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鐵拐李

Top / 元曲選 / 鐵拐李

呂洞賓度鐵拐李岳雜劇

岳伯川撰

第一折

〔旦扮李氏上詩云〕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休道黃金貴。安樂最值錢。妾身姓李。是岳孔目的渾家。嫡親的三口兒家屬。丈夫在這鄭州做着六案都孔目。有一箇小厮。喚做福童。孩兒上學去了。孔目接新官未回。這早晚不見來。小的每安排下茶飯。則怕孔目來家。要食用咱。〔外扮呂洞賓上云〕我勸你世俗人跟貧道出家去來。我教你人人成仙。箇箇了道。做大羅神仙也。〔做看科云〕這裏也無人。貧道不是凡人。乃上八洞神仙呂洞賓是也。因為下方鄭州奉寧郡。有一神仙出世。乃是岳壽。做着箇六案都孔目。此人有神仙之分。只恐迷却正道。貧道奉吾師法旨。差來度脫他。須索走一遭去。可早來到岳壽門首。〔做哭科云〕岳孔目好苦也。〔做笑科〕〔倈兒上云〕自家岳孔目的孩兒福童便是。學裏來家喫飯。家門首一箇先生。師父作揖。〔呂洞賓云〕無爺的小業種。〔倈兒云〕我好意與你作揖。你倒罵我。和俺妳妳說去。〔見旦科云〕母親。門首一箇先生。罵我是無爺業種。〔旦云〕在那裏。我去看。〔做見呂科云〕你這先生好無禮也。怎生在門首大哭三聲。大笑三聲。又罵孩兒是無爺業種。〔呂洞賓云〕你是箇寡婦。領着箇無爺業種。〔旦云〕這先生連我也罵起來了。我是箇婦人家。不和你折證。等我孔目回來。不道的饒了你哩。你則休走了也。〔正末扮岳孔目領張千上云〕某鄭州奉寧郡人氏。姓岳名壽。嫡親的三口兒家屬。渾家李氏。孩兒福童。我在這鄭州做着箇都孔目。這箇兄弟姓張名千。因他能幹。就跟着我辦事。一月前上司行文書來。說俺鄭州濫官污吏較多。聖人差的個帶牌走馬廉訪相公。有勢劍銅𨰉。先斬後奏。鄭州官吏聽的這消息。說這大人是韓魏公。就來權鄭州。諕的走的走了。逃的逃了。兄弟。為甚我不走不逃。〔張千云〕哥哥為何不逃。〔正末云〕兄弟。您哥哥平日不曾扭曲作直。所以不走不逃。迎接大人不着。咱回家吃了飯再去迎接。〔做行科〕〔張千云〕哥哥。喒閒口論閒話。想前日中牟縣解來那一火囚人。不知哥哥怎生不斷。哥哥試說與你兄弟咱。〔正末云〕前日中牟縣解來的囚人。想該縣官吏。受了錢物。將那為從的寫做為首的。為首的改做為從的。來到喒這衙門中。若不與他處决。可不道人之性命。關天關地兄弟你那裏知道俺這為吏的。若不貪贓。能有幾人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名分輕薄。俸錢些小。家私暴。又不會畊種鋤鉋。倚仗着笞杖徒流絞。

【混江龍】想前日解來強盜。都只為昧心錢買轉了這管紫霜毫。减一筆教當刑的責斷。添一筆教為從的該敲。這一管扭曲作直取狀筆。更狠似圖財致命殺人刀。出來的都關來節去。私多公少。可曾有一件兒合天道。他每都指山賣磨。將百姓畫地為牢。

〔呂洞賓做笑科云〕岳壽。你今年今月今日今時你死也。〔張千做看見科云〕哥哥。有一箇風魔先生。哭三聲。笑三聲。在喒門首鬧哩。〔正末怒云〕這先生好無禮也。他是盆兒。我是罐兒。他敢不知道岳孔目的名兒。我試看咱。〔做見科云〕兀那先生。為甚在我門首。哭三聲。笑三聲。這是怎說。〔呂洞賓云〕岳壽。你是箇沒頭鬼。你死也。〔正末云〕呸。你看我悔氣。連日接新官不着。來家吃飯。又被這潑先生罵我是沒頭鬼。〔旦上云〕孔目你不知。孩兒下學來吃飯。被這先生罵孩兒是沒爺業種。又罵我是寡婦。好無禮也。〔正末云〕大嫂。你家裏去。等我問他。兀那先生。我那孩兒惱着你甚麼來。你罵他。〔呂洞賓云〕岳壽。沒頭鬼。你死也。這孩兒就是無爺業種。〔正末云〕這潑先生好無禮也。〔唱〕

【油葫蘆】你欺負俺孩兒年紀小。出家人厮扇搖。喫的來滴滴鄧鄧醉陶陶。門前哭罷門前笑。街頭指定街頭鬧。孩兒他娘引着。你罵他爺死了。〔呂洞賓云〕我是個出家人。你怎生近的我。〔正末唱〕也不索官中插狀衙中告。〔帶云〕我要禁持你至容易。〔唱〕只消得二指闊紙提條。

〔呂洞賓云〕岳壽。你敢怎麼我。〔正末唱〕

【天下樂】敢把你拖到官司便下牢。我先教你。省會了你和那打家賊並排壓定脚。祇從人解了你縧。首領每剝了你袍。〔帶云〕休道是先生。〔唱〕我着你似生驢般喫頓拷。

〔呂洞賓云〕岳壽。沒頭鬼。你死也。〔正末云〕我怎生是沒頭鬼。〔呂洞賓云〕韓魏公新官到任。有勢劍銅𨰉。想你這等扭曲作直的污吏。决難逃也。〔正末云〕韓魏公見我這等幹辦公勤。决不和我做敵對。〔呂洞賓云〕你休強口咱。〔正末唱〕

【金盞兒】你道是新官正决難逃。俺這舊吏富易通交。眼見得一官二吏三年了。家私休想落分毫。他這新官倚俸祿。俺這舊吏靠窠巢。他這官清司吏瘦。俺這家富小兒嬌。

〔云〕張千。把這厮高高弔起來。等我吃了飯。慢慢的問他。〔張千云〕你這先生無禮。怎敢罵我哥哥。且弔在這門首。〔做弔科〕〔外扮韓魏公上將解放立住科〕〔呂下〕〔張千云〕哥哥。一個出家人風僧狂道。和他一般見識。放了他罷。〔正末云〕兄弟由你罷。你看他酒醒也不曾。〔張千出門不見呂科云〕那先生那裏去了。是誰放了他。則有這個老頭子在這裏。兀那老子。是你放了那先生來。〔韓魏公云〕一個出家人。是老漢放了他來。〔張千云〕是你放了他。你敢吃了熊心豹膽。俺弔着的人。你放了。這村老漢尋死也。我和俺哥哥說去。〔做見正末科云〕哥哥。恰纔弔着的那先生。不知那裏來的一個莊家老子。把那先生放的去了。我問是誰放了這先生來。那老子便道是我解了繩子放了來。哥哥。這老子情理難容也。〔正末云〕俺門首弔着的人。一個莊家老子就解放了。那厮在那裏。〔張千云〕見在門首哩。〔正末云〕張千。你將坐位整好了。放下問事簾來。張千。你近前。依着我問他去。〔正末隔簾見韓魏公科云〕兀的是那莊家老子。〔張千云〕則他便是。〔正末云〕依着我問他去。〔張千云〕哥哥。你說來。依着你問他。〔正末云〕看了這厮。待說俺城裏的。這城裏不曾見這等一箇人。待道是鄉裏的。這村老子動靜可別着哩。張千你問他者。〔唱〕

【醉扶歸】你問他在村鎮居城郭。〔張千云〕兀那老子。俺哥哥問你城裏住。村裏住。〔韓魏公云〕哥哥。老漢村裏也有莊兒。城裏也有宅兒。〔張千云〕這老頭子。硬頭硬腦的。正是躲避差徭游食戶。村裏尋往城裏去。城裏尋往村裏去。你則在這裏。我回俺哥哥話去。〔做見正末云〕哥哥。那村老子說。城裏也有宅兒。村裏也有莊兒。〔正末云〕這老子好無禮也。他回我這等話。張千。你敢問的差了也。你則依着我再問他去。〔唱〕你問他當軍役納差徭。〔張千云〕兀那老子。俺哥哥着我問你。當差是軍身。是民戶。〔韓魏公云〕老漢軍差也當。民差也當。因老漢有幾文錢。又當站戶哩。〔張千云〕你軍差也當。民差也當。因有錢又當站戶。〔韓魏公云〕是。〔張千云〕他是埋頭財主。我回哥哥話去。〔做見正末云〕哥哥。他說軍差也當。民差也當。因有錢又當站戶哩。〔正末云〕噤聲。這厮好不幹事。跟我這幾年了。着這莊家老子使的兩頭回來走的。你則依着我再問去。〔唱〕你問他開鋪席為經商可也做甚手作。〔張千云〕兀那老子。你可開鋪席。做經商的。是甚麼手作。〔正末云〕張千你再問他。〔唱〕你與我審個住處查個名號。〔張千云〕他是個莊家老子。只管要問他住處怎的。〔正末唱〕我多待不的三日五朝。將他那左解的冤讎報。

〔云〕張千。休教走了這老子。等我慢慢的奈何他。〔張千云〕哥哥。他諸般兒當。諸般兒做你可怎生奈何他。〔正末云〕你說我奈何不的他。我如今略說幾椿兒。看我奈何的他。奈何不的他。〔張千云〕哥哥。你說我聽。〔正末唱〕

【金盞兒】他或是使斗秤拿箇大小等箇低高。〔云〕我禁的他麼。〔張千云〕他不賣糧食。開個段子鋪兒。你怎生禁他。〔正末云〕更好奈何他哩。〔唱〕或是他賣段疋揀箇寬窄覰箇紕薄。〔云〕我奈何的他麼。〔張千云〕他也不做買賣。每日閉着門。只在家裏坐。你怎生奈何他。〔正末云〕我越好奈何他哩。〔唱〕或是他粉壁遲水瓮小拖出來我則就這當街拷。〔張千云〕他城裏也不住。搬在鄉裏住。你怎生奈何他。〔正末云〕我正好奈何他。〔唱〕便是他避城中居鄉下我則着司房中勾一遭。〔帶云〕他來的疾便罷。來的遲呵。加上箇頑慢二字。〔唱〕我着他便有禍。〔帶云〕他依着我便罷。若不依我呵。我下上箇欺官枉吏四個字。〔唱〕我着他便違條。〔帶云〕這老子是下戶我添做中戶。是中戶我添做上戶的差徭。〔唱〕我着那挑河夫當一當直窮斷那厮筋。〔帶云〕我更狠一狠呵。〔唱〕我着那打家賊指一指〔帶云〕輕便是寄贓。重便是知情。〔唱〕我直拷折那厮腰。

〔張千云〕哥哥。你這樣做就沒官府了。〔正末云〕且莫說是個百姓。就是朝除官員。怎出的俺手。〔唱〕

【後庭花】怕不初來時粧會幺。看他間深裏探會爪。我見先他見後。他臨行我放刁。笑裏暗藏刀。代官來到。不道咱輕放了。

〔張千云〕他𢬵的不做官。你怎生治他。〔正末唱〕

【金盞兒】有了狀但去呵决私逃。停了俸但住呵怎輕饒。離了官房沒了倚靠。絕了左右沒了牙爪。我直着他典了衣賣了馬。方見俺心似鐵筆如刀。饒他便會鑽天能入地。怎當俺拿住脚放頭稍。

〔張千云〕哥哥。實不相瞞。這幾日跟哥哥早起晚眠。甚是辛苦。怎生與你兄弟做箇面皮。我出去放了那老子。討些酒錢養家。〔正末云〕你也說的是。我也要接新官去哩。依着你要些酒錢。放了他罷。〔張千云〕我出的這門來。兀那老子。你可也有福。我為你在哥哥面前磨了半截舌頭。我看你也不是這城裏人。你是盆兒。是罐兒。〔韓魏公云〕怎麼是盆兒。罐兒。〔張千云〕我和你說。盆兒無耳朵。罐兒有耳朵。你不知道俺哥哥的名兒。若說起來。諕你八跌。他是岳壽。見做着六案都孔目。誰不怕他。有箇外名兒。叫做大鵬金翅鵰。〔韓魏公云〕怎生是大鵬金翅鵰。〔張千云〕你這老子是不知道。我和你說。大鵬金翅鵰是箇神鳥。生的沒世界大。天地間萬物。都撾的吃了。好生利害。你認的我麼。〔韓魏公云〕你是誰。〔張千云〕我是小鵰兒。〔韓魏公云〕怎生是小鵰兒。〔張千云〕俺這鄭州奉寧郡。但除將一個清官來。俺哥哥着他坐一年便一年。着他坐二年便二年。若不要他坐呵。只一鵰就鵰的去了。俺哥哥是大鵬金翅鵰。鵰那正官。我是箇小鵰兒。鵰那佐二。方纔要送你性命。我替你說着。饒了你了。〔韓魏公云〕多謝了哥哥。老漢回去也。〔張千扯住科云〕你好自在性兒。我為你在我哥哥面前。怎生樣勸解。你就要回去。你豈不聞管山的燒柴。管河的吃水。〔韓魏公云〕老漢不省的。〔張千云〕正是箇莊家老子。我勸哥哥饒了你性命。有甚麼草鞋錢與我些。〔韓魏公云〕可不早說。有有有。老漢昨日騎驢城中來。跌了我這腰。這鈔袋裏有碎銀子。哥哥你自己取些罷。〔張千云〕這老子倒乖。哄的我低頭自取。你却叫有翦綹的。倒着你的道兒。〔韓魏公云〕我不哄你。〔張千取鈔科〕〔做拿金牌科云〕這老漢是村裏人。進城來諸般不買。先買了箇擦牀兒。〔細認是金牌做怕科〕〔韓魏公云〕兀那厮。這鄭州接誰哩。〔張千云〕接韓魏公哩。〔韓魏公云〕兀那厮。你擡起頭來看。則我便是韓魏公。〔張千云〕我死也。〔韓魏公云〕你纔說岳壽是大鵬金翅鵰。〔張千云〕爺爺。諕做黑老鴉了。〔韓魏公云〕你說你是小鵰兒。〔張千云〕諕做麻雀兒了。〔韓魏公云〕老夫跟前還要鈔。那百姓怎了也。那厮你聽者。可知這鄭州官濫吏弊。人民頑魯。把持官府。老夫今日非是私來。奉聖人的命。與我勢劍金牌為廉訪使。審囚刷卷。先斬後奏。除姦去暴。扶弱摧強。都只為你這濫官污吏。損害良民。〔詞云〕我親奉當今聖主差。勅賜勢劍與金牌。只為鄭州民受苦。私行悄悄入城街。那岳壽似困虎離山逢子路。張千似病蛟出水遇澹臺。休道別人手裏不要鈔。則我老夫身上也還要錢買草鞋。說與你把持官府岳孔目。着他洗的脖子乾凈絕早州衙試劍來。〔下〕〔張千向古門道拜科云〕爺爺。不敢了也。〔正末云〕你看張千這厮。好不幹事也。我着他放了那老子。去這早晚不見回來。我試看咱。〔做見科云〕你看這厮。兄弟。你做甚麼哩。你敢見鬼來。〔張千云〕我見你就和見鬼一般。〔正末云〕呸。這厮好無禮也。你起來。我問你。那莊家老子。那裏去了。〔張千云〕諕殺我也。哥。你接誰哩。〔正末云〕接韓魏公。〔張千云〕那老子就是韓魏公。我問他討錢來。他着我看金牌。諕殺我也。〔正末云〕你對他說甚麼來。〔張千云〕不知那箇早死遲托生的弟子孩兒。說你是大鵬金翅鵰。說我是小鵰兒。〔正末云〕阿呀。你送了我也。他說甚麼來。〔張千云〕他說着你明日洗的脖子乾凈。州衙裏試劍來。〔正末云〕則他便是韓魏公。他說着我洗的脖子乾凈。明日州衙裏試劍來。不中。張千備馬來。待我趕將上去。〔做跌倒科〕〔旦出扶科〕〔張千云〕哥哥。蘇醒者。弔了靴也。哥哥。蘇醒者。〔正末云〕大嫂。引着福童孩兒。往衙門裏見相公去。說岳壽再不敢放肆了也。大嫂。我眼見的無那活的人也。且扶我後房中去來。〔唱〕

【賺煞尾】赤緊的官長又廉。曹司又拗。我便是好令史怎禁他三徧家取招。我今日為頭便把交。爭奈在前事亂似牛毛。有人若是但論着。休想道肯擔饒。早停了俸追了錢斷罷了。不是我千錯萬錯。大剛來一還一報。〔帶云〕他道我是大鵬金翅鵰。哎喲。〔唱〕誰想那百姓每的口也是禍之門舌是斬身刀。〔下〕

〔音釋〕

𨰉音查 薄巴毛切 鉋音袍 笞音癡 郭沽卯切 作音早 紕音批 撾莊瓜切 綹音柳 拗音要 錯音草

第二折

〔皁隸人眾排衙科云〕早衙清凈。人馬平安。〔韓魏公上詩云〕造法容易執法難。徒流笞杖死相關。三尺由來天下命。精審刑名莫等間。老夫姓韓名琦。字稚圭。幼年進士及第。累蒙擢用。老夫一生公廉正直。與人秋毫無犯。凡官吏聞老夫之名。盡皆斂手回容。謝聖人可憐。進封魏國公之職。今因鄭州官濁吏弊。往往陷害良民。奉聖人命。差老夫來鄭州刷卷。勅賜勢劍金牌。先斬後奏。老夫隨路打聽的。說這鄭州有個六案都孔目岳壽。說此人好生把持官府。老夫私行到岳壽門首。見弔着一個先生。老夫解放去了。不想有箇祗候人張千。問老夫要金帛。說岳壽是大鵬金翅鵰。他是小鵰兒。被老夫言語。教岳壽洗的脖子乾凈。明日絕早來州衙裏試劍。岳壽聽的這話。諕成了病。不得痊可。老夫來到衙門中刷卷。文案中無半點兒差錯。不想此人是箇能吏。左右。與我喚將孫福來者。〔左右云〕孫福何在。〔孫福上詩云〕人道公門不可入。我道公門好修行。若將曲直無顛倒。脚底蓮花步步生。小人孫福是也。在這鄭州做着箇令史。大人呼喚。須索見咱。〔做見科云〕大人喚孫福那廂使用。〔韓魏公云〕孫福。喚你來不為別。因老夫日前私行到岳壽門首。他知是老夫。諕的在家成病。一臥不起。你今將着老夫俸鈔十錠。送與岳壽做藥資。傳我的言語。等岳壽病好時。依舊六案中用他。你見了岳壽時。快來回老夫的話。〔詩云〕因岳壽遭人毁謗。遣孫福到家探望。若是他病症痊時。依舊在衙門勾當。〔下〕〔孫福云〕奉着大人言語。將着十錠俸銀。送與岳壽做藥資。不敢久停久住。往哥哥宅上走一遭去來。〔下〕〔正末抱病旦同張千扶上〕〔正末云〕大嫂。我眼見的無那活的人也。你好生看覰孩兒。這一會覺昏沉上來。你扶着我者。〔正末發昏科〕〔旦悲科云〕孔目。你甦醒者。張千。拿衣服來。教孔目穿了者。〔張千做穿衣科正末醒科云〕大嫂。怎生大驚小怪的做甚麼。〔旦云〕你纔發昏來。與你穿上衣服了也。〔正末云〕怪道這等熱燥。快脫了者。我身上衣服儘勾了也。〔旦云〕孔目。你平生吃辛受苦。䦛䦟下平日愛穿的幾件衣服。你不穿了去。留下做甚麼。〔正末云〕快脫了。我不穿去。且留着。〔唱〕

【正宮端正好】你裝裹我二十重。或是三十件。〔旦云〕你置下的合該你穿。〔正末唱〕你道是我置下我死合穿。知他土坑中埋我多深淺。裝裹殺也無人見。

〔旦云〕孔目。也盡我每一點的心。〔正末唱〕

【滾繡毬】妻也空費你心。你也索聽我言。這衣服呵且休算萬針千線。也不論舊絮新綿。你如今值着業寃。使着死錢。這衣服但存幾件。〔旦云〕你命也不保。留着他做甚麼。〔正末唱〕怕你子母每受窮時典賣盤纏。比如包屍裹骨棺函內爛。把似遇節迎寒您子母每穿。省可裏熬煎。

〔云〕大嫂。你休大驚小怪的。等我歇息一會咱。〔旦云〕張千。你門首看着。但有人來探望。休着過來。孔目要歇息哩。〔張千云〕理會的。〔孫福上云〕小人孫福是也。不想岳孔目哥哥。冲撞着韓魏公。得了這一驚。臥病不起。奉大人的台旨。着我探病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做見張千科云〕張千。哥哥病如何。〔張千云〕則有添無減。〔孫福云〕我奉韓魏公言語。來看哥哥的病。送這俸鈔做藥資。若好了時。依舊六案中重用哥哥哩。〔張千云〕快休題韓魏公三個字。若提起韓魏公三個字。就諕死了哥哥。等我報去。〔做見正末科云〕哥哥。有孫福在於門首。〔正末云〕誰在門首。〔張千云〕孫福來探哥哥病。〔旦云〕既有人來。孔目。我且迴避。〔正末云〕大嫂不必迴避。則恁的也要請他來說話。着他過來。〔孫見科云〕哥哥病體若何。〔正末云〕兄弟請坐。你這些時在那裏來。〔孫福云〕衙門中公事忙。您兄弟不曾來探望。哥哥休怪。您兄弟纔奉韓魏公大人鈞旨。〔張千發科云〕呀呀。就諕殺了。〔孫福云〕着我送俸錢來與哥哥。就問病體如何。若好了時。大人依舊用哥哥衙中辦事。〔正末云〕大人則是遲了些兒。不濟事了。大嫂你去裝香來。和福童望衙門謝了者。〔旦謝科〕〔正末云〕兄弟。我如今覰天遠入地近。眼見的無那活的人也。兄弟。我身沒之後。別無所託。你是個志誠君子。我託妻寄子與你。你嫂嫂年紀小。孩兒嬌癡。你勤勤的照覰照覰。〔孫福云〕兄弟知道。〔正末云〕大嫂。你熬些粥湯來我吃。〔旦云〕下次小的每快熬粥湯去〔正末云〕大嫂。你自己去。下次小的每不中用。〔旦背云〕我理會的了。那裏是熬粥湯。他要和小叔叔說甚麼話。故意兒着我熬粥湯去。我也不去熬粥湯。只在這裏聽者。〔虛下〕〔正末云〕福童孩兒。過來跪着你叔叔者。兄弟也。這福童孩兒跪着。就是我跪着一般。今世裏則有飲酒食肉的朋友。那裏有託妻寄子的朋友。我若有些好歹。別無以次人。止有福童孩兒。我有心待託妻寄子在兄弟跟前。怕兄弟有那穿不着的衣服。與孩兒一件半件穿。吃不了的茶飯。與孩兒一碗半碗吃。〔孫福云〕哥哥為何。〔正末云〕我則怕久後迷了岳家的本姓。〔唱〕

【倘秀才】也不索囑付你千言萬言。想着咱同衙府十年五年。〔帶云〕倘我死之後。〔唱〕你是必打聽着山妻照顧着豚犬。他一頭亡了夫主。廢了家緣。〔帶云〕您嫂嫂是個年少婦人家。〔唱〕他從來腼腆。

〔孫福云〕哥哥放心。便怎生有這等事。〔正末唱〕

【叨叨令】怕有那無廉恥謊漢子胡來纏。〔孫福云〕嫂嫂不比其他的人。〔正末云〕兄弟也。我死之後。有那等謊厮上門來。〔唱〕則你那無主意拙嫂嫂從來善。則要你無私曲好兄弟頻來見。〔帶云〕你見你那嫂子。有不中處。你說不出來呵。〔唱〕着你那無面目的嬸子兒便將他勸。〔孫福云〕着媳婦子勸些甚麼。〔正末云〕着嬸子勸道。姆姆。俺伯伯是人面上的人。你要愛惜行止。〔唱〕着言語勸他也麼哥。着言語勸他也麼哥。豈不聞臨危好與人方便。

〔旦上悲科云〕孔目。你怎生對着小叔叔說這等話那。〔正末云〕大嫂。這等近禮的話。我也難對你說。〔旦云〕則願的無是無非。便有些好歹。你則放心。我一車骨頭半車肉。我一馬不鞁兩鞍。雙輪不碾四轍。守着福童孩兒。直到老死也不嫁人。有你在時。三重門兒。也不曾出。休道你死了。我可出門去。〔正末云〕你道你不出門去。保守着不見人的面皮。我略說幾件兒見人的勾當。與你聽者。〔旦云〕你說我聽。〔正末唱〕

【倘秀才】或是祭先祖逢冬遇年。〔云〕到那冬年時節。月一十五。孩兒又小。上墳呵。大嫂。你可出去見人麼。〔旦云〕我不去。着張千引着孩兒墳上燒紙便了。〔正末云〕這個且罷。〔唱〕或是待親戚排筵坐筵。〔云〕福童孩兒娶媳婦。六親相識每吃筵席。你不出去支待。着誰支待。〔旦云〕若有女客來。我便支待。若有男客來。着張千支待罷。〔正末云〕大嫂。若有呵。〔唱〕非五服內男兒不曾教見一見。則為你有人材多嬌態。不老相正中年。〔帶云〕我死之後。〔唱〕你休忘了大人家體面。

〔旦云〕孔目。你但放心。我只不出去見人便了。〔正末云〕大嫂。你道你不見人。我有些好歹。一頭地停喪在家。我往日相識的朋友。聽的道岳孔目死了。他沒的不來燒紙。張千兄弟在外執料。福童孩兒年紀幼小。家中再無一人。你不出去接待。可着誰人接待。〔唱〕

【滾繡毬】你必索迎門兒接紙錢。〔旦云〕孔目也。你直恁般多心。我着張千領着孩兒出去迎接。我只不見人便了。〔正末云〕可早一樁兒也。這個也罷。我死之後。停到一七者波。便停到二七者波。想着喒二十年兒女夫婦。你沒的不送我到郊外。〔唱〕又索隨靈車哭少年。〔云〕有那等年紀小的後生。便道岳孔目有個好渾家。三門四戶不出。無人能勾得見。今日出來送岳孔目的殯。喒看去來。〔唱〕那其間任誰都見。〔帶云〕見了你這個中注模樣。〔唱〕有那等厮圖謀的賊漢心專。〔云〕有那謊漢每便道。這個是岳孔目的渾家。我久已後。好歹要娶了他。〔唱〕俺親眷行除孝服。你爺娘行使會錢。〔帶云〕俺的親眷。你的爺娘。都肯了。只你不肯。〔唱〕他與你些打眼目的衣服頭面。〔云〕你見了好衣服。好頭面。那裏還想我哩。〔旦云〕孔目也。我堅心守志。怎生肯嫁別人。〔正末唱〕你便守煞呵剛捱到服滿三年。你嫁箇知心可意新家長。〔帶云〕哎喲。福童兒也。〔唱〕那裏發付那有母無爺小業冤。就兒裏難言。

〔孫福云〕哥哥。俺嫂嫂不比其他婦女。〔旦云〕你說甚麼話。我和你二十年兒女夫妻。我怎肯做這般勾當。孔目。你則將息你那病。休胡說。假如有些好歹。我堅心守志。〔正末云〕我主意則是要你休嫁人。〔唱〕

【脫布衫】我和你十七八共枕同眠。二十載兒女姻緣。一脚地停屍在眼前。〔帶云〕妻阿。〔唱〕則落的酒茶澆奠。

【小梁州】怕不的痛哭靈堂守志堅。雨淚漣漣。有那等贏姦賣俏俊官員。早聘下金釵釧。〔帶云〕你見了呵。〔唱〕還守的幾多年。

【幺篇】那裏想夫妻往日心厮戀。也是前世前緣。囑付你小業冤。聽爺勸。您娘別尋了繾綣。〔帶云〕若有人與你金銀錢物呵。〔唱〕你是必休是必休接受買服錢。

〔孫福云〕哥哥。如今官府難答應。哥哥平日所行。教與兄弟些。〔正末云〕我見舊官去呵。〔唱〕

【倘秀才】笑裏刀一千聲抱怨。〔帶云〕我見新官到呵。〔唱〕馬前劍有三千箇利便。舊官行掯勒些東西新官行過度些錢。見起由難似產。聽得到照會緊如烟。做多少家罪譴。

【滾繡毬】新官若請得意虔。舊官若來得自然。〔云〕新官到任。衙門中事。必須問俺。我從頭說一徧。再訪之於舊官相同。所謂舊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唱〕若是新官和舊官相見。舊尹政新尹合傳。問衙事那箇虛那個實。那箇愚那箇賢。議論咱六房中吏人一徧。咱那前程事則消得舊官去新官行附耳低言。把那姦猾刁刺的州縣裏剖。將那清幹忠直的向省部內遷。平地升仙。

〔云〕兄弟。官府雖然這等。我又有法兒彌縫他。怎生出的喒手。〔唱〕

【倘秀才】他那擎天柱官人每得權。俺拖地膽曹司又愛錢。〔帶云〕兄弟也。〔唱〕你須知我六案間峥嶸了這幾年。也曾在饑喉中奪飯吃。凍尸上剝衣穿。便早死呵不敢怨天。

〔孫福云〕哥哥。說的話多了。且養養精神者。〔正末云〕福童孩兒。趁我精細。再囑付你幾句。我死之後。你若長大。休做吏典。只務農業是本等。〔唱〕

【滾繡毬】兒呵你學使牛學種田。你自養蠶自摘繭。農莊家這衣飯穩善。便刷卷呵我也只自安然。當軍呵你自當。做夫呵快向前。剩納些稅糧絲絹。只守着本等家緣。你若不辭白屋農桑苦。免似你爺請受公門俸祿錢。無罪無愆。

〔云〕大嫂。你來聽我再囑付幾句。〔唱〕

【三煞】妻呵你將這幹家私使心力二十年夫主相隨見。把你這忒嬌養正愚頑十一歲冤家厮可憐。教孩兒鎮守親娘。休遭繼父。專記臨終。莫忘遺言。若孩兒為官呵教聽些有理的公事。為民呵教做些有理的營生。為吏呵教取些有理的入錢。休教我這白骨頭上作賤。我便死也口眼閉在黃泉。

【二煞】你為夫主呵似孟光般舉案非為諂。你為孩兒呵似陳母般埋金恰是賢。常則是戶靜門清。上和下睦。立計成家。眾口流傳。那時節保香名到省內。除雜役在官中。立綽楔在門前。教滿城人欽羡。強如哭一萬徧少年天。

〔旦悲科云〕孔目。你怎生說的這等。你就說到底。則不辱沒你便了。〔孫福云〕哥哥。你省煩惱。將息你那病症。倘或哥哥有些好歹。若嫂嫂姪兒少吃無穿。都在你兄弟身上。哥哥你放心。〔正末云〕多謝了兄弟。大嫂。我這一會昏沉上來。扶我前廳上去來。大嫂。你好生覰當孩兒。我說的話。你休忘了。〔旦云〕孔目。你蘇醒者。〔正末云〕大嫂。有兩個古人。你學一個。休學一個。〔旦云〕你教我學那一個。〔正末唱〕

【煞尾】你學那守三貞趙真女羅裙包土將那墳塋建。休學那犯十惡桑新婦綵扇題詩則將那墓頂搧。黑婁婁潮上涎。鐵屑屑手腕軟。直挺挺腿怎拳。銅斗兒家私不能勾擅。血點兒相識不能勾面。花朵般渾家不能勾戀。魔合羅孩兒不能勾見。半世團圓分福淺。則俺這三口兒相逢路兒遠。〔下〕

〔孫福云〕誰想哥哥身亡了也。我不敢久停久住。回相公話去。〔下〕〔旦哭科云〕孔目身亡了。一壁廂破木造棺。停喪七日。高原選地。築造墳墓。好好的埋葬他。〔哭科云〕孔目。撇得俺子母每無主。則被你痛殺我也。〔下〕

〔音釋〕

琦音奇 甦音蘇 䦛爭去聲 䦟音債 腼面上聲 腆拖典切 鞁音被 碾尼展切 釧川上聲 繾音遣 綣音眷 服房夫切 掯肯去聲 譴音遣 綽昌約切 楔音屑 搧扇平聲 涎徐煎切

楔子

〔外扮閻王引判官牛頭馬面鬼上詩云〕未滿缾壺豈降災。眾生造業苦難捱。鎗山劍樹無邊苦。及早修行作善來。吾神乃陰司閻羅王是也。冥司有十地閻君。掌管人間輪迴六道。大抵塵世眾生。舉心動念。無非是罪。皆受大鐵圍山小鐵圍山罪苦。又有十八重地獄。雖然名目各別。總之受罪無私。今為陽世鄭州奉寧郡有一人。乃是六案都孔目岳壽。平昔之時。吏權大重。造業極多。那更褻瀆大羅神仙。此人陽壽已盡。死歸冥路。必須定罪。鬼力與我攝過來者。〔正末上云〕自家岳壽是也。閻神呼喚。須索見咱。〔做見科〕〔閻王云〕岳壽你知罪麼。〔正末云〕小人不知罪。〔閻王云〕因為你在陽間。做六案都孔目。瞞心昧己。扭曲作直。造業極多。褻瀆大羅神仙。牛頭馬面。燒起九鼎油鑊。放上一文金錢。教岳壽自取。〔牛頭云〕理會的。〔正末云〕罷罷罷。往日罪惡。今日我都見了也。〔唱〕

【仙呂賞花時】火坑裏消息我敢踏。油鑊內錢財我敢拿。則為我能跳塔快輪𨰉。今日向陰司折罰。〔牛頭云〕我一叉挑下油鑊去。〔正末慌科唱〕望着番滾滾熱油叉。

〔呂洞賓冲上云〕岳壽你省也麼。〔正末云〕呀〔唱〕

【幺篇】我手扯住環縧禮拜他。〔呂洞賓云〕岳壽。你曉得人有生死麼。〔正末云〕師父救徒弟咱。〔呂洞賓云〕油鑊雖熱。全真不傍。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岳壽你省也麼。〔正末云〕徒弟省了也。〔呂洞賓云〕跟我出家去來。〔正末云〕情願跟師父出家。〔呂洞賓云〕鬼力。且留下。等我見閻君去。〔呂做見閻王科閻王云〕早知上仙到來。只合遠接。接待不周。勿令見罪。〔呂洞賓云〕岳壽所犯何罪。叉入九鼎油鑊。〔閻王云〕因他在陽間做六案都孔目。造罪極多。又觸犯上仙。因此叉入油鑊。〔呂洞賓云〕上帝好生之德。閻君看貧道面上。免岳壽油鑊之罪。化與貧道做個徒弟。放他回陽間去罷。〔閻王云〕待我看咱。〔做望科云〕可憐也。岳壽的妻。將他屍骸焚化。還魂不的了也。〔呂洞賓云〕却怎了。閻君你再與我看一看去。〔閻王云〕待小聖再看去。〔做看科云〕上仙。有今鄭州奉寧郡東關裏青眼老李屠的兒子小李屠。死了三日。熱氣未斷。着岳壽借屍還魂去。上仙可是如何。〔呂洞賓云〕好好好。岳壽。誰想你渾家將你屍骸燒化了。我如今着你借屍還魂。屍骸是小李屠。魂靈是岳壽。休迷了本來面目。若到人間。休戀着酒色財氣。人我是非。貪嗔癡愛。你聽者。前姓休移後姓莫改。雙名李岳。道號鐵拐。速離陰府者。〔正末云〕大嫂你好狠也。把我多留幾日。怕做甚麼那。〔唱〕聽的道燒了我屍骸將我來沒亂煞。俺妻子知他是怎生麼。若放我回家兒半霎。只當似枯樹上再開花。〔下〕

〔呂洞賓云〕岳壽還魂去了也。此人到的陽間。見那酒色財氣。人我是非。貪嗔癡愛。等他功成行滿。貧道再去點化他。〔詩云〕我着他閻王殿上除生死。紫府宮中立姓名。指開海角天涯路。免得迷人大道行。〔下〕〔閻王云〕領上仙法旨。送岳壽生魂直至李屠家借屍還魂去。岳壽。你好有緣也。〔詩云〕人之生死在吾前。貴賤榮枯能幾年。今朝岳壽還魂去。異日當為洞府仙。〔下〕

〔音釋〕

眾平聲 踏當加切 鑊音和 罰扶加切 煞雙鮓切 霎雙鮓切

第三折

〔淨扮孛老引旦倈上云〕老漢姓李。是這鄭州東關裏屠戶。父母生我時。眼上有一塊青。人順口叫我做青眼李屠。嫡親的四口兒。這個是媳婦兒。這個是孫子。孩兒是小李屠。不幸患病死了。今日三日也。心上還有些熱。孩兒着眾街坊擡出來我看。〔眾人擡正末出科〕〔孛老云〕孩兒。你甦醒者。兀的不痛殺我也。〔正末做還魂科〕〔唱〕

【雙調新水令】只俺個把官猾吏墮阿鼻。多謝得呂先生化為徒弟。家裏啼哭殺嬌養子。沒亂殺脚頭妻。生死輪迴。一去了早三日。

〔云〕大嫂。張千。福童。你在那裏也。〔孛老云〕謝天地。孩兒還魂了也。〔正末云〕𠺙。兀那村老子。你有甚麼事到衙門裏告去。怎生直來到我臥房中。〔孛老云〕我是你的父親。這是你媳婦。兒子。你怎生不認的了。〔正末唱〕

【沽美酒】知道他誰是誰。我將你記一記。委實委實不認的。〔旦兒云〕李屠。你不認的我麼。我是你渾家。〔孛老云〕孩兒。你怎生說這等話。孩兒。我是你父親。你魂迷了。忘記了也。〔正末唱〕却怎生一發的鬧起。知他是甚親戚。

【太平令】依舊有青天白日。則不見幼子嬌妻。我纔離了三朝五日。兒也這其間哭的你一絲兩氣。我如今在這裏。不知他在那裏。幾時得父子夫妻完備。

〔云〕張千。你與我拿將下去。〔孛老云〕孩兒。怎生說這話。我是你爹爹。〔正末云〕我倒是你公公哩。〔孛老云〕你聽我說。你是我兒子小李屠。今日死了三日也。心頭有些熱。不曾送出去。今日你還魂來了。怎生不認的我了。〔旦兒云〕李屠。我是你渾家。怎生不認的。〔正末云〕休要大驚小怪的。等我尋思咱。〔做沉吟科背云〕我是岳壽。罵了韓魏公。得了這一驚諕死了。我死至陰府。閻君將我叉入九鼎油鑊。是呂先生救了。着我還魂。誰想岳大嫂燒了我的屍骸。着我借屍還魂。屍骸是李屠的。魂靈是岳壽的。這裏敢是李屠家裏。我待看岳大嫂和福童孩兒。怎生得去。只除是這般。〔向眾云〕我雖是還魂回來。我這三魂不全。一魂還在城隍廟裏。我自家取去。〔孛老云〕媳婦兒。快收拾香紙。喒替孩兒取魂去。〔旦兒云〕爺。休教他去。〔正末云〕我自家取去。您是生人。驚散了我的魂靈。我又是死的了。你休來。我自己取去。〔正末起身跌倒科云〕哎喲。跌殺我也。〔孛老云〕孩兒。你一條腿瘸。你走不動。〔旦兒云〕你一了瘸。〔正末云〕怎生腿瘸。師父也。把似你與我個完全屍首。怕做甚麼呢。〔孛老云〕你有一條拐。我拿將來你拄着。你便行的動。〔正末云〕將來將來。〔做拄拐起身行科旦兒云〕我扶將你去。〔正末云〕靠後。我自家取去。〔旦兒云〕你休去。你且歇一日。明日取去。〔正末喝云〕靠後。〔做出門科〕〔孛老云〕着他先行。俺隨後跟將去。〔同旦兒下〕〔正末云〕我想當初做吏人時。扭曲作直。瞞心昧己。害眾成家。往日罪過。今日折罰。都是那一管筆。〔詩云〕可正是七寸逍遙管。三分玉兔毫。落在文人手。勝似殺人刀。〔唱〕

【雁兒落】則我那一管筆扭曲直。一片心瞞天地。一家兒享富貴。一輩兒無差役。

〔云〕我當初做吏人時。掙將來的東西。妻兒老小都受用了。〔唱〕

【得勝令】俺只道一世裏喫不盡那東西。誰承望半路裏脚殘疾。為甚麼屍首兒登途慢。則為我魂靈兒探爪遲。則為當日。罵韓魏公一場怕一場氣。至如今日。〔帶云〕若有人說。腦背後韓魏公來也。〔唱〕哎喲。諕的我一脚高一脚低。

【慶東原】為甚我今日身不正。則為我往常心不直。和那鬼魂靈不能勾兩脚踏實地。至如省裏部裏。臺裏院裏。咱只說府裏州裏。他官人每一箇箇要為國不為家。怎知道也似我說的行不的。

〔做回看科云〕休來休來。我到城隍廟取魂靈去也。想我死不多時。岳大嫂便把我屍骸焚化了。這嫁人事。知他又是怎的。我索行動些。〔唱〕

【川撥棹】俺自從做夫妻二十年幾曾離了半日。早起去衙裏便是分離。晚夕來到家裏。那場歡喜。滿口賢惠。一剗精細。要一供十。舉案齊眉。那些夫妻道理。聽的當遠差教休出去。早教我推病疾。今日受煩惱有甚盡期。

【七弟兄】那一七。二七。哭啼啼。盡七少似頭七泪。親人約束外人欺。獨自坐地獨自睡。

【梅花酒】看看的過百日。官事又縈羈。衣食又催逼。兒女又央及。那婆娘人材迭七八分。年紀勾四十歲。不爭我去的遲。被那家使心力。使心力廝搬遞。廝搬遞賣東西。賣東西到家裏。到家裏看珠翠。看珠翠寄釵篦。寄釵篦定成計。定成計使良媒。使良媒怎支持。怎支持謊人賊。

【收江南】我只怕謊人賊營勾了我那脚頭妻。脚頭妻害怕便依隨。依隨了一徧怎相離。我如今在這裏。〔云〕適纔李屠的渾家。也有些顏色。着我就這裏不中。〔唱〕我這裏得便宜俺渾家敢那裏落便宜。

〔帶云〕我想這做屠戶的。雖是殺生害命。還強似俺做吏人的瞞心昧己。欺天害人也。〔唱〕

【太清歌】他退猪湯不熱如俺濃研的墨。他殺狗刀不怏如俺完成筆。他雖是殺生害命為家計。這惡業休提。俺請受了人幾文錢改是成非。似這般所為。磣可可的活取民心髓。抵多少猪肝猪蹄。也則是秤大小為生過日。不強似俺着人膿血換人衣。

【川撥棹】想當初去衙裏。馬兒上穩坐地。挺着腰肋。撚着髭鬚。引着親隨。傲着相知。似那省官氣勢。到如今折罰來直恁的。

〔云〕你每休跟的我來。驚了我魂靈。我又是死的也。呀。左右無人。這影兒可是誰的。可原來是我的。〔做摸頭髮髭鬚科云〕天也。怎生變得我這等模樣了。〔唱〕

【鴛鴦煞】却怎生鬅鬆着頭髮鬍着箇嘴。剗地拄着條粗柺瘸着條腿。往常我請俸祿修養的紅白。飲羊羔將息的豐肥。暢道我殘病身軀。醜詫面皮。穿着這繿縷衣服呸可怎生聞不的這腥膻氣。到家裏見了俺那幼子嬌妻。將我這借屍首的魂靈兒敢不認得。〔下〕

〔音釋〕

阿何哥切 鼻音疲 日人智切 的音底 戚倉洗切 瘸臣靴切 直征移切 役銀計切 疾精妻切 剗音產 十繩知切 七倉洗切 逼兵迷切 及更移切 力音利 篦邦迷切 賊則平聲 墨忙背切 筆部每切 磣森上聲 髓桑嘴切 肋梨妹切 詫瘡詐切 繿音藍

第四折

〔岳旦領倈兒上云〕妾身岳壽的渾家是也。自俺孔目亡過之後。韓魏公大人與俺立了個節婦牌。說俺岳壽是個能吏。因諕死了。與俺重修房舍門樓。一應閒雜人等。不許上俺門來。今日要與孔目看經做好事。我着張千與孫福叔叔。請僧人去了。怎生不見來。下次小的每門首看着。若來時報復我知道。〔正末上云〕自家岳壽便是。望我大嫂和孩兒去。忘了我家住處。試問人咱。〔向古門道問科云〕兀那大哥。那裏是岳孔目住處。〔內應云〕那新門樓就是。自從岳孔目死了。韓魏公大人見他是個能吏。與他修理門樓房屋。但凡閒雜人等。不許上門哩。〔正末云〕量岳壽有何德能。着大人這般用心也。〔唱〕

【中呂粉蝶兒】大院深宅。閒雜人趕離門外。與亡靈累七修齋。則俺那守服的妻。帶孝的子。爭知我在也不在。若聽的岳孔目回來。孩兒每那一場大驚小怪。

【醉春風】則俺情意重如山。那裏也侯門深似海。〔做叫門云〕岳大嫂開門來。〔岳旦開門云〕一個鏖槽叫化頭出去。〔做推倒末科〕〔正末唱〕出門來推了箇脚梢天。這婆娘不將我睬。睬。〔帶云〕大嫂。你不睬也罷。〔唱〕怎將我擘面拳敦。湧身推搶。那裏降階接待。

〔岳旦云〕這厮說話有些蹊蹺。你是甚麼人。〔正末云〕大嫂。我是你丈夫岳壽。〔岳旦云〕這厮胡說。俺那丈夫這般模樣。好要便宜。拖這厮往官司去。你說你是岳孔目。當初怎生死了來。說的是。萬事都休。說的不是。不道的饒了你哩。〔正末云〕你也說的是。你聽我說。當日我與張千接韓魏公不着。來家吃飯。見一個先生在喒門首。大哭三聲。大笑三聲。罵福童孩兒做無爺業種。罵你做寡婦。罵我做沒頭鬼。被我使張千弔在門首。不知那裏走將一個莊家老子。解放的去了。我罵他老無知。張千又對他說什麼我是大鵬金翅鵰。他是小鵰兒。不想那老子可正是韓魏公。我得了這一驚。諕死了。到於陰府。閻君將我叉入九鼎油鑊。多虧了呂洞賓師父救了我。着我還魂。被你燒了我的屍骸。着我借東關裏青眼老李屠的兒子小李屠的屍首。借屍還魂。我一逕的來看你子母每。想當日韓魏公着我洗的脖子乾凈。絕早來州衙裏試劍去。則一句兒。〔唱〕

【十二月】諕的我忘魂喪魄。謝呂洞賓免難除災。閻羅王饒過我性命。你把岳孔目燒毁了屍骸。一靈兒無處㓦劃。空教人雨淚盈腮。

【堯民歌】我一靈兒先到望鄉臺。將這李屠屍首借回來。為孤兒寡婦動情懷。因此上瘸膁跛足踐塵埃。哀也波哉。特地望你來。怎下的推我出宅門外。

〔岳旦云〕原來是孔目借屍還魂。這等你且進來。〔正末唱〕

【紅繡鞋】賢達婦將咱休怪。這姦猾心把你胡猜。蓋世間那箇不是水性女裙釵。把親夫殯擡出去。不曾把後老子招將來。我比你倒拄着一半拐。

〔岳旦云〕孔目。你怎生這等模樣了。〔正末唱〕

【喜春來】我往常見那有錢無理的慌分解。見有理無錢的即便拍。瞞心昧己覓錢財。為甚我兩箇脚一箇歪。也是我前世不修來。

〔岳旦云〕孔目。你坐着。孫福張千請僧人去了。敢待來也。〔孫福張千上云〕今日是俺哥哥的頭七。請了幾個和尚。買了些紙劄。與哥哥看經。來到門首。俺見嫂嫂去來。〔做見正末科云〕嫂嫂。怎生伴着個叫化的坐。是甚麼模樣。拿棍來打這厮。〔正末唱〕

【迎仙客】一箇家嗔忿忿。一箇家鬧咳咳。改不了司房裏欺人惡性格。孫福咱相識二十年。張千你隨我六七載。哎沒上下村材。怎不把岳孔目哥哥拜。

〔岳旦云〕這人不是叫化的。是你哥哥岳孔目。〔張千云〕呸。俺哥哥怎生這般嘴臉。〔正末云〕孫福張千。我是你哥哥岳壽。〔張千云〕你道是岳孔目。你怎生死了來。〔正末云〕我借李屠屍首還魂回來。你怎生不認我。〔孫福張千做悲科云〕原來是孔目哥哥借屍還魂了也。〔孛老同旦兒上云〕我遠遠的跟着。孩兒往這一家裏去了也。只得跟進去。〔做見科云〕孩兒。你在這裏做甚麼。喒回家去來。〔正末云〕這是俺家裏。〔岳旦云〕這是我的夫主。〔李旦云〕他是我的丈夫。〔眾爭認科〕〔張千奪拐打孛老科〕〔正末做勸跌倒科云〕張千。我須有些瘸。〔張千發科云〕你可不早說與我。〔孛老云〕我家的兒子認了別人。更待干罷。俺去告官去來。〔眾同下〕〔韓魏公引從人上排衙科云〕老夫韓琦是也。今日升廳。坐起早衙。左右的喝攛廂。〔孛老李旦孫福張千岳旦倈兒正末同上〕〔孛老云〕冤屈冤屈。〔韓魏公云〕甚麼人叫冤屈。左右與我拿過來。〔做拿科〕〔韓魏公云〕兀那老子。你告甚麼。〔孛老云〕相公可憐見。小人是李屠。有我的兒子小李屠。死了三日。如今還魂回來。他說一靈兒在城隍廟裏。他自取去。誰想走到這個人家裏去。就不來家。不肯認我。他是我的孩兒。相公。與我做主咱。〔岳旦云〕相公可憐見。則他便是我丈夫岳壽。〔韓魏公問正末科云〕兀那厮。你端的是誰家人。〔正末云〕則我是岳壽。借屍還魂回來也。〔韓魏公云〕你說你是岳壽。你當初怎麼死了來。你說一徧我聽。〔正末云〕相公可憐見。聽岳壽細說一徧咱。〔韓魏公云〕你說的是。萬事罷論。說的不是。左右安排下勢劍銅𨰉。决不饒恕。〔正末唱〕

【普天樂】為相公有聲名。因小人多粘帶。小人有銅肝鐵膽。相公有勢劍金牌。魂靈兒歸地府。死屍兒焚郊外。死屍兒焚了魂靈兒在。謝呂先生救得回來。因此上更名改姓。瘸膁跛足。換骨抽胎。

〔孛老云〕你是我的兒。跟我家去。〔正末云〕我不跟你去。〔韓魏公云〕你因何不跟他去。〔正末唱〕

【快活三】恁的官法嚴把牛馬宰。你見行市緊早母猪災。懸羊頭賣狗肉賴人財。倚仗着秤兒小刀兒快。

〔孛老云〕相公。他不跟我去。一棍打殺了。大家都不要。〔正末唱〕

【鮑老催】你正是拾的孩兒落的摔。待將我細切薄批賣。〔韓魏公云〕這樁事。着老夫怎生下斷。〔呂洞賓冲上科云〕韓魏公。休錯斷了事也。〔正末唱〕有德行的吾師恰到來。我這裏掂脚舒腰拜。好着我慌慌亂亂。勞勞嚷嚷。怨怨哀哀。

〔呂洞賓云〕岳壽。你省了也麼。〔正末云〕弟子省了也。情願跟師父出家去。〔唱〕

【上小樓】我如今把玉鎖頓開。金枷不帶。撇了酒色。辭了財氣。跳出墻來。上的街。化了齋。別無妨礙。只望完全了乞兒皮袋。

【幺篇】抹了缽盂。裝在布袋。繿繿縷縷。悲悲鄧鄧。往往來來。拄着柺。穿草鞋麻袍寬快。但得個無煩惱恰勝似紫袍金帶。

〔呂洞賓云〕徒弟。則今日跟我朝元去來。〔正末云〕岳大嫂。好看福童孩兒。李大嫂。你承奉李老人家。師父。弟子情願出家去。〔做拜謝韓魏公同呂洞賓下〕〔韓魏公云〕岳壽已跟呂洞賓修仙去了。你等也不必爭論。各自回家去罷。〔斷云〕老夫為官斷事今已老。這等借屍還魂從古少。要知大羅仙徑本非遙。只是世人眼孔生來小。你也莫思夫主再回來。你也休想孩兒重認了。不如各自歸家早早修。免被是非人我空勞擾。〔同下〕〔正末上唱〕

【耍孩兒】從今日填還了妻子冤家債。我心上別無掛礙。拜辭了人我是非鄉。拂綽了滿面塵埃。名韁利鎖都教剖。意馬心猿盡放開。也只怕尊師怪。遠離塵世。近訪天台。

〔眾仙隊子上奏樂科〕〔呂洞賓云〕眾仙長都來了也。李岳跟我朝元去來。〔正末唱〕

【二煞】漢鍾離有正一心。呂洞賓有貫世才。張四郎曹國舅神通大。藍采和拍板雲端裏響。韓湘子仙花臘月裏開。張果老驢兒快。我訪七真游海島。隨八仙赴蓬萊。

〔呂洞賓云〕您眾人聽者。這的是李屠的屍首。岳壽的魂靈。我着他借屍還魂來。〔詞云〕貧道再降臨凡世。度你個掌刑名主文司吏。因為有道骨仙風。誤墮入酒色財氣。懼怕那韓魏公命染黃泉。就陰府化為徒弟。李屠家借屍還魂。終不脫腥羶臭穢。煅煉就地水火風。合養定元陽真氣。跟貧道證果朝元。拜三清同朝玉帝。〔正末拜謝科唱〕

【煞尾】你着我側着身雲霧裏行。瘸着腿波面上踹。屠戶家脚起全憑着拐。則俺這令史每心平過的海。

〔音釋〕

宅池齋切 累上聲 鏖襖平聲 魄鋪買切 㓦音擺 劃胡乖切 膁音廉 跛波上聲 拍鋪買切 咳音孩 格皆上聲 摔音洒 掂店平聲 羶扇平聲 穢音畏 踹捕采切

題目 韓魏公斷借屍還魂 
正名 呂洞賓度鐵拐李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