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馬陵道

Top / 元曲選 / 馬陵道

龐涓夜走馬陵道雜劇

楔子

〔冲末扮鬼谷子領道童上詩云〕前身原是謫仙人。每誇蒼鸞謁上真。腹隱神機安日月。胸懷妙策定乾坤。貧道姓王名蟾。道號鬼谷先生。幼而習文。長而習武。善曉兵甲之書。能辨風雲之氣。不須勝敗。預决興亡。排陣處盡按天文。爭鋒時每驅神將。恐怕人間物色。甘從谷口逃名。在這雲夢山水簾洞。扮道修行。忘其歲月。貧道有兩個徒弟。一個是龐涓。一個是孫臏。此二人來到山中。尋着貧道。拜為師父。學業十年。兵書戰策。無不通曉。我觀此二人。孫臏是個有德有行的人。龐涓久後得地呵。此人是個短見薄識。絕恩絕義的人。他兩個每每要下山去進取功名。今日是個吉日良辰。貧道都喚出來。問他志向如何。貧道自有個主意。道童。與我喚將孫臏龐涓來者。〔道童云〕二位師兄。師父有請。〔正末扮孫臏同淨龐涓上〕〔正末云〕貧道孫臏。燕國人也。兄弟龐涓。乃魏國人氏。俺弟兄二人。一同來到雲夢山水簾洞。鬼谷先生根前學業。可早十年光景也。俺兩個兵書戰策。都學成了。今日師父呼喚。不知有甚事。須索走一遭去來。〔龐涓云〕哥哥。今日師父呼喚俺二人。你說為甚麼來。自古道。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必然見俺二人學業成就。着俺下山。進取功名。哥哥。俺和你見師父。看着誰先下山去。〔正末云〕兄弟。你的本領強似您哥哥的。料必是先着你下山。喒和你見師父去。〔做見科〕〔鬼谷云〕您兩個來了也。〔正末云〕師父。俺兩個正在草庵中攻書。聽的道童來喚。一逕的來見師父。〔鬼谷云〕喚您來別無甚事。您兩個相從十年。學的那兵書戰策。已都成就了也。目今七國春秋。各相吞倂。招賢納士。您兩個下山。進取功名。有何不可。〔龐涓云〕師父。您徒弟待要下山進取功名。不知師父意下如何。〔鬼谷云〕您兩個都要下山。未知何人堪可。待我先試您兩個的智謀計策。却是如何。我如今掘個三尺土坑。一個木毬兒。放在這土坑裏面。也不用手拏。也不用脚踢。要這木毬兒自家出來。我看你兩個機見咱。〔龐涓云〕這個也不打緊。如今這三尺土坑在山坡上。要這木毬兒自家出這土坑來。我只着幾個人將着鍬鐝從這土坑邊開通一道深溝。直到山下。那木毬自然順着溝滾將出來。這般如何。〔鬼谷云〕孫子。您有什麼機見。〔正末云〕師父。這木毬兒本是輕的。如今挑幾擔水來。傾在這土坑裏面。待這毬兒將次浮在坑邊口上。徒弟再着一桶水衝將下去。那水滿了。這毬兒自然滾出。〔鬼谷云〕此計大妙。〔龐涓云〕偏我的不妙。〔鬼谷云〕住住住。這個也不打緊。我再看您兩個智謀如何。我如今坐在洞中。也不要你扶。也不要你請。則要你賺的我自然出這洞去。你二人獻計來〔龐涓云〕這個倒有些難。哥哥你先道波。〔正末云〕師父。您徒弟無出洞之計。則有入洞之計。〔鬼谷云〕怎生是入洞之計。〔正末云〕若是師父立在洞門前。您徒弟也不扶着師父。請着師父。我着師父自然走入洞去。〔鬼谷做出洞科云〕我不信。我如今立在洞門前。看你有何計策。着我入洞來。〔正末云〕稽首師父。這便是徒弟出洞之計。〔鬼谷云〕此計大妙。龐涓。你有何出洞之計。〔龐涓云〕徒弟也無出洞之計。則有入洞之計。〔鬼谷云〕恰纔孫子說了。〔龐涓云〕偏我的計策不納。我如今再獻一計。師父。洞下一對虎鬭哩。〔鬼谷云〕我每日伏虎哩。便鬭有什麼好看。〔龐涓云〕既然師父不出來呵。我如今把乾柴亂草堆在洞門後面。燒起烟來。搶的師父慌。看你出來不出來。〔鬼谷云〕好則好。有些短見。〔龐涓云〕不使這等短見。怎生賺的師父出來。〔鬼谷云〕你兩個近前來。我且觀看您氣色咱。我觀孫子面色不如龐子。龐子。您先下山去。〔龐涓云〕則今日好日辰。辭別了師父。徒弟便索長行也。〔鬼谷云〕徒弟。你則着志者。〔正末云〕師父。今日兄弟下山去。您徒弟告假。要送兄弟一程。〔鬼谷云〕好。你送龐子去到前面杏花村。早些兒回來也。〔詩云〕你二人學業專精。投上國進取功名。不枉了深交契友。與龐涓送路登程。〔下〕〔龐涓云〕哥哥。想您兄弟多虧了哥哥。您兄弟若得官呵。保舉哥哥同享富貴。若不如此。天厭其命。作馬作牛。如羊似狗。呀。正行之際。遇着一道深澗。澗口一個獨木橋兒。〔背云〕這個獨木橋兒只怕多年朽爛了。我待要先過去來。未知這橋牢也不牢。我如今要求官應舉去。倘若有些疎失可怎了。我則除是這般。〔回云〕哥哥。你是兄。我是弟。可不道行者讓路。哥哥先行。〔正末云〕既然兄弟讓我。待我先過橋去。〔龐涓背云〕且住者。我為甚着他先過去。他若踹折了那橋。跌死了他。我往那遠遠的繞將過去。到的做官呵。則顯我一個。可不好。〔回云〕哥哥請先過去。〔正末做過橋科云〕我過的這橋。兄弟。你過來。〔龐涓背云〕哥哥過去了也。他頭裏未曾過去時。這橋還壯哩。則怕他踹損了。則除是恁的。〔回云〕哥哥。依着您兄弟有些兒害怕。你一隻脚踹着那岸邊。一隻脚踹着這木頭。探着身。舒着手。等兄弟過來時。你接我一接。〔正末云〕我依着你。我一隻脚踹着那木頭。一隻脚踹着這岸邊。我探着身。舒着手。接你過來。〔龐涓背云〕如何。我為着甚麼着他舒着手接我過去。倘有疎失。我拏住他的手。可不我倒他也倒。〔回云〕哥哥。將你手來。〔正末云〕兄弟。兀的不是手。〔做拏正末手過橋科〕〔龐涓云〕過來了。兀的不諕殺我也。哥哥。送君千里。終有一別。哥哥你回去。您兄弟若得官呵。必然保舉哥哥。同享富貴。若不如此。天厭其命。作馬為牛。如羊似狗。〔正末云〕兄弟。你休這般說。我買一壺兒酒。與兄弟餞行咱。〔龐涓云〕量兄弟有何德能。着哥哥如此用心也。〔正末云〕兄弟。滿飲此。杯。〔龐涓云〕多謝了哥哥。〔正末云〕兄弟此一去。則要你着意者。〔唱〕

【仙呂賞花時】想着喒轉筆抄書幾度春。常則是刺股懸梁不厭勤。你今日踐紅塵。只願你此去呵功名有准。早開閣畫麒麟。

【幺篇】抵多少西出陽關無故人。一種離愁兩斷魂。我越送越關親。好割不斷弟兄的義分。〔帶云〕兄弟。你穩登前程。〔唱〕早過了五里這坐杏花村。〔下〕

〔龐涓云〕哥哥回去了也。不敢久停久住。則今日進取功名。走一遭去。〔詩云〕別却荒山往帝都。萬言書上顯機謨。一朝身掛元戎印。方表男兒大丈夫。〔下〕

〔音釋〕

臏賓去聲 鍬悄平聲 鐝音掘 賺音湛

第一折

〔外扮魏公子領丑鄭安平卒子上〕〔魏公子詩云〕始祖成周號畢公。不知何代失侯封。一自三卿分晋後。大梁惟我獨稱雄。某乃魏昭公太子申是也。始祖畢公。乃文王第十三子。武王之弟。分封于魏。已後失職。輔佐晋文公為卿。至周威烈王之時。與韓趙二家日漸強盛。遂滅晋國。三分其地。今周郝王在位。天下倂為七國。各據疆土。俺國新收一將。乃是龐涓。只他廣多韜略。甚有英雄。直將六國諸侯。驅於馬下。俺封他為武陰君之職。他在父王根前。舉保一人。乃是他同堂故友孫臏。此人有鬼神不測之機。文武兼全之具。還勝似他一倍。若果如所說。豈非俺國大幸。現今徵聘入朝。父王着某在演武場中。等待孫臏到時。與他加官賜賞。鄭安平。與我請將龐涓元帥來者。〔鄭安平云〕理會的。龐元帥。公子有請。〔龐涓上詩云〕天生性子本妬忌。只為臨行曾說誓。今朝舉薦入朝來。且看如何另有計。某乃龐涓是也。自離了師父下山。初投齊國。因他不納賢。却又投於魏國。後來齊公子設一大宴。請各國公子會於臨淄境上。那齊公子問俺魏公子要辟塵如意珠。俺魏公子不肯與他。那齊公子懷怒。只待魏公子還時。便差大將田忌從後趕來。魏公子差鄭安平與田忌交戰。不想鄭安平大敗。被某單鎗獨馬衝上。則一陣活拏了田忌。驅六國公子盡皆下馬。因此魏公子加某為武陰君之職。就掛了兵馬大元帥之印。我想孫臏別時。曾言哥哥得官。提拔兄弟。兄弟得官。提拔哥哥。若虧了心呵。天厭其命。作馬為牛。如羊似狗。設下這般盟誓。我如今在公子根前。保舉過孫臏。見了公子。必有加官賜賞。可早來到也。小校報復去。道有龐涓在於門首。〔卒子報科云〕偌。報的公子得知。有龐元帥來了也。〔公子云〕道有請。〔卒子云〕請進。〔龐涓見科云〕公子。小官舉保的孫臏來了也。〔公子云〕快着人喚將來。我自有加官賜賞。〔龐涓云〕小校。與我請將孫臏來者。〔卒子云〕孫臏安在。〔正末上云〕貧道孫臏是也。自與兄弟龐涓相別。可是三年光景。幸的他不忘前言。果於魏公子根前舉保貧道。今日在教場內着人相請。須索走一遭去來。〔做見龐涓科〕〔龐涓云〕哥哥來了也。我在公子根前。舉薦過了。今日必當重用。喒和哥哥見公子去來。〔正末云〕量貧道有何德能。着兄弟如此用心也。〔做見公子科〕〔龐涓云〕公子。這便是孫臏。〔公子云〕只他是孫先生麼。〔正末云〕是貧道。〔公子云〕有龐元帥數次薦舉。說你深懷妙策。廣看兵書。則今日加你為四門都教練使。你謝了恩者。〔正末做謝恩迴謝公子科云〕謝了公子也。〔龐涓背云〕他初下山來。又無寸箭之功。加他偌大的官職。久以後那裏顯我。我要對公子說來。當初可是我保舉他的。則除是恁般。〔見公子云〕公子。俺這哥哥善能排兵布陣。今日就在教場中撥與他三千軍馬。着他排幾個陣勢。與公子看波。〔公子云〕元帥之言甚善。孫先生。我與你三千軍馬。就在此教場內。擺幾個陣勢。等我試看咱。〔正末云〕貧道領旨。〔龐涓云〕哥哥。你是擺陣咱。〔正末做擺陣科云〕大小三軍聽吾將令。合行則行。合止則止。若違令者。必當斬首。〔唱〕

【仙呂點絳唇】遮莫他蓋世英雄。驅兵擁眾。你可也休驚恐。若是和俺孫臏交鋒。只當似掌股上嬰兒弄。

【混江龍】今日個君王選用。做個四門團練副元戎。在教場中擺開陣勢。顯耀神通。准備玉籠擒彩鳳。安排金鎖困蛟龍。暗伏着死生開杜。明列着水火雷風。馬一似蒼虬惡兕。人一似黑煞天蓬。也不用提刀仗劍。也不用插箭彎弓。單聽俺中軍帳畫面鼓鼕鼕。和着那忽剌剌雜彩旗搖動。早則見罩四野征雲慘慘。下一天殺氣濛濛。

〔云〕大小三軍。與我擺開陣勢者。〔卒子擺陣科〕〔正末云〕打陣的來。〔公子云〕龐元帥。你看這個陣勢。喚做什麼陣勢。〔龐涓云〕鄭安平。你認的這個陣勢麼。〔鄭安平云〕待我看來。這個喚做匾擔陣。〔龐涓云〕那裏有什麼匾擔陣。公子。這個是一字長蛇陣。〔公子云〕你着什麼陣破他。〔龐涓云〕我有二龍戲水陣破他。〔公子云〕孫先生破的是麼。〔正末云〕破的是。〔公子云〕你再擺個陣勢。〔正末云〕理會的。大小三軍。與我擺開陣勢。打陣的來。〔公子云〕龐元帥。認的這個陣勢麼。〔龐涓云〕鄭安平。你再認看。〔鄭安平云〕這個我極認的。喚做丫髻陣。〔龐涓云〕可知你不認的哩。公子。這個喚做天地三才陣。〔公子云〕你着什麼陣破他的。〔龐涓云〕我着四門斗底陣破他。〔公子云〕孫先生。破的是麼。〔正末云〕破的是。〔龐涓背云〕且慢者。恰纔他擺過的陣勢。都是我在山中操練過的。我下山來這三年光景。則怕俺那師父別教與他什麼兵書戰策。則除是恁的。〔見公子科云〕公子。他恰纔擺的陣勢。都是我知道的。他還有好陣勢。不肯擺將出來。公子。如今着他別擺一個陣勢。〔公子云〕孫先生。恰纔你擺的陣勢。都是可破的。何足為奇。你須再擺一個若是再破了呵。必然見罪。孫先生莫怪。〔正末云〕理會的。兄弟也。着我擺陣。你顛倒在公子根前。下這般譖言。你既然着別擺。我如今將天書內摘一個陣勢出來。這個陣是九宮八卦陣。九宮上九個天王。八卦上八個那吒。把這軍馬擺將過來。將一個軍卒撥倒在地。將那鎗刀劍戟都簇在那軍卒身上。看他認得是這個陣勢麼。小校。與我擺陣。〔做擺陣科〕〔正末云〕公子。着那打陣的將軍來認我這陣勢咱。〔公子云〕龐元帥。你認這個陣是什麼陣。〔龐涓做意科云〕鄭安平。你認的這陣麼。〔鄭安平認科云〕待我數一數。元來有八座門。我認的了。元帥。這個叫做螃蟹陣。〔龐涓云〕唗。那裏有螃蟹陣。〔鄭安平云〕待我再認呵。哦。有一個小軍被亂鎗戳倒在地上。這喚做鑿鱉陣。〔龐涓背云〕休道你認不的。我也認不的。哦。他怎麼擺出這個陣勢來。我待說認的。我本不認的。不知甚麼陣我待說不認的。可有公子在此。對着眾將。我是個元帥。不着笑我。則除是恁的。〔回云〕公子。想孫子好生無禮。有陣便擺。無陣便罷。他怎生擺出個胡亂陣來。教我怎生認的。〔公子云〕孫臏。你有陣擺陣。無陣便罷。怎麼擺個胡亂陣。却待欺瞞我麼。〔正末云〕公子。誰這般道來。〔公子云〕是龐元帥道來。〔正末云〕公子。教那將軍來打我這陣勢。他若打得開。豈不是胡亂陣。若打不開。便是一個好陣。〔公子云〕龐元帥鄭安平。您聽的孫臏說麼。教你兩個打陣去。〔鄭安平云〕哥也你認的這個陣勢。是那胡亂陣也不是。〔龐涓云〕兄弟。他的兵法怎麼到的我根前發賣。你放心去。不妨事。〔鄭安平云〕孫臏。我打陣來也。〔正末云〕大小三軍但有打陣來的。便與我執縛住者。〔唱〕

【油葫蘆】我這裏布網張羅打大蟲。誰着你將軍校衝。早沙場上殺的血染馬蹄紅。〔鄭安平打陣科云〕哥也。到的這陣裏面。可怎生東西南北都不省的了也。〔正末云〕是什麼人。快與我拏將來。〔卒子拏鄭安平科〕〔正末唱〕則你那三更不應君王夢。可兀的一身枉請皇家俸。我將你捉在馬前。你今日落在勾中。誰着你不明白撞入我這迷魂洞。不由我忿氣欲填胸。

〔鄭安平云〕師父可憐見。不干我事。都是龐元帥來。〔正末唱〕

【天下樂】可不道將在謀不在勇。哎。只你個英也波雄。枉用功。我如今捉獲你對咱粧懵懂。〔云〕大小三軍。將那厮奪下鞍馬。剝去衣甲。休教走了也。〔鄭安平云〕將我鞍馬衣甲都收了。教我怎麼回去見元帥。〔正末唱〕一壁廂扯了錦袍。一壁廂牽了玉驄。我看你怎生還本陣中。

〔鄭安平云〕師父息怒。本不干我事。是龐元帥使我來。師父殺生不如放生。怎生饒過我來。可也好那。〔正末云〕可也不干你事。小校。釋了縛者。搶出去。〔鄭安平云〕還了我那鞍馬衣甲來。〔正末云〕休與他。搶出去。〔龐涓云〕兄弟。你怎麼這般模樣。〔鄭安平云〕元帥都是你來。你說是胡亂陣。我剛到那裏面。東南西北都不省的。又無一個人。不知怎的將我拏住了。着我哀告了他半日。將我鞍馬衣甲都奪下了。將我搶出陣來。他是你好兄弟。那裏是羞我。敢則是羞你哩。〔龐涓云〕孫臏這厮好無禮也。你便饒不過鄭安平那。你這厮也不中用。〔鄭安平云〕元帥。你休強。我到陣中就昏迷不醒。他就拏住我了。〔龐涓云〕鄭安平。他的那兵書戰策在我根前賣弄。則是擔水向河裏賣。我如今打陣去。我若打了那陣呵。方顯出大將軍八面威風。〔背云〕且慢者。我如今打陣去。倘或將我拏住呵怎了。則除恁的。比及我打陣。我先叫一聲說龐元帥打陣來了也。我哥哥聽的我打陣。必然縱放我些。不敢拏住。〔叫云〕我龐元帥親自打陣來也。〔正末云〕大小三軍。擺的嚴整者。〔龐涓云〕操鼓來。〔做入陣科云〕好是奇怪。連我也不知東南西北了也。〔正末云〕將那打陣將軍與我拏住者。〔眾拏科〕〔正末唱〕

【醉中天】我道是誰把征𩣵縱。原來是兄弟將錦營衝。只我這些胡做喬為本不工。〔龐涓云〕哥哥饒過您兄弟咱。〔正末唱〕你個快打陣的怎便忙陪奉。〔卒子推科〕〔正末云〕住者。〔唱〕你看那小校每前推後擁。〔龐涓云〕兀的不諕殺我也。〔正末唱〕早諕的他戰欽欽頭疼腦痛。〔云〕兄弟。你不說來。〔龐涓云〕哥哥。我說甚麼來。〔正末唱〕可不道大將軍八面威風。

〔龐涓云〕兀的不羞殺我也。哥哥想七國中惟您兄弟一人而已。六國都來進奉。則是怕兄弟。誰想哥哥神機妙策。出鬼入神。今日在陣上拏住您兄弟。着我有何面目再去驅兵領將。大丈夫寧死也不辱。罷罷罷。哥哥。你小心在意。扶持魏國。您兄弟納下靴笏襴袍。收拾輪竿。釣魚為活。永無爭名奪利之心。您兄弟知罪了也〔一做跪科〕〔正末云〕兄弟。你道差了也。〔唱〕

【後庭花】我喜的是弟兄每兩意同。你則待執輪竿作釣翁。哀告這掌軍權的燕孫臏。〔帶云〕兄弟請起。〔唱〕請起你個夢非熊的姜太公。若到那殿庭中怎忘了弟兄的情重。〔龐涓云〕哥也。若公子問呵。休說哥哥好。兄弟歹。則說俺兩個擺陣勢是一般兒的。〔正末云〕兄弟。我知道了也。〔唱〕我對大人行會脫空。

〔龐涓云〕哥哥。這都是兄弟的不是了。只願哥哥想喒舊日契交朋友。今日舉薦為官。也是不忘盟誓之意。假若公子問呵。誰輸誰贏。哥哥您則善言咱。〔正末云〕兄弟。你放心者。我和你見公子去來。〔公子云〕孫先生。我問你。兩家擺陣勢。誰輸誰贏。你從頭實說咱。〔正末云〕公子。貧道與元帥都是鬼谷先生弟子。雖同傳授。各用心機。便是元帥也有不知貧道演習的去處。貧道也有不知元帥的去處。總之一般。〔公子云〕雖然如此。好歹豈沒個贏沒個輸的。〔正末唱〕

【金盞兒】他那裏一一問行蹤。俺兄弟悄悄的厮過從。好教我意躊躇兩下裏可兀的難趨奉。我待不說呵怎生支對主人公。待說呵我和他書窗曾最密。怎宦路不相容。〔公子云〕孫先生。你怎生不言語。〔正末唱〕我正是滿懷心腹事盡在不言中。

〔公子云〕孫先生。你恰纔擺陣時畢竟是誰輸誰贏。〔正末云〕公子。聽貧道說咱。〔唱〕

【賺煞尾】我和他十載習兵書。九轉能成誦。這八卦陣縱橫不窮。管七國江山着君王獨自統。便有六丁神我敢也驅下天宮。五方幢。招颭如風。四下裏兵戈擺的沒些兒縫。似這等三軍簇捧。要着我二人何用。〔公子云〕難道你兩個就沒一個強弱。〔正末唱〕俺兩個都一般的談笑會成功。〔同龐涓下〕

〔公子云〕兩個將軍去也。令人將馬來。待俺回父王的話去。〔詩云〕恰纔二將爭雄在戰場。都一般的神機妙策沒低昂。龐涓是一條擎天白玉柱。孫臏是一座架海紫金梁。〔下〕

〔音釋〕

赧難上聲 闢音匹 虬音求 兕音似 罩嘲去聲 那音挪 吒音渣 戳勅角切 懵夢上聲 𩣵音冤 幢音童

楔子

〔鬼谷子領道童上詩云〕暑往寒來春復秋。夕陽西下水東流。將軍戰馬今何在。野草閒花滿地愁。貧道鬼谷子是也。自從龐涓到於魏國。受了武陰君之職。他舉薦孫子下山。共同為官。貧道觀其氣色。此一去必有災難。如今設下壇場。縛起個草人。待貧道登壇。召取諸天神將。看其休咎。便見分曉。道童。壇場設下了也不曾。〔道童云〕師父。壇場已完備多時了也。〔鬼谷子云〕真香一熱。瑞霧飄颻。高昇寶篆。上徹雲霄。三鼕法鼓。萬聖來朝。恭請玉清聖境元始天尊。三省六曹。左輔右弼。南辰北斗。東極西靈。十二宮辰。二十八宿。九天遊奕使者。三界直符使者。十方捷疾靈神。本山土地。當境城隍。空虛典祀。社廟威靈。聞今關召。速至壇庭。〔擊令牌科云〕一擊天清。二擊地靈。三擊五雷。萬神聽令。再召九宮八卦部中神。十二元辰位中將。〔做踏罡咒水科云〕水無正行。以咒為靈。在天為雨露。在地作泉源。一噀如霜。二噀如雪。三噀天地清凈。〔做取劍科云〕庚辛鑄體。離火煉形。玉清教主賜來。有道真人驅使。先請五方五帝。銜符佩劍。入吾水中。吾持此水非凡水。九龍吐出凈天地。太乙池中千萬年。吾今將來驗凶吉。虔心啟請四直功曹。神劍撇下。休錯分毫。疾。道童。劍落在草人那裏。〔道童云〕師父。劍落在草人足上。〔鬼谷云〕嗨。孫臏必有刖足之災。不傷其命。想孫臏臨行那日。貧道曾與他一計。教他遇難之時。脫逃性命。〔詩云〕孫臏機謀不可當。龐涓空使惡心腸。他兩個刖足之讎何日報。少不得馬陵山下一身亡。〔下〕〔龐涓同鄭安平上〕〔龐涓云〕恨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某龐涓想來。那孫臏無禮。是喒舊交朋友。我便有些兒差池。你就躭待不得。把俺拏在陣前。花白許多說話。怎生出的我這口氣。〔鄭安平云〕我元不濟。你自做個計較。〔龐涓云〕則除是這般。鄭安平。你去詐傳着魏公子之命。說與孫臏知道。今晚三更三點。熒惑失位。着他領三百三十騎人馬。都是紅袍紅旗。到宮門外面。連射三箭。鳴鑼擊鼓。呐喊搖旗。着他魘鎮火星。你小心在意者。〔鄭安平云〕理會的。領着元帥將令。與孫臏說知。走一遭去。〔下〕〔龐涓云〕鄭安平去了也。這一去料那孫臏敢不依令。若是公子聽的。豈不大驚。待他問我呵。我就說孫臏有反亂之心。公子必然將此人殺壞。那其間便是我平生願足。〔下〕〔鄭安平上望古門道云〕孫先生。奉公子的命。着你今夜晚間三更將盡。領着軍卒。鳴鑼擊鼓。呐喊搖旗。望王宮門首連射三箭。着你魘鎮火星。小心在意者。〔下〕〔正末領卒子上云〕某孫臏是也。奉公子的命。領着三百三十單三騎人馬。到王宮門首。魘鎮火星。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眾軍校與我鳴鑼擊鼓。呐喊搖旗。望着王宮門首。連射三枝火箭。呐三聲喊。退了火星也。〔射科〕〔唱〕

【仙呂賞花時】我如今奉勅蒙宣統士卒。則為這熒惑離宮失位所。我望帝闕近皇都。連發了三枝箭羽。早沒半霎兒將火星除。〔下〕

〔音釋〕

噀詢去聲 刖音月 熒音盈 惑音或 魘音掩 卒從蘇切

第二折

〔魏公子領卒子上云〕某乃公子魏申。好是奇怪也。昨夜三更三點。甚麼人鳴鑼擊鼓。呐喊搖旗。又有火箭數枝。一直射進宮內。不知何故。左右那裏。與我喚將龐元帥來者。〔卒子云〕龐元帥安在。〔龐涓上云〕適聞公子呼喚。料孫臏必然中我之計也。待公子問俺時。自有主意。〔見公子科〕〔公子云〕元帥。昨夜晚間三更時分。宮門外這般鳴鑼擊鼓。呐喊搖旗。射進幾枝火箭來。却是為何。〔龐涓云〕公子。這事都是我龐涓之罪。誰想孫臏。公子加他為四門都練使。他嫌官小。因此夜晚間領着軍卒鳴鑼擊鼓。必然有反叛之心也。〔公子云〕既然如此。建起法場。就着你為監斬官。將孫臏斬訖報來。〔下〕〔龐涓云〕領旨。令人。喚將鄭安平來者。〔鄭安平上云〕元帥喚我做甚麼。〔龐涓云〕鄭安平。如今公子要殺壞孫臏。着我為監斬官。我和他是同堂故友。難以行法。我着你去監斬。就今日建起法場。若殺他呵。等我過來。有我的言語。你便下手。小心在意者。〔下〕〔鄭安平云〕刀斧手那裏。把住街道。與我拏將孫子來者。〔劊子上云〕理會的。〔做拏正末上科〕〔鄭安平云〕孫臏。你知罪麼。〔正末云〕我不知罪。〔鄭安平云〕你剗的不知罪。你昨夜三更時分。領着軍卒。在宮門之外。鳴鑼擊鼓。呐喊搖旗。連射幾枝火箭。明明是有反魏之心。公子的命。要將你殺壞哩。〔正末云〕嗨。我中他計也。似此怎了也呵。〔唱〕

【正宮端正好】禍臨頭。誰人救。則我這潑殘生眼見的千死千休。誰着你把箭三枝連射三更後。哎。你也合將那傳令的人追究。

【滾繡球】我可也為國愁。為國憂。為知心數年交厚。我恨不的倂吞了六國諸侯。這江山和宇宙。士女共軍州。都待着俺邦情受。怎知道運拙也志願難酬。哎。孫臏也不爭你讒言譖語遭人搆。直感的野草閒花滿地愁。那裏也正首狐丘。

〔鄭安平云〕孫臏。你好模好樣的做這等勾當。你也須自知罪過。還說甚麼。你說一句鋼刀豁口。覰一覰金瓜碎首。劊子磨的刀快。只等午時三刻到來。便要殺壞了哩。〔正末唱〕

【倘秀才】哎。我說一句鋼刀豁口。覰一覰金瓜碎首。我可甚一旦無常萬事休。我不合鳴金鼓。統戈矛。〔帶云〕我本無罪過。怎要殺壞我也。〔唱〕這便的是我犯由。

〔鄭安平云〕孫臏。你只安心兒受死。不要大驚小怪的。〔正末唱〕

【滾繡球】這法場近御溝。對鳳樓。〔帶云〕冤屈也。〔唱〕我這裏叫盡屈有誰來分剖。送的我眼睜睜有國難投。強縛住我這調羹補袞的手。掩住我這銜冤負屈的口。這都是我自作自受。也不專為那人怨人讎。哀哉故國難回首。可正是煩惱皆因強出頭。便死何求。

〔龐涓上云〕我教鄭安平代做監斬官。起建法場。殺壞孫臏。如今往法場上過。我則推不知道。擺開頭踏。慢慢的行。我是個朝中有功之人。今日勅賜與我十瓶黃封御酒。我多飲了幾杯。我好快活也。〔做唱科〕〔唱〕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正末云〕兀的不是龐涓過來也。我明知道他殺壞我。我着他救我咱。我臨行時師父曾與我一計。若遇禍難臨頭。有人唱道。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你可訴出心間之事。就得不死。我如今不說。等待何時。兩街百姓。我死不緊。只可惜我腹中有卷六甲天書。不曾傳授與人。若有人救了我的性命。我情願傳寫與他。决無隱諱。〔龐涓驚科云〕嗨。師父好歹也。將這六甲天書倒傳與他。傳與我的天書。原來是假的。我如今獨霸六國。料無對手。若再得這天書呵。還有誰人近的我。當日他擺出陣來。我不認的那個陣勢。可知道他在天書裏面摘下來的。我若殺了這廝。便是絕了這天書也。我自有個妙計。賺他這天書哩。〔劊子云〕午時三刻到了。開刀。〔龐涓云〕是斬誰。〔劊子云〕斬孫臏哩。〔龐涓云〕是孫臏。且留人者。〔做悲云〕哥哥。你為甚麼來。〔正末云〕兄弟也。殺我的罪過。你敢知情麼。〔龐涓云〕我若知情呵。唾是命隨燈而滅。哥哥。你端的為甚麼來。〔正末唱〕

【白鶴子】他對着我急煎煎的忙問取。我對着他悄促促的說情由。〔龐涓云〕哥也。我若知情呵。唾是命隨燈而滅。〔正末唱〕只道他含着淚苦滴滴的假慈悲。却原來指着燈磣可可的言盟咒。

〔云〕兄弟。你怎生救我咱。〔龐涓云〕哥哥。我如今公子根前說去。救的你也休喜歡。救不得也休煩惱。劊子。你且慢者。待我見了公子轉來呵。另有區處。〔背云〕我若救了他的性命。倘若不寫天書。悄悄的溜了去。我那裏尋他。我如今也不要他死。也不放他走。則等着寫了天書。方纔處置他。未為遲也。〔虛下〕〔復上科云〕我如今詐傳公子的命。免了他項上一刀。只刖了他二足。哥哥。您兄弟來了也。〔正末云〕兄弟。你說的如何。〔龐涓云〕哥哥。你兄弟一言難盡。〔龐涓悲科〕〔正末唱〕

【脫布衫】我道你搜尋出百樣機謀。翻惹下千種閒愁。則你個為昔日同堂故友。怎惜得這殷勤盡心兒搭救。

【醉太平】哎。兄弟也可怎生問着時緘口來閉口。快與我分別一個恩讎。饒不饒即便說緣由。好着我猜不着謎頭。我見他自推自跌自僝僽。迷留沒亂把雙眉皺。〔龐涓悲科〕〔正末唱〕只他這英雄眼裏淚交流。快說波親兄弟帥首。

〔龐涓云〕劊子。將孫子釋了縛者。公子的命。免你項上一刀。〔正末云〕空教我吃這一驚。多虧了我兄弟。留的我性命在。也儘好了。〔龐涓云〕哥哥且休歡喜。可要刖了你二足哩。〔正末唱〕

【倘秀才】我就在這法場上連忙頓首。拜謝着行仁義君王萬壽。〔帶云〕我這個性命有個比喻。〔唱〕似釣出鰲魚脫了鈎。但軀命。得存留。便是老天來保祐。

〔龐涓云〕一壁廂家中安排着茶酒飲食。等待哥哥。〔鄭安平云〕帶挈我也吃一杯兒。〔同下〕〔劊子云。〕孫先生。這裏離元帥遠哩。我問你。你是風魔呵是九伯。你兩個冤讎太重。那個不知要殺壞你也是他。要救你也是他。要刖足也是他。龐元帥要害你性命哩。你小心者。〔正末云〕噤聲。〔唱〕

【滾繡球】你休那裏信口謅。〔劊子云〕我不說謊。〔正末唱〕則管裏無了收。這言語你也合三思然後。俺兄弟怎肯道東㵎東流。〔帶云〕俺兩個說誓來。〔唱〕他虧我似猪狗。我虧他似馬牛。俺兩個曾對天說咒。俺兄弟他怎肯火上澆油。俺兩個勝如管鮑分金義。休猜做孫龐刖足讎。枉惹得萬代名留。

〔龐涓云〕鄭安平。公子在那裏。立等回話哩。兀那劊子。你近前來。我囑咐你。刖足之時。我着你輕着。你便重着。我說淺着。你便深着。劊子拏的銅𨰉來。早下手波。〔劊子云〕理會的。孫臏。請出你那尊足來。〔龐涓云〕輕着些兒。〔又云〕淺着些兒。〔劊子刖足科〕〔正末云〕兀的不痛殺我也。〔龐涓云〕將酒來。哥哥甦醒者。您兄弟備下香噴噴三盞安魂酒。你吃了便定疼也。〔正末唱〕

【二煞】我飲過這香噴噴三盞兒安魂酒。則被你閃殺我也血淥淥一雙脚指頭。刀落處鼻痛心酸。皮開肉綻。筋骨相離。鮮血澆流。哎。可怎生神嚎鬼哭。霧慘雲昏。白日為幽。耳邊廂只聽得半空中風吼。莫不是和天地替人愁。

〔龐涓云〕哥哥休騎馬。則怕那穢氣撲了哥哥的瘡難醫。鄭安平。你與我將哥哥背的家去。〔正末唱〕

【煞尾】兄弟。則這功名成就合成就。我得好休時便好休。養可瘡海上遊。洗了耳覓許由。學太公把釣鈎。逐范蠡一葉舟。想榮華風內燭。富貴如水上漚。將利名一筆勾。再不向殺人場攬禍尤。白白的將性命丟。攢住眉頭懶轉眸。咬定牙兒且忍羞。打熬着足上浸浸血水流。哎。你個行刃的哥哥你暢好是下的手。〔下〕

〔龐涓云〕孫臏也。你如何出的我手。着令人背的我書房中去。安排茶飰。與他食用。准備文房四寶。傳寫天書。只待早起修了天書。我便早起殺了那廝。晚夕修了天書。我便晚夕殺了那厮。我務要將他翦草除根。萌芽不發。為何如此說。我平日之間。兩個眼裏。偏嫌這等無仁無義歹弟子孩兒。〔下〕

〔音釋〕

磣參上聲 緘饑咸切 謎迷去聲 僝鋤山切 僽音驟 謅义搜切 𨰉音閘 甦音蘇 吼呵苟切 穢音畏 蠡音里 漚音歐

第三折

〔龐涓上云〕某龐涓是也。自從將孫子刖了二足。可早半年有餘。抄寫天書。將次完備。眼見得那廝便是死的人也。我已曾着人看去了。這早晚怎不見來回話。〔卒子上云〕禀元帥得知。誰想孫臏正寫天書。中間一陣風魔上來。將天書手中扯了一半。口中嚼了一半。燈上燒了一半。白日與小兒同耍。到晚來與羊犬同眠。打也不知。罵也不知。端的是個風魔了也。〔龐涓笑科云〕那廝怎麼瞞得我老龐。明明是不肯傳授天書。故意假作風魔。我要看破他。有何難處。令人。你近前來。分付你一樁事。你一隻手將着個饅頭。一隻手將着荷葉。包着那污穢的東西。他若詐風魔呵。便吃饅頭。是真的便吃污穢。若是真風魔呵。任着他要生要死。不必收留。你小心在意者。〔卒子云〕理會的。〔龐涓詩云〕孫臏風魔假做成。只看飲食便分明。〔卒子詩云〕若是吃了那些污了口。隨他念殺天書也不靈。〔同下〕〔外扮卜商引祗從載茶上云〕小官乃齊國上大夫卜商是也。方今大周天下。七國春秋。是秦齊燕趙韓楚魏。這七國中向稱強秦雄楚。與俺全齊。俱為上國。今因魏國倚恃龐涓。每每侵伐隣邦地界。俺六國不得已。年年進貢。歲歲修盟。俺齊國今年合該進茶。却差着小官入魏。貢車五十餘輛。無非上品高茶。小官近聞龐涓請將孫臏下山。本欲同扶魏國。後因孫臏排兵布陣。拏住龐涓。遂成讎恨。在公子根前讒譖他有反魏之意。綁赴法場。那孫子臨刑之時。口稱我死不爭。可惜胸中三卷天書。無人傳授。比時龐涓要得抄寫天書。即免其死。刖了二足。收留在家。誰想孫子一陣風魔上來。將所寫天書扯了一半。口內嚼了一半。火上燒了一半。白日裏與小兒同戲。到晚來與羊犬同眠。我想這個必是假的。今日小官往魏國進茶去。在於驛亭中安歇。只待貢事少暇。悄悄地看個動靜。那孫子果然真個風魔。這不必說了。若是假呵。小官用些小智術。救的他出了魏國。到俺齊邦。奏過主公。拜為軍師。一者報孫子刖足之讎。二者雪六國進貢之恥。豈非是一場莫大的功績。〔詩云〕我本孔門高弟子。來與齊邦作使臣。只要訪得風魔孫臏出。准備後車同載渭川人。〔下〕〔正末粧風扒上云〕休笑休笑。我和你耍子去來。這裏也無人。貧道孫臏是也。自從辭別了師父下山。到於魏國。公子教俺擺陣。不想龐涓在公子根前下了譖言。將貧道刖其二足。如今佯推風疾舉發。白日裏與兒童作戲。到晚間共羊犬同眠。不知幾時纔得個出頭之日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打獨磨來到畫橋西。恰便似出籠鷹剪折了我這雙翼。自知毛羽短。怎敢撲天飛。我則索做啞粧癡。幾回家閣不住眼中淚。

〔帶云〕我早知這般呵。不下山來可也好那。〔唱〕

【步步嬌】想當初在雲夢山中把天書習。定道是取將相能容易。誰知有這日。生把俺七尺長軀打滅的無存濟。哎喲天那甚日得遂風雷。也吐出俺這三千丈虹霓氣。

〔倈兒上云〕風子。你見我這個饅頭麼。〔正末云〕我正要饅頭吃哩。你拏的來。〔正末做討饅頭倈兒不與科〕〔唱〕

【沉醉東風】您幾個作耍的笑嘻笑嘻。我這等好男兒怎和你步步相隨。您幾個小的每。都把饅頭吃。〔倈兒云〕兀那風子。你不耍與我看。我不與你饅頭吃。〔正末唱〕常言道口沒尊卑。〔倈兒云〕兀那風子。我丟將這饅頭去。你若是趕的上。就把這饅頭與你吃。趕不上你吃我三拳頭。〔正末云〕是是是。我趕饅頭者。趕的上便吃饅頭。趕不上吃你三拳。〔倈兒云〕我丟將饅頭去也。〔正末趕科〕〔倈兒打科〕〔正末唱〕我趕不上饅頭索忍饑。〔帶云〕饅頭不曾吃。倒吃了一頓打。〔唱〕嗨。這的是脚短的先生可便落的。

〔卒子拏砌末上云〕奉元帥的將令。着我將這饅頭和這穢污。尋孫臏去。兀的不是他。怎麼有這夥小廝在這裏。〔做打倈兒下科〕〔正末唱〕

【攪筝琶】見一個狠公吏。叫一聲似春雷。諕的那幾個作耍頑童。都一時間潛在那裏。〔卒子云〕兀那風子。你脚上瘡疤疼痛。如今可好了麼。〔正末唱〕起動你問我瘡疾。我可也皺定雙眉。〔做悲科云〕我好疼哩。我好疼哩。〔唱〕堪悲。休則管絮絮聒聒。扯扯拽拽。痛不痛我足下須自知。索甚猜疑。

〔卒子云〕兀那風子。你看我這手裏拏的甚麼。〔正末云〕是饅頭。〔卒子云〕這個是甚麼。〔正末云〕這個你則道我不知哩。這個是餻糜。〔卒子云〕你吃饅頭好。吃餻糜好。〔正末云〕我則吃餻糜。〔卒子云〕你吃餻糜。要發病傷人也。〔正末云〕我則要吃餻糜。〔唱〕

【雁兒落】我常擔着空肚皮。〔卒子云〕你幾曾見這等好茶飯來。〔正末唱〕好茶飯幾曾道嘗滋味。雖然我脚尖上有病疾。〔卒子云〕你休吃。則怕發了你的瘡。〔正末唱〕我心兒裏倒也無閒氣。

〔拏砌末做吃科〕〔唱〕

【得勝令】我因此上怕甚麼冷餻糜。〔卒子云〕真個風魔了也。我回元帥的話去。〔下〕〔正末唱〕他見我吃一口走如飛。自從我做作風魔漢。受了些腌𦠛歹氣息。非是我無知。偏要吃他這茶食。我可便明知。怕不是龐賊使見識。

〔云〕天色晚了。我還羊圈裏歇息去也。〔做扒入圈科云〕你看我耍子去來。這早晚人都睡了。我也睡也。〔做睡科〕〔卜商上云〕小官卜商。自到魏邦進茶已畢。見在館驛中安下。小官看了孫子。數日不得空便。未敢接談。今日又跟隨了一日。他如今往羊圈中宿歇去了。你看天色已晚。前後無人。我直跟到這羊圈根前。吟兩句詩。調發此人。看他說甚麼。〔詩云〕美玉類頑石。珍硃污垢泥。〔正末驚科云〕這言語不是我魏國的人。我再聽咱。〔卜商又念科〕〔正末答云〕用手輕抹洗。萬里色輝輝。〔卜商云〕眼見的此人不是真風魔了。我且再聽他說甚麼來。〔正末云〕這裏敢有人救我也。待我作歌一首。〔歌云〕亭亭百尺半死松。直凌白日懸晴空。翠葉毿毿籠彩鳳。高枝曲曲盤蒼龍。豈無天地三光照。猶然枯槁深山中。其奈樵夫無耳目。手擕巨斧相摧蹙。臨崖砍倒棟梁材。析作柴薪向人鬻。終可笑兮終可笑。每日只在街頭鬧。淺波寧畜錦鱗魚。知誰肯下絲綸釣。空愁望。空悲嘅。舉動唯嫌天地窄。若有風雷際會時。敢和蛟龍混滄海。〔卜商云〕此人之意。已盡露矣。我不免跳入這圈內去。孫先生。你休大驚小怪的。我是齊國卜商。特來救拔你哩。〔正末云〕你莫不是子夏否。〔卜商云〕然也。〔正末唱〕

【掛玉鈎】我這裏吐膽傾心說與伊。難道你不解其中意。〔卜商云〕先生何不跟我館驛中去來。〔正末云〕你先行。我隨後便到也。〔卜商云〕你不與我同去。可是為何。〔正末唱〕我則怕路上行人口勝碑。〔卜商云〕先生。我須不是故意來賺你的。〔正末唱〕喒兩個都心會。〔卜商云〕小官此一來。專為先生。別無他幹。〔正末唱〕既然是你為我來。須回避。且做個面北眉南。你東咱西。

〔卜商做先後行到科〕〔卜商云〕可早來到館驛也。我關上這門。先生。你休大驚小怪的。則怕有人知道。將茶飯來。先生食用咱。〔正末云〕龐涓。您和我同堂學業。轉筆抄書。相守十年有餘。誰想如此狠毒也。〔龐涓領卒子上云〕小官龐涓是也。頗奈孫臏無禮。他原來詐風魔。竟自走了也。我觀將星落在館驛裏面。大小三軍。將這座館驛週圍把住者。令人。與我喚出卜商那厮來。〔卒子云〕理會的。〔卜商云〕先生怎了也。有龐涓在館驛門首。如之奈何。〔正末云〕你不要顧我。你則自去對付他。〔做躲科〕〔卜商見龐涓科云〕元帥喚小官做甚麼。〔龐涓云〕卜商。你是小國之臣。怎敢將孫臏潛藏這館驛中。你從實的說有也是無。〔卜商云〕小官從來不知甚麼孫臏。〔龐涓云〕你道無有。我入館驛中搜去。若搜出孫臏來呵。你的性命可也不保。令人。將卜商拏住。休教走了。我入館驛搜去。大小三軍。與我前後仔細搜者。〔卒子搜科云〕前後都無。〔龐涓云〕屋上瞧。〔卒子云〕屋上也無。〔龐涓云〕井裏撈。〔卒子云〕井裏也無。〔龐涓云〕前後都無。這厮可往那裏去了。孫臏。你不在這裏便罷。你若在這裏。你聽者。我只為那擺陣時結下的冤讎。要殺你也是我來。刖了足也是我來。我若今日見你呵。將你活刴做兩三截。你要活時恰似井底撈明月。我若拏住你呵。你道兄弟饒了我者。要我饒你呵。則除是九重天滴溜溜飛下一紙郊天赦來。〔做再念科云〕這前後委實的是無。卜商。你敢偷出孫臏去麼。〔卜商云〕小官要孫臏何用。〔龐涓云〕令人。放了卜商者。〔卜商云〕多謝元帥。〔龐涓云〕卜商。恰纔我若搜出孫臏來。我不道的饒了你哩。你如今幾時回去。〔卜商云〕小官明日便回去。〔龐涓云〕你往那一門去。〔卜商云〕我往東門去。〔龐涓云〕比及你來時。我先在東門等你。將你那人夫都點過。茶車裏都搜過。你若帶出孫臏去呵。你見麼。俺這裏雄兵百萬。戰將千員。有一日兵臨城下。將至壕邊。四下裏安營。八下裏札寨。兵打你城池。馬踐你出川。卜商。那其間悔之晚矣。〔下〕〔卜商云〕兀的不諕殺我也。恰纔與孫先生正吃飯哩。忽聽的龐元帥下馬。圍了館驛。搜尋孫臏。且喜的搜不着。不知可往那裏去了。孫臏你好強也。龐涓你好狠也。嗨。卜商。你好險也。待我叫一聲孫先生。孫先生。〔正末唱〕

【殿前歡】那喚我的却為誰。〔卜商云〕先生。你在那裏來。〔正末唱〕在那摘星樓上我便做筵席。安排下脫殼金蟬計。我則索躲是逃非。〔卜商云〕龐涓賊。你好狠也。〔正末唱〕這的是他下的我也下的。〔卜商云〕先生。龐涓又來了也。〔正末唱〕哎。纏殺我也天魔祟。我便似小鬼般合撲地。〔卜商云〕你𧻞時節誰知道來。〔正末唱〕這公事則除天知地知。〔帶云〕龐涓。你怎知我在這裏吃茶飯哩。〔唱〕只半合兒使碎我這心機。

〔卜商云〕先生。我本意要帶你去。只是一件。恰纔龐元帥問我幾時回去。我便道明日回。往東門去。龐涓道。我先在東門上將你那茶車搜過。若搜出來呵。可怎了也。〔正末云〕大夫放心。此人搜頭不搜尾。若搜呵。喒着一個小軍兒。打扮他的小軍。飛馬來報道。西門上拏住孫臏了。出的東門。你自慢慢的從大路上行。我便落荒而走。只要到的齊邦。便好領兵拏獲龐涓。報我刖足之讎也。〔卜商云〕此計大妙。〔做同行科〕〔龐涓上云〕卜商。你往那裏去。〔卜商云〕小官回齊國去也。〔龐涓云〕令人。與我搜這茶車者。〔卒子上云〕報的元帥得知。西門上拏住一個瘸先生也。〔龐涓云〕眼見的是孫臏了。我西門上殺那瘸先生去來。〔下〕〔卜商云〕元帥去了。先生快上馬者。〔正末唱〕

【離亭宴帶鴛鴦煞】我仗天書扶立你東齊國。統精兵尅日西攻魏。一聲喊將征塵蕩起。急颭颭搠旌旗。撲鼕鼕操畫鼓。磕擦擦驅征騎。劍摧翻嵩岳山。馬飲竭黃河水。看龐涓躲到那裏。我將他活剝了血瀝瀝的皮。生敲了支刺刺的腦。細剔了疙蹅蹅的髓。便那鄭安平𨰉掉了頭。魏公子也屈折了腿。直殺的一個個都為肉泥。恁時節纔報了我刖足的讎。雪了你貢茶的恥。〔同下〕

〔音釋〕

嚼齊消切 翼銀計切 習星西切 日人智切 吃音恥 的音底 疾精妻切 息喪擠切 食繩知切 識傷以切 毿音三 鬻于句切 嘅開上聲 窄齋上聲 席星西切 祟音歲 瘸巨靴切 國音鬼 髓桑嘴切

第四折

〔齊公子領卒子上〕〔齊公子詩云〕自來東土列諸侯。渤海瑯邪佔上游。為甚河山稱十二。甘心臣魏不知羞。某乃齊公子是也。姓田名辟疆。始祖本姬姓宗親。自陳敬仲入齊。賜姓田氏。後來田恆篡了齊國。至田和奉周天子的命。列為諸侯。世世相承。至齊康公薨而無後。立我父王。稱為齊威王者是也。目今七國春秋。秦齊燕趙韓楚魏。俺齊國原為上國。止因魏國拜龐涓為帥。此人大有膂力。善曉兵書。每每加兵六國。莫能當敵。俺不得已與魏國年年納貢。今年特遣大夫卜商。入魏進茶。不想卜商暗將孫臏在茶車內帶到俺國。聞得他兵法更勝似那龐涓百倍。俺如今就拜為軍師。統領大勢雄兵。會合各國大將。與龐涓決戰。真個軍師妙算。鬼神莫測。只一個添兵減竈之計。要將龐涓賺到馬陵山唂。做下八面埋伏。准備擒他。看這一場。是好廝殺也。令人。與我喚各國大將前來聽令者。〔卒子云〕理會的。諸將安在。〔李牧上〕〔公子云〕趙國大將李牧聽令。撥與你青旗為號。就領本部三萬人馬。接應田忌。截殺龐涓。引到馬陵山下。休違悞者。〔李牧云〕得令。〔吳起上〕〔公子云〕楚國大將吳起聽令。撥與你紅旗為號。就領本部三萬人馬。接應田忌。截殺龐涓。引到馬陵山下。休違悞者。〔吳起云〕得令。〔樂毅上〕〔公子云〕燕國大將樂毅聽令。撥與你白旗為號。就領本部三萬人馬接應田忌。截殺龐涓。引到馬陵山下。休違悞者。〔樂毅云〕得令。〔馬服子上〕〔公子云〕韓國大將馬服子聽令。撥與你黃旗為號。就領本部三萬人馬。接應田忌。截殺龐涓。引到馬陵山下。休違悞者。〔馬服子云〕得令。〔王剪上〕〔公子云〕秦國大將王剪聽令。撥與你皁旗為號。就領本部三萬人馬。接應田忌。截殺龐涓。引到馬陵山下。休違悞者。〔王剪云〕得令。〔公子詩云〕領將驅兵莫避難。報讎雪恨在今番。馬陵山下先埋伏。不斬龐涓誓不還。〔同下〕〔田忌上詩云〕十萬強弓伏馬陵。明為減竈暗添兵。龐涓合是今朝滅。會看軍中奏凱聲。某乃齊國大將田忌是也。奉軍師的將令。着某為先鋒。會合各國大將。與龐涓相持廝殺。則要輸不要贏。將龐涓引過鴻溝而來。你道軍師為何着俺佯輸詐敗。元來軍師唯恐龐涓自揣不如。心懷懼怯。未肯窮追因此故意的設這減竈之計。使龐涓看見俺國兵馬。自到魏國界上。不勾五日。已逃的逃。死的死。亡其大半。必然奮勇追殺將來。却于馬陵山下。樹林深處。預先埋伏強弓硬弩。十萬餘張。將大樹一株刮去樹皮。寫着道龐涓死此樹下。六個大字。樹枝之上。掛着一盞明燈。料的龐涓追到此處。必然放下燈來。看那樹上所題之字。元來俺軍師就以此燈為號。只看此燈一下。那埋伏的弓弩。即便一時齊發。龐涓也則教你有翼翅飛不上雲頭。有指爪劈不開地面。可不似牽羊入屠戶之家。一步步來尋死地。〔龐涓躧馬領卒子上云〕某乃龐涓是也。頗奈孫臏無禮。他跟的卜商走了。如今用孫臏為軍師。田忌為先鋒。攻我魏國。與某決戰。不曾到的五日。早把他家人馬殺其大半。量他何足道哉。兀那塵土起處。敢是田忌來也。〔田忌上云〕龐涓。你豈不知歸師勿掩。窮寇勿追。你苦苦趕我做什麼。料你的本領我也不怕。我判的和你併個你死我活。放馬來。〔龐涓云〕田忌。你是我手裏敗將。不早早受縛。還要強嘴哩。〔做戰〕〔田忌敗走科云〕我敵他不過。三十六計。走為上計。走走走。〔各國接上戰俱敗科〕〔龐涓云〕你看那廝都殺敗了也。乘勢不得不趕。大小三軍。跟我追將去來。〔下〕〔正末同齊公子各將上〕〔正末云〕貧道孫臏是也。自到齊國。拜某為軍師之職。今日聚這大小三軍。在此馬陵山下。只今晚要斬龐涓。報某刖足之讎。眾軍校擺的嚴整者。〔齊公子云〕今日要擒拏龐涓。雪俺六國之恨。皆賴軍師妙計。〔正末唱〕

【中呂粉蝶兒】打一輪皁蓋輕車。按天書把三軍擺設。誰識俺這陣似長蛇。端的個角生風。旗掣電。弓彎秋月。喊一聲海沸山裂。管殺的他眾兒郎不能相借。

〔云〕令人。這山下有一株大樹。是甚麼樹。你去看來。〔卒子云〕有一株大樹。是白楊樹。〔正末云〕令人。與我將這白楊樹砍倒了。刮去了皮。將筆硯來。〔卒子云〕理會的。筆硯在此。〔正末唱〕

【醉春風】我將這烏龍墨恰研濃。我將這紫兔毫深蘸徹。〔寫科〕〔詩云〕白楊樹下白楊峪。正是龐涓合死處。今夜不斬魏人頭。孫臏不還齊國去。〔公子云〕你看寫着什麼哩。〔正末唱〕道不離此處斬龐涓。我親自的寫。寫。一來是孫臏的計謀。二來是主公的福分。第三來單注着那人合滅。

〔公子云〕那龐涓是一條好漢。怕也斬不的他麼。〔正末唱〕

【石榴花】笑龐涓敢逞盡十分劣。逐定咱不相撇。爭知這馬陵道上有攔截。山崖斗絕。樹林稠疊。萬張強弩齊攢射。敢立化了一堆鮮血。總便有三頭六臂天生別。到其間那裏好藏遮。

〔公子云〕那龐涓說。你是他同堂故友哩。〔正末唱〕

【鬭鵪鶉】俺和他同堂友至契至交。須不是被傍人廝間厮諜。俺可也為甚麼相賊相殘。都是他平日裏自作自孽。他把切骨的冤讎死也似結。怎教俺便忘了者。俺如今𢬵的個不做不休。這就是至誠心為人為徹。

〔龐涓云〕是好一場廝殺也。來此馬陵山下。天色已晚。不知齊國敗兵過去多遠了。大小三軍。前面林子裏透出一盞燈光。必有人烟去處。可跟着我趕去看來。呀。原來別無人家。是一株大樹。樹上掛着一個燈籠呀。怎麼樹上有幾行字。小校。快與我放下燈來。待我看這字寫着甚麼。〔正末唱〕

【上小樓】兀的燈焰又昏。月影又斜。則見他緊鞚征𩣵。左右盤旋。不得寧貼。他覰一回。望一回。腸慌腹熱。怎知馬和人死在今夜。

〔龐涓看科云〕這樹上却是四句詩。待我念來。白楊樹下白楊峪。正是龐涓合死處。今夜不斬魏人頭。孫臏不還齊國去。哦。元來這瘸夫到此地面。還把大言諕着我哩。〔正末唱〕

【么篇】他那裏語未絕。俺這裏箭早拽。則見他驀澗穿林。鑽天入地。急切難迭。脚趔趄。眼乜斜。恰便似酒酣時節。龐涓也休猜做楊柳岸曉風殘月。

〔龐涓云〕此處莫不有埋伏的軍馬麼。不中。我只索倒回干戈。領軍去也。〔孫臏云〕龐涓。你那裏去。大小三軍。與我圍定了峪口者。休教走了龐涓。〔龐涓云〕兀的不諕殺我也。高阜處說話。好似我孫臏哥哥。我是叫他一聲咱。孫臏哥哥。〔正末云〕叫我的是誰。〔龐涓云〕是您兄弟龐涓。〔正末云〕你叫我怎麼。〔龐涓云〕多時不見哥哥。我心中好生想你也。〔正末云〕你那賊。却元來也有今日哩。〔唱〕

【快活三】俺把心中事明訴說。您把詩中句細披閲。大古來有甚費週折。多喒是您勾魂帖。

〔龐涓云〕哥哥可憐見。是您兄弟的不是了也。〔正末唱〕

【朝天子】我可也不為別。是你親曾把誓設。〔龐涓云〕兀的不滅了這盞燈也。〔正末唱〕正應着唾是命隨燈滅。〔龐涓做拜科云〕哥哥可憐見。只饒過您兄弟咱。〔正末唱〕龐涓你既做了這業又何必恁怯。枉了也參拜無休歇。哎。則你個臉兒假熱。心兒似鐵。忍下的眼睜睜把我雙足刖。你如今死也。再休想放捨。恰便似水底撈明月。

〔公子云〕小校。與我拏過龐涓拏龐涓來者。〔田忌做見正末跪下科〕〔龐涓云〕哥哥。我龐涓知罪了也。可憐見我一世為人。只是饒了我罷。〔正末唱〕

【十二月】他那裏自推自跌。從今後義斷恩絕。〔龐涓云〕哥哥。喒和你是同心共膽的好朋友。饒過我者。〔正末唱〕你道是同心共膽。還待要騙口張舌。我只問你三回兩歇。怎送的我二足雙瘸。

〔云〕想當日在館驛中。你不道來。〔龐涓云〕我道什麼來。〔正末唱〕

【堯民歌】你道是若拏住活刴做兩三截。〔龐涓云〕哥哥。舊話休題。〔正末唱〕今日個馬陵道上把大冤雪。我劍鋒親把樹皮揭。寫着道今夜裏此處斬豪傑。傷也波嗟。我和你從今便永訣。〔帶云〕龐涓。您要不死呵。〔唱〕則除是半空中飛下滴溜溜一紙郊天赦。

〔公子云〕軍師。則管和他說到幾時。先把這廝刖了雙足。切下了驢頭然後將屍首分開做六段。散與六國去罷。〔孫臏云〕小校。將銅𨰉來先刖了這廝雙足者。〔龐涓云〕罷罷罷。大丈夫睜着眼做。合着眼受。這也不必說了。只可惜那六甲天書還不曾傳授哩。〔正末唱〕

【煞尾】再言語豁了這廝口。再言語截了這廝舌。將那一顆驢頭慢慢鋼刀切。纔把我刖足的寃讎報了也。

〔斬龐涓科〕〔公子云〕小校傳下軍令。着六國諸將。將龐涓屍首分為六處。各自領回本國。懸着示眾。則今日就在馬陵山。做個賞勞的筵席。奏凱班師。六國諸將試聽者。〔詞云〕奈龐涓擅起戈矛。生擾亂六國諸侯。自恃的英雄無敵。妬孫子假意相求。只等待下山入魏。便與他賭勝爭籌。因打陣結成嫌隙。索天書百計圖謀。強中手偏生犯對。詐風魔一命終留。卜大夫載回齊國。拜軍師坐擁貔貅。諸國將皆來助戰。喊殺處霧慘雲愁。用減竈佯輸詭計。引追兵直過鴻溝。伏萬弩馬陵山谷。題大樹決斬龐頭。果然得分屍奏凱。還報了刖足深讎。

〔音釋〕

篡初患切 薨呼耕切 膂音旅 設商者切 掣音徹 月魚夜切 裂郎夜切 蘸知濫切 徹昌惹切 峪于句切 劣閭夜切 撇邦也切 截藏斜切 絕藏靴切 疊音爹 血希也切 別邦也切 諜音爹 孽尼夜切 結饑也切 貼湯也切 熱仁蔗切 拽音夜 驀音陌 迭音爹 趔郎耶切 趄青耶切 乜忙也切 節音姐 說書也切 閲魚夜切 折音者 帖湯也切 滅迷夜切 業音夜 怯丘也切 歇希也切 鐵湯也切 跌音爹 舌繩遮切 雪須也切 揭機也切 傑其耶切 訣居也切 切音且 凱開上聲 貔音牌 貅音休

題目 孫臏晚下雲夢山 
正名 龐涓夜走馬陵道