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酷寒亭

Top / 元曲選 / 酷寒亭

鄭孔目風雪酷寒亭雜劇

楊顯之撰

楔子

〔冲末扮李府尹引張千上〕〔詩云〕寒蛩秋夜忙催織。戴勝春朝苦勸耕。若道官民無統屬。不知蟲鳥有何情。小官李公弼是也。官拜鄭州府尹之職。今日陞廳。坐起早衙。張千。說與那六房司吏。有事禀復。無事轉廳。〔張千云〕理會的。六房司吏。老爺分付。有事禀復。無事轉廳。〔外扮鄭孔目上詩云〕人道公門不可入。我道公門好修行。若將公直無顛倒。脚底蓮花步步生。小生姓鄭名嵩。嫡親的四口兒家屬。渾家蕭縣君。一雙兒女。僧住賽娘。我在這衙門中做着個把筆司吏。今日相公陞廳坐衙。有幾樁禀復的事。須索走一遭去。〔做見科〕〔孔目云〕相公。小人有幾樁事。禀相公知道。〔李尹云〕有何事。〔孔目云〕有護橋龍宋彬打死平人。解到了也。〔李尹云〕與我拿過來。〔孔目云〕張千。拿過來。〔丑扮解子押正末宋彬上云〕兀那廝。行動些。〔宋彬云〕自家護橋龍宋彬是也。因帶酒路見不平。拳頭上無眼。致傷人命。今日司房中呼喚。須索見去。〔做見科〕〔孔目云〕你便是護橋龍宋彬。〔宋彬云〕小人便是。〔孔目云〕你為甚麼打死平人。〔宋彬云〕小人因帶酒拳頭上無眼。打死平人。哥哥與小人做主咱。〔孔目云〕兀那漢子。我有心待救你。到那邊你則說誤傷人命。不至于死。你意下如何。〔宋彬云〕煞是多謝了哥哥。〔做見科〕〔孔目云〕相公。這人是宋彬。〔李尹云〕你是宋彬。你怎生打死平人。你實招來。〔宋彬云〕小人因在街市上閒行。見個年紀小的打那年紀老的。小人勸他不從。𢲔過來則一拳打死了年紀小的。〔孔目云〕相公。這個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則是誤傷人命。〔李尹云〕既不該死。决杖六十。刺配沙門島去。〔孔目云〕張千。拿下去决杖者。〔張千打科〕〔李尹云〕張千。就着的當人押解他迭配沙門島去。疾去早來者。〔宋彬出門科云〕這一場多虧了孔目哥哥。等他出來。我謝一謝咱。〔孔目云〕兀那漢子。若不是我呵。那得你性命來。〔宋彬云〕哥哥。小的打死平人。罪當至死。多虧了哥哥救拔。得這性命。你是我重生父母。再長爺娘。〔孔目云〕你多大年紀了。〔宋彬云〕小人二十五歲。〔孔目云〕我雖然大你幾歲。你肯與我做兄弟麼。〔宋彬拜云〕哥哥不棄嫌。情願與哥哥做個兄弟。〔做拜科〕〔孔目云〕兄弟免禮。我這裏有些零碎銀子。與你做盤纏去。到前面無災無難。回來家裏住罷。〔宋彬云〕謝了哥哥。小的死生難忘也。〔唱〕

【仙呂賞花時】若不是孔目哥哥救了宋彬。這其間喫劍餐刀作鬼魂。我待學晋靈輒古今聞。他為甚甘心趙盾。將臂膊代車輪。

【幺篇】他則是報答桑間一飯恩。存得堂堂七尺身。也不敢望遂風雲。報讎雪恨。則願的積趲下金贈有恩人。〔下〕

〔孔目云〕兄弟去了也。我看此人不是忘恩負義的。日後必得其力。〔詩云〕他本犯罪該刑一死灰。重翻招案却因誰。正是當權若不行方便。如入寶山空手回。〔搽旦扮蕭娥上云〕自家蕭娥是也。自小習學談諧歌舞。無不通曉。當了三年王母。我如今納下官衫帔子。我嫁人去也。〔做見孔目科云〕孔目哥哥萬福。我當了三年王母。如今納了官衫帔子。改嫁良人去也。〔孔目云〕你跟將我來。〔引搽旦見官科云〕相公。這個蕭娥。當了三年王母。如今他要改嫁良人去。〔李尹云〕前官手裏有這例麼。〔孔目云〕這個是舊例。〔李尹云〕既有例。禮案中除了名字。着他改嫁良人去。〔搽旦叩謝出門科云〕孔目哥哥。多謝了。〔孔目云〕大姐。你回去。我便來你家討茶吃。〔搽旦云〕我先去。你便來。〔下〕〔孔目云〕相公無甚事。請轉廳。〔李尹云〕既然無事。張千。將馬來。我回私宅去也。〔下〕〔孔目云〕相公去了也。我往蕭娥家裏討茶吃去。〔下〕

〔音釋〕

蛩音窮 嵩音松 彬音賓 盾豚去聲 膊音博

第一折

〔孔目同搽旦上云〕小生鄭嵩。自到大姐家住許多時。難得大姐赤心相待。爭奈我那渾家害的重了。我家中看一看去。〔搽旦云〕那裏去。再住幾日去。怕有甚麼事。〔凈扮高成上云〕頭頂軍資庫。脚踏萬年倉。若將來撒鏝。不勾幾時光。小可高成的便是。在這衙門中做着個祗候。我平生只是貪花戀酒。我今到蕭娥家討一鍾茶吃去。〔做見孔目科云〕呀。孔目在此。我回去也。〔孔目云〕高成。你這個村弟子孩兒。你來這裏怎的。〔高成云〕孔目。這等人家。你來的我也來的。〔孔目打高科云〕𠺙。你似個吊桶。我似個井。這吊桶常落在井裏。我若尋你些風流罪過。一頓拷下你下半截來。快走。〔高成云〕我去便了。我出的這門來。他打我倒罷了。他說我是吊桶。他是井。則有吊桶落在井裏。鄭嵩。你若犯下事。可是我當直。我一下起你一層皮。那時井可落在我吊桶裏。〔正末扮趙用引倈兒賽娘僧住上云〕自家姓趙名用。南京人氏。在這鄭州衙門裏。當着個祗候。有孔目鄭嵩。因蕭行首當了三年王母。與他除了名字。做了良人。這幾日則在他那裏住下。不肯回來。他嫂嫂也姓蕭。百般的着人喚他。他只不肯回家。今日他嫂嫂央我到蕭行首家。對孔目則說他嫂嫂死了也。我如今領着他兩個孩兒。去賺將他來。孩兒行動些。〔唱〕

【仙呂點絳唇】俺嫂嫂連夢交雜。水米不下。將亡化。只等孔目來家。有幾句遺留話。

【混江龍】這幾日公文不押。嚇魂臺緊傍着相公衙。那裏管詳刑折獄。每日價臥柳眠花。戀着那送舊迎新潑弟子。全不想生男育女舊嬌娃。眼睜睜現放着家私上半點兒不牽掛。可不怕夫妻間阻。男女爭差。

〔云〕可早來到門首也。〔做見孔目科〕〔倈兒云〕爹爹。俺妳妳死了也。〔孔目悲科云〕大嫂。兀的不痛殺我也。〔搽旦云〕你家裏哭去。張着大口號甚麼。〔正末云〕這是甚麼言語。〔唱〕

【油葫蘆】道不的猿鎖空房猶性耍。哥哥也喒須是官宦家。怎麼好人家娶這等攪蛆扒。〔搽旦向孔目云〕你老婆若死了。我就嫁你。〔正末唱〕怕不待傾心吐膽商量嫁。都是些瞞神諕鬼求食話。哥哥你休勸他。他敢和我便怒發。你看承似現世的活菩薩。則待戀定潑煙花。

〔孔目云〕姐姐看我面。讓他幾句。〔搽旦云〕他是那個。我讓他。〔正末唱〕

【天下樂】他不比尋常賣酒家。詳也波察。怎便信殺。有錢財似你恁作塌。不將那官事理。終日家偎戀他。久以後無根椽和片瓦。

〔搽旦云〕孔目你放心。我如今一壺兒酒。一條兒肉。替你慶喜吃三鍾。〔孔目云〕我死了老婆。與我慶甚麼喜。〔正末唱〕

【醉中天】他如今尸首停在牀榻。喪孝現居家。剗地揀一個日頭慶喜咱。恨不的嘴縫上拳頭打。我待揪扯着他。學一句燕京廝罵。入沒娘老大小西瓜。

〔孔目云〕大姐。你休恠。我領孩兒家去也。〔同下〕〔搽旦云〕好道兒。他丟了我就去了。我如今借一身重孝穿上。我直哭到他家中。他若是死了。就與他弔孝。若不曾死。我這一去氣死那箇醜弟子孩兒。〔下〕〔旦兒扮蕭氏上云〕妾身蕭縣君是也。頗奈鄭孔目終日只在蕭娥家。氣的我成病。眼見的無那活的人也。我着孩兒叫他去了。怎麼許久還不見回來。〔孔目同末倈上云〕兄弟也。那孝堂中物件。你可曾准備下麼。〔正末唱〕

【後庭花】做下個束身白木匣。剪下些迎神雪柳花。人鬧處休啼哭。我則怕當街裏人笑話。〔孔目哭入門見旦科云〕好也。他原來不曾死。兄弟。你這般說謊。〔正末唱〕誰不知你這吏人猾。若不說妻兒亡化。你這令史每有三千番廝調發。

〔搽旦哭上云〕我穿着這一身孝服。可無眼淚。我這裙帶裏這都是白礬。到那裏望眼裏則一抹。眼淚便下來。我那姐姐嚛。〔正末云〕你來怎的。〔搽旦云〕我來弔孝哩。〔正末唱〕

【金盞兒】這婆娘忒奸猾。不賢達。走將來淚不住行兒下。則你這無端弟子恰便似惡那吒。他夫妻每纔廝守。子母每恰歡洽。你不脫了喪孝服。戴甚麼紙麻花。

〔搽旦云〕我那幹家做活的姐姐好也。他原來不曾死。你怎麼說謊。好不賢惠的臉。〔孔目云〕恠不的他說。他當街裏哭將來。〔旦兒云〕我這場氣。無那活的人也。您兩口兒近前來。將這十三把鑰匙交付與你。好覰一雙兒女者。〔旦做死科下〕〔孔目云〕大嫂。則被你痛殺我也。〔搽旦云〕你張口哭甚麼。老婆有便治。無便棄。〔孔目云〕這是甚麼話。兄弟。破木造棺。高原選地。埋殯了大嫂者。〔張千上云〕孔目。相公叫你攢造文書。往京師去哩。〔孔目云〕我停喪在家。着別人去。罷。〔張千云〕要你去哩。〔孔目云〕兄弟。怎生是好。喒便收拾攢造文書。往京師去來。〔正末唱〕

【賺煞尾】准備着送靈車。安排着裝衣架。擺列些高馱細馬。走去衙門自告咱。問官人借對頭踏亂交加。奠酒澆茶。但見的都將你做話。靶滿城人將你來怨煞。街坊都罵。罵你個不回頭呆漢活氣殺大渾家。〔下〕

〔孔目云〕大姐。你與我照管家中。我便索長行也。〔倈兒云〕爹爹。我跟了你去罷。〔孔目云〕兒也。我怎生帶得你去。大姐。則一件。家緣家計。都交付了你。你則是好看我一雙兒女。我便放心也。〔茶旦云〕你自去。這都在我身上。〔倈兒云〕爹爹。我則跟了你去。〔孔目云〕孩兒。我怎麼帶得你去。大姐。孩兒癡頑。待打時你罵幾句。待罵時你處分咱。〔搽旦云〕你不放心。馬屁眼上帶將去罷。則管裏囑付。〔孔目云〕罷罷罷。我去也。我待不去。上司的言語。待去。又怕這婦人折倒這一雙兒女。也是我出於無奈。孩兒。兀的不痛殺我也。〔下〕〔搽旦云〕您老子去了。等我吃的飽飽的。慢慢的打你。〔下〕〔倈兒哭下〕

〔音釋〕

雜音咱 押羊架切 娃音蛙 發方雅切 薩殺賈切 察抽鮓切 殺雙鮓切 塌湯打切 榻湯打切 匣奚佳切 猾呼佳切 達當加切 那音挪 吒音渣 洽奚佳切 踏當加切 靶音霸 煞與殺同

第二折

〔搽旦同倈兒上云〕我把你兩個小弟子孩兒。你老子在家罵我。我如今洗剝了。慢慢的打你。待我關上門。省的有人來打攪。〔正末上云〕自家趙用。跟着哥哥攢造文書上京師去。行到半途。遺剩了一紙文書只。得重回家中。取那文書走一遭去也呵。〔唱〕

【越調鬭鵪鶉】俺家裏少東無西。可着我走南嘹北。俺哥哥纔娶的偏房。新亡了正室。撇下個幼女嬌男。可又沒甚的遠親近戚。我這裏仔細的尋思起。他則待臥柳眠花。怎知道迷妖着鬼。

【紫花兒序】想着他親娘在日。見這般打罵凌辱。不由的感嘆傷悲。我一心似箭。兩脚如飛。走的我氣喘狼藉。恨不得一步奔來城市裏。早行至哥哥門內。則聽的大叫高呼。元來又打得他女哭兒啼。

〔搽旦云〕如今酒又不醉。飯又不飽。我慢慢的打你這兩個小弟子孩兒。〔正末云〕兀的不打孩兒哩。〔唱〕

【小桃紅】則問你賽娘僧住為何的。他可也有甚麼閒炒刺。〔云〕嫂嫂。開門來。〔搽旦云〕這個是趙用的聲音。你兩個且起去。揩了淚眼。我買mo.pngmo.png你吃。我開了這門。〔見末科云〕小叔叔。你怎的回來。有甚麼勾當。〔正末見倈兒科云〕嫂嫂。你為甚麼打這孩兒。〔搽旦云〕阿彌陀佛。頭上有天。我為甚麼打他。〔正末云〕嫂嫂。我試猜咱。〔唱〕莫不是少柴無米苦央及。〔搽旦云〕柴米都有。一箇不肯上學。一個不肯做生活。我逗他耍來。〔正末唱〕便休題伶牙俐齒相支對。想着我親娘在日。看承似神珠寶貝。〔搽旦云〕天也。我愛的是這一雙兒女。〔正末唱〕怎禁他佯孝順假慈悲。

〔搽旦云〕你為甚麼回家來。〔正末云〕哥哥遺剩了一紙文書。說在背閣板上。〔搽旦云〕你自家取去。〔正末取科云〕有了文書。我去也。〔倈兒哭扯末科云〕叔叔。我跟將你去罷。你去了呵。他又打我也。〔正末云〕嫂嫂看着哥哥面皮。休打孩兒。〔唱〕

【天凈沙】我急忙忙取得文移。趲程途不敢耽遲。怎禁他這孩兒倒疾。緊拽住咱家衣袂。則待要步步追隨。

【調笑令】這孩兒。便頑癡。有十分不是傷觸着你。可憐他親娘不幸先辭世。剛拋下一雙的業種無知。你也則看覰他爺這面皮。再休打的他哭哭啼啼。

〔搽旦云〕哎喲。小叔你放心去。我怎肯打孩兒。〔正末云〕謝了嫂嫂。我去也。〔倈兒扯住末科云〕叔叔。我則是跟了你去。〔正末云〕嫂嫂。你道是不曾打呵。〔唱〕

【禿廝兒】為甚麼適纔間吖天叫地。都一般汪汪的淚眼愁眉。他和你又沒甚殺爺娘的讎共隙。怎這般苦死的。怕相依。也波堪悲。

〔倈兒哭科云〕叔叔。我則是跟着你去。〔正末唱〕

【聖藥王】俺只見兒又啼。女又啼。哭的俺是鐵人石意也酸嘶。他待要來也隨。去也隨。恰便似螞蝗釘了鷺鷥飛。寸步不教離。

〔云〕嫂嫂。你是必看哥哥面上。休打這孩兒者。〔搽旦云〕有你。我便不敢打。兩次三番聒氣。〔做推末出門科云〕你。去我關上這門。打這小弟子孩兒。〔正末云〕這婦人推出我來。關上門。我待去了。出不的這口惡氣。街坊鄰舍聽者。〔詞云〕勸君休要求媢妓。便是喪門逢太歲。送的他人離財散家業破。鄭孔目便是傍州例。這婦人生的通草般身軀。燈心樣手脚。閒騎蝴蝶傍花枝。被風吹在粧梳閣。蜘蛛網內打筋斗。鵝毛船上邀朋友。海馬兒馱行。藉絲兒牽走。有時蘸水在秤頭秤。定盤星上何曾有。這婦人搽的青處青。紫處紫。白處白。黑處黑。恰便似成精的五色花花鬼。他生的兔兒頭。老鼠嘴。打街坊。罵鄰里。則你是個腌腌臢臢潑婆娘。少不得瓦礶兒打翻在井水底。〔唱〕

【寨兒令】我罵你這歪刺骨。我罵你這潑東西。你生的來兔兒頭老鼠嘴。長則待吵是尋非。叫罵過日。怎做的好人妻。

【幺篇】這都是俺哥哥命運低微。帶累你兩個孩兒受盡禁持。我本待好心腸苦勸你。你倒惡狠狠把咱推。來來來我便死也𢬵得和你做頭敵。

【收尾】我如今一脫氣直走向京都地。一句句向哥哥說知。有一日鄭孔目到來時。不道肯輕輕的素放了你。〔下〕

〔搽旦云〕好也。着趙用這村弟子孩兒。罵我這一場去了。我如今且不打你等我吃的酒醉飯飽了。慢慢的打你。〔倈兒哭隨下〕

〔音釋〕

洗先上聲 剩音盛 嘹音料 北邦每切 室傷以切 戚倉洗切 喘穿上聲 藉精妻切 刺倉洗切 mo.png音魔 及更移切 逗音豆 疾精妻切 蘸知濫切 日人智切 敵丁梨切

第三折

〔丑扮店小二上詩云〕曲律竿頭懸草稕。綠楊影裏撥琵琶。高陽公子休空過。不比尋常賣酒家。自家是店小二。在這鄭州城外。開着個小酒店。今早起來掛了酒望子。燒的鏇鍋兒熱着。看有甚麼人來。〔孔目上云〕自家鄭孔目。攢造文書已回。我一路上來多聽的人說。我那渾家有姦夫。折倒我那一雙兒女。未審虛實。遠遠的是一個酒店。這城裏人家事務。他都知道。我試問他一聲。賣酒的有麼。〔小二云〕有。官人要打多少酒。〔孔目云〕你這廝不爽利。張保在那裏。你叫他來。〔小二云〕官人請坐。我叫他去。張保。有人尋你哩。〔正末扮張保上云〕來也。買賣歸來汗未消。上牀猶自想來朝。為甚當家頭先白。曉夜思量計萬條。小人江西人氏。姓張名保。因為兵馬嚷亂。遭驅被擄。來到回回馬合麻沙宣差衙裏。往常時在侍長行為奴作婢。他家裏吃的是大蒜臭韭。水答餅。禿禿茶食。我那裏吃的。我江南吃的都是海鮮。曾有四句詩道來。〔詩云〕江南景致實堪誇。煎肉豆腐炒東瓜。一領布衫二丈五。桶子頭巾三尺八。他屋裏一個頭領。罵我蠻子前。蠻子後。我也有一爺二娘。三兄四弟。五子六孫。偏是你爺生娘長。我是石頭縫裏迸出來的。謝俺那侍長見我生受多年。與了我一張從良文書。本待回鄉。又無盤纏。如今在這鄭州城外開着一個小酒店兒。招接往來客人。昨日有個官人買了我酒吃。不還酒錢。我趕上扯住道。還我酒錢來。他道你是甚麼人。我道也不是回回人。也不是達達人。也不是漢兒人。我說與你聽者。〔唱〕

【南呂一枝花】我是個從良自在人。賣酒饒供過。務生資本少。醞釀利錢多。謝天地買賣和合。憑老實把衣食掇。俺生活不重濁。不住的運水提漿。炊盪時燒柴撥火。

【梁州第七】也強如提關列窖。也強如斡擔挑籮。滿城中酒店有三十座。他將那醉仙高掛。酒器張羅。我則是茅菴草舍。瓦甕瓷缽。老實酒不比其他。論清閒壓盡鳴珂。又無那胖高麗去往來迎。又無那小扒頭濃妝豔裏。又無那大行首妙舞清歌。也不是我奬譽。太過。這黃湯強如醇醪糯。則為我釃酒漿水刺破。麪米相停無添和。那說起玉液金波。

〔做見科〕〔孔目云〕張保。你在那裏來。這早晚纔來。你打二百錢的酒來。〔正末云〕打二百錢的酒。篩的熱着。孔目自己吃。〔孔目云〕酒且慢慢的吃。你這裏有甚麼新事。〔正末云〕有新事。一貫鈔買一個大燒餅。別的我不知道。〔孔目云〕不是這個。這裏有個鄭孔目。娶了一個小婦。折倒他前家一雙兒女。〔正末云〕官人這個我知道。你聽我說。〔唱〕

【賀新郎】前家兒招了個後堯婆。小媳婦近日成親。大渾家新來亡過。題名兒罵了孜孜的唾。罵那無正事頹唆。則待折損殺業種活撮。〔孔目云〕那婦人折倒他一雙兒女。他那街坊可罵鄭孔目麼。〔正末唱〕這廝掌刑法做令史。覓錢來養嬌娥。送的他人離財散家緣破。那賤人也不是魯義姑。這廝也不是漢蕭何。

〔孔目云〕我聽的說。那小婦人不與他兩個孩兒飯吃。那兩個孩兒只在長街上討吃。有這話麼。〔正末唱〕

【紅芍藥】道偷了米麪把瓮封合。掬的些冷飯兒。又被堯婆擘手把碗來奪。孩兒每雨淚如梭。黃甘甘面皮如蠟堝。前街後巷叫化些波。那孩兒靈便口嘍囉。且是會打悲阿。

【菩薩梁州】湯水兒或少或多。乾糧兒一箇兩箇米麪兒一撮半撮。捨貧的姐姐哥哥。他娘在誰敢把氣兒呵。糖堆裏養的偌來大。如今風雪街忍着十分餓。他不愛惜倒折挫。常言道灰不如火熱。多敢怕我信口開合。

〔孔目云〕張保。聽的人說。那堯婆有姦夫。作踐了鄭孔目的家私。你可常去他家送酒。這等勾當。却是有也無。〔正末云〕當日那堯婆來問張保買酒。張保送去。進入後門。我張保在那裏等出家火。那堯婆教那兩個孩兒燒着火。那婆娘和了麪。可做那水答餅。煎一個。吃一個。那兩個孩兒在竈前燒着火。看着那婆娘吃。孩兒便道。妳妳。肚裏饑了。那婆娘將一把刀子去盤子上一劃。把一箇水答餅劃做兩塊。一箇孩兒與了半個。那孩兒歡喜。接在手裏。番來番去。吊在地下。那婆娘說兩個爭嘴。官人。他只是怕熱。〔唱〕

【罵玉郎】把孩兒風流罪犯尋些箇。吊着脚腕又不敢將脚尖那。當日紛紛雪片席來大。衣服向身上剝。井水向堦下潑。肐膝兒精磚上過。

【感皇恩】他將那門戶關合。怎生結磨。顫欽欽跪在堦基。可丕丕心驚懼。撲簌簌淚滂沱。當日箇天時凛冽。怎能勾身上溫和。孩兒每縮着脖項。拄着下頦。聳着肩窩。

【採茶歌】僧住將手心兒搓。賽娘把指尖兒呵。凍的他戰篤速打頦歌。他可也性子利害母閻羅。〔孔目云〕他可喚做甚麼。〔正末唱〕則他是上廳行首喚做燒鵝。

〔孔目云〕敢是蕭娥。〔正末云〕哦。是蕭娥。〔孔目云〕張保。那鄭孔目的孩兒。也常到你這裏來麼。〔正末云〕他早晚便來也。〔孔目云〕等他來時。你引來見我。〔倈兒上云〕我是鄭孔目的孩兒。沿門叫化了。回張保店裏去。〔做見末科〕〔正末云〕兩個孩兒。這裏有個官人。你見他去。〔倈兒見孔目科〕〔哭云〕兀的不是俺爹爹。〔孔目云〕兀的不是我兩個孩兒。則被你痛殺我也。〔正末唱〕

【哭皇天】我與你打鬧處先赸過。拿笠兒忙蓋合。心驚的我面沒羅。〔孔目云〕張保。〔正末云〕你是張保。〔孔目云〕我喚你哩。〔正末云〕我喚你哩。〔孔目云〕你看這廝波。你如何這等答應我。〔正末唱〕小人幾曾離了鏇鍋。我是王留一般弟兄兩個〔帶云〕官人也。〔唱〕你莫不是眼摩挲。錯認了你這親眷。你却是姓甚麼。

〔孔目云〕張保。我便是鄭孔目。〔正末唱〕

【烏夜啼】謝天地小人剛道的這淫邪貨。並不曾道甚孔目哥哥。〔孔目云〕你也罵的我勾了。你說他有姦夫。是那一個。〔正末唱〕要姦夫略數與你三十箇。盡都是把手為活。對酒當歌。鄭州浪漢委實多。〔云〕那姦夫姓高。〔孔目云〕高甚麼。〔正末唱〕高陽公子休空過。憑着我在口言是亡身禍。言多語少。小人有些九伯風魔。

〔孔目云〕既然那婦人有姦夫。把我這一雙兒女寄在你這店中。我今夜晚間越牆而過。把姦夫淫婦都殺了罷。〔正末唱〕

【黃鍾尾】潤紙窗把兩個都瞧破。拽後門將三簧鎖納合。捕巡軍快拿捉。急開門走不脫。到官司問甚麼。取了招帶枷鎖。建法場把市郭。上木驢。着刀刴。萬剮了堯婆。兀的不痛快殺我。〔下〕

〔孔目云〕天色晚了。我殺那姦夫淫婦去來。〔下〕〔搽旦同高成上云〕高成。我老公不在家。我和你永遠做夫妻。可不受用。〔高成云〕難得你這好心。我買條糖兒請你吃。〔孔目云〕天色晚了。我來到這後園牆下。攀着這柳枝。跳過這牆。來到臥房門首。我試聽咱。〔高成云〕我怎麼有些心跳。把這吊窗開着。有人來時我好走。〔孔目云〕可知有姦夫。我蹅開這門進去。〔高成慌科云〕不中。有人來了。走走走。〔下〕〔孔目云〕兀的不是姦夫也。〔搽旦云〕姦夫在那裏。〔孔目云〕這等婦人要做甚麼。不如殺了罷。〔搽旦云〕救人也。〔孔目殺科〕〔搽旦下〕〔孔目云〕我待走了。可不帶累鄰舍。我索官司中出首去來。〔下〕

〔音釋〕

稕准去聲 爽霜上聲 八音巴 迸逋夢切 醞音韻 釀泥降切 合音何 掇音朵 濁之婆切 盪湯去聲 窖音叫 斡烏括切 瓷音慈 缽波上聲 他音拖 釃音篩 液音逸 唾拖去聲 唆音梭 撮磋上聲 奪音多 堝音窩 阿何哥切 劃音畫 腕碗去聲 顫音戰 簌音速 滂鋪忙切 沲音陀 頦音孩 搓音磋 赸山去聲 娑音梭 活音和 瞧音樵 簧音黃 捉之左切 脫音妥 麼眉波切 郭音果 剮音寡

第四折

〔李尹引張千上云〕小官李公弼。見任鄭州府尹。今日陞廳坐起早衙。張千。喝攛廂。〔張千云〕在衙人馬平安。擡書案。〔孔目上跪科〕〔李尹云〕兀的不是孔目鄭嵩。你告甚麼。〔孔目云〕小人去京師攢造文書回來。撞見姦夫在妻子房內。我蹅門進去。姦夫走脫。小人將妻子殺了。今來出首。〔李尹云〕鄭嵩。你怎做的執法人。拿姦要雙。拿賊要贓。走了姦夫。你可殺了媳婦。做的箇無故殺妻妾。該杖八十。迭配遠惡軍州。張千。拿下去打着者。〔張千云〕小人行杖。〔高成云〕今日該我當日。我行杖。〔高成打科云〕六十。七十。八十。〔孔目云〕那行杖的可是高成。則被他打殺我也。〔李尹云〕與他臉上刺了字。迭配沙門島。張千。着一個能行快走的解子。便解將去。〔高成云〕小人解去。〔李尹云〕只今日就行。〔高成押出門科〕〔孔目云〕我和你有甚麼冤讎。你打的我這般狠。〔高成云〕你今日這井可也落在弔桶裏麼。〔孔目云〕天那。有誰人救我也。〔同下〕〔李尹云〕今日無事且轉廳。〔詩云〕非我不憐他。他罪原非小。姑免赴雲陽。且配沙門島。〔下〕〔正末扮宋彬引僂儸上詩云〕虎着痛箭難舒爪。魚遭密網怎翻身。運去劍誅無義漢。時來金贈有恩人。自家護橋龍宋彬。自從解出鄭州。到的半路。被我扭開枷鎖。打死了解子。就在這山中落草為寇。好是快活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我如今向槽房連甕掇將來。償還了我弟兄每口債。酒斟着醇糯醅。膾切着鯉魚胎。今日開懷。直吃的沉醉出山寨。

〔云〕小僂儸斟酒來。〔僂儸進酒科云〕哥哥滿飲一杯。〔正末唱〕

【沉醉東風】兄弟每滿滿的休推莫側。直吃的醉醺醺東倒西歪。把猪肉來燒。羊羔來宰。你可便莫得遲捱。直吃到梨花月上來。酒少呵您哥哥再買。

〔云〕嗨。我幾乎忘了。我當初犯罪之時。若不是鄭孔目哥哥救我性命。豈有今日。近來聞得俺哥哥也犯了罪。迭配沙門島去。我想這等遠惡軍州。莫說到得那裏。只在路上少不得是死的。古人有言。有恩不報。非丈夫也。小僂儸。徹了酒者。〔唱〕

【落梅風】只管裏貪戀着酒如泉。可頓忘了他恩似海。萬一個在中途被人謀害。可不乾着了當初救命來。則問你護橋龍宋彬安在。

〔云〕我如今點起五百名僂儸。直到鄭州地面。若是俺哥哥解在中途。正好迎着。一同回還山寨。若是未經解出。𢬵的劫牢。定要救俺哥哥者。〔做上路科〕〔倈兒上云〕俺兩個僧住賽娘便是。俺父親迭配沙門島。如今在酷寒亭上。俺叫化些殘羹剩飯。與他充饑去。〔做見僂儸拿住科〕〔正末云〕這兩個叫化小孩兒是誰家的。〔倈兒跪科云〕俺是鄭孔目的孩兒賽娘僧住。將軍可憐見波。〔正末唱〕

【喬牌兒】俺這裏見孩兒添驚恠。破衣服怎遮蓋。凍的他兩隻手似冬凌塊。誰救你爹爹脫杻械。

〔倈兒云〕我叫化些殘茶剩飯。與俺父親吃。〔正末云〕你父親在那裏。〔倈兒云〕俺父親因拿姦夫。殺了淫婦。被官司問遣迭配沙門島去。如今在酷寒亭上哩。〔正末云〕小僂儸跟了我。就到酷寒亭上。救俺哥哥走一遭去。〔同下〕〔高成押孔目上科〕〔孔目云〕哥哥且慢行者。我兩個孩兒尋覓些茶飯去了。我在那酷寒亭上等一等。避過這雪。慢慢的再行將去。〔高成云〕你這兩個小業種。少不得先結果了他。方纔慢慢的處置你。既是雪大。且避過了這雪再走。〔正末引僂儸同倈兒上〕〔唱〕

【川撥棹】這兩個小嬰孩。引三軍何處來。赤緊的雲鎖冰崖。風斂陰霾。雪灑塵埃。則半合兒早粉畫樓臺。玉砌衢街。俺軍中也做了銀粧甲鎧。俺哥哥在酷寒亭怕不活凍煞。

〔云〕兀的不是俺哥哥。小僂儸。休教走了解子。且打開哥哥的枷鎖者。〔做解科〕〔唱〕

【七弟兄】莫猜。快來。把枷鎖疾忙開。將哥哥左右相扶策。在鬼門關奪轉得這凍形骸。向酷寒亭展脚輸腰拜。

〔孔目云〕兀的不諕殺我也壯士。你是誰。〔正末云〕哥哥。則我就是護橋龍宋彬。〔唱〕

【梅花酒】喒兩個自間隔。為殺了裙釵。攬下非災。不得明白。沙門島程途怎地捱。酷寒亭風雪如何奈。從別離三二載。睡夢裏記心懷。天對付巧安排。

〔孔目云〕兄弟。是我當日救你命來。今日你却做我的大恩人也。〔正末唱〕

【收江南】呀。誰承望月明千里故人來。則被這潑煙花送了你犯由牌。狠公人又待活燒埋。到今日救解。早收恰了那一點淚沾腮。

〔孔目云〕兄弟。你救我咱。則這解子高成。便是姦夫。〔高成云〕我死也。〔正末云〕小僂儸。將這姦夫與我綁了。替哥哥報讎。〔高成云〕不干我事。我吃長齋的。肯做這勾當。〔孔目云〕兄弟。教我怎生是好。〔正末云〕哥哥休謊。同兩個孩兒權到山寨上住幾日。再作計較。〔唱〕

【鴛鴦煞】從今後深讎積恨都消解。且到我荒山草寨權停待。暢道是本姓難移。三更不改。做一場白日胸襟。轟雷氣概。將這廝吃劍喬材。任逃走向天涯外。我也少不得手到拿來。則做死羊兒般弔着宰。

〔云〕小僂儸。把那廝先綁上山去。就安排果卓。請哥哥到寨中做慶喜筵席。將那廝萬剮凌遲。以報冤恨者。〔詞云〕今天下事勢方多。四下裏競起干戈。其大者攻城略地。小可的各有巢窠。非是我甘心為盜。故意來啜賺哥哥。眼見得這場做作。官司裏怎好兜羅。且共我同歸草寨。徐觀看事勢如何。肯容他高成走脫。早拏來綁縛山坡。先下手挑筋剔骨。慢慢的再剖胸窩。也等他現報在眼。纔把你讎恨消磨。待幾時風塵寧靜。我和你招安去未是蹉跎。

〔音釋〕

醅鋪梅切 膾音貴 側齋上聲 杻音丑 械音薤 霾音埋 煞雙債切 策釵上聲 隔皆上聲 白巴埋切 轟音烘 啜昌說切 賺音湛 蹉音嗟 跎音陀

題目 後堯婆淫亂辱門庭潑姦夫狙詐占風情 
正名 護橋龍邂逅荒山道鄭孔目風雪酷寒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