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紅梨花

Top / 元曲選 / 紅梨花

謝金蓮詩酒紅梨花雜劇

張壽卿撰

第一折

〔冲末扮劉太守引張千上詩云〕寒蛩秋夜忙催織。戴勝春朝苦勸耕。人若無心治家國。不知蟲鳥有何情。小官姓劉名輔。字公弼。幼習儒業。頗看詩書。自中甲第以來。累蒙擢用。今除洛陽太守。某有同窗故友。乃是趙汝州。離別久矣。近日捎將一封書來與小官。書中的意思。說有謝金蓮者。欲求一見。小官在此。不知此女子是何人。張千。你近前來。我問你咱。謝金蓮是甚麼人。〔張千云〕好着相公知道。這謝金蓮是一個上廳行首。〔太守云〕原來如此。張千。你近前來。我分付你。〔做打耳喑科云〕趙秀才來時。則說謝金蓮嫁了人也。門首覰者。若來時。報復我知道。〔張千云〕理會得。〔外扮趙汝州上〕〔詩云〕雖是文章出眾前。若無風月也徒然。請君試把嫦娥問。何事偏生愛少年。小生姓趙。雙名汝州。我有同窗故友是劉公弼。在洛陽做太守。我先將一封書。寄與哥哥。欲求謝金蓮相會一面。今日來到此處。則這裏便是哥哥私宅。門上人。報復去。道有兄弟趙汝州。特來相訪。〔張千報科云〕禀相公得知。有趙汝州在於門首。〔太守云〕道有請。〔張千云〕請進。〔做見科〕〔太守云〕兄弟。別來久矣。請坐。〔趙汝州云〕不敢。〔太守云〕張千。安排酒來。與兄弟把一杯拂塵者。〔趙汝州云〕哥哥。不勞賜酒。前日書中所云。專求謝金蓮一見。哥哥意下如何。〔太守云〕張千。喚將謝金蓮來。與兄弟相見。〔張千云〕相公不知。謝金蓮嫁人多時了也。〔趙汝州云〕這等無緣。既如此。小生告回。〔太守云〕兄弟。你可不為我來。且休要去。張千。收拾後花園中書房裏。着兄弟安下。慢慢安排酒餚。與兄弟相叙去來。〔下〕〔張千引趙汝州至後園科〕〔趙汝州云〕嗨。我此一來。專為要見謝金蓮而來。不想他嫁了人。哥哥便留我在書房中安住。也沒什麼興味。天色晚了也。張千。點過燈來。〔張千云〕燈在此。酒飯齊備了。請相公慢慢的自吃晚飯。小人回去也。〔下〕〔趙汝州云〕張千回去了。小生自飲幾杯咱。〔正旦扮謝金蓮引梅香上云〕妾身謝金蓮是也。奉相公的鈎旨。教我假粧做王同知女兒。往後花園逗引那趙秀才。梅香。這是那裏。〔梅香云〕這是太守家花園。〔正旦云〕梅香。喒去來。這早晚多早晚也。〔梅香云〕姐姐。這早晚初更時分了。〔正旦云〕是好花也呵。〔唱〕

【仙呂點絳脣】恰纔箇滿目繁華。可又早落紅飛下。春瀟灑苔徑輕踏。香襯凌波襪。

【混江龍】則在夕陽西下。黃昏啼殺後栖鴉。看一庭花月。幾縷烟霞。暮雨有情霑杏蕋。春風無處不楊花。我裙拖翡翠。鞋蹙鴛鴦。行過低矮矮這個荼䕷架。我則見花穿曲徑。草接平沙。

〔趙汝州云〕我恰纔飲了幾杯酒。閒行幾步看花去。〔正旦見趙科云〕一個好秀才也。梅香。我久以後嫁人呵。則嫁這等風風流流的秀才。〔梅香云〕沒來由嫁那秀才做甚麼。他有甚麼好處。〔正旦云〕這妮子是甚麼言語那。〔唱〕

【油葫蘆】秀才每從來我羨他。提起來偏喜恰。攻書學劍是生涯。秀才每受辛苦十載寒窗下。久後他顯才能一舉登科甲。秀才每習禮義。學問答。哎。你一個小梅香今後休奸詐。只說那秀才每不當家。

〔梅香云〕秀才每幾時能勾發達。〔正旦唱〕

【天下樂】你豈知他那有志題橋漢司馬。怎不教人嗔怒發。是和非你心中自監察。端的個無禮法。只管裏抵觸咱。梅香你記着我這一頓打。

〔梅香云〕姐姐。你待要嫁人。沒來由煩惱。怎麼便要打我。我有甚麼罪過。〔正旦云〕這妮子。誰煩惱也。〔梅香云〕你煩惱哩。〔正旦唱〕

【那吒令】這妮子我問着呵。沒些兒個勢沙。這妮子道着呵將話兒對答。這妮子使着呵。早粧聾做啞。潑賤才。堪人罵。再休來利齒能牙。

〔梅香云〕我說甚的來。〔正旦唱〕

【鵲踏枝】你可又不謙下。可又不賢達。迸定個腤𦠛不良鼻凹。醜嘴臉渾如蠟渣。直恁般性格兒謅吒。

〔云〕梅香。你那裏知道秀才每事。聽我和你說咱。〔唱〕

【寄生草】我這裏從頭說。你那裏試聽咱。有吳融八韻賦自古無人壓。有杜甫五言詩蓋世人驚訝。有李白一封書嚇的那南蠻怕。你只說秀才無路上雲霄。却不道文官把筆平天下。

〔趙汝州做驚見旦科云〕呀。一個好女子也。不知誰氏之家。怎生得說一句話。可是好也。〔正旦唱〕

【後庭花】俺將俏書生去問他。又怕這劣梅香瞧見咱。俺這裏有意傳心事。他那裏無言指落花。爭奈我是女孩兒家。做這一場話靶。可不的被傍人活笑殺。

〔趙汝州云〕請問小娘子誰氏之家。姓甚名誰。〔正旦唱〕

【金盞兒】這秀才忒撐達。將我問根芽。妾身仕處兀那東直下。深村曠野不堪誇。俺那裏遮藏紅杏樹。掩映碧桃花。兀良山前五六里。林外兩三家。

〔趙汝州云〕小娘子。你端的誰氏之家。〔正旦云〕妾身是王同知之女。今夜晚間。因看花來到太守花園裏。不想遇着秀才。敢問秀才姓甚名誰。〔趙汝州云〕小生是太守相公的表弟趙汝州是也。小娘子既到此處。到我書房中飲幾盃。有何不可。〔正旦云〕既然如此。同到書房中攀話去咱。〔做進書房科〕〔趙汝州云〕小娘子不嫌褻凟。請滿飲一杯。〔正旦云〕秀才請。〔趙汝州云〕難得小娘子到此。多飲幾杯。〔正旦唱〕

【醉中天】笑哈哈捧流霞。我羞怯怯怎酬答。也不知前世今生甚的緣法。相會在花枝下。可知道劉郎喜殺。又值着我玉真未嫁。抵多少香飯胡麻。

〔趙汝州云〕小娘子。今夜幸得相會。但不知後會何時。實難為別。〔正旦云〕妾明夜晚間。將一樽酒一瓶花。與秀才回禮。〔趙汝州云〕小生來日晚間事望也。〔正旦唱〕

【賺煞】這早晚二更過。初更罷。撲粉面香風颯颯。夜靜歸來路兒滑。露溶溶濕潤衣紗。哎。你個解元嗏。覰着這幾朵梨花。更一片銀河隔彩霞。貪和你書生打話。暢好是兜兜搭搭。因此上不知明月落誰家。〔下〕

〔趙汝州云〕小生慚愧。有緣遇這個小娘子。許我明夜再會。果然若來時。和他吃幾杯兒酒。添些春興。扢搭幫放翻他。小娘子。只怕你苦哩。〔下〕

〔音釋〕

蛩音窮 弼薄密切 逗音豆 踏當加切 襪忘罵切 翡肥去聲 妮女夷切 恰強雅切 甲江雅切 答音打 發方雅切 察抽鮓切 法方雅切 遠當加切 迸逋夢切 腤音庵 𦠛音簪 凹汪掛切 謅之搜切 吒音渣 壓羊架切 靶音霸 哈五鴉切 殺雙鮓切 颯殺賈切 滑呼佳切 搭音打

第二折

〔趙汝州上云〕小生趙汝州是也。昨夜晚間。遇王同知家的小姐。他約道今夜晚間再來。如今天已晚了也。怎生還不見小姐來。〔正旦同梅香捧花上云〕梅香。將這一樽酒一瓶花。與那秀才回禮去。〔梅香云〕喒和你去來。〔正旦云〕風清月白。端的好天氣也呵。〔唱〕

【南呂一枝花】花梢月正高。院宇人初靜。為憐才子約。嫌煞月兒明。俺忍怕躭驚。俏俏的穿芳徑。怕人來更犬驚。花陰裏躡足行行。柳影中潛身等等。

【梁州第七】不離了這花陰柳影。也強如繡幃中冷冷清清。想才郎沒半米兒塵俗性。他比着那謝東山後嗣。杜工部門生。潘安仁顏貌。曹子建才能。他生的才貌相應。雖不設海誓山盟。他他他端的有千種風情。俺俺俺辦着個十分志誠。敢敢敢成合了一世的前程。對着這良宵。媚景。玉纖重把羅衣整。露濕的繡鞋兒冷。遶徧園池過小亭。怎敢稍停。

〔梅香云〕姐姐。夜深了。俺慢慢的行。〔正旦唱〕

【隔尾】我為甚直抄過綠徑慌忙迸。我則怕遲到藍橋淹了尾生。則這竊玉偷香的急心性。冷落了那畫屏。香消了寶鼎。這其間倚定鴛鴦枕頭兒等。

〔梅香云〕姐姐。可早來到也。俺和你過去。〔趙汝州慌迎科云〕小娘子來了也。〔正旦云〕秀才。妾身無甚麼禮物。則這一樽酒一瓶花兒。來與你回禮。〔趙汝州云〕小娘子。小生久等多時了也。〔正旦云〕梅香。你先回去。則怕夫人問着。你可支吾咱。〔梅香云〕理會得。我先回去也。〔下〕〔正旦云〕秀才。你認的這瓶花麼。〔趙汝州云〕小娘子。這瓶花是甚麼花。〔正旦云〕你試猜咱。〔趙汝州云〕敢是海棠花麼。〔正旦唱〕

【哭皇天】待道是海棠呵杜子美無詩興。〔趙汝州云〕敢是桃花麼。〔正旦唱〕若是桃花呵怕阮肇却早共你爭。〔趙汝州云〕敢是石榴花麼。〔正旦唱〕那石榴花夏月開。這其間未過清明。〔趙汝州云〕敢是山茶花麼。〔正旦唱〕若論山茶花却是冬暮景。〔趙汝州云〕敢是刺梅花麼。〔正旦唱〕刺梅花初開未盛。〔趙汝州云〕敢是碧桃花麼。〔正旦唱〕若說着碧桃花那裏討牆外誰家鳳吹聲。〔趙汝州云〕我也猜不着。〔正旦唱〕枉將伊徯倖。說與你便省。

【烏夜啼】這的是一朵紅梨花休猜做枯枝杏。恰便似佳人面暈微醒。他三春獨掌着花權柄。枝葉兒青青。顏色兒熒熒。且休說四季牡丹亭。更休過黃花徑。這花與燈。偏相稱。燈光閃爍。花影輕盈。

〔趙汝州云〕小娘子。既有如此好花。何不作一首詩。〔正旦云〕我單提着紅梨花作詩一首。〔趙汝州云〕小娘子。你就表白咱。〔正旦念詩科云〕本分天然白雪香。誰知今日却濃粧。鞦韆院落溶溶月。羞覩紅脂睡海棠。〔趙汝州云〕妙妙妙。小生也做一首。〔念詩科云〕換却冰肌玉骨胎。丹心吐出異香來。武陵溪畔人休說。只恐夭桃不敢開。〔正旦云〕好高才也。〔唱〕

【賀新郎】聽絕詩句猛然驚。早是他內性兒聰明。才調兒清正。這兩般消的人欽敬。不枉了風流俊英。詩提着花酒為名。花嬌如玉軟。酒色似冰清。世間花酒詩人興。酒斟金瀲灧。花列玉娉婷。

〔趙汝州云〕對這好花好酒。又好良夜。知音相遇。豈不美哉。〔正旦唱〕

【四塊玉】我剔的這燈燄兒光。那的這花瓶兒正。我對着這燭底花前說叮嚀。則願的燈休滅花休謝人休另。這知音人存着志誠。似花枝常在瓶。似燈兒分外明。

〔淨扮嬤嬤上云〕老身是這王同知的嬤嬤是也。夜深了。老夫人不見小姐。着我尋去。敢在太守家花園裏。〔做見科云〕您做的好勾當也。〔正旦云〕嬤嬤來了。怎生是好。〔唱〕

【罵玉郎】莫不是安排着消息踏着應。便這等怒忿忿沒人情。雖然奉着俺尊堂命。〔嬤嬤扯趙科云〕您做的好勾當也。〔正旦唱〕怎敢緊揝住他角帶鞓。走將來。尋爭競。

【感皇恩】嬤嬤也老不以筋力為能。咱須是負屈高聲。俺賞的這上陽花。飲的這長壽酒。燒的這短檠燈。正是銀河耿耿。玉露泠泠。對着那一輪月。千里風。滿天星。

【採茶歌】俺從那期程。伴着這書生。直吃的碧桃花下月三更。你個嬤嬤夫人心休硬。便有合該罪犯俺招承。

〔云〕我央及嬤嬤。你先回去。我便來也。〔嬤嬤云〕小姐。我先回去。你便來。你若來遲呵。老夫人行我替你愁哩。〔下〕〔正旦云〕秀才。我回去也。〔趙汝州云〕小娘子。這一去幾時能勾再來。〔正旦唱〕

【一煞】你休愁我衾寒枕剩人孤另。我則怕你酒醒燈昏夢不成。佳期漏泄無乾淨。慌出蘭堂。四下裏天如懸鏡。夜氣撲人冷。一片閒雲近玉繩。空餘着銀漢澄澄。

〔趙汝州云〕小娘子。你回去呵。倘老夫人有些嗔責。小娘子。你也則是為小生而來。教小生如何放心得下。小娘子。見老夫人是必善回話咱。〔正旦云〕秀才。你放心者。〔唱〕

【尾煞】我把一枝翠柳將身映。〔趙汝州云〕小娘子。你可仔細走。〔正旦唱〕這裏不比十二瑶臺獨自行。曲欄傍月光淨。粉牆邊晚風勁。〔云〕呀。兀的不有人來也。〔唱〕只聽的撲簌簌鞋底鳴。諕的我顫兢兢手脚冷。俺只索立定身軀注着眼睛。〔帶云〕原來不是人呵。〔唱〕可正是雲破月來花弄影。〔下〕

〔趙汝州云〕小娘子去了也。恰纔共他詩詞酧和。正是有情。不想嬤嬤走將來。把小娘子喚的回去了。依舊留下小生一個在此。小娘子。則被你思量殺我也。〔詩云〕全憑着花月為媒。共佳人倡和傳杯。被嬤嬤逼將回去。把一天喜都做傷悲。〔下〕

〔音釋〕

躡音聶 迸音柄 肇音兆 吹去聲 暈音韻 熒音盈 爍燒上聲 瀲離店切 灩音豔 娉批明切 婷音亭 嬤音姆 揝簪上聲 鞓音汀 檠其行切 泠音凌 剩音盛 另凌去聲 顫音戰

第三折

〔太守引張千上云〕自從兄弟趙汝州來到。我着他在後花園書房裏安下。我如今待要下鄉勸農去也。則怕那秀才上朝應舉去的忙。等不的我回來。留下花銀兩錠。全副鞍馬一匹。春衣一套。你與秀才說知。道老夫再三傳示。若是他去遲呵。等我回來。親自送他。〔張千云〕理會的。〔同下〕〔趙汝州上云〕自從那夜嬤嬤將小娘子喚將回去。並無一箇信音。小娘子。幾時得和你再能勾相見也。今日在書房中獨坐。連張千也不見來問我的茶飯。好生納悶。〔正旦扮賣花三婆上云〕老身是賣花的三婆是也。今日去太守家裏花園中去採幾朵花兒。長街市上貨賣的些錢物。養贍老身。須索走一遭去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則為我年老也甘貧。攜着個匾籃兒儼然廝趂。賣幾朵及時花且度朝昏。則被這牡丹枝。薔薇刺。將我這袖梢兒抓盡。見如今節遇三春。都不如洛陽丰韻。

【醉春風】這蜂惹的滿頭香。蝶翻的兩翅粉。原來是賣花人頭上一枝春。把蜂蝶來引。引。紅杏芳芬。碧桃初綻。海棠開噴。

〔云〕來到這太守家花園裏也。我與你採這幾般花兒去貨賣。採幾朵桃花。採幾朵海棠。採幾枝竹葉。採幾枝嫩柳。都放在這花籃裏。我且回去。〔趙汝州做見科云〕三婆。你那裏去。你回來。〔正旦做慌科云〕呀。兀的不諕殺我也。老身不知秀才哥哥在這裏。〔趙汝州云〕你偷的我這花兒那裏去。〔正旦云〕三婆不敢。〔趙汝州云〕你採這竹葉那裏去。〔正旦云〕哥哥。不爭你提這竹葉來呵。〔唱〕

【迎仙客】諕的我湘娥般灑淚痕。你休節外把咱嗔。虛心兒告他折了你甚本。也則為揉損了青枝。諕的我慌搓玉笋。你那裏便至本從根。哎。這葉兒又不曾傳芳信。

〔趙汝州云〕你採的我這桃花兒那裏去。〔正旦云〕不爭你提起這桃花來。三婆也有一節說。〔唱〕

【紅繡鞋】堪笑春風幾陣。一簾紅雨紛紛。飄香流水遶孤村。親引上俺天台路。得見恁武陵人。哎。你一個阮郎直恁般狠。

〔趙汝州云〕你採這海棠何用。〔正旦云〕這海棠花不可戀他。〔唱〕

【石榴花】胭脂着雨色猶新。粧點出豔陽春。嬌滴滴似帶酒微醺。若是他夢魂。遇着東君。這花也端的多風韻。倚闌干睡足精神。也曾高燒銀燭爭窺認。則為他無興上惱了詩人。

【鬭鵪鶉】這花兒曾鶯燕邀留。更有那蜂蝶鬭引。嬌似嫣紅。嫩如膩粉。你看何處園林不是春。我可便自暗哂。哎。你個折桂的書生。怎放不過偷花的婦人。

〔趙汝州云〕你要楊柳做甚麼。〔正旦云〕這楊柳。三婆也有說話。〔唱〕

【快活三】這柳呵則會在長亭畔裊暗塵。陽關外送行人。渭城客舍鬭清新。休惹起我離愁悶。

【鮑老兒】我待請去章臺上做個故人。不倈乘着些柳色黃金嫩。若近柴門映着水濱。枉把你箇五柳先生問。伴的是和風習習。輕雲冉冉。落絮紛紛。

〔趙汝州云〕這幾般花。有甚麼好處。〔正旦云〕這幾般花兒。都不必戀他。聽三婆說咱。〔唱〕

【十二月】我和那海棠最親。羨的是柳葉眉顰。喜的是桃花噴火。愛的是竹葉如雲。四般兒都值的幾文。則被你央煞俺窮民。

【堯民歌】你去那百花園內逞精神。哎。你個惜花人刁蹬煞賣花人。你一春莫厭買花頻。纔見春來又殘春。繽也波紛。飛花滿綠茵。有多少東風恨。

〔趙汝州云〕三婆。我有一瓶花。我看你認得麼。〔正旦云〕你將來我看着。〔趙汝州做取花科云〕兀的不是。三婆你看。〔正旦看科云〕有鬼也。有鬼也。〔趙汝州云〕三婆。你見了這花。可怎生說有鬼也。你見甚麼來。〔正旦唱〕

【亂柳葉】則這一瓶花諕了我魂。悒悒的把身軀兒褪。俺孩兒正青春。猶兀自未三旬。直被他送的個病纏身。這便是災星進。

〔趙汝州云〕你這等慌做甚麼。〔正旦云〕誤了三婆賣花也。明日來和你說。〔趙汝州云〕三婆且休去。你且說與我。〔正旦云〕我說與你。則休害怕。〔趙汝州云〕你說來。我不怕。〔正旦云〕你道這花園是誰家的花園。〔趙汝州云〕這個是太守家的花園。〔正旦云〕不是太守家的花園。可是王同知家的花園。王同知有個女孩兒。為他要看那花。自家蓋了這所花園。到的是春間天道。萬花開綻。牆裏一個佳人。牆外一個秀才。和那小姐四目相覰。各有春心之意。不能結為夫婦。那小姐到的家中。一臥不起。害相思病死了。那小姐爺娘。捨不的他。埋在這花園背後。他那一靈不散。怨氣難消。長起一棵樹來。開的可是紅梨花。那小姐陰靈。近新來則纏攪的年紀小的。秀才。你道我是誰。〔趙汝州云〕你是賣花的三婆。〔正旦云〕我是李府尹的渾家。我有一個孩兒李秀才。為那城中熟鬧。無處看書。也借了他這花園看書。正看書裏。到這一更無事。二更悄然。到那三更前後。起了一陣怪風。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娘子。和我那孩兒四目相窺。各有春心之意。同到書房中。飲了幾杯酒。那小娘子便要起身。對秀才說。我無甚麼。明夜一樽酒一瓶花。與你回禮。到那第二晚間。俺那孩兒。又這般等他。到那一更無事。二更悄然。三更前後。那小姐引着一個梅香。將着一樽酒一瓶花。可來與俺孩兒回禮。在那書房裏詩詞歌賦。正飲酒中間。被他那嬤嬤撞見。那小姐一直的去了。我那孩兒不知道他是鬼。在那書房中一臥不起。害相思病死了。俺那孩兒在時。曾問他甚麼模樣。怎生打扮。我說與你聽咱。〔唱〕

【上小樓】他粧梳的異樣兒新。眉分八字真。口吐櫻桃。眼轉秋波。鬢挽烏雲。那小姐。怕不有。千般兒淹潤。秀才也說着呵老身心困。

〔趙汝州云〕這一會兒。不由的我也害怕起來。〔正旦云〕呸。有鬼。有鬼。〔唱〕

【幺篇】足律律起陣旋風。刮起那黃登登幾縷塵。正是那個婆娘。纏俺孩兒。狠毒冤魂。向這裏。又將待。要咱親近。𢬵的打您娘五千桃棍。

〔趙汝州云〕三婆。你不說。我那裏知道。兀的不諕殺我也。〔趙汝州做扯住旦科〕〔正旦云〕我回去也。〔趙汝州云〕這花園不乾凈。得你在這裏伴我一伴也好。〔正旦云〕可不誤了我賣花。〔唱〕

【煞尾】俺孩兒一年來不得託生。秀才也你三更裏撞着鬼魂。俺孩兒三年光景無人問。〔帶云〕哎。且喜波。〔唱〕可早有替代你的生天路兒穩。〔下〕

〔趙汝州云〕三婆去了也。可怎生不見張千來。〔張千上云〕我往書房中看秀才去。〔見科〕〔趙汝州云〕張千。相公在那裏。〔張千云〕相公下鄉勸農去了。〔趙汝州云〕相公曾分付你甚麼來。〔張千云〕相公去時。分付我來。說公事忙。有好幾時未得回哩。留下物件。着我交付與你。是花銀兩錠。春衣一套。全副鞍馬一匹。〔趙汝州云〕既有此物。張千。多多的拜上您相公。則今日我就上朝取應去也。〔張千云〕相公還有分付。說秀才去的遲。便等相公回來。與你面別。〔趙汝州云〕我只是不等他了。〔詩云〕我不別仁兄不為過。只為後花園裏難存坐。萬一紅梨花下那人來。可不與李家孩兒凑兩個。〔張千隨下〕

〔音釋〕

贍傷佔切 趂嗔去聲 抓莊瓜切 揉音柔 搓音磋 嫣音煙 哂身上聲 蹬音鄧 繽音賓 褪吞去聲

第四折

〔太守引張千上云〕老夫劉公弼。自從去歲有兄弟趙汝州。來探望小官。後來不辭而去。不想今年他攛過卷子。一舉成名。得了頭名狀元。所除在這洛陽為縣令。是老夫屬官。今日來參見老夫。令人。准備酒餚。這早晚敢待來也。〔趙汝州上云〕滿腹詩書七步才。綺羅衫袖拂香埃。今朝坐享逍遙福。不是讀書何處來。小官趙汝州是也。自到京都闕下。攛過首卷。一舉狀元及第。所除洛陽縣令。今日須索拜見太守去。可早來到也。左右。報復去。道有新縣令特來參見。〔張千報科云〕有新縣令來參見相公。〔太守云〕道有請。〔張千云〕請進。〔見科〕〔太守云〕賢弟功名得意。可喜可賀。張千。收拾花園亭子上。安排酒餚。與縣令拂塵咱。〔趙汝州云〕不敢重勞。您兄弟適纔在衙門裏飲過幾盃酒也。〔太守云〕再飲不妨。喒去來。〔趙汝州走太守扯科云〕將酒來。兄弟滿飲此盃。〔趙汝州云〕小官酒勾了。醉了也。〔做睡科〕〔太守云〕縣令睡着了也。張千。與我喚將妓女。伏侍相公。〔張千云〕妓女每走動。〔正旦謝金蓮上云〕相公呼喚妾身做甚麼。〔太守云〕你拏着一把扇子。折一枝紅梨花。插在那扇子上。與縣令招風打扇。小心在意者。〔正旦云〕理會的。〔太守下〕〔正旦云〕知他俺那趙汝州在那裏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這紅梨花依舊豔陽天。則不見那生之面。往常我樽前歌宛轉。席上舞蹁躚。生疎了品竹調絃。不承望侍歡宴。

【沉醉東風】想着他風流少年。曾和俺在月下花前。雖不曾共繡衾。雖不得同羅薦。也兩個詩酒留連。今日個將小扇輕紈出畫筵。可知是非吾所願。

〔張千云〕相公分付。好生打扇哩。〔正旦云〕這扇呵。〔唱〕

【鴈兒落】堪宜桂影圓。可愛丹青面。清風隨手生。皓月當胸現。

【得勝令】呀。錯認做陶令酒中仙。幾時得豁這班女腹中寃不枉了十載寒窗下。則願他清名四海傳。哎。天也波天。天與人行方便。我這裏輕搧。你箇颩風小狀元。

〔云〕將一枝紅梨花。插在扇上。〔做插花扇上科〕〔趙汝州見驚科云〕有鬼也。有鬼也。兀那婦人。你是妖精鬼魅。靠後。休近前來。〔正旦云〕兀的不是趙汝州。〔趙汝州云〕你是鬼也。〔正旦唱〕

【掛玉鉤】我和他邂逅春風甚可憐。只道是有情人偏得多情眷。怎知他別後些兒沒掛牽。竟不記的梨花面。倒着我莫近前。須避遠。直恁般醉眼模糊。認不周全。

〔趙汝州云〕賣花三婆說。你是鬼。如今白日都出來了。好怕人也。〔正旦唱〕

【川撥棹】不甫能見英賢。又道我是鬼魂兒在眼邊。諕的他對面無言。有似風顛。驚急力前合後偃。便有那張天師怎斷遣。

【七弟兄】別不上一年。兩年。說不盡恨綿綿。負心人這搭兒裏重相見。初相逢看我似蕋珠仙。你今朝待送我到軀邪院。

【梅花酒】呀。我恨殺這狀元。我本是晝閣嬋娟。怎道我鬼魅相纏。今日箇有口難言。我衣有縫身有影。敢是你無情我無緣。兩下裏各茫然。不能似扇團圓。

〔趙汝州云〕兀的不是紅梨花。我曉的這是你墓間之物。你不要纏我。待明日我做些好事。超度你生天便了。〔正旦唱〕

【收江南】呀。你可為甚麼一春常費買花錢。那些兒色膽大如天。把活人生扭做死人纏。這相逢也枉然。幾時得笙歌引至畫堂前。

〔太守上云〕縣令。你這般慌甚麼。〔趙汝州云〕這婦人是妖精鬼魅。〔太守云〕賢弟全然不知。聽我說與你聽。當初你寄書來。要見謝金蓮。元來是個妓女。我怕你迷戀烟花。墮了你進取之志。是我分付張千。則說謝金蓮嫁了人也。賢弟。你在後花園中書房裏安下。我却暗暗的着此婦人。只做採花。與你相見。他不是別人。則他便是謝金蓮。着他隱姓埋名。假說做王同知的女兒。後來又着三婆說他是鬼。迷死了他的兒子。以此賢弟吃驚。不辭而去了。我將這婦人樂籍上除了名字。另置別館。今日賢弟來到。伏侍你。猶然不認的他。說兀的做甚。〔詩云〕自別佳人又一年。今朝着您兩團圓。他不是下方作鬼同知女。正是上廳行首謝金蓮。〔趙汝州云〕哥哥。則被你瞞殺您兄弟也。〔太守云〕則今日好良辰。就此席上。成合了你兩口兒。〔正旦同趙汝州謝科云〕多謝了相公。〔唱〕

【水仙子】則我是洛陽城裏謝金蓮。好把宮花簪帽偏。玳瑁筵好作瓊林宴。脫白襴好將紫綬穿。祗候人也得升遷。雖然是劉公弼使的機變。趙汝州偏能顧戀。到底是紅梨花結果了這一段姻緣。

〔音釋〕

攛粗酸切 蹁音篇 躚音仙 搧扇平聲 颩音磋 邂音械 逅音後 嬋音蟬 娟音涓

題目 趙汝州風月白紈扇 
正名 謝金蓮詩酒紅梨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