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趙氏孤兒

Top / 元曲選 / 趙氏孤兒

趙氏孤兒大報讐雜劇

紀君祥撰

楔子

〔凈扮屠岸賈領卒子上詩云〕人無害虎心。虎有傷人意。當時不盡情。過後空淘氣。某乃晉國大將屠岸賈是也。俺主靈公在位。文武千員。其信任的只有一文一武。文者是趙盾。武者即某矣。俺二人文武不和。常有傷害趙盾之心。爭奈不能入手。那趙盾兒子喚做趙朔。現為靈公駙馬。某也曾遣一勇士鉏麑。仗着短刀越墻而過。要刺殺趙盾。誰想鉏麑觸樹而死。那趙盾為勸農出到郊外。見一餓夫在桑樹下垂死。將酒飯賜他飽餐了一頓。其人不辭而去。後來西戎國進貢一犬。呼曰神獒。靈公賜與某家。自從得了那個神獒。便有了害趙盾之計。將神獒鎖在凈房中。三五日不與飲食。於後花園中紮下一箇草人。紫袍玉帶。象𥳑烏靴。與趙盾一般打扮。草人腹中懸一付羊心肺。某牽出神獒來。將趙盾紫袍剖開。着神獒飽餐一頓。依舊鎖入凈房中。又餓了三五日。復行牽出那神獒。撲着便咬。剖開紫袍。將羊心肺又飽餐一頓。如此試驗百日。度其可用。某因入見靈公。只說今時不忠不孝之人。甚有欺君之意。靈公一聞其言。不勝大惱。便向某索問其人。某言西戎國進來的神獒。性最靈異。他便認的。靈公大喜。說當初堯舜之時。有獬豸能觸邪人。誰想我晉國有此神獒。今在何處。某牽上那神獒去。其時趙盾紫袍玉帶正立在靈公坐榻之邊。神獒見了。撲着他便咬。靈公言。屠岸賈你放了神獒。兀的不是讒臣也。某放了神獒。趕着趙盾繞殿而走。爭奈傍邊惱了一人。乃是殿前太尉提彌明。一瓜搥打倒神獒。一手揪住腦杓皮。一手𢲔住下嗑子。只一劈將那神獒分為兩半。趙盾出的殿門。便尋他原乘的駟馬車。某已使人將駟馬摘了二馬。雙輪去了一輪。上的車來。不能前去。傍邊轉過一箇壯士。一臂扶輪。一手策馬。逢山開路。救出趙盾去了。你道其人是誰。就是那桑樹下餓夫靈輒。某在靈公根前說過。將趙盾三百口滿門良賤。誅盡殺絕。止有趙朔與公主在府中。為他是箇駙馬。不好擅殺。某想剪草除根。萌芽不發。乃詐傳靈公的命。差一使臣將着三般朝典。是弓絃藥酒短刀。着趙朔服那一般朝典身亡。某已分付他疾去早來。回我的話〔詩云〕三百家屬已滅門。止有趙朔一親人。不論那般朝典死。便教剪草盡除根。〔下〕〔冲末扮趙朔同旦公主上〕〔趙朔云〕小官趙朔。官拜都尉之職。誰想屠岸賈與我父文武不和。搬弄靈公。將俺三百口滿門良賤。誅盡殺絕了也。公主。你聽我遺言。你如今腹懷有孕。若是你添箇女兒。更無話說。若是箇小厮兒呵。我就腹中與他箇小名。喚做趙氏孤兒。待他長立成人。與俺父母雪冤報讎也。〔旦兒哭科云〕兀的不痛殺我也。〔外扮使命領從人上云〕小官奉主公的命。將三般朝典是弓絃藥酒短刀。賜與駙馬趙朔。隨他服那一般朝典。取速而亡。然後將公主囚禁府中。小官不敢久停久住。即刻傳命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他府門首也。〔見科云〕趙朔跪者。聽主公的命。為你一家不忠不孝。欺公壞法。將您滿門良賤。盡行誅戮。尚有餘辜。姑念趙朔有一脈之親。不忍加誅。特賜三般朝典。隨意取一而死。其公主囚禁在府。斷絕親疏。不許往來。兀那趙朔。聖命不可違慢。你早早自盡者。〔趙朔云〕公主。似此可怎了也。〔唱〕

【仙呂賞花時】枉了我報主的忠良一旦休。只他那蠹國的姦臣權在手。他平白地使機謀。將俺雲陽市斬首。兀的是出氣力的下場頭。

〔旦兒云〕天那。可憐害的俺一家死無葬身之地也。〔趙朔唱〕

【幺篇】落不的身埋在故丘。〔云〕公主。我囑付你的說話。你牢記者。〔旦兒云〕妾身知道了也。〔趙朔唱〕分付了腮邊雨淚流。俺一句一回愁。待孩兒他年長後。着與俺這三百口可兀的報冤讐。〔死科下〕

〔旦兒云〕駙馬。則被你痛殺我也。〔下〕〔使命云〕趙朔用短刀身亡了也。公主已囚在府中。小官須回主公的話去來。〔詩云〕西戎當日進神獒。趙家百口命難逃。可憐公主猶囚禁。趙朔能無决短刀〔下〕

〔音釋〕

賈音古 盾音遯 鉏音雛 麑音移 獒音敖 紮音札 勝平聲 使去聲 長音掌 蠹音妬

第一折

〔屠岸賈上云〕某屠岸賈。只為公主怕他添了箇小厮兒。久以後成人長大。他不是我的讎人。我已將公主囚在府中。這些時該分娩了。怎麼差去的人去了許久。還不見來回報。〔卒子上報科云〕報的元帥得知。公主囚在府中。添了箇小厮兒。喚做趙氏孤兒哩。〔屠岸賈云〕是真箇喚做趙氏孤兒。等一月滿足。殺這小厮也不為遲。令人傳我的號令去。着下將軍韓厥。把住府門。不搜進去的。只搜出來的。若有盜出趙氏孤兒者。全家處斬。九族不留。一壁與我張掛榜文。徧告諸將。休得違誤。自取其罪。〔詞云〕不爭晋公主懷孕在身。產孤兒是我讎人。待滿月鋼刀𨰉死。纔稱我削草除根。〔下〕〔旦兒抱倈兒上詩云〕天下人煩惱。都在我心頭。猶如秋夜雨。一點一聲愁。妾身晋室公主。被姦臣屠岸賈將俺趙家滿門良賤。誅盡殺絕。今日所生一子。記的駙馬臨亡之時。曾有遺言。若是添箇小厮兒。喚做趙氏孤兒。待他久後成人長大。與父母雪冤報讎。天那。怎能彀將這孩兒送出的這府門去。可也好也。我想起來。目下再無親人。只有俺家門下程嬰。在家屬上無他的名字。我如今只等程嬰來時。我自有箇主意。〔外扮程嬰背藥箱上云〕自家程嬰是也。元是箇草澤醫人。向在駙馬府門下。蒙他十分優待。與常人不同可奈屠岸賈賊臣將趙家滿門良賤。誅盡殺絕。幸得家屬上無有我的名字。如今公主囚在府中。是我每日傳茶送飯。那公主眼下雖然生的一箇小厮。取名趙氏孤兒。等他長立成人。與父母報讎雪冤。只怕出不得屠賊之手。也是枉然。聞的公主呼喚。想是產後要什麼湯藥。須索走一遭去。可早來到府門首也。不必報復。徑自過去。〔程嬰見科云〕公主呼喚程嬰。有何事。〔旦兒云〕俺趙家一門。好死的若楚也。程嬰。喚你來別無甚事。我如今添了箇孩兒。他父臨亡之時。取下他一箇小名。喚做趙氏孤兒。程嬰。你一向在俺趙家門下走動。也不曾歹看承你。你怎生將這個孩兒掩藏出去。久後成人長大。與他趙氏報讎。〔程嬰云〕公主。你還不知道。屠岸賈賊臣聞知你產下趙氏孤兒。四城門張掛榜文。但有掩藏孤兒的。全家處斬。九族不留。我怎麼掩藏的他出去。〔旦兒云〕程嬰。〔詩云〕可不道遇急思親戚。臨危託故人。你若是救出親生子。便是俺趙家留得這條根。〔做跪科云〕程嬰。你則可憐見俺趙家三百口。都在這孩兒身上哩。〔程嬰云〕公主請起。假若是我掩藏出小舍人去。屠岸賈得知。問你要趙氏孤兒。你說道。我與了程嬰也。俺一家兒便死了也罷。這小舍人休想是活的。〔旦兒云〕罷罷罷。程嬰。我教你去的放心。〔詩云〕程嬰心下且休慌。聽吾說罷淚千行。他父親身在刀頭死。〔做拏裙帶縊死科云〕罷罷罷。為母的也相隨一命亡。〔下〕〔程嬰云〕誰想公主自縊死了也。我不敢久停久住。打開這藥箱。將小舍人放在裏面。再將些生藥遮住身子。天也。可憐見趙家三百餘口。誅盡殺絕。止有一點點孩兒。我如今救的他出去。你便有福。我便成功。若是搜將出來呵。你便身亡。俺一家兒都也性命不保。〔詩云〕程嬰心下自裁劃。趙家門戶實堪哀。只要你出的九重帥府連環寨。便是脫却天羅地網災。〔下〕〔正末扮韓厥領卒子上云〕某下將軍韓厥是也。佐於屠岸賈麾下。著某把守公主的府門。可是為何。只因公主生下一子。喚做趙氏孤兒。恐怕有人遞盜將去。着某在府門上搜出來時。將他全家處斬。九族不留。小校。將公主府門把的嚴整者。嗨。屠岸賈。都似你這般損壞忠良。幾時是了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列國紛紛。莫強於晉。纔安穩。怎有這屠岸賈賊臣。他則把忠孝的公卿損。

【混江龍】不甫能風調雨順。太平年寵用着這般人。忠孝的在市曹中斬首。姦佞的在帥府內安身。現如今全作威來全作福。還說甚半由君也半由臣。他他他把爪和牙布滿在朝門。但違拗的早一箇箇誅夷盡。多喒是人間惡煞。可什麼閫外將軍。

〔云〕我想屠岸賈與趙盾兩家兒結下這等深讎。幾時可解也。〔唱〕

【油葫蘆】他待要剪草防芽絕禍根。使着俺把府門。俺也是於家為國舊時臣。那一箇藏孤兒的便不合將他隱。這一箇殺孤兒的你可也心何忍。〔帶云〕屠岸賈。你好狠也。〔唱〕有一日怒了上蒼。惱了下民。怎不怕沸騰騰萬口爭談論。天也顯着箇青臉兒不饒人。

【天下樂】却不道遠在兒孫近在身。哎你箇賊也波臣。和趙盾。豈可二十載同僚沒些兒義分。便興心使歹心。指賢人作歹人。他兩箇細評論還是那箇狠。

〔云〕令人。門首覰者。看有甚麼人出府門來。報復某家知道。〔卒子云〕理會的。〔程嬰做慌走上云〕我抱着這藥箱。裏面有趙氏孤兒。天也可憐。喜的韓厥將軍把住府門。他須是我老相公擡舉來的。若是撞的出去。我與小舍人性命都得活也。〔做出門科〕〔正末云〕小校。拏回那抱藥箱兒的人來。你是甚麼人。〔程嬰云〕我是箇草澤醫人。姓程。是程嬰。〔正末云〕你在那裏去來。〔程嬰云〕我在公主府內煎湯下藥來。〔正末云〕你下甚麼藥。〔程嬰云〕下了箇益母湯。〔正末云〕你這箱兒裏面甚麼物件。〔程嬰云〕都是生藥。〔正末云〕是甚麼生藥。〔程嬰云〕都是桔梗甘草薄荷。〔正末云〕可有什麼夾帶。〔程嬰云〕並無夾帶。〔正末云〕這等你去。〔程嬰做走正末叫科云〕程嬰回來。這箱兒裏面是甚麼物件。〔程嬰云〕都是生藥。〔正末云〕可有甚麼夾帶。〔程嬰云〕並無夾帶。〔正末云〕你去。〔程嬰做走正末叫科云〕程嬰回來。你這其中必有暗昧。我着你去呵。似弩箭離絃。叫你回來呵。便似氈上拖毛。程嬰。你則道我不認的你哩。〔唱〕

【河西後庭花】你本是趙盾家堂上賓。我須是屠岸賈門下人。你便藏著那未滿月麒麟種。〔帶云〕程嬰你見麼。〔唱〕怎出的這不通風虎豹屯。我不是下將軍。也不將你來盤問。〔云〕程嬰。我想你多曾受趙家恩來。〔程嬰云〕是。知恩報恩。何必要說。〔正末唱〕你道是既知恩合報恩。只怕你要脫身難脫身。前和後把住門。地和天那處奔。若拿回審箇真。將孤兒往報聞。生不能。死有准。

〔云〕小校靠後。喚您便來。不喚您休來。〔卒子云〕理會的。〔正末做揭箱子見科云〕程嬰。你道是桔梗甘草薄荷。我可搜出人參來也。〔程嬰做慌跪伏科〕〔正末唱〕

【金盞兒】見孤兒額顱上汗津津。口角頭乳食歕。骨碌碌睜一雙小眼兒將咱認。悄促促箱兒裏似把聲吞緊綁綁難展足。窄狹狹怎翻身。他正是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

〔程嬰詞云〕告大人停嗔息怒。聽小人從頭分訴。想趙盾晉室賢臣。屠岸賈心生嫉妬。遣神獒撲害忠良。出朝門脫身逃去。駕單輪靈輒報恩。入深山不知何處。奈靈公聽信讒言。任屠賊橫行獨步。賜駙馬伏劍身亡。滅九族都無活路。將公主囚禁冷宮。那裏討親人照顧。遵遺囑喚做孤兒。子共母不能完聚。纔分娩一命歸陰。着程嬰將他掩護。久以後長立成人。與趙家看守墳墓。肯分的遇着將軍。滿望你拔刀相助。若再剪除了這點萌芽。可不斷送他滅門絕戶。〔正未云〕程嬰。我若把這孤兒獻將出去。可不是一身富貴。但我韓厥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兒。怎肯做這般勾當。〔唱〕

【醉中天】我若是獻出去圖榮進。却不道利自己損別人。可憐他三百口親丁盡不存。着誰來雪這終天恨。〔帶云〕那屠岸賈若見這孤兒呵。〔唱〕怕不就連皮帶筋撚成𧆌粉。我可也沒來由。立這樣沒眼的功勳。

〔云〕程嬰。你抱的這孤兒出去。若屠岸賈問呵。我自與你回話。〔程嬰云〕索謝了將軍。〔做抱箱兒走出又回跪科〕〔正未云〕程嬰。我說放你去。難道耍你。可快出去。〔程嬰云〕索謝了將軍。〔做走又回跪科〕〔正未云〕程嬰。你怎生又回來。〔唱〕

【金盞兒】敢猜着我調假不為真。那知道蕙歎惜芝焚。去不去我幾回家將伊儘。可怎生到門前兜的又回身。〔帶云〕程嬰。〔唱〕你既沒包身膽。誰着你強做保孤人。可不道忠臣不怕死。怕死不忠臣。

〔程嬰云〕將軍。我若出的這府門去。你報與屠岸賈知道。別差將軍趕來拏住我程嬰。這箇孤兒萬無活理。罷罷罷。將軍你拏將程嬰去。請功受賞。我與趙氏孤兒。情願一處身亡便了。〔正末云〕程嬰。你好去的不放心也。〔唱〕

【醉扶歸】你為趙氏存遺胤。我於屠賊有何親。却待要喬做人情遣眾軍。打一箇迴風陣。你又忠我可也又信。你若肯捨殘生我也願把這頭來刎。

【青歌兒】端的是一言一言難盡。〔帶云〕程嬰。〔唱〕你也忒眼內眼內無珍。將孤兒好去深山深處隱。那其間教訓成人。演武修文。重掌三軍。拿住賊臣。碎首分身。報答亡魂。也不負了我和你硬踹着是非門。擔危困。

〔帶云〕程嬰。你去的放心者。〔唱〕

【賺煞尾】能可在我身兒上討明白。怎肯向賊子行捱推問。猛𢬵着撞階基圖箇自盡。便留不得香名萬古聞。也好伴鉏麑共做忠魂。你你你要慇懃。照覰晨昏。他須是趙氏門中一命根。直等待他年長進。纔說與從前話本。是必教報讎人休亡了我這大恩人。〔自刎下〕

〔程嬰云〕呀。韓將軍自刎了也。則怕軍校得知。報與屠岸賈知道。怎生是好。我抱着孤兒須索逃命去來。〔詩云〕韓將軍果是忠良。為孤兒自刎身亡。我如今放心前去。太平庄再做商量。〔下〕

〔音釋〕

娩音免 𨰉音閘 稱去聲 行音杭 縊音記 劃胡乖切 重平聲 賊則平聲 抝腰上聲 閫坤上聲 解上聲 載上聲 分去聲 論平聲 種上聲 屯音豚 歕鋪門切 斷端去聲 當去聲 別邦爺切 強溪養切 將去聲 胤音孕 白巴埋切 刎文上聲

第二折

〔屠岸賈領卒子上云〕事不關心。關心者亂。某屠岸賈只為公主生下一箇小的。喚做趙氏孤兒。我差下將軍韓厥把住府門。搜檢姦細。一面張掛榜文。若有掩藏趙氏孤兒者。全家處斬。九族不留。怕那趙氏孤兒。會飛上天去。怎麼這早晚還不見送到孤兒。故我放心不下。令人。與我門外覰者。〔卒子報科云〕報元帥。禍事到了也。〔屠岸賈云〕禍從何來。〔卒子云〕公主在府中將裙帶自縊而死。把府門的韓厥將軍。也自刎身亡了也。〔屠岸賈云〕韓厥為何自刎了。必然走了趙氏孤兒。怎生是好。眉頭一皺。計上心來。我如今不免詐傳靈公的命。把晉國內但是半歲之下。一月之上。新添的小廝。都與我拘刷將來。見一箇刴三劍。其中必然有趙氏孤兒。可不除了我這腹心之害。令人。與我張掛榜文。着晉國內但是半歲之下。一月之上。新添的小廝都拘刷到我帥府中來聽令。違者全家處斬。九族不留。〔詩云〕我拘刷盡晉國嬰孩。料孤兒沒處藏埋。一任他金枝玉葉。難逃我劍下之災。〔下〕〔正末扮公孫杵臼領家童上云〕老夫公孫杵臼是也。在晋靈公位下為中大夫之職。只因年紀高大。見屠岸賈專權。老夫掌不得王事。罷職歸農。苫庄三頃地。扶手一張鋤。住在這呂呂太平庄上。往常我夜眠斗帳聽寒角。如今斜倚柴門數鴈行。倒大來悠哉也呵。〔唱〕

【南呂一枝花】兀的不屈沉殺大丈夫。損壞了真梁棟。被那些腌臢屠狗輩。欺負俺慷慨釣鰲翁。正遇着不道的靈公。偏賊子加恩寵。著賢人受困窮。若不是急流中將脚步抽迴。險些兒鬧市裏把頭皮斷送。

【梁州第七】他他他在元帥府揚威也那耀勇。我我我在太平莊罷職歸農。再休想鵷班豹尾相隨從。他如今官高一品。位極三公。戶封八縣。祿享千鍾。見不平處有眼如矇。聽呪罵處有耳如聾。他他他只將那會諂諛的着列鼎重裀。害忠良的便加官請俸。耗國家的都敍爵論功。他他他只貪着目前受用。全不省爬的高來可也跌的來腫。怎如俺守田園學耕種。早跳出傷人餓虎叢。倒大來從容。

〔程嬰上云〕程嬰。你好慌也。小舍人。你好險也。屠岸賈。你好狠也。我程嬰雖然擔着箇死。撞出城來。聞的那屠岸賈見說走了趙氏孤兒。要將普國內半歲之下一月之上小孩兒每。都拘攝到元帥府裏。不問是孤兒不是孤兒。他一箇箇親手刴做三段。我將的這小舍人送到那廂去好。有了。我想呂呂太平莊上公孫杵臼。他與趙盾是一殿之臣。最相交厚。他如今罷職歸農。那老宰輔是箇忠直的人。那裏堪可掩藏。我如今來到莊上。就在這芭棚下。放下這藥箱。小舍人。你且權時歇息咱。我見了公孫杵臼便來看你。家童報復去。道有程嬰求見。〔家童報科云〕有程嬰在於門首。〔正末云〕道有請。〔家童云〕請進。〔正末見科云〕程嬰。你來有何事。〔程嬰云〕在下見老宰輔在這太平莊上。特來相訪。〔正末云〕自從我罷官之後。眾宰輔每好麼。〔程嬰云〕嗨。這不比老宰輔為官時節。如今屠岸賈專權。較往常都不同了也。〔正末云〕也該着眾宰輔每勸諫勸諫。〔程嬰云〕老宰輔。這等賊臣自古有之。便是那唐虞之世。也還有四凶哩。〔正末唱〕

【隔尾】你道是古來多被姦臣弄。便是聖世何嘗沒四凶。誰似這萬人恨千人嫌一人重。他不廉不公。不孝不忠。單只會把趙盾全家殺的箇絕了種。

〔程嬰云〕老宰輔。幸得皇天有眼。趙氏還未絕種哩。〔正末云〕他家滿門良賤三百餘口。誅盡殺絕。便是駙馬也被三般朝典短刀自刎了。公主也將裙帶縊死了。還有什麼種在那裏。〔程嬰云〕那前項的事。老宰輔都已知道。不必說了。近日公主囚禁府中。生下一子。喚做孤兒。這不是趙家是那家的種。但恐屠岸賈得知。又要殺壞。若殺了這一箇小的。可不將趙家真絕了種也。〔正末云〕如今這孤兒却在那裏。不知可有人救的出來麼。〔程嬰云〕老宰輔既有這點見憐之意。在下敢不實說。公主臨亡時將這孤兒交付與了程嬰。着好生照覰他。待到成人長大。與父母報讎雪恨。我程嬰抱的這孤兒出門。被韓厥將軍要拏的去報與屠岸賈。是程嬰數說了一場。那韓厥將軍放我出了府門。自刎而亡。如今將的這孤兒無處掩藏。我特來投奔老宰輔。我想宰輔與趙盾元是一殿之臣。必然交厚。怎生可憐見救這箇孤兒咱。〔正末云〕那孤兒今在何處。〔程嬰云〕現在芭棚下哩。〔正末云〕休驚諕著孤兒。你快抱的來。〔程嬰做取箱開看科云〕謝天地。小舍人還睡着哩。〔正末接科〕〔唱〕

【牧羊關】這孩兒未生時絕了親戚。懷着時滅了祖宗。便長成人也則是少吉多凶。他父親斬首在雲陽。他娘呵囚在禁中。那裏是有血腥的白衣相。則是箇無恩念的黑頭蟲。〔程嬰云〕趙氏一家。全靠着這小舍人。要他報讎哩。〔正末唱〕你道他是箇報父母的真男子。我道來則是箇妨爺娘的小業種。

〔程嬰云〕老宰輔不知。那屠岸賈為走了趙氏孤兒。普國內小的都拘刷將來。要傷害性命。老宰輔。我如今將趙氏孤兒偷藏在老宰輔根前。一者報趙駙馬平日優待之恩。二者要救晉國小兒之命。念程嬰年近四旬有五。所生一子。未經滿月。待假粧做趙氏孤兒。等老宰輔告首與屠岸賈去。只說程嬰藏着孤兒。把俺父子二人。一處身死。老宰輔慢慢的擡舉的孤兒成人長大。與他父母報讎。可不好也。〔正末云〕程嬰。你如今多大年紀了。〔程嬰云〕在下四十五歲了。〔正末云〕這小的算着二十年呵。方報的父母讎恨。你再着二十年。也只是六十五歲。我再着二十年呵。可不九十歲了。其時存亡未知。怎麼還與趙家報的讎。程嬰。你肯捨的你孩兒。倒將來交付與我。你自首告屠岸賈處。說道太平莊上公孫杵臼藏着趙氏孤兒。那屠岸賈領兵校來拏住。我和你親兒一處而死。你將的趙氏孤兒擡舉成人。與他父母報讎。方纔是箇長策。〔程嬰云〕老宰輔。是則是。怎麼難為的你老宰輔。你則將我的孩兒假粧做趙氏孤兒。報與屠岸賈去。等俺父子二人一處而死罷。〔正末云〕程嬰。我一言已定。再不必多疑了。〔唱〕

【紅芍藥】須二十年酬報的主人公。恁時節纔稱心胸。只怕我遲疾死後一場空。〔程嬰云〕老宰輔。你精神還強健哩。〔正末唱〕我精神比往日難同。閃下這小孩童怎見功。你急切裏老不的形容。正好替趙家出力做先鋒。〔帶云〕程嬰。你只依着我便了。〔唱〕我委實的捱不徹暮皷晨鐘。

〔程嬰云〕老宰輔。你好好的在家。我程嬰不識進退。平白地將着這愁布袋連累你老宰輔。以此放心不下。〔正末云〕程嬰。你說那裏話。我是七十歲的人。死是常事。也不爭這早晚。〔唱〕

【菩薩梁州】向這傀儡棚中。鼓笛搬弄。只當做場短夢。猛回頭早老盡英雄。有恩不報怎相逢。見義不為非為勇。〔程嬰云〕老宰輔既應承了。休要失信。〔正末唱〕言而無信言何用。〔程嬰云〕老宰輔。你若存的趙氏孤兒。當名標青史。萬古留芳。〔正末唱〕也不索把咱來厮陪奉。大丈夫何愁一命終。况兼我白髮髼鬆。

〔程嬰云〕老宰輔。還有一件。若是屠岸賈拏住老宰輔。你怎熬的這三推六問。少不得指攀我程嬰下來。俺父子兩個死是分內。只可惜趙氏孤兒。終歸一死。可不把你老宰輔乾累了也。〔正末云〕程嬰。你也說的是。我想那屠岸賈與趙駙馬呵。〔唱〕

【三煞】這兩家做下敵頭重。但要訪的孤兒有影踪。必然把太平莊上兵圍擁。鐵桶般密不通風。〔云〕那屠岸賈拿住了我。高聲喝道。老匹夫豈不見三日前出下榜文。偏是你藏下趙氏孤兒。與俺作對。請波請波。〔唱〕則說老匹夫請先入甕。也須知榜揭處天都動。偏你這罷職歸田一老農。公然敢剔蝎撩蜂。

【二煞】他把繃扒吊拷般般用。情節根由細細窮。那其間枯皮朽骨難禁痛。少不得從實攀供。可知道你個程嬰怕恐。〔帶云〕程嬰。你放心者。〔唱〕我從來一諾似千金重。便將我送上刀山與劍峯。斷不做有始無終。

〔云〕程嬰。你則放心前去。擡舉的這孤兒成人長大。與他父母報讎雪恨。老夫一死。何足道哉。〔唱〕

【煞尾】憑着趙家枝葉千年永。晉國山河百二雄。顯耀英材統軍眾。威壓諸邦盡伏拱。徧拜公卿訴苦衷。禍難當初起下宮。可憐三百口親丁飲劍鋒。剛留得孤苦伶仃一小童。巴到今朝襲父封。提起冤讐淚如湧。要請甚旗牌下九重。早拿出奸臣帥府中。斷首分骸祭祖宗。九族全誅不寬縱。恁時節纔不負你冒死存孤報主公。便是我也甘心兒葬近要離路傍塚。〔下〕

〔程嬰云〕事勢急了。我依舊將這孤兒抱的我家去。將我的孩兒送到太平莊上來。〔詩云〕甘將自己親生子。偷換他家趙氏孤。這本程嬰義分應該得。只可惜遺累公孫老大夫。〔下〕

〔音釋〕

苫聲占切 數上聲 從去聲 從音匆 首去聲 傀匡委切 儡音壘 笛于梨切 髼音蓬 繃音崩 禁平聲 諾囊入聲 難去聲 要平聲

第三折

〔屠岸賈領卒子上云〕兀的不走了趙氏孤兒也。某已曾張掛榜文。限三日之內。不將孤兒出首。即將晉國內小兒但是半歲以下。一月以上。都拘刷到我帥府中。盡行誅戮。令人。門首覰者。若有首告之人。報復某家知道。〔程嬰上云〕自家程嬰是也。昨日將我的孩兒送與公孫杵臼去了。我今日到屠岸賈根前首告去來。令人報復去。道有了趙氏孤兒也。〔卒子云〕你則在這裏。等我報復去。〔報科云〕報的元帥得知。有人來報趙氏孤兒有了也。〔屠岸賈云〕在那裏。〔卒子云〕現在門首哩。〔屠岸賈云〕着他過來。〔卒子云〕着過來。〔做見科屠岸賈云〕兀那厮。你是何人。〔程嬰云〕小人是個草澤醫士程嬰。〔屠岸賈云〕趙氏孤兒今在何處。〔程嬰云〕在呂呂太平莊上公孫杵臼家藏着哩。〔屠岸賈云〕你怎生知道來。〔程嬰云〕小人與公孫杵臼曾有一面之交。我去探望他。誰想臥房中錦繃繡褥上。躺着一個小孩兒。我想公孫杵臼年紀七十。從來沒兒沒女。這個是那裏來的。我說道這小的莫非是趙氏孤兒麼。只見他登時變色不能答應。以此知孤兒在公孫杵臼家裏。〔屠岸賈云〕咄。你這匹夫。你怎瞞的過我。你和公孫杵臼往日無讎。近日無冤。你因何告他藏着趙氏孤兒。你敢是知情麼。說的是萬事全休。說的不是。令人。磨的劍快。先殺了這個匹夫者。〔程嬰云〕告元帥暫息雷霆之怒。略罷虎狼之威。聽小人訴說一遍咱。我小人與公孫杵臼原無讎隙。只因元帥傳下榜文。要將晉國內小兒拘刷到帥府。盡行殺壞。我一來為救普國內小兒之命。二來小人四旬有五。近生一子。尚未滿月。元帥軍令。不敢不獻出來。可不小人也絕後了。我想有了趙氏孤兒。便不損壞一國生靈。連小人的孩兒也得無事。所以出首。〔詩云〕告大人暫停嗔怒。這便是首告緣故。雖然救普國生靈。其實怕程家絕戶。〔屠岸賈笑科云〕哦。是了。公孫杵臼元與趙盾一殿之臣。可知有這事來。令人。則今日點就本部下人馬。同程嬰到太平莊上拿公孫杵臼走一遭去。〔同下〕〔正末公孫杵臼上云〕老夫公孫杵臼是也。想昨日與程嬰商議。救趙氏孤兒一事。今日他到屠岸賈府中首告去了。這早晚屠岸賈這厮必然來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我則見蕩征塵飛過小溪橋。多管是損忠良賊徒來到。齊臻臻擺着士卒。明晃晃列着槍刀。眼見的我死在今朝。更避甚痛笞掠。

〔屠岸賈同程嬰領卒子上云〕來到這呂呂太平莊上也。令人。與我圍了太平莊者。程嬰。那裏是公孫杵臼宅院。〔程嬰云〕則這個便是。〔屠岸賈云〕拿過那老匹夫來。公孫杵臼。你知罪麼。〔正末云〕我不知罪。〔屠岸賈云〕我知你個老匹夫和趙盾是一殿之臣。你怎敢掩藏着趙氏孤兒。〔正末云〕老元帥。我有熊心豹膽。怎敢掩藏着趙氏孤兒。〔屠岸賈云〕不打不招。令人。與我揀大棒子着實打者。〔卒子做打科正末唱〕

【駐馬聽】想着我罷職辭朝。曾與趙盾名為刎頸交。〔云〕這事是誰見來。〔屠岸賈云〕現有程嬰首告着你哩。〔正末唱〕是那個埋情出告。元來這程嬰舌是斬身刀。〔云〕你殺了趙家滿門良賤三百餘口。則剩下這孩兒。你又要傷他性命。〔唱〕你正是狂風偏縱撲天鵰。嚴霜故打枯根草。不爭把孤兒又殺壞了。可着他三百口冤讐甚人來報。

〔屠岸賈云〕老匹夫。你把孤兒藏在那裏。快招出來。免受刑法。〔正末云〕我有甚麼孤兒藏在那裏。誰見來。〔屠岸賈云〕你不招。令人。與我採下去着實打者。〔做打科屠岸賈云〕這老匹夫賴肉頑皮。不肯招承。可惱可惱。程嬰。這原是你出首的。就着你替我行杖者。〔程嬰云〕元帥。小人是個草澤醫士。撮藥尚然腕弱。怎生行的杖。〔程岸賈云〕程嬰。你不行杖。敢怕指攀出你麼。〔程嬰云〕元帥。小人行杖便了。〔做拿杖子科屠岸賈云〕程嬰。我見你把棍子揀了又揀。只揀着那細棍子。敢怕打的他疼了。要指攀下你來。〔程嬰云〕我就拿大棍子打者。〔屠岸賈云〕住者。你頭裏只揀着那細棍子打。如今你却拿起大棍子來。三兩下打死了呵。你就做的箇死無招對。〔程嬰云〕着我拿細棍子又不是。拿大棍子又不是。好教我兩下做人難也。〔屠岸賈云〕程嬰。你只拿着那中等棍子打。公孫杵臼老匹夫。你可知道行杖的就是程嬰麼。〔程嬰行杖科云〕快招了者。〔三科了〕〔正末云〕哎喲。打了這一日。不似這幾棍子打的我疼。是誰打我來。〔屠岸賈云〕是程嬰打你來。〔正末云〕程嬰。你剗的打我那。〔程嬰云〕元帥。打的這老頭兒兀的不胡說哩。〔正末唱〕

【鴈兒落】是那一個實丕丕將着麤棍敲。打的來痛殺殺精皮掉。我和你狠程嬰有甚的讐。却教我老公孫受這般虐。

〔程嬰云〕快招了者。〔正末云〕我招我招。〔唱〕

【得勝令】打的我無縫可能逃有口屈成招。莫不是那孤兒他知道。故意的把咱家指定了。〔程嬰做慌科〕〔正末唱〕我委實的難熬尚兀自強着牙根兒鬧。暗地裏偷瞧。只見他早諕的腿脡兒搖。

〔程嬰云〕你快招罷。省得打殺你。〔正末云〕有有有。〔唱〕

【水仙子】俺二人商議要救這小兒曹。〔屠岸賈云〕可知道指攀下來也。你說二人。一個是你了。那一個是誰。你實說將出來。我饒你的性命。〔正末云〕你要我說那一個。我說我說。〔唱〕哎一句話來到我舌尖上却嚥了。〔屠岸賈云〕程嬰。這樁事敢有你麼。〔程嬰云〕兀那老頭兒。你休妄指平人。〔正末云〕程嬰。你慌怎麼。〔唱〕我怎生把你程嬰道。似這般有上梢無下梢。〔屠岸賈云〕你頭裏說兩個。你怎生這一會兒可說無了。〔正末唱〕只被你打的來不知一個顛倒。〔屠岸賈云〕你還不說。我就打死你個老匹夫。〔正末唱〕遮莫便打的我皮都綻。肉盡銷。休想我有半字兒攀着。

〔卒子抱倈兒上科云〕元帥爺賀喜。土洞中搜出個趙氏孤兒來了也。〔屠岸賈笑科云〕將那小的拿近前來。我親自下手。刴做三段。兀那老匹夫。你道無有趙氏孤兒。這箇是誰。〔正末唱〕

【川撥棹】你當日演神獒把忠臣來撲咬。逼的他走死荒郊。刎死鋼刀。縊死裙腰。將三百口全家老小盡行誅剿。並沒那半個兒剩落。還不厭你心苗。

〔屠岸賈云〕我見了這孤兒。就不由我不惱也。〔正末唱〕

【七弟兄】我只見他左瞧。右瞧。怒咆哮。火不騰改變了猙獰貌。按獅蠻拽札起錦征袍。把龍泉扯離出沙魚鞘。

〔屠岸賈怒云〕我拔出這劍來。一劍。兩劍。三劍。〔程嬰做驚疼科屠岸賈云〕把這一箇小業種刴了三劍。兀的不稱了我平生所願也。〔正末唱〕

【梅花酒】呀。見孩兒臥血泊。那一個哭哭號號。這一個怨怨焦焦。連我也戰戰搖搖。直恁般歹做作。只除是沒天道。呀。想孩兒離褥草。到今日恰十朝。刀下處怎耽饒。空生長枉劬勞。還說甚要防老。

【收江南】呀。兀的不是家富小兒驕。〔程嬰掩淚科〕〔正末唱〕見程嬰心似熱油澆。淚珠兒不敢對人拋。背地裏揾了。沒來由割捨的親生骨肉吃三刀。

〔云〕屠岸賈那賊。你試覰者。上有天哩。怎肯饒過的你。我死打甚麼不緊。〔唱〕

【鴛鴦煞】我七旬死後偏何老。這孩兒一歲死後偏知小。俺兩個一處身亡。落的個萬代名標。我囑付你個後死的程嬰。休別了橫亡的趙朔。暢道是光陰過去的疾。冤讐報復的早。將那厮萬剮千刀。切莫要輕輕的素放了。

〔正末撞科云〕我撞堦基。覓箇死處。〔下〕〔卒子報科云〕公孫杵臼撞堦基身死了也。〔屠岸賈笑科〕那老匹夫既然撞死。可也罷了。〔做笑科云〕程嬰。這一樁裏多虧了你。若不是你呵。如何殺的趙氏孤兒。〔程嬰云〕元帥。小人原與趙氏無讎。一來救晉國內眾生。二來小人根前也有個孩兒。未曾滿月。若不搜的那趙氏孤兒出來。我這孩兒也無活的人也。〔屠岸賈云〕程嬰。你是我心腹之人。不如只在我家中做個門客。擡舉你那孩兒成人長大。在你根前習文。送在我根前演武。我也年近五旬。尚無子嗣。就將你的孩兒與我做個義兒。我偌大年紀了。後來我的官位。也等你的孩兒討箇應襲。你意下如何。〔程嬰云〕多謝元帥擡舉。〔屠岸賈詩云〕則為朝綱中獨顯趙盾。不由我心中生忿。如今削除了這點萌芽。方纔是永無後釁。〔同下〕

〔音釋〕

掠音料 虐音要 縫去聲 強音絳 着池燒切 剿精小切 落音澇 咆音袍 哮希交切 猙音撐 獰音能 離去聲 鞘音笑 泊巴毛切 號平聲 作音早 十繩知切 揾溫去聲 朔聲卯切 應平聲

第四折

〔屠岸賈領卒子上云〕某屠岸賈自從殺了趙氏孤兒。可早二十年光景也。有程嬰的孩兒。因為過繼與我。喚做屠成。教的他十八般武藝。無有不拈。無有不會。這孩兒弓馬到強似我。就着我這孩兒的威力。早晚定計。弒了靈公。奪了晉國。可將我的官位都與孩兒做了。方是平生願足。適纔孩兒往教場中演習弓馬去了。等他來時。再做商議。〔下〕〔程嬰拿手卷上詩云〕日月催人老。光陰趲少年。心中無限事。未敢盡明言。過日月好疾也。自到屠府中。今經二十年光景。擡舉的我那孩兒二十歲。官名喚做程勃。我根前習文。屠岸賈根前習武。甚有機謀。熟閒弓馬。那屠岸賈將我的孩兒十分見喜。他豈知就裏的事。只是一件。連我這孩兒心下也還是懵懵懂懂的。老夫今年六十五歲。倘或有些好歹呵。着誰人說與孩兒知道。替他趙氏報讎。以此躊躇展轉。晝夜無眠。我如今將從前屈死的忠臣良將。畫成一個手卷。倘若孩兒問老夫呵。我一樁樁剖說前事。這孩兒必然與父母報讎也。我且在書房中悶坐着。只等孩兒到來。自有個理會。〔正末扮程勃上云〕某程勃是也。這壁廂爹爹是程嬰。那壁廂爹爹可是屠岸賈。我白日演武。到晚習文。如今在教場中回來。見我這壁廂爹爹走一遭去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引着些本部下軍卒。提起來殺人心半星不懼。每日家習演兵書。憑着我快相持能對壘。直使的諸邦降伏。俺父親英勇誰如。我𢬵着個盡心兒扶助。

【醉春風】我則待扶明主晋靈公。助賢臣屠岸賈。憑着我能文善武萬人敵。俺父親將我來許。許。可不道馬壯人強。父慈子孝。怕甚麼主憂臣辱。

〔程嬰云〕我展開這手卷。好可憐也。單為這趙氏孤兒。送了多少賢臣烈士。連我的孩兒也在這裏面身死了也。〔正末云〕令人。接了馬者。這壁廂爹爹在那裏。〔卒子云〕在書房中看書哩。〔正末云〕令人報復去。〔卒子報科云〕有程勃來了也。〔程嬰云〕着他過來。〔卒子云〕着過去。〔正末做見科云〕這壁廂爹爹。您孩兒教場中回來了也。〔程嬰云〕你吃飯去。〔正末云〕我出的這門來。想俺這壁廂爹爹。每日見我心中喜歡。今日見我來。心中可甚煩惱。垂淚不止。不知主着何意。我過去問他。誰欺負着你來。對您孩兒說。我不道的饒了他哩。〔程嬰云〕我便與你說呵。也與你父親母親做不的主。你只吃飯去。〔程嬰做眼淚科〕〔正末云〕兀的不徯倖殺我也。〔唱〕

【迎仙客】因甚的掩淚珠。〔程嬰做吁氣科正末唱〕氣長吁。我恰纔叉定手向前來緊趨伏。〔帶云〕則俺這壁廂爹爹呵。〔唱〕𢠳支支惡心煩。勃騰騰生忿怒。〔帶云〕是甚麼人敢欺負你來。〔唱〕我這裏低首躊躇。〔帶云〕既然沒的人欺負你呵。〔唱〕那裏是話不投機處。

〔程嬰云〕程勃。你在書房中看書。我往後堂中去去再來。〔做遺手卷虛下〕〔正末云〕哦。元來遺下一個手卷在此。可是甚的文書。待我展開看咱。〔做看科云〕好是奇怪。那個穿紅的拽着惡犬。撲着個穿紫的。又有個拿瓜鎚的打死了那惡犬。這一個手扶着一輛車。又是沒半邊車輪的。這一個自家撞死槐樹之下。可是甚麼故事。又不寫出個姓名。教我那裏知道。〔唱〕

【紅繡鞋】畫着的是青鴉鴉幾株桑樹。鬧炒炒一簇田夫。這一個可磕擦緊扶定一輪車。有一個將瓜鎚親手舉。有一個觸槐樹早身殂。又一個惡犬兒只向着這穿紫的頻去撲。

〔云〕待我再看來這一個將軍前面擺着弓弦藥酒短刀三件。却將短刀自刎死了。怎麼這一個將軍也引劍自刎而死。又有個醫人手扶着藥廂兒跪着。這一個婦人抱着個小孩兒。却像要交付醫人的意思。呀。元來這婦人也將裙帶自縊死了。好可憐人也。〔唱〕

【石榴花】我只見這一個身着錦襜褕。手引着弓弦藥酒短刀誅。怎又有個將軍自刎血糢糊。這一個扶着藥箱兒跪伏。這一個抱着小孩兒交付。可憐穿珠帶玉良家婦。他將着裙帶兒縊死何辜。好着我沈吟半晌無分訴。這畫的是徯倖殺我也悶葫蘆。

〔云〕我仔細看來。那穿紅的也好狠哩。又將一個白鬚老兒打的好苦也。〔唱〕

【鬭鵪鶉】我則見這穿紅的匹夫。將着這白鬚的來毆辱。兀的不惱亂我的心腸。氣填我這肺腑。〔帶云〕這一家兒若與我關親呵。〔唱〕我可也不殺了賊臣不是丈夫。我可便敢與他做主。這血泊中躺的不知是那個親丁。這市曹中殺的也不知是誰家上祖。

〔云〕到底只是不明白。須待俺這壁廂爹爹出來。問明這樁事。可也免的疑惑。〔程嬰上云〕程勃。我久聽多時了也。〔正末云〕這壁廂爹爹可說與您孩兒知道。〔程嬰云〕程勃。你要我說這樁故事。倒也和你關親哩。〔正末云〕你則明明白白的說與您孩兒咱。〔程嬰云〕程勃。你聽者。這樁兒故事好長哩。當初那穿紅的和這穿紫的。元是一殿之臣。爭奈兩個文武不和。因此做下對頭。已非一日。那穿紅的想道。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暗地遣一刺客。喚做鉏麑。藏着短刀。越墻而過。要刺殺這穿紫的。誰想這穿紫的老宰輔。每夜燒香。禱告天地。專一片報國之心。無半點于家之意。那人道我若刺了這個老宰輔。我便是逆天行事。斷然不可。若回去見那穿紅的。少不得是死。罷罷罷。〔詩云〕他手攜利刃暗藏埋。因見忠良却悔來。方知公道明如日。此夜鉏麑自觸槐。〔正末云〕這箇觸槐而死的是鉏麑麼。〔程嬰云〕可知是哩。這箇穿紫的為春間勸農出到郊外。可在桑樹下見一壯士。仰面張口而臥。穿紫的問其緣故。那壯士言某乃是靈輒。因每頓吃一斗米的飯。大主人家養活不過。將我趕逐出來。欲待摘他桑椹子吃。又道我偷他的。因此仰面而臥。等那桑椹子吊在口中便吃。吊不在口中。寧可餓死。不受人恥辱。穿紫的說。此烈士也。遂將酒食賜與餓夫。飽餐了一頓。不辭而去。這穿紫的並無嗔怒之心。程勃。這見得老宰輔的德量處。〔詩云〕為乘春令勸耕初。巡徧郊原日未晡。壺漿簞食因誰下。剛濟桑間一餓夫。〔正末云〕哦。這桑樹下餓夫。喚做靈輒。〔程嬰云〕程勃。你緊記者。又一日。西戎國貢進神獒。是一隻狗。身高四尺者。其名為獒。晋靈公將神獒賜與那穿紅的。正要謀害這穿紫的。即于後園中紮一草人。與穿紫的一般打扮。將草人腹中懸一付羊心肺。將神獒餓了五七日。然後剖開草人腹中。飽餐一頓。如此演成百日。去向靈公說道。如今朝中豈無不忠不孝的人。懷着欺君之意。靈公問道。其人安在。那穿紅的說。前者賜與臣的神獒。便能認的。那穿紅的牽上神獒去。這穿紫的正立于殿上。那神獒認着是草人。向前便撲。趕的這穿紫的繞殿而走。傍邊惱了一人。乃是殿前太尉提彌明。舉起金瓜。打倒神獒。用手揪住腦杓皮。則一劈劈為兩半。〔詩云〕賊臣姦計有千條。逼的忠良沒處逃。殿前自有英雄漢。早將毒手劈神獒。〔正末云〕這隻惡犬。喚做神獒。打死這惡犬的。是提彌明。〔程嬰云〕是。那老宰輔出的殿門。正待上車。豈知被那穿紅的把他那駟馬車四馬摘了二馬。雙輪摘了一輪。不能前去。傍邊轉過壯士。一臂扶輪。一手策馬。磨衣見皮。磨皮見肉。磨肉見筋。磨筋見骨。磨骨見髓。捧轂推輪。逃往野外。你道這個是何人。可就是桑間餓夫靈輒者是也。〔詩云〕紫衣逃難出宮門。駟馬雙輪摘一輪。却是靈輒強扶歸野外。報取桑間一飯恩。〔正末云〕您孩兒記的。元來就是仰臥于桑樹下的那個靈輒。〔程嬰云〕是。〔正末云〕這壁廂爹爹。這箇穿紅的那厮好狠也。他叫甚麼名氏。〔程嬰云〕程勃。我忘了他姓名也。〔正末云〕這箇穿紫的。可是姓甚麼。〔程嬰云〕這個穿紫的。姓趙。是趙盾丞相。他和你也關親哩。〔正末云〕您孩兒聽的說有箇趙盾丞相。倒也不曾掛意。〔程嬰云〕程勃。我今番說與你呵。你則緊緊記者。〔正末云〕那手卷上還有哩。你可再說與您孩兒聽咱。〔程嬰云〕那箇穿紅的。把這趙盾家三百口滿門良賤誅盡殺絕了。止有一子趙朔。是箇駙馬。那穿紅的詐傳靈公的命。將三般朝典賜他。却是弓弦藥酒短刀。要他憑着取一件自盡。其時公主腹懷有孕。趙朔遺言。我若死後。你添的個小厮兒呵。可名趙氏孤兒。與俺三百口報讎。誰想趙朔短刀刎死。那穿紅的將公主囚禁府中。生下趙氏孤兒。那穿紅的得知。早差下將軍韓厥。把住府門。專防有人藏了孤兒出去。這公主有個門下心腹的人。喚做草澤醫士程嬰。〔正末云〕這壁廂爹爹。你敢就是他麼。〔程嬰云〕天下有多少同名同姓的人。他另是一個程嬰。這公主將孤兒交付了那個程嬰。就將裙帶自縊而死。那程嬰抱着這孤兒。來到府門上。撞見韓厥將軍。搜出孤兒來。被程嬰說了兩句。誰想韓厥將軍也拔劍自刎了。〔詩云〕那醫人全無怕懼。將孤兒私藏出去。正撞見忠義將軍。甘身死不教拿住。〔正末云〕這將軍為趙氏孤兒。自刎身亡了。是箇好男子。我記着他喚做韓厥。〔程嬰云〕是是是。正是韓厥。誰想那穿紅的得知。將普國內半歲之下一月之上小孩兒每。都拘刷到他府來。每人刴做三劍。必然殺了趙氏孤兒。〔正末做怒科云〕那穿紅的好狠也。〔程嬰云〕可知他狠哩。誰想這程嬰也生的箇孩兒。尚未滿月。假粧做趙氏孤兒。送到呂呂太平庄上公孫杵臼跟前。〔正末云〕那公孫杵臼却是何人。〔程嬰云〕這個老宰輔。和趙盾是一殿之臣。程嬰對他說道。老宰輔。你收着這趙氏孤兒。去報與穿紅的道。程嬰藏着孤兒。將俺父子一處身死。你擡舉的孤兒成人長大。與他父母報讎。有何不可。公孫杵臼說道。我如今年邁了也。程嬰。你捨的你這孩兒。假粧做趙氏孤兒。藏在老夫跟前。你報與穿紅的去。我與你孩兒一處身亡。你藏着孤兒。日後與他父母報讎纔是。〔正末云〕他那箇程嬰肯捨他那孩兒麼。〔程嬰云〕他的性命也要捨哩。量他那孩兒打甚麼不緊。他將自己的孩兒假粧做了孤兒。送與公孫杵臼處。報與那穿紅的得知。將公孫杵臼三推六問。吊拷繃扒。追出那假的趙氏孤兒來。刴做三劍。公孫杵臼自家撞堦而死。這樁事經今二十年光景了也。這趙氏孤兒見今長成二十歲。不能與父母報讎。說兀的做甚。〔詩云〕他一貌堂堂七尺軀。學成文武待何如。乘車祖父歸何處。滿門良賤盡遭誅。冷宮老母懸梁縊。法場親父引刀殂。冤恨至今猶未報。枉做人間大丈夫。〔正末云〕你說了這一日。您孩兒如睡裏夢裏。只不省的。〔程嬰云〕元來你還不知哩。如今那穿紅的正是姦臣屠岸賈。趙盾是你公公。趙朔是你父親。公主是你母親。〔詩云〕我如今一一說到底。你剗地不知頭共尾。我是存孤棄子老程嬰。兀的趙氏孤兒便是你。〔正末云〕元來趙氏孤兒正是我。兀的不氣殺我也。〔正末做倒程嬰扶科云〕小主人甦醒者。〔正末云〕兀的不痛殺我也。〔唱〕

【普天樂】聽的你說從初。纔使我知緣故。空長了我這二十年的歲月。生了我這七尺的身軀。元來自刎的是父親。自縊的咱老母。說到凄凉傷心處。便是那鐵石人也放聲啼哭。我𢬵着生擒那個老匹夫。只要他償還俺一朝的臣宰。更和那合宅的家屬。

〔云〕你不說呵。您孩兒怎生知道。爹爹請坐。受你孩兒幾拜。〔正末拜科程嬰云〕今日成就了你趙家枝葉。送的俺一家兒剪草除根了也。〔做哭科正末唱〕

【上小樓】若不是爹爹照覰。把您孩兒擡舉。可不的二十年前。早攖鋒刃。久喪溝渠。恨只恨屠岸賈。那匹夫。尋根拔樹。險送的俺一家兒滅門絕戶。

【幺篇】他他他把俺一姓戮。我我我也還他九族屠。〔程嬰云〕小主人。你休大驚小怪的。恐怕屠賊知道。〔正末云〕我和他一不做二不休。〔唱〕那怕他牽着神獒。擁着家兵。使着權術。你只看這一個。那一個。都是為誰而卒。豈可我做兒的倒安然如故。

〔云〕爹爹放心。到明日我先見過了主公。和那滿朝的卿相。親自殺那賊去。〔唱〕

【耍孩兒】到明朝若與讐人遇。我迎頭兒把他當住。也不須別用軍和卒。只將咱猿臂輕舒。早提番玉勒雕鞍轡。扯下金花皂蓋車。死狗似拖將去。我只問他人心安在。天理何如。

【二煞】誰着你使英雄忒使過。做冤讐能做毒。少不的一還一報無虛誤。你當初屈勘公孫老。今日猶存趙氏孤。再休想咱容恕。我將他輕輕擲下。慢慢開除。

【一煞】摘了他斗來大印一顆。剝了他花來簇幾套服。把麻繩背綁在將軍柱。把鐵鉗拔出他斕斑舌。把錐子生跳他賊眼珠。把尖刀細剮他渾身肉。把鋼鎚敲殘他骨髓。把銅𨰉切掉他頭顱。

【煞尾】尚兀自勃騰騰怒怎消。黑沈沈怨未復。也只為二十年的逆子妄認他人父。到今日三百口的冤魂方纔家自有主。〔下〕

〔程嬰云〕到明日小主人必然擒拿這老賊。我須隨後接應去來。〔下〕

〔音釋〕

懵蒙上聲 懂音董 卒從蘇切 降奚江切 伏房夫切 敵丁梨切 辱如去聲 𢠳音必 撲音普 思去聲 襜癡髯切 褕音魚 椹音甚 哭音苦 屬繩朱切 戮音慮 術繩朱切 轡音配 過平聲 毒東盧切 服房夫切 鉗其炎切 肉如去聲 復房夫切

第五折

〔外扮魏絳領張千上云〕小官乃晉國上卿魏絳是也。方今悼公在位。有屠岸賈專權。將趙盾滿門良賤盡皆殺絕。誰想趙朔門下有個程嬰。掩藏了趙氏孤兒。今經二十年光景。改名程勃。今早奏知主公。要擒拿屠岸賈。雪父之讎。奉主公的命。道屠岸賈兵權太重。誠恐一時激變。着程勃暗暗的自行捉獲。仍將他闔門良賤。齠齓不留。成功之後。另加封賞。小官不敢輕洩。須親對程勃傳命去來。〔詩云〕忠臣受屠戮。沈冤二十年。今朝取姦賊。方知冤報冤。〔下〕〔正末躧馬仗劍上云〕某程勃今早奏知主公。擒拿屠岸賈。報父祖之讎。這老賊是好無禮也呵。〔唱〕

【正宮端正好】也不索列兵卒。排軍將。動着些闊劍長鎗。我今日報讐捨命誅姦黨。總是他命盡也合身喪。

【滾繡毬】只在這鬧街坊。弄一場。我和他决無輕放。恰便似虎撲綿羊。我可也不索慌。不索忙。早把手脚兒十分打當。看那厮怎做隄防。我將這二十年積下冤讐報。三百口亡來性命償。我便死也何妨。

〔云〕我只在這鬧市中等候着。那老賊敢待來也。〔屠岸賈領卒子上云〕今日在元帥府回還私宅中去。令人。擺開頭踏。慢慢的行者。〔正末云〕兀的不是那老賊來了也。〔唱〕

【倘秀才】你看那雄赳赳頭踏數行。鬧攘攘跟隨的在兩廂。你看他腆着胸脯粧些兒勢况。我這裏驟馬如流水。掣劍似秋霜。向前來賭當。

〔屠岸賈云〕屠成。你來做甚麼。〔正末云〕兀那老賊。我不是屠成。則我是趙氏孤兒。二十年前你將俺三百口滿門良賤。誅盡殺絕。我今日擒拿你箇老匹夫。報俺家的冤讎也。〔屠岸賈云〕誰這般道來。〔正末云〕是程嬰道來。〔屠岸賈云〕這孩子手脚來的不中。我只是走的乾凈。〔正末云〕你這賊走那裏去。〔唱〕

【笑和尚】我我我儘威風八面揚。你你你怎掙䦟怎攔擋。早早早諕的他魂飄蕩。休休休再口強。是是是不商量。來來來可疋塔的提離了鞍鞽上。

〔正末做拿住科程嬰慌上云〕則怕小主人有失。我隨後接應去。謝天地。小主人拿住屠岸賈了也。〔正末云〕令人。將這匹夫執縛定了。見主公去來。〔同下〕〔魏絳同張千上云〕小官魏絳的便是。今有程勃擒拿屠岸賈去了。令人。門首覰者。若來時報復某知道。〔正末同程嬰拿屠岸賈上正末云〕父親。俺和你同見主公去來。〔見科云〕老宰輔。可憐俺家三百口沈冤。今日拿住了屠岸賈也。〔魏絳云〕拿將過來。兀那屠岸賈。你這損害忠良的姦賊。今被程勃拿來。有何理說。〔屠岸賈云〕我成則為王。敗則為虜。事已至此。惟求早死而已。〔正末云〕老宰輔與程勃做主咱。〔魏絳云〕屠岸賈。你今日要早死。我偏要你慢死。令人。與我將這賊釘上木驢。細細的剮上三千刀。皮肉都盡。方纔斷首開膛。休着他死的早了。〔正末唱〕

【脫布衫】將那厮釘木驢推上雲陽。休便要斷首開膛。直刴的他做一堝兒肉醬。也消不得俺滿懷惆悵。

〔程嬰云〕小主人。你今日報了冤讎。復了本姓。則可憐老漢一家兒皆無所靠也。〔正末唱〕

【小梁州】誰肯捨了親兒把別姓藏。似你這恩德難忘。我待請個丹青妙手不尋常傳着你真容相。侍奉在俺家堂。

〔程嬰云〕我有什麼恩德在那裏。勞小主人這等費心。〔正末唱〕

【幺篇】你則那三年乳哺曾無曠。可不勝懷擔十月時光。幸今朝出萬死。身無恙。便日夕裏焚香供養。也報不的你養爺娘。

〔魏絳云〕程嬰程勃。你兩箇望闕跪者。聽主公的命。〔詞云〕則為屠岸賈損害忠良。百般的撓亂朝綱。將趙盾滿門良賤。都一朝無罪遭殃。那其間頗多仗義。豈真謂天道微茫。幸孤兒能償積怨。把姦臣身首分張。可復姓賜名趙武。襲父祖列爵卿行。韓厥後仍為上將。給程嬰十頃田莊。老公孫立碑造墓。彌明輩概與褒揚。普國內從今更始。同瞻仰主德無疆。〔程嬰正末謝恩科正末唱〕

【黃鍾尾】謝君恩普國多沾降。把姦賊全家盡滅亡。賜孤兒改名望。襲父祖拜卿相。忠義士各褒奬。是軍官還職掌。是窮民與收養。已死喪給封葬。現生存受爵賞。這恩臨似天廣。端為誰敢虛讓。誓損生在戰場。着鄰邦並歸向。落的個史冊上標名留與後人講。

〔音釋〕

齠音條 齓音襯 䦟音債 鞽音蹺 堝音窩 褒音包

題目 公孫杵臼恥勘問 
正名 趙氏孤兒大報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