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隔江鬭智

Top / 元曲選 / 隔江鬭智

兩軍師隔江鬭智雜劇

第一折

〔冲末扮周瑜領卒子上詩云〕幼習兵書苦用功。鏖兵赤壁顯威風。曹劉豈是無雄將。只俺周郎名振大江東。某姓周名瑜。字公瑾。廬江舒城人也。輔佐江東孫仲謀麾下為將。方今漢世之末。曹操專權。逼的劉關張弟兄三人。棄樊城而走江夏。後來諸葛亮過江借兵。我主公助他水兵三萬。拜某為元帥。黃蓋為先鋒。在三江夏口。只一把火燒的曹兵八十三萬片甲不回。私奔華容小路而走。某使曹仁守南郡。𡬡耐劉備那厮。暗地奪取荊州。想他赤壁鏖兵。全仗我東吳力氣。平白地他倒得了荊襄九郡。怎生乾罷。某數次取索。被那癩夫諸葛亮識破計策。如今又生一計。可取荊州。等眾將來時商議。令人。轅門外覷者。若眾將來時。報復某知道。〔卒子云〕理會的。〔凈扮甘寧丑扮凌統上〕〔甘寧云〕某姓甘名寧。字興霸。本貫江東人氏。這位將軍。乃是凌統。在于吳王孫仲謀麾下。今日元帥呼喚。不知有甚事。須索走一遭去。令人報復去。道有甘寧凌統來了也。〔卒子報科云〕甘寧凌統到。〔周瑜云〕着他過來。〔甘寧凌統做見科云〕元帥喚俺二將。有何事差遣。〔周瑜云〕您二將且一壁有者。令人。再去請將魯子敬來。〔卒子云〕魯大夫。元帥有請。〔外扮魯肅上詩云〕赤壁曾將百萬燒。折戟沈沙鐵未銷。區區不勸周郎戰。銅雀春深鎖二喬。小官姓魯名肅。字子敬。祖貫臨淮郡人也。輔佐主公孫仲謀。官為中大夫之職。自因荊王劉表辭世。某過江去。遇着孔明。問俺借兵。俺主遣周瑜為帥。敗曹孟德於赤壁之下。不意劉玄德乘機奪了荊襄九郡。只說暫借屯軍。久據不還。俺元帥數次要取荊州。小官勸他且待兵戈稍定。再做商量。爭奈元帥堅執不從。今日着人來請。想必又是這樁事了。須索走一遭去。可早來到轅門之外。令人。報復去。道有魯肅來了也。〔卒子報科云〕魯大夫到。〔周瑜云〕道有請。〔卒子云〕請進。〔魯肅見科〕〔云〕元帥呼喚魯肅。有甚的事來。〔周瑜云〕大夫。今日請你來。不為別事。某數次取索荊州。被那癩夫諸葛亮氣殺我也某如今又尋思得一個計策。可取荊州。〔魯肅云〕元帥計將安出。〔周瑜云〕大夫。我想劉備在曹操陣中。折了甘糜二夫人。一向鰥居。有俺主公妹子孫安小姐。可配與劉備為婚。〔做低語科云〕俺如今要得孫劉結親。那裏是真個結親。則是取荊州之計。俺這裏暗調人馬。等他家不做准備。則說是送親來的。乘機就奪了城門。這個是頭一計。倘若不中。等劉備拜罷堂。着小姐暗裏刺殺劉備。某然後大軍直抵荊州。必能取勝。大夫。你道此計如何。〔魯肅云〕元帥此計好則好。則怕瞞不過諸葛孔明。〔周瑜云〕大夫。你放心。那癩夫斷然不能識破。你先去啟過主公。說我這一計要孫劉結親。暗取荊州。某只在柴桑渡口等候回信你。可疾去早來。〔魯肅云〕小官則今日便離了大營。禀知主公。走一遭去也。〔下〕〔周瑜云〕魯子敬去了也。甘寧凌統。你二將整點人馬。只等魯子敬來時。我自有調度。〔甘寧云〕得令。〔周瑜詩云〕推結親各解戈矛。因劉備與俺為讎。〔甘寧詩云〕諸葛亮雖然有計。則一陣立取荊州。〔同下〕〔外扮孫權領卒子上云〕某姓孫名權。字仲謀。祖居江東人也。累輩漢臣。父親孫堅。為長沙太守。自從征討呂布之後。各佔其地。某兄孫策。不幸為許貢降卒射死。傳位于某。如今雄鎮江東八十一郡。某想當日劉玄德被曹操追至江夏。孔明過江求救。某借與他水軍三萬。遣周瑜為帥。黃蓋做先鋒。赤壁大戰。火燒曹兵八十三萬。片甲不歸。那荊州之地。却不。原是俺江東的。却被劉玄德詭計暫借屯軍。因而久據。周瑜數次取索。不能得這荊州。如之奈何。〔魯肅上云〕纔離江上。早到朝中。令人報復去。道有魯肅來見。〔卒子云〕喏。報的大王得知。有魯肅要見。〔孫權云〕魯子敬來。必然有甚緊要的事。着他過來。〔卒子云〕着過去。〔魯肅見科〕〔孫權云〕子敬此來。有何事商議。〔魯肅云〕主公。魯肅這一來則為周瑜累次要取荊州。多瞞不過那諸葛孔明。今又定了一計。想劉玄德在曹操陣中折了甘糜二夫人。有主公的妹子孫安小姐。堪配劉備。與他結親。其時暗帶眾將進城。乃是賺城之計。孔明雖有機謀。一定不知就裏。如若不中。着孫安小姐過江時。周瑜另有計策。〔孫權云〕還有甚的第二計。〔魯肅做打耳喑科〕〔云〕主公可是您的。〔孫權云〕雖然如此。這事我也做不的主。有老母在堂。請來計議定了。再與你說。你且回避咱。〔魯肅云〕魯肅且回避咱。〔下〕〔孫權云〕令人。請出老夫人來者。〔卒子云〕老夫人。主公有請。〔旦兒扮夫人領宮娥上詩云〕自出長沙到石頭。至今猶為長兒愁。不是仲謀能破敵。誰保江東數十州。老身孫權的母親是也。夫主孫堅。所生二子。長是孫策。次是孫權。有一幼女。是孫安小姐。孫策棄世。是老身主張傳位與弟孫權。埶掌江東八十一郡。今日請我老身。不知有甚事來。須索見他去咱。〔卒子做報科云〕大王。老夫人來了也。〔孫權云〕何不早說。我接待去。〔做接見科云〕母親。您孩兒接待不着。勿令見罪。〔夫人云〕仲謀。你請老身來。有何事商議。〔孫權云〕母親。有一件事。周瑜因數次取不的荊州。他如今定了一計。有我妹子長立成人。尚未許聘。適值劉玄德失了甘糜二夫人。欲將妹子嫁他。孫劉結親。使諸葛亮不做准備。俺着軍將跟隨進城。就奪了他城門。此乃取荊州之計。您孩兒孫權不敢擅便。禀母親得知。〔夫人云〕既然這等。就請妹子出來商議。令人。着梅香傳報。請小姐出來者。〔宮娥云〕梅香傳報繡房中。請出小姐來。〔正旦扮小姐領搽旦梅香上〕〔正旦云〕妾身乃孫安小姐是也。今日繡房中閒坐。有母親在前廳上呼喚。不知為着甚事。梅香。俺見母親去來。〔梅香云〕小姐也。你這幾日茶飯懶進。覺的清减了些。却是為何。〔正旦云〕梅香。你那裏知道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每日家枉費神思。怎言心事。則我這裙兒䘭。掩過腰肢。〔梅香云〕小姐這等瘦了。着梅香沒處猜那。〔正旦唱〕何曾道半霎兒閒針指。

〔梅香云〕敢是梅香伏侍不中小姐麼。〔正旦唱〕

【混江龍】論你個梅香伏侍。那些兒寒溫饑飽不宜時。〔梅香云〕小姐。芙蓉面。楊柳腰。這般標致。誰人近得。〔正旦唱〕你道我這面呵還賽過芙蓉豔色。這腰呵不弱似楊柳柔枝。有時節將綵線纂成新樣譜。有時節向綠窗酬和古人詩。常則是嬪風作範。女誡為師。慵粧粉黛。凈洗胭脂。兀那繡簾前幾曾敢偷窺視。〔梅香云〕老夫人請哩。小姐行動些。〔正旦唱〕若不是堂前呼喚。我也怎輕出這廳上堦址。

〔云〕可早來到也。梅香。跟我見母親去來。〔見科云〕母親哥哥萬福。〔梅香云〕小姐正在繡房中。着梅香描花樣兒。聽的老夫人呼喚。就來了也。〔夫人云〕孩兒。喚你出來。只因一件事。要與你計較。〔正旦云〕母親。是甚的事。與孩兒說咱。〔孫權云〕母親。喚將妹子出來。與他說了罷。〔夫人做悲科云〕孩兒也。說着這事。使我不勝煩惱。因此不好和你說得。〔正旦云〕哎。母親。好傒倖人也呵。〔唱〕

【油葫蘆】母親你無語低頭甚意兒。喚我來何處使。〔云〕梅香。老夫人煩惱。可是為何。〔梅香云〕你也不知道。我那裏省得。〔正旦唱〕敢是那一個潑無知惱犯俺尊慈。〔夫人云〕孩兒。你哥哥將你許了人家也。〔梅香云〕就與我也尋一門兒親波。〔正旦唱〕你把俺成婚作配何人氏。也則要門當戶對該如此。〔云〕哥哥許了甚的人家來。〔孫權云〕妹子。將你許了人便罷了。不必問他。〔正旦唱〕端的是誰保親。在幾時。〔孫權云〕則在這一二日內。就要成這親事哩。〔正旦唱〕為甚麼慌慌速速成親事。〔孫權云〕我則為荊州九郡。纔想這個念頭。〔正旦唱〕元來你圖取荊州地免興師。

〔夫人云〕孩兒。你哥哥要憑着你身上幹大事哩。〔正旦唱〕

【天下樂】您則待暗結春風連理枝。我這裏尋也波思。好着我難動止。〔孫權云〕妹子。你休得推託。你那生時年月。我已寫的去了也。〔正旦唱〕赤緊的老萱堂將我年月時。早送與新壻家。怎再辭。哎。也須揀一個無相犯的好日子。

〔云〕哥哥。因甚麼將我許了人也。〔孫權云〕妹子。你不知。聽我說與你。如今要將你與劉玄德為夫人。俺那裏是與他結親。正意則要圖他荊州。等你過門之日。俺這裏暗暗的差撥名將。假稱護送。乘勢奪了城門。俺隨後統着大兵。一鼓而下。豈不這樁大事都靠着你妹子身上。你再不要推辭了也。〔正旦唱〕

【鵲踏枝】只見你喜孜孜。把計謀施。也不和我通個商量。匹配雄雌。只就着這送親的將士。穩情取賺城門不待移時。

【元和令】我這裏勸哥哥要三思。怕瞞不過諸葛亮那軍師。萬一箇被他識破有參差。可不把美人圖乾着使。〔孫權做耳喑科〕〔云〕妹子。若此計不成。又有一計。只等劉玄德拜罷堂。回到臥房裏面。你平日侍婢們都是佩着刀劍的。你覰個方便。將他刺死。不怕荊州不歸我國。這就是你的功勞。我當替你別選高門。重婚俊傑。也不誤你一世。〔正旦唱〕哎。我只道你甚機謀節外會生枝。元來只要我轉關兒將他陰刺死。

〔云〕哥哥。只怕此計不中麼。〔唱〕

【後庭花】我本待誦雎鳩淑女詩。怎着我仗龍泉行劍客的事。你只怕躭誤了周元帥在三江口。哎。怎不想斷送我孫夫人一世兒。〔孫權云〕妹子。你則依着我做。我若不取了荊州。不為丈夫。〔做怒科〕〔夫人云〕孩兒。你哥哥惱了也。你只依着他罷。〔正旦云〕母親。你孩兒知道。只憑哥哥自家做去便了。〔唱〕哥也你直恁的便怒嗤嗤。綽起了紫髯髭。我如今並不的推三阻四。任哥哥自主之。將母親即拜辭。就佳期赴吉時。便新婚恰燕爾。

〔孫權云〕妹子既許了這親。明日就着子敬說親去。看劉備怎麼回話。〔正旦唱〕

【青哥兒】哥也你道是明朝明朝遣使。就問他討箇討箇言詞。不圖他羊酒花紅半縷絲。這壁是吳國嬌姿。那壁是漢室親支。情願倒賠家私。送上門兒。香裊金獅。酒泛瓊巵。抵多少笙歌引至畫堂時。那其間纔稱了你平生志。

〔夫人云〕孩兒。你既然許了這門親事。其中就裏。也還要與哥哥仔細計議。休得後悔。我先回後堂去也。〔詩云〕匹配良姻自作保。早將親事應承了。縱把荊州索取來。也須慮道躭誤孩兒怎的好。〔下〕〔孫權云〕妹子。你與母親且回房中去。我就擇個吉日。着魯肅過江。題這門親事去也。〔梅香云〕我就跟姐姐出嫁罷。〔正旦云〕哥哥。我知道了。〔唱〕

【賺煞】哥哥。哎。只怕你未解的腹中愁。早添上些心間事。從今後惹起干戈不止。怎靠得這不冠帶的男兒某在斯。〔梅香云〕姐姐。常言道姻緣姻緣。事非偶然。這樁兒親事。也是天緣注定哩。〔正旦唱〕這姻緣甚些天賜。且因而勉強從之。免的道外向夫家有怨詞。〔孫權云〕妹子。只要你小心在意。休走漏了消息也。〔正旦云〕哥哥。你妹子知道。〔唱〕雖則你圖為造次。我可也聰明無二。怎肯把軍情泄漏了一些兒。〔下〕

〔孫權云〕妹子回後堂去了。既然商量停當。令人。快請魯子敬到來。〔卒子云〕魯大夫有請。〔魯肅做見科云〕主公議論的事體定了麼。魯肅便要回元帥話去。他立等着哩。〔孫權云〕子敬。恰纔禀了老母。連我妹子都依允了。便煩你做媒。過江說親去。着周瑜預備軍馬。奪還荊州。豈不是萬全之計也。〔魯肅云〕既然商量停當。魯肅便見元帥回他話者。〔做下科〕〔孫權云〕子敬。你且轉來。我再叮囑你幾句。你見了劉玄德。只說我家妹子志氣倜儻。容貌端莊。堪可匹配皇叔。做個夫人。自今孫劉結親。免動干戈。豈非兩家之福。只等劉玄德依允了。我就擇定吉日。親送妹子。直到荊州界上。小心在意。疾去早來。〔詩云〕為荊州日夜勞神。不奪取誓不回軍。〔魯肅詩云〕周公瑾暗施巧計。故意使孫劉結親。〔同下〕

〔音釋〕

鏖阿高切 將去聲 屯音豚 量平聲 鰥音關 累上聲 降奚江切 長音掌 桎音至 纂音纘 和去聲 嬪音貧 慵音蟲 勝平聲 三去聲 參抽森切 差音媸 選上聲 雎音疽 使去聲 稱去聲 應平聲 解上聲 強欺養切 造音糙 當去聲 倜音剔 儻他曩切

第二折

〔周瑜同甘寧凌統領卒子上〕〔周瑜云〕某周瑜為取荊州時定一計。要將主公妹子孫安小姐許配劉玄德為夫人。外面見得兩國結親。暗中就帶着軍將。則粧送親。使他不做准備。乘機奪取荊州。料諸葛亮癩夫不能參透此計。如今日期將近。須先着魯子敬到荊州。預報他送親日子。我這裏好分撥諸將。〔甘寧云〕前日魯子敬往荊州說親時。聞那劉玄德頗有不允之意。倒是諸葛亮再三攛掇。眼見元帥妙計。堪可瞞過諸葛。穩取荊州也。〔魯肅上云〕小官魯子敬。自從周公瑾着小官啟過主公。說這孫劉結親之事。幸得夫人小姐都已允諾。回了元帥的話。可又着我到荊州親為媒證。剛說的停當。又着我回主公話去。往往來來。走了一個多月。至今頭目還是昏眩的。今日元帥又着人來請。真個做媒的好辛苦也。令人。報復去。道有魯大夫下馬也。〔卒子報科云〕喏。報的元帥得知。有魯大夫來了也。〔周瑜云〕道有請。〔卒子云〕請進。〔見科〕〔魯肅云〕元帥。喚魯肅來有何公事。〔周瑜云〕大夫。請你來別無他事。你前日到荊州去與劉玄德說親。兩家已都允了。如今主公選定吉日。送小姐過門去。那劉玄德家還不知道這個日子。再煩你大媒先去通知。着他家准備花燭。等小姐結親。此外我自有計策。你只今便過江去。小心在意者。〔魯肅云〕元帥尊命。小官不敢推辭。則今日便去荊州。與劉玄德家說知去也。〔下〕〔周瑜云〕魯大夫去了也。甘寧凌統聽令。你二將各點五百精兵。夾着小姐翠鸞車。前往荊州。他那裏有人阻當。只說是老夫人差來中途護送的。進了城乘勢奪下南門。我親統大軍。隨後便至。休得違誤者。〔甘寧云〕得令。俺二將只今點就一千精兵。去江岸口護送小姐翠鸞車去來。〔詩云〕俺二將護送新人。元帥令敢不依遵。〔凌統詩云〕隨鸞車直抵荊郡。暗奪了鉄裹城門。〔下〕〔周瑜云〕二將去了也。我想孫安小姐若肯依我這二計。怕不穩穩的取了荊州九郡。大小三軍。聽吾將令。牢守大營。匆得有失。某自統精兵三萬接應二將去來。〔下〕〔外扮諸葛亮上詩云〕漢家王氣已將終。鼎足三分各自雄。周瑜枉用千條計。輸與南陽一臥龍。貧道覆姓諸葛名亮。字孔明。道號臥龍先生。寓居南陽隴中。自從劉玄德弟兄三謁茅廬。請貧道下山。拜為軍師。貧道曾言先取荊州。後圖西川。為三分鼎足之勢。前者劉表在時。屢次將荊州讓與主公。我主公是個仁德之人。不聽貧道之言。堅讓不受。劉表死後。他次子劉琮投降曹操。這荊州遂為曹操所擄。却被貧道親過江東。借他軍馬。在那祭風臺上。祭得三日三夜東風。只一把火將曹兵八十三萬都燒死赤壁之下。逼的曹操私投華容小路而走。我主公依舊取了荊襄九郡。可奈周瑜道是前番曾領兵助俺破曹。現在柴桑渡口扎營。數次設計圖取荊州。盡被貧道識破。不能如意。我量那周瑜怎生出的貧道之手。如今他又生一計。要得孫劉結親。貧道已允諾的他去了。今日須請主公和眾將來計議此事。令人。只等主公眾將來時。報復知道。〔卒子云〕理會的。〔凈扮劉封上詩云〕我做將軍慣對壘。又調百戲又調鬼。在下官名是劉封。表德喚做真油嘴。自家劉封是也。父親劉玄德如今得了這荊州之地。俺孔明軍師委實有神機妙算。只一陣燒的那曹操往許都一道烟也似跑了。若是我在陣上。還比他跑的快些。今日俺軍師陞帳。有事計較。不得我去。主張也成不的。令人。報復去。道我大叔來了。〔卒子報科云〕劉封到。〔劉封做勢科云〕他不來接我也罷。我自過去。〔做見科云〕軍師。我劉封來了也。〔諸葛亮云〕劉封且一壁有者。待眾將來全時。貧道自有計議。〔外扮趙雲上詩云〕威震華夷立大功。當陽猶自說英雄。百萬軍中攜後主。則我是真定常山趙子龍。某姓趙名雲。字子龍乃真定常山人也。本公孫瓚部將。後於青州遇着劉玄德投其麾下。曾在當陽長坂。與曹操大戰三日三夜。百萬軍中抱得後主回還。曹操稱我子龍一身都是膽。信不虛也。𡬡奈江東周瑜數次取索荊州。被俺孔明軍師識破。他今屯軍在柴桑渡口。還不能捨此荊州之地。軍師陞帳。多喒議這事來。某須索見軍師走一遭去。令人報復去。道有趙雲來了也。〔卒子報科云〕趙雲到。〔趙雲進見科云〕軍師。某趙雲來了也。〔諸葛亮云〕子龍。且一壁有者。〔外扮劉玄德同末關羽末張飛上〕〔劉玄德云〕小官姓劉名備。字玄德。乃大樹樓桑人也。祖乃漢景帝玄孫中山靖王之後。兩個兄弟。這是蒲州解良人。姓關名羽字雲長。這是涿州范陽人。姓張名飛。字翼德。俺同在桃園結義。自破呂布之後。向在許都。輔佐聖人。有曹操與小官不和。因此出了許都。暫借樊城居住。三請孔明軍師下山。燒屯博望。鏖兵赤壁。殺的曹操片甲不歸。方纔取的這荊襄九郡。住扎軍馬。二弟三弟。今日軍師請俺。不知甚事。須索走一遭去。〔關羽云〕大哥請。〔張飛云〕大哥。據我老三料這周瑜匹夫。累累興兵來索取俺荊州地面。如今在柴桑渡口安營扎寨。其意非小。今日軍師陞帳。大哥須要計較此事。不要做了馬後礮。弄的遲了。〔劉玄德云〕三弟。這周瑜之事。軍師自有妙算。令人報復去。道我弟兄三人來了也。〔卒子云〕喏。報的軍師得知。主公和二將軍三將軍都來了也。〔諸葛亮接見科云〕貧道孔明。接待不及。勿令見罪。〔劉玄德云〕軍師軍機重務。勞苦了也。〔諸葛亮云〕主公。眾將都來全了。貧道有一件緊要的事。要與主公計議咱。〔劉玄德云〕軍師有何高見。〔諸葛亮云〕昔日曹兵陣上。主公失了甘糜二夫人。至今劉禪無人看管。如今孫權使人過江。說有孫安小姐年紀相當。要孫劉結親。貧道亂言這門親事正當相配。未知主公心下如何。〔劉玄德云〕軍師。此一樁事。某不敢主張。問俺眾將。莫非是周瑜之計麼。〔諸葛亮云〕主公放心。此事貧道已料過了。今日必有吳國人來也。〔魯肅上云〕小官魯子敬。奉周公瑾暗取荊州之計。着小官再到荊州報知小姐過門吉日。可早來到了也。小校報復去。道有江東魯肅來見。〔卒子云〕喏。報的軍師得知。有吳國魯肅大夫來見。〔諸葛亮云〕請進來。〔卒子云〕請進。〔魯肅進見科云〕軍師。前者周公瑾元帥差小官說孫劉結親之事。幸蒙允諾。〔諸葛亮云〕大夫。貧道這裏已准備停當。則等回報小姐過門吉日哩。〔魯肅云〕軍師。今日玄德公眾將在此。俺主公就着魯肅權做個撮合山媒人。報知軍師。只今日是個大吉日子。俺主公差人送小姐過江。軍師。須要接待咱。〔諸葛亮云〕大夫不必分付。貧道已准備多時了。三將軍。你近前來。〔張飛云〕軍師。張飛有。〔諸葛亮做打耳喑科云〕可是恁的。〔張飛云〕得令。〔卒子擡正旦車同甘寧凌統梅香佩刀上〕〔正旦云〕妾身孫安小姐是也。俺哥哥送俺來荊州結親。甘寧凌統。如今來到那裏了。〔甘寧云〕小姐。這裏離荊州不多遠了。〔正旦唱〕

【中呂粉蝶兒】見了些江景淒淒。蕩洪波不分一個天地。望前程尚隔着霧鎖煙迷。只見那野鷗閒。堤草合。不由我心間留意。俺哥哥為荊州將我分離。安排着許多姦計。

〔甘寧云〕小姐。到那裏須索要小心些。〔梅香云〕俺小姐不要你分付。他好不精細哩。〔正旦唱〕

【醉春風】不索費叮嚀。我從來識道理。見他時自有巧機關。我着他可也喜。喜。那一個掌親的怎知道弄假成真。那一個說親的早做了藏頭露尾那一個成親的也自會拏粗挾細

〔凌統云〕遠遠的望那荊州城外。許多人馬。定是接待俺們的了也。〔梅香云〕凌將軍。我從來不曾出外。你待諕我麼。〔正旦云〕是好一座城池也呵。〔唱〕

【迎仙客】你看桑麻映日稠。禾黍接天齊。〔甘寧云〕皆因荊州九郡。地廣民富。俺主公以此不能棄捨。〔正旦唱〕這荊州我親身我親身可便到這裏。你看那地方寬。民富實。端的是錦繡城池。無福的難存濟。

〔甘寧云〕可早來到南門外了。前哨報復去。說俺吳國眾將送孫安小姐到了。快開門者。〔卒子報科云〕喏。報的三將軍得知。有吳國眾將送親到了也。〔張飛云〕小校。止放小姐一輛翠鸞車。梅香一騎馬進來。其餘吳國眾將。都停住城外。不許放進一個。說我老張親自在此。〔卒子云〕得令。兀那吳國軍將聽着。三將軍分付。止放小姐一輛翠鸞車梅香一騎馬。其餘不許進來。〔甘寧云〕不放俺軍將進城。我親自見三將軍去。〔做見張飛科云〕三將軍。俺們送小姐來。都是要討喜酒喫的。怎麼不放俺進去。〔張飛云〕兀那吳國軍將。您非送親而來。我知您周瑜的計策。故來賺俺的城門。如有一個進來。我一鎗一個。〔梅香云〕這個環眼漢利害。小姐。我們回去了罷。〔正旦云〕甘寧凌統。您回去罷。我和梅香自進城中去也。〔甘寧云〕既是這等。俺們不要在這裏。喜酒沒得喫。還要惹場沒趣。不如回去了罷。〔凌統云〕甘將軍。你說的是。便索回元帥話去來。〔詩云〕周公瑾用盡心機。諸葛亮未動先知。不曾喫半瓶喜酒。乾惹下一場是非。〔下〕〔張飛云〕擡車的跟將我來。等我先報復去。〔做見科〕〔云〕哥哥。有嫂嫂翠鸞車已到門上。我將送來的吳將都攔回去了。〔劉玄德云〕兄弟。我已知道。〔魯肅云〕既然小姐到了。小官迎接去。〔諸葛亮云〕俺們都接待去來。〔魯肅同眾做接見科云〕小姐請下車。眾將都在此接待哩。〔梅香云〕魯大夫。休諕着小姐。等我扶將進去。〔梅香做扶正旦科〕〔眾跟隨科〕〔魯肅云〕小姐。如今無大似你的人。你同玄德公拜了天地。然後眾將參見。〔諸葛亮云〕趙將軍。一壁廂安排酒果者。〔趙雲云〕小校。擡上果桌來。〔卒子云〕理會得。〔梅香扶正旦同劉末拜天地科〕〔諸葛亮云〕將酒來。我先送一杯。〔諸葛亮做遞酒與劉玄德科云〕主公。滿飲一杯喜酒咱。〔劉玄德云〕動勞軍師。某飲咱。〔劉玄德飲酒科〕〔眾將做拜科〕〔諸葛亮與正旦遞酒科〕〔云〕夫人。滿飲此一杯。〔正旦云〕大夫。此位是誰。〔魯肅云〕此位便是軍師諸葛孔明。道號叫做臥龍先生。小姐。把體面相見者。〔正旦做接酒回酒科云〕軍師先請。〔諸葛亮云〕不敢。夫人請。〔梅香云〕你兩個再一會兒不喫。我便喫了也。〔正旦唱〕

【普天樂】我則見玳筵前。擺列着英雄輩。一個個精神抖擻。一個個禮度委蛇。那軍師有冠世才。堪可稱龍德。覰他這道貌非常仙家氣。穩稱了星履霞衣。待道他是齊管仲多習些戰策。待道他是周呂望大減些年紀。待道他是漢張良還廣有神機。

〔諸葛亮云〕貧道再送酒者。〔劉玄德云〕不必動勞軍師。二弟。你替軍師送酒。〔關羽云〕軍師請自在。三弟執壺。關某把酒。〔張飛云〕您兄弟知道。〔做執壺科〕〔關羽遞酒科云〕哥哥先飲一杯。〔劉玄德做飲酒科云〕我飲乾了也。〔關羽云〕嫂嫂。滿飲一杯。〔正旦云〕魯大夫。這兩位是誰。〔魯肅云〕這兩個一位便是關雲長。一位便是張翼德。〔正旦云〕是好虎將也呵。〔唱〕

【十二月】看了他形容動履。端的是虎將神威。想我那甘甯凌統。比將來似鼠如狸。可知道劉玄德重興漢室。却元來有這班兒文武扶持。

〔關羽云〕夫人。這喜酒當飲一杯。〔正旦唱〕

【堯民歌】呀。我見他曲躬躬雙手捧金杯。喜孜孜一團兒和氣藹庭闈。不由我不立欽欽奉命謹依隨。𢬵的個醉醺醺滿飲不辭推。我今日須也波知周瑜你好沒見識。怎不的觀時勢。

〔正旦做飲酒科云〕妾身飲了酒也。〔劉封云〕你每則管裏勸酒。我還不曾拜母親哩。〔劉封做拜科云〕母親。您孩兒有些不成器。早晚要你照顧咱。〔劉玄德云〕梅香。你且和小姐回後堂中去。〔梅香云〕小姐。俺先回後堂中去來。〔正旦云〕魯大夫。你回去對哥哥說。等我對月回門之日。我見母親。自有話講。〔魯肅云〕小官知道了。〔正旦背云〕我看劉玄德生的目能顧耳。兩手過膝。真有帝王儀表。以為丈夫。也不辱抹了我孫安小姐。〔唱〕

【耍孩兒】從來不出閨門裏。羞答答怎便將男兒細窺。則我這三從四德幼閑習。既嫁雞須逐他雞。只見他目睛轉盼能過耳。手臂垂來直至膝。赤帝子真苗裔。暫時間蛟龍蟠屈。少不得雷雨騰飛。

〔云〕我只笑那周瑜好癡也。你自家沒智識索取荊州。却將我送到這裏。你須要做的功勞。我為甚來倒替你守寡一世。〔唱〕

【三煞】不甫能射金屏中雀來。只索便上秦樓跨鳳歸。也是我婦人家自為終身計。你只為一時功效猶難遂。却將我百歲姻緣竟不提。那箇肯無番悔。你使着這般科段。敢可也枉用心機。

〔云〕我哥哥好狠也。這一座荊州。直恁的中用。把我許了人。又要我去害他。難道你妹子害了一個。又好另嫁一個。哥哥。虧你就下的那。〔唱〕

【二煞】想着我同胞的能有幾。我大哥哥又不到底。提起來尚兀自肝腸碎。我母親呵可憐永日萱花晚。哥哥也沒甚傍枝棠棣稀。怎不顧親生妹。倒着我明為嫁送。暗奪城池。

〔云〕我想母親也曾勸來。着我只依着哥哥做事。這不是割捨的我。也只為哥哥做下主意。斷然挽回不得。我如今自有個道理。〔唱〕

【煞尾】怕只怕母兄上別了情。愁只愁夫妻上傷了美。從今後做了個弄丸的宜僚。我只從中兒立直。着他兩下裏干戈再不起。〔同梅香下〕

〔諸葛亮云〕夫人回後堂中去了也。魯大夫。再飲一杯酒。歸見吳王。煩替俺主公多多拜上。〔魯肅云〕軍師。小官酒勾了也。如今孫劉結親。做了脣齒之邦。永息干戈。實為萬幸。小官今日就回主公話去。多多攪擾。容謝容謝。〔諸葛亮云〕大夫。管待不周。惶恐惶恐。若見周元帥時。則說柴桑渡口去此不遠。貧道不得躬候。千萬勿罪。〔魯肅云〕領命。小官告回江東去也。〔詩云〕周公瑾設計無休。諸葛亮識破情由。今兩姓結為唇齒。看何日得取荊州。〔下〕〔諸葛亮云〕主公。這孫劉結親之事。是周瑜要襲取荊州的計策。被我參破了。料他不忿。必然又生甚麼計策來。今孫夫人初到。請主公自回後堂中與夫人飲宴慶賀。容貧道別有調度。〔劉玄德云〕有勞軍師費心。兩個兄弟在此聽令。俺回後堂中飲宴去也。〔下〕〔諸葛亮云〕二將軍。〔關末云〕軍師着關某那廂使用。〔諸葛亮云〕二將軍。你去漢陽各路整點人馬。專等我有驅遣之處。疾來聽令者。〔關羽云〕則今日奉軍師將令。便往漢陽各路整點人馬。走一遭去。〔詩云〕美髯公威震江東。整精兵准備交鋒。任周瑜心腸使碎。俺軍師談笑成功。〔下〕〔諸葛亮云〕子龍。〔趙雲云〕軍師着趙雲那廂使用。〔諸葛亮云〕子龍。你去新野等處整點人馬。專等我有驅遣之處。疾來聽令者。〔趙雲云〕得令。則今日便往新野等處。整點人馬走一遭去。〔詩云〕俺軍師妙算通神。笑周瑜枉結姻親。若到我荊州城下。早將頭納下轅門。〔下〕〔諸葛亮云〕劉封。近前聽令。〔劉封云〕等了我這一日。元來也用着我大叔。〔諸葛亮云〕劉封。與你五百人馬。把守南門。小心在意者。〔劉封云〕得令。則今日領五百人馬。緊守南門。走一遭去。〔詩云〕劉封好本事。上陣膽包身。若見周元帥。將他打斷筋。〔下〕〔諸葛亮云〕三將軍隨着貧道。早晚自有撥調的去處。我想周瑜這一計。眼見的又不成功也。他若再生別的計策。貧道也不愁他。〔詩云〕羽扇綸巾一孔明。梁父歌吟信口成。〔張飛云〕周瑜周瑜。休誇妙計高天下。只教你賠了夫人又折兵。〔同下〕

〔音釋〕

眩虛眷切 王去聲 調平聲 解音械 離去聲 實繩知切 騎去聲 委平聲 蛇音移 冠去聲 德當美切 重平聲 室傷以切 推退平聲 識傷以切 習星西切 過平聲 膝喪擠切 中去聲 幾上聲 立音利

第三折

〔周瑜領卒子上云〕某周公瑾是也。自赤壁鏖兵大戰。折了某大將黃蓋。倒被劉備占了俺家荊州九郡。今某設下孫劉結親之計。暗差甘寧凌統二將。只推送親。奪下城門。便來飛報。怎麼這早晚還不見一個消息。好惱人也。〔甘寧同凌統上〕〔甘寧云〕某是甘寧。這是凌統。奉元帥的將令。去送孫安小姐。恰纔回來。此間是轅門外。令人報過。我等徑入。〔見科〕〔甘寧云〕元帥。甘寧凌統回來了也。〔周瑜云〕你二將奪下荊州城門不曾。〔甘寧云〕元帥。俺二將送親剛到城門口。有張飛當住去路。說道我知您等之計。推送親來賺俺城門。則放進小姐翠鸞車和梅香進來。您吳將若有一個進城。我一鎗一個。爺。這張飛的鎗好不快哩。早是俺二將走的快。略遲些也着他一鎗兒了。〔周瑜云〕嗨。這癩夫是強也。兀的不氣殺我麼。〔凌統云〕元帥不必賭氣。俺江東有八十一郡錦繡封疆。便不圖他這荊州。也儘勾受用哩。〔周瑜云〕我怎生捨的這荊州。等魯子敬來呵。某又有一計。這早晚魯子敬敢待來也。〔魯肅上云〕小官魯子敬。過的江來。這柴桑渡口正是周元帥大寨。令人報復去。道有魯肅來了也。〔卒子做報科云〕喏。報的元帥得知。有魯大夫來了也。〔周瑜云〕道有請。〔卒子云〕請進。〔魯肅見科〕〔周瑜云〕大夫。那癩夫諸葛亮說甚麼來。〔魯肅云〕元帥。那諸葛亮先使張飛把住城門。當住俺吳將。小官隨小姐至荊州王府。當日拜了堂。小姐十分歡喜。想是看的劉玄德中意。這二計都成不得了也。元帥。喒不取他荊州也罷。〔周瑜云〕大夫。某怎生捨的這荊州。你再去啟知主公。這對月之時。取劉備同小姐回門拜見老夫人來。我這裏使眾將把住江口。不放劉備過江。若還俺荊州。萬事全休。不然。就殺了劉備。興兵攻取荊州。此計如何。〔魯肅云〕元帥好計策。則怕孔明不肯輕放劉備過江來。〔周瑜云〕大夫。你則依着某禀知主公去。這癩夫那裏識的此計。〔魯肅云〕小官領命。〔詩云〕周公瑾獨霸江東。諸葛亮妙算無窮。你兩人隔江鬭智。單勞我奔走匆匆。〔下〕〔周瑜云〕魯子敬去了。這一計定然取了荊州。甘寧凌統。〔甘寧云〕元帥要俺二將那廂使用。〔周瑜云〕撥與你二人各五千人馬。等劉備過江之時。把住江口。不許放他回去。小心在意者。〔甘寧云〕得令。〔周瑜云〕某這一計叫做賺將之計。且看那癩夫怎生對付我來。〔詩云〕三分國龍蛇一混。恨諸葛神謀廣運。若劉備到俺江東。穩取了荊州九郡。〔同下〕〔諸葛亮領卒子上云〕貧道孔明是也。可奈周瑜無禮。數次定計。被某識破了。前日又着魯子敬來。請俺主公同孫安小姐回門。過江拜老夫人。貧道也不推辭。着主公過江去了。那周瑜的計策則要留住俺主公。不放過江。撥換了荊州。嗨。周瑜也。你怎生出的貧道之手。令人。喚將劉封來者。〔卒子云〕劉封安在。〔劉封上詩云〕劉封本領欠高強。纔說交鋒便躲藏。每日家中無甚事。跟着油嘴打釘忙。自家劉封的便是。有我父親劉玄德因孫劉結親。前日是個對月。過江回門去了。今軍師喚我。不知有甚事。令人報復去。道我大叔來了也。〔卒子報科云〕劉封到。〔劉封見科云〕軍師叫我怎麼。〔諸葛亮云〕劉封。今主公過江去了數日。你送些暖衣去。就帶我這錦囊去。裏面有一封信。休着別人見。你近前來。〔做打耳喑科云〕你與主公穿衣時。悄悄送這錦囊。教主公袖了。再打個耳暗。教主公酒散只粧醉。掉下錦囊。待孫權拾去。自有妙計。小心在意者。〔劉封云〕我知道了。正要去耍子哩。則今日過江送暖衣。帶了錦囊。走一遭去來〔下〕〔諸葛亮云〕劉封去了也。令人。喚三將軍來者。〔卒子云〕三將軍安在。〔張飛上云〕某張飛是也。可奈周瑜定下孫劉結親之計。被俺軍師識破。前日又請俺哥哥嫂嫂拜門去了。今有軍師呼喚。須索走一遭去。令人報復去。道有張某下馬也。〔卒子報科云〕三將軍到。〔張飛做見科云〕軍師呼喚張飛。那廂使用。〔諸葛亮云〕三將軍。貧道與你一計。去漢江邊迎接主公并孫安小姐翠鸞車。你近前來。〔做打耳喑科云〕可是恁的。〔張飛云〕得令。則今日領了人馬。江邊接待哥哥孫安小姐。走一遭去。〔詩云〕既結為唇齒之邦。沒來由故惹刀鎗。鸞車內聊施巧計。着周瑜一氣身亡。〔下〕〔諸葛亮笑科云〕周公瑾。你怎生出的貧道之手。你待賺我主公過江。撥換荊州。貧道偏要着你孫權自送主公回來。直氣你的死哩。〔詩云〕周公瑾枉施三計。反受我一場嘔氣。這的是自送殘生。只可惜把小喬孤單半世。〔下〕〔夫人同孫權領卒子上云〕老身孫權的母親是也。有我女兒孫安小姐配與劉玄德為夫人。今日是對月。他來拜見老身。我說多着劉玄德住幾日。纔放他過江去。也見郎舅的情分。仲謀。筵宴齊備了麼。〔孫權云〕母親。筵宴齊備了也。孩兒取玄德公過江來拜見母親。正意只要撥換荊州哩。他到此數日。尚缺管待。令人。與我請將玄德公來者。〔卒子云〕理會的。〔劉玄德上詩云〕不知就裏伏神通。孔明令我到江東。幾時得摔破玉籠飛彩鳳。頓開金鎖走蛟龍。某劉玄德自從孫劉結親。有魯子敬來請某過江。拜見老夫人。某欲待不來。有軍師說不妨事。則管裏過江去。貧道自有計策。來此已經數日。不放回去。今日吳王相請。須索走一遭去。令人。報復去。道有小官來了也。〔卒子做報科云〕喏。報的大王得知。有劉皇叔來了也。〔孫權云〕快有請。〔卒子云〕請進。〔劉玄德見科云〕老夫人。量劉備有何德能。敢勞如此重待。〔孫權云〕玄德公恕罪。等我妹子來時行酒。〔正旦領梅香上云〕妾身孫安小姐。自從結親之後。又經一月有餘。今日母親哥哥在前廳安排筵宴。管待俺劉玄德。我須索見母親去來。〔梅香云〕小姐。梅香先看了來。他擺設的花一攢錦一簇。好大大的筵席也。〔正旦云〕梅香。這席面莫不是楚霸王的鴻門宴麼。〔唱〕

【商調集賢賓】則俺那畫堂中攢簇的來件件兒好。你看那鋪凈几列佳殽。齊臻臻銀屏也那繡褥。韻悠悠鳳管的這鸞簫。〔梅香云〕小姐。則請的姐夫一位。怎生安排的這等豐盛也。〔正旦云〕你那裏知道。〔唱〕那裏是錦上添花。衠一味笑裏藏刀。他將那一片狠心腸早多時排下了。〔梅香云〕今日筵席上可少着姐夫喫酒。免的醉了。又着梅香扶侍他哩。〔正旦唱〕梅香也怎參透這段根苗。則他那愁懷猶未解。怕不的酒力也難消。

〔梅香云〕姐夫心中可想些甚麼那。〔正旦唱〕

【逍遙樂】想則想荊州消耗。與他那結義的人兒。這幾日離多來會少。〔梅香云〕比及姐夫想他每兄弟呵。可着他回去了罷。〔正旦唱〕你說的來好沒分曉。俺哥哥有妙計千條。則待取霸圖王在這遭。〔梅香云〕既然主公不肯放姐夫去。着他悄悄的走了罷。〔正旦唱〕怕不要安排歸棹。倘或的驅兵追趕。兀那一片長江。何處奔逃。

〔梅香云〕小姐也要自家做箇計較。且見老夫人去來。〔正旦做見科云〕母親萬福。哥哥萬福。〔夫人云〕孩兒。則等你來行酒者。〔孫權云〕令人。擡上果桌來者。〔卒子云〕理會的。酒到。〔孫權云〕母親。先飲一杯。〔夫人云〕我先飲這杯酒。〔做飲酒科〕〔孫權云〕再將酒來。這一杯酒玄德公飲。〔劉玄德云〕恭敬不如從命。某領這杯酒也。〔孫權云〕這一杯酒該妹子飲。〔正旦云〕哥哥請。〔孫權云〕妹子請。〔正旦唱〕

【梧葉兒】哥哥當尊重。敢動勞。則見他金盞泛香醪。〔孫權低云〕妹子也。這一杯酒則要你見功者。〔正旦唱〕但飲酒只說酒中事。怎又傷我的心着我心下惱。〔孫權云〕妹子。你惱做甚麼。飲了這杯酒者。〔正旦背唱〕我背地裏將這酒兒澆天地也只願的俺兩口兒夫妻到老。

〔做飲酒科〕〔孫權云〕令人。接了盞者。酒慢慢的行。〔劉封上云〕自家劉封。奉軍師的將令。着我送暖衣過江來與我父親。我帶着箇包袱兒。只等筵席散後。就將這桌面包了家去喫。可早來到也。令人報復去。道有劉封到此哩。〔卒子云〕喏。報的大王得知。有劉封求見。〔孫權做背科云〕劉封此一來却為何事。玄德公。有你那劉封來見你哩。〔劉玄德做醉科云〕老夫人。某酒勾了也。〔孫權云〕玄德公醉了。妹子。這劉封來此怎的。〔正旦云〕哥哥。我不知道。〔孫權云〕妹子差了也。你怎生推不知道。你則實說。劉封此一來却是為何。〔正旦唱〕

【金菊香】哥哥你道我過門來事事有蹊蹺。則你這兩下裏機關不甚巧。〔孫權云〕妹子。我當日與你計較的事。你幾曾依我一些兒來。〔正旦唱〕若有那歹心兒天覰着。則願你早放他還朝。也免的動槍刀。

〔孫權云〕令人。着劉封過來。〔卒子云〕劉封。主公喚你哩。〔劉封做見科云〕我劉封見父親來的日子多了。天色寒冷。我為送暖衣過來。這桌面上喫不了的。也該散些我喫。〔孫權云〕哦。你原來為送暖衣。劉封。你父親醉了也。〔劉封云〕哦。我還不曾唱喏哩。老妳妳唱喏。母親唱喏。俺父親醉了也。父親。劉封送暖衣在此。〔劉玄德做醉科云〕老夫人。劉備酒勾了也。〔劉封云〕母親。我家老子怎麼喫的這等醉了。你叫他一聲。〔正旦云〕劉封。你且不要叫他。等我問你幾句話咱。〔劉封云〕母親問我甚麼。〔正旦唱〕

【醋葫蘆】你那裏羣臣喜共憂。〔劉封云〕軍師們都好好的沒什麼憂。〔正旦唱〕事情歹共好。〔劉封云〕我們荊州一個低錢買箇大𩞁𩞁。這箇便是事情。〔正旦唱〕則您那雲長翼德敢心焦。〔劉封云〕俺兩箇叔叔。終日喝酒快活。則不心焦。〔正旦唱〕則怕他急煎煎盼着音信杳。為着個甚些擔閣。我怕您無人處將我厮評跋。

〔劉封云〕父親醉了。只是打盹哩。母親叫他一聲兒。〔正旦云〕等我叫他。玄德公。劉封送暖衣在此。〔劉玄德做偷看劉封科云〕小姐。某飲不的酒了也。〔正旦唱〕

【幺篇】他眼矇矓恰待開。對着人不敢瞧。則他那巧機關在腹內暗藏着。〔孫權云〕小姐。你扶起劉玄德來。與他穿上暖衣。再飲幾杯咱。〔正旦唱〕你教我扶將他起來把衣換了。他正是醉人難叫。〔劉封云〕父親。你這一睡到幾時也。〔正旦唱〕他直睡到明月上花梢。

〔云〕玄德公。你換了衣服者。〔劉玄德做醒科云〕哦。夫人。你叫劉封過來。〔正旦云〕劉封。你見父親咱。〔劉封做見科云〕父親。劉封送暖衣到這裏也。〔劉玄德云〕劉封。將暖衣來我換。〔劉玄德做穿科〕〔劉封做遞錦囊科云〕父親。這箇錦囊收了者。〔孫權做背科云〕哦。一箇錦囊兒。〔劉玄德做袖科〕〔劉封做打耳喑科云〕父親。仔細着。〔劉玄德云〕我知道。〔正旦云〕這事好蹺蹊也呵。〔唱〕

【幺篇】他耳邊廂悄悄的言。心兒裏暗暗的曉。不爭你把我厮瞞着。怎知我這些心地好。〔劉封云〕母親。看俺父親咱。〔正旦唱〕我怎肯將他來違拗。我須是忠臣門下女妖嬈。

〔劉玄德云〕劉封。你回去罷。〔劉封云〕酒也不曾喫的一鍾兒。就着我回去。老妳妳母親休怪。我過江去也。〔詩云〕軍師差我送暖衣。順風順水疾如飛。平空走了數千里。眼看筵前只忍饑。〔下〕〔孫權背科云〕劉封去了也。恰纔遞與劉玄德一箇錦囊。一定是封書。劉玄德已是醉了。妹子。你凡事不肯依我。這一封書。你好歹與我看一看咱。如今着梅香且扶的劉玄德歇息去了。妹子。你暗地拏將書來。我看書中詳細。依舊還你。這些小事。你也不依我。母親。劉玄德醉了。着梅香扶他歇息去。〔夫人云〕梅香。扶玄德公歇息去者。〔梅香云〕姐夫。你醉了。我扶你歇息去罷。〔孫權云〕玄德公。明日再會也。〔劉玄德做唱喏科云〕多謝多謝。攪擾攪擾。〔做掉錦囊科下〕〔孫權做拾錦囊科云〕天假其便。我可可的拾着這錦囊兒。劉備。你合敗也。我折開這書來看咱。我說是一封書麼。〔做念科〕諸葛亮書奉玄德公座前開拆。自過江之後。眾將各安。勿勞記念。今有曹操為赤壁之恨。點集大兵百萬要來攻取荊州。如書到日。主公且慢回來。等貧道分撥眾將。緊守各處關隘。早晚便過江問吳王再借些軍馬。共拒曹操。一者江東眾將。都是舊識。二者孫劉結親。又添上這一重親眷。必然無阻。此書勿泄于外。諸葛亮書。哦。原來如此。我留他在這裏做甚麼。不如放他回去。只不借兵與他。等曹操殺他不好。妹子。則今日收拾了行李。就與玄德公回荊州去罷。〔正旦云〕謝了哥哥也。〔夫人云〕仲謀。你為甚麼就着他兩箇回荊州去了。〔孫權云〕母親不知。〔孫權做打耳喑科〕〔夫人云〕既然如此。只憑你罷。〔正旦唱〕

【浪里來煞】你那裏擔着愁。我這裏倒含些笑。只待做了脫金鈎東海冠山鰲。〔孫權云〕妹子。你則今日就起身罷。〔正旦唱〕你還怕我有心留戀着。只望俺那荊州疾到。便排下那幾千番筵席你也休的再來邀。〔同夫人下〕

〔孫權云〕誰想周瑜枉用了一場心。若是諸葛亮過江來。俺一定又要借與他軍馬。便好道覆軍之轍。前一番錯了。如今又錯不成。只就今日將劉玄德同我妹子放他回去。有何不可。〔詩云〕一心望把荊州勒要。不想又曹兵來到。早放他玄德渡江。也免得借兵聒噪。〔下〕

〔音釋〕

勾去聲 摔音灑 衠准平聲 閣音杲 跋巴毛切 着池燒切 拗音要

楔子

〔劉玄德引祗從上詩云〕急離江東趲路歸。荊州還隔綵雲偎。鰲魚脫却金鉤釣。擺尾搖頭再不回。某劉備自到江東。已經旬日。孫權意欲將我拘留在國。索換荊州。昨日孔明着劉封推送暖衣。故墜錦囊。賺某還家。孫權不知是計。卽日打發俺夫妻二人上路。到得江口。被甘寧凌統當住。虧俺夫人喝退。放了過來。不覺已近漢陽了。此去荊州不遠。只怕周瑜知覺。領兵追趕。急難脫身。怎生得一枝接應軍馬來。可也好也。〔卒子擡旦車子上〕〔旦云〕玄德公着從者行動些。俺早到荊州咱。〔劉云〕恰纔這江口。吳將攔路。不是夫人喝退怎麼能勾過來。這裏已是漢陽江口。是俺荊州地方了。雖則如此。還怕周瑜來追哩。〔旦云〕玄德公放心。諸葛軍師必有主張。兀那蘆葦叢裏有軍馬來。敢是你家兵也。〔張飛領卒子上云〕某張飛是也。奉軍師將令。到這漢陽地面迎接哥哥。兀那遠遠望見。不是哥哥來也。〔見科〕〔劉玄德云〕三弟。你來了也。俺軍師有甚麼話說。〔張飛云〕哥哥請嫂嫂下車。上了馬。先回荊州去。這是軍師的將令。〔張飛做打耳喑科云〕可是恁的。〔劉玄德云〕我知道了也。夫人請下的這翠鸞車。換上了馬。和俺先回荊州去。留三將軍在後護送。〔正旦做下車上馬科云〕三叔叔。你小心在意者。〔張飛唱〕

【仙呂賞花時】我着你換上青驄前路發。這早晚周瑜沒亂殺。再休來俺面上弄姦猾。憑着俺單鎗也那隻馬。則着你都不得好還家。

〔劉玄德同正旦梅香下〕〔張飛云〕小校。牽着我的馬。待我上的這翠鸞車。自在的坐坐。小校。擡動些。〔周瑜同甘寧凌統上〕〔周瑜云〕某周公瑾甫能賺得劉備過江來。不想主公為甚麼就放他回去了。更待乾罷。甘寧凌統。〔甘寧凌統云〕元帥有。〔周瑜云〕我着你兩箇把住江口。你怎敢違我將令。放他過去。〔甘寧云〕俺兩箇怎麼肯放把守的似荷包口兒緊緊的。有孫安小姐說道。奉老夫人吳王的令旨。况且小姐平日好箇性兒。老夫人又向着他。便是元帥自在那裏。也不敢阻當。何况小將。〔周瑜怒科云〕唗。你豈不聞將在軍。君命有所不受。我的將令。管甚麼孫安小姐。如今權饒你將功折罪。點起人馬。隨我追趕去來。〔追科〕〔甘寧云〕兀那前面行的。不是小姐翠鸞車。元帥親自趕上。問他箇回去的緣故。可不好那。〔周瑜做下馬跪科云〕小姐。某周瑜定了三計。推孫劉結親。暗取荊州。今日甫能請的劉備過江來。拏住他不放回還。這是某賺將之計。怎麼這江口上小姐倒叱退了眾將。放劉備走了。着某甚日何年得他這荊州。你護你丈夫家。也不該是這等。〔張飛做揭簾子科云〕兀那周瑜。你認的我老三麼。好一箇賺將之計。虧你不羞。我老三若不看你在車前這一跪面上。我就一鎗在你這匹夫胸脯上戳箇透明窟籠。〔周瑜做氣科云〕原來是張飛在翠鸞車上坐着。我枉跪了他這一場。兀的不氣殺我也。〔做氣倒科〕〔甘寧云〕三將軍。俺元帥箭瘡發了也。〔張飛云〕我不殺他。你扶這匹夫回營中去。〔甘寧凌統扶周瑜下〕〔張飛云〕周瑜。眼見的你這一氣。無那活的人也。哥哥嫂嫂前面去遠了。小校。擡着車兒慢慢的走。將馬過來。待某趕上。先見軍師回話去來。〔下〕

〔音釋〕

從去聲 發方雅切 殺雙鮓切 猾呼加切 戳側角切 籠上聲

第四折

〔諸葛亮領卒子上云〕貧道諸葛孔明。因周瑜要取荊州之地。請玄德公拜門。不肯放過江來。我着劉封送暖衣。就帶一箇錦囊去。我料孫權定放主公即日回來也。早遣三將軍江邊接應去了。貧道安排下筵席。與主公夫人拂塵。這早晚敢待來也。〔劉封上云〕自家劉封。過江送暖衣去。俺父親正喫酒醉了。整整的餓了我這一日。我如今見軍師去。〔卒子報科云〕劉封到。〔劉封做見科云〕軍師着我劉封送暖衣并錦囊去。父親着我先回來那孫家裏擺的好席面。只是我劉封沒造化。單只看的一看。做了眼飽肚中饑哩。〔諸葛亮云〕劉封。這也算你的一功了。〔劉封云〕多謝軍師。〔劉玄德上云〕某劉備自過江住了十數日。多虧軍師之計。就當日孫仲謀着某同夫人回荊州來。江邊迎着張飛兄弟接應。俺先將夫人送回後堂中去了。我見軍師去咱。〔卒子報科云〕偌。報的軍師得知。有主公來了也。〔諸葛亮云〕主公回了。俺迎接去來。〔見科〕〔劉玄德云〕軍師好妙計。孫權一見了書呈。就着俺過江來了。〔諸葛亮云〕主公請坐。待眾將來全了時。一同慶功飲酒。〔關羽同趙雲上〕〔關羽云〕某關雲長。這是趙子龍。奉軍師將令。着往樊城新野各處整點人馬。聽知俺大哥過江拜門。今日回來了。子龍。俺和你見哥哥去來。〔趙雲云〕二將軍請。令人報復去。道有關某同趙子龍下馬也。〔卒子報科云〕二將軍趙將軍到。〔二將做見科〕〔關羽云〕軍師。俺關羽同趙雲在樊城新野等處整點人馬回來了也。〔諸葛亮云〕二位將軍少待。等三將軍來時。與主公夫人慶功飲酒。〔張飛上云〕某張飛奉軍師將令。接應俺大哥回來。令人報復去。道有張某來了也。〔卒子報科云〕三將軍到。〔張飛見科云〕軍師。張飛在江邊接着哥哥。先打發嫂嫂換上了馬。同大哥自回荊州。某就坐在嫂嫂翠鸞車上。周瑜領兵趕上。跪在車前。所說他取荊州之計。被某揭起簾子。羞辱了他一場。那周瑜一口氣氣的撇然倒地。扶的回營去了。這早晚多喒死也〔諸葛亮云〕三將軍成此大功。可喜可喜。主公今日回了。兩國孫劉結親。又保守了荊州之地。貧道設一大宴。請孫夫人來慶賀咱。〔關羽云〕軍師說的是。令人。傳入後堂。請嫂嫂出來飲宴者。〔卒子云〕夫人有請。〔正旦上云〕妾身孫安小姐。今日同玄德公復還荊州。軍師會眾將排宴。論功慶賞。非同容易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聽的箇東君今日綺筵開。則俺這美前程世間無賽。想當初要荊州通使去。捨了個親妹子度江來。若不是巧計安排。怎能勾錦鴛鴦得寧耐。

〔正旦見科〕〔諸葛亮云〕夫人來了。主公請就坐咱。〔劉玄德云〕您眾將。這幾時若不是軍師妙計。俺豈得復回荊州也。〔諸葛亮云〕此非貧道之能。眾將之力。一來託賴主公洪福。二來多虧夫人賢德。方得俺兩家罷兵。令人。擡上果桌來者。〔卒子云〕理會的。酒到。〔諸葛亮云〕貧道先與主公夫人送一杯。然後眾將以次而飲。〔諸葛亮做遞酒科云〕〔正旦唱〕

【沉醉東風】我只見眾公卿歡容滿腮。齊臻臻把果桌忙擡。畫堂中音樂諧。寶鼎內香煙藹。祝千秋磕頭禮拜。不知道赤壁東風大會垓。可似這今朝奏凱。

〔諸葛又遞酒科云〕夫人滿飲此杯。〔正旦云〕軍師先請。〔諸葛亮云〕不敢。夫人請。〔正旦唱〕

【沽美酒】見軍師送酒來。空折殺女裙釵。多虧你決勝成功將相才。與妾身有何擔帶。敢勞動這酬待。

〔諸葛亮云〕夫人。飲過這酒者。〔正旦云〕妾身領這杯酒。〔做飲酒科〕〔劉玄德做遞酒科云〕將酒來。我與軍師敬一杯。〔正旦唱〕

【太平令】合謝你軍師元帥。只這一封書促你回來識破了千般成敗。杜絕了他十分毒害。這一場佈擺。喝啋。是誰的手策。呀。保護得荊州安泰。

〔劉玄德云〕眾將斟上酒。多要盡醉方歸也。〔眾飲酒科〕〔關羽云〕嫂嫂。想當初周公瑾怎生用計。要取索荊州。你是說一遍。與俺眾將聽咱。〔正旦唱〕

【錦上花】要取荊州。人人無奈。則有個周瑜。逞盡狂乖。定下機關。送親過來。囑付我的言詞。揚揚不採。

〔張飛云〕若不是嫂嫂賢達。俺哥哥險些兒中了他的計策也。〔正旦唱〕

【幺篇】非干賤妾賢。凡事要明白。未入門桯。先納降牌。既做姻親。怎好亂猜。喒這裏歸伏。他乾生計策。

〔諸葛亮云〕似夫人大德。端的少有。〔正旦唱〕

【碧玉簫】這也是天數合該。姻緣線牽來。夫妻有情懷。永遠得和諧。願皇圖萬萬載。保封疆弭禍災。御酒釃。宮花戴。長似這筵前宴樂無妨礙。

〔諸葛亮云〕您眾將跪下者。聽主公與你敍功賜賞。〔詞云〕貧道本壠上遺民。遇明主三顧殷勤。在軍中運籌決策。長則是羽扇綸巾。借荊州暫屯人馬。奈東吳索取頻頻。屢設計皆為參透。故遣使議結姻親。賺過江陰圖謀害。錦囊至立送回輪。張翼德雖然粗魯。翠鸞車假作夫人。將周瑜當場恥辱。箭瘡裂一命難存。關雲長雄略蓋世。趙子龍大膽包身。便劉封不曾臨陣。往來間亦有功勳。玄德公漢朝枝葉。孫小姐出自名門。正相應天緣匹配。排筵席慶賀長春。諸將佐加官賜賞。一齊的拜謝皇恩。〔眾謝科〕〔正旦云〕俺玄德公呵。〔唱〕

【收尾】他本是漢皇帝室親支派。少不得將吳魏併做了劉家世界。顯得俺臥龍的諸葛十分能。笑殺那短命的周瑜剛則一時歹。

〔音釋〕

策釵上聲 白巴埋切 桯音形 載上聲 弭音米 釃音篩

題目 兩軍師隔江鬭智 
正名 劉玄德巧合良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