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薛仁貴

Top / 元曲選 / 薛仁貴

薛仁貴榮歸故里雜劇

張國賓撰

楔子

〔正末扮孛老同卜兒旦兒上〕〔正末云〕老漢是絳州龍門鎮大黃莊人氏。姓薛。人都叫我是薛大伯。嫡親的四口兒家屬。婆婆李氏。我有一個孩兒。是薛驢哥。學名喚做仁貴。媳婦兒柳氏。俺本是莊農人家。俺那孩兒薛驢哥。不肯做這莊農的生活。每日則是刺鎗弄棒。習什麼武藝。婆婆。孩兒往那裏去了也。〔卜兒云〕老的。孩兒往街市上去了。〔正末云〕等他來時。着他見俺咱。〔冲末扮薛仁貴上詩云〕馬掛征鞍將掛袍。柳梢門外月兒高。男兒要佩封侯印。腰下長懸帶血刀。自家薛仁貴是也。年長二十二歲。在這絳州龍門鎮大黃莊居住。一雙父母在堂。我不肯做莊農的生活。每日則是刺槍弄棒。習演弓箭。十八般武藝。無有不拈。無有不曉。每日在這河津邊射雁耍子。打聽的絳州出其黃榜。招聚義軍好漢。我有心待投義軍去。如今回家禀過父親母親。便索長行也。來到門首。〔做見科云〕父親母親。您孩兒來家也。〔正末云〕孩兒。你那裏去來。〔薛仁貴云〕父親母親不知。如今絳州出其黃榜。招聚義軍好漢。您孩兒學成十八般武藝。滿腹兵書。您孩兒一心要投義軍去。不知父親母親意下如何。〔正末云〕孩兒也。想着俺兩口兒。眼睛一對。臂膊一雙。則看着你哩。你若投軍去了。俺兩口兒偌大年紀。倘若有些好歹。可着誰人侍養也。〔卜兒云〕孩兒。你依着父親言語。不要投軍去罷。〔薛仁貴云〕父親在上。孩兒聞的古稱大孝。須是立身揚名。榮耀父母。若但是晨昏奉養。問安視膳。乃人子末節。不足為孝。今當國家用人之際。要得掃除夷虜。肅靖邊疆。憑着您孩兒學成武藝。智勇雙全。若在兩陣之間。怕不馬到成功。但博得一官半職。回來改換家門。也與父母添些光彩。不然。只守着這茅簷草舍。做個莊家。豈不枉了一身本事。〔卜兒云〕孩兒。則要你着志者。你去你去。〔正末云〕罷罷罷。既然你要去。婆婆。收拾些銀兩。與孩兒做盤費。兒也。你一路上小心在意得官不得官。只要你頻頻的稍個書信來。休着俺兩口兒憂慮者。〔薛仁貴拜科云〕則今日是個吉日良辰。辭別了父親母親。恁孩兒便索長行也。〔正末唱〕

【仙呂端正好】你如今離了村莊。別了鄉黨。拜辭了年老爹娘。〔薛仁貴云〕您孩兒此去。定要赤心報國。展土開疆。博個封侯拜將而回。父親放心者。〔正末唱〕你待要忘生捨死在這沙場上。則你那雄赳赳氣昂昂。身凛凛貌堂堂。知甚日得還鄉。哎。兒也休教您這兩口兒斜倚定門兒望。〔同卜兒下〕

〔旦兒云〕大哥。妾身在家。情願替你侍養公婆。你放心的自去。妾身送你出這柴門外也。〔薛仁貴云〕大嫂。堂上無人。你自回去。侍奉公婆。不必送我。〔拜別科〕〔薛仁貴詩云〕我今日遠去投軍。惟願你孝順雙親。〔先下〕〔旦做悲科詩云〕雖然是芳年連理。為功名只得離分。〔下〕

〔音釋〕

拈奴兼切 赳音九

第一折

〔凈扮高麗王領卒子上詩云〕獨據遼東一小邦。大唐休怪不歸降。隨他百萬英雄將。誰敢偷窺鴨綠江。自家高麗國王是也。俺國自箕子受封以來。傳至孤家。世守高麗。雄稱遼左。自俺高麗以東。還有一十六國。都與大唐年年進貢。惟有俺這一國。不順大唐。可是為何。只因俺國陸有天山。水有鴨綠。極其險隘。只消一人把守。隨你大唐百萬軍馬。不能飛越。近來手下得一員大將。姓葛名蘇文。官封摩利支。他有萬夫不當之勇。聞的大唐家死了秦瓊。老了敬德。無甚英雄猛將。今撥與摩利支十萬軍馬。直至鴨綠江白額坡前下寨。打將戰書去。單搦大唐名將出馬。若殺的俺家過。俺家情願隨着一十六國。與大唐家年年進貢。若殺俺家不過。俺為上邦。他為下邦。要他反來進貢於俺。有何不可。摩利支那裏。〔丑扮摩利支上云〕自家葛蘇文便是。郎主呼喚。須索見來。〔見科云〕大王。喚小將有何事幹。〔高麗王云〕摩利支。喚你來不為別事。孤家聞知大唐死了秦瓊。老了敬德。無甚英雄猛將。今撥與你十萬雄兵。直至鴨綠江白額坡前下寨。打將戰書去。單搦大唐名將出馬。則要你得勝成功。自有加官賜賞也。〔摩利支云〕得令。則今日領十萬人馬。直至鴨綠江白額坡前。單搦大唐名將出馬。與某交戰。大小三軍。聽吾將令。〔詩云〕奉主命統領雄兵。白額坡扎寨屯營。料唐家無人出馬。包的個千戰千贏。〔下〕〔高麗王云〕摩利支此一去必然成功也。孤家不免點起傾國人馬。隨後接應。走一遭去來。〔下〕〔外扮徐茂功領卒子上詩云〕少年錦帶紫貂裘。鐵馬西風衰草秋。憑仗手中三尺劍。會看談笑覓封侯。老夫姓徐名世勣字茂功。祖貫曹州離狐縣人也。輔佐大唐。官拜軍師英國公之職。因為遼東摩利支索戰。有總管張士貴領兵與他交鋒。在於鴨綠江白額坡前。張士貴大敗虧輸。有一白袍將出馬。三箭定了天山。殺退遼兵。班師回朝。奉聖人的命。着老夫在元帥府論功陞賞。那張士貴還說是他的功勞。有一小將薛仁貴。又說他的功勞。未審虛實。已曾着人喚二將去了。令人轅門首覰者。若二將來時。報復我知道。〔卒子云〕理會的。〔凈扮張士貴上詩云〕我做總管本姓張。生來好吃條兒糖。但聽一聲催戰鼓。臉皮先似蠟渣黃。某乃總管張士貴是也。自領軍與摩利支交戰。倒也不見得便輸與他。那知正戰中間。忽地飛出一把刀來。驚的我這魂不在頭上就撥轉馬頭一轡兜跑了。若不是白袍小將薛仁貴出馬。那裏有我的性命來。如今薛仁貴三箭定了天山。殺退了摩利支。本都是他的功勞。那個看見。我則是賴了他的。我已將這功勞報過聖人。如今着徐茂功與杜如晦在元帥府論功陞賞。須索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令人報復去。道有總管張士貴下馬也。〔卒子報科云〕喏。報的軍師得知。有張士貴來了也。〔徐茂功云〕着他過來。〔張士貴做見科〕〔徐茂功云〕總管。當日三箭定了天山。是誰的功勞。〔張士貴云〕軍師。若不是我張士貴。那高麗家怎便降伏。這一場厮殺。三箭定了天山。退了摩利支。都是我張士貴的功勞。除了我老張。還有那個。〔徐茂功云〕敢不是你的功勞。有人說是一個白袍小將薛仁貴哩。〔張士貴云〕好說。都是我的功勞。那一日是我穿着白來。〔徐茂功云〕我不信。令人。與我喚將薛仁貴來者。〔卒子云〕薛仁貴安在。〔薛仁貴上詩云〕將軍三箭定天山。壯士長歌入漢關。方知定遠多奇相。不在區區筆硯間。某薛仁貴。自從拜別父母。投了義軍。跟隨着總管張士貴。前往高麗國。被某當住海口。三箭定了天山。殺退摩利支。班師回朝。今日在元帥府定奪功勞。加官賜賞。軍師呼喚。須索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令人報復去。道有薛仁貴在於門首。〔卒子報科云〕喏。報的軍師得知。有薛仁貴來了也。〔徐茂功云〕着他過來。〔薛仁貴做見科云〕軍師。呼喚薛仁貴。有何差遣。〔徐茂功云〕當日三箭定了天山。殺退摩利支是誰的功勞。〔薛仁貴云〕當日三箭定了天山。殺退摩利支。都是我薛仁貴的功勞。也則不這件。一總過海平遼。有五十四件大功。都被張士貴賴了。今日不是軍師問呵。仁貴也不敢說。軍師與仁貴做主咱。〔徐茂功云〕張士貴。你就要混賴他的功勞。這個豈是小事。好混賴的。但不知當日誰監軍陣來。〔薛仁貴云〕當日有杜如晦大人監陣來。軍師不信。只請將監軍來。便知這個端的。〔徐茂功云〕令人。與我請將杜如晦監軍來者。〔卒子云〕理會得。〔正末扮杜如晦上云〕老夫姓杜名如晦。字克明。祖居京兆杜陵人也。與房玄齡共管朝政。謝聖恩可憐。加老夫為兵部尚書蔡國公之職。今因高麗國不尊朝命。侵犯邊境。聖人遣將出師東征問罪。有一白袍小將。乃是薛仁貴。三箭定了天山。將摩利支殺退。這個功勞端非小可。今有徐茂功在元帥府。令人來請。想必是定奪功勞一事。俺看了摩利支那般英勇。若不是薛仁貴。誰人殺的他退也呵。〔唱〕

【仙呂點絳脣】恰便似猛虎當途。甚人敢拒。有一個白袍卒。奮勇前驅。直殺的他無奔處。

〔云〕却被那總管張士貴要混賴薛仁貴的功勞。這是老夫在陣面上親目所覩。怎生好混賴也。〔唱〕

【混江龍】那厮每殺人可恕。將別人功績強糊突。貪着個一時爵賞。使出這百計贓誣。則問你九里山前都是誰的力。比及凌烟閣上倒把恁來圖。我待要叩金階款款的明開去。着甚來論黃數黑。也則是惡紫奪朱。

〔云〕說話中間。可早來到元帥府也。令人報復去。道有杜監軍來了也。〔卒子報科云〕喏。報的軍師得知。杜監軍來了也。〔徐茂功云〕道有請。〔正末做見科云〕英公。喚老夫有何事來。〔徐茂功云〕無事也不敢相請。當日三箭定了天山。殺退摩利支。這兩件功勞。只有蔡公監着軍陣來。必然看的明白。如今張士貴認做他的。薛仁貴又說是他的。老夫一時難以遙斷。請蔡公是說一遍咱。〔正末云〕這都是薛仁貴的功勞也。〔張士貴云〕眾位大人在上。今日聚集文武官員在此這一場廝殺。若不是我張士貴。誰近的摩利支。只三箭定了天山。殺退了摩利支。明明都是我的功勞。如今可為甚麼倒拿去賞了那薛仁貴。〔正末云〕張士貴。都是薛仁貴的功勞。你怎生混賴他的。〔薛仁貴云〕監軍爺。你做個明輔。當日個過海平遼時。我薛仁貴有五十四件大功。都被張士貴賴了。監軍爺。可憐與仁貴做箇證見咱。〔正末唱〕

【油葫蘆】當日個鴨綠江邊列陣圖。〔張士貴云〕眾位大人在上。你就說這一場三箭定了天山。不是張士貴的。却是誰的功勞來。〔正末唱〕現對着這文共武。〔徐茂功云〕三箭定了天山。此功最大。您二將爭競。未知是誰的功勞也。〔正末云〕這是老夫親目所見。委實是薛仁貴的。〔唱〕則他這定天山三箭若連珠。〔張士貴云〕我是個總管的官。堪上功勞簿。那薛仁貴不過馬前小卒。他怎麼上的功勞簿。〔正末唱〕哎。不索你個將軍爭競功勞簿。抵多少鳳凰飛在梧桐樹。〔張士貴云〕薛仁貴走到高麗地面。就生了一身疥瘡。每日則是撓痒。幾曾廝殺來。只他寸箭皆無。他有甚麼功勞。〔正末唱〕那薛仁貴有十大功。你可也寸箭無。你待做趙高妄指秦庭鹿。怎不去學龍伯釣鰲魚。

〔張士貴云〕不是我張士貴誇口。那個似我這等騎的劣馬。拽的硬弓。吃的冷飯。嚼的憨葱。若有好酒。打上三鍾。俺真個是鐵掙掙的好漢子哩。〔正末唱〕

【天下樂】敢待賣弄你這英雄大丈夫。誰也波如。自窨付。可甚的養由基善穿楊百步餘。〔張士貴云〕那薛仁貴到的高麗地面。則去撲䗫蚱。摸螃蟹。掏𧋥蜘。幾曾會甚麼廝殺來。〔正末唱〕是誰人領着大軍。是誰人統着帥府。〔張士貴云〕你不要說嘴。您都有甚麼功勞在那裏。〔正末云〕則你道波。〔唱〕那一箇無功勞的請俸祿。

〔張士貴云〕論着我文通三略。武解六韜。不如那一個。〔正末云〕噤聲。〔唱〕

【那吒令】論着你這文呵。怎的如管仲和鮑叔。〔張士貴云〕論我的武呢〔正末唱〕論。着你那武呵。怎如的周瑜魯肅。〔張士貴云〕論我的智量呢。〔正末唱〕論着你智量呵。怎如的臥龍也那鳳雛。〔張士貴云〕論着我兵書戰策。揣着一肚子。我久後還要拜相封侯做大大的官哩。〔正末唱〕遮莫似張子房。辭朝待要歸山去。再習些戰策兵書。

〔張士貴云〕我是個總管之職。倒不如莊家的農夫。做小卒兒出身的。偏我這等頹氣。我怎麼肯伏。〔正末唱〕

【鵲踏枝】你道他是農夫。做軍卒。〔帶云〕想那諸葛亮呵。〔唱〕偏不曾隱跡南陽。樂意耕鋤。〔張士貴云〕他後來却怎的。〔正末唱〕命通也逢着帝主。一年間三謁茅廬。

〔張士貴云〕諸葛亮鋤田鉋地。劉先主織蓆編履。那等的人。題他做甚麼。〔正末云〕自古忠臣良將。都出寒門。我再說一個與你聽者。〔唱〕

【寄生草】想當日韓元帥。乞食那漂母。若不是蕭何舉薦元戎做。則那漢王怎把重瞳蹙。顯見的忠良多在寒門出。〔張士貴云〕監軍大人。依着我只將薛仁貴革了他軍。趕回家去。仍舊種田。纔稱了我心也。〔正末唱〕則你這築沙堤推倒了紫金梁。怎如他漚麻坑扶立的擎天柱。

〔薛仁貴云〕軍師在上。監軍爺所見不差。怎麼將我的功勞填在張總管名下。枉了唐天子這般神聖。也還上明不知下暗哩。〔徐茂功云〕住住。你兩個將軍休鬧。蔡公若要定奪這功勞。可也容易。我如今推出紅心垛子。上面安一文金錢。離一百步遠放下垜子。着他每人射三箭。若射中金錢。便將三箭定天山的功勞。填在他名下。加官賞賜。射不中金錢的停職罷俸。打為庶民。〔正末云〕英公也說的是。〔張士貴云〕你如今着我與薛仁貴射這金錢垜子。敢問軍師大人。射着的可是怎生。射不着的可是怎生。當初上凌烟閣的。都不曾會射這垜子。薛仁貴。你則平心着。我的功勞。你要賴了我的。又着我射垜子。你先射去。〔正末云〕英公。且看他兩個射箭。便見虛實也。〔唱〕

【金盞兒】你兩個較贏輸。辨實虛。〔徐茂功云〕只今日要見箇明白。方好論功行賞也。〔正末唱〕這的是功勞簿上無差誤。〔徐茂功云〕射不着金錢的。罷官卸職。射着金錢的。着他衣紫腰金哩。〔正末唱〕射不着罷官也那卸職。射着的玉帶上掛金魚。〔徐茂功云〕射不着的打為庶民。射着的着他位列三公之上。〔正末唱〕射不着的苫莊三頃地。扶手一張鋤。射着的穩情取門排十二戟。戶列八椒圖。

〔徐茂功云〕如今推出紅心垜子去。您見那垜子上一文金錢麼。每人射三箭比試咱。〔薛仁貴云〕軍師說的是。將弓箭來。我射三箭。〔做射箭着三科〕〔卒子報科云〕報的軍師得知。薛仁貴三箭都中紅心垜子也。〔徐茂功云〕好將軍。射中金錢也。張士貴。可該你射三箭。〔張士貴云〕他射了麼。他的射法。是和我一般的。〔徐茂功云〕不必多說。你射三箭者。〔張士貴云〕我說當初上凌烟閣的都不曾會射這垜子。薛仁貴。你則平心着。我的功勞。你要賴了我的。又着我射垜子。也罷。我射我射。推出垜子去。〔卒子云〕看垜子哩。〔張士貴云〕這垜子有多遠。〔卒子云〕則有一百步遠。〔張士貴云〕你再退七八十步來。〔卒子云〕忒近了。〔張士貴云〕你便再近了些。我若射的着。我就是你的兒子。令人。將弓箭來。我做了三十年總管。到不知道這張弓原來這般硬。我發箭也着。〔卒子云〕射不着。〔張士貴云〕不是不着。這垜子忒遠了。等我再射。〔做再射科云〕着。〔卒子云〕射不着。〔張士貴云〕又不着。這弓不是我的弓。我那張弓力打三升半米。我再射。〔做再射云〕着。〔卒子云〕又不着。〔張士貴云〕何如。我說射不着麼。〔徐茂功云〕哦。都射不着。令人。拏下張士貴者。〔卒子云〕理會的。〔做拿張士貴科〕〔徐茂功云〕奉聖人的命。因為二將爭功。着老夫在此元帥府定奪。原來張士貴混賴薛仁貴的功勞。按軍令本當斬首。姑免項上一刀。打為庶民百姓。苫莊三頃地。扶手一張鋤。令人。與我搶出去。〔卒子云〕理會的。〔張士貴云〕薛仁貴本等是個莊農。倒着他做了官。我本等是官。倒着我做莊農。軍師好葫蘆提也。罷罷罷。如今只有他的說話。沒我的說話。〔詩云〕我做總管忒心兇。今朝罷職做莊農。我也再不習他黃公三略法。到的家裏則把豆腐酒兒呷三鍾。〔下〕〔徐茂功云〕今日功罪已明。老夫須回聖人的話來。〔下〕〔薛仁貴云〕若不是監軍大人。小將豈有今日。此恩異時必當重報。〔正末云〕不枉了好將軍也。〔唱〕

【賺煞尾】也不負了你血染戰袍紅。𨮴藏着征靴綠。那一枝方天戟超今越古。看這賴功賊容顏如糞土。出轅門豕竄狼逋。怎如你喜都都。後擁前呼。那裏也一將功成萬骨枯。〔薛仁貴云〕量小將有甚功勞。感蒙監軍大人這般擡舉。〔正末唱〕則為你開疆展土。拏雲握霧。托賴着聖明天子百靈扶。〔下〕

〔徐茂功上云〕薛仁貴。為你多有功勞。三箭定了天山。平了高麗國。奉聖人的命。加你為天下兵馬大元帥。望闕謝了恩者。〔薛仁貴謝恩科云〕多謝軍師大人擡舉。〔徐茂功云〕元帥。聖人賜你御酒三杯。令人將酒過來。〔薛仁貴云〕軍師大人小將不會飲酒。〔徐茂功云〕聖人的命。誰敢推辭。元帥滿飲此杯。〔薛仁貴云〕既是聖人的命。小將飲這酒者。〔做飲酒科云〕哎喲。我醉了也。〔做睡科〕〔徐茂功云〕元帥醉了。睡着了也。令人休大驚小怪的。等元帥覺來時。報復我知道。老夫且回後廳去者。〔下〕〔薛仁貴打夢科云〕薛仁貴也。我離家十年光景。一雙父母。年高無人侍養。我則今日私離了邊庭。帶領數十騎輕弓短箭。善馬熟人。回家探望父母走一遭去。〔詩云〕則為我三箭成功定太平。官加元帥鎮邊庭。十年不作還鄉夢。愁聽慈烏天外聲。〔下〕

〔音釋〕

降奚江切 麗平聲 額崖去聲 搦囊帶切 轡音配 兜斗平聲 卒從蘇切 突東盧切 奪音多 鹿音路 憨音酣 窨音蔭 蚱音齋 掏音叨 祿音路 叔音暑 肅須上聲 策釵上聲 鉋音袍 食繩知切 蹙音取 出音杵 漚謳去聲 實繩知切 卸音瀉 苫聲占切 呷音瞎 綠音慮 竄倉算切 握音杳

第二折

〔卜兒上云〕老身是薛驢哥的母親。自從我那孩兒投義軍去了。可早十年光景也。音信皆無。俺兩口兒年紀老了。多虧殺媳婦兒侍奉。喫了早起的。沒那晚夕的。燒地眠。炙地臥。眼巴巴不見孩兒回來。不知有官也是無官。哎喲。薛驢哥兒也。則被你思想殺我也。〔做哭科〕〔薛仁貴上云〕某薛仁貴還家探望父母去。可早來到也。兀的不是我家裏。開門來。開門來。〔卜兒云〕是誰喚門。我開開這門。〔做見科云〕官人你是誰。〔薛仁貴云〕則我便是薛驢哥。〔卜兒哭科云〕兒也。則被你想殺我也。待我喚你父親來。〔做喚科云〕薛大伯。薛大伯。〔正末扮孛老拏拄杖上〕〔唱〕

【商調集賢賓】是誰人吖吖的叫一聲薛大伯。〔卜兒云〕是我叫你來。〔正末唱〕哦。我則道又是那一個拖逗我的小喬才。我行不動前合也那後偃。我立不住東倒波西歪。折倒的我來瘦懨懨身子尫羸。憂愁的我乾剝剝髭鬢斑白。〔哭科〕〔唱〕則俺那投軍去的孩兒哎喲知他是安在哉。我便是那鐵石人也感嘆傷懷。你不能勾掌六卿元帥府。〔哭科〕〔唱〕哎喲兒也你可只落的定一面遠鄉牌。

〔薛仁貴云〕不知我那父親。老的怎生般一個模樣哩。〔正末唱〕

【逍遙樂】哎喲兒也自從您投軍出外。我每日家少精也那無神。失魂喪魄。哎喲兒也知他那裏日炙風篩。博功名苦盡甘來。我也只指望你一箭成功把門戶改。光顯俺祖宗先代。我如今無親無眷。無靠無捱。〔哭科〕〔唱〕哎喲兒也每日家無米無柴。

〔正末做見卜兒科云〕婆婆。你喚我做什麼。〔卜兒云〕老的也。你動不動煩天惱地。這般啼哭做什麼。我恰纔喚你。你可在那裏來。〔正末云〕我在莊東裏吃做親的喜酒去來。〔卜兒云〕老的也。你往莊東裏吃喜酒去。可是誰家的女兒招了誰家的小厮。你說一遍咱。〔正末云〕婆婆聽我說者。〔唱〕

【梧葉兒】劉大公家菩薩女。招那莊王二做了補代。則俺這眾親眷插鐶釵。〔卜兒云〕他家那女兒。曾拜你來麼。〔正末云〕婆婆。你可早題起我來也。他先拜了公公婆婆伯伯叔叔。嬸子伯娘。到我根前恰待要拜。則聽的道住者。〔唱〕可則到我行休着他每拜。我道您因一個甚來。〔云〕則他家老的每倒不曾言語。那小後生每一齊的鬧將起來道。你休拜那老的。他則一個孩兒投軍去了十年。未知死活。你拜了他呵。可着誰還喒家的禮。則被他這一句呵。〔唱〕道的我便淚盈腮。哎喲驢哥兒也則被你可便地閃殺您這爹爹和妳妳。

〔卜兒云〕老的也。你歡喜咱。薛驢哥來了也。〔正末云〕在那裏。〔卜兒云〕孩兒。拜你父親來。〔薛仁貴見正末拜科云〕父親。您孩兒回家探望父母來也。〔正末云〕生忿賊。真個來了。婆婆。我打這厮咱。〔卜兒勸科云〕孩兒纔來家。怎生便打。老的也。息怒些兒波。〔正末唱〕

【後庭花】割捨了一不做二不該。〔做舉拄杖卜兒奪科〕〔正末云〕婆婆放手。〔卜兒云〕老的也。息怒。〔三科〕〔正末唱〕我打這厮千自由百自在。〔云〕驢哥。你去了幾時也。〔薛仁貴云〕您孩兒去了十年光景也。〔正末唱〕你從那二十二上投軍去。你怎生三十三歲上恰到來。〔薛仁貴云〕父親。您孩兒盡忠。便不能盡孝也。〔正末唱〕你那一日離莊宅登紫陌。絳州城顯氣概。龍門鎮施手策。你道把家門即便改。誰承望又過了十數載。

【雙雁兒】恰便似送曾哀趙藁不回來。哎喲兒也。我則道父子每。相間隔。不想孩兒也儼然在。做娘的觔力衰。做爹的髮鬢白。

〔薛仁貴云〕父親母親不知。您孩兒不是明明白白的回家來。我私自離了邊庭。探望父母。我便要去也。〔正末云〕婆婆。管待孩兒哩。〔卜兒云〕老的也。將甚麼管待孩兒那。〔正末唱〕

【醋葫蘆】你將那酒去買。雞快宰。〔卜兒云〕老的也。着些甚麼買那酒和雞來〔正末唱〕你與我店東頭折當了那一對舊麻鞋。〔卜兒云〕便買些小酒食也醉不的他。驢哥兒酒量大哩。〔正末唱〕你道是薛驢哥酒量兒寬似海。〔帶云〕婆婆。有有。〔唱〕牀底下還有那二升家的喬麥。哎兒也知他是甚風兒足律律吹你可兀的到家來。

〔張士貴領卒子冲上云〕兀的不是薛仁貴。聽聖人的命。因為你不理軍事。私自還家。聖人着我拏你回朝定罪。左右與我將薛仁貴執縛定者。〔薛仁貴慌哭科云〕似此怎了。父親。着誰人救我也。〔正末唱〕

【幺篇】則見他㥮𢠳𢠳開聖旨。早諕的來黃甘甘改了面色。〔張士貴云〕令人兩邊擺着。休着那老的上前來。〔卜兒哭科〕〔正末云〕兒也。〔唱〕則見他惡哏哏的公吏兩邊排。則除是南海救苦難觀自在。〔張士貴云〕打開那老的。休着他劫奪了。〔正末唱〕諕的我磕頭也那禮拜。〔帶云〕大人。〔唱〕你饒過俺孩兒一命不強似把萬僧齋。

〔張士貴云〕令人快與我拏了去者。〔薛仁貴云〕父親母親。您孩兒顧不的你了也。〔正末哭科〕〔唱〕

【浪裏來煞】把孩兒撲碌碌推出門。〔張士貴云〕搶出去殺壞了罷。〔正末唱〕眼睜睜的要殺壞。空教我心勞意攘怎支劃。〔張士貴云〕執縛定着。休走這厮也。〔正末唱〕我只見麻繩背綁教他難掙䦟。着誰來把孩兒耽待。哎喲兒也喒要相逢則除是九重天將一紙赦書來。〔正末同卜兒下〕

〔張士貴做推薛仁貴科云〕你休推睡裏夢裏。〔下〕〔薛仁貴醒科云〕一覺好睡也。嗨。原來是南柯一夢。諕殺我也。我恰纔飲了三杯酒醉了。偶然睡着。一夢中直到家鄉。見我一雙父母。如此貧窮苦楚。天那。我何日能勾相見也。〔做悲科〕〔徐茂功云〕老夫徐茂功。不知薛仁貴在前廳上為何煩惱。我須索問個緣故。〔做見科云〕呀。元帥為何煩惱。敢嫌官職小麼。〔薛仁貴云〕軍師大人。不嫌聒絮。聽小將慢慢的說一遍咱。〔詩云〕從小長在莊農內。一生只知村酒味。皇封御酒幾曾聞。吃了三杯薰薰醉。一靈真性到家鄉。正和父母同歡會。門首忽聽大叫呼。傳宣總管張士貴。道我私自離邊庭。奉命差他來問罪。將咱反綁至堦前。一刀劈得天靈碎。不覺驚回一夢醒。却在帥府前廳睡。遙望家鄉安在哉。想起父母痛流淚。告你個開疆展土老軍師。可憐見背井離鄉薛仁貴。〔徐茂功云〕原來是這般。我與你奏知聖人。着元帥衣錦還鄉。就將俺女孩兒賜你為妻。一同見你父母去。夫榮妻貴。共享天恩。可不好也。〔薛仁貴云〕謝了軍師大人。不敢久停久住。將着黃金百兩。御酒千瓶。回家見父母。走一遭去來。〔徐茂功詩云〕只因你三枝箭定了天山。勅賜與黃金印拜將登壇。〔薛仁貴詩云〕當日個哭啼啼拋離父母。今日個笑吟吟衣錦榮還。〔下〕

〔音釋〕

伯音擺 逗音豆 尫音汪 羸音雷 白巴埋切 魄鋪買切 宅池齋切 陌音賣 隔皆上聲 麥音賣 㥮音炒 𢠳音鱉 色篩上聲 哏狠平聲 劃胡乖切 䦟音債 柯音哥 味回去聲

第三折

〔丑扮禾旦上唱〕

【雙調豆葉黃】那裏那裏。酸棗兒林子兒西裏。俺娘着你早來也早來家。恐怕狼蟲蛟你。摘棗兒。摘棗兒。摘您娘那腦兒。你道不曾摘棗兒。口裏胡兒那裏來。張羅張羅。見一個狼窩。跳過牆囉。諕您娘呵。

〔云〕伴哥。喒上墳去來。你也行動些兒波。〔正末扮伴哥上云〕你也等我一等兒波。今日正是寒食。好個節令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正值着日暖風微。一家家上墳准備。准備些節下茶食。菜鏝頭。瓢漏粉。雞豚狗彘。這的是甚所喬為。直吃的恁般沙勢。

【醉春風】可不的失掉了鑞釵錍。歪斜着油䯼髻。上墳的須有許多人。也不似你。你。吃的個行不是行。立不是立。醉了還醉。

〔禾旦云〕伴哥。俺看田苗去來。行動些兒。〔正末云〕你見麼。遠遠的不知甚麼人來了。〔禾旦慌科云〕伴哥。兀的不一簇人來了。諕殺我也。〔正末唱〕

【十二月】敢則是一簇簇踏青拾翠。一攢攢傍隴尋畦。俺只見一道兒紅塵蕩起。〔薛仁貴躧馬兒領卒子上云〕某乃薛仁貴是也。擺開頭踏慢慢的行。〔正末唱〕元來的一騎馬閃電奔馳。一從使都是渾身繡織。一將軍怎倒着縞素裳衣。

【堯民歌】呀莫不是半空中降下雪神祇。〔薛仁貴云〕兀那莊家。你住者。〔正末唱〕他叫一聲雄吼若春雷。〔薛仁貴云〕你休慌。我要問你句話哩。〔正末唱〕諕的我心兒膽兒急獐拘猪的自昏迷。手兒脚兒滴羞篤速的似呆癡。禁也波持。身軀怎動移。我可便不待酒佯粧醉。

〔薛仁貴云〕兀那厮。我問你咱。〔正末唱〕

【上小樓】驀聽的人言馬嘶。威風也那猛勢。諕的我戰戰兢兢。慌慌張張。只待要哭哭啼啼。這一壁那一壁。怎生逃避。好着我磕撲的在馬前跪膝。

〔薛仁貴云〕兀那厮。我問着你。您休推東主西的。〔正末云〕小人也怎敢。〔唱〕

【滿庭芳】怎敢道是推東主西。我則怕言無關典。話不投機。〔薛仁貴云〕你可是土居也。可是寄居。當着甚麼差徭。〔正末唱〕孩兒每在龍門鎮民戶當夫役。〔薛仁貴云〕您成羣打夥。在這裏做什麼哩。〔正末唱〕今日正百五寒食。上墳的都是同鄉共里。吃酒用瓦缽和這磁杯。怕官人待要來斂科稅。我去村頭行報知。官人也你但道的我便依隨。

〔薛仁貴云〕我問你東莊裏薛大伯家。有個孩兒是薛驢哥。你認得他麼。〔正末云〕孩兒每認得他。認的他。〔唱〕

【快活三】俺兩個也曾麥場上拾穀穗。也曾樹梢上摘青梨。也曾倒騎牛背品腔笛。也曾偷的那生瓜來連皮吃。

〔薛仁貴云〕既然你和薛驢哥是相識朋友。他從小裏習學甚麼藝業來。〔正末唱〕

【迓鼓兒】他他他從小裏。他他他不務老實。便把那鎗兒棒兒強溫習偏不肯拽欛扶犂。常只是拋了農器演武藝。就壓着那一班一輩。與他副弓箭能射。與他匹劣馬能騎。更使着一條方天畫戟。

〔薛仁貴云〕他那一雙父母。如今有什麼人侍養他。你說一遍。我是聽咱。〔正末云〕他那老兩口兒年紀高大。則有的這個孩兒。可又投軍去了十年光景。音信皆無。做父母的在家少米無柴。眼巴巴不見回來。好不苦也。〔唱〕

【鮑老兒】不甫能待的孩兒成立起。把爹娘不同個天和地。也不知他在楚館秦樓貪戀着誰。全不想養育的深恩義。可憐見一雙父母。年高力弱。無靠無依。那厮也少不的亡身短命。投坑落塹。是個不長進的東西。

〔薛仁貴云〕兀那厮。你也還認的那薛驢哥麼。〔正末云〕孩兒每怎麼不認的他。我若見了他呵。去他那鼻凹裏。直打上五十拳。〔薛仁貴云〕兀那厮。擡起你那頭來。睜開你那眼。則我不就是薛驢哥那。〔正末云〕早是你。孩兒每也不曾說甚麼哩。〔薛仁貴云〕你也罵的我勾了也。您不知我如今做了天下兵馬大元帥。奉聖人的命着我衣錦還鄉。家中見父母去也。〔正末唱〕

【耍孩兒】則你那老爹娘受苦你身榮貴。全改換了個雄軀壯體。比那時將息的可便越豐肥。長出些苫脣的髭𩫸。我纔咒罵了你幾句你權休怪。也是我間別來的多年把你不認的。〔薛仁貴云〕我不怪你。恕下官不下馬也。〔正末唱〕哎。你看他馬兒上簪簪的勢。早忘和俺掏𪄕鳩爭攀古樹。摸蝦蟆混入淤泥。

〔薛仁貴云〕自我投義軍之後。我一雙父母。怎生般過活。你再說一遍。與我聽咱。〔正末唱〕

【一煞】你娘可也過七旬。你爹整八十。又無個哥哥妹妹和兄弟你爹也曾苦禁破屋三冬冷。您娘也曾撥盡寒罏一夜灰。餓的他身軀軟。肝腸碎。甚的是肥羊也那白麵。只捱的個淡飯黃虀。

〔薛仁貴云〕俺父親母親。也曾思想我麼。〔正末唱〕

【煞尾】他從黃昏哭到明。早辰間哭到黑。哭你個離鄉背井薛仁貴。〔云〕則你那一雙父母。朝暮倚着柴門。望那驢哥兒。知道幾時回來。兀的不艱難殺了也。〔唱〕可憐見你那年老的爹娘盼望殺你。〔禾旦同下〕

〔薛仁貴云〕原來我一雙父母。受如此般苦楚。我不敢久停久住。只索趕回家中。見父親母親去者。〔詩云〕遼左回來荷主恩。黃金百兩酒千尊。歸家手奉雙親壽。可比農莊勝幾分。〔下〕

〔音釋〕

摘齋上聲 彘音治 錍音批 䯼音狄 織張恥切 祇音其 吼呵苟切 壁音彼 膝喪擠切 役銀計切 穗音遂 笛丁梨切 吃音恥 習星西切 射繩知切 戟巾以切 塹僉去聲 凹汪卦切 的音底 淤音於 十繩知切 黑亨美切

第四折

〔杜如晦上云〕老夫杜如晦是也。自從薛仁貴殺退遼兵。三箭定了天山。班師回朝。加為兵馬大元帥。將徐茂功的女孩兒賜與薛仁貴為夫人。着他衣錦還鄉。今奉聖人的命。着老夫齎勅傳示徐茂功。直至絳州龍門鎮。與薛仁貴一家兒封官賜賞。早將這勅書送與茂功去了。老夫不敢久停久住。須索回聖人話去也。〔詩云〕則為那薛仁貴跨海征遼。鴨綠江累建功勞。賜黃金回家慶壽。加封贈重取還朝。〔下〕〔正末扮孛老同卜兒旦兒上云〕老漢薛大伯的便是。婆婆。孩兒投軍去了。十年光景。音信皆無。不見回家。怎生是了。〔卜兒云〕都是你個老的來。你放着他投軍去了。你今日受艱難呵。說甚麼。老的也。我昨夜做個夢。夢見孩兒得了官。不知可有這福分哩。〔正末云〕婆婆。夢是心頭想。孩兒也。你得官不得官。你早些兒來家。兀的不盼望殺我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我為你個養家兒哭的眼睛花。哎。則從你去家來我可便放心不下。兒也你若不是多時歸地府。怎十載滯天涯。甚的是出入通達。好教我這煩惱甚時罷。

〔卜兒云〕老的。他世不回來了也。你煩惱怎麼。〔正末云〕我且歇息咱。〔卜兒云〕老的。你且歇息。我柴門首是看覰咱。〔薛仁貴引小旦卒子上云〕我薛仁貴早來到家門首也。左右。與我接了馬者。兀的門前不是母親也。〔卜兒云〕那壁來的官人你是誰。休諕老婆子也。〔薛仁貴云〕母親。認的您孩兒薛仁貴麼。今日得了官來家也。〔卜兒云〕可知是孩兒薛仁貴。我報復您父親去。老的也。你歡喜咱。孩兒得了官來家也。〔正末云〕是真個。婆婆。俺出這柴門是看咱。〔做見科云〕誰是薛仁貴。〔薛仁貴云〕則我便是薛仁貴。受您孩兒幾拜。〔正末唱〕

【殿前歡】俺孩兒便得來家。你看他參隨人馬甚頭踏。〔薛仁貴云〕您孩兒不覺的去了十年光景也。〔正末唱〕這十年光景成虛話。可是真假。疑怪這靈鵲兒噪晚衙。喜蛛兒在簷前掛。魂夢兒撇不下。我數日前篤速速眼跳。昨夜裏便急爆燈花。

〔薛仁貴云〕您孩兒三箭定了天山。殺退摩利支。加我為天下兵馬大元帥。勅賜英國公的女孩兒招我為壻。今日衣錦還鄉。探望父母來。小姐。你拜我一雙父母咱。〔小旦拜科云〕公公婆婆。受媳婦兒八拜咱。〔卜兒云〕哦。你是英國公小姐。兀的不折殺老身也。〔大旦云〕俺今日父子夫婦團圓。公婆大人請坐。受媳婦兒拜賀者。〔卜兒云〕孩兒也。這十年光景。多虧了媳婦兒侍奉俺老兩口兒也。〔正末唱〕

【甜水令】我經了些冉冉年華。蕭蕭冬月。炎炎的那長夏。盼的我心切切眼巴巴。這其間幹運供給。執虀捥菜。縫衣補衲。多虧你這柳氏渾家。

〔薛仁貴云〕大嫂。這十年間多虧了你侍養我一雙父母。小姐。我和你拜謝柳氏咱。〔小旦云〕姐姐。多虧了你侍奉公婆。受您妹子幾拜。〔大旦云〕小姐也。我則是個庶民百姓之女。你乃是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請自穩便。〔二旦同拜科〕〔正末云〕媳婦兒。從今以後。您兩個也不要分什麼前後。也不要分什麼大小。只做姊妹稱呼。可不好也。〔唱〕

【折桂令】定道是俺家門則有這媳婦兒賢達。誰知你又被皇恩賜與嬌娃。一個是勇烈之夫。一個是糟糠之婦。一個是宰相之家。那一個知禮數。好生謙洽。這一個忒溫良。並沒參差。您兩個堪羡堪誇。無釁無瑕。這一個村莊婦。曾舉案齊眉。那一個官宦女。似錦上添花。

〔徐茂功引卒子上詩云〕昨朝辭鳳闕。今日到龍門。一家增喜氣。千載頌皇恩。老夫徐茂功。因為薛仁貴征遼有功。欽賜衣錦還鄉去了。今奉聖人的命。着小官齎詔前去龍門鎮。將他一雙父母同妻柳氏。皆加封贈。重取回朝。來到此間。是他門首。令人報復去。道有徐茂功奉命至此也。〔卒子云〕喏。報的元帥得知。有徐茂功奉聖人的命。到於門首。〔薛仁貴云〕快裝香來。等我親自接待去。〔做見科〕〔徐茂功云〕薛仁貴。老夫奉聖人的命。親齎丹詔至此。與您一家兒封官賜賞。〔薛仁貴云〕早知大人前來。只合遠遠迎接。幸恕薛仁貴之罪也。〔正末卜兒旦兒換冠服科〕〔正末唱〕

【喜江南】呀。怎知道今日呵得遇這榮華。則俺個蒼顏皓首一莊家。也會緋袍象簡帶烏紗。孩兒你可也喜咱。不枉了從前教你學兵法。

〔徐茂功云〕薛仁貴。你一家兒望闕跪着。聽聖人的命。因為你有蓋世功勳。加封平遼公。食邑十萬戶。你父母賞賜黃金百斤。柳氏徐氏。並封遼國夫人。欽限三月。重復還朝。謝了恩者。〔眾謝恩科〕〔徐茂功云〕我想當日摩利支在鴨綠江白額坡前。扎下軍營。單搦俺大唐家名將出馬。是時俺大唐名將死的死了。老的老了。全得元帥三箭。方能退得摩利支。成此大功。今日聖人加官賜賞。亦不枉了也。〔正末唱〕

【沽美酒】元來個大唐朝也名將乏。俺孩兒肯奮發。只他這一片忠心報國家。和遼兵做場厮殺。才得那干戈罷。

〔薛仁貴云〕父親。您孩兒跨海征遼。曾立下五十四件功勞。爭些兒被總管張士貴白賴去了。若非軍師大人。定奪功罪。您孩兒豈有今日。〔眾謝徐茂功科〕〔徐茂功云〕這是奉聖人的命。着老夫論功陞賞。何足謝哉。〔正末唱〕

【太平令】雖則是唐天子操持生殺。怎當他張總管賣弄姦猾。若不遇老軍師神明鑒察。險把俺白袍將功勞勾抹。今日個爵加。賞加。受這般樣顯達。呀。俺把你大恩人如何報答。

〔徐茂功云〕元帥。你一門榮貴。欽取還朝。是人生最喜的事就今日殺羊造酒。做一個大筵席慶賀者。〔詞云〕白袍將世上無雙。平高麗威振邊疆。扶持的乾坤清泰。揩磨的日月輝光。一個薛大公靈椿不老。一個薛大婆共樂萱堂。一個宰相女甘心做小。一個糟糠婦分外賢良。降丹詔全家封贈。改門閭榮耀非常。若不是徐茂功轅門比射。怎顯得薛仁貴衣錦還鄉。

〔音釋〕

達當加切 踏當加切 爆音報 捥碗平聲 衲囊亞切 姊音子 洽奚佳切 釁欣去聲 瑕音霞 法方雅切 乏扶加切 發方雅切 殺雙鮓切 猾呼佳切 察抽鮓切 抹音罵 答音打 揩楷平聲

題目 徐茂功比射轅門 
正名 薛仁貴榮歸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