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范張鷄黍

Top / 元曲選 / 范張鷄黍

死生交范張雞黍雜劇

宮大用撰

楔子

〔正末扮范巨卿同冲末扮孔仲山張元伯淨扮王仲略上正末云〕小生姓范名式。字巨卿。山陽金鄉人也。這一個秀士。姓張名劭。字元伯。是汝陽人氏。我和元伯。結為死生之交。他有老母在堂。本不樂於遠遊。只因小生勸道。今日君聖臣賢。正士大夫立功名之秋。為此來就帝學。未及數年。選居上舘。聲動朝廷。累次辟召。皆不肯就。蓋因志大。恥為州縣。又見諂佞盈朝。辭歸閭里。這一個秀士。是小生同鄉人氏。姓孔名嵩。字仲山。是孔宣聖一十七代賢孫。亦同遊學京師。這個秀士。姓王名韜。字仲略。洛陽人氏。乃天官主爵都尉兼學士判院門下女壻。雖無文才。同在帝學。今知小生與元伯歸鄉。故來相別于長亭之上。仲山兄弟。我和你今日作別。不知幾時。再得相會。〔孔仲山云〕您兄弟做下萬言長策。要貢院中獻去。爭奈差事在身。哥哥。可為兄弟覓個方便。央帶的去加一美言咱。〔正末云〕你不早說。仲略泰山見為學士判院。你將仲山萬言長策獻了。可加一美言。但得一官半職。也是朋友的情。弟兄的意。〔王仲略云〕將來我看。哥哥放心。這等文才。愁甚麼不做大官。仲山不用你去。我獨自去與你捎一官來。纔顯我的面情。我也是個有行止的人。〔孔仲山云〕謝了兄弟。〔張元伯云〕哥哥。今日在此酌別。再幾時相會。〔正末云〕兄弟今日酌別。直至後二年今月今日。汝陽莊上。拜探老母。〔張元伯云〕哥哥。您兄弟在家殺雞炊黍等待哥哥相會。哥哥。你休失信也。〔正末云〕兄弟。為人豈敢輕言。可不道信近于義。言可復也。去食去兵。不可去信。大車無輗。小車無軏。其何以行之哉。〔唱〕

【仙呂賞花時】俺本是義烈堂堂大丈夫。况同在成均共業儒。聚首數年餘。今日個臨岐歸去。情憫默意躊躕。

【幺篇】直等到後歲今朝來探汝。參拜白頭堂上母。〔張元伯云〕既然肯來赴約呵。您兄弟隻雞斗酒。等待我的哥哥也。〔正末唱〕何必釀雲腴。若但殺雞炊黍。〔張元伯云〕祇怕路途遙遠。不能俺兩個相會到一處。〔正末唱〕豈避千里遠程途。〔同下〕

〔音釋〕

辟音壁 釀尼降切

第一折

〔丑扮賣酒上詩云〕買賣歸來汗未消。上床猶自想來朝。為甚當家頭先白。日夜思量計萬條。小可是個賣酒的。在這汝陽鎮店開着酒肆。掛上這望子。看有甚麼人來。〔王仲略扮孤上詩云〕朝為田舍郎。暮登搶撞窗。跌下獅子來。騎上𦎁𦎐羊。小官王仲略。自從前歲孔仲山所央我與他獻的萬言長策。不曾替他出力。誰想貢院中有這等利害。我見那秀才每做詩文。諕得我魂飛天外。我連夜將孔仲山的萬言策改了頭尾。則做我的文章。有我泰山與眾官見了甚喜。就除我杭州僉判。走馬赴任。來到這汝陽鎮。一個酒店兒。我買兩鍾酒喫。拴了馬者。小二哥。打二百錢腦兒酒來。若沒好酒。渾酒也罷。〔丑云〕官人請坐。有酒有酒。〔王飲酒科〕〔正末騎馬領家僮上云〕小生范巨卿。前歲九月十五日。約張元伯汝陽莊上拜探老母。依期到此。至元伯處尚有數里田地。天色早哩。去這村中且飲一杯。我下的這馬來。盤韁兒繫定。入的這酒店。呀。我道是誰。原來是仲略賢弟得了官也。〔做見科王仲略云〕哥哥。你請起。污了衣服。小官待還禮來。則是壽不壓職。〔正末云〕賢弟那裏遷除。〔王仲略云〕所除杭州僉破。〔正末云〕敢是僉判。〔王仲略云〕您兄弟這兩日說話。有些兒脣緊。〔正末云〕賢弟喜得美除。途路之間。無以慶賀。〔王仲略云〕哥哥。你不必巧語。這裏有的是海郎。打半瓶喫罷。〔正末云〕小二哥。打二百錢酒來。草草權為作慶。〔正末把酒科云〕賢弟滿飲一杯。〔王仲略云〕拿甌子來。我先喫兩甌。〔做喫酒科云〕哥哥。我要回你酒。待我去看些按酒來。〔做背科云〕嗨。誰想撞將他來。若問起孔仲山的萬言策呵。我可怎生支對。我如今灌上幾鍾。我和他講文。他文才高似我萬倍。我偷學他幾句。到杭州去好和人說。〔回云〕哥哥。想的兄弟文章到的那裏。哥哥才學。與在下不同。有甚麼名人古書。前皇後代。哥哥講說些兒。小官洗耳拱聽。〔正末云〕賢弟。你莫非謙乎。〔王仲略云〕區區實是不濟。不是詐謙。〔正末云〕既不謙呵。想聖人教人。不過仁義禮智。孝悌忠信而已。足下豈可不知。正是以能問于不能。以多問于寡。自天地開闢以來。聖賢相傳之道。試聽小生略說一遍咱。〔王仲略云〕你說你說。不要梢了。可瞞不過我。〔正末唱〕

【仙呂點絳唇】太極初分。剖開混沌。陰陽運。萬物紛紛。生意無窮盡。

〔王仲略云〕這個我也知道。把那三皇五帝。從頭至尾。你說一遍我聽者。〔正末唱〕

【混江龍】自天地人三皇興運。至軒轅氏纔得垂裳端冕御乾坤。總年數三百二十七萬。稱尊號一百八十餘君。總不如唐虞氏把七政蒐羅成曆象。夏后氏把百川平定粒蒸民。成湯氏東征西怨。文武氏革舊維新。周公禮百王兼備。孔子道千古獨尊。孟子時空將性善說諄諄。怎知道歷齊梁無個能相信。到嬴秦儒風已滅。從此後聖學湮淪。

〔王仲略云〕哥哥。這些話我也省的。這一向我早忘了一半。也只是貴人多忘事。哥哥。你將我朝的故事。再說一遍您兄弟聽咱。〔正末唱〕

【油葫蘆】想高皇本亭長區區泗水濱。將諸侯西入秦。不五年掃清四海絕烽塵。他道是功成馬上無多遜。公然把詩書撇下無勞問。雖則是儒不坑。雖則是經不焚。直到孝文朝挾書律蠲除盡。纔知道天未喪斯文。

〔王仲略云〕哥哥說的是。自古道文章好立身。着我做官人。有人來告狀。則要爛精銀。〔正末唱〕

【天下樂】你道是文章好立身。我道今人都為名利引。怪不着赤緊的翰林院那夥老子每錢上緊。〔王仲略云〕怎見得他錢上緊。〔正末云〕有錢的無才學。有才學的却無錢。有錢的將着金帛干謁那官人每。暗暗的衙門中分付了。到舉場中各自去省試殿試。豈論那文才高低。〔唱〕他歪吟的幾句詩。胡謅下一道文。都是些要人錢諂佞臣。

〔王仲略云〕這話傷將我來也。哥哥。你則猥慵惰懶。不以功名為念。你這等閒言長語。當的甚麼。〔正末云〕賢弟也。如今人難求仕進。〔王仲略云〕怎麼難求仕進。〔正末云〕只隨朝小小的職名。被這大官人家子弟都占去了。赤緊的又有權豪勢要之家。三座衙門。把的水洩不通。〔王仲略云〕可是那三座衙門。〔正末唱〕

【那吒令】國子監裏助教的尚書。是他故人。秘書監裏著作的參政。是他丈人。翰林院應舉的。是左丞相的舍人。〔帶云〕且莫說甚麼好文章。〔唱〕則春秋不知怎的發。〔王仲略云〕春秋這的是莊家種田之事。春種夏鋤。秋收冬藏。喒秀才每管他做甚麼。〔正末云〕不是這等說。是讀書的春秋。〔王仲略云〕小生不曾讀春秋。敢是西廂記。〔正末唱〕周禮不知如何論。〔王仲略云〕這的是所行衙門事。自下而上的勾當。縣裏不理州裏去理。州裏不理府上去理。俺秀才每管他怎麼。〔正末云〕不是這等說。是周公制作之書。〔王仲略云〕小生也不曾讀這本書。不省得。〔正末唱〕制詔誥是怎的行文。

〔王仲略云〕那兩樁其實不知。這樁兒且是做得滑熟。那告狀的有原告。有被告。〔正末云〕一發說到那裏去了。賢弟。你怎生得這一任官來。〔王仲略云〕這是各人的造物。你管他怎麼。誰不着你學我做官來。〔正末唱〕

【鵲踏枝】我堪恨那夥老喬民。用這等小猢猻。但學得些粧點皮膚。子日詩云。本待要借路兒苟圖一箇出身。他每現如今都齊了行不用別人。

〔王仲略云〕哥哥。你從來有些多事。誰不教你求官應舉去來。〔正末云〕我去不得。〔王仲略云〕誰攔着你來。去不得。〔正末唱〕

【寄生草】將鳳凰池攔了前路。麒麟閣頂殺後門。便有那漢相如獻賦難求進。賈長沙痛哭誰偢問。董仲舒對策無公論。便有那公孫弘撞不開昭文館內虎牢關。司馬遷打不破編修院裏長蛇陣。

〔王仲略云〕俺雖然文章塌撒。也是各人的福分。如今都是年紀小聰明的做官也。〔正末云〕正是年紀小麼。〔唱〕

【幺篇】口邊廂妳腥也猶未落。頂門上胎髮也尚自存。生下來便落在那爺羹娘飯長生運。正行着兄先弟後財帛運。又交着夫榮妻貴催官運。〔王仲略云〕哥哥。你如今雖有文章。可也學不的俺這為官的受用快活。俺端的靴蹤不離了朝門裏。〔正末唱〕你大拚着十年家富小兒嬌。也少不的一朝馬死黃金盡。

【六幺序】您子父每輪替着當朝貴。倒班兒居要津。則欺瞞着帝子王孫。猛力如輪。詭計如神。誰識您那一夥害軍民聚斂之臣。〔王仲略云〕哥哥。俺雖年紀小。那一夥做官的。箇箇都是棟梁之材。〔正末唱〕現如今那棟梁材平地上剛三寸。你說波怎支撐那萬里乾坤。〔王仲略云〕俺許多官人。怎生無一個棟梁之材。似我才學也勾了。哥。你也少說少說。〔正末云〕有有有。〔唱〕都是些裝肥羊法酒人皮囤。一個個智無四兩。肉重千斤。

【幺篇】這一夥魔軍。又無甚功勳。却着他畫戟朱門。列鼎重裀。赤金白銀。翠袖紅裙。花酒盈樽。羊馬成羣。有一日天打算衣絕祿盡。下場頭少不的吊脊抽筋。〔王仲略云〕哥哥何必致怒。你這等猥惰慵懶。有甚麼好處。〔正末唱〕小子白身。樂道安貧。覰此輩何足云。云滿胸襟拍塞懷孤憤。將雲間太華平吞。〔王仲略云〕好大口也。〔正末云〕賢弟且略別。〔王仲略云〕正歡喜飲酒。可那裏去。〔正末云〕前歲也有你來。約定元伯莊上赴會去。〔王仲略云〕哦。我記得了。哥哥。你饞嘴。為那一隻雞。半碗飯。幾鍾酒。如今要走一千里路哩。〔正末云〕大丈夫豈為餔啜而已。大剛來則是赴一信字。〔唱〕想為人怎敢言而無信。〔王仲略云〕哥哥。為人不要老實。還是說幾句謊兒好。就失信便怎的。〔正末云〕大丈夫若失了信呵。〔唱〕枉了喒頂天立地。束髮冠巾。

〔王仲略云〕我長這麼大。纔失了一個信兒。〔正末云〕小二哥。還你二百文酒錢。〔王仲略云〕哥哥。你若赴雞黍會。就帶小弟同去如何。〔正末云〕既然賢弟要去。其路也不背。同往赴會去便了。〔同下〕〔老旦扮卜兒同張元伯上詩云〕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休道黃金貴。安樂最值錢。老身姓趙。夫主姓張。不幸夫主蚤年身亡。止留下這孩兒。與山陽范巨卿為友。情堅金石。終始不改。因見豺狼當道。告歸閭里。却早二年光景也。〔張元伯云〕母親。今日是九月十五日。前歲哥哥約定。今日來拜探母親。俺如今可殺雞炊黍。等待哥哥者。〔卜兒云〕孩兒。二年之後。千里之途。怎生便信的他。〔張元伯云〕母親。俺哥哥是至誠君子。必不失信。〔卜兒云〕孩兒。既是這等呵。我如今便安排下雞黍。你去門外望一望來。〔張元伯云〕理會得。我出的這門來。怎生這早晚不見俺那哥哥來也。〔正末領家僮上云〕小生范巨卿。可早來到也。家僮接了馬者。〔做相見科正末云〕兄弟。我來了也。〔張元伯云〕語未懸口。哥哥真個來了。千里之途。驅馳不易。〔正末唱〕

【金盞兒】想二載隔音塵。千里共消魂。〔張元伯云〕我則道哥哥不來赴會也。誰想有今日。〔正末唱〕我恨不的趁天風飛出山陽郡。想弟兄的情分痛關親。我特來升堂重拜母。尊酒細論文。當初若不因雞黍約。今日個誰識俺志誠人。

〔云〕兄弟。有王仲略得了官。他同我到此。〔王仲略云〕哥哥。你也等我一等。〔正末云〕我在此等候哩。元伯與相公相見咱。〔張元伯云〕請進。賀相公千萬之喜。二位哥哥。受小生兩拜。〔拜科王做受科云〕免禮免禮。小官欲待還禮來。一了說壽不壓職。〔張元伯云〕是是是。〔正末云〕請起請起。元伯。請母親拜見咱。〔張元伯云〕母親在草堂。哥哥。喒和您進去見來。〔做進拜卜兒科〕〔卜兒云〕巨卿千里赴會。真乃信士也。〔正末云〕山陽一介寒儒。荒疎愚野。孤陋寡聞。謝老母不擇。我和兄弟元伯。結為死生之交。此德此恩。生死難忘。〔卜兒云〕孩兒。你說道今日哥哥決來赴會。真箇來到。這一句話。何其有準也〔正末唱〕

【醉中天】母親道一句話何其準。您孩兒不錯了半箇時辰。〔卜兒云〕孩兒。將那村酒雞黍飯來。與哥哥喫。〔做擺設科〕〔正末唱〕小子心真你更真。〔張元伯云〕哥哥。俺有甚麼真處。〔正末唱〕你却早備下美饌篘下佳醞。〔云〕家僮將來。山陽淮楚之地。別無異物。新鮓數包。新橙百枚。黃絲絹一疋。荊婦親手自造。萬望老母笑納為幸。〔卜兒云〕何勞如此重意。〔正末唱〕量這些輕人事您孩兒別無甚孝順。〔卜兒云〕感承重禮。孩兒將酒來。〔正末唱〕何須母親勞頓。〔卜兒云〕巨卿。生受您遠路風塵也。〔正末唱〕您孩兒有多少遠路風塵。

〔王在外做怒科云〕你每說到幾時。早不是臘月裏。不凍下我孤拐來。〔正末云〕呀。忘了仲略兄弟在外廂了。〔卜兒云〕有請有請。〔王進堂科正末云〕相公是杭州僉判。〔卜兒拜科云〕相公請。〔王仲略云〕老母免禮免禮。我待要還禮來。壽不壓職。小官在京師。也帶了些人事來送老母。〔做取喬砌末科正末云〕母親。您孩兒與荊州刺史相約定赴會。不敢失信。來日五更便行。恐晚間酒後不能拜別老母。受孩兒幾拜咱。〔拜科卜兒云〕你寬懷飲數杯。我親自執料去。〔下〕〔正末云〕賢弟將過酒餚來。吾等對此佳景。可以散心儘歡竟暮。來日為別。〔唱〕

【金盞兒】就着這黃菊吐清芬。白酒正清醇。相逢萬事都休問。想喒人則是離多會少百年身。〔張元伯云〕將黍飯來。〔做食科正末唱〕烹雞方味美。炊黍恰嘗新。我做了箇急喉嚨陳仲子。你便是大肚量孟嘗君。

〔王仲略云〕我們飲不多幾鍾。早天色明了也。行人貪道路。哥哥慢行。您兄弟先行。哥哥。您兄弟無伴當。于道路上自做飯吃。這些果子下飯。您兄弟將去。路上㘔他耍子。〔做取按酒放唐巾內戴上揭衣服取竹筒裝酒科下〕〔張元伯云〕哥哥。今年已過。到來年九月十五日。您兄弟到哥哥宅上赴雞黍會來。〔正末云〕兄弟。你若來時。休到山陽。至荊州郭外尋問我來。尊堂前不敢驚寢了。〔張元伯云〕哥哥。喒和您幾時進取功名去。〔正末云〕男子漢非不以功名為念。那堪豺狼當道。不如只在家中侍奉尊堂。兄弟。您豈不聞盡忠不能盡孝哩。〔唱〕

【賺煞】禮義乃國之綱。孝悌是人之本。修天爵其道自尊。遶溪上青山郭外村。您與我賸養些不值錢狗彘雞豚。每日家奉萱親。笑引兒孫。便是羲皇以上人。〔張元伯云〕哥哥。若有人舉薦我呵。去也不去。〔正末唱〕便有那送皇宣叩門。聘玄纁訪問。且則可掩柴扉高枕臥白雲。〔同下〕

〔音釋〕

𦎁音吉 𦎐音里 蒐音搜 長音掌 謅音鄒 長音丈 行音杭 別皮耶切 分去聲 囤音頓 重平聲 華去聲 餔音逋 啜樞說切 趁嗔去聲 篘又搜切 㘔腮上聲 纁音薰 白巴埋切

第二折

〔卜兒同旦兒倈兒扶張元伯抱病上元伯云〕小生張元伯。自從與哥哥相別之後。未經一載。不料染起疾病。百般醫藥。不能療理。眼見的我這病覰天遠。入地近。無那活的人也。大嫂。趁我精細。囑咐你咱。母親也近前。〔卜兒云〕孩兒也精細者。〔張元伯云〕母親。我死之後。多留幾日。待巨卿哥哥來主喪下葬。我靈車動口眼閉。若哥哥不到。休想我靈車動。母親。我這會昏沈上來。扶着我者。大嫂。好覰當母親。看我那孩兒者呵。〔詩云〕淚盈盈遺囑自嗟咨。意遲遲懷恨漫尋思。荊釵婦好覰青春子。白頭母先哭少年兒。〔做死科下〕〔卜兒云〕孩兒亡了。則被您痛殺我也。〔旦兒云〕兀的不痛殺我也。〔卜兒云〕孩兒今日囑咐的話。要等他哥哥來主喪下葬。千里程途。怎生便得箇書信到他那裏。我且將孩兒停在棺函裏。過了七日之後。選日辰埋葬孩兒。元伯。則被你痛殺我也。〔同下〕〔外扮第五倫引祗從上詩云〕龍樓鳳閣九重城。新築沙堤宰相行。我貴我榮君莫羡。十年前是一書生。老夫覆姓第五。名倫。字百俞。乃京兆長陵人也。自漢光武建武元年。曾為京兆尹。專領長安事。某平生公直廉介。市無姦枉。後補淮陽王為醫工長。淮陽入朝。某隨官屬。得見光武。問以政事。某因應對。帝遂大悅。明日復特召入。與語至夕。以某為扶夷長。未曾到任。尋拜會稽太守。為政清而有惠。百姓愛之。至明帝卽位。改元永平。遷某為蜀郡太守。至十八年。拜為司空。今為吏部尚書。奉聖人的命。為因選法弊壞。國學書生。多有託故還鄉。不肯求進。況兼各處山間林下。賢人君子。多有隱跡埋名。將賢門閉塞。聖人着小官于荊州等處採訪。各州縣若有能文會武棟梁之材。選取入朝。量材擢用。某到荊州。經年半載。並不見合屬郡縣所舉人材。小官近聞一人。乃山陽金鄉人。姓范名式字巨卿。此人原是國子監生。正為選法不明。告辭還鄉。遷葬父母。隱于此處。閉戶讀書。與官府絕交。某累次遣人持書辟召。皆不肯就。老夫今日閒暇。將印信牒與佐貳官。不避驅馳。就范式宅中。親自訪問。此人若肯為官。便當薦之朝中。作柱石之臣見也。老夫一點為國求賢的意思。左右那裏。將馬來。則今日至范式宅中相訪。走一遭去也呵。〔下〕〔正末引家僮上云〕小生范巨卿。自離了山陽。來到這荊州郭外。閉戶讀書。與官府絕交。有本郡太守是第五倫。累次聘小生為掌吏功曹。此意雖善。爭奈這豺狼當道。不若隱居山林為得。吾聞仲尼有言。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卷而懷之。正今日也。〔唱〕

【南呂一枝花】天不生仲尼。萬古如長夜。秦灰猶未冷。漢道復衰絕。滿目姦邪。天喪斯文也。今日個秀才每遭逢着末劫。有那等刀筆吏入省登臺。屠沽子封侯建節。

【梁州第七】如今那蕭丞相爭頭鼓腦。便有那魯諸生也索緘口藏舌。將古今人物分優劣。為吏者矜誇顯達。為儒者賣弄修潔。舜庭八凱。孔門十哲。更和那漢國三傑。况中興以後三絕。如今那憲臺疎亂滾滾當路豺狼。選法弊絮叨叨請俸日月。禹門深眼睜睜不辨龍蛇。紀綱敗缺炎炎的漢火看看滅。士大夫尚風節。恰便似寸草將來撞巨鐵。枉自摧折。

〔第五倫上云〕說話中間。可早來到也。左右那裏。接了馬者。家僮。報復去。道有第五倫特來相訪。〔家僮報科云〕有五丞相在于門首。〔正末云〕你何不早說。〔唱〕

【隔尾】見高車來俺只索倒屣連忙接。〔第五倫云〕老夫非私來。奉聖人的命。特來敦請賢士。〔正末唱〕聽的道君命至越着俺披襟走不迭。〔云〕相公有請。〔第五倫云〕老夫久聞賢士大名。如雷貫耳。今得一覩。實為三生之幸。願賢士早脫白衣。同朝帝闕。〔正末云〕小生墮落文章。似賣着一件物事。不能出手。〔第五倫云〕似賣着甚物事。〔正末唱〕賣着領雪練也似狐裘赤緊的遇着那熱。但得本錢兒不折上手來便撇。〔第五倫云〕老夫特來沽之。〔正末唱〕本待要求善價而沽諸。爭柰這行貨兒背時也。

〔第五倫云〕賢士休這般說。你自不肯進取功名。想自古至今。運去運來。一進一退。從來有之。何必拘拘然以掛冠為高。捧檄為屈哉。〔正末唱〕

【牧羊關】想當日那東都門逢萌冠不掛。〔第五倫云〕賢士何不學那朱雲折檻。〔正末唱〕長朝殿朱雲檻不折。〔第五倫云〕靈輒一飯必酬。真乃壯士也。〔正末唱〕桑樹下食椹子噎殺靈輒。〔第五倫云〕孫叔敖舉于海濱。位至上卿。〔正末唱〕滄海上孫叔敖乾受苦十年。〔第五倫云〕管夷吾霸諸侯。一匡天下。〔正末唱〕囹圄內管夷吾枉餓做兩截。〔第五倫云〕賢士。你只學那張子房功成之後。棄職歸山也不遲哩。〔正末唱〕赤松嶺張子房迷了歸路。〔第五倫云〕豈不見范蠡霸越。泛舟五湖。〔正末唱〕洞庭湖范蠡爛了樁橛。〔第五倫云〕那殷伯夷採薇甘餓首陽。他自有故。〔正末唱〕首陽山殷伯夷撐的肥胖。〔第五倫云〕那楚屈原終日獨醒。投江而死。何足道哉。〔正末唱〕汨羅江楚三閭醉的來亂跌。

〔第五倫云〕賢士乃儒門俊秀。藝苑菁華。何苦屈節于芸窗。甘心于茅舍。依老夫之言。只當進身顯耀。建立功名。纔是正理。〔正末云〕量小生有何才能。敢當相公舉薦。〔唱〕

【隔尾】我待學踰垣的段干木非為𢠳。垂釣的嚴子陵不是呆。枉了您個開閣公孫弘到茅舍。〔第五倫云〕傅說板築。高宗封為太宰。豈非古今盛事。〔正末唱〕量小生才不及傅說。〔第五倫云〕據賢士之才。斷不在蒯徹之下。〔正末唱〕辯不及蒯徹。〔第五倫云〕賢士。老夫此一來專是徵聘賢士為官。〔正末唱〕我只怕進退無名。着人做笑話兒說。

〔正末做睡科第五倫云〕賢士睡着了也。老夫且去那古樹之下。賞翫一迴。家僮。等你主人醒時。我老夫再來攀話。〔下〕〔張元伯上云〕小生張元伯。自從與范巨卿哥哥相別。不幸死歸冥路。小生曾有遺言。有巨卿哥哥到。方可主喪下葬。我這靈車便動。口眼也閉。哥哥若不來。休想這靈車動。況老母年高。妻嬌子幼。倚門而望。千里之途。怕哥哥不知。今日日當午託一夢與哥哥。說知詳細。可早來到也。〔叫科云〕巨卿哥哥。〔正末做醒科云〕正思想元伯。不期來到。〔唱〕

【罵玉郎】這些時平安信斷連三月。我正心緒不寧貼。猛聽的家僮報喜高聲說。俺兄弟在那裏。我與你親自接。〔做見科唱〕不由人添歡悅。

【感皇恩】兄弟你煞是千里途賒。自從喒兩處離別。〔張元伯云〕哥哥。你靠後。你豈知我心中煩惱也。〔正末云〕兄弟。怎這般煩惱。〔唱〕阻隔着路迢遙。山遠近。水重疊。〔張元伯云〕哥哥靠後些。〔正末唱〕我這裏迎門兒問候。他將我躲閃藏遮。喒兩箇。為朋友。比外人至親熱。

〔云〕兄弟有請。〔張元伯云〕哥哥。你靠後些。〔正末唱〕

【採茶歌】我恰待向前些。他把我緊攔截。〔張元伯遮面云〕哥哥靠後些。〔正末唱〕只見他摺回衫袖把面皮遮。〔張元伯云〕哥哥。你豈知我心中煩惱。〔正末云〕兄弟。〔唱〕既然道有事關心能哽咽。怎這般無言低首謾傷嗟。

〔張元伯云〕您兄弟特來探望哥哥。〔正末唱〕

【哭皇天】你既是肯相探多承謝。〔張元伯云〕我見了哥哥面。便回程也。〔正末唱〕便回程因甚也。〔張元伯云〕您兄弟就此回去了也。〔正末云〕那裏去。〔唱〕把書房門忙閉上。〔做扯張科唱〕將衣袂緊揪撦。〔張元伯云〕哥哥放手。你是生魂。我是鬼魂。您兄弟死了也。〔正末哭科唱〕誰想你今番今番命絕。想着俺同堂學業。同舍攻書。指望和你同朝帝闕。同建功名。你如今四旬不到。一事無成拋離老母。割捨妻男。怎下的撇了您歹哥哥歹哥哥死去也。這回相見。今番永別。

〔做哭科云〕兄弟。我和你幾時再得相見也呵。〔唱〕

【烏夜啼】咱兩個再相逢似水底撈明月。把喒這弟兄情一筆勾絕。〔張元伯云〕您兄弟臨亡時。曾有遺言。囑付老母。多停我幾日。等哥哥來主喪下葬。哥哥若不到時。我靈車不動。不入墳坵。不期老母選後五日出殯。家中老母年高。妻嬌子幼。無處可託。則望哥哥照顧老母和那妻子。便是俺朋友的情分。〔正末唱〕把平生心叮嚀說。你可便不必喋喋。少住些些。〔張元伯推末科云〕哥哥。休推睡裏夢裏。〔下〕〔正末唱〕元來是破莊周一枕夢蝴蝶。〔云〕呀。元來是一夢。家僮多早晚也。〔家僮云〕午時了也。〔正末唱〕正日當卓午非夤夜。〔歎科云〕可惜元伯一代奇才。不能遂志。〔唱〕命矣夫。斯人也。閃的這老親無子。幼子無爺。

〔做悲科云〕兄弟。兀的不痛殺我也。〔第五倫上云〕老夫正撫古樹盤桓片時。則聽的草堂上賢士舉哀。不知為何。〔見科云〕賢士因何舉哀。〔正末云〕相公恕罪。兄弟張元伯亡了。因此上舉哀。〔第五倫云〕可惜可惜。寄書的人在那裏。〔正末云〕無人寄書信來。〔第五倫云〕既無書信。你怎知張元伯亡了也。〔正末云〕相公不知。小生平昔與汝陽張元伯結為生死之交。恰纔與相公談話。覺一陣昏沉。元伯夢中來報。因病而亡。于後五日下葬。專等小生去。老母妻子在家悲望。小生便索長行也。〔第五倫云〕賢士差矣。你平日間思想你兄弟。所以做這等夢。俗話說夢是心頭想。此事真假未辨。敢是甚麼邪神外鬼。問你討祭祀來麼。〔正末云〕相公。俺兄弟决不失信。小生持服掛孝。便索奔喪去也。〔唱〕

【三煞】奠楹夢斷陰風洌。薤露歌殘慘日斜。他從來正性不隨邪。凛凛英雄。神道般剛明猛烈。〔第五倫云〕多喒是邪神外鬼問你討祭祀。不可深信。〔正末唱〕他豈似餓鬼暮饕餮。他恰纔白日分明顯化者。我問甚麼是耶非耶。

〔云〕家僮。我囑付你咱。〔唱〕

【二煞】怕少盤纏立文書問隔壁鄰家借。怕無布絹將現錢去長街上舖內截。〔第五倫云〕既然賢士要去奔喪弔孝。就將小官的從馬。與賢士代步。意下如何。〔正末云〕多謝了。〔唱〕乘騎的鞍馬相公賒。〔第五倫云〕賢士幾時回來。〔正末唱〕則這千里程途至少呵來回得三月。他既值凶事我問甚麼勳業。〔第五倫云〕小官欲待薦舉賢士為掌吏功曹也。〔正末唱〕這掌吏功曹那箇名缺。請相公別尋箇有政事豪傑。

〔第五倫云〕賢士。你二人相交。怎這般深厚也。〔正末唱〕

【黃鍾尾】俺弟兄比陳雷膠漆情尤切。比管鮑分金義更別。張元伯。性忠烈。范巨卿。信士也。半世交。一夢絕。覺來時淚流血。寸心酸。五情裂。咱功名。已不藉。到來朝。避甚些。披殘星。帶曉月。衝寒風。冒凍雪。披喪服。拽轝車。築墳坵。蓋廬舍。種松楸。蔭四野。那其間。尚未捨。猛思量。在時節。我和他一處行。一處歇。戚同憂。喜同悅。生同堂。死同穴。到黃昏。廝守者。據平生。心願徹。着後人向墓門前高聳聳立一統碑碣。〔第五倫云〕賢士。碑碣上可寫着甚麼那。〔正末唱〕將俺這死生交范張名姓寫。〔下〕

〔第五倫云〕賢士去了也。此一事未審虛實。一壁廂着人打聽。果若有此事。老夫自有主意。左右將馬來。且回私宅去也。〔詩云〕世人結友須黃金。黃金不多交不深。直待巨卿親葬張元伯。方表悠悠生死心。〔下〕

〔音釋〕

累上聲 思去聲 絕藏靴切 節音姐 舌繩遮切 劣閭夜切 潔饑也切 哲長蛇切 傑其耶切 月魚夜切 缺區也切 滅迷夜切 折繩遮切 接音姐 迭音爹 熱仁蔗切 撇偏也切 輒張蛇切 囹音苓 圄音語 截藏斜切 撅渠靴切 汨音密 跌音爹 菁音精 呆音爺 悅魚夜切 徹昌偌切 說書惹切 貼湯也切 別邦也切 疊音爹 摺音執 咽衣也切 撦昌惹切 別邦也切 喋音爹 蝶音爹 冽郎夜切 薤音械 烈郎夜切 餮湯也切 從去聲 業音夜 切音且 也音耶 血希也切 裂郎夜切 雪須也切 轝音餘 歇希也切 穴胡靴切 者音遮 碣其耶切

第三折

〔卜兒同旦兒倈兒眾街坊駕轝車上卜兒云〕老身張元伯母親。自從孩兒亡化。却早過了七日。他臨亡時囑付下。直等范巨卿哥哥來主喪下葬。許多路途。又無人寄封信去。今日是個好日辰。且安葬了。等他哥哥來祭奠也無妨。〔眾街坊云〕婆婆。這轝車不肯行。拽不動了也。〔卜兒云〕再幫上幾個親眷。拽一拽。〔眾做拽不動科云〕又添上許多人。越發拽不動了。〔卜兒云〕眾位不知。他臨終時分付下幾句言語。直等待范巨卿哥哥來。靈車動。他纔肯入墳坵。只是千里路途。怎生便得他來。〔眾街坊云〕俺眾人拽不動。老人家你看着。俺眾人且回家裏吃了飯再來拽。〔下〕〔正末騎馬上云〕小生范巨卿。今來與元伯奔喪弔孝。一路上好是凄凉也呵。〔唱〕

【商調集賢賓】兄弟也我和你二十年死生交同志友。咱兩個再相見永無由。一靈兒伴孤雲冥冥杳杳。趁悲風蕩蕩悠悠。恨不的摔碎我袖裏絲鞭。走乏我坐下驊騮。兄弟也為你呵整整的三晝夜水漿不到口。沿路上幾曾道半霎兒停留。身穿的絲麻三月服。心懷着今古一天愁。

〔云〕這正是心急馬行遲。再加上幾鞭者。〔唱〕

【逍遙樂】打的這馬不剌剌風團兒馳驟。百般的抹不過山腰。盼不到地頭。知他那裏也故塚新坵。仰天號哭破咽喉。更那堪樹梢頭陰風不住吼。恰荒邨雪霽雲收。猛聽的哭聲哽咽。遙望見旛影飄揚。眼見的滯魄夷猶。

〔云〕遠遠的聽見許多人鬧。莫非是元伯的靈柩。呀。只見一首旛上面有字。寫着道張元伯引魂之旛。元來果有此事。〔下馬至車前哭科卜兒云〕原來是巨卿哥哥來了。知他是睡裏也那是夢裏。〔正末唱〕

【金菊香】三生夢斷九泉幽。兄弟也誰想你一日無常萬事休。〔卜兒云〕哥哥。許多人拽不動這靈柩。〔正末云〕這靈車不動呵。〔唱〕莫不為尊堂妻子留。這三件事我索承頭。你身亡之後不須憂。

〔做哭科云〕兄弟。兀的不痛殺我也。〔眾街坊云〕巨卿省煩惱。〔正末云〕母親。安排祭祀來。小生于路上思想兄弟。做了一通祭文。祭祀兄弟咱。〔祝云〕維永平元年。歲次戊午。十月癸亥朔。越五日丁卯。不才范式。謹以清酌庶饈。致祭于張元伯靈柩之前。維公三十成名。四十不進。獨善其身。專遵母訓。至孝至仁。無私無遜。功名未立。壯年壽盡。吁嗟元伯。魂歸九泉。吾今在世。若蒙皇宣。將公之德。薦舉君前。門安綽楔。墓頂加官。二人為友。萬載期言。嗚呼哀哉。伏惟尚享。〔做哭科唱〕

【梧葉兒】舉孝廉曾三聘。論文才第一流。我道你不拜相决封侯。正滄海魚龍夜。趁西風鵰鶚秋。此一去不回頭。好教我這煩惱越感的天長地久。

〔云〕你眾人打開棺函。我試看咱。〔卜兒云〕哥哥不可。已死過許多時。則怕屍氣撲着你也。〔正末云〕母親。便有屍氣撲死我。我和兄弟一處埋葬更好哩。〔眾開棺正末看跌倒科唱〕

【掛金索】我見他皮殼骷髏。面色兒黃乾乾渾消瘦。恰便似刀攪我這心腸。痛殺殺難禁受。恨子恨這個月之間。少個人來問候。早知你病在膏肓。我可便捨性命將伊救。

〔卜兒云〕哥哥。千里之途不曾有信。哥哥。你便怎生知道來。〔正末云〕您孩兒正在草堂上與第五倫大人談話。覺一陣昏沈。見兄弟來託一夢。所說身死一事。忽然醒來。乃是一夢。因此上您孩兒星夜前來。俺兄弟先有顯應也。〔卜兒云〕這等異事。古今少有。哥哥。你試說一遍咱。〔正末唱〕

【村裏迓皷】兄弟也。不爭你在黃泉埋沒。却教我在紅塵奔走。想着那世人幾個能全德。更幾人全壽。可惜你腹中大才。胸中清氣。都做了江山之秀。閃的我急急如漏網魚。呀呀似失羣鴈。忙忙似喪家狗。〔云〕只這一夢呵。〔唱〕不由人不痛心疾首。

〔卜兒云〕除了做夢一節。還有顯應麼。〔正末唱〕

【元和令】數日前落長星大似斗。流光射夜如晝。原來是喪賢人地慘共天愁。空餘下劍掛盡汝陽城外柳。則這青山一帶也白頭。滿街人雨淚流。

〔眾街坊云〕巨卿。上千的人拽不動靈車。誰想有這等靈驗。〔正末唱〕

【上馬嬌】休道是人一舟。便有那力萬牛。百般的拽不動轝車軸。〔帶云〕兄弟。〔唱〕則你那陰魂耿耿將咱候。志已酬。將你那靈聖暫時收。

〔眾街坊云〕好大風也。〔正末唱〕

【遊四門】疎剌剌陰風吹過冷颼颼。支生生頭髮似人揪。靜悄悄荒林曠野申時候。昏慘慘落日墜城頭。早亂紛紛寒鴈下汀洲。

【勝葫蘆】都做了野草閑花滿地愁。你為甚不肯上墳坵。枉教那一二千人都落後。這的是誰親誰舊。誰薄誰厚。〔帶云〕兄弟也。〔唱〕不能勾相守到白頭。

〔云〕再將酒來。我與兄弟澆奠咱。〔唱〕

【後庭花】祭酒奠到五六斗。輓詩吟到十數首。可惜耗散了風雲氣。沈埋了經濟手。喒兩個論交遊。不在諸人之右。播聲名橫宇宙。吐虹霓貫斗牛。臥白雲商嶺頭。釣西風渭水秋。笑嚴光傲許由。到如今一筆勾。

〔云〕兄弟。你今日下葬呵。〔唱〕

【青哥兒】雖不曾功名功名成就。早已將世情世情參透。覰的個一介寒儒過如萬戶侯。既今日歸休。人死不終留。咱意氣相投。你知我心憂。來歲到神州。將高節清修。向白玉堦前拜冕旒。我與你叮嚀奏。

【柳葉兒】呀。似這般光前裕後。一靈兒可也知不。〔云〕兄弟。你若有靈聖。跟您哥哥到墳頭去來。若無靈聖。只似這般拽不動者。〔做拽靈車科唱〕我親身自把靈車扣。〔眾街坊云〕異事。你看靈車行動了也。〔正末唱〕一來是神明祐。二來是鬼推軸。〔云〕兄弟跟我來。跟我來。〔唱〕我與你扢剌剌直拽到墳頭。

〔眾街坊云〕可早來這墳院中。埋了這棺槨。一壁廂掩土。燒紙燒紙。〔做葬科卜兒云〕下了葬了。停當了也。哥哥。咱和你回去來。〔正末唱〕

【醋葫蘆】母親你伴魂旛即便回。嬸子共姪兒休落後。〔謝辭眾科唱〕我這裏謝相識親友省僝僽。我今夜只伴着衰草白楊在這墳院宿。〔眾街坊云〕巨卿。他的親眷都家去了。你沒來由倒在這裏歇。〔正末云〕我不為別的。〔唱〕自恨我奔喪來後。又不是沽名弔譽沒來由。

〔卜兒云〕哥哥。你三晝夜不曾歇息。你若不回家去呵老身也不回去。〔正末唱〕

【幺篇】待不去呵逆不過這老母情。〔云〕着兄弟說。不甫能盼得你來。守不的我一夜。〔唱〕待去呵我又怕應不得兄弟口。想着俺那對寒窗風雨幾春秋。則落得墓門前一杯澆奠酒。從今別後。要相逢則除是枕蓆間夢黃昏。雞報曉五更頭。

〔眾街坊云〕巨卿。咱且回去。改日再來。〔正末云〕眾位你不知。元伯在墳院中。一年四季。怎生捱這等淒楚。〔眾街坊云〕他是個死人。這一年四季。曉得甚麼淒涼。〔正末唱〕

【幺篇】到春來怎聽那杜鵑啼山月曉。到夏來怎禁那亂蟬聲暮雨收。到秋來怎聽那寒蛩啾唧泣清秋。到冬來你看那寒鴉萬點都在老樹頭。這幾般兒經年依舊。漫漫長夜幾時休。

〔眾街坊云〕巨卿。天色晚了也。咱回去來。〔正末唱〕

【高過浪來裏】則被你君章子徵將我緊追逐。並不曾廝離了左右。今日不得已且隨眾還家。到來日絕早到墳頭。道是我與你廬墓丁憂。這一片心雖過當果無虛謬。更那堪朔風草木偃。落日虎狼愁。覰了這四野田疇。三尺荒坵。魂魄悠悠。誰問誰瞅。〔帶云〕兄弟。〔唱〕空着我欲去也傷心再回首。

〔卜兒云〕巨卿。我豈知元伯孩兒撇了老身并媳婦兒先去了也。〔正末唱〕

【隨調煞】可憐朱顏妻未老。青春子年幼。撇下個白頭老母正堪憂。眼中淚和我心上愁。這兩般兒合輳做一江春水向東流。〔同下〕

〔音釋〕

摔音洒 剌音辣 號平聲 邨與村同 楔音屑 骷音枯 髏音婁 禁平聲 肓音荒 軸直由切 過平聲 不甫鳩切 僝鋤山切 僽音驟 宿羞上聲 當去聲

第四折

〔第五倫領祗從上云〕小官第五倫。自從范巨卿與張元伯奔喪去了。我隨着人打聽。果有此事。他如今現在墳院中栽松種柏。築壘墳牆。早已百日有餘也。老夫在聖人前奏過。言巨卿至仁至德。古今無比。就着老夫將頭踏傘蓋。皇宣丹詔。直至汝陽元伯墳內。徵聘此人臨朝。加官賜賞。又着老夫順帶玄纁丹詔。隨路有高才大德。卽便舉入朝中重用。老夫既奉朝命。不敢久停久住。直至汝陽徵聘巨卿。走一遭去來。〔下〕〔正末上云〕自從元伯亡過。小生在這墳院中栽松種柏。壘墓修墳。却早過了百日光景〔詩云〕元伯蕭然一命亡。有才無壽兩堪傷。妻夫鏡裏鸞孤影。朋友叢中鴈失行。三尺素絲書姓字。一堆黃土蓋文章。晚來不敢高聲哭。只恐猿聞也斷腸。〔唱〕

【中呂粉蝶兒】直哭的山月蒼蒼。野猿啼老松枝上。滿郊祠風捲白楊。弔英魂。歌楚些。不勝悲愴。若不是築室居喪。枉惹的黃泉下故人失望。

【醉春風】我只待壘高塚臥麒麟。栽長松引鳳凰。〔云〕人都道自古及今。那得兄弟廬墓禮來。〔唱〕這死生交金石友至誠心。怎道的謊。謊。今日箇浮坵。有朝得志。我將你恁時改葬。

【紅繡鞋】我若是為宰為卿為相。〔帶云〕元伯也。〔唱〕我與你立石人石虎石羊。撇下個九歲子四旬妻八十娘。另巍巍分一宅小院。高聳聳蓋一座萱堂。我情願奉晨昏親侍養。

〔第五倫躧馬兒引祗從孔仲山上云〕老夫第五倫是也。奉聖人的命。與范巨卿加官賜賞。說話中間。可早來到也。令人。接了馬者。〔正末云〕只見遠遠的一簇人馬來到這墳前。不知為何。〔唱〕

【石榴花】我則見蕩晨光一道驛塵黃。鬧吵吵人馬扣墳牆。〔做見五倫科唱〕我這裏曲躬躬叉手問端詳。〔第五倫云〕奉聖人的命。採訪賢士來。〔正末唱〕道當今聖上訪問賢良。〔第五倫云〕賢士接了宣詔者。〔正末唱〕聽的道接皇宣諕的我魂飄蕩。〔第五倫云〕快脫了喪服。〔正末唱〕脫喪服手脚張狂。〔第五倫云〕昔日文王訪太公于磻溪。立周朝之政。賢士比太公何別。〔正末唱〕我又不曾映斜陽垂釣磻溪上。怎生墳院裏遇着文王。

〔第五倫云〕賢士。今日加官賜賞。便好道峥嶸有日。奮發有時。〔正末唱〕

【鬭鵪鶉】人都道我暮景桑榆。合有些峥嶸氣象。可正是樂極悲生。今日個泰來否往。〔第五倫云〕為你在此築壘墳牆。栽松種柏。百日有餘。小官奏知聖人。特來宣命。〔正末唱〕壘築了這五六板墳牆。奏與帝王。又不曾學傅說作楫為霖。誤陛下眠思夢想。

〔第五倫云〕賢士不可遲延怠慢。便索臨朝。同見聖人去來。〔正末唱〕

【上小樓】過舉他門下侍郎。落保了也朝中宰相。〔第五倫云〕因賢士高才大德。舉薦為官。〔正末唱〕有甚麼孝廉方正。德行才能。政事文章。〔第五倫云〕若得賢士為官。黎民有望也。〔正末唱〕怎消的一方之地。百萬生靈。將咱倚仗。〔第五倫云〕賢士。您有尹鐸之才。當以重用。〔正末唱〕我又無尹鐸才怎生保障。

〔第五倫云〕請賢士上馬。〔正末云〕念吾弟威靈可表。范式丹誠。本來廬墓。但朝廷有詔。禮不容違。苟得志于朝。必不使吾弟湮滅九泉之下。〔做辭墓科〕〔第五倫云〕祗從人擺開頭踏。慢慢的行。〔孔仲山喝云〕避路。〔正末唱〕

【幺篇】列旌旗一望中。擺頭踏半里長。我則見馬前虞候。志氣昂昂。狀貌堂堂。問姓名。是故人。別來無恙。〔云〕那喝道的敢是孔仲山麼。〔孔仲山云〕然也。〔正末驚問云〕呀。兄弟。你怎做馬前一卒。〔孔仲山云〕因為王韜賴了我萬言長策。所以不能為官。您兄弟該當馬前虞候的身役。哥哥。您請穩便。〔正末唱〕我怎敢恰為官貴人多忘。

〔第五倫云〕賢士。他是何人。〔正末云〕相公不知。此人是孔宣聖一十七代賢孫孔仲山是也。這秀才文章勝在下十倍。被判院門下女壻王韜賴了他萬言長策。以此不能為官。〔第五倫云〕便着人拿王韜來。我奏知聖人。依律重責。賢士。想王韜這廝。則待閉塞賢門。情理可惡。〔正末云〕相公。據孔仲山之才。當以重用。〔第五倫云〕既然賢士說孔仲山才德過人。小官順帶有玄纁丹詔在此。就着孔仲山受了宣詔。俺三人一同上馬。見聖人去來。〔正末云〕既如此。賢弟你可脫了衣服。換了朝章者。〔孔仲山做換衣服科〕〔正末唱〕

【十二月】忙換了麻衣布裳。便穿上束帶朝章。拜受了玄纁一箱。跪聽了丹詔十行。〔第五倫云〕孔仲山。您望闕謝了聖人的恩者。〔正末唱〕面朝着東都洛陽。三舞蹈頓首誠惶。

【堯民歌】多謝你荊州太守漢循良。舉薦我布衣芒屩到朝堂。死生交端不比孫龐。清廉吏須當効龔黃。行藏。行藏。暗酌量。也不是咱虛謙讓。

〔第五倫云〕范巨卿。為你高才大德。信義雙全。老夫奉聖人的命。與賢士加官賜賞。〔正末唱〕

【耍孩兒】愧微臣勅賜加官賞。〔帶云〕只是張劭呵。〔唱〕他未霑恩我豈敢承當。念生平籍貫在山陽。幼年間父母雙亡。三公若是無伊呂。四海誰知有范張。〔第五倫云〕那張劭的才能德行。比你如何。〔正末唱〕臣比張劭無名望。張劭德重如曾顏閔冉。才高似賈馬班楊。

〔第五倫云〕張劭有多大年紀了。〔正末唱〕

【二煞】犬馬年雖是長。論學問他更強。私心願奉為宗匠。想漢朝豈無良史書名姓。眾文武自有傍人話短長。臣舉孔仲山可作頭廳相。〔第五倫云〕那孔嵩比你如何。〔正末唱〕似臣呵常人有數。論此人國士無雙。

〔第五倫云〕雖然無了張元伯。可得了孔仲山。却正是得一賢。失一賢。〔正末唱〕

【一煞】雖然是得一賢失一賢。〔孔仲山云〕可惜無了元伯哥哥。〔正末唱〕您也何須的涕兩行淚兩行。得蜀望隴休多想。〔帶云〕死了元伯呵。〔唱〕恰便似攧折了千尋白玉擎天柱。〔帶云〕用了孔仲山呵。〔唱〕賠與你個萬丈黃金架海梁豈不聞晏平仲為齊相。乘車人憂心悄悄。倒是御車吏壯志揚揚。

〔第五倫云〕令人。與我拿的王韜安在。〔祗候拿王仲略上云〕禀爺。拿的王韜到了也。當面。〔王仲略不肯跪科祗從云〕你怎麼不跪。〔王仲略云〕壽不壓職。也罷也罷。我跪着。〔第五倫云〕兀那王韜。你怎敢混賴了孔仲山萬言長策。〔王仲略云〕您這個老大人差了。我若不賴他的文章。我可怎麼能勾做官。便總甲我也不得做。〔第五倫云〕您等俱望闕跪者。聽聖人的命。〔斷云〕聖天子思求良輔。下弓旌廣開賢路。何止是聘及山林。但聞名不遺坵墓。汝陽郡張劭雖亡。有范式亟稱其素。可遙封翰院編修。賜母妻並霑榮祿。遺弱息君章子徵。可卽授陳留主簿。范式拜御史中丞。其孔嵩尚書吏部。王仲略詐冒為官。杖一百終身廢錮。見天恩浩蕩無私。與羣臣相安舉錯。〔正末等謝恩科唱〕

【煞尾】我為甚覰功名不在心。也則念窮交不忍忘。因此乞天恩先到泉臺上。纔留的這雞黍深盟與那後人講。

〔音釋〕

些梭去聲 磻音盤 否滂米切 行去聲 鐸多勞切 忘去聲 屩音皎 蜀繩朱切 錮音固

題目 義烈傳子母襃揚 
正名 死生交范張雞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