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賺蒯通

Top / 元曲選 / 賺蒯通

隨何賺風魔蒯通雜劇

第一折

〔冲末扮蕭丞相領祗候上〕〔蕭相詩云〕秦府圖書世不。收漢家刀筆我為優。請看約法三章在。第一功臣是酇侯。小官蕭何是也。本貫豐沛人氏。輔佐漢天子有功。官拜丞相之職。小官在朝。只有一件事放心不下。俺漢家有三個大功臣。第一是韓信。第二是英布。第三是彭越。現今韓信封為齊王。英布封為九江王。彭越封為大梁王。爭奈韓信軍權太重。雄兵數十萬。戰將百餘員。常言道太平本是將軍定。不許將軍見太平。那韓信元是小官舉薦的。他登壇拜將。五年之間。蹙項興劉。扶成大業。小官看來。此人不是等閒之輩。恁的一個楚霸王。尚然被他滅了。況今軍權在手。倘有歹心。可不覷漢朝天下。如同翻掌。這非是我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做恁的反覆勾當。但是小官舉薦之人。日後有事。必然要坐罪小官身上。以此小官晝夜尋思。則除是施些小計。奏過天子。先去了此人牙爪。然後翦除了此人。纔使的我永無身後之患。前日武陽侯樊噲曾與我商量此事。着小官展轉疑惑不定。令人。與我請將樊噲來者。〔祗候云〕理會的。樊將軍有請。〔淨扮樊噲上詩云〕蹅踏鴻門多勇烈。能使項王坐上也吃跌。賞我一斗好酒一肩肉。𠳹的又醉又飽整整儻了半個月。某樊噲的便是。乃沛縣人也。官拜武陽侯之職。自立漢天下以來。八方平靜。四海安寧。今日無甚事。想起某家元是屠戶出身。不可忘其本領。正在我宅中演習我舊時手段。殺狗兒耍子。有丞相令人來請不知甚事。須索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令人。報復去。道有樊噲下馬也。〔祗候報科云〕報的丞相爺得知。有樊噲到於門首。〔蕭相云〕道有請。〔祗候云〕請進去。〔做見科〕〔樊噲云〕丞相呼喚我老樊。有何公事。〔蕭相云〕樊將軍。今請你來。不為別的。只為那韓信一事。當初是小官舉薦他來。此人如今軍權太重。誠恐日後生起歹心。如之奈何。我想許多功臣。其中只有將軍是天子的至親。必然有個休戚相關之意。故請你來商量。〔樊噲云〕丞相。小將當日也曾說來。韓信是淮陰一個餓夫。想鴻門會上主公有難。某立蹅鴻門而入。項王見我氣概威嚴。賜我酒一斗。生豚一肩。被俺一啖而盡。嚇得項王目瞪口呆。動彈不得。方纔保的主公無事回還。後來築壇拜將。想這個元帥准定該是我老樊的。丞相。可是你來。〔蕭相笑云〕這也不然。〔樊噲云〕平白的拜了那個餓夫為帥。若拜了我呵。那裏消的五年滅楚。我擒項羽如嬰兒相似。今日大事已定。可也罷了。那韓信手無縛雞之力。只淮陰市上兩個少年要他在胯下鑽過去。他就鑽過去了。有甚麼本事在那裏。這也何須老樊動手。只差一兩個能幹的人。喚他來可擦的一刀兩段。便除了後來禍患。豈不伶俐。〔蕭相云〕小官未敢擅便。令人。請張良來者。〔樊噲云〕那老子一發沒甚麼主張。可也罷波。着人請去。〔正末扮張良上云〕小官姓張名良。字子房。乃韓國人也。祖父以來。五世為韓國之臣。只為秦始皇無道。滅了韓國。某要為韓報讎。因此從了漢王。亡秦天下。依舊立俺韓國。不想項羽又將韓國滅了。所以專意扶助漢王。追殺項羽。現今天下已定。干戈寧息。有蕭丞相着人相請。不知為些甚事。須索走一遭去。想俺扶立漢朝天下。非同容易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只為那焚典坑儒。煩刑重賦。因此上人心怒。共逐秦鹿。今日早扶立的這英明主。

【混江龍】想我張良未遇。也則是個預知秦世避人夫。不甫能平定了劉家天下。纔得做大漢司徒。我想今日封侯得這陳留邑。索強如少年逃難下邳初。我也曾劈劃着黃公略法。醞釀着呂望韜書。佐高皇南征北討。隨諸將東蕩西除。傍秋風將楚歌唱徹。早吹散了垓下軍卒。那重瞳有千般英勇。怎出的這十面埋伏。逼得他無顏敢再向東吴。在烏江邊自刎也是天之數。托賴着一人有慶。因此上四海無虞。

〔云〕可早來到了也。令人。報復去。道有張子房下馬也。〔祗候云〕理會的。〔報科云〕報丞相爺得知。有張子房來了也。〔蕭相云〕道有請。〔祗候云〕請進。〔正末做見科云〕老丞相。今日請小官來。有何事計議。〔蕭相云〕老司徒。今請你來。不為別的。只為韓信一事。當初是我舉薦他來。此人如今軍權太重。誠恐日後倘有歹心。須連累我保奏之人。將何自解。故特請你來商議。怎生除的此人。纔免後患。〔樊噲云〕我想韓信淮陰一餓夫。他有什麼功勞。甚些本事。依着我的愚見。只消差人賺將韓信到來。哈喇了就是。打什麼不緊。〔正末云〕樊將軍。你差矣。韓信削平四海。建立功勞。天下不知其罪。若便害了他。莫非有失民望。老丞相。你也還要三思。不可造次。〔唱〕

【油葫蘆】想當日共起亡秦將天下取。都是喒文共武。〔帶云〕老丞相。你尋思咱。〔唱〕有那個敢和項王交馬决贏輸。若是那韓淮陰不肯辭西楚。只這漢高皇怕不悶死在巴蜀。因此上我張良操一紙書。你個蕭丞相曾三薦舉。將元戎百萬壇臺築。可不道君子斷其初。

〔蕭相云〕老司徒。想韓信有什麼功勞。誅滅項羽。皆托賴天子洪福。眾將威風。逼的他自刎於烏江也。〔正末云〕老丞相說那裏話。若不是韓信呵。〔唱〕

【天下樂】現如今百二山河壯帝居。他則望遷也波除。倒將他劍下誅。可不道舉枉錯直民不服。老夫不是厮賣弄。丞相你也須自窨付。端的是誰推翻楚項羽。

〔蕭相云〕小官雖不才。食君之祿須要忠君之事。如今韓信見掌三齊王印。手下雄兵十餘萬。戰將百餘員。倘有疎失。如之奈何。〔樊噲云〕丞相說的是。想他軍權太重。若不除了他。必有後患。〔正末唱〕

【那吒令】你起初時要他。便推輪捧轂。後來時怕他。慌封侯躡足。到今時忌他。便待將殺身也那滅族。他立下十大功。合請受萬鍾祿。恁將他百樣粧誣。

〔樊噲云〕韓信是一餓夫。平白地着他為元帥。他有什麼功勞那。〔正末云〕他的功勞。你豈不知。他在九里山前。只一陣逼得項羽自刎烏江。這等大功不必說起。我別舉一兩件兒與你聽者。〔唱〕

【鵲踏枝】他他他擊陳餘。有權術。擒夏悅。用機謀。他可便堰住淮河。夜斬龍且。將魏豹智虜。將齊王力取。論功勞今古全無。

〔蕭相云〕想項羽烏江自刎。皆是五侯之力。不干他事。你怎麼獨獨的說是他的功勞。〔正末云〕老丞相。這九里山前大會垓。難道你不見來。〔唱〕

【寄生草】九里山按形勢。八卦陣列士卒。虧殺俺韓元帥自把先鋒做。遣五侯趕到合休處。賺重瞳走入陰陵路。遮莫他烏騅能突數重圍。怎當的烏江那日無船渡。

〔云〕罷罷罷。韓信立下如此功勞。尚然要將他殺了。何况老夫。我不如謝了天子。納下這紫袍象簡。隨赤松子學道而去。可不好也。〔蕭相云〕老司徒。你差矣。為官的吃堂食。飲御酒。多少快活。倒要棄官學道。為甚的來。〔正末唱〕

【金盞兒】我從今見盈虛。識乘除。總不如隱山林棄鐘鼎倒可也無榮辱。早拜辭了龍樓鳳閣只守着我這蝸廬。我甘心兒追四皓。回首也嘆三閭。〔蕭相云〕老司徒。你見我門排畫戟。戶列椒圖。可不好那。〔正末唱〕誰待要你這門排雙畫戟。戶列八椒圖。

〔樊噲云〕丞相。我說道不要請他。他又不會主張。這樁事畢竟怎了也。〔蕭相云〕樊將軍且慢者。等司徒回去了。再做計較。〔正末云〕老丞相勿罪。老夫如今就向山中修行辦道去也。〔唱〕

【賺煞尾】我如今跳出是非場。抹下了這功勞簿。只待要修仙辟穀。倒是俺散袒逍遙一願足。再休提玉帶金魚。細躊躇。究竟何如。只俺可不誡前車與後車。眼見的三齊王受屈。因此上子房公歸去。一任那太平天子百靈扶。〔下〕

〔樊噲云〕丞相。論小官說呵。可便差人去。則說天子要遊雲夢山。特取韓信還朝。權為留守。我料韓信乃貪利之人。見詔書必然入朝。那時奪了三齊王印信。將他拏下殺了。怕他有本事會飛上天去。〔蕭相云〕此計甚妙。我來日見了天子。就差一使命詔取韓信回朝。那時粧誣他一個謀反情由。坐下十惡大罪將他殺了。是我之願也。〔詩云〕舉薦登壇立漢朝。兵權太重恐難銷。〔樊噲詩云〕定計翦除無後患。方信蕭何智量高。〔同下〕

〔音釋〕

酇音贊 噲音快 𠳹音床 瞪音橙 鹿音盧 邳音披 卒從蘇切 伏房夫切 刎文上聲 蜀繩汝切 築音主 服房夫切 窨音蔭 轂音古 躡音聶 足臧取切 族從蘇切 祿音路 術繩朱切 謀音模 且音疽 辱如去聲 穀音古 屈丘雨切

第二折

〔外扮韓信領卒子上詩云〕一自登壇領大兵。興劉滅項顯威名。當初不解提牌職。誰助高皇定太平。某姓韓名信。淮陰下湘人也。初投項王麾下。為提牌執戟郎。後蒙蕭何舉薦。漢王築起高臺。拜某為帥。興劉破楚。立下十大功勞。如今天子要遊雲夢山。取某還朝權為留守。某手下蒯文通廣有機謀。不免請他來商議此事。令人。請將蒯文通來者〔卒子云〕蒯文通元帥有請。〔正末扮蒯文通上云〕某姓蒯名徹。字文通。今在韓元帥門下為辯士。元帥相請。不知有甚事。須索走一遭去。令人。報復去。道有蒯文通來了也。〔卒子云〕報的元帥得知。有蒯文通來了也。〔韓信云〕着他過來。〔卒子云〕着過去。〔見科正末云〕元帥呼喚蒯徹。為着何事。〔韓信云〕蒯徹。請你來不為別事。有蕭何遣使來。傳下詔書一道。說聖人要遊雲夢山。宣某入朝留守。請你來商議。還是去的好。不去的好。〔正末云〕元帥不可去。記當日亡秦之後。楚漢爭鋒。專為雌雄未定。元帥威名無敵。滅楚興劉。立起漢朝社稷。加元帥三齊王之職。見今軍權在手。古人有云。勇略震主者身危。功蓋天下者不賞。正此之謂也。元帥這一去。必受其禍。願元帥思之。〔唱〕

【中呂粉蝶兒】當初你假鎮三齊。他拜真王也非實意。不甫能定江山拱手垂衣。投至得國無爭家無訟端的是非同容易。今日個萬國來儀。見你握兵權便生疑忌。

【醉春風】沒來由平凈了楚干戈。扶持了漢社稷。〔韓信云〕想某費了多少力氣。方纔滅的那西楚霸王。扶助聖人。平定天下。聖人豈有負了我的。我便走一遭去。怕做什麼。〔正末唱〕常言道太平不用舊將軍。可怎生參不透這個理。理。〔云〕元帥。我想你立下這等大功勞。今日被他疑忌。則不如納下朝章。趁一帶青山。逍遙散誕。可不好也。〔唱〕你便不能卸職休官。也須要思前算後。做一個保身長計。

〔韓信云〕蒯徹。想某南征北討。東蕩西除。立下十大功勞。料的聖人怎好便負了我也。〔正末云〕元帥。不可去。若去呵。必受其禍。〔韓信云〕蒯徹。你差矣。俺想聖人平日解衣衣我。推食食我。這許多好意。難道今日便負了我。必無此理。〔正末云〕元帥若依我呵。萬無一失。〔唱〕

【上小樓】你去後多凶少吉。乾這般盡忠竭力。〔帶云〕豈不聞古人有云。〔唱〕威而不猛。高而不危。滿而不溢。你休性執。勸不的。還待要爭名奪利。〔帶云〕若不依蒯徹之言呵。〔唱〕管送的你死無葬身之地。

〔云〕元帥。我勸你只不如學那范蠡張良。早棄官而去。倒落的個遠害全身也。〔韓信云〕蒯徹。你差矣。想為官的前呼後擁。衣輕乘肥。有多少榮耀。平白地可倒修行辦道。餐松啖柏。草履麻縧。受這等苦來。〔正末做笑科云〕元帥。你道這兩個人埋名隱跡。却是為何。〔唱〕

【幺篇】那一個霸越的有計策。一個興漢的好事績。他為甚麼遠着紅塵。守着青山。挨着黃虀也只是養道德。𧻞是非。別無主意。〔帶云〕我今日勸你。也不為別來。〔唱〕我則怕你禍臨頭急難湧退。

〔韓信云〕蒯徹我。此去料無甚事。你但放心者。〔正末云〕元帥。不是我蒯徹阻當你。千萬不可去。若不聽蒯徹之言。我家有老母。即日須當拜辭元帥。回家侍養母親去也。〔韓信云〕蒯徹。你放心。我見了聖人。不久也就回來。你怎便要辭了我去。〔正末云〕既然如此。你主意要去。令人。與我將的那紙錢水飯過來。〔卒子云〕理會的。〔卒子拏紙錢水飯當面前祭科〕〔正末唱〕

【快活三】我為甚的瀽一椀漿飯水。燒一陌紙錢灰。則為喒行軍數載不相離。曾與你刎頸為交契。

〔韓信云〕蒯文通。你敢風了。你怎生將紙錢水飯在我根前燒潑。可是為何。〔正末唱〕

【朝天子】我說知就裏。想蒯徹也無他意。趁着你在日澆奠理當宜。若死了空迎祭。〔云〕元帥。你比那兩個人如何。〔韓信云〕可是那兩個人。〔正末唱〕我想那雍齒合誅。丁公無罪。漢蕭何忒下的。救他出井底。倒將他斬訖。那的也須放着傍州例。

〔韓信云〕蒯徹。你且回去。某只明日領了數百個軍卒。入朝見聖人去來。〔正末云〕元帥。你若到其間。休說我蒯文通不勸你來。〔唱〕

【耍孩兒】今日箇蕭何反間施謀智。黑洞洞不知一個的實。若將軍一脚到京畿。但踏着消息兒你可也便身虧。他安排着香餌把鰲魚釣。准備着窩弓將虎豹射。喒人泰極多生否。〔韓信云〕聖人要遊雲夢山去。宣某為留守哩。〔正末唱〕再休想吉祥如意。多管是你惡限臨逼。

〔韓信云〕蒯徹。你但放心者。我見了聖人。自有主意也。〔正末唱〕

【煞尾】我如今我如今難勸你難勸你。再休想驅兵領將元戎職。少不的做個背井離鄉橫死鬼。〔下〕

〔韓信云〕蒯徹去了也。想某驅兵領將。臥雪。眠霜。立起這等江山。料着無事。隨從的人跟着我星夜臨朝見聖人。走一遭去來。〔下〕 

〔音釋〕

稷將洗切 御音瀉 吉巾以切 力郎帝切 溢銀計切 執張恥切 的音底 蠡音里 績將洗切 德當美切 日人智切 訖巾以切 實繩知切 畿音祁 射繩知切 否滂米切 逼兵迷切 職張恥切

第三折

〔蕭相領祗候上云〕小官蕭何。自從與樊噲商議那韓信之事。不想差一使去。果然賺的韓信回朝。將他斬了。只是他手下有一蒯徹。聞知他屢勸韓信。不要滅楚。與俺家三分天下。近日又勸韓信不要入朝。好生無禮。本待拿將此人。一併殺壞。爭奈他已自風魔了。未審虛實如何。早間奏知聖人。差一使臣智賺此人去。想來蒯徹是個辯士。別人也去不的。則除是隨何。從來機謀智量。朝中無比。到那裏若是真風魔便罷。若不是風魔。必然賺得將來。小官自有個區處。令人。與我請將隨何來者。〔祗候云〕理會的。隨大夫安在。丞相爺有請。〔外扮隨何上詩云〕曾為君王使九江。立教英布早歸降。漢朝若問能言士。只有隨何一個更無雙。小官隨何是也。有蕭丞相來請。不知為着甚事。須索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令人。報復去。道有隨何在於門首。〔祗候云〕報的丞相爺得知。有隨何來了也。〔蕭相云〕道有請。〔祗候云〕請進。〔見科〕〔隨何云〕丞相今日喚小官來。有何事幹。〔蕭相云〕隨大夫。請你來不為別事。今有韓信已被某家着人賺的來。將他斬了。他手下有一辯士。乃蒯文通。此人與韓信最是契交。必須一併殺壞。方纔翦草除根。但聞的此人已自風魔了。未審虛實。則除是你走一遭去。若賺得此人來。聖人自有加官賜賞。〔隨何云〕丞相有命。小官不敢推辭。只今日便往齊國走一遭去也。〔詩云〕丞相神謀不可當。賺他韓信也身亡。〔蕭相詩云〕雖然蒯徹多機變。且看隨何做一場。〔同下〕〔倈兒上云〕喒每看風子耍子去來。〔正末粧風子上云〕着我做女壻去來。俺家裏等着做筵席哩。〔唱〕

【越調鬭鵪鶉】每日點火般調和。使孟婆說合。擬着蠶姑姑為媒。待教狠媽媽嫁我。休笑我面色腌𦠛。形容兒猥縮。木鞋子踏做粉濫。鐵單袴倒做墨褐。我將這瓦腿繃牢拴。磁頭巾再裹。

【紫花序兒】穿上這沙魚皮襖子。繫着這白象牙縧兒。提着這繐甸子包合。俺丈人是土地。姑夫是閻羅。姐姐是月裏嫦娥。俺爺是顯道神俺娘是個木伴哥。〔倈兒推正末跌科〕〔正末唱〕這厮推我一個敦坐。〔倈兒云〕你敢告我去麼。〔正末唱〕告與俺那元始天尊。〔倈兒云〕那箇是證見。〔正末唱〕更和那熾盛光佛。

〔倈兒云〕你看這箇真是風子。〔正末唱〕

【小桃紅】哎。你這些小兒每街上鬧鑊鐸。則願的碾得娘沒一箇。趕着我後巷前街打踅磨。我也不是善婆婆。我將懷中乾餅頻頻摸。我與那相識每會合。賓朋每同坐。都是些羊弟兄狗哥哥。〔趕倈兒下〕

〔云〕天色晚了也。且回羊圈中歇息咱。〔做到圈中作悲科〕〔云〕元帥也。〔唱〕

【金蕉葉】則落你好似披麻救火。蒯徹也不似那般人隨風倒舵。事冗也辭身湧脫。今日箇慌頓斷名韁利鎖。

〔隨何上云〕小官隨何。自到於此處。尋着蒯文通。小官跟隨數日。觀此人形容相貌。不是箇風的。天色已晚了也。見此人往羊圈中去了。我是聽他說什麼來。〔正末云〕碧天如水。兀的天河裏星。天河外星。月色射天。不免作歌一首。〔歌云〕形骸土木心無奈。就中消息誰能解。忠言反作目前憂。佯狂暫躲身邊害。笑韓信為元帥。傷心枉立功勞大。野獸盡時獵狗烹。敵國破後謀臣壞。覷咸陽。天一帶。乾象分明見興敗。文星朗朗自高懸。武星落落今何在。〔隨何云〕我是識破此人咱。〔見科云〕蒯文通。可不道你風魔了也。〔正末唱〕

【鬼三台】夜深也咱獨坐。誰想道人瞧破。呀。早將我這佯狂敗脫。〔隨何云〕蒯文通。你有誑君之罪。聖人宣你入朝。你不合詐粧風魔也。〔正末唱〕便死後待如何。我捨不的蘭堂畫閣。任從他利名相定奪。我死呵一任入鼎鑊。你你你休則管掀揚也波搬唆。

〔隨何云〕奉蕭丞相的言語。着我來請你入朝。到來日便索和俺同行也。〔正末唱〕

【調笑令】他他他做事兒太過。誰免的沒風波。呀。常言道點點還來入舊窩。俺想着大梁王破楚功勞大。更和那九江王十分的驍果。也全虧殺俺韓元帥智量多。端的是那一個替你掃盪干戈。

【禿厮兒】我為甚的呆鄧鄧把衣裳袒裸。亂蓬蓬把鬢髮婆娑。白日裏叫吖吖信口自嘲歌。到晚來向羊圈裏且存活。消磨。

【聖藥王】你待胡扯撮。強領掇。道俺蒯文通故意作風魔。須不是我忒口多。忒意多。也只為誰人立起這山河。怎做一枕夢南柯。

【收尾】想着他開疆展土將君王佐。這的是收園結果。當日個未央宮枉圖了他。今日個漢蕭何又覰着我。〔下〕

〔隨何云〕蒯文通去了也。誰想此人假粧風魔。被小官聊施計策。早識破此人。到來日小官不敢久停久住。便索回丞相話去也。〔詩云〕則因他曾與韓侯為故友。以此上暗遣隨何來辨剖。那裏也惡人自有惡人磨。這的是強中更遇強中手。〔下〕

〔音釋〕

合音何 縮思火切 褐音何 繃音崩 熾音製 佛浮戈切 鐸東何切 踅徐靴切 脫音妥 韁音姜 誑光去聲 閣哥上聲 奪音多 鑊音和 裸羅上聲 活音和 撮磋上聲 掇音朵

第四折

〔蕭相同樊噲領祗候上〕〔蕭相云〕小官蕭何是也。自從隨何去賺蒯文通。不想此人是假粧的風魔。聞知隨何同他來了。只等此人來設下油鑊。將此人烹了。永除後患。樊將軍。俺漢朝大臣。還有那幾位未來哩。〔樊噲云〕丞相。有平陽侯曹參。安國侯王陵。尚未見來。〔蕭相云〕既然他二位未來。令人。與我請將曹參王陵來者。〔祗候云〕理會的。〔外扮曹參王陵上〕〔曹參詩云〕一心堅意只扶劉。太平天子富春秋。只因汗馬功勞大。封做平陽萬戶侯。小官曹參。乃沛縣人也。這位將軍是安國侯王陵。與小官自幼同里。後來同輔漢天子。拜將封侯。有蕭丞相將韓信賺來斬了。今在相府聚俺眾官。商議其事。令人。報復去。道有曹參王陵來了也。〔祗候云〕報的丞相爺得知。有曹參王陵在於門首。〔蕭相云〕道有請。〔見科〕〔曹參云〕丞相。今日聚俺眾官。為着何事。〔蕭相云〕列位大人不知。那韓信已經賺的來。將他斬了。尚有辯士蒯文通。在他麾下。此人與韓信是一個人相好的。若不取他來一併殺壞了。久後必然為患。今差隨何賺的蒯文通到此。這是翦草除根。為國家萬全之慮。須不是老夫故意的要殘害忠良。列位大人以為如何。〔眾云〕老丞相見的是。〔蕭相云〕令人。與我喚將隨何來者。〔祗候云〕理會的。〔隨何上云〕小官隨何是也。自從見了蒯文通。誰想此人是假風魔。被我賺的他來了。丞相呼喚。須索走一遭去。令人。報復去。道有隨何來了也。〔祗候云〕報的丞相爺得知。有隨何來了也。〔蕭相云〕道有請。〔祗候云〕請進。〔見科〕〔隨何云〕丞相。小官賺的蒯徹來了也。〔蕭相云〕令人與我將蒯徹揣近前來。〔祗候云〕理會的。〔正末云〕小官蒯徹。今日到來。眼見的無那活的人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我想那辭朝歸去漢張良。早賺的個韓元帥一時身喪。苦也波擎天白玉柱。痛也波架海紫金梁。那些個展土開疆。生扭做歹勾當。

〔云〕令人。報復去。道有蒯徹在於門首。〔祗候報科云〕有蒯徹在於門首。〔蕭相云〕着他過來。〔祗候云〕着過去。〔見科〕〔正末假意跳油鑊科〕〔蕭相云〕住住住。蒯文通。你為何不言不語。便往油鑊中跳去。這等不怕死那。〔樊噲云〕此人不可問他。若問呵必然要下說詞也。〔正末云〕自知蒯徹有罪。豈望生乎。〔蕭相云〕當初韓信是你教唆他來。〔正末云〕是蒯徹教唆他來。〔蕭相云〕現有漢天子在上。你不肯輔佐。倒去順那韓信。〔正末云〕丞相你豈不知。桀犬吠堯。堯非不仁。犬固吠非其主也。當那一日我蒯徹則知有韓信。不知有什麼漢天子。吾受韓信衣食。豈不要知恩報恩乎。〔蕭相云〕想韓信纔定三齊。便請做假王以鎮之。這明明有反叛之意。理當斬首。〔正末云〕嗨。丞相說那裏話。我想漢天子所以得天下。是靠着誰來。運籌决策。多賴張良。戰勝攻取。多賴俺韓元帥。如今閒的閒了。斬的斬了。豈不理當。〔唱〕

【駐馬聽】那張良治國安邦。扶的漢主登基霸主亡。韓信他驅兵領將。直會的真龍出世假龍藏。殺得個滿身鮮血臥沙場。纔博的這一方金印來收掌。你你你今日也理當。怕不做鳳凰飛在梧桐上。

〔蕭相云〕想當初主公起兵漢中。多虧了眾位功臣。也不專靠那韓信一人之力。〔正末云〕我想楚漢爭鋒。鴻溝為界。那時節俺韓元帥投楚則楚勝。投漢則漢勝。天下之勢。決于一人。我因此屢屢勸韓元帥留下項王。決個鼎足三分之計。怎當他不信忠言。致令身遭白刃。屈死了蓋世英雄。豈不可惜。丞相。只你當初也曾保舉他來。成也是你。敗也是你。我蒯徹做不得反面的人。惟有一死。可報韓元帥于地下。〔做跳科〕〔蕭相云〕令人。且與我擋住者。〔樊噲云〕蒯文通。韓信說是你搬調他來。你正是個通同謀反的人。當得認罪。〔蕭相云〕樊將軍。你說的是。想他在韓信手下為辯士。正是他心腹之人。律法有云。一人造反。九族全誅。何况他是通同謀反的。今日便將他油鍋烹了。也不為枉。〔正末云〕丞相。我想漢王在南鄭之時。雄兵驍將。莫知其數。然沒一個能敵項王者。後來得了韓信。築起三丈高臺。拜他為帥。殺得項王不渡烏江。自刎而死。如今天下太平。更要韓信做什麼。斬便斬了。不為妨害。且韓信負着十罪。丞相可也得知麼。〔樊噲云〕你說屈殺了韓信。可又有十罪。休說十罪。則一樁罪過也就該死無葬身之地。〔蕭相云〕蒯文通。既是韓信有十罪。你對着這眾臣宰根前。試說一遍咱。〔正末云〕一不合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二不合擊殺章邯等三秦王。取了關中之地。三不合涉西河。虜魏王豹。四不合渡井陘。殺陳餘。并趙王歇。五不合擒夏悅。斬張仝。六不合襲破齊歷下軍。擊走田橫。七不合夜堰淮河。斬周蘭龍且二大將。八不合廣武山小會垓。九不合九里山十面埋伏。十不合追項王陰陵道上。逼他烏江自刎。這的便是韓信十罪。〔蕭相歎介云〕此十件乃是韓信之功。怎麼倒是罪來。〔正末云〕丞相。韓信不只十罪。更有三愚。〔蕭相云〕又有那三愚。〔正末云〕韓信收燕趙破三齊。有精兵四十萬。恁時不反。如今乃反。是一愚也。漢王駕出城皋。韓信在修武。統大將二百餘員。雄兵八十萬。恁時不反。如今乃反。是二愚也。韓信九里山前大會垓。兵權百萬。皆歸掌握。恁時不反。如今乃反。是三愚也。韓信負着十罪。又有此三愚。豈不自取其禍。今日油烹蒯徹。正所謂兔死狐悲。芝焚蕙嘆。請丞相自思之。〔蕭相同眾悲科〕〔樊噲云〕這一會兒連我也傷感起來了。〔正末唱〕

【喬牌兒】眾公卿多感傷。諸文武盡悲愴。連那漢蕭何淚滴在羅袍上。你正是死了也空念想。

【掛玉鈎】想起那韓元帥葫蘆提斬在法場。將功勞簿都做招伏狀。恰便似啞婦傾杯反受殃。枉了這五年間把烟塵蕩。纔博的個三齊王。又不得終身享。哎。誰知你這宰相廳前。倒做了鬧市雲陽。

〔曹參云〕嗨。丞相。想韓信立下如此功勞。也不當就將他殺壞了也。〔蕭相云〕可知道韓信是屈死了的。但死者不能復生。我如今便要救他。事已無及。如之奈何。〔正末做笑科唱〕

【雁兒落】笑殺我蒯文通舌辯強。怎出的你蕭丞相機謀廣。要誅的便着刀下誅。要向的便把心兒向。

【得勝令】呀。暢好是沒算計的漢賢良。左使着這一片狠心腸。早知道屈死了韓元帥。何不還留他楚霸王。圖什麼風光。待氣昂昂端坐在中軍帳。只不如守着農莊。倒也穩拍拍常為田舍郎。

〔蕭相云〕既然韓信死了也。眾位將軍到來日跟着小官入朝。同見聖人。備說因由。將韓信墓頂上封還原爵。就與蒯文通加官賜賞。〔正末唱〕

【沽美酒】兀的不是狡兔死走狗僵。高鳥盡勁弓藏。也枉了你薦舉他來這一場。把當日個築臺拜將。到今日又待要築墳堂。

【太平令】便做有春秋祭饗。也濟不得他九泉下魂魄凄凉。倒不如早將我油烹火葬。好和他死生厮傍。我可也不慌。不忙。還含笑的就亡。呀。這便算做你加官賜賞。

〔外扮黃門引校尉捧冠帶黃金上云〕小官黃門是也。因蕭何暗地設計。斬了韓信。又要將蒯徹烹入九鼎油鑊。聖人已知。着小官赦免蒯徹之罪。可早來到也。令人。報復去。有聖旨來了也。〔祗候云〕報的丞相爺得知。有黃門官來了也。〔蕭相云〕道有請。〔進見科〕〔黃門云〕您眾位將軍俱望闕跪者。聽聖人的命。〔詔云〕朕提三尺起豐沛。不五年間盡取諸侯王。追殺項羽。奄有天下。此非一人之能。皆韓信之力也。朕以謬聽人言。將為叛逆。遂令未央鍾室。冤血尚存。朕實愍焉。兹特還其封爵。令有司立墓祭祀。蒯徹本以口舌從事。與武涉同時。為主其心。吠堯何罪。甘赴鼎鑊。視死如飴。誠壯士也。可免其死。仍授京兆一官。黃金千兩。嗚呼。生而有功。死猶圖報。言如可用。罪且不遺。庶見我國家賞罰之公。無替朕命。故勅。〔正末同眾謝恩科〕〔唱〕

【鴛鴦煞】若是漢天子早把書明降。韓元帥免受人誣罔。可不的帶礪河山。盟言無恙。我蒯徹也粧什麼風魔。使什麼伎倆。〔還冠帶科唱〕這冠帶呵添不得我榮光。〔還黃金科唱〕這金呵鑄不得他黃金像。只要你個蕭丞相自去思量。怎生的屈殺了什大功臣被萬民講。

〔蕭相云〕蒯文通。這冠帶黃金是聖人賜你的。你怎生還了我。道不得個違宣抗勅麼。〔詞云〕只為那韓元帥辛苦功高。滅西楚扶立劉朝。首賜與三齊玉印。專征伐白鉞黃旄。蕭丞相盡忠報主。防後患設計潛消。假巡遊召還留守。雲陽市屈陷餐刀。今日個備陳冤枉。悔罪了漢國臣僚。聖天子亦為心動。堪憐憫鳥盡弓弢。想當初築臺拜將。忍教他死後無聊。墓頂上封還原爵。更春秋祭祀東郊。連蒯徹加官賜賞。總之是一體酬勞。顯見得皇恩不濫。同瞻仰天日非遙。

〔音釋〕

棧音綻 邯音寒 陘音形 僵音姜 愍音閔 飴音移 恙音樣 倆音兩 弢音叨

題目 蕭何害功臣韓信 
正名 隨何賺風魔蒯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