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金錢記

Top / 元曲選 / 金錢記

李太白匹配金錢記雜劇

喬孟符撰

第一折

〔沖末扮王府尹領張千上〕〔詩云〕束髮隨朝三十年。官居京兆有威權。可憐清操如秋水。不受人間枉法錢。老夫姓王名輔。字公弼。祖貫在京人氏。自中甲第以來。累蒙擢用。隨朝數載。因老夫廉能清正。口無惡言。心無妄慮。常孜孜於忠孝。不數數於功名。謝聖恩可憐。所除長安府尹之職。不幸夫人早亡。止有一女。小字柳眉兒。年長一十八歲。未曾許聘。聖人賜俺開元通寶金錢五十文。永為家寶。老夫將金錢與女孩兒隨身懸帶。教他避邪驅惡。今奉聖人的命。明日三月初三。但是在京城裏外官員。市戶軍民。百姓人家。或妻或妾或女。都要赴九龍池賞楊家一捻紅。那九龍池。週圍撁紅繩為界。紅繩裏是文武官員家妻妾女孩兒。紅繩外是軍民百姓家妻妾女孩兒。係是聖語。非同小可。老夫叫將女孩兒出來。分付他明日去九龍池賞楊家一捻紅。孩兒那裏。〔旦同梅香上云〕妾身是王府尹的女兒。小字柳眉。正在綉房中做女工。父親呼喚。不知有甚事。〔梅香云〕老相公在前廳呼喚哩。〔旦云〕咱見父親去來。〔見科云〕父親。叫你女孩兒。有何分付。〔王府尹云〕孩兒。叫你出來。不為別事。明日是三月三日。但是官員市戶軍民百姓妻妾女孩兒都要到九龍池上。賞楊家一捻紅。我叫你來收拾細車兒須索前去。〔旦云〕父親。我是未出嫁的女孩兒。怎生去的。〔王府尹云〕孩兒。此事非同小可。乃是聖人的特旨。並不敢隱一人。你須索走一遭去。〔旦云〕女孩兒從幼未曾出着閨門。我又不知路徑。教我怎生去的。〔王府尹云〕孩兒。此事容易。明日駕起一輛細車兒着梅香相伴。叫兩個老成伴當伏侍你去。〔旦云〕既然如此。即當領命。〔同梅香下〕〔王府尹云〕張千另着兩個老成些的伴當。同小姐九龍池上賞楊家一捻紅。疾去早來者。〔同下〕〔外扮賀知章引從人上云〕小官姓賀名知章。字季真。四明人也。幼與李太白韓飛卿為友。自別之後。小官任至禮部侍郎。兼集賢院學士之職。今因小弟韓飛卿攛過卷子。未曾除授。此人則是貪戀酒色。無如奈何。今日小官在於私宅。聊備蔬酌與飛卿拂塵。此人酒至半酣。不知何往。小官問家人每。說道他九龍池上去了。此人帶酒也。若到九龍池上。見了那貴家妻妾美女。必然惹事。左右將馬來。小官直至九龍池上。尋韓飛卿走一遭去。〔下〕〔正末扮韓飛卿上云〕小生姓韓名翃。字飛卿。乃洛陽人也。學成滿腹文章。攛過卷子。未審功名若何。小生有幾個同志的故友。李太白賀知章。此二人乃天下之大儒也。皆在朝為翰林。院官職。小生自到京師。每日與知章學士。則是樽酒論文。今日正與學士飲酒之間。聽的九龍池上。不論官員市戶軍民百姓人家妻女。都賞楊家一捻紅。小生逃了席。往九龍池上賞玩走一遭去。想俺這秀才每至一官半職。非同容易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則我這書劍生涯。幾年窗下。學班馬。吾豈匏瓜。指望待一舉登科甲。

【混江龍】博得個名揚天下。纔能勾宴瓊林飲御酒插宮花。〔帶云〕如今有一等人。他也是秀才。〔唱〕恰便似珷玞石待價。斗筲器矜誇。現如今洞庭湖撐翻了范蠡船。東陵門鋤荒了邵平瓜。想當日楚屈原假惺惺醉倒步兵廚。晉謝安黑嘍嘍盹睡在葫蘆架。〔帶云〕似這等秀才呵。〔唱〕沒福消軒車駟馬。大纛高牙。

〔云〕可早來到九龍池。是好景致也。你看那佳人才子。翠擁紅遮。歌舞吹彈。是好受用也呵。〔唱〕

【油葫蘆】我則見翠擁紅遮似錦繡榻。六宮人忙併殺。誰不知開元宮裏好奢華。眼見的翠盤香冷霓裳罷。可又早紅牙聲歇在梧桐下。投至得華清宮初出池。花萼樓扶上馬。則他那殢風流天寶君王駕。簇擁着個嬌滴滴海棠花。

【天下樂】不甫能鳳舞鸞飛也那出翠華。則這喧也波譁。端的是景物佳。更和那蕩春風禁城百萬家。似神仙下碧霄。聽簫韶隔綵霞。人都道蓬萊山則是假。

〔云〕我來到九龍池上。被那風吹的我酒上面來。且去這池上週圍看咱。〔唱〕

【那吒令】俺則見香車載楚娃。各刺刺雕輪碾落花。王孫乘駿馬。撲騰騰金鞭裊落花。遊人指酒家。虛飄飄青旗颺落花。寬綽綽翠亭邊蹴踘場。笑呷呷粉牆外鞦韆架。香馥馥麝蘭薰羅綺交加。

【鵲踏枝】鬧炒炒嫩綠草聒鳴蛙。輕絲絲淡黃柳帶栖鴉。碧茸茸杜若芳洲。煖溶溶流水人家。子規聲好教人恨。他只待送春歸幾樹鉛華。

〔旦同梅香上云〕妾身領父親嚴命。今日是三月三日。着梅香引俺到九龍池上。玩賞楊家一捻紅。來到此間。是好景致也呵。〔正末見旦科云〕一個好女子也。生得十分大有顏色。使小生魂不附體。〔唱〕

【寄生草】他是一片生香玉。他是一枝解語花。則見他整雲鬟掩映在荼䕷架。蕩湘裙微顯出凌波襪。露春纖笑撚香羅帕。那姐姐怕不待厖兒俊俏可人憎。知他那眉兒淡了教誰畫。

〔旦云〕你看那邊一個好秀才也。〔正末云〕你看此女非凡。真乃九天仙女也。〔唱〕

【金盞兒】這嬌娃是誰家。尋包彈覓破綻敢則無纖搯。似軸美人圖畫畫出來怎如他。這嬌娘恰便似嫦娥離月殿。神女出巫峽。〔帶云〕韓飛卿也。〔唱〕我雖不能勾朝雲和暮雨。也強似流水可兀的泛桃花。

〔旦云〕我見了這秀才。不由我不動心也。〔正末云〕小生看了此女子容貌。乃天上人間第一的俊俏。再無其比。〔唱〕

【後庭花】你看那指纖長鋪玉甲。髻嵯峨堆紺髮。可便似舞困三眠柳。端的是這春風恰破瓜。我見他簇雙鴉。將眼梢兒斜抹美姿姿可喜煞。

【醉扶歸】兀的不粧點殺錦繡香風榻。風流殺花月小窗紗。且休說共枕同衾覰當咱。若得來說幾句兒多情話。則您那嬌臉兒咱根前一時半霎。便死也甘心罷。

〔云〕這小姐與小生四目相視。頗有春心之意。怎得個信息相通。可也好也。哦。我想從來這花間四友。鶯燕蜂蝶。與人做美。我試央及你這四友記者。小生姓韓名翃。字飛卿。煩你與小生在那嬌娘根前道個上覆咱。〔唱〕

【金盞兒】紫燕兒畫簷外謾嘈雜。黃鶯兒柳梢上日呱𠯩。蜜蜂兒只恁的你可也無閒暇。蝴蝶兒少罪我把你廝央咱。黃鶯兒怕你尋友處迷了伴侶。紫燕兒怕你啣泥處老了生涯。蝴蝶兒我怕你怯春寒花內宿。蜜蜂兒又則怕遲了你日暮樹邊衙。

〔旦云〕有心與那秀才說一句話。爭奈有梅香在此。〔梅香云〕姐姐。天色晚了也。咱回去罷。若遲了。則怕老相公見怪。〔旦云〕梅香。老相公教我來。便回去得遲也不妨事。我見了那秀才。不由人心中牽掛。待要與他些甚東西為信物。身邊諸事皆無。只有開元通寶金錢五十文。與他為表記。〔梅香云〕姐姐。我和你回去罷。〔旦云〕梅香。俺略再玩一會去。〔梅香云〕姐姐。你怎生眼不轉睛看那秀才則甚。〔旦云〕我是個閨門中的女孩兒。豈有此事。梅香。咱回去來。〔遺錢科〕〔正末云〕你看那小姐到有顧盼小生之意。被那梅香逼着去了。好生可憐人也。〔唱〕

【醉中天】他送春情便把金釵插。傳芳信款把繡鞋踏。這搭兒恰便似阻隔着雲山天一涯。則見他猛探身漾在車兒下。〔帶云〕我欲待低頭拾去來。〔唱〕我則怕人瞧見做風流話欛。〔做拾帕科〕我這裏推拾手帕。〔帶云〕我道是甚麼。原來是幾文金錢。〔唱〕這姐姐也不是尋常百姓家。

〔旦云〕我心間萬般哀苦事。盡在回頭一望中。梅香。俺回去來。〔下〕〔正末云〕小娘子去了也。方纔說道。心間萬般哀苦事。盡在回頭一望中。又與我這五十文金錢為信物。我也不顧生死。不問那裏趕將去。〔下〕〔賀知章上云〕左右。兀那前頭走的不是韓飛卿。〔從人云〕可知是哩。〔叫科云〕韓秀才。相公叫你哩。〔正末云〕相公叫我怎的。〔賀知章云〕韓飛卿。你是何道理。你輕呵輕君子。重呵重小人。我和你正飲酒中間。你逃席來了。這九龍池上不是耍處。這裏都是官宦人家小姐。你又有三分酒。也則怕酒後疎狂。惹下事玷辱斯文。跟我回家吃酒去來。〔正末云〕哥哥。休道是酒。便是玉液瓊漿。我咽不下。小生有些緊要的勾當。〔走科〕〔賀知章扯云〕你走那裏去。有甚麼勾當。〔正末云〕哥哥不知。小弟逃席至於九龍池上。見一小姐生的如嫦娥離洛浦。仙子下瑶堦。我和他眉眼傳情。臨行說道心間萬般哀苦事。盡在回頭一望中。〔賀知章云〕兄弟。這的是口頭之言。不可深信。〔正末云〕他又與小弟一信物。我如今故此趕將去。〔賀知章云〕是甚的信物。你休瞞我。〔正末唱〕

【賺煞尾】這信物斷送了客多愁。這信物欲買春無價。〔賀知章云〕我是猜咱。〔正末云〕哥哥試猜。〔賀知章云〕敢是羅帕藤箱玉納子。〔正末唱〕也不是那羅帕藤箱玉納。〔賀知章云〕既不是。可是甚的信物。〔正末云〕哥哥。小弟實不相瞞。是五十文開元通寶金錢。〔賀知章云〕這金錢小可人家怎能勾有。必然是官宦人家纔有。那小姐為甚的與你來。〔正末唱〕這一場沒誠實的姻緣天賜下。〔賀知章云〕這開元通寶非同小可。你要仔細。〔正末唱〕則他坐車兒傍掛着勢劍銅𨰉。〔賀知章云〕兄弟。你看天色晚了也。〔正末唱〕你道是抹殘霞。淡煙籠鸂𪄠汀沙。落日平林噪晚鴉。〔賀知章云〕兄弟你帶酒也。你若要趕他。必然是宰相人家女子。不是耍處。〔正末唱〕遮莫是王侯世家。直趕到香閨繡闥。〔賀知章云〕我也不知情是人間何物。有這等事。〔正末唱〕我只待要倩宮鶯銜出上陽花。〔下〕

〔賀知章云〕兄弟去了也。想飛卿學成滿腹文章。不肯求進。仕途不中。此一去恐有疎虞。小官引着左右。不問那裏趕將去。〔詩云〕能為君子儒。莫為小人儒。酷貪酒和色。枉讀聖人書。〔下〕

〔音釋〕

數音朔 捻音聶 翃音橫 匏音袍 甲江雅切 碔音武 砆音孚 筲音稍 蠡音里 纛音毒 榻湯打切 萼音鄂 殢音膩 颺音樣 綽超上聲 踘音菊 呷香假切 馥房夫切 茸音戎 鉛音延 纖西尖切 撚尼蹇切 厖音忙 綻雖訕切 搯強雅切 峽奚佳切 紺甘去聲 髮方雅切 抹音罵 殺雙鮓切 霎雙鮓切 雜音咱 呱音姑 𠯩莊洒切 插抽鮓切 踏當加切 欛把去聲 納囊亞切 𨰉音茶 鸂音溪 𪄠音尺 倩青去聲

第二折

〔張千上云〕自家張千是也。從幼在這裏伏侍王府尹的。昨日相公在官家飲酒去了。着我在後花園中等候。這早晚敢待來也。〔正末慌上云〕小生韓飛卿。因在九龍池上玩賞楊家一捻紅。陡遇一小姐。眉眼傳情。實有顧盼小生之意。又留下五十文金錢。以作表記。誰想那不做美的梅香。將那小姐催逼將去也。我待要趕時。不想撞着哥哥賀知章。纏住說話。不知小姐往那裏去了。俺只索沿路兒尋將來也呵。〔唱〕

【正宮端正好】武陵溪可兀的韓王殿韓王殿將着這五十文金錢。若金錢買的俺姻眷。抵多少家流出桃花片。

【滾繡球】俺兩個廝顧戀。相離的不甚遠。轉過這粉牆東哎喲可早則波玉人兒不見。恰便似隔蓬萊弱水三千。空着這流相思畫橋水。鎖春愁楊柳煙。對着的都是些嘴骨都乳鶯嬌燕。我這裏問春風桃李無言。空着我烘烘醉眼迷芳草。〔帶云〕若尋不見小姐呵〔唱〕好着我惱亂春心恨杜鵑。無計留連。

〔云〕我恰纔見小姐入角門兒裏去了。我與你尋將去。〔張千云〕這厮是甚麼人。怎敢走入這裏來。〔正末云〕這裏是那裏。你就敢阻住的我那。〔唱〕

【倘秀才】莫不是醉撞入深宅也那大院。莫不是夢迷入瑶臺也那閬苑。〔張千云〕你看這廝走的慌慌張張的。你是甚麼人。〔正末唱〕則我尋不見天台漢劉阮。〔張千云〕這廝好大膽也。直來到這裏。豈不曉得侯門深似海哩。〔正末唱〕你道是侯門深似海。我正是色膽大如天。問哥哥這裏到太學中近遠。

〔張千云〕這廝是個秀才。你快出去。則怕老相公來。〔王府尹上云〕老夫王府尹。筵席已散。回我那私宅中去。〔張千慌科云〕兀那秀才。你躲在一邊。老相公回來了也。〔正末云〕似此怎了也。〔唱〕

【滾繡球】你着我怎動轉。怎脫免。空着我靜巉巉的綠愁紅怨。〔張千云〕那秀才你好大膽也。老相公若見了你。可不肯輕輕的放了你也。〔正末唱〕則被你送了我也花裏神仙。〔王府尹云〕左右。擺開頭踏。慢慢的行。〔正末唱〕則見他氣昂昂裊玉鞭。〔王府尹云〕左右。接了馬者。〔正末唱〕醉醺醺下駿𩣵。〔帶云〕韓飛卿也。〔唱〕這一場尋仙子可敢是非不善。暢好是受驚怕悞入桃源。〔王府尹做見科云〕這廝是甚麼人。〔正末唱〕我是個詩壇酒社文章士。不比那狗黨狐朋惡少年。可着我急急煎煎。

〔王府尹云〕兀那廝。休說我這宰相府大院深宅。便是那小家兒。也有個門禁。這廝直走到我這後花園中來。老夫在這亭子上坐着。張千准備大棒子者。〔正末唱〕

【醉太平】誰不知官人每有權。則俺這窮秀才難言。〔王府尹云〕你不見我擺列着手下人。〔正末唱〕你擺列着玉簪珠履客三千。〔王府尹云〕你便飛也飛不出去。〔正末唱〕我如今飛不上九天。我不合擅入你這梨花院。大古來布衣走上金鑾殿。可甚麼笙歌引至畫堂前。也是我時乖命蹇。

〔王府尹云〕兀那厮。你那裏人氏。姓甚名誰。有甚麼父母妻子兄弟親眷。你細細的從實供來。〔正末唱〕

【呆骨朵】小生便無爺娘無兄弟無親眷。〔王府尹云〕你做甚麼生涯活計。〔正末唱〕生涯是斷簡殘篇。〔王府尹云〕你那裏人氏。〔正末唱〕小生本貫河南。〔王府尹云〕住在那裏〔正末唱〕寄居在帝輦。〔王府尹云〕你既然是秀才。曾科舉來麼。〔正末唱〕曾向貢院中攛了卷。金榜上將名顯。〔王府尹云〕你既然攛了卷子。可怎生不曾除授。帶酒踏踐大臣衙舍。其罪非輕〔正末唱〕我怎敢踏踐這金谷園。〔王府尹云〕我且問你。因何進入府堂中來。〔正末唱〕我今日錯迷入那個玉洞天。

〔王府尹云〕這厮說也說不過。夤夜入人家。非姦即盜。必定是個賊。〔正末云〕老相公是何言語。秀才家怎做的賊。〔王府尹云〕既然你不做賊。你潛入我後花園中。〔正末云〕老相公聽小生說。有幾個做賊的古人。〔王府尹云〕你看這廝說先前那幾個做賊的。你說。老夫試聽咱。〔正末唱〕

【滾繡球】那裏有刺了臂的王仲宣。黥了額的司馬遷。那裏有警跡人賈生子建。那裏有老而不死為盜的顏淵。〔王府尹云〕再有那幾個古人做賊的來。〔正末唱〕有一個直不疑同舍郎。有一個畢吏部在酒甕邊。有一個晉韓壽偷香在賈充宅院。有一個匡衡將鄰家牆壁鑿穿。那裏有偷瓜盜粟韓元帥。那裏有鑽穴踰牆閔子騫。小生委實的負屈銜寃。

〔王府尹云〕這廝帶酒了也。據他欺我太甚。擅入園中。非姦即盜。難以恕饒。張千與我吊將起來。等他酒醒呵。慢慢的問他。也未遲哩。〔做吊科〕〔賀知章上云〕小官賀知章。我趕兄弟韓飛卿。有人說道見一個秀才帶酒入這角門裏去了。這府堂乃是王府尹的後園門。我試往那裏看咱。〔見科〕苦也苦也。可怎生將兄弟吊在那裏。我索過去救兄弟。張千。報復去。道有賀知章學士在於門首。〔張千報科云〕理會的。有賀知章學士在於門首。〔王府尹云〕道有請。〔張千云〕有請。〔做見科〕〔王府尹云〕早知學士到來。則合遠接。接待不及。勿令見罪。〔賀知章云〕老相公恕罪。小官數日不曾相訪。今日特來拜問。勿得見責。〔王府尹云〕知章學士。此一往何來。〔正末云〕哥哥。救您兄弟咱。〔賀知章云〕老相公。這秀才為何吊在此處。〔王府尹云〕學士不知道這秀才好生無禮。擅入老夫後花園中。非姦即盜。我見他有酒也。將他吊在這裏。等他酒醒了呵。我到底不饒了他哩。〔賀知章云〕老相公認得此人來麼。〔王府尹云〕老夫不認的。〔賀知章云〕聖人也多曾與老相公說。則此人便是攛過卷子韓飛卿。〔王府尹云〕誰是韓飛卿。〔賀知章云〕則此人便是韓飛卿。〔王府尹云〕則他便是韓飛卿。張千。快放他下來。〔做放下科〕〔王府尹云〕老夫久聞先生高才雄筆。文華富麗。錦繡珠璣。今日得見尊顏。實乃老夫之萬幸也。〔正末云〕老相公。小生適間多飲了幾盃酒。誤入潭府園中。萬望老相公恕罪。〔王府尹云〕老夫適間不認得先生。多有衝瀆。望勿見責。〔正末云〕此乃小生之過。惶恐惶恐。〔王府尹云〕哎。好一個有道理的人也。知章學士。老夫有句話。可是敢說麼。〔賀知章云〕老相公有話但說不妨。〔王府尹云〕學士。聞知此人雖然應過舉。未蒙除授。老夫有心待請他在家安歇。不敢說做門館。則是早晚與老夫討論經典。未知飛卿允與不允。知章學士替老夫問他一聲。看飛卿意下如何。〔賀知章云〕老相公所言之事。不必去問。此人比眾不同。腹隱司馬之才。心似禰衡之傲。內心剛烈。外貌欠恭。今歲攛過卷子。早晚除授。怎肯與人做門館。老相公請勿開言。〔王府尹云〕學士。或允或不允。只在飛卿根前說一聲。可也好也。〔賀知章云〕好波。小官說則說。則怕他不肯。飛卿。我有一句話與你說知。〔正末云〕哥哥。於禮所當者言之。〔賀知章云〕我說。你允不允可干我事。老相公說來。我料兄弟你也不肯。老相公着兄弟在他府中做個門館先生。未知兄弟意下如何。〔正末云〕恁兄弟愿隨鞭鐙。〔賀知章云〕好也。我道他不肯。兄弟。你攛過卷子。早晚聽命。便除授官職。可怎生與人家做門館那。〔正末云〕您兄弟曾算命來。說我命裏也無那官分。只有分做門館先生。〔唱〕

【倘秀才】謝你個賀知章舉賢的這薦賢。便是這韓飛卿榮遷也那驟遷。你着我在桃源洞收拾些學課錢。着宋玉為師範。巫娥女做生員。小生也樂然。

〔賀知章云〕老相公。飛卿兄弟不肯做門館。小官磨了半截舌頭。纔得依允。〔王府尹云〕多謝了學士。先生房中用的物件。老夫盡皆准備。〔正末云〕小生不用別物。〔唱〕

【叨叨令】也不用龍蛇影動端溪硯。我則待燕鶯期稱于飛願。誰待要頑涎醉倒瓊林宴。我則怕鴛鴦不鎖黃金殿。則被你稱了心也麼哥。則被你稱了心也麼哥。煞強似占鰲頭穩步瀛洲選。

〔王府尹云〕張千。打掃書房。就着先生安歇。〔賀知章云〕老相公。着兄弟且到店肆中收拾行李。明日早到府中來。〔王府尹云〕也說的是。〔正末云〕老相公。小生收拾行李。明日早來。〔賀知章云〕飛卿好大膽。却怎生做這等勾當。你帶酒直走到他府中。不是我呵久後怎見你那同堂故友。〔正末云〕哥哥。不妨事。你那裏知道。〔唱〕

【煞尾】我本是個花一攢錦一簇芙蓉亭有情有意雙飛燕。却做了山一帶水一派竹林寺無影無形的並蒂蓮。愁如絲淚似泉。心忙殺眼望穿。只願的花有重開月再圓。山也有相逢石也有穿。須覓鸞膠續斷絃。對撫瑶琴寫幽怨。閒傍粧臺整鬢蟬。同品鸞簫並玉肩。學畫娥眉點麝煙。幾時得春日尋芳鬭草軒。夏籐簟紗廚枕臂眠。秋乞巧穿針會玉仙。冬賞雪觀梅到玳筵。指淡月疎星銀漢邊。說海誓山盟曲檻前。唾手也似前程結姻眷。綰角兒夫妻稱心願。藕絲兒將咱腸肚牽。石碑丕將咱肺腑鐫。笋條兒也似長安美少年。不能勾花朵兒似春風玉人面。干賺的相如走偌遠。空着我趕上文君則落的這一聲喘。〔下〕

〔賀知章云〕老相公。小官多有深擾。異日必當酬答。飛卿兄弟明日早來。老相公當以重待。無相輕也。〔下〕〔王府尹云〕張千。便與我打掃書舍。明日那韓先生來時。着此人在書房中安下。早晚茶飯衣食好生管待。老夫要與此人講論經史。〔詩云〕肯學之人如禾稻。不學之人如蒿草。懶學之人不足稱。勤學之人國之寶。〔下〕

〔音釋〕

陡音斗 宅池齋切 閬音浪 阮音遠 巉初銜切 𩣵音免 輦連上聲 夤音寅 黥音擎 壁音彼 騫音牽 璣音肌 禰寧已切 涎徐煎切 鐫兹宣切 賺音湛 喘穿上聲

第三折

〔淨扮王正上丑扮馬求上〕〔淨云〕自家王府尹的孩兒。叫做王正。這個馬推官的孩兒。叫做馬求。一月前我父親領一個門館先生。姓韓字飛卿。在家。我今年十五歲也。則我六歲上讀書。到如今九歲光陰。念了一本百家姓。顛倒爛熟的。俺父親說我心坌哩。〔丑云〕自家馬求。今年十四歲也。我上學讀了八年光景。一本蒙求還有五板不曾記得。今日送我在你家讀書。你家這門館先生。自從我在學堂中一個月。不曾教我一句書。終日只是長吁短氣的。不知為何。〔淨云〕蹺蹊。自從師父到我家書堂裏教書。也不作詩寫字。鎮日在我家後廳啼哭。口裏念道。小姐小姐。不知怎生。〔丑云〕便是這等。我與師父做了幾句口號。〔淨云〕你念與我聽。〔丑云〕我念你聽。這個先生實不中。九經三史幾曾通。自從到你書房內。字又不寫書懶攻。日日要了束脩禮。我看他獨言獨語似魔風。每日看着你家後廳哭。他敢要入你姐姐黑窟籠。〔淨云〕你做的不好。等我做一首長篇。〔丑云〕你做你做。也要念與我聽。〔淨云〕你聽。上古天子重英豪。好把文章教爾曹。〔丑云〕這是舊的。不好。〔凈云〕如今就是新的了。因咱年少失教訓。請個門館就家學。當日請到書房裏。四書經典並不教。每日看着後廳哭。口題小姐女多嬌。他是無饑無飽吃酒肉。嘻着賊臉前後瞧。若還看見我家柳眉姐。哭得他眼淚似尿澆。〔丑云〕師父敢待來也。咱家去罷。〔同下〕〔正末上云〕小生自到老相公府堂中安下。一月有餘。難得老相公待小生非輕。茶飯管待甚厚。終不稱其心願。不能勾得見小姐一面。小生有甚心情看書寫字。朝夕只是想念小姐。幾時得見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心緒悠悠。不明白這場迤逗。迤逗的遲和疾命掩黃坵。休道是接連枝。諧比翼。甚時得天緣輻輳。但能勾及早承頭。害則害甘心兒為他僝僽。

【醉春風】這些時遣興不成詩。每日間消愁只對酒。夢魂中無處覓行雲。俺那人這宅院裏敢有。有。即漸的病患將成。飲食少進。剗的似水泄般不漏。

〔云〕小生想念。但合眼便見小姐。我這一會身子有些困倦。我且歇息咱。〔做睡科〕〔旦上云〕妾身柳眉兒。聞知的那個秀才在俺家書房中。我看他去。〔做見科云〕秀才。間別無恙。〔正末云〕好女子也呵。〔唱〕

【迎仙客】穩稱身玉壓腰。高梳髻玉搔頭。則見他背東風佯不瞅。美也飽看取襪如鈎。受用了那腰似柳。〔旦笑科〕〔正末唱〕我見他欲語含羞。則見他半掩着泥金袖。

〔旦云〕我回去也。〔下〕〔正末醒科云〕我恰纔夢寐之中。看見小姐。覺來可怎生不見了也。〔唱〕

【白鶴子】這搭兒裏廝撞着。俺兩個便意相投。我見他恰行過這牡丹亭。又轉過芍藥圃薔薇後。

【幺篇】風月心何日遂。雲雨意幾時休。怪的是這花梢上乳鶯啼。恨的是這簷馬兒東風驟。

〔帶云〕小姐。我這等想你。知他心裏可是如何。〔唱〕

【普天樂】悶倚遍這翠屏山。香燼在泥金獸。粧鏡裏青鸞腸斷。銀筝上寶雁橫秋。斗帳掩篆煙濃。深被擁紅雲皺。雨打梨花黃昏後。不信到他不念這個儒流。題詩呵閒吟在綠窗。回詩呵羞臨粉牆。待月呵獨坐南樓。

〔云〕我手占一卦。看今日得見小姐麼。〔做禱祝科〕〔云〕至靈至聖。至誠感應。聖人作易。幽贊神明。包羅萬象。道合乾坤。與天地合其德。日月合其明。四時合其序。鬼神合其吉凶。謹請袁天罡先生。李淳風先生。卦內先賢先聖。拋卦童子。擲卦仙郎。八八六十四卦內占一卦。三百八十四爻內占一爻。來意至誠。無不感應。單單單。拆拆拆。占得天地否卦。否者閉塞也。其事不通。內有發生之意。先凶後吉。金錢你在這裏。知他小姐在那裏也。〔唱〕

【紅繡鞋】錢也我自道你有姻緣成就。錢也誰承望你無倒斷阻隔綢繆。錢也我不曾將那十萬貫腰纏着上揚州。我還不了那風流債。乾買下些個斷腸愁。錢也則俺這眼中人何處有。

〔王府尹上云〕老夫王府尹。自從韓飛卿秀才在我家中安下一月。老夫事忙。不曾與此人攀話。今日早間聖人見喜。賜與老夫十瓶御酒。老夫不敢自用。將着酒餚到書房中與韓飛卿樽酒論文。可早來到也。張千報復去。說老夫在於門首。〔張千報科云〕老爺來看相公哩。〔正末云〕老相公來了也。不中。我將這金錢且藏在書冊中。〔藏科〕道有請。〔見科云〕老相公。小生多蒙厚意。在此府上深擾。〔王府尹云〕先生。老夫這幾日家事忙。不曾探望先生。勿罪勿罪。〔正末云〕小生不敢。〔王府尹云〕今日早間。聖人見喜。賜與老夫十瓶御酒。不敢自用。將來與先生同飲一杯。張千。將酒來。飛卿滿飲此杯。〔正末云〕小生有何德能。着老相公這等重意管待也。〔唱〕

【石榴花】這的是葡萄新釀出涼州。〔王府尹云〕先生滿飲此杯。〔正末唱〕他那裏滿捧着紫金甌。〔王府尹云〕飛卿。此酒勝甘露醍醐。〔正末唱〕端的濃如春色酒如油。〔王府尹云〕飛卿。今日拚了沉醉方歸。〔正末唱〕小生我則怕你醉後。又迷入畫閣重樓。〔王府尹云〕此酒香味各別。〔正末唱〕端的是錦封未拆香先透。方知道汝陽王口角涎流。那裏有翰林風月三千首。〔王府尹云〕想古人云。掃愁箒。釣詩鈎。信不虛也。〔正末唱〕枉了也這掃愁箒釣詩鈎。

【鬭鵪鶉】掃愁箒掃不了我鬱悶情懷。釣詩鈎釣不了我這風流的症候。〔王府尹云〕飛卿。省可裏推辭。且飲一杯咱。〔正末唱〕小生也不敢推辭。〔王府尹云〕先生。好共歹再飲一杯。〔正末唱〕我則索勉強勉強的到口。〔王府尹云〕此酒能消心間鬱悶。解散客旅春愁。〔正末唱〕怕不待酒醉春風散客愁。〔帶云〕你怎知我這愁呵。〔唱〕似長江淹淹的不斷流。〔王府尹云〕先生不飲酒。敢思鄉麼。〔正末唱〕小生也不為思鄉。〔王府尹云〕既不為思鄉。你莫不害酒麼。〔正末唱〕小生也非干的這病酒。

〔王府尹云〕先生一向清減了。是老夫家中物用不中麼。〔正末云〕非也。〔唱〕

【上小樓】看了他這簾垂玉鈎。更那香添金獸。〔王府尹云〕敢酒食餚饌不應口麼。〔正末唱〕每日家滿卓杯盤。諸般餚饌。百味珍羞。〔王府尹云〕先生為何清減了也。〔正末唱〕知他是怎生來。寬掩過春衫羅袖。正不知為何的恁般消瘦。

〔王府尹云〕據先生有經綸濟世之才。補完天地之手。應過舉。早晚除授。何故深思遠慮如此。〔正末唱〕

【幺篇】我怕沒經天緯地才。拿雲握霧手。穩情取步入蟾宮。跳過龍門。占了鰲頭。〔王府尹云〕先生既有如此般手段。為何憂形於色。〔正末唱〕我愁的是花發東牆。月暗西廂。雲迷楚岫。〔背科云〕我若見小姐一面呵。〔唱〕便不做那狀元郎我可也不曾眉皺。

〔王府尹云〕先生數日作甚麼功課。〔正末云〕小生常習周易。〔王府尹云〕先生既看周易。必然有甚心得去處。老夫隨喜觀看咱。〔做取書看吊金錢科云〕書中吊下金錢來了也。〔正末做慌科〕〔王府尹云〕將這錢我看咱。這開元通寶金錢是我的。怎生得到這秀才手裏來。好奇怪也。我試問這個秀才咱。先生。這開元通寶金錢。是聖人賜我的來。怎生得到你手裏。你試說咱。〔正末唱〕

【滿庭芳】好着我便趨前哎退後。這的是俺先人遺念。〔王府尹云〕誰遺與你來。〔正末唱〕是俺那祖上傳留。〔王府尹云〕這開元通寶金錢。是聖人賜與我的。有誰人能勾。〔正末唱〕他道是開元通寶誰能勾。奉皇宣賜與公侯。都只為掉罨子鸞交鳳友。到做了個脫稍兒燕侶鶯儔。〔王府尹云〕可怎生這金錢落在你手裏。其中必有暗昧也。〔正末唱〕相公你便休窮究。〔王府尹云〕兀那秀才。你從實的說。〔正末唱〕說着呵出乖弄醜。〔王府尹云〕你不說此事乾罷了那。〔正末唱〕題起來風雨替花愁。

〔王府尹云〕這金錢正是我的。我把與女孩兒帶着。怎生能勾到這厮根前。必然是俺那妮子與這厮來。張千。喚出小姐來。〔正末做跽科〕〔王府尹云〕好也。可早招了也。〔旦上云〕父親。喚你孩兒有何事。〔王府尹云〕兀那潑賤人。你做的好勾當。這金錢我與你懸帶着來。怎生到這厮手裏。〔旦云〕您孩兒在九龍池上掉了來。〔王府尹云〕噤聲。俺家三世無犯法之男。五世無再婚之女。你是閨中女子。不習那針指女工。倒去學那辱門敗戶。你豈不聞女子無事不出閨門。夜行以燭。無燭則止。行不動塵。笑不露齒。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不啟偏門。不有私語。在家習禮法。學針指。若嫁與人。和六親。孝父母。使宗族稱羡。鄰里矜誇。聖人云。男子生而願為之有室。女子生而願為之有家。父母之心。人皆有之。你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鑽穴相窺。踰垣相從。國人皆賤之。你不學上古烈女。却做下這等勾當。小賤人。呸。你羞也不羞。〔詩云〕當日個襄王窈窕思賢才。趙貞女包上築墳臺。我則道你是個三貞九烈閨中女。呸。原來你是個辱門敗戶小奴胎。兀那小賤人還不回繡房中去。〔旦下〕〔指末科云〕好秀才也。你謙謙君子。看的好周易。韓飛卿。老夫待你非薄。你在我家中住了個月之期。吃用衣食。都是老夫的。你却這般報答我。你是個讀書人。檢書冊與聖人對面。便好道君子不重則不威。枉了你窮九經三史諸子百家。不學上古賢人囊螢積雪。鑿壁偷光。則學亂作胡為。這等無上下。無廉恥。我道你為何撞入後花園中。元來正懷着此事。〔詩云〕你本是尋芳誤見女嬋娟。推向花園拾翠鈿。將這開元通寶傳心事。你可是麼一春常費買花錢。張千。與我將這厮高高吊將起來。我慢慢的問他。〔做吊科〕〔賀知章上云〕小官賀知章。為因韓飛卿攛過卷子。此人文章不在李太白之下。聖人的命。則今日便宣入朝。自有加官賜賞。張千報復去。道有賀知章學士在於門首。〔報科〕〔王府尹云〕道有請。〔見科〕〔王府尹云〕學士此來有何事。〔賀知章云〕今日聖人見了韓飛卿卷子。說此人文章不在李太白之下。宣他入朝加官去哩。〔王府尹云〕住住。學士不知。這厮欺吾太甚。有罪在身。難以恕饒。〔賀知章云〕老相公。這是聖語。非同小可。不得遲慢。〔王府尹云〕既是聖人的命。且饒他罪過。張千。放他下來。〔賀知章云〕老相公。飛卿他是君子儒。有何罪將他吊起來。〔王府尹做打耳喑科〕〔賀知章云〕小官盡知此事。都在小官身上。飛卿兄弟你可早兩遭兒也。聖人宣你便須入朝。〔正末云〕不妨事。〔唱〕

【耍孩兒】幾曾見偷香庭院裏拏了韓壽。擲果的雲陽內斬首。香車私走的卓文君。就昇仙橋上剮做骷髏。哎險也漢相如滌器臨邛市。秦弄玉吹簫跨鳳樓。動不動君王行奏。本是些風花雪月。都做了笞杖徒流。

〔賀知章云〕我與你成合秦晋之緣何如。〔正末云〕我若得官呵。〔唱〕

【煞尾】准備着迎親慶喜筵。安排着攔門慶賀酒。〔帶云〕我折桂枝回來呵。〔唱〕我來折你這曉風春日觀音柳。道不的錯分付了風流畫眉的手。〔下〕

〔王府尹云〕韓飛卿去了也。本待成親來。交他應舉去。恐此人功名心懶墮。等他為了官。纔招為壻。學士。這樁事全在你身上。〔賀知章云〕相公放心。小姐這親事都在小官身上。老相公不必遲慢。便結綵樓。選日成親。〔詩云〕也不須媒證結婚姻。指日佳人就此親。〔王府尹詩云〕莫言一世儒冠誤。方顯文章可立身。〔同下〕

〔音釋〕

坌滂悶切 學奚交切 迤音移 逗音豆 輳倉救切 僝鋤山切 僽音驟 剗音產 瞅音揪 綢音紬 繆麻彪切 釀泥降切 醍音提 醐音胡 握音杳 岫音袖 罨音掩 妮音泥 妁音酌 窈音杳 窕音調 擲音直 骷音枯 髏音婁 滌音笛 行音杭 笞音癡

第四折

〔沖末李太白上詩云〕長安市上酒。為狂。沉香亭畔作文章。供奉翰林名學士。萬古千年姓字香。老夫姓李。雙名太白。生時母夢長庚星入懷。因以名之。天寶初年。召見金鑾殿論當世之事。天子賜食。親手調羹。初號竹溪六逸。後為飲中八仙。小官有一同堂故友。乃是韓飛卿。此人文章不在小官之下。自到京師。攛過卷子。在知章學士府第安下。此人在於九龍池上。帶酒惹下是非。知章盡知詳細。對小官分訴的明白。在聖人根前奏過。就奉聖命着小官與他加官賜賞。二來就着小官與他成此一門親事。小官不敢久停久住。同賀知章走一遭去來。〔詩云〕聖天子選用賢良。文章士盡赴科場。韓飛卿狀元及第。我與他成秦晉花燭洞房。〔下〕〔王府尹同旦兒梅香上云〕歡來不似今朝。喜來那逢今日。老夫王府尹是也。誰想韓飛卿得了頭名狀元。我着知章學士保親為媒。招狀元為婿。今日結起彩樓。准備鼓樂。那新狀元敢待來也。〔正末同賀知章上賀云〕兒弟也一舉狀元及第。可賀可賀。〔正末云〕哥哥。我韓飛卿誰想有今日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步蟾宮平地上青霄。脚平登禹門一躍。簪花宮帽側。挽轡玉驄䮦。可知道金榜名標。誰請受五花誥。

〔云〕哥哥。兀那樓上為甚麼動着樂聲。〔賀知章云〕這個是彩樓。要招女婿的。〔正末云〕張千。說與那樓上的人去。〔唱〕

【沉醉東風】也不索頻頻的樓前動樂。誰知恁臺上吹簫。〔賀知章云〕貴公子家女孩兒拋繡球哩。〔正末唱〕紫絲鞭手內擎。繡球兒身邊落。〔云〕哥哥。敢不是繡球兒。〔賀知章云〕兄弟。不是繡球是甚麼。〔正末唱〕我覰的亂下風雹。〔賀知章云〕飛卿。這拋繡球兒的是王府尹的女孩兒。〔正末唱〕寄與他多情女豔嬌。你着他別尋一個前程倒好。

〔賀知章云〕兄弟也。你當初為他這小姐。怎生般狂蕩。今日我與保親。你怎生這般古𢠳。〔正末唱〕

【喬牌兒】你個賀知章狂落保。〔賀知章云〕兄弟元來性格不一哩。〔正末唱〕不是這韓飛卿性格拗。〔賀知章云〕小姐為你也曾恥辱來。〔正末唱〕想着那俏人兒曾受爺操暴。〔賀知章云〕你知他為你受苦。你怎生不肯成親。〔正末唱〕休將漢相如錯送了。

〔賀知章云〕你當初為這門親事。將性命也不顧。今日老相公肯了。你還不去參拜丈人哩。〔正末云〕哥哥。恁兄弟平生不折腰於人。〔唱〕

【水仙子】他待生拆開碧桃花下鳳鸞交。火燒了俺白玉樓頭翡翠巢。〔賀知章云〕他今日倒賠緣房。招你為婿。〔正末唱〕他見我春風得意長安道。因此上迎頭兒將女婿招。〔賀知章云〕你休無禮。他是你太山丈人。你是他門下女婿。他敢打你哩。〔正末唱〕一恁他官人每棒有千條。〔梅香上云〕學士。飛卿既然不肯成親呵。放他馬頭過去罷。〔正末唱〕小姐你便權休怪。〔梅香云〕當日個不得第呵。怎生般模樣。剛則做了官。便別了姐姐不肯時。也由得你。〔正末唱〕梅香你便且莫焦。〔賀知章云〕兄弟也。一門好親事。成就了罷。〔正末云〕小官欲要不成這門親事。則怕破了丈人體面。〔唱〕今日可便輪到我粧幺。

〔李太白上云〕小官李太白是也。奉聖人的命。着新狀元韓飛卿則今日去王府尹家為婿。可早來到也。接了馬者。〔張千云〕牢墜鐙。〔見科〕〔李太白云〕韓飛卿。聽聖人的命。着你與王府尹女孩兒柳眉兒為婿。休得推辭。望闕謝了恩者。〔正末云〕小官並不敢推辭與王府尹為婿。〔李太白云〕狀元過去拜你丈人。〔正末云〕既是聖人的命。成了這門親事。丈人受你女婿幾拜。則被你弔殺我也。丈人。〔王府尹云〕則被你傲殺我也。女婿。〔賀知章云〕兄弟。你說平生不折腰於人。今日早一遭兒也。〔李太白云〕就請小姐出來行禮成了親事。等我好回聖人話去。〔梅香擁旦上行禮交杯科〕〔正末云〕兀的不歡喜殺我也。〔唱〕

【雁兒落】今日個畫堂中設酒餚。花燭下同諠笑。高擎着合卺杯。齊動着合歡樂。

【得勝令】呀。若不是前世宿緣招。焉能勾玉杵會藍橋。〔旦云〕將酒來。妾身與狀元同奉父親一杯。〔正末同旦跪科〕〔賀知章云〕兄弟。你恰纔說平生不折腰於人。可早兩遭兒也〔正末唱〕哎。你個賀學士休譏誚。我如今為新人當拜倒。〔王府尹云〕咱也回奉狀元一杯。〔做把盞科〕〔正末唱〕你也恃不得官高。動不動將咱弔。我也賭不得心高。早兩遭兒折了腰。

〔李太白云〕韓飛卿。你夫妻二人望闕跪着。聽聖人的命。因你對策稱旨。加授翰林學士別賜黃金五十斤。與夫人柳眉兒添粧。〔詩云〕則為你十年辛苦困寒窗。一舉成名天下揚。金錢自可成姻眷。玉杵無煩問渺茫。京兆堂中添貴客。翰林院裏擢仙郎。嵩呼萬歲齊天喜。拜舞丹墀謝聖皇。〔正末同旦謝恩科〕〔唱〕

【沽美酒】你道我韓飛卿意氣豪。柳夫人緣分巧。誰承望恩賜黃金偏不少。越顯得風流京兆。將眉黛好重描。

【太平令】這都是五十文開元通寶。成就了美夫妻三月桃夭。從今後一生榮耀。雙雙的齊眉到老。想草茅遇遭這聖朝。呀。知甚日把隆恩補報。

〔音釋〕

轡音配 躍音耀 樂音耀 落音澇 雹巴毛切 𢠳音鱉 格皆上聲 抝音要 操平聲 翡肥去聲 巢鋤昭切 卺音謹 黛音代

題目 韓飛卿醉趕柳眉兒 
正名 李太白匹配金錢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