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謝金吾

Top / 元曲選 / 謝金吾

謝金吾詐拆清風府雜劇

楔子

〔冲末扮殿頭官領校尉上〕〔殿頭官詩云〕君起早。臣起早。來到朝門天未曉。長安多少富豪家。不識明星直到老。下官殿頭官是也。今有王樞密奏知聖人。因為官道窄狹。車駕往來不便。奉聖人的命。就着王樞密立起標竿。拆到楊家清風無佞樓止。如有違拒者。依律論罪。令人傳與王樞密。只等拆徧了。可來報知。好回聖人話。〔校尉云〕理會得。〔殿頭官詩云〕奉命傳宣下玉階。東廳樞密要明白。修街先把標竿立。事完回奏聖人來。〔下〕〔淨扮王樞密領祗候上云〕下官姓王名欽若。字昭吉。方今大宋真宗皇帝即位。改元景德元年。下官現為東廳樞密使。這裏也無人。下官本是番邦蕭太后心腹之人。原名是賀驢兒。為下官能通四夷之語。善曉六番書籍。以此遣下官直到南朝。做個細作。臨行時蕭太后恐怕下官戀着南朝富貴。忘了北番之恩。在我這左脚底板上。以硃砂刺賀驢兒三個大字。下面又有兩行小字道寧反南朝。不背北番。下官自入中原。正值真宗皇帝為東宮時選文學之士。下官因而得進。今聖人即位。寵用下官。陞拜樞密之職。掌着文武重任。言聽計從。好不權勢。只有一事不能稱心。現今有一員名將。乃是楊令公之子。姓楊名景。字彦明。更兼他手下有二十四個指揮使。人人勇猛。個個英雄。天下軍民。皆呼他為楊六郎。因他父子每盡忠報國。先帝與他家造下一座門樓。題曰清風無佞樓。至今樓上有三朝天子御筆勅書。大小朝官。過者都要下馬。天子春秋降香。楊六郎母親封為佘太君。有先皇誓書鐵券。與國同休。免他九個死罪。那楊景鎮守着瓦橋三關。所以北番不能得其寸尺之地。近來有蕭太后使人。將書來見下官之罪。說我忘了前言。我今無計可施。想來蕭太后連年不能取勝。皆因懼怕楊景。不敢興兵。若得殺了楊景一個。雖有二十四個指揮使。所謂蛇無頭而不行。也就不怕他了。那時等我蕭太后盡取河北之地。易如反掌。豈不稱了下官平生之願。前者聖人曾言。御街窄狹。車駕往來不便。下官就要乘此機會。謀殺楊景。令人與我喚將女壻謝金吾來者。〔祗候云〕理會的。謝金吾安在。〔丑扮謝金吾上云〕我做衙內不糊塗。白銀偏對眼珠烏。滿城百姓聞吾怕。則我倚權挾勢謝金吾。小官謝金吾是也。官拜衙內之職。你道我是使着那個的權勢。我丈人是個王樞密。誰敢欺負我。我打死人。又不要償命。到兵馬司裏坐牢。今有丈人呼喚。須索走一遭去。可早來到門首也。令人。報復去。道謝金吾下馬也。〔祗候云〕報的大人知道。謝金吾來了也。〔王樞密云〕着他過來。〔祗候云〕着過去。〔謝金吾做見科云〕父親。喚你孩兒。有甚麼公幹。〔王樞密云〕喚你來別無甚事。前日聖人曾言。官道窄狹。車駕往來不便。我今日早間奏過。在這京城裏外。立下丈二標竿。但抹着標竿者。不問軍民房舍盡行拆毁。拆到楊家清風無佞樓止。你不曉得。那楊家須是我的對頭。我如今把這個到字。添上個立人。做個倒字。則說拆倒清風無佞樓止。差你丈量官街闊狹高下。一例拆毁。金吾。你可用心着志。務要拆倒清風無佞樓住。早些回我的話來。〔謝金吾云〕孩兒此一去。隨他銅牆鐵壁。也不怕不拆倒了他的。〔王樞密唱〕

【仙呂賞花時】我可甚的要拆倒清風無佞樓。也只為喒與楊家話不投。〔云〕我料得楊景那厮。聞知拆倒了他家門樓。必然趕回家來。與我詰奏其事。那時節我預先差人拏住他。奏過聖人。責他擅離信地。私下三關之罪。〔唱〕但賺的離雄州。便好將他斬首。〔云〕此事只好我和你知。休要泄漏者。〔謝金吾云〕我好不乖哩。要你分付。〔王樞密唱〕這的是六耳不通謀。〔同下〕

〔音釋〕

樞處平聲 白巴埋切 券音勸 賺音湛

第一折

〔謝金吾領夫役上云〕自家謝金吾的便是。奉聖人的命。說這街道窄狹。車馬往來不便。不管大小官員房舍。但是侵占官街的。盡皆拆毁。來到這所門樓根前。這樓正占着官街。夫役每向前與我拆倒者。〔院公上云〕老漢是楊令公家的老院公。是什麼人在門前大呼小叫。我去看咱。〔見謝金吾云〕眾夫役您且住者。為什麼敢拆我家府裏的清風無佞樓。〔謝金吾云〕你這老奴才。那裏知道。我是奉聖旨開展街道。現今你這樓正占着官街。應得拆毁的。〔院公云〕既然是這等。我去請老夫人與你說話。太君有請。〔正旦扮佘太君引七娘子八娘子上〕〔正旦云〕老身佘太君的便是。正在中堂閒坐。只聽的門首大驚小怪。不知為何。〔七娘子云〕老院公為什麼這般慌慌的來。〔院公云〕告的夫人知道。謝金吾領着眾多夫役。拆毁房舍。到喒這無佞樓根前了也。老夫人何不與他說去。〔正旦云〕誰這般道來。〔院公云〕現今正在那裏要拆毁哩。〔正旦云〕上面見有先皇的御書。他怎敢拆毁。此人好是大膽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則俺這百尺樓臺。是祖先留在。功勞大。更打着個郡馬的名色。那厮也怎敢便來胡拆。

【混江龍】這樓呵起初修蓋。也不知費他府藏偌多財。上面有御書的玉札。欽賜的金牌。莫說朝省裏官員皆下馬。便是春秋天子也要降香來。〔院公云〕這早晚敢動手哩。老夫人行動些兒。〔正旦唱〕只聽的鬧垓垓。越急的我氣咍咍。脚忙擡。步難捱。半合兒行不出宅門外。我這裏擋不住夫役。逩不的塵埃。

〔謝金吾云〕老夫人。你來做什麼。〔正旦云〕我這清風無佞樓。是奉聖旨蓋的。你怎敢拆毁俺這樓來。〔謝金吾云〕老夫人。你差矣。當初是聖人命替你家蓋。如今我也奉聖旨替你家拆。是礙了我走路。我要拆來。夫役每先把那門樓上的磚瓦亂摔下來。〔正旦云〕這厮好無禮也。〔唱〕

【油葫蘆】我只見他帶瓦和磚擁下來。〔謝金吾云〕夫役每將這椽木都屈拆了。等我拏家去做柴燒。管他怎的。〔正旦唱〕他他他將椽木拆做柴。〔謝金吾云〕上緊的拆。〔正旦唱〕他他他催迸的來不放片時刻。則他這滿城人那一個不添驚怪。偏我這一家兒直恁的遭殘害。〔謝金吾云〕老夫人。上命差遣。蓋不由己。我直從朝門外拆起。多少王侯宰相家。連片拆了。單單拆的你這一家兒也。〔正旦唱〕我這裏急問他。他那裏硬掙䦟。向前去手揝住腰間帶。〔謝金吾云〕老夫人。你好沒意思。我是奉聖人的命。你揪住我待要怎的。〔正旦唱〕你敢是沒聖旨擅差排。

〔謝金吾云〕老夫人。誰敢說謊。現有聖旨哩。〔正旦云〕有聖旨在那裏。我與你面聖去來。〔唱〕

【天下樂】喒兩個厮扭定向君王前奏去來。〔謝金吾云〕我和你去不妨事。夫役每不要管他。則管拆着。〔正旦唱〕則你個喬也波才。直恁歹。俺雖是隨朝的武官十數載。〔謝金吾云〕只因你這樓正占着官街。方纔拆了你的。〔正旦唱〕這門樓誰不曾過去。這門樓誰不曾到來。偏你這謝金吾嫌道窄。

〔謝金吾云〕老夫人。你也只亂嚷。那聖旨上明明寫道。拆倒清風無佞樓止。須不是我私造的。你要請看。我就與你看。今日好歹定要拆毁了。〔正旦云〕敢不是聖旨麼。〔謝金吾云〕難道我哄你。那裏有個聖旨是好假的。你只管言三語四。信口兒罵誰哩。敢不中麼。〔正旦唱〕

【那吒令】這都是王樞密王樞密的計策。故意教謝金吾謝金吾來拆壞。強把着宋真宗宋真宗來頂戴。上不怕天理該。下不怕人情駭。你也啟奏的忒不明白。

【鵲踏枝】割捨了我個老裙釵。博着你個潑駑駘。遮莫待撾怨鼓撅皇城。死撞金堦。覰了他拆的來分外。不由我感嘆傷懷。

〔云〕謝金吾。我家和你往日無冤。舊日無讎也。〔唱〕

【寄生草】喒和你又無甚別讎隙。怎這般狠佈擺。領着火頑皮賊骨渾無賴。也不問個朱樓畫壁誰家界。霎時間早雕欄玉砌都安在。似你這不忠不信害人賊。那裏也有仁有義朝中客。

〔謝金吾云〕且莫要說起聖旨。便是我謝衙內現做的朝中臣宰。你也不該挺撞我。〔正旦唱〕

【村裏迓鼓】那厮道朝中臣宰。則俺楊家也不是民間宗派。〔謝金吾云〕你還不認的我哩。我是王樞密的女壻。那裏看的你個白頭疊雪的在眼兒裏。〔正旦唱〕元來你倚着丈人行的氣概。就待欺負咱年華高邁。〔金吾云〕你這個老人家。好不知高低。我儘讓你說幾句便罷。則管裏倚老賣老。口裏嘮嘮叨叨的說個不了。你便就長出些個鬍子來。我也不理你。你去。〔謝金吾推正旦倒科〕〔正旦唱〕不隄防被他來這一摔。錯閃了腰肢。擦傷了膝蓋。爭些兒磕破了腦袋。哎。你也可憐俺個白頭的這妳妳。

〔謝金吾云〕夫役每把那金釘朱戶。虬鏤亮槅。拆不動的都打爛了罷。〔正旦唱〕

【元和令】他他他把金釘朱戶生扭開。虬鏤亮槅。盡毁敗。〔謝金吾云〕把那柱子就砍拆了。〔正旦唱〕把沉香柱一似拆麻稭。土填平多半街。〔云〕你拆了我們樓也罷了。怎麼將這御書牌額都打碎了。〔唱〕怎生的打碎了這牌額。〔謝金吾云〕我便碎了這面牌額。打甚麼不緊。你要告。告了我去。〔正旦唱〕難道你有官防無世界。

〔謝金吾云〕我奉聖人的命在此。你罵了我就是罵了聖旨一般。你罵聖旨該得何罪。〔正旦唱〕

【青哥兒】那厮拆壞了咱家咱家第宅。倒把着大言大言圖賴。教我便有口渾身也怎劈劃。哎。誰想我到這年衰。值着凶災。被他推倒當街。跌損形骸。直從鬼門關上孩兒每喳喳的叫回來。他也忒欺人煞。

〔謝金吾云〕夫役每今日也拆不了。明日再來拆罷。〔下〕〔正旦云〕嗨。這箇那裏是謝金吾敢來這裏撒潑。明明是王樞密與俺家做對頭。故意使他來的。我那六郎孩兒。好個性子。他若知道。怕不跑回家來。一發着他道兒了。老院公你近前來。只今日我修下一封書。你直至瓦橋三關。說與六郎孩兒。若有明白的聖旨。着他下關來。若無明白聖旨。着他休下關來。小心在意者。〔唱〕

【賺煞】若不除得那昧心賊。依舊把俺那門樓蓋。則除非把俺楊家姓改。他則待賺俺孩兒尋罪責。則今朝將你個都管親差。這書上已明開。休的胡猜。就兒裏關連着大利害。雖則是被那厮搶白。囑付俺孩兒寧奈。休得要誤軍機私下禁關來。〔下〕

〔音釋〕

佘音蛇 色音篩 拆釵上聲 偌人夜切 垓音該 咍海平聲 刻揩上聲 䦟音債 揝簪上聲 窄齋上聲 撾莊瓜切 撅與掘同 霎音殺 賊則平聲 摔音洒 虬音求 鏤音漏 槅皆上聲 稭音皆 額音崖 宅池宰切 劃胡乖切 煞音晒

第二折

〔冲末扮楊六郎領卒子上〕〔楊六郎詩云〕雄鎮三關二十秋。番兵不敢犯白溝。父兄為國行忠孝。勅賜清風無佞樓。某姓楊名延景。字彦明。祖貫河東人氏。父親是金刀教手無敵大總管楊令公。母親佘太君。所生俺弟兄七個。乃是平定光昭朗景嗣。某居第六。鎮守着三關。是那三關。是梁州遂城關。霸州益津關。雄州瓦橋關。此乃三關。某受六使之職。是那六使。邊關裏外點檢使。界河兩岸巡綽使。關西五路廉訪使。淮浙兩場催運使。豳汾二州防禦使。河北三十六處救應使。此乃六使之職。尀奈北番韓延壽無禮。自與某交鋒。不曾得某半根兒拆箭。我手下有火結義兄弟。自岳勝孟良而下。共總二十四員掛印指揮使。也不是我褒奬他。真個出來的都一個個精通武藝。善曉兵機。冠簪金獬豸。甲掛錦𤠯猊。厮琅琅弓上箭。撲刺刺馬攢蹄。忘生捨死安邦將。大膽雄心敢戰兒。某今日在元帥府陞帳。令人。轅門外倘有報緊急軍情者。報復喒家知道。〔院公上云〕老漢是楊令公家老院公的便是。因為謝金吾拆毁清風無佞樓。將老夫人推下堦基。跌破了頭。老夫人的言語。將着書呈。直至三關見六郎哥哥走一遭去。說話中間。可早來到也。把轅門的。報與元帥得知。有老院公在於門首。〔六郎云〕着他過來。〔卒子云〕着過去。〔院公做見科云〕老漢有緊急事來見你哩。〔六郎云〕院公。你來有何緊急事。〔院公云〕元帥。有老夫人的書呈在此。你是看咱。〔六郎拆書跪讀云〕將書來我看。母親太君寄書與六郎孩兒。今有王樞密令女壻謝金吾。拆毁清風無佞樓。又將老身推下堦基。跌破了我頭。好生煩惱。着你知道。雖然如此。邊關重地。如無明白聖旨。是必休念老身。私下關來。反墮王樞密姦計。你緊記者。〔作怒科云〕院公。你吃了飯先回拜上太君。好好將息咱。我自有個道理。〔院公云〕老漢不敢久停久住。回老夫人話走一遭去。〔詩云〕傳送書呈便轉身。路遙不敢避辛勤。願借順風吹的去。一日回家見太君。〔下〕〔六郎云〕我如今要私下三關。看母親去。爭奈不敢擅離信地。此恨痛入骨髓。不可不報。待我慢慢尋思一個計策來。令人。緊把着帳門者。〔外扮焦贊上詩云〕鎮守三關為好漢。殺的番兵沒逃竄。軍前陣後敢當先。則我是虎頭魚眼焦光贊。某焦贊是也。適纔巡邊回來見哥哥去。令人報復去。道有焦贊下馬也。〔卒子做報科云〕喏。報的元帥得知。有焦贊來了也。〔六郎云〕着他過來。〔卒子云〕着過去。〔焦贊做見科云〕哥哥。焦贊巡邊無事。特來回話。〔六郎云〕兄弟。既然無事你回去。〔焦贊做出門科云〕您兄弟知道。往常時見我來。便歡天喜地。今日見我來。甚是煩惱。我也不去。我則在這裏聽他說甚麼。〔六郎云〕焦贊去了也。我是再看這書咱。母親太君寄書與六郎知道。今有王樞密令女壻謝金吾。拆毁了清風無佞樓。又將老身推下堦基。將我頭來跌破了。着你知道。〔焦贊云〕原來哥哥有這般煩惱。尀奈王樞密無禮。拆毁了清風無佞樓。又將太君的頭都跌破了。比及哥哥要回去。我先到京城。將他一家老小。誅盡殺絕。與哥哥報讎。走一遭去來。可不好也。〔詩云〕雖則是接境西番。險隘處自有巡攔。岳排軍緊守營寨我瞞六郎先下三關。〔下〕〔六郎云〕嗨。似此讎恨。何日得報。我要私下三關去。爭奈眾將無人掌領。此事不好泄漏。若被焦贊知道怎了。則除是這等。令人。與我喚將岳勝孟良來者。〔卒子云〕岳勝孟良安在。〔外扮岳勝上詩云〕赤心一片佐皇朝。日夜巡邊不憚勞。隨你番兵三百萬。着誰當喒岳家刀。某乃雙刀岳勝是也。佐於楊景麾下為將。正在演武場中。操練軍卒。有哥哥呼喚。不知甚事。須索去走一遭。令人報復去。道有岳勝下馬也。〔卒子報科云〕報的元帥得知。有岳勝來了也。〔六郎云〕着他過來。〔卒子云〕着過去。〔岳勝做見科云〕哥哥。喚您兄弟有甚事。〔六郎云〕且一壁有者。〔外扮孟良上詩云〕兩軍相對堵。三通催戰鼓。則我身背火葫蘆。肩擔蘸金斧。某乃加山孟良是也。佐於楊六郎麾下為指揮使之職。恰纔哥哥呼喚。不知有甚事。須索走一遭去。令人報復去。有孟良下馬也。〔卒子做報科云〕報的元帥得知。有孟良來了也。〔六郎云〕着他過來。〔卒子云〕。着過去。〔孟良做見科云〕哥哥。喚您兄弟那廂使用。〔六郎云〕喚您兩個來。別無甚事。今有王樞密令他女婿謝金吾。拆了俺楊家府清風無佞樓。將老母推下堦基。跌破了頭。我要私下三關。探望母親走一遭去。岳勝兄弟。你掌領着眾將。緊守營寨。隄備番兵。只說某抱病。一時不能即出。眾將不許一人跟隨。某星夜一人一騎。私下三關看母親走一遭去。〔詩云〕驟征𩣵星夜奔還。眾將校休離營盤。若不為太君跌壞。我楊景也怎敢的私下三關。〔下〕〔岳勝云〕哥哥去了也。孟家兄弟。我奉哥哥將令。着我緊守營寨。着你整搠軍馬。巡綽各邊。隄備番寇。等哥哥回來。小心在意休違誤者。〔孟良云〕哥哥放心。我自理會得。〔岳勝詩云〕元戎早晚便回還。整搠兵戈不暫閒。〔孟良詩云〕但得巡邊留我在。番兵誰敢向南看。〔同下〕〔焦贊上云〕自家焦贊。有哥哥私下關來。探望老母。我在這城門外守着。只等他過來呵。我和他說知。這早晚敢待來也。〔六郎上云〕某楊景。瞞着眾將。離了三關。到這城門外。再等一等人眼黑些。好進城去。〔做見焦贊科〕〔焦贊云〕哥哥。你那裏去。〔六郎云〕兄弟。你那裏去。〔焦贊云〕哥哥。我知道多時了。我與哥哥做個護臂。喒同共入城。探母親去。〔六郎云〕兄弟。既然你知道了。不要大驚小怪的。喒弟兄二人。探望母親去。兄弟。你平日性子粗糙。此事干擊斫頭的罪犯。一些兒泄漏不得。只等黃昏時候入城。兄弟跟着我去來。〔同下〕〔正且同七娘子上〕〔正旦云〕尀奈王樞密。好生無禮。拆毁了我家清風無佞樓。老身再三阻當不住。倒將我推下堦基。跌碎了這頭。看看至死。老身差院公去說與六郎知道。着他不要回來。只等院公到時。纔見分曉也呵。〔唱〕

【南呂一枝花】這兩日氣的我悶悶的眠。害得我懨懨的臥。把功臣生割捨。縱賊子放乖潑。天理如何。着細作都瞞過。聖人前寵用他。現放着中書省鼎鼐調和。樞密院將邊關事領掇。

【梁州第七】都是這兩賴子調度的軍馬。你可甚麼一管筆判斷山河。痛煞煞這幾日難挨過。不聽的做夜市的炒鬧。爭地鋪的攙奪。經商客旅。買賣無多。往常時這清風樓前後屯合。到今日冷清清只一片空闊。不見了祥雲罩碧瓦丹甍。不見了曉日映珠簾繡幙。不見了香霧鎖畫戟雕戈。那厮敢胡為亂做。把先皇聖旨不怕些兒個。平白地闖出這場禍。送的我倒枕着牀沒奈何。拆的來做不得存活。

〔帶云〕孩兒每我待睡些兒。早關上門者。〔楊六郎上云〕某乃楊景是也。入的城來。不見了焦贊。來到府門首。我且輕的擊着。開門來。〔七娘子云〕是誰喚門來。〔六郎云〕是您哥哥。〔七娘子云〕我開開這門。原來是六郎哥哥來家了也。〔六郎云〕妹子報與母親說。您哥哥來了也。〔七娘子云〕我報與母親去。〔做見科〕〔正旦云〕這早晚誰在門首裏。〔七娘子云〕母親。是六郎哥哥來了也。〔正旦云〕着孩兒進來。〔六郎見旦科。〕〔正旦云〕孩兒也。你這一來是請旨的麼。〔六郎云〕母親。您孩兒一見了書。就恨不得飛到家來看我母親。怎麼還有工夫去請聖旨。是瞞着眾將。私自回來的。〔正旦云〕孩兒。你不曾請旨。私下關來。敢不中麼。〔唱〕

【牧羊關】我急使的人攔當。你慌來家做甚麼。你敢跳不出這地網天羅。他則待賺離了邊關。羅織你些罪過。〔六郎云〕您孩兒只因謝金吾把母親的頭跌破了來。〔正旦唱〕他他他又不曾將我頭跌破。又不曾將我厮揪撮。因拆門樓得了些腤𦠛氣。這幾日纔較可。

〔六郎云〕母親。待孩兒是看咱。兀的不氣殺我也。〔正旦云〕六郎你甦醒者。〔唱〕

【罵玉郎】我則見堦直下氣倒忙扶坐。我這裏慌摟定緊收撮。則聽的喝嘍嘍口內潮涏唾。我與你搖臂膊。揪耳𦕰高聲和。

【感皇恩】呀。叫一聲楊景哥哥。直恁的叫不回他。我這裏掐人中。七娘子揪頭髮。一家兒鬧喧聒。不爭你沉沉不醒。撇下了即世的婆婆。却教俺怎支持。怎發付。怎結末。

〔帶云〕那王樞密呵。〔唱〕

【採茶歌】怕不的平地起干戈。直趕上馬嵬坡。〔帶云〕倘若有些好歹呵。〔唱〕你可便着誰人搭救宋山河。世不曾來家愁殺我。你也心兒裏精細不風魔。

〔六郎醒科云〕這父母之讎。幾時得報。活活的氣殺孩兒也。〔正旦云〕孩兒。我一家兒只靠的你。可便回三關去。不要在這裏惹出禍來。〔六郎云〕奉母親的命。孩兒不敢有違。只今晚便回三關去也。若再有什麼緊急事。着八娘子稍書來。報您孩兒知道。〔正旦云〕孩兒。我且問你咱。〔唱〕

【哭皇天】那軍情事非輕可。不知你曾引的人來也獨自個。〔六郎云〕母親。您孩兒同焦贊兄弟來也。〔正旦云〕焦贊孩兒在那裏。着孩兒家裏來波。〔六郎云〕入城來不見了也。〔正旦唱〕你道他入城時不見了。因甚的不尋他。他從來有些兒有些兒撒潑。他若是見說拆毁喒樓閣。他若是見說跌損喒肩窩。怕不就掇起他不騰騰那殺人心殺人心如烈火。怎還顧別人的利害。自己的死活。

〔六郎云〕那焦贊好個殺人放火的性兒。多喒要做下來了。這也是惡人自有惡人磨哩。〔正旦唱〕

【烏夜啼】哎。還說甚惡人自有惡人磨。這都是你自惹的風波。那賊也正掌着威權大。但有攙搓。誰與兜羅。〔帶云〕孩兒。你也不要顧他了。你只便回三關上去。免墮賊臣之手。〔六郎云〕母親。您孩兒便去。〔做別科〕〔正旦云〕孩兒。你且坐着。聽上衙更鼓。這早晚幾更了。〔六郎云〕是二更過了。〔正旦唱〕聽漏沉沉纔勾二更過。意懸懸盼不到來日個。你且暫歇波。權時坐。一來是鞍馬上困倦。二來是腹內煩渴。

〔云〕早鷄鳴了也。孩兒。你不可久停久住。便索趕早出城。回三關去。小心在意者。〔六郎云〕母親好將息。您孩兒辭了母親便去也。〔正旦唱〕

【尾聲】只等的雞鳴便去休擔閣。兒也你若得飛出城門便是你一命脫。我少不的到聖人前自言破。怕只怕王樞密的刻薄。百般的將你個楊六郎摧挫。兒也你只自逩你的前程顧甚我。〔下〕

〔六郎云〕辭過了母親。須索往三關去也。〔詩云〕夤夜裏回到家庭。天未曉又待登程。能盡的忠不盡孝。生忿子苦痛傷情。〔下科〕〔巡軍上云〕什麼人。兀的不是楊景。快拏住者。執縛定了。見樞密大人去來。〔六郎云〕街坊鄰舍。與我母親前報知。說王樞密拏我楊六郎往法場上去了。母親。則被你痛殺我也。〔下〕

〔音釋〕

鼐音奈 綽超上聲 豳音賓 汾音焚 尀音頗 褒音包 獬音械 豸音寨 𤠯音唐 猊音移 髓桑嘴切 竄倉算切 蘸知濫切 𩣵音冤 搠聲卯切 潑音頗 他音拖 掇音朵 奪音多 合音何 闊音顆 罩嘲去聲 甍音萌 幙音磨 闖丑禁切 活音和 麼眉波切 撮磋上聲 腤音庵 𦠛音簪 甦音蘇 涎徐煎切 膊波上聲 掐音恰 聒音果 末音磨 嵬音韋 閣音何 大音惰 攙初銜切 兜斗平聲 渴音可 脫音妥 薄音波 逩本去聲 夤音寅

第三折

〔謝金吾同梅香上〕〔金吾云〕自家謝金吾。從拆了清風無佞樓回來。這幾日只管眼跳。常言道眼睛跳。悔氣到。難道有甚悔氣到的我家裏。梅香且安排酒來。等我吃幾杯咱。〔焦贊上云〕某焦贊。和六郎哥哥。私下三關。天色已晚。入的城來。便好道君子報冤。且歇三年。只我老焦這一箇急性。莫說三年。便是一夜也等不得。尀奈王樞密謝金吾無禮。我打聽得這箇宅子。便是謝金吾住宅。我先殺了謝金吾滿門良賤。然後殺王樞密去。我聽上衙更鼓咱。三更前後也。我跳過這牆來。我來到這後花園中。我是聽咱。〔梅香云〕這早晚。衙內還在那裏𠳹酒。如今也該睡了。我前後執料去咱。〔做叫猫科云〕猫兒猫兒。〔焦贊做見殺梅香科云〕兀那妮子休走。喫我一刀。〔梅香做死科下〕〔焦贊云〕則這個便是謝金吾的臥房。我蹅開門來。〔做殺謝金吾科〕〔焦贊云〕我殺了謝金吾。并家眷一十七口也。我這等去了。不為好漢。我立不更名。坐不改姓。待我割下一幅衣衫。就血泊裏蘸着鮮血。寫着四句詩在那白粉壁上。〔做寫科〕〔詩云〕多來少去關西漢。殺人放火曾經慣。一十七口誰殺來。六郎手下焦光贊。〔云〕你看這詩。恰像朱筆寫的。可不寫的好。一不做二不休。殺了謝金吾。再殺那王樞密去。跳過那牆來。〔巡軍上云〕是什麼人。拏住。這不是焦贊。執縛定了。報樞密大人去。〔下〕〔淨扮韓延壽領番卒上〕〔韓延壽詩云〕馬到旗開處處平。臨軍對陣辨輸贏。掌管番兵都領袖。塞北英雄第一名。某乃番將韓延壽是也。見為都總管大將之職。某手下有雄兵百萬。戰將千員。長與大宋相持。不能取勝。可是為何。只為南朝有一大將。乃是楊六郎。此人十分英雄。久鎮河北之地。使俺番兵不能侵其境界。今奉太后之命。俺這裏有一人。乃是賀驢兒。此人深通六番文書。着他到南朝陰為細作。改名王欽若。他若是得志於中原。與俺家做個裏合外應。恐怕他貪戀中原富貴。忘俺契丹之恩。去他左脚板下。硃砂刺賀驢兒三字。果然他到的南朝。直做到樞密之職。上馬管軍。下馬管民。好生權勢。不想他背義忘恩。更待干罷。我累累的着細作去到南朝見那賀驢兒。至今不見回信。我如今再着一個能幹的人。持書一封見他去。書呈已寫下了也。兀那小番。你則今日為細作。直至京師。見王樞密去。關口上小心在意。隄備官軍。休教楊六郎知道。則今日你便去。〔詩云〕不避風霜道路寒。假粧探馬入邊關。若能投見王樞密。不得回書莫便還。〔番卒上云〕自家韓延壽帳下小番。奉俺元帥將令。差我往南朝見王樞密去。我來到這半山之中。迷踪失路。不知往那裏去。遠遠的官軍來也。我且𧻞在這裏。〔孟良上云〕某孟良是也。遠遠的一個番軍。小校。與我拏住者。兀那番軍。你往那裏去。從實的說。你若不說。小校拏我那斧來。待我劈下那顆驢頭。〔番卒云〕老爺休砍。我死了着那一個送書哩。〔孟良云〕將書來我看。這廝正是細作。則今日與岳勝哥哥說知。將這廝綁縛了。直至京師。見聖人去來。〔下〕〔王樞密上云〕恨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尀奈楊景無禮。他私下三關。擅離信地。夤夜將謝金吾良賤一十七口。盡行殺壞。我巳曾着人拏住楊景焦贊兩個。正是飛蛾投火。不怕他不死在手裏。但那楊景是一個郡馬。怎好就是這等自做主張。將他只一刀哈喇了。倘或他郡主入朝。來稱寃叫屈。可不我倒要與他打官司。如今朦朧奏過聖人。將他兩個押赴市曹殺壞了。以絕後患。我就自做監斬官。來到這角頭上鬧市中。左右那裏。喚劊子手。將那兩個賊犯綁將過來。〔劊子拏楊景焦贊上〕〔劊子云〕行動些。時辰到了。〔六郎云〕兄弟。你送了我也。〔王樞密云〕兀那楊景焦贊。你擅離信地。私下三關。無故殺壞謝金吾一門十七口良賤。你知罪麼。〔六郎云〕着誰人救我咱。〔王樞密云〕刀斧手。到午時三刻。疾忙下手者。〔劊子云〕理會的。〔正旦扮皇姑領雜當上〕〔正旦詩云〕朝登黃金殿。暮宿宰臣家。饑餐御廚飯。渴飲翰林茶。老身長國姑是也。今因我女壻楊六郎。不合擅離信地。私下禁關。帶領了焦贊到京。殺壞了謝金吾一十七口家屬。王樞密在聖人前朦朧奏過。建起法場。他親為監斬官。眼見兩個孩兒。沒那活的人也。老身不免領着手下幾箇親隨。劫法場走一遭去也呵。〔唱〕

【越調鬭鵪鶉】我看那赴法的孩兒。則待搭救俺女壻。今日個郡馬當刑。暢好是君皇下的。臣宰每不勸諫留人。直等到午時三刻。聽的那一聲叫下手只。可不道一將難求。千軍易得。

【紫花兒序】諕的我急煎煎心如刀攪。痛殺殺腹若錐剜。撲簌簌淚似扒推。〔王樞密云〕刀斧手且住者。不知是那箇皇親國戚來了也。等他過去了。纔好殺人那。〔正旦做見王樞密云〕我道是誰。原來是楊六郎丈母長國姑。我若是尊敬他。必然要我留人。再奏天子。可不那楊六郎一定饒了。我則把法度利害與他說。怕做什麼。我是東廳樞密使。他又不敢惹我。〔做施禮科云〕國姑到此有什麼事。〔正旦云〕我無事也不來。〔唱〕送長休飯着俺這女壻再休思想。永別酒和俺這女壻從此分離。〔王樞密云〕這的是聖旨哩。〔正旦唱〕誰敢把聖旨輕違。〔王樞密云〕國姑。良吏不管月局。貴人不踏嶮地。這個所在。便不來也罷。〔正旦唱〕這殺場上不關親因何來到這裏。〔王樞密云〕是是是是殺場上。國姑且請回咱。〔正旦唱〕他兩三番把喒支對。你怎麼信口胡噴。搶白的我臉上無皮。

〔王樞密云〕哎。我王樞密幾曾搶白來也。只是好勸你。這法場上不是國姑來處。想那楊家父子。有甚麼功勞。〔正旦云〕你那裏知道。他家沒的功勞。倒是你有功勞來。〔唱〕

【金蕉葉】則這滿京城百姓每盡知。你與俺大宋朝出甚麼氣力。提起他父子每端的痛悲。一輩輩於家為國。

〔王樞密云〕楊景便也罷。想他父親楊業。沒本事死了陣上。這也是有功勞的。〔正旦唱〕

【寨兒令】他他他也則為俺趙社稷。甘心兒撞倒在李陵碑。便死也不將他名節毁。他也曾斬將搴旗。耀武揚威。普天下那一個不識的他是楊無敵。

〔王樞密云〕想他哥哥楊五郎。削髮為僧。這等怕死。也是有功勞的。〔正旦唱〕

【幺篇】你道是楊和尚破天陣吃了些虧。却不道救銅臺是靠着伊誰。他兄弟在沙場上苦戰爭。刀尖上博功績。怎怎怎着他雲陽市。赴這個好筵席。

〔王樞密云〕事做到這裏。怕他怎麼。我是東廳樞密使。他也不敢惹我。國姑。據楊景犯下的罪名。叫做一人造反。九族遭誅。國姑你倒要來救那罪人。敢是你女娘家不曾看王法哩。〔正旦云〕我這兩個孩兒。當日有功。今日有罪。也合將功折罪。王樞密。你則是看我國姑面上。將兩個孩兒饒過者。〔王樞密云〕這國姑好會做大也。我要殺的人。只說看國姑的面皮。我的面皮可着狗喫了。〔正旦云〕你罵誰哩。你饒便饒。不饒便罷。你怎生罵我。〔王樞密云〕我歹殺波是東廳樞密使。〔正旦云〕你便做着東廳樞密使來。想你當初不得志時。提着個灰罐兒。賣詩寫狀。那早晚也是東廳樞密使來。〔王樞密云〕這個國姑。越饒着越逞。道我不得志時。提着個灰罐兒。賣詩寫狀。你家父祖。當初不得志時。遊關西五路。也曾挺着脖子。拽傘車兒來。〔正旦云〕這廝好無禮。也〔唱〕

【鬼三台】百姓每都聽得。王樞密這姦賊。敢和咱鬭嘴。直恁般無上下失尊卑。我如今問你。問你個罵皇親的罪過該甚的。〔王樞密云〕我罵了一個老婆子。有甚的罪過。〔正旦唱〕可是你掌朝綱的王法也不識。常言道莫說他人。先輸了自己。

〔王樞密云〕我是東廳樞密使。你也不該毁罵大臣麼。〔正旦云〕是我罵來。是我罵來。〔唱〕

【調笑令】你道是。樞密罵不的。是我罵你這改姓更名漏面賊。蕭太后使你為奸細。幾年間將帝主明欺。〔帶云〕你道我不知道你哩。〔唱〕則那賀驢兒小名須是你。〔王樞密云〕那裏是甚麼賀驢兒。我是王欽若。〔正旦云〕噤聲。那壁姓賀。這壁姓王。〔唱〕可不的山河易改。本姓難移。

〔云〕你這賊可知道我家奉的聖旨麼。覰一覰剜了眼睛。指一指刴了手腕。〔唱〕

【雪裏梅】剜眼睛便挑剔。刴手足自收拾。〔云〕俺府裏的親隨那裏。〔唱〕你與我扭開了長枷。將六郎扶起。喚左右快疾。

〔做放楊景焦贊王樞密奪正旦打科〕〔六郎云〕母親休打他。則怕不中麼。〔正旦唱〕

【禿廝兒】不恁的如何救你。不打死不算忠直。我今番下手也則是遲。我和你廝扯定。入宮闈去見官裏。

〔王樞密云〕我是東廳樞密使。國家大臣。你怎的我。〔正旦唱〕

【聖藥王】遮莫你有勢力。有職位。到底是我天朝部下潑奴婢。我可也不怕你。不懼你。我須是天潢支派沒猜疑。來來來我敢和你做頭抵。

〔王樞密云〕我那裏認的你這國姑。你先皇潛龍時。販油傘遊關西五路。都不曾有偌多親眷。今日這箇也親。那箇也親。你家姓柴。官裏姓趙。胡姑姑假姨姨。可是甚麼親眷。〔正旦云〕兀那廝。你聽着。我是太祖皇帝的妹妹。太宗皇帝的姐姐。真宗皇帝的姑姑。柴駙馬的渾家。杜太后的閨女。柴世宗皇帝的媳婦。你偏不認的我。〔唱〕

【麻郎兒】俺柴家托孤讓位。俺趙家受禪登基。這都是一門親戚。須不比重山認義。

【幺篇】俺大哥開天立極。俺二哥繼體垂衣。今皇帝是俺嫡堂叔姪。先皇帝是俺同胞的那姊妹。

【慶元貞】俺本是深宮內苑帝王姬。如今在瓊樓朱邸做貴臣妻。家藏着丹書鐵券有光輝。你這賊不知。那個知。怎將俺做的胡姑姑也假姨姨。

〔王樞密云〕你為楊六郎。只管罵我。楊景私下三關。焦贊擅殺謝金吾一十七口。合該誅殺。你怎敢劫了法場。我結紐了你見聖人去來。〔正旦云〕兀那兩街百姓都聽者。他在這法場上。罵了我也罷。只到朝中。剝了他朝靴。看他脚底板上。刺着兩行硃砂字道。賀驢兒寧反南朝。不背北番。這難道是我粧誣他的。〔唱〕

【收尾】則他這賀驢兒小名怎許長瞞眛。現放着脚板上兩行兒硃砂字跡。到來日我一星星奏與君王。不到得輕輕的索放了你。〔下〕

〔王樞密云〕嗨。我欲殺壞了楊六郎焦贊兩人。剪草除根。誰想被國姑劫了法場。放了這兩個。似此怎了。只除先去奏過聖人。少不的連這國姑也斷送我老王手裏。〔詩云〕可奈潑婆娘。公然劫法場。我今須面聖。先下手為強。〔下〕

〔音釋〕

𠳹音床 塞音賽 角音皎 的音底 刻康美切 只張耻切 得當美切 諕音夏 剜碗去聲 嶮與險同 噴平聲 力音利 國音鬼 稷將洗切 敵丁離切 博巴毛切 席星西切 識傷以切 剔音體 拾繩知切 疾精妻切 直征移切 潢音黃 禪音善 姪征移切 姊音子 跡將洗切

第四折

〔殿頭官領校尉上云〕下官殿頭官是也。今因楊景焦贊。私下三關。擅殺謝金吾。聖人命王樞密監斬二人。可怎生不見回話。令人。朝門外覰者。若來時報俺知道。〔王樞密上云〕自家王樞密。奉聖人的命。親為監斬官。建起法場。殺那楊景焦贊兩個。不想長國姑劫了法場。我今不敢隱諱。去見聖人。奏知此事。早已來到朝門內了也。〔做見科云〕大人可憐見。長國姑欺負殺我也。他又劫了法場。毁了聖旨。大人須與我轉奏者。〔殿頭官云〕既然這等。下官即當替你轉達天聽。不須煩惱。〔正旦同楊景焦贊上云〕這廝每好無禮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我須是真宗皇帝老姑姑。這賊呵誰根前你來我去。將皇親廝毁謗。將大將廝虧圖。我和你直叩青蒲。揀着那愛處做。

〔正旦同楊景焦贊見科〕〔殿頭官云〕長國姑。你怎麼毆打王樞密。於禮不合麼。〔正旦云〕大人聽我說一徧波。〔殿頭官云〕你是說我聽咱。〔正旦唱〕

【甜水令】只見那孩兒每鬧鬧嚷嚷。聒聒焦焦。簇捧着法場前去。〔殿頭官云〕這法場上。你也不該去麼。〔正旦云〕我是他親丈母。怎不要去送碗長休飯。遞杯兒永別酒那。〔唱〕我須是割不斷的緊親屬。因此上熬一片痛苦心腸。忍一點悽惶眼淚。陪一句哀求言語。做殺卑伏。

〔殿頭官云〕長國姑。你為女壻的情分。這般伏低做小。那王樞密却怎麼。〔正旦唱〕

【折桂令】那一個王樞密氣昂昂腆着胸脯。納胯粧幺。使盡些官府。他道我兩家同坐。一人造反。九族全除。〔帶云〕大人那王樞密罵我來。〔殿頭官云〕你是長國姑。他怎生的罵來。〔正旦云〕他罵俺先皇曾遊關西五路。挺着脖子。拽傘車兒哩。〔唱〕他不合毁罵俺先皇上祖。也曾的把馬推車。那廝不識親疎。不辨賢愚。一剗的殘害忠良。抵多少指斥鑾輿。

〔殿頭官云〕楊景擅離信地。私下三關。焦贊殺死謝金吾家一十七口。都是他自犯出來罪過。須不是王樞密屈陷他的。〔正旦唱〕

【喬牌兒】便不合離邊關到帝都。便不合將謝家十七口一時屠。則俺個官家怎不看功勞簿。縱有那彌天罪也准贖。

〔殿頭官云〕長國姑。你說將功折罪也是。只可惜來遲了。被王樞密先奏過聖人。說你劫了法場。毁了詔書。毆辱大臣。龍顏大怒着哩。〔正旦唱〕

【水仙子】哎。他道俺劫法場擅放了御囚徒。又道俺恃皇親毁詔書。又道俺毆大臣激的天顏怒。〔殿頭官云〕長國姑。你也枉做一場。那楊景焦贊。到底饒不得這死罪哩。〔正旦唱〕要鳴寃何處所。可不的屈殺無辜。既然是饒不的那孩兒命。我也更何顏號國姑。拚納下這雪白頭顱。

〔做撞頭科〕〔殿頭官云〕住住住。待我與你再奏官裏。不要這等做性命着。〔孟良拏番卒上云〕自家孟良。早來到朝門之外。令人。報復去。道孟良到來。有緊急軍情事。〔校尉報科云〕喏。報的大人得知。有孟良在於門外。〔殿頭官云〕着他過來。〔校尉云〕着過去。〔孟良做見科云〕報的大人得知。孟良拏得一個番軍。他說是韓延壽的細作。稍書一封。送與王樞密的。我拏將來。要面見聖人。當朝勘問。煩大人即便轉達。〔殿頭官云〕拏過那廝來。〔番子見跪科云〕我是韓延壽差的。單要見王樞密來。〔殿頭官云〕這等。顯見的王樞密果有反叛之心。令人拏下王樞密者。〔校尉拏王樞密驗科報云〕左脚板上。委實有賀驢兒三字。〔正旦云〕大人你纔不說來。〔殿頭官云〕我說甚麼來。〔正旦唱〕

【側磚兒】你道我平白地把得人把得人來加凌辱。這公事眼看虛實定何如。撇起個瓦兒在半空裏怎住。須不是我皇姑的廝賍誣。

【竹枝歌】你道他久在天朝不負初。你道我妄指他做番臣無證處。可怎生搜出那紙文書。反叛的是王樞密。細作是謝金吾。這兩個無徒。今日裏合天誅。

〔殿頭官云〕奉聖人的命。長國姑以下。都向闕跪者。聽我下斷。〔詞云〕此樁事久屈無伸。到今日纔得明分。謝金吾假傳聖語。背地裏嫉妬元勳。清風樓三朝勅建。拆毁做一片灰塵。更無端行兇逞勢。跌損了佘太夫人。倚恃着東廳樞密。他本是叛國姦臣。通反書一時敗露。枉十年金紫榮身。上木驢凌遲碎剮。顯見的王法無親。楊六郎合門忠孝。焦光贊俠氣超羣。皆是我天朝名將。加服色並賜麒麟。長國姑除邪去害。保忠良重鎮關津。也論功增封食邑。共皇家歲古長春。〔眾謝恩科〕〔正旦唱〕

【清江引】謝得當今聖明主。不受姦臣誤。把清風樓重建一層來。着楊六郎元鎮三關去。直把宋江山扶持到萬萬古。

〔音釋〕

屬繩朱切 伏房夫切 腆他典切 剗音產 贖繩朱切 毆謳上聲 辜音姑 辱如去聲 剮音寡 俠音協

題目 楊六使私下瓦橋關 
正名 謝金吾詐拆清風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