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陳摶高卧

Top / 元曲選 / 陳摶高卧

西華山陳摶高臥雜劇

馬致遠撰

第一折

〔冲末扮趙大舍引淨扮鄭恩上詩云〕志量恢弘納百川。遨遊四海結英賢。夜來劍氣衝牛斗。猶是男兒未遇年。自家趙玄朗是也。祖居洛陽夾馬營人氏。父乃洪殷。為殿前點檢指揮使。某生時異香三月不絕。人皆呼為香孩兒。某生來頗有奇志。幼年間略讀詩書。兼持鎗棒。逢場作戲。遇博爭雄。每縱酒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頗生事端。因避難遠遊關之東西。河之南北。也結識了許多未遇的英雄。這個漢子乃是我義弟鄭恩。表字子明。此人雖是性子惡劣。倒也有些慷慨粗直。某與他患難相同。功名共保。不知這運幾時來到。我不免和兄弟向竹橋邊尋一個賣卦先生買一卦。可不是好也。〔問鄭恩科云〕兄弟。我與你到竹橋邊走一會何如。〔鄭恩云〕哥哥待要上天。我就隨着上天。哥哥待要探海。我就隨着探海。任哥哥那裏去。兄弟願隨鞭𨮴。〔趙云〕既然如此。我和你竹橋邊去來。〔下〕〔正末道扮陳摶上詩云〕術有神功道已仙。閒來賣卦竹橋邊。吾徒不是貪財客。欲與人間結福緣。貧道姓陳名摶。字圖南的便是。能識陰陽妙理。兼精遁甲神書。因見五代間世路干戈。生民塗炭。朝梁暮晋。天下紛紛。隱居太華山中。以觀時變。這幾日于山頂上觀見中原地分。旺氣非常。當有真命治世。貧道因下山到這汴梁竹橋邊。開個卦肆指迷。看有甚人到來。〔唱〕

【仙呂點絳唇】定死知生。指迷歸正。皆神應。蓍插方缾。香爇雷文鼎。

【混江龍】開壇講命。六爻搜盡鬼神驚。傳聖人清高道業。指君子暗昧前程。袍袖拂開八卦圖。掌中躔度一天星。也不論冠婚宅葬。也不論出入經營。但有那辨榮枯問吉凶。買卦的心尊敬。我也則全憑聖典。不順人情。

〔趙同鄭上云〕兀的那壁有個賣卦先生。咱且聽他說些甚的。〔正末唱〕

【油葫蘆】古聖傳留周易經。有幾人能窮究的精。誦讀如坐井不能明。〔帶云〕這易呵。〔唱〕伏羲以上無人定。仲尼之下無人省。俺下的數又真。傳的課又靈。待要避凶趨吉知天命。試來簾下問君平。

〔趙云〕兄弟。好個先生也。〔鄭恩云〕哥哥怎見的。〔趙云〕只消數言之間。包羅古今上下。參透陰陽表裏。〔鄭恩云〕是好先生也。咱再聽他說一會者。〔正末唱〕

【天下樂】憑着八字從頭斷一生。丁寧。不教差半星。論旺相死囚憑五行。似這般暗奪鬼神機。豫知天地情。堪教高士聽。

〔趙云〕這麼一個先生。無有人識他。咱過去買卦去來。〔與末相見科〕〔趙云〕有勞先生。將我兩人賤造看一看。〔正末作失驚科〕〔唱〕

【醉中天】我等你呵似投吳文整。你尋我呵似覓呂先生。教我空踏斷草鞋雙帶鞓。你君臣每元來在這搭兒相隨定。這五代史裏胡廝殺不曾住程。休則管埋名隱姓。却教誰救那苦懨懨天下生靈。

〔趙云〕這是區區的八字。先生仔細看一看。莫要容情。〔正末算科〕〔唱〕

【後庭花】這命幹是丙丁戊己庚。乾元亨利貞。正是一字連珠格。三重坐祿星。你休道俺不着情。不應後我敢罰銀十錠。未酬勞先早陪了幾瓶。

〔趙云〕先生向後再推一推。看我流年大運如何。〔正末唱〕

【金盞兒】到這戌字上呵水成形。火長生。避乖龍大小運今年併。後交的丙辰一運大峥嶸。日犯空亡為將相。時逢祿馬作公卿。你是南方赤帝子。上應北極紫微星。

〔云〕請二公到僻靜酒肆中。閒敍數句。〔趙云〕先生有請。〔正末云〕二公先行。〔入肆作接駕科云〕早知陛下到來。只合遠接。接待不着。勿令見罪。〔趙扯末云〕先生休的呼皇道寡。倘有人知。反速罪戾。〔正末云〕貧道閲人多矣。平生未見此命。他日必為太平天子也。〔唱〕

【後庭花】黃河一旦清。東方日已明。有興處飲醁醑千鍾醉。沒人處倒山呼萬歲聲。貧道呵索是失逢迎。遇着這開基真命。𢬵今朝醉不醒。

〔趙云〕先生。實不相瞞。區區見五代之亂。天下塗炭極矣。常有撥亂反治之志。奈無寸土為階。倘皇天不沒此心。成的些小基業。不知天下形勢何處為可守。何處為不可守〔正末云〕陛下欲知興龍之地。莫如汴梁。聽貧道說來便見。〔唱〕

【金盞兒】左關陝右徐青。背懷孟附襄荊。用兵的形勢連着唐鄧。太行天險壯神京。江山埋旺氣。草木助威靈。欲尋那四百年興龍地。除是這八十里臥牛城。

〔鄭恩云〕兀那先生。你也與我算上一算。〔正末唱〕

【醉中天】你是五霸諸侯命。一品大臣名。乾打哄胡廝噥過了半生。〔鄭恩云〕你說我是個五霸諸侯。我如何瞎了一目。〔正末唱〕注定你不帶破多殘病。命中有愁甚眼睛。兀那明朗朗羣星雖盛。怎如的孤月偏明。

〔趙云〕請問先生高名大姓。何處仙居。今日之言。他年倘或應口。必須物色。以共富貴。不敢忘也。〔正末云〕貧道陳摶。隱居西華山中。不求人間富貴。無煩酬謝。但願二公保重者。〔唱〕

【金盞兒】投至我石枕上夢魂清。布袍底白雲生。但睡呵一年半載沒乾淨。則看您朝臺暮省幹功名。我睡呵黑甜甜倒身如酒醉。忽嘍嘍酣睡似雷鳴。誰理會的五更朝馬動。三唱曉雞聲。

【賺煞】治世聖人生。指日乾坤定。〔趙云〕天下果有平定之時。那時節拜請先生下山。共享太平之福。〔正末唱〕何須把山野陳摶拜請。〔指鄭科唱〕若久後休忘了這青眼相看舊弟兄。不索重酬勞賣卦先生。從今後罷刀兵。四海澄清。且放閒人看太平。我又不似出師的孔明。休官的陶令。則待學那釣魚臺下老嚴陵。〔並下〕

〔音釋〕

蓍音尸 爇如夜切 營音盈 鞓音汀 醑須上聲 噥音農 兄虛迎切

第二折

〔外扮使臣引卒子捧砌末上云〕小官党繼恩是也。乃太尉党進之子。今奉官裏詔書。將着安車蒲輪。幣帛玄纁。向西華山請那陳摶先生。此係王命。不可怠慢。須索走一遭去者。〔下〕〔正末上云〕貧道自從汴梁竹橋邊算了那兩個君臣之命。歸到山中。醒時煉藥。醉時高眠。倒大快活清閒也呵。〔唱〕

【南呂一枝花】我往常讀書求進身。學劍隨時混。文能匡社稷。武可定乾坤。豪氣凌雲。似莘野商伊尹。佐成湯救萬民。掃盪了海內烽塵。早扶策溝中愁困。

【梁州第七】從逢着那買卦的潛龍帝主。饒了個算命的開國功臣。便即時拂袖歸山隱。全不管人間甲子。單則守洞裏庚申。降伏盡嬰兒姹女。將煉成丹汞黃銀。思飄飄出世離羣。樂陶陶禮聖參真。想他那亂擾擾紅塵內爭利的愚人。更和那鬧攘攘黃閣上為官的貴人。爭如這閒搖搖華山中得道的仙人。一身。駕雲。九垓八表神遊盡。覰浮世暗中哂。坐看蟠桃幾度春。歲月常新。

【隔尾】則與這高山流水同風韻。抵多少野草閒花作近鄰。滿地白雲掃不盡。你與我緊關上洞門。休放個客人。我待靜倚蒲團自在盹。

〔末盹睡科使臣上云〕這些時不覺來到華山。端的是好山也。則見雲臺觀中。一縷白雲。上接丹霄。想必是那先生隱居的去處。我不免將金鐘撞動。使那先生知道。〔撞鐘末醒接使臣科〕〔唱〕

【牧羊關】我恰才遊仙闕。謁帝閽。驚的我跨黃鶴飛下天門。為甚的玉節忙持。金鐘煞緊。又不是紙窗明覺曉。布被暖知春。驚的那夢莊周蝶飛去。尚古自炊黃粱鍋未滾。

〔相見科使臣云〕下官党繼恩。奉官裏勅旨。領着安車蒲輪。幣帛玄纁。敬到仙山。來請先生下山。聖人甚是懷念。望先生蚤些收拾行者。〔正末云〕貧道物外之人。無心名利。望天使回朝。方便奏咱。〔唱〕

【紅芍藥】開基創業聖明君。舜德堯仁。玉帛萬國盡來尊。一統乾坤。眼見得滅狼煙息戰氛。早則是澤及黎民。又待要招賢納士禮殷勤。幣帛降玄纁。

【菩薩梁州】特遣天臣。把賢良訪問。當今至尊。重酬勞賣卦山人。雖然是前言不忘是君恩。爭奈我煙霞不憶風雷信。琴鶴自有林泉分。想名利有時盡。乞的田園自在身。我怎肯再入紅塵。

【隔尾】俺只待下碁白日閒消困。高枕清風睡殺人。世事無由惱方寸。則除你個繼恩。使臣。方便向君王行奏得准。

〔使臣云〕方今聖人在上。乾坤一統。萬國來賓。山間林下。並無遺賢。况先生乃天子之故人。天下之高士。自當歸朝。以慰聖人之意。〔正末唱〕

【牧羊關】既然海岳歸明主。敢放巢由作外臣。怎望您吊千年高塚麒麟。誰待要老去攀龍。則不如閒來臥雲。試看蓬萊尋藥客。商嶺採芝人。天下已歸漢。山中猶避秦。

【賀新郎】我往常雞鳴舞劍學劉琨。看三卷天書。演八門五遁。我也曾遍遊諸國占時運。則為賣卦處逢着聖君。以此的入山來專意修真。看猿鶴知導引。觀山水爽精神。大都來性於遠習於近。則這黃冠野服一道士。伴着清風明月兩閒人。

〔使臣云〕久聞先生有黃白住世之術。不知仙教可使凡夫亦得聞乎。〔正末云〕神仙荒唐之事。此非將軍所宜問也。〔唱〕

【牧羊關】則你這一身拜將懸金印。萬里封侯守玉門。現如今際明良千載風雲。怎學的河上仙翁。關門令尹。可不道朝中隨聖主。却甚的林下訪閒人。既受了雨露九天恩。怎還想雲霞三市隱。

〔使臣云〕先生既如此說。何不仕于朝廷。為生民造福者。〔正末唱〕

【哭皇天】酒醉漢難朝覲。睡魔王怎做的宰臣。穿着這紫羅袍似酒布袋。執着這白象笏似睡餛飩。若做官後每日價行眠立盹。休休休枉笑殺凌煙閣上人。有這般疎庸愚鈍。孤陋寡聞。

【烏夜啼】幸然法正天心順。索甚我橫枝兒治國安民。我則有住山緣那裏有為官分。樂道安貧。誰羡畫戟朱門。丹砂好煉養閒身。黃金不鑄封侯印。我其實戴不的幞頭緊。穿不的朝衣坌。倒不如我這拂黃塵的布袍。漉渾酒的綸巾。

〔使臣云〕天恩不可辜負。請先生就車。即便行者。〔正末云〕既蒙天使到來。聖恩不敢違背。必須下山走一遭去也。〔唱〕

【黃鍾煞】也不索雕輪冉冉登程進。也不索駿馬駸駸踐路塵。既然是聖旨緊。請將軍休固懇。儘教山列着屏。草展着裀。鶴看着家。雲鎖着門。只消的順天風坐一片白雲。煞強似你那宣使乘的紫藤兜轎穩。〔同下〕

〔音釋〕

纁音薰 降奚江切 姹瘡詐切 汞烏拱切 哂身上聲 盹敦上聲 閽音昏 氛音紛 分音奮 琨音昆 坌滂悶切 漉音祿 駸音侵

第三折

〔趙改扮駕引侍臣上詩云〕兩手揩摩新日月。一番整理舊乾坤。殿廷聚會風雲氣。華夏沾濡雨露恩。寡人宋太祖是也。數年之前。曾與汝南王兄弟在竹橋邊買卦。遇見陳摶先生。被他撥開混沌乾坤。指出太平天子。寡人臨御以來。好生想他。昨差使臣物色訪問。喜的他不棄寡人而來。今在寅賓館中。尚未朝見。寡人欲擬其官爵然後召他入朝。他又百般不受。且先加他道號希夷先生。賜鶴氅金冠玉圭。待朝會間。那時再作計較。黃門官領旨。去寅賓館請那先生來者。〔侍臣領旨科下〕〔正末上詩云〕家舍久從方外地。布袍重惹陌頭塵。道人原不求名利。名利何曾繫道人。貧道陳摶。下的西嶽華山。來到東京汴國。見了塵世紛紛。浮生攘攘。想我此行。實非本意也呵。〔唱〕

【正宮端正好】下雲臺。來朝會。不聽的華山裏鶴唳猿啼。道人非為蒼生起。只是報聖主招賢意。

【滾繡球】俺便是那閒雲自在飛。心情與世違。可又不貪名利。怎生來教天子聞知。是未發跡。卦鋪裏。那時節相識。曾算着它南面登基。〔使臣上云〕陳先生恭喜。官裏賜來衣冠道號。望闕謝恩。〔正末拜謝科唱〕因此上將龍庭御寶皇宣詔。賜與我鶴氅金冠碧玉圭。道號希夷。

〔使臣云〕先生在那隱居處山野荒凉。得如俺這朝署中這般富貴麼。〔正末唱〕

【倘秀才】俺那裏草舍花欄藥畦。石洞松窗竹几。您這裏玉殿朱樓未為貴。您那人間千古事。俺只松下一盤棋。把富貴做浮雲可比。

〔使臣云〕官裏一心等着先生。請先生早些入朝者。兀的又有使命到也。〔駕上立住科〕〔正末唱〕

【滾繡球】不住的使命催。奉御逼。便教喒早趨朝內。只是野人般不知個遠近高低。至禁幃。上鳳池。近臨寶砌。列鵷鸞簾捲班齊。玉堦前風擺龍蛇影。金殿上風吹日月旗。天仗朝衣。

〔見駕打稽首科〕〔唱〕

【倘秀才】無那舞蹈揚塵體例。只打個稽首權充拜禮。〔駕云〕故人別來無恙。今蒙不棄。喜慰平生。就在殿廷賜坐。好叙間闊。〔正末唱〕愿陛下聖壽齊天萬萬歲。如今黃閣功臣在。白髮故人稀。見貧道自喜。

〔駕云〕希夷先生。今日得見仙顏。寡人喜不自勝。願侍同朝。以為臣民之望。不知先生意下如何。〔正末云〕貧道山野懶人。不願為官。〔唱〕

【叨叨令】向那華山中已覓下終焉計。怎生都堂內纔看旁州例。議公事枉損了元陽氣。理朝綱怕攪了安眠睡。貧道做不的官也麼哥。做不的官也麼哥。不要紫羅袍只乞黃紬被。

〔駕云〕先生如何做不的官。〔正末云〕聽貧道說來便見。〔唱〕

【倘秀才】我但睡呵十萬根更籌轉刻。七八甕銅壺漏水。恨不的生扭死窗前報曉雞。休想我惜花春起早。愛月夜眠遲。這般的道理。

〔駕云〕先生若肯做官。寡人與先生選一個閒散衙門。除一箇清要的官職。無案牘勞形。必不妨于政事。〔正末云〕貧道怎做得官也呵。〔唱〕

【滾繡毬】貧道呵愛穿的蔀落衣。愛吃的藜藿食。睡時節幕天席地。黑嘍嘍鼻息如雷二三年喚不起。若在那。省部裏。敢每日畫不着卯曆。有句話對聖主先題。貧道呵貪閒身外全無事。除睡人間總不知。空教人䀡眼舒眉。

〔駕云〕先生為己則是矣。但未知大人之道。大人以四海為家。萬物一體。無我無人。勿固勿必。所謂君子周而不比。先生當擴其獨樂之懷。普其兼善之量也。替寡人整理些朝綱。可不是好。〔正末唱〕

【倘秀才】陛下道君子周而不比。貧道呵小人窮斯濫矣。俺須索志於道依於仁據於德。本待用賢退不肖。怎倒做舉枉錯諸直。更是不宜。

〔駕云〕先生休要推辭。似這朝中為官。却不強如山中學道也。〔正末云〕這為官的好處。貧道也盡知了。〔唱〕

【滾繡毬】三千貫二千石。一品官二品職。只落的故紙上兩行史記。無過是重裀臥列鼎而食。雖然道臣事君以忠。君使臣以禮。哎。這便是死無葬身之地。敢向那雲陽市血染朝衣。〔帶云〕貧道呵。〔唱〕本居林下絕名利。自不合剗下山來惹是非。不如歸去來兮。

〔駕云〕你說為官不好。可說那學仙的好處。與朕聽者。〔正末唱〕

【倘秀才】道有個治家治國。索分個為人為己。不患人之不己知。石牀綿被煖。瓦缽菜羹肥。是山人樂矣。

【三煞】身安靜宇蟬初蜕。夢遶南華蝶正飛。臥一榻清風。看一輪明月。蓋一片白雲。枕一塊頑石。直睡的陵遷谷變。石爛松枯。斗轉星移。長則是抱元守一。窮妙理。造玄機。

【二煞】雞蟲得失何須計。鵬鷃逍遙各自知。看蟻陣蜂衙。龍爭虎鬭。燕去鴻來。兔走烏飛。浮生似爭穴聚蟻。光陰似過隙白駒。世人似舞甕醯雞。便博得一階半職。何足算。不堪題。

〔駕云〕先生。你有甚麼便宜處。也說來者。〔正末唱〕

【煞尾】俺那裏雲間太華煙霞細。鼎內還丹日月遲。山上高眠夢寐稀。殿下朝元劍佩齊。玉闕仙堦我曾履。王母蟠桃我曾吃。欲醉不醉酒數盃。上天下天鶴一隻。有客相逢問浮世。無事登臨嘆落暉。危坐談玄講道德。靜室焚香誦秋水。滴露研硃點周易。散誕逍遙不拘繫。赴召離山到朝裏。央及陳摶受宣勅。送上都堂入八位。掌管台衡總百揆。御史臺綱索省會。六部當該各詳細。攘攘垓垓不伶俐。是是非非無盡期。好教我戰戰兢兢睡不美。〔下〕

〔音釋〕

濡音如 氅音敞 唳音利 跡將洗切 識傷以切 畦音奚 逼兵迷切 刻康美切 蔀音剖 食繩知切 貼音佔 比音幣 德當美切 直征移切 石繩知切 職張恥切 國音鬼 為音位 蜕音稅 一音以 造音操 鷃衣澗切 醯音希 隻張恥切 易銀計切 勅音恥 揆音跪

第四折

〔鄭恩扮汝南王引色旦上詩云〕平生潑賴曾為盜。一運峥嶸却做官。使盡機謀常是飽。錦衣紈袴不知寒。自家鄭恩。官封汝南王之職。便是某幼年間與今上聖人為八拜之交。患難相同。鎗刀不避。不想今日。也同享富貴。今奉官裏之命。領着御酒十瓶。御膳一席。宮中美女十人。去寅賓館管待希夷先生。他如今尚未出朝。不免打發美女進去。安排供具。我且躲在一壁。待那先生來時。再作計較。您每好生在意者。〔色旦云〕理會的。〔同下〕〔正末上詩云〕上林無興看花開。春色何人送的來。處士不生巫峽夢。空煩雲雨下陽臺。貧道陳摶。早朝見上。蒙聖人念舊。待我甚是懽喜。但是我雲水之身。山林之鳥。難在這等塵凡之中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半生不識曉來霜。把五更寒打在老夫頭上。笑他滿朝朱紫貴。怎如我一枕黑甜鄉。揭起那翠巍巍太華山光這一幅繡幃帳。

〔色旦上侍直云〕妾等官裏送來。與先生作傳奉。願侍枕席之懽。〔正末唱〕

【駐馬聽】白酒罇傍。閒慰眼金釵十二行。誤了我清風嶺上。不番身惡睡一千場。您則待泛桃花到處覓劉郎。我委實畫蛾眉不會學張敞。好沒酌量。出家兒怎受閒魔障。

〔色旦粧醉戲末科云〕先生休拿出那道人鐵面皮。怎麼臉上和刮霜的一般。俺每都是未放的官花。誰曾經這等折挫。望先生少要棄嫌。〔正末云〕你每靠後者。你怎知我出家人的道心。〔唱〕

【步步嬌】折末胡厮纏到晨鐘撞。休想我一點狂心蕩。〔色旦云〕你來。我與你有句話說。〔正末唱〕喚陳摶有甚勾當。命不快遭逢着這火醉婆娘。乾誤了我晚夕參聖一罏香。半夜裏觀乾象。

〔色旦云〕俺與先生奉一盃酒咱。〔正末云〕俺道人每從來戒酒。不用他。〔色旦云〕我與先生奉一盃茶。先生試嘗這茶味何如。〔正末云〕是好茶也。〔唱〕

【沉醉東風】這茶呵採的一旗半鎗。來從五嶺三湘。泛一甌瑞雪香。生兩腋松風响。潤不得七碗枯腸。辜負一醉無憂老杜康。誰信您盧仝健忘。

〔云〕您每各自安置。我待睡也。〔做睡色旦扯末科云〕俺每都陪先生。怎敢捨的先生孤孤恓恓凄凄冷冷的。〔正末唱〕

【攪筝琶】你好是輕薄相。我又不寂寞恨更長。乾把那蝶夢驚回。多管葫蘆提害痒。早則是臥破月昏黃。直睡到日出扶桑。慌忙。猛聽得凈鞭三下响。又待要顛倒衣裳。

〔鄭恩上云〕好個沒理會的先生。待我自家過去。〔相見科云〕下官退朝較晚。乞恕探望來遲之罪。〔正末云〕多謝大王不忘故舊。〔鄭恩云〕先生好神算也。當日竹橋邊先生曾許我是個五霸諸侯。今日果應其言。〔正末唱〕

【雁兒落】曾道你官封一字王。位列頭廳相。那裏是有官的我預知。也則是你沒眼的天將降。

〔鄭恩云〕那宮女每好生歌舞。我奉勸先生一盃。〔正末云〕又教這個大王傒倖殺我也。〔唱〕

【川撥棹】恰離高唐。躲巫娥一壁廂。客舍凄凉。仙夢悠揚。只想着邯鄲道上。原來在佳人錦瑟傍。

〔色旦勸酒科〕〔正末唱〕

【七弟兄】這場。厮央。不相當。你便有粉白黛綠粧宮樣。茜裙羅襪縷金裳。則我這鐵臥單有甚風流况。

〔鄭恩云〕先生。聖人有云。食色性也。好色之心。人皆有之。又云。吾未見好德如好好色者。先生獨非人乎。獨無人情乎。〔正末唱〕

【梅花酒】你可也忒莽撞則道你燮理陰陽。却惜玉憐香。撮合山錯了眼光。就兒裏我也倉皇。您休使着這智量。俺樂處是天堂。

〔云〕貧道從來貪眠。我且盹睡片時。大王休怪。〔做睡科〕〔鄭恩與色旦背云〕須索如此如此。〔鄭作關門科云〕我把這門兒來帶上者。隨時且作窗前月付與梅花自主張。〔下〕〔正末驚覺科唱〕

【收江南】呀。你敢硬將咱送上雨雲場。則待高燒銀燭照紅粧。出家兒心地本清凉。怎禁得直恁般鬧攘。便是一千年不見也不思量。

【水仙子】我恰纔神遊八表放金光。禮拜三清朝玉皇。不爭你拽雙環呀的門關上。纏殺我也瞎大王。驚的那下三山鶴夢翱翔。俺只待丹鼎內降龍虎。誰教咱錦巢邊宿鳳凰。枉羞殺金殿鴛鴦。

〔云〕只因我輕易下山。惹起這番勾當。倒惹那山靈見笑也。〔唱〕

【太平令】現如今山鬼吹燈顯像。野猿掄筆題牆。怕腐爛了芒鞋竹杖塵沒了蒲團紙帳。縱有那女娘。豔粧。洞房。早盹睡了都堂裏宰相。

〔鄭恩上云〕天已明了。我把這門來開者。呀。好個古𢠳先生。還在那壁披衣據牀。秉燭待旦哩。〔正末云〕大王。教你傒倖殺我也。〔鄭云〕慚愧慚愧。我即奏官裏。宮中蓋一道觀。使先生住持。封為一品真人。〔正末唱〕

【離亭宴帶歇指煞】把投林高鳥西風裏放。也強如啣花野鹿深宮裏養。你待要加官賜賞。教俺頭頂紫金冠。手執碧玉𥳑。身着白鶴氅。昔年舊草庵。今日新方丈。貧道呵除外別無伎倆。本不是貪名利世間人。則一個樂琴書林下客。絕寵辱山中相。推開名利關。摘脫英雄網。高打起南山吊窗。常則是煙雨外種蓮花。雲臺上看仙掌。

〔音釋〕

峥音澄 嶸音橫 袴與褲同 行音杭 夕星西切 辜音姑 相去聲 離去聲 邯音寒 鄲音丹 茜阡去聲 燮音屑 翱音敖 𢠳音鱉 鶴音豪 倆音兩

題目 識真主汴梁賣課念故知徵賢勅佐 
正名 寅賓館天使遮留西華山陳摶高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