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還牢末

Top / 元曲選 / 還牢末

都孔目風雨還牢末雜劇

李致遠撰

楔子

〔冲末扮宋江領卒子上〕〔詩云〕自幼鄆城為小吏。因殺娼人遭迭配。宋江表字本公明。綽號順天呼保義。我乃宋江是也。山東鄆城縣人。幼年為把筆司吏。因帶酒殺了娼妓閻婆惜。迭配江州牢城。路打梁山泊經過。有我結義哥哥晁蓋。知我平日度量寬洪。但有不得已的英雄好漢。見了我時。便助他些錢物。因此天下人都叫我做及時雨宋公明。晁蓋哥哥并眾頭領讓我坐第二把交椅。哥哥三打祝家庄身亡之後。眾兄弟讓我為頭領。今東平府有二人。乃是劉唐史進。這兩個都一身好本事。他二人有心待要上梁山泊來。爭奈不曾差人招安去。我今差山兒李逵下山去。請劉唐史進走一遭。小僂儸。說與山兒李逵。着他小心在意。疾去早來。〔詩云〕囑咐他兩次三番。休違限便索回還。招安了劉唐史進。一齊的同上梁山。〔下〕〔丑扮孤引張千上〕〔詩云〕做官都說要清名。偏我要錢不要清。縱有清名沒錢使。依舊連官做不成。小官姓尹名亨。字伯通。幼年進士及第。累蒙擢用。今陞東平府府尹之職。今日陞廳。坐起早衙。張千。說與六房吏典。有該僉押的文案。將來小官發落。〔正末扮李孔目同外扮史進上云〕小生東平府人氏。姓李名榮祖。幼年頗看詩書。今在東平府做着個把筆六案都孔目。這個兄弟是史進。在這衙門中為五衙都首領。今日相公坐起早衙。有合禀的事務。須索見相公走一遭去。〔正末入見科〕〔孤云〕李孔目。有該僉押的文案將來僉押。〔正末云〕這一宗文卷。是李得打死人命事。看來是個過誤殺傷。不該抵命。則等大人發落。〔孤云〕將那李得拿上來。〔正末云〕史進。與我拿上廳來。〔史進云〕理會得。〔凈扮李得上云〕某李得是也。這裏也無人。某乃梁山泊好漢山兒李逵。更改了名字。叫做李得。不想打街市經過。見一個年紀小的。打那年紀老的。我心中不平。將那年紀小的𢲔過來只一拳。誰想拳頭上沒眼。把他打死了。被巡捕官軍將我拿住。解在東平府來。今日大人要結斷。怎生是好。〔做見科正末云〕李得。你來了也。〔李云〕孔目哥哥。怎生可憐見。〔正末云〕李得。你本是致傷人命。我心裏見你英雄好漢。我好歹要救你。如今相公問你呵。你只說誤傷人命。不該死罪。我就好翻案了。〔史進云〕兀那李得。你依着孔目的言語。要救你性命哩。〔李云〕若是救了小人的性命。我今生今世報答不得你。我轉生來世。做驢做馬報答孔目哥哥。〔李入見跪科孤云〕這個便是李得。〔正末云〕這個便是。〔孤云〕兀那李得。你怎生打死人來。說你那根因。〔李云〕大人可憐見。小人見長街市上一個年紀小的打那年紀老的。小人路見不平。𢲔過那小的來。則一拳打死了。那年紀小的素無讎隙。誤傷其命。望大人可憐超生。〔孤云〕這正是誤傷人命。免他一死。杖脊八十。迭配沙門島去。〔正末云〕去了他那枷。杖斷八十者。〔張千行杖科〕六十。七十。八十。〔孤云〕便差個快走的解子。解赴沙門島去。〔張千云〕理會的。〔李云〕我出的這門來。多虧了孔目哥哥救我性命。哥。我問你。那個孔目姓甚麼。那裏居住。〔張千云〕他是李榮祖。在這大街街東裏居住。〔李云〕小人知道了。哎。李逵也。你好莽也。若不是孔目救了我這性命呵。可怎生了的。我如今先到李孔目門首等候着。此恩必當重報。正是虎着重箭難展爪。魚經鐵網怎翻身。運去遭逢無義漢。時來報答有恩人。〔下〕〔孤云〕再有甚麼文案。將來我看。〔正末云〕這一宗文卷。是衙門中五衙都首領劉唐。誤了一個月假限。〔孤云〕張千。與我拿過劉唐來者。〔張千云〕劉唐那裏。〔凈扮劉唐上云〕自家劉唐的便是。誤了一月限期。大人呼喚。須索見去咱。〔正末云〕劉唐。你見大人去。〔劉唐云〕哥哥。怎生方便劉唐咱。〔正末云〕大人怪你。一時間分說不過。你且見去。〔劉唐見跪科〕〔孤云〕劉唐。你怎生誤了一個月限期。〔劉唐云〕小人則誤了二十日假限。〔正末云〕他有假帖在此。〔孤看帖科云〕假帖上誤了一個月限。這厮說謊。〔劉唐云〕大人。路途遙遠。風雨阻隔。因此上誤了假限。大人可憐見。〔孤云〕李孔目。劉唐說風雨阻隔。路途遙遠誤限。這怎麼說。〔正末云〕小人不敢主張。任大人决斷。〔孤云〕休說他誤了假限。論說謊也該打四十。張千。拿下去杖脊四十。〔張千打科云〕一十。二十。三十。四十。〔孤云〕搶出去。〔劉唐出門科云〕哎喲。打了我這一頓。大人有心要饒我。李孔目不肯說個方便。你妬我為冤。我妬你為讎。你便是廳上的孔目。我便是泥鞋窄襪走隸公人李孔目。你常踏着吉地行哩。有朝一日。文卷有些差錯。大人見怪。拿下你來。喒兩個休軸頭廝抹着。正是恨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下〕〔孤云〕李孔目。再有甚麼文卷。〔正末云〕此外別無文卷。〔孤云〕既無文卷。張千。牽馬來。我回私宅去也。〔下〕〔正末云〕史進兄弟。衙門中無甚事。今日是你嫂嫂生辰之日。我回家去與他遞一杯壽酒去來。〔唱〕

【仙呂賞花時】每日衙中案事勤。無事街頭飲數巡。與妻子作生辰。更和着這幾個弟兄識認。把一杯酒同樂太平春。〔同下〕

〔音釋〕

鄆雲去聲 𢲔音班 窄齋上聲

第一折

〔正末同旦趙氏搽旦蕭娥兩倈兒上〕〔正末云〕小生李榮祖。現為東平府都孔目。嫡親的五口兒家屬。大嫂趙氏。二嫂蕭娥。他原是個中人。我替他禮案上除了名字。棄賤從良。就嫁我做個次妻。這孩兒叫做僧住。女兒叫做賽娘。今日是大嫂生辰之日。小的每。安排酒來。我與大嫂遞一杯酒者。〔做把盞科云〕大嫂。飲一杯壽酒。家私裏外多虧了你。〔旦云〕孔目。官府上下多生受你。孔目先飲。〔正末云〕大嫂請。〔旦做飲科〕〔正末云〕二嫂也飲一杯。〔搽旦背云〕一般都是夫妻。如何也飲一盃。〔回云〕孔目。我今日不耐煩。吃酒也不吃罷。〔李上云〕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自家是宋江手下第十三個頭領山兒李逵便是。奉宋江哥哥的將令。差我下山請劉唐史進同上梁山泊去。誰想打死了平人。本該抵命。若不是李孔目救了我呵。那得山兒這性命來。我如今到他家中拜謝孔目。走一遭去。問人來。這個門兒便是。孔目哥哥在家麼。〔正末云〕是誰喚門哩。僧住開門去。〔倈做開門科云〕我開開這門。你是甚人。〔李云〕小哥。這裏敢是李孔目宅上麼。〔倈云〕這裏便是。〔李云〕小哥。煩你去報。有一朋友來拜望。〔倈報云〕父親。有一位朋友在門首。〔正末云〕請進來。〔李進見科〕〔正末云〕呀。我道是誰。原來是李得。你來怎麼。〔李云〕李得是該死之人。多虧哥哥救了性命。特來拜謝哥哥。〔正末云〕你也姓李。我也姓李。道不的一般樹上兩般花。五百年前是一家。你多大年紀了。〔李云〕小人二十五歲。〔正末云〕我三十歲。不是我要便宜。我有心認你做個兄弟。你意下如何。〔李云〕哥哥。您兄弟願隨驢把馬也。〔正末云〕兄弟。你表德喚做甚麼。〔李云〕您兄弟不是歹人。我不是李得。〔正末云〕你不是李得可是誰。〔李云〕您兄弟是梁山泊宋江手下第十三個頭領。則我便是山兒李逵。〔搽旦背聽科云〕哎。原來李孔目結交梁山泊強盜。我聽者。看他再說甚麼。〔正末背云〕哎。原來是梁山泊好漢。我待番悔來。則怕兄弟心中不穩實。到如今也罷。兄弟。我無甚麼相送。大嫂。將你那一隻金釵與兄弟權為路費。〔做與釵科〕〔李云〕量兄弟有何德能。受哥哥路費。恩義難忘。〔正末云〕兄弟。拜義如親。禮輕義重。笑納為幸。〔李云〕多謝了哥哥。兄弟無物回答。這一對匾金環與哥哥權為謝禮。〔正末云〕兄弟。我不要。你自拿去做盤費。〔李背云〕哥哥不要。則除是這般。〔回云〕則今日辭別了哥哥。便索回去也。〔拜別科〕〔正末云〕兄弟。一路上小心在意。〔李云〕我出的這門來。哥哥你放心。日後有事。必當重報。〔詩云〕我本為請史進早赴梁山。遇孔目救我回還。待日後當圖重報。暗留下一對金環。〔下〕〔正末云〕僧住。關上門去。〔倈云〕我關上門去。〔做見環科云〕地下一對環子。我拾將起來。與俺爹爹看去。〔做見正末科云〕爹爹。我纔關門去。拾得一對金環。爹爹試看咱。〔正末云〕將來我看。〔做看科正末云〕哎。誰想他見我不受這匾金環。故意丟下去了。僧住。你將着這環子。不論前街後巷。尋着交與他去。〔倈云〕他去了好多時。那裏尋去。〔搽旦云〕僧住。你手兒的拿來我看。〔做接環見末科云〕孔目。你好沒正經。小孩子家拿着金環子那裏趕那人去。〔正末云〕這等。二嫂你且收着這金環。待他來時。交付與他。〔搽旦收環科下正末見旦云〕大嫂。我在衙門中斷了一樁事。李得打死平人。我救他的性命。杖了八十。他無甚麼謝我。將着一雙匾金環子與我。他見我不受。丟下了。我教僧住趕他不上。拿回來了。〔搽旦上云〕我在這窗外聽他兩口兒再說甚麼。〔旦云〕那匾金環在那裏。〔正末云〕遞與二嫂收了。〔旦云〕他到俺家幾日光景。怎生與他收着。孔目。你尋思咱。你取回來者。〔正末云〕若取回來。不生分了他心。過幾日慢慢取罷。〔同下〕〔搽旦上云〕我原是此處一個上廳行首。為當不過官身。納了官衫帔子。禮案上除了名字。脫賤為良。嫁了李孔目。爭奈舊性不改。這府衙裏有個典吏姓趙。我瞞着孔目和他暗暗的來往。我着人叫他去了。這早晚還不見來。〔凈扮趙令史上云〕自家姓趙。在這東平府做個典吏。有這李孔目第二個渾家蕭娥。他是個中人。他原舊和我作伴。他今日又着人來喚。我須索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做咳嗽搽旦見科云〕趙令史。你來了也。進來家裏坐。〔趙令史云〕李孔目在家麼。〔搽旦云〕孔目往衙門中去了。〔趙令史云〕今日叫我來你家做甚麼。〔搽旦云〕我有一件小事。請你來。喒兩個計議。近日李孔目衙門中救了一個死罪犯人。就認他做兄弟。與他一隻金釵做盤纏。那人回奉一雙匾金環子。〔趙令史云〕二嫂。何水無魚。何官無私。孔目既然救了他性命。那人怎得不來相謝。〔搽旦云〕令史。我聽的那人說來。他是梁山泊好漢宋江手下第十三個頭領山兒李逵便是。〔趙令史云〕那梁山泊果然有個李逵。原來孔目結交賊人。二嫂。你曉的拿賊要贓。拿姦要雙。如今那匾金環子在誰人收着。〔搽旦云〕李孔目交與我收着哩。〔趙令史云〕將來我看。〔搽旦出環科〕〔趙令史云〕好一雙匾金環。可不是梁山泊賊人帶的。那人怎生模樣。你記的麼。〔搽旦云〕那人身材長大。面皮黑色。一部鬍髯。〔趙令史云〕可不是梁山泊賊人黑旋風山兒李逵。如今上司畫影圖形排門粉壁。捉拿他哩。你如今將着這環子衙門中出首去。我在大人案下。替你分說。二嫂。我在那裏等。你疾便早來。〔搽旦云〕令史。你如今先去衙門中等着。我便來出首。〔趙令史云〕我先去。你快些來。〔同下〕〔孤引趙令史劉唐史進上云〕下官府尹。今日陞廳。坐起早衙。張千。喝攛箱。〔張千云〕在衙人馬平安。〔搽旦云〕來到衙門首了。冤屈也。〔孤云〕張千。拿過那婦人來。〔搽旦見跪科〕〔孤云〕兀那婦人。你告甚麼。〔搽旦云〕婦人是李孔目第二個渾家。李孔目結勾梁山泊賊人山兒李逵。與他一隻金釵。那賊漢回了四兩重一雙匾金環子。大人不信呵。則這便是金環。〔孤云〕金環子正是梁山泊賊人帶的。〔趙令史上云〕相公。李孔目是執法吏。怎麼交結強賊。相公勾將他來。仔細推問他。果若是執法犯法。此罪非小。〔孤云〕便與我拿將來。今日該誰當直。〔史進云〕該史進當直。〔劉唐爭科云〕該劉唐當直。〔史進云〕劉唐。該是我。〔劉唐云〕史進。你須與李孔目是一路人。〔史進云〕哥。是你當直罷。〔孤云〕劉唐。便與我拿將李孔目來者。〔劉唐云〕理會的。我出的這門來。李孔目。原來你也犯下了。便好道讎人相見。分外眼明。我領着大人的言語。拿李孔目去來。〔下〕〔史進云〕你看劉唐挾那舊讎拿哥哥去了。爭奈嫂嫂染病。我親自看哥哥走一遭去。〔下〕〔趙令史云〕相公。衙門無事請轉廳。〔孤云〕趙令史。我且轉廳。等拿將李孔目來。快報我知道。〔同下〕〔正末同旦抱病上云〕我李孔目不想大嫂染病。服藥不效。不知是甚麼症候。〔旦云〕孔目。我這病覰天遠。入地近。眼見的。無那活的人也。〔正末云〕大嫂。且自將息你那身子。我好是煩惱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刷卷纔回。從頭省會。來家內。大嫂又染病躭疾。空着我兩下裏難支對。

【混江龍】則為這虛名薄利。生憂的𩬆邊白髮故人稀。孩兒又語言焦聒。大嫂又性命顛危。都則為一二載烟花新眷愛。送了俺二十年兒女舊夫妻。他與我生男長女。立計成家。如今便眼睜睜親看見摟着別人睡。他便心腸似鐵。怎不的怒氣如雷。

〔旦云〕孔目。我這病是憂思愁慮上得來的。〔正末唱〕

【油葫蘆】俺家積趲下乾柴糴下米。喒可便少甚的。〔帶云〕大嫂。這病若痊可了呵。〔唱〕我可便謝天謝地謝神祇。我不願金玉重重貴。只願的兒女年年會。我這裏自窨約。多半日。更有城中房店田中地。我可便愁着不愁衣。

【天下樂】你還待不吃不穿強支持。我只要你將也波息這病體。〔帶云〕僧住兒也。〔唱〕你姨姨早晚在那裏。〔倈云〕敢是請太醫去了也。〔正末云〕多早晚去了。〔倈云〕早辰間去了。〔正末唱〕我畫卯呵來的早。他請太醫直恁般遲。我看他請不來說箇甚的。

〔旦云〕孔目。你如今娶了這個婦人。將俺那二十年兒女情分。都拋撇的無了。你則是向那婦人。〔正末唱〕

【那吒令】你恁般病。也是自己害的。我但開口。便說順着小的。他雖不中。你也不是箇善的。那婆娘重一斤。你十六兩無偏墜。不由我冷笑微微。

【鵲踏枝】你罵他潑東西。我心知。您兩箇等秤稱來。都一般輕重高低。誰與你挑唇料嘴。辨別箇誰是誰非。

〔云〕怎生這早晚不見二嫂來。〔劉唐拏鎖條史進隨上云〕劉唐哥。李孔目哥哥一時間不是了。哥哥休記舊讎。〔劉唐云〕史進。這是他自犯下來的。教我怎生回護他。早來到他門首。我喚門去。〔史進云〕等兄弟喚門去。哥哥開門來。〔劉唐怒云〕怕驚了他家產婦。過來等我叫。李孔目。開門開門。〔正末云〕甚麼人。這等大驚小怪。待我開開這門。〔做見科〕〔正末云〕劉唐史進。你做甚麼大驚小怪的。〔劉唐云〕怎生大驚小怪的。你家裏不敢那。〔正末唱〕

【寄生草】哎。你箇狠公吏休唱叫。〔帶云〕劉唐靠前來。你看波。〔唱〕俺家裏有不快的。〔劉唐云〕衙門中勾你哩。〔正末唱〕為甚麼苫眉努目閒淘氣。你來我去無些禮。揎拳攞袖喬聲勢。適纔個打門時叫的你嘴皮乾。〔帶云〕有一日到衙門中呵。〔唱〕我敢粗棍子杵的你腰節碎。

〔劉唐云〕你要打我。且等我今日鎖你一鎖。〔正末云〕我伸與你脖子。你敢鎖我麼。〔劉唐云〕我怎麼不敢鎖你。〔正末云〕鎖可容易開可難。大嫂。只怕我有錯了的文案。折證的明白。我便來家也。〔同下〕〔旦云〕孔目不知為甚麼勾當。只怕那小婦告下狀來。我又不快。眼見的無那活的人也。〔下〕〔孤引趙令史上云〕差的劉唐勾李孔目去了。這早晚還不見來。〔劉唐史進拿正末上做見科〕〔劉唐云〕大人。勾將李孔目來了也。〔孤云〕張千。拏過那婦人來。〔張千拿搽旦跪科〕〔正末云〕大人。有的事罪坐家長。容小人自認。怎生勾的二嫂來。〔做問科云〕二嫂。〔搽旦云〕大嫂迷了眼。怎生叫二嫂。〔正末云〕你有甚事在這裏。〔搽旦云〕是你犯下事。怕不連累着我那。〔孤云〕李孔目你知罪麼。〔正末云〕小人不知罪。〔孤云〕李孔目。有首告你結交強賊。受了匾金環一雙。你是執法的人。怎生犯下這等勾當。〔正末云〕大人可憐見。小人是知法的人。怎敢結交強賊。並無此事。〔趙令史云〕大人。不打不招。〔孤云〕與我打着者。〔劉唐打末科〕〔孤云〕你從實招了罷。〔正末唱〕

【醉中天】那裏有令史每結勾強賊理。如今世上媳婦論丈夫的稀。這金環也只在我家權頓寄。我應當吃不出首的官司罪。他亂打拷教我招承箇甚的。一壁廂官司又臨逼。我可甚家有賢妻。

〔孤云〕劉唐。與我打着者。〔做打科〕〔正末云〕我那裏受的這般苦楚。我知道了。這婦人當初與趙令史有姦。也要娶他來。這是我的不是了也。〔唱〕

【後庭花】告你箇掌王法的黨太尉。告你箇葫蘆提的包待制。哎。你箇有丈夫的蕭行首。天也送了我的匾金環柳盜蹠。一杖起一層皮。暢好是腕頭着力。可正官不威牙爪威。直恁般有氣勢。打到有五六十。你休學俺做小的。將普天下小婦每拘刷來。一搭裏砧刀上刴做肉泥。大鍋裏熬做汁。〔帶云〕您不信。試嘗波。〔唱〕

【青哥兒】他則是一般一般滋味。我吃了六問六問三推。我如今手摑着胸膛悔後遲。我當初憑着良媒取到我家裏。換套兒穿衣。揀口兒吃食。這婆娘飽病難醫。把贓物收執。早報與官知。斷送我頭皮。我勸你這一火良吏。再休把妓女娶為妻。則我是傍州例。

〔趙令史云〕李孔目。休閒說。你招了罷。〔正末云〕罷罷罷。是我結勾強人來。〔孤云〕既如此。將李孔目下入死囚牢中去者。〔劉唐云〕理會的。上了枷。送入牢中去。〔做枷押正末出門科〕〔街坊領倈兒上云〕李孔目在衙門中。我送這一雙兒女去。可早來到也。〔做見科云〕李孔目。我每是街坊鄰舍。你大渾家亡化過了。這是他一雙兒女。我交付與你。我回去也。〔下〕〔正末云〕多謝多謝。只因這婦人呵。氣死我兒女夫妻。罷罷罷。〔唱〕

【賺煞】折倒了銅斗兒好家緣。錦片似莊宅地。他一剗的瞞心昧己。湛湛青天不可欺。誰承望財散人離。見兒女哭啼啼。〔云〕我眼見的無那活的人也。這兩個孩兒要在他手裏過日子。只得回嗔作喜。告他一告。二嫂。〔唱〕我則索把你來央及。你是必擡舉他來長大日。〔搽旦云〕你放心的死。我知道。〔正末唱〕誰承望匾金環事起。則為我貪圖些小利。〔帶云〕李孔目也。〔唱〕今日箇得便宜翻做了落便宜。〔下〕

〔孤云〕兀那婦人。你隨衙聽候。另日發落。〔詩云〕莫怪咱貪酷王法無私曲。只因趙令史送了李孔目。一對匾金環。入官充罰贖。若是蕭娥沒老公。今夜衙裏宿。〔眾隨下〕

〔音釋〕

帔音備 刷雙寡切 疾精妻切 的音底 祇音其 窨音蔭 約音杳 日人智切 息喪擠切 苫聲占切 揎音宣 攞羅上聲 逼音彼 蹠張恥切 力音利 十繩知切 砧音針 汁張恥切 摑乖上聲 食繩知切 執張恥切 宅池齋切 剗音產 及更移切

第二折

〔劉唐上詩云〕手拿無情棒。懷揣滴淚錢。曉行狼虎路。夜伴死尸眠。自家劉唐便是。今日李孔目結勾梁山泊強賊山兒李逵。受了他一付匾金環。招伏已定。下在牢裏。當初我誤了假限。直廳打了我四十。今日他也犯下來了。下在牢裏。與我拿出來。〔史進拿正末上〕〔劉唐云〕舊規犯人入牢。先吃三十殺威棒。〔史進云〕這三十殺威棒就打死了。看史進面皮。饒了他罷。〔劉唐云〕他今日也有哀告我的日子。〔正末云〕哥哥休記舊恨。〔劉唐云〕我不和你一般見識。且入牢去。〔正末入牢科〕〔劉唐云〕兀那李孔目。我這一回有些悶倦。你唱個曲兒我聽。〔正末云〕我有甚麼心腸還唱曲兒。〔劉唐云〕你若不唱。我一頓棍子就打死你。〔正末云〕哥哥。小曲兒也罷。〔劉唐云〕你不要唱舊的。你當初怎生娶那小渾家。他又怎生出首。你都要唱在裏面。〔正末云〕哥。我唱我唱。〔唱〕

【中呂普天樂】劉唐你是狠爹爹。整折倒了我三箇月。都則為偷寒送煖。我和他義斷恩絕。那婆娘衠一味嫉妬心。無半米着疼熱。指望和意同心成家業。到送的俺子父每兩處分別。那婆娘這其間知他是醒也醉也。我如今知他是死也活也。僧住賽娘兒呵知他是有也沒也。

〔劉唐云〕史進。我如今吃飯去。你休解了他繩索。我便來。〔下〕〔史進云〕哥哥。你當初上花臺。做子弟。怎生受用快活。你說一遍。我試聽咱。〔正末云〕兄弟。一言難盡。我說你聽。〔唱〕

【商調集賢賓】想着俺二十年把筆將儒業學。〔帶云〕兄弟。我為這婦人呵。〔唱〕折倒了銅斗兒好窼巢。怎承望浪包婁官司行出首。送的箇李孔目坐禁囚牢。豈不聞天網恢恢。也是我自受自作。赤緊的有疼熱大渾家亡過了。想俺那小冤家苦痛嚎啕。我不合癡心娶妓女。倒將犯法罪名招。

【逍遙樂】送的俺一家兒四分五落。又不敢聲揚。我則索心中窨約。沒來由惹下風雹。撞着這冤業難消。又不曾把神靈觸忤着。怎做的犯法違條。我如今身纏鐵鎖。項帶沉枷。你教我怎得逍遙。

〔云〕兄弟也。我且歇息一會咱。〔做睡科〕〔史進云〕哥哥睡了。我也歇息者。〔二倈送飯上云〕我是李孔目的孩兒。與俺爹爹送飯。可早來到也。爹爹。爹爹。〔正末醒科云〕兀的不是僧住賽娘的聲音。史進兄弟。〔史進醒科云〕哥哥怎的。〔正末唱〕

【醋葫蘆】我恰纔困騰騰盹睡着。牢門外誰唱叫。聽多時認的語聲高。為甚兩三番把兄弟厮定攪。多敢是小冤家來到。告兄弟休得怕勤勞。

〔史進云〕這叫門的不是你兩個孩兒那。〔正末云〕兄弟。是僧住賽娘送飯來。〔史進云〕我出去開開這門。〔做見科云〕真個是孩兒送飯來。〔倈哭科〕〔詩云〕牢子哥哥把門開。怎不教我淚盈腮。兩個冤家別無事。只為負屈親爺送飯來。〔史進哭科云〕孩兒。痛殺我也。你在這裏。將飯來我拿與你老子吃去。我關上這門。哥哥。孩兒送飯來。你吃些。〔做喂科〕〔正末唱〕

【幺篇】我將這一匙飯口內挑。孩兒在牢門外叫了幾遭。我為甚兩下裏自量度。〔倈叫科云〕爹爹。〔正末唱〕孩兒我可也剛應的一聲。猛嗆了。〔做噴史進身上科〕〔唱〕展污了你衣服便休嗔鬧。告兄弟可憐見且躭饒。

〔史進云〕污了衣服不打緊。哥哥。你有甚麼言語。〔正末云〕兄弟。我眼見的無那活的人也。着孩兒過來。我看一看。死也死的甘心。〔史進云〕哥哥。我着孩兒進來。我開開這門。孩兒跟我進來。看你父親去。〔史進引倈見末云〕〔倈云〕爹爹我送飯來。〔正末云〕孩兒。兀的不痛殺我也。僧住。你那頭上怎麼破了來。〔倈云〕是二娘打破了來。〔正末哭云〕孩兒。兀的不痛殺我也。〔唱〕

【梧葉兒】把孩兒相凌辱。折倒的黃瘦了。使不的你家富小兒驕。頭上蝨如噴飯。我心中如刀攪。把衣服扯得似紙提條。〔帶云〕哎喲。僧住賽娘兒也。〔唱〕這是兒女每沒爺娘的下梢。

〔劉唐上云〕吃了幾杯酒。牢中看賊去來。開門來。〔史進云〕劉唐來了也。教孩兒且躲在一壁者。〔做躲科〕〔史進云〕我開開這門。哥哥來了也。〔劉唐云〕史進。你敢把囚人放了繩索來。〔史進云〕您兄弟怎麼敢。〔劉唐云〕我試看去。〔做看科云〕兀的不鬆了繩索也。這兩個小的。是誰家的業種。〔做打末倈科〕〔正末云〕哥哥。只打我罷。饒了這兩個小的。〔唱〕

【後庭花】你看我痛煞煞怎動搖。脊梁上粗棍子拷。〔劉唐云〕這兩個業種是那裏來的。〔正末唱〕把僧住支殺的拖將去。連賽娘合撲的帶了一交。哥哥你莫心焦。把往事從頭還報。白日裏非草草。牢獄中鬧吵吵。將軍柱釘頭髮梢。十字下滾肚索。緊邦邦匣定脚。

【雙鴈兒】我可甚上牀猶自想明朝。養小來。防備老。不隄防哥哥驀來到。哥哥你休躁暴。孩兒難打熬。

〔搽旦上云〕我在家中打那兩個業種。一會兒不見了他。我往牢裏看李孔目去。牢子哥哥。開門。〔劉唐云〕甚麼人叫門。我開開這門。〔搽旦云〕哥哥。我來看李孔目哩。〔劉唐云〕你進去。你那兩個小的也在這裏。〔搽旦見科云〕好也。你兩個小業種。原來在這裏。〔正末唱〕

【柳葉兒】這都是後堯婆兇惡。把孩兒打拷撾揉。狠牢子又來添繩索。教我怎禁着。哎。你箇女多嬌。則被你斷送我也地網天牢。

〔劉唐云〕史進。把李孔目下在後牢裏去。〔史進云〕理會的。〔史牽入科〕〔正末唱〕

【浪裏來煞】我眼見的一命拋。也留不得三更到。孩兒也你則去街坊鄰里宿今宵。赤緊的着疼熱的親娘亡化早。害的人七顛八倒。天那這都是我五行中惡限怎生逃。〔史進押末下〕

〔搽旦云〕劉唐哥哥。我央及你。我與你兩錠銀子。你把李孔目盆吊死了可不好。〔劉唐云〕你放心。都在我身上。〔搽旦云〕你若盆弔死了李孔目。我再相謝。若死了時。和我說一聲兒。〔下〕〔劉唐云〕要活的難。要死的可容易。那李孔目如今是我手裏物事。搓的圓。捏的匾。𢬵得將他盆吊死了。一來賺他幾個銀子使用。二來也償了我平生心願。我且吃杯酒去。再來下手。不為遲哩。〔下〕

〔音釋〕

月魚夜切 絕藏靴切 衠音肫 熱仁蔗切 業音夜 別皮耶切 學奚交切 巢鋤嘲切 作音早 嚎音豪 啕音逃 落音澇 雹巴毛切 着池燒切 盹頓上聲 度多勞切

第三折

〔劉唐上云〕我把李孔目盆吊死了。如今拖他出去。丟在死人坑裏。〔做背屍出放下科云〕把李孔目屍首丟在這坑裏。呀。兀的不下雨了。我回去罷。〔下〕〔正末做醒科〕〔唱〕

【雙調新水令】一靈真性離了軀腔。又被雨和風半空飄蕩。我這裏頭瞑眩。眼獐狂。七魄俱亡。剗的醒回來怎承望。

〔倈上云〕聽的人說俺爹爹死了。我去看咱。〔做見科云〕兀的不是俺爹爹。〔做叫科〕〔正末唱〕

【沉醉東風】又不是夢兒中精神惚恍。又不是身死後魂氣悠揚。又不是實丕丕地獄間。又不是虛飄飄天堂上。多喒在鬼門關被叫轉還鄉。待我手摸着心頭暗酌量。畢竟個是真是謊。

〔倈叫〕〔正末做開眼科〕〔唱〕

【胡十八】是那個扳我脊梁。是那個摸我胸膛。是那個把頭髮來揪。肐膊來搪。是那個喳喳的高叫在耳邊廂。原來是僧住和賽娘。他救到有半晌。也則為父子每情切切。因此上兒女每意慌慌。

〔倈云〕爹爹。你適纔已死了也。是我每叫轉來的。〔正末云〕兒也。〔唱〕

【喬牌兒】這幾時在那方。怎不見頻來往。莫不是晨昏茶飯無人掌。瘦的你也損傷。

〔倈云〕不要說起茶飯。那二娘不打我也還好過。〔正末哭科〕〔唱〕

【落梅風】苦也囉你沒了親娘。偏留着二娘。把你來打的個不成模樣。常言道隔層肚皮隔垛墻。怎想他知疼着癢。

〔搽旦上云〕劉唐弔死了李孔目。則怕他說謊。我自看去。兀的不是李孔目。孔目也。我來看你哩。〔做哭科〕〔正末唱〕

【沽美酒】他他他假提着淚兩行。怎覰他這趨蹌。〔搽旦云〕孔目也。我送衣服與你穿。〔正末唱〕你大古是送千里寒衣女孟姜。可教我忙也那不忙。穿不的你那好衣裳。

【太平令】令史呵賽張鼎千般智量。哎。你個蕭行首八步周行。儘着你風流情况。做出些輕狂勢相。我這裏左想。右想。不見了僧住賽娘。〔搽旦云〕這不是僧住賽娘。〔正末唱〕兒也和俺李孔目一般悲愴。

〔搽旦云〕孔目。你敢餓了。我去備些茶飯來與你吃。〔下〕〔正末唱〕

【川撥棹】那婆娘。他覰咱如糞壤。公然的作禍為殃。巴不得中箭着鎗。還有甚心忙意慌。待將咱好供養。

【七弟兄】這場去向。又做出甚商量。浪包婁轉眼機謀廣。惡公人狠似虎和狼。恨不的把我潑殘生逼勒登時喪。

〔搽旦叫科〕劉唐劉唐。〔劉唐上云〕孔目娘子。你叫我怎麼。〔搽旦云〕我央及你盆弔死李孔目。怎生又活了。〔劉唐云〕要活的難。要死的易。我着他還牢去。〔搽旦云〕若死了呵。我再與你一錠銀子。〔下〕〔劉唐云〕這打不死的賊。果然又活了。你仍還牢裏去。〔正末云〕劉唐哥。我也曾替你同在衙門中來。直這般狠也。〔唱〕

【梅花酒】哀告你個劉唐。可憐我媳婦先亡。兒女悽惶。我又遭着官防。你也曾共府同堂。豈沒半點情腸。只指望旱苗逢澍雨。怎忍教枯草打嚴霜。願哥哥做主張。暫寬我片時光。便今生死甘當。來世裏把恩償。

〔劉唐云〕你是死罪重犯。則除死罷了。不死怎麼放得你在外面。快還牢去。〔做拖末科〕〔正末唱〕

【收江南】呀。他把我死羊般拖逩入牢房。依舊硬邦邦匣定在囚牀。便鐵石人看見也心傷。非是俺口強。則不如早些兒死了落可便早收場。

〔劉唐拖正末科〕〔正末唱〕

【鴛鴦煞】橫拖倒拽牢門上。前合後偃回頭望。囑咐了僧住。叮嚀與賽娘。暢道拖出我牢門和你娘墳同葬。燒一陌紙 一碗涼漿。欲要俺父子每團圓。則除是做一個夢兒想。〔劉唐拖正末同下〕

〔音釋〕

瞑音面 眩虛眷切 搪音唐 晌賞去聲 蹌音蹡 澍音樹 逩本去聲

第四折

〔李逵上詩云〕上山鞋履不聞聲。下山鑼鼓便齊鳴。驀然一陣風來處。知是強人帶血腥。某山兒李逵是也。今有李孔目為我下在死囚牢裏。我問宋江哥哥告了一個月假限。將着一包袱金珠財寶。下山去搭救李孔目走一遭去。〔詩云〕拜辭了宋江哥哥。並不辭道路奔波。此一去亡生捨死。救孔目出地網天羅。〔下〕〔史進上云〕自家史進便是。如今李孔目被劉唐盆吊死了。誰想又活了。復還入牢中。我須看他走一遭去。〔外扮阮小五冲上〕〔詩云〕澗水潺潺繞寨門。野花斜插滲青巾。帶糟渾酒輪盆飲。葉子黃金整秤分。某乃宋江手下頭領。綽號活閻羅阮小五的便是。奉宋江哥哥將令。着我持兩紙書招安史進劉唐。我遠遠的跟着。說這個人是史進。我試問咱。〔做見科云〕敢問尊兄貴姓。〔史進云〕在下史進。〔阮小五云〕既是史大哥。俺宋頭領着我送書來。請哥哥上山。〔史進接書科〕〔劉唐撞上扭住云〕好也。你原來結交梁山泊好漢。〔史慌科云〕不是不是。〔阮小五云〕此位是誰。〔劉唐云〕在下劉唐。〔阮小五云〕宋頭領也有書與哥哥。〔史扯劉科云〕好也。你原來結勾梁山泊強人。〔劉唐云〕罷罷罷。俺一同到牢中救了李孔目。同上梁山見及時雨去來。〔同下〕〔扶末阮隨上科〕〔正末唱〕

【中呂粉蝶兒】躲難逃災。行行裏兩步一驀。行不動東倒西歪。則我這五魂絕。七魄散。撇在九霄雲外。流淚盈腮。恰便似蝴蝶兒滾成一塊。

【醉春風】則我這兩隻脚似騰空。魂靈兒如渡海。想着那婆娘一片狠心腸。暢好是歹。歹。這都潑令史使的機謀。狠公人出的氣力。爭些兒李孔目被他殘害。

〔李逵冲上云〕留下買路錢者。〔劉史做躲阮小五拔刃科云〕來人休得造次。〔正末云〕兀的不諕殺我也。〔唱〕

【上小樓】你可便恰纔到來。他便待將咱殺壞。諕的我戰戰兢兢。悠悠蕩蕩。跪在塵埃。猛擡頭。觀覰了。失驚打怪。〔帶云〕我道是誰。〔唱〕原來是匾金環故人猶在。

〔云〕太保。你認的我麼。〔李逵云〕你是誰。〔正末云〕我是李孔目。〔李逵云〕誰是李孔目。〔正末云〕則我便是李孔目。〔李逵詩云〕我聽言罷笑盈腮。慌忙扶上土坡臺。雲影萬重疑是夢。月明千里故人來。哥哥。你認的兄弟麼。則我便是山兒李逵。〔正末唱〕

【十二月】這一場天來大利害。則為那匾金環惹禍招災。〔李逵云〕哥哥。你既在牢裏。怎能勾出來。〔正末唱〕這都是劉唐打開了牢獄。史進救了我屍骸。今日得遇你箇英雄劍客。恰便似鬼使神差。

〔李逵云〕哥哥。這事怎生犯了來。〔正末唱〕

【堯民歌】則被那浪包婁出首不須猜。〔李逵云〕官府怎麼就信了他。〔正末唱〕則這匾金環早做了我犯由牌。〔李逵云〕那小婦好狠也。〔正末唱〕為受了些磣可可濕肉伴乾柴。〔李逵云〕不想今日遇着兄弟。還有性命也。〔正末唱〕恰便似九重天飛下紙赦書來。好教我傷也波懷。都是命合該。到今朝纔跳出這連環寨。

〔李逵云〕哥哥。你怎生得出這牢門來。〔正末云〕兄弟。這裏有兩個大恩人。你和他相見咱。〔李逵云〕在那裏。〔正末云〕兩個兄弟。來與李逵兄弟相見者。〔劉史上見科〕〔李逵云〕二位是誰。〔正末云〕這個便是劉唐。史進。〔李逵云〕兩位哥哥。當日我到東平府來改名李得。本奉宋頭領將令。着我下山招安你兩個。不想為打死了人。是李孔目救我性命。迭配沙門島去。不曾見的你哩。〔劉唐云〕俺一齊上梁山見宋江哥哥去。〔趙令史搽旦倈兒同上〕〔搽旦云〕趙令史。有這兩個業種。被他牽帶不便。不如在這曠野裏。你將他勒死了罷。〔趙令史云〕我知道。〔做勒科〕〔李逵云〕兀的不有人來也。俺趕將去。〔趙令史云〕有人來了。俺走走走。〔同搽旦下〕〔李逵同劉史趕下〕〔阮小五云〕李山兒趕人去了。有兩個小的。勒死在這裏。想那人也是不良的。〔正末做看科云〕兀的不是僧住賽娘。被姦夫淫婦勒死了。我索救孩兒咱。〔唱〕

【快活三】我連忙將繩解開。早是我快疾來。猛然見了覰明白。險些兒活驚殺。

【朝天子】早是我到來。救的你醒來。怎忍見屈死在荒郊外。想着他淫婦姦夫其情忒歹。只待要斬絕了咱家代。他使着毒害。做這場佈擺。據情理難容貸。天也不蓋。地也不載。哎。則俺那賢慧嫂今何在。

〔李逵同劉史拿趙令史搽旦上云〕哥哥。拿住姦夫淫婦了也。將他兩個剖腹剜心。俺做按酒。〔阮小五云〕將這兩個潑男女拿到梁山上殺壞。與李孔目同見我宋頭領去。〔正末唱〕

【耍孩兒】你將咱做死的般相看待。怎知道還能䦛䦟。却原來你也自投下捨身崖。倒要我替你扛擡。蕭娥呵你在丈夫面上偏生狠。令史呵你在官府前頭使盡乖。到今日還咱債。可不道讎人相見。分外明白。

【二煞】想着你黑的是心。白的是財。只要圖人性命將人害。且看鬼門關上誰先到枉死城中那個該。畢竟是行短的天教敗。少不得將你心肝百葉。做七事家分開。

〔宋江一行衝上云〕某宋江是也。昨差阮小五招安劉唐史進去了。又差山兒李逵救李孔目。都不見上山來。小僂儸。蹅着山岡。看他來時。報復我家知道。〔正末同李阮劉史拿趙令史搽旦倈兒上見宋江科〕〔李逵云〕哥哥。你兄弟來了也。〔宋江云〕你每都來了也。誰是李孔目。劉唐。史進。〔李逵云〕這個是李孔目。這個是劉唐。這個是史進。〔宋江云〕兀那綁縛的是誰。〔李逵云〕這婦人是出首李家兄弟的。叫做蕭娥。〔阮小五云〕燒鵝倒也好配酒。〔李逵云〕那厮是趙令史。是這婦人的姦夫。〔宋江云〕那兩個小的呢。〔李逵云〕這叫僧住賽娘。是李家兄弟一雙兒女。〔宋江云〕李孔目。劉唐。史進。都做山上頭領。將這兩個潑男女剖腹剜心。與李孔目雪恨報仇。一面殺羊造酒。做個慶喜筵席。〔正末同劉史拜科云〕多謝了哥哥。〔唱〕

【煞尾】謝仁兄拔救死再生。似枯枝得雨花再開。將姦夫淫婦都殺壞。方顯的義氣仁風播四海。

〔宋江詩云〕俺梁山泊遠近馳名。要替天行道公平。忠義堂施呈氣概。結交盡四海豪英。差李逵下山探聽。到東平偶見相爭。只一拳將人打死。被官司拷打招承。論律法本該抵命。李孔目搭救殘生。李山兒知恩圖報。送金環聊表微情。被小婦當官出首。將孔目熬盡嚴刑。阮小五入牢打探。兼請他劉史同行。蕭行首剜心剖腹。趙令史號令山城。今日個英雄聚會。一個個上應罡星。早準備慶喜筵席。顯見的天理分明。

〔音釋〕

活音和 殺音晒 潺鋤山切 滲森去聲 貸音泰 剜碗平聲 䦛爭去聲 䦟音債 罡音剛

題目 李山兒生死報恩人 
正名 都孔目風雨還牢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