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金線池

Top / 元曲選 / 金線池

杜蘂娘智賞金線池雜劇

關漢卿撰

楔子

〔外扮石府尹引張千上詩云〕少小知名建體闈。白頭猶未解朝衣。年來屢上陳情疏。怎奈君恩不放歸。老夫姓石名敏。字好問。幼年進士及第。隨朝數載。累蒙擢用。謝聖恩可憐。除授濟南府尹之職。我有個同窗故友。姓韓名輔臣。這幾時不知兄弟進取功名去了。還只是遊學四方。一向音信杳無。使老夫不勝懸念。今日無甚事。在私宅閒坐。張千。門首覰者。若有客來時。報復我知道。〔張千云〕理會的。〔末扮韓輔臣上詩云〕流落天涯又幾春。可憐辛苦客中身。怪來喜鵲迎頭噪。濟上如今有故人。小生姓韓名輔臣。洛陽人氏。幼習經史。頗看詩書。學成滿腹文章。爭奈功名未遂。今欲上朝取應。路經濟南府過。有我個八拜交的哥哥是石好問。在此為理。且去與哥哥相見一面。然後長行。說話中間。早來到府門了也。左右報復去。道有故人韓輔臣特來相訪。〔張千報云〕禀老爺得知。有韓輔臣在於門首。〔府尹云〕老夫語未懸口。兄弟早到。快有請。〔張千云〕請進。〔做見科〕〔韓輔臣云〕哥哥。數載不見。有失問候。請上受你兄弟兩拜。〔做拜科〕〔府尹云〕京師一別。幾經寒暑。不意今日惠顧。殊慰鄙懷。賢弟請坐。張千看酒來。〔張千云〕酒在此。〔做把盞科〕〔府尹云〕兄弟滿飲一杯。〔做回酒科〕〔韓輔臣云〕哥哥也請一杯。〔府尹云〕筵前無樂。不成歡樂。張千。與我喚的那上廳行首杜蘂娘來。伏待兄弟飲幾杯酒。〔張千云〕理會的。出的這門來。這是杜蘂娘門首。杜大姐在家麼。〔正旦扮杜蘂娘上云〕誰喚門哩。我開了這門看。〔做見科〕〔張千云〕府堂上喚官身哩。〔正旦云〕要官衫麼。〔張千云〕是小酒。免了官衫。〔做行科〕〔張千云〕大姐。你立在這裏。待我報復去。〔做報科〕〔府尹云〕着他進來。〔正旦做見科云〕相公喚妾身。有何分付。〔府尹云〕喚你來別無他事。這一位白衣卿相。是我的同窗故交。你把體面相見咱。〔正旦做拜科〕〔韓輔臣慌回禮科〕嫂嫂請起。〔府尹云〕兄弟也。這是上廳行首杜蘂娘。〔韓輔臣云〕哥哥。我則道是嫂嫂。〔背云〕一個好婦人也。〔正旦云〕一個好秀才也。〔府尹云〕將酒來。蘂娘行酒。〔正旦與韓連遞三杯科〕〔府尹云〕住住。兄弟。我也吃一鍾兒。〔韓輔臣云〕呀。却忘了送哥哥。〔正旦遞府尹酒飲科〕〔正旦云〕秀才高姓大名。〔韓輔臣云〕小生洛陽人氏。姓韓名輔臣。小娘子誰氏之家。姓甚名誰。〔正旦云〕妾身姓杜。小字蘂娘。〔韓輔臣云〕元來見面勝似聞名。〔正旦云〕果然才子。豈能無貌。〔府尹云〕蘂娘。你問秀才告珠玉。〔韓輔臣云〕兄弟對着哥哥根前。怎敢道筆。正是弄斧班門。徒遺笑耳。〔府尹云〕兄弟休謙。〔韓輔臣云〕這等。兄弟呈醜也。〔做寫科云〕寫就了。蘂娘你試看咱。〔正旦念云〕詞寄南鄉子。〔詞云〕嫋娜復輕盈。都是宜描上翠屏。語若流鶯聲似燕。丹青。燕語鶯聲怎畫成。難道不關情。欲語還羞便似曾。占斷楚城歌舞地。娉婷。天上人間第一名。好高才也。〔韓輔臣云〕兄弟此行。本為上朝取應。只因與哥哥久闊。迂道拜訪。幸覩尊顏。復蒙嘉宴。爭奈試期將近。不能久留。酒散之後。便當奉別。〔府尹云〕賢弟且休去。略住三朝五日。待老夫賷發你一路鞍馬之費。未為遲也。張千。打掃後花園。請秀才在書房中安下者。〔韓輔臣云〕花園冷靜。怕不中麼。〔府尹云〕既如此。就在蘂娘家安歇如何。〔韓輔臣云〕願隨鞭𨮴。〔府尹云〕你看他一讓一個肯。蘂娘。這是我至交的朋友。與你兩錠銀子。拏去你那母親做茶錢。休得怠慢了秀才者。〔正旦云〕多謝相公。〔韓輔臣云〕兄弟謝了哥哥。大姐。到你家中拜你那媽媽去來。〔正旦云〕秀才。俺娘忒愛錢哩。〔韓輔臣云〕大姐不妨事。我多與他些錢鈔便了也。〔正旦唱〕

【仙呂端正好】鄭六遇妖狐。崔韜逢雌虎。那大曲內盡是寒儒。想如今曉古人家女。都待與秀才每為夫婦。

【幺篇】既不呵那一片俏心腸。那裏每堪分付。那蘇小卿不辨賢愚。比如我五十年不見雙通叔。休道是蘇媽媽。也不是醉驢驢。我是他親生的女。又不是買來的奴遮莫拷的我皮肉爛。煉的我骨髓枯。我怎肯跟將那販茶的馮魁去。〔同韓下〕

〔府尹云〕你看我那兄弟。秀才心性。又是那吃酒的意兒。別也不別。徑自領着杜蘂娘去了也。且待三朝五日。差人探望兄弟去。古語有云。樂莫樂兮新相知。豈不信然。〔詩云〕華省芳筵不待終。忙攜紅袖去匆匆。雖然故友情能密。爭似新歡興更濃。〔下〕

〔音釋〕

解上聲 朝音潮 疏去聲 累上聲 濟上聲 慰音謂 樂音耀 樂音澇 行音杭 嫋音鳥 娜那上聲 占去聲 娉聘平聲 婷音亭 叔音暑

第一折

〔搽旦扮卜兒上詩云〕不紡絲麻不種田。一生衣飯靠皇天。盡道吾家皮解庫。也自人間賺得錢。老身濟南府人氏。自家姓李。夫主姓杜。所生一個女兒。是上廳行首杜蘂娘。近日有個秀才。叫做韓輔臣。却是石府尹老爺送來的。與俺女兒作伴。俺這妮子一心待嫁他。那厮也要娶我女兒。中間被我不肯。把他撚出去了。怎麼這一會兒不見俺那妮子。莫非又趕那厮去。待我喚他。蘂娘賤人那裏。〔正旦領梅香上向古門道云〕韓秀才。你則躲在房裏坐。不要出來。待我和那虔婆頹鬧一場去。〔韓輔臣做應云〕我知道。〔正旦云〕自從和韓輔臣作伴。又早半年光景。我一心要嫁他。他一心要娶我。則被俺娘板障。不肯許這門親事。我想一百二十行。門門都好着衣喫飯。偏俺這一門。却是誰人製下的。忒低微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則俺這不義之門。那裏有買賣營運。無貲本。全憑着五箇字迭辦金銀。〔帶云〕可是那五個字。〔唱〕無過是惡劣乖毒狠。

【混江龍】無錢的可要親近。則除是驢生戟角瓮生根。佛留下四百八門衣飯。俺占着七十二位凶神。纔定脚謝館接迎新子弟。轉回頭霸陵誰識舊將軍。投奔我的都是那矜爺害娘。凍妻餓子。折屋賣田。提瓦罐爻槌運。那些箇慈悲為本。多則是板障為門。

〔云〕梅香。你看妳妳做甚麼裏。〔梅香云〕妳妳看經哩。〔正旦云〕俺娘口業作罪。你這般心腸。多少經文懺的過來。枉作的業深了也。〔唱〕

【油葫蘆】炕頭上主燒埋的顯道神。沒事哏。𥣻麻頭斜皮臉老魔君。拿着一串數珠是嚇子弟降魔印。輪着一條拄杖是打鸂𪄠無情棍。茶房裏那一火老業人。酒杯間有多少閑議論。頻頻的間阻休熟分。三夜早趕離門。

〔梅香云〕姐姐。這話說差了。我這門戶人家。巴不得接着子弟。就是錢龍入門。百般奉承他。常怕一個留他不住。怎麼剛剛三日。便要趕他出門。决無此理。〔正旦云〕梅香。你那裏知道。〔唱〕

【天下樂】他只待夜夜留人夜夜新。殷勤。顧甚的恩。不依隨又道是我女孩兒不孝順。今日箇漾人頭厮摔。含熱血厮噴。定奪俺心上人。

〔做見科正旦云〕母親。吃甚麼茶飯那。〔卜兒云〕竈窩裏燒了幾個燈盞。吃甚麼飯來。〔正旦唱〕

【醉扶歸】有句話多多的苦告你老年尊。累累的囑託近比鄰。一片花飛减却春。我如今不老也非為嫩。年紀小呵。須是有氣分。年紀老無人問。

〔云〕母親。嫁了您孩兒罷。孩兒年紀大了也。〔卜兒云〕丫頭。拿鑷子來鑷了鬢邊的白髮。還着你覓錢哩。〔正旦云〕母親。你只管與孩兒𢠳性怎的。〔卜兒云〕我老人家如今性子淳善了。若發起村來。怕不筋都敲斷你的。〔正旦唱〕

【金盞兒】你道是性兒淳。我道你意兒村。提起那人情來往佯粧鈍。〔帶云〕有幾個打踅客旅輩。丟下些刷牙掠頭。問妳妳要盤纏家去。〔唱〕你可早耳朵閉眼睛昏。前門裏統鏝客。後門裏一個使錢勤。揉開汪淚眼。打拍老精神。

〔云〕母親。嫁了你孩兒者。〔卜兒云〕我不許嫁誰敢嫁。有你這樣生忿忤逆的。〔正旦唱〕

【醉中天】非是我偏生忿。還是你不關親。只着俺淡抹濃粧倚市門。積趲下金銀囤。〔卜兒做怒科云〕你這小賤人。你今年纔過二十歲。不與我覓錢。教那個覓錢。〔正旦唱〕你道俺纔過二旬。有一日粉消香褪。可不道老死在風塵。

〔云〕母親。你嫁了孩兒罷。〔卜兒云〕小賤人。你要嫁那個來。〔正旦唱〕

【寄生草】告辭了鳴珂巷。待嫁那韓輔臣。這紙湯瓶再不向紅罏頓。鐵煎盤再不使清油混。銅磨笴再不把頑石運。〔卜兒云〕你要嫁韓輔臣這窮秀才。我偏不許你。〔正旦唱〕怎將咱好姻緣生折做斷頭香。休想道潑烟花再打入迷魂陣。

〔卜兒云〕那韓輔臣有什麼好處。你要嫁他。〔正旦唱〕

【賺煞】十度願從良長則九度不依允。也是我八個字無人主婚。空盼上他七步才華遠近聞。六親中無不歡欣。改家門。做的個五花誥夫人。駟馬高車錦繡裀。道俺有三生福分。正行着雙雙好運。〔卜兒云〕好運好運。卑田院裏趕趁。你要嫁韓輔臣這一千年不長進的。看你打蓮花落也。〔正旦唱〕他怎肯教一年春盡又是一年春。〔下〕

〔卜兒云〕俺女兒心心念念只要嫁韓秀才。我好歹偏不嫁他。俺想那韓秀才是個氣高的人。他見俺有些閑言閑語。必然使性出門去。俺再在女孩兒根前調撥他。等他兩個不和訕起臉來。那時另接一個富家郎。纔中俺之願也。正是小娘愛的俏。老鴇愛的鈔。則除非弄冷他心上人。方纔是我家裏錢龍到。〔下〕

〔音釋〕

撚尼蹇切 哏狠平聲 𥣻音頃 降奚江切 鸂音溪 𪆟音勅 熟繩朱切 分去聲 摔音灑 比音疲 鑷音聶 𢠳音鱉 踅徐靴切 鏝音慢 囤音頓 過平聲 笴音趕 長音掌 訕山去聲 中去聲 鴇音保

第二折

〔韓輔臣上詩云〕一生花柳幸多緣。自有嫦娥愛少年。留得黃金等身在。終須買斷麗春園。我韓輔臣本為進取功名。打從濟南府經過。適值哥哥石好問在此為理。送我到杜蘂娘家安歇。一住半年以上。兩意相投。不但我要娶他。喜得他也有心嫁我。爭奈這虔婆百般板障。俺想來。他只為我囊中錢鈔已盡。況見石府尹滿考朝京。料必不來復任。越越的欺負我。發言發語。只要撚我出門去。我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怎生受得一口氣。出了他門。不覺又是二十多日。你道我為何不去。還在濟南府淹閣。倒也不是盼俺哥哥復任。思量告他。只為杜蘂娘他把俺赤心相待。時常與這虔婆合氣。尋死覓活。無非是為俺家的緣故。莫說我的氣高。那蘂娘的氣比我還高的多哩。他見我這日出門時節。竟自悻悻然去了。說也不和他說一聲兒。必然有些怪我。這個怪也只得由他怪。本等是我的不是。以此沉吟展轉。不好便離此處。還須親見蘂娘。討個明白。若他也是虔婆的見識。沒有嫁我之心。却不我在此亦無指望了。不如及早上朝取應。幹我自家功名去。他若是好好的依舊要嫁我。一些兒不怪我。便受盡這虔婆的氣。何忍負之。今日打聽得虔婆和他一班兒老姊妹在茶房中吃茶。只得將我羞臉兒揣在懷裏。再到蘂娘家去走一遭。〔詞云〕我須是讀書人凌雲豪氣。偏遇這潑虔婆全無顧忌。天若使石好問復任濟南。少不的告他娘着他流遞。〔下〕〔正旦引梅香上云〕我杜蘂娘一心看上韓輔臣。思量嫁他。爭奈我母親不肯。倒發出許多說話。將他趕逐出門去了。我又不曾有半句兒惱着他。為何一去二十多日。再也不來看我。教我怎生放心得下。聞得母親說。他是爛黃虀。如今又纏上一個粉頭。道強似我的多哩。這話我也不信。我想這濟南府教坊中人。那一個不是我手下教道過的小妮子。料必沒有強似我的。若是他果然離了我家。又去踹別家的門。久以後我在這街上行走。教我怎生見人那。〔唱〕

【南呂一枝花】東洋海洗不盡臉上羞。西華山遮不了身邊醜。大力鬼頓不開眉上鎖。巨靈神劈不斷腹中愁。閃的我有國難投。抵多少南浦傷離候。愛你個殺才沒去就。明知道雨歇雲收。還指望待天長地久。

【梁州第七】這厮闌散了雖離我眼底。忔憎着又在心頭。出門來信步閑行走。遙瞻遠岫。近俯清流。行行厮趁。步步相逐。知他在那搭兒裏續上綢繆。知他是怎生來結做冤讎。俏哥哥不爭你先和他暮雨朝雲。劣妳妳則有分吃他那閑茶浪酒。好姐姐幾時得脫離了舞榭歌樓。不是我出乖。弄醜。從良棄賤我命裏有終須有。命裏無枉生受。只管撲地掀天無了休。着甚麼來由。

〔梅香云〕姐姐。你休煩惱。姐夫好歹來家也。〔正旦云〕梅香。將過琵琶來。待我散心適悶咱。〔梅香取砌末科云〕姐姐。琵琶在此。〔正旦彈科〕〔韓輔臣上云〕這是杜大姐家門首。我去的半月其程。怎麼門前的地。也沒人掃。一剗的長起青苔來。這般樣冷落了也。〔正旦做聽科云〕那厮來了也。我則推不看見。〔韓輔臣做入見科云〕大姐祗揖。〔正旦做彈科〕〔唱〕

【牧羊關】不見他思量舊。倒有些兩意兒投。我見了他撲鄧鄧火上澆油。恰便似鉤搭住魚腮箭穿了鴈口。〔韓輔臣云〕元來你那舊性兒不改。還彈唱哩。〔正旦做起拜科〕〔唱〕你怪我依舊拈音樂。則許你交錯勸觥籌。你不肯冷落了杯中物。我怎肯生疎了絃上手。

〔韓輔臣云〕那一日吃你家媽媽趕逼我不過。只得忍了一口氣。走出你家門。不曾辭別的大姐。這是小生得罪了。〔正旦唱〕

【罵玉郎】這的是母親故折鴛鴦偶。須不是咱設下惡機謀。怎將咱平空拋落他人後。今日個何勞你。貴脚兒。又到咱家走。

〔韓輔臣云〕大姐何出此言。你元許我嫁哩。〔正旦唱〕

【感皇恩】咱本是潑賤娼優。怎嫁得你俊俏儒流。〔韓輔臣云〕這是有盟約在前的。〔正旦唱〕把枕畔盟。花下約。成虛謬。〔韓輔臣云〕我出你家門。也只得半個多月。怎便見得虛謬了那。〔正旦唱〕你道是別匆匆無多半月。我覺的冷清清勝似三秋。〔韓輔臣跪科云〕大姐。我韓輔臣不是了。我跪着你請罪罷。〔正旦不睬科云〕那個要你跪。〔唱〕越顯的你嘴兒甜。膝兒軟。情兒厚。

〔韓輔臣云〕我和你生則同衾。死則同穴哩。〔正旦唱〕

【採茶歌】往常箇侍衾裯。都做了付東流。這的是娼門水局下場頭。〔韓輔臣云〕大姐。只要你有心嫁我。便是卓文君也情願當罏沽酒來。〔正旦唱〕再休提卓氏女親當沽酒肆。只被你雙通叔早掘倒了翫江樓。

〔韓輔臣跪科云〕大姐。你休這般惱我。你打我幾下罷。〔正旦唱〕

【三煞】既你無情呵。休想我指甲兒湯着你皮肉。似往常有氣性打的你見骨頭。我只怕年深了也難收救。倒不如早早丟開。也免的自僝自僽。〔韓輔臣云〕你不發放我起來。便跪到明日。我也只是跪着。〔正旦唱〕頑涎兒却依舊。我沒福和你那鶯燕蜂蝶為四友。甘分做跌了彈的斑鳩。

【二煞】有耨處散誕鬆寬着耨。有偷處寬行大步偷。何須把一家苦苦死淹留。也不管設誓拈香。到處裏停眠整宿。說着他瞞心的謊昧心的呪。你那手怎掩傍人是非口。說的困須休。

【尾煞】高如我三板兒的人物也出不得手。強如我十倍兒的聲名道着處有。尋些虛脾使些機勾。用些工夫再去趁逐。你與我高揎起春衫酒淹袖。舒你那攀蟾折桂的指頭。請先生別挽一枝章臺路傍柳。〔下〕

〔韓輔臣做歎科云〕嗨。杜蘂娘。真個不認我了。我只道是虔婆要錢。趕我出去。誰知杜蘂娘的心兒也變了。他一家門這等欺負我。如何受的過。只得再消停幾日。等我哥哥一個消耗來也不來。又作處置。〔詩云〕怪他紅粉變初心。不獨虔婆太逼臨。今日床頭看壯士。始知顏色在黃金。〔下〕

〔音釋〕

姊音子 忔許乙切 逐直由切 掀音軒 剗音產 觥姑橫切 裯音紬 肉柔去聲 僝鋤山切 僽音驟 涎徐煎切 蝶音爹 耨囊鬭切 宿音秀 揎音宣

第三折

〔石府尹上云〕老夫石好問是也。三年任滿朝京。聖人道俺賢能清正。着復任濟南。不知俺那兄弟韓輔臣進取功名去了。還是淹留在杜蘂娘家。使老夫時常懸念。已曾着人探聽他踪跡。未見回報。張千。門首覰者。待探聽韓秀才的人來。報復我知道。〔韓輔臣上云〕聞得哥哥復任濟南。被我等着了也。來到此間。正是濟南府門首。張千。報復去。道韓輔臣特來拜訪。〔張千報科〕〔石府尹云〕道有請。〔見科〕〔韓輔臣云〕恭喜哥哥復任名邦。做兄弟的久客空囊。不曾具得一杯與哥哥拂塵。好生慚愧。〔石府尹做笑科云〕我以為賢弟扶搖萬里。進取功名去了。却還淹留妓館。志嚮可知矣。〔韓輔臣云〕這幾時你兄弟被人欺侮。險些兒一口氣死了。還說那功名怎的。〔石府尹云〕賢弟。你在此盤纏缺少。不能快意是有的。那一個就敢欺侮着你。〔韓輔臣云〕哥哥不知。那杜家老鴇兒欺侮兄弟也罷了。連蘂娘也欺侮我。哥哥。你與我做主咱。〔石府尹云〕這是你被窩兒裏的事。教我怎麼整理。〔韓輔臣云〕您兄弟唱喏。〔石府尹不理科云〕我也會唱喏。〔韓輔臣云〕我下跪。〔石府尹又不理科云〕我也會下跪。〔韓輔臣云〕哥哥。你真個不肯整理。教我那裏告去。您兄弟在這濟南府裏倚仗哥哥勢力。那個不知。今日白白的吃他娘兒兩個一場欺侮。怎麼還在人頭上做人。不如就着府堂觸階而死罷了。〔做跳科石府尹忙扯住云〕你怎麼使這般短見。你要我如何整理。〔韓輔臣云〕只要哥哥差人拿他娘兒兩個來扣廳責他四十。纔與您兄弟出的這一口臭氣。〔石府尹云〕這個不難。但那杜蘂娘肯嫁你時。你還要他麼。〔韓輔臣云〕怎麼不要。〔石府尹云〕賢弟不知。樂戶們一經責罰過了。便是受罪之人。做不得士人妻妾。我想此處有個所在。叫做金線池。是個勝景去處。我與你兩錠銀子。將的去臥番羊。窨下酒。做個筵席。請他一班兒姊妹來到池上賞宴。央他們替你賠禮。那其間必然收留你在家。可不好那。〔韓輔臣做揖科云〕多謝哥哥厚意。則今日便往金線池上安排酒果。走一遭去也。〔下〕〔石府尹云〕兄弟去了也。這一遭好共歹成就了他兩口兒。可來回老夫的話。〔詩云〕錢為心所愛。酒是色之媒。會看鴛鴦羽。雙雙池上歸。〔下〕〔外旦三人上云〕妾身張嬤嬤。這是李妗妗。這是閔大嫂。俺們都是杜蘂娘姨姨的親眷。今日在金線池上。專為要勸韓輔臣杜蘂娘兩口兒圓和。這席面不是俺們設的。恐怕蘂娘姨姨知道是韓姨夫出錢安排酒果。必然不肯來赴。因此只說是俺們請他。酒席中間慢慢的勸他回心。成其美事。道猶未了。蘂娘姨姨早來也〔正旦上相見科云〕妾身有何德能。着列位奶奶們置酒張筵。何以克當。〔唱〕

【中呂粉蝶兒】明知道書生。教門兒負心短命。儘教他海角飄零。沒來由強風情。剛可喜。男婚女聘。往常我千戰千贏。透風處使心作倖。

【醉春風】能照顧眼前坑。不隄防腦後井。人跟前不您的喫場撲騰。呆賤人幾時能勾醒。醒。雖是今番。係干宿世。事關前定。

〔眾旦云〕這是首席。姨姨請坐。〔正旦云〕看了這金線池。好傷感人也。〔唱〕

【石榴花】恰便似藕絲兒分破鏡花明。我則見一派碧澄澄。東關裏猶自不曾經。到如今整整半載其程。眼前面兜率神仙境。有他呵怎肯道驀出門庭。那時節眼札毛和他厮拴定。矮房裏相撲着悶懷縈。

【鬭鵪鶉】虛度了麗日和風。枉誤了良辰美景。往常俺動脚是熬煎。回頭是撞挺。拘束的剛剛轉過雙眼睛。到如今各自托生。我依舊安業着家。他依舊離鄉背井。

〔眾旦云〕俺們都與姨姨奉一杯酒。〔正旦唱〕

【普天樂】小妹子是愛蓮兒。你都將我相欽敬。茶兒是妹子。你與我好好的看承。小妹子是玉伴哥。從來有些獨強性。〔眾旦云〕姨姨。你為何嗟聲歎氣的。今日這樣好天氣。又對着這樣好景致。務要開懷暢飲。做一個歡度會纔是。〔正旦唱〕說甚麼人歡慶。引得些鴛鴦兒交頸和鳴。忽的見了。愠的面赤。兜的心疼。

〔眾旦云〕姨姨。俺則這等吃酒。可不冷靜。〔正旦云〕待我行個酒令。行的便吃酒。行不的罰金線池裏凉水。〔眾旦云〕俺們都依着姨姨的令行。〔正旦云〕酒中不許題着韓輔臣三字。但道着的。將大觥來罰飲一大觥。〔眾旦云〕知道。〔正旦唱〕

【醉高歌】或是曲兒中唱幾箇花名。〔眾旦云〕我不省得。〔正旦唱〕詩句裏包籠着尾聲。〔眾旦云〕我不省得。〔正旦唱〕續麻道字鍼鍼頂。〔眾旦云〕我不省的。〔正旦唱〕正題目當筵合笙。

〔眾旦云〕我不省的。則罰酒罷。〔正旦云〕折白道字。頂鍼續麻。㑳筝撥阮。你們都不省得。是不如韓輔臣。〔眾旦云〕呀。姨姨。你可犯了令也。將酒來罰一大觥。〔正旦飲科唱〕

【十二月】想那厮着人讚稱。天生的濟楚才能。只除了心不志誠。諸餘的所事兒聰明。本分的從來老成。聰俊的到底雜情。

【堯民歌】麗春園則說一個俏蘇卿。明知道不能勾嫁雙生。向金山壁上去留名。畫船兒趕到豫章城。撇甚麼清。投至得你秀才每忒寡情。先接了馮魁定。

〔正旦做歎氣科云〕我不合道着韓輔臣。被罰酒也。〔眾旦云〕姨姨又犯令了。再罰一大觥。〔正旦做飲科〕〔唱〕

【上小樓】閃的我孤孤另另。說的話涎涎鄧鄧。俺也曾輕輕喚着。躬躬。前來喏喏連聲。但酒醒硬打掙。強詞奪正。則除是醉時節酒淘真性。

〔正旦做醉跌科眾旦扶科〕〔韓輔臣上換科〕〔眾旦下〕〔正旦唱〕

【幺篇】不死心。想着舊情。他將我厮看厮待。厮知厮重。厮欽厮敬。不是我把不定。無記性。言多傷行。扶咱的小哥每是何名姓。

〔韓輔臣云〕是小生韓輔臣。〔正旦云〕你是韓輔臣。靠後。〔唱〕

【耍孩兒】我為你逼綽了當官令。〔帶云〕謝你那大尹相公呵。〔唱〕烟花簿上除抹了姓名。交絕了怪友和狂朋。打倂的戶凈門清。試金石上把你這子弟每從頭兒畫分兩等上把郎君子細秤。我立的其身正。倚仗着我花枝般模樣。愁甚麼錦片也似前程。

【二煞】我比那𥨐牆賊蝎螫索自忍。我比那俏郎君掏模須噤聲。那裏也惡茶白賴尋爭競。最不愛打揉人七八道猫煞爪。掐紐的三十馱鬼捏青。看破你傳槽病。摑着手分開雲雨。騰的似線斷風筝。

【尾煞】我和你半年多衾枕恩。一片家繾綣情。交明春歲數三十整。〔帶云〕我老了也。你要我怎的。〔唱〕你且把這不志誠的心腸與我慢慢等。〔做摔開科下〕

〔韓輔臣云〕嗨。他真個不歡喜我了。更待干罷。只得到俺哥哥那裏告他去。〔下〕

〔音釋〕

妗巨禁切 驀音陌 縈音盈 雜音咱 行去聲 𥨐音拱 蝎音歇 螫音適 摑乖上聲 繾音遣 綣音眷

第四折

〔石府尹引張千上詩云〕三載為官臥治過。別無一事繫心窩。唯餘故友鴛鴦會。金線池頭竟若何。老夫石好問。為兄弟韓輔臣杜蘂娘在金線池上。着他兩口兒成合。這蚤晚不見來回話。多喒是圓和了也。張千。擡放告牌出去。〔韓輔臣上云〕門上的與俺通報去。說韓輔臣是告狀的要見。〔張千報科韓輔臣做入見科云〕哥哥拜揖。〔石府尹云〕兄弟。您兩口兒完成了麼。〔韓輔臣云〕若完成了時。這蚤晚正好睡哩。也不到你衙門裏來了。那杜蘂娘只是不肯收留。我今日特來告他。〔石府尹云〕他委實不肯。便罷了。教我怎生斷理。〔韓輔臣云〕哥哥。你不肯斷理。您兄弟唱喏。〔做揖石府尹不理科云〕我不會唱喏那。〔韓輔臣云〕您兄弟下跪。〔做跪石府尹不理科云〕我不會下跪那。〔韓輔臣云〕你再四的不肯斷理。我只是死在你府堂上。教你做官不成。〔做觸階石府尹忙扯科云〕那個愛女娘的似你這般放刁來。罷罷罷。我完成了你兩口兒。張千。與我拿將杜蘂娘來者。〔張千云〕理會的。〔喚科云〕杜蘂娘。衙門裏有勾。〔正旦上云〕哥哥。喚我做甚麼。〔張千云〕你失誤了官身。老爺在堂上好生着惱哩。〔正旦云〕可怎了也。〔唱〕

【雙調新水令】忽傳台旨到咱麗春園。則道是除抹了舞裙歌扇。逢個節朔。遇個冬年。拿着這一盞兒茶錢。告哥哥可憐見。

〔云〕可蚤來到府門首也。哥哥。你與我做個肉屏風兒。等我偷覰咱。〔張千云〕這使的。〔正旦做偷覰內幺喝科旦唱〕

【沉醉東風】則道是喜孜孜設席肆筵。為甚的怒哄哄列杖擎鞭。好教我足未移心先戰。一步步似毛裏拖氈。本待要大着膽挺着身行靠前。百忙裏倉惶倒偃。

〔張千報科云〕禀爺。喚將杜蘂娘來了也。〔石府尹云〕拿將過來。〔韓輔臣云〕哥哥。你則狠着些。〔石府尹云〕我知道。〔張千云〕當面。〔正旦云〕妾身杜蘂娘來了也。〔石府尹云〕張千。准備下大棍子者。將枷來發到司房裏責詞云。〔正旦云〕可着誰人救我那。〔做回顧見科云〕兀的不是韓輔臣。俺不免揣着羞臉兒。哀告他去。〔唱〕

【沽美酒】使不着撒腼腆。仗那個替方便。俺只得忍恥躭羞求放免。〔云〕韓輔臣。你與我告一告兒。〔韓輔臣云〕誰着你失誤官身。相公惱的狠哩。〔正旦唱〕你與我搜尋出些巧言。去那官人行勸一勸。

〔韓輔臣云〕你今日也有用着我時節。只要你肯嫁我。方纔與你告去。〔正旦云〕我嫁你便了。〔唱〕

【太平令】從今後我情願實為姻眷。你只要蚤些兒替我周全。〔韓輔臣云〕我替你告便告去。倘相公不肯饒你如何。〔正旦唱〕想當初羅帳裏般般逞徧。今日個紙褙子又將咱欺騙。受了你萬千。作賤。那些兒體面。呀。誰似您浪短命隨機應變。

〔石府尹云〕張千。將大棒子來者。〔韓輔臣云〕哥哥。看您兄弟薄面。饒恕杜蘂娘初犯罷。〔石府尹云〕張千。帶過杜蘂娘來。〔正旦跪科〕〔石府尹云〕你在我衙門裏供應多年。也算的個積年了。豈不知衙門法度。失誤了官身。本該扣廳責打四十。問你一個不應罪名。既然韓解元在此替你哀告。這四十板便饒了。那不應的罪名。却饒不的。〔韓輔臣云〕那杜蘂娘許嫁您兄弟了。只望哥哥一發連這公罪。也饒了罷。〔做跪科〕〔石府尹忙扯起科云〕杜蘂娘。你肯嫁韓解元麼。〔正旦云〕妾委實願嫁韓輔臣。〔石府尹云〕既如此。老夫出花銀百兩。與你母親做財禮。則今日准備花燭酒筵。嫁了韓解元者。〔韓輔臣云〕多謝哥哥。完成我這樁美事。〔正旦云〕多謝相公擡舉。〔唱〕

【川撥棹】似這等好姻緣。人都道全在天。若是俺福過災纏。空意惹情牽。間阻的山長水遠。幾時得人月圓。

【七兄弟】蚤則是對面。並肩。綠窗前。從今後稱了平生願。一個向青燈黃卷賦詩篇。一個翦紅綃翠錦學鍼線。

【梅花酒】憶分離自去年。爭些兒打散文鴛。折破芳蓮。咽斷頑涎。為老母相間阻。使夫妻死纏綿。兩下裏正熬煎。謝公相肯矜憐。

【收江南】呀。不枉了一春常費買花錢。也免得佳人才子只孤眠。得官呵相守赴臨川。隨着俺解元。再不索哭啼啼扶上販茶船。

〔韓輔臣同正旦拜謝科云〕哥哥請上。您兄弟拜謝。〔石府尹答拜科云〕賢弟。恭喜你兩口兒圓和了也。但這法堂上是斷合的去處。不是你配合的去處。張千。近前來。聽俺分付。你取我俸銀二十兩。付與教坊司色長。着他整備鼓樂。從衙門首迎送韓解元到杜蘂娘家去。擺設個大大筵席。但是他家親眷。前日在金線池上勸成好事的。都請將來飲宴。與韓解元杜蘂娘慶喜。宴畢之後。着來回話者。〔詞云〕韓解元雲霄貴客。杜蘂娘花月妖姬。本一對天生連理。被虔婆故意凌欺。擔閣的男游別郡。拋閃的女怨深閨。若不是黃堂上聊施巧計。怎能勾青樓裏蚤遂佳期。

〔音釋〕

過平聲 席星西切 褙音貝 學奚交切 間去聲

題目 韓解元輕負花月約老虔婆故阻燕鶯期 
正名 石好問復任濟南府杜蘂娘智賞金線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