波千里親擔受。憑着短劍長琴。遊徧赤縣神州。唱道幾處笙歌。幾家僝僽。不勾多時蚤餓的你似夷齊瘦。爭如我與世無求。再不向紅塵道兒上走。〔四下同下〕

〔陳季卿云〕他四個都去了也。那風魔道士說我到家已近。休忘了正道。我想正道者。大路之謂也。我如今只依着大路趲行幾步。回我家鄉去來。〔詩云〕漸覺鄉音近。翻增旅况悲。途遙歸夢繞。心急步行遲。〔下〕

〔音釋〕

羶扇平聲 中去聲 十繩知切 醒平聲 蕡音墳 騶音鄒 罡音剛 迤音拖 逗音豆 僝鋤山切 僽音驟

第三折

〔外扮孛老引老旦卜兒旦兒倈兒上云〕老漢餘杭人氏。姓陳。因為家中有幾貫錢鈔。人皆稱我做陳員外。嫡親的五口兒家屬。這婆婆方氏。媳婦兒鮑氏。孫兒阿勝。那個應舉去的叫做陳季卿。我那孩兒。一去許久。再不見個音信回來。使我一家好生懸念。婆婆。你且在家中閉門坐着。待我到長街市上。訪問消息去來。〔卜兒云〕我知道。〔孛老俱下〕〔正末改扮漁翁上詩云〕江上撐開一葉舟。竿頭收起釣魚鈎。箬笠簑衣隨意有。斜風細雨不須憂。俺這打漁人。好不快活也呵。〔唱〕

【南呂一枝花】這矮蓬窗新織成。細網索重編就。恰纔個背西風收絲釣。又蚤則對明月棹扁舟。煙水悠悠。自釀下黃花酒。親提着這斑竹篘。𢬵的個醉酕醄斗轉參橫。受用些閑快活天長也那地久。

【梁州第七】管甚麼有程期夕陽西下。一任他沒心情江水東流。常則是淡煙疎雨迷前後。經了些村橋野店。沙渚汀洲。俺自有簑衣斜掛。箬笠輕兜。後來這打漁人少悶無愁。相伴着浴鷺眠鷗。恰離了陶朱公一派平湖。抹過了蜀諸葛三江渡口。蚤來到漢嚴陵七里灘頭。你道那幾個是咱故友。無過是滄波老樹知心舊。楚江萍勝肥肉。還有那縮項的鯿魚新上鈎。喫的不醉無休。

〔陳季卿上云〕我陳季卿。來到此間。是一個截頭渡了。怎生得一個船來。渡我過去纔好。〔做望科云〕遠遠望見不是個漁船。待我喚咱。〔做招手科云〕兀那漁翁。撐船來。〔正末做不應科〕〔唱〕

【隔尾】你莫不是燃犀溫嶠江心裏走。你莫不是鼓瑟湘靈水面上遊。却教我呆鄧鄧葭蒲邊耐心守。這裏又不是關津隘口。又不是你家前院後。怎麼的喚渡行人在那搭兒有。

〔陳季卿做叫科云〕漁翁。你撐船來渡我咱。〔正末云〕你要到那裏去。〔陳季卿云〕你問我怎的。〔正末唱〕

【賀新郎】你道俺打漁人不索問根由。俺則問你是做買賣經商。〔陳季卿云〕不是。〔正末唱〕是探故鄉親舊。〔陳季卿云〕不是。〔正末唱〕既不唦你怎生在長江側畔將咱候。〔陳季卿云〕我是要過江去的。〔正末唱〕你莫不是楚三閭懷沙自投。你莫不是伍子胥雪父冤讎。你莫不是李謫仙捫月去。你莫不是鄭交甫弄珠遊。〔陳季卿云〕我要去的急。怎當這漁翁攀今攬古。只管裏盤問我這許多。好生聒絮。漁翁。你猜的可也都不是。你只渡我過江去罷。〔正末云〕這等。你是什麼樣人。要我渡你。若不說呵。我也不渡。〔陳季卿云〕我是個應舉落第的秀才。如今要回家去哩。〔正末唱〕原來是趕科場應舉的村學究。若及第呵驟春風五花驄馬轡。不及第則待泛滄浪一葉小漁舟。

〔陳季卿云〕是了。我如今要趕回武林餘杭去。見我父母妻子一面。就趁你這船。還要重來應舉。我多與你些船錢如何。〔正末云〕這也使的。你快上來。我便開船也。〔陳季卿做上船科〕〔正末唱〕

【罵玉郎】則被一天露溼漁簑透。搖短棹下中流。過得這橫橋獨木龍腰瘦。見輕鷗。厮趁逐。粧點秋江秀。

【感皇恩】雲影油油。風力颼颼。轉出這綠楊隄。芳草岸。蓼花洲。〔陳季卿云〕漁翁。這是那裏。〔正末唱〕行盡了秦淮界首。不覺的吳越分流。可早則近鄉閭。臨故里。莫停留。

〔陳季卿云〕好奇怪。早到家門了也。〔做聽更鼓科云〕這些時纔打三更哩。〔正末唱〕

【採茶歌】你不索問更籌。則看這水雲收。半輪明月在柳梢頭。〔做住船科云〕秀才。我這船只在此。等你見了你父母妻子。你可便來。〔唱〕我這裏將半橛孤樁船纜住。則聽得汪汪犬吠竹林幽。〔同陳季卿暫下〕

〔孛老卜兒旦兒倈兒上孛老云〕好煩惱人也。孩兒應舉去了。我在長街市上打聽音信不着。婆婆。且關上門者。〔卜兒做關門科〕〔正末同陳季卿上云〕兀的不是你家裏。〔陳季卿云〕待我叫門咱。漁翁。我見了父母妻子。還要應舉去。你這船不要那裏去了。〔正末云〕只要你蚤些下船。我沒這閑工夫久等你哩。〔陳季卿做叩門科云〕大嫂。開門來。開門來。〔旦兒云〕誰人喚門。待我開開這門看咱。〔做見科云〕我道是誰。元來是季卿來了也。〔陳季卿云〕父親母親在那裏。〔旦兒云〕在堂上哩。〔陳季卿做入拜科云〕父親母親。您孩兒回家了也。〔孛老云〕孩兒。你得了官也不曾。〔陳季卿云〕您孩兒時運不通。不曾得官。因此羞歸。一向流落在外。有缺甘旨之奉。如今可又開選場。您孩兒特來探望父親母親。依舊要應舉去也。〔孛老云〕孩兒。你離家多年。纔得回來。且住幾日去。〔陳季卿云〕父親母親。日子近了。則怕趕不上科場。〔孛老云〕既然日子近了。下次小的每。將酒來與孩兒送行者。〔正末做笑科云〕陳季卿。快些去罷。〔唱〕

【牧羊關】你剗的席上歌金縷。樽前捧玉甌。這其間可不是炊黃粱鍋內纔熟。你則含早辭了白頭爺娘。割捨了青春配偶。〔帶云〕陳季卿。你此時不去。還待怎的。〔唱〕則你個不聰明愚濁漢。枉教做疾省悟俊儒流。不爭你戀斑衣學老萊舞。怎發付這艤烏江亭長舟。

〔陳季卿云〕大嫂。我還赴科場去也。〔旦兒云〕秀才。你纔得歸家。如何便割捨的去了。〔做悲科〕〔陳季卿云〕大嫂。我夫妻之情。怎生捨的。只是試期迫近。轉眼便錯三年。如之奈何。〔正末唱〕

【哭皇天】則管裏絮叨叨將他鬭。淚潸潸不住流。快隨他齊臻臻鵷鷺侶。權撇下嬌滴滴鳳鸞儔。則不如准備着綸竿綸竿釣舟。向富春渚側。渭水河邊。伴煙波漁父。風月閑人。倒落得個散誕逍遙逍遙百不憂。遮莫的山崩海漏。烏飛也那兔走。

〔陳季卿云〕大嫂。你將筆硯來。待我口占一詩。做留別者。〔做寫科〕〔正末唱〕

【烏夜啼】你從今緊閉談天口。休想我信風波東澗東流。〔陳季卿云〕詩寫就了也。待我表白一徧。與你聽咱。〔做念科〕〔詩云〕月斜寒露白。此夕最難禁。離歌嘶象管。別思斷瑶琴。酒至連愁飲。詩成和淚吟。明夜懷人夢。空床閒半衾。〔旦兒云〕季卿。此詩悽惋多情。使妾讀之。潸然淚下。兀的不痛殺我也。〔陳季卿做拜別科云〕父親母親。您孩兒應舉去也。〔正末唱〕隨你便意徘徊詩吟就。怎寫的出一段離愁。兩處凝眸。這一個裊金鞭遙拂酒家樓。那一個泣陽關闇滴香羅袖。蚤去來。休生受。則我這麻縧草履。不傲殺你肥馬輕裘。

〔陳季卿云〕父親母親。您孩兒應舉去也。〔旦兒做送出門科〕〔陳季卿云〕大嫂。你回去罷。〔做出科云〕漁翁。船在那裏。〔正末云〕快上船來。要我等這幾時。〔同下〕〔孛老云〕孩兒趕科場去了也。婆婆。你且關上門者。眼望旌旗捷。耳聽好消息。〔卜兒旦兒倈兒並下〕〔正末同陳季卿上云〕秀才。蚤到這大江了也。〔唱〕

【三煞】趁着這響咿啞數聲柔艣前溪口。早看見明滴溜幾點漁燈古渡頭。〔陳季卿云〕漁翁。把船搖近岸些。兀的不起了風也。〔正末唱〕則見秋江雪浪拍天浮。更月黑雲愁。疎剌剌風狂雨驟。這天氣甚時候。〔陳季卿云〕漁翁。這等風雨。波浪陡作。兀的不諕殺我也。〔正末唱〕白茫茫銀濤不斷流。那裏也騎鶴揚州。

【二煞】忽聽的雷盤絕壁蛟龍吼。又則見電繞空林鬼魅愁。似這等翻江攪海怒陽侯。諕的他怯怯喬喬。怎隄防傾覆。這性命有誰救。爭些兒踏破漁翁一釣舟。做的個水上浮漚。

〔陳季卿云〕哎喲。船壞了也。漁翁。你救我咱。〔做念經科云〕太乙救苦天尊。〔正末唱〕

【黃鍾尾】你枉了告玄冥禮河伯頻叉手。只要你安魂魄定精神緊閉眸。風陡作。水倒流。排三山。蕩九州。撼天關。動地軸。諕的你戰兢兢。似楚囚。死臨侵。一命休。不能彀。葬故坵。從今後萬古千秋。誰與你奠一盞兒北邙墳上酒。

〔陳季卿做墜水科云〕救人。救人。〔做驚醒科〕〔行童云〕先生。俺師父請你吃齋飯哩。〔陳季卿云〕這道者那裏去了。〔行童云〕你在這裏睡。我在這裏請你喫齋。知他這風魔道士到那裏去。〔陳季卿云〕我方纔回家去。他在半路裏等我。又引着幾個道友。再四勸我出家。這個道者有些古怪。待我趕他去。〔做趕見荊籃科云〕元來那道者留下一個荊籃在此。待我看咱。這荊籃內別無一物。止有一紙書。看他寫着甚麼。〔做念科〕〔詩云〕一葉逡巡送客歸。山光水色自相依。纔經屈子行吟處。又過嚴陵下釣磯。親舍久慚疎奉養。粧臺何意重留題。別來慟哭黃昏後。將謂仙翁總不知。〔做驚駭科云〕怎麼夢中的事他都知道。必然是個仙人。我想人身難得。中土難生。異人難遇。怎好當面錯過。料這道者去亦未遠。小師父。你與我多拜上長老。我齋飯也不喫了。提着這荊籃趕那道者去也。〔下〕〔行童云〕這秀才也是個傻厮青天白日。餓肚裏睡了一覺。不知做個什麼夢。慌慌忙忙的醒來。便要趕那道士去。從來的風僧狂道。有什麼究竟。知道那裏趕他。我自回師父話去。餓出這傻厮的屎來。也不干我的腿事。〔下〕

〔音釋〕

重平聲 釀泥降切 篘叉搜切 酕音毛 醄音桃 肉柔去聲 嶠音叫 葭音家 捫音門 轡音配 逐直由切 熟常由切 艤音以 潸音山 咿音衣 啞音鴉 陡音斗 吼呵苟切 魅音昧 漚音歐 撼含去聲 軸直由切 邙音忙 逡蛆荀切 傻商鮓切

第四折

〔列御寇引張子房葛仙翁執愚鼓簡板上詩云〕昨日東周今日秦。咸陽燈火洛陽塵。百年一枕滄浪夢。笑殺崐崙頂上人。貧道列御寇的便是。因為純陽子要度陳季卿。央貧道和張子房葛仙翁三人勸他入道。只他塵心太重。一時不得回頭。那純陽子顯其法力。另做一個境界。與他看見。必然省悟了也。如今陳季卿尚未來。我等無事。暫到長街市上。唱些道情曲兒。也好警醒世人咱。〔張子房云〕如此最好。仙長請。〔列御寇唱〕

【村裏迓鼓】我這裏洞天深處。端的是世人不到。我則待埋名隱姓。無榮無辱無煩無惱。你看那蝸角名。蠅頭利。多多少少。我則待夜睡到明。明睡到夜。睡直到覺。呀。蚤則似刮馬兒光陰過了。

【元和令】我吃的是千家飯化半瓢。我穿的是百衲衣化一套。似這等麤衣澹飯且淹消。任天公饒不饒。我則待竹籬茅舍枕着山腰。掩柴扉靜悄悄。歎人生空擾擾。

【上馬嬌】你待要名譽興。爵位高。那些兒便是你殺人刀。幾時得舒心快意寬懷抱。常則是。焦蹙損兩眉梢。

【勝葫蘆】你則待日夜思量計萬條。怎如我無事樂陶陶。我這裏春夏秋冬草不凋。倚晴窗寄傲。杖短筇凝眺。看海上熟蟠桃。

〔列御寇云〕這道情曲兒還未曾唱完。純陽子蚤來了也。〔張子房云〕我等且退下一壁者。〔下〕〔正末唱〕

【正宮端正好】俺不去北溟遊。俺不去東山臥。得磨跎且自磨跎。打數聲愚鼓向塵寰中坐。這便是俺閑功課。

【滾繡毬】歎光陰似擲梭。想人生能幾何。急回首百年已過。對青銅兩鬢皤皤。見王留撇會科。聽沙三嘲會歌。送了些乾峥嶸貪圖呆貨。到頭來得了個甚麼。你不見窗前故友年年少。郊外新墳歲歲多。這都是一枕南柯。

〔陳季卿提荊籃慌上科云〕師父。弟子有眼如盲。只望師父救度咱。〔正末唱〕

【倘秀才】則見他荊棘律忙忙走着。〔做搖手科唱〕哎。你個癡呆漢休來趕我。〔陳季卿趕上扯住科云〕大仙。只望你普度慈悲。指引弟子長生之路。〔做拜科〕〔正末唱〕則問你搗蒜似街頭拜怎摸。俺是個窮貧道。住山阿。怎將你儒生度脫。

〔陳季卿云〕你留下這荊籃。內有詩一首。把我到家見父母妻子的情狀。盡都知道。豈不是個神仙。如今情願跟隨出家。做個弟子去也。〔正末云〕呆漢。你這一遭趕科場去。奪一個狀元中。則管拜我怎的。〔唱〕

【滾繡毬】你一心待遇君王登甲科。怎倒來叩神仙求定奪。〔陳季卿云〕師父。弟子看了這詩。如今不願做官了也。〔正末唱〕你道是看詩句把玄機參破。俺則怕紫霜毫錯判斷山河。〔云〕呆漢。你如今真悟了麼。〔陳季卿云〕弟子省悟了也。〔正末唱〕你既知這榮華似水上沫。這功名似石內火。可怎生講堂中把面皮搶攞。〔陳季卿做拜科云〕弟子愚眉肉眼。怎知道真仙下降。只望高擡貴手。與我拂除塵俗者。〔正末唱〕我如今與你拂塵俗將聖手搓挲。便說殺九重天子明光殿。怎如俺三島仙家安樂窩。再不要碌碌波波。

〔列御寇三人上云〕道兄。那陳季卿可肯跟你出家麼。〔陳季卿上云〕元來三位大仙。都也在此。〔做拜科〕〔正末云〕俺每為這一個呆漢。到塵世走了三遭兒也。〔唱〕

【倘秀才】你昨日呵擺不去金枷玉鎖。你今日呵蚤掙上朝元證果。知他道誰是逍遙誰轗軻。舉頭山色好。入耳水聲和。這便俺仙家的過活。

〔陳季卿云〕師父。我弟子想來。這三位大仙不消說了。昨日這一個漁翁渡我歸家的。敢就是大仙一化哩。〔正末云〕呆漢。〔唱〕

【滾繡毬】你道俺駕扁舟泛碧波。執漁竿披綠簑。這就是仙家使作。你可也爭些兒暴虎憑河。〔陳季卿云〕師父。你既肯度脫弟子成仙了道。怎生又要把我掉在大江之中。險喪性命。你好促搯也。〔正末做指列御寇科唱〕俺若不是打這訛。怎生着眾仙真收這科。俺舊交遊還有弟兄七個。〔陳季卿云〕師父。你這上八界洞府。却在那裏。〔正末做手指科唱〕問洞府還隔的蓬嶺嵯峨。〔帶云〕要舞呵。〔唱〕自有霓裳羽袖纖腰舞。〔帶云〕要歌呵。〔唱〕自有絳樹青琴皓齒歌。莫更蹉跎。

〔陳季卿云〕師父。你那裏有甚麼景致。說與弟子知道。〔正末唱〕

【叨叨令】俺那裏有蒼松偃蹇蛟龍臥。有青山高聳煙嵐潑。香風不動松華落。洞門深閉無人鎖。俺和你去來也麼哥。俺和你去來也麼哥。修真共上蓬萊閣。

〔冲末扮東華帝君執符節引張果漢鍾離李鐵柺徐神翁藍采和韓湘子何仙姑上〕〔陳季卿云〕呀。許多大仙來了。弟子一個也不認得。望師父說與弟子知道。〔正末指張科〕〔唱〕

【十二月】這一個倒騎驢疾如下坡。〔陳季卿云〕元來是張果大仙。〔做拜科〕〔正末指徐科唱〕這一個吹鐵笛韻美聲和。〔陳季卿云〕是徐神翁大仙。〔做拜科〕〔正末指何科唱〕這一個貌娉婷笊籬手把。〔陳季卿云〕是何仙姑大仙。〔做拜科〕〔正末指李科唱〕這一個 蓬鬆鐵柺橫拖。〔陳季卿云〕是李鐵柺大仙。〔做拜科〕〔正末指韓科唱〕這一個籃關前將文公度脫。〔陳季卿云〕是韓湘子大仙。〔做拜科〕〔正末指藍科唱〕這一個綠羅衫拍板高歌。

〔陳季卿云〕是藍采和大仙。〔做拜科〕〔正末指鍾離科唱〕

【堯民歌】這一個是雙丫髻常喫的醉顏酡。〔陳季卿云〕是漢鍾離大仙。〔做拜科云〕敢問師父姓甚名誰。〔正末云〕呆漢。俺不說來。〔唱〕則俺曾夢黃粱一晌滾湯鍋。覺來時蚤五十載闇消磨。〔陳季卿云〕師父已曾說過。弟子真個忒愚迷。〔做拜科云〕今日可也拜的着哩。〔正末唱〕纔知道呂純陽是俺正非他。〔云〕呆漢。只怕你也做夢哩。〔陳季卿云〕弟子如今委實省悟。不是做夢了也。〔正末哩〕你自去評跋評也波跋。休教咱冷笑呵。只要你覰的那名利場做些娘大。

〔東華帝君云〕奉上帝勅旨。陳季卿既有神仙之分。做呂純陽弟子。可着羣仙引領西去。共赴蟠桃宴者。〔詞云〕西望瑶池集眾真。東來紫氣徹天門。從今王母瓊筵上。共獻蟠桃增一人。〔陳季卿同眾共拜科〕〔正末唱〕

【煞尾】會瑶池慶賞蟠桃果。滿捧在金盤獻大羅。增俺仙家福壽多。保俺仙家永快活。你將這鶴氅烏巾手自摩。葛履環縧整頓過。青色騾兒便撒和。駕一片祥雲俺同坐。便有那十萬里鵬程。怕甚麼海天闊。

〔音釋〕

蝸音蛙 覺音叫 筇音窮 皤音婆 着池何切 摸音摩 阿何哥切 脫音妥 奪音多 沫音磨 攞羅上聲 挲音梭 轗音坎 軻音可 活音和 作音左 嵐音藍 潑音頗 落羅去聲 閣哥上聲 娉聘平聲 婷音亭 笊音罩 晌音賞 他音拖 跋音波 大音墮 氅音敝 過平聲 和去聲 闊科上聲

題目 呂洞賓顯化滄浪夢 
正名 陳季卿誤上竹葉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